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割不断的恋情

割不断的恋情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考取了某农校的农技推广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乡里的农业技术推广站工作。
  农技站的人员,除了开会或参加乡里的相关活动,平时大部分时间都要深入农科站种子基地,做好优良品种繁育工作。还要深入田间地头,查看农作物生长及病虫害的防治情况。及时指导村民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将灾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一、
  五月的一天,根据农技站领导安排,我和办公室的张晓琴,分别骑着单车,到下面查看虫情。从农技站到顾塘村大约二十里的路程,其中,还要骑行五六里的山路。
  因天气炎热,当我们沿着桃林中间的农用便道,进入桃林深处时,张晓琴顿时停下车来。她一边擦汗,一边说:“窦华哥,我走不动了,咱能歇歇吗?”
  我说:“再坚持一会儿就到了,还歇吗?”
  “就你会拼命,工作哪有一天干完的呀?我不管,要走你走。”看样子,她是和我较上了劲。
  我无奈地说:“那好吧,听你的,歇就歇歇。”
  五月,是气候宜人的季节,是色彩斑斓的季节,也是让人春心萌动、追寻爱恋的季节。
  刚刚褪去花瓣,又长出翡翠般的桃树叶片,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林荫下,开满了微风中摇曳着的细碎小花。天空中不时传来欢快的鸟鸣声。五月的乡村,真的很美。
  此时,我突然发现,张晓琴下巴上一颗豆粒般大小、暗红色的胎记,长得是那样的恰到好处。原来,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美人!
  “窦华哥,你在看啥呢?瞧你那眼神,由不得俺心里慌慌的。”
  我随即撒了一个谎,嗫嚅地说:“你可真会说话,我看你了吗?”话音一落,我突然觉得脸上发烫,便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棵枝叶繁盛的桃树下。
  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张晓琴从地上采了一朵花,随手插到自己的头上。她满面春风地说:“窦华哥,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我草草地应付了一句。
  “你怎么今天夸起我来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不是你那个了吧……”她的脸涨得通红,随即又把脸别了过去。
  我的心开始咚咚地打鼓,言不由衷地说:“哪个呀?”
  “哪个,哪个,傻瓜!”她突然转过身,给了我一个俏皮的鬼脸。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我彻底地明白了。
  “窦华哥,咱结婚吧,人家早就喜欢上你了。揣着明白装糊涂,你非想把俺闷死不成啊?”张晓琴豁出去了,她像躲猫猫似地绕到后面,趁我不注意,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
  “不行,你不要胡闹!”我使劲地掰开她的手,哀求道,“以前不是说了吗?我有对象。”
  “我知道你有对象,可、可她是农村的呀!”
  “农村的又怎么啦?她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也是我隔壁邻居。虽然她没考上大学,但在我上大学期间,她经常帮助我父母干活,还分担我在校期间的很大一部分生活费用。人要讲良心,不能做过河拆桥的事啊。”我耐心地向她解释。
  “窦华哥,我错了吗?我有爱你的权利呀。再说,邻里之间相互照应是应该的。欠钱可以慢慢地还,欠情可以慢慢地补。难道你非要用婚姻来弥补不行吗?
  “你一个大学生和一个灰头土脸的农民能有共同语言吗?感情上合得来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们在一起会被人笑话的呀。这是终身大事,你咋就那么轻率、那么傻呢?”张晓琴的话咄咄逼人。
  “晓琴,你冷静些,不要再说了。爱情不是儿戏,说过的话,是不可以随便更改的。不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咱俩永远都以兄妹相处,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妹妹。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你说得倒是轻巧。我对你的感情投入,你这样打发我就完事了?要说讲良心的话,你就应该娶我,不是随便说说就完了的。
  “窦华,你听好了,这辈子我就非你不嫁。你不要我,我就等,到死我也要等。”张晓琴说着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为了给她一个台阶,我含糊其辞地说:“晓琴,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咱们静心思考一下,匆忙不得啊。”
  听说要静心思考一下,张晓琴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她似笑非笑地说:”窦华,这可是你说得啊。你思考一下吧,究竟是要我,还是要那个高中生?记住,要尽快给我答复。”
  二、
  张晓琴吃了闭门羹,觉得很委屈。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到隔壁的经营管理站,找到自己要好的姐妹杜莹莹。她激动地说:“莹莹姐,窦华不是个东西。我和他处了那么长时间,表面上对我百依百顺,我以为我们的关系笃定成熟了呢。可万没想到,当昨天向他摊牌时,他却咬死口不答应。没想到他原来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莹莹姐,你可得抽时间帮我劝劝他,让他尽快回心转意。不然的话,我就没法活了呀。”
  听了张晓琴的话,杜莹莹安慰她说:“晓琴,别伤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就是一个大学生吗。家里穷的连吃鸡毛都找不到避风的地方,倒是端起架子来了。你哪一点比不上他?真是鬼迷心窍了他。晓琴,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说说他。不然的话,我就找人给他点颜色看。”
  张晓琴连忙说:“不,你要好好地给他说,千万不能来硬的呀。”
  “别多想了,我说的是气话,哪能当真啊?”杜莹莹说。
  过了两天,杜莹莹精心打扮了一番,找到我后,笑眯眯地说:“窦华,听说前两天你追张晓琴,人家睬都不睬你。有这事吗?这怎么可能呢?可话又说回来,你也不必为这事烦心。她张晓琴是什么人?你或许不知道的吧。据说,她有一个在商业局当副局长的表姐夫,说不定和那副局长有一腿呢!
  “可别忘了,我是先追的你。你怎么可以脚踏两只船呢?这样下去,是会毁了你的前程的呀。”
  我气愤地说:“杜莹莹,话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你是想过和我处朋友,但我根本就没同意。再说张晓琴,她也有和我相处的意思,我也是当即拒绝了。她对你说的,全是颠倒黑白的话,都是没有影的事。你怎么可以信以为真呢?偏听偏信,从人格上,道义上讲,是说不过去的。”
  听了我的话,杜莹莹一跺脚,便气嘟嘟嘟地离我而去了。
  三、
  从此以后,我在单位“谈恋爱”的事,被人们传播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我在单位上班期间“谈恋爱”,影响工作,是违纪行为,应该给予处分;
  也有人说,我谈的是“三角恋爱”,思想作风出了问题,是在给政府机关抹黑;
  还有更难听的,说我刚工作没多长时间,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堕落。上级是瞎了眼,竟能让这样的人混进政府机关。这是一坨屎坏了满缸酱,应立即从机关里清除出去。
  农技站长刘大挥得知我“谈恋爱”,并给机关造成极坏的影响后,为避免事态发酵,他迫不及待地向乡长做了汇报。
  乡长拍着桌子吼道:“我早听说了。刘大挥,你还能干什么?就那三条半腿也管不了。农技站是谈恋爱的地方吗?我让你当站长,是让你工作的,不是让你带几个人在站里寻欢作乐的。回去以后,你要好好反思一下。想好了,把你的检讨书递上来。若认识不深刻,整改措施不到位的话,你这个站长就别干了。另外,窦华不可以继续留在站里工作,要安排他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不改造好就别想回来。”
  刘大挥心惊胆战地说:“窦华的事具体怎么安排啊?”
  “你自己看着办,屁大的事也问我。”乡长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根据乡长指示,刘大挥找到我,满脸堆笑地说:“根据你一年多来的工作表现,领导和群众对你评价都很好。为鼓励年轻人进步,经乡政府研究决定,你被任命为乡沈庄养鱼场的场长。
  “这担子可不轻啊。首先,养鱼的技术含量高。你是农校毕业的,专业对口。其次,鱼是好吃的东西,常常会有人向渔场伸手,甚至偷窃。渔场的工作,需要原则性强,警惕性高,能吃苦耐劳,工作上认真负责的人才能胜任。你完全具备这些条件。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勤奋工作,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和期望。
  “其实,我舍不得你走。可这是提拔重用,我怎么好阻拦呢?好了,你抓紧交接一下,明天就去渔场上班吧。”
  刘大挥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只字未提我“谈恋爱”的事。不能不使人叹服,刘大挥是一个领导艺术精湛的人,也是一个世故圆滑的人。
  尽管刘大挥把事件描述得天衣无缝,可我总觉得有些莫名的蹊跷。自己的工作没做好吗?不对,是自己没能力吗?也不对。我心里象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
  到下面经历风雨,锻炼锻炼。或许是件好事呢?我又把前程想象得金光灿烂。
  四、
  我当养鱼场场长的事,像是一则亮眼的新闻。有人觉得新鲜,也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消息不胫而走。
  徐大安是我未婚妻刘艳艳的邻居,在乡政府做门卫,得知我的事以后,他急切地跑到刘艳艳家,十分严肃地对她父母说:“大哥、大嫂,窦华出事了。他在农技站乱搞男女关系,乡里把他下放到养鱼场当场长去了。什么当场长啊,那是给他个台阶下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这小子蛮老实的,没想到,一吃了‘公家饭’就变心了。也该艳艳命苦,攀不上人家。唉,也罢,就是和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成了亲,终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您两位当老的,可一定要拿定主意。依我看,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不然的话,窦华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人,要株连到你们那就不好了。”
  听了徐大安的话,刘艳艳父亲肺都气炸了,他暴怒地说:“这小子,是他妈缺了八辈子的德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徐大安趁机说:“听说窦华上大学期间,你们给了他不少钱,这次也要一并算清楚,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第二天一大早,刘艳艳父亲带着几个人,怒气冲冲地闯进了我的家,将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
  刘艳艳父亲一边砸,一边高声地叫喊着:“你们一家子听好了,我刘家不是好欺负的。你窦华上完大学,就翻身忘本了,有本事别被乡里赶出来啊。眼瞎了也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家做亲。想娶我女儿,没门!”
  在乡下,锅碗瓢盆被砸,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我母亲被气得晕厥过去。终于,她的胃病复发了,无奈地住进了医院。
  我气急败坏地找到刘艳艳,想向她探个究竟。
  当我在沂河堰上找到她时,她疯了似地说:“窦华,你好狠心啊,你有什么脸面来找我?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为什么你一参加工作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呀。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这是会遭报应的呀!你和别人好上了,你就娶别人好了,还来找我干什么呀?你走,你走,咱们的缘分已尽了,你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一边说,一边哭着跑向了远处。由于只顾气喘吁吁地往前跑,她跑丢了一只拿在手里用于擦眼泪的花手绢。
  我在后面捡起了手绢,拼命地呼喊:“艳艳,你的手绢,你的手绢!”她死活都不肯回头。
  看着远去的刘艳艳,我木呆呆地在沂河堰上站了很久……
  五、
  我姐姐已经出嫁,母亲也因做过胃切除手术不能劳动。一家人仅靠父亲种几亩地,加上打零工维持生计。我上大学的费用,很多都是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尽管现已参加工作,但工资微薄,一边要接济家庭,一边要偿还债务。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没能完全得到解决。
  住院就要花钱。可钱从哪里来?所有能借的都借遍了。我和父亲急得团团转。
  情急之下,我找到了表哥黄思春。表哥为难地说:“钱都用在生意上了,想问客户要,一下子要不上来。还有点钱,我存入了银行,是准备明年春天建房子用的,不方便借给你。既使借给你,听说乡里停发了你的工资,到时候你没钱还我怎么办啊?”
  怎么也没想到黄思春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无比悲愤地说:“你是听谁信口胡说的?钱可以不借,但你不能侮辱我。我在农技站,你可没少求我。你办板材加工厂,我帮你跑证件。你没肥料种地,我帮你买化肥。你妹妹出嫁,我托人给你买缝纫机和自行车。这些你都忘得干净。好,算我认错了人。从今后,我再也不会来求你了。”
  我又找到了农技站站长刘大挥。刘大挥颇为同情地说:“你家里的情况我都听说了。治疗母亲的病,是要花一大笔钱的。可是,你已经是养鱼场的场长了。按照乡政府规定,养鱼场属于企业,你一半的工资与养鱼场的经济效益是挂钩的。所以,单位欠你的工资暂时只能发一半,另一半将在年终视渔场经营情况再行发放。效益好就多发,效益差就少发一点。只要你好好干,相信工资总量是不会少的。
  “鉴于你家庭的实际困难,你先把这个月一半的工资领走,另外,暂时站里还有五百块钱的活动经费,你先拿着用,以后再从你每个月的工资里扣除。
  “乡里的财政困难,乡长已经布置了,从这个月开始,工资每月只发一半,等财政上有钱了,再统一补发。提前发你的工资已是破例了。我只有这点权限,你自己再想想办法吧。”刘大挥说完话,挠了挠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听了刘大挥的话,我惊讶地说:“站长,我的工资为什么要与渔场挂钩?你当初给我谈话的时候,可没这么说啊。现在怎么又变了呢?要知道这样,我是不会同意的。养鱼是有风险的,鱼的行情不好怎么办?我可是要靠工资吃饭的啊。”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考取了某农校的农技推广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乡里的农业技术推广站工作。
  农技站的人员,除了开会或参加乡里的相关活动,平时大部分时间都要深入农科站种子基地,做好优良品种繁育工作。还要深入田间地头,查看农作物生长及病虫害的防治情况。及时指导村民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将灾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一、
  五月的一天,根据农技站领导安排,我和办公室的张晓琴,分别骑着单车,到下面查看虫情。从农技站到顾塘村大约二十里的路程,其中,还要骑行五六里的山路。
  因天气炎热,当我们沿着桃林中间的农用便道,进入桃林深处时,张晓琴顿时停下车来。她一边擦汗,一边说:“窦华哥,我走不动了,咱能歇歇吗?”
  我说:“再坚持一会儿就到了,还歇吗?”
  “就你会拼命,工作哪有一天干完的呀?我不管,要走你走。”看样子,她是和我较上了劲。
  我无奈地说:“那好吧,听你的,歇就歇歇。”
  五月,是气候宜人的季节,是色彩斑斓的季节,也是让人春心萌动、追寻爱恋的季节。
  刚刚褪去花瓣,又长出翡翠般的桃树叶片,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林荫下,开满了微风中摇曳着的细碎小花。天空中不时传来欢快的鸟鸣声。五月的乡村,真的很美。
  此时,我突然发现,张晓琴下巴上一颗豆粒般大小、暗红色的胎记,长得是那样的恰到好处。原来,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美人!
  “窦华哥,你在看啥呢?瞧你那眼神,由不得俺心里慌慌的。”
  我随即撒了一个谎,嗫嚅地说:“你可真会说话,我看你了吗?”话音一落,我突然觉得脸上发烫,便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棵枝叶繁盛的桃树下。
  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张晓琴从地上采了一朵花,随手插到自己的头上。她满面春风地说:“窦华哥,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我草草地应付了一句。
  “你怎么今天夸起我来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不是你那个了吧……”她的脸涨得通红,随即又把脸别了过去。
  我的心开始咚咚地打鼓,言不由衷地说:“哪个呀?”
  “哪个,哪个,傻瓜!”她突然转过身,给了我一个俏皮的鬼脸。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我彻底地明白了。
  “窦华哥,咱结婚吧,人家早就喜欢上你了。揣着明白装糊涂,你非想把俺闷死不成啊?”张晓琴豁出去了,她像躲猫猫似地绕到后面,趁我不注意,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
  “不行,你不要胡闹!”我使劲地掰开她的手,哀求道,“以前不是说了吗?我有对象。”
  “我知道你有对象,可、可她是农村的呀!”
  “农村的又怎么啦?她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也是我隔壁邻居。虽然她没考上大学,但在我上大学期间,她经常帮助我父母干活,还分担我在校期间的很大一部分生活费用。人要讲良心,不能做过河拆桥的事啊。”我耐心地向她解释。
  “窦华哥,我错了吗?我有爱你的权利呀。再说,邻里之间相互照应是应该的。欠钱可以慢慢地还,欠情可以慢慢地补。难道你非要用婚姻来弥补不行吗?
  “你一个大学生和一个灰头土脸的农民能有共同语言吗?感情上合得来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们在一起会被人笑话的呀。这是终身大事,你咋就那么轻率、那么傻呢?”张晓琴的话咄咄逼人。
  “晓琴,你冷静些,不要再说了。爱情不是儿戏,说过的话,是不可以随便更改的。不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咱俩永远都以兄妹相处,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妹妹。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你说得倒是轻巧。我对你的感情投入,你这样打发我就完事了?要说讲良心的话,你就应该娶我,不是随便说说就完了的。
  “窦华,你听好了,这辈子我就非你不嫁。你不要我,我就等,到死我也要等。”张晓琴说着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为了给她一个台阶,我含糊其辞地说:“晓琴,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咱们静心思考一下,匆忙不得啊。”
  听说要静心思考一下,张晓琴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她似笑非笑地说:”窦华,这可是你说得啊。你思考一下吧,究竟是要我,还是要那个高中生?记住,要尽快给我答复。”
  二、
  张晓琴吃了闭门羹,觉得很委屈。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到隔壁的经营管理站,找到自己要好的姐妹杜莹莹。她激动地说:“莹莹姐,窦华不是个东西。我和他处了那么长时间,表面上对我百依百顺,我以为我们的关系笃定成熟了呢。可万没想到,当昨天向他摊牌时,他却咬死口不答应。没想到他原来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莹莹姐,你可得抽时间帮我劝劝他,让他尽快回心转意。不然的话,我就没法活了呀。”
  听了张晓琴的话,杜莹莹安慰她说:“晓琴,别伤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就是一个大学生吗。家里穷的连吃鸡毛都找不到避风的地方,倒是端起架子来了。你哪一点比不上他?真是鬼迷心窍了他。晓琴,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说说他。不然的话,我就找人给他点颜色看。”
  张晓琴连忙说:“不,你要好好地给他说,千万不能来硬的呀。”
  “别多想了,我说的是气话,哪能当真啊?”杜莹莹说。
  过了两天,杜莹莹精心打扮了一番,找到我后,笑眯眯地说:“窦华,听说前两天你追张晓琴,人家睬都不睬你。有这事吗?这怎么可能呢?可话又说回来,你也不必为这事烦心。她张晓琴是什么人?你或许不知道的吧。据说,她有一个在商业局当副局长的表姐夫,说不定和那副局长有一腿呢!
  “可别忘了,我是先追的你。你怎么可以脚踏两只船呢?这样下去,是会毁了你的前程的呀。”
  我气愤地说:“杜莹莹,话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你是想过和我处朋友,但我根本就没同意。再说张晓琴,她也有和我相处的意思,我也是当即拒绝了。她对你说的,全是颠倒黑白的话,都是没有影的事。你怎么可以信以为真呢?偏听偏信,从人格上,道义上讲,是说不过去的。”
  听了我的话,杜莹莹一跺脚,便气嘟嘟嘟地离我而去了。
  三、
  从此以后,我在单位“谈恋爱”的事,被人们传播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我在单位上班期间“谈恋爱”,影响工作,是违纪行为,应该给予处分;
  也有人说,我谈的是“三角恋爱”,思想作风出了问题,是在给政府机关抹黑;
  还有更难听的,说我刚工作没多长时间,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堕落。上级是瞎了眼,竟能让这样的人混进政府机关。这是一坨屎坏了满缸酱,应立即从机关里清除出去。
  农技站长刘大挥得知我“谈恋爱”,并给机关造成极坏的影响后,为避免事态发酵,他迫不及待地向乡长做了汇报。
  乡长拍着桌子吼道:“我早听说了。刘大挥,你还能干什么?就那三条半腿也管不了。农技站是谈恋爱的地方吗?我让你当站长,是让你工作的,不是让你带几个人在站里寻欢作乐的。回去以后,你要好好反思一下。想好了,把你的检讨书递上来。若认识不深刻,整改措施不到位的话,你这个站长就别干了。另外,窦华不可以继续留在站里工作,要安排他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不改造好就别想回来。”
  刘大挥心惊胆战地说:“窦华的事具体怎么安排啊?”
  “你自己看着办,屁大的事也问我。”乡长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根据乡长指示,刘大挥找到我,满脸堆笑地说:“根据你一年多来的工作表现,领导和群众对你评价都很好。为鼓励年轻人进步,经乡政府研究决定,你被任命为乡沈庄养鱼场的场长。
  “这担子可不轻啊。首先,养鱼的技术含量高。你是农校毕业的,专业对口。其次,鱼是好吃的东西,常常会有人向渔场伸手,甚至偷窃。渔场的工作,需要原则性强,警惕性高,能吃苦耐劳,工作上认真负责的人才能胜任。你完全具备这些条件。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勤奋工作,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和期望。
  “其实,我舍不得你走。可这是提拔重用,我怎么好阻拦呢?好了,你抓紧交接一下,明天就去渔场上班吧。”
  刘大挥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只字未提我“谈恋爱”的事。不能不使人叹服,刘大挥是一个领导艺术精湛的人,也是一个世故圆滑的人。
  尽管刘大挥把事件描述得天衣无缝,可我总觉得有些莫名的蹊跷。自己的工作没做好吗?不对,是自己没能力吗?也不对。我心里象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
  到下面经历风雨,锻炼锻炼。或许是件好事呢?我又把前程想象得金光灿烂。
  四、
  我当养鱼场场长的事,像是一则亮眼的新闻。有人觉得新鲜,也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消息不胫而走。
  徐大安是我未婚妻刘艳艳的邻居,在乡政府做门卫,得知我的事以后,他急切地跑到刘艳艳家,十分严肃地对她父母说:“大哥、大嫂,窦华出事了。他在农技站乱搞男女关系,乡里把他下放到养鱼场当场长去了。什么当场长啊,那是给他个台阶下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这小子蛮老实的,没想到,一吃了‘公家饭’就变心了。也该艳艳命苦,攀不上人家。唉,也罢,就是和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成了亲,终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您两位当老的,可一定要拿定主意。依我看,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不然的话,窦华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人,要株连到你们那就不好了。”
  听了徐大安的话,刘艳艳父亲肺都气炸了,他暴怒地说:“这小子,是他妈缺了八辈子的德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徐大安趁机说:“听说窦华上大学期间,你们给了他不少钱,这次也要一并算清楚,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第二天一大早,刘艳艳父亲带着几个人,怒气冲冲地闯进了我的家,将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
  刘艳艳父亲一边砸,一边高声地叫喊着:“你们一家子听好了,我刘家不是好欺负的。你窦华上完大学,就翻身忘本了,有本事别被乡里赶出来啊。眼瞎了也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家做亲。想娶我女儿,没门!”
  在乡下,锅碗瓢盆被砸,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我母亲被气得晕厥过去。终于,她的胃病复发了,无奈地住进了医院。
  我气急败坏地找到刘艳艳,想向她探个究竟。
  当我在沂河堰上找到她时,她疯了似地说:“窦华,你好狠心啊,你有什么脸面来找我?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为什么你一参加工作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呀。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这是会遭报应的呀!你和别人好上了,你就娶别人好了,还来找我干什么呀?你走,你走,咱们的缘分已尽了,你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一边说,一边哭着跑向了远处。由于只顾气喘吁吁地往前跑,她跑丢了一只拿在手里用于擦眼泪的花手绢。
  我在后面捡起了手绢,拼命地呼喊:“艳艳,你的手绢,你的手绢!”她死活都不肯回头。
  看着远去的刘艳艳,我木呆呆地在沂河堰上站了很久……
  五、
  我姐姐已经出嫁,母亲也因做过胃切除手术不能劳动。一家人仅靠父亲种几亩地,加上打零工维持生计。我上大学的费用,很多都是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尽管现已参加工作,但工资微薄,一边要接济家庭,一边要偿还债务。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没能完全得到解决。
  住院就要花钱。可钱从哪里来?所有能借的都借遍了。我和父亲急得团团转。
  情急之下,我找到了表哥黄思春。表哥为难地说:“钱都用在生意上了,想问客户要,一下子要不上来。还有点钱,我存入了银行,是准备明年春天建房子用的,不方便借给你。既使借给你,听说乡里停发了你的工资,到时候你没钱还我怎么办啊?”
  怎么也没想到黄思春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无比悲愤地说:“你是听谁信口胡说的?钱可以不借,但你不能侮辱我。我在农技站,你可没少求我。你办板材加工厂,我帮你跑证件。你没肥料种地,我帮你买化肥。你妹妹出嫁,我托人给你买缝纫机和自行车。这些你都忘得干净。好,算我认错了人。从今后,我再也不会来求你了。”
  我又找到了农技站站长刘大挥。刘大挥颇为同情地说:“你家里的情况我都听说了。治疗母亲的病,是要花一大笔钱的。可是,你已经是养鱼场的场长了。按照乡政府规定,养鱼场属于企业,你一半的工资与养鱼场的经济效益是挂钩的。所以,单位欠你的工资暂时只能发一半,另一半将在年终视渔场经营情况再行发放。效益好就多发,效益差就少发一点。只要你好好干,相信工资总量是不会少的。
  “鉴于你家庭的实际困难,你先把这个月一半的工资领走,另外,暂时站里还有五百块钱的活动经费,你先拿着用,以后再从你每个月的工资里扣除。
  “乡里的财政困难,乡长已经布置了,从这个月开始,工资每月只发一半,等财政上有钱了,再统一补发。提前发你的工资已是破例了。我只有这点权限,你自己再想想办法吧。”刘大挥说完话,挠了挠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听了刘大挥的话,我惊讶地说:“站长,我的工资为什么要与渔场挂钩?你当初给我谈话的时候,可没这么说啊。现在怎么又变了呢?要知道这样,我是不会同意的。养鱼是有风险的,鱼的行情不好怎么办?我可是要靠工资吃饭的啊。”
  “你误会了,你是国家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怎么可能让你长期去管理养鱼场呢?因为养鱼场经营不景气,为扭转亏损局面,为使养鱼场成为全乡农民致富的标杆企业,乡政府经过慎重考虑,才让你去担任这个场长的。一旦养鱼场的发展状况达到了预期目标,你是会重新回到农技站的。至于工资嘛,规定归规定,反正组织上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刘大挥的谆谆话语,彰显着他的一片苦心。
  六、
  七月的一天,我去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参加一个会议,鱼塘的事就委托给了养鱼场职工于胜利管理。
  于胜利是于庄村退休教师于文登的儿子。他上有三个姐姐,从小就娇生惯养。在家里,要摘星星不敢给他个月亮。他高中毕业时,家人通过关系,把他安排到渔场上班。这天,趁我不在,他约了两个朋友到渔场玩。他们先到鱼塘钓两条鱼,在渔场看鱼的屋子里将鱼烹制好后,就在一块喝起了酒。当他们喝的天旋地转时,又一同跑出去玩。
  距离鱼塘五六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清澈见底的水塘,周围长满了密不透风的芦苇和杂草,对水塘形成了包围之势,是夏日里村民们洗澡纳凉的好去处。
  当靠近芦苇丛的时候,他们隐约听见水塘里女人的说笑声。于胜利比划着手,在前面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扒拉开芦苇,慢慢地向水塘靠近。突然,他从芦苇的缝隙中看到了心惊肉跳的一幕:深绿色的水里,正沐浴着三个白花花的女人!
  女人瀑布般的长发,娇弱的体态,及洁白如玉的肌肤,把于胜利缭绕的魂不附体!他张大了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水里的一切。不禁头脑眩晕,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趔趄。他口中也不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低低的惊叹声和呻吟声。
  看到于胜利失态的样子,同行的伙伴慌忙扶正了他的身体,又赶忙捂住了他的嘴。
  芦苇丛中的响动声惊动了水塘里的女人。她们赶忙缩进水里,大声地喊着:“哪来的臭流氓?你是不想活了啊,女人在水里洗澡能随便看吗?想看就回家看你姐妹洗澡好了。再不走,可要报警了啊。”
  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他们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兔子般地四散逃窜。
  看女人洗澡的事,最终有人报告到了派出所。历经两天的排查,派出所将于胜利等三人抓了进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审讯,三人终于做了供述:他们曾多次到渔场偷鱼,曾多次偷看女人洗澡。于胜利还说,他自己的行为窦华场长是知道的,但他从来就没过问过。说不定他也偷看过女人洗澡呢。
  偷看女人洗澡是流氓行为,到鱼塘偷鱼属盗窃行为。派出所对三人做出了每人罚款一千元,拘留十五日的处罚。
  于胜利事件平息后,乡长亲自找我谈话,他说:“你是乡里后备干部的培养对象,让你去养鱼场做场长,是对你的考验,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做出成绩才是。可是,你到渔场都做了些什么?不是给你母亲看病,就是三天两头地到处乱跑。这是对工作极端的不负责任啊。
  “再说,如果你负责任的话,于胜利那帮小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去偷鱼,去偷看女人洗澡吗?这事件你知道有多严重吗?”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以毋容置疑的口吻说:“鉴于你是专业技术人员,是难得的人才。乡里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明天起,你不再担任养鱼场的场长,转到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上班。那里也可以充分施展你的一技之长。”
  我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可乡长根本就不给我辩解的机会。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对我说:“这是乡里的决定,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走吧。”
  走出乡长办公室,我仿佛觉得自己在机关里是一个多余的人,也像是一只被人踢来踢去的、泄了气的皮球!
  七、
  入冬时节,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我接到了乡政府的一封信。打开一看,内容是这样写的:窦华同志调离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任命为乡农技站站长。
  猛然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使劲地捏了捏那张纸,又觉得不是梦,而是真的。
  当我回到农技站报到的时候,发现站长刘大挥退居二线,张晓敏调到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当了秘书,杜莹莹已经结了婚。另外,乡长调到了县老干部局任职,而取代他职务的是从县农业局调来的,名字叫朱自然的人。
  得知我当农技站站长,并前来报道的消息后,门卫徐大安第一时间跑到农技站。他弯腰打拱地说:“窦华,你知道新来的乡长是谁吗?他是刘艳艳的表舅,也是我远房的亲戚。我和刘艳艳为你调回农技站的事,没少费心思。朱乡长可是帮了大忙了啊。
  “现在好了,有朱乡长在,咱都可以在这儿放心大胆地干。相信,你今后的前程肯定不可限量。”
  听了徐大安的话,我好一阵恶心。我冷漠地回敬了一句:“谢谢你,我知道了。”
  事情就像徐大安叙述的一样,我到农技站当站长,确实刘艳艳给帮了不少忙。
  一个月落黄昏的时候,我约见了刘艳艳。她喃喃自语地说:“窦华哥,自从跑丢了手绢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想,你不可能是一个见异思迁的人,你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一年多来,我四处打听你出事的原因,终于弄清了实事实真相。你是因为拒绝乡里那两个女人求爱,才被人诬告下放去养鱼场的。后来你去农科站种子基地,也是乡长听信个别人的谗言,才作出那样决定的。
  “弄清了事情的原委以后,我就想去找你,但怎么也没那个勇气。因为我父母对不起你们,我也对你说了绝情的话。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悔,我是连死的想法都有了呀!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表舅朱自然来乡里当了乡长。我仿佛看到了你重新站起来的希望。我抛弃掉一个女孩子的矜持和害羞,迫不及待地跑到他家,把你的遭遇及事发的来龙去脉都说个清楚,同时还说明了咱俩的关系。表舅听了我的陈述,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惊和同情。他当即表示,要通过县、乡政府,尽快澄清你的问题。
  “真没想到,冤大必申,你的问题就这么快地解决了。”
  我动情地说:“真得好好谢谢你。听徐大安说,我的事他也帮了忙?”
  “别提他那个人,徐大安就是一个两面三刀的骗子。我父亲带人去你家闹事,就是他出的坏。我们家和他根本就没什么亲缘关系,他更不认识我表舅。提起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拿刀子戳了他。”刘艳艳满脸的愤恨。
  “窦华哥,我和我的父母给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和你的家人。鉴于这种情况,我再也不好意思向你求婚了。窦华哥,你还敢娶我吗?”
  我紧紧地拥抱住泪眼婆娑的她,掏心掏肺地说:“艳艳,我娶你,我一定娶你。你看,你丢掉的那只花手绢还在呢。”
  我抽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花手绢,接着说:“其实,你的手绢一直就放在我的身上。每当想你的时候,我就用手摸一摸,有时还拿出来闻一闻。现在终于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艳艳,我一直坚信,你丢手绢之前说的气话,是因为你没了解我的真实情况,才说出来的。在我心里,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
  “好了,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明天是七月七,咱就到乡民政所领证结婚。”
  话音刚落,只见怀里的刘艳艳,她脸色苍白,表情凝滞,两眼傻愣愣地望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怎么?怎么了?我被她的形态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考取了某农校的农技推广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乡里的农业技术推广站工作。
  农技站的人员,除了开会或参加乡里的相关活动,平时大部分时间都要深入农科站种子基地,做好优良品种繁育工作。还要深入田间地头,查看农作物生长及病虫害的防治情况。及时指导村民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将灾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一、
  五月的一天,根据农技站领导安排,我和办公室的张晓琴,分别骑着单车,到下面查看虫情。从农技站到顾塘村大约二十里的路程,其中,还要骑行五六里的山路。
  因天气炎热,当我们沿着桃林中间的农用便道,进入桃林深处时,张晓琴顿时停下车来。她一边擦汗,一边说:“窦华哥,我走不动了,咱能歇歇吗?”
  我说:“再坚持一会儿就到了,还歇吗?”
  “就你会拼命,工作哪有一天干完的呀?我不管,要走你走。”看样子,她是和我较上了劲。
  我无奈地说:“那好吧,听你的,歇就歇歇。”
  五月,是气候宜人的季节,是色彩斑斓的季节,也是让人春心萌动、追寻爱恋的季节。
  刚刚褪去花瓣,又长出翡翠般的桃树叶片,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林荫下,开满了微风中摇曳着的细碎小花。天空中不时传来欢快的鸟鸣声。五月的乡村,真的很美。
  此时,我突然发现,张晓琴下巴上一颗豆粒般大小、暗红色的胎记,长得是那样的恰到好处。原来,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美人!
  “窦华哥,你在看啥呢?瞧你那眼神,由不得俺心里慌慌的。”
  我随即撒了一个谎,嗫嚅地说:“你可真会说话,我看你了吗?”话音一落,我突然觉得脸上发烫,便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棵枝叶繁盛的桃树下。
  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张晓琴从地上采了一朵花,随手插到自己的头上。她满面春风地说:“窦华哥,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我草草地应付了一句。
  “你怎么今天夸起我来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不是你那个了吧……”她的脸涨得通红,随即又把脸别了过去。
  我的心开始咚咚地打鼓,言不由衷地说:“哪个呀?”
  “哪个,哪个,傻瓜!”她突然转过身,给了我一个俏皮的鬼脸。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我彻底地明白了。
  “窦华哥,咱结婚吧,人家早就喜欢上你了。揣着明白装糊涂,你非想把俺闷死不成啊?”张晓琴豁出去了,她像躲猫猫似地绕到后面,趁我不注意,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
  “不行,你不要胡闹!”我使劲地掰开她的手,哀求道,“以前不是说了吗?我有对象。”
  “我知道你有对象,可、可她是农村的呀!”
  “农村的又怎么啦?她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也是我隔壁邻居。虽然她没考上大学,但在我上大学期间,她经常帮助我父母干活,还分担我在校期间的很大一部分生活费用。人要讲良心,不能做过河拆桥的事啊。”我耐心地向她解释。
  “窦华哥,我错了吗?我有爱你的权利呀。再说,邻里之间相互照应是应该的。欠钱可以慢慢地还,欠情可以慢慢地补。难道你非要用婚姻来弥补不行吗?
  “你一个大学生和一个灰头土脸的农民能有共同语言吗?感情上合得来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们在一起会被人笑话的呀。这是终身大事,你咋就那么轻率、那么傻呢?”张晓琴的话咄咄逼人。
  “晓琴,你冷静些,不要再说了。爱情不是儿戏,说过的话,是不可以随便更改的。不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咱俩永远都以兄妹相处,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妹妹。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你说得倒是轻巧。我对你的感情投入,你这样打发我就完事了?要说讲良心的话,你就应该娶我,不是随便说说就完了的。
  “窦华,你听好了,这辈子我就非你不嫁。你不要我,我就等,到死我也要等。”张晓琴说着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为了给她一个台阶,我含糊其辞地说:“晓琴,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咱们静心思考一下,匆忙不得啊。”
  听说要静心思考一下,张晓琴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她似笑非笑地说:”窦华,这可是你说得啊。你思考一下吧,究竟是要我,还是要那个高中生?记住,要尽快给我答复。”
  二、
  张晓琴吃了闭门羹,觉得很委屈。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到隔壁的经营管理站,找到自己要好的姐妹杜莹莹。她激动地说:“莹莹姐,窦华不是个东西。我和他处了那么长时间,表面上对我百依百顺,我以为我们的关系笃定成熟了呢。可万没想到,当昨天向他摊牌时,他却咬死口不答应。没想到他原来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莹莹姐,你可得抽时间帮我劝劝他,让他尽快回心转意。不然的话,我就没法活了呀。”
  听了张晓琴的话,杜莹莹安慰她说:“晓琴,别伤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就是一个大学生吗。家里穷的连吃鸡毛都找不到避风的地方,倒是端起架子来了。你哪一点比不上他?真是鬼迷心窍了他。晓琴,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说说他。不然的话,我就找人给他点颜色看。”
  张晓琴连忙说:“不,你要好好地给他说,千万不能来硬的呀。”
  “别多想了,我说的是气话,哪能当真啊?”杜莹莹说。
  过了两天,杜莹莹精心打扮了一番,找到我后,笑眯眯地说:“窦华,听说前两天你追张晓琴,人家睬都不睬你。有这事吗?这怎么可能呢?可话又说回来,你也不必为这事烦心。她张晓琴是什么人?你或许不知道的吧。据说,她有一个在商业局当副局长的表姐夫,说不定和那副局长有一腿呢!
  “可别忘了,我是先追的你。你怎么可以脚踏两只船呢?这样下去,是会毁了你的前程的呀。”
  我气愤地说:“杜莹莹,话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你是想过和我处朋友,但我根本就没同意。再说张晓琴,她也有和我相处的意思,我也是当即拒绝了。她对你说的,全是颠倒黑白的话,都是没有影的事。你怎么可以信以为真呢?偏听偏信,从人格上,道义上讲,是说不过去的。”
  听了我的话,杜莹莹一跺脚,便气嘟嘟嘟地离我而去了。
  三、
  从此以后,我在单位“谈恋爱”的事,被人们传播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我在单位上班期间“谈恋爱”,影响工作,是违纪行为,应该给予处分;
  也有人说,我谈的是“三角恋爱”,思想作风出了问题,是在给政府机关抹黑;
  还有更难听的,说我刚工作没多长时间,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堕落。上级是瞎了眼,竟能让这样的人混进政府机关。这是一坨屎坏了满缸酱,应立即从机关里清除出去。
  农技站长刘大挥得知我“谈恋爱”,并给机关造成极坏的影响后,为避免事态发酵,他迫不及待地向乡长做了汇报。
  乡长拍着桌子吼道:“我早听说了。刘大挥,你还能干什么?就那三条半腿也管不了。农技站是谈恋爱的地方吗?我让你当站长,是让你工作的,不是让你带几个人在站里寻欢作乐的。回去以后,你要好好反思一下。想好了,把你的检讨书递上来。若认识不深刻,整改措施不到位的话,你这个站长就别干了。另外,窦华不可以继续留在站里工作,要安排他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不改造好就别想回来。”
  刘大挥心惊胆战地说:“窦华的事具体怎么安排啊?”
  “你自己看着办,屁大的事也问我。”乡长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根据乡长指示,刘大挥找到我,满脸堆笑地说:“根据你一年多来的工作表现,领导和群众对你评价都很好。为鼓励年轻人进步,经乡政府研究决定,你被任命为乡沈庄养鱼场的场长。
  “这担子可不轻啊。首先,养鱼的技术含量高。你是农校毕业的,专业对口。其次,鱼是好吃的东西,常常会有人向渔场伸手,甚至偷窃。渔场的工作,需要原则性强,警惕性高,能吃苦耐劳,工作上认真负责的人才能胜任。你完全具备这些条件。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勤奋工作,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和期望。
  “其实,我舍不得你走。可这是提拔重用,我怎么好阻拦呢?好了,你抓紧交接一下,明天就去渔场上班吧。”
  刘大挥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只字未提我“谈恋爱”的事。不能不使人叹服,刘大挥是一个领导艺术精湛的人,也是一个世故圆滑的人。
  尽管刘大挥把事件描述得天衣无缝,可我总觉得有些莫名的蹊跷。自己的工作没做好吗?不对,是自己没能力吗?也不对。我心里象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
  到下面经历风雨,锻炼锻炼。或许是件好事呢?我又把前程想象得金光灿烂。
  四、
  我当养鱼场场长的事,像是一则亮眼的新闻。有人觉得新鲜,也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消息不胫而走。
  徐大安是我未婚妻刘艳艳的邻居,在乡政府做门卫,得知我的事以后,他急切地跑到刘艳艳家,十分严肃地对她父母说:“大哥、大嫂,窦华出事了。他在农技站乱搞男女关系,乡里把他下放到养鱼场当场长去了。什么当场长啊,那是给他个台阶下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这小子蛮老实的,没想到,一吃了‘公家饭’就变心了。也该艳艳命苦,攀不上人家。唉,也罢,就是和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成了亲,终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您两位当老的,可一定要拿定主意。依我看,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不然的话,窦华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人,要株连到你们那就不好了。”
  听了徐大安的话,刘艳艳父亲肺都气炸了,他暴怒地说:“这小子,是他妈缺了八辈子的德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徐大安趁机说:“听说窦华上大学期间,你们给了他不少钱,这次也要一并算清楚,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第二天一大早,刘艳艳父亲带着几个人,怒气冲冲地闯进了我的家,将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
  刘艳艳父亲一边砸,一边高声地叫喊着:“你们一家子听好了,我刘家不是好欺负的。你窦华上完大学,就翻身忘本了,有本事别被乡里赶出来啊。眼瞎了也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家做亲。想娶我女儿,没门!”
  在乡下,锅碗瓢盆被砸,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我母亲被气得晕厥过去。终于,她的胃病复发了,无奈地住进了医院。
  我气急败坏地找到刘艳艳,想向她探个究竟。
  当我在沂河堰上找到她时,她疯了似地说:“窦华,你好狠心啊,你有什么脸面来找我?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为什么你一参加工作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呀。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这是会遭报应的呀!你和别人好上了,你就娶别人好了,还来找我干什么呀?你走,你走,咱们的缘分已尽了,你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一边说,一边哭着跑向了远处。由于只顾气喘吁吁地往前跑,她跑丢了一只拿在手里用于擦眼泪的花手绢。
  我在后面捡起了手绢,拼命地呼喊:“艳艳,你的手绢,你的手绢!”她死活都不肯回头。
  看着远去的刘艳艳,我木呆呆地在沂河堰上站了很久……
  五、
  我姐姐已经出嫁,母亲也因做过胃切除手术不能劳动。一家人仅靠父亲种几亩地,加上打零工维持生计。我上大学的费用,很多都是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尽管现已参加工作,但工资微薄,一边要接济家庭,一边要偿还债务。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没能完全得到解决。
  住院就要花钱。可钱从哪里来?所有能借的都借遍了。我和父亲急得团团转。
  情急之下,我找到了表哥黄思春。表哥为难地说:“钱都用在生意上了,想问客户要,一下子要不上来。还有点钱,我存入了银行,是准备明年春天建房子用的,不方便借给你。既使借给你,听说乡里停发了你的工资,到时候你没钱还我怎么办啊?”
  怎么也没想到黄思春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无比悲愤地说:“你是听谁信口胡说的?钱可以不借,但你不能侮辱我。我在农技站,你可没少求我。你办板材加工厂,我帮你跑证件。你没肥料种地,我帮你买化肥。你妹妹出嫁,我托人给你买缝纫机和自行车。这些你都忘得干净。好,算我认错了人。从今后,我再也不会来求你了。”
  我又找到了农技站站长刘大挥。刘大挥颇为同情地说:“你家里的情况我都听说了。治疗母亲的病,是要花一大笔钱的。可是,你已经是养鱼场的场长了。按照乡政府规定,养鱼场属于企业,你一半的工资与养鱼场的经济效益是挂钩的。所以,单位欠你的工资暂时只能发一半,另一半将在年终视渔场经营情况再行发放。效益好就多发,效益差就少发一点。只要你好好干,相信工资总量是不会少的。
  “鉴于你家庭的实际困难,你先把这个月一半的工资领走,另外,暂时站里还有五百块钱的活动经费,你先拿着用,以后再从你每个月的工资里扣除。
  “乡里的财政困难,乡长已经布置了,从这个月开始,工资每月只发一半,等财政上有钱了,再统一补发。提前发你的工资已是破例了。我只有这点权限,你自己再想想办法吧。”刘大挥说完话,挠了挠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听了刘大挥的话,我惊讶地说:“站长,我的工资为什么要与渔场挂钩?你当初给我谈话的时候,可没这么说啊。现在怎么又变了呢?要知道这样,我是不会同意的。养鱼是有风险的,鱼的行情不好怎么办?我可是要靠工资吃饭的啊。”
  “你误会了,你是国家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怎么可能让你长期去管理养鱼场呢?因为养鱼场经营不景气,为扭转亏损局面,为使养鱼场成为全乡农民致富的标杆企业,乡政府经过慎重考虑,才让你去担任这个场长的。一旦养鱼场的发展状况达到了预期目标,你是会重新回到农技站的。至于工资嘛,规定归规定,反正组织上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刘大挥的谆谆话语,彰显着他的一片苦心。
  六、
  七月的一天,我去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参加一个会议,鱼塘的事就委托给了养鱼场职工于胜利管理。
  于胜利是于庄村退休教师于文登的儿子。他上有三个姐姐,从小就娇生惯养。在家里,要摘星星不敢给他个月亮。他高中毕业时,家人通过关系,把他安排到渔场上班。这天,趁我不在,他约了两个朋友到渔场玩。他们先到鱼塘钓两条鱼,在渔场看鱼的屋子里将鱼烹制好后,就在一块喝起了酒。当他们喝的天旋地转时,又一同跑出去玩。
  距离鱼塘五六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清澈见底的水塘,周围长满了密不透风的芦苇和杂草,对水塘形成了包围之势,是夏日里村民们洗澡纳凉的好去处。
  当靠近芦苇丛的时候,他们隐约听见水塘里女人的说笑声。于胜利比划着手,在前面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扒拉开芦苇,慢慢地向水塘靠近。突然,他从芦苇的缝隙中看到了心惊肉跳的一幕:深绿色的水里,正沐浴着三个白花花的女人!
  女人瀑布般的长发,娇弱的体态,及洁白如玉的肌肤,把于胜利缭绕的魂不附体!他张大了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水里的一切。不禁头脑眩晕,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趔趄。他口中也不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低低的惊叹声和呻吟声。
  看到于胜利失态的样子,同行的伙伴慌忙扶正了他的身体,又赶忙捂住了他的嘴。
  芦苇丛中的响动声惊动了水塘里的女人。她们赶忙缩进水里,大声地喊着:“哪来的臭流氓?你是不想活了啊,女人在水里洗澡能随便看吗?想看就回家看你姐妹洗澡好了。再不走,可要报警了啊。”
  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他们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兔子般地四散逃窜。
  看女人洗澡的事,最终有人报告到了派出所。历经两天的排查,派出所将于胜利等三人抓了进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审讯,三人终于做了供述:他们曾多次到渔场偷鱼,曾多次偷看女人洗澡。于胜利还说,他自己的行为窦华场长是知道的,但他从来就没过问过。说不定他也偷看过女人洗澡呢。
  偷看女人洗澡是流氓行为,到鱼塘偷鱼属盗窃行为。派出所对三人做出了每人罚款一千元,拘留十五日的处罚。
  于胜利事件平息后,乡长亲自找我谈话,他说:“你是乡里后备干部的培养对象,让你去养鱼场做场长,是对你的考验,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做出成绩才是。可是,你到渔场都做了些什么?不是给你母亲看病,就是三天两头地到处乱跑。这是对工作极端的不负责任啊。
  “再说,如果你负责任的话,于胜利那帮小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去偷鱼,去偷看女人洗澡吗?这事件你知道有多严重吗?”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以毋容置疑的口吻说:“鉴于你是专业技术人员,是难得的人才。乡里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明天起,你不再担任养鱼场的场长,转到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上班。那里也可以充分施展你的一技之长。”
  我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可乡长根本就不给我辩解的机会。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对我说:“这是乡里的决定,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走吧。”
  走出乡长办公室,我仿佛觉得自己在机关里是一个多余的人,也像是一只被人踢来踢去的、泄了气的皮球!
  七、
  入冬时节,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我接到了乡政府的一封信。打开一看,内容是这样写的:窦华同志调离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任命为乡农技站站长。
  猛然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使劲地捏了捏那张纸,又觉得不是梦,而是真的。
  当我回到农技站报到的时候,发现站长刘大挥退居二线,张晓敏调到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当了秘书,杜莹莹已经结了婚。另外,乡长调到了县老干部局任职,而取代他职务的是从县农业局调来的,名字叫朱自然的人。
  得知我当农技站站长,并前来报道的消息后,门卫徐大安第一时间跑到农技站。他弯腰打拱地说:“窦华,你知道新来的乡长是谁吗?他是刘艳艳的表舅,也是我远房的亲戚。我和刘艳艳为你调回农技站的事,没少费心思。朱乡长可是帮了大忙了啊。
  “现在好了,有朱乡长在,咱都可以在这儿放心大胆地干。相信,你今后的前程肯定不可限量。”
  听了徐大安的话,我好一阵恶心。我冷漠地回敬了一句:“谢谢你,我知道了。”
  事情就像徐大安叙述的一样,我到农技站当站长,确实刘艳艳给帮了不少忙。
  一个月落黄昏的时候,我约见了刘艳艳。她喃喃自语地说:“窦华哥,自从跑丢了手绢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想,你不可能是一个见异思迁的人,你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一年多来,我四处打听你出事的原因,终于弄清了实事实真相。你是因为拒绝乡里那两个女人求爱,才被人诬告下放去养鱼场的。后来你去农科站种子基地,也是乡长听信个别人的谗言,才作出那样决定的。
  “弄清了事情的原委以后,我就想去找你,但怎么也没那个勇气。因为我父母对不起你们,我也对你说了绝情的话。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悔,我是连死的想法都有了呀!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表舅朱自然来乡里当了乡长。我仿佛看到了你重新站起来的希望。我抛弃掉一个女孩子的矜持和害羞,迫不及待地跑到他家,把你的遭遇及事发的来龙去脉都说个清楚,同时还说明了咱俩的关系。表舅听了我的陈述,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惊和同情。他当即表示,要通过县、乡政府,尽快澄清你的问题。
  “真没想到,冤大必申,你的问题就这么快地解决了。”
  我动情地说:“真得好好谢谢你。听徐大安说,我的事他也帮了忙?”
  “别提他那个人,徐大安就是一个两面三刀的骗子。我父亲带人去你家闹事,就是他出的坏。我们家和他根本就没什么亲缘关系,他更不认识我表舅。提起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拿刀子戳了他。”刘艳艳满脸的愤恨。
  “窦华哥,我和我的父母给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和你的家人。鉴于这种情况,我再也不好意思向你求婚了。窦华哥,你还敢娶我吗?”
  我紧紧地拥抱住泪眼婆娑的她,掏心掏肺地说:“艳艳,我娶你,我一定娶你。你看,你丢掉的那只花手绢还在呢。”
  我抽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花手绢,接着说:“其实,你的手绢一直就放在我的身上。每当想你的时候,我就用手摸一摸,有时还拿出来闻一闻。现在终于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艳艳,我一直坚信,你丢手绢之前说的气话,是因为你没了解我的真实情况,才说出来的。在我心里,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
  “好了,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明天是七月七,咱就到乡民政所领证结婚。”
  话音刚落,只见怀里的刘艳艳,她脸色苍白,表情凝滞,两眼傻愣愣地望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怎么?怎么了?我被她的形态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考取了某农校的农技推广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乡里的农业技术推广站工作。
  农技站的人员,除了开会或参加乡里的相关活动,平时大部分时间都要深入农科站种子基地,做好优良品种繁育工作。还要深入田间地头,查看农作物生长及病虫害的防治情况。及时指导村民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将灾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一、
  五月的一天,根据农技站领导安排,我和办公室的张晓琴,分别骑着单车,到下面查看虫情。从农技站到顾塘村大约二十里的路程,其中,还要骑行五六里的山路。
  因天气炎热,当我们沿着桃林中间的农用便道,进入桃林深处时,张晓琴顿时停下车来。她一边擦汗,一边说:“窦华哥,我走不动了,咱能歇歇吗?”
  我说:“再坚持一会儿就到了,还歇吗?”
  “就你会拼命,工作哪有一天干完的呀?我不管,要走你走。”看样子,她是和我较上了劲。
  我无奈地说:“那好吧,听你的,歇就歇歇。”
  五月,是气候宜人的季节,是色彩斑斓的季节,也是让人春心萌动、追寻爱恋的季节。
  刚刚褪去花瓣,又长出翡翠般的桃树叶片,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林荫下,开满了微风中摇曳着的细碎小花。天空中不时传来欢快的鸟鸣声。五月的乡村,真的很美。
  此时,我突然发现,张晓琴下巴上一颗豆粒般大小、暗红色的胎记,长得是那样的恰到好处。原来,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美人!
  “窦华哥,你在看啥呢?瞧你那眼神,由不得俺心里慌慌的。”
  我随即撒了一个谎,嗫嚅地说:“你可真会说话,我看你了吗?”话音一落,我突然觉得脸上发烫,便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棵枝叶繁盛的桃树下。
  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张晓琴从地上采了一朵花,随手插到自己的头上。她满面春风地说:“窦华哥,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我草草地应付了一句。
  “你怎么今天夸起我来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不是你那个了吧……”她的脸涨得通红,随即又把脸别了过去。
  我的心开始咚咚地打鼓,言不由衷地说:“哪个呀?”
  “哪个,哪个,傻瓜!”她突然转过身,给了我一个俏皮的鬼脸。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我彻底地明白了。
  “窦华哥,咱结婚吧,人家早就喜欢上你了。揣着明白装糊涂,你非想把俺闷死不成啊?”张晓琴豁出去了,她像躲猫猫似地绕到后面,趁我不注意,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
  “不行,你不要胡闹!”我使劲地掰开她的手,哀求道,“以前不是说了吗?我有对象。”
  “我知道你有对象,可、可她是农村的呀!”
  “农村的又怎么啦?她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也是我隔壁邻居。虽然她没考上大学,但在我上大学期间,她经常帮助我父母干活,还分担我在校期间的很大一部分生活费用。人要讲良心,不能做过河拆桥的事啊。”我耐心地向她解释。
  “窦华哥,我错了吗?我有爱你的权利呀。再说,邻里之间相互照应是应该的。欠钱可以慢慢地还,欠情可以慢慢地补。难道你非要用婚姻来弥补不行吗?
  “你一个大学生和一个灰头土脸的农民能有共同语言吗?感情上合得来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们在一起会被人笑话的呀。这是终身大事,你咋就那么轻率、那么傻呢?”张晓琴的话咄咄逼人。
  “晓琴,你冷静些,不要再说了。爱情不是儿戏,说过的话,是不可以随便更改的。不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咱俩永远都以兄妹相处,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妹妹。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你说得倒是轻巧。我对你的感情投入,你这样打发我就完事了?要说讲良心的话,你就应该娶我,不是随便说说就完了的。
  “窦华,你听好了,这辈子我就非你不嫁。你不要我,我就等,到死我也要等。”张晓琴说着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为了给她一个台阶,我含糊其辞地说:“晓琴,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咱们静心思考一下,匆忙不得啊。”
  听说要静心思考一下,张晓琴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她似笑非笑地说:”窦华,这可是你说得啊。你思考一下吧,究竟是要我,还是要那个高中生?记住,要尽快给我答复。”
  二、
  张晓琴吃了闭门羹,觉得很委屈。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到隔壁的经营管理站,找到自己要好的姐妹杜莹莹。她激动地说:“莹莹姐,窦华不是个东西。我和他处了那么长时间,表面上对我百依百顺,我以为我们的关系笃定成熟了呢。可万没想到,当昨天向他摊牌时,他却咬死口不答应。没想到他原来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莹莹姐,你可得抽时间帮我劝劝他,让他尽快回心转意。不然的话,我就没法活了呀。”
  听了张晓琴的话,杜莹莹安慰她说:“晓琴,别伤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就是一个大学生吗。家里穷的连吃鸡毛都找不到避风的地方,倒是端起架子来了。你哪一点比不上他?真是鬼迷心窍了他。晓琴,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说说他。不然的话,我就找人给他点颜色看。”
  张晓琴连忙说:“不,你要好好地给他说,千万不能来硬的呀。”
  “别多想了,我说的是气话,哪能当真啊?”杜莹莹说。
  过了两天,杜莹莹精心打扮了一番,找到我后,笑眯眯地说:“窦华,听说前两天你追张晓琴,人家睬都不睬你。有这事吗?这怎么可能呢?可话又说回来,你也不必为这事烦心。她张晓琴是什么人?你或许不知道的吧。据说,她有一个在商业局当副局长的表姐夫,说不定和那副局长有一腿呢!
  “可别忘了,我是先追的你。你怎么可以脚踏两只船呢?这样下去,是会毁了你的前程的呀。”
  我气愤地说:“杜莹莹,话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你是想过和我处朋友,但我根本就没同意。再说张晓琴,她也有和我相处的意思,我也是当即拒绝了。她对你说的,全是颠倒黑白的话,都是没有影的事。你怎么可以信以为真呢?偏听偏信,从人格上,道义上讲,是说不过去的。”
  听了我的话,杜莹莹一跺脚,便气嘟嘟嘟地离我而去了。
  三、
  从此以后,我在单位“谈恋爱”的事,被人们传播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我在单位上班期间“谈恋爱”,影响工作,是违纪行为,应该给予处分;
  也有人说,我谈的是“三角恋爱”,思想作风出了问题,是在给政府机关抹黑;
  还有更难听的,说我刚工作没多长时间,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堕落。上级是瞎了眼,竟能让这样的人混进政府机关。这是一坨屎坏了满缸酱,应立即从机关里清除出去。
  农技站长刘大挥得知我“谈恋爱”,并给机关造成极坏的影响后,为避免事态发酵,他迫不及待地向乡长做了汇报。
  乡长拍着桌子吼道:“我早听说了。刘大挥,你还能干什么?就那三条半腿也管不了。农技站是谈恋爱的地方吗?我让你当站长,是让你工作的,不是让你带几个人在站里寻欢作乐的。回去以后,你要好好反思一下。想好了,把你的检讨书递上来。若认识不深刻,整改措施不到位的话,你这个站长就别干了。另外,窦华不可以继续留在站里工作,要安排他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不改造好就别想回来。”
  刘大挥心惊胆战地说:“窦华的事具体怎么安排啊?”
  “你自己看着办,屁大的事也问我。”乡长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根据乡长指示,刘大挥找到我,满脸堆笑地说:“根据你一年多来的工作表现,领导和群众对你评价都很好。为鼓励年轻人进步,经乡政府研究决定,你被任命为乡沈庄养鱼场的场长。
  “这担子可不轻啊。首先,养鱼的技术含量高。你是农校毕业的,专业对口。其次,鱼是好吃的东西,常常会有人向渔场伸手,甚至偷窃。渔场的工作,需要原则性强,警惕性高,能吃苦耐劳,工作上认真负责的人才能胜任。你完全具备这些条件。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勤奋工作,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和期望。
  “其实,我舍不得你走。可这是提拔重用,我怎么好阻拦呢?好了,你抓紧交接一下,明天就去渔场上班吧。”
  刘大挥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只字未提我“谈恋爱”的事。不能不使人叹服,刘大挥是一个领导艺术精湛的人,也是一个世故圆滑的人。
  尽管刘大挥把事件描述得天衣无缝,可我总觉得有些莫名的蹊跷。自己的工作没做好吗?不对,是自己没能力吗?也不对。我心里象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
  到下面经历风雨,锻炼锻炼。或许是件好事呢?我又把前程想象得金光灿烂。
  四、
  我当养鱼场场长的事,像是一则亮眼的新闻。有人觉得新鲜,也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消息不胫而走。
  徐大安是我未婚妻刘艳艳的邻居,在乡政府做门卫,得知我的事以后,他急切地跑到刘艳艳家,十分严肃地对她父母说:“大哥、大嫂,窦华出事了。他在农技站乱搞男女关系,乡里把他下放到养鱼场当场长去了。什么当场长啊,那是给他个台阶下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这小子蛮老实的,没想到,一吃了‘公家饭’就变心了。也该艳艳命苦,攀不上人家。唉,也罢,就是和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成了亲,终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您两位当老的,可一定要拿定主意。依我看,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不然的话,窦华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人,要株连到你们那就不好了。”
  听了徐大安的话,刘艳艳父亲肺都气炸了,他暴怒地说:“这小子,是他妈缺了八辈子的德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徐大安趁机说:“听说窦华上大学期间,你们给了他不少钱,这次也要一并算清楚,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第二天一大早,刘艳艳父亲带着几个人,怒气冲冲地闯进了我的家,将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
  刘艳艳父亲一边砸,一边高声地叫喊着:“你们一家子听好了,我刘家不是好欺负的。你窦华上完大学,就翻身忘本了,有本事别被乡里赶出来啊。眼瞎了也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家做亲。想娶我女儿,没门!”
  在乡下,锅碗瓢盆被砸,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我母亲被气得晕厥过去。终于,她的胃病复发了,无奈地住进了医院。
  我气急败坏地找到刘艳艳,想向她探个究竟。
  当我在沂河堰上找到她时,她疯了似地说:“窦华,你好狠心啊,你有什么脸面来找我?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为什么你一参加工作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呀。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这是会遭报应的呀!你和别人好上了,你就娶别人好了,还来找我干什么呀?你走,你走,咱们的缘分已尽了,你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一边说,一边哭着跑向了远处。由于只顾气喘吁吁地往前跑,她跑丢了一只拿在手里用于擦眼泪的花手绢。
  我在后面捡起了手绢,拼命地呼喊:“艳艳,你的手绢,你的手绢!”她死活都不肯回头。
  看着远去的刘艳艳,我木呆呆地在沂河堰上站了很久……
  五、
  我姐姐已经出嫁,母亲也因做过胃切除手术不能劳动。一家人仅靠父亲种几亩地,加上打零工维持生计。我上大学的费用,很多都是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尽管现已参加工作,但工资微薄,一边要接济家庭,一边要偿还债务。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没能完全得到解决。
  住院就要花钱。可钱从哪里来?所有能借的都借遍了。我和父亲急得团团转。
  情急之下,我找到了表哥黄思春。表哥为难地说:“钱都用在生意上了,想问客户要,一下子要不上来。还有点钱,我存入了银行,是准备明年春天建房子用的,不方便借给你。既使借给你,听说乡里停发了你的工资,到时候你没钱还我怎么办啊?”
  怎么也没想到黄思春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无比悲愤地说:“你是听谁信口胡说的?钱可以不借,但你不能侮辱我。我在农技站,你可没少求我。你办板材加工厂,我帮你跑证件。你没肥料种地,我帮你买化肥。你妹妹出嫁,我托人给你买缝纫机和自行车。这些你都忘得干净。好,算我认错了人。从今后,我再也不会来求你了。”
  我又找到了农技站站长刘大挥。刘大挥颇为同情地说:“你家里的情况我都听说了。治疗母亲的病,是要花一大笔钱的。可是,你已经是养鱼场的场长了。按照乡政府规定,养鱼场属于企业,你一半的工资与养鱼场的经济效益是挂钩的。所以,单位欠你的工资暂时只能发一半,另一半将在年终视渔场经营情况再行发放。效益好就多发,效益差就少发一点。只要你好好干,相信工资总量是不会少的。
  “鉴于你家庭的实际困难,你先把这个月一半的工资领走,另外,暂时站里还有五百块钱的活动经费,你先拿着用,以后再从你每个月的工资里扣除。
  “乡里的财政困难,乡长已经布置了,从这个月开始,工资每月只发一半,等财政上有钱了,再统一补发。提前发你的工资已是破例了。我只有这点权限,你自己再想想办法吧。”刘大挥说完话,挠了挠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听了刘大挥的话,我惊讶地说:“站长,我的工资为什么要与渔场挂钩?你当初给我谈话的时候,可没这么说啊。现在怎么又变了呢?要知道这样,我是不会同意的。养鱼是有风险的,鱼的行情不好怎么办?我可是要靠工资吃饭的啊。”
  “你误会了,你是国家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怎么可能让你长期去管理养鱼场呢?因为养鱼场经营不景气,为扭转亏损局面,为使养鱼场成为全乡农民致富的标杆企业,乡政府经过慎重考虑,才让你去担任这个场长的。一旦养鱼场的发展状况达到了预期目标,你是会重新回到农技站的。至于工资嘛,规定归规定,反正组织上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刘大挥的谆谆话语,彰显着他的一片苦心。
  六、
  七月的一天,我去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参加一个会议,鱼塘的事就委托给了养鱼场职工于胜利管理。
  于胜利是于庄村退休教师于文登的儿子。他上有三个姐姐,从小就娇生惯养。在家里,要摘星星不敢给他个月亮。他高中毕业时,家人通过关系,把他安排到渔场上班。这天,趁我不在,他约了两个朋友到渔场玩。他们先到鱼塘钓两条鱼,在渔场看鱼的屋子里将鱼烹制好后,就在一块喝起了酒。当他们喝的天旋地转时,又一同跑出去玩。
  距离鱼塘五六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清澈见底的水塘,周围长满了密不透风的芦苇和杂草,对水塘形成了包围之势,是夏日里村民们洗澡纳凉的好去处。
  当靠近芦苇丛的时候,他们隐约听见水塘里女人的说笑声。于胜利比划着手,在前面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扒拉开芦苇,慢慢地向水塘靠近。突然,他从芦苇的缝隙中看到了心惊肉跳的一幕:深绿色的水里,正沐浴着三个白花花的女人!
  女人瀑布般的长发,娇弱的体态,及洁白如玉的肌肤,把于胜利缭绕的魂不附体!他张大了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水里的一切。不禁头脑眩晕,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趔趄。他口中也不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低低的惊叹声和呻吟声。
  看到于胜利失态的样子,同行的伙伴慌忙扶正了他的身体,又赶忙捂住了他的嘴。
  芦苇丛中的响动声惊动了水塘里的女人。她们赶忙缩进水里,大声地喊着:“哪来的臭流氓?你是不想活了啊,女人在水里洗澡能随便看吗?想看就回家看你姐妹洗澡好了。再不走,可要报警了啊。”
  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他们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兔子般地四散逃窜。
  看女人洗澡的事,最终有人报告到了派出所。历经两天的排查,派出所将于胜利等三人抓了进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审讯,三人终于做了供述:他们曾多次到渔场偷鱼,曾多次偷看女人洗澡。于胜利还说,他自己的行为窦华场长是知道的,但他从来就没过问过。说不定他也偷看过女人洗澡呢。
  偷看女人洗澡是流氓行为,到鱼塘偷鱼属盗窃行为。派出所对三人做出了每人罚款一千元,拘留十五日的处罚。
  于胜利事件平息后,乡长亲自找我谈话,他说:“你是乡里后备干部的培养对象,让你去养鱼场做场长,是对你的考验,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做出成绩才是。可是,你到渔场都做了些什么?不是给你母亲看病,就是三天两头地到处乱跑。这是对工作极端的不负责任啊。
  “再说,如果你负责任的话,于胜利那帮小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去偷鱼,去偷看女人洗澡吗?这事件你知道有多严重吗?”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以毋容置疑的口吻说:“鉴于你是专业技术人员,是难得的人才。乡里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明天起,你不再担任养鱼场的场长,转到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上班。那里也可以充分施展你的一技之长。”
  我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可乡长根本就不给我辩解的机会。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对我说:“这是乡里的决定,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走吧。”
  走出乡长办公室,我仿佛觉得自己在机关里是一个多余的人,也像是一只被人踢来踢去的、泄了气的皮球!
  七、
  入冬时节,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我接到了乡政府的一封信。打开一看,内容是这样写的:窦华同志调离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任命为乡农技站站长。
  猛然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使劲地捏了捏那张纸,又觉得不是梦,而是真的。
  当我回到农技站报到的时候,发现站长刘大挥退居二线,张晓敏调到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当了秘书,杜莹莹已经结了婚。另外,乡长调到了县老干部局任职,而取代他职务的是从县农业局调来的,名字叫朱自然的人。
  得知我当农技站站长,并前来报道的消息后,门卫徐大安第一时间跑到农技站。他弯腰打拱地说:“窦华,你知道新来的乡长是谁吗?他是刘艳艳的表舅,也是我远房的亲戚。我和刘艳艳为你调回农技站的事,没少费心思。朱乡长可是帮了大忙了啊。
  “现在好了,有朱乡长在,咱都可以在这儿放心大胆地干。相信,你今后的前程肯定不可限量。”
  听了徐大安的话,我好一阵恶心。我冷漠地回敬了一句:“谢谢你,我知道了。”
  事情就像徐大安叙述的一样,我到农技站当站长,确实刘艳艳给帮了不少忙。
  一个月落黄昏的时候,我约见了刘艳艳。她喃喃自语地说:“窦华哥,自从跑丢了手绢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想,你不可能是一个见异思迁的人,你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一年多来,我四处打听你出事的原因,终于弄清了实事实真相。你是因为拒绝乡里那两个女人求爱,才被人诬告下放去养鱼场的。后来你去农科站种子基地,也是乡长听信个别人的谗言,才作出那样决定的。
  “弄清了事情的原委以后,我就想去找你,但怎么也没那个勇气。因为我父母对不起你们,我也对你说了绝情的话。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悔,我是连死的想法都有了呀!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表舅朱自然来乡里当了乡长。我仿佛看到了你重新站起来的希望。我抛弃掉一个女孩子的矜持和害羞,迫不及待地跑到他家,把你的遭遇及事发的来龙去脉都说个清楚,同时还说明了咱俩的关系。表舅听了我的陈述,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惊和同情。他当即表示,要通过县、乡政府,尽快澄清你的问题。
  “真没想到,冤大必申,你的问题就这么快地解决了。”
  我动情地说:“真得好好谢谢你。听徐大安说,我的事他也帮了忙?”
  “别提他那个人,徐大安就是一个两面三刀的骗子。我父亲带人去你家闹事,就是他出的坏。我们家和他根本就没什么亲缘关系,他更不认识我表舅。提起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拿刀子戳了他。”刘艳艳满脸的愤恨。
  “窦华哥,我和我的父母给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和你的家人。鉴于这种情况,我再也不好意思向你求婚了。窦华哥,你还敢娶我吗?”
  我紧紧地拥抱住泪眼婆娑的她,掏心掏肺地说:“艳艳,我娶你,我一定娶你。你看,你丢掉的那只花手绢还在呢。”
  我抽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花手绢,接着说:“其实,你的手绢一直就放在我的身上。每当想你的时候,我就用手摸一摸,有时还拿出来闻一闻。现在终于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艳艳,我一直坚信,你丢手绢之前说的气话,是因为你没了解我的真实情况,才说出来的。在我心里,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
  “好了,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明天是七月七,咱就到乡民政所领证结婚。”
  话音刚落,只见怀里的刘艳艳,她脸色苍白,表情凝滞,两眼傻愣愣地望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怎么?怎么了?我被她的形态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考取了某农校的农技推广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乡里的农业技术推广站工作。
  农技站的人员,除了开会或参加乡里的相关活动,平时大部分时间都要深入农科站种子基地,做好优良品种繁育工作。还要深入田间地头,查看农作物生长及病虫害的防治情况。及时指导村民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将灾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一、
  五月的一天,根据农技站领导安排,我和办公室的张晓琴,分别骑着单车,到下面查看虫情。从农技站到顾塘村大约二十里的路程,其中,还要骑行五六里的山路。
  因天气炎热,当我们沿着桃林中间的农用便道,进入桃林深处时,张晓琴顿时停下车来。她一边擦汗,一边说:“窦华哥,我走不动了,咱能歇歇吗?”
  我说:“再坚持一会儿就到了,还歇吗?”
  “就你会拼命,工作哪有一天干完的呀?我不管,要走你走。”看样子,她是和我较上了劲。
  我无奈地说:“那好吧,听你的,歇就歇歇。”
  五月,是气候宜人的季节,是色彩斑斓的季节,也是让人春心萌动、追寻爱恋的季节。
  刚刚褪去花瓣,又长出翡翠般的桃树叶片,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林荫下,开满了微风中摇曳着的细碎小花。天空中不时传来欢快的鸟鸣声。五月的乡村,真的很美。
  此时,我突然发现,张晓琴下巴上一颗豆粒般大小、暗红色的胎记,长得是那样的恰到好处。原来,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美人!
  “窦华哥,你在看啥呢?瞧你那眼神,由不得俺心里慌慌的。”
  我随即撒了一个谎,嗫嚅地说:“你可真会说话,我看你了吗?”话音一落,我突然觉得脸上发烫,便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棵枝叶繁盛的桃树下。
  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张晓琴从地上采了一朵花,随手插到自己的头上。她满面春风地说:“窦华哥,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我草草地应付了一句。
  “你怎么今天夸起我来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不是你那个了吧……”她的脸涨得通红,随即又把脸别了过去。
  我的心开始咚咚地打鼓,言不由衷地说:“哪个呀?”
  “哪个,哪个,傻瓜!”她突然转过身,给了我一个俏皮的鬼脸。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我彻底地明白了。
  “窦华哥,咱结婚吧,人家早就喜欢上你了。揣着明白装糊涂,你非想把俺闷死不成啊?”张晓琴豁出去了,她像躲猫猫似地绕到后面,趁我不注意,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
  “不行,你不要胡闹!”我使劲地掰开她的手,哀求道,“以前不是说了吗?我有对象。”
  “我知道你有对象,可、可她是农村的呀!”
  “农村的又怎么啦?她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也是我隔壁邻居。虽然她没考上大学,但在我上大学期间,她经常帮助我父母干活,还分担我在校期间的很大一部分生活费用。人要讲良心,不能做过河拆桥的事啊。”我耐心地向她解释。
  “窦华哥,我错了吗?我有爱你的权利呀。再说,邻里之间相互照应是应该的。欠钱可以慢慢地还,欠情可以慢慢地补。难道你非要用婚姻来弥补不行吗?
  “你一个大学生和一个灰头土脸的农民能有共同语言吗?感情上合得来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们在一起会被人笑话的呀。这是终身大事,你咋就那么轻率、那么傻呢?”张晓琴的话咄咄逼人。
  “晓琴,你冷静些,不要再说了。爱情不是儿戏,说过的话,是不可以随便更改的。不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咱俩永远都以兄妹相处,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妹妹。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你说得倒是轻巧。我对你的感情投入,你这样打发我就完事了?要说讲良心的话,你就应该娶我,不是随便说说就完了的。
  “窦华,你听好了,这辈子我就非你不嫁。你不要我,我就等,到死我也要等。”张晓琴说着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为了给她一个台阶,我含糊其辞地说:“晓琴,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咱们静心思考一下,匆忙不得啊。”
  听说要静心思考一下,张晓琴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她似笑非笑地说:”窦华,这可是你说得啊。你思考一下吧,究竟是要我,还是要那个高中生?记住,要尽快给我答复。”
  二、
  张晓琴吃了闭门羹,觉得很委屈。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到隔壁的经营管理站,找到自己要好的姐妹杜莹莹。她激动地说:“莹莹姐,窦华不是个东西。我和他处了那么长时间,表面上对我百依百顺,我以为我们的关系笃定成熟了呢。可万没想到,当昨天向他摊牌时,他却咬死口不答应。没想到他原来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莹莹姐,你可得抽时间帮我劝劝他,让他尽快回心转意。不然的话,我就没法活了呀。”
  听了张晓琴的话,杜莹莹安慰她说:“晓琴,别伤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就是一个大学生吗。家里穷的连吃鸡毛都找不到避风的地方,倒是端起架子来了。你哪一点比不上他?真是鬼迷心窍了他。晓琴,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说说他。不然的话,我就找人给他点颜色看。”
  张晓琴连忙说:“不,你要好好地给他说,千万不能来硬的呀。”
  “别多想了,我说的是气话,哪能当真啊?”杜莹莹说。
  过了两天,杜莹莹精心打扮了一番,找到我后,笑眯眯地说:“窦华,听说前两天你追张晓琴,人家睬都不睬你。有这事吗?这怎么可能呢?可话又说回来,你也不必为这事烦心。她张晓琴是什么人?你或许不知道的吧。据说,她有一个在商业局当副局长的表姐夫,说不定和那副局长有一腿呢!
  “可别忘了,我是先追的你。你怎么可以脚踏两只船呢?这样下去,是会毁了你的前程的呀。”
  我气愤地说:“杜莹莹,话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你是想过和我处朋友,但我根本就没同意。再说张晓琴,她也有和我相处的意思,我也是当即拒绝了。她对你说的,全是颠倒黑白的话,都是没有影的事。你怎么可以信以为真呢?偏听偏信,从人格上,道义上讲,是说不过去的。”
  听了我的话,杜莹莹一跺脚,便气嘟嘟嘟地离我而去了。
  三、
  从此以后,我在单位“谈恋爱”的事,被人们传播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我在单位上班期间“谈恋爱”,影响工作,是违纪行为,应该给予处分;
  也有人说,我谈的是“三角恋爱”,思想作风出了问题,是在给政府机关抹黑;
  还有更难听的,说我刚工作没多长时间,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堕落。上级是瞎了眼,竟能让这样的人混进政府机关。这是一坨屎坏了满缸酱,应立即从机关里清除出去。
  农技站长刘大挥得知我“谈恋爱”,并给机关造成极坏的影响后,为避免事态发酵,他迫不及待地向乡长做了汇报。
  乡长拍着桌子吼道:“我早听说了。刘大挥,你还能干什么?就那三条半腿也管不了。农技站是谈恋爱的地方吗?我让你当站长,是让你工作的,不是让你带几个人在站里寻欢作乐的。回去以后,你要好好反思一下。想好了,把你的检讨书递上来。若认识不深刻,整改措施不到位的话,你这个站长就别干了。另外,窦华不可以继续留在站里工作,要安排他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不改造好就别想回来。”
  刘大挥心惊胆战地说:“窦华的事具体怎么安排啊?”
  “你自己看着办,屁大的事也问我。”乡长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根据乡长指示,刘大挥找到我,满脸堆笑地说:“根据你一年多来的工作表现,领导和群众对你评价都很好。为鼓励年轻人进步,经乡政府研究决定,你被任命为乡沈庄养鱼场的场长。
  “这担子可不轻啊。首先,养鱼的技术含量高。你是农校毕业的,专业对口。其次,鱼是好吃的东西,常常会有人向渔场伸手,甚至偷窃。渔场的工作,需要原则性强,警惕性高,能吃苦耐劳,工作上认真负责的人才能胜任。你完全具备这些条件。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勤奋工作,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和期望。
  “其实,我舍不得你走。可这是提拔重用,我怎么好阻拦呢?好了,你抓紧交接一下,明天就去渔场上班吧。”
  刘大挥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只字未提我“谈恋爱”的事。不能不使人叹服,刘大挥是一个领导艺术精湛的人,也是一个世故圆滑的人。
  尽管刘大挥把事件描述得天衣无缝,可我总觉得有些莫名的蹊跷。自己的工作没做好吗?不对,是自己没能力吗?也不对。我心里象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
  到下面经历风雨,锻炼锻炼。或许是件好事呢?我又把前程想象得金光灿烂。
  四、
  我当养鱼场场长的事,像是一则亮眼的新闻。有人觉得新鲜,也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消息不胫而走。
  徐大安是我未婚妻刘艳艳的邻居,在乡政府做门卫,得知我的事以后,他急切地跑到刘艳艳家,十分严肃地对她父母说:“大哥、大嫂,窦华出事了。他在农技站乱搞男女关系,乡里把他下放到养鱼场当场长去了。什么当场长啊,那是给他个台阶下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这小子蛮老实的,没想到,一吃了‘公家饭’就变心了。也该艳艳命苦,攀不上人家。唉,也罢,就是和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成了亲,终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您两位当老的,可一定要拿定主意。依我看,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不然的话,窦华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人,要株连到你们那就不好了。”
  听了徐大安的话,刘艳艳父亲肺都气炸了,他暴怒地说:“这小子,是他妈缺了八辈子的德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徐大安趁机说:“听说窦华上大学期间,你们给了他不少钱,这次也要一并算清楚,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第二天一大早,刘艳艳父亲带着几个人,怒气冲冲地闯进了我的家,将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
  刘艳艳父亲一边砸,一边高声地叫喊着:“你们一家子听好了,我刘家不是好欺负的。你窦华上完大学,就翻身忘本了,有本事别被乡里赶出来啊。眼瞎了也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家做亲。想娶我女儿,没门!”
  在乡下,锅碗瓢盆被砸,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我母亲被气得晕厥过去。终于,她的胃病复发了,无奈地住进了医院。
  我气急败坏地找到刘艳艳,想向她探个究竟。
  当我在沂河堰上找到她时,她疯了似地说:“窦华,你好狠心啊,你有什么脸面来找我?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为什么你一参加工作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呀。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这是会遭报应的呀!你和别人好上了,你就娶别人好了,还来找我干什么呀?你走,你走,咱们的缘分已尽了,你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一边说,一边哭着跑向了远处。由于只顾气喘吁吁地往前跑,她跑丢了一只拿在手里用于擦眼泪的花手绢。
  我在后面捡起了手绢,拼命地呼喊:“艳艳,你的手绢,你的手绢!”她死活都不肯回头。
  看着远去的刘艳艳,我木呆呆地在沂河堰上站了很久……
  五、
  我姐姐已经出嫁,母亲也因做过胃切除手术不能劳动。一家人仅靠父亲种几亩地,加上打零工维持生计。我上大学的费用,很多都是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尽管现已参加工作,但工资微薄,一边要接济家庭,一边要偿还债务。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没能完全得到解决。
  住院就要花钱。可钱从哪里来?所有能借的都借遍了。我和父亲急得团团转。
  情急之下,我找到了表哥黄思春。表哥为难地说:“钱都用在生意上了,想问客户要,一下子要不上来。还有点钱,我存入了银行,是准备明年春天建房子用的,不方便借给你。既使借给你,听说乡里停发了你的工资,到时候你没钱还我怎么办啊?”
  怎么也没想到黄思春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无比悲愤地说:“你是听谁信口胡说的?钱可以不借,但你不能侮辱我。我在农技站,你可没少求我。你办板材加工厂,我帮你跑证件。你没肥料种地,我帮你买化肥。你妹妹出嫁,我托人给你买缝纫机和自行车。这些你都忘得干净。好,算我认错了人。从今后,我再也不会来求你了。”
  我又找到了农技站站长刘大挥。刘大挥颇为同情地说:“你家里的情况我都听说了。治疗母亲的病,是要花一大笔钱的。可是,你已经是养鱼场的场长了。按照乡政府规定,养鱼场属于企业,你一半的工资与养鱼场的经济效益是挂钩的。所以,单位欠你的工资暂时只能发一半,另一半将在年终视渔场经营情况再行发放。效益好就多发,效益差就少发一点。只要你好好干,相信工资总量是不会少的。
  “鉴于你家庭的实际困难,你先把这个月一半的工资领走,另外,暂时站里还有五百块钱的活动经费,你先拿着用,以后再从你每个月的工资里扣除。
  “乡里的财政困难,乡长已经布置了,从这个月开始,工资每月只发一半,等财政上有钱了,再统一补发。提前发你的工资已是破例了。我只有这点权限,你自己再想想办法吧。”刘大挥说完话,挠了挠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听了刘大挥的话,我惊讶地说:“站长,我的工资为什么要与渔场挂钩?你当初给我谈话的时候,可没这么说啊。现在怎么又变了呢?要知道这样,我是不会同意的。养鱼是有风险的,鱼的行情不好怎么办?我可是要靠工资吃饭的啊。”
  “你误会了,你是国家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怎么可能让你长期去管理养鱼场呢?因为养鱼场经营不景气,为扭转亏损局面,为使养鱼场成为全乡农民致富的标杆企业,乡政府经过慎重考虑,才让你去担任这个场长的。一旦养鱼场的发展状况达到了预期目标,你是会重新回到农技站的。至于工资嘛,规定归规定,反正组织上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刘大挥的谆谆话语,彰显着他的一片苦心。
  六、
  七月的一天,我去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参加一个会议,鱼塘的事就委托给了养鱼场职工于胜利管理。
  于胜利是于庄村退休教师于文登的儿子。他上有三个姐姐,从小就娇生惯养。在家里,要摘星星不敢给他个月亮。他高中毕业时,家人通过关系,把他安排到渔场上班。这天,趁我不在,他约了两个朋友到渔场玩。他们先到鱼塘钓两条鱼,在渔场看鱼的屋子里将鱼烹制好后,就在一块喝起了酒。当他们喝的天旋地转时,又一同跑出去玩。
  距离鱼塘五六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清澈见底的水塘,周围长满了密不透风的芦苇和杂草,对水塘形成了包围之势,是夏日里村民们洗澡纳凉的好去处。
  当靠近芦苇丛的时候,他们隐约听见水塘里女人的说笑声。于胜利比划着手,在前面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扒拉开芦苇,慢慢地向水塘靠近。突然,他从芦苇的缝隙中看到了心惊肉跳的一幕:深绿色的水里,正沐浴着三个白花花的女人!
  女人瀑布般的长发,娇弱的体态,及洁白如玉的肌肤,把于胜利缭绕的魂不附体!他张大了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水里的一切。不禁头脑眩晕,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趔趄。他口中也不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低低的惊叹声和呻吟声。
  看到于胜利失态的样子,同行的伙伴慌忙扶正了他的身体,又赶忙捂住了他的嘴。
  芦苇丛中的响动声惊动了水塘里的女人。她们赶忙缩进水里,大声地喊着:“哪来的臭流氓?你是不想活了啊,女人在水里洗澡能随便看吗?想看就回家看你姐妹洗澡好了。再不走,可要报警了啊。”
  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他们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兔子般地四散逃窜。
  看女人洗澡的事,最终有人报告到了派出所。历经两天的排查,派出所将于胜利等三人抓了进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审讯,三人终于做了供述:他们曾多次到渔场偷鱼,曾多次偷看女人洗澡。于胜利还说,他自己的行为窦华场长是知道的,但他从来就没过问过。说不定他也偷看过女人洗澡呢。
  偷看女人洗澡是流氓行为,到鱼塘偷鱼属盗窃行为。派出所对三人做出了每人罚款一千元,拘留十五日的处罚。
  于胜利事件平息后,乡长亲自找我谈话,他说:“你是乡里后备干部的培养对象,让你去养鱼场做场长,是对你的考验,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做出成绩才是。可是,你到渔场都做了些什么?不是给你母亲看病,就是三天两头地到处乱跑。这是对工作极端的不负责任啊。
  “再说,如果你负责任的话,于胜利那帮小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去偷鱼,去偷看女人洗澡吗?这事件你知道有多严重吗?”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以毋容置疑的口吻说:“鉴于你是专业技术人员,是难得的人才。乡里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明天起,你不再担任养鱼场的场长,转到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上班。那里也可以充分施展你的一技之长。”
  我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可乡长根本就不给我辩解的机会。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对我说:“这是乡里的决定,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走吧。”
  走出乡长办公室,我仿佛觉得自己在机关里是一个多余的人,也像是一只被人踢来踢去的、泄了气的皮球!
  七、
  入冬时节,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我接到了乡政府的一封信。打开一看,内容是这样写的:窦华同志调离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任命为乡农技站站长。
  猛然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使劲地捏了捏那张纸,又觉得不是梦,而是真的。
  当我回到农技站报到的时候,发现站长刘大挥退居二线,张晓敏调到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当了秘书,杜莹莹已经结了婚。另外,乡长调到了县老干部局任职,而取代他职务的是从县农业局调来的,名字叫朱自然的人。
  得知我当农技站站长,并前来报道的消息后,门卫徐大安第一时间跑到农技站。他弯腰打拱地说:“窦华,你知道新来的乡长是谁吗?他是刘艳艳的表舅,也是我远房的亲戚。我和刘艳艳为你调回农技站的事,没少费心思。朱乡长可是帮了大忙了啊。
  “现在好了,有朱乡长在,咱都可以在这儿放心大胆地干。相信,你今后的前程肯定不可限量。”
  听了徐大安的话,我好一阵恶心。我冷漠地回敬了一句:“谢谢你,我知道了。”
  事情就像徐大安叙述的一样,我到农技站当站长,确实刘艳艳给帮了不少忙。
  一个月落黄昏的时候,我约见了刘艳艳。她喃喃自语地说:“窦华哥,自从跑丢了手绢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想,你不可能是一个见异思迁的人,你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一年多来,我四处打听你出事的原因,终于弄清了实事实真相。你是因为拒绝乡里那两个女人求爱,才被人诬告下放去养鱼场的。后来你去农科站种子基地,也是乡长听信个别人的谗言,才作出那样决定的。
  “弄清了事情的原委以后,我就想去找你,但怎么也没那个勇气。因为我父母对不起你们,我也对你说了绝情的话。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悔,我是连死的想法都有了呀!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表舅朱自然来乡里当了乡长。我仿佛看到了你重新站起来的希望。我抛弃掉一个女孩子的矜持和害羞,迫不及待地跑到他家,把你的遭遇及事发的来龙去脉都说个清楚,同时还说明了咱俩的关系。表舅听了我的陈述,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惊和同情。他当即表示,要通过县、乡政府,尽快澄清你的问题。
  “真没想到,冤大必申,你的问题就这么快地解决了。”
  我动情地说:“真得好好谢谢你。听徐大安说,我的事他也帮了忙?”
  “别提他那个人,徐大安就是一个两面三刀的骗子。我父亲带人去你家闹事,就是他出的坏。我们家和他根本就没什么亲缘关系,他更不认识我表舅。提起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拿刀子戳了他。”刘艳艳满脸的愤恨。
  “窦华哥,我和我的父母给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和你的家人。鉴于这种情况,我再也不好意思向你求婚了。窦华哥,你还敢娶我吗?”
  我紧紧地拥抱住泪眼婆娑的她,掏心掏肺地说:“艳艳,我娶你,我一定娶你。你看,你丢掉的那只花手绢还在呢。”
  我抽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花手绢,接着说:“其实,你的手绢一直就放在我的身上。每当想你的时候,我就用手摸一摸,有时还拿出来闻一闻。现在终于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艳艳,我一直坚信,你丢手绢之前说的气话,是因为你没了解我的真实情况,才说出来的。在我心里,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
  “好了,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明天是七月七,咱就到乡民政所领证结婚。”
  话音刚落,只见怀里的刘艳艳,她脸色苍白,表情凝滞,两眼傻愣愣地望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怎么?怎么了?我被她的形态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考取了某农校的农技推广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乡里的农业技术推广站工作。
  农技站的人员,除了开会或参加乡里的相关活动,平时大部分时间都要深入农科站种子基地,做好优良品种繁育工作。还要深入田间地头,查看农作物生长及病虫害的防治情况。及时指导村民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将灾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一、
  五月的一天,根据农技站领导安排,我和办公室的张晓琴,分别骑着单车,到下面查看虫情。从农技站到顾塘村大约二十里的路程,其中,还要骑行五六里的山路。
  因天气炎热,当我们沿着桃林中间的农用便道,进入桃林深处时,张晓琴顿时停下车来。她一边擦汗,一边说:“窦华哥,我走不动了,咱能歇歇吗?”
  我说:“再坚持一会儿就到了,还歇吗?”
  “就你会拼命,工作哪有一天干完的呀?我不管,要走你走。”看样子,她是和我较上了劲。
  我无奈地说:“那好吧,听你的,歇就歇歇。”
  五月,是气候宜人的季节,是色彩斑斓的季节,也是让人春心萌动、追寻爱恋的季节。
  刚刚褪去花瓣,又长出翡翠般的桃树叶片,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林荫下,开满了微风中摇曳着的细碎小花。天空中不时传来欢快的鸟鸣声。五月的乡村,真的很美。
  此时,我突然发现,张晓琴下巴上一颗豆粒般大小、暗红色的胎记,长得是那样的恰到好处。原来,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美人!
  “窦华哥,你在看啥呢?瞧你那眼神,由不得俺心里慌慌的。”
  我随即撒了一个谎,嗫嚅地说:“你可真会说话,我看你了吗?”话音一落,我突然觉得脸上发烫,便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棵枝叶繁盛的桃树下。
  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张晓琴从地上采了一朵花,随手插到自己的头上。她满面春风地说:“窦华哥,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我草草地应付了一句。
  “你怎么今天夸起我来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不是你那个了吧……”她的脸涨得通红,随即又把脸别了过去。
  我的心开始咚咚地打鼓,言不由衷地说:“哪个呀?”
  “哪个,哪个,傻瓜!”她突然转过身,给了我一个俏皮的鬼脸。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我彻底地明白了。
  “窦华哥,咱结婚吧,人家早就喜欢上你了。揣着明白装糊涂,你非想把俺闷死不成啊?”张晓琴豁出去了,她像躲猫猫似地绕到后面,趁我不注意,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
  “不行,你不要胡闹!”我使劲地掰开她的手,哀求道,“以前不是说了吗?我有对象。”
  “我知道你有对象,可、可她是农村的呀!”
  “农村的又怎么啦?她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也是我隔壁邻居。虽然她没考上大学,但在我上大学期间,她经常帮助我父母干活,还分担我在校期间的很大一部分生活费用。人要讲良心,不能做过河拆桥的事啊。”我耐心地向她解释。
  “窦华哥,我错了吗?我有爱你的权利呀。再说,邻里之间相互照应是应该的。欠钱可以慢慢地还,欠情可以慢慢地补。难道你非要用婚姻来弥补不行吗?
  “你一个大学生和一个灰头土脸的农民能有共同语言吗?感情上合得来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们在一起会被人笑话的呀。这是终身大事,你咋就那么轻率、那么傻呢?”张晓琴的话咄咄逼人。
  “晓琴,你冷静些,不要再说了。爱情不是儿戏,说过的话,是不可以随便更改的。不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咱俩永远都以兄妹相处,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妹妹。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你说得倒是轻巧。我对你的感情投入,你这样打发我就完事了?要说讲良心的话,你就应该娶我,不是随便说说就完了的。
  “窦华,你听好了,这辈子我就非你不嫁。你不要我,我就等,到死我也要等。”张晓琴说着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为了给她一个台阶,我含糊其辞地说:“晓琴,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咱们静心思考一下,匆忙不得啊。”
  听说要静心思考一下,张晓琴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她似笑非笑地说:”窦华,这可是你说得啊。你思考一下吧,究竟是要我,还是要那个高中生?记住,要尽快给我答复。”
  二、
  张晓琴吃了闭门羹,觉得很委屈。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到隔壁的经营管理站,找到自己要好的姐妹杜莹莹。她激动地说:“莹莹姐,窦华不是个东西。我和他处了那么长时间,表面上对我百依百顺,我以为我们的关系笃定成熟了呢。可万没想到,当昨天向他摊牌时,他却咬死口不答应。没想到他原来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莹莹姐,你可得抽时间帮我劝劝他,让他尽快回心转意。不然的话,我就没法活了呀。”
  听了张晓琴的话,杜莹莹安慰她说:“晓琴,别伤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就是一个大学生吗。家里穷的连吃鸡毛都找不到避风的地方,倒是端起架子来了。你哪一点比不上他?真是鬼迷心窍了他。晓琴,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说说他。不然的话,我就找人给他点颜色看。”
  张晓琴连忙说:“不,你要好好地给他说,千万不能来硬的呀。”
  “别多想了,我说的是气话,哪能当真啊?”杜莹莹说。
  过了两天,杜莹莹精心打扮了一番,找到我后,笑眯眯地说:“窦华,听说前两天你追张晓琴,人家睬都不睬你。有这事吗?这怎么可能呢?可话又说回来,你也不必为这事烦心。她张晓琴是什么人?你或许不知道的吧。据说,她有一个在商业局当副局长的表姐夫,说不定和那副局长有一腿呢!
  “可别忘了,我是先追的你。你怎么可以脚踏两只船呢?这样下去,是会毁了你的前程的呀。”
  我气愤地说:“杜莹莹,话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你是想过和我处朋友,但我根本就没同意。再说张晓琴,她也有和我相处的意思,我也是当即拒绝了。她对你说的,全是颠倒黑白的话,都是没有影的事。你怎么可以信以为真呢?偏听偏信,从人格上,道义上讲,是说不过去的。”
  听了我的话,杜莹莹一跺脚,便气嘟嘟嘟地离我而去了。
  三、
  从此以后,我在单位“谈恋爱”的事,被人们传播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我在单位上班期间“谈恋爱”,影响工作,是违纪行为,应该给予处分;
  也有人说,我谈的是“三角恋爱”,思想作风出了问题,是在给政府机关抹黑;
  还有更难听的,说我刚工作没多长时间,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堕落。上级是瞎了眼,竟能让这样的人混进政府机关。这是一坨屎坏了满缸酱,应立即从机关里清除出去。
  农技站长刘大挥得知我“谈恋爱”,并给机关造成极坏的影响后,为避免事态发酵,他迫不及待地向乡长做了汇报。
  乡长拍着桌子吼道:“我早听说了。刘大挥,你还能干什么?就那三条半腿也管不了。农技站是谈恋爱的地方吗?我让你当站长,是让你工作的,不是让你带几个人在站里寻欢作乐的。回去以后,你要好好反思一下。想好了,把你的检讨书递上来。若认识不深刻,整改措施不到位的话,你这个站长就别干了。另外,窦华不可以继续留在站里工作,要安排他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不改造好就别想回来。”
  刘大挥心惊胆战地说:“窦华的事具体怎么安排啊?”
  “你自己看着办,屁大的事也问我。”乡长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根据乡长指示,刘大挥找到我,满脸堆笑地说:“根据你一年多来的工作表现,领导和群众对你评价都很好。为鼓励年轻人进步,经乡政府研究决定,你被任命为乡沈庄养鱼场的场长。
  “这担子可不轻啊。首先,养鱼的技术含量高。你是农校毕业的,专业对口。其次,鱼是好吃的东西,常常会有人向渔场伸手,甚至偷窃。渔场的工作,需要原则性强,警惕性高,能吃苦耐劳,工作上认真负责的人才能胜任。你完全具备这些条件。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勤奋工作,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和期望。
  “其实,我舍不得你走。可这是提拔重用,我怎么好阻拦呢?好了,你抓紧交接一下,明天就去渔场上班吧。”
  刘大挥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只字未提我“谈恋爱”的事。不能不使人叹服,刘大挥是一个领导艺术精湛的人,也是一个世故圆滑的人。
  尽管刘大挥把事件描述得天衣无缝,可我总觉得有些莫名的蹊跷。自己的工作没做好吗?不对,是自己没能力吗?也不对。我心里象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
  到下面经历风雨,锻炼锻炼。或许是件好事呢?我又把前程想象得金光灿烂。
  四、
  我当养鱼场场长的事,像是一则亮眼的新闻。有人觉得新鲜,也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消息不胫而走。
  徐大安是我未婚妻刘艳艳的邻居,在乡政府做门卫,得知我的事以后,他急切地跑到刘艳艳家,十分严肃地对她父母说:“大哥、大嫂,窦华出事了。他在农技站乱搞男女关系,乡里把他下放到养鱼场当场长去了。什么当场长啊,那是给他个台阶下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这小子蛮老实的,没想到,一吃了‘公家饭’就变心了。也该艳艳命苦,攀不上人家。唉,也罢,就是和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成了亲,终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您两位当老的,可一定要拿定主意。依我看,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不然的话,窦华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人,要株连到你们那就不好了。”
  听了徐大安的话,刘艳艳父亲肺都气炸了,他暴怒地说:“这小子,是他妈缺了八辈子的德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徐大安趁机说:“听说窦华上大学期间,你们给了他不少钱,这次也要一并算清楚,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第二天一大早,刘艳艳父亲带着几个人,怒气冲冲地闯进了我的家,将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
  刘艳艳父亲一边砸,一边高声地叫喊着:“你们一家子听好了,我刘家不是好欺负的。你窦华上完大学,就翻身忘本了,有本事别被乡里赶出来啊。眼瞎了也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家做亲。想娶我女儿,没门!”
  在乡下,锅碗瓢盆被砸,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我母亲被气得晕厥过去。终于,她的胃病复发了,无奈地住进了医院。
  我气急败坏地找到刘艳艳,想向她探个究竟。
  当我在沂河堰上找到她时,她疯了似地说:“窦华,你好狠心啊,你有什么脸面来找我?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为什么你一参加工作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呀。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这是会遭报应的呀!你和别人好上了,你就娶别人好了,还来找我干什么呀?你走,你走,咱们的缘分已尽了,你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一边说,一边哭着跑向了远处。由于只顾气喘吁吁地往前跑,她跑丢了一只拿在手里用于擦眼泪的花手绢。
  我在后面捡起了手绢,拼命地呼喊:“艳艳,你的手绢,你的手绢!”她死活都不肯回头。
  看着远去的刘艳艳,我木呆呆地在沂河堰上站了很久……
  五、
  我姐姐已经出嫁,母亲也因做过胃切除手术不能劳动。一家人仅靠父亲种几亩地,加上打零工维持生计。我上大学的费用,很多都是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尽管现已参加工作,但工资微薄,一边要接济家庭,一边要偿还债务。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没能完全得到解决。
  住院就要花钱。可钱从哪里来?所有能借的都借遍了。我和父亲急得团团转。
  情急之下,我找到了表哥黄思春。表哥为难地说:“钱都用在生意上了,想问客户要,一下子要不上来。还有点钱,我存入了银行,是准备明年春天建房子用的,不方便借给你。既使借给你,听说乡里停发了你的工资,到时候你没钱还我怎么办啊?”
  怎么也没想到黄思春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无比悲愤地说:“你是听谁信口胡说的?钱可以不借,但你不能侮辱我。我在农技站,你可没少求我。你办板材加工厂,我帮你跑证件。你没肥料种地,我帮你买化肥。你妹妹出嫁,我托人给你买缝纫机和自行车。这些你都忘得干净。好,算我认错了人。从今后,我再也不会来求你了。”
  我又找到了农技站站长刘大挥。刘大挥颇为同情地说:“你家里的情况我都听说了。治疗母亲的病,是要花一大笔钱的。可是,你已经是养鱼场的场长了。按照乡政府规定,养鱼场属于企业,你一半的工资与养鱼场的经济效益是挂钩的。所以,单位欠你的工资暂时只能发一半,另一半将在年终视渔场经营情况再行发放。效益好就多发,效益差就少发一点。只要你好好干,相信工资总量是不会少的。
  “鉴于你家庭的实际困难,你先把这个月一半的工资领走,另外,暂时站里还有五百块钱的活动经费,你先拿着用,以后再从你每个月的工资里扣除。
  “乡里的财政困难,乡长已经布置了,从这个月开始,工资每月只发一半,等财政上有钱了,再统一补发。提前发你的工资已是破例了。我只有这点权限,你自己再想想办法吧。”刘大挥说完话,挠了挠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听了刘大挥的话,我惊讶地说:“站长,我的工资为什么要与渔场挂钩?你当初给我谈话的时候,可没这么说啊。现在怎么又变了呢?要知道这样,我是不会同意的。养鱼是有风险的,鱼的行情不好怎么办?我可是要靠工资吃饭的啊。”
  “你误会了,你是国家培养出来的大学生,怎么可能让你长期去管理养鱼场呢?因为养鱼场经营不景气,为扭转亏损局面,为使养鱼场成为全乡农民致富的标杆企业,乡政府经过慎重考虑,才让你去担任这个场长的。一旦养鱼场的发展状况达到了预期目标,你是会重新回到农技站的。至于工资嘛,规定归规定,反正组织上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刘大挥的谆谆话语,彰显着他的一片苦心。
  六、
  七月的一天,我去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参加一个会议,鱼塘的事就委托给了养鱼场职工于胜利管理。
  于胜利是于庄村退休教师于文登的儿子。他上有三个姐姐,从小就娇生惯养。在家里,要摘星星不敢给他个月亮。他高中毕业时,家人通过关系,把他安排到渔场上班。这天,趁我不在,他约了两个朋友到渔场玩。他们先到鱼塘钓两条鱼,在渔场看鱼的屋子里将鱼烹制好后,就在一块喝起了酒。当他们喝的天旋地转时,又一同跑出去玩。
  距离鱼塘五六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清澈见底的水塘,周围长满了密不透风的芦苇和杂草,对水塘形成了包围之势,是夏日里村民们洗澡纳凉的好去处。
  当靠近芦苇丛的时候,他们隐约听见水塘里女人的说笑声。于胜利比划着手,在前面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扒拉开芦苇,慢慢地向水塘靠近。突然,他从芦苇的缝隙中看到了心惊肉跳的一幕:深绿色的水里,正沐浴着三个白花花的女人!
  女人瀑布般的长发,娇弱的体态,及洁白如玉的肌肤,把于胜利缭绕的魂不附体!他张大了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水里的一切。不禁头脑眩晕,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趔趄。他口中也不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低低的惊叹声和呻吟声。
  看到于胜利失态的样子,同行的伙伴慌忙扶正了他的身体,又赶忙捂住了他的嘴。
  芦苇丛中的响动声惊动了水塘里的女人。她们赶忙缩进水里,大声地喊着:“哪来的臭流氓?你是不想活了啊,女人在水里洗澡能随便看吗?想看就回家看你姐妹洗澡好了。再不走,可要报警了啊。”
  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他们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兔子般地四散逃窜。
  看女人洗澡的事,最终有人报告到了派出所。历经两天的排查,派出所将于胜利等三人抓了进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审讯,三人终于做了供述:他们曾多次到渔场偷鱼,曾多次偷看女人洗澡。于胜利还说,他自己的行为窦华场长是知道的,但他从来就没过问过。说不定他也偷看过女人洗澡呢。
  偷看女人洗澡是流氓行为,到鱼塘偷鱼属盗窃行为。派出所对三人做出了每人罚款一千元,拘留十五日的处罚。
  于胜利事件平息后,乡长亲自找我谈话,他说:“你是乡里后备干部的培养对象,让你去养鱼场做场长,是对你的考验,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做出成绩才是。可是,你到渔场都做了些什么?不是给你母亲看病,就是三天两头地到处乱跑。这是对工作极端的不负责任啊。
  “再说,如果你负责任的话,于胜利那帮小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去偷鱼,去偷看女人洗澡吗?这事件你知道有多严重吗?”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以毋容置疑的口吻说:“鉴于你是专业技术人员,是难得的人才。乡里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明天起,你不再担任养鱼场的场长,转到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上班。那里也可以充分施展你的一技之长。”
  我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可乡长根本就不给我辩解的机会。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对我说:“这是乡里的决定,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走吧。”
  走出乡长办公室,我仿佛觉得自己在机关里是一个多余的人,也像是一只被人踢来踢去的、泄了气的皮球!
  七、
  入冬时节,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我接到了乡政府的一封信。打开一看,内容是这样写的:窦华同志调离乡农科站种子基地,任命为乡农技站站长。
  猛然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使劲地捏了捏那张纸,又觉得不是梦,而是真的。
  当我回到农技站报到的时候,发现站长刘大挥退居二线,张晓敏调到县多种经营管理局当了秘书,杜莹莹已经结了婚。另外,乡长调到了县老干部局任职,而取代他职务的是从县农业局调来的,名字叫朱自然的人。
  得知我当农技站站长,并前来报道的消息后,门卫徐大安第一时间跑到农技站。他弯腰打拱地说:“窦华,你知道新来的乡长是谁吗?他是刘艳艳的表舅,也是我远房的亲戚。我和刘艳艳为你调回农技站的事,没少费心思。朱乡长可是帮了大忙了啊。
  “现在好了,有朱乡长在,咱都可以在这儿放心大胆地干。相信,你今后的前程肯定不可限量。”
  听了徐大安的话,我好一阵恶心。我冷漠地回敬了一句:“谢谢你,我知道了。”
  事情就像徐大安叙述的一样,我到农技站当站长,确实刘艳艳给帮了不少忙。
  一个月落黄昏的时候,我约见了刘艳艳。她喃喃自语地说:“窦华哥,自从跑丢了手绢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想,你不可能是一个见异思迁的人,你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一年多来,我四处打听你出事的原因,终于弄清了实事实真相。你是因为拒绝乡里那两个女人求爱,才被人诬告下放去养鱼场的。后来你去农科站种子基地,也是乡长听信个别人的谗言,才作出那样决定的。
  “弄清了事情的原委以后,我就想去找你,但怎么也没那个勇气。因为我父母对不起你们,我也对你说了绝情的话。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悔,我是连死的想法都有了呀!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表舅朱自然来乡里当了乡长。我仿佛看到了你重新站起来的希望。我抛弃掉一个女孩子的矜持和害羞,迫不及待地跑到他家,把你的遭遇及事发的来龙去脉都说个清楚,同时还说明了咱俩的关系。表舅听了我的陈述,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惊和同情。他当即表示,要通过县、乡政府,尽快澄清你的问题。
  “真没想到,冤大必申,你的问题就这么快地解决了。”
  我动情地说:“真得好好谢谢你。听徐大安说,我的事他也帮了忙?”
  “别提他那个人,徐大安就是一个两面三刀的骗子。我父亲带人去你家闹事,就是他出的坏。我们家和他根本就没什么亲缘关系,他更不认识我表舅。提起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拿刀子戳了他。”刘艳艳满脸的愤恨。
  “窦华哥,我和我的父母给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和你的家人。鉴于这种情况,我再也不好意思向你求婚了。窦华哥,你还敢娶我吗?”
  我紧紧地拥抱住泪眼婆娑的她,掏心掏肺地说:“艳艳,我娶你,我一定娶你。你看,你丢掉的那只花手绢还在呢。”
  我抽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花手绢,接着说:“其实,你的手绢一直就放在我的身上。每当想你的时候,我就用手摸一摸,有时还拿出来闻一闻。现在终于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艳艳,我一直坚信,你丢手绢之前说的气话,是因为你没了解我的真实情况,才说出来的。在我心里,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
  “好了,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明天是七月七,咱就到乡民政所领证结婚。”
  话音刚落,只见怀里的刘艳艳,她脸色苍白,表情凝滞,两眼傻愣愣地望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怎么?怎么了?我被她的形态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见证了神奇的生命
下一篇:真爱无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