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收获

收获


  一
  秋天,栓子家的百十亩葵花破天荒的丰收了,收购价也破天荒地突破了历史最高。
  栓子——发了,成了方圆几十里的名人。
  自从他骑着新买的那辆摩托进了几趟镇上之后,陆陆续续就有好多人都主动添加他微信:有他远房表舅的一个小姨子,还有隔壁三婶子娘家一个叔辈的侄儿媳妇……就连二十多年没联系的同学这回也联系上了。最主要的是,初中三年都没用正眼看过他的“班花”都主动联系他。所有添加他微信的人都说,苦苦寻了他好多年。
  栓子明显地感觉到,朋友多了之后,无论办任何事儿,很少像以前那样到处碰壁。用他的话说:“到哪儿都倍儿有面儿,真爽!”说话时,小心脏都跟着扑楞楞地乱跳,跳得满脸通红。他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来没像今年这样开心过,
  有了钱的栓子,成天把头发弄得锃光瓦亮的,腰板儿也变得比之前平整。连他自己都说:“挺直了腰说话,显得底气特足。”
  日渐爽朗的日子使得栓子对自己憋憋屈屈的四十多岁有了新的认识,经常对着镜子感慨:“这么多年混得,太他妈窝囊了,简直就是白活。”
  有钱的栓子变了!变得不踏实。
  后来,媳妇秀芝每每看到他在镜子前感慨的时候就会撇着嘴说:“你快消停会儿吧!四十多岁的人了,瞎猫碰上死耗子赚了几个小钱儿,瞧把你能耐的。你咋不说说前些年过的苦日子?……”秀芝越说越来气,索性对着他狠狠地瞪上一眼,再使劲儿嗽嗽嗓子,“呸——”的一声,把一口浓痰重重地啐在垃圾桶里。
  秀芝说的没错,结婚十多年了,每年都是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等着秋后卖葵花籽。因为,只有卖了葵花籽之后才能把这大半年拉下的饥荒填平。那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把刚刚三十多岁的秀芝折腾得像个小老太太似的。
  对于媳妇说的那些话,栓子很不不服气。可是,他从不恼火,总是一边擦着皮鞋一边嬉皮笑脸地回:“你懂啥呀!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儿,老娘们家家的,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栓子说的一点儿没错,这的确不是钱的事儿,最关键的是,上学时的“班花”添加他微信后,邀请他进了一个同学群。这个群于栓子来讲:是一件令他美得心里炸开花的事儿;好似又一个即将收获满满的秋。
  二
  初中毕业二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来,栓子只和同学大玲子有来往,剩下的,就只有那张已经泛黄的毕业照了。照片上共有三十二人,是他初中毕业时所有的同学,那是一段令他难忘的时光。
  同学群里共有二十人,都是以上学时的职务或长得比较有特点的命名的:有“班长”“班副(副班长)”“体委”、“大奔儿头”“长毛(经常因头发长被老师轰回家理发)”……
  栓子上学时没有任何职务,也没什么特点,干脆就没改名字,直接用的微信昵称“大栓子”。他想了,这个名字大家肯定都能想起来,就是当年邋里邋遢、学习成绩不咋地、成天坐在墙角很少说话的大高个儿。
  刚加入同学群,班长对他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还为此发了红包,并注明“欢迎老同学栓大个”。
  抢红包时,署名“黑珍珠”的发来一条消息:“栓大个是谁?”很快又撤了回去。不过,这条消息还是被栓子看到了。
  抢过红包之后,紧跟着就是大家对他长达二十多分钟的嘘寒问暖。这,使他瞬间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也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
  第二天,学习委员提议:为了庆祝多年没联系上的栓大个,大家应该搞一次同学聚会,以此加深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
  数学课代表发来一个举着双手的表情来赞成学习委员的提议,并表态:本次聚会和原来一样,AA制。
  栓子本想说自己花钱请大家伙的,当他听到“和原来一样”这句话后,觉得哪里不太对,迟疑了片刻,没敢言语,便把按了半天“按住说话”的手缩了回来。屏幕上立刻弹出一条没说一个字儿的语音。
  “大财主怎么没说话?够深沉的。哈哈……”一串儿银铃般的笑声之后,“笑死我了。就这么定了,按咱们学习委员说的办。”说话的人就是栓子刚刚添加的微信好友,也是他暗恋三年没敢表白的“班花”——美术课代表。
  “行,就这么定了,不能变了啊!我坐周五的航班回去。”署名“旷课大王”的回着。
  旷课大王?栓子翻遍了所有记忆,终于想起初三上半学期就退学的那个瘦小子。只是,他的形象在自己大脑里有些模糊了。因为,毕业照上根本就没有他。
  正当栓子还在大脑里勾勒那个旷课大王的形象时,群里发来班长的一条语音:“这次,咱们还在海鲜城二楼,周六下午四点准时到,不见不散啊。”
  班长说的“还”字,又一次让栓子觉得别扭,可是又说不上为啥,只好简单地发了一个“OK”的小表情。“行、行、行……”紧跟着,群里便有好几个人跟着表态。
  “周六聚会,谁也别带家属啊!刚离婚俩月,别再往人家伤口上撒盐了。”英语课代表(群主)发来一条语音,做了最后的补充。
  “什么事儿?聊得这么热闹?”秀芝问。
  “没啥事,群里正在讨论搞一次同学聚会。”
  “聚什么聚呀!消儿停地在家待会多好!”
  “都说好了,周六下午四点,海鲜城。”
  秀芝好像不高兴,没言语。
  三
  聚会那天,栓子起了个大早擦摩托车。他撸胳膊挽袖子地换了好几盆水,把车擦得都晃眼了,还不放心地左看右看呢!确定没啥问题了才进屋吃早饭。
  饭后,时间在秀芝的唠叨声、栓子的煎熬中“滴答、滴答……”刚过晌午,栓子就戴上头盔准备出门。
  正从洗衣机里往出掏衣服的秀芝斜着眼儿溜他,见要出门,没好气儿地说:“瞧把你急得,用不了半小时就到了,这么早过去干嘛?”
  “你懂啥?什么事儿不是都要打个提前量吗!这就好比收秋,要提前做好准备,省得到时候抓瞎(着急)。”
  秀芝没理他,提溜着裤腰子冲着他使劲儿地甩了一下,发出“啪”地一声。
  “突突突……”栓子骑着摩托车一溜烟儿地朝着县城方向驶去。
  车子飞快,好像在追赶奔月的嫦娥。一路上,被摩托车两个轮子抽打得稀碎稀碎的日光散落在路边的枯草上,原本凌乱的草叶瞬间整齐了,十分顺从地倒向一边。
  四
  十多分钟后,镇上最繁华街道边上,一座顶着“帝王海鲜城”几个烫金大字的三层楼猛地撞进了栓子的视线。他停好车,把头盔挂在车把上掏出手机看了看,距约定时间还差三个多小时,笑着自言自语道:“来得有点儿太早了。”于是在同学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我到了。”
  “这么早?不行先来我店里待会。”大玲子给栓子发来一条私信。
  “你怎么知道我来镇上了?”栓子回。
  “别管了,来了再说。”
  栓子知道大玲子的店在哪儿,每年卖葵花籽的时候都要去几趟。不过,前些日子听说她正在和老公闹离婚,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去不该去。
  “呼”地刮来一阵风,打在栓子的脸上。他用手摸了摸,然后从车把上摘下盔戴自言自语道:“只能这样了。”
  五
  大玲子那家店铺离这里不太远,出了这条大街向南一公里左转就到了。
  栓子刚进门。
  “你来这么早干嘛?”大玲子递给栓子一杯茶,“先喝口茶歇会儿。”
  “我来这么早,你是怎么知道的?”栓子接过茶水。
  “你忘啦?我是历史课代表,也在同学群里。不过,我在里面用的另外一个微信号。”
  栓子一拍脑门儿,红着脸说:“真不好意思,这么多年了,没记住。别见外啊!”
  “怎么会!要是见外了,就不给你发消息。”
  “嗯嗯!那就好。在家待着也没事儿干,就先过来了。来得是有点儿早哈!”栓子看着满屋子摆着的大箱小箱,“你……”
  “还没告诉你。我要搬家了。”
  “为啥?去哪儿?”
  “我离了,又找了个老公。”迟疑片刻,“今天聚会的时候,别和他们说这些。”
  “哦!那我……”
  “没事儿,他们没人知道,只是……不说了。”
  栓子脑子很乱,看着她,一时不知怎么接话茬,喝了一口茶,问:“因为啥?”
  “也没什么,我们每年聚会时都要去歌厅唱歌。一唱就是通宵。他心眼小,爱吃醋……”
  “哦!嗯!没事。”
  ……
  “你看,不知不觉中,我俩聊了三个时辰。”她把手机举到栓子眼前,“这会儿应该有人到了。你先过去吧!我一会儿过去。记住,到那儿只要不说来我这里了,随便你说什么。”
  “行,我知道。”栓子起身拿头盔。
  六
  海鲜城停车场里停着十多辆车。栓子把摩托车放到最边上,提着头盔径直朝着大厅门口走去。
  餐厅门口,连男带女的聚集着十几人有说有笑地聊着,栓子一眼就认出了人群里的美术课代表。不用猜,那些人肯定都是自己的同学。栓子笑着走过去:“你们都到啦?”
  “看消息了,你来得更早。这么长时间去哪儿了?”人群里有人回着,还有几个人看着他,似乎没认出来。稍后,有人说,“你变样了,变化太大,差点儿认不出。”
  “嗯嗯!都变样了。我刚去一个朋友那里坐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才过来。”栓子上前和多年未见老同学握手。
  正说着,一辆崭新的奥迪开进停车场。车子停稳后,从车内款款走下一位戴着墨镜的女士,一边走一边挥着手说:“哈喽,你们早啊!都到了吗?我都要饿坏了,可以开始了吗?”她就是刚刚和栓子一起喝茶聊天的历史课代表
  “就差你了,大家伙正商量着报警找你呢。真漂亮!跟个新娘子似的。”
  “去,瞧你们说的,我有那么容易丢?这么隆重的事儿,怎么也得重视一下。我说的没错吧,班长?”
  “没错,为了迎接老同学栓子。今天,咱们不醉不归。准备入席,二楼大雅间啊!”班长一声令下,所有人朝着二楼走去。
  “班长大人,咱们怎么坐?”英语课代表奶声奶气地问。
  “都是自家人,随便哈!”
  “来,咱俩挨着;你过来,上我这儿来……”
  栓子本想挨着美术课代表坐的。可是,那个旷课大王一屁股坐在了她左边,弄得他只好绕到右边,觉得坐在这里还是不太合适,便拉了拉凳子,示意大玲子坐这儿,自己坐在大玲子右边。英语课代表把班长按在了栓子右边,扶着椅背绕过去,挨着班长坐了下来……没多会儿,一个大大的餐桌就被大家围得满满的。
  所有人坐定后,班长首先发言:“咳、咳。今天是庆祝毕业多年没联系的大栓子归队,必须喝酒,任何人都不能喝饮料啊!”
  “必须喝酒,不喝饮料。行……”
  两个身穿制服的高挑服务员负责满酒。
  所有酒杯都斟满后,班长起身,举着杯子说:“来,为庆祝大栓子归队,咱们把这杯酒干了。”
  “干、干、干……”所有人举杯,“啪、啪、啪……”
  栓子瞬间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好像自己又收获了一个盆满钵溢的秋。
  ……
  喝酒、聊天。有心酸、有泪水、也有开怀大笑。
  “都、喝好、了、没有?喝、好了就、三楼唱、歌。”不知是谁提议,应该是喝得不太多。
  “走、走……”紧跟着就是“稀里哗啦”推凳子的声音。
  “我扶、你吧!”
  “不用,你比、我、喝得还、多”
  “今天、可、可没、少喝。”
  “比、上次、人多、呀!”
  ……
  七
  栓子醒来时,看到的,竟然是秀芝端着一杯水坐在边上。
  “我?”
  “你可醒了,给,喝口水。”秀芝扶起栓子,把水杯送到他嘴边。
  栓子一口气喝完,“咳咳……”
  “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我怎么回来的?”
  “别人送回来的。”
  “我车呢?”
  “不知道。喝死就好了,一了百了,也不用惦记车。”
  喝死?栓子只记得喝了好多酒,所有人都喝了好多酒。后来,大家又去了三楼歌厅,唱了好多好多歌……再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突突突……”有个人骑着一辆摩托车进了院子:“大栓子,大栓子……”
  “哎、进来。”栓子的声音不大。
  “你还没起?”班长拿着头盔进屋,“摩托车放院子了。”
  “哦!谢谢班长。”
  “你躺着吧,我先走,那边儿还有点事儿。对了,明年五一,五一喝喜酒啊!”
  “五一?谁的喜酒?”
  “我的,我的喜酒。我和英语课代表准备五一结婚。”
  “啊?哦!到时一定参加。回去路上慢点儿。”栓子若有所惊、若有所悟地回着。
  秀芝送出去:“你慢走,常来。”
  “今天星期几?”栓子问。
  “星期一,你睡了一天一宿。”
  “这次真喝多了。”栓子觉得有点儿头晕,慢慢躺下,闭上眼。他迷迷糊糊地看到了一片快要成熟的葵花地……
  他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木桩一样戳在地头,呆滞的目光落在那片快要成熟的葵花地上。西风不紧不慢地刮着,地里,横七竖八地躺着被野猪啃剩下的半拉半颤的葵花秧,立着的那些,正没羞没臊地炫耀着不及碗口大的那点儿收成。
  一群黑头红嘴的鸟追着风飞来,落在葵花盘子上“叽叽喳喳”地欢快着,秧子上枯黄的叶子也凑热闹似地跟着“呼呼啦啦”地乱颤。本就收成不太好,就这样被飞来飞去的雀儿弹走了一多半。
  “这个秋!”栓子自言自语地说,有点像醉话。
  “说什么呢?今儿立冬,吃饺子吗?”秀芝问。
  一
  秋天,栓子家的百十亩葵花破天荒的丰收了,收购价也破天荒地突破了历史最高。
  栓子——发了,成了方圆几十里的名人。
  自从他骑着新买的那辆摩托进了几趟镇上之后,陆陆续续就有好多人都主动添加他微信:有他远房表舅的一个小姨子,还有隔壁三婶子娘家一个叔辈的侄儿媳妇……就连二十多年没联系的同学这回也联系上了。最主要的是,初中三年都没用正眼看过他的“班花”都主动联系他。所有添加他微信的人都说,苦苦寻了他好多年。
  栓子明显地感觉到,朋友多了之后,无论办任何事儿,很少像以前那样到处碰壁。用他的话说:“到哪儿都倍儿有面儿,真爽!”说话时,小心脏都跟着扑楞楞地乱跳,跳得满脸通红。他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来没像今年这样开心过,
  有了钱的栓子,成天把头发弄得锃光瓦亮的,腰板儿也变得比之前平整。连他自己都说:“挺直了腰说话,显得底气特足。”
  日渐爽朗的日子使得栓子对自己憋憋屈屈的四十多岁有了新的认识,经常对着镜子感慨:“这么多年混得,太他妈窝囊了,简直就是白活。”
  有钱的栓子变了!变得不踏实。
  后来,媳妇秀芝每每看到他在镜子前感慨的时候就会撇着嘴说:“你快消停会儿吧!四十多岁的人了,瞎猫碰上死耗子赚了几个小钱儿,瞧把你能耐的。你咋不说说前些年过的苦日子?……”秀芝越说越来气,索性对着他狠狠地瞪上一眼,再使劲儿嗽嗽嗓子,“呸——”的一声,把一口浓痰重重地啐在垃圾桶里。
  秀芝说的没错,结婚十多年了,每年都是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等着秋后卖葵花籽。因为,只有卖了葵花籽之后才能把这大半年拉下的饥荒填平。那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把刚刚三十多岁的秀芝折腾得像个小老太太似的。
  对于媳妇说的那些话,栓子很不不服气。可是,他从不恼火,总是一边擦着皮鞋一边嬉皮笑脸地回:“你懂啥呀!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儿,老娘们家家的,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栓子说的一点儿没错,这的确不是钱的事儿,最关键的是,上学时的“班花”添加他微信后,邀请他进了一个同学群。这个群于栓子来讲:是一件令他美得心里炸开花的事儿;好似又一个即将收获满满的秋。
  二
  初中毕业二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来,栓子只和同学大玲子有来往,剩下的,就只有那张已经泛黄的毕业照了。照片上共有三十二人,是他初中毕业时所有的同学,那是一段令他难忘的时光。
  同学群里共有二十人,都是以上学时的职务或长得比较有特点的命名的:有“班长”“班副(副班长)”“体委”、“大奔儿头”“长毛(经常因头发长被老师轰回家理发)”……
  栓子上学时没有任何职务,也没什么特点,干脆就没改名字,直接用的微信昵称“大栓子”。他想了,这个名字大家肯定都能想起来,就是当年邋里邋遢、学习成绩不咋地、成天坐在墙角很少说话的大高个儿。
  刚加入同学群,班长对他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还为此发了红包,并注明“欢迎老同学栓大个”。
  抢红包时,署名“黑珍珠”的发来一条消息:“栓大个是谁?”很快又撤了回去。不过,这条消息还是被栓子看到了。
  抢过红包之后,紧跟着就是大家对他长达二十多分钟的嘘寒问暖。这,使他瞬间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也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
  第二天,学习委员提议:为了庆祝多年没联系上的栓大个,大家应该搞一次同学聚会,以此加深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
  数学课代表发来一个举着双手的表情来赞成学习委员的提议,并表态:本次聚会和原来一样,AA制。
  栓子本想说自己花钱请大家伙的,当他听到“和原来一样”这句话后,觉得哪里不太对,迟疑了片刻,没敢言语,便把按了半天“按住说话”的手缩了回来。屏幕上立刻弹出一条没说一个字儿的语音。
  “大财主怎么没说话?够深沉的。哈哈……”一串儿银铃般的笑声之后,“笑死我了。就这么定了,按咱们学习委员说的办。”说话的人就是栓子刚刚添加的微信好友,也是他暗恋三年没敢表白的“班花”——美术课代表。
  “行,就这么定了,不能变了啊!我坐周五的航班回去。”署名“旷课大王”的回着。
  旷课大王?栓子翻遍了所有记忆,终于想起初三上半学期就退学的那个瘦小子。只是,他的形象在自己大脑里有些模糊了。因为,毕业照上根本就没有他。
  正当栓子还在大脑里勾勒那个旷课大王的形象时,群里发来班长的一条语音:“这次,咱们还在海鲜城二楼,周六下午四点准时到,不见不散啊。”
  班长说的“还”字,又一次让栓子觉得别扭,可是又说不上为啥,只好简单地发了一个“OK”的小表情。“行、行、行……”紧跟着,群里便有好几个人跟着表态。
  “周六聚会,谁也别带家属啊!刚离婚俩月,别再往人家伤口上撒盐了。”英语课代表(群主)发来一条语音,做了最后的补充。
  “什么事儿?聊得这么热闹?”秀芝问。
  “没啥事,群里正在讨论搞一次同学聚会。”
  “聚什么聚呀!消儿停地在家待会多好!”
  “都说好了,周六下午四点,海鲜城。”
  秀芝好像不高兴,没言语。
  三
  聚会那天,栓子起了个大早擦摩托车。他撸胳膊挽袖子地换了好几盆水,把车擦得都晃眼了,还不放心地左看右看呢!确定没啥问题了才进屋吃早饭。
  饭后,时间在秀芝的唠叨声、栓子的煎熬中“滴答、滴答……”刚过晌午,栓子就戴上头盔准备出门。
  正从洗衣机里往出掏衣服的秀芝斜着眼儿溜他,见要出门,没好气儿地说:“瞧把你急得,用不了半小时就到了,这么早过去干嘛?”
  “你懂啥?什么事儿不是都要打个提前量吗!这就好比收秋,要提前做好准备,省得到时候抓瞎(着急)。”
  秀芝没理他,提溜着裤腰子冲着他使劲儿地甩了一下,发出“啪”地一声。
  “突突突……”栓子骑着摩托车一溜烟儿地朝着县城方向驶去。
  车子飞快,好像在追赶奔月的嫦娥。一路上,被摩托车两个轮子抽打得稀碎稀碎的日光散落在路边的枯草上,原本凌乱的草叶瞬间整齐了,十分顺从地倒向一边。
  四
  十多分钟后,镇上最繁华街道边上,一座顶着“帝王海鲜城”几个烫金大字的三层楼猛地撞进了栓子的视线。他停好车,把头盔挂在车把上掏出手机看了看,距约定时间还差三个多小时,笑着自言自语道:“来得有点儿太早了。”于是在同学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我到了。”
  “这么早?不行先来我店里待会。”大玲子给栓子发来一条私信。
  “你怎么知道我来镇上了?”栓子回。
  “别管了,来了再说。”
  栓子知道大玲子的店在哪儿,每年卖葵花籽的时候都要去几趟。不过,前些日子听说她正在和老公闹离婚,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去不该去。
  “呼”地刮来一阵风,打在栓子的脸上。他用手摸了摸,然后从车把上摘下盔戴自言自语道:“只能这样了。”
  五
  大玲子那家店铺离这里不太远,出了这条大街向南一公里左转就到了。
  栓子刚进门。
  “你来这么早干嘛?”大玲子递给栓子一杯茶,“先喝口茶歇会儿。”
  “我来这么早,你是怎么知道的?”栓子接过茶水。
  “你忘啦?我是历史课代表,也在同学群里。不过,我在里面用的另外一个微信号。”
  栓子一拍脑门儿,红着脸说:“真不好意思,这么多年了,没记住。别见外啊!”
  “怎么会!要是见外了,就不给你发消息。”
  “嗯嗯!那就好。在家待着也没事儿干,就先过来了。来得是有点儿早哈!”栓子看着满屋子摆着的大箱小箱,“你……”
  “还没告诉你。我要搬家了。”
  “为啥?去哪儿?”
  “我离了,又找了个老公。”迟疑片刻,“今天聚会的时候,别和他们说这些。”
  “哦!那我……”
  “没事儿,他们没人知道,只是……不说了。”
  栓子脑子很乱,看着她,一时不知怎么接话茬,喝了一口茶,问:“因为啥?”
  “也没什么,我们每年聚会时都要去歌厅唱歌。一唱就是通宵。他心眼小,爱吃醋……”
  “哦!嗯!没事。”
  ……
  “你看,不知不觉中,我俩聊了三个时辰。”她把手机举到栓子眼前,“这会儿应该有人到了。你先过去吧!我一会儿过去。记住,到那儿只要不说来我这里了,随便你说什么。”
  “行,我知道。”栓子起身拿头盔。
  六
  海鲜城停车场里停着十多辆车。栓子把摩托车放到最边上,提着头盔径直朝着大厅门口走去。
  餐厅门口,连男带女的聚集着十几人有说有笑地聊着,栓子一眼就认出了人群里的美术课代表。不用猜,那些人肯定都是自己的同学。栓子笑着走过去:“你们都到啦?”
  “看消息了,你来得更早。这么长时间去哪儿了?”人群里有人回着,还有几个人看着他,似乎没认出来。稍后,有人说,“你变样了,变化太大,差点儿认不出。”
  “嗯嗯!都变样了。我刚去一个朋友那里坐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才过来。”栓子上前和多年未见老同学握手。
  正说着,一辆崭新的奥迪开进停车场。车子停稳后,从车内款款走下一位戴着墨镜的女士,一边走一边挥着手说:“哈喽,你们早啊!都到了吗?我都要饿坏了,可以开始了吗?”她就是刚刚和栓子一起喝茶聊天的历史课代表
  “就差你了,大家伙正商量着报警找你呢。真漂亮!跟个新娘子似的。”
  “去,瞧你们说的,我有那么容易丢?这么隆重的事儿,怎么也得重视一下。我说的没错吧,班长?”
  “没错,为了迎接老同学栓子。今天,咱们不醉不归。准备入席,二楼大雅间啊!”班长一声令下,所有人朝着二楼走去。
  “班长大人,咱们怎么坐?”英语课代表奶声奶气地问。
  “都是自家人,随便哈!”
  “来,咱俩挨着;你过来,上我这儿来……”
  栓子本想挨着美术课代表坐的。可是,那个旷课大王一屁股坐在了她左边,弄得他只好绕到右边,觉得坐在这里还是不太合适,便拉了拉凳子,示意大玲子坐这儿,自己坐在大玲子右边。英语课代表把班长按在了栓子右边,扶着椅背绕过去,挨着班长坐了下来……没多会儿,一个大大的餐桌就被大家围得满满的。
  所有人坐定后,班长首先发言:“咳、咳。今天是庆祝毕业多年没联系的大栓子归队,必须喝酒,任何人都不能喝饮料啊!”
  “必须喝酒,不喝饮料。行……”
  两个身穿制服的高挑服务员负责满酒。
  所有酒杯都斟满后,班长起身,举着杯子说:“来,为庆祝大栓子归队,咱们把这杯酒干了。”
  “干、干、干……”所有人举杯,“啪、啪、啪……”
  栓子瞬间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好像自己又收获了一个盆满钵溢的秋。
  ……
  喝酒、聊天。有心酸、有泪水、也有开怀大笑。
  “都、喝好、了、没有?喝、好了就、三楼唱、歌。”不知是谁提议,应该是喝得不太多。
  “走、走……”紧跟着就是“稀里哗啦”推凳子的声音。
  “我扶、你吧!”
  “不用,你比、我、喝得还、多”
  “今天、可、可没、少喝。”
  “比、上次、人多、呀!”
  ……
  七
  栓子醒来时,看到的,竟然是秀芝端着一杯水坐在边上。
  “我?”
  “你可醒了,给,喝口水。”秀芝扶起栓子,把水杯送到他嘴边。
  栓子一口气喝完,“咳咳……”
  “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我怎么回来的?”
  “别人送回来的。”
  “我车呢?”
  “不知道。喝死就好了,一了百了,也不用惦记车。”
  喝死?栓子只记得喝了好多酒,所有人都喝了好多酒。后来,大家又去了三楼歌厅,唱了好多好多歌……再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突突突……”有个人骑着一辆摩托车进了院子:“大栓子,大栓子……”
  “哎、进来。”栓子的声音不大。
  “你还没起?”班长拿着头盔进屋,“摩托车放院子了。”
  “哦!谢谢班长。”
  “你躺着吧,我先走,那边儿还有点事儿。对了,明年五一,五一喝喜酒啊!”
  “五一?谁的喜酒?”
  “我的,我的喜酒。我和英语课代表准备五一结婚。”
  “啊?哦!到时一定参加。回去路上慢点儿。”栓子若有所惊、若有所悟地回着。
  秀芝送出去:“你慢走,常来。”
  “今天星期几?”栓子问。
  “星期一,你睡了一天一宿。”
  “这次真喝多了。”栓子觉得有点儿头晕,慢慢躺下,闭上眼。他迷迷糊糊地看到了一片快要成熟的葵花地……
  他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木桩一样戳在地头,呆滞的目光落在那片快要成熟的葵花地上。西风不紧不慢地刮着,地里,横七竖八地躺着被野猪啃剩下的半拉半颤的葵花秧,立着的那些,正没羞没臊地炫耀着不及碗口大的那点儿收成。
  一群黑头红嘴的鸟追着风飞来,落在葵花盘子上“叽叽喳喳”地欢快着,秧子上枯黄的叶子也凑热闹似地跟着“呼呼啦啦”地乱颤。本就收成不太好,就这样被飞来飞去的雀儿弹走了一多半。
  “这个秋!”栓子自言自语地说,有点像醉话。
  “说什么呢?今儿立冬,吃饺子吗?”秀芝问。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闲庭信步
下一篇:曾经沧海难为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