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蓝朵儿

蓝朵儿

处暑那天,头午还闷热,下午从西北忽地灌来一团凉风,一股脑儿拥在了蓝朵儿的身上,蓝朵儿打了激灵,倏忽凉爽的感觉一下子裹满了全身。她从老槐树下走出来,轻盈地跳到一块大岩石上,两手搭了个“喇叭”放到嘴巴上,朝着西边的晚霞大声呼喊了几嗓子:蓝朵儿你一定要奋斗,奋斗,再奋斗……
  她的喊声惊得草坡上正低头吃草的羊儿们抬起头朝她这边看过来;似乎,震得火烧云也蓦地从太阳下面闪出了一条缝儿,夕阳的余晖洒到了蓝朵儿的脸上,像泛起了一层羞赧的红晕。
  蓝朵儿是昨天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其实,要不是高考头天她因在路上扶一位倒地的老头儿而迟到,考试受了影响,也许语文成绩会更好。不过,朵儿也不后悔。这也让朵儿的爷爷奶奶高兴地一整天没合拢过嘴。就在昨天晚上,朵儿奶奶伛偻着背在灶台前忙活了好一阵子,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爷爷接连喝了三盅地瓜烧,花白的胡子上都沾满了酒滴和汤汁。弟弟蓝豆儿则吃上了期盼已久的红烧肉,以至于晚上睡觉时在梦里还砸巴地津津有味呢。
  爷爷又倒上了一杯,蓝朵儿夺过酒瓶藏在背后,命令道,爷爷,您不能再喝了,要不血压会高的!
  朵儿爷爷红扑扑的布满了褶皱的脸上披上了一层哀容:大明啊,桂云啊,咱家闺女朵儿有出息了,考了一个好大学——俺当爷爷的高兴,高兴呐!朵儿爷爷说着两眼渗出浑浊的老泪,端起酒杯朝当地上撒了去:你们当爸当妈的泉下有知也该高兴呐……
  朵儿揉了揉眼睛,便躲回自己的屋子里啜泣了老长时间。那晚,她做了一个美梦,梦见爸爸妈妈牵着她的手走在海边柔软的沙滩上。梦里的她嘴角上挂满了微笑。
  蓝朵儿一直等到大地笼了一层夜色才赶着羊群回到家。她把吃饱的羊儿们赶到圈里。那会儿,奶奶和爷爷在灶房里正忙活着做饭。她走到灶房外就听到奶奶一声叹气:哎——,朵儿是个懂事争气的好闺女,可这学费也实在是愁煞了人,把羊儿都卖了也还凑不齐吧!
  蓝朵儿爷爷接过话茬说,再难咱也得想办法,也不能让朵儿因学费上不起学,明个俺去一趟石河子(村),去找老木匠借点。再说,你的病还得治,药也不能断了……
  晚上,蓝朵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爷爷奶奶的艰辛和不易,她的心里充满了酸楚。
  第二天,蓝朵儿又赶着羊群去了西岭的草坡,她弟弟蓝豆儿也跟在后面。
  蓝豆儿十分喜爱这群羊儿,每次下午放学回来,先是看那些羊儿们。
  蓝朵儿摸了一下弟弟的头问,豆儿,你说姐姐还去上大学不?
  姐,肯定得上啊!蓝豆儿抬头忽闪着眼睛说。
  可是咱爷咱奶太累了。蓝朵儿平静地说。
  蓝豆儿说,姐,你要不上,咱爷咱奶肯定不同意,我也不同意。
  豆儿,你看那几只小羊羔儿多可爱!蓝朵儿澄澄的眼睛里映出很多羊儿。
  在学校,同学们看不起俺,俺不怕,俺有这些羊儿做伙伴呢!
  蓝朵儿叹了一口气:可过些天,这些羊儿就得离开咱们了。
  蓝豆儿沉默了一会,问,姐,全都卖掉吗?
  蓝朵儿点了点头。
  报到前的一个星期,朵儿爷爷叫来了羊经纪,谈拢了价格,就开始撵羊上车。最后都撵了上去,朵儿爷爷围着车数了好几遍发现竟少了一只!又喊朵儿奶奶满家里找了个遍也没找到。蓝朵儿则沿着羊儿经常吃草的地方去找,东山,北沟,西岭,找了一大圈,竟在西岭的一个草塘里找到。
  原来是弟弟蓝豆儿偷抱出一只小羊羔儿躲了起来。小羊羔儿走到草塘边吃草,一不小心掉了下去,蓝豆儿就爬下去捞,幸好草塘里的水不深,只刚没到羊脖子。蓝朵儿一看便忙下去把蓝豆儿和小羊羔儿都抱了上去。看着满身湿漉漉的弟弟,她不禁眼圈红红的,问,豆儿,你是不是不舍得小羊羔儿?
  蓝豆儿扑闪着滢滢的眼睛,说,姐,俺就想留一只!
  蓝朵儿一把揽过弟弟紧紧抱在怀里。两串晶莹的泪珠儿滴在了蓝豆儿湿漉漉的后背上……
  蓝朵儿领着弟弟和羊羔儿回到了家。
  朵儿爷爷远远地就喊道,朵儿,找到了?
  朵儿走到近前才回道,爷爷,是豆儿不舍得,抱着小羊羔儿躲了起来。
  豆儿,怎么浑身湿漉漉的呢?傻孩子,过些日子等爷爷攒了钱再去买只母羊,到时能下很多小羊羔儿!
  爷爷,能不能留下这只?豆儿眼巴巴地看着他爷爷。
  朵儿爷爷叹了一口气说,豆儿,好孩子,姐姐得等着凑学费呢。
  爷爷,俺不上了,把羊儿们都留下吧!蓝朵儿哭腔着说。
  朵儿,那怎么行呢!爷爷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供你上呀!朵儿爷爷消瘦的身子像是旁边的瘦白杨。
  爷爷,俺不上了,俺要去打工,俺要好好孝顺您和奶奶!朵儿眼睛湿润了。
  朵儿奶奶从家里走出来,说,朵儿,听话,爷爷奶奶盼着啥呢?不就是等着今天吗?
  爷爷,奶奶,朵儿说着就跪下了,俺说啥也不上了,再说俺的通知书——通知书已经扔了。
  蓝朵儿爷爷愣怔了一霎,忙紧张地问,扔哪去了?
  蓝朵儿决绝地说,扔河里冲走了。
  朵儿爷爷嘴巴张着,白胡子一颤一颤的,又问,朵儿,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
  朵儿爷爷气得有些哆嗦,抬手打了朵儿一巴掌,便朝村后的小河跑。没跑多远,就一个趔趄跌倒在了地上……
  送到县医院,经过及时抢救,朵儿爷爷终于苏醒了过来。
  那时,蓝朵儿和蓝豆儿已经哭肿了眼睛。好在她爷爷并无大碍,只是血压升得过高,加之低血糖导致。在医生的建议和蓝朵儿的强烈要求下,朵儿爷爷才勉强住了几天院。
  出院那天,蓝朵儿扶着爷爷刚走出医院大门口,便被一个陌生的老年人的声音给喊住了。
  小闺女,小闺女!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拄着拐杖急匆匆地从后面追了上来。
  蓝朵儿扶着爷爷转过身,那个老头儿已经走到近前。
  小闺女,还认得俺不?老头儿一脸兴奋。
  您是,您是,哦,是那天摔倒在马路上的那个爷爷!蓝朵儿认出了那位老头儿。
  对喽,对喽,你让俺这老头子找的好苦哇,刚才俺从大厅里看着像你,这不就追了出来。
  爷爷,您现在好了吧?蓝朵儿问道。
  嗯,嗯,那天多亏了你呀,要不俺现在还不知道躺在哪里呢?
  那算啥事,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蓝朵儿腼腆地说。
  这是?老头儿看着朵儿爷爷问道。
  朵儿回道,这是俺爷爷。
  老头儿又对着朵儿爷爷说,老兄弟,您养了个好孙女哪!俺得好好谢谢你们,走,俺先请你们吃顿饭!
  朵儿爷爷微笑道,不了,老哥,孩子那样做是对的,这点小事不要记挂着,俺们回去还有事哩!
  那个老头儿再三央求,蓝朵儿和她爷爷也没有同意。那个老头儿犟不过,只好要了地址。
  过了两天,蓝朵儿家里来了一大堆人。是村支书领着来的,有镇上的镇长,有县里教育局的局长,还有企业家。那位企业家是替他父亲来的。蓝朵儿有些腼腆,和大家打了招呼说了几句话就回自己屋里去了……过了半天,等他们告辞的时候,朵儿爷爷才喊她出来送客。
  送走了他们,朵儿爷爷拉过朵儿老泪纵横道,朵儿呀,放心去上学吧,学费的事不用担心了,噢,对了,你那通知书呢?不会真扔了吧?
  朵儿趴在爷爷的怀里说,爷爷,俺藏着的,俺还是想上大学!
  对哩,这才是好孩子。不过,有一点你要牢记,将来学成了,毕业了,还要回咱家乡,不能忘了他们……
  四年后,朵儿还是站在西岭的那块大岩石上,看着弟弟蓝豆儿追赶着羊群,脸上洋溢出幸福的微笑。那天,天很蓝,天上的云朵儿也像羊群一样在移动,向着西边的落日靠拢,一会儿变成了金灿灿的火烧云。在霞光里,蓝朵儿想象自己长出翅膀飞翔的样子……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岗上村庄
下一篇:初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