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巧遇

巧遇

中午时分,身着职业装的方芸逛完超市出来,刚走至树荫下,突然发现身后有人拉扯她的衣角。她掉头一看,见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脸上有手摸的污垢印,显得有点滑稽。
  起初,方芸以为女孩找错了人,也不太在意,甩下女孩就走。随知女孩一路跟着跑,也不叫喊。方芸觉得十分奇怪,便问女孩为什么不去找爸爸妈妈,要跟着她走。女孩摇了摇头,没有答话。方芸愈发好奇,难道女孩是个哑巴?出于女人天生的母性,她把女孩拉至一旁,问她吃饭了没有。女孩扑闪着两只大眼睛又摇了摇头。
  旁边开着一家面包店,方芸买了两块面包递给女孩。女孩用脏兮兮的两手一接,马上往嘴里塞。不一会儿,两块面包便吃完了,还不停地用嘴舔食手指头上剩下的末屑。方芸看着女孩那可怜的样子,生出一种同情。
  “阿姨,我要喝水!”女孩终于开口说话。方芸一阵高兴,笑着蹲下身来:“你这个小精灵,原来你会说话呀!”说着,轻轻地拍打了一下女孩脏兮兮的小脸蛋,站起身从附近的小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女孩。
  等女孩喝完水,方芸问道:“告诉阿姨,你几岁了?”小女孩看着方芸,伸出一只肥嘟嘟的小手一二三四地比划着。
  方芸憋住笑继续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歪着脑袋,也笑了笑,十分逗趣地回道:“我叫丫丫!”
  方芸觉得丫丫好可爱,心想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没人陪在身边?于是又继续问:“那你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不跟他们在一起?”
  丫丫一听,眼泪汪汪地哭了起来:“爸爸不要我了。”
  方芸觉得丫丫的话怪怪的,这么聪明伶俐的小女孩,爸爸怎么会不要她呢?出于女性的敏感,她想探个究竟。于是方芸又接着问:“那你为什么要跟在阿姨后面走?”
  丫丫“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阿姨,你好像我妈妈?”
  “我像你妈妈?”方芸一听,禁不住给逗乐了,突然大笑不止。“那你妈妈现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丫丫拉下脸来,带着哭声道:“我妈妈好久好久都不见了。”
  “你妈妈好久都不见了?”方芸突然意识到这个小女孩有故事,要么被人遗弃,要么就是跟在大人后面走丢了。
  方芸一下子犯了难,没想到中午出来逛超市,竟给自己惹来了麻烦。她想扔下丫丫一走了之,可又于心不忍。怎么办?
  方芸抬腕看了看表,虽说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但她还得在有限的时间内处理好这件麻烦事,凭她的性格,遇到了就不得不管。
  正这时,一直在追求她的一位男生打来电话,约她晚上一起去参加朋友的生日宴。方芸告诉他,说她遇到了麻烦,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缠着她不放。男生听后,劝她少管闲事,想办法甩掉那女孩,不要自找麻烦。
  方芸本来就有些心烦,原以为男生在电话里会帮她出出主意,没想到他说出这么不尽人情的话来。“你怎么能这么说?不通一点人性!”方芸回怼道。“小女孩才四岁啊,我遇到了要是不管,万一出了事咋办?”
  过了好半天男生才回道:“那……我也没办法,你还是自己拿主意吧。哦对了,下班时我来接你!”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位男生是方芸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前后接触还不到半年。她说不上喜欢他,但碍于朋友面子,就试着和他交往。早年她曾谈过一个男朋友,因性格不合两人分了手。直到她进入一家私企做白领后,才想起自己已年近三十。她也想再找一个,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在她心里,有个人一直令她牵肠挂怀,在大学时就开始暗恋,可是那位白马王子竟离奇地与她分开,想见一面都很难。也许是上天没有眷顾到她心里那份爱恋,如今她还时不时后悔自己错过了人生中最佳的恋爱机会,才使得她舍不掉,也放不下。为了她的个人大事,母亲没少为她操心。
  前面不远就是城中派出所,正想着心思的方芸一下子有了主意,她想通过派出所的民警把丫丫送到亲人身边。
  走进派出所值班室,方芸把丫丫的情况向值班民警说了一遍,希望通过民警尽快找到小女孩的家人。
  值班民警一听,无奈地告诉她,说现在民警人手不够,都在外面办案子,要查找小女孩的家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后民警要方芸留下联系电话,先把孩子带走,如有消息再转告她。方芸没有办法,只好把手机号留在了派出所。
  走出派出所值班室,方芸在门外找到一个水龙头,为丫丫洗去手上脸上的污垢,然后又用包里的梳子把丫丫的头发梳理了一遍。经过一番梳洗打扮,丫丫在方芸眼里,变成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天使,她不由得在丫丫的额头亲了一口,要丫丫叫她一声。没想到丫丫“咯咯”地笑了起来,竟亲昵地唤了一声“妈妈”,乐得方芸一把将丫丫搂在怀里。
  上班的时间快到了,方芸带着丫丫一路朝公司走去。
  刚上二楼,几个同事见了开玩笑说:“芸姐,你什么时候当妈妈了,好可爱的孩子。”
  方芸要丫丫叫“阿姨”。丫丫甜甜地叫了一声,然后随着方芸来到办公室。
  还没等方芸坐下,突然接到公司林总打来的电话,要她马上去市财政局一趟,把财务报表交上去,说小车在门口等她。因出去办事不方便,方芸想把丫丫托付给办公室的小李来带,可丫丫不愿意,紧紧地抱住方芸的一条腿不放。
  小李拿出一块巧克力逗丫丫,丫丫依旧不卖她的帐,躲在方芸的身后不肯见人。方芸想发火,但又怕把孩子逗哭,没办法,她只好带着丫丫一起去市里办事。
  从市里办完事已是下午三点多钟,方芸给在幼儿园当园长的母亲打了个电话,说她在路上捡了个女儿,要母亲先带一下。母亲说你开什么玩笑,不要做丢人现眼的事,没结婚就带着个女孩,要是让别人知道多难堪。
  说话间,司机已把方芸送到了幼儿园。
  方芸牵着丫丫的手走进了园长办公室,一见到母亲,便要丫丫叫外婆。丫丫乖巧地叫了声“外婆!”
  母亲问女儿究竟是怎么回事?方芸便把在路上碰到丫丫的事告诉了母亲。母亲一听,嗔怪女儿道:“芸芸,不是妈说你,你是个大姑娘家,又没有结婚,别人要是说起闲话来,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方芸撒娇地抓住母亲的手,一脸灿烂地对母亲说:“妈,丫丫才四岁,你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在大路上?我已经到派出所报了案,一有消息我就把她送回去,好妈妈,你就帮我先带带吧!”
  母亲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可当方芸转身准备离开时,女孩一把将她的大腿抱住,哭哭啼啼地叫道:“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
  方芸蹲下身好说歹说,又叫母亲叫来几个小伙伴,并答应过会儿再来接她,丫丫这才依依不舍地放方芸走。
  回公司的路上,方芸叫司机先走,她在一家超市门前下了车。
  走进二楼儿童服装城,方芸第一次以母亲的身份,给丫丫选了一套浅黄色带花格的童装,又买了袜子和换洗的内裤。接着来到一楼,在食品架上拿了一袋雀巢奶粉和一袋旺旺饼干。付了款后,她高兴地回到公司。
  下班时间还未到,那位男生开车来到公司楼下接她去吃饭。
  方芸走下楼告诉男生,说她不能陪他去吃饭,她下班后要马上去幼儿园接女孩回家。
  男生听后有些生气,问方芸是不是小女孩比他还重要?方芸笑着解释说:“我们可以经常见面,可小女孩见不到她爸爸妈妈,心里一定很难过,我不希望她小小的年纪就过早地失去母爱。”她故意把“母爱”二字说得很重。
  男生一听,带着几分揶揄道:“怪不得你不愿接受我,原来你是想做未婚妈妈呀!这女孩是谁?与你有关系吗?”
  方芸听了这话,十分生气:“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关心这个女孩与我接不接受你有什么关系,真是莫名其妙。要吃饭你自己去,我没空!”
  “你给我一点面子好不好?”男生几乎是求饶了。“那些朋友非要我带你去,我已经答应他们了!”
  方芸不由得怪笑了一声:“我是你什么人?他们为什么非要见我?是不是你在他们面前吹了牛,现在下不了台?”
  “我的姑奶奶,”男生一筹莫展。“你既然不愿去,也不要这样说我嘛。算了算了,我不勉强你,就当我白跑一趟,你去做你的未婚妈妈吧!”说完,气不忿儿的转身走了。
  方芸看着男生开车远去,心里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况味,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下班后,方芸带着从超市买来的东西,直接打的去了市幼儿园。
  刚走进园长办公室,丫丫一见到方芸,小鸟依人般地飞跑过来,紧紧地搂着她,显得十分亲昵可人,还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
  此时的方芸突地有一种做母亲的感觉,心里像灌了蜜似的甜。
  坐在办公桌前的母亲对方芸说:“丫丫还蛮听话的,跟小朋友在一起玩,不吵也不闹,我都喜欢上了!”
  方芸笑着走近母亲,学着丫丫的样,在母亲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妈,谢谢你,谢谢你帮我照看丫丫!”
  母亲很感激地看着女儿,然后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几本小人书,要方芸带回家给丫丫看。
  孩子们被家长接走后,整个幼儿园显得空荡荡的。丫丫像是还没有玩够似的,待方芸牵着她的手走出办公室时,又跑到滑梯哪儿玩了几圈。丫丫那开心活跃的样子,让方芸感到特别满足,她似在扮演一个未婚妈妈的角色,完全沉浸在幸福的遐想里。
  回到家里,趁母亲做饭时,方芸给丫丫洗了个澡,然后把她从超市里买来的新衣服给丫丫换上。
  经过方芸一番修饰打扮,丫丫愈发显得清纯可爱,而且愈看愈觉得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女性天生的母爱倏地掠过她的心头。她想,自己这么大年纪,也该做母亲了。
  方芸正开心地想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是城中派出所的民警打来的。对方告诉她,说那个女孩的父亲找到所里来了,想把他女儿接走,问她现在哪里?方芸一听,马上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告诉了民警,说她在家里等女孩的父亲。
  母亲已把饭菜做好端上了桌,有蒸蛋,有肉丸子汤,还有两道辣椒菜。看着满桌香喷喷的饭菜,方芸把丫丫抱到椅子上,脖颈上还找来一块干毛巾围着,然后盛好半碗饭搁置在丫丫面前。
  丫丫很乖巧,大口大口地自己吃。也许是饿了,也许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菜。方芸一边看着,一边吃着,就像面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充满了怜爱。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幸福快乐的一家子。
  正这时,方芸听到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她先是一愣,然后放下碗筷,兴匆匆地走过去把客厅门打开。刹那间,她倏地惊呆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原来站在门口的竟是她大学时暗恋的情人汪有华。
  “汪有华,怎、怎么是你?”方芸激动得有些口吃,连话也说不圆了。汪有华更是感到惊讶,两眼放出一道久违的光彩,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巧遇他大学的同学。
  丫丫听到说话声跑了出来,看到汪有华后,高兴地拖长稚气的声音叫了声“爸爸!”接着扑了上去。
  方芸看到这个场面,不知是高兴还是一时激动,连拖带拉把汪有华迎了进来。见到母亲后,喜孜孜地告诉她这是大学同学,叫汪有华。
  汪有华看着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犹如慈母一般的老人,既有礼貌又很动情地叫了声“伯母”,然后在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
  母亲见桌上没有几个菜,很客气地对汪有华说:“汪先生,你们先聊着,我再去弄两个菜。”说着,走进了厨房。
  丫丫像缠棉花糖一样地缠着父亲坐着,方芸的心里“怦怦”直跳,她万万没有料到,大学毕业六年后,还能在这座城市与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巧遇,不知是上苍的垂怜,还是他们的缘分未尽,她不得而知。
  尴尬地坐了一阵之后,方芸含情脉脉地问汪有华:“你不是分在省城吗?怎么会来我们这座城市?”
  汪有华听后,重重地叹息了一声,不知如何开口为好:“说来话长啊!”接着把他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给方芸听。原来,汪有华毕业那年,通过父亲关系留在了省城工作。一年时间未到,年迈多病的父亲就托人把他战友的女儿介绍给他,为了尽孝,他只好勉强答应。一年之后,他们结了婚。后来他爱人的父母因工作调动,他就随他爱人来到了这座城市。
  “那你爱人现在哪里?”方芸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汪有华瞥了方芸一眼,告诉她去年分了手。方芸问是什么原因分的手。汪有华起初不想说,但看到方芸那双真诚的眼睛,又不好拒绝,便轻描淡写地说,是她去国外留学一年后,主动提出了分手。
  方芸听到这里,对汪有华产生了深深的同情。没想到爱情这玩意儿真是个怪物,你喜欢的人他却不懂你,而你不喜欢的人却像藤缠树一般地缠绕着你。看着眼前的汪有华,方芸既恨又爱,恨的是在大学读书时对他那么好,最后却连个音信都不留就走了;如今他爱人与他离了婚,她又对他产生了爱,但这种爱来得似乎太突然了一点。
  “你在想什么?”汪有华看着方芸不好意思地问道。方芸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心事,便转过话题回道:“你是怎么把女儿弄丢的?今天要不是碰到我,只怕会出事呢。”
  “谢谢你,老同学!”汪有华心存感激,不知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谢意。“其实,只怪我自己太粗心,”汪有华解释说。“上午幼儿园打来电话,说丫丫不舒服要我带去医院看看。我从医院回来打算送丫丫去外婆家,在路上碰到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当时只顾聊天竟把丫丫给忘了,等我转身一看,丫丫不见了,急得我到处找。后来公司领导打来电话要我速速赶回去处理一件技术上的事,说万分火急。我犹豫了片刻,便打电话给外婆,要她赶过来帮我一起找,因有事我先回了公司。等我处理完公事再回到原地碰到外婆时,她哭着告诉我丫丫还没有找到,我只好去城中派出所报案,他们说有个女的带着孩子来过这儿,直到警察与你通完电话,我就找到这儿来了,没想到竟会是你,这简直就是天意!”
  汪有华说得十分动情。看着眼前这位几年未见的老同学,心里有多少话想问,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与其说巧遇是一种缘分,不如说是上苍的有意安排。此时的汪有华也十分激动,他突然问方芸现在过得怎样?结婚了没有?
  方芸被他问得差点要流出泪来,带着几分伤感苦笑了一声回道:“你看我像结过婚的人吗?”
  “你还没结婚?真的还是假的?”汪有华的眼里闪出一种莫可名状的光来,满腹的猜测和怀疑。“那……应该有男朋友了吧?”
  方芸听到这句话,心里像被针扎一般刺伤了她的痛点,两眼不仅有些湿润,便从饭桌上抽出一张纸巾,捂着脸半天不言语。看到眼前的一幕,汪有华心生愧疚,觉得自己刚才不经意的一句问话伤到了对方,很是抱歉,想安抚几句,又不知说什么好。
  正这时,她母亲端着刚做好的两道菜走了出来。
  吃完饭,汪有华说了好些感激的话,决定带女儿走。当他把女儿准备抱起离开方芸时,丫丫却拉起方芸的手,要她一起跟他们走。
  短时间的接触,方芸已经对丫丫有了感情,她一时还真舍不得丫丫离开。想了想,便对汪有华说:“要么你把丫丫留在我身边,每天由我去幼儿园接送,或者等这学期结束,转到我妈妈园里来,你看怎样?”
  汪有华看着方芸那双多情而柔美的眼睛,心静了会儿,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到时再说吧,我不想给你和伯母添麻烦!”
  方芸的母亲一听,笑着走了过来,抚摸着丫丫的头说:“什么麻烦不麻烦,没有事,你一个大老爷们带着孩子太不方便,就让丫丫留在我们身边吧,我挺喜欢她的。”
  说话间,方芸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显示屏上的号码,是那位男生打来的,她回了句:“现在有事,等会儿再说!”说完便挂了。
  汪有华与方芸对视了一眼,不语,若有所思。
  方芸喜形于色,脸上绽放出一种异样的光彩,突然把丫丫抱起,笑着对汪有华说道:“走吧,我送你下楼!”中午时分,身着职业装的方芸逛完超市出来,刚走至树荫下,突然发现身后有人拉扯她的衣角。她掉头一看,见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脸上有手摸的污垢印,显得有点滑稽。
  起初,方芸以为女孩找错了人,也不太在意,甩下女孩就走。随知女孩一路跟着跑,也不叫喊。方芸觉得十分奇怪,便问女孩为什么不去找爸爸妈妈,要跟着她走。女孩摇了摇头,没有答话。方芸愈发好奇,难道女孩是个哑巴?出于女人天生的母性,她把女孩拉至一旁,问她吃饭了没有。女孩扑闪着两只大眼睛又摇了摇头。
  旁边开着一家面包店,方芸买了两块面包递给女孩。女孩用脏兮兮的两手一接,马上往嘴里塞。不一会儿,两块面包便吃完了,还不停地用嘴舔食手指头上剩下的末屑。方芸看着女孩那可怜的样子,生出一种同情。
  “阿姨,我要喝水!”女孩终于开口说话。方芸一阵高兴,笑着蹲下身来:“你这个小精灵,原来你会说话呀!”说着,轻轻地拍打了一下女孩脏兮兮的小脸蛋,站起身从附近的小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女孩。
  等女孩喝完水,方芸问道:“告诉阿姨,你几岁了?”小女孩看着方芸,伸出一只肥嘟嘟的小手一二三四地比划着。
  方芸憋住笑继续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歪着脑袋,也笑了笑,十分逗趣地回道:“我叫丫丫!”
  方芸觉得丫丫好可爱,心想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没人陪在身边?于是又继续问:“那你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不跟他们在一起?”
  丫丫一听,眼泪汪汪地哭了起来:“爸爸不要我了。”
  方芸觉得丫丫的话怪怪的,这么聪明伶俐的小女孩,爸爸怎么会不要她呢?出于女性的敏感,她想探个究竟。于是方芸又接着问:“那你为什么要跟在阿姨后面走?”
  丫丫“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阿姨,你好像我妈妈?”
  “我像你妈妈?”方芸一听,禁不住给逗乐了,突然大笑不止。“那你妈妈现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丫丫拉下脸来,带着哭声道:“我妈妈好久好久都不见了。”
  “你妈妈好久都不见了?”方芸突然意识到这个小女孩有故事,要么被人遗弃,要么就是跟在大人后面走丢了。
  方芸一下子犯了难,没想到中午出来逛超市,竟给自己惹来了麻烦。她想扔下丫丫一走了之,可又于心不忍。怎么办?
  方芸抬腕看了看表,虽说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但她还得在有限的时间内处理好这件麻烦事,凭她的性格,遇到了就不得不管。
  正这时,一直在追求她的一位男生打来电话,约她晚上一起去参加朋友的生日宴。方芸告诉他,说她遇到了麻烦,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缠着她不放。男生听后,劝她少管闲事,想办法甩掉那女孩,不要自找麻烦。
  方芸本来就有些心烦,原以为男生在电话里会帮她出出主意,没想到他说出这么不尽人情的话来。“你怎么能这么说?不通一点人性!”方芸回怼道。“小女孩才四岁啊,我遇到了要是不管,万一出了事咋办?”
  过了好半天男生才回道:“那……我也没办法,你还是自己拿主意吧。哦对了,下班时我来接你!”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位男生是方芸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前后接触还不到半年。她说不上喜欢他,但碍于朋友面子,就试着和他交往。早年她曾谈过一个男朋友,因性格不合两人分了手。直到她进入一家私企做白领后,才想起自己已年近三十。她也想再找一个,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在她心里,有个人一直令她牵肠挂怀,在大学时就开始暗恋,可是那位白马王子竟离奇地与她分开,想见一面都很难。也许是上天没有眷顾到她心里那份爱恋,如今她还时不时后悔自己错过了人生中最佳的恋爱机会,才使得她舍不掉,也放不下。为了她的个人大事,母亲没少为她操心。
  前面不远就是城中派出所,正想着心思的方芸一下子有了主意,她想通过派出所的民警把丫丫送到亲人身边。
  走进派出所值班室,方芸把丫丫的情况向值班民警说了一遍,希望通过民警尽快找到小女孩的家人。
  值班民警一听,无奈地告诉她,说现在民警人手不够,都在外面办案子,要查找小女孩的家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后民警要方芸留下联系电话,先把孩子带走,如有消息再转告她。方芸没有办法,只好把手机号留在了派出所。
  走出派出所值班室,方芸在门外找到一个水龙头,为丫丫洗去手上脸上的污垢,然后又用包里的梳子把丫丫的头发梳理了一遍。经过一番梳洗打扮,丫丫在方芸眼里,变成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天使,她不由得在丫丫的额头亲了一口,要丫丫叫她一声。没想到丫丫“咯咯”地笑了起来,竟亲昵地唤了一声“妈妈”,乐得方芸一把将丫丫搂在怀里。
  上班的时间快到了,方芸带着丫丫一路朝公司走去。
  刚上二楼,几个同事见了开玩笑说:“芸姐,你什么时候当妈妈了,好可爱的孩子。”
  方芸要丫丫叫“阿姨”。丫丫甜甜地叫了一声,然后随着方芸来到办公室。
  还没等方芸坐下,突然接到公司林总打来的电话,要她马上去市财政局一趟,把财务报表交上去,说小车在门口等她。因出去办事不方便,方芸想把丫丫托付给办公室的小李来带,可丫丫不愿意,紧紧地抱住方芸的一条腿不放。
  小李拿出一块巧克力逗丫丫,丫丫依旧不卖她的帐,躲在方芸的身后不肯见人。方芸想发火,但又怕把孩子逗哭,没办法,她只好带着丫丫一起去市里办事。
  从市里办完事已是下午三点多钟,方芸给在幼儿园当园长的母亲打了个电话,说她在路上捡了个女儿,要母亲先带一下。母亲说你开什么玩笑,不要做丢人现眼的事,没结婚就带着个女孩,要是让别人知道多难堪。
  说话间,司机已把方芸送到了幼儿园。
  方芸牵着丫丫的手走进了园长办公室,一见到母亲,便要丫丫叫外婆。丫丫乖巧地叫了声“外婆!”
  母亲问女儿究竟是怎么回事?方芸便把在路上碰到丫丫的事告诉了母亲。母亲一听,嗔怪女儿道:“芸芸,不是妈说你,你是个大姑娘家,又没有结婚,别人要是说起闲话来,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方芸撒娇地抓住母亲的手,一脸灿烂地对母亲说:“妈,丫丫才四岁,你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在大路上?我已经到派出所报了案,一有消息我就把她送回去,好妈妈,你就帮我先带带吧!”
  母亲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可当方芸转身准备离开时,女孩一把将她的大腿抱住,哭哭啼啼地叫道:“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
  方芸蹲下身好说歹说,又叫母亲叫来几个小伙伴,并答应过会儿再来接她,丫丫这才依依不舍地放方芸走。
  回公司的路上,方芸叫司机先走,她在一家超市门前下了车。
  走进二楼儿童服装城,方芸第一次以母亲的身份,给丫丫选了一套浅黄色带花格的童装,又买了袜子和换洗的内裤。接着来到一楼,在食品架上拿了一袋雀巢奶粉和一袋旺旺饼干。付了款后,她高兴地回到公司。
  下班时间还未到,那位男生开车来到公司楼下接她去吃饭。
  方芸走下楼告诉男生,说她不能陪他去吃饭,她下班后要马上去幼儿园接女孩回家。
  男生听后有些生气,问方芸是不是小女孩比他还重要?方芸笑着解释说:“我们可以经常见面,可小女孩见不到她爸爸妈妈,心里一定很难过,我不希望她小小的年纪就过早地失去母爱。”她故意把“母爱”二字说得很重。
  男生一听,带着几分揶揄道:“怪不得你不愿接受我,原来你是想做未婚妈妈呀!这女孩是谁?与你有关系吗?”
  方芸听了这话,十分生气:“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关心这个女孩与我接不接受你有什么关系,真是莫名其妙。要吃饭你自己去,我没空!”
  “你给我一点面子好不好?”男生几乎是求饶了。“那些朋友非要我带你去,我已经答应他们了!”
  方芸不由得怪笑了一声:“我是你什么人?他们为什么非要见我?是不是你在他们面前吹了牛,现在下不了台?”
  “我的姑奶奶,”男生一筹莫展。“你既然不愿去,也不要这样说我嘛。算了算了,我不勉强你,就当我白跑一趟,你去做你的未婚妈妈吧!”说完,气不忿儿的转身走了。
  方芸看着男生开车远去,心里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况味,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下班后,方芸带着从超市买来的东西,直接打的去了市幼儿园。
  刚走进园长办公室,丫丫一见到方芸,小鸟依人般地飞跑过来,紧紧地搂着她,显得十分亲昵可人,还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
  此时的方芸突地有一种做母亲的感觉,心里像灌了蜜似的甜。
  坐在办公桌前的母亲对方芸说:“丫丫还蛮听话的,跟小朋友在一起玩,不吵也不闹,我都喜欢上了!”
  方芸笑着走近母亲,学着丫丫的样,在母亲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妈,谢谢你,谢谢你帮我照看丫丫!”
  母亲很感激地看着女儿,然后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几本小人书,要方芸带回家给丫丫看。
  孩子们被家长接走后,整个幼儿园显得空荡荡的。丫丫像是还没有玩够似的,待方芸牵着她的手走出办公室时,又跑到滑梯哪儿玩了几圈。丫丫那开心活跃的样子,让方芸感到特别满足,她似在扮演一个未婚妈妈的角色,完全沉浸在幸福的遐想里。
  回到家里,趁母亲做饭时,方芸给丫丫洗了个澡,然后把她从超市里买来的新衣服给丫丫换上。
  经过方芸一番修饰打扮,丫丫愈发显得清纯可爱,而且愈看愈觉得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女性天生的母爱倏地掠过她的心头。她想,自己这么大年纪,也该做母亲了。
  方芸正开心地想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是城中派出所的民警打来的。对方告诉她,说那个女孩的父亲找到所里来了,想把他女儿接走,问她现在哪里?方芸一听,马上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告诉了民警,说她在家里等女孩的父亲。
  母亲已把饭菜做好端上了桌,有蒸蛋,有肉丸子汤,还有两道辣椒菜。看着满桌香喷喷的饭菜,方芸把丫丫抱到椅子上,脖颈上还找来一块干毛巾围着,然后盛好半碗饭搁置在丫丫面前。
  丫丫很乖巧,大口大口地自己吃。也许是饿了,也许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菜。方芸一边看着,一边吃着,就像面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充满了怜爱。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幸福快乐的一家子。
  正这时,方芸听到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她先是一愣,然后放下碗筷,兴匆匆地走过去把客厅门打开。刹那间,她倏地惊呆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原来站在门口的竟是她大学时暗恋的情人汪有华。
  “汪有华,怎、怎么是你?”方芸激动得有些口吃,连话也说不圆了。汪有华更是感到惊讶,两眼放出一道久违的光彩,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巧遇他大学的同学。
  丫丫听到说话声跑了出来,看到汪有华后,高兴地拖长稚气的声音叫了声“爸爸!”接着扑了上去。
  方芸看到这个场面,不知是高兴还是一时激动,连拖带拉把汪有华迎了进来。见到母亲后,喜孜孜地告诉她这是大学同学,叫汪有华。
  汪有华看着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犹如慈母一般的老人,既有礼貌又很动情地叫了声“伯母”,然后在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
  母亲见桌上没有几个菜,很客气地对汪有华说:“汪先生,你们先聊着,我再去弄两个菜。”说着,走进了厨房。
  丫丫像缠棉花糖一样地缠着父亲坐着,方芸的心里“怦怦”直跳,她万万没有料到,大学毕业六年后,还能在这座城市与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巧遇,不知是上苍的垂怜,还是他们的缘分未尽,她不得而知。
  尴尬地坐了一阵之后,方芸含情脉脉地问汪有华:“你不是分在省城吗?怎么会来我们这座城市?”
  汪有华听后,重重地叹息了一声,不知如何开口为好:“说来话长啊!”接着把他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给方芸听。原来,汪有华毕业那年,通过父亲关系留在了省城工作。一年时间未到,年迈多病的父亲就托人把他战友的女儿介绍给他,为了尽孝,他只好勉强答应。一年之后,他们结了婚。后来他爱人的父母因工作调动,他就随他爱人来到了这座城市。
  “那你爱人现在哪里?”方芸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汪有华瞥了方芸一眼,告诉她去年分了手。方芸问是什么原因分的手。汪有华起初不想说,但看到方芸那双真诚的眼睛,又不好拒绝,便轻描淡写地说,是她去国外留学一年后,主动提出了分手。
  方芸听到这里,对汪有华产生了深深的同情。没想到爱情这玩意儿真是个怪物,你喜欢的人他却不懂你,而你不喜欢的人却像藤缠树一般地缠绕着你。看着眼前的汪有华,方芸既恨又爱,恨的是在大学读书时对他那么好,最后却连个音信都不留就走了;如今他爱人与他离了婚,她又对他产生了爱,但这种爱来得似乎太突然了一点。
  “你在想什么?”汪有华看着方芸不好意思地问道。方芸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心事,便转过话题回道:“你是怎么把女儿弄丢的?今天要不是碰到我,只怕会出事呢。”
  “谢谢你,老同学!”汪有华心存感激,不知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谢意。“其实,只怪我自己太粗心,”汪有华解释说。“上午幼儿园打来电话,说丫丫不舒服要我带去医院看看。我从医院回来打算送丫丫去外婆家,在路上碰到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当时只顾聊天竟把丫丫给忘了,等我转身一看,丫丫不见了,急得我到处找。后来公司领导打来电话要我速速赶回去处理一件技术上的事,说万分火急。我犹豫了片刻,便打电话给外婆,要她赶过来帮我一起找,因有事我先回了公司。等我处理完公事再回到原地碰到外婆时,她哭着告诉我丫丫还没有找到,我只好去城中派出所报案,他们说有个女的带着孩子来过这儿,直到警察与你通完电话,我就找到这儿来了,没想到竟会是你,这简直就是天意!”
  汪有华说得十分动情。看着眼前这位几年未见的老同学,心里有多少话想问,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与其说巧遇是一种缘分,不如说是上苍的有意安排。此时的汪有华也十分激动,他突然问方芸现在过得怎样?结婚了没有?
  方芸被他问得差点要流出泪来,带着几分伤感苦笑了一声回道:“你看我像结过婚的人吗?”
  “你还没结婚?真的还是假的?”汪有华的眼里闪出一种莫可名状的光来,满腹的猜测和怀疑。“那……应该有男朋友了吧?”
  方芸听到这句话,心里像被针扎一般刺伤了她的痛点,两眼不仅有些湿润,便从饭桌上抽出一张纸巾,捂着脸半天不言语。看到眼前的一幕,汪有华心生愧疚,觉得自己刚才不经意的一句问话伤到了对方,很是抱歉,想安抚几句,又不知说什么好。
  正这时,她母亲端着刚做好的两道菜走了出来。
  吃完饭,汪有华说了好些感激的话,决定带女儿走。当他把女儿准备抱起离开方芸时,丫丫却拉起方芸的手,要她一起跟他们走。
  短时间的接触,方芸已经对丫丫有了感情,她一时还真舍不得丫丫离开。想了想,便对汪有华说:“要么你把丫丫留在我身边,每天由我去幼儿园接送,或者等这学期结束,转到我妈妈园里来,你看怎样?”
  汪有华看着方芸那双多情而柔美的眼睛,心静了会儿,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到时再说吧,我不想给你和伯母添麻烦!”
  方芸的母亲一听,笑着走了过来,抚摸着丫丫的头说:“什么麻烦不麻烦,没有事,你一个大老爷们带着孩子太不方便,就让丫丫留在我们身边吧,我挺喜欢她的。”
  说话间,方芸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显示屏上的号码,是那位男生打来的,她回了句:“现在有事,等会儿再说!”说完便挂了。
  汪有华与方芸对视了一眼,不语,若有所思。
  方芸喜形于色,脸上绽放出一种异样的光彩,突然把丫丫抱起,笑着对汪有华说道:“走吧,我送你下楼!”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飞叶飘身过
下一篇:岗上村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