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闲庭信步

闲庭信步


  一
  笃笃笃!韩飞敲了三下门,屋内悄无声响。他心一横,推门而入。
  赵局长刚和新提拔的副局长刘慕洋谈过话。刘慕洋离开后,赵局长端起茶杯,本来想喝杯茶歇歇,才抿一口,就见韩飞擅自闯进来,心里有些不痛快。转念一想,与韩飞这一面,早晚躲不过,马上阴转晴,露出笑脸,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哦!老韩啊,坐!
  赵局,我来找领导请教个事儿。韩飞也笑着,只是,笑成了霜打的茄子,比哭还难看。一边说,一边落了座。
  请教个啥?老同志了,有事儿就说呗!赵局长把向后的身子坐回来,拉近了一点和韩飞之间的距离,说话的语气也极为平和亲切。
  赵局,要说老同志,我还真是老同志。二十二岁开始,就在咱们局工作,二十三年了。当科长,也十七年了。韩飞动情地说。
  韩飞接下来要说什么,赵局长心知肚明,他趁着韩飞略微停顿的间隙,赶紧接过话茬说:当然,老韩,你是咱局里的元老,还是咱局里质监业务工作的权威,以后,很多事儿,还得仰仗你呢!
  不等赵局长说下去,韩飞嘿嘿苦笑两声,说:到你这里,我已陪了五任局长。前四任局长都这么说过。我从二十八岁当科长,到现在,四十五岁了。韩飞伸出右手,先伸出四个指头,再伸成五个指头,继续说,到了关键时刻,我都成了别人的垫脚石,眼睁睁看着一个个科长从我肩膀上爬上去,变成了副科级,有两个,都成正科了。只有我,原地趴窝,一趴就是十七年。这一次,再趴下去,就彻底趴窝了。说着说着,韩飞有些哽咽。
  赵局长连忙倒了一杯水,推到韩飞面前。老韩啊,你的情况,我当然了解,所以,这一次,推荐实职副局长人选的时候,还真是把你排在了第一位,没想到,这一次,对咱局实职副局长有硬性规定,除了学历必须是本科,还要求三十五岁以下,这两条……赵局长啧啧几声叹息。两手一摊,表示无可奈何。
  韩飞长叹一声,唉!难道是我韩飞命该如此?
  你也别太灰心。毕竟,这一次,把你的级别调成了主任科员,工资级别会很快涨上去,还有,今后,你也能以正科级身份参加局长办公会了。赵局长停顿了一下,嘬了一口茶,接着说,因为你对局里的人事了如指掌,除了你原来的质监科长工作之外,我正想把工会事务交给你呢。由你操心工会,咱局里的党群关系会越来越好。
  赵局长这么一说,韩飞的一肚子气消了许多,马上陪着笑脸说,谢谢赵局。虽然笑得勉强,毕竟不是愁云惨淡了。接着,自己又开了一句玩笑,我心里明白,我也就是扫帚戴帽——顶个数!
  赵局长一听韩飞这么说,知道韩飞情绪缓和了,马上哈哈大笑起来,可不是戴帽扫帚啊,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俩!然后,用手一指墙上挂着的石英钟,你瞧,老韩,十点整,我要参加县里一个会议。
  韩飞扭头一看,九点五十了,只好站起来,连连说,好好好!赵局,你去忙吧,你去忙吧。
  那好,老韩,我相信你,今后,会比以前干得更好哦!然后,也站起身,拿起手提包,和韩飞一起走出办公室。一边走,一边用手拍着韩飞的肩膀,又说了几句宽心话。
  韩飞去找赵局长之前,缩肩耷背,腿上坠着铅坠子。这一会儿,脊梁又挺直了,脚步也轻松多了。
  
  二
  哈哈,刘局长,您好!祝您一步高升啊!光大油脂厂王厂长几步跨过来,紧握住刘慕洋副局长的手,粗喉咙大嗓门地吼起来。
  本来,一行人下车之后,韩飞是走在前面的,刚提拔的副局长刘慕洋在他身后。刘慕洋是中等个,人也瘦,走在人高马大的韩飞后面,几乎全被遮挡住了。见王厂长大老远伸出手,韩飞也很自然地伸出手,准备与之握手。没想到,王厂长竟然隔着韩飞,抢先握住了刘慕洋的手,而且,一个劲儿地摇晃,显得特别亲近。被晾在一旁的韩飞,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好一会儿,才悻悻落下来,脸窘成酱紫。
  这细微处,刘慕洋一一看在眼里,马上向王厂长介绍:这是韩主任科员,我的老大哥,目前,他还兼着质监科科长,你这里的工作,还是他主管哦!
  王厂长马上扭身抓住韩飞已经垂落的右手,用力握着,说,当然知道了,韩科长也高升了!哦,不不不!韩主任科员,又当副局级,又掌管着一个科室,您可是天降大任啊!
  韩飞极不情愿地抽出被王厂长紧紧握住的右手,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王厂长,你这舵转得够快的啊!
  王厂长急忙陪着笑脸,都是领导,都是领导,欢迎二位领导及各位指导工作!
  陪着巡视检查的时候,王厂长一口一个“二位领导”,小心翼翼,唯恐说话再有差池,无论得罪了二位菩萨中的哪一个,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韩飞心里却一直疙疙瘩瘩:王厂长这熊货真他妈势利眼,过去,看见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今天,看姓刘的小子比我官职靠前,就上赶着巴结,把我晾在一边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巡视检查中,韩飞的眼睛比平时格外明亮,平时容易忽略的纰漏,今天都让他一一指点出来。指点的同时,根本不瞧刘慕洋一眼,拿他当空气。
  刘慕洋自觉地跟在韩飞身后,脸色平静,默然不语,只是在关键时刻点点头,表示认可支持韩飞的意见。
  巡视检查完毕,韩飞找出了一大堆毛病。临走,掏出罚单,唰唰唰填写一通,交给王厂长。
  王厂长一看条款和数目,心里直打颤,眉头簇在一起,直喊,二位领导,这些小毛病,我们很快就能改正,能不能给我们两天整改的时间?一边说,一边偷偷拿眼瞟刘慕洋。
  刘慕洋却不卑不亢地说,韩主任科员是这方面的技术权威,他开出的罚单,你照单缴付就是。然后,一行人连水也没喝,径直离开了厂子。
  晚上,王厂长带了几张购物卡和一大堆礼物,接连去了赵局长、刘慕洋和韩飞家里。在韩飞家里,王厂长一个劲儿地道歉,说自己粗心大意,又一个劲儿地夸韩飞是技术权威。韩飞的气消了许多,慢悠悠说了一句,今后,长点心,别光看人家是旗杆我是井绳。
  王厂长直点头,说,那是!那是!都怪我!都怪我!
  王厂长走后,韩飞还在心里嘀咕,自己都四十五岁了,让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小青年抢风头,实在憋气。哼!我刚提拔科长的时候,他还在中学里啃书呢!这世道,真他妈不公平!
  王厂长一番运作之后,韩飞所开的罚单,被大事化小。
  
  三
  为啥就不能进祥和超市的货呢?都知道,那个超市里的货,质量有保证,价格也是全市最低。韩飞很诧异,盯着面前的办公室张主任问。
  年关将近,需要慰问离退休干部,局长办公会定下来,还按过去的标准,统一购买慰问品。每人三百块钱的礼品,三十多位离退休干部,大约万把块呢,也不是小数目。
  质监科长很快换了人,韩飞专职负责工会工作。年关将近,他的一个亲戚——也就是祥和超市的老板——给他打招呼,让他操点儿心,照顾一下祥和超市。一进入腊月,祥和超市的老板到他家里,给他送了一个五百元的购物卡。所以,在局长办公会上,一谈到年关慰问的事儿,韩飞就想到了祥和超市。没想到,把办公室张主任叫过来,对他言及此事,他却说,不行。
  韩局!四十岁出头的张主任避开了主任科员的称呼,直呼韩局。咱们局过去购买办公用品、慰问品,都是从大洋超市购买的。
  都知道,大洋超市的商品质量没保证,价格又贵,为啥非要买它的?韩飞更加疑惑。
  张主任笑笑,赵局来了以后,一直让买大洋超市的货。
  这一说,韩飞愣了一下。
  张主任又说,要不,韩局您去问问赵局?将球踢给了韩飞。
  韩飞回应道,行!先放一放,你等信儿吧。
  韩飞哪里会去直接找赵局长打听这事儿,心想,先按兵不动,自然会有人出头。
  果然,晚上,大洋超市的老板拿着一张一千元的购物卡去了韩飞家里,说了一通闲话,似乎漫不经意地说,赵志鹏赵局长是我表哥,我妈是他二姑。
  韩飞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还自以为对局里的啥事都了如指掌呢,哪知道,这事儿就懵然不知。局里的水,深着呢。
  第二天,让老婆拿着祥和超市的购物卡,退还给祥和超市老板,才避免了一场尴尬。
  第二年中秋节和春节,韩飞都收到了大洋超市老板送的购物卡。韩飞再也不提去其它超市购物的事儿。从大洋超市购货的单据,都是张主任拿到韩飞这里先签字,再交给一把手赵局长签字。韩飞签字的时候,看到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是谁买的,买来干什么用的,也照签不误。
  隔三岔五,韩飞也让张主任跟着,去大洋超市挑一件运动服或者运动鞋什么的,挑拣好试穿完了,扭身就走,由张主任负责买单。他心里明白,这钱,张主任自然会从公费里报销。
  又一次局长办公会,临近会议结束,赵局长说了一句,为了严格财务支出制度,从今往后,办公室购物,都实行一支笔制度,由我一个人签字。
  韩飞心里骂道,他妈的,提了我个主任科员,就掐掉了我的质监科长的职位,这下,又掐了我的签字权。分管工会,本就是闲差,这下,更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了。想起京剧《空城计》里诸葛亮的唱词,心里叹一声,唉!我真成了“卧龙岗上散淡的人”了。表面上,却一脸平静,沉默无言。
  
  四
  局里实行多少年的质监规程,让你改个乱七八糟。韩飞站起身来,指着刘慕洋,高声大气地说。
  刘慕洋依然稳当当坐在椅子上,语气平和地说,老韩,改动的这些,是质监科全体同志根据上级要求和时代发展改的,并不是我一拍脑袋瓜子改出来的。过去,刘慕洋一直喊韩飞为韩大哥,这一次,改口了,叫老韩。
  韩飞听他喊老韩,心里更不是滋味。就你能,你学问大,你吃得透上级精神,你紧跟时代,我这个老质监,文化低,落伍了。
  老韩,这是哪跟哪啊?这跟你个人啥关系啊?刘慕洋副局长虽然心里烦躁,脸上却依然微笑,不卑不亢地说。
  老韩,过分了!谈工作呢,咋搞起人身攻击了?赵局看不下去,发了话。
  指出他的错误,咋就叫人身攻击?韩飞停了停,又说了一句,你别总护着你小老弟!
  老韩,越说越不像话了。散会!赵局一推椅子,站起来,率先走出会议室。其他参会人员,也陆陆续续走出去。剩下韩飞一个人,呆愣愣坐着。
  韩飞说赵局长护小老弟,是有原因的。
  大概一个多月前,老同学聚会,一位老同学悄悄告诉韩飞,你还不知道吧?刘慕洋是你们赵局长上大学期间一位女同学的弟弟。听说,上大学期间,俩人黏黏糊糊地谈过呢。只是毕业分配以后,俩人的缘分断了。这下,你知道刘慕洋为什么提拔那么快了吧?听说,刘慕洋现在背地里喊赵局长大哥呢。
  韩飞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自己最后一次提拔的机会为什么败给了刘慕洋。从那以后,韩飞打心底里恨死了赵局长,更瞧着刘慕洋不顺眼。
  这一次,刘慕洋授意新任质监科科长将原来的质监规程进行了非常大的改动。原来的规程,韩飞花费了很多心血,反复修改,才出台了,出台之后,还受到了省厅表彰,很是得意。多年来,韩飞负责的质监科一直照章办事,得心应手。没想到,刚提拔副局长一年多,刘慕洋就拿规程开了刀。更气人的是,整个事情,一直瞒着韩飞这个老质监行家。直到这次局长办公会,才发给每位参会人员一份,走一下局长办公会讨论通过的流程。韩飞一看,内容改动特别大,气不打一处来,更气人的是,自己预先一点儿都不知情。气呼呼地和刘慕洋杠上了。其实,怼刘慕洋是明,暗里,捎带着刺赵局长。
  酣畅淋漓地怼了刘慕洋和赵局长俩人之后,韩飞却没有成就感:这下,把他俩人都得罪苦了。转念又一想,反正已经被他们挤兑成泥菩萨一个了,再倒霉也不过如此,随他娘的便!摆摆手,站起来,松松垮垮,走出会议室。
  
  五
  欻欻欻!轰隆隆!电闪雷鸣,狂风暴雨。闪电照耀之下,可以看见,穿城而过的蛟龙河,一改平时的安详恬静,河面急速提升,波涛滚滚,涡流旋转,真成了一条怒气冲冲的蛟龙。河岸边,垂柳下,一个人的孤独身影在摇摇晃晃,不时向天空挥舞双臂。借着闪电光芒,可以看出,他就是韩飞。
  暴雨降临之前,韩飞和几个老熟人在一家酒店里喝酒,喝得醉醺醺的。走出酒店门口,狂风吹来,远处不时闪耀闪电,暴雨即将来临。有人看天气不好,要送他回家,他几次推开,口齿不清地嘟囔着,别看不起我,笨蛋才让人送呢。又拍着胸脯说,我,韩飞,大男人!啥大风大浪没见过?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然后,摇摇晃晃,开启了自己的电动车。又摇摇晃晃骑上去。然后,电动车一路蛇行,左拐右绕,绕到了蛟龙河岸边。
  平时,韩飞经常在河岸边散步。这一次,应该是习惯使然。刚骑进河岸边,大雨如注,倾泻下来。韩飞干脆下了电动车,一松手,电动车倒在地上,也不去扶。只顾仰面朝天,高挥双臂,大声呼喊: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
  ……
  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一会儿,又用手指着自己前面——似乎他前面站着一群人——呜呜啜泣着絮叨:我不就是得罪了一个破局长和他的干儿子吗?我得罪你们了吗?你们为啥像躲新冠病毒一样躲着我?
  一会儿,又破口大骂:王八蛋,什么狗屁一把手,整天装得像君子,纯粹他娘的男盗女娼!
  也不知疯魔了多长时间,突然,韩飞纵身一跃,跳进了蛟龙河。可以看见,在湍流汹涌的河水里,在闪电光芒照耀之下,他随着水流挥舞双臂,胡乱扑腾,却没忘了大声呼喊,大声呼喊的最后两句是: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很快,河面上没有了他的身影,也没有了他狂呼乱喊的声音,只有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激流奔涌。
  第二天早晨,雨后天晴,湛蓝如洗,涨满了水的蛟龙河,又像往日一样安详恬静。
  市郊外,蛟龙河下游,一位老农民,早晨起来,到河岸滩涂农田里劳作,看见河边杂草丛里漂着一团东西,疑疑惑惑地靠近,端详了一会儿,大声喊叫起来:河里漂着个人!快来人啊!救人啊!
  一
  笃笃笃!韩飞敲了三下门,屋内悄无声响。他心一横,推门而入。
  赵局长刚和新提拔的副局长刘慕洋谈过话。刘慕洋离开后,赵局长端起茶杯,本来想喝杯茶歇歇,才抿一口,就见韩飞擅自闯进来,心里有些不痛快。转念一想,与韩飞这一面,早晚躲不过,马上阴转晴,露出笑脸,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哦!老韩啊,坐!
  赵局,我来找领导请教个事儿。韩飞也笑着,只是,笑成了霜打的茄子,比哭还难看。一边说,一边落了座。
  请教个啥?老同志了,有事儿就说呗!赵局长把向后的身子坐回来,拉近了一点和韩飞之间的距离,说话的语气也极为平和亲切。
  赵局,要说老同志,我还真是老同志。二十二岁开始,就在咱们局工作,二十三年了。当科长,也十七年了。韩飞动情地说。
  韩飞接下来要说什么,赵局长心知肚明,他趁着韩飞略微停顿的间隙,赶紧接过话茬说:当然,老韩,你是咱局里的元老,还是咱局里质监业务工作的权威,以后,很多事儿,还得仰仗你呢!
  不等赵局长说下去,韩飞嘿嘿苦笑两声,说:到你这里,我已陪了五任局长。前四任局长都这么说过。我从二十八岁当科长,到现在,四十五岁了。韩飞伸出右手,先伸出四个指头,再伸成五个指头,继续说,到了关键时刻,我都成了别人的垫脚石,眼睁睁看着一个个科长从我肩膀上爬上去,变成了副科级,有两个,都成正科了。只有我,原地趴窝,一趴就是十七年。这一次,再趴下去,就彻底趴窝了。说着说着,韩飞有些哽咽。
  赵局长连忙倒了一杯水,推到韩飞面前。老韩啊,你的情况,我当然了解,所以,这一次,推荐实职副局长人选的时候,还真是把你排在了第一位,没想到,这一次,对咱局实职副局长有硬性规定,除了学历必须是本科,还要求三十五岁以下,这两条……赵局长啧啧几声叹息。两手一摊,表示无可奈何。
  韩飞长叹一声,唉!难道是我韩飞命该如此?
  你也别太灰心。毕竟,这一次,把你的级别调成了主任科员,工资级别会很快涨上去,还有,今后,你也能以正科级身份参加局长办公会了。赵局长停顿了一下,嘬了一口茶,接着说,因为你对局里的人事了如指掌,除了你原来的质监科长工作之外,我正想把工会事务交给你呢。由你操心工会,咱局里的党群关系会越来越好。
  赵局长这么一说,韩飞的一肚子气消了许多,马上陪着笑脸说,谢谢赵局。虽然笑得勉强,毕竟不是愁云惨淡了。接着,自己又开了一句玩笑,我心里明白,我也就是扫帚戴帽——顶个数!
  赵局长一听韩飞这么说,知道韩飞情绪缓和了,马上哈哈大笑起来,可不是戴帽扫帚啊,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俩!然后,用手一指墙上挂着的石英钟,你瞧,老韩,十点整,我要参加县里一个会议。
  韩飞扭头一看,九点五十了,只好站起来,连连说,好好好!赵局,你去忙吧,你去忙吧。
  那好,老韩,我相信你,今后,会比以前干得更好哦!然后,也站起身,拿起手提包,和韩飞一起走出办公室。一边走,一边用手拍着韩飞的肩膀,又说了几句宽心话。
  韩飞去找赵局长之前,缩肩耷背,腿上坠着铅坠子。这一会儿,脊梁又挺直了,脚步也轻松多了。
  
  二
  哈哈,刘局长,您好!祝您一步高升啊!光大油脂厂王厂长几步跨过来,紧握住刘慕洋副局长的手,粗喉咙大嗓门地吼起来。
  本来,一行人下车之后,韩飞是走在前面的,刚提拔的副局长刘慕洋在他身后。刘慕洋是中等个,人也瘦,走在人高马大的韩飞后面,几乎全被遮挡住了。见王厂长大老远伸出手,韩飞也很自然地伸出手,准备与之握手。没想到,王厂长竟然隔着韩飞,抢先握住了刘慕洋的手,而且,一个劲儿地摇晃,显得特别亲近。被晾在一旁的韩飞,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好一会儿,才悻悻落下来,脸窘成酱紫。
  这细微处,刘慕洋一一看在眼里,马上向王厂长介绍:这是韩主任科员,我的老大哥,目前,他还兼着质监科科长,你这里的工作,还是他主管哦!
  王厂长马上扭身抓住韩飞已经垂落的右手,用力握着,说,当然知道了,韩科长也高升了!哦,不不不!韩主任科员,又当副局级,又掌管着一个科室,您可是天降大任啊!
  韩飞极不情愿地抽出被王厂长紧紧握住的右手,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王厂长,你这舵转得够快的啊!
  王厂长急忙陪着笑脸,都是领导,都是领导,欢迎二位领导及各位指导工作!
  陪着巡视检查的时候,王厂长一口一个“二位领导”,小心翼翼,唯恐说话再有差池,无论得罪了二位菩萨中的哪一个,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韩飞心里却一直疙疙瘩瘩:王厂长这熊货真他妈势利眼,过去,看见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今天,看姓刘的小子比我官职靠前,就上赶着巴结,把我晾在一边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巡视检查中,韩飞的眼睛比平时格外明亮,平时容易忽略的纰漏,今天都让他一一指点出来。指点的同时,根本不瞧刘慕洋一眼,拿他当空气。
  刘慕洋自觉地跟在韩飞身后,脸色平静,默然不语,只是在关键时刻点点头,表示认可支持韩飞的意见。
  巡视检查完毕,韩飞找出了一大堆毛病。临走,掏出罚单,唰唰唰填写一通,交给王厂长。
  王厂长一看条款和数目,心里直打颤,眉头簇在一起,直喊,二位领导,这些小毛病,我们很快就能改正,能不能给我们两天整改的时间?一边说,一边偷偷拿眼瞟刘慕洋。
  刘慕洋却不卑不亢地说,韩主任科员是这方面的技术权威,他开出的罚单,你照单缴付就是。然后,一行人连水也没喝,径直离开了厂子。
  晚上,王厂长带了几张购物卡和一大堆礼物,接连去了赵局长、刘慕洋和韩飞家里。在韩飞家里,王厂长一个劲儿地道歉,说自己粗心大意,又一个劲儿地夸韩飞是技术权威。韩飞的气消了许多,慢悠悠说了一句,今后,长点心,别光看人家是旗杆我是井绳。
  王厂长直点头,说,那是!那是!都怪我!都怪我!
  王厂长走后,韩飞还在心里嘀咕,自己都四十五岁了,让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小青年抢风头,实在憋气。哼!我刚提拔科长的时候,他还在中学里啃书呢!这世道,真他妈不公平!
  王厂长一番运作之后,韩飞所开的罚单,被大事化小。
  
  三
  为啥就不能进祥和超市的货呢?都知道,那个超市里的货,质量有保证,价格也是全市最低。韩飞很诧异,盯着面前的办公室张主任问。
  年关将近,需要慰问离退休干部,局长办公会定下来,还按过去的标准,统一购买慰问品。每人三百块钱的礼品,三十多位离退休干部,大约万把块呢,也不是小数目。
  质监科长很快换了人,韩飞专职负责工会工作。年关将近,他的一个亲戚——也就是祥和超市的老板——给他打招呼,让他操点儿心,照顾一下祥和超市。一进入腊月,祥和超市的老板到他家里,给他送了一个五百元的购物卡。所以,在局长办公会上,一谈到年关慰问的事儿,韩飞就想到了祥和超市。没想到,把办公室张主任叫过来,对他言及此事,他却说,不行。
  韩局!四十岁出头的张主任避开了主任科员的称呼,直呼韩局。咱们局过去购买办公用品、慰问品,都是从大洋超市购买的。
  都知道,大洋超市的商品质量没保证,价格又贵,为啥非要买它的?韩飞更加疑惑。
  张主任笑笑,赵局来了以后,一直让买大洋超市的货。
  这一说,韩飞愣了一下。
  张主任又说,要不,韩局您去问问赵局?将球踢给了韩飞。
  韩飞回应道,行!先放一放,你等信儿吧。
  韩飞哪里会去直接找赵局长打听这事儿,心想,先按兵不动,自然会有人出头。
  果然,晚上,大洋超市的老板拿着一张一千元的购物卡去了韩飞家里,说了一通闲话,似乎漫不经意地说,赵志鹏赵局长是我表哥,我妈是他二姑。
  韩飞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还自以为对局里的啥事都了如指掌呢,哪知道,这事儿就懵然不知。局里的水,深着呢。
  第二天,让老婆拿着祥和超市的购物卡,退还给祥和超市老板,才避免了一场尴尬。
  第二年中秋节和春节,韩飞都收到了大洋超市老板送的购物卡。韩飞再也不提去其它超市购物的事儿。从大洋超市购货的单据,都是张主任拿到韩飞这里先签字,再交给一把手赵局长签字。韩飞签字的时候,看到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是谁买的,买来干什么用的,也照签不误。
  隔三岔五,韩飞也让张主任跟着,去大洋超市挑一件运动服或者运动鞋什么的,挑拣好试穿完了,扭身就走,由张主任负责买单。他心里明白,这钱,张主任自然会从公费里报销。
  又一次局长办公会,临近会议结束,赵局长说了一句,为了严格财务支出制度,从今往后,办公室购物,都实行一支笔制度,由我一个人签字。
  韩飞心里骂道,他妈的,提了我个主任科员,就掐掉了我的质监科长的职位,这下,又掐了我的签字权。分管工会,本就是闲差,这下,更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了。想起京剧《空城计》里诸葛亮的唱词,心里叹一声,唉!我真成了“卧龙岗上散淡的人”了。表面上,却一脸平静,沉默无言。
  
  四
  局里实行多少年的质监规程,让你改个乱七八糟。韩飞站起身来,指着刘慕洋,高声大气地说。
  刘慕洋依然稳当当坐在椅子上,语气平和地说,老韩,改动的这些,是质监科全体同志根据上级要求和时代发展改的,并不是我一拍脑袋瓜子改出来的。过去,刘慕洋一直喊韩飞为韩大哥,这一次,改口了,叫老韩。
  韩飞听他喊老韩,心里更不是滋味。就你能,你学问大,你吃得透上级精神,你紧跟时代,我这个老质监,文化低,落伍了。
  老韩,这是哪跟哪啊?这跟你个人啥关系啊?刘慕洋副局长虽然心里烦躁,脸上却依然微笑,不卑不亢地说。
  老韩,过分了!谈工作呢,咋搞起人身攻击了?赵局看不下去,发了话。
  指出他的错误,咋就叫人身攻击?韩飞停了停,又说了一句,你别总护着你小老弟!
  老韩,越说越不像话了。散会!赵局一推椅子,站起来,率先走出会议室。其他参会人员,也陆陆续续走出去。剩下韩飞一个人,呆愣愣坐着。
  韩飞说赵局长护小老弟,是有原因的。
  大概一个多月前,老同学聚会,一位老同学悄悄告诉韩飞,你还不知道吧?刘慕洋是你们赵局长上大学期间一位女同学的弟弟。听说,上大学期间,俩人黏黏糊糊地谈过呢。只是毕业分配以后,俩人的缘分断了。这下,你知道刘慕洋为什么提拔那么快了吧?听说,刘慕洋现在背地里喊赵局长大哥呢。
  韩飞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自己最后一次提拔的机会为什么败给了刘慕洋。从那以后,韩飞打心底里恨死了赵局长,更瞧着刘慕洋不顺眼。
  这一次,刘慕洋授意新任质监科科长将原来的质监规程进行了非常大的改动。原来的规程,韩飞花费了很多心血,反复修改,才出台了,出台之后,还受到了省厅表彰,很是得意。多年来,韩飞负责的质监科一直照章办事,得心应手。没想到,刚提拔副局长一年多,刘慕洋就拿规程开了刀。更气人的是,整个事情,一直瞒着韩飞这个老质监行家。直到这次局长办公会,才发给每位参会人员一份,走一下局长办公会讨论通过的流程。韩飞一看,内容改动特别大,气不打一处来,更气人的是,自己预先一点儿都不知情。气呼呼地和刘慕洋杠上了。其实,怼刘慕洋是明,暗里,捎带着刺赵局长。
  酣畅淋漓地怼了刘慕洋和赵局长俩人之后,韩飞却没有成就感:这下,把他俩人都得罪苦了。转念又一想,反正已经被他们挤兑成泥菩萨一个了,再倒霉也不过如此,随他娘的便!摆摆手,站起来,松松垮垮,走出会议室。
  
  五
  欻欻欻!轰隆隆!电闪雷鸣,狂风暴雨。闪电照耀之下,可以看见,穿城而过的蛟龙河,一改平时的安详恬静,河面急速提升,波涛滚滚,涡流旋转,真成了一条怒气冲冲的蛟龙。河岸边,垂柳下,一个人的孤独身影在摇摇晃晃,不时向天空挥舞双臂。借着闪电光芒,可以看出,他就是韩飞。
  暴雨降临之前,韩飞和几个老熟人在一家酒店里喝酒,喝得醉醺醺的。走出酒店门口,狂风吹来,远处不时闪耀闪电,暴雨即将来临。有人看天气不好,要送他回家,他几次推开,口齿不清地嘟囔着,别看不起我,笨蛋才让人送呢。又拍着胸脯说,我,韩飞,大男人!啥大风大浪没见过?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然后,摇摇晃晃,开启了自己的电动车。又摇摇晃晃骑上去。然后,电动车一路蛇行,左拐右绕,绕到了蛟龙河岸边。
  平时,韩飞经常在河岸边散步。这一次,应该是习惯使然。刚骑进河岸边,大雨如注,倾泻下来。韩飞干脆下了电动车,一松手,电动车倒在地上,也不去扶。只顾仰面朝天,高挥双臂,大声呼喊: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
  ……
  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一会儿,又用手指着自己前面——似乎他前面站着一群人——呜呜啜泣着絮叨:我不就是得罪了一个破局长和他的干儿子吗?我得罪你们了吗?你们为啥像躲新冠病毒一样躲着我?
  一会儿,又破口大骂:王八蛋,什么狗屁一把手,整天装得像君子,纯粹他娘的男盗女娼!
  也不知疯魔了多长时间,突然,韩飞纵身一跃,跳进了蛟龙河。可以看见,在湍流汹涌的河水里,在闪电光芒照耀之下,他随着水流挥舞双臂,胡乱扑腾,却没忘了大声呼喊,大声呼喊的最后两句是: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很快,河面上没有了他的身影,也没有了他狂呼乱喊的声音,只有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激流奔涌。
  第二天早晨,雨后天晴,湛蓝如洗,涨满了水的蛟龙河,又像往日一样安详恬静。
  市郊外,蛟龙河下游,一位老农民,早晨起来,到河岸滩涂农田里劳作,看见河边杂草丛里漂着一团东西,疑疑惑惑地靠近,端详了一会儿,大声喊叫起来:河里漂着个人!快来人啊!救人啊!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收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