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链接

链接


  林雯刚到办公室,放下挎包,屁股还没有坐稳,手机“当”地响了一下,这是短信提示音。她不慌不忙地从包里取出手机,放在桌上。她并没有着急去看短信,而是取出水杯,向饮水机走去。她和同事点头打招呼,林雯在公司人缘好,人又漂亮,行止大方。
  林雯是K市人寿保险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朝九晚五,工作还算清闲。丈夫在K市税务部门上班,副科级。两口子结婚快到七年了,有一个五周零六个月大小的女孩,正上幼儿园大班,孩子上学,平时由小雯的妈孩子的外婆接送,小雯妈和小雯他们住一个小区,平时不住一起。小雯和丈夫张晓峰平时工作忙,很少能照顾到孩子,因而,孩子多在外婆那里,只是周末,她才回家里住。
  小雯和晓峰属于晚婚晚育一类青年。结婚时,小雯已虚岁二十九了,大龄剩女,丈夫比她大三岁。小雯可不是嫁不出去的长相平平的女孩子,就是因为人长得漂亮,家境优裕,条件高,对象难以着落。小雯母亲可着急了,托亲靠友,让小雯相亲,结局和此类故事大同小异,高不成低不就,不是我看不上你,就是你看不上我,两个字:没缘。老年人总希望儿女早成家,生儿育女,少折腾。可年轻人不这么想,他们以为,爱情是婚姻的坟墓,结过婚就不自由了,再说了,自己还没有玩“嗨”呢。其实,小雯也不是特别爱疯的女孩子,不过,与那种文静淑女也不尽相同。小雯给人的感觉是外表冷峻内心火热的女子。
  茫茫人海,爱情和婚姻仿佛铁定一般。说句迷信的话,你急和不急都没用,姻缘早已天注定。小雯和晓峰相识在一个酒吧里,彼此通过朋友引荐才认识的。晓峰一米八的个头,人很帅气,在K市税务部门上班。工作时,穿上制服,十分英俊潇洒。按理说,这样的小伙子,喜欢的女孩子一定很多。可晓峰不善言辞,和女孩子多次相亲也没有成功。也许,这就叫缘分吧,小雯和他一见钟情,从恋爱到结婚,不到一年的时间,刚结婚时,晓峰三十二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他们已结婚六年多了。婚后的日子很平常,上班,下班,生孩子,养孩子,柴米油盐,人间烟火。他们的感情也不温不火,从热烈到平静。不过,两口子感情挺好,至少在外人看来。
  昨晚上,晓峰回家很晚,因为,在外面有应酬,又喝了多酒。时值六月夏,白天气温高,连鸟儿也懒得飞,藏在茂密的树叶里。蝉儿在树上不知疲倦的躁叫,此起彼伏,让人觉得烦躁。到了晚上,虽有些闷热,但好多了。小雯在妈那里吃了晚饭,然后一个人回的家。还在周四,孩子就留在外婆那里。小雯将家里收拾一番,洗了澡,洗了衣服,就等晓峰回家了。她开始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玩手机。等了很久,丈夫还没有回来。她困了,就上床躺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晓峰回来时,已十一点多了,一身的酒气。小雯就不高兴,数落了他几句。晓峰自知理亏,也没吱声。他草草地冲个澡,似乎清醒了许多,可一上床就呼呼地睡去,估计还是酒多了的缘故。小雯很尴尬,又不好弄醒丈夫,心里就有了气,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夜无话,小雯醒来时,已发现丈夫不在了床上。
  小雯没怎么睡好,眼里有血丝。她揉揉眼睛,用手指轻轻地按了按额头,起了床。正准备到卫生间洗漱。这时,晓峰夹着皮包,衣装整齐地站在她面前,温和地说:“雯,今天局里事多,我要去早些。早点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一个人吃吧。”说完,他打开门,匆匆走了。小雯吃了饭,乘公交车到公司上班。
  保险公司,这段时间业务不是很多,跟做生意一样,属于淡季。员工大多待在办公室里处理文案。
  小雯取了杯水,重新坐在座椅上。她瞥了瞥手机,就拿起,打开了短信。现在微信好使,语音留言,视频、音频方便,有网络就行,又不收费用,谁还发短信呢?肯定是通知类或骚扰性的短信。正疑惑间,她还是看了一眼短信内容。这一看,让她面红耳赤,心里一惊。短信内容:你老公正在和别人上床。小雯是个大学生,向来不相信这样的消息。更何况,她和丈夫的感情还不错,彼此很忠诚。晓峰在局里是个有前途的青年干部,为人处事正派,不会做出格的事儿。想到这些,小雯的手指按在短信上,只要轻轻一按,就可以删了它。可不知怎地,她还是犹豫了,手指又缩了回来。
  好奇心害死猫。“老公正在和别人上床?谁这么缺德,将短信发到我手机上。万一……万一是真的呢!”,她将信将疑,原本义愤填膺的气概,消散了。她没有删掉短信。现在的社会,有些事儿很难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存在很大漏洞。什么感情不感情的,在利益面前就是狗屁。兄弟姐妹为了遗产能翻脸,朋友之间利益在先,至于夫妻嘛,彼此还留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问世间情为何物,出轨的一数一沓子,小三小四满天飞,男人有钱就作怪。想到这些,小雯就不淡定了。她悄然地上卫生间,偷偷地打开了链接。奇怪的是,链接里空荡荡地,啥也没有。小雯长长地舒了口气,为自己的臆想而羞愧。我说呢,晓峰就不是那种人,我丈夫我不清楚,小雯愉快地想。她明白,晓峰爱自己,不会背叛自己的。在打开链接的一刹那,小雯的心很乱,砰砰跳,她担心那种尴尬的场景出现,她害怕脆弱的心受到重击。
  小雯和晓峰中午都在单位用餐,只有晚上能够见面。隔三叉五地,小雯会烧几个菜,犒劳犒劳丈夫,来个浪漫的烛光晚餐。
  可今天不一样。丈夫早上出门,小雯还生他的气呢。不过,夫妻有点小矛盾算个啥,一两日就好了。想了这些,小雯不在乎这短信的。
  女人心海底针,真不懂在想啥。她是女人,像此类短信又不好意思和同事们说,就咽在了肚子里。她又坐到座椅上,开始工作。可不知怎么的,那条短信还时时地在脑子里跳跃,像幽灵一样难以抹去。做事也不能专心。于是,她拿起手机来到门外花园的僻静处,拨通了老公的电话,可电话的那头,却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小雯又反复拨了几遍,依然如故。这时,小雯蒙了,对丈夫不禁怀疑了起来。现在只是上午十点多钟,怎么就关机了呢?莫非他真的和别的女人上床了?怪不得早上起得那么早,说局里有事,搞得神神秘秘地。“好啊,张晓峰,你这个陈世美,道貌岸然的家伙,竟然敢背着我在外面搞小三……”,她自言自语,怒发红颜,几乎失去了理智地胡思乱想。
  下班后,她在公司吃了午饭。说是吃饭,她几乎没动筷子。女人是难以容忍丈夫背叛自己的,更何况他们还算恩爱夫妻呢。这么多年,两人生活和谐,相敬如宾。不管怎样,我要找到他,此时此刻,当面问他为什么关机,他一个上午都在哪里?在干些什么!
  各位看官,事情非要这么急吗?晚上回家说,也不是来不及啊。可是,小雯偏不!她是一个要强的女人,晓峰对她百依百顺,她被娇惯着呢,哪里能受这窝囊气,一刻都无法忍受了。
  她叫了”的“,很快,就到了晓峰单位门口。她下了车,背着挎包,脚步匆匆地进了税务局大门。可巧,遇到晓峰同事高原。高原招呼他:“嫂子,你来找峰哥吗?峰哥到外面处理一个案子,还没回呢!”本来一脸怒气的她,也不好当着外人表现出来,就强装笑脸,回道:“兄弟,那不巧,我找他有事呢。上午打电话,他关机……”“上午局里开会,峰哥怕受影响,就关机的吧。”高原解释道。
  高原走了,留下了小雯。小雯也觉得无趣,就返回公司了。
  大家正常上班,处理文案。
  小雯心里有事,就心不在焉。虽然没有找到晓峰,但听说因局里开会他才关的机,心里也平静多了。“唉,什么事情还是等到回家说吧,我也是太急了点,”小雯自责地想。
  办公室里,大家都在忙碌。忽然,员工小刘扬着手机说:“我收到了一个短信,你老公正在和别人上床,真无聊,我还没有对象呢,又是男的,骗子将信息发到了我手机上。告诉你们,这个链接千万不要点开,否则,骗子盗取你的密码,刷你的银行卡呢!”
  大家不约而同地扬着手机,纷纷说:“我们也收到同样短信呢,没好意思说。”
  此时,小雯脸一红,忽地清醒了,这是骗子作的怪。链接不能点啊,可我……
  于是,她立即打开了手机银行,发现卡里的钱已不翼而飞……
  
  20210623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从此不做痴心人
下一篇:交公粮的日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