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被我打到住院,婆家没人责怪我,反而说他活该

  为了二宝,我从待产到孩子两岁多都没有上班。待重回职场时,我已找不到原来的路。投了好几份简历都石沉大海,我的心里越发畏怯。

  一个相交甚好的朋友的朋友,把我推荐到了一家物业公司分管的福馨苑小区,做物业管理工作,算是走了后门吧。虽然工资很不理想,好在多少有一份工作。

  一周后,我渐渐适应了新工作,说不上满意,环境倒是很符合我混口饭吃的心态。

  因为这份职业小的看不到前景,小区只有独独的一栋楼,共32层,每层7户,除了几户未入住,98%都住了人。

  加上办公室里工作的也只有我跟一个水电工师傅,经理则是流动管理,要负责两三个小区的管理,没特殊情况他是不大待在办公室的。

  这天经理又没来,水电工郭师傅也出外勤了。我正在电脑前登记资料,一个中高个子短头发,走路生风的女人赫然出现在我跟前。我才刚感到一阵风扑来,那女的就已噼里啪啦说起话来。

  “小妹儿,就你啊,其他人呢?你们经理在哪?把你们管事儿请出来一下。我还不信了,青天白日的有人敢占我房子,这种事网上见多了,姐我可没有对付不了的李鬼。”

  搞物业服务,甭管多小的地儿,只要是个小区,它就是一个江湖,什么样的大仙小虾都在里头蹦跶。

  我最头疼的就是仗着是你上帝的业主,成天这事那事的,芝麻绿豆大点都搞得跟天要塌了一样,对着物业人员急吼吼的。

  看她气势汹汹的样子,来者不善啊。我心里不住地颤抖,骂街的泼妇我不怕,怕的就是这种气场强大,说理说得你接不上话的人。

  02

  “姐,我们经理不在,您请坐下慢慢说,到底是什么事,看我能不能解决?”我小心翼翼地说。

  “我的房子几年前装修后就一直没住人,今天过来一看,门锁居然打不开了。隔壁邻居告诉我,说那屋住着两口子,怎么回事?”

  她的语气没了火药味儿,浓厚的北腔普通话倒显得亲切务实。再看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把脸衬得小而白净,身上淡淡的柚子香味,使得一身的运动装扮更加提神。

  问清了门号,我立马就知道了业主叫向东玲,因为整栋楼就她家交物管费最积极,每次都是预交三年。

  她的房子是一套大三居,收房后只简单装修了一下,因为这个地段比较偏不好租,所以一直空着。

  可我知道的情况是,业主自己家的人在住啊。我拿出登记册准备告诉她,这时水电工郭师傅进来了,慌忙大声跟她打招呼,打断了我要脱口而出的话。

  他说:“您来了。”然后局促地咳了两声,“您这房子啊,是您爱人租出去的,他可能认为是小事,就没告诉您。”

  向东玲显然不相信这样的说辞,“不会的,他比我还忙,这种小事他怎么会不声不响地揽下了?”她的口气里有一种不可质疑的笃定。

  郭师傅的脸立马唰地红了起来,眼神躲躲闪闪咯吱不出一句囫囵话。我知道他一定隐瞒了什么小秘密,默默地站在一边不敢插话。

  老公被我打到住院,婆家没人责怪我,反而说他活该

  03

  向东玲用狐疑的眼神看看他,又看看我,闭目抬眼间连点了几下头,估计是明白了什么。而我一直都是云里雾里,知道里面有道道,但不知是什么道。

  她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租房子的这几天都在吗?”

  “嗯,应该在,昨天我还看见那女的在门禁那儿打电话呢。”我实话实说。

  她走近郭师傅身边说:“你是老物管了,对我的情况应该清楚。业主是我,有人来占我房子你们不帮反瞒,到时别怪我走法律途径。而且以后的物管费,我也有理由一分不交的。”

  这话还真管用,郭师傅只好说出了真相。

  向东玲又颤颤地点点头,一双失魂的瞳孔淬着泪,她从随手的包里拿出一包香烟塞给郭师傅,对着他嘀咕了几句,然后对我说了声“改天请你们吃饭”,在转身出门间她脸色阴沉如墨。

  老公被我打到住院,婆家没人责怪我,反而说他活该

  04

  第二天一早,我刚到办公室,就看见两个保洁大姐和楼上一个老阿姨在门口高声地聊天,还隐约听出了里面呛人的八卦味儿。

  原来前一晚,向东玲仍然没有告知老公自己回来的事,她一直蹲守在福馨苑附近。值班的保安一看到住她房子的两个人双双上楼后,立马通知了她。

  向东玲跟上去敲门,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身上半挂着一件真丝吊带睡裙,看到向东玲那一刻,她赶紧扯正了肩上的吊带,瞪大了眼珠不敢出气。

  向东玲还真是沉得住气,她递出一小盒花花绿绿的避/孕/套,幽幽地说:“这是给你们准备的,得了什么脏病的倒无所谓,我是怕弄脏了我的家。你告诉老贾,玩够了赶紧腾地儿,我要收房子了。”

  这时,她老公老贾现了身,瞅见在门边堵着的是正牌夫人,吓得立马转身找外衣披上。

  向东玲看见老贾扣衣服时那讨揍的油腻相,浑身的血液立马沸腾了,她猛地一脚踹开门,冲进屋里抓住他的胳膊,拳头如雨点般噼里啪啦一阵捶打。

  老贾不敢还手,他越是躲闪,向东玲越红眼,最后她竟鬼使神差地一脚踢在了他的命根子上。

  这下包括围观的所有人都慌了,大家七手八脚地拨了120,把老贾送进了医院。

  老贾的兄弟姐妹一大堆,可没有一个是站在他这一边的,全都一致对着他各种数落和责备,都说他有这样好的媳妇,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被打了活该。

  郭师傅当时跟着上了楼,也见证了这一经过,还一起去了趟医院。听说她老公那里已出现血肿,幸亏医院已做了血肿清除,还得留院观察。

  事情在小区里传疯了,一时间,只要是熟识的人见面,都会拿来乐呵几下。

  老公被我打到住院,婆家没人责怪我,反而说他活该

  05

  令大家惊讶的是,还没到中午,向东玲竟回来了。我给她递了一张椅子,过多的话不敢提。还是郭师傅问了,“你爱人现在怎么啦,还严重不?”

  向东玲淡淡地回答:“严重什么,真后悔没补上几脚,让他终身做不了男人。”

  她说第一次把老公捉/奸/在床是在两年前,在他开的饭店里。那女的是一个服务员,外省来打工的,店里给她安排了住宿的房间。

  没过多久,老贾的魂儿就被勾走了。那服务员有家有孩子,却要走小/三这条人人唾骂的路。

  向东玲第一次抓住他们时,是在那女的宿舍里。她控制不住地咆哮暴打他们,把宿舍的东西能砸得都砸了个稀巴烂。

  事后老贾反怪她缺少温柔,整天张口闭口谈房子吹铜臭,这儿买一套转手赚了几十万,那儿囤一间,刚好有开发商要拆迁。淑女具备的优点,她向东玲一点都没占。

  向东玲说她绝望过,挣扎过,也想到过离婚,可是离婚导致的万年不变的问题——孩子该怎么办?后来婆家人分批分批地来人劝慰她,加上老贾承认错误的态度还算诚恳,她选择了原谅他。

  老贾家里的兄弟姐妹们,大都受了向东玲的关照,她不是帮着他们安排工作,及时接济、救急,就是嘘寒问暖送吃送穿,比老贾这个亲兄弟还尽心。

  大家知道老贾出/轨的事情后,都主动帮着向东玲监视他。没想到,时隔两年,表面上看着老实不少的男人,竟大胆到用自家不住的房子来给小/三住。

  06

  向东玲没有正式的工作,七八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将手里的一套房卖了一大笔钱。尝到了甜头后,她没事就研究房市行情,到处找地段买房子,装修,卖房子。

  几年前的房价飚到人人见了血压都会爆表的时期,她卖房赚了个盆满钵满。这对于一个持家有道的女人来说,应该是无上的尊荣,理应受到另眼相待。可是老贾不喜欢这一套。

  向东玲把炒房看做自己的事业,忙得开始全国各地飞,由于嘴巴利索心性高,跟老贾说话不免用上客户那套,少了些人情的味儿。

  老贾的出/轨,向东玲完全无法理解。自己长得不差,赚的钱足够养活一家人,在亲友街坊眼里也没得挑,到底是自己不够好,还是男人都不喜欢女人太强?

  她开始减少了到外地看房的时间,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家里。

  前一段时间,她在上海某中介挂出的一套房子被买家看上,孩子留给爷奶带,她交代好一切就出去了。

  事儿办得很顺利,她提前回来没告诉老贾。刚回来就被好姐妹们告知,福馨苑旁边的荒山要打造成一个山体公园,届时这里的房子就成了香饽饽。

  她第一时间就来看房子,打算重新装修一下,即便是不租个好价钱,搬来住着也是很不错的。

  没想到,她好久没来,这儿成了老贾金屋藏娇的根据地,她能不恼火吗?

  老公被我打到住院,婆家没人责怪我,反而说他活该

  07

  一个经常到物管门口闲坐的老阿姨,对向东玲愤愤地说道:“你也太善良了,如果是我,昨晚就应该揪着小/三一顿胖揍,不撕烂她绝不罢手。”

  我们在场的也附和着心中的不平:怎么能轻易放过那种女人呢?

  向东玲咽了咽口水,她说昨天猜到老贾一直都在偷/腥那刻,她的心已经死了,只是通知那对男女,她知道他们的事而已。踹老贾那一脚,实属当时太愤怒所致。

  其实她文凭不高,小时候家庭条件也不好。嫁给老贾以后,两人风风雨雨啥苦头都吃尽了。老贾和别人刚合伙开饭店那会儿,缺钱又缺人力,她刚好摔断了腿,老贾那么忙还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的。

  刚赚了钱,他还首付了一套房子给她当生日礼物,写的向东玲一个人的名字。

  所以她也真心对真心,一个劲儿地对他家人好,把婆家上上下下的人脉打点得妥妥帖帖。

  向东玲边说边抽鼻子,倔强的眼睛里盈满了泪花。

  “我们以前的感情多么好!为了不拖他的后腿,我不余遗力地跟人学赚钱,倒腾房子套点现钱,忙得连在家都顾不上吃饭。老贾就在那时悄悄地变了,说我俗不可耐。可我不会干那些高级的事啊!”

  从老贾第一次出/轨暴露后,向东玲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对那些女人味十足的人羡慕不已。后来在朋友的提议下,她还专门抽时间去学插花,茶艺和形体课,以证明自己并非粗俗不堪。

  到头来皮毛是学了一堆,努力也做了不少,可这段婚姻还是要烂尾。

  这下保洁王大姐不乐意了,气愤地说:“像你这样长得好,能干又大气豪爽的人,咋就被当白菜给拱了呢?”

  我心里暗笑,梗虽然不这么说,倒也不算不准确。真的白白糟践了一支绩优股。

  一旁的两三个保安更气愤,这么好的女人还有人不懂得珍惜,真是太没天理了。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有趣的灵魂,大家心里都明了。

  老公被我打到住院,婆家没人责怪我,反而说他活该

  08

  向东玲接了个电话,说约好来看房子的装修公司人快到了,她接着要忙了。

  “一会还要给老贾送吃的,怎么说他是我打伤的,等他好了再好好掰扯吧。我是想明白了,我自己并没有差到哪儿去,何必待在这种人身边自找霉气?等他好了,我就和他离了!反正也没啥大不了的!”

  向东玲的办事效率真的很高,为了不妨碍左右邻居,装修公司的工作时间都控制在很有限的时间内,很快把房子重新装修好了。

  她也没有食言,尽管我们一再推脱,她还是买了很多好吃的放我们办公室。我们叫来所有保安和保洁,一起分享着一大桌的美食。

  想起向东玲的婚姻,我不禁感慨万千,一个人明明很优秀了,仍然躲不过被枕边人背叛的噩运。

  但至少,等失去婚姻被单身的时候,其他的一样都不会少。所以无论何时,都要保持一份让生活无忧的事业,活出自信和骄傲,什么事情都打不垮自己。

  生而为女人,自强自立的女人,自是一道独一无二的风景,当你站在桥上看远处的风景时,别人也在看桥上的你。只要是坚持上进,认真生活的人,身边就不会缺少懂你珍惜你的人。

  想到这里,我立马为自己的工作做了一个详细的年计划,把升职加薪都纳入了计划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