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裂缝中的光

裂缝中的光


  一
  周六,冬天清晨的六点半,天,还没亮透,仍是朦朦胧胧。大街上行人稀少,偶尔过几辆车。
  廖婷拖着行李箱,抱着件箱子装不下的男士棉衣,站在小区北门边的路灯下等网约车。
  路灯的灯光慵懒着,它好像站了一夜岗,此刻有些疲惫,显得无精打采。廖婷的精神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的脸因激动泛起红晕,隔着口罩呼出的白气遇到冷空气,立马逃遁不见了。
  廖婷的网约车已经晚了十几分钟,可她一点也不着急。她的思绪飘到千里之外。那个帅气十足的小伙子也许此刻也像自己一样快乐吧。她想。
  吱一声,网约车停在廖婷跟前,她请司机师傅打开后备箱,放好自己的行李,再回座位上坐好,她还是抱着那件棉衣。
  “你这是?”司机问廖婷。
  “没事,就是出去溜达溜达。”廖婷不想跟陌生人实话实说,她隐瞒了自己主动探望男友的事实。
  “你这溜达不近便啊,都到另一个城市的飞机场了。”司机心情极佳,调侃着,开起来玩笑。廖婷笑笑没回话。
  车子在高速路上飞驰奔跑,远处的树和房屋齐刷刷急急地向后倒去。
  廖婷抱着棉衣睡着了。
  司机师傅对拼车的人说:“看这劲头,昨晚没睡好。哎,现在的年轻人就知道捧着手机,贪图玩乐,把身体都糟蹋了。”
  拼车人顾着玩手机,也不答话。司机师傅撇撇嘴,没有人搭他的话茬,他感觉好无聊,干脆咦咦哼哼唱起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阳光虽是灿烂,空气里的冷感仍旧流动,好像还愈来愈重。
  “小姑娘,醒一醒,你到了。”司机师傅歪头喊着廖婷。
  廖婷下了网约车,她有点不适应外面的气温,脖子缩一缩,身体哆嗦了一下。她抬眼望着似火团一样的太阳,无奈地笑笑,冬天的太阳,看上去再怎样像燃烧的炭火,它的热度也还是赶不走冷空气。廖婷赶紧连拖带拽地带着行李物品快步走向候机厅。
  二
  飞机沿着跑道滑翔,不大会儿,它如大鹏鸟展翅翱翔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越飞越高。
  座次靠窗的廖婷看向窗外,太阳依旧高高在上,抛撒出万丈光芒。或高或低的云朵似纱幔,又似山峰,它们扯扯拉拉、起起伏伏。
  廖婷收回目光,伸出手腕,盯一眼手表看着时间,她寻思:看情形飞机能够在正点落地,时间不会延误。她的担心小了一些。
  廖婷正值青春,鹅蛋型的美人脸上忽闪着一双明眸。她高挺的鼻梁下抿紧的双唇掩在口罩里。
  廖婷的职业是白衣天使,她这次趁着周末调休的时间去探望男朋友。
  廖婷的男朋友宇文弘在外省当兵。他长得高高瘦瘦,国字型的面部镶嵌了棱角分明的五官,识别率极高。他爱对着人笑,笑起来,浑身充满阳光。廖婷觉得男友特有男子汉气概。想到此,廖婷嘴角微微上扬,她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廖婷又一次忆起与男朋友初识的经过。
  那是去年一个淫雨霏霏的夏日,刚刚下班的廖婷踩着小碎步撑着花褶伞,信步悠悠地往家走。她想,雨打在海边的沙滩,数不清的点点小沙坑一定很美,小小的沙坑会不会冒出小螃蟹?她开始学着螃蟹步。
  廖婷住的小区在城乡结合部,外围的几处废品收购点的垃圾在雨水的冲刷下散出难闻的味道,就在街拐角再往前也就几步路的距离廖婷眼见敞开的小区大门人来人往。也许因为雨天,人们都拉着张严肃脸,掩鼻而过,行色匆忙。
  人行道正中央的下水道井盖侧翘着,底下的污水咕咕叫的同时,冒着花往上蹿。廖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注视着上窜高跳的水花,越来越高的水柱聚流成溪。廖婷猛地一拍脑门:这样下去多危险,我不能只看热闹,得把井盖复位。
  廖婷随便把花褶伞一扔,弯下腰,嫩呼呼的小手抓住井盖边缘使劲地拖拽。可能她的力气少差些,井盖用老样子对付满脸水珠子的廖婷。
  廖婷跺跺脚,她暗自嘟哝:我就不信了,我就不信了……她使出浑身力气想要挪动井盖。
  廖婷一直努力,却也不见成效,井盖还是老样子,在原地踏步。廖婷重新鼓劲,嘴里念叨1、2……3还没喊出,一双大脚就踩着水踏进她的眼帘。人家微微弯一下腰,很轻松就把井盖复位。水花被井盖压制住,无了影踪。那个人站直了身姿,反复拍哒双手。他清理干净手上的脏东西后,又急急地把雨披从自己身上脱下来,递给廖婷。
  “穿上吧,遮遮雨。”那个人面对陌生的廖婷没有羞涩,很大方,很真诚。
  廖婷连连摆手:“不用,我有伞。”她回头找伞,伞早已被风吹得不知去向,哪里还找得到。那个人擎着雨披,他们僵持着。廖婷执意不接那个人的雨披,用手捂着脑袋,冒着雨跑进了小区。
  以后几天,廖婷总在回家的路上偶遇那个人。她知晓了他的名字??宇文弘。几次碰面都是宇文弘站在她对面先一步冲她微笑着点头,然后他们并排走出快乐。看似简单的偶遇使他们对对方愈来愈了解。
  廖婷想到这里,暗暗发笑,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廖婷把宇文弘藏在心里,即使父亲廖非凡一再追问,她也闷着。她在等合适的机会,等俩人的感情经过时间的沉淀更加牢固,再对父亲挑明。
  飞机仍如一只大鸟出没于云霄,窗外的云层叠叠重重,阳光光束强劲有力,刺过云层裂缝,景象瑰丽壮观。
  廖婷满心欢喜地欣赏阳光,一边想再有一个多小时,就要见到他了,他们见面后会是什么样儿呢?
  飞机正点落地,意外随之降临。廖婷他们一众乘客因为突发的疫情,需要就地隔离二周。他们被安排进一家酒店。
  廖婷拨给宇文弘的电话,对方没有接听,N次。廖婷的心情坏到极点。
  廖婷又给父亲打电话说出自己的情况,电话那端沉吟不语。廖婷眼前浮出父亲的表情,他一定极力憋住愤怒加无奈,也许下唇已经有了深深的牙痕。
  现在阳光被厚云遮住,满天阴翳。廖婷在没有暖气的室内,她蜷缩在沙发里,心情似一汪冷水,止不住地结冰,一层加一层。已经挂断电话的父亲廖非凡的电话又打进来,廖婷把心中所有的不快合盘托出。
  廖非凡从来没有听廖婷如此敞开心扉式的吐露,他既兴奋又担忧。他耐着心性,有条不紊地给女儿排解烦忧。
  听着父亲的宽解与劝告,廖婷想起小时候廖非凡在自己吵闹着要妈妈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内心的笃定。
  三
  十九年前的冬夜,廖非凡带着熟睡的女儿廖婷轻轻地关上房门。他怀揣着希望,一阵急行军,大有好汉林冲夜奔的盼头。
  廖非凡的新家在农村,旧房子被他收拾得整整齐齐。当廖婷睁开眼,她懵了,廖非凡告诉她,原来的家因为地震没有了。
  “那妈妈呢?我要妈妈。”廖婷的小脸挂满泪花。
  “你妈妈和我们走散了。”廖非凡心痛,他闭住气息。
  廖非凡不能告诉廖婷,安露的缺点已经影响了女儿的前途,他没有在廖婷面前说妈妈的坏话,他觉得此时的谎言是留给孩子对过去生活的一些美好记忆,也许会对孩子的成长有帮助。
  廖婷的心绪安稳缓和下来,一条若隐若现的条痕越来越清晰,思想上的那层厚冰开化了。
  廖婷在隔离期间时时回想与父亲之间的相处模式,她很奇怪父亲对自己的隐忍和宽容。没有妈妈不是父亲的错,世上单亲家庭千千万万,又有多少人活得积极努力,尽全力撕开头顶密布的阴云,哪怕只有一条裂缝,也得让希望之光照进现实,不留遗憾。
  廖婷又给父亲打电话,一次彻夜长谈化开横亘在他们中间的壁垒,至于谈到还活在世上的妈妈,廖婷听了父亲的劝告,有些事,有些人,会在一定的时间段里沉沉浮浮,不必过于苛求。
  廖婷心内又泛着酸,隔离??这比飞机延误时间更加令人难受,可是为了身边人,为了自己,也得接受。廖婷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她甚至想,既然自己是医务工作者,就得以身作则,起到表率作用,若有需要,她会冲锋在前。
  廖婷抬头,太阳照旧,只是光照强度让她眯起眼睛。这时,宇文弘的电话打进来,他们详谈了彼此的境地,也安慰对方,两周??十四天,时间会很快过去,生活会步入正轨。
  廖婷坚信。
  四
  安露怯怯地扫视黑夜里的街道。道路不洁,垃圾遍地。她的视线被一张飞扬的红纸牵出很远很远。忽地,路灯一下子全灭了。她哈出一口气,白雾瞬间无影无踪。“好冷啊!”她嘟囔囔,“再等十分钟,要是没人坐车,我就回家,不干了。”
  安露跑出租没几年,一个中老年妇女也得生活。她解释给好事的询问者。
  安露以前的人生也算幸福,省吃俭用的经营了婚前婚后,直到丈夫带着女儿消失不见,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人生被自己的理念毁了。那个时候,丈夫和女儿得以她为中心,她也开始变得尖酸刻薄,有时候自己的物欲都令她自己生厌。当自己变成孤家寡人后,她开始反思,追悔莫及。
  突发的疫情令喧嚣的城市变得安静。
  安露把车速控制在最慢的速度里。一个小身影斜拉里冲过来。女孩的长头发在寒风中乱舞。
  “我到医院。”女孩神情里有些慌乱,更多些焦急。
  安露眼皮不抬,闷声闷气问:“你有钱?”
  “有。”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一些卷卷的纸币。女孩上车后,从衣袋里摸出半块面包吃起来。你最好不要在我车上吃东西,很脏的。安露肩颈一起抖出怨烦。
  “阿姨,我爸爸住院了,他需要手术,而我只有体重达到一百斤,才可以帮他。就让我吃吧。好不好?”女孩瞪大双眸,乞求满满。
  安露默不作声,她想,这孩子真懂事,可是,为什么好人都遭事呢?
  夜,乌漆墨黑,伸手不见五指。
  安露孩童时,家里还没有电灯。家家户户都点煤油灯,煤油灯的焰火微小,光亮昏暗。若有人站在它的跟前,挡了光亮,一大半屋子都在阴影里,压抑感浓浓的。
  就是这昏暗的灯光也曾温暖过大众人心。
  父亲在六七十里外的地方上班。每到周末休息,他都会蹬着自行车回家。而在漫漫冬夜,每个村落的微弱的灯光招引提示着父亲,家就在不远的前方,家人围在灯光下的灶台边,锅里煮着香香的粥饭,在等待归家的他,离家的距离缩短再缩短,随着呱哒一声门栓响过,风尘仆仆的父亲在院子里啪叽一下安放好自行车,笑吟吟推门而入,灯花随着人来风左摇右晃,像孩子的高兴,欢迎着回家的人。
  安露掐断乱跑的思绪,回过神,对小女孩说:“吃吧,要不要喝点水?阿姨这里有。”
  小女孩一手往嘴里填食物,一手举起半瓶水给安露示意自己带着。
  哎,要是廖婷也这么懂事就好了!安露心下暗暗忖度,廖婷今年得有二十四岁了吧!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廖非凡带着她比自己会好,要不然他也不会不辞而别。
  安露的日子也会碰到坎坷不平,她就会反问自己:这就是生活的馈赠?我比别人差哪了?她的理念转变了自己对生活的态度,生活反倒平静安好起来。
  五
  廖婷初中毕业了,才不追问廖非凡,有关妈妈的事。她开始相信廖非凡说的话,妈妈在远方,只是看不见。
  父女关系处得水火不容,即使偶尔对眼一次,也是那种令人感觉死气沉沉的冷漠。单独看俩人都没毛病,可是父女俩人碰一起,廖婷就看对方不顺眼。沟通基本没有,若那天偶然聊几句也会碰撞出火花,星火四溅,可以燎原。
  闺女廖婷不好好学习,为了找工作容易些,廖非凡强逼着她上了护理学院。用了三年时间,考了几次试,最终进了区中医院,接下来就是找对象,结婚生子,哎,又一个女人的无限轮回!廖非凡感觉欣慰的同时夹杂交错了惆怅。
  想当初,廖非凡带着廖婷离开安露,就因为安露越来越物质,越来越焦躁不安的情绪,针鼻大小的事,也容不下。慢慢长大的廖婷越来越愿意模仿安露的说话行事,廖非凡害怕了,他不想女儿也变得尖酸刻薄,物欲难填。他不想让安露影响了廖婷,于是他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深夜,偷带着女儿离家出走了。即便如此,廖非凡也坚持不跟安露一样,他现在强迫自己不要讨厌明天要期盼未来。他开始做个对生活有追求的闲人,在街头的早市或者夜市摆摊卖绿植。他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女儿,生活要凭借自己的能力,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出来。
  现如今,父女俩尽量不去碰触对方,就寡寡淡淡的互陪着,廖非凡变老。廖婷长大。
  六
  安露送女孩到医院,在女孩下车前,拿给她几张百元钞票,“小姑娘,你很勇敢,未来一定充满阳光。”女孩随手把钱放在车座上,“谢谢阿姨,现在还不用。”
  安露从车窗又把钱递出去,女孩执意不接,安露丢下钱,脚下使劲,加大油门,车子驶离女孩,远去了。
  安露不想挣钱了,欲要回家。
  安露到家,停好车,她又不想回家了,吹吹风吧。她想。
  大街上空无一人,风把寒凉直往人身体里浸。安露低着头,一步步走得极慢。吱一声,骇她受惊吓,脚下一软,瘫坐下去。她抬头看着男人时,竟用手使劲抹抹眼睛:“你回来了?”周边的路灯亮如白昼,在这样的能见度里,她与男人的刮擦实属意外。
  “我一直在这里啊。”男人惊慌失措回答。
  “跟那个人真像。”
  一
  周六,冬天清晨的六点半,天,还没亮透,仍是朦朦胧胧。大街上行人稀少,偶尔过几辆车。
  廖婷拖着行李箱,抱着件箱子装不下的男士棉衣,站在小区北门边的路灯下等网约车。
  路灯的灯光慵懒着,它好像站了一夜岗,此刻有些疲惫,显得无精打采。廖婷的精神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的脸因激动泛起红晕,隔着口罩呼出的白气遇到冷空气,立马逃遁不见了。
  廖婷的网约车已经晚了十几分钟,可她一点也不着急。她的思绪飘到千里之外。那个帅气十足的小伙子也许此刻也像自己一样快乐吧。她想。
  吱一声,网约车停在廖婷跟前,她请司机师傅打开后备箱,放好自己的行李,再回座位上坐好,她还是抱着那件棉衣。
  “你这是?”司机问廖婷。
  “没事,就是出去溜达溜达。”廖婷不想跟陌生人实话实说,她隐瞒了自己主动探望男友的事实。
  “你这溜达不近便啊,都到另一个城市的飞机场了。”司机心情极佳,调侃着,开起来玩笑。廖婷笑笑没回话。
  车子在高速路上飞驰奔跑,远处的树和房屋齐刷刷急急地向后倒去。
  廖婷抱着棉衣睡着了。
  司机师傅对拼车的人说:“看这劲头,昨晚没睡好。哎,现在的年轻人就知道捧着手机,贪图玩乐,把身体都糟蹋了。”
  拼车人顾着玩手机,也不答话。司机师傅撇撇嘴,没有人搭他的话茬,他感觉好无聊,干脆咦咦哼哼唱起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阳光虽是灿烂,空气里的冷感仍旧流动,好像还愈来愈重。
  “小姑娘,醒一醒,你到了。”司机师傅歪头喊着廖婷。
  廖婷下了网约车,她有点不适应外面的气温,脖子缩一缩,身体哆嗦了一下。她抬眼望着似火团一样的太阳,无奈地笑笑,冬天的太阳,看上去再怎样像燃烧的炭火,它的热度也还是赶不走冷空气。廖婷赶紧连拖带拽地带着行李物品快步走向候机厅。
  二
  飞机沿着跑道滑翔,不大会儿,它如大鹏鸟展翅翱翔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越飞越高。
  座次靠窗的廖婷看向窗外,太阳依旧高高在上,抛撒出万丈光芒。或高或低的云朵似纱幔,又似山峰,它们扯扯拉拉、起起伏伏。
  廖婷收回目光,伸出手腕,盯一眼手表看着时间,她寻思:看情形飞机能够在正点落地,时间不会延误。她的担心小了一些。
  廖婷正值青春,鹅蛋型的美人脸上忽闪着一双明眸。她高挺的鼻梁下抿紧的双唇掩在口罩里。
  廖婷的职业是白衣天使,她这次趁着周末调休的时间去探望男朋友。
  廖婷的男朋友宇文弘在外省当兵。他长得高高瘦瘦,国字型的面部镶嵌了棱角分明的五官,识别率极高。他爱对着人笑,笑起来,浑身充满阳光。廖婷觉得男友特有男子汉气概。想到此,廖婷嘴角微微上扬,她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廖婷又一次忆起与男朋友初识的经过。
  那是去年一个淫雨霏霏的夏日,刚刚下班的廖婷踩着小碎步撑着花褶伞,信步悠悠地往家走。她想,雨打在海边的沙滩,数不清的点点小沙坑一定很美,小小的沙坑会不会冒出小螃蟹?她开始学着螃蟹步。
  廖婷住的小区在城乡结合部,外围的几处废品收购点的垃圾在雨水的冲刷下散出难闻的味道,就在街拐角再往前也就几步路的距离廖婷眼见敞开的小区大门人来人往。也许因为雨天,人们都拉着张严肃脸,掩鼻而过,行色匆忙。
  人行道正中央的下水道井盖侧翘着,底下的污水咕咕叫的同时,冒着花往上蹿。廖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注视着上窜高跳的水花,越来越高的水柱聚流成溪。廖婷猛地一拍脑门:这样下去多危险,我不能只看热闹,得把井盖复位。
  廖婷随便把花褶伞一扔,弯下腰,嫩呼呼的小手抓住井盖边缘使劲地拖拽。可能她的力气少差些,井盖用老样子对付满脸水珠子的廖婷。
  廖婷跺跺脚,她暗自嘟哝:我就不信了,我就不信了……她使出浑身力气想要挪动井盖。
  廖婷一直努力,却也不见成效,井盖还是老样子,在原地踏步。廖婷重新鼓劲,嘴里念叨1、2……3还没喊出,一双大脚就踩着水踏进她的眼帘。人家微微弯一下腰,很轻松就把井盖复位。水花被井盖压制住,无了影踪。那个人站直了身姿,反复拍哒双手。他清理干净手上的脏东西后,又急急地把雨披从自己身上脱下来,递给廖婷。
  “穿上吧,遮遮雨。”那个人面对陌生的廖婷没有羞涩,很大方,很真诚。
  廖婷连连摆手:“不用,我有伞。”她回头找伞,伞早已被风吹得不知去向,哪里还找得到。那个人擎着雨披,他们僵持着。廖婷执意不接那个人的雨披,用手捂着脑袋,冒着雨跑进了小区。
  以后几天,廖婷总在回家的路上偶遇那个人。她知晓了他的名字??宇文弘。几次碰面都是宇文弘站在她对面先一步冲她微笑着点头,然后他们并排走出快乐。看似简单的偶遇使他们对对方愈来愈了解。
  廖婷想到这里,暗暗发笑,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廖婷把宇文弘藏在心里,即使父亲廖非凡一再追问,她也闷着。她在等合适的机会,等俩人的感情经过时间的沉淀更加牢固,再对父亲挑明。
  飞机仍如一只大鸟出没于云霄,窗外的云层叠叠重重,阳光光束强劲有力,刺过云层裂缝,景象瑰丽壮观。
  廖婷满心欢喜地欣赏阳光,一边想再有一个多小时,就要见到他了,他们见面后会是什么样儿呢?
  飞机正点落地,意外随之降临。廖婷他们一众乘客因为突发的疫情,需要就地隔离二周。他们被安排进一家酒店。
  廖婷拨给宇文弘的电话,对方没有接听,N次。廖婷的心情坏到极点。
  廖婷又给父亲打电话说出自己的情况,电话那端沉吟不语。廖婷眼前浮出父亲的表情,他一定极力憋住愤怒加无奈,也许下唇已经有了深深的牙痕。
  现在阳光被厚云遮住,满天阴翳。廖婷在没有暖气的室内,她蜷缩在沙发里,心情似一汪冷水,止不住地结冰,一层加一层。已经挂断电话的父亲廖非凡的电话又打进来,廖婷把心中所有的不快合盘托出。
  廖非凡从来没有听廖婷如此敞开心扉式的吐露,他既兴奋又担忧。他耐着心性,有条不紊地给女儿排解烦忧。
  听着父亲的宽解与劝告,廖婷想起小时候廖非凡在自己吵闹着要妈妈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内心的笃定。
  三
  十九年前的冬夜,廖非凡带着熟睡的女儿廖婷轻轻地关上房门。他怀揣着希望,一阵急行军,大有好汉林冲夜奔的盼头。
  廖非凡的新家在农村,旧房子被他收拾得整整齐齐。当廖婷睁开眼,她懵了,廖非凡告诉她,原来的家因为地震没有了。
  “那妈妈呢?我要妈妈。”廖婷的小脸挂满泪花。
  “你妈妈和我们走散了。”廖非凡心痛,他闭住气息。
  廖非凡不能告诉廖婷,安露的缺点已经影响了女儿的前途,他没有在廖婷面前说妈妈的坏话,他觉得此时的谎言是留给孩子对过去生活的一些美好记忆,也许会对孩子的成长有帮助。
  廖婷的心绪安稳缓和下来,一条若隐若现的条痕越来越清晰,思想上的那层厚冰开化了。
  廖婷在隔离期间时时回想与父亲之间的相处模式,她很奇怪父亲对自己的隐忍和宽容。没有妈妈不是父亲的错,世上单亲家庭千千万万,又有多少人活得积极努力,尽全力撕开头顶密布的阴云,哪怕只有一条裂缝,也得让希望之光照进现实,不留遗憾。
  廖婷又给父亲打电话,一次彻夜长谈化开横亘在他们中间的壁垒,至于谈到还活在世上的妈妈,廖婷听了父亲的劝告,有些事,有些人,会在一定的时间段里沉沉浮浮,不必过于苛求。
  廖婷心内又泛着酸,隔离??这比飞机延误时间更加令人难受,可是为了身边人,为了自己,也得接受。廖婷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她甚至想,既然自己是医务工作者,就得以身作则,起到表率作用,若有需要,她会冲锋在前。
  廖婷抬头,太阳照旧,只是光照强度让她眯起眼睛。这时,宇文弘的电话打进来,他们详谈了彼此的境地,也安慰对方,两周??十四天,时间会很快过去,生活会步入正轨。
  廖婷坚信。
  四
  安露怯怯地扫视黑夜里的街道。道路不洁,垃圾遍地。她的视线被一张飞扬的红纸牵出很远很远。忽地,路灯一下子全灭了。她哈出一口气,白雾瞬间无影无踪。“好冷啊!”她嘟囔囔,“再等十分钟,要是没人坐车,我就回家,不干了。”
  安露跑出租没几年,一个中老年妇女也得生活。她解释给好事的询问者。
  安露以前的人生也算幸福,省吃俭用的经营了婚前婚后,直到丈夫带着女儿消失不见,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人生被自己的理念毁了。那个时候,丈夫和女儿得以她为中心,她也开始变得尖酸刻薄,有时候自己的物欲都令她自己生厌。当自己变成孤家寡人后,她开始反思,追悔莫及。
  突发的疫情令喧嚣的城市变得安静。
  安露把车速控制在最慢的速度里。一个小身影斜拉里冲过来。女孩的长头发在寒风中乱舞。
  “我到医院。”女孩神情里有些慌乱,更多些焦急。
  安露眼皮不抬,闷声闷气问:“你有钱?”
  “有。”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一些卷卷的纸币。女孩上车后,从衣袋里摸出半块面包吃起来。你最好不要在我车上吃东西,很脏的。安露肩颈一起抖出怨烦。
  “阿姨,我爸爸住院了,他需要手术,而我只有体重达到一百斤,才可以帮他。就让我吃吧。好不好?”女孩瞪大双眸,乞求满满。
  安露默不作声,她想,这孩子真懂事,可是,为什么好人都遭事呢?
  夜,乌漆墨黑,伸手不见五指。
  安露孩童时,家里还没有电灯。家家户户都点煤油灯,煤油灯的焰火微小,光亮昏暗。若有人站在它的跟前,挡了光亮,一大半屋子都在阴影里,压抑感浓浓的。
  就是这昏暗的灯光也曾温暖过大众人心。
  父亲在六七十里外的地方上班。每到周末休息,他都会蹬着自行车回家。而在漫漫冬夜,每个村落的微弱的灯光招引提示着父亲,家就在不远的前方,家人围在灯光下的灶台边,锅里煮着香香的粥饭,在等待归家的他,离家的距离缩短再缩短,随着呱哒一声门栓响过,风尘仆仆的父亲在院子里啪叽一下安放好自行车,笑吟吟推门而入,灯花随着人来风左摇右晃,像孩子的高兴,欢迎着回家的人。
  安露掐断乱跑的思绪,回过神,对小女孩说:“吃吧,要不要喝点水?阿姨这里有。”
  小女孩一手往嘴里填食物,一手举起半瓶水给安露示意自己带着。
  哎,要是廖婷也这么懂事就好了!安露心下暗暗忖度,廖婷今年得有二十四岁了吧!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廖非凡带着她比自己会好,要不然他也不会不辞而别。
  安露的日子也会碰到坎坷不平,她就会反问自己:这就是生活的馈赠?我比别人差哪了?她的理念转变了自己对生活的态度,生活反倒平静安好起来。
  五
  廖婷初中毕业了,才不追问廖非凡,有关妈妈的事。她开始相信廖非凡说的话,妈妈在远方,只是看不见。
  父女关系处得水火不容,即使偶尔对眼一次,也是那种令人感觉死气沉沉的冷漠。单独看俩人都没毛病,可是父女俩人碰一起,廖婷就看对方不顺眼。沟通基本没有,若那天偶然聊几句也会碰撞出火花,星火四溅,可以燎原。
  闺女廖婷不好好学习,为了找工作容易些,廖非凡强逼着她上了护理学院。用了三年时间,考了几次试,最终进了区中医院,接下来就是找对象,结婚生子,哎,又一个女人的无限轮回!廖非凡感觉欣慰的同时夹杂交错了惆怅。
  想当初,廖非凡带着廖婷离开安露,就因为安露越来越物质,越来越焦躁不安的情绪,针鼻大小的事,也容不下。慢慢长大的廖婷越来越愿意模仿安露的说话行事,廖非凡害怕了,他不想女儿也变得尖酸刻薄,物欲难填。他不想让安露影响了廖婷,于是他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深夜,偷带着女儿离家出走了。即便如此,廖非凡也坚持不跟安露一样,他现在强迫自己不要讨厌明天要期盼未来。他开始做个对生活有追求的闲人,在街头的早市或者夜市摆摊卖绿植。他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女儿,生活要凭借自己的能力,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出来。
  现如今,父女俩尽量不去碰触对方,就寡寡淡淡的互陪着,廖非凡变老。廖婷长大。
  六
  安露送女孩到医院,在女孩下车前,拿给她几张百元钞票,“小姑娘,你很勇敢,未来一定充满阳光。”女孩随手把钱放在车座上,“谢谢阿姨,现在还不用。”
  安露从车窗又把钱递出去,女孩执意不接,安露丢下钱,脚下使劲,加大油门,车子驶离女孩,远去了。
  安露不想挣钱了,欲要回家。
  安露到家,停好车,她又不想回家了,吹吹风吧。她想。
  大街上空无一人,风把寒凉直往人身体里浸。安露低着头,一步步走得极慢。吱一声,骇她受惊吓,脚下一软,瘫坐下去。她抬头看着男人时,竟用手使劲抹抹眼睛:“你回来了?”周边的路灯亮如白昼,在这样的能见度里,她与男人的刮擦实属意外。
  “我一直在这里啊。”男人惊慌失措回答。
  “跟那个人真像。”
  男人被安露的话搞得懵懵懂懂,“我像哪个人?”
  男人伸手拉起趴在地上的安露,“你没事吧!可……可吓死我了。”男人一只手甩出额头的汗。他的大金鹿自行车四仰八叉,歪躺在路边。
  “现在你不用害怕了。”安露露出雪白雪白的牙齿,她笑靥如花,冲男人渐露妩媚。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男人唯恐与安露的事情后续发展难以把控。
  “不去,你把我送回家就行。”安露期待的眸子里闪出亮,双手握紧拳头。
  男人转身扶起大金鹿自行车,“上车吧,我把你推回去。”
  安露身姿轻盈,跳上自行车后座。“走呗。”她催促了。
  自行车歪歪扭扭似一只笨拙的蜗牛在爬行。安露在男人身后伸出葱白似的手,接连引指目的地的方向。男人的自行车七扭八拐来到安露的目的地??出租屋。屋里很潮湿,床上的被子凌乱堆积。男人流转的目光落在墙角处的地上。一片锅碗瓢盆简直就是一个兵败的阵营。有的碗里残余的饭渣渣长出灰色的长毛。人影挪动,碗里的灰毛也跟着动。男人簇了眉头不再看。
  男人再次望着安露,绷紧双唇。
  “你坐下,我跟你聊几句。”安露的渴望得到释放而变得焦灼。
  男人又一次环视全屋,他不知道自己坐在哪里合适。他挺直背部,摇一摇头,“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就绝不拖沓。”
  安露按住话头,一股子哀怨的表情冲向男人。时间过了几分钟。她鼻子用力吸气,“我说过,那个事翻篇。你别再纠结了。我就看你像他,一肚子的话要说。”
  男人看看墙上挂着的陈旧的闹钟,“时间有点晚了,我明天,明天一定听你说。你没事,今天我就先走了。”
  男人走后,没过几分钟,安露也出了出租屋。
  安露领男人去的出租屋不是她常住的家,而是她的另一个落脚点。每当她心里不舒服或者要半途而废的时候她就来这间出租屋看看,感受一下初来乍到的心酸,借以舒缓不快或者压力。
  安露一边走,一边想为什么自己会领男人去出租屋而不是家?她噗嗤一乐,原来自己是心存幻想,幻想再次遇到一个他。
  安露的他比安露大十几岁,俊朗挺拔的外表,热情似火的内心,让安露眷恋不已。他离开大约十九年了。安露抚摸着自己的手,那种粗砺扎人感早已被剥离,取而代之的是细腻光滑。哎,安露难受,即使是这样又能如何?他不在,我……
  七
  撞到安露的男人进家后没敢对媳妇说遇到安露的事。他媳妇把家整理得窗明几净,没有半点灰尘,再想想安露住的屋子,简直就是一猪窝,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日子?
  男人的媳妇早已进入梦乡,脸上挂着笑意。男人有些自责,不应该守着自己媳妇想别的女人,可是他的脑子里盘亘着安露的那双葱白似的手,这要是握在手里会是什么感受?再者,她有那样的手就不洗碗干活了?男人伸手打了自己的脑袋几下,他欲要竭力控制住胡思乱想。就在这时,他的媳妇听到响动,眼睛睁开几秒,愣呆呆地没发现异常,翻个身,又睡去。男人命令自己也睡。就算不睡也不许再瞎想什么。
  安露开始每天在遇到男人的地方徘徊,期许能够再次碰到男人。
  男人的好奇心促使他也偶尔去到那个如猪窝一样的出租屋附近转悠。至于会不会碰到安露,他真有些多想。
  第二次巧合出现,安露的轿车来不及刹车,碰倒了骑车的男人。男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一直站不稳。他在认出安露的时候又倒在地上。安露摸出手机拨了120,不大会儿,鸣笛的120拉走了男人。
  安露对男人的媳妇赔礼道歉,重复念叨,“原来你不是他,原来你不是他……”
  男人的媳妇追着安露,心里怀疑安露是不是神经有问题。
  安露请她坐下,“你别误会,我真不认识你家先生,我就是觉得他像一个人。一个于我有恩的人。”安露猜准男人的媳妇心里想什么。她继续道,“其实就像很多的故事一样,我在多年前,来这里奔前程,哪知碰得灰头土脸不算,还流血不止。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出现了。”
  安露眼里幻出兴奋:“他叫廖非凡,相貌堂堂。那个时候他用他的热情似火的帮助,助我一臂之力,做了手模。我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我要报答他,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女儿叫婷婷。”
  安露眼里显现一株株出污泥而不染的亭亭玉立的荷花,她的眸子里积了水雾,水雾凝结,亮晶晶的。
  “后来,他突如其来的带着女儿销声匿迹。他与你先生很像……”
  安露还拿出一些钱,对着男人的媳妇说,咱这里的医院不行,就去上海或者北京,实在不行咱去国外,说什么也不能留下后遗症。
  男人的媳妇在男人清醒的时候把安露的话一字不漏的复读一遍。男人倒是笑了,“没那么严重,我们不能欺骗人家。”男人的媳妇连连点头。
  安露再来医院的时候,夫妻俩已经悄然结账出院,安露询问了医护人员,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她觉得这样也好。
  安露和俩个极其相似的男人又各自回到从前。
  八
  一年后,疫情结束,城市又回到喧嚣。
  早市、夜市在同一个街角,但摊贩不同,早市上蔬菜、水果卖的较多,夜市就比早市多一些熟食,摊位是固定的,安露逛的次数多了,也就熟悉了一些人,比如卖西红柿的中年两口子,卖草莓的异乡人。
  市场最不繁华的角落里,穿戴朴素的廖非凡静静地坐在马扎子上,不管早上还是黄昏,一年四季他的衣服总洗得干干净净,他守着一堆绿植,绿植平凡到不能再平凡,唯有宽窄长短叶子不同,一种一种细数过后,没有花呀朵呀的,清一色碧绿,那些绿或浓或淡,极为养眼。
  有人围着摊位咨询,有人默默静听,安露属于间或插言,却不买的主。
  廖非凡总会笑容堆积,细言细语,不急不躁,耐心回答,他不像别的摊贩极力夸张吆吆嚯嚯显得乱。闹中的静谧赶走烦乱,冷风中的绿填了暖,他站起来,嘱买花人,记下禁忌。
  夏天来了,暑热难耐,褪去的潮红,热度不减,廖非凡依旧静处一隅,守着冬天一样的绿植,花盆多了一些种类,没填花色,一律的亮白,安露笑问,怎地如此执着?他眯了眼睛,做人总得有一种坚持,绿绿的颜色植在白色里秀气。
  周末天气有点热,蓝天白云,树叶婆娑。
  安露是八点稍多就来到了公园里,一群着装小红马甲学画画的孩子们,还有带队的穿着白衬衫的老师们。
  孩子们随着老师的口令拿出画架,铺好画纸。老师们安排好座次,给每一位小画家纠正握笔姿势。
  白色的画纸瞬间生出褐色的藤,深绿色的叶片在阳光里油油的。老师们又帮着寻出浅绿色画在纸张的底部,一个小朋友喊出答案是小草。老师笑了。连连称赞,得到表扬的小朋友来了精气神,吵着要画上小花和白云。
  南边一帮子老年人放着音乐,随着音节拍手虽然动作单一重复,可他们坚持不懈,也许已经收到效果,从而一直坚持不懈。
  这时又来了几位男女,他们搬了桌椅,在树荫下支起摊子,甩起扑克。
  公园里的热闹从清晨一直延伸,何时结束,安露无从得知。但是她知道这群人,这种快乐的情形会一直延续下去……
  安露看到廖非凡的绿植摊子摆到了这里,廖婷穿一身白衣服,在绿丛中的状态是那样从容淡定。父女俩间或插一段说说笑笑,仿若在交流着什么。她看着长大的女儿,强压住兴奋。一会儿功夫,她终是没忍住,驱步上去,凑近一盆绿植,假装在看,实则在听。
  原来是女儿有了心仪的人,双方商量着就要见家长。
  挺好,挺好!安露转身向车子的停靠地点走去。
  安露按耐不住看到女儿廖婷的喜悦,她又一次回头,偶然间发现廖非凡冲她点点头,她先是一惊,继而也回应着点点头。
  安露继续走到车跟前,开车门的时候她想着:廖非凡认出自己了吗?他会不会把今天见到她的事情告诉廖婷呢?若是廖婷知道后又会怎样呢?若是以上问题都变成现实她又如何应对呢?
  天上,云层裂缝中的光很亮很亮。地上,树荫斑驳陆离。
  是啊,大千世界里默守一隅,淡看繁华,坚持心底里的坚持,也应是最好的。安露察觉自己好像看透了人生。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爱的重新定位
下一篇:单干苦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