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巫山不是云

周六,妻子带着孩子去看外婆,一个人在家略感孤寂。欲邀三朋四友小酌一杯,却不愿出门,只好作罢。于是便在静谧午后,沏一壶绿茶,捧一册墨卷,闻窗外阵阵鸟语花香,悠然自得。
  在这般美好的夕阳下,忽然传来手机的响铃声,熟悉的《红豆》旋律弥漫心间,一幕幕或甜蜜、或淘气、或悲伤的记忆瞬间充斥整个脑海,只因《红豆》是专属于她的铃声,尽管这熟悉的旋律已经整整五年不曾响起,但不知为何还是执着的将《红豆》设置为她的专属铃声,可能这就是初恋吧!那个曾经让我为了她而痴狂的女人。看着手中还在持续响着的手机,在即将自动挂断之时,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还好吗?”她说。
  “嗯,还好,除了你离开的那段最初时间。”我答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再次开口道:“能陪我聊聊天吗?”
  “嗯,没问题,你想聊点什么?”
  “八点,老地方,不见不散。”她说完便结束了通话。
  颓然惆怅的靠在椅子上,想着那个地方我们曾一起经历过的点点滴滴,欢声笑语、撒娇卖萌、三生约定......脑海中挣扎着要不就此爽约、此生不再相见。但,时间定格在七点钟的时候,还是起身去了那个地方,或许是心中还有一份幻想吧!
  八点钟,小湖边,我又一次看见了记忆深处最美丽的她,依然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柔顺的及腰长发自然垂落于胸前背后。仅仅只是看了她一眼,愤怒的情绪便忍不住的冲上头顶,只因她嘴角的那一抹淤青以及脸颊上的鲜红手掌印。当她看见我如约而至,便立刻扑进我的怀里,呜呜的痛哭起来,泪水打湿了我的衬衣,同时也流进了我的心里......
  曾经,我如至宝一般守护着她,不愿看她伤心、不愿见她流泪,只愿她脸上永远都留着灿烂的笑容。当她弃我而去之时,纵然我心中有千般无奈、万般愤怒,但是一种叫做理智的东西告诉自己,只要她过的开心、快乐,你就应该祝福她,因为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之所以离开你,只怪你自己不够优秀,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而现在,看着趴在怀里痛哭流泪的她,脸颊上那刺目的巴掌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弥漫心间,同时有一个声音在心底不断的问自己,当初就那样放手真的对吗?
  两个小时,她整整哭了两个小时,在这两个小时里,我们没有说一句话。她一直在不停的抽噎、悲泣,而我也一直在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以示安慰。两小时后,也许是她哭累了,或许是她哭够了,也或许是眼泪流干了。她抬起泪眼蒙胧、梨花带雨的小脸开口说:“饿了。”不知为何,我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我们去吃鸡排吧!”她说“好!”于是我们同五年前一样,她抱着我的手臂,我们一路向着鸡排店走去。还是那家鸡排店,还是那个老板。“还是一份大鸡排?”店老板认出了我,开口问道。“嗯。”我点头表示认可。“好嘞,稍等。”在等待鸡排的时间里,以前我们总是充满着欢声笑语,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但是这一次,却相对无言,好似有一座看不见的大山隔在中间,明明近在咫尺,又仿若远在天边......
  鸡排做好了,我们拿着鸡排一路向家走去,我的家。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抱着我的手臂,但不同的是,以前的她给我的感觉像是一只快乐的精灵,而现在的她,更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到家后,她去洗澡,我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我带她回来了。”明显的我感觉到电话那一头妻子的呼吸声有些凌乱,我急忙解释到:“她的心情很不好,刚刚被她老公打了,她老公生意失败,每天酗酒度日,稍有不顺心,轻则对她一番痛骂,重则拳脚相加,三个月前她被打到流产,她......”不等我说完,妻子打断了我的话:“把握好分寸,我相信你,周一下午我和孩子回来。”说完妻子就挂了电话。一瞬间,心中被满满的感动包围着,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洗完澡,她穿着我的睡袍,坐在我身侧的沙发上,头枕着我的肩,沐浴露混合着她特有的体香,飘进我的鼻间。她幽幽开口道:“我们还有可能吗?”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转身扶正她的身体,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开口:“丫头,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丫头,我已经结婚了,有爱我的妻子,还有听话懂事的孩子,我不能负了她们,你明白吗?”
  “你是嫌我脏吗?”她,又哭了。
  “丫头,不管你经历了什么,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当年的那个丫头。”缓了缓情绪,我再次开口道:“尽管我的妻子没有你漂亮,也没有你有气质,更没有你温柔,还不像你那么懂我;但是,她把人生中最好的五年给了我,还为我生儿育女,此生我注定不能负了她们娘俩。丫头,你是我心中最大的痛,我能理解这种滋味。所以,我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她们娘俩心中的痛,你可明白?”
  “哇......”她又一次扑在我的怀里哭了,哭的很伤心,也很大声。兴许是这些时日过的很累,总是担惊受怕,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即便是睡着了,她的眼角依然带着泪花,时不时的还会梦呓几句:“不要打我...我错了...我好后悔......”
  看着她即使睡着了,也依然如此提心吊胆的样子,心,真的好痛、好痛......很难想象,这段时间她是怎样熬过来的?轻轻的抱起她,将她放在卧室的床上,为她盖好被子,关上门。回到客厅,我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调成静音模式,看着电视里的画面一幕幕从眼前滑过,却不知演了些什么,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百感交集。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十点,她才从睡梦中醒来。我为她准备了记忆中她最喜欢的早餐---一个水煮蛋,一杯牛奶,一笼奶黄包。吃过早餐,我问她今后有何打算?
  她说:她这次是趁他出去喝酒之时,偷偷跑出来的。她打算先回老家住一段时间,也看看父母,然后,回来就和他离婚。
  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我为她买了周一早上回家的高铁。当天下午,我陪她出去散心,顺便买了一些她回家需要带的礼物。一天下来,她的心情似乎略微好了一些。晚上,依然是我家,她睡卧室,我睡书房,一夜无话。
  周一早上,我送她去车站,在检票口,她回头问我:“我们还能做朋友吗?”习惯性的伸出右手抚着她耳边的青丝,“《红豆》会一直为你保留。”她,笑了。这是她这两天以来第一次笑,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五年前的小湖边,她笑得那么纯真、纯粹!只是我知道,时间再也回不到从前。目送她所乘坐的列车消失在视线里,我转身去往工作的地方。
  今天的工作并不是很繁杂,但是却有点心不在焉,出了好几个岔子,索性请了半天假,下午早早就回家了。打开家门,发现妻子已经在准备晚饭了。当妻子发现我回来时,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快步走过来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呀?”
  “因为我想你啦。”说话的同时,伸出双手搂住妻子的腰,将她揽在怀里。
  “讨厌呀你,都老夫老妻了,你也不嫌害臊。”妻子娇嗔道,却没有挣扎。
  “你都不问问这两天我和她......”妻子伸出一根手指压在我的嘴唇上,说道:“我相信你。”只是我看见妻子微翘的嘴唇以及湿润的眼角,我知道这两天妻子的内心也很不平静。
  我趴在妻子的耳边悄悄说道:“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嘿!嘿!嘿!”
  “滚!你个大流氓,大白天的说什么呢!”妻子笑骂道。
  “我是说,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去接妮妮放学了,你在想什么呢?”我纠正道。妻子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哈哈哈......在畅快的大笑声中,牵起妻子的手,一起去往幼儿园接妮妮放学。
  叮铃铃、叮铃铃......随着放学铃声的响起,在一群“小神兽”的快乐声中,一个小精灵向着我和妻子跑来,边跑边喊:“爸爸,妈妈,你们一起来接妮妮放学啦,太好了。”“是啊,谁让你是我们的小仙子呢!”妻子打趣道。
  在回家的路上,路过鸡排店,看见店老板正在关门,门上贴着:家中有事,暂停营业。不禁好奇的问道:“老哥,家中有什么事啊,这都关门歇业了。”
  “哦,原来是你啊。”老板回头看见是我,接着说到:“闺女嫁人,不得回去嘛!养了二十几年的白菜,就这么被拱走了,心疼啊!”但脸上的表情却透露着浓浓的高兴。
  “这可是大喜事啊!”我说道:“你这店打算什么时候重新营业啊?我也来沾沾喜气。”
  “行啊!”店老板一边走一边用爽朗的声音说到:“下个月今天,你来,我请你吃鸡排,连请三天。”
  夕阳下,三道影子被拉的很长,影子的主人是:妮妮、妻子、我。而我们前进的方向是---家。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