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葫芦姻缘

葫芦姻缘

一、
  刘天成出生的时候,他们家葫芦秧子上接了一个特大号的葫芦,因此他的小名就被叫做“葫芦”,当然这并不是葫芦娃。
  
  据他爸爸回忆,足足有十七八斤,弄得整个村子里都知道了这个祥瑞,他所在的刘家窝棚内户家都姓刘,都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因此村里从不通婚,这个葫芦的奇观一直到刘天成在村里上小学还被人提起来:“那葫芦好大!而且颜色也和别人家的不一样,说不定真能从里边蹦出一个娃娃呢。”只是后来这个大葫芦不知所终,刘天成他爷爷说大葫芦剁碎了成为包子馅,味道和别的葫芦没有什么两样;刘天成他爹则说葫芦被一个白胡子老头买走了。刘天成小时候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最大,等他高考落榜回到村里后才知道那不过是实现不了的童话,成为包子馅的概率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
  
  葫芦的名字却给刘天成留了下来,村里人几乎很少知道他的大名,到后来他竞选村干部时,不少人打听:“刘天成是谁?”后来知道刘天成是刘建海的小儿子“葫芦”后才恍然大悟:“那娃呀!行!除了念书念得有点傻外,别得没毛病!”
  
  于是在高中毕业两年后,农民刘天成就成了村里的会计,不过村里也没啥账目。现在联产承包,已经不需要计算工分了,偶尔村里秋天算“提留”时他忙几天,其他时间就是名副其实的农民,当然唯一一点与众不同的就是,刘天成有点“文气”,经常写文章投稿,当然他的邮票用了近百张,但是无一收到录用的通知,毕竟一九九二年还没有后来的文盛之风:随便狗嘶猫咬的文章就会被某某平台录用,当时的编辑还是很有责任感的,这种责任感也就早就了葫芦刘天成的屡屡失意。当然还有一件很让刘家长辈犯愁的事情,那就是刘天成的婚事。
  
  说起来也是民风使然,在刘家窝棚都流行早婚,一般男孩子十四五岁就订门亲事,十六七岁就结婚成家,一般男孩到了十八岁还没“娶媳妇”,就有了打光棍的危险。刘天成上初中时学习不错,他自己也雄心勃勃的非要考大学,所以很坚定地拒绝了几个媒婆,惹得村里媒婆之首詹大娘堵着他家门骂了他半宿,说他不识好歹,将来一定找不到媳妇儿。少年心事当拿云的刘天成很不服气:“大娘,我要能找到媳妇儿怎么办?”
  
  詹大娘怒斥:“你要找上媳妇儿,我就从此后再不给人说媒了!刘建海,你老实了一辈子,咋摊上这样一个愣头青儿子?你两口子就是我当年保的媒,早知道有这种葫芦蛋,我就不撮合你俩了。”
  
  刘天成气得想要放家里的“大黑”去撵人,可是他爸爸妈妈都是老实人,出去好说歹说才算劝得詹大娘离开。果然从此以后再没有媒人到他家说媒,高中三年毕业时,刘天成距离高考分数线有八十分的差距,最后连复读的地方都找不到,也就灰头土脸回来,那个时候他满十八岁,二年后即便他成了大队会计,也依然是没有媒婆上门,这可急坏了他爸爸妈妈,不孝有三无后最大,这傻小子真要是没有媳妇儿,可就断了香火,村里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基本都做了爹娘,再这样下去,恐怕越大越麻烦。
  
  二、
  
  刘天成也有点着急,在农村都论虚岁,人家说起他来都是二十多了还没媳妇儿,连声调了都带点嘲讽。村里孩子过满月时都有请流水席的习惯,村干部们单独一桌,刘天成不能不参加,但是几乎所有满月酒最后都着落在他身上:“葫芦会计,啥时候喝你喜酒呀?”刘天成总是笑着点头:“快了,快了!”不过他知道,恐怕这个事还真有点麻烦,詹大娘这五年修行,已经不但给刘家窝棚男女撮合,而且赵寨子镇上她都成了知名人士,已经把做媒做成了产业化,颇有点行业垄断的劲头,不过千万别得罪女人,尤其不能得罪詹大娘这种女人,她牢牢封死了刘天成的所有可能出路:“谁要是给那个葫芦说媒,可别怨我和她断交。我也不是让刘家绝户,我只让他到我家三拜六叩,承让那年不该和我打赌!”
  
  这话是公开说的,自然是不怕人说给刘家人听,人要脸树要皮,詹大娘是想有个台阶下,可是刘天成现在也是村会计,总不能太不给面子吧,于是二人僵持着。
  
  正好过年时刘天成去詹大娘家拜年,他管詹大娘的老头子叫启德大爷,刘家窝棚没有两个刘。不过詹大娘和刘天成这两个冤家对头又撞在了一起,詹大娘叼着大烟袋,很有点女版座山雕的威风:“葫芦,这一年又一年的过来磕头拜年,人家都是成双成对,你可总是耍单呀!嘿嘿,打赌认输吧!给大娘磕仨头,说我服了,我就给你找个黄花大闺女。乖侄子,现在给你介绍,明年过年你就带着大胖小子到我家来拜年。”
  
  刘天成本来也有和詹大娘讲和的意思,毕竟家里父母都逼着他来认个错,可是男人骨子里总有几分不解风情,他被人逼着磕头,恐怕就是娶了媳妇儿也会一辈子抬不起头,他放肆地笑起来:“大娘,谁认输了?我就不信离了你这棵树我就吊不死,没有你说媒我就一辈子打光棍。别说你没给我介绍,就是介绍我也不见,你认识的都是没文化的女人,我要是找就找高中生女子。”
  
  詹大娘气极反笑:“好你个葫芦,你不应该叫葫芦,而应该叫棒槌,你不是想找上过学的女人吗?我给你说,咱村南边的穆庄就有,有一个在北京念书的女娃,神经了,在家里养着呢。念书有什么用?女子无才便是德!”
  
  刘天成也听过穆庄女子的故事,但大家都当做笑话,他哈哈笑了起来:“我不怕神经,你有本事给我介绍呀!我要的是文化,不是身体状态。”
  
  詹大娘看着他:“小,你这话不是开玩笑吧?穆庄那女子叫穆桂霞,她爹娘真让我给她找个婆家呢,你要是愿意,我试试?”
  
  三、
  
  穆桂霞这个名字让葫芦刘天成呆住了,他看看詹大娘,想问问她是不是开玩笑,不过这个大队会计并没有傻到听不出“好赖话”的层次,看来真有此事。刘天成是认识穆桂霞的,他俩初中还都是赵寨子镇中学的同学,那个时候穆桂霞的学习成绩就倾轧这个自命不凡的男生,后来二人在清平一中就读,刘天成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存在,偶尔在学校广播里出现名字,也都是检讨批判类,诸如“某班学生刘天成随地大小便,被校治安办查获,令其深刻检讨”、“刘天成因给老师起外号,被处以留校察看处分”等等,而这个穆桂霞则完全不一样,清平一中有考试后张榜的传统,这个穆桂霞都是高高在上,年纪排名几乎就没有下来过前十,她也在刘天成落榜那一年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偶尔刘天成给别人吹牛还说说有如此“牛”的女老乡,可谁知道她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大娘,这个穆桂霞是不是个子不高,一笑脸蛋上就俩酒窝,胖乎乎的娃娃脸呀?我还和她是同学呢。”刘天成说话的态度有点严肃,也有点感慨,原来人生真有多面性,曾经的天之骄子一旦落魄,甚至连普通的村姑都不如。
  
  詹大娘先是点点头,也叹口气:“这大过年的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可这孩子真是生不如死,她虽然学习好,但因为是女孩,她爹妈都不怎么看重她,以前是大学生,可以吃国粮,可后来得了病在家里就成了爹娘心病。她的病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说是就在学校里受了刺激,动不动就脱衣服,送到北京精神病医院治了几个月,就痴痴呆呆的了,和日本电影《追捕》上的横路敬二一个样。家里没钱给她治病,就接回家里来了。整天就坐在炕头上不说话,做爹娘的就想给她找个婆家,反正说生养是没问题。我也就是给你说说,像你家里的条件,你妈不会让你找这种媳妇儿的。”
  
  刘天成没再说话,他蔫蔫地回了家。少年有了心事,他开始闷闷不乐起来,偶尔晚上散步还要去穆庄附近走走,从刘家窝棚到穆庄并不远,但在农村村子就像堡垒一般,外村人偶尔到别的村子瞎转会被狗咬的。
  
  詹大娘并没有给刘天成说穆桂霞的媒,反而在过了正月十五后给他介绍了一个军户李村的姑娘,那是一个村干部家的闺女,和刘家窝棚的大队会计也算是门当户对,当然这个女子没什么文化,女子无才便是德,在农村能生娃、能干农活才是第一选择,至于美颜妖娆那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谁也没奢侈到摆一个花瓶在家里。
  
  刘天成本能想拒绝,可是他又不愿意得罪詹大娘,毕竟二人不对付了五六年,好不容易缓和了关系,而且他有点想了解一下穆桂霞的后续消息,因此对詹大娘相当客气,甚至是摆酒给詹大娘吃,自己装作对军户李女人感兴趣的样子,陪她聊天。
  
  不过葫芦低估了詹大娘的智商情商,她叹口气:“小,你别装了。我老太婆做了这么多年的媒人,什么样的男女没见过啊。说心里话,你和那个穆桂霞没缘分,她清醒时看不上你,不清醒时配不上你,听说她爹娘接了人家寺后刘周传钦家的五千块钱彩礼,把她许给周家了。”
  
  这个消息有点晴空霹雳,刘天成傻在那里,很像是一只秋霜后的葫芦。他心里酸酸的。詹大娘又说:“给你介绍的这个妮子,其实是人家看上你了,托我来说媒,小呀,做人不能太和自己过不去,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就行,别总想大馍馍!”最后这句话是一句刘家窝棚的俗语,意思是不要想得太高。
  
  刘天成很坚决地摇摇头:“大娘,既然话说透了,那你听我说几句吧!”
  
  四、
  
  詹大娘笑了,她端起酒盅抿了一口酒:“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这件事只能靠你自己。我给你说,寺后刘那个周传钦人品的确不怎么样?倒不是说他投机倒把,就是把他奶奶腿打断这个事都让我们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看不起他,这种棺材瓤子都四十了,居然想娶女大学生,遭天谴呀。”
  
  刘天成站了起来:“大娘,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好吧?”
  
  詹大娘又喝了一杯酒:“我说了,我是来给你做媒的,人家军户李的女子等我回信呢。”
  
  刘天成颓然坐下,他妈也在旁边陪着,听出了儿子似乎话里有话,忙拉扯詹大娘:“他大娘,这件事可不能让葫芦自己做主,我觉得军户李的女子就很合适,你安排见面吧!”
  
  刘天成忽然抓起白酒瓶子,昂着脖子往自己嘴里灌起酒来,农村地瓜干酒辛辣而且充满力量,平常刘天成喝半斤就糊里糊涂了,但今天一整瓶子除了詹大娘倒了一点,剩下的都让他灌进自己肚子,然后他推着自己家里的自行车,风驰电掣般往穆庄跑去。
  
  后来的故事有点分歧,因为不同的人对于故事描述不一样,而刘天成自己也彻底断片,他都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等到他半夜醒来之后,家里多了一个人,女人,就是那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穆桂霞,穆桂霞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完全村姑的打扮,她端坐在炕头上,一句话不说。
  
  他问旁边哭哭啼啼的母亲:“妈,咋回事?这个,这个,穆桂霞怎么到咱家来了?”
  
  他娘大哭:“你这个混球,你这个葫芦,女人是你花了一万块钱娶回家来的。不,两万,你还给人家寺后刘的一万块钱。咱家哪有这么多钱。花这么多钱你娶了一个祖宗!我们家找不到媳妇儿吗?头晌你大娘还给你说了军户李的女子,人家可是一分钱也不要。”
  
  他爹蹲在地上抽烟,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刘天成看看家里三个人,他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得出来木已成舟,家里多了一个人,而且按照母亲的说法,这是自己的媳妇儿!当然,这也是他心底最深处渴望的东西。
  
  第二天他清醒过来以后,多方打听自己那天做了什么,当然穆桂霞依旧泥菩萨一般坐在他家炕头上一动不动,这让父母唉声叹气的,他至少听到了三个版本:其一说他到了穆庄后就大声吵嚷,说自己是到穆桂霞家求婚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穆桂霞带回自己家,结果被穆家人差点打了,后来是詹大娘去了说合,穆桂霞父母恨不得早日把女人找个人家嫁出去,也就顺水推舟收了他爹娘送去的钱,直接把闺女送到了他家;其二前半截和刚才有点相似,只是说后来寺后刘的那个和穆桂霞订婚的男人闻讯而来,和他一场肉搏,他被人家按在雪地上一顿摩擦后一口咬住对方耳朵,那厮居然疼跪了后求饶,后来就是赔了对方钱后握手言和;其三是说他跪在穆家求婚,后来成功了。
  
  不管怎么说,有几个事实是完全确认的,其一就是他家掏了二万块钱让他闪婚;其二就是穆桂霞成了他家的人;其三他这个葫芦被人开瓢过,他身上遍体鳞伤就是证明。
  
  五、
  
  一九九三年,葫芦刘天成娶了穆桂霞,当然这个“娶”只是一种简单的形式,家里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没有那种洞房花烛夜的感觉,而且没办酒席、没举行仪式、更是没有结婚登记,当然也不可能结婚,穆桂霞的户口早已不在农村,虽然她现在犯了病,可是从身份上她是城市户口。在那个年代,就好像跃过龙门的鲤鱼,只不过是奄奄一息生病的理由。
  
  这个事在当时很是轰动,不少人觉得刘天成捡了大便宜,在当时农村属于社会底层,为了一个农转非户口倾家荡产都可以,刘天成只花了两万块钱就得了这样品貌俱佳的媳妇儿并不亏,要真是能生个一男半女,那可是接班母亲的身份,于是很多人说刘天成大智若愚,就像他竞争村干部一样,看似毫无意义,没有什么实在利益,村支书让好多人干别人都不干,偏偏高中生刘天成挺身而出,这次娶了患精神病的女大学生,将来万一女人病好了,那就是给他家脱胎换骨。一、
  刘天成出生的时候,他们家葫芦秧子上接了一个特大号的葫芦,因此他的小名就被叫做“葫芦”,当然这并不是葫芦娃。
  
  据他爸爸回忆,足足有十七八斤,弄得整个村子里都知道了这个祥瑞,他所在的刘家窝棚内户家都姓刘,都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因此村里从不通婚,这个葫芦的奇观一直到刘天成在村里上小学还被人提起来:“那葫芦好大!而且颜色也和别人家的不一样,说不定真能从里边蹦出一个娃娃呢。”只是后来这个大葫芦不知所终,刘天成他爷爷说大葫芦剁碎了成为包子馅,味道和别的葫芦没有什么两样;刘天成他爹则说葫芦被一个白胡子老头买走了。刘天成小时候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最大,等他高考落榜回到村里后才知道那不过是实现不了的童话,成为包子馅的概率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
  
  葫芦的名字却给刘天成留了下来,村里人几乎很少知道他的大名,到后来他竞选村干部时,不少人打听:“刘天成是谁?”后来知道刘天成是刘建海的小儿子“葫芦”后才恍然大悟:“那娃呀!行!除了念书念得有点傻外,别得没毛病!”
  
  于是在高中毕业两年后,农民刘天成就成了村里的会计,不过村里也没啥账目。现在联产承包,已经不需要计算工分了,偶尔村里秋天算“提留”时他忙几天,其他时间就是名副其实的农民,当然唯一一点与众不同的就是,刘天成有点“文气”,经常写文章投稿,当然他的邮票用了近百张,但是无一收到录用的通知,毕竟一九九二年还没有后来的文盛之风:随便狗嘶猫咬的文章就会被某某平台录用,当时的编辑还是很有责任感的,这种责任感也就早就了葫芦刘天成的屡屡失意。当然还有一件很让刘家长辈犯愁的事情,那就是刘天成的婚事。
  
  说起来也是民风使然,在刘家窝棚都流行早婚,一般男孩子十四五岁就订门亲事,十六七岁就结婚成家,一般男孩到了十八岁还没“娶媳妇”,就有了打光棍的危险。刘天成上初中时学习不错,他自己也雄心勃勃的非要考大学,所以很坚定地拒绝了几个媒婆,惹得村里媒婆之首詹大娘堵着他家门骂了他半宿,说他不识好歹,将来一定找不到媳妇儿。少年心事当拿云的刘天成很不服气:“大娘,我要能找到媳妇儿怎么办?”
  
  詹大娘怒斥:“你要找上媳妇儿,我就从此后再不给人说媒了!刘建海,你老实了一辈子,咋摊上这样一个愣头青儿子?你两口子就是我当年保的媒,早知道有这种葫芦蛋,我就不撮合你俩了。”
  
  刘天成气得想要放家里的“大黑”去撵人,可是他爸爸妈妈都是老实人,出去好说歹说才算劝得詹大娘离开。果然从此以后再没有媒人到他家说媒,高中三年毕业时,刘天成距离高考分数线有八十分的差距,最后连复读的地方都找不到,也就灰头土脸回来,那个时候他满十八岁,二年后即便他成了大队会计,也依然是没有媒婆上门,这可急坏了他爸爸妈妈,不孝有三无后最大,这傻小子真要是没有媳妇儿,可就断了香火,村里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基本都做了爹娘,再这样下去,恐怕越大越麻烦。
  
  二、
  
  刘天成也有点着急,在农村都论虚岁,人家说起他来都是二十多了还没媳妇儿,连声调了都带点嘲讽。村里孩子过满月时都有请流水席的习惯,村干部们单独一桌,刘天成不能不参加,但是几乎所有满月酒最后都着落在他身上:“葫芦会计,啥时候喝你喜酒呀?”刘天成总是笑着点头:“快了,快了!”不过他知道,恐怕这个事还真有点麻烦,詹大娘这五年修行,已经不但给刘家窝棚男女撮合,而且赵寨子镇上她都成了知名人士,已经把做媒做成了产业化,颇有点行业垄断的劲头,不过千万别得罪女人,尤其不能得罪詹大娘这种女人,她牢牢封死了刘天成的所有可能出路:“谁要是给那个葫芦说媒,可别怨我和她断交。我也不是让刘家绝户,我只让他到我家三拜六叩,承让那年不该和我打赌!”
  
  这话是公开说的,自然是不怕人说给刘家人听,人要脸树要皮,詹大娘是想有个台阶下,可是刘天成现在也是村会计,总不能太不给面子吧,于是二人僵持着。
  
  正好过年时刘天成去詹大娘家拜年,他管詹大娘的老头子叫启德大爷,刘家窝棚没有两个刘。不过詹大娘和刘天成这两个冤家对头又撞在了一起,詹大娘叼着大烟袋,很有点女版座山雕的威风:“葫芦,这一年又一年的过来磕头拜年,人家都是成双成对,你可总是耍单呀!嘿嘿,打赌认输吧!给大娘磕仨头,说我服了,我就给你找个黄花大闺女。乖侄子,现在给你介绍,明年过年你就带着大胖小子到我家来拜年。”
  
  刘天成本来也有和詹大娘讲和的意思,毕竟家里父母都逼着他来认个错,可是男人骨子里总有几分不解风情,他被人逼着磕头,恐怕就是娶了媳妇儿也会一辈子抬不起头,他放肆地笑起来:“大娘,谁认输了?我就不信离了你这棵树我就吊不死,没有你说媒我就一辈子打光棍。别说你没给我介绍,就是介绍我也不见,你认识的都是没文化的女人,我要是找就找高中生女子。”
  
  詹大娘气极反笑:“好你个葫芦,你不应该叫葫芦,而应该叫棒槌,你不是想找上过学的女人吗?我给你说,咱村南边的穆庄就有,有一个在北京念书的女娃,神经了,在家里养着呢。念书有什么用?女子无才便是德!”
  
  刘天成也听过穆庄女子的故事,但大家都当做笑话,他哈哈笑了起来:“我不怕神经,你有本事给我介绍呀!我要的是文化,不是身体状态。”
  
  詹大娘看着他:“小,你这话不是开玩笑吧?穆庄那女子叫穆桂霞,她爹娘真让我给她找个婆家呢,你要是愿意,我试试?”
  
  三、
  
  穆桂霞这个名字让葫芦刘天成呆住了,他看看詹大娘,想问问她是不是开玩笑,不过这个大队会计并没有傻到听不出“好赖话”的层次,看来真有此事。刘天成是认识穆桂霞的,他俩初中还都是赵寨子镇中学的同学,那个时候穆桂霞的学习成绩就倾轧这个自命不凡的男生,后来二人在清平一中就读,刘天成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存在,偶尔在学校广播里出现名字,也都是检讨批判类,诸如“某班学生刘天成随地大小便,被校治安办查获,令其深刻检讨”、“刘天成因给老师起外号,被处以留校察看处分”等等,而这个穆桂霞则完全不一样,清平一中有考试后张榜的传统,这个穆桂霞都是高高在上,年纪排名几乎就没有下来过前十,她也在刘天成落榜那一年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偶尔刘天成给别人吹牛还说说有如此“牛”的女老乡,可谁知道她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大娘,这个穆桂霞是不是个子不高,一笑脸蛋上就俩酒窝,胖乎乎的娃娃脸呀?我还和她是同学呢。”刘天成说话的态度有点严肃,也有点感慨,原来人生真有多面性,曾经的天之骄子一旦落魄,甚至连普通的村姑都不如。
  
  詹大娘先是点点头,也叹口气:“这大过年的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可这孩子真是生不如死,她虽然学习好,但因为是女孩,她爹妈都不怎么看重她,以前是大学生,可以吃国粮,可后来得了病在家里就成了爹娘心病。她的病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说是就在学校里受了刺激,动不动就脱衣服,送到北京精神病医院治了几个月,就痴痴呆呆的了,和日本电影《追捕》上的横路敬二一个样。家里没钱给她治病,就接回家里来了。整天就坐在炕头上不说话,做爹娘的就想给她找个婆家,反正说生养是没问题。我也就是给你说说,像你家里的条件,你妈不会让你找这种媳妇儿的。”
  
  刘天成没再说话,他蔫蔫地回了家。少年有了心事,他开始闷闷不乐起来,偶尔晚上散步还要去穆庄附近走走,从刘家窝棚到穆庄并不远,但在农村村子就像堡垒一般,外村人偶尔到别的村子瞎转会被狗咬的。
  
  詹大娘并没有给刘天成说穆桂霞的媒,反而在过了正月十五后给他介绍了一个军户李村的姑娘,那是一个村干部家的闺女,和刘家窝棚的大队会计也算是门当户对,当然这个女子没什么文化,女子无才便是德,在农村能生娃、能干农活才是第一选择,至于美颜妖娆那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谁也没奢侈到摆一个花瓶在家里。
  
  刘天成本能想拒绝,可是他又不愿意得罪詹大娘,毕竟二人不对付了五六年,好不容易缓和了关系,而且他有点想了解一下穆桂霞的后续消息,因此对詹大娘相当客气,甚至是摆酒给詹大娘吃,自己装作对军户李女人感兴趣的样子,陪她聊天。
  
  不过葫芦低估了詹大娘的智商情商,她叹口气:“小,你别装了。我老太婆做了这么多年的媒人,什么样的男女没见过啊。说心里话,你和那个穆桂霞没缘分,她清醒时看不上你,不清醒时配不上你,听说她爹娘接了人家寺后刘周传钦家的五千块钱彩礼,把她许给周家了。”
  
  这个消息有点晴空霹雳,刘天成傻在那里,很像是一只秋霜后的葫芦。他心里酸酸的。詹大娘又说:“给你介绍的这个妮子,其实是人家看上你了,托我来说媒,小呀,做人不能太和自己过不去,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就行,别总想大馍馍!”最后这句话是一句刘家窝棚的俗语,意思是不要想得太高。
  
  刘天成很坚决地摇摇头:“大娘,既然话说透了,那你听我说几句吧!”
  
  四、
  
  詹大娘笑了,她端起酒盅抿了一口酒:“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这件事只能靠你自己。我给你说,寺后刘那个周传钦人品的确不怎么样?倒不是说他投机倒把,就是把他奶奶腿打断这个事都让我们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看不起他,这种棺材瓤子都四十了,居然想娶女大学生,遭天谴呀。”
  
  刘天成站了起来:“大娘,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好吧?”
  
  詹大娘又喝了一杯酒:“我说了,我是来给你做媒的,人家军户李的女子等我回信呢。”
  
  刘天成颓然坐下,他妈也在旁边陪着,听出了儿子似乎话里有话,忙拉扯詹大娘:“他大娘,这件事可不能让葫芦自己做主,我觉得军户李的女子就很合适,你安排见面吧!”
  
  刘天成忽然抓起白酒瓶子,昂着脖子往自己嘴里灌起酒来,农村地瓜干酒辛辣而且充满力量,平常刘天成喝半斤就糊里糊涂了,但今天一整瓶子除了詹大娘倒了一点,剩下的都让他灌进自己肚子,然后他推着自己家里的自行车,风驰电掣般往穆庄跑去。
  
  后来的故事有点分歧,因为不同的人对于故事描述不一样,而刘天成自己也彻底断片,他都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等到他半夜醒来之后,家里多了一个人,女人,就是那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穆桂霞,穆桂霞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完全村姑的打扮,她端坐在炕头上,一句话不说。
  
  他问旁边哭哭啼啼的母亲:“妈,咋回事?这个,这个,穆桂霞怎么到咱家来了?”
  
  他娘大哭:“你这个混球,你这个葫芦,女人是你花了一万块钱娶回家来的。不,两万,你还给人家寺后刘的一万块钱。咱家哪有这么多钱。花这么多钱你娶了一个祖宗!我们家找不到媳妇儿吗?头晌你大娘还给你说了军户李的女子,人家可是一分钱也不要。”
  
  他爹蹲在地上抽烟,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刘天成看看家里三个人,他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得出来木已成舟,家里多了一个人,而且按照母亲的说法,这是自己的媳妇儿!当然,这也是他心底最深处渴望的东西。
  
  第二天他清醒过来以后,多方打听自己那天做了什么,当然穆桂霞依旧泥菩萨一般坐在他家炕头上一动不动,这让父母唉声叹气的,他至少听到了三个版本:其一说他到了穆庄后就大声吵嚷,说自己是到穆桂霞家求婚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穆桂霞带回自己家,结果被穆家人差点打了,后来是詹大娘去了说合,穆桂霞父母恨不得早日把女人找个人家嫁出去,也就顺水推舟收了他爹娘送去的钱,直接把闺女送到了他家;其二前半截和刚才有点相似,只是说后来寺后刘的那个和穆桂霞订婚的男人闻讯而来,和他一场肉搏,他被人家按在雪地上一顿摩擦后一口咬住对方耳朵,那厮居然疼跪了后求饶,后来就是赔了对方钱后握手言和;其三是说他跪在穆家求婚,后来成功了。
  
  不管怎么说,有几个事实是完全确认的,其一就是他家掏了二万块钱让他闪婚;其二就是穆桂霞成了他家的人;其三他这个葫芦被人开瓢过,他身上遍体鳞伤就是证明。
  
  五、
  
  一九九三年,葫芦刘天成娶了穆桂霞,当然这个“娶”只是一种简单的形式,家里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没有那种洞房花烛夜的感觉,而且没办酒席、没举行仪式、更是没有结婚登记,当然也不可能结婚,穆桂霞的户口早已不在农村,虽然她现在犯了病,可是从身份上她是城市户口。在那个年代,就好像跃过龙门的鲤鱼,只不过是奄奄一息生病的理由。
  
  这个事在当时很是轰动,不少人觉得刘天成捡了大便宜,在当时农村属于社会底层,为了一个农转非户口倾家荡产都可以,刘天成只花了两万块钱就得了这样品貌俱佳的媳妇儿并不亏,要真是能生个一男半女,那可是接班母亲的身份,于是很多人说刘天成大智若愚,就像他竞争村干部一样,看似毫无意义,没有什么实在利益,村支书让好多人干别人都不干,偏偏高中生刘天成挺身而出,这次娶了患精神病的女大学生,将来万一女人病好了,那就是给他家脱胎换骨。
  
  唯一对此事怒不可遏的就是他家人,刘天成父母都是那种典型的老实人,他们不懂刘天成心目中所谓的爱情,更没有村民那些故作高深的想法,他们只知道自己家被人讹诈了二万块钱,原本这笔钱可以盖三间窗明几净的大北屋,这也是将来给儿孙成家立业的本基所在,这几年农村情况好了很多,但是二万块钱这个数字也算是二位老人攒半辈子的钱,当时在穆庄看酒醉的儿子被人家菜刀架在了身上,要不拿钱带着女大学生就让他成为“新时代的李莲英”,老实人就是老实人,他们只能倾其所有救儿子,不过穆家人倒是说话算数,收钱之后直接把那闺女撵到了他们家。
  
  刘天成坐在家里炕头上适应了三天三夜的形式,吓得他娘以为神经病也会传染,家里多了一尊吃喝拉撒睡的女神仙,怎么儿子也不可理喻了呢。她回娘家找四爷爷,那是整个清平县都出名的风水师,让他去给家里看看,是不是过年对神灵不敬才有了此次大祸呢。四爷爷此时已经患了重病,不过看侄孙女的脸色,就说她家门有喜事。
  
  刘天成他妈跪倒在地大哭:“四爷爷,什么喜事呀!我们家都快活不下去了!儿子忤逆非要娶个神经病,现在他也痴痴呆呆的,您快救命吧!”
  
  老头叹息一声:“你也别这般说,你这是修善缘,修善缘呀。儿孙自有儿孙福,家里有佛比去庙里烧香好。”刘天成他妈听不明白,琢磨着这老头是痰迷心窍,真糊涂了。
  
  不过等她回家,见儿子已经没事了,正在那里打扫院子,儿媳妇儿则坐在炕头上还是一动不动,刘天成见母亲回来,郑重其事说道:“妈,我想了,咱们马上开春了,我们可不能像前几年那样种地,地里刨食发不了财,我觉得今年该想办法!有了钱我们可以给桂霞看病!”
  
  前几句话倒是中听,到最后一句让她妈直接有哭起来:“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儿忘了娘,你真是大葫芦!”刘天成嘻嘻笑了起来。
  
  再热闹的事情也会慢慢平息,随着天气越来越暖和,田地里麦田正式返青,麦蒿开出黄色花朵的时候,人们已经习惯了大队会计的举动,他娶媳妇儿的新鲜事慢慢没人提,不过这小子果然不同凡响,别人都种春玉米,他整了一地的婆婆丁,这有点不务正业的行为让不少人都有点看不惯,但是婆婆丁一两个月就开出了黄色的花朵,刘天成天天采两筐去县城早市上卖,生意好得居然一塌糊涂。野生婆婆丁是一味真真正正的中草药,也是被誉为是中草药的“八大金刚”之一,县城的人都用它降血压血脂,清热解火,每天刘天成都能赚个一二百块钱。
  
  六、
  
  本来按照农村人想法,穆桂霞住在了刘家,那圆房就是顺理成章的事,甚至有不少好事者去到他家墙根下听房,看看这女大学生是如何被葫芦拿下的,只是让所有的人失望了,包括刘天成的父母都没想到儿子居然这般能忍。
  
  按照刘母带点恶毒的话,穆桂霞在家就好像是请来的祖宗,除了面无表情地坐着几乎就没有什么动作,可是刘天成比孝敬他爹还要好,这傻孩子从来就没做过饭,可现在居然学会了煎炒烹炸,偶尔会改善生活炖只鸡给穆桂霞吃,他家本来有二十多只鸡,死在刘天成手里的已经有五六只,其中有一个正在下蛋的母鸡被他毫不留情干掉后,刘母拿着扫帚追了他两条街,这件事的后果是家里所有的鸡见到刘天成没有了以前的和谐气氛,也可能是因为被惊吓、也可能是因为抗议,母鸡都不下蛋了,这让顿顿给媳妇儿蒸个鸡蛋羹的葫芦男人很是扫兴,好在他有婆婆丁生意作为支撑,每次赶集都买点鸡蛋或者新鲜水果给媳妇儿带回来。
  
  穆桂霞几个月下来胖了不少,甚至别人都以为她怀孕了。她脸上开始出现红晕,那种春节前的青菜色都看不到了,刘天成让妹妹陪她到县城大澡堂子里洗过两次澡,然后换上了他买的春装,如果不看这个女子木木的双眼,都会认为这是城里姑娘,穆桂霞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也是刘天成疯狂迷恋上她的原因之一。
  
  刘天成从不碰穆桂霞,这个年龄的男人能做到这一点真需要一定毅力的,他父母已经强制把穆桂霞安置在他房间里,他屋里是那种大土炕,类似于城里三米大床,刘天成睡在西头,穆桂霞睡在北头,不能不说有时候刘天成会忍无可忍,但是他宁可自己亏待自己,也不去亵渎那个女子,他觉得在女子神志不清醒的情况下做那种事是犯罪!当然这也是高中生的觉悟,按照法律条文解释,和现在状态下的女人发生某种关系,的确属于性侵的范畴。
  
  当刘天成兜里的钱超过四位数时,他开始带着穆桂霞去四处求医,先是县医院,后来去聊城人民医院,然后就是找些老中医之流了。做过很多检查,也拿回来很多药物,但没有什么结果,穆桂霞依旧痴痴呆呆,仿佛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并不存在一样。
  
  不过事情出现了转机,他在县城早市上遇到了一位买婆婆丁的老中医,无意间说起穆桂霞的病,那人说这个病好像甘肃有一位大夫能治。
  
  七、
  
  刘天成很激动,他大方地把所有婆婆丁都送给了老太太,询问她到底是怎么一个说法,毕竟甘肃相对于山东来说很是遥远,而且穆桂霞这个病在北京都没治好,怎么那种偏远地方居然能有人治疗。
  
  老太太说她年轻时曾经在甘肃银川玉门关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实在受不了那里的气候,所以早早退休回了内地,听刘天成说自己家人这种病她在甘肃时见人过犯过,是位东北人给治疗的,而且说这病以前东北常有发生,都用跳大神的方式治疗,文言词叫做萨满教,病因和奇寒天气以及情绪低落有关系,不过文化革命时因为破四旧和破除封建迷信,几乎所有真正懂萨满教的人都被一扫而光,这位在甘肃遇见的东北人可能因为躲得远才成了漏网之鱼,不过治病的方法有点不敢恭维,要吃烧纸和连打加骂的,不过最终犯病的人醒过来了。
  
  真的能清醒过来?刘天成心里燃起了希望?“大娘,你能给我一个地址吗?我想去玉门关找找那个人!”
  
  老太太看看那堆婆婆丁,又看看刘天成一身褴褛的衣服,知道自己只能行善积德,她点点头:“行!不过这个事过去七八年了,我回来清平都三年了,不知道那个人找得到找不到呢。”
  
  刘天成是不肯放弃一点希望的,他说道:“大娘,死马当活马医吧!俺家里不能少了俺媳妇儿,真要是她治好了病,我就是砸锅卖铁也愿意。”
  
  后来,刘天成真的带着自己所谓的媳妇儿去了甘肃,这一趟就是半年时间,家里的蒲公英开出了嫩黄色的花朵,他爹妈帮他打理,只是这茬蒲公英之后地里误了农时,虽然勉强也种了些玉米,可显然不会有什么收成。刘天成他妈又开始哭:“作孽呀!我怎么摊上这样一个葫芦儿子!”
  
  村里人都说这病会传染,尤其是夫妻之间做那个事时少不了同气连枝,于是一个神经病发展成为一对神经病,更有人说得更玄乎,说穆桂霞根本不是病,而是祖辈上殷泽选错了人,本来传宗接代的应该是男人,所以考上大学这种事根本落不到女人身上,可是她夺了天地造化,于是才有这种失了心智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种病就是无药可救,刘天成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葫芦。本来因为他种婆婆丁让人觉得高中生不同一般,现在想起来也不过如此,大队会计半年不在刘家窝棚,他的村干部也要免去,当然这也就是说说而已。
  
  这期间刘天成给家里写过两次信,都是说穆桂霞的病很有起色,她现在已经慢慢苏醒,但是说辞并不多。他爹曾经也想去甘肃找儿子,可是信上并没有留地址,也就只能骂几句不孝之子,后来更是淡下心来,觉得儿子不在家更省心,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是个成年人了,也给他娶了媳妇儿,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至于能不能将来传宗接代,那真不是老两口的问题了。
  
  虽然这种想法有点自欺欺人,有点精神胜利法的概念,可是谁家摊上这种不省心的孩子不这么想呢?如果真要和孩子计较短长,恐怕天下一般父母都要气死,就像当时为了让儿子不至于被人家阉割,他们掏了贰万块钱买了这个没有一点用处的女大学生,就像孩子要带着媳妇儿去甘肃求医,老两口说啥也不起作用一样,认命吧!他们动不动就拿村子里年轻轻就喝农药自杀的孩子、生下来就是傻孩子的儿女来聊以自慰,也许这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吧。
  
  八、
  
  一九九三年的冬天,整个北中国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路上积雪足足有一尺多深,所有的陆路交通都中断了,除了步行之外,几乎没有可以借助的交通工具,就连骡马拉的地排车都没法上路,也就是在这场风雪中,刘天成回家来了,一个人。
  
  他敲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父母正和妹妹都很警惕地看着房屋和院子,村里已经发生了至少三起房子被雪压塌的事故,虽然人无大碍,但也让所有的人都提心吊胆的,这些房屋都是十几年乃至二十几年前的土坯房,下雪时要持续不断地用笆篓和扫帚去清理房顶,稍微等得时间长些就可能造成墙倒屋塌,所以家里人根本不敢早早睡觉,整个村中也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就连土狗都不敢轻易叫的大声,生怕声波会震塌房子。
  
  门口传来敲门声时,家里人都吃了一惊,刘父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毕竟在这种天气是不可能有客人来拜访的。但随即一声咳嗽传来,全家人马上都兴奋起来,刘天风第一个跑出门去:“我哥哥、嫂子回来了!”
  
  门外站着刘天成,半年没见,他已经变得有点变了样子,脸上长出了胡子茬,身材也高大了很多,最重要的是他眼睛里多了些许光芒,从脸上看越来越像他父亲了。
  
  “哥,穆桂……我嫂子呢?”妹妹看是哥哥独自回来,有点惊讶。
  
  刘天成抖落了一身积雪,走进门来,他没有回答妹妹的问题,而是放下随身的一个箱子,然后直奔桌子上摆着的剩饭而去:“饿死我了!”话音未落就狼吞虎咽起来。
  
  一家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开始盘问他这半年的经历,当然大家最关心的就是穆桂霞去了哪里,要知道人家可是穆庄的闺女,虽然娶到了刘家窝棚,但人要是找不到了那可会上门兴师问罪。
  
  刘天成不回答这个问题,他风卷残云般干掉了三个馒头,然后才伸个懒腰:“穆桂霞,她当然去北京上大学了。我给你们说,我在北京干了二个月零工,终于明白下一步农村该怎么发展了。”
  
  屋里静了下来,死一般的寂静。很显然这个看似很正常的回答让大家都有点无法适应。过了足足有五分钟,刘母才问道:“你的意思是她病好了?又回去上学了?咱们贰万块钱白花了?”
  
  刘天成摇摇头:“你说对了一多半,但是没有白花贰万块钱,桂霞现在是我妹妹!和天凤一样!”说这话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危机,老妈已经举起来了擀面杖。
  
  九、
  
  葫芦刘天成母亲并没有打儿子,她看着抱着头蹲在地上的娃,忽然嚎哭起来,院子里墙上的积雪被哭声都震落了很多,几乎整个刘家窝棚都能听到这种绝望的、歇斯底里的声音,好多人都跑出来,以为是刘家发生了什么大事,有几个本家更是跑过来观看,就连后街的詹大娘都踩着和膝盖平齐的雪过来看个究竟,当听说刘天成给穆桂霞治好了病,又很大方地放她去念了大学,所有的人都唉声叹气起来。
  
  农村并不是像一些正能量书中写得那样憨厚朴实,而是人穷志短,生活在最底层的人尔虞我诈并不少,而且往往采取一些极端的方式,就像当时刘天成被穆家逼娶神经病的穆桂霞,就是一锤子买卖,与其说他们二万元卖了闺女,不如说一劳永逸解决了自己家里的麻烦,神经病本就是那种最可怕的疾病之一,那不是出卖而是讹诈,甚至那个当初想娶穆桂霞的军户李二流子也是见好就收,大家都把刘家当做了冤大头。当然谁也没想到后来事情会有转机,穆桂霞能治好那种本来就无药可救的病症,但刘天成又一次犯傻,把自己媳妇儿拱手送走,这和当初花二万块钱一般,甚至比那件事更让人扼腕叹息。
  
  刘天成坐在家里的小板凳上,听众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地训斥,他开始还僵着脖子想要反驳几句,但被他妈几巴掌拍下去之后就一语不发了,他噘着嘴抱着膝盖蹲在凳子上,众人忽然觉得他真得像是葫芦造型。
  
  说来也怪,刘天成回来之后,那场大雪居然停了,而且在大冬天接二连三来了温度超过零度的天气,不到一周时间居然雪融冰消,整个刘家窝棚,甚至是整个清平县都出现了房倒屋塌的情形,可是偏偏刘天成家的老房子屹立不倒,他们家前前后后的房都坍塌了,剩下他家的宅子好像塔般耸立。
  
  刘天成去了一趟穆庄,很显然是准备分享一下关于穆桂霞的好消息,但谁知道他再次被误会,穆家人以为他是来要那二万块钱的彩礼,群情激昂把他骂出了村子,穆桂霞的哥哥嫂子更是直言不讳:“那钱我们收了,我妹妹就是你家的人,这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她就是大学生和我们也没关系!你要是有什么痴心妄想,小心我们不认你这门亲戚。”
  
  刘天成的满脸喜悦顿时变成了灰头土脸,他长叹一声转身走了。看他离开,穆家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最后大家得出的结论是:这小子想耍心眼!花了两万块钱觉得冤了,想要回去,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不过很快就证明这件事情不是刘天成胡说了,穆桂霞给家里寄来了信,说自己现在已经在航空航天大学复学,而且寒假内因为要追一下生病丢下的课程,所以寒假不准备回来了,而且信里对刘天成格外推崇,说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们在甘肃治病时,因为手里没钱,刘天成一直在打工,当然,穆桂霞也很隐晦地说了二人的关系:亲兄妹一般,没有那种别人想象的关系。
  
  穆家再度开家庭会议,最后给这个闺女写了一份类似于断绝关系的信:我们收了彩礼,你是刘家的媳妇儿!你愿意不回家就别回来,学费找你婆婆家要吧。
  
  十、
  
  没有人知道穆桂霞收到这封信是什么反应,但是她再也没有给穆庄的家写过信。
  
  反倒是刘天成几乎每周都要和穆桂霞通讯联系,这个大队会计本来已经开始蜕化为典型性农民,和很多的大爷大叔一般到了冬天去南墙下晒太阳,从心理上让自己封闭起来,无所进取也无所追求,根本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习惯了农村节奏而已。其实每个人都有过自命不凡的心理过程,可总是被时间磕碰的遍体鳞伤之后习惯于躲避,刘天成如果不是遇见穆桂霞,他就不会被唤醒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
  
  他没有告诉家人在甘肃、在北京的经历,他也曾经动过那种被称之为“孬”的念头,毕竟和一个正当年的女子挤在一张床上,他不可能没有生理反应,只是刘天成不愿意做那种没有感情只有欲望的畜生,尤其是面对自己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暗恋对象,他也知道当女人真正清醒之时,也就是她离开的时刻,可这又怎么样?能为一个人真正付出就是心理满足。他想起自己写过的一些投稿的诗文,也许当真正经历过某些东西才明白自己以前之时妄想罢了。他忽然在路过敦煌月牙泉时诗兴大发,写了一首诗,穆桂霞是他唯一读者,不过生命中的唤醒总是在想不到的时刻,那首诗居然让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穆桂霞涌出了眼泪。
  
  也许那位甘肃的萨满教老者说得对:人有三个灵魂,分别是生命之魂、思想之魂和转生之魂,穆桂霞的思想之魂丢失了,要有机缘才能找回来,那首月牙泉边的诗大概就是最好的灵丹妙药了。这个女孩并不是萨满教救的,更不是什么跳大神的功效,而是被一种纯洁挚爱而触动了魂魄的软肋。
  
  刘天成曾经身无分文,和穆桂霞像是乞丐般徒步从甘肃走回的北京,那个时候穆桂霞已经和正常人一样,一千五百公里的路程他们走了四十五天,这四十五天是刘天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光辉的四十五天,他懂了人生也明白了那场高考的失利只是一场败仗,而不是失败的战役,他要改变自己。
  
  后来在北京他打了两个月工之后下定决心回刘家窝棚,也是在义无反顾中他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与其说这段感情是一种洗礼,与其说他去给穆桂霞治病是行善积德,不如说这失去的半年让刘天成脱胎换骨了。
  
  普通农民一九九四年的冬天是单调的,大家躺在家里喝酒吹牛,甚至是一些年轻人闲来无事去招惹点事情,但刘天成回到家里后就开始归整一套设备图纸,这是最简单的压砖机,是在航空航天大学读书的穆桂霞给他找到的,这是一种起步和尝试,更准确的说这是一种命运的蜕变,刘天成想用知识来改变命运,就像他用爱情改变了自我。
  
  春节假期穆桂霞回来了,但是她没有去穆庄,而是住在了刘家窝棚,当然不是用刘家媳妇的名义,而是和刘天成妹妹住在一起,这在当时的村庄里又再度引起了轰动,穆庄娘家也派穆桂霞哥哥过来,看穆桂霞真的没有事了,就又开始闹幺蛾子,说要让她回娘家住几天,又说大学生怎么能嫁个文盲之类的话,穆桂霞冷笑,她拿出了那封断绝关系的信件,于是一片哄笑中穆庄人抱头鼠窜,不过看得出来穆桂霞并不开心,她大哭了一场。
  
  十一、
  
  生活并不如意,但仍是步履艰难往前走着,一年过去了,又一年过去了。
  
  刘天成主导的压砖机厂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开始他只是在自家院子里拆装接线,一个月也就是生产一台,可到了后来他开始熟练,而且一些成品不再简单的自给自足,而是和县里加工厂建立了合作关系,他的压砖机厂也正式作为集体企业开始运行,毕竟他属于村干部范畴,一九九四年年底时,这个厂每月能生产十几台机器,偏偏这个时候,国家出台了相关政策:为了保护土地,节约能源,实现建材轻型化节能化,因此把发展空心砌块列为基本国策,并成立了相关机构,各级政府都设立了墙体材料改革办公室,推动产业化的发展。刘家窝棚这个压砖机厂一下子就火了。
  
  厂里职工开始是二十几个人,后来发展到了七百多人,来买压砖机的人必须是全款而且至少要排二个月以上队,很多人托关系求人找刘天成,就是想提前拿到货物而已,整个清平县都知道这个厂,据说在那个厂里上班的工人每个月至少五千块钱工资,这是比县长都要高的收入呀。以前刘家窝棚的男人打光棍的很多,这也是当时刘天成父母一直为儿子焦虑的起点,但现在只要你说是压砖机厂的工人,媳妇儿尽管挑,不但是附近村子里的村姑,就连比较热门的县城女孩也不遑多让,有一个传言就是说压砖机厂是用脸盆发工资,当然后来也被证明这并不是传言。
  
  刘天成的父母再不为儿子的婚事发愁,这对老实人是村里最受尊敬的老者,关于刘天成的传说就是他是葫芦娃托生,什么是葫芦?那就是福禄的象征,农村人往往都对自己身边人多多少少嫉妒,就像刘天成找不到媳妇儿会让邻居有幸福感,但他找了大学生媳妇儿又让别人眼红嘲讽,可是当他远远把众人抛在远处时,大家就是恭维且尊崇了,据说刘家窝棚过年时不少人给刘天成烧香,因为他让这个村子里百分之百的人都成为富户,且别说厂子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拿工资的,就连村子里卖熟肉、卖豆腐脑的都水涨船高,谁要是敢说刘天成一句“不是”,恐怕他连村子都走不出去。
  
  一年后刘天成就成了县政协常委,而且成为刘家窝棚所在镇赵寨子镇的副镇长,任何怀才不遇、命比纸薄的抱怨其实都是一种自欺欺人,当你真正超乎众人时,该来的自然会来。
  
  穆桂霞大学毕业后分配回了清平县,她原本可以留在县政府,但她坚决要求去了赵寨子镇,她要和刘天成并肩作战:压砖机只是起步阶段,她要研发更多的农用机械,穆桂霞别出心裁的把所有产品都注册了葫芦商标。当然他们最后结婚了!
  
  只要你善良,幸福会水到渠成,只要你努力,未来就会有光芒。一、
  刘天成出生的时候,他们家葫芦秧子上接了一个特大号的葫芦,因此他的小名就被叫做“葫芦”,当然这并不是葫芦娃。
  
  据他爸爸回忆,足足有十七八斤,弄得整个村子里都知道了这个祥瑞,他所在的刘家窝棚内户家都姓刘,都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因此村里从不通婚,这个葫芦的奇观一直到刘天成在村里上小学还被人提起来:“那葫芦好大!而且颜色也和别人家的不一样,说不定真能从里边蹦出一个娃娃呢。”只是后来这个大葫芦不知所终,刘天成他爷爷说大葫芦剁碎了成为包子馅,味道和别的葫芦没有什么两样;刘天成他爹则说葫芦被一个白胡子老头买走了。刘天成小时候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最大,等他高考落榜回到村里后才知道那不过是实现不了的童话,成为包子馅的概率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
  
  葫芦的名字却给刘天成留了下来,村里人几乎很少知道他的大名,到后来他竞选村干部时,不少人打听:“刘天成是谁?”后来知道刘天成是刘建海的小儿子“葫芦”后才恍然大悟:“那娃呀!行!除了念书念得有点傻外,别得没毛病!”
  
  于是在高中毕业两年后,农民刘天成就成了村里的会计,不过村里也没啥账目。现在联产承包,已经不需要计算工分了,偶尔村里秋天算“提留”时他忙几天,其他时间就是名副其实的农民,当然唯一一点与众不同的就是,刘天成有点“文气”,经常写文章投稿,当然他的邮票用了近百张,但是无一收到录用的通知,毕竟一九九二年还没有后来的文盛之风:随便狗嘶猫咬的文章就会被某某平台录用,当时的编辑还是很有责任感的,这种责任感也就早就了葫芦刘天成的屡屡失意。当然还有一件很让刘家长辈犯愁的事情,那就是刘天成的婚事。
  
  说起来也是民风使然,在刘家窝棚都流行早婚,一般男孩子十四五岁就订门亲事,十六七岁就结婚成家,一般男孩到了十八岁还没“娶媳妇”,就有了打光棍的危险。刘天成上初中时学习不错,他自己也雄心勃勃的非要考大学,所以很坚定地拒绝了几个媒婆,惹得村里媒婆之首詹大娘堵着他家门骂了他半宿,说他不识好歹,将来一定找不到媳妇儿。少年心事当拿云的刘天成很不服气:“大娘,我要能找到媳妇儿怎么办?”
  
  詹大娘怒斥:“你要找上媳妇儿,我就从此后再不给人说媒了!刘建海,你老实了一辈子,咋摊上这样一个愣头青儿子?你两口子就是我当年保的媒,早知道有这种葫芦蛋,我就不撮合你俩了。”
  
  刘天成气得想要放家里的“大黑”去撵人,可是他爸爸妈妈都是老实人,出去好说歹说才算劝得詹大娘离开。果然从此以后再没有媒人到他家说媒,高中三年毕业时,刘天成距离高考分数线有八十分的差距,最后连复读的地方都找不到,也就灰头土脸回来,那个时候他满十八岁,二年后即便他成了大队会计,也依然是没有媒婆上门,这可急坏了他爸爸妈妈,不孝有三无后最大,这傻小子真要是没有媳妇儿,可就断了香火,村里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基本都做了爹娘,再这样下去,恐怕越大越麻烦。
  
  二、
  
  刘天成也有点着急,在农村都论虚岁,人家说起他来都是二十多了还没媳妇儿,连声调了都带点嘲讽。村里孩子过满月时都有请流水席的习惯,村干部们单独一桌,刘天成不能不参加,但是几乎所有满月酒最后都着落在他身上:“葫芦会计,啥时候喝你喜酒呀?”刘天成总是笑着点头:“快了,快了!”不过他知道,恐怕这个事还真有点麻烦,詹大娘这五年修行,已经不但给刘家窝棚男女撮合,而且赵寨子镇上她都成了知名人士,已经把做媒做成了产业化,颇有点行业垄断的劲头,不过千万别得罪女人,尤其不能得罪詹大娘这种女人,她牢牢封死了刘天成的所有可能出路:“谁要是给那个葫芦说媒,可别怨我和她断交。我也不是让刘家绝户,我只让他到我家三拜六叩,承让那年不该和我打赌!”
  
  这话是公开说的,自然是不怕人说给刘家人听,人要脸树要皮,詹大娘是想有个台阶下,可是刘天成现在也是村会计,总不能太不给面子吧,于是二人僵持着。
  
  正好过年时刘天成去詹大娘家拜年,他管詹大娘的老头子叫启德大爷,刘家窝棚没有两个刘。不过詹大娘和刘天成这两个冤家对头又撞在了一起,詹大娘叼着大烟袋,很有点女版座山雕的威风:“葫芦,这一年又一年的过来磕头拜年,人家都是成双成对,你可总是耍单呀!嘿嘿,打赌认输吧!给大娘磕仨头,说我服了,我就给你找个黄花大闺女。乖侄子,现在给你介绍,明年过年你就带着大胖小子到我家来拜年。”
  
  刘天成本来也有和詹大娘讲和的意思,毕竟家里父母都逼着他来认个错,可是男人骨子里总有几分不解风情,他被人逼着磕头,恐怕就是娶了媳妇儿也会一辈子抬不起头,他放肆地笑起来:“大娘,谁认输了?我就不信离了你这棵树我就吊不死,没有你说媒我就一辈子打光棍。别说你没给我介绍,就是介绍我也不见,你认识的都是没文化的女人,我要是找就找高中生女子。”
  
  詹大娘气极反笑:“好你个葫芦,你不应该叫葫芦,而应该叫棒槌,你不是想找上过学的女人吗?我给你说,咱村南边的穆庄就有,有一个在北京念书的女娃,神经了,在家里养着呢。念书有什么用?女子无才便是德!”
  
  刘天成也听过穆庄女子的故事,但大家都当做笑话,他哈哈笑了起来:“我不怕神经,你有本事给我介绍呀!我要的是文化,不是身体状态。”
  
  詹大娘看着他:“小,你这话不是开玩笑吧?穆庄那女子叫穆桂霞,她爹娘真让我给她找个婆家呢,你要是愿意,我试试?”
  
  三、
  
  穆桂霞这个名字让葫芦刘天成呆住了,他看看詹大娘,想问问她是不是开玩笑,不过这个大队会计并没有傻到听不出“好赖话”的层次,看来真有此事。刘天成是认识穆桂霞的,他俩初中还都是赵寨子镇中学的同学,那个时候穆桂霞的学习成绩就倾轧这个自命不凡的男生,后来二人在清平一中就读,刘天成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存在,偶尔在学校广播里出现名字,也都是检讨批判类,诸如“某班学生刘天成随地大小便,被校治安办查获,令其深刻检讨”、“刘天成因给老师起外号,被处以留校察看处分”等等,而这个穆桂霞则完全不一样,清平一中有考试后张榜的传统,这个穆桂霞都是高高在上,年纪排名几乎就没有下来过前十,她也在刘天成落榜那一年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偶尔刘天成给别人吹牛还说说有如此“牛”的女老乡,可谁知道她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大娘,这个穆桂霞是不是个子不高,一笑脸蛋上就俩酒窝,胖乎乎的娃娃脸呀?我还和她是同学呢。”刘天成说话的态度有点严肃,也有点感慨,原来人生真有多面性,曾经的天之骄子一旦落魄,甚至连普通的村姑都不如。
  
  詹大娘先是点点头,也叹口气:“这大过年的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可这孩子真是生不如死,她虽然学习好,但因为是女孩,她爹妈都不怎么看重她,以前是大学生,可以吃国粮,可后来得了病在家里就成了爹娘心病。她的病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说是就在学校里受了刺激,动不动就脱衣服,送到北京精神病医院治了几个月,就痴痴呆呆的了,和日本电影《追捕》上的横路敬二一个样。家里没钱给她治病,就接回家里来了。整天就坐在炕头上不说话,做爹娘的就想给她找个婆家,反正说生养是没问题。我也就是给你说说,像你家里的条件,你妈不会让你找这种媳妇儿的。”
  
  刘天成没再说话,他蔫蔫地回了家。少年有了心事,他开始闷闷不乐起来,偶尔晚上散步还要去穆庄附近走走,从刘家窝棚到穆庄并不远,但在农村村子就像堡垒一般,外村人偶尔到别的村子瞎转会被狗咬的。
  
  詹大娘并没有给刘天成说穆桂霞的媒,反而在过了正月十五后给他介绍了一个军户李村的姑娘,那是一个村干部家的闺女,和刘家窝棚的大队会计也算是门当户对,当然这个女子没什么文化,女子无才便是德,在农村能生娃、能干农活才是第一选择,至于美颜妖娆那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谁也没奢侈到摆一个花瓶在家里。
  
  刘天成本能想拒绝,可是他又不愿意得罪詹大娘,毕竟二人不对付了五六年,好不容易缓和了关系,而且他有点想了解一下穆桂霞的后续消息,因此对詹大娘相当客气,甚至是摆酒给詹大娘吃,自己装作对军户李女人感兴趣的样子,陪她聊天。
  
  不过葫芦低估了詹大娘的智商情商,她叹口气:“小,你别装了。我老太婆做了这么多年的媒人,什么样的男女没见过啊。说心里话,你和那个穆桂霞没缘分,她清醒时看不上你,不清醒时配不上你,听说她爹娘接了人家寺后刘周传钦家的五千块钱彩礼,把她许给周家了。”
  
  这个消息有点晴空霹雳,刘天成傻在那里,很像是一只秋霜后的葫芦。他心里酸酸的。詹大娘又说:“给你介绍的这个妮子,其实是人家看上你了,托我来说媒,小呀,做人不能太和自己过不去,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就行,别总想大馍馍!”最后这句话是一句刘家窝棚的俗语,意思是不要想得太高。
  
  刘天成很坚决地摇摇头:“大娘,既然话说透了,那你听我说几句吧!”
  
  四、
  
  詹大娘笑了,她端起酒盅抿了一口酒:“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这件事只能靠你自己。我给你说,寺后刘那个周传钦人品的确不怎么样?倒不是说他投机倒把,就是把他奶奶腿打断这个事都让我们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看不起他,这种棺材瓤子都四十了,居然想娶女大学生,遭天谴呀。”
  
  刘天成站了起来:“大娘,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好吧?”
  
  詹大娘又喝了一杯酒:“我说了,我是来给你做媒的,人家军户李的女子等我回信呢。”
  
  刘天成颓然坐下,他妈也在旁边陪着,听出了儿子似乎话里有话,忙拉扯詹大娘:“他大娘,这件事可不能让葫芦自己做主,我觉得军户李的女子就很合适,你安排见面吧!”
  
  刘天成忽然抓起白酒瓶子,昂着脖子往自己嘴里灌起酒来,农村地瓜干酒辛辣而且充满力量,平常刘天成喝半斤就糊里糊涂了,但今天一整瓶子除了詹大娘倒了一点,剩下的都让他灌进自己肚子,然后他推着自己家里的自行车,风驰电掣般往穆庄跑去。
  
  后来的故事有点分歧,因为不同的人对于故事描述不一样,而刘天成自己也彻底断片,他都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等到他半夜醒来之后,家里多了一个人,女人,就是那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穆桂霞,穆桂霞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完全村姑的打扮,她端坐在炕头上,一句话不说。
  
  他问旁边哭哭啼啼的母亲:“妈,咋回事?这个,这个,穆桂霞怎么到咱家来了?”
  
  他娘大哭:“你这个混球,你这个葫芦,女人是你花了一万块钱娶回家来的。不,两万,你还给人家寺后刘的一万块钱。咱家哪有这么多钱。花这么多钱你娶了一个祖宗!我们家找不到媳妇儿吗?头晌你大娘还给你说了军户李的女子,人家可是一分钱也不要。”
  
  他爹蹲在地上抽烟,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刘天成看看家里三个人,他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得出来木已成舟,家里多了一个人,而且按照母亲的说法,这是自己的媳妇儿!当然,这也是他心底最深处渴望的东西。
  
  第二天他清醒过来以后,多方打听自己那天做了什么,当然穆桂霞依旧泥菩萨一般坐在他家炕头上一动不动,这让父母唉声叹气的,他至少听到了三个版本:其一说他到了穆庄后就大声吵嚷,说自己是到穆桂霞家求婚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穆桂霞带回自己家,结果被穆家人差点打了,后来是詹大娘去了说合,穆桂霞父母恨不得早日把女人找个人家嫁出去,也就顺水推舟收了他爹娘送去的钱,直接把闺女送到了他家;其二前半截和刚才有点相似,只是说后来寺后刘的那个和穆桂霞订婚的男人闻讯而来,和他一场肉搏,他被人家按在雪地上一顿摩擦后一口咬住对方耳朵,那厮居然疼跪了后求饶,后来就是赔了对方钱后握手言和;其三是说他跪在穆家求婚,后来成功了。
  
  不管怎么说,有几个事实是完全确认的,其一就是他家掏了二万块钱让他闪婚;其二就是穆桂霞成了他家的人;其三他这个葫芦被人开瓢过,他身上遍体鳞伤就是证明。
  
  五、
  
  一九九三年,葫芦刘天成娶了穆桂霞,当然这个“娶”只是一种简单的形式,家里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没有那种洞房花烛夜的感觉,而且没办酒席、没举行仪式、更是没有结婚登记,当然也不可能结婚,穆桂霞的户口早已不在农村,虽然她现在犯了病,可是从身份上她是城市户口。在那个年代,就好像跃过龙门的鲤鱼,只不过是奄奄一息生病的理由。
  
  这个事在当时很是轰动,不少人觉得刘天成捡了大便宜,在当时农村属于社会底层,为了一个农转非户口倾家荡产都可以,刘天成只花了两万块钱就得了这样品貌俱佳的媳妇儿并不亏,要真是能生个一男半女,那可是接班母亲的身份,于是很多人说刘天成大智若愚,就像他竞争村干部一样,看似毫无意义,没有什么实在利益,村支书让好多人干别人都不干,偏偏高中生刘天成挺身而出,这次娶了患精神病的女大学生,将来万一女人病好了,那就是给他家脱胎换骨。
  
  唯一对此事怒不可遏的就是他家人,刘天成父母都是那种典型的老实人,他们不懂刘天成心目中所谓的爱情,更没有村民那些故作高深的想法,他们只知道自己家被人讹诈了二万块钱,原本这笔钱可以盖三间窗明几净的大北屋,这也是将来给儿孙成家立业的本基所在,这几年农村情况好了很多,但是二万块钱这个数字也算是二位老人攒半辈子的钱,当时在穆庄看酒醉的儿子被人家菜刀架在了身上,要不拿钱带着女大学生就让他成为“新时代的李莲英”,老实人就是老实人,他们只能倾其所有救儿子,不过穆家人倒是说话算数,收钱之后直接把那闺女撵到了他们家。
  
  刘天成坐在家里炕头上适应了三天三夜的形式,吓得他娘以为神经病也会传染,家里多了一尊吃喝拉撒睡的女神仙,怎么儿子也不可理喻了呢。她回娘家找四爷爷,那是整个清平县都出名的风水师,让他去给家里看看,是不是过年对神灵不敬才有了此次大祸呢。四爷爷此时已经患了重病,不过看侄孙女的脸色,就说她家门有喜事。
  
  刘天成他妈跪倒在地大哭:“四爷爷,什么喜事呀!我们家都快活不下去了!儿子忤逆非要娶个神经病,现在他也痴痴呆呆的,您快救命吧!”
  
  老头叹息一声:“你也别这般说,你这是修善缘,修善缘呀。儿孙自有儿孙福,家里有佛比去庙里烧香好。”刘天成他妈听不明白,琢磨着这老头是痰迷心窍,真糊涂了。
  
  不过等她回家,见儿子已经没事了,正在那里打扫院子,儿媳妇儿则坐在炕头上还是一动不动,刘天成见母亲回来,郑重其事说道:“妈,我想了,咱们马上开春了,我们可不能像前几年那样种地,地里刨食发不了财,我觉得今年该想办法!有了钱我们可以给桂霞看病!”
  
  前几句话倒是中听,到最后一句让她妈直接有哭起来:“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儿忘了娘,你真是大葫芦!”刘天成嘻嘻笑了起来。
  
  再热闹的事情也会慢慢平息,随着天气越来越暖和,田地里麦田正式返青,麦蒿开出黄色花朵的时候,人们已经习惯了大队会计的举动,他娶媳妇儿的新鲜事慢慢没人提,不过这小子果然不同凡响,别人都种春玉米,他整了一地的婆婆丁,这有点不务正业的行为让不少人都有点看不惯,但是婆婆丁一两个月就开出了黄色的花朵,刘天成天天采两筐去县城早市上卖,生意好得居然一塌糊涂。野生婆婆丁是一味真真正正的中草药,也是被誉为是中草药的“八大金刚”之一,县城的人都用它降血压血脂,清热解火,每天刘天成都能赚个一二百块钱。
  
  六、
  
  本来按照农村人想法,穆桂霞住在了刘家,那圆房就是顺理成章的事,甚至有不少好事者去到他家墙根下听房,看看这女大学生是如何被葫芦拿下的,只是让所有的人失望了,包括刘天成的父母都没想到儿子居然这般能忍。
  
  按照刘母带点恶毒的话,穆桂霞在家就好像是请来的祖宗,除了面无表情地坐着几乎就没有什么动作,可是刘天成比孝敬他爹还要好,这傻孩子从来就没做过饭,可现在居然学会了煎炒烹炸,偶尔会改善生活炖只鸡给穆桂霞吃,他家本来有二十多只鸡,死在刘天成手里的已经有五六只,其中有一个正在下蛋的母鸡被他毫不留情干掉后,刘母拿着扫帚追了他两条街,这件事的后果是家里所有的鸡见到刘天成没有了以前的和谐气氛,也可能是因为被惊吓、也可能是因为抗议,母鸡都不下蛋了,这让顿顿给媳妇儿蒸个鸡蛋羹的葫芦男人很是扫兴,好在他有婆婆丁生意作为支撑,每次赶集都买点鸡蛋或者新鲜水果给媳妇儿带回来。
  
  穆桂霞几个月下来胖了不少,甚至别人都以为她怀孕了。她脸上开始出现红晕,那种春节前的青菜色都看不到了,刘天成让妹妹陪她到县城大澡堂子里洗过两次澡,然后换上了他买的春装,如果不看这个女子木木的双眼,都会认为这是城里姑娘,穆桂霞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也是刘天成疯狂迷恋上她的原因之一。
  
  刘天成从不碰穆桂霞,这个年龄的男人能做到这一点真需要一定毅力的,他父母已经强制把穆桂霞安置在他房间里,他屋里是那种大土炕,类似于城里三米大床,刘天成睡在西头,穆桂霞睡在北头,不能不说有时候刘天成会忍无可忍,但是他宁可自己亏待自己,也不去亵渎那个女子,他觉得在女子神志不清醒的情况下做那种事是犯罪!当然这也是高中生的觉悟,按照法律条文解释,和现在状态下的女人发生某种关系,的确属于性侵的范畴。
  
  当刘天成兜里的钱超过四位数时,他开始带着穆桂霞去四处求医,先是县医院,后来去聊城人民医院,然后就是找些老中医之流了。做过很多检查,也拿回来很多药物,但没有什么结果,穆桂霞依旧痴痴呆呆,仿佛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并不存在一样。
  
  不过事情出现了转机,他在县城早市上遇到了一位买婆婆丁的老中医,无意间说起穆桂霞的病,那人说这个病好像甘肃有一位大夫能治。
  
  七、
  
  刘天成很激动,他大方地把所有婆婆丁都送给了老太太,询问她到底是怎么一个说法,毕竟甘肃相对于山东来说很是遥远,而且穆桂霞这个病在北京都没治好,怎么那种偏远地方居然能有人治疗。
  
  老太太说她年轻时曾经在甘肃银川玉门关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实在受不了那里的气候,所以早早退休回了内地,听刘天成说自己家人这种病她在甘肃时见人过犯过,是位东北人给治疗的,而且说这病以前东北常有发生,都用跳大神的方式治疗,文言词叫做萨满教,病因和奇寒天气以及情绪低落有关系,不过文化革命时因为破四旧和破除封建迷信,几乎所有真正懂萨满教的人都被一扫而光,这位在甘肃遇见的东北人可能因为躲得远才成了漏网之鱼,不过治病的方法有点不敢恭维,要吃烧纸和连打加骂的,不过最终犯病的人醒过来了。
  
  真的能清醒过来?刘天成心里燃起了希望?“大娘,你能给我一个地址吗?我想去玉门关找找那个人!”
  
  老太太看看那堆婆婆丁,又看看刘天成一身褴褛的衣服,知道自己只能行善积德,她点点头:“行!不过这个事过去七八年了,我回来清平都三年了,不知道那个人找得到找不到呢。”
  
  刘天成是不肯放弃一点希望的,他说道:“大娘,死马当活马医吧!俺家里不能少了俺媳妇儿,真要是她治好了病,我就是砸锅卖铁也愿意。”
  
  后来,刘天成真的带着自己所谓的媳妇儿去了甘肃,这一趟就是半年时间,家里的蒲公英开出了嫩黄色的花朵,他爹妈帮他打理,只是这茬蒲公英之后地里误了农时,虽然勉强也种了些玉米,可显然不会有什么收成。刘天成他妈又开始哭:“作孽呀!我怎么摊上这样一个葫芦儿子!”
  
  村里人都说这病会传染,尤其是夫妻之间做那个事时少不了同气连枝,于是一个神经病发展成为一对神经病,更有人说得更玄乎,说穆桂霞根本不是病,而是祖辈上殷泽选错了人,本来传宗接代的应该是男人,所以考上大学这种事根本落不到女人身上,可是她夺了天地造化,于是才有这种失了心智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种病就是无药可救,刘天成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葫芦。本来因为他种婆婆丁让人觉得高中生不同一般,现在想起来也不过如此,大队会计半年不在刘家窝棚,他的村干部也要免去,当然这也就是说说而已。
  
  这期间刘天成给家里写过两次信,都是说穆桂霞的病很有起色,她现在已经慢慢苏醒,但是说辞并不多。他爹曾经也想去甘肃找儿子,可是信上并没有留地址,也就只能骂几句不孝之子,后来更是淡下心来,觉得儿子不在家更省心,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是个成年人了,也给他娶了媳妇儿,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至于能不能将来传宗接代,那真不是老两口的问题了。
  
  虽然这种想法有点自欺欺人,有点精神胜利法的概念,可是谁家摊上这种不省心的孩子不这么想呢?如果真要和孩子计较短长,恐怕天下一般父母都要气死,就像当时为了让儿子不至于被人家阉割,他们掏了贰万块钱买了这个没有一点用处的女大学生,就像孩子要带着媳妇儿去甘肃求医,老两口说啥也不起作用一样,认命吧!他们动不动就拿村子里年轻轻就喝农药自杀的孩子、生下来就是傻孩子的儿女来聊以自慰,也许这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吧。
  
  八、
  
  一九九三年的冬天,整个北中国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路上积雪足足有一尺多深,所有的陆路交通都中断了,除了步行之外,几乎没有可以借助的交通工具,就连骡马拉的地排车都没法上路,也就是在这场风雪中,刘天成回家来了,一个人。
  
  他敲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父母正和妹妹都很警惕地看着房屋和院子,村里已经发生了至少三起房子被雪压塌的事故,虽然人无大碍,但也让所有的人都提心吊胆的,这些房屋都是十几年乃至二十几年前的土坯房,下雪时要持续不断地用笆篓和扫帚去清理房顶,稍微等得时间长些就可能造成墙倒屋塌,所以家里人根本不敢早早睡觉,整个村中也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就连土狗都不敢轻易叫的大声,生怕声波会震塌房子。
  
  门口传来敲门声时,家里人都吃了一惊,刘父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毕竟在这种天气是不可能有客人来拜访的。但随即一声咳嗽传来,全家人马上都兴奋起来,刘天风第一个跑出门去:“我哥哥、嫂子回来了!”
  
  门外站着刘天成,半年没见,他已经变得有点变了样子,脸上长出了胡子茬,身材也高大了很多,最重要的是他眼睛里多了些许光芒,从脸上看越来越像他父亲了。
  
  “哥,穆桂……我嫂子呢?”妹妹看是哥哥独自回来,有点惊讶。
  
  刘天成抖落了一身积雪,走进门来,他没有回答妹妹的问题,而是放下随身的一个箱子,然后直奔桌子上摆着的剩饭而去:“饿死我了!”话音未落就狼吞虎咽起来。
  
  一家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开始盘问他这半年的经历,当然大家最关心的就是穆桂霞去了哪里,要知道人家可是穆庄的闺女,虽然娶到了刘家窝棚,但人要是找不到了那可会上门兴师问罪。
  
  刘天成不回答这个问题,他风卷残云般干掉了三个馒头,然后才伸个懒腰:“穆桂霞,她当然去北京上大学了。我给你们说,我在北京干了二个月零工,终于明白下一步农村该怎么发展了。”
  
  屋里静了下来,死一般的寂静。很显然这个看似很正常的回答让大家都有点无法适应。过了足足有五分钟,刘母才问道:“你的意思是她病好了?又回去上学了?咱们贰万块钱白花了?”
  
  刘天成摇摇头:“你说对了一多半,但是没有白花贰万块钱,桂霞现在是我妹妹!和天凤一样!”说这话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危机,老妈已经举起来了擀面杖。
  
  九、
  
  葫芦刘天成母亲并没有打儿子,她看着抱着头蹲在地上的娃,忽然嚎哭起来,院子里墙上的积雪被哭声都震落了很多,几乎整个刘家窝棚都能听到这种绝望的、歇斯底里的声音,好多人都跑出来,以为是刘家发生了什么大事,有几个本家更是跑过来观看,就连后街的詹大娘都踩着和膝盖平齐的雪过来看个究竟,当听说刘天成给穆桂霞治好了病,又很大方地放她去念了大学,所有的人都唉声叹气起来。
  
  农村并不是像一些正能量书中写得那样憨厚朴实,而是人穷志短,生活在最底层的人尔虞我诈并不少,而且往往采取一些极端的方式,就像当时刘天成被穆家逼娶神经病的穆桂霞,就是一锤子买卖,与其说他们二万元卖了闺女,不如说一劳永逸解决了自己家里的麻烦,神经病本就是那种最可怕的疾病之一,那不是出卖而是讹诈,甚至那个当初想娶穆桂霞的军户李二流子也是见好就收,大家都把刘家当做了冤大头。当然谁也没想到后来事情会有转机,穆桂霞能治好那种本来就无药可救的病症,但刘天成又一次犯傻,把自己媳妇儿拱手送走,这和当初花二万块钱一般,甚至比那件事更让人扼腕叹息。
  
  刘天成坐在家里的小板凳上,听众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地训斥,他开始还僵着脖子想要反驳几句,但被他妈几巴掌拍下去之后就一语不发了,他噘着嘴抱着膝盖蹲在凳子上,众人忽然觉得他真得像是葫芦造型。
  
  说来也怪,刘天成回来之后,那场大雪居然停了,而且在大冬天接二连三来了温度超过零度的天气,不到一周时间居然雪融冰消,整个刘家窝棚,甚至是整个清平县都出现了房倒屋塌的情形,可是偏偏刘天成家的老房子屹立不倒,他们家前前后后的房都坍塌了,剩下他家的宅子好像塔般耸立。
  
  刘天成去了一趟穆庄,很显然是准备分享一下关于穆桂霞的好消息,但谁知道他再次被误会,穆家人以为他是来要那二万块钱的彩礼,群情激昂把他骂出了村子,穆桂霞的哥哥嫂子更是直言不讳:“那钱我们收了,我妹妹就是你家的人,这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她就是大学生和我们也没关系!你要是有什么痴心妄想,小心我们不认你这门亲戚。”
  
  刘天成的满脸喜悦顿时变成了灰头土脸,他长叹一声转身走了。看他离开,穆家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最后大家得出的结论是:这小子想耍心眼!花了两万块钱觉得冤了,想要回去,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不过很快就证明这件事情不是刘天成胡说了,穆桂霞给家里寄来了信,说自己现在已经在航空航天大学复学,而且寒假内因为要追一下生病丢下的课程,所以寒假不准备回来了,而且信里对刘天成格外推崇,说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们在甘肃治病时,因为手里没钱,刘天成一直在打工,当然,穆桂霞也很隐晦地说了二人的关系:亲兄妹一般,没有那种别人想象的关系。
  
  穆家再度开家庭会议,最后给这个闺女写了一份类似于断绝关系的信:我们收了彩礼,你是刘家的媳妇儿!你愿意不回家就别回来,学费找你婆婆家要吧。
  
  十、
  
  没有人知道穆桂霞收到这封信是什么反应,但是她再也没有给穆庄的家写过信。
  
  反倒是刘天成几乎每周都要和穆桂霞通讯联系,这个大队会计本来已经开始蜕化为典型性农民,和很多的大爷大叔一般到了冬天去南墙下晒太阳,从心理上让自己封闭起来,无所进取也无所追求,根本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习惯了农村节奏而已。其实每个人都有过自命不凡的心理过程,可总是被时间磕碰的遍体鳞伤之后习惯于躲避,刘天成如果不是遇见穆桂霞,他就不会被唤醒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
  
  他没有告诉家人在甘肃、在北京的经历,他也曾经动过那种被称之为“孬”的念头,毕竟和一个正当年的女子挤在一张床上,他不可能没有生理反应,只是刘天成不愿意做那种没有感情只有欲望的畜生,尤其是面对自己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暗恋对象,他也知道当女人真正清醒之时,也就是她离开的时刻,可这又怎么样?能为一个人真正付出就是心理满足。他想起自己写过的一些投稿的诗文,也许当真正经历过某些东西才明白自己以前之时妄想罢了。他忽然在路过敦煌月牙泉时诗兴大发,写了一首诗,穆桂霞是他唯一读者,不过生命中的唤醒总是在想不到的时刻,那首诗居然让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穆桂霞涌出了眼泪。
  
  也许那位甘肃的萨满教老者说得对:人有三个灵魂,分别是生命之魂、思想之魂和转生之魂,穆桂霞的思想之魂丢失了,要有机缘才能找回来,那首月牙泉边的诗大概就是最好的灵丹妙药了。这个女孩并不是萨满教救的,更不是什么跳大神的功效,而是被一种纯洁挚爱而触动了魂魄的软肋。
  
  刘天成曾经身无分文,和穆桂霞像是乞丐般徒步从甘肃走回的北京,那个时候穆桂霞已经和正常人一样,一千五百公里的路程他们走了四十五天,这四十五天是刘天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光辉的四十五天,他懂了人生也明白了那场高考的失利只是一场败仗,而不是失败的战役,他要改变自己。
  
  后来在北京他打了两个月工之后下定决心回刘家窝棚,也是在义无反顾中他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与其说这段感情是一种洗礼,与其说他去给穆桂霞治病是行善积德,不如说这失去的半年让刘天成脱胎换骨了。
  
  普通农民一九九四年的冬天是单调的,大家躺在家里喝酒吹牛,甚至是一些年轻人闲来无事去招惹点事情,但刘天成回到家里后就开始归整一套设备图纸,这是最简单的压砖机,是在航空航天大学读书的穆桂霞给他找到的,这是一种起步和尝试,更准确的说这是一种命运的蜕变,刘天成想用知识来改变命运,就像他用爱情改变了自我。
  
  春节假期穆桂霞回来了,但是她没有去穆庄,而是住在了刘家窝棚,当然不是用刘家媳妇的名义,而是和刘天成妹妹住在一起,这在当时的村庄里又再度引起了轰动,穆庄娘家也派穆桂霞哥哥过来,看穆桂霞真的没有事了,就又开始闹幺蛾子,说要让她回娘家住几天,又说大学生怎么能嫁个文盲之类的话,穆桂霞冷笑,她拿出了那封断绝关系的信件,于是一片哄笑中穆庄人抱头鼠窜,不过看得出来穆桂霞并不开心,她大哭了一场。
  
  十一、
  
  生活并不如意,但仍是步履艰难往前走着,一年过去了,又一年过去了。
  
  刘天成主导的压砖机厂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开始他只是在自家院子里拆装接线,一个月也就是生产一台,可到了后来他开始熟练,而且一些成品不再简单的自给自足,而是和县里加工厂建立了合作关系,他的压砖机厂也正式作为集体企业开始运行,毕竟他属于村干部范畴,一九九四年年底时,这个厂每月能生产十几台机器,偏偏这个时候,国家出台了相关政策:为了保护土地,节约能源,实现建材轻型化节能化,因此把发展空心砌块列为基本国策,并成立了相关机构,各级政府都设立了墙体材料改革办公室,推动产业化的发展。刘家窝棚这个压砖机厂一下子就火了。
  
  厂里职工开始是二十几个人,后来发展到了七百多人,来买压砖机的人必须是全款而且至少要排二个月以上队,很多人托关系求人找刘天成,就是想提前拿到货物而已,整个清平县都知道这个厂,据说在那个厂里上班的工人每个月至少五千块钱工资,这是比县长都要高的收入呀。以前刘家窝棚的男人打光棍的很多,这也是当时刘天成父母一直为儿子焦虑的起点,但现在只要你说是压砖机厂的工人,媳妇儿尽管挑,不但是附近村子里的村姑,就连比较热门的县城女孩也不遑多让,有一个传言就是说压砖机厂是用脸盆发工资,当然后来也被证明这并不是传言。
  
  刘天成的父母再不为儿子的婚事发愁,这对老实人是村里最受尊敬的老者,关于刘天成的传说就是他是葫芦娃托生,什么是葫芦?那就是福禄的象征,农村人往往都对自己身边人多多少少嫉妒,就像刘天成找不到媳妇儿会让邻居有幸福感,但他找了大学生媳妇儿又让别人眼红嘲讽,可是当他远远把众人抛在远处时,大家就是恭维且尊崇了,据说刘家窝棚过年时不少人给刘天成烧香,因为他让这个村子里百分之百的人都成为富户,且别说厂子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拿工资的,就连村子里卖熟肉、卖豆腐脑的都水涨船高,谁要是敢说刘天成一句“不是”,恐怕他连村子都走不出去。
  
  一年后刘天成就成了县政协常委,而且成为刘家窝棚所在镇赵寨子镇的副镇长,任何怀才不遇、命比纸薄的抱怨其实都是一种自欺欺人,当你真正超乎众人时,该来的自然会来。
  
  穆桂霞大学毕业后分配回了清平县,她原本可以留在县政府,但她坚决要求去了赵寨子镇,她要和刘天成并肩作战:压砖机只是起步阶段,她要研发更多的农用机械,穆桂霞别出心裁的把所有产品都注册了葫芦商标。当然他们最后结婚了!
  
  只要你善良,幸福会水到渠成,只要你努力,未来就会有光芒。一、
  刘天成出生的时候,他们家葫芦秧子上接了一个特大号的葫芦,因此他的小名就被叫做“葫芦”,当然这并不是葫芦娃。
  
  据他爸爸回忆,足足有十七八斤,弄得整个村子里都知道了这个祥瑞,他所在的刘家窝棚内户家都姓刘,都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因此村里从不通婚,这个葫芦的奇观一直到刘天成在村里上小学还被人提起来:“那葫芦好大!而且颜色也和别人家的不一样,说不定真能从里边蹦出一个娃娃呢。”只是后来这个大葫芦不知所终,刘天成他爷爷说大葫芦剁碎了成为包子馅,味道和别的葫芦没有什么两样;刘天成他爹则说葫芦被一个白胡子老头买走了。刘天成小时候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最大,等他高考落榜回到村里后才知道那不过是实现不了的童话,成为包子馅的概率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
  
  葫芦的名字却给刘天成留了下来,村里人几乎很少知道他的大名,到后来他竞选村干部时,不少人打听:“刘天成是谁?”后来知道刘天成是刘建海的小儿子“葫芦”后才恍然大悟:“那娃呀!行!除了念书念得有点傻外,别得没毛病!”
  
  于是在高中毕业两年后,农民刘天成就成了村里的会计,不过村里也没啥账目。现在联产承包,已经不需要计算工分了,偶尔村里秋天算“提留”时他忙几天,其他时间就是名副其实的农民,当然唯一一点与众不同的就是,刘天成有点“文气”,经常写文章投稿,当然他的邮票用了近百张,但是无一收到录用的通知,毕竟一九九二年还没有后来的文盛之风:随便狗嘶猫咬的文章就会被某某平台录用,当时的编辑还是很有责任感的,这种责任感也就早就了葫芦刘天成的屡屡失意。当然还有一件很让刘家长辈犯愁的事情,那就是刘天成的婚事。
  
  说起来也是民风使然,在刘家窝棚都流行早婚,一般男孩子十四五岁就订门亲事,十六七岁就结婚成家,一般男孩到了十八岁还没“娶媳妇”,就有了打光棍的危险。刘天成上初中时学习不错,他自己也雄心勃勃的非要考大学,所以很坚定地拒绝了几个媒婆,惹得村里媒婆之首詹大娘堵着他家门骂了他半宿,说他不识好歹,将来一定找不到媳妇儿。少年心事当拿云的刘天成很不服气:“大娘,我要能找到媳妇儿怎么办?”
  
  詹大娘怒斥:“你要找上媳妇儿,我就从此后再不给人说媒了!刘建海,你老实了一辈子,咋摊上这样一个愣头青儿子?你两口子就是我当年保的媒,早知道有这种葫芦蛋,我就不撮合你俩了。”
  
  刘天成气得想要放家里的“大黑”去撵人,可是他爸爸妈妈都是老实人,出去好说歹说才算劝得詹大娘离开。果然从此以后再没有媒人到他家说媒,高中三年毕业时,刘天成距离高考分数线有八十分的差距,最后连复读的地方都找不到,也就灰头土脸回来,那个时候他满十八岁,二年后即便他成了大队会计,也依然是没有媒婆上门,这可急坏了他爸爸妈妈,不孝有三无后最大,这傻小子真要是没有媳妇儿,可就断了香火,村里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基本都做了爹娘,再这样下去,恐怕越大越麻烦。
  
  二、
  
  刘天成也有点着急,在农村都论虚岁,人家说起他来都是二十多了还没媳妇儿,连声调了都带点嘲讽。村里孩子过满月时都有请流水席的习惯,村干部们单独一桌,刘天成不能不参加,但是几乎所有满月酒最后都着落在他身上:“葫芦会计,啥时候喝你喜酒呀?”刘天成总是笑着点头:“快了,快了!”不过他知道,恐怕这个事还真有点麻烦,詹大娘这五年修行,已经不但给刘家窝棚男女撮合,而且赵寨子镇上她都成了知名人士,已经把做媒做成了产业化,颇有点行业垄断的劲头,不过千万别得罪女人,尤其不能得罪詹大娘这种女人,她牢牢封死了刘天成的所有可能出路:“谁要是给那个葫芦说媒,可别怨我和她断交。我也不是让刘家绝户,我只让他到我家三拜六叩,承让那年不该和我打赌!”
  
  这话是公开说的,自然是不怕人说给刘家人听,人要脸树要皮,詹大娘是想有个台阶下,可是刘天成现在也是村会计,总不能太不给面子吧,于是二人僵持着。
  
  正好过年时刘天成去詹大娘家拜年,他管詹大娘的老头子叫启德大爷,刘家窝棚没有两个刘。不过詹大娘和刘天成这两个冤家对头又撞在了一起,詹大娘叼着大烟袋,很有点女版座山雕的威风:“葫芦,这一年又一年的过来磕头拜年,人家都是成双成对,你可总是耍单呀!嘿嘿,打赌认输吧!给大娘磕仨头,说我服了,我就给你找个黄花大闺女。乖侄子,现在给你介绍,明年过年你就带着大胖小子到我家来拜年。”
  
  刘天成本来也有和詹大娘讲和的意思,毕竟家里父母都逼着他来认个错,可是男人骨子里总有几分不解风情,他被人逼着磕头,恐怕就是娶了媳妇儿也会一辈子抬不起头,他放肆地笑起来:“大娘,谁认输了?我就不信离了你这棵树我就吊不死,没有你说媒我就一辈子打光棍。别说你没给我介绍,就是介绍我也不见,你认识的都是没文化的女人,我要是找就找高中生女子。”
  
  詹大娘气极反笑:“好你个葫芦,你不应该叫葫芦,而应该叫棒槌,你不是想找上过学的女人吗?我给你说,咱村南边的穆庄就有,有一个在北京念书的女娃,神经了,在家里养着呢。念书有什么用?女子无才便是德!”
  
  刘天成也听过穆庄女子的故事,但大家都当做笑话,他哈哈笑了起来:“我不怕神经,你有本事给我介绍呀!我要的是文化,不是身体状态。”
  
  詹大娘看着他:“小,你这话不是开玩笑吧?穆庄那女子叫穆桂霞,她爹娘真让我给她找个婆家呢,你要是愿意,我试试?”
  
  三、
  
  穆桂霞这个名字让葫芦刘天成呆住了,他看看詹大娘,想问问她是不是开玩笑,不过这个大队会计并没有傻到听不出“好赖话”的层次,看来真有此事。刘天成是认识穆桂霞的,他俩初中还都是赵寨子镇中学的同学,那个时候穆桂霞的学习成绩就倾轧这个自命不凡的男生,后来二人在清平一中就读,刘天成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存在,偶尔在学校广播里出现名字,也都是检讨批判类,诸如“某班学生刘天成随地大小便,被校治安办查获,令其深刻检讨”、“刘天成因给老师起外号,被处以留校察看处分”等等,而这个穆桂霞则完全不一样,清平一中有考试后张榜的传统,这个穆桂霞都是高高在上,年纪排名几乎就没有下来过前十,她也在刘天成落榜那一年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偶尔刘天成给别人吹牛还说说有如此“牛”的女老乡,可谁知道她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大娘,这个穆桂霞是不是个子不高,一笑脸蛋上就俩酒窝,胖乎乎的娃娃脸呀?我还和她是同学呢。”刘天成说话的态度有点严肃,也有点感慨,原来人生真有多面性,曾经的天之骄子一旦落魄,甚至连普通的村姑都不如。
  
  詹大娘先是点点头,也叹口气:“这大过年的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可这孩子真是生不如死,她虽然学习好,但因为是女孩,她爹妈都不怎么看重她,以前是大学生,可以吃国粮,可后来得了病在家里就成了爹娘心病。她的病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说是就在学校里受了刺激,动不动就脱衣服,送到北京精神病医院治了几个月,就痴痴呆呆的了,和日本电影《追捕》上的横路敬二一个样。家里没钱给她治病,就接回家里来了。整天就坐在炕头上不说话,做爹娘的就想给她找个婆家,反正说生养是没问题。我也就是给你说说,像你家里的条件,你妈不会让你找这种媳妇儿的。”
  
  刘天成没再说话,他蔫蔫地回了家。少年有了心事,他开始闷闷不乐起来,偶尔晚上散步还要去穆庄附近走走,从刘家窝棚到穆庄并不远,但在农村村子就像堡垒一般,外村人偶尔到别的村子瞎转会被狗咬的。
  
  詹大娘并没有给刘天成说穆桂霞的媒,反而在过了正月十五后给他介绍了一个军户李村的姑娘,那是一个村干部家的闺女,和刘家窝棚的大队会计也算是门当户对,当然这个女子没什么文化,女子无才便是德,在农村能生娃、能干农活才是第一选择,至于美颜妖娆那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谁也没奢侈到摆一个花瓶在家里。
  
  刘天成本能想拒绝,可是他又不愿意得罪詹大娘,毕竟二人不对付了五六年,好不容易缓和了关系,而且他有点想了解一下穆桂霞的后续消息,因此对詹大娘相当客气,甚至是摆酒给詹大娘吃,自己装作对军户李女人感兴趣的样子,陪她聊天。
  
  不过葫芦低估了詹大娘的智商情商,她叹口气:“小,你别装了。我老太婆做了这么多年的媒人,什么样的男女没见过啊。说心里话,你和那个穆桂霞没缘分,她清醒时看不上你,不清醒时配不上你,听说她爹娘接了人家寺后刘周传钦家的五千块钱彩礼,把她许给周家了。”
  
  这个消息有点晴空霹雳,刘天成傻在那里,很像是一只秋霜后的葫芦。他心里酸酸的。詹大娘又说:“给你介绍的这个妮子,其实是人家看上你了,托我来说媒,小呀,做人不能太和自己过不去,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就行,别总想大馍馍!”最后这句话是一句刘家窝棚的俗语,意思是不要想得太高。
  
  刘天成很坚决地摇摇头:“大娘,既然话说透了,那你听我说几句吧!”
  
  四、
  
  詹大娘笑了,她端起酒盅抿了一口酒:“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这件事只能靠你自己。我给你说,寺后刘那个周传钦人品的确不怎么样?倒不是说他投机倒把,就是把他奶奶腿打断这个事都让我们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看不起他,这种棺材瓤子都四十了,居然想娶女大学生,遭天谴呀。”
  
  刘天成站了起来:“大娘,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好吧?”
  
  詹大娘又喝了一杯酒:“我说了,我是来给你做媒的,人家军户李的女子等我回信呢。”
  
  刘天成颓然坐下,他妈也在旁边陪着,听出了儿子似乎话里有话,忙拉扯詹大娘:“他大娘,这件事可不能让葫芦自己做主,我觉得军户李的女子就很合适,你安排见面吧!”
  
  刘天成忽然抓起白酒瓶子,昂着脖子往自己嘴里灌起酒来,农村地瓜干酒辛辣而且充满力量,平常刘天成喝半斤就糊里糊涂了,但今天一整瓶子除了詹大娘倒了一点,剩下的都让他灌进自己肚子,然后他推着自己家里的自行车,风驰电掣般往穆庄跑去。
  
  后来的故事有点分歧,因为不同的人对于故事描述不一样,而刘天成自己也彻底断片,他都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等到他半夜醒来之后,家里多了一个人,女人,就是那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穆桂霞,穆桂霞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完全村姑的打扮,她端坐在炕头上,一句话不说。
  
  他问旁边哭哭啼啼的母亲:“妈,咋回事?这个,这个,穆桂霞怎么到咱家来了?”
  
  他娘大哭:“你这个混球,你这个葫芦,女人是你花了一万块钱娶回家来的。不,两万,你还给人家寺后刘的一万块钱。咱家哪有这么多钱。花这么多钱你娶了一个祖宗!我们家找不到媳妇儿吗?头晌你大娘还给你说了军户李的女子,人家可是一分钱也不要。”
  
  他爹蹲在地上抽烟,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刘天成看看家里三个人,他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得出来木已成舟,家里多了一个人,而且按照母亲的说法,这是自己的媳妇儿!当然,这也是他心底最深处渴望的东西。
  
  第二天他清醒过来以后,多方打听自己那天做了什么,当然穆桂霞依旧泥菩萨一般坐在他家炕头上一动不动,这让父母唉声叹气的,他至少听到了三个版本:其一说他到了穆庄后就大声吵嚷,说自己是到穆桂霞家求婚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穆桂霞带回自己家,结果被穆家人差点打了,后来是詹大娘去了说合,穆桂霞父母恨不得早日把女人找个人家嫁出去,也就顺水推舟收了他爹娘送去的钱,直接把闺女送到了他家;其二前半截和刚才有点相似,只是说后来寺后刘的那个和穆桂霞订婚的男人闻讯而来,和他一场肉搏,他被人家按在雪地上一顿摩擦后一口咬住对方耳朵,那厮居然疼跪了后求饶,后来就是赔了对方钱后握手言和;其三是说他跪在穆家求婚,后来成功了。
  
  不管怎么说,有几个事实是完全确认的,其一就是他家掏了二万块钱让他闪婚;其二就是穆桂霞成了他家的人;其三他这个葫芦被人开瓢过,他身上遍体鳞伤就是证明。
  
  五、
  
  一九九三年,葫芦刘天成娶了穆桂霞,当然这个“娶”只是一种简单的形式,家里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没有那种洞房花烛夜的感觉,而且没办酒席、没举行仪式、更是没有结婚登记,当然也不可能结婚,穆桂霞的户口早已不在农村,虽然她现在犯了病,可是从身份上她是城市户口。在那个年代,就好像跃过龙门的鲤鱼,只不过是奄奄一息生病的理由。
  
  这个事在当时很是轰动,不少人觉得刘天成捡了大便宜,在当时农村属于社会底层,为了一个农转非户口倾家荡产都可以,刘天成只花了两万块钱就得了这样品貌俱佳的媳妇儿并不亏,要真是能生个一男半女,那可是接班母亲的身份,于是很多人说刘天成大智若愚,就像他竞争村干部一样,看似毫无意义,没有什么实在利益,村支书让好多人干别人都不干,偏偏高中生刘天成挺身而出,这次娶了患精神病的女大学生,将来万一女人病好了,那就是给他家脱胎换骨。
  
  唯一对此事怒不可遏的就是他家人,刘天成父母都是那种典型的老实人,他们不懂刘天成心目中所谓的爱情,更没有村民那些故作高深的想法,他们只知道自己家被人讹诈了二万块钱,原本这笔钱可以盖三间窗明几净的大北屋,这也是将来给儿孙成家立业的本基所在,这几年农村情况好了很多,但是二万块钱这个数字也算是二位老人攒半辈子的钱,当时在穆庄看酒醉的儿子被人家菜刀架在了身上,要不拿钱带着女大学生就让他成为“新时代的李莲英”,老实人就是老实人,他们只能倾其所有救儿子,不过穆家人倒是说话算数,收钱之后直接把那闺女撵到了他们家。
  
  刘天成坐在家里炕头上适应了三天三夜的形式,吓得他娘以为神经病也会传染,家里多了一尊吃喝拉撒睡的女神仙,怎么儿子也不可理喻了呢。她回娘家找四爷爷,那是整个清平县都出名的风水师,让他去给家里看看,是不是过年对神灵不敬才有了此次大祸呢。四爷爷此时已经患了重病,不过看侄孙女的脸色,就说她家门有喜事。
  
  刘天成他妈跪倒在地大哭:“四爷爷,什么喜事呀!我们家都快活不下去了!儿子忤逆非要娶个神经病,现在他也痴痴呆呆的,您快救命吧!”
  
  老头叹息一声:“你也别这般说,你这是修善缘,修善缘呀。儿孙自有儿孙福,家里有佛比去庙里烧香好。”刘天成他妈听不明白,琢磨着这老头是痰迷心窍,真糊涂了。
  
  不过等她回家,见儿子已经没事了,正在那里打扫院子,儿媳妇儿则坐在炕头上还是一动不动,刘天成见母亲回来,郑重其事说道:“妈,我想了,咱们马上开春了,我们可不能像前几年那样种地,地里刨食发不了财,我觉得今年该想办法!有了钱我们可以给桂霞看病!”
  
  前几句话倒是中听,到最后一句让她妈直接有哭起来:“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儿忘了娘,你真是大葫芦!”刘天成嘻嘻笑了起来。
  
  再热闹的事情也会慢慢平息,随着天气越来越暖和,田地里麦田正式返青,麦蒿开出黄色花朵的时候,人们已经习惯了大队会计的举动,他娶媳妇儿的新鲜事慢慢没人提,不过这小子果然不同凡响,别人都种春玉米,他整了一地的婆婆丁,这有点不务正业的行为让不少人都有点看不惯,但是婆婆丁一两个月就开出了黄色的花朵,刘天成天天采两筐去县城早市上卖,生意好得居然一塌糊涂。野生婆婆丁是一味真真正正的中草药,也是被誉为是中草药的“八大金刚”之一,县城的人都用它降血压血脂,清热解火,每天刘天成都能赚个一二百块钱。
  
  六、
  
  本来按照农村人想法,穆桂霞住在了刘家,那圆房就是顺理成章的事,甚至有不少好事者去到他家墙根下听房,看看这女大学生是如何被葫芦拿下的,只是让所有的人失望了,包括刘天成的父母都没想到儿子居然这般能忍。
  
  按照刘母带点恶毒的话,穆桂霞在家就好像是请来的祖宗,除了面无表情地坐着几乎就没有什么动作,可是刘天成比孝敬他爹还要好,这傻孩子从来就没做过饭,可现在居然学会了煎炒烹炸,偶尔会改善生活炖只鸡给穆桂霞吃,他家本来有二十多只鸡,死在刘天成手里的已经有五六只,其中有一个正在下蛋的母鸡被他毫不留情干掉后,刘母拿着扫帚追了他两条街,这件事的后果是家里所有的鸡见到刘天成没有了以前的和谐气氛,也可能是因为被惊吓、也可能是因为抗议,母鸡都不下蛋了,这让顿顿给媳妇儿蒸个鸡蛋羹的葫芦男人很是扫兴,好在他有婆婆丁生意作为支撑,每次赶集都买点鸡蛋或者新鲜水果给媳妇儿带回来。
  
  穆桂霞几个月下来胖了不少,甚至别人都以为她怀孕了。她脸上开始出现红晕,那种春节前的青菜色都看不到了,刘天成让妹妹陪她到县城大澡堂子里洗过两次澡,然后换上了他买的春装,如果不看这个女子木木的双眼,都会认为这是城里姑娘,穆桂霞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也是刘天成疯狂迷恋上她的原因之一。
  
  刘天成从不碰穆桂霞,这个年龄的男人能做到这一点真需要一定毅力的,他父母已经强制把穆桂霞安置在他房间里,他屋里是那种大土炕,类似于城里三米大床,刘天成睡在西头,穆桂霞睡在北头,不能不说有时候刘天成会忍无可忍,但是他宁可自己亏待自己,也不去亵渎那个女子,他觉得在女子神志不清醒的情况下做那种事是犯罪!当然这也是高中生的觉悟,按照法律条文解释,和现在状态下的女人发生某种关系,的确属于性侵的范畴。
  
  当刘天成兜里的钱超过四位数时,他开始带着穆桂霞去四处求医,先是县医院,后来去聊城人民医院,然后就是找些老中医之流了。做过很多检查,也拿回来很多药物,但没有什么结果,穆桂霞依旧痴痴呆呆,仿佛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并不存在一样。
  
  不过事情出现了转机,他在县城早市上遇到了一位买婆婆丁的老中医,无意间说起穆桂霞的病,那人说这个病好像甘肃有一位大夫能治。
  
  七、
  
  刘天成很激动,他大方地把所有婆婆丁都送给了老太太,询问她到底是怎么一个说法,毕竟甘肃相对于山东来说很是遥远,而且穆桂霞这个病在北京都没治好,怎么那种偏远地方居然能有人治疗。
  
  老太太说她年轻时曾经在甘肃银川玉门关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实在受不了那里的气候,所以早早退休回了内地,听刘天成说自己家人这种病她在甘肃时见人过犯过,是位东北人给治疗的,而且说这病以前东北常有发生,都用跳大神的方式治疗,文言词叫做萨满教,病因和奇寒天气以及情绪低落有关系,不过文化革命时因为破四旧和破除封建迷信,几乎所有真正懂萨满教的人都被一扫而光,这位在甘肃遇见的东北人可能因为躲得远才成了漏网之鱼,不过治病的方法有点不敢恭维,要吃烧纸和连打加骂的,不过最终犯病的人醒过来了。
  
  真的能清醒过来?刘天成心里燃起了希望?“大娘,你能给我一个地址吗?我想去玉门关找找那个人!”
  
  老太太看看那堆婆婆丁,又看看刘天成一身褴褛的衣服,知道自己只能行善积德,她点点头:“行!不过这个事过去七八年了,我回来清平都三年了,不知道那个人找得到找不到呢。”
  
  刘天成是不肯放弃一点希望的,他说道:“大娘,死马当活马医吧!俺家里不能少了俺媳妇儿,真要是她治好了病,我就是砸锅卖铁也愿意。”
  
  后来,刘天成真的带着自己所谓的媳妇儿去了甘肃,这一趟就是半年时间,家里的蒲公英开出了嫩黄色的花朵,他爹妈帮他打理,只是这茬蒲公英之后地里误了农时,虽然勉强也种了些玉米,可显然不会有什么收成。刘天成他妈又开始哭:“作孽呀!我怎么摊上这样一个葫芦儿子!”
  
  村里人都说这病会传染,尤其是夫妻之间做那个事时少不了同气连枝,于是一个神经病发展成为一对神经病,更有人说得更玄乎,说穆桂霞根本不是病,而是祖辈上殷泽选错了人,本来传宗接代的应该是男人,所以考上大学这种事根本落不到女人身上,可是她夺了天地造化,于是才有这种失了心智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种病就是无药可救,刘天成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葫芦。本来因为他种婆婆丁让人觉得高中生不同一般,现在想起来也不过如此,大队会计半年不在刘家窝棚,他的村干部也要免去,当然这也就是说说而已。
  
  这期间刘天成给家里写过两次信,都是说穆桂霞的病很有起色,她现在已经慢慢苏醒,但是说辞并不多。他爹曾经也想去甘肃找儿子,可是信上并没有留地址,也就只能骂几句不孝之子,后来更是淡下心来,觉得儿子不在家更省心,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是个成年人了,也给他娶了媳妇儿,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至于能不能将来传宗接代,那真不是老两口的问题了。
  
  虽然这种想法有点自欺欺人,有点精神胜利法的概念,可是谁家摊上这种不省心的孩子不这么想呢?如果真要和孩子计较短长,恐怕天下一般父母都要气死,就像当时为了让儿子不至于被人家阉割,他们掏了贰万块钱买了这个没有一点用处的女大学生,就像孩子要带着媳妇儿去甘肃求医,老两口说啥也不起作用一样,认命吧!他们动不动就拿村子里年轻轻就喝农药自杀的孩子、生下来就是傻孩子的儿女来聊以自慰,也许这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吧。
  
  八、
  
  一九九三年的冬天,整个北中国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路上积雪足足有一尺多深,所有的陆路交通都中断了,除了步行之外,几乎没有可以借助的交通工具,就连骡马拉的地排车都没法上路,也就是在这场风雪中,刘天成回家来了,一个人。
  
  他敲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父母正和妹妹都很警惕地看着房屋和院子,村里已经发生了至少三起房子被雪压塌的事故,虽然人无大碍,但也让所有的人都提心吊胆的,这些房屋都是十几年乃至二十几年前的土坯房,下雪时要持续不断地用笆篓和扫帚去清理房顶,稍微等得时间长些就可能造成墙倒屋塌,所以家里人根本不敢早早睡觉,整个村中也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就连土狗都不敢轻易叫的大声,生怕声波会震塌房子。
  
  门口传来敲门声时,家里人都吃了一惊,刘父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毕竟在这种天气是不可能有客人来拜访的。但随即一声咳嗽传来,全家人马上都兴奋起来,刘天风第一个跑出门去:“我哥哥、嫂子回来了!”
  
  门外站着刘天成,半年没见,他已经变得有点变了样子,脸上长出了胡子茬,身材也高大了很多,最重要的是他眼睛里多了些许光芒,从脸上看越来越像他父亲了。
  
  “哥,穆桂……我嫂子呢?”妹妹看是哥哥独自回来,有点惊讶。
  
  刘天成抖落了一身积雪,走进门来,他没有回答妹妹的问题,而是放下随身的一个箱子,然后直奔桌子上摆着的剩饭而去:“饿死我了!”话音未落就狼吞虎咽起来。
  
  一家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开始盘问他这半年的经历,当然大家最关心的就是穆桂霞去了哪里,要知道人家可是穆庄的闺女,虽然娶到了刘家窝棚,但人要是找不到了那可会上门兴师问罪。
  
  刘天成不回答这个问题,他风卷残云般干掉了三个馒头,然后才伸个懒腰:“穆桂霞,她当然去北京上大学了。我给你们说,我在北京干了二个月零工,终于明白下一步农村该怎么发展了。”
  
  屋里静了下来,死一般的寂静。很显然这个看似很正常的回答让大家都有点无法适应。过了足足有五分钟,刘母才问道:“你的意思是她病好了?又回去上学了?咱们贰万块钱白花了?”
  
  刘天成摇摇头:“你说对了一多半,但是没有白花贰万块钱,桂霞现在是我妹妹!和天凤一样!”说这话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危机,老妈已经举起来了擀面杖。
  
  九、
  
  葫芦刘天成母亲并没有打儿子,她看着抱着头蹲在地上的娃,忽然嚎哭起来,院子里墙上的积雪被哭声都震落了很多,几乎整个刘家窝棚都能听到这种绝望的、歇斯底里的声音,好多人都跑出来,以为是刘家发生了什么大事,有几个本家更是跑过来观看,就连后街的詹大娘都踩着和膝盖平齐的雪过来看个究竟,当听说刘天成给穆桂霞治好了病,又很大方地放她去念了大学,所有的人都唉声叹气起来。
  
  农村并不是像一些正能量书中写得那样憨厚朴实,而是人穷志短,生活在最底层的人尔虞我诈并不少,而且往往采取一些极端的方式,就像当时刘天成被穆家逼娶神经病的穆桂霞,就是一锤子买卖,与其说他们二万元卖了闺女,不如说一劳永逸解决了自己家里的麻烦,神经病本就是那种最可怕的疾病之一,那不是出卖而是讹诈,甚至那个当初想娶穆桂霞的军户李二流子也是见好就收,大家都把刘家当做了冤大头。当然谁也没想到后来事情会有转机,穆桂霞能治好那种本来就无药可救的病症,但刘天成又一次犯傻,把自己媳妇儿拱手送走,这和当初花二万块钱一般,甚至比那件事更让人扼腕叹息。
  
  刘天成坐在家里的小板凳上,听众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地训斥,他开始还僵着脖子想要反驳几句,但被他妈几巴掌拍下去之后就一语不发了,他噘着嘴抱着膝盖蹲在凳子上,众人忽然觉得他真得像是葫芦造型。
  
  说来也怪,刘天成回来之后,那场大雪居然停了,而且在大冬天接二连三来了温度超过零度的天气,不到一周时间居然雪融冰消,整个刘家窝棚,甚至是整个清平县都出现了房倒屋塌的情形,可是偏偏刘天成家的老房子屹立不倒,他们家前前后后的房都坍塌了,剩下他家的宅子好像塔般耸立。
  
  刘天成去了一趟穆庄,很显然是准备分享一下关于穆桂霞的好消息,但谁知道他再次被误会,穆家人以为他是来要那二万块钱的彩礼,群情激昂把他骂出了村子,穆桂霞的哥哥嫂子更是直言不讳:“那钱我们收了,我妹妹就是你家的人,这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她就是大学生和我们也没关系!你要是有什么痴心妄想,小心我们不认你这门亲戚。”
  
  刘天成的满脸喜悦顿时变成了灰头土脸,他长叹一声转身走了。看他离开,穆家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最后大家得出的结论是:这小子想耍心眼!花了两万块钱觉得冤了,想要回去,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不过很快就证明这件事情不是刘天成胡说了,穆桂霞给家里寄来了信,说自己现在已经在航空航天大学复学,而且寒假内因为要追一下生病丢下的课程,所以寒假不准备回来了,而且信里对刘天成格外推崇,说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们在甘肃治病时,因为手里没钱,刘天成一直在打工,当然,穆桂霞也很隐晦地说了二人的关系:亲兄妹一般,没有那种别人想象的关系。
  
  穆家再度开家庭会议,最后给这个闺女写了一份类似于断绝关系的信:我们收了彩礼,你是刘家的媳妇儿!你愿意不回家就别回来,学费找你婆婆家要吧。
  
  十、
  
  没有人知道穆桂霞收到这封信是什么反应,但是她再也没有给穆庄的家写过信。
  
  反倒是刘天成几乎每周都要和穆桂霞通讯联系,这个大队会计本来已经开始蜕化为典型性农民,和很多的大爷大叔一般到了冬天去南墙下晒太阳,从心理上让自己封闭起来,无所进取也无所追求,根本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习惯了农村节奏而已。其实每个人都有过自命不凡的心理过程,可总是被时间磕碰的遍体鳞伤之后习惯于躲避,刘天成如果不是遇见穆桂霞,他就不会被唤醒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
  
  他没有告诉家人在甘肃、在北京的经历,他也曾经动过那种被称之为“孬”的念头,毕竟和一个正当年的女子挤在一张床上,他不可能没有生理反应,只是刘天成不愿意做那种没有感情只有欲望的畜生,尤其是面对自己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暗恋对象,他也知道当女人真正清醒之时,也就是她离开的时刻,可这又怎么样?能为一个人真正付出就是心理满足。他想起自己写过的一些投稿的诗文,也许当真正经历过某些东西才明白自己以前之时妄想罢了。他忽然在路过敦煌月牙泉时诗兴大发,写了一首诗,穆桂霞是他唯一读者,不过生命中的唤醒总是在想不到的时刻,那首诗居然让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穆桂霞涌出了眼泪。
  
  也许那位甘肃的萨满教老者说得对:人有三个灵魂,分别是生命之魂、思想之魂和转生之魂,穆桂霞的思想之魂丢失了,要有机缘才能找回来,那首月牙泉边的诗大概就是最好的灵丹妙药了。这个女孩并不是萨满教救的,更不是什么跳大神的功效,而是被一种纯洁挚爱而触动了魂魄的软肋。
  
  刘天成曾经身无分文,和穆桂霞像是乞丐般徒步从甘肃走回的北京,那个时候穆桂霞已经和正常人一样,一千五百公里的路程他们走了四十五天,这四十五天是刘天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光辉的四十五天,他懂了人生也明白了那场高考的失利只是一场败仗,而不是失败的战役,他要改变自己。
  
  后来在北京他打了两个月工之后下定决心回刘家窝棚,也是在义无反顾中他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与其说这段感情是一种洗礼,与其说他去给穆桂霞治病是行善积德,不如说这失去的半年让刘天成脱胎换骨了。
  
  普通农民一九九四年的冬天是单调的,大家躺在家里喝酒吹牛,甚至是一些年轻人闲来无事去招惹点事情,但刘天成回到家里后就开始归整一套设备图纸,这是最简单的压砖机,是在航空航天大学读书的穆桂霞给他找到的,这是一种起步和尝试,更准确的说这是一种命运的蜕变,刘天成想用知识来改变命运,就像他用爱情改变了自我。
  
  春节假期穆桂霞回来了,但是她没有去穆庄,而是住在了刘家窝棚,当然不是用刘家媳妇的名义,而是和刘天成妹妹住在一起,这在当时的村庄里又再度引起了轰动,穆庄娘家也派穆桂霞哥哥过来,看穆桂霞真的没有事了,就又开始闹幺蛾子,说要让她回娘家住几天,又说大学生怎么能嫁个文盲之类的话,穆桂霞冷笑,她拿出了那封断绝关系的信件,于是一片哄笑中穆庄人抱头鼠窜,不过看得出来穆桂霞并不开心,她大哭了一场。
  
  十一、
  
  生活并不如意,但仍是步履艰难往前走着,一年过去了,又一年过去了。
  
  刘天成主导的压砖机厂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开始他只是在自家院子里拆装接线,一个月也就是生产一台,可到了后来他开始熟练,而且一些成品不再简单的自给自足,而是和县里加工厂建立了合作关系,他的压砖机厂也正式作为集体企业开始运行,毕竟他属于村干部范畴,一九九四年年底时,这个厂每月能生产十几台机器,偏偏这个时候,国家出台了相关政策:为了保护土地,节约能源,实现建材轻型化节能化,因此把发展空心砌块列为基本国策,并成立了相关机构,各级政府都设立了墙体材料改革办公室,推动产业化的发展。刘家窝棚这个压砖机厂一下子就火了。
  
  厂里职工开始是二十几个人,后来发展到了七百多人,来买压砖机的人必须是全款而且至少要排二个月以上队,很多人托关系求人找刘天成,就是想提前拿到货物而已,整个清平县都知道这个厂,据说在那个厂里上班的工人每个月至少五千块钱工资,这是比县长都要高的收入呀。以前刘家窝棚的男人打光棍的很多,这也是当时刘天成父母一直为儿子焦虑的起点,但现在只要你说是压砖机厂的工人,媳妇儿尽管挑,不但是附近村子里的村姑,就连比较热门的县城女孩也不遑多让,有一个传言就是说压砖机厂是用脸盆发工资,当然后来也被证明这并不是传言。
  
  刘天成的父母再不为儿子的婚事发愁,这对老实人是村里最受尊敬的老者,关于刘天成的传说就是他是葫芦娃托生,什么是葫芦?那就是福禄的象征,农村人往往都对自己身边人多多少少嫉妒,就像刘天成找不到媳妇儿会让邻居有幸福感,但他找了大学生媳妇儿又让别人眼红嘲讽,可是当他远远把众人抛在远处时,大家就是恭维且尊崇了,据说刘家窝棚过年时不少人给刘天成烧香,因为他让这个村子里百分之百的人都成为富户,且别说厂子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拿工资的,就连村子里卖熟肉、卖豆腐脑的都水涨船高,谁要是敢说刘天成一句“不是”,恐怕他连村子都走不出去。
  
  一年后刘天成就成了县政协常委,而且成为刘家窝棚所在镇赵寨子镇的副镇长,任何怀才不遇、命比纸薄的抱怨其实都是一种自欺欺人,当你真正超乎众人时,该来的自然会来。
  
  穆桂霞大学毕业后分配回了清平县,她原本可以留在县政府,但她坚决要求去了赵寨子镇,她要和刘天成并肩作战:压砖机只是起步阶段,她要研发更多的农用机械,穆桂霞别出心裁的把所有产品都注册了葫芦商标。当然他们最后结婚了!
  
  只要你善良,幸福会水到渠成,只要你努力,未来就会有光芒。一、
  刘天成出生的时候,他们家葫芦秧子上接了一个特大号的葫芦,因此他的小名就被叫做“葫芦”,当然这并不是葫芦娃。
  
  据他爸爸回忆,足足有十七八斤,弄得整个村子里都知道了这个祥瑞,他所在的刘家窝棚内户家都姓刘,都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因此村里从不通婚,这个葫芦的奇观一直到刘天成在村里上小学还被人提起来:“那葫芦好大!而且颜色也和别人家的不一样,说不定真能从里边蹦出一个娃娃呢。”只是后来这个大葫芦不知所终,刘天成他爷爷说大葫芦剁碎了成为包子馅,味道和别的葫芦没有什么两样;刘天成他爹则说葫芦被一个白胡子老头买走了。刘天成小时候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最大,等他高考落榜回到村里后才知道那不过是实现不了的童话,成为包子馅的概率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
  
  葫芦的名字却给刘天成留了下来,村里人几乎很少知道他的大名,到后来他竞选村干部时,不少人打听:“刘天成是谁?”后来知道刘天成是刘建海的小儿子“葫芦”后才恍然大悟:“那娃呀!行!除了念书念得有点傻外,别得没毛病!”
  
  于是在高中毕业两年后,农民刘天成就成了村里的会计,不过村里也没啥账目。现在联产承包,已经不需要计算工分了,偶尔村里秋天算“提留”时他忙几天,其他时间就是名副其实的农民,当然唯一一点与众不同的就是,刘天成有点“文气”,经常写文章投稿,当然他的邮票用了近百张,但是无一收到录用的通知,毕竟一九九二年还没有后来的文盛之风:随便狗嘶猫咬的文章就会被某某平台录用,当时的编辑还是很有责任感的,这种责任感也就早就了葫芦刘天成的屡屡失意。当然还有一件很让刘家长辈犯愁的事情,那就是刘天成的婚事。
  
  说起来也是民风使然,在刘家窝棚都流行早婚,一般男孩子十四五岁就订门亲事,十六七岁就结婚成家,一般男孩到了十八岁还没“娶媳妇”,就有了打光棍的危险。刘天成上初中时学习不错,他自己也雄心勃勃的非要考大学,所以很坚定地拒绝了几个媒婆,惹得村里媒婆之首詹大娘堵着他家门骂了他半宿,说他不识好歹,将来一定找不到媳妇儿。少年心事当拿云的刘天成很不服气:“大娘,我要能找到媳妇儿怎么办?”
  
  詹大娘怒斥:“你要找上媳妇儿,我就从此后再不给人说媒了!刘建海,你老实了一辈子,咋摊上这样一个愣头青儿子?你两口子就是我当年保的媒,早知道有这种葫芦蛋,我就不撮合你俩了。”
  
  刘天成气得想要放家里的“大黑”去撵人,可是他爸爸妈妈都是老实人,出去好说歹说才算劝得詹大娘离开。果然从此以后再没有媒人到他家说媒,高中三年毕业时,刘天成距离高考分数线有八十分的差距,最后连复读的地方都找不到,也就灰头土脸回来,那个时候他满十八岁,二年后即便他成了大队会计,也依然是没有媒婆上门,这可急坏了他爸爸妈妈,不孝有三无后最大,这傻小子真要是没有媳妇儿,可就断了香火,村里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基本都做了爹娘,再这样下去,恐怕越大越麻烦。
  
  二、
  
  刘天成也有点着急,在农村都论虚岁,人家说起他来都是二十多了还没媳妇儿,连声调了都带点嘲讽。村里孩子过满月时都有请流水席的习惯,村干部们单独一桌,刘天成不能不参加,但是几乎所有满月酒最后都着落在他身上:“葫芦会计,啥时候喝你喜酒呀?”刘天成总是笑着点头:“快了,快了!”不过他知道,恐怕这个事还真有点麻烦,詹大娘这五年修行,已经不但给刘家窝棚男女撮合,而且赵寨子镇上她都成了知名人士,已经把做媒做成了产业化,颇有点行业垄断的劲头,不过千万别得罪女人,尤其不能得罪詹大娘这种女人,她牢牢封死了刘天成的所有可能出路:“谁要是给那个葫芦说媒,可别怨我和她断交。我也不是让刘家绝户,我只让他到我家三拜六叩,承让那年不该和我打赌!”
  
  这话是公开说的,自然是不怕人说给刘家人听,人要脸树要皮,詹大娘是想有个台阶下,可是刘天成现在也是村会计,总不能太不给面子吧,于是二人僵持着。
  
  正好过年时刘天成去詹大娘家拜年,他管詹大娘的老头子叫启德大爷,刘家窝棚没有两个刘。不过詹大娘和刘天成这两个冤家对头又撞在了一起,詹大娘叼着大烟袋,很有点女版座山雕的威风:“葫芦,这一年又一年的过来磕头拜年,人家都是成双成对,你可总是耍单呀!嘿嘿,打赌认输吧!给大娘磕仨头,说我服了,我就给你找个黄花大闺女。乖侄子,现在给你介绍,明年过年你就带着大胖小子到我家来拜年。”
  
  刘天成本来也有和詹大娘讲和的意思,毕竟家里父母都逼着他来认个错,可是男人骨子里总有几分不解风情,他被人逼着磕头,恐怕就是娶了媳妇儿也会一辈子抬不起头,他放肆地笑起来:“大娘,谁认输了?我就不信离了你这棵树我就吊不死,没有你说媒我就一辈子打光棍。别说你没给我介绍,就是介绍我也不见,你认识的都是没文化的女人,我要是找就找高中生女子。”
  
  詹大娘气极反笑:“好你个葫芦,你不应该叫葫芦,而应该叫棒槌,你不是想找上过学的女人吗?我给你说,咱村南边的穆庄就有,有一个在北京念书的女娃,神经了,在家里养着呢。念书有什么用?女子无才便是德!”
  
  刘天成也听过穆庄女子的故事,但大家都当做笑话,他哈哈笑了起来:“我不怕神经,你有本事给我介绍呀!我要的是文化,不是身体状态。”
  
  詹大娘看着他:“小,你这话不是开玩笑吧?穆庄那女子叫穆桂霞,她爹娘真让我给她找个婆家呢,你要是愿意,我试试?”
  
  三、
  
  穆桂霞这个名字让葫芦刘天成呆住了,他看看詹大娘,想问问她是不是开玩笑,不过这个大队会计并没有傻到听不出“好赖话”的层次,看来真有此事。刘天成是认识穆桂霞的,他俩初中还都是赵寨子镇中学的同学,那个时候穆桂霞的学习成绩就倾轧这个自命不凡的男生,后来二人在清平一中就读,刘天成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存在,偶尔在学校广播里出现名字,也都是检讨批判类,诸如“某班学生刘天成随地大小便,被校治安办查获,令其深刻检讨”、“刘天成因给老师起外号,被处以留校察看处分”等等,而这个穆桂霞则完全不一样,清平一中有考试后张榜的传统,这个穆桂霞都是高高在上,年纪排名几乎就没有下来过前十,她也在刘天成落榜那一年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偶尔刘天成给别人吹牛还说说有如此“牛”的女老乡,可谁知道她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大娘,这个穆桂霞是不是个子不高,一笑脸蛋上就俩酒窝,胖乎乎的娃娃脸呀?我还和她是同学呢。”刘天成说话的态度有点严肃,也有点感慨,原来人生真有多面性,曾经的天之骄子一旦落魄,甚至连普通的村姑都不如。
  
  詹大娘先是点点头,也叹口气:“这大过年的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可这孩子真是生不如死,她虽然学习好,但因为是女孩,她爹妈都不怎么看重她,以前是大学生,可以吃国粮,可后来得了病在家里就成了爹娘心病。她的病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说是就在学校里受了刺激,动不动就脱衣服,送到北京精神病医院治了几个月,就痴痴呆呆的了,和日本电影《追捕》上的横路敬二一个样。家里没钱给她治病,就接回家里来了。整天就坐在炕头上不说话,做爹娘的就想给她找个婆家,反正说生养是没问题。我也就是给你说说,像你家里的条件,你妈不会让你找这种媳妇儿的。”
  
  刘天成没再说话,他蔫蔫地回了家。少年有了心事,他开始闷闷不乐起来,偶尔晚上散步还要去穆庄附近走走,从刘家窝棚到穆庄并不远,但在农村村子就像堡垒一般,外村人偶尔到别的村子瞎转会被狗咬的。
  
  詹大娘并没有给刘天成说穆桂霞的媒,反而在过了正月十五后给他介绍了一个军户李村的姑娘,那是一个村干部家的闺女,和刘家窝棚的大队会计也算是门当户对,当然这个女子没什么文化,女子无才便是德,在农村能生娃、能干农活才是第一选择,至于美颜妖娆那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谁也没奢侈到摆一个花瓶在家里。
  
  刘天成本能想拒绝,可是他又不愿意得罪詹大娘,毕竟二人不对付了五六年,好不容易缓和了关系,而且他有点想了解一下穆桂霞的后续消息,因此对詹大娘相当客气,甚至是摆酒给詹大娘吃,自己装作对军户李女人感兴趣的样子,陪她聊天。
  
  不过葫芦低估了詹大娘的智商情商,她叹口气:“小,你别装了。我老太婆做了这么多年的媒人,什么样的男女没见过啊。说心里话,你和那个穆桂霞没缘分,她清醒时看不上你,不清醒时配不上你,听说她爹娘接了人家寺后刘周传钦家的五千块钱彩礼,把她许给周家了。”
  
  这个消息有点晴空霹雳,刘天成傻在那里,很像是一只秋霜后的葫芦。他心里酸酸的。詹大娘又说:“给你介绍的这个妮子,其实是人家看上你了,托我来说媒,小呀,做人不能太和自己过不去,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就行,别总想大馍馍!”最后这句话是一句刘家窝棚的俗语,意思是不要想得太高。
  
  刘天成很坚决地摇摇头:“大娘,既然话说透了,那你听我说几句吧!”
  
  四、
  
  詹大娘笑了,她端起酒盅抿了一口酒:“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这件事只能靠你自己。我给你说,寺后刘那个周传钦人品的确不怎么样?倒不是说他投机倒把,就是把他奶奶腿打断这个事都让我们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看不起他,这种棺材瓤子都四十了,居然想娶女大学生,遭天谴呀。”
  
  刘天成站了起来:“大娘,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好吧?”
  
  詹大娘又喝了一杯酒:“我说了,我是来给你做媒的,人家军户李的女子等我回信呢。”
  
  刘天成颓然坐下,他妈也在旁边陪着,听出了儿子似乎话里有话,忙拉扯詹大娘:“他大娘,这件事可不能让葫芦自己做主,我觉得军户李的女子就很合适,你安排见面吧!”
  
  刘天成忽然抓起白酒瓶子,昂着脖子往自己嘴里灌起酒来,农村地瓜干酒辛辣而且充满力量,平常刘天成喝半斤就糊里糊涂了,但今天一整瓶子除了詹大娘倒了一点,剩下的都让他灌进自己肚子,然后他推着自己家里的自行车,风驰电掣般往穆庄跑去。
  
  后来的故事有点分歧,因为不同的人对于故事描述不一样,而刘天成自己也彻底断片,他都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等到他半夜醒来之后,家里多了一个人,女人,就是那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穆桂霞,穆桂霞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完全村姑的打扮,她端坐在炕头上,一句话不说。
  
  他问旁边哭哭啼啼的母亲:“妈,咋回事?这个,这个,穆桂霞怎么到咱家来了?”
  
  他娘大哭:“你这个混球,你这个葫芦,女人是你花了一万块钱娶回家来的。不,两万,你还给人家寺后刘的一万块钱。咱家哪有这么多钱。花这么多钱你娶了一个祖宗!我们家找不到媳妇儿吗?头晌你大娘还给你说了军户李的女子,人家可是一分钱也不要。”
  
  他爹蹲在地上抽烟,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刘天成看看家里三个人,他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得出来木已成舟,家里多了一个人,而且按照母亲的说法,这是自己的媳妇儿!当然,这也是他心底最深处渴望的东西。
  
  第二天他清醒过来以后,多方打听自己那天做了什么,当然穆桂霞依旧泥菩萨一般坐在他家炕头上一动不动,这让父母唉声叹气的,他至少听到了三个版本:其一说他到了穆庄后就大声吵嚷,说自己是到穆桂霞家求婚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穆桂霞带回自己家,结果被穆家人差点打了,后来是詹大娘去了说合,穆桂霞父母恨不得早日把女人找个人家嫁出去,也就顺水推舟收了他爹娘送去的钱,直接把闺女送到了他家;其二前半截和刚才有点相似,只是说后来寺后刘的那个和穆桂霞订婚的男人闻讯而来,和他一场肉搏,他被人家按在雪地上一顿摩擦后一口咬住对方耳朵,那厮居然疼跪了后求饶,后来就是赔了对方钱后握手言和;其三是说他跪在穆家求婚,后来成功了。
  
  不管怎么说,有几个事实是完全确认的,其一就是他家掏了二万块钱让他闪婚;其二就是穆桂霞成了他家的人;其三他这个葫芦被人开瓢过,他身上遍体鳞伤就是证明。
  
  五、
  
  一九九三年,葫芦刘天成娶了穆桂霞,当然这个“娶”只是一种简单的形式,家里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没有那种洞房花烛夜的感觉,而且没办酒席、没举行仪式、更是没有结婚登记,当然也不可能结婚,穆桂霞的户口早已不在农村,虽然她现在犯了病,可是从身份上她是城市户口。在那个年代,就好像跃过龙门的鲤鱼,只不过是奄奄一息生病的理由。
  
  这个事在当时很是轰动,不少人觉得刘天成捡了大便宜,在当时农村属于社会底层,为了一个农转非户口倾家荡产都可以,刘天成只花了两万块钱就得了这样品貌俱佳的媳妇儿并不亏,要真是能生个一男半女,那可是接班母亲的身份,于是很多人说刘天成大智若愚,就像他竞争村干部一样,看似毫无意义,没有什么实在利益,村支书让好多人干别人都不干,偏偏高中生刘天成挺身而出,这次娶了患精神病的女大学生,将来万一女人病好了,那就是给他家脱胎换骨。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真爱无价
下一篇:路边奇遇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