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狗娃

狗娃


  假如没有多年前的一场火灾,祥子怎么也不会成为孤儿,身躯也不会那么瘦弱。如今,三十多岁的祥子,即使穿上高跟儿的鞋子,不过也就一米六几的个头儿。他是一个身材单薄,体格不够健壮的男人。冬天,祥子穿着厚重棉衣的时候,药店的老板给他称过体重,勉勉强强才到五十公斤。倘若遇上冬季呼啸的北风,他就成了风中摇曳的一根小草,不停地摇来晃去,经不住一阵强劲的风吹。
  可老婆巧云则不然,她身高一米五几,体重竟是九十公斤。若在狂风里,她像一堵墙,稳稳当当的,很有几分安如泰山的感觉。假如这时痩弱的祥子依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就不至于摇摇晃晃了,狂风里,她能给他一个避风的港湾。
  但对于老婆巧云来说,在生活中,最能给她带来安全感的,还是痩弱的祥子。
  祥子在一家快递公司上班,虽然苦点儿、累点儿,可收入还算不错。快递小哥的工作都是忙忙碌碌,祥子只有忙碌起来,才能赚到养家糊口的钱。祥子一家四口,所有的开消都靠他做快递来维持。他也让老婆巧云放心,不吸烟,不喝酒,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他就更不沾边。祥子光知道拚命赚钱,加班加点地工作,工资卡还一直叫老婆死死地攥在手里。祥子简直就是他家里的一头老黄牛。
  祥子的老婆巧云,不能出去工作,倒不是因为身体太胖,关键是要带两个学龄前爱折腾的儿童。无奈,她只好在家操持家务,用现在最时尚的话说,她也算得上是“全职太太”了。
  说起祥子,总能让人联想起老舍先生笔下的骆驼祥子来:勤劳、善良、忠厚、朴实。也许世间叫祥子的人,都是这种任劳任怨,埋头苦干的样子。
  这一晃,几年就过去了,祥子的儿子狗娃,眼看就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狗娃天生聪明伶俐,是个人见人爱的乖孩子,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点儿也不像祥子的又细又小的眯缝眼儿。
  上小学报名的时间越来越近,这让祥子的心里越来越急。是啊,祥子怎能不急?儿子狗娃已经六岁了,可是连户口都没有,这学可咋上?
  其实,祥子的老婆巧云,并不是狗娃的亲生母亲。
  七年前,祥子离乡外出打工,到千里之外的江南小城,偶遇了一个非常喜欢他的姑娘。那姑娘名叫翠玲,高挑的身材,长发飘飘,生得楚楚动人,特别是她妩媚的眼神,像会说话似的,弄得男人们没有几个不会乖乖成为她的俘虏。
  祥子也不例外,刚刚走进外面的精彩世界,很快便让翠玲的眼神击败了。他们俩在外地打工,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摸黑。为了有个照应,相互取暖,两个年轻人便租了间房子,搬到了一起住,过起了同居生活。那时,祥子在工地干活,翠玲在宾馆做服务员,两个人只有晚上才能聚在一起。刚开始,他们缠缠绵绵,卿卿我我,处得还不错,祥子也尝到了什么是甜蜜爱情的滋味。那间小小的出租屋,仿佛永远也装不下两个年轻人所有的浪漫故事。
  可谁曾料想,这女友翠玲在宾馆长时间上班,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渐渐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她不再像刚出来时,土里土气的,身上没一点光彩。她常买高档化妆品,精心打扮自己,让自己变得越来越靓丽。后来,他又嫌祥子挣钱少,长得也不帅气,她说祥子简直像个呆瓜。祥子虽然是踏蹋实实,埋头苦干,可翠玲认为,踏实又当不了饭吃,苦干不过是流一身臭汗。她羡慕宾馆里接触到的那些白领,嗅着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比祥子身上的汗味儿舒服多了。她开始疏远祥子,有时候晚上也不回家。
  祥子也感觉到,女友翠玲变得越来越轻浮,不如以前那样实在、纯朴了。尤其是祥子发现了翠玲的水性扬花,就更加对她不满,产生了不少烦感情绪,甚至还滋生了离开翠玲的意念。
  但对于祥子来说,要想绝情地离开翠玲,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人家翠玲原来是黄花大姑娘,现在已经有了身孕,这让祥子真是无可奈何。
  孩子,倒是很顺利地出生了,还是个男孩儿,长得也极可爱,乌黑的头发,满眼溢出的都是清澈。可是过了一个月,翠玲竟把孩子丢给了祥子,一个人偷偷地离开了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祥子一个人带着孩子,没法再去工地,便只能踏上北去的列车,一下回到了河北的老家。祥子离家的时候是一个人,回家却变成了两个人。村里人说啥的都有,有的说是他路上捡的,有的说是他跟人私生的。不管别人怎么说,祥子也顾不上这些。一到家,他就忙着给自己的孩子换尿布,买奶粉,充当起了奶爸的角色来。
  
  二
  隔壁邻居家的赵四婶,是个热心肠的人,自打知道了祥子既当爹又当妈的事情之后,就时常忙里偷闲去帮他弄弄孩子。毕竟赵四婶是过来人,喂养宝宝也有经验,祥子又是她看着长大的,人也善良,又勤快厚道。这孩子命苦,那年的一场火灾,烧了他的全家。幸亏那时赶上放寒假,祥子去了姥姥家,才幸免于难。
  “唉,祥子从小就没了爹娘,熬到现在也实在不容易,咱能帮就帮帮他吧。”赵四婶常跟闺女巧云这样说。
  巧云比祥子大一岁,她属兔,祥子属龙。可是巧云生日小,蜡月初八,祥子生日大,二月初七,俩人相差不过两个来月,六十几天。上小学的时候,他们还在一个班,上学放学天天一起走。祥子从小自卑,人瘦胆子小,经常会有同学欺负他。巧云打小就是胖姑娘,好像总有使不完的劲,看见有谁欺负祥子时,她就毫不客气地冲他挥起小拳头。如今,巧云也长大了,还是那样丰满,不管她怎么减肥,想啥办法都不管用,真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喝凉水都会上膘。
  巧云的叔叔常会跟她打趣地说:“减肥不成就别减了,花钱折腾什么呀,倒不如省下钱,给叔叔买酒喝。我看我家云儿并不胖,还真有几分唐朝美女的魅力呢。”
  就这样一晃荡,三十几年的光阴过去了,可是巧云还没出嫁呢。不是人家嫌她胖,就是她挑别人没眼光,素质差。前几年,她还能坚持天天去上班,现在倒好,成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
  其实,这么大年龄了,整天窝在家里谁不烦?烦又能咋样?赵四婶心里更烦,虽然她嘴上不说,可心里老是惦记巧云抓紧时间找朋友的事。不过巧云想得开,她总跟娘嬉皮笑脸地说:“娘啊,你着啥急?三十多岁的大姑娘多得是,又不是我一个。”
  不过在家闲着,倒有得是大把的时间自己安排。巧云无聊的时候就逛超市,有兴趣了就去看书,有时还为江山文学网投几篇诗稿,你别看她人长得富态,诗却写得清秀隽永,常常有精品红豆点缀其间。但也有时候,她会跟娘一起,到祥子家去看小孩。
  巧云记得,第一次看小孩的时候,祥子说那孩子还没有名字呢,非让巧云给孩子起个名字。巧云天生喜欢狗狗,便随口说了声,“就叫狗娃吧,狗娃好养哦。”
  “狗娃就狗娃吧,叫啥不都是一个符号吗?”祥子望着巧云,感觉那狗娃不像是他一个人的,倒好像是他们俩的。
  俗话说,日久生情,石头捂久了,也能捂热。巧云常和娘一起看狗娃,看得时间长了,还真看出感情来了。说来也巧,每逢巧云去看狗娃,狗娃都会不错眼珠地看着她笑,笑得是那么开心,那么亲切自然,仿佛她就是自己的亲娘。一到这个时候,巧云总会忍不住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抱抱他,逗他开心,逗他疯笑,宛如那狗娃就是自己亲生的。
  这一来二去的,狗娃好像离不开巧云了,巧云也更是放不下狗娃了。巧云还发现,不光是自己常和狗娃眉来眼去的,就连祥子好像也在和她暗送秋波呢。
  还是赵四婶看出了端倪。其实她也早有心思,想把巧云嫁给祥子,他们年龄相当,又心地善良,谁都没有歪心眼,过平凡百姓的日子,在赵四婶的眼里那是最好的。
  巧云和祥子,其实内心早有想在一起的心思,不过那层窗户纸就是没人捅破,这回遇上了赵四婶的推波助澜,祥子与巧云走到一起,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了。没过多久,祥子便和巧云一起领证登记,搬到了一起住。不到一年,巧云又给祥子添了一个千金小姐杏花。这样,巧云就只能在家带两个孩子,整天忙于家务,精心照顾孩子们的吃喝拉撒。
  祥子为了给两个孩子补充营养,还特意买了只奶羊。等奶羊生了羊羔,孩子们就可以喝上新鲜的羊奶了。在巧云的精心喂养下,没过几个月,奶羊真的生下了雪白的糕羊。
  那天,在巧云去超市回来的路上,发现了一只被人丢弃的小狗,她见小狗可怜巴巴的样子,尤其是那种无助的眼神,让巧云动了心,不得不把它带回了家。孤独的小狗,刚来家里时见人时还有些胆怯,总是躲躲闪闪的。没过几天,它竟和小糕羊挤在一起,睡在一起,羊羔吃奶时,它也战战競競凑到一起去吃奶。母羊见了小狗,只是咩咩地低声叫了几声,仿佛在跟小狗说:“没关系,吃吧,放心吃吧。”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可怜的小狗竟把温顺的羊当成了妈妈。
  羊羔和狗崽儿一起吃奶,这在祥子家小院里成了一道风景。杏花和狗娃常在那道风景中,得到许多童年的乐趣。
  天真无邪的狗娃和杏花,从小就在一起,从来也不知道他们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就像院子里那只羊羔和捡来的那条小狗。狗娃走到哪里,杏花就跟到哪里,一起在院子里玩耍,一起吃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菜。到了晚上,有时杏花还钻进狗娃哥哥的被窝嬉戏。
  
  三
  好像是一眨眼的功夫,这狗娃就长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可上学没有户口不能报名,这可让祥子遇到了天大的难题。但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没有户口也可以给孩子报名,那就是给狗娃和祥子做一次亲子鉴定。
  让狗娃上学,也只有这一条路了。可是做亲子鉴定不是说做就做,祥子已经打听到了有关部门,做一次亲子鉴定要花费不少钱呢。他把想做亲子鉴定的事跟老婆巧云说了。巧云是通情达理的人,她拍着祥子单薄的肩膀毫不犹豫地说:“做就做呗,不做孩子咋上学?孩子是你的,又不是别人的,你怕啥?”
  祥子挺起了腰杆,心中暗想道:是啊,巧云说得对,孩子反正是我的,我怕啥?不就是花几千块钱吗?有了亲子鉴定结果,孩子就能上学了。他鼓足勇气,预约了一家鉴定机构,在约好的时间,带着狗娃进行了一次亲子鉴定。
  那天,祥子和狗娃取完了鉴定样本,就在门外等待结果。工作人员告诉祥子,说要等六个小时以后才有结果。祥子做快递一直很忙,没时间带儿子出远门,趁着这个机会,他领着儿子狗娃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玩具和两大提兜好吃的。狗娃知道爸爸疼爱自己,前几天过生日的时候,还特意为他买了一个漂亮的有童话世界图案的大蛋糕。他喜欢蛋糕上的小房子和小女孩,那小女孩像妹妹杏花。
  在走回鉴定中心的路上,狗娃走得很慢,好像累了。祥子抚摸着他的头心疼地说:“儿子,累了吧,老爸背你。”他用瘦弱的肩膀背着狗娃,向前努力地行进。
  他背着狗娃走进鉴定中心大门时,工作人员正拿着鉴定证书等着祥子,告诉他:“经过DNA实验室鉴定,他和狗娃没有血缘关系。”
  此刻,祥子像听到了晴天霹雳,两手一颤,刚刚买回的玩具和两兜食品,一下掉落到地板上。他向拿着鉴定书的人狂吼着,“不!这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他明明是我儿子,怎么会……”
  “请你冷静一下,不要激动,要相信科学。”拿鉴定书的工作人员向上推了一下眼镜,安慰他说。
  祥子瘫软地坐在地板上,那双细小的眼睛里涌出两道泪水,他怎么也承受不了这么沉重的打击。祥子坐在地板上,回想起在江南小城和翠玲在一起的日子,他在模糊的记忆里,寻找着七年前的那些点点滴滴。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委屈、愤怒和屈辱。他看着狗娃,内心深处像有一股莫名的火苗在燃烧。他使劲儿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脯,觉得自己白白付出了七年的感情和辛苦。此刻,他真想把狗娃扔到荒郊野外,扔到一片让他永远也走不出来的茂密的树林,甚至抛进汹涌奔腾的黄河水中。他不想再见到狗娃,他看着他觉得非常恶心,他是一个狗杂种,他害苦了自己。
  狗娃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他从来也没见过爸爸这样伤心流泪过。他依附在爸爸的胸前,两只可怜的小手使劲地曳着爸爸,急得哭成了一个小泪人。
  “兄弟,冷静点儿,别伤心了。”一个五十多岁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轻轻地抚着他瘦弱的肩膀安慰道。
  “我跟你一样,也是受害者,要不是给孩子输血,我会蒙在鼓里一辈子。”那男人无奈的眼神里流露的满是憋屈。
  戴金丝眼镜的人用力把祥子从地板上搀扶起来,“带孩子快回家吧,孩子是无辜的,你别让他哭得那么伤心,他太小了,承受不了不该承受的东西。”
  祥子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收拾好自己掉落在地上的东西,离开了那家亲子鉴定中心,领着狗娃回家了。
  巧云见祥子回到家中,露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她看看祥子,看看狗娃,又看看他们刚刚买回的玩具,和那些好吃的东西,还是从中没有发现什么。
  屋子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让人透不过气来。
  还是女儿杏花纯真的欢笑声,打破了屋内的所有沉寂。她牵着哥哥的手,大声地喊着:“哥哥、哥哥,快打开玩具包,我们一起玩爸爸新买的玩具吧!”
  小哥俩兴高采烈地玩起了玩具,在他们纯真的童年的眼里,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幸福快乐的事情存在,却不懂得这个世界还有许多人间的悲剧在发生。他们玩累了,就去打开爸爸买来的食品,一起欢笑着品尝美食,咀嚼着幸福香甜的味道。
  此刻,祥子和老婆巧云在另一间屋子里,正感受着人间的悲苦,品尝着人间的不幸与烦恼。祥子是一个藏不住秘密的人,更是藏不住悲伤。他把瘦弱的肩膀埋在巧云宽厚的胸怀里,忍不住地哭了,他像一个孩子,在她滚烫的怀里第一次哭得是那么伤心,那么透彻。
  巧云把祥子揽在怀里,泪在她眼里婆娑着,她有泪只能往心里咽。此刻,她不给祥子去擦眼泪,也不和他说一句倾心安慰的话,她只想让祥子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也好把他所有的苦,所有的痛都通通地释放出来。
  决堤的泪水流过之后,让祥子内心的压抑缓解了许多,他渐渐地又恢复到了原来的平静状态。但巧云的内心却很不平静,她回忆着六年来和狗娃在一起,朝夕相处的日子,她把狗娃一直都视为己出,哪怕是剩一个鸡蛋,都要给两个孩子切成两瓣,有一根火腿肠,也得一分为二分给孩子。狗娃从来就把她当成亲生的妈妈,女儿杏花更是把他当成了亲哥哥,她们舍不得让狗娃离开这个家,巧云也不忍心让狗娃幼小的心灵遭受深深的创伤。也许,是母性的光辉,注定了狗娃离不开祥子的家庭,因为巧云最终说服了祥子,留下了属于他们的狗娃。
  一切都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祥子依然在忙忙碌碌中做着他的快递工作。他用瘦弱的身躯努力地挣钱,支撑着一家四口人的生活,他为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而奔波劳累着。他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去想,白天工作的时候,他只想送更多的邮件,晚上回家走进门时,只想听狗娃和杏花一起高声喊他爸爸。也许,在他心里,那就是最简单而美好的幸福。
  又到了午饭的时间,巧云早已把可口的饭菜准备好了。她走到院子里,去喊狗娃和杏花去吃饭。这时,院子里传来了大奶羊咩咩地呼叫羊羔的声音。巧云明白,那只可怜的小狗又要和羔羊一起,去分享母羊香甜的乳汁了。
  那只小狗不知道羊不是它的妈妈,那只羊却早已明白,自己身边的小狗不是它的孩子。
  
  2021.06.25(北京)

  假如没有多年前的一场火灾,祥子怎么也不会成为孤儿,身躯也不会那么瘦弱。如今,三十多岁的祥子,即使穿上高跟儿的鞋子,不过也就一米六几的个头儿。他是一个身材单薄,体格不够健壮的男人。冬天,祥子穿着厚重棉衣的时候,药店的老板给他称过体重,勉勉强强才到五十公斤。倘若遇上冬季呼啸的北风,他就成了风中摇曳的一根小草,不停地摇来晃去,经不住一阵强劲的风吹。
  可老婆巧云则不然,她身高一米五几,体重竟是九十公斤。若在狂风里,她像一堵墙,稳稳当当的,很有几分安如泰山的感觉。假如这时痩弱的祥子依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就不至于摇摇晃晃了,狂风里,她能给他一个避风的港湾。
  但对于老婆巧云来说,在生活中,最能给她带来安全感的,还是痩弱的祥子。
  祥子在一家快递公司上班,虽然苦点儿、累点儿,可收入还算不错。快递小哥的工作都是忙忙碌碌,祥子只有忙碌起来,才能赚到养家糊口的钱。祥子一家四口,所有的开消都靠他做快递来维持。他也让老婆巧云放心,不吸烟,不喝酒,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他就更不沾边。祥子光知道拚命赚钱,加班加点地工作,工资卡还一直叫老婆死死地攥在手里。祥子简直就是他家里的一头老黄牛。
  祥子的老婆巧云,不能出去工作,倒不是因为身体太胖,关键是要带两个学龄前爱折腾的儿童。无奈,她只好在家操持家务,用现在最时尚的话说,她也算得上是“全职太太”了。
  说起祥子,总能让人联想起老舍先生笔下的骆驼祥子来:勤劳、善良、忠厚、朴实。也许世间叫祥子的人,都是这种任劳任怨,埋头苦干的样子。
  这一晃,几年就过去了,祥子的儿子狗娃,眼看就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狗娃天生聪明伶俐,是个人见人爱的乖孩子,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点儿也不像祥子的又细又小的眯缝眼儿。
  上小学报名的时间越来越近,这让祥子的心里越来越急。是啊,祥子怎能不急?儿子狗娃已经六岁了,可是连户口都没有,这学可咋上?
  其实,祥子的老婆巧云,并不是狗娃的亲生母亲。
  七年前,祥子离乡外出打工,到千里之外的江南小城,偶遇了一个非常喜欢他的姑娘。那姑娘名叫翠玲,高挑的身材,长发飘飘,生得楚楚动人,特别是她妩媚的眼神,像会说话似的,弄得男人们没有几个不会乖乖成为她的俘虏。
  祥子也不例外,刚刚走进外面的精彩世界,很快便让翠玲的眼神击败了。他们俩在外地打工,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摸黑。为了有个照应,相互取暖,两个年轻人便租了间房子,搬到了一起住,过起了同居生活。那时,祥子在工地干活,翠玲在宾馆做服务员,两个人只有晚上才能聚在一起。刚开始,他们缠缠绵绵,卿卿我我,处得还不错,祥子也尝到了什么是甜蜜爱情的滋味。那间小小的出租屋,仿佛永远也装不下两个年轻人所有的浪漫故事。
  可谁曾料想,这女友翠玲在宾馆长时间上班,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渐渐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她不再像刚出来时,土里土气的,身上没一点光彩。她常买高档化妆品,精心打扮自己,让自己变得越来越靓丽。后来,他又嫌祥子挣钱少,长得也不帅气,她说祥子简直像个呆瓜。祥子虽然是踏蹋实实,埋头苦干,可翠玲认为,踏实又当不了饭吃,苦干不过是流一身臭汗。她羡慕宾馆里接触到的那些白领,嗅着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比祥子身上的汗味儿舒服多了。她开始疏远祥子,有时候晚上也不回家。
  祥子也感觉到,女友翠玲变得越来越轻浮,不如以前那样实在、纯朴了。尤其是祥子发现了翠玲的水性扬花,就更加对她不满,产生了不少烦感情绪,甚至还滋生了离开翠玲的意念。
  但对于祥子来说,要想绝情地离开翠玲,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人家翠玲原来是黄花大姑娘,现在已经有了身孕,这让祥子真是无可奈何。
  孩子,倒是很顺利地出生了,还是个男孩儿,长得也极可爱,乌黑的头发,满眼溢出的都是清澈。可是过了一个月,翠玲竟把孩子丢给了祥子,一个人偷偷地离开了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祥子一个人带着孩子,没法再去工地,便只能踏上北去的列车,一下回到了河北的老家。祥子离家的时候是一个人,回家却变成了两个人。村里人说啥的都有,有的说是他路上捡的,有的说是他跟人私生的。不管别人怎么说,祥子也顾不上这些。一到家,他就忙着给自己的孩子换尿布,买奶粉,充当起了奶爸的角色来。
  
  二
  隔壁邻居家的赵四婶,是个热心肠的人,自打知道了祥子既当爹又当妈的事情之后,就时常忙里偷闲去帮他弄弄孩子。毕竟赵四婶是过来人,喂养宝宝也有经验,祥子又是她看着长大的,人也善良,又勤快厚道。这孩子命苦,那年的一场火灾,烧了他的全家。幸亏那时赶上放寒假,祥子去了姥姥家,才幸免于难。
  “唉,祥子从小就没了爹娘,熬到现在也实在不容易,咱能帮就帮帮他吧。”赵四婶常跟闺女巧云这样说。
  巧云比祥子大一岁,她属兔,祥子属龙。可是巧云生日小,蜡月初八,祥子生日大,二月初七,俩人相差不过两个来月,六十几天。上小学的时候,他们还在一个班,上学放学天天一起走。祥子从小自卑,人瘦胆子小,经常会有同学欺负他。巧云打小就是胖姑娘,好像总有使不完的劲,看见有谁欺负祥子时,她就毫不客气地冲他挥起小拳头。如今,巧云也长大了,还是那样丰满,不管她怎么减肥,想啥办法都不管用,真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喝凉水都会上膘。
  巧云的叔叔常会跟她打趣地说:“减肥不成就别减了,花钱折腾什么呀,倒不如省下钱,给叔叔买酒喝。我看我家云儿并不胖,还真有几分唐朝美女的魅力呢。”
  就这样一晃荡,三十几年的光阴过去了,可是巧云还没出嫁呢。不是人家嫌她胖,就是她挑别人没眼光,素质差。前几年,她还能坚持天天去上班,现在倒好,成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
  其实,这么大年龄了,整天窝在家里谁不烦?烦又能咋样?赵四婶心里更烦,虽然她嘴上不说,可心里老是惦记巧云抓紧时间找朋友的事。不过巧云想得开,她总跟娘嬉皮笑脸地说:“娘啊,你着啥急?三十多岁的大姑娘多得是,又不是我一个。”
  不过在家闲着,倒有得是大把的时间自己安排。巧云无聊的时候就逛超市,有兴趣了就去看书,有时还为江山文学网投几篇诗稿,你别看她人长得富态,诗却写得清秀隽永,常常有精品红豆点缀其间。但也有时候,她会跟娘一起,到祥子家去看小孩。
  巧云记得,第一次看小孩的时候,祥子说那孩子还没有名字呢,非让巧云给孩子起个名字。巧云天生喜欢狗狗,便随口说了声,“就叫狗娃吧,狗娃好养哦。”
  “狗娃就狗娃吧,叫啥不都是一个符号吗?”祥子望着巧云,感觉那狗娃不像是他一个人的,倒好像是他们俩的。
  俗话说,日久生情,石头捂久了,也能捂热。巧云常和娘一起看狗娃,看得时间长了,还真看出感情来了。说来也巧,每逢巧云去看狗娃,狗娃都会不错眼珠地看着她笑,笑得是那么开心,那么亲切自然,仿佛她就是自己的亲娘。一到这个时候,巧云总会忍不住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抱抱他,逗他开心,逗他疯笑,宛如那狗娃就是自己亲生的。
  这一来二去的,狗娃好像离不开巧云了,巧云也更是放不下狗娃了。巧云还发现,不光是自己常和狗娃眉来眼去的,就连祥子好像也在和她暗送秋波呢。
  还是赵四婶看出了端倪。其实她也早有心思,想把巧云嫁给祥子,他们年龄相当,又心地善良,谁都没有歪心眼,过平凡百姓的日子,在赵四婶的眼里那是最好的。
  巧云和祥子,其实内心早有想在一起的心思,不过那层窗户纸就是没人捅破,这回遇上了赵四婶的推波助澜,祥子与巧云走到一起,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了。没过多久,祥子便和巧云一起领证登记,搬到了一起住。不到一年,巧云又给祥子添了一个千金小姐杏花。这样,巧云就只能在家带两个孩子,整天忙于家务,精心照顾孩子们的吃喝拉撒。
  祥子为了给两个孩子补充营养,还特意买了只奶羊。等奶羊生了羊羔,孩子们就可以喝上新鲜的羊奶了。在巧云的精心喂养下,没过几个月,奶羊真的生下了雪白的糕羊。
  那天,在巧云去超市回来的路上,发现了一只被人丢弃的小狗,她见小狗可怜巴巴的样子,尤其是那种无助的眼神,让巧云动了心,不得不把它带回了家。孤独的小狗,刚来家里时见人时还有些胆怯,总是躲躲闪闪的。没过几天,它竟和小糕羊挤在一起,睡在一起,羊羔吃奶时,它也战战競競凑到一起去吃奶。母羊见了小狗,只是咩咩地低声叫了几声,仿佛在跟小狗说:“没关系,吃吧,放心吃吧。”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可怜的小狗竟把温顺的羊当成了妈妈。
  羊羔和狗崽儿一起吃奶,这在祥子家小院里成了一道风景。杏花和狗娃常在那道风景中,得到许多童年的乐趣。
  天真无邪的狗娃和杏花,从小就在一起,从来也不知道他们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就像院子里那只羊羔和捡来的那条小狗。狗娃走到哪里,杏花就跟到哪里,一起在院子里玩耍,一起吃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菜。到了晚上,有时杏花还钻进狗娃哥哥的被窝嬉戏。
  
  三
  好像是一眨眼的功夫,这狗娃就长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可上学没有户口不能报名,这可让祥子遇到了天大的难题。但是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没有户口也可以给孩子报名,那就是给狗娃和祥子做一次亲子鉴定。
  让狗娃上学,也只有这一条路了。可是做亲子鉴定不是说做就做,祥子已经打听到了有关部门,做一次亲子鉴定要花费不少钱呢。他把想做亲子鉴定的事跟老婆巧云说了。巧云是通情达理的人,她拍着祥子单薄的肩膀毫不犹豫地说:“做就做呗,不做孩子咋上学?孩子是你的,又不是别人的,你怕啥?”
  祥子挺起了腰杆,心中暗想道:是啊,巧云说得对,孩子反正是我的,我怕啥?不就是花几千块钱吗?有了亲子鉴定结果,孩子就能上学了。他鼓足勇气,预约了一家鉴定机构,在约好的时间,带着狗娃进行了一次亲子鉴定。
  那天,祥子和狗娃取完了鉴定样本,就在门外等待结果。工作人员告诉祥子,说要等六个小时以后才有结果。祥子做快递一直很忙,没时间带儿子出远门,趁着这个机会,他领着儿子狗娃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玩具和两大提兜好吃的。狗娃知道爸爸疼爱自己,前几天过生日的时候,还特意为他买了一个漂亮的有童话世界图案的大蛋糕。他喜欢蛋糕上的小房子和小女孩,那小女孩像妹妹杏花。
  在走回鉴定中心的路上,狗娃走得很慢,好像累了。祥子抚摸着他的头心疼地说:“儿子,累了吧,老爸背你。”他用瘦弱的肩膀背着狗娃,向前努力地行进。
  他背着狗娃走进鉴定中心大门时,工作人员正拿着鉴定证书等着祥子,告诉他:“经过DNA实验室鉴定,他和狗娃没有血缘关系。”
  此刻,祥子像听到了晴天霹雳,两手一颤,刚刚买回的玩具和两兜食品,一下掉落到地板上。他向拿着鉴定书的人狂吼着,“不!这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他明明是我儿子,怎么会……”
  “请你冷静一下,不要激动,要相信科学。”拿鉴定书的工作人员向上推了一下眼镜,安慰他说。
  祥子瘫软地坐在地板上,那双细小的眼睛里涌出两道泪水,他怎么也承受不了这么沉重的打击。祥子坐在地板上,回想起在江南小城和翠玲在一起的日子,他在模糊的记忆里,寻找着七年前的那些点点滴滴。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委屈、愤怒和屈辱。他看着狗娃,内心深处像有一股莫名的火苗在燃烧。他使劲儿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脯,觉得自己白白付出了七年的感情和辛苦。此刻,他真想把狗娃扔到荒郊野外,扔到一片让他永远也走不出来的茂密的树林,甚至抛进汹涌奔腾的黄河水中。他不想再见到狗娃,他看着他觉得非常恶心,他是一个狗杂种,他害苦了自己。
  狗娃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他从来也没见过爸爸这样伤心流泪过。他依附在爸爸的胸前,两只可怜的小手使劲地曳着爸爸,急得哭成了一个小泪人。
  “兄弟,冷静点儿,别伤心了。”一个五十多岁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轻轻地抚着他瘦弱的肩膀安慰道。
  “我跟你一样,也是受害者,要不是给孩子输血,我会蒙在鼓里一辈子。”那男人无奈的眼神里流露的满是憋屈。
  戴金丝眼镜的人用力把祥子从地板上搀扶起来,“带孩子快回家吧,孩子是无辜的,你别让他哭得那么伤心,他太小了,承受不了不该承受的东西。”
  祥子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收拾好自己掉落在地上的东西,离开了那家亲子鉴定中心,领着狗娃回家了。
  巧云见祥子回到家中,露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她看看祥子,看看狗娃,又看看他们刚刚买回的玩具,和那些好吃的东西,还是从中没有发现什么。
  屋子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让人透不过气来。
  还是女儿杏花纯真的欢笑声,打破了屋内的所有沉寂。她牵着哥哥的手,大声地喊着:“哥哥、哥哥,快打开玩具包,我们一起玩爸爸新买的玩具吧!”
  小哥俩兴高采烈地玩起了玩具,在他们纯真的童年的眼里,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幸福快乐的事情存在,却不懂得这个世界还有许多人间的悲剧在发生。他们玩累了,就去打开爸爸买来的食品,一起欢笑着品尝美食,咀嚼着幸福香甜的味道。
  此刻,祥子和老婆巧云在另一间屋子里,正感受着人间的悲苦,品尝着人间的不幸与烦恼。祥子是一个藏不住秘密的人,更是藏不住悲伤。他把瘦弱的肩膀埋在巧云宽厚的胸怀里,忍不住地哭了,他像一个孩子,在她滚烫的怀里第一次哭得是那么伤心,那么透彻。
  巧云把祥子揽在怀里,泪在她眼里婆娑着,她有泪只能往心里咽。此刻,她不给祥子去擦眼泪,也不和他说一句倾心安慰的话,她只想让祥子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也好把他所有的苦,所有的痛都通通地释放出来。
  决堤的泪水流过之后,让祥子内心的压抑缓解了许多,他渐渐地又恢复到了原来的平静状态。但巧云的内心却很不平静,她回忆着六年来和狗娃在一起,朝夕相处的日子,她把狗娃一直都视为己出,哪怕是剩一个鸡蛋,都要给两个孩子切成两瓣,有一根火腿肠,也得一分为二分给孩子。狗娃从来就把她当成亲生的妈妈,女儿杏花更是把他当成了亲哥哥,她们舍不得让狗娃离开这个家,巧云也不忍心让狗娃幼小的心灵遭受深深的创伤。也许,是母性的光辉,注定了狗娃离不开祥子的家庭,因为巧云最终说服了祥子,留下了属于他们的狗娃。
  一切都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祥子依然在忙忙碌碌中做着他的快递工作。他用瘦弱的身躯努力地挣钱,支撑着一家四口人的生活,他为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而奔波劳累着。他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去想,白天工作的时候,他只想送更多的邮件,晚上回家走进门时,只想听狗娃和杏花一起高声喊他爸爸。也许,在他心里,那就是最简单而美好的幸福。
  又到了午饭的时间,巧云早已把可口的饭菜准备好了。她走到院子里,去喊狗娃和杏花去吃饭。这时,院子里传来了大奶羊咩咩地呼叫羊羔的声音。巧云明白,那只可怜的小狗又要和羔羊一起,去分享母羊香甜的乳汁了。
  那只小狗不知道羊不是它的妈妈,那只羊却早已明白,自己身边的小狗不是它的孩子。
  
  2021.06.25(北京)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