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天边星月般美丽的初恋(五)

十一月二十日星期六,下午四点多钟我独自在卧室背诵俄语,门铃响了好多声我才不耐烦的去开门,万没想到是漪雪和方露来找我。漪雪中午见面时告诉我下午和同学们玩去,今晚不见面了,而她居然又会来找我。一见面,漪雪惊喜的笑着说:“哈哈,你总算没走,我怕你这个周末回家催方露一路陪我跑来的,我还一个劲追她陪我跑快点儿,可算没白来。咱们一起去林峰那里玩一晚上,他同寝的人都回家了正好有地方。”

我高兴着收拾好书本跟漪雪和方露出了门,由“西山路”来到“南园路”,方露家就在路旁,她说有事回家一趟,约好我们在林峰处汇合。剩下我和漪雪两人,先买了夜宵,后通过“中心大街”又走上偏僻的“鸡恒路”。紧张的赶路中漪雪也不放过向我倾吐心里话的机会:

“下午我们一帮同学在林峰那儿玩的可热闹了,我总想着找你来和我一起开心,可是你得上课。等快到四点其余人都走了我就和方露商量把你找来咱们玩一晚上。”

我被漪雪自己快乐时还想着我的有心感动着,畅言道:“我也是总想和你在一起,今天说好不见面了我都无心回家,没想到你就真的来找我了。”

听了我的话漪雪的样子更加快乐起来,语气可亲切了:“我现在觉得和你可亲了,跟咱们俩班的同学聊天的时候我早就不叫你陈国祥了,就说‘我那位’,这样我觉得可自豪了。”

夕阳悄然隐退,天边只剩下彩云拆射的几缕余辉,路边徐徐亮起了街灯和霓虹,漪雪急忙催促起我:“我们跑吧,过了五点就进不去宿舍了。”

我和漪雪牵手小跑起来,在只差不到两分钟封门的时候到达了“机电总厂宿舍楼”,谢天谢地守门人不在,没有遇到担心的麻烦,我和漪雪顺利进入了男工宿舍,与方露和林峰在三楼的319寝室汇合了。

我们先快乐的打起了扑克“五十K”,漪雪和方露两位女孩调皮的使用着耍赖的本事,不是出的牌被我或林峰谁管上就拿回去重出,就是抢看我和林峰手中的牌,等等伎俩层出不穷,玩得是热热闹闹。然而竟是我和林峰一伙率先积满一千分取胜,按规定败方同性二人得接吻三次,而漪雪和方露死活不肯履行。

经过二位女孩一翻谄媚的软磨硬泡,我们两位男士大度的做出了让步,接受了她俩学狗叫的请求。两位女孩极难为情的发出羞涩得像小绵羊一样软绵绵的“汪、汪、汪”三声狗叫声,我和林峰被两位女孩滑稽的表演逗得捧腹大笑。不知是否因此招来了查宿组,除林峰外我们都跑到洗漱间躲避。当我们三人重返回这间寝室的时候眼前一片狼藉,遍地撒满了零碎的扑克纸片,但我们的心深感幸运,躲过这场“扫荡”,留给我们的将是一个安宁温馨的夜。

我们把房间清扫整洁,拿出我和漪雪事先准备好的饭菜,四人共进了夜宵,然后铺放被褥准备入眠。这时敲门声意外响起,开门却是虚惊讶一场,不是查宿的,是他们三人的男同学汪子建,本是来找林峰排遣寂寞的,却撞见我们两对热恋中的情侣正要共室而眠。无奈出于避闲考虑,两位女生拼命挽留这位打了招呼就告辞欲离去的不速之客。真难为这要脸面的女孩子,在已有两位心爱男士为伴的情况下还假惺惺着说害怕,可是虚伪得连自己都脸红呀!

原本以我与漪雪已相处到的感情深度,有此共宿之地她必然会心甘情愿投入我的怀抱,让我爱抚她温柔的玉体,共以我们纯真浪漫的心态自觉伟大神圣地同床共枕、双宿双栖了。

偏偏睡前杀来个汪子建,令我们心不甘情不愿却又不得不很自觉地各上各床、各盖各被,心那个忿忿不平啊!就这样与心仪已久的心上人邻床而居深情对视却又不得接近,这才是名符其实的孤枕难眠呢。

不知是夜色的阻隔使我们仅一床之距却感到远在天涯,还室内另有一名男生的影响使我们心中的爱火无法肆放而痛苦难挡,我们的心情不约而同酸楚起来,漪雪渐渐发出轻轻的呜咽,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尤为伤感,声声牵动着我一颗疼爱的心。成串的泪水在她深情对视着我的眼中不住的涌出滑落,滴在她头枕的枕巾上,却仿佛滴滴都落在我的心头,让我丝丝的阵痛。

“你伤心什么?”我充满疼爱与关切的问。

“我们处长了你就会感到我很普通,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甩了我的,我一想就伤心,我怕。”语气流露着无法掩饰的伤感。

我真诚劝慰漪雪:“你放心,我真心爱着你,决不会甩掉你。我向你保证每时每刻都想着你的长处和你对我的好,决不移情别恋。不过总有一天你会和我处够,到那时咱们就做对干兄妹,我永远对你好下去。”

漪雪听着我饱含情义的话语感到些欣慰,缓解了流泪,但心中的忧虑不是我几句好话就能消除的,借助窗外射来的明澈如水的月光,我能看清漪雪仍然一脸伤心的模样。

我轻轻把我和漪雪躺的床拽近些,使得我伸出的左手能够搭到漪雪的床边,牵住她的手,让她感受我的爱护。漪雪的情绪终于有了好转,坚定的说:“咱俩约定,不论谁先提出分手,都做对干兄妹,谁都不准埋怨对方。”我们握手发誓。

这一夜我和漪雪始终没有松开紧握的小手,这样感受对方的存在有利于睡眠,同时彼此也希望共许的爱情誓言能像我们牵住不放的手,永不改变。

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和漪雪一放学又来到我校斜对面的广阔美丽的校园“卫校”,这所校园是我们较爱光顾的场所,因为校园的氛围透着一种我们向往的清新和纯净。我俩选择在中央大操场北侧的大阶梯教室房前的一段石台上共坐,这里视野开阔,只是没有休息设施,也没有绿树掩饰,本校学生便无人来此驻足,反而成为一处优美清静的宝地,我和漪雪就在这里远离嘈杂纷扰热切的交流心声。我已是无法记清让我们激动快乐的每一句爱语,但我们交往中的每一次这样即使没能留下长久记忆的谈话内容,也都在我们两位少年的心中潜移默化作了共同珍视的东西——感情,让我们痴痴地相互依赖,相互爱慕。

大概到五点半钟的时候,我牵漪雪从“卫校”的西大门走出,踏上门前的“文化路”,漆黑的夜幕下浅橙的街灯为整条街映照出朦胧旖旎的美,我们俩在这样的夜景中心情甜蜜的向北,向这通往回校的方向漫步。

随着地势的变化眼前视野渐远,我们惊奇的注意到面前居然正对着远处的“金龙大厦”,这是唯一一座在此角度没在被林立的高楼阻挡的远处繁华中心商业区的建筑,在漫天夜色的覆盖下身披霓光异彩的本色火红的“金龙大厦”突显状观。

漪雪先开口说:“呀!在这儿能看到金龙大厦。”

“是,在这儿看更美,以前怎么没注意过。”我认真欣赏这独特的美景同时融入有漪雪为伴的美好感受。

突然漪雪一句温声歉意的话即刻令我甜蜜快乐的心绪戛然而止。“陈国祥,今晚我不能多陪你了,我肚子疼想早回去休息。”

漪雪生病了!我忙关切的说:“光休息可不行,我去给你买药治病。”

“不用吃药挺挺就好了。”

漪雪这话一出口我立刻明白了,前段时间听我同屋那两位男生讲,漪雪同桌的女生肚子疼得蔫蔫的不爱理人了,他俩就故意撩那位女生,还总蹬那位女生的蹬子,说她来月经了,烦死她。这让我知道了女生都会肚子疼,但并没有细致的了解,依然懵懵懂懂,急于趁此时机问明究竟。

我把满心好奇表现成满脸关切:“你是来月经了吧?”

漪雪右转头与我对视,发出亲切含羞的笑,说:“你怎么懂呢?”

“我听曲佳玮和佟颜明讲的。”

“他们真坏,什么都懂。”

听了漪雪撒娇般而不是反感的话语,我大胆地追问:“月经是怎么回事儿呀?”

“你这么不要脸什么都问。”

“我喜欢你,所以想了解你吗。”

漪雪面带柔情向我讲述起了关于女孩的全部事宜。漪雪是位十七岁娇小可爱的女孩,这样的妙龄少女是能给人以纯洁的神秘感的,从漪雪口中讲述的事无论是描述什么内容都能让我享受到一种温馨。漪雪介绍自身症状的同时插问着我的情况,看漪雪刨根儿问底儿的好奇劲儿,我快乐大胆的详述男孩的一切秘密。街灯迷柔的夜路上,我为一位满脸天真稚气的女孩讲解男孩的秘密,幽幽的暗夜为我们加深着浪漫的感觉,人生第一次与异性探讨隐私的话题又让我们共生亲密无间的喜悦。我们的关系完全进入到了心心相通,无话不谈的境界。

我送漪雪回到学校对面的“新华书店”门前,正要与她作别,漪雪立刻改变了主意,说:“我不回去了,再陪你多呆一会儿。”我不知道痛经是什么感觉,但想来肚子疼必定是很不好受的,显然与我相伴的情趣已是让漪雪能够抵御身体的不适,忘却一切的困扰。

我和漪雪牵手到达最常光顾的一站,“北环路”傍依的“穆凌河”边,我们延这弧形的堤坝登上新建的“西大桥”,走过长长的桥面来到城外的北岸,两人先后攀下高高的路堤来到松软平整的岸滩上漫步。到达第二个桥洞下面躺卧着的一块大方石边,我坐上去双手揽抱过漪雪柔软的腰肢让她侧坐我的双腿之上,我们静静相伴在一起许久都没有互诉讨人欢欣的情话,就是细细体会远离城市,远离人群,仿佛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亲切感觉。

我们的约会又要超过应该分开的时间,晚上八点半了,每到这个时间看门的老头就常会卧床入睡了。漪雪看完表还是依依不舍,不愿彼此分开,尽管我们悲惨得就像一对无家的孩子,只是伴坐寒风萧萧的河水边静静相互守候而已,可这样的心灵相处就能让我们产生无限美好的感受。这大概也是只有像我们这样对感情怀有浪漫幻想的初恋少年才会发生的爱恋。

踏上送别漪雪回校的归途,走到“北环路”通向“新华街”的转弯处,街边开始出现拥挤的楼群,密密麻麻的窗口透射出温暖的灯火,眼前正对向“A市火车站”,门前阔大通明的广场令人心怡,身边改变了的一切让我们产生一种重返城市的激动。

我请求漪雪道:“你为我唱首歌吧?”

“不行。”漪雪轻柔含羞着拒绝。

我感觉漪雪是怕唱不好有损形像,恳求说:“我最想听你唱歌了,满足我吧。”

“我给你唱一首牵挂你的我吧。”漪雪拿出她的大方。

相恋的人都善于体会,聆听从漪雪口中飘荡出的清亮动听的歌声,每一个字都沁人心扉,我的情感完全被吸引到了她歌词的意境里。

大风它吹进了我想要安静的地方/白云偷偷地翻阅了我心中珍藏的过往/今天特别长/因为你在远方/犹豫也变得不一样/比天更蓝。大雨它带走了我想要留下的脚印/白云悄悄地遮住了我眼中明天的憧憬/孤单那么久/因为有个承诺/牵挂也变得不一样/比海更宽。牵挂的是我明天的梦是否依然有你的天空/牵挂的是你许多年以后心里是否还有我/也许大风它吹散的大雨它带走的谁也不能再强留/可是岁月的浪花永远的白云谁又能没有梦。

“牵挂的是你许多年以后心里是否还有我”——我真心深爱的女孩,许多年以后我是否依然能够存在于你清纯的心中,有你的时光好美,有你的生活好甜,我真希望一生有你这样快乐开朗的女孩相伴。心怀着美好的向往我送漪雪到达我校对面的“新华书店”门前。

“我回去了。”漪雪恋恋着说。

“你走吧,我看着你进去。”

我止步在此,目送漪雪走向校门。漪雪一直不愿让我送她到校门口,不想被学校的人看到她晚上和我在一起,但当她叫开紧锁的校门时又一次忍不住回头向我挥了一下手,将我完全暴露无遗。就这么忍不住的一挥手让她先前所有的掩饰都突具意义,我即刻感受到她对我的依恋已是深到多么无可抑制。

漪雪走进门厅明亮的灯光里,我远远都能看清她快乐的脚步。看门老头又对漪雪嘱咐着话,我知道一定又是告诉她:晚上别跟那个坏男孩出去。漪雪早就告诉我了,漪雪还说我不是个坏男孩,她相信我,永远。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