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攀墙入室盗窃案

云雾庵说:“《六,一九》我还有些工作要做,查攀墙盗窃案你查一下有个叫文录的人,前几年我办过他的案,爬水管子上墙入室,后来判了刑,看他劳改回来了没有?我这就去了,还有些别的事要急着办。”

云雾庵一走,青青咂咂嘴对大豪说。“他这人有病吧?这年头竟然还有这样的人,把快要到手的功劳硬是要让给别人,他不是有病?”

“你才有病,”大豪恼怒了。“你大白天跑来干吗?”

青青噘嘴说:“我说了,人家休息嘛,你火什么呢。”

“你就想任娅娅愈是误会我愈是好。”

“她嫁你,我是你妹,她不嫁……我,回去了,爸叫你下班回家。”

“你来时对娅娅说什么了,那半天?”

“你怎么了,那么在乎她,怎么不去问她,有毛病你,”青青出门时嘟噜说。

云雾庵下楼去正撞上了上楼的小雅。“嘿!”他一声嘿。小雅脸一红,他怪声怪调儿说:“你是要找你吴大豪哥哥吗?”

小雅小声说:“你少乱讲,我怕了你,真坏。”

雾庵朝楼上呶呶嘴:“他妹妹在他那儿。”

小雅说:“知道,我是找你的,八点多钟我上街,有一对男女堵住我,叫我捎个口信给你,说那姓毕的人跑了,害你倒霉,对不起,不过他们会找到那个女人,叫你放心。”

“那女的长什么样?”云雾庵问,凭感觉那女的就是艾拉弟。

“短发,像个男伢,挺好看的,”小雅说。

云雾庵想不起他认识的女孩子中有那么一个像男孩儿的女孩,问:“她怎么堵上你的?说明白一点。”

小雅说:“他们在大门口转来转去,恰好我上街,他们就跟上来了。”小雅不说完就撇下云雾庵上楼,走几步又回头一笑:“真看不出你……”

“你以为我晦气,就不该有人关心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

“没准你也喜欢上我了,”云雾庵突然想气一气这个丫头片子。

“讨厌!你就对韦莲娜说,爱上我了,看她不抽你的筋,个色狼。”小雅说,赶快走开。

云雾庵经过商君办公室,门虚掩,有人讲话,听,是韦莲娜在里边。他退回一步听。商君说:“丫头,你到底要说什么,绕那大圈子干吗?”

“回二大队和雾庵在一起,”莲娜说。“你好烦哪!连这也听不懂。”

商君说:“怎么又爱上他了?”

莲娜说:“我什么时候不爱他了,不爱,我回江南干吗,我傻呀?”

“如今你知道人家云雾庵心里是怎么想的?”

“那是他的事,我不管。”

云雾庵觉得自己像个小偷,顿感不妥,连忙走开回自己办公室。可没两分钟,韦莲娜竟然来了,她喜滋滋的,那眉眼儿也是笑,说:“我回来了。”

“你什么时候出国了,坐哪一个航班回来的?”他开玩笑说,装做什么也不知道。

韦莲娜说:“我回二大队,这也不懂!要和你在一起,还不是天天操不完你的心呗!”

“还不是天天操不完你的心呗,”云雾庵学舌莲娜,装一个生气样说。“扯淡,操心,你是我妈?瞧你还人模狗样呢,我要你操我什么心了。”

韦莲娜说:“行了,我今天心情好,就不与你计较。”

“你在你小姨手下做事这不好吧?”

“为了你我什么也不顾了,小姨说了,她只要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她就烦,可她又拿我没办法,我就是要回二大队。”

云雾庵笑了,说:“你又是操心又是什么不顾,说得真像我老婆似的,你到底想干吗?又不知脸红,我走了。”

“去哪,我也去。”

“找牟小妮谈一谈。”

“你又去见她?”莲娜火了.

“你当她是谁,《六,一九》案死者田耕耘的情人。”

“啊,这样呀,我还听成是牟大妮呢。”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