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别问我是谁

别问我是谁

天刚放亮,罗安就起了床。来到客厅,他发现岳母的房间亮着灯,便轻轻推开门一看,见岳母早已醒来,正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灰白的天花板。
  岳母已是七十高龄的老人,岳父去世后,一直跟着他们生活。妻子几天前出差了,照顾岳母的日常起居就自然落在罗安身上。
  “妈,您醒了?”罗安走过去掖了掖岳母的被角。“您老再躺会儿,等我跑步回来给您弄吃的。”岳母望着他笑了笑。
  深秋的早晨,寒意料峭,风儿裹着晨雾飘浮在空中。罗安走至楼下,热过身之后,便沿着小区门前的一条水泥路朝东湖广场跑去。
  罗安一路跑一路张望。晨跑的人不多,大都是些中年人,偶尔碰到一两个近郊的农民大哥挑着菜框在晨风中疾走,一晃就消失在他的身后。
  沿着一条麻石路来到东湖广场,晨雾把整个湖面已经裹住,显得一片朦胧。罗安放慢脚步,看着空荡荡的广场,刚准备停下步做健身运动,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娘,你醒醒!”的呼唤。声音虽小,但罗安还是听到了。他寻声望去,眼前除了弥漫的晨雾,什么也没有看到。
  罗安脱下外衣,匍匐在地上刚做了两个俯卧撑,“娘,娘”的叫喊声又一次传了过来。罗安一个鲤鱼挺身,拿起衣服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在坐北朝南的一间白天执勤的小木屋里,罗安突然发现一个蓬散着头发的小女孩,年龄约莫四五岁,坐在乱草堆里不停地摇晃着躺在身旁的一个女人。罗安见此情景,急忙跑上前问小女孩怎么啦?小女孩哭着告诉他,说娘死了,不要她了。
  罗安赶忙蹲下身去,见妇人紧闭双眼,脸色苍白略带红紫,身子瑟瑟发抖地倚着木屋,斜躺在稻草上。罗安用手抚摸了一下女人的额头,滚烫滚烫,显然是在发高烧。
  “小姑娘别哭,你娘没事。”罗安一边安抚小女孩,一边将外衣裹在女人的身上,然后用力抱起女人朝马路边跑去。小女孩拖起地上捆绑的包袱,吃力地跟在罗安身后。
  一辆的士“嘎“的一声停在罗安面前,他急唤小女孩上车,随后把女人放进了后车座,对司机说:“快,快!去市人民医院!”
  的士在东湖广场边打了个转,便风驰电掣般朝市人民医院驶去。车开到市医院急诊室门口,罗安心急火燎地抱着女人下了车。
  正在值早班的医生正好是罗安的高中同学杨大夫,他看见罗安抱着一个陌生女人,急忙走过来要他把病人放到观察室的病床上,然后问他是从哪里捡来的。罗安喘息着说:“老同学,别开玩笑了,快给这个女人看看吧,她烧得很厉害!”
  这时,的士司机走了过来,问罗安要20元车费钱。罗安这才想起自己跑步出来,身上忘了带钱,只好从老同学杨大夫那里借了20元给司机。
  杨大夫诊断后对罗安说:“老同学,这女人烧得不轻啊,先到我这里治疗看看,可费用怎么办?”
  “费用别管,救人要紧!”罗安斩钉截铁地说。“麻烦老同学先关照一下,我马上回家拿钱!”
  杨大夫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提醒道:“罗安啊,你这人也真是,做好事做到别人家里去了,要是这事让你老婆知道,咋办?”
  “我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请你高抬贵手,救救这个可怜女人吧!”罗安双手抱拳地哀求道。
  在杨大夫给女人看病的当儿,罗安蹲下身子告诉小女孩,要她坐在这里看好妈妈,不要乱走动,他出去一会儿马上回来。小女孩一边唏嘘一边点头。
  罗安从老同学杨大夫那里又借了50元钱,走出急诊室后,在医院门外的包子店买了四个岳母最爱吃的三鲜包和一厅豆浆,然后打的急急赶回家中。
  岳母早已起床,正站在阳台上扭动腰肢。罗安把买好的早点放进厨房,接着给岳母蒸了两个蛋,将豆浆和包子用微波炉稍微加热。不一会儿,罗安将做好的早餐拿到客厅饭桌上,对着阳台亲昵地叫了一声:“妈,吃早点啦!”
  这时,岳母从阳台上走了过来,见罗安神色有些慌张,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罗安一点也不遮掩,微笑着告诉岳母,说他早上跑步时,碰到一对母女,母亲生病了,躺在路边的木屋里,现已把她送往医院治疗。
  岳母是个信佛修行之人,心地善良,听罗安这么一说,马上赞道:“你做的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个女人现在不要紧吧?”
  “正在医院做检查,目前还不知道结果如何。”罗安回岳母道。“妈,早餐做好了,你吃吧,我得上班去了。”说完,便跑着下了楼。
  他乘车先去单位告了个假,然后走到工商银行,从自动取款机上取出2000元现金。
  来到路边的一家小笼包店,罗安要了碗稀饭和一笼蒸饺。吃完后,他又要了两笼蒸饺和两厅豆浆,接着走进餐馆旁边的一家小超市,买了牙刷、牙膏、毛巾、脸盆、开水瓶等日用品,打的去了医院。
  来到急诊观察室,罗安把买来的食物和日用品放置一旁,看了一眼正在打点滴的女人,然后带着小女孩来到卫生间洗脸。回到观察室小房间,罗安将买来的蒸饺和豆浆递给小女孩,接着又忙不停地跑到开水房打开水。刚回房间,已经下班但还没有回家的杨大夫走了进来。
  “老同学,”杨大夫一见到罗安便问道。“钱带了没有?我要交班了,就等你啊!”
  罗安从身上掏出一叠票子,问杨大夫要多少费用。“你先交五百吧,到时多退少补。”杨大夫说。罗安数了五张红票子递给杨大夫,接着又掏出七十元:“这是还给你的。老同学,谢谢你了!”
  “朋友不言谢,但钱我还得照收,没意见吧?”杨大夫调侃道。
  “老同学,我对你真是捉摸不透,你一天到晚忙个不停,还要管这些闲事,你累不累啊!”
  罗安摸了摸后脑勺,笑着说:“既然碰到了,那有见死不救之理?再说,那女人身边还带着个女儿,可怜哪,要是你,救不救?”一句话把杨大夫问得哑口无言。
  “好了好了,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我服了你还不行吗?”杨大夫说着,转过话题。“通过检查,女人没有什么大碍,吊两瓶水就没事了,大概下午就可以出去。你先忙吧,我得回家了。”
  吊完一瓶盐水后,女人的脸色渐渐有了红润。她看着坐在床边一直守侯在她身边的罗安,心里一阵激动。
  “大哥,是你救了我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哪!”说着,女人想下床感谢。
  罗安马上制止女人躺下:“大妹子,还是躺着舒服一点,不要乱动。”罗安说着,倒出开水放在脸盆里,然后把毛巾打湿,轻轻地帮助女人擦了一把脸。
  女人的泪水刷地涌了出来,罗安看到后,用毛巾再一次为她拭干。
  “大妹子,”罗安坐在床沿上问女人道。“你能不能告诉我,天这么冷,一大早的,你们母女俩为什么会躺在东湖广场?”
  女人一听这话,泪水不听使唤地又一次涌出眼眶。她望着眼前这位好心大哥,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她的遭遇。
  原来女人来自乡下,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大女儿十六岁就去广东打工,二女儿正在学校读初中。几年后,她又生了个女儿。丈夫是在她第三个女儿出生后来到这座城市打工的,现在已是建筑包工头。以前,丈夫每年都要回家看她几次,自最小的女儿出生后,每年难得回家一趟,家里的重担全压在她一个人身上。三天前,婆婆故意找岔儿,骂她生不出儿子,把她强行赶了出来。当天,她在亲戚家住了一晚,昨天带着年仅五岁的女儿乘火车来到这座城市。她不知道丈夫在哪里做事,到处打听都没有找到。晚上她们没地方睡觉,想在火车站借一宿,结果被工作人员当作要饭的轰了出去。她们身上没有钱,饿了一天一夜,走到东湖广场时,饿得实在走不动了,母女俩便抱头痛哭了一场,就在小木屋里找了点草过了一夜。天快亮时,她感到身上像火烧一般,胸口闷得发慌,接着一阵晕厥,最后发生什么事就记不清楚了。
  罗安听完女人的哭诉后,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便不停地安慰她,要她先把病养好,到时会想办法帮她找到丈夫的。
  女人突然抓住罗安的手,含泪说:“大哥,你是我和女儿的大恩人哪,谢谢你!”紧接着,她又问罗安是谁,姓什么,在哪里工作,等她找到丈夫后一定登门报恩。
  罗安笑着回道:“大妹子,不要问我是谁,既然我碰到了,就算我们有缘,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丈夫,放心吧!”
  过了中午,盐水终于吊完了。值班医生告诉罗安,说女人没有什么大碍,可以走了。于是,罗安结了帐,取了几盒药,然后叫来一辆的士,把母女俩带回自己家里。
  罗安的岳母知道事情原委后,很是同情,要罗安一定想办法帮女人找到丈夫。女人感动得“扑通”一声跪在罗安和他岳母面前,一边磕头,一边作揖道:“好人,你们都是好人哪!”
  正当他们一起进午餐时,罗安的妻子出差回来了。妻子见家里来了两个陌生人,以为是罗安乡下的亲戚,也没多问,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就直接朝自己房间走去。
  罗安随后跟了进去,关切地问妻子吃饭了没有。妻子没有直接答话,而是反问罗安那个女人和孩子是谁?罗安如实告诉妻子,说是从医院带回来的,那女人刚刚生过一场大病。
  妻子听说丈夫从医院带回一个病人和孩子,登时火冒三丈,大声训斥罗安不怀好意。“我家是旅馆是不是?你真会做好人,把一个病人带回家来。她是你什么人,为什么那么关心她?”
  罗安的岳母娘听到女儿在骂女婿,冲进房里指责女儿道:“你能不能先把事情问清楚再说?罗安是在做好事帮助这对母女俩,别人从乡下来找丈夫,不幸病倒在路边,是罗安救了她们,你怎么说起罗安的不是,真是的!”
  没想到母亲会帮着罗安说话,妻子心头有些不悦,瞪了罗安一眼,不再言语,蒙上被子倒头躺下。
  正在吃饭的女人见好心大哥无缘无故地遭到他妻子训斥,心里很不好受,站起身对罗安说:“大哥给你添麻烦了,我现在就去找我丈夫。”说着,牵起小女孩的手准备朝外走。罗安马上对女人说:“大妹子,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还是我带你一起去找吧。”说完,与妻子和岳母娘打了声招呼,饭也没吃完就出了门。
  太阳已斜过头顶,路上行人熙熙攘攘。罗安抱着小女孩,与女人来到马路边。罗安问清了女人丈夫的名字和年龄后,包了一辆的士,便乘车直接朝附近几家建筑工地驶去。每到一处,罗安走下车向工人打听,问有没有一个叫王宝根的包头,年龄四十岁左右。工人们都摇头说不知道。
  来到河西开发区一家工地,罗安问一个施工员,问他认不认识王宝根。施工员上下打量了一下罗安,问王宝根是不是农民包头。罗安连说两个“是”。施工员告诉罗安,说他以前在王包头手下干过,但现在已经分开半年了。说着,施工员把王包头的手机号码告诉了罗安。罗安喜出望外,道了声谢,便回到了的士车上。
  然而令罗安遗憾的是,施工员给他的号码是空号。联系不上女人的丈夫,罗安的心里感到十分焦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把一对无辜的母女丢在这里回家吗?一向办事认真的罗安此刻也感到束手无策,城市这么大,到哪里去找女人的丈夫?
  接着他们又去了几家工地,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
  太阳已慢慢偏西,罗安觉得这样找下去也不是个头,何况女人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身边又跟着一个小孩。怎么办?他站在路旁想了想,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要司机先带他们去附近一家宾馆住下来,然后再通过联系建委的朋友,帮他打听市内新建的工地上有没有一个叫王宝根的包工头。
  的士在梅园宾馆门前停了下来,罗安将两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领着母女俩来到宾馆的大厅。当他开好房间准备带母女俩上楼时,小女孩突然扯了扯女人的手轻声说:“娘,你看,爸爸!”这时罗安也看到了,只见一名时髦女郎正挽着一个男人的手从楼上走下来,女人一见,有点激动地走了过去。“宝根,我是翠花呀!”女人一语未了,泪水便流了出来。接着,她拽着小女孩的手,推向那个男人:“芳芳,快叫爸爸!”
  眼前的一幕,使王宝根感到十分意外。站在他身边的那位时髦女郎,突然对他大声吼道:“你不是说你离婚了吗?这女人是谁?小贱人又是谁?要是今天不说清楚,我和你没完!”
  王宝根狠狠地瞪了翠花一眼,把自己女儿推向一旁,呵斥道:“谁叫你们到这里来的?等会儿跟你算帐!”说完,把翠花母女晾在一旁,跑向大厅门口的时髦女郎。
  站在一旁的罗安早已看不下去了,他走过去一把拉住王宝根质问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老婆受委屈从家里跑来找你,你倒好,在外面另寻新欢,抛弃糟糠之妻,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正在气头上的王宝根见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顿时火冒三丈:“你又是谁呀,我的事你少管!”
  “你不要问我是谁,但你抛弃妻儿于不顾我就要管!”罗安大吼一声,对着围观看热闹的人叫道:“各位听着,这位大嫂和这个五岁的女孩是这个男人的妻子和女儿,昨天被她婆婆从农村赶了出来。大嫂为找到她丈夫,忍冻挨饿,在东湖广场盖着稻草睡了一晚,结果大病了一场,刚从医院出来,现在身体都还没有恢复。可这个没有良心的男人早已弃妻儿于不顾,在外面逍遥快活。请你们评评理,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
  罗安的话像一磅重型炮弹,在围观的人群中炸开。大家纷纷指责王宝根,骂他没有良心,是个衣冠禽兽,是现代陈世美。还有人谴责时髦女郎是第三者插足,毁了别人家庭。本来就带气的时髦女郎一听,气得当众扇了王宝根一个耳光,然后捂着脸跑出了宾馆。
  女人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孩子,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挨打的丈夫。而此刻的王宝根既不去追那跑出去的时髦女郎,也不去理睬自己的妻儿,而是捧着头蹲在地上。
  这时罗安疾步走了过去,友好地扶起王宝根,问他妻儿的事怎么办?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一些客人也纷纷走了过来,劝慰王宝根,做人不能没有良心,既然妻儿找上了门,就应该好好善待她们。
  罗安将手中的房卡递给女人,然后语重心长地对王宝根说:“王兄弟,我现在把你的妻子和女儿交给你,希望你好好善待他们。”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就来找我,我在市法院工作。”
  王宝根感到身前身后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他愧疚地看着罗安,然后将手伸了过去:“谢谢你,罗法官!”说完,欲带着自己的家人上楼。这时,女人和小孩突然转过身来,对着罗安深深地鞠了一躬,接着朝楼上走去。
  罗安站在宾馆的大厅,目送女人和小女孩上楼的背影,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舒心地缓了口气。天刚放亮,罗安就起了床。来到客厅,他发现岳母的房间亮着灯,便轻轻推开门一看,见岳母早已醒来,正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灰白的天花板。
  岳母已是七十高龄的老人,岳父去世后,一直跟着他们生活。妻子几天前出差了,照顾岳母的日常起居就自然落在罗安身上。
  “妈,您醒了?”罗安走过去掖了掖岳母的被角。“您老再躺会儿,等我跑步回来给您弄吃的。”岳母望着他笑了笑。
  深秋的早晨,寒意料峭,风儿裹着晨雾飘浮在空中。罗安走至楼下,热过身之后,便沿着小区门前的一条水泥路朝东湖广场跑去。
  罗安一路跑一路张望。晨跑的人不多,大都是些中年人,偶尔碰到一两个近郊的农民大哥挑着菜框在晨风中疾走,一晃就消失在他的身后。
  沿着一条麻石路来到东湖广场,晨雾把整个湖面已经裹住,显得一片朦胧。罗安放慢脚步,看着空荡荡的广场,刚准备停下步做健身运动,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娘,你醒醒!”的呼唤。声音虽小,但罗安还是听到了。他寻声望去,眼前除了弥漫的晨雾,什么也没有看到。
  罗安脱下外衣,匍匐在地上刚做了两个俯卧撑,“娘,娘”的叫喊声又一次传了过来。罗安一个鲤鱼挺身,拿起衣服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在坐北朝南的一间白天执勤的小木屋里,罗安突然发现一个蓬散着头发的小女孩,年龄约莫四五岁,坐在乱草堆里不停地摇晃着躺在身旁的一个女人。罗安见此情景,急忙跑上前问小女孩怎么啦?小女孩哭着告诉他,说娘死了,不要她了。
  罗安赶忙蹲下身去,见妇人紧闭双眼,脸色苍白略带红紫,身子瑟瑟发抖地倚着木屋,斜躺在稻草上。罗安用手抚摸了一下女人的额头,滚烫滚烫,显然是在发高烧。
  “小姑娘别哭,你娘没事。”罗安一边安抚小女孩,一边将外衣裹在女人的身上,然后用力抱起女人朝马路边跑去。小女孩拖起地上捆绑的包袱,吃力地跟在罗安身后。
  一辆的士“嘎“的一声停在罗安面前,他急唤小女孩上车,随后把女人放进了后车座,对司机说:“快,快!去市人民医院!”
  的士在东湖广场边打了个转,便风驰电掣般朝市人民医院驶去。车开到市医院急诊室门口,罗安心急火燎地抱着女人下了车。
  正在值早班的医生正好是罗安的高中同学杨大夫,他看见罗安抱着一个陌生女人,急忙走过来要他把病人放到观察室的病床上,然后问他是从哪里捡来的。罗安喘息着说:“老同学,别开玩笑了,快给这个女人看看吧,她烧得很厉害!”
  这时,的士司机走了过来,问罗安要20元车费钱。罗安这才想起自己跑步出来,身上忘了带钱,只好从老同学杨大夫那里借了20元给司机。
  杨大夫诊断后对罗安说:“老同学,这女人烧得不轻啊,先到我这里治疗看看,可费用怎么办?”
  “费用别管,救人要紧!”罗安斩钉截铁地说。“麻烦老同学先关照一下,我马上回家拿钱!”
  杨大夫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提醒道:“罗安啊,你这人也真是,做好事做到别人家里去了,要是这事让你老婆知道,咋办?”
  “我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请你高抬贵手,救救这个可怜女人吧!”罗安双手抱拳地哀求道。
  在杨大夫给女人看病的当儿,罗安蹲下身子告诉小女孩,要她坐在这里看好妈妈,不要乱走动,他出去一会儿马上回来。小女孩一边唏嘘一边点头。
  罗安从老同学杨大夫那里又借了50元钱,走出急诊室后,在医院门外的包子店买了四个岳母最爱吃的三鲜包和一厅豆浆,然后打的急急赶回家中。
  岳母早已起床,正站在阳台上扭动腰肢。罗安把买好的早点放进厨房,接着给岳母蒸了两个蛋,将豆浆和包子用微波炉稍微加热。不一会儿,罗安将做好的早餐拿到客厅饭桌上,对着阳台亲昵地叫了一声:“妈,吃早点啦!”
  这时,岳母从阳台上走了过来,见罗安神色有些慌张,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罗安一点也不遮掩,微笑着告诉岳母,说他早上跑步时,碰到一对母女,母亲生病了,躺在路边的木屋里,现已把她送往医院治疗。
  岳母是个信佛修行之人,心地善良,听罗安这么一说,马上赞道:“你做的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个女人现在不要紧吧?”
  “正在医院做检查,目前还不知道结果如何。”罗安回岳母道。“妈,早餐做好了,你吃吧,我得上班去了。”说完,便跑着下了楼。
  他乘车先去单位告了个假,然后走到工商银行,从自动取款机上取出2000元现金。
  来到路边的一家小笼包店,罗安要了碗稀饭和一笼蒸饺。吃完后,他又要了两笼蒸饺和两厅豆浆,接着走进餐馆旁边的一家小超市,买了牙刷、牙膏、毛巾、脸盆、开水瓶等日用品,打的去了医院。
  来到急诊观察室,罗安把买来的食物和日用品放置一旁,看了一眼正在打点滴的女人,然后带着小女孩来到卫生间洗脸。回到观察室小房间,罗安将买来的蒸饺和豆浆递给小女孩,接着又忙不停地跑到开水房打开水。刚回房间,已经下班但还没有回家的杨大夫走了进来。
  “老同学,”杨大夫一见到罗安便问道。“钱带了没有?我要交班了,就等你啊!”
  罗安从身上掏出一叠票子,问杨大夫要多少费用。“你先交五百吧,到时多退少补。”杨大夫说。罗安数了五张红票子递给杨大夫,接着又掏出七十元:“这是还给你的。老同学,谢谢你了!”
  “朋友不言谢,但钱我还得照收,没意见吧?”杨大夫调侃道。
  “老同学,我对你真是捉摸不透,你一天到晚忙个不停,还要管这些闲事,你累不累啊!”
  罗安摸了摸后脑勺,笑着说:“既然碰到了,那有见死不救之理?再说,那女人身边还带着个女儿,可怜哪,要是你,救不救?”一句话把杨大夫问得哑口无言。
  “好了好了,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我服了你还不行吗?”杨大夫说着,转过话题。“通过检查,女人没有什么大碍,吊两瓶水就没事了,大概下午就可以出去。你先忙吧,我得回家了。”
  吊完一瓶盐水后,女人的脸色渐渐有了红润。她看着坐在床边一直守侯在她身边的罗安,心里一阵激动。
  “大哥,是你救了我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哪!”说着,女人想下床感谢。
  罗安马上制止女人躺下:“大妹子,还是躺着舒服一点,不要乱动。”罗安说着,倒出开水放在脸盆里,然后把毛巾打湿,轻轻地帮助女人擦了一把脸。
  女人的泪水刷地涌了出来,罗安看到后,用毛巾再一次为她拭干。
  “大妹子,”罗安坐在床沿上问女人道。“你能不能告诉我,天这么冷,一大早的,你们母女俩为什么会躺在东湖广场?”
  女人一听这话,泪水不听使唤地又一次涌出眼眶。她望着眼前这位好心大哥,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她的遭遇。
  原来女人来自乡下,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大女儿十六岁就去广东打工,二女儿正在学校读初中。几年后,她又生了个女儿。丈夫是在她第三个女儿出生后来到这座城市打工的,现在已是建筑包工头。以前,丈夫每年都要回家看她几次,自最小的女儿出生后,每年难得回家一趟,家里的重担全压在她一个人身上。三天前,婆婆故意找岔儿,骂她生不出儿子,把她强行赶了出来。当天,她在亲戚家住了一晚,昨天带着年仅五岁的女儿乘火车来到这座城市。她不知道丈夫在哪里做事,到处打听都没有找到。晚上她们没地方睡觉,想在火车站借一宿,结果被工作人员当作要饭的轰了出去。她们身上没有钱,饿了一天一夜,走到东湖广场时,饿得实在走不动了,母女俩便抱头痛哭了一场,就在小木屋里找了点草过了一夜。天快亮时,她感到身上像火烧一般,胸口闷得发慌,接着一阵晕厥,最后发生什么事就记不清楚了。
  罗安听完女人的哭诉后,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便不停地安慰她,要她先把病养好,到时会想办法帮她找到丈夫的。
  女人突然抓住罗安的手,含泪说:“大哥,你是我和女儿的大恩人哪,谢谢你!”紧接着,她又问罗安是谁,姓什么,在哪里工作,等她找到丈夫后一定登门报恩。
  罗安笑着回道:“大妹子,不要问我是谁,既然我碰到了,就算我们有缘,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丈夫,放心吧!”
  过了中午,盐水终于吊完了。值班医生告诉罗安,说女人没有什么大碍,可以走了。于是,罗安结了帐,取了几盒药,然后叫来一辆的士,把母女俩带回自己家里。
  罗安的岳母知道事情原委后,很是同情,要罗安一定想办法帮女人找到丈夫。女人感动得“扑通”一声跪在罗安和他岳母面前,一边磕头,一边作揖道:“好人,你们都是好人哪!”
  正当他们一起进午餐时,罗安的妻子出差回来了。妻子见家里来了两个陌生人,以为是罗安乡下的亲戚,也没多问,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就直接朝自己房间走去。
  罗安随后跟了进去,关切地问妻子吃饭了没有。妻子没有直接答话,而是反问罗安那个女人和孩子是谁?罗安如实告诉妻子,说是从医院带回来的,那女人刚刚生过一场大病。
  妻子听说丈夫从医院带回一个病人和孩子,登时火冒三丈,大声训斥罗安不怀好意。“我家是旅馆是不是?你真会做好人,把一个病人带回家来。她是你什么人,为什么那么关心她?”
  罗安的岳母娘听到女儿在骂女婿,冲进房里指责女儿道:“你能不能先把事情问清楚再说?罗安是在做好事帮助这对母女俩,别人从乡下来找丈夫,不幸病倒在路边,是罗安救了她们,你怎么说起罗安的不是,真是的!”
  没想到母亲会帮着罗安说话,妻子心头有些不悦,瞪了罗安一眼,不再言语,蒙上被子倒头躺下。
  正在吃饭的女人见好心大哥无缘无故地遭到他妻子训斥,心里很不好受,站起身对罗安说:“大哥给你添麻烦了,我现在就去找我丈夫。”说着,牵起小女孩的手准备朝外走。罗安马上对女人说:“大妹子,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还是我带你一起去找吧。”说完,与妻子和岳母娘打了声招呼,饭也没吃完就出了门。
  太阳已斜过头顶,路上行人熙熙攘攘。罗安抱着小女孩,与女人来到马路边。罗安问清了女人丈夫的名字和年龄后,包了一辆的士,便乘车直接朝附近几家建筑工地驶去。每到一处,罗安走下车向工人打听,问有没有一个叫王宝根的包头,年龄四十岁左右。工人们都摇头说不知道。
  来到河西开发区一家工地,罗安问一个施工员,问他认不认识王宝根。施工员上下打量了一下罗安,问王宝根是不是农民包头。罗安连说两个“是”。施工员告诉罗安,说他以前在王包头手下干过,但现在已经分开半年了。说着,施工员把王包头的手机号码告诉了罗安。罗安喜出望外,道了声谢,便回到了的士车上。
  然而令罗安遗憾的是,施工员给他的号码是空号。联系不上女人的丈夫,罗安的心里感到十分焦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把一对无辜的母女丢在这里回家吗?一向办事认真的罗安此刻也感到束手无策,城市这么大,到哪里去找女人的丈夫?
  接着他们又去了几家工地,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
  太阳已慢慢偏西,罗安觉得这样找下去也不是个头,何况女人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身边又跟着一个小孩。怎么办?他站在路旁想了想,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要司机先带他们去附近一家宾馆住下来,然后再通过联系建委的朋友,帮他打听市内新建的工地上有没有一个叫王宝根的包工头。
  的士在梅园宾馆门前停了下来,罗安将两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领着母女俩来到宾馆的大厅。当他开好房间准备带母女俩上楼时,小女孩突然扯了扯女人的手轻声说:“娘,你看,爸爸!”这时罗安也看到了,只见一名时髦女郎正挽着一个男人的手从楼上走下来,女人一见,有点激动地走了过去。“宝根,我是翠花呀!”女人一语未了,泪水便流了出来。接着,她拽着小女孩的手,推向那个男人:“芳芳,快叫爸爸!”
  眼前的一幕,使王宝根感到十分意外。站在他身边的那位时髦女郎,突然对他大声吼道:“你不是说你离婚了吗?这女人是谁?小贱人又是谁?要是今天不说清楚,我和你没完!”
  王宝根狠狠地瞪了翠花一眼,把自己女儿推向一旁,呵斥道:“谁叫你们到这里来的?等会儿跟你算帐!”说完,把翠花母女晾在一旁,跑向大厅门口的时髦女郎。
  站在一旁的罗安早已看不下去了,他走过去一把拉住王宝根质问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老婆受委屈从家里跑来找你,你倒好,在外面另寻新欢,抛弃糟糠之妻,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正在气头上的王宝根见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顿时火冒三丈:“你又是谁呀,我的事你少管!”
  “你不要问我是谁,但你抛弃妻儿于不顾我就要管!”罗安大吼一声,对着围观看热闹的人叫道:“各位听着,这位大嫂和这个五岁的女孩是这个男人的妻子和女儿,昨天被她婆婆从农村赶了出来。大嫂为找到她丈夫,忍冻挨饿,在东湖广场盖着稻草睡了一晚,结果大病了一场,刚从医院出来,现在身体都还没有恢复。可这个没有良心的男人早已弃妻儿于不顾,在外面逍遥快活。请你们评评理,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
  罗安的话像一磅重型炮弹,在围观的人群中炸开。大家纷纷指责王宝根,骂他没有良心,是个衣冠禽兽,是现代陈世美。还有人谴责时髦女郎是第三者插足,毁了别人家庭。本来就带气的时髦女郎一听,气得当众扇了王宝根一个耳光,然后捂着脸跑出了宾馆。
  女人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孩子,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挨打的丈夫。而此刻的王宝根既不去追那跑出去的时髦女郎,也不去理睬自己的妻儿,而是捧着头蹲在地上。
  这时罗安疾步走了过去,友好地扶起王宝根,问他妻儿的事怎么办?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一些客人也纷纷走了过来,劝慰王宝根,做人不能没有良心,既然妻儿找上了门,就应该好好善待她们。
  罗安将手中的房卡递给女人,然后语重心长地对王宝根说:“王兄弟,我现在把你的妻子和女儿交给你,希望你好好善待他们。”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就来找我,我在市法院工作。”
  王宝根感到身前身后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他愧疚地看着罗安,然后将手伸了过去:“谢谢你,罗法官!”说完,欲带着自己的家人上楼。这时,女人和小孩突然转过身来,对着罗安深深地鞠了一躬,接着朝楼上走去。
  罗安站在宾馆的大厅,目送女人和小女孩上楼的背影,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舒心地缓了口气。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