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陌生男女的情爱

他离了婚。她也离了婚。虽说她看上去比他年轻,人也长得漂亮,但因气色不好,缺少光泽,总给人一种病恹恹的感觉。
  他们同住在高层,乘电梯上下楼。每层有五户人家,他住东,她靠西,出门是一条两米来宽的通道。起初,他们乘电梯偶尔碰到,互不言语,像陌生人,但心里明白,都是住在一层楼上的邻居。后来照面多了,也只是礼节性地点点头,有时会报以一个善意的微笑。
  她属于上班族,但喜欢花钱,常常在淘宝网上购物。有一次,她收到七八件快递,满满的一大摞,要一次拿很困难。正巧,他下班回家经过她面前,见她东瞧西望,像是要人帮忙的样子。他看到后,心领神悟,主动上前帮她拎了两大件。她笑着看他,说了声“谢谢”,接着一前一后朝楼层的电梯走去。
  电梯里,他看着她匿笑,她有些赧然,把脸偏向一隅,眼睛里却射出两道柔情的光。
  到家之后,他把两大件东西搁置她的家门口,准备离去。她说了声“等等!”便打开门,放下东西,从餐桌上拿过一包中华香烟递给他,“谢谢你,这是对你的酬劳!”
  “对我的酬劳?”他一听这话,如同被别人扇了一巴掌,自尊受到了莫名的伤害。没料想自己的一片好心却换来眼前女人如此势利,他想扭屁股走人,但又觉不妥,毕竟是一个楼层的邻居,不想把关系搞僵。于是,他做了一个谢绝的动作,而后问她,您抽烟?她抿嘴一笑,说烦闷时偶尔抽一支。他说,我不抽烟,谢谢您!他特意加重了“您”的语气,而此刻的她已听出了话外音,意识到刚才的话语有些不妥。
  打这以后,只要两人一碰面,她总觉得自己欠了他一份人情,少了一份礼貌,心存愧疚。而他总是笑着同她打招呼,没有任何计较,主动找一些闲聊的话题。一来二往,两人混熟了,说话也放开了,彼此还互通了姓名。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
  一个深秋的夜晚,他从朋友家回来,还来不及洗浴,便听到“咚咚咚”几声敲门。
  “是谁呀,这么晚?”他从“猫眼”里朝外一看,是她。
  他把门打开,问她有什么事?她有些赧然地对他说,如果方便的话,送我去医院看看。
  这时他才发现,她的脸色很难看,还捂着胸口,像是生病的样子。
  他二话没说,迅疾穿上外套,把门随手带上,乘电梯急急下楼,开车把她送到医院。在候诊室门口等了近半个小时,她笑着走了出来。
  回家的路上,他问她哪里不舒服?她依旧笑着回道,没什么大事!见她不愿说,他也不便再追问下去。
  她是个懂得感恩的人。翌日晚上,她拎着一件牛奶和一袋水果敲响了他的门。等了好一会儿,门开了。他问他有什么事?她笑了笑说,感谢您昨晚送我去医院,小小意思,请收下。说着,将手中之物递了过去。他拿着东西愣神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俄顷,他突然对她说,要么进来坐坐?她笑着回道,算了,晚上还有事。
  其实,她内心想进去坐坐,与他聊聊,排泄排泄她心中的烦闷,想听听一个男人内心的故事。但她毕竟还有底线,女人的矜持又拒绝她这样去做,毕竟是孤男寡女,又是晚上,怕闹出不必要的闲话。
  到了周末,她主动来找他,问他有没有时间陪她去郊外看看?去郊外,我陪你?他愣了一下,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大胆邀请一个男人出去玩?他本来今天有事,但想了想,便答应了。其实他想看看这个女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那天天气真好,太阳暖暖地照着,风儿微微的吹着,天空高远,秋意正浓,楼前的一排银杏树泛着金黄。
  她坐在副驾驶室,穿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粉红外套,多了几分鲜艳和妩媚。他瞥了她一眼,以男人的细腻夸了一句,你真美!
  小车沿着小区门前那条笔直的柏油路向前驶去,按照她提供的方位,来到郊外的一条小河边。他把车停靠在路旁一棵葳蕤的樟树下,然后打开车门,绅士一般扶她下车。
  眼前是一条直通河边的麻石路,路面平整狭窄且树荫蔽日。河道不是太宽,河水早已干涸,显得十分浑浊。河两岸像新整理过似的,临岸的一排排整齐的柳树旁边,红红黄黄的花儿开得正艳,形成了一道秋色旖旎的美丽风景线。
  他和她在麻石路上并排地走着,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幸福恩爱的一对。其实,他们彼此心里怎么想谁也不知道。特别是他,为何在周末这天非要他出来陪她,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话题突然扯到了个人问题上。她首先向他提问——
  冒昧地问一句,为什么总是看到你一个人进进出出,你那位呢?
  他笑了笑,毫不隐晦,直接告诉她离婚一年了。
  孩子呢?
  随女方。
  为什么离婚?女人总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
  他叹息一声,公司破产。
  她看他一眼,不语,脸色很沉重。
  这回轮到他问了,你那位呢?
  她也很干脆,并不觉得难为情,随口回了一声,和你一样,离婚三年了。
  原因呢?
  脾气不好。
  孩子呢?
  不能生育。
  他突然停下脚步,像审视一幅画一样打量着她,久久没有言语。
  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彼此如同似曾相识的陌路对视了好一阵。很少启唇露笑的她,竟然打开僵局,大笑一声问他,说女人不能生育有错吗?难道离婚都是女人的问题吗?
  最后一句话终于提醒了他,这次轮到他傻笑了。
  他俩又继续朝前走。
  这时,从旁边小路上走过来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天使般的孩童,一路欢声笑语。小男孩手中拿着一个泡泡机,向上一扬,无数个彩色气泡飞舞在空中,一个很大的气泡随风轻轻地飘落到她的头上,她倏地退后一步,双手一接,“啪”的一下碎了。她觉得好玩,孩童一般要小男孩让她玩一次。小男孩把泡泡机的小棒递给她,她学着小孩随手一扬,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大大小小飞出十几个多彩的气泡,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剔透。刹那间,她变成了一个快乐的小顽童,笑着,跳着,跑着,而旁边站着的他,用手机抓拍了眼前这最美的一瞬。
  小男孩一家走远了,她仍处在极度的兴奋中。可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到身体不适,面无气色,紧紧地捂着胸口,在欲蹲下的一刹那,被他猛然扶起,在路旁的一条石凳上坐了下来。
  他问她怎么啦?她一边喘息一边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取出一瓶益安宁丸,服下去之后,她觉得头还有些晕,便毫无顾忌地在他的肩头靠了上去。他不敢动她,任凭她靠着。
  一分钟,两分钟……半小时过去,他见她还没有醒来,这时他急了,轻轻地拍打她,喊她,但没有反应。他多少懂一点自救,用手摁住她的人中,摩擦她的手心。她终于醒了,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左右看了一眼,恍恍惚惚一般,像是刚从梦中醒来,看到眼前这男人,她第一次柔情地对他说,能送我去医院吗?
  事情的突发使得他始料不及,他一把抱起她,迅疾朝自己停放的车位跑去。
  小车在一家医院门前停了下来,他背着她直接找到急诊室,忙对值班的医生说,求求你快看看,她刚服药不久,但还是昏昏沉沉。
  医生是个上了年纪的女性,把她带到另一个房间进行检查。检查完后对他说,你先去挂号,还得进一步确诊。不过得提醒你,医生语气极不友好,你这个做丈夫的太不会关心女人,她有先天性心脏病,能活到现在就是个奇迹。说着,开了一张“心脏彩超检查报告单”递给他。
  他听到这里,脑子“嗡”的一声,一下子蒙了。先天性心脏病?我的妈呀,这就是她今天要我陪她出来玩的理由?她为什么要选择我?他思来想去不知如何是好?但救人是第一位。
  他挂了号,交了钱,然后背着她来到三楼彩超室大厅。好在人不多,他把单子压在前面两个人之后。约莫半小时后,他扶着她走进了彩超室。
  从彩超室出来他问她感觉怎样?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句“辛苦您啦!”他想背着她下楼,她说算了,自己走,你够累的。他不由分说,背起她就往楼下走。
  到了急诊室,医生认真地看了一遍诊断结果,之后把他叫到另一间房里对他说,你爱人的问题很严重,要做好思想准备,因为属于先天性,建议做移植心脏手术或者换一个人工心脏,这样会让她活得长久一些。
  此时的他,完全进入了一种角色,是怜悯同情还是善良使然?他不知道,目前的他只希望她能好好活下来。于是他问医生,换一个人工心脏需要多少钱?
  医生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说,从目前的医疗技术来看,至少得六七十万,而且每年的药费不会低于十万。他“噢”了一声,要医生先开点药,回去商量商量。
  回家的路上,心神疲惫的他不知如何向她解释医生刚才那番话,他对她不仅仅只有同情,而且还有些心痛,毕竟太年轻了。她见他一直不语,便问他医生对他说了什么?他说先回家吧。
  到家之后,他扶着她在沙发上慢慢坐了下去,然后倒了杯开水,要她先把药吃下。
  对于他的体贴,她很是感动,这一生还没有哪个男人像他这样好心地对过她。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她催促他道,很想知道结果。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那你说是什么情况?他笑着把球踢给了她,这样让他不会难为情。
  她也笑了,笑得很好看,比当时发病时美丽多了。他喜欢看她笑,至少知道她的心情是愉悦的。
  在他面前,她已经毫无顾忌,问他想不想听听她的故事。
  他点了点头,像一个小学生似的坐在她的旁边,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原来她出生没几天就被父母遗弃,是一对好心的农村夫妇将她收养,还带她去看病,前后花了不少钱。她上面有个哥哥,比她大五岁。养父母对她特别好,供她读书,一直到她上大学。她在大学里一边勤工俭学一边做家教完成了她的学业,毕业后来到这座城市,应聘到一家大型企业做营销。因为她学的是营销专业,加之她在大学时做过化妆品推销,有一定的基础,当年就完成了五百多万的营销任务,一年后被提升为主管。也就在这时,她认识了一位政府机关的小伙子,在对方强烈的爱情攻势下,一年后就结了婚。一晃三年过去,她的婆婆开始厌弃她,认为她不能生育,最后通过民政局解除了婚约,留下了这栋房子。说到这儿,她重重地喘息了一声继续道,养父母的养育之恩她永远没有忘记,自她参加工作后,每月都要寄钱回去。她知道自己的病是上天带来的,她不怨自己亲生父母遗弃她,因为她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她现在手中还有些钱,要是哪一天她真的走了,她准备把这栋房子和存款留给她的养父母。
  他听到这里,生性善良的他早已是泪眼朦胧,没想到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子竟然有如此博大的胸怀和孝心。
  难道你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他禁不住问了一声。你完全可以治好自己的病啊,人生很漫长,你毕竟还年轻。
  她苦笑了一声,对他说,在认识你之前,她已经历了三次危险,她不想白白地把钱花在毫无作用的治疗上。
  你是不是很傻呀!他突然动了真情安慰她道。你赚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每个人有幸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上天的恩赐,为什么不能好好活下去呢?他越说越激动。其实你还有求生的欲望,要不然今天怎么会要我陪你出去玩,而不是一个人去,你是怕突然发病没人救你,对不对?
  他的话一下子戳到了她的痛处。想起自己到了而立之年,如今的身体状况容不得她去想男女私情,她不想毁了别人的一生,毕竟她还离过婚,不可能再有属于她的幸福和未来。她这样想时,一行热泪紧紧地裹在眼里,不忍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流出来。
  打这以后,他们再也没有碰过面。她以为自己的不幸故事给他带来了伤害,不见面对他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但不知为什么,她心里总感到有丝丝隐痛,有时还不免为他愣怔失神,东想西想,她也不知这是为什么。
  一天晚上,她轻轻敲响了他的门,但没有动静。第二天、第三天……连续几天都得不到他的消息。
  时间一晃到了翌年的阳春三月,寒冬终于过去,天气开始转暖,花儿开了,燕子也飞回来了。
  这天一大早,他敲响了她的门。开门的是位大妈,他问大妈,你是谁,怎么会在她的家里?大妈说,我是她娘,问他有什么事?
  他一下明白了,这位大妈可能就是她说的那位养母。他问大妈她去了哪里?
  大妈说,女儿住院好多天了,你找她有事吗?
  我是她朋友,能告诉我她在哪所医院吗?他显得很焦急,而且想马上见到她。
  当大妈说出医院的名字和病房后,他已经急不可耐了,匆匆地下楼,开着小车直奔医院而去。
  医院还没有到上班时间,但来看病的人不少,住院部外面停满了各种型号的小车。他等不及欣赏这一切,在旁边的花店买了一束鲜花,然后乘电梯直上住院部七病区。
  通过向服务台护士打听,他找到了她的病房。当她看到他的一刹那,于惊讶中突然坐了起来,没想到他会来看她,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喜悦和激动。
  他慢慢地走近她的床边,把花放在床头柜上。病室里其他两位病友见状,很知趣地悄悄走了出去,还把门轻轻给带上。
  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她俏皮的一句话竟然把他给逗乐了。他索性在她对面的床沿坐了下来,告诉她“失踪”的原因。
  你知道我这几个月去了哪里吗?他看着她笑道。我去了新加坡,就在与你分手的当天晚上,接到叔叔家保姆打来的长途电话,说我叔叔患重病。第二天我就乘飞机去了。叔叔有过妻室,但没有生育,婶子于十年前去世。患病后请了个保姆,还把公司给变卖了,我去后一直是我照顾。在他临终前,通过律师把所有家产转给了我。我就这么一个叔叔,他大学毕业后就去了新加坡,在国外生活了整整四十年。我现在有钱了,我的公司又可以开张了。自我知道你的病情后就在想,等我哪天有钱,一定要尽我最大努力帮你把病治好!
  她听到这里,突然捂着被子哭了,不知是高兴还是感动,想想身边有这么一个好男人关心她,就是现在离世也值了。等她擦干眼泪问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时,他极为真诚地说了一句,因为我们是朋友啊,我不想让你这么年轻就走完人生,你还有更美好的未来等着你。说完,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说,这卡里有一百万,由你支配,密码是六个六。
  此刻的她真想扑上去紧紧拥抱他,把多年来的孤独、无奈和痛楚通过男人温暖的怀抱融化掉,而且这样的好男人在生活中屈指可数。但她不能这样,她毕竟还有女人的矜持,还有女人的羞涩和稳重,还有女人的自尊。他这样想时,把卡退给了他。谢谢你的好意,她笑着说,你公司发展正需要钱,我不能太自私。再说,果真要做移植手术或者换人工心脏,我还有些积蓄。
  正当他俩聊得开心快乐时,突然有人敲门。他俩同时把目光投向门口。门轻轻地推开了,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她养母给她送早饭来了。他离了婚。她也离了婚。虽说她看上去比他年轻,人也长得漂亮,但因气色不好,缺少光泽,总给人一种病恹恹的感觉。
  他们同住在高层,乘电梯上下楼。每层有五户人家,他住东,她靠西,出门是一条两米来宽的通道。起初,他们乘电梯偶尔碰到,互不言语,像陌生人,但心里明白,都是住在一层楼上的邻居。后来照面多了,也只是礼节性地点点头,有时会报以一个善意的微笑。
  她属于上班族,但喜欢花钱,常常在淘宝网上购物。有一次,她收到七八件快递,满满的一大摞,要一次拿很困难。正巧,他下班回家经过她面前,见她东瞧西望,像是要人帮忙的样子。他看到后,心领神悟,主动上前帮她拎了两大件。她笑着看他,说了声“谢谢”,接着一前一后朝楼层的电梯走去。
  电梯里,他看着她匿笑,她有些赧然,把脸偏向一隅,眼睛里却射出两道柔情的光。
  到家之后,他把两大件东西搁置她的家门口,准备离去。她说了声“等等!”便打开门,放下东西,从餐桌上拿过一包中华香烟递给他,“谢谢你,这是对你的酬劳!”
  “对我的酬劳?”他一听这话,如同被别人扇了一巴掌,自尊受到了莫名的伤害。没料想自己的一片好心却换来眼前女人如此势利,他想扭屁股走人,但又觉不妥,毕竟是一个楼层的邻居,不想把关系搞僵。于是,他做了一个谢绝的动作,而后问她,您抽烟?她抿嘴一笑,说烦闷时偶尔抽一支。他说,我不抽烟,谢谢您!他特意加重了“您”的语气,而此刻的她已听出了话外音,意识到刚才的话语有些不妥。
  打这以后,只要两人一碰面,她总觉得自己欠了他一份人情,少了一份礼貌,心存愧疚。而他总是笑着同她打招呼,没有任何计较,主动找一些闲聊的话题。一来二往,两人混熟了,说话也放开了,彼此还互通了姓名。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
  一个深秋的夜晚,他从朋友家回来,还来不及洗浴,便听到“咚咚咚”几声敲门。
  “是谁呀,这么晚?”他从“猫眼”里朝外一看,是她。
  他把门打开,问她有什么事?她有些赧然地对他说,如果方便的话,送我去医院看看。
  这时他才发现,她的脸色很难看,还捂着胸口,像是生病的样子。
  他二话没说,迅疾穿上外套,把门随手带上,乘电梯急急下楼,开车把她送到医院。在候诊室门口等了近半个小时,她笑着走了出来。
  回家的路上,他问她哪里不舒服?她依旧笑着回道,没什么大事!见她不愿说,他也不便再追问下去。
  她是个懂得感恩的人。翌日晚上,她拎着一件牛奶和一袋水果敲响了他的门。等了好一会儿,门开了。他问他有什么事?她笑了笑说,感谢您昨晚送我去医院,小小意思,请收下。说着,将手中之物递了过去。他拿着东西愣神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俄顷,他突然对她说,要么进来坐坐?她笑着回道,算了,晚上还有事。
  其实,她内心想进去坐坐,与他聊聊,排泄排泄她心中的烦闷,想听听一个男人内心的故事。但她毕竟还有底线,女人的矜持又拒绝她这样去做,毕竟是孤男寡女,又是晚上,怕闹出不必要的闲话。
  到了周末,她主动来找他,问他有没有时间陪她去郊外看看?去郊外,我陪你?他愣了一下,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大胆邀请一个男人出去玩?他本来今天有事,但想了想,便答应了。其实他想看看这个女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那天天气真好,太阳暖暖地照着,风儿微微的吹着,天空高远,秋意正浓,楼前的一排银杏树泛着金黄。
  她坐在副驾驶室,穿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粉红外套,多了几分鲜艳和妩媚。他瞥了她一眼,以男人的细腻夸了一句,你真美!
  小车沿着小区门前那条笔直的柏油路向前驶去,按照她提供的方位,来到郊外的一条小河边。他把车停靠在路旁一棵葳蕤的樟树下,然后打开车门,绅士一般扶她下车。
  眼前是一条直通河边的麻石路,路面平整狭窄且树荫蔽日。河道不是太宽,河水早已干涸,显得十分浑浊。河两岸像新整理过似的,临岸的一排排整齐的柳树旁边,红红黄黄的花儿开得正艳,形成了一道秋色旖旎的美丽风景线。
  他和她在麻石路上并排地走着,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幸福恩爱的一对。其实,他们彼此心里怎么想谁也不知道。特别是他,为何在周末这天非要他出来陪她,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话题突然扯到了个人问题上。她首先向他提问——
  冒昧地问一句,为什么总是看到你一个人进进出出,你那位呢?
  他笑了笑,毫不隐晦,直接告诉她离婚一年了。
  孩子呢?
  随女方。
  为什么离婚?女人总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
  他叹息一声,公司破产。
  她看他一眼,不语,脸色很沉重。
  这回轮到他问了,你那位呢?
  她也很干脆,并不觉得难为情,随口回了一声,和你一样,离婚三年了。
  原因呢?
  脾气不好。
  孩子呢?
  不能生育。
  他突然停下脚步,像审视一幅画一样打量着她,久久没有言语。
  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彼此如同似曾相识的陌路对视了好一阵。很少启唇露笑的她,竟然打开僵局,大笑一声问他,说女人不能生育有错吗?难道离婚都是女人的问题吗?
  最后一句话终于提醒了他,这次轮到他傻笑了。
  他俩又继续朝前走。
  这时,从旁边小路上走过来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天使般的孩童,一路欢声笑语。小男孩手中拿着一个泡泡机,向上一扬,无数个彩色气泡飞舞在空中,一个很大的气泡随风轻轻地飘落到她的头上,她倏地退后一步,双手一接,“啪”的一下碎了。她觉得好玩,孩童一般要小男孩让她玩一次。小男孩把泡泡机的小棒递给她,她学着小孩随手一扬,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大大小小飞出十几个多彩的气泡,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剔透。刹那间,她变成了一个快乐的小顽童,笑着,跳着,跑着,而旁边站着的他,用手机抓拍了眼前这最美的一瞬。
  小男孩一家走远了,她仍处在极度的兴奋中。可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到身体不适,面无气色,紧紧地捂着胸口,在欲蹲下的一刹那,被他猛然扶起,在路旁的一条石凳上坐了下来。
  他问她怎么啦?她一边喘息一边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取出一瓶益安宁丸,服下去之后,她觉得头还有些晕,便毫无顾忌地在他的肩头靠了上去。他不敢动她,任凭她靠着。
  一分钟,两分钟……半小时过去,他见她还没有醒来,这时他急了,轻轻地拍打她,喊她,但没有反应。他多少懂一点自救,用手摁住她的人中,摩擦她的手心。她终于醒了,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左右看了一眼,恍恍惚惚一般,像是刚从梦中醒来,看到眼前这男人,她第一次柔情地对他说,能送我去医院吗?
  事情的突发使得他始料不及,他一把抱起她,迅疾朝自己停放的车位跑去。
  小车在一家医院门前停了下来,他背着她直接找到急诊室,忙对值班的医生说,求求你快看看,她刚服药不久,但还是昏昏沉沉。
  医生是个上了年纪的女性,把她带到另一个房间进行检查。检查完后对他说,你先去挂号,还得进一步确诊。不过得提醒你,医生语气极不友好,你这个做丈夫的太不会关心女人,她有先天性心脏病,能活到现在就是个奇迹。说着,开了一张“心脏彩超检查报告单”递给他。
  他听到这里,脑子“嗡”的一声,一下子蒙了。先天性心脏病?我的妈呀,这就是她今天要我陪她出来玩的理由?她为什么要选择我?他思来想去不知如何是好?但救人是第一位。
  他挂了号,交了钱,然后背着她来到三楼彩超室大厅。好在人不多,他把单子压在前面两个人之后。约莫半小时后,他扶着她走进了彩超室。
  从彩超室出来他问她感觉怎样?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句“辛苦您啦!”他想背着她下楼,她说算了,自己走,你够累的。他不由分说,背起她就往楼下走。
  到了急诊室,医生认真地看了一遍诊断结果,之后把他叫到另一间房里对他说,你爱人的问题很严重,要做好思想准备,因为属于先天性,建议做移植心脏手术或者换一个人工心脏,这样会让她活得长久一些。
  此时的他,完全进入了一种角色,是怜悯同情还是善良使然?他不知道,目前的他只希望她能好好活下来。于是他问医生,换一个人工心脏需要多少钱?
  医生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说,从目前的医疗技术来看,至少得六七十万,而且每年的药费不会低于十万。他“噢”了一声,要医生先开点药,回去商量商量。
  回家的路上,心神疲惫的他不知如何向她解释医生刚才那番话,他对她不仅仅只有同情,而且还有些心痛,毕竟太年轻了。她见他一直不语,便问他医生对他说了什么?他说先回家吧。
  到家之后,他扶着她在沙发上慢慢坐了下去,然后倒了杯开水,要她先把药吃下。
  对于他的体贴,她很是感动,这一生还没有哪个男人像他这样好心地对过她。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她催促他道,很想知道结果。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那你说是什么情况?他笑着把球踢给了她,这样让他不会难为情。
  她也笑了,笑得很好看,比当时发病时美丽多了。他喜欢看她笑,至少知道她的心情是愉悦的。
  在他面前,她已经毫无顾忌,问他想不想听听她的故事。
  他点了点头,像一个小学生似的坐在她的旁边,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原来她出生没几天就被父母遗弃,是一对好心的农村夫妇将她收养,还带她去看病,前后花了不少钱。她上面有个哥哥,比她大五岁。养父母对她特别好,供她读书,一直到她上大学。她在大学里一边勤工俭学一边做家教完成了她的学业,毕业后来到这座城市,应聘到一家大型企业做营销。因为她学的是营销专业,加之她在大学时做过化妆品推销,有一定的基础,当年就完成了五百多万的营销任务,一年后被提升为主管。也就在这时,她认识了一位政府机关的小伙子,在对方强烈的爱情攻势下,一年后就结了婚。一晃三年过去,她的婆婆开始厌弃她,认为她不能生育,最后通过民政局解除了婚约,留下了这栋房子。说到这儿,她重重地喘息了一声继续道,养父母的养育之恩她永远没有忘记,自她参加工作后,每月都要寄钱回去。她知道自己的病是上天带来的,她不怨自己亲生父母遗弃她,因为她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她现在手中还有些钱,要是哪一天她真的走了,她准备把这栋房子和存款留给她的养父母。
  他听到这里,生性善良的他早已是泪眼朦胧,没想到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子竟然有如此博大的胸怀和孝心。
  难道你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他禁不住问了一声。你完全可以治好自己的病啊,人生很漫长,你毕竟还年轻。
  她苦笑了一声,对他说,在认识你之前,她已经历了三次危险,她不想白白地把钱花在毫无作用的治疗上。
  你是不是很傻呀!他突然动了真情安慰她道。你赚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每个人有幸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上天的恩赐,为什么不能好好活下去呢?他越说越激动。其实你还有求生的欲望,要不然今天怎么会要我陪你出去玩,而不是一个人去,你是怕突然发病没人救你,对不对?
  他的话一下子戳到了她的痛处。想起自己到了而立之年,如今的身体状况容不得她去想男女私情,她不想毁了别人的一生,毕竟她还离过婚,不可能再有属于她的幸福和未来。她这样想时,一行热泪紧紧地裹在眼里,不忍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流出来。
  打这以后,他们再也没有碰过面。她以为自己的不幸故事给他带来了伤害,不见面对他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但不知为什么,她心里总感到有丝丝隐痛,有时还不免为他愣怔失神,东想西想,她也不知这是为什么。
  一天晚上,她轻轻敲响了他的门,但没有动静。第二天、第三天……连续几天都得不到他的消息。
  时间一晃到了翌年的阳春三月,寒冬终于过去,天气开始转暖,花儿开了,燕子也飞回来了。
  这天一大早,他敲响了她的门。开门的是位大妈,他问大妈,你是谁,怎么会在她的家里?大妈说,我是她娘,问他有什么事?
  他一下明白了,这位大妈可能就是她说的那位养母。他问大妈她去了哪里?
  大妈说,女儿住院好多天了,你找她有事吗?
  我是她朋友,能告诉我她在哪所医院吗?他显得很焦急,而且想马上见到她。
  当大妈说出医院的名字和病房后,他已经急不可耐了,匆匆地下楼,开着小车直奔医院而去。
  医院还没有到上班时间,但来看病的人不少,住院部外面停满了各种型号的小车。他等不及欣赏这一切,在旁边的花店买了一束鲜花,然后乘电梯直上住院部七病区。
  通过向服务台护士打听,他找到了她的病房。当她看到他的一刹那,于惊讶中突然坐了起来,没想到他会来看她,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喜悦和激动。
  他慢慢地走近她的床边,把花放在床头柜上。病室里其他两位病友见状,很知趣地悄悄走了出去,还把门轻轻给带上。
  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她俏皮的一句话竟然把他给逗乐了。他索性在她对面的床沿坐了下来,告诉她“失踪”的原因。
  你知道我这几个月去了哪里吗?他看着她笑道。我去了新加坡,就在与你分手的当天晚上,接到叔叔家保姆打来的长途电话,说我叔叔患重病。第二天我就乘飞机去了。叔叔有过妻室,但没有生育,婶子于十年前去世。患病后请了个保姆,还把公司给变卖了,我去后一直是我照顾。在他临终前,通过律师把所有家产转给了我。我就这么一个叔叔,他大学毕业后就去了新加坡,在国外生活了整整四十年。我现在有钱了,我的公司又可以开张了。自我知道你的病情后就在想,等我哪天有钱,一定要尽我最大努力帮你把病治好!
  她听到这里,突然捂着被子哭了,不知是高兴还是感动,想想身边有这么一个好男人关心她,就是现在离世也值了。等她擦干眼泪问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时,他极为真诚地说了一句,因为我们是朋友啊,我不想让你这么年轻就走完人生,你还有更美好的未来等着你。说完,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说,这卡里有一百万,由你支配,密码是六个六。
  此刻的她真想扑上去紧紧拥抱他,把多年来的孤独、无奈和痛楚通过男人温暖的怀抱融化掉,而且这样的好男人在生活中屈指可数。但她不能这样,她毕竟还有女人的矜持,还有女人的羞涩和稳重,还有女人的自尊。他这样想时,把卡退给了他。谢谢你的好意,她笑着说,你公司发展正需要钱,我不能太自私。再说,果真要做移植手术或者换人工心脏,我还有些积蓄。
  正当他俩聊得开心快乐时,突然有人敲门。他俩同时把目光投向门口。门轻轻地推开了,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她养母给她送早饭来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女主播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