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人生没有绝对的公平。同样的一件事,也许某甲去做就没有一点毛病,某乙去做就会被喷得体无完肤,即便两人的做法并无区别。

  比如电视剧《知否》里,明兰在金明池畔马球会上,种种机缘凑巧之下、迫不得已与小公爷齐衡组队打了一场马球,结果不仅被姐姐墨兰当面指责“结交外男”,更在回家之后被老爹盛纮责骂、罚跪。

  然而就在这同一场马球赛上,明兰的对手余三小姐余嫣红,不仅同样与“外男”顾廷烨组队了,而且还是她亲哥主动牵线,好像丝毫不曾把“外男”这个词当回事;由此推想,事后余嫣红也不会因此而受到来自家长的责罚。

  这事儿看着真是有意思啊。

  一场马球,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但参与其中的两个女孩的不同境遇,却能让人品出很多生活的味道。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01 只有被爱包围的姑娘,才懂得骄傲活着的滋味

  同样是家里的姑娘与外男组队打了一场马球,为什么余家没把它当回事,而明兰却在盛家遭受了责罚、被老爹罚跪?

  因为很多时候,事情自身本就是可大可小,但到了具体处理的层面,到底是让它“大”还是让它“小”,却与裁决之人的所思所想有关,也与当事之人的境遇、地位有关。

  简言之,它反映的不是“事”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首先,余嫣红与明兰在家里的地位不同,在父母心里的地位更是不同。

  余嫣红有亲妈在世,而且亲妈还是余家得宠的继室嫡妻,过的是“妈妈疼,爸爸爱,哥哥宠”的得意日子。

  得宠的女儿,等同于老爹的心肝肉;即便偶尔有什么骄纵的言行,也往往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宽宥、甚至是支持。

  譬如后来那个邕王,为了满足掌上明珠嘉成县主的“花痴”,不惜掠抢荣飞燕、软禁齐国公,着实下足了本钱,归根结底也无非因为对女儿的“偏宠”二字;

  由此看来,余嫣红仅仅是与“外男”打了一场打球而已,顶多在老爹面前撒撒娇,就什么事儿都可以翻篇了。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而明兰则没有那么幸运。在那个“嫡庶有别”的年代,她偏偏是庶女,且母亲也早早离世。

  正如好闺蜜嫣然说的:没了娘,就等于没了爹。

  在老爹盛纮眼里,明兰与“小卑微”的距离就只隔着一层“盛老太太的疼爱”而已;只要稍有什么风吹草动、闲言碎语,这层隔代的疼爱也会被他暂时性地抛诸脑后。

  其实,人处理事情的时候往往如此:心理上有了怎样的预设,就会不知不觉地按照这种预设去看待问题、处理问题。

  因为一开始就没有偏爱,所以出手就不会容情;

  因为一开始就假定了“不识大体”、“丢人现眼”,所以再多的理由也只会成为“狡辩”。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02 娘家的实力,往往就是姑娘的底气

  余家不在乎“外男”的第二个原因,在于家族的根基与实力。

  余嫣红有身为太师的祖父,有显赫的门第。与侯门公子顾廷烨在公共场合组个队、打场球,对于余家那样的门第来说,没什么大不了。

  再进一步,即便是与齐国公府的小公爷齐衡组个队,也未必能惹什么闲话;即便真有三言两语的闲话,余家恐怕也不以为意。

  就好像,越有实力的人,越自信,越不会被闲言碎语所侵扰。因为在他们眼里,那些都渺小如浮尘,风吹吹就散了,根本不值得理会。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但盛家却没有云淡风轻的资本。在这冠盖遍地、富贵无极的京城,“区区五品”的盛纮活得如履薄冰。

  当初盛老爹上朝时不慎掉落了笏板,尚且因为畏惧皇帝的雷霆之怒、导致缩手缩脚好几次都不敢拾起来。如今这个庶出的女儿居然与小公爷组队打球,对他来说,岂不是比“拾笏板”更刺激?

  也许这就是现实的生活吧:真正有实力、腰杆硬的人,往往不怕事;真正选择躺平、不争不抢的人,大多也不怕事;唯有身处中层、不上不下的时候,才是一个人最谨小慎微、顾虑重重的时候。

  这时候,如果再加上别有用心的人(例如林小娘母女)一挑拨,就算只有芝麻粒大的事,都完全有可能闹大了。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03 被生活历练过的人,手腕变硬了,身段却变软了

  其实,整件事对明兰最不公的地方,还并不是“余家不在乎、偏偏盛家在乎”;而是事后明兰在分辩是非、提到自己母亲的时候,盛纮所表现出来的态度。

  明兰对父亲解释说,自己这次参与打马球是因为与好闺蜜嫣然“同病相怜”,并且很真挚地表达了自己对母亲卫小娘的怀念:爹,您现在偶尔还会想起她吗?还记得她的样子吗?

  而这份深深的哀愁,却被盛纮一句不耐烦的“行了”打断,然后换来一夜“跪在这儿思过”的惩罚。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这份冷漠无情,是坏事,但也成了一剂良药:

  从这一刻起,明兰对这个家里的“亲情”有了全新的认识:有些所谓的骨肉亲情,仅限于嘴上说说就算了,千万当不得真。

  

  • 就像三哥长枫,名义上是自己一家子的哥哥,却偏在马球场上丢下自己、临阵脱逃,回头却还要打出“不想和你一起给家族丢人”的旗号、反手就把脏水泼在自己头上;
  • 就像四姐墨兰,名义上是自己一家子的姐姐,却在父亲面前极尽抹黑之能事;
  • 就像自己的父亲,毕竟也与卫小娘做了几年的枕边人,如今却已对这个埋骨多年的可怜女人提都懒得再提;
  • 就像好闺蜜嫣然,多次恳求三妹嫣红将金簪(嫣然亡母的遗物)让给自己做个纪念,却不料对方不仅不为所动,反而变本加厉地刁难。

  这桩桩件件,哪一个不是发生在“亲人”之间的?却又有哪一个真的对得起“亲情”二字了呢?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明兰终于明白,“亲情”只存在于真正有情的家人之间。当家里其他人不顾亲情的时候,即便自己再怎么顾念,也是枉然。

  多年以后,明兰回娘家替祖母出头、气场全开的时候,盛纮看着今非昔比的女儿,半感叹半嘲讽地说“你以前的乖巧都是装的”;

  明兰也不生气,也不反驳,只淡淡回答:父亲,咱们这一家人,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把日子过下去算了,何必问那么多呢。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明兰长大了,成熟了,懂得只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才是可靠的,而有些看似亲近的关系,并不是用来依靠的,仅仅是摆出来好看的罢了。

  成熟的人,

  心里越来越坚硬了,语言却越来越柔软;

  头脑越来越清醒了,表面却越来越糊涂。

  04 结语

  马球场旁,见惯人间悲欢的花魁魏行首这样评价明兰:这小姑娘活得像个太阳。

  身边的顾廷烨却说:其实她日子过得很艰难。

  他懂明兰,因为他自己也体会过类似的“艰难”,那是一种来自于家庭的、来自于所谓“亲情”的“艰难”。

  大概也正是如此,多年后,他与她终于走在一起;两个同样苦过的人,终于真正拥有了亲情,尝到了家庭的甜。

  《知否》明兰与齐衡组队却被罚:越看透生活的人,越擅长“糊涂”

  有人说,金明池畔的这一场马球赛,是一切故事的真正开始。

  其实,很多故事从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而那个集满了各种悲欢、亲疏、冷暖的源头,就是——家,一个本该很近、却偏偏渐行渐远的地方。

  剧里剧外,也许还有不少人,不少事,也是如此吧。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