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队来了小知青


  秋高气爽,一群大雁鸣叫着往南飞……
  高中毕业后,我就响应国家的号召,下乡去当知青,说白了就是参加了工作。不难看出,许多根红苗正的同学、以及家庭有些背景靠山的同学都分配进了工厂,还有的被分到了民兵连;更令人羡慕的是那几个能歌善舞漂亮的女同学、统统被分配到文工团里去当演员。
  我父亲是黑五类分子,在当时那个艰难困苦的年代里,是最不吃香、最抬不起头、还要接受监督劳动管制!作为父亲的后代,无形之中要受他的牵连,替他去背黑锅、去吃苦受罪,到最偏远最艰苦的农场里去接受再教育!
  拖拉机承载着我们七个有着同样政治历史问题的同学,“突突突”了两个多小时的沙石路,傍晚时分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七连连部。我举目四顾,但见四周是人烟罕至的戈壁滩,滩涂上尽是司空见惯的刺刺蒿和毛毛草……
  跳下了拖拉机,然后互相帮着把行李拽了下来。此时,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跑了过来,他气喘吁吁道:“小知青们都来了哈,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你们的到来!实在对不起,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突然,以为你们明天能来就不错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来来来,大家先过来站好队,我点名,然后我先给大家安排住的地方。俗话说得好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嘛,对不对?俺这个龟孙子给你们当定了。”他的一席话顿时引起了一片哄笑,缓解了生疏与尴尬的气氛。
  然后就分配了宿舍,他手指着两间平房说,一个房间安排三个人,另一个房间却要安排四个人。我很庆幸,被安排到了三人房间。扛着行李进了宿舍,里面光线有些昏暗,想必是临近黄昏,光线不可能亮堂堂的。
  “几位大哥,欢迎你们,欢迎欢迎。”一个小伙子拍着手笑眯眯地说。
  我盯着他问道:“兄弟,你是干嘛的,怎么在我们宿舍里?”
  他急忙接住了我的行李说:“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杨丽君,外号三猴子;比你们先到了几天,也住在这个宿舍里。”
  我扫了他一眼,但见他歪戴着一顶草绿色军帽,穿一身绿军装,腰里还扎一条很宽的八一军用皮带,显得即精神又帅气!但同时又觉得他男性不足女性有余,假如他随便一捯饬,绝对是一个以假乱真的大姑娘。他伸手要帮我们搬行李,大家都嚷嚷着:“小伙子,不用了不用了,你歇着吧,我们自己来。”
  他尴尬笑着,好像手足无措。接着又讨好巴结道:“哥哥先收拾床铺吧,我去打瓶热水过来让哥几个喝。”说完就掂着暖瓶出去了。
  宿舍里只有三个木板单人床,我们几个随意商量了一下,就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先把各自的行李物品展开摆设好,然后就坐在床边上喘口气。廖拐子说:“杨丽君这个小伙子挺有眼色的,嘴巴也甜,还懂事……”
  “他不懂事试试看,老子一撇子撂翻他!”马麦子撇嘴显能道。
  我说:“初来乍到的,最好稳重点儿。少惹事生非,免得自找麻烦。”
  
  二
  后来得知,杨丽君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辍学后整天无所事事,就带领着几个社会上的纨绔子弟东游西荡,好事不沾边,坏事做绝,据说是臭名远扬,恶贯满盈。最后还是他父亲亲自把他押送到这里当了知青,其目的就是让他过来锻炼一下,改改身上的臭毛病。他玩世不恭的性格与众不同,不同凡响。平时吊儿郎当、赖兮兮一副欠揍的脸!似乎还没心没肺,他说:“我父亲曾经是个国民党军官,杀死过不少共军呢,手上可说是沾满了共军的鲜血。后来呢,眼瞅着自己的队伍节节败退,兵败如山倒,就恬不知耻地缴械投降起义了。变色龙似的好无聊好无耻,屁股一挪又坐到了共产党这一边。哥几个评评这个理哈,国民党横行霸道的时候就跟随着国民党,待解放军打过长江要解放全中国了,喔喝!又一抹脸站到了解放军这边。到目前为止居然还享受着正团级的待遇,你说气人不?说白了不就是一副标准的叛徒嘴脸嘛!一旦我要是当上了解放军的领导干部,啥都不说,先掏出枪来毙了我父亲不可!谁让他过去是国民党的军官呢,还杀了那么多的解放军战士,看大势所趋,就投诚起义,投诚起义算个鸭子毛啊,对不对?”
  “哈哈哈……”大伙被逗乐了。
  马麦子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三猴子,平时真没有看出来呀,你小子的脑袋瓜子是不是进水了?咋说话的,我要是你亲爹啊,先把你个小逼开的按到尿盆子里,非要淹死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小白眼狼不可!”
  “哥哥饶命,咱这也是胡诌八咧嘛,主要是逗着大家开开心,是不是?”杨丽君抱拳作揖,陪着笑脸。
  “真逗,哈哈哈……”大伙都喜笑颜开。
  我们同宿舍三个同学和杨丽君被分配到一个组里干活。工作是到戈壁滩上去挖沙子、筛沙子。刚去上班的时候还中规中矩,都拿着铁锨十字镐刨几下子,干着干着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马麦子铁锨一撇怨声载道:“没想到老子十年寒窗,到头来却落到了这个地步,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鬼地方!每天轮着铁锨十字镐修理地球,操他大爷,真正的大材小用啊同志们,令人实在想不通啊!估计咱爷们的小命这辈子就撂到这儿了。到时候连个媳妇都娶不上,估计要打一辈子光棍喽。没前途,没奔头,还不如躺下睡会儿觉呢。”
  “就是,操他先人,就这样拼死拼活干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滚他娘的吧,老子不干了,谁愿意干谁干去!”
  大伙见状,都把十字镐铁锨扔到一边,就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坑里闭上眼睛假瞌睡,时而天南地北地聊着天。三猴子说:“马大哥,听说你当初在学校里拍了一个漂亮的婆子,老哥你对小弟要说实话,婆子肯定是拍了,牙打掉没有啊(指男女关系)?听说你特别喜欢那个叫丽丽的姑娘,自从她进了文工团之后,你们两个还有联系吗?”
  马麦子翻了翻白眼说:“还联系过没有?亏你还是个三猴子呢,也不动动脑筋想想,还咋联系嘛?连她单位里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估计就是有电话号码,她还能跟我继续拍拖吗?”
  “既然……不对吧?她凭什么不跟你拍拖啊?”
  “兄弟你傻呀?她目前啥情况,堂堂一个文工团演员,春风得意,红得发紫。再瞅瞅咱哥们儿这一堆混得算个啥?喔哟外,三猴子你去球吧,咱爷们儿知趣点儿吧,不去奢望那种龟孙好事喽。”马麦子的眼光里流露出一束茫然若失的神色……
  
  三
  同宿舍的廖得志,绰号廖拐子,因左腿自幼得了小儿麻癖症,走路一瘸一拐的。廖拐子心胸坦荡,并不太在意自己身体的缺陷,自嘲道:“谁说俺是个拐子,谁再叫俺廖拐子,俺就干他妹子。其实你们并不懂,并不是俺的腿瘸,路不平么。”
  “哈哈哈……这个狗日的廖拐子真能瞎扯蛋!”
  一天,一个名叫周章喜的壮小伙子欺负廖拐子,让廖拐子去食堂帮他打饭。廖拐子不知道哪根劲搭错了线,白眼珠一翻不予理睬,还恶语相向:“你又不是我孙子,我凭啥要伺候你!”
  矛盾一触激发了,两个人推推搡搡,继而扭打在一起!周章喜身强力壮,几个回合就把廖拐子撂翻在地,朝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廖拐子宁死不屈抵抗着谩骂着,鼻血也流出来了……
  我和杨丽君正好路过此地,就急忙跑过去帮廖拐子。杨丽君冲过去也不吱声,朝着周章喜的脑袋就是几拳头,紧接着一把抓住周章喜就是一个大背胯,周章喜被突然袭击,没有防备,瞬间被摔了个仰八叉。杨丽君咬牙切齿,朝着周章喜扑过去就是一顿拳脚,只打得周章喜鼻青脸肿,血流满面!
  杨丽君见好就收,吼道:“唉!泡仔,以后再敢欺负我廖大哥嘛,老子见你一次锤你一次!听到了吗?滚!还不快点滚蛋!”
  周章喜从地上爬将起来,抹了一把鼻血指着杨丽君不服气吼道:“你,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和廖拐子打架,你小逼开的多管闲事干嘛?小逼开的算你有种,不怕死你就等着瞧!”说完拔腿开溜了。
  “泡仔,有屁本事站哈说话煞,跑算个啥秋东西!”杨丽君谩骂着,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投掷过去。
  我说:“小杨兄弟算了吧,别打了。万一弄出个三长两短来,到时候还要挨批斗、受处分。你冷静想一想,划不来嘛,是不是?”
  后来,打架之事谁都没再提起,犹如戈壁滩上刮来了一阵小旋风,随之便销声匿迹了。周章喜自知理亏,有错在先,打了廖拐子。廖拐子何许人也,平时看似温顺乖巧,其实骨子里倔强的跟莽牛一样,牛脾气一旦爆发了,谁都拦不住。尤其是面对欺负自己的人,估计就是打死他也不会低头服输的!
  杨丽君替廖拐子报了仇,廖拐子站起来抹了把鼻血就嘿嘿地傻笑起来,也算是一种没心没肺的表现。同时也不想把事情扩大化,怕连累了杨丽君。
  周章喜是个聪明人,再说又惹不起杨丽君,何况杨丽君身后还站着几条彪形大汉做后盾!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何不就坡下驴,息事宁人算了……
  
  四
  食堂里的伙食比较差劲,不是土豆丝萝卜片就是白菜帮子。可以说是清汤寡水,没什么油水。主食是玉米面发糕,白面馒头那是稀罕物件,再细化改进一下,无非就是在玉米面饼子上涂抹些熟油而已。久而久之,胃里面酸溜溜地难受,直冒酸水。我们都是毛头小子,正值当年,年轻人胃口大又刁钻。每个月定量的饭票菜票压根就不够吃,再加上杨丽君和我的关系走得比较近,他的狐朋狗友比较多,朋友自远方来,不与乐乎?总不能尽拿土豆丝和白菜帮子说事吧?一来二去,手里仅有的几张细粮票没几天就彻底折腾光了。
  食堂里有个女炊事员,名叫葛晓红。她是城市里来的娇小姐,出生于干部家庭,各个方面的条件是相当不错的。当时的行情就是这样,能够分配在食堂里当炊事员是件好事,不是谁想进就能进得了的,已经算是人上人了!
  挺不错的好工作,风吹不着,日头晒不着。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和杨丽君的饭票不够用的信息,不到月底就捉襟见肘了。于是就想方设法帮助我们,也不知道她的哪根筋达错了线!经常从食堂偷摸些白面馒头送给我们。傍晚时分,大家吃罢了饭出了食堂。
  夜色朦胧,葛晓红就像只黄鼠狼似的溜达到我们宿舍门口,见无人就鬼头鬼脑地把我叫过去小声说:“杨俊民,可别咋呼啊,悄悄跟着我到食堂走一趟。”
  我心领神会,屁颠屁颠地尾随着她到了食堂门口,她停顿下来左顾右盼,见无人就掏出来钥匙迅速打开食堂的门。我俩就像狐狸偷鸡似的溜了进去。只见她手疾眼快,从笼屉里拿出来八九十来个白盈盈的大馒头,然后装进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子里,让我揣到怀抱里。之后,我俩便快速逃离作案现场。这一连惯的动作,可谓是精准快速,速战速决,没留下任何痕迹!
  周而复始,这就大大解决了我们的吃饭问题,粮菜票顿时宽裕了,随便可以应付到月底。
  有一天夜里,葛晓红又领着我到食堂里去偷馒头。正当我往怀里藏馒头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估计是炊事班的秦班长来食堂了。
  瞬间,我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竟然像一尊塑像似的杵在原地挪动不了脚步,痴呆呆地盯着葛晓红一时没了主张。葛晓红急中生智,急忙让我藏到里间菜案板底下。与此同时,秦班长已经进了食堂。葛晓红先发制人,扭头先是一愣,紧接着惊呼道:“啊呀!原来是秦班长啊,可吓死我了。你走路怎么没有一点儿声音呢,一阵风似的,也不咳嗽一声。”
  秦班长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没有吓到你吧?晓红,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葛晓红轻描淡写道:“我宿舍里的钥匙可能落在这里了,跑过来找找。”
  “喔喔,原来是这。”班长瞪着疑惑眼神瞄了瞄她,感觉也没什么问题就说:“快点回去休息吧晓红,天色不早啦。”然后拿上他的莫合烟盒子就转身走了。
  我躲在案板下面大气不敢出,闻听到了锁门的声响,估计葛晓红也跟随着秦班长走了,既然要演戏,就要把戏演到底。许久,葛晓红又折返回来,才把我放了出去。
  我回到了宿舍之后,心还在扑通扑通狂跳不止。一旦出了意外,事情败露了可咋办呀?其结果肯定会连累到葛晓红!她是国家领导干部的女儿,在这个问题一旦出了差池,那可是盗窃行为,即丢人现眼,说不定连这份好工作也保不住!
  
  五
  后来,杨丽君把一张字条递给我说:“杨哥,这是葛晓红偷偷递给我的纸条,我文化水平有限,有些字写得歪歪扭扭,实在高不懂是啥秋意思,老哥你帮我看看好吗?”
  我打眼一瞧,撇嘴道:“老弟你啊,这么简单的意思都看不明白吗?”
  “上面写的啥意思啊?”杨丽君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依然犯着迷糊。
  “信上说,杨丽君哥哥,你听说过断桥这个古典爱情故事吗?说的是白蛇爱上了许仙。再给你说明白一点吧,你就是断桥里的许仙,我就是那条白蛇……”
  “白蛇和许仙哪点又惹到她了嘛?真是莫名其妙!确实搞不懂她到底是啥意思,究竟想干什么?”
  我推了他一把呵斥道:“骚怂货,二百五!现在看来,世界上再没有比你笨的人了!又愚蠢又傻,智商情商那么低,无语了。连这都看不懂,上面写得清清楚楚,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啦!人家葛晓红看上你啦,大傻冒一个,知道不?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人人皆知,他们是夫妻关系,还怀孕了知道不?骚怂一个,对你真的无话可说!”一
  秋高气爽,一群大雁鸣叫着往南飞……
  高中毕业后,我就响应国家的号召,下乡去当知青,说白了就是参加了工作。不难看出,许多根红苗正的同学、以及家庭有些背景靠山的同学都分配进了工厂,还有的被分到了民兵连;更令人羡慕的是那几个能歌善舞漂亮的女同学、统统被分配到文工团里去当演员。
  我父亲是黑五类分子,在当时那个艰难困苦的年代里,是最不吃香、最抬不起头、还要接受监督劳动管制!作为父亲的后代,无形之中要受他的牵连,替他去背黑锅、去吃苦受罪,到最偏远最艰苦的农场里去接受再教育!
  拖拉机承载着我们七个有着同样政治历史问题的同学,“突突突”了两个多小时的沙石路,傍晚时分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七连连部。我举目四顾,但见四周是人烟罕至的戈壁滩,滩涂上尽是司空见惯的刺刺蒿和毛毛草……
  跳下了拖拉机,然后互相帮着把行李拽了下来。此时,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跑了过来,他气喘吁吁道:“小知青们都来了哈,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你们的到来!实在对不起,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突然,以为你们明天能来就不错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来来来,大家先过来站好队,我点名,然后我先给大家安排住的地方。俗话说得好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嘛,对不对?俺这个龟孙子给你们当定了。”他的一席话顿时引起了一片哄笑,缓解了生疏与尴尬的气氛。
  然后就分配了宿舍,他手指着两间平房说,一个房间安排三个人,另一个房间却要安排四个人。我很庆幸,被安排到了三人房间。扛着行李进了宿舍,里面光线有些昏暗,想必是临近黄昏,光线不可能亮堂堂的。
  “几位大哥,欢迎你们,欢迎欢迎。”一个小伙子拍着手笑眯眯地说。
  我盯着他问道:“兄弟,你是干嘛的,怎么在我们宿舍里?”
  他急忙接住了我的行李说:“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杨丽君,外号三猴子;比你们先到了几天,也住在这个宿舍里。”
  我扫了他一眼,但见他歪戴着一顶草绿色军帽,穿一身绿军装,腰里还扎一条很宽的八一军用皮带,显得即精神又帅气!但同时又觉得他男性不足女性有余,假如他随便一捯饬,绝对是一个以假乱真的大姑娘。他伸手要帮我们搬行李,大家都嚷嚷着:“小伙子,不用了不用了,你歇着吧,我们自己来。”
  他尴尬笑着,好像手足无措。接着又讨好巴结道:“哥哥先收拾床铺吧,我去打瓶热水过来让哥几个喝。”说完就掂着暖瓶出去了。
  宿舍里只有三个木板单人床,我们几个随意商量了一下,就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先把各自的行李物品展开摆设好,然后就坐在床边上喘口气。廖拐子说:“杨丽君这个小伙子挺有眼色的,嘴巴也甜,还懂事……”
  “他不懂事试试看,老子一撇子撂翻他!”马麦子撇嘴显能道。
  我说:“初来乍到的,最好稳重点儿。少惹事生非,免得自找麻烦。”
  
  二
  后来得知,杨丽君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辍学后整天无所事事,就带领着几个社会上的纨绔子弟东游西荡,好事不沾边,坏事做绝,据说是臭名远扬,恶贯满盈。最后还是他父亲亲自把他押送到这里当了知青,其目的就是让他过来锻炼一下,改改身上的臭毛病。他玩世不恭的性格与众不同,不同凡响。平时吊儿郎当、赖兮兮一副欠揍的脸!似乎还没心没肺,他说:“我父亲曾经是个国民党军官,杀死过不少共军呢,手上可说是沾满了共军的鲜血。后来呢,眼瞅着自己的队伍节节败退,兵败如山倒,就恬不知耻地缴械投降起义了。变色龙似的好无聊好无耻,屁股一挪又坐到了共产党这一边。哥几个评评这个理哈,国民党横行霸道的时候就跟随着国民党,待解放军打过长江要解放全中国了,喔喝!又一抹脸站到了解放军这边。到目前为止居然还享受着正团级的待遇,你说气人不?说白了不就是一副标准的叛徒嘴脸嘛!一旦我要是当上了解放军的领导干部,啥都不说,先掏出枪来毙了我父亲不可!谁让他过去是国民党的军官呢,还杀了那么多的解放军战士,看大势所趋,就投诚起义,投诚起义算个鸭子毛啊,对不对?”
  “哈哈哈……”大伙被逗乐了。
  马麦子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三猴子,平时真没有看出来呀,你小子的脑袋瓜子是不是进水了?咋说话的,我要是你亲爹啊,先把你个小逼开的按到尿盆子里,非要淹死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小白眼狼不可!”
  “哥哥饶命,咱这也是胡诌八咧嘛,主要是逗着大家开开心,是不是?”杨丽君抱拳作揖,陪着笑脸。
  “真逗,哈哈哈……”大伙都喜笑颜开。
  我们同宿舍三个同学和杨丽君被分配到一个组里干活。工作是到戈壁滩上去挖沙子、筛沙子。刚去上班的时候还中规中矩,都拿着铁锨十字镐刨几下子,干着干着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马麦子铁锨一撇怨声载道:“没想到老子十年寒窗,到头来却落到了这个地步,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鬼地方!每天轮着铁锨十字镐修理地球,操他大爷,真正的大材小用啊同志们,令人实在想不通啊!估计咱爷们的小命这辈子就撂到这儿了。到时候连个媳妇都娶不上,估计要打一辈子光棍喽。没前途,没奔头,还不如躺下睡会儿觉呢。”
  “就是,操他先人,就这样拼死拼活干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滚他娘的吧,老子不干了,谁愿意干谁干去!”
  大伙见状,都把十字镐铁锨扔到一边,就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坑里闭上眼睛假瞌睡,时而天南地北地聊着天。三猴子说:“马大哥,听说你当初在学校里拍了一个漂亮的婆子,老哥你对小弟要说实话,婆子肯定是拍了,牙打掉没有啊(指男女关系)?听说你特别喜欢那个叫丽丽的姑娘,自从她进了文工团之后,你们两个还有联系吗?”
  马麦子翻了翻白眼说:“还联系过没有?亏你还是个三猴子呢,也不动动脑筋想想,还咋联系嘛?连她单位里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估计就是有电话号码,她还能跟我继续拍拖吗?”
  “既然……不对吧?她凭什么不跟你拍拖啊?”
  “兄弟你傻呀?她目前啥情况,堂堂一个文工团演员,春风得意,红得发紫。再瞅瞅咱哥们儿这一堆混得算个啥?喔哟外,三猴子你去球吧,咱爷们儿知趣点儿吧,不去奢望那种龟孙好事喽。”马麦子的眼光里流露出一束茫然若失的神色……
  
  三
  同宿舍的廖得志,绰号廖拐子,因左腿自幼得了小儿麻癖症,走路一瘸一拐的。廖拐子心胸坦荡,并不太在意自己身体的缺陷,自嘲道:“谁说俺是个拐子,谁再叫俺廖拐子,俺就干他妹子。其实你们并不懂,并不是俺的腿瘸,路不平么。”
  “哈哈哈……这个狗日的廖拐子真能瞎扯蛋!”
  一天,一个名叫周章喜的壮小伙子欺负廖拐子,让廖拐子去食堂帮他打饭。廖拐子不知道哪根劲搭错了线,白眼珠一翻不予理睬,还恶语相向:“你又不是我孙子,我凭啥要伺候你!”
  矛盾一触激发了,两个人推推搡搡,继而扭打在一起!周章喜身强力壮,几个回合就把廖拐子撂翻在地,朝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廖拐子宁死不屈抵抗着谩骂着,鼻血也流出来了……
  我和杨丽君正好路过此地,就急忙跑过去帮廖拐子。杨丽君冲过去也不吱声,朝着周章喜的脑袋就是几拳头,紧接着一把抓住周章喜就是一个大背胯,周章喜被突然袭击,没有防备,瞬间被摔了个仰八叉。杨丽君咬牙切齿,朝着周章喜扑过去就是一顿拳脚,只打得周章喜鼻青脸肿,血流满面!
  杨丽君见好就收,吼道:“唉!泡仔,以后再敢欺负我廖大哥嘛,老子见你一次锤你一次!听到了吗?滚!还不快点滚蛋!”
  周章喜从地上爬将起来,抹了一把鼻血指着杨丽君不服气吼道:“你,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和廖拐子打架,你小逼开的多管闲事干嘛?小逼开的算你有种,不怕死你就等着瞧!”说完拔腿开溜了。
  “泡仔,有屁本事站哈说话煞,跑算个啥秋东西!”杨丽君谩骂着,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投掷过去。
  我说:“小杨兄弟算了吧,别打了。万一弄出个三长两短来,到时候还要挨批斗、受处分。你冷静想一想,划不来嘛,是不是?”
  后来,打架之事谁都没再提起,犹如戈壁滩上刮来了一阵小旋风,随之便销声匿迹了。周章喜自知理亏,有错在先,打了廖拐子。廖拐子何许人也,平时看似温顺乖巧,其实骨子里倔强的跟莽牛一样,牛脾气一旦爆发了,谁都拦不住。尤其是面对欺负自己的人,估计就是打死他也不会低头服输的!
  杨丽君替廖拐子报了仇,廖拐子站起来抹了把鼻血就嘿嘿地傻笑起来,也算是一种没心没肺的表现。同时也不想把事情扩大化,怕连累了杨丽君。
  周章喜是个聪明人,再说又惹不起杨丽君,何况杨丽君身后还站着几条彪形大汉做后盾!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何不就坡下驴,息事宁人算了……
  
  四
  食堂里的伙食比较差劲,不是土豆丝萝卜片就是白菜帮子。可以说是清汤寡水,没什么油水。主食是玉米面发糕,白面馒头那是稀罕物件,再细化改进一下,无非就是在玉米面饼子上涂抹些熟油而已。久而久之,胃里面酸溜溜地难受,直冒酸水。我们都是毛头小子,正值当年,年轻人胃口大又刁钻。每个月定量的饭票菜票压根就不够吃,再加上杨丽君和我的关系走得比较近,他的狐朋狗友比较多,朋友自远方来,不与乐乎?总不能尽拿土豆丝和白菜帮子说事吧?一来二去,手里仅有的几张细粮票没几天就彻底折腾光了。
  食堂里有个女炊事员,名叫葛晓红。她是城市里来的娇小姐,出生于干部家庭,各个方面的条件是相当不错的。当时的行情就是这样,能够分配在食堂里当炊事员是件好事,不是谁想进就能进得了的,已经算是人上人了!
  挺不错的好工作,风吹不着,日头晒不着。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和杨丽君的饭票不够用的信息,不到月底就捉襟见肘了。于是就想方设法帮助我们,也不知道她的哪根筋达错了线!经常从食堂偷摸些白面馒头送给我们。傍晚时分,大家吃罢了饭出了食堂。
  夜色朦胧,葛晓红就像只黄鼠狼似的溜达到我们宿舍门口,见无人就鬼头鬼脑地把我叫过去小声说:“杨俊民,可别咋呼啊,悄悄跟着我到食堂走一趟。”
  我心领神会,屁颠屁颠地尾随着她到了食堂门口,她停顿下来左顾右盼,见无人就掏出来钥匙迅速打开食堂的门。我俩就像狐狸偷鸡似的溜了进去。只见她手疾眼快,从笼屉里拿出来八九十来个白盈盈的大馒头,然后装进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子里,让我揣到怀抱里。之后,我俩便快速逃离作案现场。这一连惯的动作,可谓是精准快速,速战速决,没留下任何痕迹!
  周而复始,这就大大解决了我们的吃饭问题,粮菜票顿时宽裕了,随便可以应付到月底。
  有一天夜里,葛晓红又领着我到食堂里去偷馒头。正当我往怀里藏馒头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估计是炊事班的秦班长来食堂了。
  瞬间,我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竟然像一尊塑像似的杵在原地挪动不了脚步,痴呆呆地盯着葛晓红一时没了主张。葛晓红急中生智,急忙让我藏到里间菜案板底下。与此同时,秦班长已经进了食堂。葛晓红先发制人,扭头先是一愣,紧接着惊呼道:“啊呀!原来是秦班长啊,可吓死我了。你走路怎么没有一点儿声音呢,一阵风似的,也不咳嗽一声。”
  秦班长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没有吓到你吧?晓红,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葛晓红轻描淡写道:“我宿舍里的钥匙可能落在这里了,跑过来找找。”
  “喔喔,原来是这。”班长瞪着疑惑眼神瞄了瞄她,感觉也没什么问题就说:“快点回去休息吧晓红,天色不早啦。”然后拿上他的莫合烟盒子就转身走了。
  我躲在案板下面大气不敢出,闻听到了锁门的声响,估计葛晓红也跟随着秦班长走了,既然要演戏,就要把戏演到底。许久,葛晓红又折返回来,才把我放了出去。
  我回到了宿舍之后,心还在扑通扑通狂跳不止。一旦出了意外,事情败露了可咋办呀?其结果肯定会连累到葛晓红!她是国家领导干部的女儿,在这个问题一旦出了差池,那可是盗窃行为,即丢人现眼,说不定连这份好工作也保不住!
  
  五
  后来,杨丽君把一张字条递给我说:“杨哥,这是葛晓红偷偷递给我的纸条,我文化水平有限,有些字写得歪歪扭扭,实在高不懂是啥秋意思,老哥你帮我看看好吗?”
  我打眼一瞧,撇嘴道:“老弟你啊,这么简单的意思都看不明白吗?”
  “上面写的啥意思啊?”杨丽君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依然犯着迷糊。
  “信上说,杨丽君哥哥,你听说过断桥这个古典爱情故事吗?说的是白蛇爱上了许仙。再给你说明白一点吧,你就是断桥里的许仙,我就是那条白蛇……”
  “白蛇和许仙哪点又惹到她了嘛?真是莫名其妙!确实搞不懂她到底是啥意思,究竟想干什么?”
  我推了他一把呵斥道:“骚怂货,二百五!现在看来,世界上再没有比你笨的人了!又愚蠢又傻,智商情商那么低,无语了。连这都看不懂,上面写得清清楚楚,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啦!人家葛晓红看上你啦,大傻冒一个,知道不?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人人皆知,他们是夫妻关系,还怀孕了知道不?骚怂一个,对你真的无话可说!”
  如此这般,葛晓红为我们偷馒头之事,此时此刻,昭然若揭了!原来,她早就暗恋上了杨丽君。我拍了拍杨丽君的肩膀嘻哈道:“小老弟啊,看来你小子的艳福可真不浅啊。居然还有漂亮的大姑娘暗恋着你,你小子知足吧。人家葛晓红冒着各种危险为咱俩偷馒头,这说明了什么呢,这就是爱情,知道不?说明了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我盯着杨丽君又说,“老弟,到目前为止,你还没有找对象吧?对我可要说实话哟。”
  “哪有闲功夫考虑那事,对象对于我来说还是稀里糊涂的。其实我又不傻,不就是男女之间脱裤子上床嘛?过去和哥几个经常到街上去拍婆子打牙,街上那些跑鹿子和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大家都是跑出来玩玩,胡乱鬼混捞世界,就没必要太较真。遇到了喜欢的就上床,完事后裤子一提各走各的,谁也不认识谁。”
  “我靠!动物世界啊,哈哈哈……”我笑道。
  “那还能咋地?说白了,男女之间不就是那点破事嘛。有时候仔细想想也没有多大意思,连猪狗都会的动作,有时候觉得挺肮脏挺恶心的。”
  “老弟,话可不能那样说。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是什么你知道吗?其实就是爱情。目前为止,你把爱情和骚情混淆一谈了。久而久之,你的心态就会扭曲,变得不可理喻,甚至于变成神经病!”
  “按照哥哥的意思,我和葛晓红先接触接触?”
  “不管那些,首先要问问你自己,心里面有没有她,爱不爱她,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谈不上爱不爱,但也不讨厌她,有时候还挺想她的。尤其是睡觉前,当真还晕晕乎乎幻想过她。心想,假如葛晓红这个时候能够钻进咱爷们儿的被窝里,那该多好啊,哈哈哈。”杨丽君一脸的淫荡。
  “你去球吧,警告你小子啊,你这种恋爱观可要不得!警告你小子,既然想和她确定恋爱关系,那么就要拿出个正确的态度来。谈情说爱嘛,可不是到街头巷尾去找那些垃圾桶骚鸡,懂吗兄弟?人家葛晓红那么喜欢你,也不枉她为咱哥们儿偷了那么多的馒头,是吧?”
  “杨哥你不用教我了,其实这些道理俺都懂,只是懒得说出口罢了。实话告诉你,那是俺故意装傻给外人看的。据我分析,在那方面你肯定比不了我,估计连我的小脚拇趾头都赶不上。说句好听的,杨哥你到啥时候都是我的哥!但在那方面呢,实话实说,你就是一个标准的书呆子,哈哈哈……杨哥你不会生气吧?我也是信口开河,胡诌的。”
  
  六
  后来,杨丽君和葛晓红还是相恋了。葛晓红很高兴,喝醉了酒似的,每天都可以看见她蹦蹦跳跳的身影。一天夜里,葛晓红主动约杨丽君出去转转,杨丽君点头答应了。夜色朦胧,葛晓红拉着杨丽君的手跑到那片“后花园”里;所谓的后花园,其实也是连部的南边,那里有一片茂密的芨芨草;山坡下有一泉眼,清澈的泉水十分甘甜,长年累月流水潺潺;泉边有几颗苍老的榆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大树四周长满了野草野花,密集而柔软。杨丽君团坐在草丛里,葛晓红躺在他的怀里撒着娇气,两个年轻人互相抚摸着亲吻着。杨丽君在连队里摸爬滚打两年多了,基本上断绝了于外界的联系,同时也改正了那些不良嗜好。如此这般,就相当于面壁思过修行了两年时间。目前的杨丽君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没有私心杂念,身强力壮……
  杨丽君很久很久都没有接触过女性朋友了,眼下拥着漂亮的葛晓红,顿时心血来潮,难以抑制,就情不自禁地亲吻着她,葛晓红娇滴滴骂着:“死三猴子,我算是看透了,世界上属你最坏最坏了!”
  有人如此这般说:女人都是奇葩的动物,最喜欢表里不一,心照不宣。葛晓红笑咪了眼,盯紧了杨丽君,似乎风情万种,搂着他狂吻不止。两个年轻人最终把持不住,搂抱着翻滚到草丛里,葛晓红也不含糊,宽衣解带,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心上人……
  “杨哥你说说看,我现在到底该咋办呢煞?和葛晓红玩玩,怎么就和当初那些跑鹿子的感觉不一样呢?我低头一看,妈呀!她居然还是个雏!”
  “既然这样,我最后再给你说一句话,要好好对待葛晓红,珍惜这段感情吧。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你以为自己还是儿童时代啊?假如你辜负了葛晓红,从此以后少来找我,听懂了吧,从此咱俩一刀两断,再不往来!”
  杨丽君一时冲动,就情不自禁地一把抱紧了我,耳语道:“谢谢杨哥的教诲,我会慢慢爱上她的,会认真对待葛晓红的!”
  后来,杨丽君和几个知青犯了浑去偷鸡,不料被抓了个现行。结果双方还发展到了械斗,对方受了伤,拉到医院里去缝针!
  团部领导闻听此事大为恼火,还专门成立了专案组,敦促连部领导尽快做出处理决定。结果可想而知,杨丽君等人谁都逃不了被制裁,背了处分不说,杨丽君是主犯,被调到南山牧场去当伐木工。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一次放木排时,杨丽君一不留神滑倒了,被卷入下滚的木头堆里,当场脑浆崩裂,一命呜呼!
  此消息传到了葛晓红的耳朵里,她当时就疯癫了,拼命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头撞到对面的墙上,顿时血流如注……
  
  ——2021.6.22于乌鲁木齐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建党百年赋
下一篇:爱的重新定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