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红方

红方

江水平缓,暗中涌流,浪花相互追逐。水湾处,水平如镜。一只水鸟从岸边深草里游出,一条鱼突地跃起,又落水里。水鸟折回,隐入草丛中。歇在草上的蝴蝶,受到惊吓,铺展双翅,飞掠而起,从江边女子头顶上飞过,往对岸去。
  女子叫阿娥,正在码头青石板上洗衣服。她羡慕这只蝴蝶,要是她能变成蝴蝶,一定满世界去寻找他。即使寻不到人,尸骨也要找回来。他一走两年多,没有一丝音信。妈妈说,兵荒马乱的,也许已不在人世。阿娥不信,他不会死,不会丢下她,他那么喜欢她。
  阿娥其实才二十二岁,可很少见到她的笑容。她怕人多的场合,人们打情骂俏,笑个不停。她笑不出来,她总是愁的,脸是垮着的。她知道有人背后对她指指点点,说她是哭丧脸。这又会怎样,哭丧脸咋啦,为她装在心里的男人哭丧有什么呢?
  阿娥心里装的男人叫阿山。她与阿山在这儿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儿送走了阿山。从此,她天天来这儿洗衣服,眼睛时不时飞到对岸,搜寻那个熟悉的身影。码头围栏外的蔷薇花开了,谢了,又开了,又谢了。这个古老的渡口,从她记事起就叫哭丧码头,凡有心事,丧亲心痛的女人,都会来到这儿对着江水嚎啕大哭,或无声痛哭,成了这个地方的习俗,也就有了哭丧码头的称呼。阿山走后,阿娥思念他,想得心疼,她就来这儿哭。哭了,不疼了。心又疼,她又来哭。
  泪眼模糊中,她似乎看到了阿山。
  她与阿山第一次相遇让她觉得仿佛在梦里。那天是4月27号吧,码头沐浴在通红的朝阳里,像一位刚从甜梦中醒来的美俏新娘,粉面烟霞。四月的晨,清风顺南盘江而来,落在人身上。盘江两岸,盛开的蔷薇花迎风绽笑。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蚕豆、香椿芳香,是从过江的小船上飘来的。赶早的人,要去赶珠街,好将蚕豆、香椿卖个好价钱,再买回需要的货物。心细的男人,也会给自己的女人买点女人用的东西。一轮红彤彤的太阳,从老东山翻出。道道金光像一支支利箭插入南盘江中。顿时,江水与天空之间,像拉起数不清的彩色天梯,幻得炫目,让阿娥觉得身处仙间。
  阿娥还未缓过神来,有人大喊:围巾冲走了。
  喊话的人是一个不认识的小伙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河面,阿娥最喜欢的红色围巾顺水流出一大截。阿娥急了,哎呀叫了起来,咋个办?
  好办,看我的。小伙子笑着说。他一纵跳到一只小船边,取过船头的一节长竹竿,紧跑几步,伸出竹竿,将水里的红色围巾挑了起来。听他口音,这不是曲靖县人,有些像平彝县人。小伙子,穿蓝色衣裳,黑色裤子,布鞋,戴着一顶破旧的篾帽。中等的个子,普通的模样,但有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
  阿娥说,谢谢。小伙子已来到身边,红红的脸,笑眯眯的,捧着红围巾,像捧着一团火。她接过,有些不自在。小伙子嘿嘿笑了起来,轻轻道,我从平彝营上那边过来,想向你打听一下,珠街这边卖盐的商家,往哪走近?
  你问对人了。过了江,出了码头,走右边的路,然后是一片稻田,穿过稻田中间那条路,便是盐村了。做盐生意的人家不少呢。阿娥自己都惊讶,面对一个陌生人,怎么说了这么多。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双手不自然地伸进衣袋里,触摸到那个煮熟的鸡蛋。今天是她的生日,妈妈煮了两个鸡蛋给她,路上她吃了一个。阿娥灵机一动,拿出鸡蛋朝小伙子递过去,说,谢谢你帮我,这个鸡蛋你吃。
  小伙子也不客气,接过,笑着说了一句谢谢,转身,走出码头,很快不见了。阿娥蹲下身,收好围巾,接着揉起衣服。她自己也不清楚,小伙子的形象怎么也揉不掉,她由不得地脸热了起来,赶紧四处瞟了一眼,没人注意她,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阿娥来码头洗衣服更勤了,妈妈说她衣服不是穿烂的,是洗烂的。连续几个月没有在码头见到小伙子,阿娥心里空落落的。也许,他早回了营上,也许去了更远的地方。
  阿娥再次见到小伙子,是半年后深秋的一个雨天早晨。珠街坝子一片枯黄,捆好的稻草码成草垛,堆放在田里,割口整齐的水稻根一撮一撮排列,与草垛对望,仿佛恋恋不舍。
  阿娥的心也如此,她揉着衣服,眼睛时不时瞧一眼码头对面。一个小时过去了,衣服洗完了,她呆呆坐着。不会出现她脑中的场景,她红红的心像稻草一样枯黄了起来。直到冰凉的东西不断打到脸上,她才发觉,下雨了。竟然没有带伞,这几天丢三落四的,她在田埂路上慌慌跑着,端着盆。天灰蒙蒙的,东山上空黑茫茫的,雨还会更大。远远过来一个人,走得很慢。好奇怪的人,似乎不怕雨。田埂上很滑,雨沙沙的,雨滴落在田里,打在草垛上,发出不同的声音。一声闷响,阿娥吓了一跳。那人摔倒了,躺在田里。摔倒了起来啊,怎么还躺着?阿娥紧跑了几步。来到跟前,阿娥一声惊叫,端着的盆“嘭”一声掉了下去。这不是那个小伙子吗?身上有血,混着雨水,流进田里,把田都染红了。怎么办?他一定伤得重,痛晕了,不然这么大的雨,躺在田里却不知。阿娥四处看看,哪有什么人影子?雨更大了,昏暗的田野里,两个黑乎乎的影子合在一起,雾茫茫中,朝远处缓缓移动。
  阿娥背了个人回来,水滴水淌的,可把阿娥父母吓坏了。他是哪个?声音有些慌。
  爸妈,我也不知,他昏倒在路边,我不能见死不救吧。以前我见过他一次。阿娥不想隐瞒父母,还是说了出来。
  阿娥父母不再说话,说什么呢?人都背回来了,女儿大了,自有她的心思。阿娥父亲替小伙子换完衣服出来说,伤得不轻,赶紧找大夫。说完也不等回答快步走了出去。
  忙腾到半夜,送走大夫,阿娥催促父母赶紧去睡,说她背回来的人她照顾。阿娥父母没有再说,由着女儿吧,只是不能让外人知道收留了一个不明来历受枪伤的人,兵荒马乱的,就说是姑妈家儿子,阿娥的表哥来珠街做生意病了。阿娥的姑妈嫁得远,平彝后所梨树坪那个方向,挨着贵州,有谁会去打听真相呢。
  这事让阿娥的姐姐知道了,她叫上自己的男人急忙赶来盐村,小伙子躺在床上还未醒来。
  不是表哥啊,姐夫说。
  是他,就是他。姐姐吃惊地大喊。望着姐姐和姐夫一惊一乍的表情,阿娥糊涂了。姐姐说,你姐夫以为是表哥,现在看了不是,可能后悔跑这一趟,家里有许多活要做。这个小伙子,他救了我和儿子。谢天谢地,妹妹救了他。
  全家人睁大眼睛望着姐姐,满屋子的迷惑。姐夫反应过来,沉沉地说,你姐在山脚那块地里忙活,得贵在地埂边玩,突然来了两个男人,凶巴巴的样子,把你姐拖进沟里,得贵吓得大哭。别喊,你不顺从杀死你儿子,其中一个男人粗暴地打了你姐一嘴巴。老天长眼,就是这个小伙子,这个时候提着手枪跑了过来。你姐吓得头也不敢抬,抱着得贵躲在地埂下。后来响起来枪声,那两人往山里跑了。小伙子叫你姐领着得贵赶紧回家,防止那两人返回,说,他们是土匪。你姐领着得贵慌忙离开,连声谢谢都吓得忘了给人家说。没想到他为救你姐与得贵中枪了啊,阴差阳错,这是恩人啊。姐夫说到这儿突然压低声音,他有枪,可能是搞革命的。
  啊?阿娥父母听了,慌忙出去看了看,除了一条看门狗在睡觉,四下没人,赶紧关上院门。
  小伙子是两天后才醒来的。阿娥正靠在床边打着瞌睡,俏长的脸型白里透红,双眼合着长长的眼睫毛,粗粗的两根黑辫子搭在胸前,一身花布衣裳,每个扣子处绣有一个展翅的红蝴蝶,好像要飞。阿娥两只手叠着平放在面前的红围巾上。小伙子想起来了,脸上露出笑容,他双手杵着床坐起来。床咯吱一声,阿娥醒了,忙说,别动,你伤没好,再休息几天会好的。
  不行,我得马上走。小伙子说着,移动身子,要下床。
  阿娥起身阻止,她想起姐夫说的话,理解他,说,那也要等你能走啊,说着低下头,两朵红云落在脸上。这里很安全,我对人说你是我表哥,后所梨树坪姑妈家儿子。你别担心你的包裹,我收在外面一个人找不到的地方,你伤好后,我领你去拿。
  小伙子望了望眼前的女孩,那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眸子里有自己的影子。他心里一阵热,来了精神,仿佛伤已好了。我叫阿山,平彝人。他笑了,不再拘束,仿佛在自己家里一样。
  阿娥给他扯了扯被子,说,我叫阿娥。你睡了两天啦,我给你煮个红糖鸡蛋,补一补。说完起身走了出去。阿山的眼睛跟着,也出去了。
  床沿放着阿娥的红围巾,阿山觉得满屋子都红了起来,他拿过来,柔柔软软的,那天在码头的一幕,仿佛从红围巾里绽放了出来。要不是那天有事情,很想与她多聊几句。事情就那么奇巧,受伤后没有多想,朝这儿逃来,昏倒在路上。偏偏被她遇到了呢?冥冥之中仿佛有种期待。她叫阿娥,多好听的名字呀。阿山高兴得忘了自己是伤号,疼痛让他回到现实。不行,必须尽早离开这儿,在昆明办事掩护同志,被国民党特务认出,逃回的路上遇上两个土匪要对一个女人非礼时不得不出手,虽说救了那个女人和孩子,还伤了土匪,但自己也受了伤。如果被国民党特务知道这事,定会反应过来,追到这里,那就危险了,更会牵扯到阿娥一家,给他们带来灾难。
  阿娥哪里知道阿山这些心思呢?她煮好红糖鸡蛋端来,说,你吃,我还要给你换药。大夫已经交代我如何换了,换完药,还要倒药汤给你喝。大夫说,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处,养一段时间就好。你不要多想,好好养伤,反正是在家里。阿娥突然觉得最后一句话有些那个了,顿时脸发烫,红得像床上的红围巾一样,忙低下头取药,不敢看阿山。
  阿山心里咯噔一下,眼前这个女孩子对他来说有一种说不清的喜欢,他也没有多想,轻轻说道,好。他还告诉阿娥,他没有婚配,今年二十四岁。低着头的阿娥,脸红到耳根,心怦怦乱跳,仿佛有一只小兔子在里面,她也轻轻应了一声,好。除了心跳声,屋子里再无声音,只有满屋子的羞涩。
  阿娥的母亲颠着身子,两只裹得蓝莹莹的小脚落地不出声,小跑到屋外耳房。耳房前,阿娥的父亲正在铡牛草。一捆一捆的苞谷杆碎成小节小节的,拴在柱子上的老黄牛嚼着,时而拱拱,时而卷卷舌头。
  他爹,好,好,都说好。你没发现阿娥这几天手脚都是欢的。阿娥母亲扯着阿娥的父亲衣服,说完嘴也合不拢。
  什么好啊?还不好,还要再铡才够牛吃。阿娥的父亲说完又塞一捆在铡刀下。
  我说他们好上了,阿娥与那个小伙子。阿娥的母亲脸上开成一朵花,像墙角的山菊花。
  阿娥的父亲望着山菊花,咧开了嘴。
  从此,阿娥的父母每晚早早歇了,天亮就出门,直到天黑才回来。按阿娥的母亲的话说,让他们两人多待会,阿山不会在这儿养伤太久,如果阿娥姐夫说的是真的,那他的心一定大,天地更宽。也许是年长的人经历事情多,还说准了。阿山只待了五天,任阿娥挽留都要走,说再待下去会出大事的,为了阿娥一家人的安危,必须尽早离开。阿娥哭成泪人,阿山没有告诉她真相,自己的真实身份,怕吓着她。当然,出来执行任务时上级也交代,身份保密是确保生命的前提,活着才能完成任务。伤未痊愈,但必须得走。
  天阴沉沉的,深秋的晨,冷风如刀。阿娥把自己的红围巾送给阿山,她轻轻给阿山系在脖子上。阿山把她揽过来,紧紧抱住,说,我会来看你的。说完转身离去。这回,他没有走码头,身影消失在珠街东山的方向。
  阿娥没有想到,阿山这一走,就是两年多。
  阿娥父母知道女儿相思的苦,自己的女儿他们最认得。阿娥呀,你还是看开些,这个年头,乱世,今天不知明天的事。妈妈的声音很细,很慢,但阿娥不敢相信。她只听得爹爹背着她常常叹气。一次无意听到爹妈在房里小声议论,阿山是共产党,阿娥姐夫在昆明看到通缉的照片,认出是阿山。她明白了,难怪妈妈会说兵荒马乱的,也许不在人世了。
  阿娥话少了,人们常常看到她垮着个脸,仿佛脸上蒙了一层灰云,端着衣物去码头洗,边洗边哭。她下了决心,如果阿山不在世上了,她就不嫁了,守爹妈一辈子。
  四月的珠街坝子,一块一块的稻田青汪汪的。到处是布谷鸟的叫声,叫一声绿一片,叫一声又绿一片。阿娥端着洗好的衣服,站在田埂上,呆呆望着阿山受伤跌倒的地方,仿佛多望几眼阿山就会跑出来。
  妈,我回来了。阿娥进门看到妈妈在院子里切猪草,喊了一声,便放下盆,把洗好的衣服晾在竹竿上。阿娥,爹来了。看爹给你带什么来了?阿娥一回头,爹捧着大朵大朵红通通的马樱花。啊,马樱花,真美,我最喜欢的。阿娥终于露出笑容,从爹手里接过,使劲闻了起来,寡白的脸颊有了红色。爹知道你从小就喜欢马樱花,老辈人说,马樱花能给人带来好运。爹顺道就给你摘来了。阿娥的父亲没有对女儿说真话,他是看到女儿闷闷不乐,生怕闷出病来,故意上山摘来的。
  阿娥躺在床上,这张床是阿山睡过的。她把花放在耳朵边,仿佛聆听花语,探出阿山在哪里。枕着花香,她渐渐入睡了。
  是一阵敲门声搅碎了阿娥与阿山在梦境里的相会。这样的梦境数也数不清到底做了多少回,几百回吧。江水平缓,暗中涌流,浪花相互追逐。水湾处,水平如镜。一只水鸟从岸边深草里游出,一条鱼突地跃起,又落水里。水鸟折回,隐入草丛中。歇在草上的蝴蝶,受到惊吓,铺展双翅,飞掠而起,从江边女子头顶上飞过,往对岸去。
  女子叫阿娥,正在码头青石板上洗衣服。她羡慕这只蝴蝶,要是她能变成蝴蝶,一定满世界去寻找他。即使寻不到人,尸骨也要找回来。他一走两年多,没有一丝音信。妈妈说,兵荒马乱的,也许已不在人世。阿娥不信,他不会死,不会丢下她,他那么喜欢她。
  阿娥其实才二十二岁,可很少见到她的笑容。她怕人多的场合,人们打情骂俏,笑个不停。她笑不出来,她总是愁的,脸是垮着的。她知道有人背后对她指指点点,说她是哭丧脸。这又会怎样,哭丧脸咋啦,为她装在心里的男人哭丧有什么呢?
  阿娥心里装的男人叫阿山。她与阿山在这儿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儿送走了阿山。从此,她天天来这儿洗衣服,眼睛时不时飞到对岸,搜寻那个熟悉的身影。码头围栏外的蔷薇花开了,谢了,又开了,又谢了。这个古老的渡口,从她记事起就叫哭丧码头,凡有心事,丧亲心痛的女人,都会来到这儿对着江水嚎啕大哭,或无声痛哭,成了这个地方的习俗,也就有了哭丧码头的称呼。阿山走后,阿娥思念他,想得心疼,她就来这儿哭。哭了,不疼了。心又疼,她又来哭。
  泪眼模糊中,她似乎看到了阿山。
  她与阿山第一次相遇让她觉得仿佛在梦里。那天是4月27号吧,码头沐浴在通红的朝阳里,像一位刚从甜梦中醒来的美俏新娘,粉面烟霞。四月的晨,清风顺南盘江而来,落在人身上。盘江两岸,盛开的蔷薇花迎风绽笑。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蚕豆、香椿芳香,是从过江的小船上飘来的。赶早的人,要去赶珠街,好将蚕豆、香椿卖个好价钱,再买回需要的货物。心细的男人,也会给自己的女人买点女人用的东西。一轮红彤彤的太阳,从老东山翻出。道道金光像一支支利箭插入南盘江中。顿时,江水与天空之间,像拉起数不清的彩色天梯,幻得炫目,让阿娥觉得身处仙间。
  阿娥还未缓过神来,有人大喊:围巾冲走了。
  喊话的人是一个不认识的小伙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河面,阿娥最喜欢的红色围巾顺水流出一大截。阿娥急了,哎呀叫了起来,咋个办?
  好办,看我的。小伙子笑着说。他一纵跳到一只小船边,取过船头的一节长竹竿,紧跑几步,伸出竹竿,将水里的红色围巾挑了起来。听他口音,这不是曲靖县人,有些像平彝县人。小伙子,穿蓝色衣裳,黑色裤子,布鞋,戴着一顶破旧的篾帽。中等的个子,普通的模样,但有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
  阿娥说,谢谢。小伙子已来到身边,红红的脸,笑眯眯的,捧着红围巾,像捧着一团火。她接过,有些不自在。小伙子嘿嘿笑了起来,轻轻道,我从平彝营上那边过来,想向你打听一下,珠街这边卖盐的商家,往哪走近?
  你问对人了。过了江,出了码头,走右边的路,然后是一片稻田,穿过稻田中间那条路,便是盐村了。做盐生意的人家不少呢。阿娥自己都惊讶,面对一个陌生人,怎么说了这么多。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双手不自然地伸进衣袋里,触摸到那个煮熟的鸡蛋。今天是她的生日,妈妈煮了两个鸡蛋给她,路上她吃了一个。阿娥灵机一动,拿出鸡蛋朝小伙子递过去,说,谢谢你帮我,这个鸡蛋你吃。
  小伙子也不客气,接过,笑着说了一句谢谢,转身,走出码头,很快不见了。阿娥蹲下身,收好围巾,接着揉起衣服。她自己也不清楚,小伙子的形象怎么也揉不掉,她由不得地脸热了起来,赶紧四处瞟了一眼,没人注意她,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阿娥来码头洗衣服更勤了,妈妈说她衣服不是穿烂的,是洗烂的。连续几个月没有在码头见到小伙子,阿娥心里空落落的。也许,他早回了营上,也许去了更远的地方。
  阿娥再次见到小伙子,是半年后深秋的一个雨天早晨。珠街坝子一片枯黄,捆好的稻草码成草垛,堆放在田里,割口整齐的水稻根一撮一撮排列,与草垛对望,仿佛恋恋不舍。
  阿娥的心也如此,她揉着衣服,眼睛时不时瞧一眼码头对面。一个小时过去了,衣服洗完了,她呆呆坐着。不会出现她脑中的场景,她红红的心像稻草一样枯黄了起来。直到冰凉的东西不断打到脸上,她才发觉,下雨了。竟然没有带伞,这几天丢三落四的,她在田埂路上慌慌跑着,端着盆。天灰蒙蒙的,东山上空黑茫茫的,雨还会更大。远远过来一个人,走得很慢。好奇怪的人,似乎不怕雨。田埂上很滑,雨沙沙的,雨滴落在田里,打在草垛上,发出不同的声音。一声闷响,阿娥吓了一跳。那人摔倒了,躺在田里。摔倒了起来啊,怎么还躺着?阿娥紧跑了几步。来到跟前,阿娥一声惊叫,端着的盆“嘭”一声掉了下去。这不是那个小伙子吗?身上有血,混着雨水,流进田里,把田都染红了。怎么办?他一定伤得重,痛晕了,不然这么大的雨,躺在田里却不知。阿娥四处看看,哪有什么人影子?雨更大了,昏暗的田野里,两个黑乎乎的影子合在一起,雾茫茫中,朝远处缓缓移动。
  阿娥背了个人回来,水滴水淌的,可把阿娥父母吓坏了。他是哪个?声音有些慌。
  爸妈,我也不知,他昏倒在路边,我不能见死不救吧。以前我见过他一次。阿娥不想隐瞒父母,还是说了出来。
  阿娥父母不再说话,说什么呢?人都背回来了,女儿大了,自有她的心思。阿娥父亲替小伙子换完衣服出来说,伤得不轻,赶紧找大夫。说完也不等回答快步走了出去。
  忙腾到半夜,送走大夫,阿娥催促父母赶紧去睡,说她背回来的人她照顾。阿娥父母没有再说,由着女儿吧,只是不能让外人知道收留了一个不明来历受枪伤的人,兵荒马乱的,就说是姑妈家儿子,阿娥的表哥来珠街做生意病了。阿娥的姑妈嫁得远,平彝后所梨树坪那个方向,挨着贵州,有谁会去打听真相呢。
  这事让阿娥的姐姐知道了,她叫上自己的男人急忙赶来盐村,小伙子躺在床上还未醒来。
  不是表哥啊,姐夫说。
  是他,就是他。姐姐吃惊地大喊。望着姐姐和姐夫一惊一乍的表情,阿娥糊涂了。姐姐说,你姐夫以为是表哥,现在看了不是,可能后悔跑这一趟,家里有许多活要做。这个小伙子,他救了我和儿子。谢天谢地,妹妹救了他。
  全家人睁大眼睛望着姐姐,满屋子的迷惑。姐夫反应过来,沉沉地说,你姐在山脚那块地里忙活,得贵在地埂边玩,突然来了两个男人,凶巴巴的样子,把你姐拖进沟里,得贵吓得大哭。别喊,你不顺从杀死你儿子,其中一个男人粗暴地打了你姐一嘴巴。老天长眼,就是这个小伙子,这个时候提着手枪跑了过来。你姐吓得头也不敢抬,抱着得贵躲在地埂下。后来响起来枪声,那两人往山里跑了。小伙子叫你姐领着得贵赶紧回家,防止那两人返回,说,他们是土匪。你姐领着得贵慌忙离开,连声谢谢都吓得忘了给人家说。没想到他为救你姐与得贵中枪了啊,阴差阳错,这是恩人啊。姐夫说到这儿突然压低声音,他有枪,可能是搞革命的。
  啊?阿娥父母听了,慌忙出去看了看,除了一条看门狗在睡觉,四下没人,赶紧关上院门。
  小伙子是两天后才醒来的。阿娥正靠在床边打着瞌睡,俏长的脸型白里透红,双眼合着长长的眼睫毛,粗粗的两根黑辫子搭在胸前,一身花布衣裳,每个扣子处绣有一个展翅的红蝴蝶,好像要飞。阿娥两只手叠着平放在面前的红围巾上。小伙子想起来了,脸上露出笑容,他双手杵着床坐起来。床咯吱一声,阿娥醒了,忙说,别动,你伤没好,再休息几天会好的。
  不行,我得马上走。小伙子说着,移动身子,要下床。
  阿娥起身阻止,她想起姐夫说的话,理解他,说,那也要等你能走啊,说着低下头,两朵红云落在脸上。这里很安全,我对人说你是我表哥,后所梨树坪姑妈家儿子。你别担心你的包裹,我收在外面一个人找不到的地方,你伤好后,我领你去拿。
  小伙子望了望眼前的女孩,那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眸子里有自己的影子。他心里一阵热,来了精神,仿佛伤已好了。我叫阿山,平彝人。他笑了,不再拘束,仿佛在自己家里一样。
  阿娥给他扯了扯被子,说,我叫阿娥。你睡了两天啦,我给你煮个红糖鸡蛋,补一补。说完起身走了出去。阿山的眼睛跟着,也出去了。
  床沿放着阿娥的红围巾,阿山觉得满屋子都红了起来,他拿过来,柔柔软软的,那天在码头的一幕,仿佛从红围巾里绽放了出来。要不是那天有事情,很想与她多聊几句。事情就那么奇巧,受伤后没有多想,朝这儿逃来,昏倒在路上。偏偏被她遇到了呢?冥冥之中仿佛有种期待。她叫阿娥,多好听的名字呀。阿山高兴得忘了自己是伤号,疼痛让他回到现实。不行,必须尽早离开这儿,在昆明办事掩护同志,被国民党特务认出,逃回的路上遇上两个土匪要对一个女人非礼时不得不出手,虽说救了那个女人和孩子,还伤了土匪,但自己也受了伤。如果被国民党特务知道这事,定会反应过来,追到这里,那就危险了,更会牵扯到阿娥一家,给他们带来灾难。
  阿娥哪里知道阿山这些心思呢?她煮好红糖鸡蛋端来,说,你吃,我还要给你换药。大夫已经交代我如何换了,换完药,还要倒药汤给你喝。大夫说,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处,养一段时间就好。你不要多想,好好养伤,反正是在家里。阿娥突然觉得最后一句话有些那个了,顿时脸发烫,红得像床上的红围巾一样,忙低下头取药,不敢看阿山。
  阿山心里咯噔一下,眼前这个女孩子对他来说有一种说不清的喜欢,他也没有多想,轻轻说道,好。他还告诉阿娥,他没有婚配,今年二十四岁。低着头的阿娥,脸红到耳根,心怦怦乱跳,仿佛有一只小兔子在里面,她也轻轻应了一声,好。除了心跳声,屋子里再无声音,只有满屋子的羞涩。
  阿娥的母亲颠着身子,两只裹得蓝莹莹的小脚落地不出声,小跑到屋外耳房。耳房前,阿娥的父亲正在铡牛草。一捆一捆的苞谷杆碎成小节小节的,拴在柱子上的老黄牛嚼着,时而拱拱,时而卷卷舌头。
  他爹,好,好,都说好。你没发现阿娥这几天手脚都是欢的。阿娥母亲扯着阿娥的父亲衣服,说完嘴也合不拢。
  什么好啊?还不好,还要再铡才够牛吃。阿娥的父亲说完又塞一捆在铡刀下。
  我说他们好上了,阿娥与那个小伙子。阿娥的母亲脸上开成一朵花,像墙角的山菊花。
  阿娥的父亲望着山菊花,咧开了嘴。
  从此,阿娥的父母每晚早早歇了,天亮就出门,直到天黑才回来。按阿娥的母亲的话说,让他们两人多待会,阿山不会在这儿养伤太久,如果阿娥姐夫说的是真的,那他的心一定大,天地更宽。也许是年长的人经历事情多,还说准了。阿山只待了五天,任阿娥挽留都要走,说再待下去会出大事的,为了阿娥一家人的安危,必须尽早离开。阿娥哭成泪人,阿山没有告诉她真相,自己的真实身份,怕吓着她。当然,出来执行任务时上级也交代,身份保密是确保生命的前提,活着才能完成任务。伤未痊愈,但必须得走。
  天阴沉沉的,深秋的晨,冷风如刀。阿娥把自己的红围巾送给阿山,她轻轻给阿山系在脖子上。阿山把她揽过来,紧紧抱住,说,我会来看你的。说完转身离去。这回,他没有走码头,身影消失在珠街东山的方向。
  阿娥没有想到,阿山这一走,就是两年多。
  阿娥父母知道女儿相思的苦,自己的女儿他们最认得。阿娥呀,你还是看开些,这个年头,乱世,今天不知明天的事。妈妈的声音很细,很慢,但阿娥不敢相信。她只听得爹爹背着她常常叹气。一次无意听到爹妈在房里小声议论,阿山是共产党,阿娥姐夫在昆明看到通缉的照片,认出是阿山。她明白了,难怪妈妈会说兵荒马乱的,也许不在人世了。
  阿娥话少了,人们常常看到她垮着个脸,仿佛脸上蒙了一层灰云,端着衣物去码头洗,边洗边哭。她下了决心,如果阿山不在世上了,她就不嫁了,守爹妈一辈子。
  四月的珠街坝子,一块一块的稻田青汪汪的。到处是布谷鸟的叫声,叫一声绿一片,叫一声又绿一片。阿娥端着洗好的衣服,站在田埂上,呆呆望着阿山受伤跌倒的地方,仿佛多望几眼阿山就会跑出来。
  妈,我回来了。阿娥进门看到妈妈在院子里切猪草,喊了一声,便放下盆,把洗好的衣服晾在竹竿上。阿娥,爹来了。看爹给你带什么来了?阿娥一回头,爹捧着大朵大朵红通通的马樱花。啊,马樱花,真美,我最喜欢的。阿娥终于露出笑容,从爹手里接过,使劲闻了起来,寡白的脸颊有了红色。爹知道你从小就喜欢马樱花,老辈人说,马樱花能给人带来好运。爹顺道就给你摘来了。阿娥的父亲没有对女儿说真话,他是看到女儿闷闷不乐,生怕闷出病来,故意上山摘来的。
  阿娥躺在床上,这张床是阿山睡过的。她把花放在耳朵边,仿佛聆听花语,探出阿山在哪里。枕着花香,她渐渐入睡了。
  是一阵敲门声搅碎了阿娥与阿山在梦境里的相会。这样的梦境数也数不清到底做了多少回,几百回吧。
  谁?是爹在问。
  是我,阿山。外面的人答道,那是日思夜想的声音。
  阿山?是你,真的是你?一家人又惊又喜。阿娥早披上衣服,抢先开了门。
  阿娥,是我,你好吗?阿山进门来,紧紧拉住阿娥的手,问。恍惚中的阿娥目不转睛地望着进来的人,全身忽然软绵无力,说不出话来。阿山见状,连忙揽住她。这时,阿娥父母也过来了,一个上前关上门,一个点亮油灯。
  是阿山,阿山呀,你这两年去哪里了啊?阿娥可是天天念你呢。阿娥的母亲惊喜地说。阿娥父亲拐拐阿娥母亲,朝里屋努努嘴。
  是她的阿山,阿娥闻到她念想的味道,看到她思念的面孔。她头紧紧靠在阿山胸口,呜呜呜哭了起来,泪水涌流。桌上的油灯火苗嗤嗤响,阿山紧紧搂住阿娥,嘴唇紧紧扣在她的额头上。两人就这么相拥而立,没有说话,感觉彼此的心跳。不知不觉间,院子里的大公鸡扯开了嗓子,晨曦从窗户里挤了进来,天亮了。
  阿山拉着阿娥,坐在桌前,一五一十地将这两年多的经历说了出来。啊,你真是共产党?阿娥惊叫了起来。小声些,阿娥父母也出来了,妈妈叮嘱她。
  伯父伯母,阿娥,你们听我说。我离开这儿后,一直在罗平钟山、贵州兴义、遵义活动。我们的队伍红军来到贵州后,我与同志们潜入遵义刺探情报,里应外合。红军就是打国民党的,打土匪的,打恶霸黑心老财的,首长还说,红军专为穷人打天下。这回不用怕了,红军要在这儿休整一两天。现在先头部队还在东山,是连长准我下山探望你们的,同时也来看看情况。我这就去接队伍,请你们到各家各户说说,不要怕,不要躲,红军战士都与我们一样是贫苦人家的孩子。
  阿山,你上山去接队伍吧,村里有我们。
  中午时分,村口的几条狗狂欢了起来,来了,红军来了。阿娥与爹妈,还有几个村民站在村口,好奇地瞪着眼睛。有的村民不相信阿娥父母的话,躲出村了,或躲在家里。更多的村民他们相信,阿娥的父母都不怕,他们怕什么。阿娥眼睛在队伍里搜寻,她的阿山呢,怎么不在。全是扛枪的兵啊,背着背包和斗笠,有的腰间还别着大刀,刀柄系着红布条。阿娥,我在这儿,队伍前面有人喊。
  阿娥这才看清。阿山走在最前面,一身灰布军装,红领章,红五星,扎着绑腿,系着腰带,别着盒子枪。阿山的背包带上还别着阿娥送给他的红围巾,朝阿娥飘着。阿山朝她跑来,一个敬礼,阿娥心一慌,脸庞通红,双手不知往哪儿搁。
  红军队伍进了村,更多的驻扎在村外。他们人很多,没一人进村民家,只在房前屋后、树下席地而坐。阿娥父母和村民端茶送水,说,口渴了吧,喝吧。早有几个红军士兵,在墙上贴标语。路边,几个红军女兵,拍着手,唱着歌。阿娥觉得一切都新鲜,跟在阿山身后,跑进跑出,也不知要做什么。
  阿山领着几个人,直接来到阿娥家。阿山说,阿娥,这几位是我们先头部队首长,要在这里开会,你烧些水,泡壶茶。好的,阿娥忙开了。
  首长开会时,阿山来帮阿娥烧水,还告诉她,红军在贵阳遵义开会后,毛主席亲自指挥红军。毛主席采取灵活机动的打法,引着国民党军队走,像牵牛鼻子样的。四渡赤水,占遵义,再占遵义,抢渡乌江,佯攻贵阳,哄滇军出云南。红军抓住机会,迅速兵分三路进入云南,红军终于甩开了敌人,进入巍巍乌蒙山,如鱼得水。后来,红军与国民党地方军队和一些地方保安团打了几仗,胜多输少。阿娥,你别看那些山霸土匪平时欺压民众倒是厉害,一旦打起仗来,怂,枪一响,便躲的躲,逃的逃。考虑到我已暴露,首长安排我加入红军,加上我是本地人,被总参谋长刘伯承安排在先头部队,随他先来云南,我们是最先抵达曲靖红军先头部队。
  自红军住进盐村,家家的水缸被挑得满满的,院子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烧火柴被劈得堆成小山似的。躲出去的村民也被喊了回来,村子里像过年一样,小娃娃们到处跑,老人们坐在树下,望着忙碌的红军。有几个姑娘,穿着补丁衣服,远远跟在女红军战士身后,指指点点,嘻嘻哈哈。
  阿娥家水缸也装得满满的。阿山做完事,领着阿娥,与几个战士到处张贴宣传标语。阿娥不认字,问阿山。阿山大声念道:反对蒋介石法西斯的教育。念完又指着另一幅:学生团结起来打倒卖国贼蒋介石,拥护共产党。阿山还指着自己亲自张贴的这一幅念了起来:白军弟兄们同红军联合起来打倒军阀龙云,打富济贫,反对白军官长打骂士兵,不当挨打的白军!大家当红军,当兵是工农出身!
  阿山,你过来。正念得起劲的阿山被身后的叫声打断,回头一看,见是连长,忙把贴标语的面糊桶交给阿娥,来到连长身边,喊道:连长好!
  先头部队准备出发,阿山是本地人,熟悉地理环境。首长决定,调你去军委纵队先遣队。快去报到,首长们在阿娥家等你。
  是,保证完成任务!阿山一个敬礼,便转身跑了。阿娥一愣,忙把贴标语的面糊桶交给另一个小战士,也跟着阿山跑了起来。身后,传来连长与小战士哈哈哈的大笑声。阿娥脸又红了,生怕被别人瞧见,越发跑得快了起来。
  阿娥远远地听到阿山的声音:报告,红三十七团宣传干事阿山前来报到!
  住在家里的那个红军首长,瘦瘦的,方方的脸,戴着个眼镜,拿着放大镜,对着地图,望个不停。阿山对她说过,是刘伯承总参谋长,军委纵队先遣队就是他指挥。这几天,阿娥还与刘伯承首长说过话,他特别亲切,没有一点官架子。
  阿娥正想着,阿山跑了过来。说要准备打仗了,危险,你在家待着,别到处跑。我要先到曲靖城附近探探路。
  阿娥没有在家待着,她心慌慌的,她不傻,红军肯定要走的,那么,她的阿山也要走,阿山是红军啊,还是先遣队的红军宣传干事。她想了想,朝红军参军报名处跑去。红军驻扎在珠街好几个村子,耳闻目睹红军对老百姓这么好,又得知阿娥的未婚夫是红军,年轻人纷纷报名参加了红军,特别是涌泉村,仅第一天,就有几十人加入。报名处的一个女战士问她,想好了?不后悔?
  想好了,不后悔。我未婚夫是红军,我也要当红军。阿娥果断地说,眼里满满的坚毅。
  你未婚夫是红军,他是哪个?女战士笑着问。
  阿山,先遣队宣传干事。阿娥回答干脆,不知为啥,她这回不害羞,还感到骄傲。
  阿山,他是我们红军能文能武的英雄啊,女战士竖起了大拇指,又问,那说说你擅长什么?
  什么重活都愿意做,最喜欢洗衣服。阿娥低头说,我不认字。
  没关系,参加了红军可以学,以后我教你。女红军战士在珠街新兵名单一栏写下了阿娥的名字。
  阿娥当了红军,被安排在先遣队红军医院当护士。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探路回来的阿山时,阿山把她抱起来,转了好几圈,说,原来你只是我心爱的未婚妻,现在你还是我敬爱的革命的同志。阿山说,红三十七团部队正围着曲靖打,现在我们先遣队主力部队要往昆明方向走。你在医院好好做事,别乱跑。你是红军了,要守纪律。阿山说完迅速离开了,身后背包带上,那条红围巾迎风飘扬,阿娥的心也在飘扬。
  望着阿山的身影在拐角处不见了,阿娥急急回到家,与父母告别。阿娥父母目送女儿离开,泪汪汪止不住。
  几天后,红军医院接到通知准备出发。
  南盘江码头,全是忙碌的红军。负责保护医院的红军战士,远远放着哨。一个双腿缠着绷带的伤员,断断续续说着,把我放下,我不想拖累队伍。可没人搭他话,抬着他跑得更快了。码头围栏上的蔷薇花,一朵连一朵,摇曳个不停。一个甩着长辫子的小红军护士,跑过去摘下一朵,别在担架上。
  昔日的哭丧码头,今天真情无限。珠街群众站在南盘江岸边目送红军。阿娥不断向人群中的爹妈招手告别。
  顶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红军女宣传队员们在阳光下唱着歌。路上,背着药箱的阿娥细心照料着伤员,时而递水,时而上药。伤员中有普通战士,也有一名高级别的首长。首长与伤员的议论不断传入她的耳朵里。
  阿娥越听越乐。阿山所在的红军军委纵队先遣队又立了大功啊,在曲靖与马龙间的面店坡,西山关下村旁边的路上,截获了云南王龙云送给国民党中央军的一车军事物资,有云南白药、宣威火腿和普洱茶叶,尽是云南的土特名产品,最重要的是,还有20份云南军事地图。红军总政委周恩来高兴得毛胡子抖个不停。此时,毛主席刚到曲靖西郊,并驻扎在三元宫。周恩来连忙快马一匹,亲自送给毛主席。原来红军进入云南,一路的山川茂密森林,红军数次迷路,有时绕了好半天,又回到原来的地方。毛主席曾忧愁地说过要是有一张云南地图就好了,哪知,面店坡这场不大不小的遭遇战,竟然拿到地图,还是一张军用地图。周恩来见到毛主席,笑声朗朗,说,主席,天助红军也。毛主席接过周恩来递来的地图一看,哈哈大笑。首长们打趣道,古有刘备入川“张松献图”,今有红军入滇“龙云献图”啊。朱德总司令接着说,我这位老同学送的东西,我来者不拒啊。首长们随即捧腹大笑。
  毛主席当即决定,晚上就在三元宫开会,请通知张闻天、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王稼祥、博古、陈云、李富春等同志,速来三元宫。
  好几位首长的名字,阿娥第一次听伤员们说起。阿娥不敢插话,静静听着。一个拄着拐杖走路的红军小战士,是受伤首长的警卫员,问担架上缠着绷带的伤员。首长,那我们要往哪儿走呢?
  西进往北!
  这位首长回答时咳了起来,他喝了一口阿娥递过来的水,缓了一会,说了一句好,接着自言自语道,遵义会议解决了谁来领导红军的大问题,这次曲靖三元宫会议解决了中央红军往那儿走。我们红军要记住这个日子:1935年4月27日。
  4月27号,这么巧,这天是自己的生日,也是认识阿山三年整的日子。自己的重要日子与红军的重大日子竟是同一天。阿娥不由得地笑了,笑容像爹爹从珠街东山摘来的马樱花一样。
  从盐村出来,走了好久。太阳在西山顶红着,路边的水也泛红。首长看到阿娥笑得这么灿烂,很好奇,问,小丫头,笑啥呢?到哪儿了?
  首长,到曲靖西郊了。阿娥抿住笑,抬头看了看,赶紧回答。
  你是本地人?叫什么名字?首长又问。
  报告首长,我叫阿娥,曲靖珠街人,刚参加的红军。阿娥说完敬礼。
  这时,拄拐杖的小红军小战士突然喊了起来,看,是三元宫。说着,指向右边。
  众人望去。夕阳下,“三元宫”三个红色大字异常清晰,三元宫越发通红了起来,与红军战士高举的红旗一样红。
  阿娥望着,望着,想起阿山背包带上风中飘扬的红围巾,眼睛也红了起来。天边,布满了火烧云,不断翻腾,越腾越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