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情殇

情殇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伤心流泪成江河,情人已逝难复苏!
  
  李青呆坐桥头已整整一天了,没吃一口饭,未喝一口水,就这样一边流泪,一边呆呆地坐着。他悲伤异常,他也想投河自尽随周英翠而去。可姐姐在他身旁守着,寸步不离,姐姐害怕的就是弟弟寻短见。
  李青死不成,他后来也明白了,自己不能死,要挺过悲伤,坚强地活下去,这样才对得起死去的周英翠。一个人走了,一个人还活着。活着的人时常回忆两人曾经的美好也不枉真诚地相爱一场。如果两人都死去最多成为人们一时议论的话柄,说某某人为爱而死,这叫真爱,可赞,也可惜。议论一两天,惋惜一回,接着便把此事抛诸脑后,很快便忘得一干二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都是一样的。因此坚决不能轻言死,必须活着,为周英翠活着,为自己活着。
  很快太阳偏西了,李青也坐累了,也哭够了,心情渐渐平复。姐姐劝李青说:“小青,该回家了,你已经在这里坐了一整天了。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人死不能复生,这道理你懂。你也哭过了,该放下就得放下了,不能钻牛角尖儿。话又说回来,假使英翠不死,你俩也走不到一起,依然会落个终身遗憾。”
  是,姐姐说得对。周英翠不死他俩也成不了夫妻,因为周英翠的父母坚决反对这门亲事。原因很简单,周英翠家在社会上有地位,父亲是镇长,母亲是管区书记,都是官。而李青家是草芥平民,父母是文盲,正宗泥腿子,只是李青是位中学教师,可目前还是民办,臭老九一个,要与周家比,门不当户不对,李青根本不配做周家的东床快婿。因此周英翠的父母坚决反对女儿嫁给李青。可周英翠不是这样想,她了解李青,深知李青是个有理想,肯努力的有志男儿,前途无量。他目前没能上大学,是因当时国家还没恢复高考,村里推荐上大学也没他的份儿,只委屈他做了一个中学教师,地位谈不上,工作倒是有了,还多少叫人心安。
  说起周英翠与李青,他俩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又是同位,两人很合得来。那时李青学习成绩很好,没少给了周英翠学习上的帮助,两人很合得来,彼此也产生了好感。后来两人又同时被推荐上了高中,又被分到同一个班级,两人很是庆幸。
  虽然上了高中,可两人年龄并不大。李青还不足十八岁,周英翠十七岁,都是半大孩子,对爱情只是懵懵懂懂有所感知,并不真懂,最多感觉对方可爱而已。周英翠大大咧咧,常常走到李青跟前说说话,丝毫不管别人投来的好奇目光或在私下悄悄的议论。李青也喜欢周英翠,对她的俊美和恬静的气质也是欣赏有加,两人可谓情投意合。
  他们俩读高中的时候,国家教育还比较落后,师资力量也很薄弱,尽管生源充足,一个乡镇也只能办起一所高中,因此许多学生来自很远的村庄,他们只能选择住校。另一部分学生离学校近一点便选择走读。住校生还好,走读生有点苦,一日三餐都要回家吃去,晚上九点下了晚自习还要赶回家休息,挺辛苦。李青与周英翠离校只有二三里路,应该走读。可周英翠的父母担心女儿每天往返学校五六趟太吃苦,便安排她住校。这样她每天可以早早走进教室,或学习,或休息。当时学校抓学习很松,学生课余时间学习的人很少,闲聊的人多。就是早早进教室也不干正事,不是闲扯就是戏耍。周英翠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吃过饭走进教室也很少学习,都会坐到李青位置上等李青返校聚一聚,说几句话。有时两人相见也不说话,只是相视笑一笑,然后回到位置上等待上课。就这样高中生活也有趣,也混沌地往前走。
  而李青与别的同学有些不一样,他学习很上心,很少与同学聚到一起闲扯,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习,因此他的学习成绩在本年级是出类拔萃的,这一点老师很欣赏,选他当了班长。周英翠更是喜欢他,把他视为亲密知己,两人常常聚到一起谈心,一来二去便产生了感情,一天不见就觉得缺了点什么,同时心里也感觉失落。
  可现在两人还是在校学生,不能因谈恋爱耽误了学习,更不能因两人走得太近引起同学的议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两人商议了一回,便陡然终止了来往,周英翠再也不去李青位置上闲扯。这一变化倒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他们不知就里,还以为两人闹了别扭不再来往。这倒成了好事,落得一身清净。可李青两人明白,彼此心照不宣,明里不走近又有何妨?
  就这样两年高中生活很快过去,临近毕业那天,周英翠邀请李青出校外散心。两人牵手漫步乡间小路,心情格外舒爽。此时明月当空,田间花草清晰可见。走到路口,只见不远处路沟里盛开着一片黄色的旋覆花。李青走下沟渠,小心翼翼采摘了几十朵黄色小花,然后顺手编织成一个美丽的花环,兴奋地捧着它来到周英翠的面前,神秘兮兮地笑了笑,问周英翠:“漂亮吗?”
  “漂亮!”周英翠回答。
  李青说:“这叫旋覆花,能治百病,人畜都能适用。既能当菜吃,也能泡茶喝,促进身体健康,百病不侵。”
  “呦,神了!功效有那么强?”周英翠有些怀疑。
  “有呀!我看过本草纲目,那上面就这样说的。”
  周英翠说:“我不信!又在哄人,骗我没读过本草纲目。瞎编!我觉得它还有不能治的病。”
  “啥病?”李青很好奇地问。
  周英翠眨眨眼笑着说:“就是----就是-----,我们快毕业了,各自回家,不能像现在这样天天见面,等某一天想-----想见面了,见不着,心里便不舒服,估计这病它治不了。”
  李青听后脸微微有些发红,说:“能治。我把这个花环戴在你的头上,永远戴着,它就能治这种病。”
  周英翠脸一下红到耳根,心里一阵燥热,长出了一口气,说:“但愿此花不败,一辈子戴在头上。”
  两人说着话,很快来到大桥上。李青提议不走了,坐下来说话。周英翠欣然同意。两人偎依在一起,望着天上的明月,闻着对方的体香一直坐到十点多钟。
  看看天色将晚,两人忽然想起学校十一点会关大门的,必须抓紧回去,不然被关在大门外再喊人家开门就麻烦了。两人匆匆道别,李青回家,周英翠返校。
  两人长谈过后没几天就面临毕业了。学校按照惯例要举行毕业典礼,典礼那天,同学们都哭得泪人一般,毕竟相处两年彼此都会产生感情,马上要分别了,将会各奔东西,还不知今生能否再见面,谁不心酸?
  李青与周英翠相距不远可要想见面也并不容易,所以两人选择了书信来往,有啥心思书信里倾诉。面不见,心相连。
  转眼一年过去,暑假过后即将开学。由于李青人品好,在校学习成绩又很优秀,经群众推荐他被安排到镇第三初级中学担任民办教师。这可是好消息,这令李青很是欣慰,他把此喜讯告诉了周英翠,周英翠也高兴得了不得,回信对李青表示庆贺,并透露她也想当老师,要求父母斡旋把自己安排到第三中学任教,这样两人又能天天见面了。李青喜出望外,回信给周英翠鼓劲,让她务必实现愿望,一定来三中教书。
  上天不负有心人,果不其然,开学了,两人真的走到了一起。说实在的,周英翠没少费劲,她软磨硬泡硬是要求父亲把她安排到三中上班。这下好了,两人又生活到一起。一年不见,恍若隔世,两人相拥一起,泪流满面。
  李青问:“还好吧?一年不见,干嘛呐?”
  周英翠眼含热泪,微笑着回答:“还好!说起干嘛,能干什么?除了看书还是看书,无所事事。这下好了,有事业可干了,生活充实了。”
  两人说了一会话,上课铃打响了。李青手拿教案走进了教室,周英翠也回到办公室开始备课,两人正式开始了教学生涯。
  一对情人生活在同一方天地,相携相扶,那是无比幸福的时刻,神仙的日子。
  就这样两人共同走过了三个春秋,李青已二十三岁,周英翠二十二岁,已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公开了恋爱关系,开始着手谈婚论嫁。
  李青把想法告诉了父母,父母眉开眼笑,无比激动。按世俗观念看,这是高攀,求之不得,父母哪有反对之理?
  周英翠把打算告知了父母,结果遭到了他们的激烈反对。父亲不说话,花脸交给母亲来唱。
  母亲说:“这桩婚姻不能成。李青家是农民,农村户口,当个民办教师,一月就领几十元工资,除了房钱无伙钱,以后如何养家糊口?你领二百元钱,除了你的零花钱也剩不了多少。你又爱打扮,不少花钱。你们要是结了婚,有的罪受。这桩婚姻我坚决反对,你干脆打消这个念头。”
  周英翠说:“妈,吃苦我不怕,困难只是暂时的,凭李青的为人与能力他会很快出人头地的。社会在发展,等哪一天他转了正,我们的日子就好过多了。幸福在后头!”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幸福在后头,前面就有幸福为什么不享受?刘县长的二公子多好的条件,你就是不愿意,拧种!你要知道,刘家的这门亲事是刘县长求咱们的,不是咱家巴结他,你嫁过去日子肯定错不了。你与李青的事以后免谈。你不觉得没面子,我可觉得脸上挂不住。我们这样的家庭找个农民过日子,不是贱吗?”
  周英翠听妈妈不同意,说话又刺耳,也生了气,说:“妈,你是有文化的人,又是地方领导,说话好没修养,谁贱?”
  “你贱!你说老娘没修养,我算是白养你了。你给我听好了,明天我就让你爸去‘教办‘打招呼,把你调离三中去二中代课。”
  周英翠一听几乎哭出来,恳求妈妈不要调她走,说自己与李青是真心相爱,要妈妈不要做第二个法海,不然她会死的。
  她妈妈一听,立即瞪圆了眼睛,说:“你说妈妈是法海,亏良心吧,我真是白养你一场。母亲为你好,你倒说妈妈是法海。那好,我这个法海就当定了,我看你能刮什么风?”
  周英翠听了母亲的话彻底伤透了心,父母这边是说不通了,自己与李青的婚事肯定告吹。她绝望了,一口气跑到野外哭了整整一下午。
  第二天来到学校,她把左天的情况一五一十说给了李青,两人抱头痛哭,连上课都耽误了。
  一连三天周英翠的母亲看见女儿就数落,并告诉她,刘县长求亲的事他们夫妻已答应,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你们下半年就结婚。
  周英翠跪在地上恳求父母不要拆散女儿与李青,为了女儿的幸福求母亲高抬贵手。母亲哪儿肯听,竟然把女儿反锁在屋里连课也不让她再去上,只等调令发来,然后把她弄走,让她死了与李青结婚的那份心思。
  一个星期过去了,周英翠接到了调令,让她下周一就去县二中报到。周英翠拿到调令一下撕个粉碎,然后关上单间房门大哭一场。她思念李青,她有千言万语想告诉心上人,可今天她失去了人身自由,母亲不让她出门,坚决做一回法海,把女儿囚禁“峰塔”。
  今天已经一个星期不见周英翠来学校上课了。李青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就连讲课也失去了激情。他思念周英翠,心里隐隐产生了不祥的预感,后经打听,他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决定亲自登门拜访周英翠的父母,恳求二老答应两人的婚事。
  这天是星期六,下午李青精心打扮了一番,自我感觉还不错,然后便骑上自行车直奔周英翠家。
  来到家门口,他轻轻敲了敲门,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打开了屋门,她就是周英翠的母亲。这女人看见眼前的李青吃了一惊,心想,怪不得女儿那样迷恋与他,原来小伙子真的不赖,一表人才,面皮白净,文质彬彬,个头在一米八以上,却也人见人爱。哎!可惜生在农家,泥腿子的儿子。女儿嫁给他,不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也是一只天鹅窝在了鸭棚里,什么时候能有个出头之日?
  李青看着周英翠母亲不说话,只看着自己发愣,便开口自我介绍:“伯母,我是李青,英翠的同学、同事。我听说你坚决反对英翠与我来往,不让我们俩结婚,对吧?伯母,我与英翠从初中开始就有好感,一路走来相处很好,慢慢产生了感情,我们俩是真心相爱,不是一时冲动。你老就高抬贵手,同意我俩生活在一起,好吗?伯母?”
  周英翠的母亲打断了李青的话说:“小伙子,我对你很欣赏,你也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可惜我女儿已经名花有主。你们俩的事今天就免谈,你要是想坐一会儿就屋里请,什么也别说。要是求我答应你们的婚事或是想见英翠说话就请移步。我不欢迎!”
  李青说:“伯母,不管你喜不喜欢听,请你容我把话说完。我们的婚事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你把英翠关起来不让她去上课是不对的。她毕竟是你的女儿,你要照顾她的感受,为她的幸福负责。她所追求的,就是她所喜欢的,是她感觉幸福的;她所反对的,就是她所厌弃的,没有幸福感。她是中学教师,是有头脑的人,事情好坏她分得清,她有能力把握自己的未来,她的事应该交由她自己作主,你们做父母的不应该强力干预。这样事情会向相反方向发展,好心做的是大坏事。”
  “大道理不用你给我讲,我比你懂。想坐就坐会儿,不想坐就快走!‘’周英翠母亲下了逐客令。
  李青明白,眼前这女人是强势女人,她做出的决定别人甭想更改,再多说什么全是枉然,不如尽早告辞,听凭命运的安排。
  李青告辞回家。
  周英翠也不再哭,她想明白了,不按父母安排的路走,事情只会越来越糟,对着干不如顺着走,或许某一时刻会是柳暗花明,暂且去二中代课也好,慢慢再想对策。
  周英翠顺从了母亲的安排没再去三中见李青,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包裹,然后搭车去二中报到。
  她来到二中第一件事就是给李青写信,说她已来二中报到,劝李青不要难过,耐心等待,将来两人定会走到一起。
  事情并不像周英翠想象的那样,她来到二中的第三个月,刘县长就催促周英翠父母抓紧安排两个孩子的婚事,到五一就给他们举办婚礼。
  晴天霹雳,周英翠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昏倒。她见过刘县长的二公子,也了解他的品性。他人长得不错,却是个花花公子,被他甩掉的女孩子竟有六人之多。他不务正业,目前已换了五个工作岗位了,每到一处干上三两个月就因不喜欢,辞职不干,身旁跟着几个死党,走鸡斗狗,打架斗殴,正事不干。他的父亲对他疏于管教,从小放手,任其胡作非为,等长大了再想管教,晚了,儿子根本不听老爹的那一套,依然我行我素。刘县长无奈,这才想出“妙计”,给儿子娶亲,让老婆管束,他有了家,或许一改顽劣,会收心过日子。
  刘县长打响了如意算盘,可周英翠坚决不上套。她恨母亲眼睁睁把亲生女儿推向火坑。她心里已暗暗做好了打算,结婚那天就是自己结束生命的一天。
  五一到了,清脆的唢呐一直吹到周英翠家门口,周英翠面带微笑上了婚车。不一会儿,婚车来到大桥上,周英翠招呼司机停一下车,说她曾经在桥墩上留过一首诗,看看是否还在。如在,就把它涂掉;不在,就算了。那是儿时的作品,留下来别人笑话。司机听话地停下了车,周英翠不慌不忙地走下车来,走到桥边,她迅速爬上桥栏杆纵身一跳-------滚滚河水载着哀愁,载着悲伤,载着绝望,呜咽着快速向南流去,流去------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伤心流泪成江河,情人已逝难复苏!
  
  李青呆坐桥头已整整一天了,没吃一口饭,未喝一口水,就这样一边流泪,一边呆呆地坐着。他悲伤异常,他也想投河自尽随周英翠而去。可姐姐在他身旁守着,寸步不离,姐姐害怕的就是弟弟寻短见。
  李青死不成,他后来也明白了,自己不能死,要挺过悲伤,坚强地活下去,这样才对得起死去的周英翠。一个人走了,一个人还活着。活着的人时常回忆两人曾经的美好也不枉真诚地相爱一场。如果两人都死去最多成为人们一时议论的话柄,说某某人为爱而死,这叫真爱,可赞,也可惜。议论一两天,惋惜一回,接着便把此事抛诸脑后,很快便忘得一干二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都是一样的。因此坚决不能轻言死,必须活着,为周英翠活着,为自己活着。
  很快太阳偏西了,李青也坐累了,也哭够了,心情渐渐平复。姐姐劝李青说:“小青,该回家了,你已经在这里坐了一整天了。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人死不能复生,这道理你懂。你也哭过了,该放下就得放下了,不能钻牛角尖儿。话又说回来,假使英翠不死,你俩也走不到一起,依然会落个终身遗憾。”
  是,姐姐说得对。周英翠不死他俩也成不了夫妻,因为周英翠的父母坚决反对这门亲事。原因很简单,周英翠家在社会上有地位,父亲是镇长,母亲是管区书记,都是官。而李青家是草芥平民,父母是文盲,正宗泥腿子,只是李青是位中学教师,可目前还是民办,臭老九一个,要与周家比,门不当户不对,李青根本不配做周家的东床快婿。因此周英翠的父母坚决反对女儿嫁给李青。可周英翠不是这样想,她了解李青,深知李青是个有理想,肯努力的有志男儿,前途无量。他目前没能上大学,是因当时国家还没恢复高考,村里推荐上大学也没他的份儿,只委屈他做了一个中学教师,地位谈不上,工作倒是有了,还多少叫人心安。
  说起周英翠与李青,他俩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又是同位,两人很合得来。那时李青学习成绩很好,没少给了周英翠学习上的帮助,两人很合得来,彼此也产生了好感。后来两人又同时被推荐上了高中,又被分到同一个班级,两人很是庆幸。
  虽然上了高中,可两人年龄并不大。李青还不足十八岁,周英翠十七岁,都是半大孩子,对爱情只是懵懵懂懂有所感知,并不真懂,最多感觉对方可爱而已。周英翠大大咧咧,常常走到李青跟前说说话,丝毫不管别人投来的好奇目光或在私下悄悄的议论。李青也喜欢周英翠,对她的俊美和恬静的气质也是欣赏有加,两人可谓情投意合。
  他们俩读高中的时候,国家教育还比较落后,师资力量也很薄弱,尽管生源充足,一个乡镇也只能办起一所高中,因此许多学生来自很远的村庄,他们只能选择住校。另一部分学生离学校近一点便选择走读。住校生还好,走读生有点苦,一日三餐都要回家吃去,晚上九点下了晚自习还要赶回家休息,挺辛苦。李青与周英翠离校只有二三里路,应该走读。可周英翠的父母担心女儿每天往返学校五六趟太吃苦,便安排她住校。这样她每天可以早早走进教室,或学习,或休息。当时学校抓学习很松,学生课余时间学习的人很少,闲聊的人多。就是早早进教室也不干正事,不是闲扯就是戏耍。周英翠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吃过饭走进教室也很少学习,都会坐到李青位置上等李青返校聚一聚,说几句话。有时两人相见也不说话,只是相视笑一笑,然后回到位置上等待上课。就这样高中生活也有趣,也混沌地往前走。
  而李青与别的同学有些不一样,他学习很上心,很少与同学聚到一起闲扯,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习,因此他的学习成绩在本年级是出类拔萃的,这一点老师很欣赏,选他当了班长。周英翠更是喜欢他,把他视为亲密知己,两人常常聚到一起谈心,一来二去便产生了感情,一天不见就觉得缺了点什么,同时心里也感觉失落。
  可现在两人还是在校学生,不能因谈恋爱耽误了学习,更不能因两人走得太近引起同学的议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两人商议了一回,便陡然终止了来往,周英翠再也不去李青位置上闲扯。这一变化倒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他们不知就里,还以为两人闹了别扭不再来往。这倒成了好事,落得一身清净。可李青两人明白,彼此心照不宣,明里不走近又有何妨?
  就这样两年高中生活很快过去,临近毕业那天,周英翠邀请李青出校外散心。两人牵手漫步乡间小路,心情格外舒爽。此时明月当空,田间花草清晰可见。走到路口,只见不远处路沟里盛开着一片黄色的旋覆花。李青走下沟渠,小心翼翼采摘了几十朵黄色小花,然后顺手编织成一个美丽的花环,兴奋地捧着它来到周英翠的面前,神秘兮兮地笑了笑,问周英翠:“漂亮吗?”
  “漂亮!”周英翠回答。
  李青说:“这叫旋覆花,能治百病,人畜都能适用。既能当菜吃,也能泡茶喝,促进身体健康,百病不侵。”
  “呦,神了!功效有那么强?”周英翠有些怀疑。
  “有呀!我看过本草纲目,那上面就这样说的。”
  周英翠说:“我不信!又在哄人,骗我没读过本草纲目。瞎编!我觉得它还有不能治的病。”
  “啥病?”李青很好奇地问。
  周英翠眨眨眼笑着说:“就是----就是-----,我们快毕业了,各自回家,不能像现在这样天天见面,等某一天想-----想见面了,见不着,心里便不舒服,估计这病它治不了。”
  李青听后脸微微有些发红,说:“能治。我把这个花环戴在你的头上,永远戴着,它就能治这种病。”
  周英翠脸一下红到耳根,心里一阵燥热,长出了一口气,说:“但愿此花不败,一辈子戴在头上。”
  两人说着话,很快来到大桥上。李青提议不走了,坐下来说话。周英翠欣然同意。两人偎依在一起,望着天上的明月,闻着对方的体香一直坐到十点多钟。
  看看天色将晚,两人忽然想起学校十一点会关大门的,必须抓紧回去,不然被关在大门外再喊人家开门就麻烦了。两人匆匆道别,李青回家,周英翠返校。
  两人长谈过后没几天就面临毕业了。学校按照惯例要举行毕业典礼,典礼那天,同学们都哭得泪人一般,毕竟相处两年彼此都会产生感情,马上要分别了,将会各奔东西,还不知今生能否再见面,谁不心酸?
  李青与周英翠相距不远可要想见面也并不容易,所以两人选择了书信来往,有啥心思书信里倾诉。面不见,心相连。
  转眼一年过去,暑假过后即将开学。由于李青人品好,在校学习成绩又很优秀,经群众推荐他被安排到镇第三初级中学担任民办教师。这可是好消息,这令李青很是欣慰,他把此喜讯告诉了周英翠,周英翠也高兴得了不得,回信对李青表示庆贺,并透露她也想当老师,要求父母斡旋把自己安排到第三中学任教,这样两人又能天天见面了。李青喜出望外,回信给周英翠鼓劲,让她务必实现愿望,一定来三中教书。
  上天不负有心人,果不其然,开学了,两人真的走到了一起。说实在的,周英翠没少费劲,她软磨硬泡硬是要求父亲把她安排到三中上班。这下好了,两人又生活到一起。一年不见,恍若隔世,两人相拥一起,泪流满面。
  李青问:“还好吧?一年不见,干嘛呐?”
  周英翠眼含热泪,微笑着回答:“还好!说起干嘛,能干什么?除了看书还是看书,无所事事。这下好了,有事业可干了,生活充实了。”
  两人说了一会话,上课铃打响了。李青手拿教案走进了教室,周英翠也回到办公室开始备课,两人正式开始了教学生涯。
  一对情人生活在同一方天地,相携相扶,那是无比幸福的时刻,神仙的日子。
  就这样两人共同走过了三个春秋,李青已二十三岁,周英翠二十二岁,已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公开了恋爱关系,开始着手谈婚论嫁。
  李青把想法告诉了父母,父母眉开眼笑,无比激动。按世俗观念看,这是高攀,求之不得,父母哪有反对之理?
  周英翠把打算告知了父母,结果遭到了他们的激烈反对。父亲不说话,花脸交给母亲来唱。
  母亲说:“这桩婚姻不能成。李青家是农民,农村户口,当个民办教师,一月就领几十元工资,除了房钱无伙钱,以后如何养家糊口?你领二百元钱,除了你的零花钱也剩不了多少。你又爱打扮,不少花钱。你们要是结了婚,有的罪受。这桩婚姻我坚决反对,你干脆打消这个念头。”
  周英翠说:“妈,吃苦我不怕,困难只是暂时的,凭李青的为人与能力他会很快出人头地的。社会在发展,等哪一天他转了正,我们的日子就好过多了。幸福在后头!”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幸福在后头,前面就有幸福为什么不享受?刘县长的二公子多好的条件,你就是不愿意,拧种!你要知道,刘家的这门亲事是刘县长求咱们的,不是咱家巴结他,你嫁过去日子肯定错不了。你与李青的事以后免谈。你不觉得没面子,我可觉得脸上挂不住。我们这样的家庭找个农民过日子,不是贱吗?”
  周英翠听妈妈不同意,说话又刺耳,也生了气,说:“妈,你是有文化的人,又是地方领导,说话好没修养,谁贱?”
  “你贱!你说老娘没修养,我算是白养你了。你给我听好了,明天我就让你爸去‘教办‘打招呼,把你调离三中去二中代课。”
  周英翠一听几乎哭出来,恳求妈妈不要调她走,说自己与李青是真心相爱,要妈妈不要做第二个法海,不然她会死的。
  她妈妈一听,立即瞪圆了眼睛,说:“你说妈妈是法海,亏良心吧,我真是白养你一场。母亲为你好,你倒说妈妈是法海。那好,我这个法海就当定了,我看你能刮什么风?”
  周英翠听了母亲的话彻底伤透了心,父母这边是说不通了,自己与李青的婚事肯定告吹。她绝望了,一口气跑到野外哭了整整一下午。
  第二天来到学校,她把左天的情况一五一十说给了李青,两人抱头痛哭,连上课都耽误了。
  一连三天周英翠的母亲看见女儿就数落,并告诉她,刘县长求亲的事他们夫妻已答应,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你们下半年就结婚。
  周英翠跪在地上恳求父母不要拆散女儿与李青,为了女儿的幸福求母亲高抬贵手。母亲哪儿肯听,竟然把女儿反锁在屋里连课也不让她再去上,只等调令发来,然后把她弄走,让她死了与李青结婚的那份心思。
  一个星期过去了,周英翠接到了调令,让她下周一就去县二中报到。周英翠拿到调令一下撕个粉碎,然后关上单间房门大哭一场。她思念李青,她有千言万语想告诉心上人,可今天她失去了人身自由,母亲不让她出门,坚决做一回法海,把女儿囚禁“峰塔”。
  今天已经一个星期不见周英翠来学校上课了。李青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就连讲课也失去了激情。他思念周英翠,心里隐隐产生了不祥的预感,后经打听,他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决定亲自登门拜访周英翠的父母,恳求二老答应两人的婚事。
  这天是星期六,下午李青精心打扮了一番,自我感觉还不错,然后便骑上自行车直奔周英翠家。
  来到家门口,他轻轻敲了敲门,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打开了屋门,她就是周英翠的母亲。这女人看见眼前的李青吃了一惊,心想,怪不得女儿那样迷恋与他,原来小伙子真的不赖,一表人才,面皮白净,文质彬彬,个头在一米八以上,却也人见人爱。哎!可惜生在农家,泥腿子的儿子。女儿嫁给他,不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也是一只天鹅窝在了鸭棚里,什么时候能有个出头之日?
  李青看着周英翠母亲不说话,只看着自己发愣,便开口自我介绍:“伯母,我是李青,英翠的同学、同事。我听说你坚决反对英翠与我来往,不让我们俩结婚,对吧?伯母,我与英翠从初中开始就有好感,一路走来相处很好,慢慢产生了感情,我们俩是真心相爱,不是一时冲动。你老就高抬贵手,同意我俩生活在一起,好吗?伯母?”
  周英翠的母亲打断了李青的话说:“小伙子,我对你很欣赏,你也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可惜我女儿已经名花有主。你们俩的事今天就免谈,你要是想坐一会儿就屋里请,什么也别说。要是求我答应你们的婚事或是想见英翠说话就请移步。我不欢迎!”
  李青说:“伯母,不管你喜不喜欢听,请你容我把话说完。我们的婚事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你把英翠关起来不让她去上课是不对的。她毕竟是你的女儿,你要照顾她的感受,为她的幸福负责。她所追求的,就是她所喜欢的,是她感觉幸福的;她所反对的,就是她所厌弃的,没有幸福感。她是中学教师,是有头脑的人,事情好坏她分得清,她有能力把握自己的未来,她的事应该交由她自己作主,你们做父母的不应该强力干预。这样事情会向相反方向发展,好心做的是大坏事。”
  “大道理不用你给我讲,我比你懂。想坐就坐会儿,不想坐就快走!‘’周英翠母亲下了逐客令。
  李青明白,眼前这女人是强势女人,她做出的决定别人甭想更改,再多说什么全是枉然,不如尽早告辞,听凭命运的安排。
  李青告辞回家。
  周英翠也不再哭,她想明白了,不按父母安排的路走,事情只会越来越糟,对着干不如顺着走,或许某一时刻会是柳暗花明,暂且去二中代课也好,慢慢再想对策。
  周英翠顺从了母亲的安排没再去三中见李青,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包裹,然后搭车去二中报到。
  她来到二中第一件事就是给李青写信,说她已来二中报到,劝李青不要难过,耐心等待,将来两人定会走到一起。
  事情并不像周英翠想象的那样,她来到二中的第三个月,刘县长就催促周英翠父母抓紧安排两个孩子的婚事,到五一就给他们举办婚礼。
  晴天霹雳,周英翠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昏倒。她见过刘县长的二公子,也了解他的品性。他人长得不错,却是个花花公子,被他甩掉的女孩子竟有六人之多。他不务正业,目前已换了五个工作岗位了,每到一处干上三两个月就因不喜欢,辞职不干,身旁跟着几个死党,走鸡斗狗,打架斗殴,正事不干。他的父亲对他疏于管教,从小放手,任其胡作非为,等长大了再想管教,晚了,儿子根本不听老爹的那一套,依然我行我素。刘县长无奈,这才想出“妙计”,给儿子娶亲,让老婆管束,他有了家,或许一改顽劣,会收心过日子。
  刘县长打响了如意算盘,可周英翠坚决不上套。她恨母亲眼睁睁把亲生女儿推向火坑。她心里已暗暗做好了打算,结婚那天就是自己结束生命的一天。
  五一到了,清脆的唢呐一直吹到周英翠家门口,周英翠面带微笑上了婚车。不一会儿,婚车来到大桥上,周英翠招呼司机停一下车,说她曾经在桥墩上留过一首诗,看看是否还在。如在,就把它涂掉;不在,就算了。那是儿时的作品,留下来别人笑话。司机听话地停下了车,周英翠不慌不忙地走下车来,走到桥边,她迅速爬上桥栏杆纵身一跳-------滚滚河水载着哀愁,载着悲伤,载着绝望,呜咽着快速向南流去,流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两张准考证
下一篇:噢!我的岁月年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