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开雾散·小说

云开雾散
  
  当晚,阿玉和阿海在清水港天然居也是辗转反侧。阿玉看着沉思的阿海,还是忍不住问:“阿海,你到底想到什么办法?看小麦如此伤心我却无能为力,怎么办啊?”
  “阿玉,你好好睡吧,明天就没事了。相信我!”阿海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转身睡去了。
  阿玉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知阿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知能不能为小麦分忧,阿玉知道,少楠遇到的这道坎不是一般人一脚就能跨过去的。想一想强大若少楠尚且如此,换了别人,可怎么活!
  阿玉就这样胡思乱想,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已经凌晨时分了。
  阿海一翻身坐起来就惊醒了阿玉,她一骨碌坐来了看手表:“啊,6点半了。我们赶紧起来,说不定小麦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阿海也起来了,他们很快洗漱完了,就听小麦敲门声。阿玉去开了门,阿海拿起阿玉的包,来到门口,问:“少楠呢?”
  “在车上,走吧。”小麦转身带他们走向不远处的车。
  少楠打开驾驶门,对阿海和阿玉笑了笑,说:“欢迎二位!上车吧。昨晚不曾远迎,抱歉”
  小麦看着少楠的笑,比哭还难看,心里又是一阵痛。
  阿海朝少楠摆摆手,笑着说:“别客气了。走吧,请我们吃什么好吃的?”
  小麦打开副驾驶门坐进去。阿海替阿玉开了车门,看着阿玉做进去,自己开了另一侧车门,在少楠后面坐下。少楠一踩油门,车子马上开走了。
  小车在清水港出发,沿着乡间小道向前开去,两边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蓝蓝的天上飘着白云,少楠落下小车窗玻璃,一阵阵清香随风吹入。可是车上几个人都沉默不语,对眼前美景视而不见,各自想着心事。
  阿玉打破沉默,看着小麦的背影,问:“小麦,我们这是去清风舍吧?”
  小麦转过身,看着阿玉,说:“就你精,一下就猜到。是的,我们去清风舍。你们多久没来了?当年你们来的时候清风舍还没建好,现在还不带你们去看看?”
  大概十分钟左右,少楠将车停在一块空地上,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不远处有一个别致的二层小楼,大概是餐厅吧。
  少楠打开车门先下车。后面阿海紧跟着开了车门。走到少楠跟前,瞪着少楠问:“少楠,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少楠一愣,阿海举手就是一拳,打在少楠右肩,少楠没有思想准备,一个趔趄摔倒了,刚刚下车的阿玉和小麦吓了一跳,小麦快步跑过来,搀扶少楠,被少楠一把推开,他一下跳起来,瞪圆了眼睛,低声喝道:“你想干什么?”小麦双手叉腰,对阿海怒道:“阿海,你干嘛!怎么上来就打人?你看我们家少楠还不够惨是吗?
  阿玉也愣住了。不过她转念一想就明白阿海的做法了,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难为阿海了,不知这重锤能否敲开这响鼓。
  阿海对小麦说:“不关你事,你走开!少楠就是该打!”
  少楠更加有气了,说:“我该打?你再打一拳试试!”
  阿海朝着少楠又是一拳,少楠身子一歪躲开了。他实在忍无可忍,也向阿海挥拳打过去,阿海一下没防备,也被打倒了。倒地的瞬间,他伸出长腿,向少楠两腿一划,少楠也摔倒在地。
  小麦和阿玉看呆了。
  两个大男人,一个横着,一个竖着,大口喘着粗气,阿海先坐起来,看向少楠,少楠也一骨碌爬起来,两个人对视良久。阿海说:“少楠,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我不打你,还有谁舍得打你?还有谁敢打你?今天我就做一回恶人了。你看看清水港,看看清风舍,还有几个人在?游客也都散了吧?你没精打采谁还有精神?你一直这样,那些孤寡老人怎么办?那些失学儿童怎么办?清水港的乡民今年年底的分红怎么办?就算这些你不考虑了,你再看看小麦,她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上次我们欢聚的时候,你怎么说的?小麦要天上的月亮你都摘给她!还有,念清怎么办?好歹她是你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生大还是养大?你怎么就回不过来这道弯!一个血缘就把你打倒了,还是我心里的少楠吗?现在,你站在那里,你看看天,看看地,你依然顶天立地!清水港是你的!清风舍是你的!小麦、清儿都是你的!管他什么生母,生父,都让他们滚远一点!尤其是清儿生母,整个就一混蛋!你被他们打败了,还是你堂堂程少楠吗!”
  少楠站在那里,嘴巴渐渐打开张大,弥散的目光渐渐聚龙,尤其听到小麦、清儿这些温暖的词,少楠睁大的眼睛里有了晶莹的泪光,泪聚集在一起终于夺眶而出。
  小麦早已泪流满面,她跑过去扑在少楠怀里呜呜哭出声来。少楠紧紧抱着小麦生怕她跑了一般。
  阿玉朝阿海暗暗伸出大拇指。
  过了一会,阿海说:“你们两个秀完恩爱没有?我们还饿着呢。”
  小麦赶紧挣脱,少楠也不好意思一笑,说:“好!欠你的,走!我们不醉不归!”
  
  大家走到刚刚那个二层小楼,这里果然就是清风舍的餐厅。可惜最近因为游客稀少,生意不是太好。餐厅里没有几乎没有什么客人。
  少楠带大家上了二楼醉仙苑,吩咐服务员拿来菜单让阿海点菜,阿海笑着说:“客随主便吧。”
  少楠也不再客气,随手点了几道菜:清炖蟹粉狮子头、醉乡鸡,清香鱼、杂锦绿、红酥手,凤尾虾、鸡汤煮干丝。
  “六菜一汤。如何?”少楠笑着问大家。
  “可以了,可以了。一大早哪里吃得下这么多食物。”阿玉说。
  少楠又吩咐服务员来瓶洋河大曲。
  一会儿,各种汤和菜都上来了。服务员端了几个酒杯,分别倒满,放到四人面前,少楠端起一杯,站起来说:“这洋河大曲是江苏省泗阳县的洋河酒厂所产,曾被列为中国的八大名酒之一,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今天以此谢阿海阿玉专程来此,尤其是谢谢阿海,够哥们!这酒特色是甜、绵、软、净、香,女士也一样可以畅饮。我先干为敬。”少楠一口喝完这杯。
  阿海也不含糊,站起来,说:“谢少楠不怪。我也干了!”然后一饮而尽。
  小麦和阿玉互相看看,也站起来端起酒,碰了一下酒杯,二人也一饮而尽。
  服务员过来满酒,少楠刚想端杯,被阿海挡住了。
  说:“先别喝,我还有一句说。想听吗?”
  “你说,免得一会醉了听不到。”少楠笑着说。
  “那好。我问你们,念清可知此事?”
  “不知道,不知道。哪里让清儿知道啊,我这几天除了担心少楠,最担心的就是清儿!”小麦说。
  “唉!是不敢让清儿知道啊。我是过了这一关,可是还不知道清儿如何过关。”少楠神情又凝重起来。
  “不如彻底揭秘。错不在你们,怕什么?长痛不如短痛,如果你们一直这样掖着藏着,到时候念清从别人那里知道了这件事,你们觉得好还是现在你们亲自告诉她好?清儿也二十多岁的人了,凡事早有自己的判断,她知道此事后,你们怕她会不认养育她二十多年的父亲?担心她会去找从生下来面都没见过的父亲?如今她对生母的态度已经证明清儿是个懂事理的好孩子,尤其在你们程家受到很好的教育,尽早知道,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我觉得就在此刻,由少楠亲自告诉她。让她知道,你程少楠的精疲力竭和疲惫不堪根本不是因为你输血给她。也让她知道这一段时间你的纠结,你的痛苦,你是如何走出来。我想信少楠现身说法,清儿即使会意外,即使会痛苦,但是你们只要相信,她定会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少楠,你觉得呢?”
  小麦忽然双眼冒出亮光,她抓住少楠的手说:“少楠,我觉得阿海的话可行,不然我们试试?我不想再这样提心吊胆过日子了。”
  “好!我们试试。”少楠同意了。
  小麦眼前立刻出现一道灿烂的阳光,生命的阳光!
  “那么,我们现在就去叫清儿过来?”小麦说。
  “阿玉,阿海,你们在这里等我们,我和小麦开车去接清儿,让清儿过来我们一起吃饭,这事是你提出的,也让你们见证:我们的生活会一如既往,完美如初的。”
  少楠站起来,拉着小麦,自信地大踏步向门口走去。
  小麦边走便回头,向阿玉做着鬼脸,笑嘻嘻跟着少楠走去。
  
  阿玉看二人身影消失在门口处,不由得拉着阿海的手,连声说:“阿海,谢谢你!谢谢!如不是你一拳下去,少楠还不知何时醒来,这下好了,少楠又是从前的少楠,小麦再不有担惊受怕,今天念清的事如你所言,小麦再无忧也!”
  “是啊,你心心念念的小麦,如果还陷在忧伤里,你又如何快乐?你若不快乐,我怎么快乐得起来?现在看到小麦如此,你眉宇间的忧虑算消失了。说吧,如何谢我?”
  “哈,你想我如何谢?哼,当年你弄丢了我的心型钥匙串我还没怪你,你还要我谢?最多扯平了。”
  阿海心里一激灵。说起钥匙串,这是他的软肋,当年为此事如不是小麦助力帮忙,他可能已经把阿玉弄丢了。
  算了,再不敢求谢。
  阿玉见状,走过去,在阿海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说:“看把你紧张的,都过去了!”
  阿海长长舒了一口,终于眉开眼笑。
  
  完
  21-7-1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