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死者的最后叹息

他纵身一跳的那瞬间,他的意识是一片空白,脑中嗡嗡轰鸣的是妻瑞芳的恶毒的骂语:“你去死去,死了你,我省心,看见你,影子都是黑的,恶心死姑奶奶了,你死了正好。”
  他的身影一出窗口,手触及到的是那蓝天与白云。他从来没有与天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过。哪怕坐飞机来这座城市。坐在飞机里的感觉也是和这不一样的,眼底那一直需自己仰视的高楼大厦,一下子也矮了下去,那些曾令人羡慕不已的名车、人流,此时却像蚂蚁一样的蠕动着,特别的渺小,自己此时居然如此的高大。杨健笑了:一切是该结束了,他再也不用受恶妻的那种压制了,那奴隶般的日子,让他想起都觉得可怕。他不由得笑那些管不住男人的女人的愚,其实一个女人管男人的最直接有效的手段,就是切断他的经济来源,让他一无所有,让他地位扫地,尊严扫地。
  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突然袭上杨健的心头,笼向他的四周,他以为自己从这16层楼跳出,会像一朵白云一样的飘落,没想到完全不是这样的。这怎么像一架被击落的飞机,直线的往下掉落。他害怕了,后悔了。可他明白,此时不可能出现奇迹有人能救得了他。罢、罢、罢,好歹这是仅有的一次自己做主的事,也是自己一生中所做的唯一一次重大的选择,权作一次证明好了。证明自己也曾男人过一回,证明自己也能干一件轰动的大事,证明自己并不是妻口中的那个什么也干不了的窝囊废。只是苦了自己的女儿,当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做出这样的事,会是怎样的疼惜,会是怎样的一个肝肠欲断的场面……
  他不想看到自己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残忍场面,他一向胆小怕事,更害怕看到血。曾记得父母杀鸡,他都躲着不敢看。在他即将摔到地面的那一瞬间,他就早早的离开了那具肉体,远远的躲到僻静的角落,望向这里。
  由于他早早的离开了身体,所以他没感觉到疼痛。但他知道,他的身体一定是血肉横飞,所有的骨头都成了粉碎性骨折。一下子,他摔落的地方就聚拢了好多人,人们议论着、猜测着、询问着。不一会儿,120救护车来了,拉上他走了。他的妻一直没有出现。他不由得妄向那16楼的窗口,他以为那里会有一个身影的,可他只看到一扇开着的窗户,空洞洞的,再什么也没有了。
  他是被直接拉倒太平间的,一直没有任何人来过,后来来了两个人,将他又拉到了火葬场,再后来,他的女儿出现了,人们将装有他骨灰的一个小盒子递到女儿的手里。女儿冷然地接过,他害怕出现那个肝肠欲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女儿带着他的骨灰回到了那个小区,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将他放在了那儿就走了。他随女儿上了楼,进了家门。女儿是直奔妻的房间的。
  “办妥啦?”妻问女儿。“妥啦。”“好,明天咱们把他带回老家,你准备一下。”“嗯。”“还有,女儿你记着,咱们回去可不能说你爸是跳楼的,就说是精神抑郁,心脏病突发死的,不然咱们家的名声可就难听了,怕还会影响到你们的名声,还有你们孩子将来的声誉。”“好,我听你的……”“还有,你的笔迹不是跟你爸的几乎差不多嘛,以你爸的口吻模仿你爸的笔迹写一份遗书,就写上他有先天心脏病,写上他如果哪一天不想活就会去死,一切都以咱母子无关,不许任何人找咱们的麻烦。没人见到你的笔迹,不会怀疑到你的。”“为什么要写遗书?”“你傻呀!咱老家还有两套房产,几间门店,万一你奶奶、你姑姑她们争这些房产呢,万一她们又要起诉法院,追溯你爸的死因呢,这要法院一调查,不是就全明白了?”“哦,知道了。”“好,不早了,你去准备准备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坐车呢。”“好,你也休息吧”说完女儿退出了母亲的房间,轻轻的掩上了门。
  听到这里,杨健就感到一阵的愤怒与心酸。父亲与自己奋斗打拼了一生,在老家挣得了两套住房,五间门店,居然没有母亲住的一间,让母亲到现在都得在外租房子住,自己真的是多么的窝囊啊!
  女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挨着老公睡了下来。老公却腾的一下坐了起来:“你爸死了,你怎么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我哭不出来。”“哭不出来?你还有点良心没?你爸抚养你这么大容易吗?”“他要去跳楼,我有什么办法?再说我是我妈抚养大的又不是他……”“你这说的是人话吗?单你妈一个人能把你抚养大吗?你能有今天吗?你爸供你吃,供你穿,供你读书,你现在有了这份体面的工作,你爸给你花那么大的精力在这座大城市买下这套房子,又给你操持了婚事,成了家,这一切单靠你妈能办到吗?你怎么这样冷血?早知道你们家是这样的一家人,我死都不会娶你。你再看看你妈成天对你爸的那个样子,你也这么大了你怎么就不懂得规劝规劝你妈,让你妈对你爸好点?”“他们一直就那样,我都习惯了。我又不知道我爸他会去跳楼。”“你说的是人话吗?”“行啦,明天咱们回老家把我爸埋了,你明天早起一会儿。”“我才不跟你回去丢那个人,跟着你在这里已经丢尽人了,再回你们老家去丢人,不知情的人哪个不是说你爸妈给咱们来看孩子,是咱们逼死你爸的?”“我不是准备以我爸的名义写封遗书吗?撇清咱们与这件事的关系嘛”“呵,别忘了,你奶奶还一个人在街头流落着呢,也别忘了,你们家那么多的房子,现在还都被你外婆外公霸占着呢……”
  听着女婿的话,杨健稍微有了点安慰,总算有人还懂得他的一点好。他原以为在他跳出窗外摔下的时候,他的妻子会一下良心发现,懊悔的跑出来,抱着他嚎啕大哭的,他也以为他的女儿会心疼他这位父亲而肝肠寸断的,但这一切都没有出现。一个在家庭里毫无尊严和地位可言的父亲,在孩子的眼里也只留下下人这一身份了,亲情、血亲都已淡化的不存在了。
  英国著名学者哈伯特说:“一个好父亲,胜过一百个校长。”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定会有一个不被边缘化的爸爸。而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的死什么都没证明了,甚至他的死连一点涟漪都没有。不到半个小时,那个现场就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人们也都各忙各的事去啦,好像那里本来就没发生过事似的。
  第二天回老家,女婿终是没有回来。杨健跟着回来了,他的根在这里,他的家也在这里,他得落叶归根呢。
  他的丧事是只有自家人以及抬棺、打墓的几个人草草完事的。没有鼓乐,没有花圈、纸宅,没有大摆酒宴,这样的丧事也没有人愿意来参加。周围倒是围观的有不少的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着,指指画画的。妻和女儿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没有一滴眼泪。让他欣慰的是他平时的一些朋友、同事都曾在昨天下午按照乡俗来进行了吊唁,每个人都烧了纸。可笑的是他的妻子到现在还没忘拿他这个死人去赚取最后的一笔钱,就在昨天下午,他的妻在他的灵旁的一间房子里设立了礼房,每一个来吊唁的人都或五百或一千的表达了对家属的慰问。
  他空洞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和自己过了一辈子的女人,发出无声的冷笑。
  他去看望了母亲,母亲似乎还不知道她的儿子已经出事了。应该是他的姐姐们瞒了起来,可这么大的一个笑话,满城人都在议论着,这个城并不大,又能瞒得了几时?
  他随着出殡车来到了他将长眠的地方,那是个不起眼的荒坡,长满了杂草。父亲的坟头孤独地立在那,父亲应该早知道了,他怎么不出来看一眼呢?他是一个人在里边悲伤吧!
  这下好了,父亲再也不孤独了,有了他的陪伴,每天和父亲小酌几杯,把自己一辈子的憋屈讲给父亲听。将来,将来这里也许还会有母亲的,应该会的,姐姐们会把母亲送这里的。那时我再好好的孝敬她老人家吧。除了母亲,这里应该再不会有人来了,这样也好,清净,一家人正好过一世平静的日子。
  他随着埋葬人一铁锹一铁锹的铲土填埋着墓口,他朝着母亲住的地方望了一眼,他没去看立在一侧的女儿,一个闪身进入了下面,去找他的父亲去了。
  
  2020年11月30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