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家乡槐树沟

想那个没了沟的槐树沟村。想那棵被火烧没了的大槐树。想那个留有童年欢笑的大水渠。想那个伴我成长,留我足迹,给我欢笑的家乡——槐树沟村了。

时间最怕回头看,不管走过多远,回头总觉得是昨天。我是九三年离开家乡的,虽然期间也不时有回过老家,可留在印象中的还是小时候的样子。这些年,由于父母不在老家居住了,回家的次数更是寥寥无几了。

身处繁华的闹市中,我又想起了我的家乡,我生长的地方。感觉时间只是一晃,我离开家乡已经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的日子是怎么串起来的我说不清楚,可这二十多年里,家乡的样子和童年的趣事却总是一遍又一遍在大脑里播放。

前些年曾回去过一次,虽然家人都劝说:还回去看啥?好多年都不居住了,曾经在村里还算不错的房子现在却成了全村最差的房子,甚至都快塌了。我还是坚持回去看了看。以前人们曾居住过的窑洞已经全部坍塌了,窑洞前的家院全被平整成庄稼地了。

站在以前的沟口才发现,以前一眼望不到头感觉很深很深的沟现在倒变的短了许多。沟里已经没有一家住户了,全都搬到沟上面住了。如镀金般的砖瓦房一家挨着一家,几十户人家并排连着。

两排房屋中间夹着一条水泥路面的街道,街道的两边都是柿子树。我回去的时间不是秋天,看不到满街道被柿子树相染的辉煌,但看到那已经掉光了叶子的树技上还挂着几个通红的柿子,我便能感受到秋季阳光铺洒在一串串通红的柿子上那无以伦比的美。我闲散地游走在村庄的各个角落,甚至是我?小时候也很少去的角落。

我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是在翻腾曾经的记忆,寻找曾经的熟悉;还是看遍现在的陌生,把它全都刻在记忆里。太阳落在了那个我无法看到的山下,我如被温暖了一天的屋顶一样,还不愿就这样安静地睡在黑暗里。这里村里的大多数人已经用过晚餐,随处可见草垛边,柴火堆旁闲聊的人们。

走出院门,走到那些躺满许多人的草垛边,我似乎还能闻到阳光留下来的味道,感受到大自然留在世上的温暖。还有那些谈国论策、笑声连连的纯朴乡音弥补着我心中的思念。

熟悉,是因为自己在这待过,在这出生在这成长。可当真正游步于整个村庄时,却又处处感到陌生。陌生的路,陌生的人,还有陌生的小孩,看似那么眼熟,却又叫不出他的名或姓。

我就在这样的心境中打开自己的眼睛翻开心中的记忆,一遍遍对正着。突然,突然感觉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似乎曾经也这么做过。只是却一时想不出当时的结果。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