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死者留给生者的思考

“杨健跳楼啦!”
  “谁?”
  “杨健,从16楼窗口……”杨建跳楼的消息,似一声闷雷在人们间传开。
  杨健是附中的一名教师,1987年毕业于一所师范学校。当时被分配到一个乡下初中任教。身材矮小,其貌不扬,不善言辞,属于那种要身材没身材,要人才没人才的“三等残废”,唯一的优势就是家庭还不错。父母都是上班的国家正式人员,居住在城里,有着自己的房子。
  谁都知道那个年代的教书匠,那是比“臭老九”还更“臭”的行当。农村教师找对象,别说找一个上班的了,就是找一个农村没文化的女孩儿都困难。所以那个年代的老师娶得大多都是没工作的农村老婆。
  杨建的老婆叫瑞芳,就是杨建当时任教的那个学校的一名小学代教老师。他俩是经人介绍闪电式结婚的。当时瑞芳死活不愿意,跟父母还大闹了一场,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哭了两天两夜,但父亲的话说的也有道理:“你一个代教,以后能不能转了正还不一定。城里那些好人家,人家还看不上你,找村里这些受苦的小伙子,你好歹也是个教书的,你又不甘心。杨老师人才不好有啥关系呢?好歹人家也是国家正式工作的。男人嘛,俗话说:丑男人,丑男人。又不是找女人,要个好看的。人家父母都是国家正式干部,城里又有房,你到哪儿去找这样的好婆家呢?将来你们要结了婚,再调回城里,那不是一辈子的好日子吗?唉!”父亲的一番话说得全在理,可瑞芳就是觉得不甘心,自己好歹也是方圆十里有名的漂亮姑娘,又有文化,还是个老师,又不是村里那些没文化的粗手粗脚的女孩,可真要找一个城里有房、有工作的小伙子,还真没有人能看得上咱。于是,瑞芳牙一咬,也就认了这门婚事,任由父母张罗了。
  结婚当天晚上,瑞芳坐在那儿哭了整整一个晚上。杨健想去给她擦擦眼泪,手刚一伸过去,“你别碰我!”瑞芳像只受惊的兔子,蹦的一下跳到一边,两眼怒视着杨健。“好,好,我不碰你,不碰你……”杨健就这样陪着老婆坐了一个晚上。
  过了一段时间,瑞芳慢慢地也就认命了,他们的第一次是在瑞芳背对着杨健的情况下完成的,他们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瑞芳从不跟杨健一个被窝睡,他们的每一次都是杨健好话说尽,哄半天,瑞芳才让他钻进被窝。瑞芳从来不以正面对他,杨健还得再说半天好话,瑞芳才会不情不愿地闭着双眼让杨建扳转身,给他个正面。瑞芳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一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样子。
  娶到这么一位漂亮的媳妇儿,杨健宝贝的不得了,所有的家务活都揽在自己身上,从来舍不得让瑞芳去做。瑞芳却不领他的好,他做的每一件事儿,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他们不见面则已,一见面一说话就吵:“这地你是咋拖的?笨的猪一样!”“你连个话也说不了吗?你个废物!”“这是什么饭?你就不能做的好吃一点吗?连个饭都做不了,快去死吧!”“怎么这次评优就没你,你就不能去找他校长理论,你个窝囊废,我跟着你都快气死了!”“滚一边去,你个牲口……”瑞芳一这样骂,杨建便陪着小心、说着好话,忍气吞声的任由她骂。瑞芳要是看到杨健不说话了,就又骂道:“怎么啦?你怎么不说了?哑巴啦?你个死人。我咋这样命不好就嫁给你这么一个窝囊废……”有时,杨建实在忍受不了的时候,便想躲出去一会儿,可瑞芳不干:“你干嘛去呀?有理你说呀?你说不清楚倒想走?我今天跟你没完,你走一个试试,要走你就走一辈子,不要回来,你死了姑奶奶也安心了。”在家不对,走又不对,干啥啥不对,走哪哪不对,有时杨健被压制的实在喘不过气来。他不还口还好,他一还口,瑞芳便说:“你还是个男人?学会骂老婆,你什么男人?女人都不如,窝囊废一个……”
  自从有了女儿后,杨建的处境一直也没有改变。再后来,他们调回了城里,瑞芳也转成正式教员了,杨建又多了一项任务,那便是接送女儿,辅导作业。
  90年代,有那么一段时间,城里刮起了一股跳舞风。一下班,女人们饭都顾不上吃,就跑去舞厅跳舞。瑞芳进到城里来更是如鱼得水,每天都是半夜半夜回家,一回家就喊累。杨建忙得给端来热水,把脚给一洗,瑞芳就去睡了。有时杨健想挨过去亲热一下,总会遭到瑞芳的一声冰冷的呵斥:“滚一边去,废物一个,姑奶奶没心情,累了。”杨健便只能木讷的睡一边,两眼呆呆地盯着天花板,有时一盯就是一晚上。
  睡不着觉,便免不了要翻身,一翻身瑞芳就骂他,嫌他翻身发出声音,惊了她的觉。后来,杨建干脆一个人到另一个屋去睡了。从此,他们过起了长久的分居生活。各种关于瑞芳的风言风语传来,杨健是敢怒不敢言,总是抱着一个幻想:现在她还年轻,过一段时间她会想通的,也会回心转意的。杨健一直拿这个幻想安慰着自己。
  要说这杨建窝囊也真够窝囊的,被这个强势的老婆管着,烟不抽酒不喝,身上从来不带一分钱,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哪怕是几元钱都得向老婆张口要。家里的大小需要做主的事儿,他说了都不算,都得听老婆的。几十年就这样过来了,女儿也大了,工作了,结婚了,他们都到了快退休的年龄了,他们间的关系虽说稍微有所缓和,但也好不了多少。
  听说前一段时间,杨健的老妈被瑞芳赶出来了,老人家只好一个人租房住。杨健的房子被老丈人住了,杨健也不敢说些什么。这几十年来,杨健虽说在瑞芳面前不说什么,但那颗不甘屈辱的心却一直在膨胀着,被老婆压制了这二三十年,活得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名义上有个老婆,实则打了半辈子光棍,他早受够了,早不想受了。现在女儿也结婚了,老娘自有兄弟姐妹们照顾,他已无牵无挂了,剩余的时间和精力,他想拿来做一次反抗,他不想再受这个窝囊罪了,他想为自己活一回,他想挽回一点做男人的尊严。
  这一天早上,瑞芳睡到十点钟起床,走进厨房一看,看到杨健给她盛好的一碗面条便大怒道:“怎么又是面条?天天面条,你还能不能换个花样?那么干,一点汤都没有,你叫我咋吃?你个废物,连个饭都做不好,用你能做啥?你快死了吧,死了,姑奶奶也安静。”杨健平静地盯着瑞芳:“你真的就那么希望我死?这么多年你就一点感情都没有?”“你其死去,死了你,我省心,看见你,影子都是黑的,恶心死姑奶奶了,你死了正好。”杨健听着不觉冷冷一笑:“好,好,我就死给你看,这么多年年我也受够了,我再也不受这种窝囊气了!”最后一句杨健是用尽浑身力气喊出的。随即,他猛地跑到窗前,手一攀窗口,纵身往外一跳……
  瑞芳一愣,随即伸出手想去抓杨健,但什么都没抓住……
  杨健走了,却给人们留下太多太多的思考。我不知道瑞芳会不会去反思自己的这一生,会不会有一点点的后悔。杨建选择的这条路在他认为解脱了,但如果人真的有魂魄在的话,他会不会还会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其实,杨健还应该有其他路可走的,比如:离婚;还比如:离家出走,过自己的生活……
  
  2020年11月21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