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爱情故事:第一次见家长,她被送进了派出所

  在海边坐了整整一夜,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叶丽青说,“我想去成都。”

  我们离开海边,沿着公路走了一段,上了公交车,坐到火车站,买了最早一班去成都的火车票。买的是硬座,二人睡了醒,醒了睡,时间仿佛过去很久,叶丽青突然问,“还有多久会到?”

  “24小时。”我看着墙壁上的电子钟。

  “那还要整整一天啊。”她有气无力地依在窗边,“感觉坐火车的时间最慢了。”

  “你知道我们的人生会度过多少个24小时吗?”

  “你对这事也有研究?”

  “一年有365天,倘若我们都活到了70岁,那就会渡过25600个24小时。”

  “你真的是蛮无聊的,算这个东西干嘛?”

  “我是在追求24小时的意义,大多数的24小时在时间长廊上忽而即逝,

  就比方我,活到十八岁,就已经莫名其妙逝去了 6600个24小时了,

  我好像想不起这6600个节点有什么特别令我难忘之事,而现在我还剩下不到2万天可活,就要珍惜,

  就比方今天这个24小时,我是在绿皮火车上,和你,

  我们闻着满车厢的方便面,闻着旅客们脱了鞋后臭脚的味道,在密闭的车厢内一起度过,

  就很有意义,我会记住今天。”

  而后我问,“对了,你为什么会想去成都?”

  “去找我爸。亲爸。”她答。

1

  成都爱情故事:第一次见家长,她被送进了派出所

  成都是一座很特别的城市,地处四川盆地西部,以山地与深丘为主,有些房子建在山坡上,忽上忽下,很多车开着开着就看不见了。

  抵达成都后,一位面包车司机拉着我和叶丽青去找旅馆,他长得五大三粗,心事重重的胖子,说话听起来不像是本地人。

  他说自己来成都已经十几年了。他握着方向盘在路上东弯西转技术熟练,“这里时常有雾,风飒飒刮过大树,你会找不到突然的找不到方向,宛如置身一座迷宫。”

  随后他将车停在了一片人烟稀少之地,转头说了句“打劫”,然后把叶丽青和我丢在路边,一踩油门扬长离去。

  已是凌晨时分,我们沿着山路缓缓前行,又饿又困。我对叶丽青说:“你爸爸不是在成都吗?我们去找他吧?”

  “七岁那年我离开我爸,身无分文,现在我十九岁,见面至少也要带个果篮吧。”

  “那我打电话想想办法?”

  “不用。”叶丽青阻止,“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想买一个芭比娃娃,刚好我妈的男朋友在,我就去求他给我买,他买了。后来他和我妈分手,这些年手头紧,就打电话问我借钱,我不借,他就说,你个没良心的忘记我给你买过芭比娃娃了吗?”

  “所以呢?”我二丈摸不着头脑。

  “所以你最好不要求人,关于钱的事每个人都会记得很久。”

  那夜我们走了很久很久,探讨了各式各样的可能,如何赚到第一笔钱,直到黎明才回到成都市区。

  我们找了一间麦当劳餐厅,在洗手间里清洗和换了一身衣服。趴着睡了一会,接着分头行事。

  旅行袋袋里还有几个硬币,我买了两个包子充饥。而后我在公交巴士站查询好路线,前往机场。

  我站在国际机场的出站口,眼睛盯着出来的旅客看,看到外国人就跑过去帮手提行李,提到出租车旁,外国人会给小费,一次都有十元左右。

  叶丽青和地下通道弹吉它的艺人达成协议,她唱歌的艺人弹吉它,所得打赏叶丽青取走四成。

  叶丽青选择三首歌——《最熟悉的陌生人》《谢谢你的爱1999》以及《yesterday》,

  成都爱情故事:第一次见家长,她被送进了派出所

  按几率可以吸引到老中青三类人群。直至下午三点半她换了二个吉他歌手,一共获得三十元收入。

  相遇时,我们坐在麦当劳的座椅上,累得不太想说话。简单梳洗休息了半个小时,问询了附近的批发市场一同前往。

  我们用赚来的第一桶金买了二百个气球,二十个海绵宝宝等卡通气球,并灌入氢气。另用买了些令人觉得新奇的塑料玩具,几个孔明灯。

  我和叶丽青提着几百个气球走在成都街头,天色渐渐黑暗,有几次我们不自觉地拉起对方的手,看着对方,面庞浮现出不可言喻的微笑。

  我抬头看着气球在空中,来往的行人注目观望,好像是到了节日最热闹的时刻。

  夜晚十点我们握着所剩不多的气球及其余,坐上公交巴士前往杜甫草堂湖边的公园。

  我们将孔明灯及其气球促销捆绑销售给路过的情侣。直至凌晨。

  我们坐在长椅上,叶丽青躺在我的腿上,数着零零散散的钞票,“我们今天赚了一百一十元呢。”

  “那做上一个月岂不是能有三千多元,这可比打工强多了。”我说。

  “可这样的日子我不想再有了。但我一定会记住这个特别的24小时。”唱了一下午歌叶丽青的嗓子已经哑了,喃喃几句便打起呼噜睡着了。

  我靠着长椅撑着,抚摸叶丽青长而卷曲的头发,渐入天明。

2

  第二日我们吃上了快餐,并在批发市场逗留了三小时买好东西,这次我们只选择在后子门的未来号天桥销售。

  天桥是人流最大的地方,它就像一个免费的露天商场,是小商贩的必争之地。

  成都爱情故事:第一次见家长,她被送进了派出所

  但我们估计错了,行至天桥的人群都是些上班族,而非昨日带孩子逛街或是情侣之类,所以我们大量采购的气球没卖出多少,不过一些不看好的小品种大受欢迎,卖出了高额差价。

  “又上了一课。”叶丽青说。

  直至两日结束,我们一共获得了一百九十元。找了一间三十元的招待所,安顿下来。

  “终于可以洗个澡啦,我觉得我像一具浮尸。”她把浑身洗了个干净。

  我买了一份凉粉一份甜水面,二人分食。

  夜里我们睡在同一间房,叶丽青睡床,我睡地板。

  我们看着破旧的天花板,时而鸣起的汽车声,叫闹声,和一晃而过的灯光。

  “喂,你在想什么?”叶丽青问,“胡扯八道的说点什么呗。”

  “我在想”我一直在思索着,说,“这个旅馆店的老板有问题。”

  “什么问题?”

  “刚才上楼的时候,他问了我一个问题。问题是什么我不知道,因为他是用成都话和我说的。”

  “这有什么问题?”

  “他明明知道我不是成都人,为什么要突然的对我说成都话?”

  “我觉得你想的太多了。”叶丽青翻了个身,没一会儿就传来呼呼酣声。

  但愿是这样。我心想,自从被面包车司机打劫之后,我心有余悸,看什么都比较认真。

  第二日,叶丽青去面试了几间舞蹈房,谈好了周薪结算的方式。她每天跳六七场舞,什么都教,累得够呛。

  我去学生街售卖商品。我按照叶丽青的指示购买了梳妆镜、收纳盒、指甲油、面膜等商品售卖。

  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住在一起,见面的时间似乎只有早晨和深夜。

  我们住的地方离府南河很近,会一起去吃宵夜,一起在府南河上走一段,一起喝点啤酒,轮流抽着一支香烟。

  醉了以后我吟诗,“大海啊,你是如此美丽。树啊,又在呼唤谁的名字。我走了。我来了。回到你怀抱。”

  叶丽青指了指前方浑浊之境,“这是河,而且这条河很臭。”

  府南河“臭名昭著”,成都人总是调侃,掉进府南河不是被淹死的,是被臭死的。

  我们嘻嘻哈哈地说要钓鱼,便在杂草里挖蚯蚓。而后突然醒悟,原来根本没有钓鱼杆。

  “那怎么办呢?”两人无可奈何地坐在岸上看着满地坑洼。

  “在河里做臭鱼总比变成辣椒烤鱼强。”

  当挖出半条虫子后,我们阵阵叹息。叶丽青断了两条树枝,成十字捆好,接着又挖了五条虫子,和那半条虫子一块隆隆重重地葬下。我们唱了许多歌,出席了一场虫子的葬礼。

  有日叶丽青休息,她兴奋地买了两张票和我去大熊猫基地。我们在栈道上看着两只熊猫坐着,吧唧吧唧地吃竹子。

  “竹子有那么好吃吗?”

  半个多小时过去,两只熊猫依然坐在原地,还在吃竹子。

  “你说大熊猫是猫吗?”叶丽青问。

  “我教你,大熊猫俗称猫熊,是像猫一样的熊。而且它们长期混在密密的竹林,导致目光短浅。”

  “这不是挺好的吗?”她看着大熊猫,“我从小都在各处各地跑,遇见的人一大堆,一直都没停下来,要是能像熊猫一样,一直留在一个地方,会很有安全感的吧,我也不想看的太远,人看的太远一般容易见异思迁。”

3

  七天过去,我们一共赚了一千三百元钱,剩下了一小堆退不出去的货品。

  叶丽青用五十元钞票点燃了一支香烟,而后用火焰把这堆货品统统燃烧。

  她喝了一口二锅头,剩下的浇在火焰中。火苗噗嗤作响,“去她妈的,这样的日子我再也不会来一次了。”

  这七天叶丽青瘦了足足七斤。

  “不过,这会是我今年最好的回忆。”她看着我转而说,“去吃顿好的。”

  我们去了成都的耀华餐厅,点了牛排,色拉,红酒,是有蜡烛的“烛光晚餐”。

  “干杯。”她晃动酒杯,轻啐一口,“这才是人生。”

  酒喝到嘴里,既酸涩又甜,这种感觉叶丽青觉得很棒,就好像人生里各种滋味留给自己,此刻她尝到了甜味,那种咬牙破血撑过的甜。

  之后她摸出一叠钱给了我一半,自己点了点剩下的一半,“明天,我可以去见我爸了。”

  叶丽青决定去见她爸爸,至少此刻她觉得自己体面了一点。饭后我们去了春熙路,四周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有一种十里洋场的感觉。

  成都爱情故事:第一次见家长,她被送进了派出所

  我们去了最好的太平洋百货,叶丽青为她爸挑了一身好看的外套,三百多元,她说:“男人都应该有一套体面的西装,是吧?”

  当店员问她尺码大小时,叶丽青将双手摊开,想象了一下,“应该是这么大吧?”

  回到招待所已是深夜,我们躺在同一间旅馆上,叶丽青在床上,我在地上。

  屋顶的墙上有蜘蛛网,楼上传来床的震动与莫名的欢愉声,还在滴滴答答的漏水。

  “你到床上来说吧。”叶丽青小声说,“这几天辛苦你了,都没睡好,你到我边上睡吧。”她挪了半张床。

  我抱着被子上床,此时天花板传来轻微的震动,是楼上那屋,男欢女爱声愈渐强烈,我听着面红耳赤。

  突然叶丽青转过身,将手放在我的胸口,然后朝我的怀中靠了靠。

  她移上头,亲吻我的脸颊、耳垂。我猛的一用力把叶丽青按在身下,按住了她的头发。

  “疼啊!”叶丽青尖叫道。

  “不好意思,我第一次。”

  “没关系。”

  我们继续完成亲吻,叶丽青除去睡衣,用滚烫身体的温度传递不确定的讯息。

  我也开始脱衣服,但每个动作来回多次,例如衣服脱了一半,卡住了。

  意外总是突如其来...

  房门在一瞬间被强行打开,冲进来三四个警察,齐声问道:“你们在干吗!你们在干吗?”

  “衣服穿上!”一警察吼道。

  跟着我和叶丽青被分开,我和四五个衣冠不整的中年人被押上了一辆警车,一路上有人说:

  “哥,我和你们局的所长会认识。”另一人又说:“能不能别通知我老婆。我下次不干了,罚钱,多少钱都可以。”

  叶丽青与四五个浑身香水味的女子上了另一辆车,有人问叶丽青:“你跟哪个大哥的?”

  “我……我不是做这个的。”叶丽青感到紧张,又害怕又委屈。

  几名女子无所谓地笑说,“既然都到了这一步,你就认了吧,装什么好女孩。”

  叶丽青正欲争辩,坐在车前排的警察吼道:“都给我闭嘴!留着一会儿去派出所说。”

4

  “刚才你们在干吗?”

  等这句话再次重复的时候,我坐在了冰冷的审问室内。

  我们所居住的旅馆是一家半卖淫场所,我猜得没错,那个旅馆老板就是皮条客,他是真的有问题。

  警察让我提供身份证明,我说身份证丢了——七天前来成都的时候就被个面包车司机打劫了。

  在另一间审讯室内,叶丽青混在四五个妓女中,叶丽青咬裂嘴唇,低着头,这应该是她活到十九岁最狼狈不堪的一次,她抓着一名警察的手说:“你听我说,我不是……”

  “你有没有家人在成都?”警察问。

  在这个时候,叶丽青只能打电话给她爸老叶。

  老叶正和朋友在喝酒吃火锅,听到女儿出事,急忙赶来,和警察开了证明说了一堆好话,才把叶丽青放了出来。

  叶丽青真没想到自己和她爸爸会是在这样一个场合见面。我也被从派出所放了。几人都站在派出所门外。

  老叶拍了拍我的肩,对后头同来的朋友说:“你去买瓶水和纸巾。”

  “不用了,叔叔。我不渴。”我回答。

  “不是给你喝的,一会儿用来擦血。”

  说话间,老叶“啪”地给了我脸上一拳,我登时就晕了过去,一下瘫倒在边上的花圃中。

  今天可又要被我铭记住了,活了十八年第一次进派出所,第一次被揍。

  而后老叶用脚在我的胸口重重踹了七八下,又捡起了一块砖头在手中掂了掂,“我他妈要干死你。”

  “爸,你停手!”叶丽青拽着父亲的西装外套,“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给我闭嘴!”老叶手一“啪”,在叶丽青的脸上落下一道五指印记,“还嫌我不够丢脸吗!”

  凛冽的风吹过,叶丽青的脸上阵阵滚烫,那一肚苦水翻涌出,长久以来,压抑着,期待着,幻想的,落空的,无助的,她大声叫道:“七岁你就把我丢给我妈,每年中秋寄盒月饼,春节打个电话,三五年来看我一次,你当我是绿皮火车中转站,周边一日游吗?”

  在她七岁那年,父母离异,叶丽青的父亲在成都娶了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而她的母亲从此流浪爱情,换了一个又一个男朋友。

  叶丽青就像是一列绿皮火车,去了很多地方,从成都到上海、新疆、厦门、深圳,不可选择,永远在光临,光临她父母的一次次新的爱情之旅。

  此时的叶丽青的情绪临界失控,刚刚她已经过得够糟的了,在审讯室内被当成一个“妓女”。可她没想到她的父亲一见面并不是来关心她的,而只是在意这件事让她丢了脸。这一次她终于哭了出来,狼狈的,不堪的。

  “我再也不要看见你!”

5

  叶丽青转身跑开,沿着成都的街头跑了很久,路过繁华与冷清,路过火锅店与炊烟四起的面摊,那些人那一张张陌生的脸从她的面前一一掠过。

  回到招待所,在洗漱台前用清水洗面,用毛巾擦去眼泪。

  在床中坐了一会儿,起身,带上旅行包与属于她的现金,床边的袋子里有一件她在昨日给她父亲挑选的外套。

  叶丽青忽然觉得很冷,她将外套披上,宽宽大大,这是记忆中留下的她父亲肩膀宽度的尺寸。

  她记得那是年少时她要张开双手,才能够着父亲的双肩,可现在这个尺寸已经很陌生了。

  她出了门,没有身份证,她自己看地图,自己问路,跟着吃了一碗麻辣烫,会让自己暖和一些。

  而后叶丽青上了一辆夜间巴士,顺着山路驶离成都。

  我回到旅馆的时候房间内被翻得乱七八糟,叶丽青走了。我们没有办法联系上。桌子上放着六百元。

  “她去了哪?”我想着,我也不知道。

  “而我要去哪里?”看着墙上的电子时钟,我问我自己。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