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看到她又勾起你那个大妮吧

牟小妮住城建巷10号。韦莲娜敲门好一会,门才开。牟小妮并没问有啥事要找她,却拿两双拖鞋摆在门口,就转身客厅。待云雾庵韦莲娜进门,她却悠闲地看《知音》,磕瓜子,那翘着的二郎腿还晃悠悠的。

“是小妮吧,我俩是公安局的,”韦莲娜说。

牟小妮,齐耳短发,瓜子脸,大幽眼,还有一副苗条的身段,是那种男人一见就心动的女人。“站着讲话不牙疼?”牟小妮说,对于韦莲娜说什么,她眼皮都没抬一下。

韦莲娜有气忍着,看云雾庵一眼,就坐他身边。云雾庵问:“你是牟小妮?”

“想知道什么就问吧?”牟小妮却直视着云雾庵,大幽眼一眨不眨。

“打扰了,想问你几个问题,”韦莲娜见雾庵不吱声,不知问什么好,她瞟了雾庵一眼,问小妮:“你现在有男朋友吗?”她想,先只好不着边际地问几个与案子无关的话题,可小妮仿佛就是一个聋子,根本就不知她韦莲娜在说什么。

“咋不回答!”韦莲娜火了说。

“奇怪,公鸡不啼母鸡叫,”小妮说。只气得韦莲娜脸涨红求救似的看着雾庵。“云雾庵,”牟小妮突然喊一声,叫云雾庵一愣。她说:“我是大妮的堂妹,你们好的时候,我在读技校,我见过你两三次,是背地的。”

云雾庵说:“我说呀,看你那眼熟,一直在想,在哪儿见过呢,却原来是——堂妹,与大妮一个脉子〈方言:一个模样〉。”

小妮说:“又是为姓田死了的事儿?问吧,直接点,姐夫。”

“田耕耘死的那天晚上,啥时间你和他在一起?尽可能说准确一点。”

“从前的警察没告诉你?他们问一百遍了。”

“你不在乎多一次吧?”

“姐夫多问一千次也行。”

莲娜说:“严肃一点。”

雾庵说:“那个晚上你和姓田的待一起多久,讲了些什么?”

小妮说:“从前那些人问我怎么好上姓田的,怎么样好的,还问我知不知道人家有老婆,还有我和谁好过,谁又吃不吃醋什么的,我把熟人列了一大串,没事干,去查吧。”小妮笑了,不怀好意。

云雾庵说:“你也让我去查一大串?”

小妮说:“大妮姐说,你人破案一点不笨。”

“是吗?”

“当然。你问问大妮姐我是什么样的人,若不信她说的,再带我去医院检查,就知道我不是什么人的情妇了。那我列一大串吃醋人的名单也没有用了,你查什么查,我就没爱上什么人,说白了,我只是爱钱,和谁好也只是玩玩而已,他们想占我的便宜没门。”

“你以前讲的全是假话?”

“谁叫他们当我是姓田的情妇呢,看我人的眼神儿都是怪怪的,我不生气整治他们一下才怪。”

“那晚你没和姓田的在一起?”

“晚上十一点他叫我去宵夜,太晚了我不去,只说了几句话他就走了。”

“这么说你对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也不尽然,看在你曾是我的姐夫的份上,吐点情况给你,田耕耘的情人是柯蓝,不过是半年前的事儿。”

“柯蓝?”云雾庵想起江中桥说他和柯蓝正办结婚。“你说的那个柯蓝,她住哪?”

“船务宿舍那条巷子,田耕耘吹牛后还指我看过她,人长得蛮好,”牟小妮看一眼墙上钟。“快到中饭时间,我去做饭,你俩就在这儿吃吧。”

莲娜说:“我们还有别的事。”

牟小妮说:“你可以走,姐夫留下,我还有话说。”

莲娜狠狠地盯了雾庵一眼,雾庵说:“改日吧。”

“那你还不走,我就知道你怕她,”牟小妮一脸的不屑说。“改日,改年吧,说你个鬼啊。”

莲娜出门,牟小妮又说云雾庵:“你的同事爱上了你,可她没一点女人味,将来有你的好受的。”

下楼。莲娜说:“她和你嘀咕什么呢?”

“说你的温柔劲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雾庵笑着说,也是实话实说。

“她温柔,看到她又勾起你那个大妮吧?”莲娜说,心里酸溜溜的。

“又来了,你吃那门子醋啊!”雾庵说,他右手竟下意识地搭在莲娜肩上。

“我就这样我喜欢这样你管得着吗!”莲娜娇嗔说,抓住雾庵搭在她肩上的手往胸前一拖。“上我家吃午餐好吗?”

雾庵说:你妈妈准会说,娜娜,咋又把这个“农土帽儿”〈方言:指大老粗的老农民〉领到家里来了?

莲娜说:“你有毛病你,不去家里去别的地方吃,也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