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来了机器人


  “你好,我能为你做什么?”
  “请帮我把太阳伞挂起来。”
  “好的。”
  “你好,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请把地面的污渍清除掉。”
  “好的。”
  ……
  自从单位购置了这台机器人后,每天早晨上班,小易最喜欢这样地与它进行交流了,机器人那甜甜的声音、快速的反应、勤奋的样子好比一个懂事的孩子,处处都招她的喜爱,美中不足的是它毫无表情。
  小易在一个大型企业上班,从事前台的录单工作。她的同事名叫小容,两人年龄相仿,都是年近而立,如两朵盛开的花一样鲜艳无比。所不同的是,小容丰满,皮肤偏黑,喜欢染发,头发经常被烫成了金色,卷卷的,如一头金毛狮子;而小易苗条,面容白净娇嫩,脸上似乎可以掐出水来。与小容相比,小易更喜欢本色示人——淡妆,直发,衣服样式简约。两人在单位都招人喜欢,但在老总眼里,小易显得更加耐看,尤其是她在逗弄机器人时表现出的烂漫活泼,让老总的心旌摇动不停!
  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小易不可能察觉不到老总时常在她身上游移的眼神,但她是有丈夫有孩子的人,传统的家庭观念让她不可以随意接纳另一个男人的垂青,也不能随意对另一个男人示好。因此,每每遇到老总那暧昧的眼神,小易都垂下了眼帘,不让自己的目光与之对接。小易的工作岗位不错,待遇也不差,她珍惜眼前的一切,她想,只要自己做好了本职工作,老总就没有开她的理由。而老总似乎也知道她的这份心思,一两次试探后便收敛起了目光中的奇异成分,两人之间仅有的工作交往好比两个机器人一般单调枯燥。
  单位的机器人运行一段时间后再次调试了程序,它不仅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工作,还可以从事一些相对复杂的工作了。比如卫生方面,机器人原本只能扫扫地,擦擦灰,捡捡垃圾,现在则可以整理一些被随意摆放的资料甚至编辑一些文案了。因为这方面能力的提升,单位的一些岗位便显得冗员,首当其冲的便是清洁工。为了节约成本,老总召开了一个会议,决定解聘一位清洁工。经过大家投票,那位年龄较大的清洁工成了不幸者,离开公司的那天,她竟然当众哭了起来,小易也跟着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小易的情绪很久都没有调整过来,老总发现了她的问题,提醒她道:这前台的工作讲究微笑服务,你这样像个机器人似的板着脸孔上班,岂不把上门的客户都吓跑了吗?小易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是,赶紧努力调整情绪。从此以后,小易每天但凡见到老总就一展笑容,老总也在与之对视的眼神中,似乎那几缕奇异的成分又死灰复燃了。
  科技的进步实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更加先进的机器人上市了,这意味着更多复杂的事务都可以通过机器人来完成了。有了这样的机器人,单位的工作效率将增加不少,而且成本也将大大降低。为此老总还在企业管理层会议上特意给大家算了一笔账:一台机器人一年的费用是多么少,一个员工一年的费用是多么高;机器人不存在情绪,不存在消极怠工,而人就不一样了。老总的看法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单位便又购置了几台新的机器人,运作一段时间后,单位富余的人员更多了。仅从前台来看,单位只需保留一位前台工作人员,就够处理那些老弱病残客户的业务了。
  虽然减员势在必行,但小易和小容的身份不同于那两位临聘的清洁工,她们是受《劳动法》严格保护的合同工,单位若解聘她们麻烦会更多,必须考虑周全。因此,前台尽管出现了冗员的现象,但单位迟迟没有行动。
  可这并不意味着减员“警报”的解除,小易小容都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心里变得惶惶不安起来。两人原本感情单纯真诚,一有时间就相聚一起聊天打发时光,休息日更是经常携手逛街,俨然是一对闺蜜。但现在两人不仅来往减少,更是相互有了防备,平日里目光都不敢对视,似乎里面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有几次,小易发现小容与机器人抢起活儿来,比如给老总的杯子里沏茶,给老总的办公桌上插花,给老总擦皮鞋等。这些细小的举动换来的是老总对小容的亲近,老总时不时还对小容玩笑几句,休闲之时还特意叫上小容陪同,目光中对小易的奇异成分似乎转移到了小容身上,至于两人私下还有什么,小易就不得而知了。小易想,照此下去,减员的对象不就轮到自己了吗?小易的心里变得更加紧张和不安起来,也希望找机会接近老总。
  有一天,单位的一个与机器人生意相关的大客户来访,晚宴需要多人陪酒,鉴于对方来者都是男性,宴会中如果有几位女性,那气氛自然就不一样了。老总叫办公室拿出一个出席宴会者的名单,后见名单上的女性只有小容,便特意在空白处把小易的名字加了上去。办公室一通知,小容小易都特意给自己补了妆,静等着宴会时刻的到来。
  酒过三巡,老总和公司其他领导相继给客户敬完酒,这时小容主动举起了酒杯,来到客户身边,学着机器人的声音给客户劝酒,现场有些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放松起来,在大家的哄闹中,客户一连干了两杯,老总笑得裂开了大嘴,不停地对小容竖大拇指。为了进一步活跃气氛,老总也学着机器人的腔调说:“小易小易,敬酒敬酒。”满桌人都笑了起来。小易脸一下红了起来,对老总说自己不会喝酒。老总有些不高兴地说,你就举杯意思一下也行。小易害怕老总因此疏远或否定自己,只得举杯来到客户身边。客户见到小易婀娜的身姿和楚楚动人的表情,心花灿烂,尤其是听到小易那悦耳动听的声音,当即表态:以后机器人的声音录制可以使用小易的声音,满桌人齐声喝彩。老总见此,赶紧叫小易将位置挪到客户身边,那客户又一连干了好几杯。
  宴会后是唱歌。小易本想不去,但碍于老总的挽留,她只得跟着大家来到歌厅里。一阵热情的唱歌和劝酒后,欢聚变成了舞会。小容一展风姿,独舞、群舞、交谊舞样样精通,老总和客户被她带得团团转,优美的舞姿和裙摆如同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小易不善舞蹈,一直坐在沙发上,这时客户主动邀请她跳舞,小易只得起身配合。一曲舞罢,小易娇喘连连地坐到了沙发上,这时老总也向她发出了跳舞的邀请,小易又只得起身。一开始小易非常注意让身体与老总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从而导致动作生硬,老总玩笑地说,你怎么如同机器人一样呆板呢?小易只得放松了身体,跳着跳着,老总紧紧地搂住了小易的腰身,酒气吹拂着小易的长发,上身还时不时碰触到小易那一对骄人的胸脯上。小易紧张得气都透不过来了,恨不得这一支舞曲立即结束。
  终于等到了间歇时刻,但老总还拉着小易的手,似乎不想放走她。这时小容主动向老总伸出了“橄榄枝”,老总只得转向小容,两人再次陶醉在了迷人的舞蹈里。
  舞会结束,老总和客户余兴未减,又提出要喝夜啤酒,小容立即附和,但小易却说自己的先生已经在露天停车场里等着自己了。老总一听,脸上立即收敛起了笑容。几个人撇下小易告辞而去,留下她在清冷的夜风中孤独地走向停车场,昏黄的灯光有些沉闷,小易如在梦中,似乎感到了一丝不祥!
  次日上班,老总见到她,冷漠的表情比机器人更盛。她感到自己被所有人疏远了,甚至包括机器人在内,因此她再也没有心思逗弄机器人了。
  谁也没有料到,单位经营形势进一步恶化,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阻力,但为了降本增效,减员刻不容缓,除了前台,其他部门已经走了好几个人,而每一个人的离开都会猛烈地敲击一下小易敏感的神经,她预感到“末日”正一步步逼近自己。
  小易怎不害怕自己被减员呢?丈夫创业多年都没见成效,孩子刚刚入校上学,每个月的费用都不能少,还有定期的房租、水电等等开支,这一个小家庭的经济来源都依靠着她一个人,这份职业对于她的宝贵可想而知;自己要是失去了这份工作,小家庭的未来靠什么支撑呢?在现实的压力面前,她害怕了,流泪了,屈服了,心想,只要单位不精简自己,叫她干什么她都会义无反顾。
  她把一切的根源都归结到机器人身上,心想,没有机器人,那个清洁工就不会离开了,没有机器人,其他部门的同事也就不会离开了,没有机器人,她就不会面临眼前这样的难处了。每次见到机器人,她不仅没有了那些兴趣,还恨不得踢它一脚,甚至想着怎样弄坏它!可这该死的机器人,你怎么就那么“健康”,从来就不“生病”呢?小易不是电脑高手,甚至她在所有的机器面前就是一个弱者,在单位越来越多的机器人面前,除了恨,她别无选择!
  一个消息传入了她的耳朵:在小易和小容之间,老总减谁举棋不定,原因是两人各有所长。这个消息如同一根救命稻草,让小易看到了生机。正巧先生外出,孩子也到娘家去了,小易得以一个人独自思考;左思右想,她的想法陷入了一种老套的交往模式里:请老总吃饭。这个想法一产生,她就觉得时不我待,得赶紧行动,次日就向老总发出了邀请。
  毋庸讳言,这是她平生第一次请老总吃饭。老总一听很是意外,笑眯眯地夸她不再如同一个机器人,而是学会了人际交往,孺子可教,孺子可期,末了又特意地问她都请了谁?小易并没做深度的考虑,只好如实交代:只请您一人。老总笑容更加可掬,问她先生参加吗?小易还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再次如实交代:先生外出了。老总一听笑出了声,爽快地一连说了几个“好”字!
  酒店包厢里,小易独自面对老总,此时她才感到了老总特有的魅力:年过半百却依然没有衰老的迹象,衣着华丽处处透着成功男人的特质,语言柔和时时显出高人一等的情商。尽管自己与他的年龄相差了一大截,但此时她的心里却没了这份隔阂,在老总一声声关怀的语气中,她迷离了,迷醉了,迷失了。一番小酌后,她跟着老总来到了酒店住宿的房间里……
  单位减员的决定终于下达了:辞退小容。离开公司的那一天,小容恨恨地看了小易一眼,走到门口,她又狠狠地踢了机器人一脚。与上次清洁工离开时的情形不同,小易这次却没有半点悲伤。
  工作稳定了下来,但小易并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样子,在单位同事面前,她的话语少了,笑容也没了,尤其是面对丈夫和孩子时,她像做了贼似的,说话的底气都几乎没了。那喋喋不休的机器人的声音,在她耳朵里完全成了噪音,每次路过机器人身边,她实在是想狠狠地踢它几脚。她不清楚机器人在社会发展中担当的实际角色;她也不知道是该恨老板的机器人,还是恨机器人的主人?她无论如何也弄不明白,其实在这样的企业里,她迟早都是一条粘板上的鱼。
  从此以后,小易也像机器人一样,目光呆滞,面无表情……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曾经沧海难为水
下一篇:两张准考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