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两性相爱,是人生最重要的部分。应该保持他的自由、神圣、纯洁、崇高,不要强制他,侮辱他,污蔑他,屈抑他,使他在人间社会丧失了优美的价值。”——李大钊

  在建党100周年的大日子里,咱们从情感的角度,聊一聊革命者们的爱情。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01.

  在电视剧《觉醒年代》里,守常先生风采卓然,令人倾倒。

  在现实中,他跟夫人的爱情更是令人羡慕。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李大钊的夫人叫赵纫兰,是个普普通通的村妇。

  两人结婚时,赵纫兰不足16岁,李大钊只有10岁。

  所以,李大钊称妻子为“姐”,赵纫兰叫丈夫为“憨坨”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婚后,李大钊在外求学,家中爷爷年纪老迈,奶奶瘫痪在床,生活贫苦,全靠赵纫兰照顾老人,辛苦经营,典当挪借,才让李大钊完成了学业。

  1927年4月,李大钊被捕后,曾在《狱中自述》中写道:“钊在该校(即天津北洋法政专门学校)肄业六年,均系自费。我家贫,只有薄田数十亩,学费所需,皆赖内人辛苦经营,典当挪借,始得勉强卒业。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后来,李大钊忙于革命事业,赵纫兰便在老家种地、照顾孩子。

  那个时候,很多北大的老师、学生抛弃老家的发妻和孩子另娶,有人就开玩笑劝李大钊,怎么不离婚娶个有文化的妻子呢?

  但李大钊从不因有一个农妇妻子而自卑,始终对夫人一心一意,不离不弃。

  在客人来家时,他会郑重地介绍自己的妻子,为她整理衣襟,妻子重病,他会放下工作,专心照看三个月,为了让她适应环境,他甚至在北京盘了个跟老家一模一样的土炕。

  赵纫兰说:“我要是认字就好了,我就能给我的憨坨写封信,说说我的心里话……”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于是,李大钊一有时间就教她读书认字,让她由目不识丁,到了能读懂《红楼梦》的地步。

  他深知妻子的不易,总觉得对她有愧:“我觉得我李大钊这辈子对得起天下,但是我对不起你。”

  在外面,他是令人尊敬的大学教授,回到家,他就变成了“姐”的“憨坨”,帮助妻子做饭,照顾孩子,为妻子盘炕、整理衣服。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赵纫兰不识字,却把“李大钊”三个字记得清清楚楚,刻在了心底。

  她会拖着怀孕的身体冒雨去北大给李大钊和学生们送鸡汤、烧饼、换洗的衣物和银元。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她会在李大钊牺牲后,强忍悲痛,继续支持丈夫未竟的革命事业,含辛茹苦抚养烈士遗孤。

  李大钊在北大任教时,薪水很高,但他都用来帮助贫困的学生和工人了,家里经常捉襟见肘,赵纫兰非常理解和支持丈夫,毫无怨言。

  北大校长蔡元培深知李大钊热心慷慨,每个月都会从他的薪水里扣下30个大洋,直接派人交给赵纫兰。但赵纫兰每次都会把钱全交给李大钊。

  她告诉李大钊家里的事不用他操心,他可以拿着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她不知时局,却懂得大局。不知丈夫干什么事,却知道他干的都是大事。

  她心疼李大钊,为他的安危日夜担心,但她更理解和支持他的事业,尊重他的信仰,所以咽下了所有的委屈和不安,将家庭照顾得妥妥当当。

  赵纫兰与李大钊共同生活了28年,生育了9个子女,4个孩子夭折,余下5个孩子由她一手抚养成人,她忍受了多次分离之苦,任劳任怨,为了丈夫的事业,奉献了一生。

  她不只是李大钊的妻子,也是一位默默付出的革命者。

  所以李大钊曾感慨地说道:“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既是我的妻子,又是我的母亲,还是我的姐姐。”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李大钊牺牲于1927年,年仅38岁。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赵纫兰病逝于1933年,年仅49岁。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02.

  在1917至1919年担任北大校长期间,蔡元培提出了“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16字办学方针。并为北大招揽了一大批学术界泰斗,如陈独秀胡适、辜鸿铭、李大钊、梁漱溟、钱玄同、顾颉刚、刘半农等。

  他还公开招收女学生到北大读书,在当时可谓是惊天之举。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21岁时,他在母亲的操办下,娶了当地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王昭为妻子。

  王昭守旧,爱干净,作风节俭,蔡元培年轻气盛,为人豪放不羁,所以刚开始两人并不和谐。

  蔡元培受不了妻子天天叫他“老爷”,称自己“奴家”,就想去改造王昭,无奈她“顽固不化”,令蔡元培颇为头疼。

  婚后5年,长子出生,蔡元培才找到了做丈夫的感觉。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次子出生后,他决定辞官回家办教育。

  别人都觉得他不该辞去京城翰林院编修的体面官职,只有王昭淡泊名利,不以丈夫中进士、点翰林为喜,不以丈夫辞官回乡而怨,支持他的选择。

  蔡元培感念妻子的好处,写下了《夫妻公约》:“夫妻关系分目交、体交与心交,特重心交。”

  所谓心交,就是夫妇同心。

  蔡元培跟王昭至此交了心,感情越来越好。

  在蔡元培的影响下,王昭放开了缠脚,接受了新思想。

  蔡元培告诉好友,他与王昭的婚姻是:“伉俪之爱,视新婚有加焉。

  不久,王昭突染重病,不治身亡。

  蔡元培悲痛欲绝,写下祭文,称赞她一生恪尽妻子、母亲之责,具有“超俗之识与劲直之气”,并发誓不再续娶。当时他才32岁。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后来,为他说媒的人踏破了门槛,为了堵住亲戚朋友的催婚,他写下了一则征婚启事:“第一,女子不需缠足;第二,识字;第三,男子不得娶妾;第四,丈夫先死,妻子可以改嫁;第五,意见不合,可以离婚。”

  在当时,这种思想简直是惊世骇俗。

  果然,媒人全都退避三舍,不再上门。

  1901年,蔡元培遇到了完全符合自己征婚启事的女子——黄仲玉。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她是江西名士黄尔轩的千金,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聪明过人,尤其擅长丹青。

  她父亲很爱她,没有给她缠足,一直支持她的爱好。

  黄仲玉靠着自学,成了诗书画皆通的才女。

  她父亲丢官之后,家里没了经济来源,全靠她卖书画养活全家。

  1902年,蔡元培和黄仲玉举行了“节约、免俗、中西合璧”的婚礼。

  婚礼上,蔡元培以演讲会代替闹洞房,演讲的主题是:论述男女平等。

  他说:“夫妻就学行而言,固有先后,就人格而言,总是平等。”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婚后,蔡元培努力办教育,黄仲玉夫唱妇随,在爱国女子小学当起了老师。

  1904年和1907年,黄仲玉生下了女儿蔡威廉和儿子柏龄。

  1920年,蔡元培远赴欧美考察教育,黄仲玉却患上了不治之症。

  为了不妨碍丈夫远行,她强撑着住进了医院,半年后,她在医院去世,时年45岁。

  黄仲玉去世后,52岁的蔡元培既要忙工作又要照顾子女,力不从心,就在55岁这年,决定续娶。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这次,他的征婚条件是:“第一,本人具备相当的文化素养;第二,年龄略大;第三,熟谙英文,能成为研究助手。”

  周峻正好符合条件,她33岁,还是单身,且是蔡元培早年在上海爱国女校的学生。

  两人在年龄上差了22岁,却因志趣相投相处得十分融洽。

  订婚时,蔡元培写道:“谨以最纯洁最诚恳之爱情与周峻君订婚。”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1923年,两人在苏州留园举行了婚礼。

  婚后,周峻为蔡元培照顾子女,陪他赴欧考察,还经常为蔡元培画像。

  蔡元培称赞她:“唯卿第一能知我,留取心痕永不磨。

  1940年,蔡元培去世,享年72岁。

  他走后,周峻决定不再改嫁,她把对蔡元培的爱全部倾注到了孩子身上,蔡元培的2个女儿5个儿子,在她的悉心教导下,都成名成才,造诣匪浅。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03.

  好莱坞影帝威尔·史密斯说:“我真诚地觉得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在一起生儿育女,就是最幸福的生活。”

  李大钊和妻子没有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只有相互扶持,生儿育女。

  他常对别人说:“革命者对待爱情,不能像那些纨绔之人,当了官就另交朋友,发了财或地位变了就改娶老婆。”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在现代,很多男人择偶时都想高娶,最不济也要跟自己各方面势均力敌,而且很容易在婚姻中三心二意,可是李大钊却用一辈子的言行告诉了我们:人人生而平等,地位、外表、金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尚的灵魂,每个女人都值得被尊重,被温柔以待。

  《觉醒年代》里有句台词说:“民国最浪漫不是爱情,是走出黑暗的并肩同行。”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李大钊和妻子相濡以沫、相互扶持、砥砺前行,把婚姻过成了爱情,拓宽了生命的长度,婚姻的深度。

  蔡元培虽然结过三次婚,但他对每个妻子都全情投入,尊重和善待她们,同样令人敬佩。

  《觉醒年代》婚姻观:最好的婚姻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是彼此需要

  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写:“爱情应该建立在现实生活坚实的基础上,否则,它就是在活生生的生活之树上盛开的一朵不结果实的花。”

  很多人抱怨自己的婚姻没有爱情,但他却不知道,爱情是需要自己主动去创造的。

  在这方面,李大钊和蔡元培做出了最好的表率,值得每个男人学习。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