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天边星月般美丽的初恋(六)

十二月三日,这天是星期五,我校休大礼拜,下午就开始放假,我和漪雪早已约好这个周末留在市里共同度过。

我临时有事要先去我哥家一趟,中午一放学就走向漪雪的寝室向她道别。到达六楼第三女寝室门前,当,当,我轻敲了两下门漪雪立刻出现我眼前绽放出一脸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邀请我进入。整间寝室就只有我的漪雪,其它同学全都回家过周末去了,也只有我们二人要很久才回家一次,都希望多一些时间陪伴在一起。每到分开的日子,漪雪总是往南去三十七公里,我则向北行三十九点五公里,我们不愿面对这样遥远的距离和杳无音讯的日子。而现在要让漪雪一个人在学校等候到我回来彼此必然极不情愿分开。

当我表明来意,漪雪即刻涌上一脸的不舍,说:“我一个人在学校等你多闷呢!”

我忙安慰漪雪,“我快去快回还不行吗?”

“那你陪我一会儿再走,离开一会儿我都想你。”说完漪雪纵情扑入我怀中。……漪雪立刻害羞得用双手蒙住自己美艳的羞容,任我随愿。

漪雪激动喜悦着站起身面对窗台上的大梳妆镜努力平息脸上的红晕,我从身后环抱住她柔软的腰肢,面对镜中笑容难抑着羞嗒嗒的脸庞说:“你真好。”

漪雪即刻认真着说:“你知道吗?我一直不敢处对象,直到遇上你,文质彬彬,又老老实实,我才敢相信,因为有一件事一直让我很害怕。我以前有一个要好的女朋友叫李心洁,我俩同乡又同班,后来她和佟颜明处了对象,过了不久李心洁家给她在纺织厂找了工作,她就退学去上班了。有一天李心洁又来学校,那时佟颜明住校,我下楼看李心洁,走到楼梯拐角的地方听到她俩在吵架,我就躲在墙后听。李心洁说分手,佟颜明不同意,李心洁很坚决,佟颜明居然死皮赖脸要求李心洁最后陪他一夜。李心洁听了气得眼泪滑滑往下掉,坚决不同意,佟颜明就威胁说散布她俩在一起的亲密行为,李心洁只好伤心的答应了。那时我躲在墙后也哭了。看着李心洁和佟颜明走进了一间教室,我害怕着转身跑了。那晚我听了她俩的事儿把我吓坏了,觉得男人真卑鄙,真怕自己也遇到那样的人。假如将来我和你分手了你会像他那样吗?”

“我当然不会那么不要脸,真的,让你伤心的事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做。”通过镜子我看见自己真实可信的脸。

漪雪结束在镜中与我的对视,麻利转身猛扑入我怀里说:“我一直就觉得你可好了,我相信你。”

两人温情拥抱了许久之后我小心着说出一句:“我该走了。”

漪雪猝然醒悟的样子,眼睛睁得大大的对着我说:“对了,我也得去‘纺织厂’看李心洁,咱俩同路。”

漪雪迅速整理好衣装,快乐着与我相伴走出校园。

这北国的冬季室外是漫天北风呼啸,寒气袭面,我俩还没走出多远漪雪就叫起冷来,刚过“金龙大厦”她就冻得顾不上仪表把那条新织的红色马海毛围脖缠在了头上,仅露出两只眼睛。从漪雪的眼神和动作我可以看出,这样包裹也无济于是。风很猛,寒气刺透棉服直逼筋骨,我追随风吹来的方向调整着与漪雪的相对位置,为她正面抵挡肆虐的寒风。

漪雪不愿让我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样子,推我离她远点儿。我知道女孩子这时最需要温暖,我在为漪雪抵挡寒风的同时又强行搂住她为她保暖,还把我的毛绒手套给漪雪戴在手上,而漪雪仍然是一幅苦不堪言的神情。

我们强忍着寒冷坚持走到了纺织厂门前,一进门哥哥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漪雪很勤快,扫了地,又收拾了屋,还和我一同倒了炉灰。嫂子回来后炒了四个菜留我俩吃了晚饭。我的担心全成了多余,我怕哥哥会埋怨我上学处对象而从不敢带漪雪来,意料之外的情形让我们二人感觉像回到家一样温暖。

我带漪雪从哥哥家告辞出门的时候,天空已是一片黑暗,又一个北方冬夜。我们伴行在凄冷的夜路,无依无靠,只有身边一位甜苦与共的心上人,紧紧搂抱着传送温暖,这样的情境让我们的心有种更加亲切的贴近。

漪雪漂动着迷人的眼眸,放射出动人的神彩问我:“你现在学习怎么样儿?”

“我可是感情学习两不误啊!别看我总和你在一起,平时我可是一有空就背俄语,走在路上口里都不停,前几天还闹出个笑话呢!我一直没好意思对你说。”

漪雪投来探究的眼神注视我:“快跟我说。”

“我自从在卫校食堂吃饭就看那个装簧一新的南大厅好奇,总看不着男生进出,你说我总去这个北大厅男女生都有,也没有道理那个大厅就不准男生进啊,再说吃饭又不是洗浴,没听说过食堂分男女的呀。那天中午我放学出来没遇到你就直接去了卫校。到食堂离开饭时间还有近半个小时呢,食堂里一个学生都没有,我就迈进了那间神秘兮兮的南大厅看个究竟,一看这就餐环境就是不一样,装饰过的华丽墙壁和那朝阳明亮的阳光射进来清新的感觉让人不愿离去,再说一个人都没来我还没看出什么,正好又很肃静,我就习惯性拿出随身携带的俄语书放在售饭窗口的平台上入迷的背诵起俄语来。我从来一看书就入迷什么也注意不到,就是一门心思的背记。等打饭师傅敲窗户示意我卖饭了,我被从专注中惊醒过来才听到周围早已一片嘈杂,抬头一看,我立时被这情景吓蒙了,居然左右和身后围得水泄不通的好几百人全是花枝招展的美少女,一个男生都没有,就我一个男生还是在最中间的窗口排第一号。当我接到周围这一大群女生同时用好几百双眼睛看着我的目光可尴尬死了,狠低下头从她们中间拼命挤出来跑了。你说我多能抓紧时间学习,要不能闹出这么大的笑话吗。”

漪雪听了我的讲述一通嘻嘻哈哈的笑,然后很诚恳的说:“我早看你这长相就是有正事儿的人,我们班人就不行,一个学习的都没有,一天也见不着几个人影,我一个人可闷死了。”

漪雪郁郁的语气令我身临其境般感受到她的孤独,不解的问:“我看你一天多快乐呀,跟你班同学处得又都挺好。”

“你别看我整天嘻嘻哈哈的人缘又好其实我根本就不开心,好像跟宋庆波和曲佳玮一个像哥们,一个像兄妹似的关系挺好,那都是表面上的,都没有用,我懂他们不会对我有真心,就看我性格活泼开朗愿意和我来往。在我心里只有你我能完全信任,只对你能说说心里话,所以总想和你在一起,现在我一会儿看不着你都想你。”

我刚认识漪雪没几天时就知道她是与人能打成一片善交往的女孩,还与两个男同学关系不错。一个叫宋庆波,是漪雪和方露共同的朋友,他们总是三个人在一起,漪雪和方露有事他会像哥们一样挺身而出,绝对的够义气。

另一个是曲佳玮,与我合租房子的室友,还常向我抱怨当初不该把我留校同宿引狼入室让他陪上个好妹妹,曲佳玮很关心爱护漪雪,还总大哥哥一样向漪雪讲些为人处事的道理,他语丝敏捷字字珠玑,让人听了无不信服,但属花花公子类型女朋友经常换,漪雪不敢爱这样的人,但佩服他思维及口才一流,他对漪雪也无亲密之心,但欣赏漪雪的纯净开朗,相互理所当然亲切如兄妹。

当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了解我完全断信漪雪与他俩之间绝对没有过度亲密关系的时候,我为漪雪一个女孩能把与男生的交往处理的这么好而十分敬佩。我一直尊重漪雪与其它异性朋友的交往,也一直以为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是不可动摇的,可漪雪现在说跟别人都是表面的好,只有我是她完全信任能说心里话的人,这太让我喜出望外了。

“漪雪我也是最信任你了。”我带着快乐的感动说。

“那你就不用学习了,我班就没有学习的,一天也见不着几个人影可闷死了,你就多陪陪我吧,将来不管你怎样我都跟你。”

漪雪以伤感凄凉的语气,忧郁期待的眼神仿佛在向我乞求,让我感受到她要我常伴她身边的愿望是多么强烈。

倾听漪雪这样发自内心的话语,明白最后一句只是爱的谎言,但话意里蓄含的浓烈爱意还是猝不及防地将我深深打动。一片痴心地端详漪雪青春可爱的脸上冻出的少有的惨样儿,感受她陪同我在这冬夜的街路上共同抵御刺骨的寒冷,甘心情愿与我这样同甘共苦的心声,我的心底升起无限的满足和豪情。

漪雪从此成了我心灵上不可缺少的同伴,离家在外的艰难时光因为有了她的真心相伴,从此再平凡的日子也让我感觉到分外的甜美。

十二月十一日,今天是星期六,又是周末,上周末我和漪雪就都没有回家,家的概念在我俩心里早已被火热的恋情冲淡,只有我俩在一起才能感受到人间最大的幸福和温暖,所以这个周末我俩不约而同决定再留下来相伴在一起缠绵。

在我的住处玩乐到下午两点来钟,漪雪提出去外面散步,我俩照常亲密着像对小夫妻一样牵着手,延门前的小路向东走去。经过第二趟房房头时正巧遇到漪雪同班的男生徐春波,他正欲向南坡上走,横穿过我俩眼前。

“哈哈,你干什么去?”漪雪爽朗的问。

“我去卫校看电影。”这位男生回话的同时做了一个像猴子一样活泼的跑跳动作,就像故意表演给人看。

我瞧那男生在漪雪面前尽力展示自己的滑稽样子,与漪雪已是亲如一人的我有一种成功者的自豪和喜悦。

“你俩也去呀,可好看了?”男生问漪雪。

“我们不去你自己去看吧。”漪雪热情着回绝,接着反问:“你住处还有人吗?”

“没有。”

“那我俩到你住处等你回来。”

“随便,——你俩还能有那份好心。”男生直白而幽默。

哈……哈,随便就好。我和漪雪也就随便的进入这位男生徐春波与另两位男同学合租的房间。其实我们最愿意在小屋的温馨中共处,散步常是无奈的选择,我住处的房东一看到漪雪的时候放射着一种抓贼的眼神,令漪雪很不自在,所以每次在我住处暖和一会儿漪雪就会要求去散步。现在有现成的空屋子我俩当然不会错失示爱的良机了……。漪雪媚着脸小声对我说:“人就是这段偷偷摸摸在一起好的时光最美妙,等结了婚感受就不一样了,所以咱俩谁都一定忘不了这段时光。”我爬到漪雪耳边抑扬顿挫的玩笑着说:“可是房东以后得不欢迎我们了”。漪雪表情暧昧的对我嘻嘻笑,下面的话我们心照不宣都能相互明了,——大不了以后不来了。

这段日子我俩经常晚上放学后来这里玩,我总能领掠到刚才路遇的男生徐春波投来的忌妒的眼神,几次之后我断定他对漪雪心怀爱意,就问漪雪:“他是不是喜欢你呀?”漪雪则诚实的告诉我:“他没对我说过,但从他对我的亲热劲儿和眼神我早就看出来了。”“那你怎么没和他处呢?”“你多好啊,我才不能看上他呢。”这是真的,我和漪雪确如前缘注定,凡事都能想到一块儿去,就连我喜欢感受这位男生的忌妒漪雪也能心有同感,一连几天带我来他住处玩,看这位男生心怀气恼而神情怪异的可笑样儿。

这天晚上喜欢漪雪的男生看完电影回来了,其余两男生也相继归来,我和漪雪伴坐在窗前的大沙发上与对面床上坐着的三位主人闲聊,同时不忘时常亲亲我我的相互奉承一句。漪雪一直温柔的倾斜着身体依偎在我右臂膀里,让我脸上洋溢着在众人面前被可爱的女孩主动亲近的荣耀感。喜欢漪雪的男生竖起一双小眼睛闷了好半天的气了,终于忍耐不住了,“看你俩亲热的像小夫妻似的,一点儿不害臊!”

“哈……哈。”漪雪被说得发出一阵悦耳的爽笑——真蠢,居然表扬我俩像小夫妻一样亲,正热恋的人怎能不高兴呢。当然我也在笑,只是我笑多不出声。漪雪开心着向我更加靠紧,双手抱住我的腰顽皮的晃着头说:“我俩就是好得像一个人,气死你。”

“真不要脸。”这位男生直截了当把心里的怨气一句接一句往出倒。

我见此情形逼人,只好配合漪雪发起了笑语还击,“嘿嘿,你忌妒啊!”

总之,我和漪雪是她一言我一语,用使那男生虽气难恼无法翻脸将我俩哄出门去的风趣搞笑的语言,默契配合,相互助威,相互弥补,协同将这位面色涨红的男生批驳的语无伦次,甘拜下风,简直是奄奄一息呆坐在床里角没有了动静,不过小眼睛还不服气的一翻一翻着让人有点心疼。我和漪雪是很有同情心的,既然对方在我俩唇枪舌剑的摧残下已是这般楚楚可怜就逗趣至此,毕竟我俩不是一对坏心男女,仅仅是出于取乐之心。我和漪雪转为与大家笑谈快乐的事,希望一阵语言戏闹之后这位男生不要往心里去,跟着一起快乐起来。

我和漪雪只把与这位男生逗趣当作取乐而已,但也怕他承受力不够真气坏了,也就很少再去他的住处玩了。再说这样的情趣也不是总会有,这一次天衣无缝的语言配合,亲密无间的相互助威,宛如小夫妻一般在人前炫耀我们的关系,已是让二人心甜如蜜,相互极满意对方默契亲昵的表现。对我个人来说,还有漪雪帮我一起语言还击她明知是喜欢自己的男生的时候,好过瘾呢。

十二月十六日,爱情的力量让我们不守规矩,这天我陪漪雪逃课了,她说自己很闷,希望我陪她去散心。我们跑出枯燥的校园,牵手穿梭在城市的街区小路,彼此相伴着,感觉冬日的阳光都很灿烂。又一次通过这条无数次往来过的山坡小路,我俩再次来到我住地同院三位女生租住的小屋。

一开门,见桌子上赫然摆放着一个大鸭梨,漪雪表现出可爱的样子说:“谁这么坏呀,想让咱俩分离吧!”我说:“那咱俩不吃。”漪雪机灵的说:“没关系,咱俩不分开吃就没事儿了。”漪雪抓起水灵灵的鸭梨自己咬一口,再活泼着送我嘴里来一口,这样交替品尝,我们都很开心。一人几口的吃着一个水果品不出多少滋味,但纯真的我们吃得有情趣,吃得满脸幸福,就因为我们在与所爱的人分享。

“漪雪,你真可爱。”我咬下一口送到嘴边的梨后真诚的说。漪雪美笑而不作声。“让我抱抱呗?”我又说。

“你这么瘦能抱动我吗?”漪雪轻轻的笑:“我二姐夫也像你一样瘦,娶我二姐前一天怕举行婚礼时抱不动我姐,傍晚就到我家院子里先试试。我们全家人都出去看,他很吃力的抱起我姐踉踉跄跄着没走几步就掉下来了,我们全被逗乐了。”

漪雪的讲述让我更有了好奇心,伸出双臂横抱起漪雪在怀里,十分吃力,漪雪一点不配合,也不用双手搂我脖子,只顾嘻嘻笑。我抱着小小肉肉的她没等走到床边就滑脱下来。

漪雪戏逗说:“你真没用。”

“你也太重了。”

“我一百零四斤呢。”

我不敢相信。漪雪身高一米五七,以这样的身高体重若是有一百零四斤该显发胖才对呀!怎么只是标准的丰满,体形匀称优美,浑身找不到一块多余的肉呢!令我感觉有些神秘。

“这么重你还有脸说。”我伸出右手按到漪雪的左脸蛋上逗趣的掐一下,指尖却滑脱。没想到这亲上去弹性良好的细嫩脸蛋竟是这样绷紧,我惊讶道:“怎么掐不住呢?”

“哈哈……,我天生皮肤紧,浑身上下没有能掐住的地方。”漪雪得意的笑着。

我换了地方朝漪雪的左胳膊上掐一下,嘿!还确实没有能掐起的地方。真让我不可思议,神了!

“嘿嘿,掐不住你我打你。”心想着我扬起右手挑逗的扇向漪雪的左脸蛋儿。手就要挨着脸了,漪雪情态安稳还没躲,这下没跑了。拔扔一下,我的手掌被漪雪闪电一般抬起的左手打回来,就在我的掌心即将落到她脸上的时候,动作何其敏捷。

“你怎么反应这么快呢?”我惊讶。

“我天生反应就快,长这么大跟我姐她们打仗没人能打着我。前不长时间在我家,我二姐打我好几下都叫我挡住了,她气得说出一句话把我俩都逗乐了,‘你草帽没沿你晒脸。’骂人就骂人还气出一句邂逅语,乐死我了。

“呀,没人能治你呀,那得让我打。”

“你有病啊。”莞尔的笑。

“连我打你都不行。”

漪雪表情温婉又坚定:“不行。”

“让我打一下。”我亲切的微笑着射给漪雪一个相求的眼神。

“你打吧。”天真可爱的表情。

我扬起右手轻扇了漪雪左脸蛋儿一下,漪雪的脸就倏地阴沉下来,有委屈的泪光涌现眼中闪动。我并没有用力,只是象征性地划过漪雪细嫩的脸颊但还是在她半真半假的灼灼泪光感染下生出几分心疼,忙说:“你生我气呀?”

“你真舍得打我?”漪雪说着抡起右手朝我左脸蛋儿狠狠的回敬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响起,我的半个脸颊立时火辣,心里毫不气恼,嘴里玩笑着讨公道:“你用这么大劲儿。”

漪雪哈哈一笑顺着我的话转移主题:“我可有劲儿了咱们俩班的女生掰手腕没有我对手,你班刘丽有一天听到我说就没信,非要跟我掰,我说你掰不过我,她不服,结果当着寝室人的面我把她掰倒了,输了她还不服气呢。”

“你怎么这么有劲儿呢?”

“我也不知道,天生就这样。”说话的样子活泼而惹人喜爱。

早就感受到漪雪为人大度至极,性格开朗无比,整日笑声连连,无忧无虑,已是把我迷得要命,今日又展示给我这么多的神秘。为什么漪雪身体偏重却不肥胖;为什么漪雪头脑机灵反应敏捷;为什么漪雪看上去温柔小巧身体里却蕴藏着那么大的力量;为什么她身高才一米五七我看上去却不是矮,而是小巧玲珑惹人喜爱的样子。漪雪对于我就是个谜,是个精灵一样的可爱女孩。

“你别这么看着我。”漪雪说着发出难为情的美笑。

“我太欣赏你了,怎么都看不够。”说完我拥漪雪躺到床上吻向她的唇。

漪雪美丽的小脸蛋儿羞得红扑扑的,拿起我的蓝色枕巾蒙上我的眼睛不准我看。我用双手抚摸着漪雪蠕动的头乖乖的任由她胡来。

我早就对可爱诱人的漪雪似饥若渴了,这时正是个好机会,我请求说:“做事儿得公平。”

漪雪坚定的拒绝,说到结婚的时候才行,任我怎么讨好都死活不肯让我解开她的腰带。

我恨死那个在漪雪的保护下无法被我解开的牢固带卡了,沮丧的把头垂放到漪雪身上,左手滑过漪雪身下围抱住她柔软的腰肢,右手隔着紧身的黑色牛仔裤游抚漪雪有形的身体,想象其中紧锁的少女的纯洁和神秘。

我一直无知的可笑,所以我的好奇心极强,我的无知还留下了一个极可笑的插曲。那是我去年初十六岁读初中二年级下学期的一天,自习课上我身边的三位女生嘻嘻哈哈的诡秘笑谈了一阵,然后推举出我的女同桌考我脑筋急转弯,漂亮的同桌面带羞涩的笑容讲:“一个姑娘在洗澡(枣),一个小伙子进去了。”也是同桌的羞涩给了我误导,刚讲到第二句我就傻到家的问出:“在哪儿呀?是在咱们矿吗?”——我看过有些电视剧表现强占女孩的内容,我就一直认为只有坏人或流氓才会做与异性过密的行为,由此我能问出这样惊奇的话也就理所当然了。

我的一句话搞的三位腼腆的女生发出惊天的狂笑,过了好几分钟实在累得不行了才算笑到头。同桌放松一下脸上被我搞疲劳的肌肉又给我接着讲,一开这档话茬三位女生就又笑得控制不住,乐得前仰后颌以至语塞。两句话的开头同桌讲了四遍还过不去,这大概是她们三位女生笑得最长最放肆的一次了。这个可笑的经历表明了我的内心一直多么单纯,而一个单纯的人会把一切事情都看得十分美好,我便是由此心理盼望着解开女孩所有的迷。

来到A市住读的这几个月我已懂得了男女之间是可以亲密到不留任何距离的,总有一天漪雪会允许我全身心的拥有。为了我们真纯的爱情,我不急于求成,我明白当相互的爱到达颠峰时一切的心愿将必然发生,我所应该做的是耐心的期待和给予漪雪真心真意的爱。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