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冤生孽结

冤生孽结

李晓平和韩文滨是区小同学,也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小时候,他俩不是在韩家玩,就是去李家玩。虽然现在韩文滨回想起来,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玩的。但当时,他们凑在一起,头碰头,嘀嘀咕咕的,有说不完的话。消磨下来,就是一天半天。
  韩文滨的爹,从部队复员回来,在海运公司客轮做轮机,专门跑上海,一趟要在海上跑二十四小时。在机器方面,他是个奇才,闷热糟杂的机舱里,他耳朵一听,就知道轮机哪里有问题。靠技术吃饭的人,在轮船上,受人尊重。他人缘很好,家乡这边,委托他带货的人越来越多,很辛苦。带得多了,就开始动脑筋给自己带。到上海时,找空余时间去南京路,买些紧俏物资带回来,赚个不多的差价,劳力兑伙食。韩文滨的娘在家,在照顾韩文滨兄妹俩同时,也开服装店赚些钱。
  李晓平是那种很乖巧的性格,会察言观色,会说让大人开心的话,韩文滨的娘对他特别好,一见他就笑眯眯的。家里有小兄妹一口吃的,就有他的份儿。他几乎天天下巴搁在韩家桌上吃饭,时间一到,饭菜上桌,他就随韩文滨一起,不请自来,坐到桌边,捞起筷子吃饭。的确也是,天天在韩家混,又不是客人,有什么好客气的。韩爹上海回来轮休,从拎包掏出许多稀罕物,也分成三份,一人一份。韩爹性格内敛一些,见到李晓平,虽不至喜形于色,但对他也是青眼有加。谁都喜欢又稳重又会表达的孩子。
  从韩家后门出去,拐弯处有条小河沟,是湖滨村和常沙村的分界线。刚开始,晓平文滨勾肩搭背绕道走,长大了,一迈腿就能跳过去。后来邻居都开始做生意,有了些钱,就联合起来造房子。这条泄洪沟被填平,他们来往就更通畅。
  李晓平他爹,是竹殿大队会计,很会经营。后来一路做到竹殿村支书。李晓平头脑灵活,随他爹,特别会来事,眼珠子一转一个主意,人爱笑,嘴巴会说,人又长得憨厚,没有人不相信他。
  李晓平和韩文滨的关系,好到连韩文滨十七岁时去相亲,都是李晓平陪他去的。女方顾繁荣很漂亮,眼睛小了点,但胜在皮肤白,他一眼就看中了。婚后,顾繁荣问:“你就像是李晓平的跟班。是不是你娶我,也听了他的意见?”
  “当然了。难道你叫他做我的跟班?笑话。他说话有道理,不听他的听谁的?凭我这包头鱼脑袋,哪里能做得了他的主,我对他言听计从才是真的。宁给能干的人背雨伞,不给懵的人做主张。指的就是我这种人。”
  他俩都不是读书的料,都考不上高中。韩文滨干脆歇了学,也不复读,回家跟邻居叔叔去贩塑料粒子。走了几趟,跟大货回来,坐在大货车背上,穿着棉衣毛衣,根本不顶用,拿张塑料布披在身上,在狂风中稀里哗啦响。寒风刺骨,鼻子都会冻掉。母亲天天晚上在阶前头站着等待,没看见儿子的身影,坚决不回家休息。
  后来韩文滨实在吃不了这种苦,就在家安了五台冲床,雇了五六个工人,做自行车支架,那种大架的自行车,适合在乡村泥路驮货用。
  李晓平在家歇着,摸不着业,韩文滨邀请他一起合作。他为人谨慎,不肯加入。他很勤快,去街头摆个摊儿基,给人修自行车,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也是一份接触社会的方式。他爹走的是政界的路,和区镇领导关系好,就请人吃饭,在一次土地局招考中,顺风顺水加塞进去,被安排到监察大队做临时工。
  他们俩的命运,从此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他们,依然是不分彼此的好朋友。这是韩文滨的看法,他相信李晓平也是这样看的。
  有一次,李晓平来韩家,闷闷不乐。韩文滨问了几次,李晓平一直没启口,韩文滨也没多问,反正时候到,自然会开口的。终于他憋不住,喝够了酒后,自己劈里啪啦说出来了。原来是他爹要他娶镇花边厂厂长的女儿为妻,他很不开心。
  这有什么不开心的?韩文滨知道,他和初中女同学黄和欢好上过。黄和欢人长得很一般,瘦高个,黄瓜脸,三角眼,作风泼辣,手段狠毒。但女追男,隔层纸,李晓平也好这一口。黄父早逝,家境困难,母亲生活作风评价也不好。李晓平父亲知道后,认为不是佳偶,坚决反对,愣是活活拆散一对姻缘。韩文滨逗他:“你也一把年纪,是该讨个老婆了。”
  他叹口气:“你不知道的呢。”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你不就是喜欢黄和欢吗?”
  “喜欢有什么用?她已经嫁人了。”
  “哦,节哀顺变。”韩文滨握他的手。过三天,李晓平叫韩文滨陪他去钟家做客。钟素素个子不高,脸很小,一把拳头那么大,看上去比较局促,声音有点尖利。如果不聚精会神听你的话,她就什么都听不见。韩文滨忽然明白她声音锐利的原因。她是个聋女。李晓平爹为什么让他娶个聋女为妻?后来韩文滨才知道,她陪嫁带来许多嫁妆。他需要很多钱吗?他有什么难言之隐?韩文滨对他算是最了解的人,即使他躲在床底角吃柿子,韩文滨也能找到他吐的柿子核。无论在家在外,李爹都是一把手,说了算,李晓平习惯服从。唉,男人看上去再风光,也会有许多无奈。
  大家的日子,过得还是比较清苦。韩文滨给李晓平帮忙装潢新房,李晓平也过来帮韩文滨装潢新房。他们都结婚后,各有了自己的孩子。过了些日子,生活条件好转后,钟素素戴上助听器,是韩爹轮休时,从上海带回来的。这样,她看上去合群一些,不会再突兀地一声尖叫,然后满怀歉意地笑。虽然这是无意的,只是表达她听明白,已领会的意思。
  李晓平很适宜在政界发展。他在土地局如鱼得水,很快签了合同,过两年,转成事业编制。再后来,转为公务员,然后提了干,当了县局土地执法监察大队长。他的岳父是县里的优秀企业家,长袖善舞,助了他一臂之力。
  大集体企业改制以后,花边厂成为他岳父家的企业,也给他们夫妻留了股份,让小舅子给他代持,他是公务员,不方便。
  李晓平和韩文滨无话不谈,所以知道一些对方的隐私。韩文滨知道,李晓平和他大队的女文员赵紫有染。韩文滨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李晓平说,有一次,晚上值班整理材料,加急申报文明单位材料。赵紫到他办公室里,蹲在文件柜前,帮忙寻找资料文本。汗衫缩上去,露出一段肥腻腰身来。虽然赵紫比他大十多岁,但李晓平依然把持不住,从背后一把抱住她。双方平时就有些相互挑逗勾引,但一时没机会下手。赵紫扭几下腰后,笑嘻嘻的,没作进一步反抗,双方就顺理成章了。这是李晓平喝醉以后,吐露的一段风流韵事。谈吐之间,他似乎还颇有得色。酒醒之后,他就越来越谨慎,当然不会轻易说出秘密来了。
  韩文滨的个体户做得很艰难。他继承了父亲的基因,非常聪明,在技术方面,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才,许多门类无师自通。他看上去很聪明,其实都好在表面功夫,驴粪蛋子面里光。赚个吃,蚀个利。头头会,顿顿饿,没有赚过钱。他干过许多行业,生产汽摩配件,磁性材料,手机微型电机,什么都想插一脚,什么都没有赚到。虽然都不顺利,但他还是咬着牙关,一路坚持下来。在痛苦前行中,他居然还建了自己的厂房,虽然贷款如山。他这个厂房是这样来的,先是把自己家的住房,向高利贷抵押借款,买了地块,建起厂房。领到房产证,向银行贷款,还社会借款本和利。所以,他大半辈子从来就没轻松过。厂房落成后,他借款买了宝马车,拉足了架势,在厂房里摆了三十桌酒。亲友应邀过来吃酒,看着厂房和宝马,个个皮笑肉不笑的,即使至亲也是如此,心里不知道有多嫉妒,有的伯伯就委托他,把兄弟几个带上,进企业做管理。他都满口答应。后来闹出许多尴尬来,最后不欢而散,扯了面情。
  李晓平为韩文滨的发展而高兴,周末一家三口过来,住到韩文滨厂里,吃饭,唱歌,打牌,搓麻将,玩到周一才去上班上学。韩文滨的厂中家,还特地给李家准备了客房。他们喝高了,相互倾诉,说双方的关系,要比许多亲兄弟还要亲。酒醒以后,这些话当然都过期作废。
  韩文滨的妹妹韩文馨已经结婚,妹夫任大头后来考进电视台,当了记者,外界人头比较熟。许多事情,任大头看在大舅子的面子上,也会出面请人帮助。忙帮多了以后,任大头脸上显出一百个不情愿的神情,他说韩文滨是世上第一烦。但韩文滨是大舅子,没有面子,也要给面子。话说狗屎最臭,娘舅最大。换作妻舅,依然最大。韩家和李家约起,周末时去妹妹家玩。韩文馨很尊重李晓平,把他过来做客,当成一件大事对待。一大早就跑去菜场,买了许多海鲜回家。李晓平说:“爆炒海瓜子特别好吃,我很喜欢。”
  他边吃边赞,一直赞不绝口,显示出他很会做人的品格。晚上,为节省费用,就在韩文馨家地板上打地铺,孩子嘻嘻哈哈闹成一团,都很新奇,其乐融融。韩文馨的儿子,很不习惯家里一下子多出六个人,到深夜十二点了,还睡不着觉,经常摸出房间来,看看大朋友小朋友还在不在。被韩文馨拍几下小屁股后,才委屈地瘪着嘴睡着,还时不时抽抽嗒嗒。第二天,三家人一大早起来,跑去孤岛旅游区游玩。
  韩文滨在厂里上班时,接到李妻钟素素的电话,说李晓平出事了。在坐三轮车去上班的途中,被一辆汽车撞倒,他当场昏迷。送到医院抢救,才发现他的脊梁骨关节处,长了一个肿瘤,尺寸比较大,目前以县医院的设备,还查不出是良性还是恶性的。还有一点需要说明,他的脊梁骨,像被蛀空了一样,骨头松脆,稍有不慎,有可能折断,导致瘫痪,甚至死亡。韩文滨是个善良的人,他觉得自己和李晓平好得就像一个人,李晓平出了这样的事,他心如刀绞,像被挖空了一样。韩文滨火急火燎,赶紧接了顾繁荣,风驰电掣一般赶到医院看李晓平。
  李晓平已经清醒过来,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萎靡不振。韩文滨安慰他们:“没关系的,说不定是误诊呢。我马上找人送你去上海重新检查。”他大包大揽,出来走廊,打电话给上海的朋友安钢。安钢听明白他的意思后,看他千叮嘱万交代,也就答应帮忙,说会去找熟人,联系最好的医生。韩文滨感谢了安钢,回来告诉李晓平夫妇,让他们放心。
  李晓平这样的状况,去上海是个大难题。如果坐车去,长途跋涉,肯定吃不消。只能坐飞机去,但是飞机有这样的躺位吗?韩文滨忽然想到自己的妹夫,他是记者,说不定认识机场的人,能想出好办法。他一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任大头,以为那是超人,内裤外穿,无所不能。任大头也是个急公好义的人,看这事情重大,马上联系机场办公室周主任。周主任很热心,听到这样的情况,赶紧沟通航空公司。经过研究,特事特办,机场方面派人登上飞机,把其中一排坐椅拆掉,安装上钢制担架,方便病人以躺位乘到上海,旅途中不至消耗太大精力。
  当天下午,救护车一路长驱直入,开到停机坪舷梯口,大家聚集过来热心帮忙,一起把李晓平抬上飞机,转移到固定担架上。经过一番折腾,韩文滨夫妇陪他们到达上海。
  安钢已经是老上海了,看样子,也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他高价联系好主任医生,安排病房,安排手术,很快解决李晓平的问题。不久,李晓平痊愈回家,经过休息后,正常上班。他们两家关系,经过这样的磨难后,变得更加亲近。经常两对夫妇一起打牌,搓麻将,出去旅游。双方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韩文滨也知道他现在发展得不错。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李晓平现在好像想开了,头脑灵活了许多,把许多关系都利用起来,搞到好几套房子,他个人名下,他妻子名下,夫妻共同财产名下,他父亲名下,他在小学读书的儿子名下,都有一套房子。当然,他也终于出了事。俗话说,茅坑边上走多了,总会掉进坑里去。终于,赵紫的丈夫举报了他,赵紫掌握李晓平的许多秘密,在奸情被她老公发现后,稍加逼迫,就如竹筒倒水。为讨好老公,她还添油加醋,挖空心思,额外报告许多他没有掌握的情况。李晓平被县纪委带进去,坐了半个多月,坦白了一些情况,退赔出许多钱,才放出来上班,职位是没有了。他身边围着的朋友们,看他出事,都谨慎许多,纷纷作鸟兽散。只有韩文滨是他最坚强的盟友,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惜韩文滨只是个生意人,在晓平仕途上起不了作用,他能做的只有默默陪伴。李晓平的政治前途已经灰暗一片,很有些灰心,心思逐渐转向做生意,做官商勾结的生意。他说:“我现在想想,只有钱握在手里,才最稳当,其他都是空的。”
  韩文滨是生意人,当然表示赞同。李晓平问他:“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做?”
  韩文滨说:“当然。我很羡慕你呢,我们关系这么好,什么时候,也照顾我这个个体户。你做了官,我们少年朋友,到现在还没沾什么光呢。”
  李晓平说:“有的,眼前就有一个机会。原来的县房管局局长张福明,是我好朋友,前几年下海创业,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他现在有个项目,你有兴趣,我给你张罗。你跟我一起炒房子,是个来钱很快的生意。你生意上的朋友多,钱先背过来,投进去,很快就能转出来,一本万利的生意。即使万一砸在手里,一时卖不掉,也是豪宅,亏不到哪里去。房子谁还怕多?”张福明可是县城一霸,叱咤风云,当年他是改革先锋,青年突击手,培养对象。他自己还是放弃了进步机会,走上了创业之路。许多领导,想在他手里拿到房子,可是要费九牛二虎之力的。韩文滨这样的小小企业主,哪能有机会认识这样的人。李晓平和韩文滨是区小同学,也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小时候,他俩不是在韩家玩,就是去李家玩。虽然现在韩文滨回想起来,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玩的。但当时,他们凑在一起,头碰头,嘀嘀咕咕的,有说不完的话。消磨下来,就是一天半天。
  韩文滨的爹,从部队复员回来,在海运公司客轮做轮机,专门跑上海,一趟要在海上跑二十四小时。在机器方面,他是个奇才,闷热糟杂的机舱里,他耳朵一听,就知道轮机哪里有问题。靠技术吃饭的人,在轮船上,受人尊重。他人缘很好,家乡这边,委托他带货的人越来越多,很辛苦。带得多了,就开始动脑筋给自己带。到上海时,找空余时间去南京路,买些紧俏物资带回来,赚个不多的差价,劳力兑伙食。韩文滨的娘在家,在照顾韩文滨兄妹俩同时,也开服装店赚些钱。
  李晓平是那种很乖巧的性格,会察言观色,会说让大人开心的话,韩文滨的娘对他特别好,一见他就笑眯眯的。家里有小兄妹一口吃的,就有他的份儿。他几乎天天下巴搁在韩家桌上吃饭,时间一到,饭菜上桌,他就随韩文滨一起,不请自来,坐到桌边,捞起筷子吃饭。的确也是,天天在韩家混,又不是客人,有什么好客气的。韩爹上海回来轮休,从拎包掏出许多稀罕物,也分成三份,一人一份。韩爹性格内敛一些,见到李晓平,虽不至喜形于色,但对他也是青眼有加。谁都喜欢又稳重又会表达的孩子。
  从韩家后门出去,拐弯处有条小河沟,是湖滨村和常沙村的分界线。刚开始,晓平文滨勾肩搭背绕道走,长大了,一迈腿就能跳过去。后来邻居都开始做生意,有了些钱,就联合起来造房子。这条泄洪沟被填平,他们来往就更通畅。
  李晓平他爹,是竹殿大队会计,很会经营。后来一路做到竹殿村支书。李晓平头脑灵活,随他爹,特别会来事,眼珠子一转一个主意,人爱笑,嘴巴会说,人又长得憨厚,没有人不相信他。
  李晓平和韩文滨的关系,好到连韩文滨十七岁时去相亲,都是李晓平陪他去的。女方顾繁荣很漂亮,眼睛小了点,但胜在皮肤白,他一眼就看中了。婚后,顾繁荣问:“你就像是李晓平的跟班。是不是你娶我,也听了他的意见?”
  “当然了。难道你叫他做我的跟班?笑话。他说话有道理,不听他的听谁的?凭我这包头鱼脑袋,哪里能做得了他的主,我对他言听计从才是真的。宁给能干的人背雨伞,不给懵的人做主张。指的就是我这种人。”
  他俩都不是读书的料,都考不上高中。韩文滨干脆歇了学,也不复读,回家跟邻居叔叔去贩塑料粒子。走了几趟,跟大货回来,坐在大货车背上,穿着棉衣毛衣,根本不顶用,拿张塑料布披在身上,在狂风中稀里哗啦响。寒风刺骨,鼻子都会冻掉。母亲天天晚上在阶前头站着等待,没看见儿子的身影,坚决不回家休息。
  后来韩文滨实在吃不了这种苦,就在家安了五台冲床,雇了五六个工人,做自行车支架,那种大架的自行车,适合在乡村泥路驮货用。
  李晓平在家歇着,摸不着业,韩文滨邀请他一起合作。他为人谨慎,不肯加入。他很勤快,去街头摆个摊儿基,给人修自行车,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也是一份接触社会的方式。他爹走的是政界的路,和区镇领导关系好,就请人吃饭,在一次土地局招考中,顺风顺水加塞进去,被安排到监察大队做临时工。
  他们俩的命运,从此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他们,依然是不分彼此的好朋友。这是韩文滨的看法,他相信李晓平也是这样看的。
  有一次,李晓平来韩家,闷闷不乐。韩文滨问了几次,李晓平一直没启口,韩文滨也没多问,反正时候到,自然会开口的。终于他憋不住,喝够了酒后,自己劈里啪啦说出来了。原来是他爹要他娶镇花边厂厂长的女儿为妻,他很不开心。
  这有什么不开心的?韩文滨知道,他和初中女同学黄和欢好上过。黄和欢人长得很一般,瘦高个,黄瓜脸,三角眼,作风泼辣,手段狠毒。但女追男,隔层纸,李晓平也好这一口。黄父早逝,家境困难,母亲生活作风评价也不好。李晓平父亲知道后,认为不是佳偶,坚决反对,愣是活活拆散一对姻缘。韩文滨逗他:“你也一把年纪,是该讨个老婆了。”
  他叹口气:“你不知道的呢。”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你不就是喜欢黄和欢吗?”
  “喜欢有什么用?她已经嫁人了。”
  “哦,节哀顺变。”韩文滨握他的手。过三天,李晓平叫韩文滨陪他去钟家做客。钟素素个子不高,脸很小,一把拳头那么大,看上去比较局促,声音有点尖利。如果不聚精会神听你的话,她就什么都听不见。韩文滨忽然明白她声音锐利的原因。她是个聋女。李晓平爹为什么让他娶个聋女为妻?后来韩文滨才知道,她陪嫁带来许多嫁妆。他需要很多钱吗?他有什么难言之隐?韩文滨对他算是最了解的人,即使他躲在床底角吃柿子,韩文滨也能找到他吐的柿子核。无论在家在外,李爹都是一把手,说了算,李晓平习惯服从。唉,男人看上去再风光,也会有许多无奈。
  大家的日子,过得还是比较清苦。韩文滨给李晓平帮忙装潢新房,李晓平也过来帮韩文滨装潢新房。他们都结婚后,各有了自己的孩子。过了些日子,生活条件好转后,钟素素戴上助听器,是韩爹轮休时,从上海带回来的。这样,她看上去合群一些,不会再突兀地一声尖叫,然后满怀歉意地笑。虽然这是无意的,只是表达她听明白,已领会的意思。
  李晓平很适宜在政界发展。他在土地局如鱼得水,很快签了合同,过两年,转成事业编制。再后来,转为公务员,然后提了干,当了县局土地执法监察大队长。他的岳父是县里的优秀企业家,长袖善舞,助了他一臂之力。
  大集体企业改制以后,花边厂成为他岳父家的企业,也给他们夫妻留了股份,让小舅子给他代持,他是公务员,不方便。
  李晓平和韩文滨无话不谈,所以知道一些对方的隐私。韩文滨知道,李晓平和他大队的女文员赵紫有染。韩文滨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李晓平说,有一次,晚上值班整理材料,加急申报文明单位材料。赵紫到他办公室里,蹲在文件柜前,帮忙寻找资料文本。汗衫缩上去,露出一段肥腻腰身来。虽然赵紫比他大十多岁,但李晓平依然把持不住,从背后一把抱住她。双方平时就有些相互挑逗勾引,但一时没机会下手。赵紫扭几下腰后,笑嘻嘻的,没作进一步反抗,双方就顺理成章了。这是李晓平喝醉以后,吐露的一段风流韵事。谈吐之间,他似乎还颇有得色。酒醒之后,他就越来越谨慎,当然不会轻易说出秘密来了。
  韩文滨的个体户做得很艰难。他继承了父亲的基因,非常聪明,在技术方面,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才,许多门类无师自通。他看上去很聪明,其实都好在表面功夫,驴粪蛋子面里光。赚个吃,蚀个利。头头会,顿顿饿,没有赚过钱。他干过许多行业,生产汽摩配件,磁性材料,手机微型电机,什么都想插一脚,什么都没有赚到。虽然都不顺利,但他还是咬着牙关,一路坚持下来。在痛苦前行中,他居然还建了自己的厂房,虽然贷款如山。他这个厂房是这样来的,先是把自己家的住房,向高利贷抵押借款,买了地块,建起厂房。领到房产证,向银行贷款,还社会借款本和利。所以,他大半辈子从来就没轻松过。厂房落成后,他借款买了宝马车,拉足了架势,在厂房里摆了三十桌酒。亲友应邀过来吃酒,看着厂房和宝马,个个皮笑肉不笑的,即使至亲也是如此,心里不知道有多嫉妒,有的伯伯就委托他,把兄弟几个带上,进企业做管理。他都满口答应。后来闹出许多尴尬来,最后不欢而散,扯了面情。
  李晓平为韩文滨的发展而高兴,周末一家三口过来,住到韩文滨厂里,吃饭,唱歌,打牌,搓麻将,玩到周一才去上班上学。韩文滨的厂中家,还特地给李家准备了客房。他们喝高了,相互倾诉,说双方的关系,要比许多亲兄弟还要亲。酒醒以后,这些话当然都过期作废。
  韩文滨的妹妹韩文馨已经结婚,妹夫任大头后来考进电视台,当了记者,外界人头比较熟。许多事情,任大头看在大舅子的面子上,也会出面请人帮助。忙帮多了以后,任大头脸上显出一百个不情愿的神情,他说韩文滨是世上第一烦。但韩文滨是大舅子,没有面子,也要给面子。话说狗屎最臭,娘舅最大。换作妻舅,依然最大。韩家和李家约起,周末时去妹妹家玩。韩文馨很尊重李晓平,把他过来做客,当成一件大事对待。一大早就跑去菜场,买了许多海鲜回家。李晓平说:“爆炒海瓜子特别好吃,我很喜欢。”
  他边吃边赞,一直赞不绝口,显示出他很会做人的品格。晚上,为节省费用,就在韩文馨家地板上打地铺,孩子嘻嘻哈哈闹成一团,都很新奇,其乐融融。韩文馨的儿子,很不习惯家里一下子多出六个人,到深夜十二点了,还睡不着觉,经常摸出房间来,看看大朋友小朋友还在不在。被韩文馨拍几下小屁股后,才委屈地瘪着嘴睡着,还时不时抽抽嗒嗒。第二天,三家人一大早起来,跑去孤岛旅游区游玩。
  韩文滨在厂里上班时,接到李妻钟素素的电话,说李晓平出事了。在坐三轮车去上班的途中,被一辆汽车撞倒,他当场昏迷。送到医院抢救,才发现他的脊梁骨关节处,长了一个肿瘤,尺寸比较大,目前以县医院的设备,还查不出是良性还是恶性的。还有一点需要说明,他的脊梁骨,像被蛀空了一样,骨头松脆,稍有不慎,有可能折断,导致瘫痪,甚至死亡。韩文滨是个善良的人,他觉得自己和李晓平好得就像一个人,李晓平出了这样的事,他心如刀绞,像被挖空了一样。韩文滨火急火燎,赶紧接了顾繁荣,风驰电掣一般赶到医院看李晓平。
  李晓平已经清醒过来,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萎靡不振。韩文滨安慰他们:“没关系的,说不定是误诊呢。我马上找人送你去上海重新检查。”他大包大揽,出来走廊,打电话给上海的朋友安钢。安钢听明白他的意思后,看他千叮嘱万交代,也就答应帮忙,说会去找熟人,联系最好的医生。韩文滨感谢了安钢,回来告诉李晓平夫妇,让他们放心。
  李晓平这样的状况,去上海是个大难题。如果坐车去,长途跋涉,肯定吃不消。只能坐飞机去,但是飞机有这样的躺位吗?韩文滨忽然想到自己的妹夫,他是记者,说不定认识机场的人,能想出好办法。他一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任大头,以为那是超人,内裤外穿,无所不能。任大头也是个急公好义的人,看这事情重大,马上联系机场办公室周主任。周主任很热心,听到这样的情况,赶紧沟通航空公司。经过研究,特事特办,机场方面派人登上飞机,把其中一排坐椅拆掉,安装上钢制担架,方便病人以躺位乘到上海,旅途中不至消耗太大精力。
  当天下午,救护车一路长驱直入,开到停机坪舷梯口,大家聚集过来热心帮忙,一起把李晓平抬上飞机,转移到固定担架上。经过一番折腾,韩文滨夫妇陪他们到达上海。
  安钢已经是老上海了,看样子,也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他高价联系好主任医生,安排病房,安排手术,很快解决李晓平的问题。不久,李晓平痊愈回家,经过休息后,正常上班。他们两家关系,经过这样的磨难后,变得更加亲近。经常两对夫妇一起打牌,搓麻将,出去旅游。双方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韩文滨也知道他现在发展得不错。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李晓平现在好像想开了,头脑灵活了许多,把许多关系都利用起来,搞到好几套房子,他个人名下,他妻子名下,夫妻共同财产名下,他父亲名下,他在小学读书的儿子名下,都有一套房子。当然,他也终于出了事。俗话说,茅坑边上走多了,总会掉进坑里去。终于,赵紫的丈夫举报了他,赵紫掌握李晓平的许多秘密,在奸情被她老公发现后,稍加逼迫,就如竹筒倒水。为讨好老公,她还添油加醋,挖空心思,额外报告许多他没有掌握的情况。李晓平被县纪委带进去,坐了半个多月,坦白了一些情况,退赔出许多钱,才放出来上班,职位是没有了。他身边围着的朋友们,看他出事,都谨慎许多,纷纷作鸟兽散。只有韩文滨是他最坚强的盟友,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惜韩文滨只是个生意人,在晓平仕途上起不了作用,他能做的只有默默陪伴。李晓平的政治前途已经灰暗一片,很有些灰心,心思逐渐转向做生意,做官商勾结的生意。他说:“我现在想想,只有钱握在手里,才最稳当,其他都是空的。”
  韩文滨是生意人,当然表示赞同。李晓平问他:“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做?”
  韩文滨说:“当然。我很羡慕你呢,我们关系这么好,什么时候,也照顾我这个个体户。你做了官,我们少年朋友,到现在还没沾什么光呢。”
  李晓平说:“有的,眼前就有一个机会。原来的县房管局局长张福明,是我好朋友,前几年下海创业,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他现在有个项目,你有兴趣,我给你张罗。你跟我一起炒房子,是个来钱很快的生意。你生意上的朋友多,钱先背过来,投进去,很快就能转出来,一本万利的生意。即使万一砸在手里,一时卖不掉,也是豪宅,亏不到哪里去。房子谁还怕多?”张福明可是县城一霸,叱咤风云,当年他是改革先锋,青年突击手,培养对象。他自己还是放弃了进步机会,走上了创业之路。许多领导,想在他手里拿到房子,可是要费九牛二虎之力的。韩文滨这样的小小企业主,哪能有机会认识这样的人。
  韩文滨无比辛酸地想,好你一个李晓平,基层公务员,老婆没工作,娘家花边厂停工倒闭,几个舅子天天游手好闲。你哪来的钱,买下五套房子,还不都是这样,猪拖过来,狗拉过来?我做企业这么辛苦,搞设计,建厂房,办设备,进材料,跑销售,发工资,纳税金,一辈子也赚不了几个钱,还欠银行六千万债务,这社会不公平啊。现在你终于想到我了,我大半辈子对你如命,也合该你带我一起发财了。可是,我没有钱啊。他转念一想:“对,我老牌有钱。”他们这些在社会上混的人,习惯把家里长辈叫老牌,以示潇洒。
  “我老牌有的是钱啊。他们二老,大笔退休工资攥在手里,加上多年开服装店赚的钱,还有宅基地被征用返回款,老两口的钱,鸡仔叫唤似的。我平时向他们借款借不动。这个一本万利的生意估计能打动他们。现在如果把他们给说动了,赶紧投进去,很快返回,就还给他们。”他被自己的设想搞得激动万分。
  李晓平看着他的神情,胸有成竹,但不动声色:“你知道,我就是几个清水工资。我是没有办法投资的,除非你帮我垫资。”
  李晓平的胆气,来自他的堂弟李勇。之前,李勇就是张福明公司的销售员。因为资金越来越紧张,张福明对公司全员实施销售奖惩制度,每个在册人员,都成为小股东,层层分包下去,拉到多少下家,就有多少分额。李晓平想赚的就是这个钱,如果韩文滨购房,他就已经赚到点数,现在韩文滨如果愿意垫资,那他就是既剥了韩文滨购房的皮,又能赚到韩垫资购房后,转手销售产生的利润,自己一分钱不出,白得利润。韩文滨对此并不意外,他也不傻,他没有官商勾结的门路,所以假死假傻,开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说:“好,这钱我来筹备。”
  他心里想:“我也是个神头灵清的人,我一个个体户,哪来官商勾结的发财门路。我们哪来的机会,能够认识张福明。总不能叫晓平白提供线索,我一毛不拔。他虽然削职为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给他垫一下资,也是理所应当。”
  韩文滨邀功似的,跑到爹娘面前游说。爹娘一见他就笑,认为他向来做事稳重,爹娘两人,一般是娘做主,爹跟着随声附和就行。娘肯听韩文滨的话。对李晓平,她也是知根知底,从小看他长大的憨厚人,有什么不放心的。于是,这事很顺利地启动了。这过程中,韩文滨还到处游说,拉了自己好几个朋友加盟,其中就有在上海做生意的安钢。他和李晓平经过那次救死扶伤,也已经成为好朋友。另外几个朋友,包括在河南周口收破烂的,在河北石家庄卖皮鞋的,都被韩文滨拉进来。大家对韩文滨没有忘记他们,带他们一起发财,都感恩戴德。李晓平又拉了他的堂侄进来,人带人,一个个带进来,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大家是朋友,当然要一起发财。他们一起吃下好几套房子,韩文滨拿到了三套。其中,两套半是替父母办的,有半套是给李晓平垫的资,转过手来,李晓平拿了赢利就撒手不管。韩文滨感慨地想:“现在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富裕。大家感激我给他们提供机会。其实,我也很感谢李晓平,如果他没有这样的能量和人缘,我们怎么可能搭上快船,发大财。身边比我们能干的,比我们资本厚实的人,已经赚了一笔又一笔。现在,就看我们发财吧。”
  韩文滨说服父母后,本来不想让妹妹知道,一是担心妹妹出言阻止,二是想私底下赚钱弥补亏空,他实在亏得太悲惨了。但父母老了,有部分钱需要妹妹经手去打,他不得不惊动妹妹。不得已,他通知妹妹打钱。妹妹稍微懂点财务知识,她非常奇怪:“你这么打钱出去,怎么可能安全?”
  韩文滨很不耐烦地说:“阿哥叫你打,你只管打就是,不要东讲来西讲来。反正不会亏的。反正亏了,也算阿哥的。”
  韩文馨说:“不是亏了算谁的问题。我们是共同体,你赚了我不一定赚,你亏了就是我亏了。我直觉认为,这个事情非常危险。现在全国房地产市场,都开始走下坡路,我们千万不要冒险,成为最后一个接盘侠,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韩文滨说:“全世界都亏了,我们沙洲也不会亏。你放一百个心放一千心好了。你不要觉得自己老公当记者,形势跟得牢。我也很懂的。”
  韩文滨如此强词夺理,韩文馨说不过他,只好听从他的指令,帮妈一笔笔打钱,有打给房地产公司财务的,有打给李勇个人账户的,有打给张福明妹妹的,也有打给安钢合起来再转的。一共打出一千二百多万元,其中有为李晓平代垫的近三百万。她真是越打越害怕,但在韩文滨顾繁荣双重督促下,顾繁荣说:“对晓平,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终于,韩文馨分十几次把钱打完。她想想还是不放心,就跑去请教公司律师。他们听了情况介绍,觉得事情不妙。在他们提醒下,韩文滨邀请五位朋友,包括李晓平一起,在国际大酒店大厅茶吧,签订协议。李晓平虽然一百个不情愿,推迟又推迟,但最后也只好到场,姗姗来迟,在大家的注视下,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沙洲这个县城,是个非常奇葩的地方。虽然只是个小城镇,地皮炒到全国第一。一张打印社打印的红证,领袖语录似的,握在手里就是钱,哪怕连个红章都没有,只要有个签字,哪怕一个指头印就行,就是发大财的机会。货币凭证似的转来转去,就是钱。大家都是邻居家边,每个人都面熟,都讲信用,一诺千金。大家都在激动地想,现在,这样的发财机会,终于轮到我们了,只因为我们有个李晓平,官场上的好朋友。走起路来,都大摇大摆,抑制不住的暴发户气味。但他们高兴不了多久,有关部门开始出手掌控打压,银行开始收紧银根,金融危机席卷整个房地产市场。
  情况一年差似一年,整个县城经济,就如山崩地裂似的。韩文滨后续的钱,怎么也借不到了,房地产公司答复他,还需要五十万块打过去,才能拿到房间钥匙。但他现在每况日下,企业亏得一塌糊涂,任何值钱的东西,包括住房,包括汽车,都已经抵押给银行。十五年前,妹妹从电视台出来,加盟他的企业,扶助他,跟随他这么些年,不但没有赚到一分钱,反倒把自己家三次卖房转手,凑钱买下的房子赔进去,还去姑姑家借房产证过来贷款,然后也都赔进去了,还一起欠下几千万债务。即使能凑到五十万,也担心被银行债主掌握,被收归国库。
  房地产老板张福明,已是满头白发,疲惫不堪。其实,他早就悄然从趾高气扬、人见人敬的大老板,成为债台高筑的老赖。几年来,他表面上看上去不可一世,却一直在拆东墙补西墙,十个罐子三个盖,顾得了东头顾不了西头。他把手头房地产层层抵押,又去抢拍其他地块,继续抵押给地方银行,再抵押给山城市银行。地方银行业,本来就是水龙头往红的地方喷的行业,见房地产企业兵败如山倒,个个又成为催命鬼。
  韩文滨不敢上门去要房子,甚至去问一下情况都不敢,说自己要忙着设计图纸,如果韩文馨你想去问,那就你去问。他已经成为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韩文馨委屈地想,又不是我捅的马蜂窝,现在要我去做这个事?但她知道,哥哥近年来已经变成这样的人,上台发台瘟,落台唱不完。投资在前,责任在后。男人不作为,女人还能怎么办?她只好硬着头皮,和老公任大头一起,去找这个地块的开发区党委书记,当年任大头采访过他,说起来多少有点面子。找了几次,党委书记看在任大头的大脸上,信誓旦旦答应帮忙,后来见形势越来越糟糕,他也开始找理由避而不见,或者开会,或者出差,最后一次是拉下脸,彻底回绝了他们。夫妇下楼愣了很久,只好去找张福明公司的律师。他们提出的意思是,如果没办法拿到房子,那么拿到地下室几个车位也行。律师翻开登记表,反复查看后,托了又托眼镜,说:“如果你们是股东,这里会有记录。如果你们是房主,也会有登记。问题是,这里根本没有你们的姓名。也就是说,你们投诉也无门。”
  “那,是我们打款过去,能查到记录吗?”韩文馨把手里的凭证递过去。
  律师看了看,说:“我知道了,你们是挂在李勇名下的,你们不是独立的账户。公司和你们,并没有发生关系。”
  他打了电话出去,说:“这样吧,也不叫你们为难。你们去找张董吧,我刚才联系到张董了,他已经回来,你们可以去找他。”
  上月底,张福明被山城市警察带走,交代情况,做了保证,刚刚才放回来,一个人呆在靠江的办公室,捧着茶杯直发抖。见了韩文馨敲门进来,没等询问,二话不说,劈里啪啦,开门见山,和盘托出自己公司的窘迫局面。韩文馨惊讶地说:“我根本想不到,你们情况会是这样的。”
  张福明说:“对,就是这样。情况你们已经一清二楚,我能帮的一定帮,帮不上的,我也爱莫能助。我自己现在住在一间租来的农民屋里,有过去的朋友知道我现在这样落魄,说要过来看我,我都谢绝。我也是个要面子的人,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你说还有什么意思?”他指着窗外,“我门口就是江,我天天晚上在这窗口看着江面,我走过去,就一了百了啦。”
  话说到这个程度,几乎已经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韩文馨夫妇筋疲力尽离开张福明公司,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几天后,听到张福明再次被山城市警察带走。后来听到他孙子的名下,有三百平方米的豪宅,装潢得如同金銮殿似的。但,这又能怎样,还能打上门去,叫他们腾出来?
  韩文馨去找了律师。律师说:“看来,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因为我们是后期介入的,这些情况我们事先都没有掌握。这样吧,这一千多万是打水漂漂了,把为李晓平代垫的三百来万收回,也是堤外损失堤内补吧。”
  韩文滨去找了李晓平。李晓平客气地接待了他,听清楚他吞吞吐吐表述的意思后,李晓平微笑着说:“你一定是搞错了。我并没有叫你代我垫款。”
  韩文滨小心翼翼地说:“上次不是说得清清楚楚吗?你怎么变卦了?”
  “我没有变卦,是你误会。我根本没有介入这件事,我只是看你想做房地产生意,所以帮忙牵线搭桥。你不要冤枉我,我们是少年朋友,不要为这个伤了和气。”
  李晓平毕竟是场面上的人,巧舌如簧。韩文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韩文滨和李晓平虽然是少年朋友,但在他面前,一直是抬不起头来的。韩文滨艰难地说:“我们有签过协议的,这个你总不能否认吧?”
  “对,我正想和你说这个事情,这个协议我是不承认的,我是被迫签订的,我是为你代持,说到底,是为你转移资产需要,我才签字的。”
  韩文滨哑口无言,他根本没有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他们默默坐了一会儿,李晓平端起茶杯说:“喝茶。”
  韩文滨出来以后,不知道往哪里去。他打电话给妹妹:“看来是没有办法了,他不承认协议。”
  韩文馨只好又跑到律师事务所。律师说:“我们经过反复推演,得出的结论是可以起诉。虽然我们缺乏一个借条,证据少了一些。但毕竟他有协议在先,我们还是有胜算的。”
  韩文馨说:“有多少胜算?”
  律师沉吟说:“百分之七十吧。法庭还是讲证据的。”
  韩文馨把百分之七十告诉了哥哥。哥哥很高兴,毕竟是父母一辈子的积蓄,因为他的判断失误,这样打了水漂漂,换谁都难过。如果能挽回父母养老金一点点损失,也是好的。他们终于起诉李晓平,并申请法院对李晓平的财产进行保全。结果,发现李晓平的几处房产,都已经转移到家人父母名下。后来找到他最初的一处房产,老房子的书报柜上,粘着一张水费单,上面是李晓平的姓名。很早以前,韩文滨夫妇也经常在此和他们搓麻将。终于在时间截止前,进行了诉前保全。李晓平到处找少年朋友,表示过来看望韩文滨的父母。韩文滨的父亲在住院,母亲陪床,这事最后不了了之。法官约了韩文滨父母去谈话。李晓平说自己和韩家从不认识,更谈不上来往。韩母气愤地说:“这个人怎么这样的?他从小就在我们家长大的。我家的饭菜难道都倒进狗的肚子去了?怪不得他会被纪委叫进去,这样品质的人,怎么能做土地局大队长?”
  法官咳嗽一声:“我们就事论事,不要岔开话题。”
  李晓平的委托律师叫黄和欢,也就是他们当年的初中同学。在小县城里,她现在很有名气,虽然文化程度不高,才初中毕业。但她胜在气场很大,意志坚定,胡搅蛮缠,又会走社会流,和许多法官成为好朋友。所以,在这个县城上,几乎没有她打不赢的官司。法庭开庭时,法官把那次参与的朋友,都传过来作证,大家指认当时的协议属实。黄和欢在法庭上,操着满口跑调的普通话,劈里啪啦说个不停,虽然证据不足,她还是讲了许多歪理。韩方律师虽是科班出身,引经据典,但毕竟来自异地,黄和欢赢在分贝高,声音粗,法官几次阻止都无济于事。韩方律师说:“小学毕业的人也知道,打官司要重在证据。你不要这样不讲道理。”
  法庭没有当庭判决。几个月后,终于根据人证物证,做出李晓平败诉的判决。李晓平上诉到中院。
  韩文滨的情况非常不妙,他被银行报案告到经侦支队,因为厂房拍卖被人为操纵,价值超过三千多万的厂房,被压价在一千四百万成交。银行认为,加上利息,他还拖欠银行三千多万没有偿还,于是报案告他在贷款合同数据上造假。他被以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因为贷款已经多次转期。按照法律角度,表示银行已经承认贷款合同,之后的贷款未能偿还,与他之前的合同无关。所以,证据证明他是无罪的。然而,法院还是做出他有罪的判决。他为避免遭受更大打击,表示愿意承认自己有罪。很快就被送到盆地监狱服刑。
  有人说,黄和欢找到了中院副院长,同一个地方出来的黄有为,做了一些勾兑。省城某厅,他们也有同村人在,是黄有为的堂兄弟,在某厅任副厅级巡视员。所以,你们想要官司赢,就要在人头上花功夫。但是韩家实在已经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根本无力再做这样的勾兑。再说,这个人说的是不是事实,也没有办法去证明。
  形势急转直下。不久,中院判决下来,以韩方转移资产为理由,判决李晓平胜诉。韩文馨和律师商量,律师认为己方拥有证据,所以继续向省高院申请再审。疫情期间,耽误了许多时间。打去电话询问,接电话的人说:“不是已经判决转移资产了吗?为什么申请再审?”
  韩文馨说:“这不是转移资产。这是2012年2月份签订的协议,和2019年12月份的刑事判决有什么关系?官员借款也要还啊。”
  对方很不耐烦:“我看看再说。”
  几天后,高院的文书下来了,驳回再审申请,维持中院二审判决。李晓平和韩文馨的父母,是差不多时候接到判决书的。他也已经退居二线,在家溜鸟,陪狗撒欢。黄和欢约他傍晚见面,他拖拖沓沓,不愿见面,黄和欢何等强势之人,加诸离婚日久,最终,她还是成功地强迫李晓平到酒店谈心。疫情当头,宾馆空空如也,倒也安静。李晓平刚刚运动几下,忽觉脊梁骨脱力,伸手去摸,发现关节脱臼,顿时惊叫起来:“我背后好像没有感觉了!可能做过手术的地方断裂了。”
  被胜利冲昏头脑的黄和欢,见状开心地叫骂:“你他娘的,给老子装什么死狗,今天你动也得动,不动也得动。动起来。”她还唱上了。
  李晓平一百多斤的重量,已经无力自持,沉甸甸的身体,压在床上。黄和欢此刻才有些紧张:“他爹娘的,你怎么这样不争气。不要装神弄鬼吓唬我,我阿爸是鼓楼下的雀儿,老吓吓的。”
  但是,她真的被吓坏了,李晓平已经两眼翻白,昏倒在床。黄和欢见势不妙,找到李晓平手机,从中找出钟素素的号码,镇定片刻,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偏巧冤生孽结,今天钟素素洗过澡,年纪大了些,记性差了许多,忘记了佩戴助听器。因为平时和李晓平分房睡觉,交流少了许多,有没有戴助听器,她已不大在乎。黄和欢打好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她嘴里一直念念有词,是诅咒自己的运气,还是诅咒李晓平不争气,不得而知。她考虑一下,还是用他自己的手机,给120拨个电话,报上房间号码。还要不要给110打电话?打好,还是不打好?关键时刻,需要镇定。律师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她戴上口罩、帽子和眼镜,悄悄走出房间。走过宾馆服务台时,她想,进来时,就很是小心,但愿监控不会拍到她,再找个角度躲避过去。想想今天真是晦气。
  但是,更晦气的地方还在门口,因为有鄂籍妇女进城,前来参加医院护工体验,检查出无症状病人输入病例,所以全城又草木皆兵,宾馆门口保安如临大敌,人人过关刷新健康码。现在去想监控有没有拍下影踪,已经不再重要。连只蜗牛爬过都有痕迹,更不要说老大一个人。黄和欢气恼地想:“他娘的,今天真是日了狗了。”
  恰在此时,宾馆门口,两只土狗,汪汪对轰起来。李晓平和韩文滨是区小同学,也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小时候,他俩不是在韩家玩,就是去李家玩。虽然现在韩文滨回想起来,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玩的。但当时,他们凑在一起,头碰头,嘀嘀咕咕的,有说不完的话。消磨下来,就是一天半天。
  韩文滨的爹,从部队复员回来,在海运公司客轮做轮机,专门跑上海,一趟要在海上跑二十四小时。在机器方面,他是个奇才,闷热糟杂的机舱里,他耳朵一听,就知道轮机哪里有问题。靠技术吃饭的人,在轮船上,受人尊重。他人缘很好,家乡这边,委托他带货的人越来越多,很辛苦。带得多了,就开始动脑筋给自己带。到上海时,找空余时间去南京路,买些紧俏物资带回来,赚个不多的差价,劳力兑伙食。韩文滨的娘在家,在照顾韩文滨兄妹俩同时,也开服装店赚些钱。
  李晓平是那种很乖巧的性格,会察言观色,会说让大人开心的话,韩文滨的娘对他特别好,一见他就笑眯眯的。家里有小兄妹一口吃的,就有他的份儿。他几乎天天下巴搁在韩家桌上吃饭,时间一到,饭菜上桌,他就随韩文滨一起,不请自来,坐到桌边,捞起筷子吃饭。的确也是,天天在韩家混,又不是客人,有什么好客气的。韩爹上海回来轮休,从拎包掏出许多稀罕物,也分成三份,一人一份。韩爹性格内敛一些,见到李晓平,虽不至喜形于色,但对他也是青眼有加。谁都喜欢又稳重又会表达的孩子。
  从韩家后门出去,拐弯处有条小河沟,是湖滨村和常沙村的分界线。刚开始,晓平文滨勾肩搭背绕道走,长大了,一迈腿就能跳过去。后来邻居都开始做生意,有了些钱,就联合起来造房子。这条泄洪沟被填平,他们来往就更通畅。
  李晓平他爹,是竹殿大队会计,很会经营。后来一路做到竹殿村支书。李晓平头脑灵活,随他爹,特别会来事,眼珠子一转一个主意,人爱笑,嘴巴会说,人又长得憨厚,没有人不相信他。
  李晓平和韩文滨的关系,好到连韩文滨十七岁时去相亲,都是李晓平陪他去的。女方顾繁荣很漂亮,眼睛小了点,但胜在皮肤白,他一眼就看中了。婚后,顾繁荣问:“你就像是李晓平的跟班。是不是你娶我,也听了他的意见?”
  “当然了。难道你叫他做我的跟班?笑话。他说话有道理,不听他的听谁的?凭我这包头鱼脑袋,哪里能做得了他的主,我对他言听计从才是真的。宁给能干的人背雨伞,不给懵的人做主张。指的就是我这种人。”
  他俩都不是读书的料,都考不上高中。韩文滨干脆歇了学,也不复读,回家跟邻居叔叔去贩塑料粒子。走了几趟,跟大货回来,坐在大货车背上,穿着棉衣毛衣,根本不顶用,拿张塑料布披在身上,在狂风中稀里哗啦响。寒风刺骨,鼻子都会冻掉。母亲天天晚上在阶前头站着等待,没看见儿子的身影,坚决不回家休息。
  后来韩文滨实在吃不了这种苦,就在家安了五台冲床,雇了五六个工人,做自行车支架,那种大架的自行车,适合在乡村泥路驮货用。
  李晓平在家歇着,摸不着业,韩文滨邀请他一起合作。他为人谨慎,不肯加入。他很勤快,去街头摆个摊儿基,给人修自行车,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也是一份接触社会的方式。他爹走的是政界的路,和区镇领导关系好,就请人吃饭,在一次土地局招考中,顺风顺水加塞进去,被安排到监察大队做临时工。
  他们俩的命运,从此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他们,依然是不分彼此的好朋友。这是韩文滨的看法,他相信李晓平也是这样看的。
  有一次,李晓平来韩家,闷闷不乐。韩文滨问了几次,李晓平一直没启口,韩文滨也没多问,反正时候到,自然会开口的。终于他憋不住,喝够了酒后,自己劈里啪啦说出来了。原来是他爹要他娶镇花边厂厂长的女儿为妻,他很不开心。
  这有什么不开心的?韩文滨知道,他和初中女同学黄和欢好上过。黄和欢人长得很一般,瘦高个,黄瓜脸,三角眼,作风泼辣,手段狠毒。但女追男,隔层纸,李晓平也好这一口。黄父早逝,家境困难,母亲生活作风评价也不好。李晓平父亲知道后,认为不是佳偶,坚决反对,愣是活活拆散一对姻缘。韩文滨逗他:“你也一把年纪,是该讨个老婆了。”
  他叹口气:“你不知道的呢。”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你不就是喜欢黄和欢吗?”
  “喜欢有什么用?她已经嫁人了。”
  “哦,节哀顺变。”韩文滨握他的手。过三天,李晓平叫韩文滨陪他去钟家做客。钟素素个子不高,脸很小,一把拳头那么大,看上去比较局促,声音有点尖利。如果不聚精会神听你的话,她就什么都听不见。韩文滨忽然明白她声音锐利的原因。她是个聋女。李晓平爹为什么让他娶个聋女为妻?后来韩文滨才知道,她陪嫁带来许多嫁妆。他需要很多钱吗?他有什么难言之隐?韩文滨对他算是最了解的人,即使他躲在床底角吃柿子,韩文滨也能找到他吐的柿子核。无论在家在外,李爹都是一把手,说了算,李晓平习惯服从。唉,男人看上去再风光,也会有许多无奈。
  大家的日子,过得还是比较清苦。韩文滨给李晓平帮忙装潢新房,李晓平也过来帮韩文滨装潢新房。他们都结婚后,各有了自己的孩子。过了些日子,生活条件好转后,钟素素戴上助听器,是韩爹轮休时,从上海带回来的。这样,她看上去合群一些,不会再突兀地一声尖叫,然后满怀歉意地笑。虽然这是无意的,只是表达她听明白,已领会的意思。
  李晓平很适宜在政界发展。他在土地局如鱼得水,很快签了合同,过两年,转成事业编制。再后来,转为公务员,然后提了干,当了县局土地执法监察大队长。他的岳父是县里的优秀企业家,长袖善舞,助了他一臂之力。
  大集体企业改制以后,花边厂成为他岳父家的企业,也给他们夫妻留了股份,让小舅子给他代持,他是公务员,不方便。
  李晓平和韩文滨无话不谈,所以知道一些对方的隐私。韩文滨知道,李晓平和他大队的女文员赵紫有染。韩文滨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李晓平说,有一次,晚上值班整理材料,加急申报文明单位材料。赵紫到他办公室里,蹲在文件柜前,帮忙寻找资料文本。汗衫缩上去,露出一段肥腻腰身来。虽然赵紫比他大十多岁,但李晓平依然把持不住,从背后一把抱住她。双方平时就有些相互挑逗勾引,但一时没机会下手。赵紫扭几下腰后,笑嘻嘻的,没作进一步反抗,双方就顺理成章了。这是李晓平喝醉以后,吐露的一段风流韵事。谈吐之间,他似乎还颇有得色。酒醒之后,他就越来越谨慎,当然不会轻易说出秘密来了。
  韩文滨的个体户做得很艰难。他继承了父亲的基因,非常聪明,在技术方面,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才,许多门类无师自通。他看上去很聪明,其实都好在表面功夫,驴粪蛋子面里光。赚个吃,蚀个利。头头会,顿顿饿,没有赚过钱。他干过许多行业,生产汽摩配件,磁性材料,手机微型电机,什么都想插一脚,什么都没有赚到。虽然都不顺利,但他还是咬着牙关,一路坚持下来。在痛苦前行中,他居然还建了自己的厂房,虽然贷款如山。他这个厂房是这样来的,先是把自己家的住房,向高利贷抵押借款,买了地块,建起厂房。领到房产证,向银行贷款,还社会借款本和利。所以,他大半辈子从来就没轻松过。厂房落成后,他借款买了宝马车,拉足了架势,在厂房里摆了三十桌酒。亲友应邀过来吃酒,看着厂房和宝马,个个皮笑肉不笑的,即使至亲也是如此,心里不知道有多嫉妒,有的伯伯就委托他,把兄弟几个带上,进企业做管理。他都满口答应。后来闹出许多尴尬来,最后不欢而散,扯了面情。
  李晓平为韩文滨的发展而高兴,周末一家三口过来,住到韩文滨厂里,吃饭,唱歌,打牌,搓麻将,玩到周一才去上班上学。韩文滨的厂中家,还特地给李家准备了客房。他们喝高了,相互倾诉,说双方的关系,要比许多亲兄弟还要亲。酒醒以后,这些话当然都过期作废。
  韩文滨的妹妹韩文馨已经结婚,妹夫任大头后来考进电视台,当了记者,外界人头比较熟。许多事情,任大头看在大舅子的面子上,也会出面请人帮助。忙帮多了以后,任大头脸上显出一百个不情愿的神情,他说韩文滨是世上第一烦。但韩文滨是大舅子,没有面子,也要给面子。话说狗屎最臭,娘舅最大。换作妻舅,依然最大。韩家和李家约起,周末时去妹妹家玩。韩文馨很尊重李晓平,把他过来做客,当成一件大事对待。一大早就跑去菜场,买了许多海鲜回家。李晓平说:“爆炒海瓜子特别好吃,我很喜欢。”
  他边吃边赞,一直赞不绝口,显示出他很会做人的品格。晚上,为节省费用,就在韩文馨家地板上打地铺,孩子嘻嘻哈哈闹成一团,都很新奇,其乐融融。韩文馨的儿子,很不习惯家里一下子多出六个人,到深夜十二点了,还睡不着觉,经常摸出房间来,看看大朋友小朋友还在不在。被韩文馨拍几下小屁股后,才委屈地瘪着嘴睡着,还时不时抽抽嗒嗒。第二天,三家人一大早起来,跑去孤岛旅游区游玩。
  韩文滨在厂里上班时,接到李妻钟素素的电话,说李晓平出事了。在坐三轮车去上班的途中,被一辆汽车撞倒,他当场昏迷。送到医院抢救,才发现他的脊梁骨关节处,长了一个肿瘤,尺寸比较大,目前以县医院的设备,还查不出是良性还是恶性的。还有一点需要说明,他的脊梁骨,像被蛀空了一样,骨头松脆,稍有不慎,有可能折断,导致瘫痪,甚至死亡。韩文滨是个善良的人,他觉得自己和李晓平好得就像一个人,李晓平出了这样的事,他心如刀绞,像被挖空了一样。韩文滨火急火燎,赶紧接了顾繁荣,风驰电掣一般赶到医院看李晓平。
  李晓平已经清醒过来,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萎靡不振。韩文滨安慰他们:“没关系的,说不定是误诊呢。我马上找人送你去上海重新检查。”他大包大揽,出来走廊,打电话给上海的朋友安钢。安钢听明白他的意思后,看他千叮嘱万交代,也就答应帮忙,说会去找熟人,联系最好的医生。韩文滨感谢了安钢,回来告诉李晓平夫妇,让他们放心。
  李晓平这样的状况,去上海是个大难题。如果坐车去,长途跋涉,肯定吃不消。只能坐飞机去,但是飞机有这样的躺位吗?韩文滨忽然想到自己的妹夫,他是记者,说不定认识机场的人,能想出好办法。他一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任大头,以为那是超人,内裤外穿,无所不能。任大头也是个急公好义的人,看这事情重大,马上联系机场办公室周主任。周主任很热心,听到这样的情况,赶紧沟通航空公司。经过研究,特事特办,机场方面派人登上飞机,把其中一排坐椅拆掉,安装上钢制担架,方便病人以躺位乘到上海,旅途中不至消耗太大精力。
  当天下午,救护车一路长驱直入,开到停机坪舷梯口,大家聚集过来热心帮忙,一起把李晓平抬上飞机,转移到固定担架上。经过一番折腾,韩文滨夫妇陪他们到达上海。
  安钢已经是老上海了,看样子,也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他高价联系好主任医生,安排病房,安排手术,很快解决李晓平的问题。不久,李晓平痊愈回家,经过休息后,正常上班。他们两家关系,经过这样的磨难后,变得更加亲近。经常两对夫妇一起打牌,搓麻将,出去旅游。双方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韩文滨也知道他现在发展得不错。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李晓平现在好像想开了,头脑灵活了许多,把许多关系都利用起来,搞到好几套房子,他个人名下,他妻子名下,夫妻共同财产名下,他父亲名下,他在小学读书的儿子名下,都有一套房子。当然,他也终于出了事。俗话说,茅坑边上走多了,总会掉进坑里去。终于,赵紫的丈夫举报了他,赵紫掌握李晓平的许多秘密,在奸情被她老公发现后,稍加逼迫,就如竹筒倒水。为讨好老公,她还添油加醋,挖空心思,额外报告许多他没有掌握的情况。李晓平被县纪委带进去,坐了半个多月,坦白了一些情况,退赔出许多钱,才放出来上班,职位是没有了。他身边围着的朋友们,看他出事,都谨慎许多,纷纷作鸟兽散。只有韩文滨是他最坚强的盟友,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惜韩文滨只是个生意人,在晓平仕途上起不了作用,他能做的只有默默陪伴。李晓平的政治前途已经灰暗一片,很有些灰心,心思逐渐转向做生意,做官商勾结的生意。他说:“我现在想想,只有钱握在手里,才最稳当,其他都是空的。”
  韩文滨是生意人,当然表示赞同。李晓平问他:“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做?”
  韩文滨说:“当然。我很羡慕你呢,我们关系这么好,什么时候,也照顾我这个个体户。你做了官,我们少年朋友,到现在还没沾什么光呢。”
  李晓平说:“有的,眼前就有一个机会。原来的县房管局局长张福明,是我好朋友,前几年下海创业,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他现在有个项目,你有兴趣,我给你张罗。你跟我一起炒房子,是个来钱很快的生意。你生意上的朋友多,钱先背过来,投进去,很快就能转出来,一本万利的生意。即使万一砸在手里,一时卖不掉,也是豪宅,亏不到哪里去。房子谁还怕多?”张福明可是县城一霸,叱咤风云,当年他是改革先锋,青年突击手,培养对象。他自己还是放弃了进步机会,走上了创业之路。许多领导,想在他手里拿到房子,可是要费九牛二虎之力的。韩文滨这样的小小企业主,哪能有机会认识这样的人。
  韩文滨无比辛酸地想,好你一个李晓平,基层公务员,老婆没工作,娘家花边厂停工倒闭,几个舅子天天游手好闲。你哪来的钱,买下五套房子,还不都是这样,猪拖过来,狗拉过来?我做企业这么辛苦,搞设计,建厂房,办设备,进材料,跑销售,发工资,纳税金,一辈子也赚不了几个钱,还欠银行六千万债务,这社会不公平啊。现在你终于想到我了,我大半辈子对你如命,也合该你带我一起发财了。可是,我没有钱啊。他转念一想:“对,我老牌有钱。”他们这些在社会上混的人,习惯把家里长辈叫老牌,以示潇洒。
  “我老牌有的是钱啊。他们二老,大笔退休工资攥在手里,加上多年开服装店赚的钱,还有宅基地被征用返回款,老两口的钱,鸡仔叫唤似的。我平时向他们借款借不动。这个一本万利的生意估计能打动他们。现在如果把他们给说动了,赶紧投进去,很快返回,就还给他们。”他被自己的设想搞得激动万分。
  李晓平看着他的神情,胸有成竹,但不动声色:“你知道,我就是几个清水工资。我是没有办法投资的,除非你帮我垫资。”
  李晓平的胆气,来自他的堂弟李勇。之前,李勇就是张福明公司的销售员。因为资金越来越紧张,张福明对公司全员实施销售奖惩制度,每个在册人员,都成为小股东,层层分包下去,拉到多少下家,就有多少分额。李晓平想赚的就是这个钱,如果韩文滨购房,他就已经赚到点数,现在韩文滨如果愿意垫资,那他就是既剥了韩文滨购房的皮,又能赚到韩垫资购房后,转手销售产生的利润,自己一分钱不出,白得利润。韩文滨对此并不意外,他也不傻,他没有官商勾结的门路,所以假死假傻,开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说:“好,这钱我来筹备。”
  他心里想:“我也是个神头灵清的人,我一个个体户,哪来官商勾结的发财门路。我们哪来的机会,能够认识张福明。总不能叫晓平白提供线索,我一毛不拔。他虽然削职为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给他垫一下资,也是理所应当。”
  韩文滨邀功似的,跑到爹娘面前游说。爹娘一见他就笑,认为他向来做事稳重,爹娘两人,一般是娘做主,爹跟着随声附和就行。娘肯听韩文滨的话。对李晓平,她也是知根知底,从小看他长大的憨厚人,有什么不放心的。于是,这事很顺利地启动了。这过程中,韩文滨还到处游说,拉了自己好几个朋友加盟,其中就有在上海做生意的安钢。他和李晓平经过那次救死扶伤,也已经成为好朋友。另外几个朋友,包括在河南周口收破烂的,在河北石家庄卖皮鞋的,都被韩文滨拉进来。大家对韩文滨没有忘记他们,带他们一起发财,都感恩戴德。李晓平又拉了他的堂侄进来,人带人,一个个带进来,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大家是朋友,当然要一起发财。他们一起吃下好几套房子,韩文滨拿到了三套。其中,两套半是替父母办的,有半套是给李晓平垫的资,转过手来,李晓平拿了赢利就撒手不管。韩文滨感慨地想:“现在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富裕。大家感激我给他们提供机会。其实,我也很感谢李晓平,如果他没有这样的能量和人缘,我们怎么可能搭上快船,发大财。身边比我们能干的,比我们资本厚实的人,已经赚了一笔又一笔。现在,就看我们发财吧。”
  韩文滨说服父母后,本来不想让妹妹知道,一是担心妹妹出言阻止,二是想私底下赚钱弥补亏空,他实在亏得太悲惨了。但父母老了,有部分钱需要妹妹经手去打,他不得不惊动妹妹。不得已,他通知妹妹打钱。妹妹稍微懂点财务知识,她非常奇怪:“你这么打钱出去,怎么可能安全?”
  韩文滨很不耐烦地说:“阿哥叫你打,你只管打就是,不要东讲来西讲来。反正不会亏的。反正亏了,也算阿哥的。”
  韩文馨说:“不是亏了算谁的问题。我们是共同体,你赚了我不一定赚,你亏了就是我亏了。我直觉认为,这个事情非常危险。现在全国房地产市场,都开始走下坡路,我们千万不要冒险,成为最后一个接盘侠,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韩文滨说:“全世界都亏了,我们沙洲也不会亏。你放一百个心放一千心好了。你不要觉得自己老公当记者,形势跟得牢。我也很懂的。”
  韩文滨如此强词夺理,韩文馨说不过他,只好听从他的指令,帮妈一笔笔打钱,有打给房地产公司财务的,有打给李勇个人账户的,有打给张福明妹妹的,也有打给安钢合起来再转的。一共打出一千二百多万元,其中有为李晓平代垫的近三百万。她真是越打越害怕,但在韩文滨顾繁荣双重督促下,顾繁荣说:“对晓平,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终于,韩文馨分十几次把钱打完。她想想还是不放心,就跑去请教公司律师。他们听了情况介绍,觉得事情不妙。在他们提醒下,韩文滨邀请五位朋友,包括李晓平一起,在国际大酒店大厅茶吧,签订协议。李晓平虽然一百个不情愿,推迟又推迟,但最后也只好到场,姗姗来迟,在大家的注视下,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沙洲这个县城,是个非常奇葩的地方。虽然只是个小城镇,地皮炒到全国第一。一张打印社打印的红证,领袖语录似的,握在手里就是钱,哪怕连个红章都没有,只要有个签字,哪怕一个指头印就行,就是发大财的机会。货币凭证似的转来转去,就是钱。大家都是邻居家边,每个人都面熟,都讲信用,一诺千金。大家都在激动地想,现在,这样的发财机会,终于轮到我们了,只因为我们有个李晓平,官场上的好朋友。走起路来,都大摇大摆,抑制不住的暴发户气味。但他们高兴不了多久,有关部门开始出手掌控打压,银行开始收紧银根,金融危机席卷整个房地产市场。
  情况一年差似一年,整个县城经济,就如山崩地裂似的。韩文滨后续的钱,怎么也借不到了,房地产公司答复他,还需要五十万块打过去,才能拿到房间钥匙。但他现在每况日下,企业亏得一塌糊涂,任何值钱的东西,包括住房,包括汽车,都已经抵押给银行。十五年前,妹妹从电视台出来,加盟他的企业,扶助他,跟随他这么些年,不但没有赚到一分钱,反倒把自己家三次卖房转手,凑钱买下的房子赔进去,还去姑姑家借房产证过来贷款,然后也都赔进去了,还一起欠下几千万债务。即使能凑到五十万,也担心被银行债主掌握,被收归国库。
  房地产老板张福明,已是满头白发,疲惫不堪。其实,他早就悄然从趾高气扬、人见人敬的大老板,成为债台高筑的老赖。几年来,他表面上看上去不可一世,却一直在拆东墙补西墙,十个罐子三个盖,顾得了东头顾不了西头。他把手头房地产层层抵押,又去抢拍其他地块,继续抵押给地方银行,再抵押给山城市银行。地方银行业,本来就是水龙头往红的地方喷的行业,见房地产企业兵败如山倒,个个又成为催命鬼。
  韩文滨不敢上门去要房子,甚至去问一下情况都不敢,说自己要忙着设计图纸,如果韩文馨你想去问,那就你去问。他已经成为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韩文馨委屈地想,又不是我捅的马蜂窝,现在要我去做这个事?但她知道,哥哥近年来已经变成这样的人,上台发台瘟,落台唱不完。投资在前,责任在后。男人不作为,女人还能怎么办?她只好硬着头皮,和老公任大头一起,去找这个地块的开发区党委书记,当年任大头采访过他,说起来多少有点面子。找了几次,党委书记看在任大头的大脸上,信誓旦旦答应帮忙,后来见形势越来越糟糕,他也开始找理由避而不见,或者开会,或者出差,最后一次是拉下脸,彻底回绝了他们。夫妇下楼愣了很久,只好去找张福明公司的律师。他们提出的意思是,如果没办法拿到房子,那么拿到地下室几个车位也行。律师翻开登记表,反复查看后,托了又托眼镜,说:“如果你们是股东,这里会有记录。如果你们是房主,也会有登记。问题是,这里根本没有你们的姓名。也就是说,你们投诉也无门。”
  “那,是我们打款过去,能查到记录吗?”韩文馨把手里的凭证递过去。
  律师看了看,说:“我知道了,你们是挂在李勇名下的,你们不是独立的账户。公司和你们,并没有发生关系。”
  他打了电话出去,说:“这样吧,也不叫你们为难。你们去找张董吧,我刚才联系到张董了,他已经回来,你们可以去找他。”
  上月底,张福明被山城市警察带走,交代情况,做了保证,刚刚才放回来,一个人呆在靠江的办公室,捧着茶杯直发抖。见了韩文馨敲门进来,没等询问,二话不说,劈里啪啦,开门见山,和盘托出自己公司的窘迫局面。韩文馨惊讶地说:“我根本想不到,你们情况会是这样的。”
  张福明说:“对,就是这样。情况你们已经一清二楚,我能帮的一定帮,帮不上的,我也爱莫能助。我自己现在住在一间租来的农民屋里,有过去的朋友知道我现在这样落魄,说要过来看我,我都谢绝。我也是个要面子的人,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你说还有什么意思?”他指着窗外,“我门口就是江,我天天晚上在这窗口看着江面,我走过去,就一了百了啦。”
  话说到这个程度,几乎已经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韩文馨夫妇筋疲力尽离开张福明公司,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几天后,听到张福明再次被山城市警察带走。后来听到他孙子的名下,有三百平方米的豪宅,装潢得如同金銮殿似的。但,这又能怎样,还能打上门去,叫他们腾出来?
  韩文馨去找了律师。律师说:“看来,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因为我们是后期介入的,这些情况我们事先都没有掌握。这样吧,这一千多万是打水漂漂了,把为李晓平代垫的三百来万收回,也是堤外损失堤内补吧。”
  韩文滨去找了李晓平。李晓平客气地接待了他,听清楚他吞吞吐吐表述的意思后,李晓平微笑着说:“你一定是搞错了。我并没有叫你代我垫款。”
  韩文滨小心翼翼地说:“上次不是说得清清楚楚吗?你怎么变卦了?”
  “我没有变卦,是你误会。我根本没有介入这件事,我只是看你想做房地产生意,所以帮忙牵线搭桥。你不要冤枉我,我们是少年朋友,不要为这个伤了和气。”
  李晓平毕竟是场面上的人,巧舌如簧。韩文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韩文滨和李晓平虽然是少年朋友,但在他面前,一直是抬不起头来的。韩文滨艰难地说:“我们有签过协议的,这个你总不能否认吧?”
  “对,我正想和你说这个事情,这个协议我是不承认的,我是被迫签订的,我是为你代持,说到底,是为你转移资产需要,我才签字的。”
  韩文滨哑口无言,他根本没有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他们默默坐了一会儿,李晓平端起茶杯说:“喝茶。”
  韩文滨出来以后,不知道往哪里去。他打电话给妹妹:“看来是没有办法了,他不承认协议。”
  韩文馨只好又跑到律师事务所。律师说:“我们经过反复推演,得出的结论是可以起诉。虽然我们缺乏一个借条,证据少了一些。但毕竟他有协议在先,我们还是有胜算的。”
  韩文馨说:“有多少胜算?”
  律师沉吟说:“百分之七十吧。法庭还是讲证据的。”
  韩文馨把百分之七十告诉了哥哥。哥哥很高兴,毕竟是父母一辈子的积蓄,因为他的判断失误,这样打了水漂漂,换谁都难过。如果能挽回父母养老金一点点损失,也是好的。他们终于起诉李晓平,并申请法院对李晓平的财产进行保全。结果,发现李晓平的几处房产,都已经转移到家人父母名下。后来找到他最初的一处房产,老房子的书报柜上,粘着一张水费单,上面是李晓平的姓名。很早以前,韩文滨夫妇也经常在此和他们搓麻将。终于在时间截止前,进行了诉前保全。李晓平到处找少年朋友,表示过来看望韩文滨的父母。韩文滨的父亲在住院,母亲陪床,这事最后不了了之。法官约了韩文滨父母去谈话。李晓平说自己和韩家从不认识,更谈不上来往。韩母气愤地说:“这个人怎么这样的?他从小就在我们家长大的。我家的饭菜难道都倒进狗的肚子去了?怪不得他会被纪委叫进去,这样品质的人,怎么能做土地局大队长?”
  法官咳嗽一声:“我们就事论事,不要岔开话题。”
  李晓平的委托律师叫黄和欢,也就是他们当年的初中同学。在小县城里,她现在很有名气,虽然文化程度不高,才初中毕业。但她胜在气场很大,意志坚定,胡搅蛮缠,又会走社会流,和许多法官成为好朋友。所以,在这个县城上,几乎没有她打不赢的官司。法庭开庭时,法官把那次参与的朋友,都传过来作证,大家指认当时的协议属实。黄和欢在法庭上,操着满口跑调的普通话,劈里啪啦说个不停,虽然证据不足,她还是讲了许多歪理。韩方律师虽是科班出身,引经据典,但毕竟来自异地,黄和欢赢在分贝高,声音粗,法官几次阻止都无济于事。韩方律师说:“小学毕业的人也知道,打官司要重在证据。你不要这样不讲道理。”
  法庭没有当庭判决。几个月后,终于根据人证物证,做出李晓平败诉的判决。李晓平上诉到中院。
  韩文滨的情况非常不妙,他被银行报案告到经侦支队,因为厂房拍卖被人为操纵,价值超过三千多万的厂房,被压价在一千四百万成交。银行认为,加上利息,他还拖欠银行三千多万没有偿还,于是报案告他在贷款合同数据上造假。他被以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因为贷款已经多次转期。按照法律角度,表示银行已经承认贷款合同,之后的贷款未能偿还,与他之前的合同无关。所以,证据证明他是无罪的。然而,法院还是做出他有罪的判决。他为避免遭受更大打击,表示愿意承认自己有罪。很快就被送到盆地监狱服刑。
  有人说,黄和欢找到了中院副院长,同一个地方出来的黄有为,做了一些勾兑。省城某厅,他们也有同村人在,是黄有为的堂兄弟,在某厅任副厅级巡视员。所以,你们想要官司赢,就要在人头上花功夫。但是韩家实在已经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根本无力再做这样的勾兑。再说,这个人说的是不是事实,也没有办法去证明。
  形势急转直下。不久,中院判决下来,以韩方转移资产为理由,判决李晓平胜诉。韩文馨和律师商量,律师认为己方拥有证据,所以继续向省高院申请再审。疫情期间,耽误了许多时间。打去电话询问,接电话的人说:“不是已经判决转移资产了吗?为什么申请再审?”
  韩文馨说:“这不是转移资产。这是2012年2月份签订的协议,和2019年12月份的刑事判决有什么关系?官员借款也要还啊。”
  对方很不耐烦:“我看看再说。”
  几天后,高院的文书下来了,驳回再审申请,维持中院二审判决。李晓平和韩文馨的父母,是差不多时候接到判决书的。他也已经退居二线,在家溜鸟,陪狗撒欢。黄和欢约他傍晚见面,他拖拖沓沓,不愿见面,黄和欢何等强势之人,加诸离婚日久,最终,她还是成功地强迫李晓平到酒店谈心。疫情当头,宾馆空空如也,倒也安静。李晓平刚刚运动几下,忽觉脊梁骨脱力,伸手去摸,发现关节脱臼,顿时惊叫起来:“我背后好像没有感觉了!可能做过手术的地方断裂了。”
  被胜利冲昏头脑的黄和欢,见状开心地叫骂:“你他娘的,给老子装什么死狗,今天你动也得动,不动也得动。动起来。”她还唱上了。
  李晓平一百多斤的重量,已经无力自持,沉甸甸的身体,压在床上。黄和欢此刻才有些紧张:“他爹娘的,你怎么这样不争气。不要装神弄鬼吓唬我,我阿爸是鼓楼下的雀儿,老吓吓的。”
  但是,她真的被吓坏了,李晓平已经两眼翻白,昏倒在床。黄和欢见势不妙,找到李晓平手机,从中找出钟素素的号码,镇定片刻,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偏巧冤生孽结,今天钟素素洗过澡,年纪大了些,记性差了许多,忘记了佩戴助听器。因为平时和李晓平分房睡觉,交流少了许多,有没有戴助听器,她已不大在乎。黄和欢打好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她嘴里一直念念有词,是诅咒自己的运气,还是诅咒李晓平不争气,不得而知。她考虑一下,还是用他自己的手机,给120拨个电话,报上房间号码。还要不要给110打电话?打好,还是不打好?关键时刻,需要镇定。律师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她戴上口罩、帽子和眼镜,悄悄走出房间。走过宾馆服务台时,她想,进来时,就很是小心,但愿监控不会拍到她,再找个角度躲避过去。想想今天真是晦气。
  但是,更晦气的地方还在门口,因为有鄂籍妇女进城,前来参加医院护工体验,检查出无症状病人输入病例,所以全城又草木皆兵,宾馆门口保安如临大敌,人人过关刷新健康码。现在去想监控有没有拍下影踪,已经不再重要。连只蜗牛爬过都有痕迹,更不要说老大一个人。黄和欢气恼地想:“他娘的,今天真是日了狗了。”
  恰在此时,宾馆门口,两只土狗,汪汪对轰起来。李晓平和韩文滨是区小同学,也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小时候,他俩不是在韩家玩,就是去李家玩。虽然现在韩文滨回想起来,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玩的。但当时,他们凑在一起,头碰头,嘀嘀咕咕的,有说不完的话。消磨下来,就是一天半天。
  韩文滨的爹,从部队复员回来,在海运公司客轮做轮机,专门跑上海,一趟要在海上跑二十四小时。在机器方面,他是个奇才,闷热糟杂的机舱里,他耳朵一听,就知道轮机哪里有问题。靠技术吃饭的人,在轮船上,受人尊重。他人缘很好,家乡这边,委托他带货的人越来越多,很辛苦。带得多了,就开始动脑筋给自己带。到上海时,找空余时间去南京路,买些紧俏物资带回来,赚个不多的差价,劳力兑伙食。韩文滨的娘在家,在照顾韩文滨兄妹俩同时,也开服装店赚些钱。
  李晓平是那种很乖巧的性格,会察言观色,会说让大人开心的话,韩文滨的娘对他特别好,一见他就笑眯眯的。家里有小兄妹一口吃的,就有他的份儿。他几乎天天下巴搁在韩家桌上吃饭,时间一到,饭菜上桌,他就随韩文滨一起,不请自来,坐到桌边,捞起筷子吃饭。的确也是,天天在韩家混,又不是客人,有什么好客气的。韩爹上海回来轮休,从拎包掏出许多稀罕物,也分成三份,一人一份。韩爹性格内敛一些,见到李晓平,虽不至喜形于色,但对他也是青眼有加。谁都喜欢又稳重又会表达的孩子。
  从韩家后门出去,拐弯处有条小河沟,是湖滨村和常沙村的分界线。刚开始,晓平文滨勾肩搭背绕道走,长大了,一迈腿就能跳过去。后来邻居都开始做生意,有了些钱,就联合起来造房子。这条泄洪沟被填平,他们来往就更通畅。
  李晓平他爹,是竹殿大队会计,很会经营。后来一路做到竹殿村支书。李晓平头脑灵活,随他爹,特别会来事,眼珠子一转一个主意,人爱笑,嘴巴会说,人又长得憨厚,没有人不相信他。
  李晓平和韩文滨的关系,好到连韩文滨十七岁时去相亲,都是李晓平陪他去的。女方顾繁荣很漂亮,眼睛小了点,但胜在皮肤白,他一眼就看中了。婚后,顾繁荣问:“你就像是李晓平的跟班。是不是你娶我,也听了他的意见?”
  “当然了。难道你叫他做我的跟班?笑话。他说话有道理,不听他的听谁的?凭我这包头鱼脑袋,哪里能做得了他的主,我对他言听计从才是真的。宁给能干的人背雨伞,不给懵的人做主张。指的就是我这种人。”
  他俩都不是读书的料,都考不上高中。韩文滨干脆歇了学,也不复读,回家跟邻居叔叔去贩塑料粒子。走了几趟,跟大货回来,坐在大货车背上,穿着棉衣毛衣,根本不顶用,拿张塑料布披在身上,在狂风中稀里哗啦响。寒风刺骨,鼻子都会冻掉。母亲天天晚上在阶前头站着等待,没看见儿子的身影,坚决不回家休息。
  后来韩文滨实在吃不了这种苦,就在家安了五台冲床,雇了五六个工人,做自行车支架,那种大架的自行车,适合在乡村泥路驮货用。
  李晓平在家歇着,摸不着业,韩文滨邀请他一起合作。他为人谨慎,不肯加入。他很勤快,去街头摆个摊儿基,给人修自行车,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也是一份接触社会的方式。他爹走的是政界的路,和区镇领导关系好,就请人吃饭,在一次土地局招考中,顺风顺水加塞进去,被安排到监察大队做临时工。
  他们俩的命运,从此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他们,依然是不分彼此的好朋友。这是韩文滨的看法,他相信李晓平也是这样看的。
  有一次,李晓平来韩家,闷闷不乐。韩文滨问了几次,李晓平一直没启口,韩文滨也没多问,反正时候到,自然会开口的。终于他憋不住,喝够了酒后,自己劈里啪啦说出来了。原来是他爹要他娶镇花边厂厂长的女儿为妻,他很不开心。
  这有什么不开心的?韩文滨知道,他和初中女同学黄和欢好上过。黄和欢人长得很一般,瘦高个,黄瓜脸,三角眼,作风泼辣,手段狠毒。但女追男,隔层纸,李晓平也好这一口。黄父早逝,家境困难,母亲生活作风评价也不好。李晓平父亲知道后,认为不是佳偶,坚决反对,愣是活活拆散一对姻缘。韩文滨逗他:“你也一把年纪,是该讨个老婆了。”
  他叹口气:“你不知道的呢。”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你不就是喜欢黄和欢吗?”
  “喜欢有什么用?她已经嫁人了。”
  “哦,节哀顺变。”韩文滨握他的手。过三天,李晓平叫韩文滨陪他去钟家做客。钟素素个子不高,脸很小,一把拳头那么大,看上去比较局促,声音有点尖利。如果不聚精会神听你的话,她就什么都听不见。韩文滨忽然明白她声音锐利的原因。她是个聋女。李晓平爹为什么让他娶个聋女为妻?后来韩文滨才知道,她陪嫁带来许多嫁妆。他需要很多钱吗?他有什么难言之隐?韩文滨对他算是最了解的人,即使他躲在床底角吃柿子,韩文滨也能找到他吐的柿子核。无论在家在外,李爹都是一把手,说了算,李晓平习惯服从。唉,男人看上去再风光,也会有许多无奈。
  大家的日子,过得还是比较清苦。韩文滨给李晓平帮忙装潢新房,李晓平也过来帮韩文滨装潢新房。他们都结婚后,各有了自己的孩子。过了些日子,生活条件好转后,钟素素戴上助听器,是韩爹轮休时,从上海带回来的。这样,她看上去合群一些,不会再突兀地一声尖叫,然后满怀歉意地笑。虽然这是无意的,只是表达她听明白,已领会的意思。
  李晓平很适宜在政界发展。他在土地局如鱼得水,很快签了合同,过两年,转成事业编制。再后来,转为公务员,然后提了干,当了县局土地执法监察大队长。他的岳父是县里的优秀企业家,长袖善舞,助了他一臂之力。
  大集体企业改制以后,花边厂成为他岳父家的企业,也给他们夫妻留了股份,让小舅子给他代持,他是公务员,不方便。
  李晓平和韩文滨无话不谈,所以知道一些对方的隐私。韩文滨知道,李晓平和他大队的女文员赵紫有染。韩文滨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李晓平说,有一次,晚上值班整理材料,加急申报文明单位材料。赵紫到他办公室里,蹲在文件柜前,帮忙寻找资料文本。汗衫缩上去,露出一段肥腻腰身来。虽然赵紫比他大十多岁,但李晓平依然把持不住,从背后一把抱住她。双方平时就有些相互挑逗勾引,但一时没机会下手。赵紫扭几下腰后,笑嘻嘻的,没作进一步反抗,双方就顺理成章了。这是李晓平喝醉以后,吐露的一段风流韵事。谈吐之间,他似乎还颇有得色。酒醒之后,他就越来越谨慎,当然不会轻易说出秘密来了。
  韩文滨的个体户做得很艰难。他继承了父亲的基因,非常聪明,在技术方面,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才,许多门类无师自通。他看上去很聪明,其实都好在表面功夫,驴粪蛋子面里光。赚个吃,蚀个利。头头会,顿顿饿,没有赚过钱。他干过许多行业,生产汽摩配件,磁性材料,手机微型电机,什么都想插一脚,什么都没有赚到。虽然都不顺利,但他还是咬着牙关,一路坚持下来。在痛苦前行中,他居然还建了自己的厂房,虽然贷款如山。他这个厂房是这样来的,先是把自己家的住房,向高利贷抵押借款,买了地块,建起厂房。领到房产证,向银行贷款,还社会借款本和利。所以,他大半辈子从来就没轻松过。厂房落成后,他借款买了宝马车,拉足了架势,在厂房里摆了三十桌酒。亲友应邀过来吃酒,看着厂房和宝马,个个皮笑肉不笑的,即使至亲也是如此,心里不知道有多嫉妒,有的伯伯就委托他,把兄弟几个带上,进企业做管理。他都满口答应。后来闹出许多尴尬来,最后不欢而散,扯了面情。
  李晓平为韩文滨的发展而高兴,周末一家三口过来,住到韩文滨厂里,吃饭,唱歌,打牌,搓麻将,玩到周一才去上班上学。韩文滨的厂中家,还特地给李家准备了客房。他们喝高了,相互倾诉,说双方的关系,要比许多亲兄弟还要亲。酒醒以后,这些话当然都过期作废。
  韩文滨的妹妹韩文馨已经结婚,妹夫任大头后来考进电视台,当了记者,外界人头比较熟。许多事情,任大头看在大舅子的面子上,也会出面请人帮助。忙帮多了以后,任大头脸上显出一百个不情愿的神情,他说韩文滨是世上第一烦。但韩文滨是大舅子,没有面子,也要给面子。话说狗屎最臭,娘舅最大。换作妻舅,依然最大。韩家和李家约起,周末时去妹妹家玩。韩文馨很尊重李晓平,把他过来做客,当成一件大事对待。一大早就跑去菜场,买了许多海鲜回家。李晓平说:“爆炒海瓜子特别好吃,我很喜欢。”
  他边吃边赞,一直赞不绝口,显示出他很会做人的品格。晚上,为节省费用,就在韩文馨家地板上打地铺,孩子嘻嘻哈哈闹成一团,都很新奇,其乐融融。韩文馨的儿子,很不习惯家里一下子多出六个人,到深夜十二点了,还睡不着觉,经常摸出房间来,看看大朋友小朋友还在不在。被韩文馨拍几下小屁股后,才委屈地瘪着嘴睡着,还时不时抽抽嗒嗒。第二天,三家人一大早起来,跑去孤岛旅游区游玩。
  韩文滨在厂里上班时,接到李妻钟素素的电话,说李晓平出事了。在坐三轮车去上班的途中,被一辆汽车撞倒,他当场昏迷。送到医院抢救,才发现他的脊梁骨关节处,长了一个肿瘤,尺寸比较大,目前以县医院的设备,还查不出是良性还是恶性的。还有一点需要说明,他的脊梁骨,像被蛀空了一样,骨头松脆,稍有不慎,有可能折断,导致瘫痪,甚至死亡。韩文滨是个善良的人,他觉得自己和李晓平好得就像一个人,李晓平出了这样的事,他心如刀绞,像被挖空了一样。韩文滨火急火燎,赶紧接了顾繁荣,风驰电掣一般赶到医院看李晓平。
  李晓平已经清醒过来,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萎靡不振。韩文滨安慰他们:“没关系的,说不定是误诊呢。我马上找人送你去上海重新检查。”他大包大揽,出来走廊,打电话给上海的朋友安钢。安钢听明白他的意思后,看他千叮嘱万交代,也就答应帮忙,说会去找熟人,联系最好的医生。韩文滨感谢了安钢,回来告诉李晓平夫妇,让他们放心。
  李晓平这样的状况,去上海是个大难题。如果坐车去,长途跋涉,肯定吃不消。只能坐飞机去,但是飞机有这样的躺位吗?韩文滨忽然想到自己的妹夫,他是记者,说不定认识机场的人,能想出好办法。他一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任大头,以为那是超人,内裤外穿,无所不能。任大头也是个急公好义的人,看这事情重大,马上联系机场办公室周主任。周主任很热心,听到这样的情况,赶紧沟通航空公司。经过研究,特事特办,机场方面派人登上飞机,把其中一排坐椅拆掉,安装上钢制担架,方便病人以躺位乘到上海,旅途中不至消耗太大精力。
  当天下午,救护车一路长驱直入,开到停机坪舷梯口,大家聚集过来热心帮忙,一起把李晓平抬上飞机,转移到固定担架上。经过一番折腾,韩文滨夫妇陪他们到达上海。
  安钢已经是老上海了,看样子,也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他高价联系好主任医生,安排病房,安排手术,很快解决李晓平的问题。不久,李晓平痊愈回家,经过休息后,正常上班。他们两家关系,经过这样的磨难后,变得更加亲近。经常两对夫妇一起打牌,搓麻将,出去旅游。双方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韩文滨也知道他现在发展得不错。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李晓平现在好像想开了,头脑灵活了许多,把许多关系都利用起来,搞到好几套房子,他个人名下,他妻子名下,夫妻共同财产名下,他父亲名下,他在小学读书的儿子名下,都有一套房子。当然,他也终于出了事。俗话说,茅坑边上走多了,总会掉进坑里去。终于,赵紫的丈夫举报了他,赵紫掌握李晓平的许多秘密,在奸情被她老公发现后,稍加逼迫,就如竹筒倒水。为讨好老公,她还添油加醋,挖空心思,额外报告许多他没有掌握的情况。李晓平被县纪委带进去,坐了半个多月,坦白了一些情况,退赔出许多钱,才放出来上班,职位是没有了。他身边围着的朋友们,看他出事,都谨慎许多,纷纷作鸟兽散。只有韩文滨是他最坚强的盟友,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惜韩文滨只是个生意人,在晓平仕途上起不了作用,他能做的只有默默陪伴。李晓平的政治前途已经灰暗一片,很有些灰心,心思逐渐转向做生意,做官商勾结的生意。他说:“我现在想想,只有钱握在手里,才最稳当,其他都是空的。”
  韩文滨是生意人,当然表示赞同。李晓平问他:“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做?”
  韩文滨说:“当然。我很羡慕你呢,我们关系这么好,什么时候,也照顾我这个个体户。你做了官,我们少年朋友,到现在还没沾什么光呢。”
  李晓平说:“有的,眼前就有一个机会。原来的县房管局局长张福明,是我好朋友,前几年下海创业,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他现在有个项目,你有兴趣,我给你张罗。你跟我一起炒房子,是个来钱很快的生意。你生意上的朋友多,钱先背过来,投进去,很快就能转出来,一本万利的生意。即使万一砸在手里,一时卖不掉,也是豪宅,亏不到哪里去。房子谁还怕多?”张福明可是县城一霸,叱咤风云,当年他是改革先锋,青年突击手,培养对象。他自己还是放弃了进步机会,走上了创业之路。许多领导,想在他手里拿到房子,可是要费九牛二虎之力的。韩文滨这样的小小企业主,哪能有机会认识这样的人。
  韩文滨无比辛酸地想,好你一个李晓平,基层公务员,老婆没工作,娘家花边厂停工倒闭,几个舅子天天游手好闲。你哪来的钱,买下五套房子,还不都是这样,猪拖过来,狗拉过来?我做企业这么辛苦,搞设计,建厂房,办设备,进材料,跑销售,发工资,纳税金,一辈子也赚不了几个钱,还欠银行六千万债务,这社会不公平啊。现在你终于想到我了,我大半辈子对你如命,也合该你带我一起发财了。可是,我没有钱啊。他转念一想:“对,我老牌有钱。”他们这些在社会上混的人,习惯把家里长辈叫老牌,以示潇洒。
  “我老牌有的是钱啊。他们二老,大笔退休工资攥在手里,加上多年开服装店赚的钱,还有宅基地被征用返回款,老两口的钱,鸡仔叫唤似的。我平时向他们借款借不动。这个一本万利的生意估计能打动他们。现在如果把他们给说动了,赶紧投进去,很快返回,就还给他们。”他被自己的设想搞得激动万分。
  李晓平看着他的神情,胸有成竹,但不动声色:“你知道,我就是几个清水工资。我是没有办法投资的,除非你帮我垫资。”
  李晓平的胆气,来自他的堂弟李勇。之前,李勇就是张福明公司的销售员。因为资金越来越紧张,张福明对公司全员实施销售奖惩制度,每个在册人员,都成为小股东,层层分包下去,拉到多少下家,就有多少分额。李晓平想赚的就是这个钱,如果韩文滨购房,他就已经赚到点数,现在韩文滨如果愿意垫资,那他就是既剥了韩文滨购房的皮,又能赚到韩垫资购房后,转手销售产生的利润,自己一分钱不出,白得利润。韩文滨对此并不意外,他也不傻,他没有官商勾结的门路,所以假死假傻,开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说:“好,这钱我来筹备。”
  他心里想:“我也是个神头灵清的人,我一个个体户,哪来官商勾结的发财门路。我们哪来的机会,能够认识张福明。总不能叫晓平白提供线索,我一毛不拔。他虽然削职为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给他垫一下资,也是理所应当。”
  韩文滨邀功似的,跑到爹娘面前游说。爹娘一见他就笑,认为他向来做事稳重,爹娘两人,一般是娘做主,爹跟着随声附和就行。娘肯听韩文滨的话。对李晓平,她也是知根知底,从小看他长大的憨厚人,有什么不放心的。于是,这事很顺利地启动了。这过程中,韩文滨还到处游说,拉了自己好几个朋友加盟,其中就有在上海做生意的安钢。他和李晓平经过那次救死扶伤,也已经成为好朋友。另外几个朋友,包括在河南周口收破烂的,在河北石家庄卖皮鞋的,都被韩文滨拉进来。大家对韩文滨没有忘记他们,带他们一起发财,都感恩戴德。李晓平又拉了他的堂侄进来,人带人,一个个带进来,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大家是朋友,当然要一起发财。他们一起吃下好几套房子,韩文滨拿到了三套。其中,两套半是替父母办的,有半套是给李晓平垫的资,转过手来,李晓平拿了赢利就撒手不管。韩文滨感慨地想:“现在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富裕。大家感激我给他们提供机会。其实,我也很感谢李晓平,如果他没有这样的能量和人缘,我们怎么可能搭上快船,发大财。身边比我们能干的,比我们资本厚实的人,已经赚了一笔又一笔。现在,就看我们发财吧。”
  韩文滨说服父母后,本来不想让妹妹知道,一是担心妹妹出言阻止,二是想私底下赚钱弥补亏空,他实在亏得太悲惨了。但父母老了,有部分钱需要妹妹经手去打,他不得不惊动妹妹。不得已,他通知妹妹打钱。妹妹稍微懂点财务知识,她非常奇怪:“你这么打钱出去,怎么可能安全?”
  韩文滨很不耐烦地说:“阿哥叫你打,你只管打就是,不要东讲来西讲来。反正不会亏的。反正亏了,也算阿哥的。”
  韩文馨说:“不是亏了算谁的问题。我们是共同体,你赚了我不一定赚,你亏了就是我亏了。我直觉认为,这个事情非常危险。现在全国房地产市场,都开始走下坡路,我们千万不要冒险,成为最后一个接盘侠,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韩文滨说:“全世界都亏了,我们沙洲也不会亏。你放一百个心放一千心好了。你不要觉得自己老公当记者,形势跟得牢。我也很懂的。”
  韩文滨如此强词夺理,韩文馨说不过他,只好听从他的指令,帮妈一笔笔打钱,有打给房地产公司财务的,有打给李勇个人账户的,有打给张福明妹妹的,也有打给安钢合起来再转的。一共打出一千二百多万元,其中有为李晓平代垫的近三百万。她真是越打越害怕,但在韩文滨顾繁荣双重督促下,顾繁荣说:“对晓平,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终于,韩文馨分十几次把钱打完。她想想还是不放心,就跑去请教公司律师。他们听了情况介绍,觉得事情不妙。在他们提醒下,韩文滨邀请五位朋友,包括李晓平一起,在国际大酒店大厅茶吧,签订协议。李晓平虽然一百个不情愿,推迟又推迟,但最后也只好到场,姗姗来迟,在大家的注视下,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沙洲这个县城,是个非常奇葩的地方。虽然只是个小城镇,地皮炒到全国第一。一张打印社打印的红证,领袖语录似的,握在手里就是钱,哪怕连个红章都没有,只要有个签字,哪怕一个指头印就行,就是发大财的机会。货币凭证似的转来转去,就是钱。大家都是邻居家边,每个人都面熟,都讲信用,一诺千金。大家都在激动地想,现在,这样的发财机会,终于轮到我们了,只因为我们有个李晓平,官场上的好朋友。走起路来,都大摇大摆,抑制不住的暴发户气味。但他们高兴不了多久,有关部门开始出手掌控打压,银行开始收紧银根,金融危机席卷整个房地产市场。
  情况一年差似一年,整个县城经济,就如山崩地裂似的。韩文滨后续的钱,怎么也借不到了,房地产公司答复他,还需要五十万块打过去,才能拿到房间钥匙。但他现在每况日下,企业亏得一塌糊涂,任何值钱的东西,包括住房,包括汽车,都已经抵押给银行。十五年前,妹妹从电视台出来,加盟他的企业,扶助他,跟随他这么些年,不但没有赚到一分钱,反倒把自己家三次卖房转手,凑钱买下的房子赔进去,还去姑姑家借房产证过来贷款,然后也都赔进去了,还一起欠下几千万债务。即使能凑到五十万,也担心被银行债主掌握,被收归国库。
  房地产老板张福明,已是满头白发,疲惫不堪。其实,他早就悄然从趾高气扬、人见人敬的大老板,成为债台高筑的老赖。几年来,他表面上看上去不可一世,却一直在拆东墙补西墙,十个罐子三个盖,顾得了东头顾不了西头。他把手头房地产层层抵押,又去抢拍其他地块,继续抵押给地方银行,再抵押给山城市银行。地方银行业,本来就是水龙头往红的地方喷的行业,见房地产企业兵败如山倒,个个又成为催命鬼。
  韩文滨不敢上门去要房子,甚至去问一下情况都不敢,说自己要忙着设计图纸,如果韩文馨你想去问,那就你去问。他已经成为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韩文馨委屈地想,又不是我捅的马蜂窝,现在要我去做这个事?但她知道,哥哥近年来已经变成这样的人,上台发台瘟,落台唱不完。投资在前,责任在后。男人不作为,女人还能怎么办?她只好硬着头皮,和老公任大头一起,去找这个地块的开发区党委书记,当年任大头采访过他,说起来多少有点面子。找了几次,党委书记看在任大头的大脸上,信誓旦旦答应帮忙,后来见形势越来越糟糕,他也开始找理由避而不见,或者开会,或者出差,最后一次是拉下脸,彻底回绝了他们。夫妇下楼愣了很久,只好去找张福明公司的律师。他们提出的意思是,如果没办法拿到房子,那么拿到地下室几个车位也行。律师翻开登记表,反复查看后,托了又托眼镜,说:“如果你们是股东,这里会有记录。如果你们是房主,也会有登记。问题是,这里根本没有你们的姓名。也就是说,你们投诉也无门。”
  “那,是我们打款过去,能查到记录吗?”韩文馨把手里的凭证递过去。
  律师看了看,说:“我知道了,你们是挂在李勇名下的,你们不是独立的账户。公司和你们,并没有发生关系。”
  他打了电话出去,说:“这样吧,也不叫你们为难。你们去找张董吧,我刚才联系到张董了,他已经回来,你们可以去找他。”
  上月底,张福明被山城市警察带走,交代情况,做了保证,刚刚才放回来,一个人呆在靠江的办公室,捧着茶杯直发抖。见了韩文馨敲门进来,没等询问,二话不说,劈里啪啦,开门见山,和盘托出自己公司的窘迫局面。韩文馨惊讶地说:“我根本想不到,你们情况会是这样的。”
  张福明说:“对,就是这样。情况你们已经一清二楚,我能帮的一定帮,帮不上的,我也爱莫能助。我自己现在住在一间租来的农民屋里,有过去的朋友知道我现在这样落魄,说要过来看我,我都谢绝。我也是个要面子的人,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你说还有什么意思?”他指着窗外,“我门口就是江,我天天晚上在这窗口看着江面,我走过去,就一了百了啦。”
  话说到这个程度,几乎已经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韩文馨夫妇筋疲力尽离开张福明公司,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几天后,听到张福明再次被山城市警察带走。后来听到他孙子的名下,有三百平方米的豪宅,装潢得如同金銮殿似的。但,这又能怎样,还能打上门去,叫他们腾出来?
  韩文馨去找了律师。律师说:“看来,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因为我们是后期介入的,这些情况我们事先都没有掌握。这样吧,这一千多万是打水漂漂了,把为李晓平代垫的三百来万收回,也是堤外损失堤内补吧。”
  韩文滨去找了李晓平。李晓平客气地接待了他,听清楚他吞吞吐吐表述的意思后,李晓平微笑着说:“你一定是搞错了。我并没有叫你代我垫款。”
  韩文滨小心翼翼地说:“上次不是说得清清楚楚吗?你怎么变卦了?”
  “我没有变卦,是你误会。我根本没有介入这件事,我只是看你想做房地产生意,所以帮忙牵线搭桥。你不要冤枉我,我们是少年朋友,不要为这个伤了和气。”
  李晓平毕竟是场面上的人,巧舌如簧。韩文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韩文滨和李晓平虽然是少年朋友,但在他面前,一直是抬不起头来的。韩文滨艰难地说:“我们有签过协议的,这个你总不能否认吧?”
  “对,我正想和你说这个事情,这个协议我是不承认的,我是被迫签订的,我是为你代持,说到底,是为你转移资产需要,我才签字的。”
  韩文滨哑口无言,他根本没有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他们默默坐了一会儿,李晓平端起茶杯说:“喝茶。”
  韩文滨出来以后,不知道往哪里去。他打电话给妹妹:“看来是没有办法了,他不承认协议。”
  韩文馨只好又跑到律师事务所。律师说:“我们经过反复推演,得出的结论是可以起诉。虽然我们缺乏一个借条,证据少了一些。但毕竟他有协议在先,我们还是有胜算的。”
  韩文馨说:“有多少胜算?”
  律师沉吟说:“百分之七十吧。法庭还是讲证据的。”
  韩文馨把百分之七十告诉了哥哥。哥哥很高兴,毕竟是父母一辈子的积蓄,因为他的判断失误,这样打了水漂漂,换谁都难过。如果能挽回父母养老金一点点损失,也是好的。他们终于起诉李晓平,并申请法院对李晓平的财产进行保全。结果,发现李晓平的几处房产,都已经转移到家人父母名下。后来找到他最初的一处房产,老房子的书报柜上,粘着一张水费单,上面是李晓平的姓名。很早以前,韩文滨夫妇也经常在此和他们搓麻将。终于在时间截止前,进行了诉前保全。李晓平到处找少年朋友,表示过来看望韩文滨的父母。韩文滨的父亲在住院,母亲陪床,这事最后不了了之。法官约了韩文滨父母去谈话。李晓平说自己和韩家从不认识,更谈不上来往。韩母气愤地说:“这个人怎么这样的?他从小就在我们家长大的。我家的饭菜难道都倒进狗的肚子去了?怪不得他会被纪委叫进去,这样品质的人,怎么能做土地局大队长?”
  法官咳嗽一声:“我们就事论事,不要岔开话题。”
  李晓平的委托律师叫黄和欢,也就是他们当年的初中同学。在小县城里,她现在很有名气,虽然文化程度不高,才初中毕业。但她胜在气场很大,意志坚定,胡搅蛮缠,又会走社会流,和许多法官成为好朋友。所以,在这个县城上,几乎没有她打不赢的官司。法庭开庭时,法官把那次参与的朋友,都传过来作证,大家指认当时的协议属实。黄和欢在法庭上,操着满口跑调的普通话,劈里啪啦说个不停,虽然证据不足,她还是讲了许多歪理。韩方律师虽是科班出身,引经据典,但毕竟来自异地,黄和欢赢在分贝高,声音粗,法官几次阻止都无济于事。韩方律师说:“小学毕业的人也知道,打官司要重在证据。你不要这样不讲道理。”
  法庭没有当庭判决。几个月后,终于根据人证物证,做出李晓平败诉的判决。李晓平上诉到中院。
  韩文滨的情况非常不妙,他被银行报案告到经侦支队,因为厂房拍卖被人为操纵,价值超过三千多万的厂房,被压价在一千四百万成交。银行认为,加上利息,他还拖欠银行三千多万没有偿还,于是报案告他在贷款合同数据上造假。他被以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因为贷款已经多次转期。按照法律角度,表示银行已经承认贷款合同,之后的贷款未能偿还,与他之前的合同无关。所以,证据证明他是无罪的。然而,法院还是做出他有罪的判决。他为避免遭受更大打击,表示愿意承认自己有罪。很快就被送到盆地监狱服刑。
  有人说,黄和欢找到了中院副院长,同一个地方出来的黄有为,做了一些勾兑。省城某厅,他们也有同村人在,是黄有为的堂兄弟,在某厅任副厅级巡视员。所以,你们想要官司赢,就要在人头上花功夫。但是韩家实在已经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根本无力再做这样的勾兑。再说,这个人说的是不是事实,也没有办法去证明。
  形势急转直下。不久,中院判决下来,以韩方转移资产为理由,判决李晓平胜诉。韩文馨和律师商量,律师认为己方拥有证据,所以继续向省高院申请再审。疫情期间,耽误了许多时间。打去电话询问,接电话的人说:“不是已经判决转移资产了吗?为什么申请再审?”
  韩文馨说:“这不是转移资产。这是2012年2月份签订的协议,和2019年12月份的刑事判决有什么关系?官员借款也要还啊。”
  对方很不耐烦:“我看看再说。”
  几天后,高院的文书下来了,驳回再审申请,维持中院二审判决。李晓平和韩文馨的父母,是差不多时候接到判决书的。他也已经退居二线,在家溜鸟,陪狗撒欢。黄和欢约他傍晚见面,他拖拖沓沓,不愿见面,黄和欢何等强势之人,加诸离婚日久,最终,她还是成功地强迫李晓平到酒店谈心。疫情当头,宾馆空空如也,倒也安静。李晓平刚刚运动几下,忽觉脊梁骨脱力,伸手去摸,发现关节脱臼,顿时惊叫起来:“我背后好像没有感觉了!可能做过手术的地方断裂了。”
  被胜利冲昏头脑的黄和欢,见状开心地叫骂:“你他娘的,给老子装什么死狗,今天你动也得动,不动也得动。动起来。”她还唱上了。
  李晓平一百多斤的重量,已经无力自持,沉甸甸的身体,压在床上。黄和欢此刻才有些紧张:“他爹娘的,你怎么这样不争气。不要装神弄鬼吓唬我,我阿爸是鼓楼下的雀儿,老吓吓的。”
  但是,她真的被吓坏了,李晓平已经两眼翻白,昏倒在床。黄和欢见势不妙,找到李晓平手机,从中找出钟素素的号码,镇定片刻,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偏巧冤生孽结,今天钟素素洗过澡,年纪大了些,记性差了许多,忘记了佩戴助听器。因为平时和李晓平分房睡觉,交流少了许多,有没有戴助听器,她已不大在乎。黄和欢打好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她嘴里一直念念有词,是诅咒自己的运气,还是诅咒李晓平不争气,不得而知。她考虑一下,还是用他自己的手机,给120拨个电话,报上房间号码。还要不要给110打电话?打好,还是不打好?关键时刻,需要镇定。律师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她戴上口罩、帽子和眼镜,悄悄走出房间。走过宾馆服务台时,她想,进来时,就很是小心,但愿监控不会拍到她,再找个角度躲避过去。想想今天真是晦气。
  但是,更晦气的地方还在门口,因为有鄂籍妇女进城,前来参加医院护工体验,检查出无症状病人输入病例,所以全城又草木皆兵,宾馆门口保安如临大敌,人人过关刷新健康码。现在去想监控有没有拍下影踪,已经不再重要。连只蜗牛爬过都有痕迹,更不要说老大一个人。黄和欢气恼地想:“他娘的,今天真是日了狗了。”
  恰在此时,宾馆门口,两只土狗,汪汪对轰起来。李晓平和韩文滨是区小同学,也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小时候,他俩不是在韩家玩,就是去李家玩。虽然现在韩文滨回想起来,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玩的。但当时,他们凑在一起,头碰头,嘀嘀咕咕的,有说不完的话。消磨下来,就是一天半天。
  韩文滨的爹,从部队复员回来,在海运公司客轮做轮机,专门跑上海,一趟要在海上跑二十四小时。在机器方面,他是个奇才,闷热糟杂的机舱里,他耳朵一听,就知道轮机哪里有问题。靠技术吃饭的人,在轮船上,受人尊重。他人缘很好,家乡这边,委托他带货的人越来越多,很辛苦。带得多了,就开始动脑筋给自己带。到上海时,找空余时间去南京路,买些紧俏物资带回来,赚个不多的差价,劳力兑伙食。韩文滨的娘在家,在照顾韩文滨兄妹俩同时,也开服装店赚些钱。
  李晓平是那种很乖巧的性格,会察言观色,会说让大人开心的话,韩文滨的娘对他特别好,一见他就笑眯眯的。家里有小兄妹一口吃的,就有他的份儿。他几乎天天下巴搁在韩家桌上吃饭,时间一到,饭菜上桌,他就随韩文滨一起,不请自来,坐到桌边,捞起筷子吃饭。的确也是,天天在韩家混,又不是客人,有什么好客气的。韩爹上海回来轮休,从拎包掏出许多稀罕物,也分成三份,一人一份。韩爹性格内敛一些,见到李晓平,虽不至喜形于色,但对他也是青眼有加。谁都喜欢又稳重又会表达的孩子。
  从韩家后门出去,拐弯处有条小河沟,是湖滨村和常沙村的分界线。刚开始,晓平文滨勾肩搭背绕道走,长大了,一迈腿就能跳过去。后来邻居都开始做生意,有了些钱,就联合起来造房子。这条泄洪沟被填平,他们来往就更通畅。
  李晓平他爹,是竹殿大队会计,很会经营。后来一路做到竹殿村支书。李晓平头脑灵活,随他爹,特别会来事,眼珠子一转一个主意,人爱笑,嘴巴会说,人又长得憨厚,没有人不相信他。
  李晓平和韩文滨的关系,好到连韩文滨十七岁时去相亲,都是李晓平陪他去的。女方顾繁荣很漂亮,眼睛小了点,但胜在皮肤白,他一眼就看中了。婚后,顾繁荣问:“你就像是李晓平的跟班。是不是你娶我,也听了他的意见?”
  “当然了。难道你叫他做我的跟班?笑话。他说话有道理,不听他的听谁的?凭我这包头鱼脑袋,哪里能做得了他的主,我对他言听计从才是真的。宁给能干的人背雨伞,不给懵的人做主张。指的就是我这种人。”
  他俩都不是读书的料,都考不上高中。韩文滨干脆歇了学,也不复读,回家跟邻居叔叔去贩塑料粒子。走了几趟,跟大货回来,坐在大货车背上,穿着棉衣毛衣,根本不顶用,拿张塑料布披在身上,在狂风中稀里哗啦响。寒风刺骨,鼻子都会冻掉。母亲天天晚上在阶前头站着等待,没看见儿子的身影,坚决不回家休息。
  后来韩文滨实在吃不了这种苦,就在家安了五台冲床,雇了五六个工人,做自行车支架,那种大架的自行车,适合在乡村泥路驮货用。
  李晓平在家歇着,摸不着业,韩文滨邀请他一起合作。他为人谨慎,不肯加入。他很勤快,去街头摆个摊儿基,给人修自行车,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也是一份接触社会的方式。他爹走的是政界的路,和区镇领导关系好,就请人吃饭,在一次土地局招考中,顺风顺水加塞进去,被安排到监察大队做临时工。
  他们俩的命运,从此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他们,依然是不分彼此的好朋友。这是韩文滨的看法,他相信李晓平也是这样看的。
  有一次,李晓平来韩家,闷闷不乐。韩文滨问了几次,李晓平一直没启口,韩文滨也没多问,反正时候到,自然会开口的。终于他憋不住,喝够了酒后,自己劈里啪啦说出来了。原来是他爹要他娶镇花边厂厂长的女儿为妻,他很不开心。
  这有什么不开心的?韩文滨知道,他和初中女同学黄和欢好上过。黄和欢人长得很一般,瘦高个,黄瓜脸,三角眼,作风泼辣,手段狠毒。但女追男,隔层纸,李晓平也好这一口。黄父早逝,家境困难,母亲生活作风评价也不好。李晓平父亲知道后,认为不是佳偶,坚决反对,愣是活活拆散一对姻缘。韩文滨逗他:“你也一把年纪,是该讨个老婆了。”
  他叹口气:“你不知道的呢。”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你不就是喜欢黄和欢吗?”
  “喜欢有什么用?她已经嫁人了。”
  “哦,节哀顺变。”韩文滨握他的手。过三天,李晓平叫韩文滨陪他去钟家做客。钟素素个子不高,脸很小,一把拳头那么大,看上去比较局促,声音有点尖利。如果不聚精会神听你的话,她就什么都听不见。韩文滨忽然明白她声音锐利的原因。她是个聋女。李晓平爹为什么让他娶个聋女为妻?后来韩文滨才知道,她陪嫁带来许多嫁妆。他需要很多钱吗?他有什么难言之隐?韩文滨对他算是最了解的人,即使他躲在床底角吃柿子,韩文滨也能找到他吐的柿子核。无论在家在外,李爹都是一把手,说了算,李晓平习惯服从。唉,男人看上去再风光,也会有许多无奈。
  大家的日子,过得还是比较清苦。韩文滨给李晓平帮忙装潢新房,李晓平也过来帮韩文滨装潢新房。他们都结婚后,各有了自己的孩子。过了些日子,生活条件好转后,钟素素戴上助听器,是韩爹轮休时,从上海带回来的。这样,她看上去合群一些,不会再突兀地一声尖叫,然后满怀歉意地笑。虽然这是无意的,只是表达她听明白,已领会的意思。
  李晓平很适宜在政界发展。他在土地局如鱼得水,很快签了合同,过两年,转成事业编制。再后来,转为公务员,然后提了干,当了县局土地执法监察大队长。他的岳父是县里的优秀企业家,长袖善舞,助了他一臂之力。
  大集体企业改制以后,花边厂成为他岳父家的企业,也给他们夫妻留了股份,让小舅子给他代持,他是公务员,不方便。
  李晓平和韩文滨无话不谈,所以知道一些对方的隐私。韩文滨知道,李晓平和他大队的女文员赵紫有染。韩文滨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李晓平说,有一次,晚上值班整理材料,加急申报文明单位材料。赵紫到他办公室里,蹲在文件柜前,帮忙寻找资料文本。汗衫缩上去,露出一段肥腻腰身来。虽然赵紫比他大十多岁,但李晓平依然把持不住,从背后一把抱住她。双方平时就有些相互挑逗勾引,但一时没机会下手。赵紫扭几下腰后,笑嘻嘻的,没作进一步反抗,双方就顺理成章了。这是李晓平喝醉以后,吐露的一段风流韵事。谈吐之间,他似乎还颇有得色。酒醒之后,他就越来越谨慎,当然不会轻易说出秘密来了。
  韩文滨的个体户做得很艰难。他继承了父亲的基因,非常聪明,在技术方面,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才,许多门类无师自通。他看上去很聪明,其实都好在表面功夫,驴粪蛋子面里光。赚个吃,蚀个利。头头会,顿顿饿,没有赚过钱。他干过许多行业,生产汽摩配件,磁性材料,手机微型电机,什么都想插一脚,什么都没有赚到。虽然都不顺利,但他还是咬着牙关,一路坚持下来。在痛苦前行中,他居然还建了自己的厂房,虽然贷款如山。他这个厂房是这样来的,先是把自己家的住房,向高利贷抵押借款,买了地块,建起厂房。领到房产证,向银行贷款,还社会借款本和利。所以,他大半辈子从来就没轻松过。厂房落成后,他借款买了宝马车,拉足了架势,在厂房里摆了三十桌酒。亲友应邀过来吃酒,看着厂房和宝马,个个皮笑肉不笑的,即使至亲也是如此,心里不知道有多嫉妒,有的伯伯就委托他,把兄弟几个带上,进企业做管理。他都满口答应。后来闹出许多尴尬来,最后不欢而散,扯了面情。
  李晓平为韩文滨的发展而高兴,周末一家三口过来,住到韩文滨厂里,吃饭,唱歌,打牌,搓麻将,玩到周一才去上班上学。韩文滨的厂中家,还特地给李家准备了客房。他们喝高了,相互倾诉,说双方的关系,要比许多亲兄弟还要亲。酒醒以后,这些话当然都过期作废。
  韩文滨的妹妹韩文馨已经结婚,妹夫任大头后来考进电视台,当了记者,外界人头比较熟。许多事情,任大头看在大舅子的面子上,也会出面请人帮助。忙帮多了以后,任大头脸上显出一百个不情愿的神情,他说韩文滨是世上第一烦。但韩文滨是大舅子,没有面子,也要给面子。话说狗屎最臭,娘舅最大。换作妻舅,依然最大。韩家和李家约起,周末时去妹妹家玩。韩文馨很尊重李晓平,把他过来做客,当成一件大事对待。一大早就跑去菜场,买了许多海鲜回家。李晓平说:“爆炒海瓜子特别好吃,我很喜欢。”
  他边吃边赞,一直赞不绝口,显示出他很会做人的品格。晚上,为节省费用,就在韩文馨家地板上打地铺,孩子嘻嘻哈哈闹成一团,都很新奇,其乐融融。韩文馨的儿子,很不习惯家里一下子多出六个人,到深夜十二点了,还睡不着觉,经常摸出房间来,看看大朋友小朋友还在不在。被韩文馨拍几下小屁股后,才委屈地瘪着嘴睡着,还时不时抽抽嗒嗒。第二天,三家人一大早起来,跑去孤岛旅游区游玩。
  韩文滨在厂里上班时,接到李妻钟素素的电话,说李晓平出事了。在坐三轮车去上班的途中,被一辆汽车撞倒,他当场昏迷。送到医院抢救,才发现他的脊梁骨关节处,长了一个肿瘤,尺寸比较大,目前以县医院的设备,还查不出是良性还是恶性的。还有一点需要说明,他的脊梁骨,像被蛀空了一样,骨头松脆,稍有不慎,有可能折断,导致瘫痪,甚至死亡。韩文滨是个善良的人,他觉得自己和李晓平好得就像一个人,李晓平出了这样的事,他心如刀绞,像被挖空了一样。韩文滨火急火燎,赶紧接了顾繁荣,风驰电掣一般赶到医院看李晓平。
  李晓平已经清醒过来,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萎靡不振。韩文滨安慰他们:“没关系的,说不定是误诊呢。我马上找人送你去上海重新检查。”他大包大揽,出来走廊,打电话给上海的朋友安钢。安钢听明白他的意思后,看他千叮嘱万交代,也就答应帮忙,说会去找熟人,联系最好的医生。韩文滨感谢了安钢,回来告诉李晓平夫妇,让他们放心。
  李晓平这样的状况,去上海是个大难题。如果坐车去,长途跋涉,肯定吃不消。只能坐飞机去,但是飞机有这样的躺位吗?韩文滨忽然想到自己的妹夫,他是记者,说不定认识机场的人,能想出好办法。他一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任大头,以为那是超人,内裤外穿,无所不能。任大头也是个急公好义的人,看这事情重大,马上联系机场办公室周主任。周主任很热心,听到这样的情况,赶紧沟通航空公司。经过研究,特事特办,机场方面派人登上飞机,把其中一排坐椅拆掉,安装上钢制担架,方便病人以躺位乘到上海,旅途中不至消耗太大精力。
  当天下午,救护车一路长驱直入,开到停机坪舷梯口,大家聚集过来热心帮忙,一起把李晓平抬上飞机,转移到固定担架上。经过一番折腾,韩文滨夫妇陪他们到达上海。
  安钢已经是老上海了,看样子,也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他高价联系好主任医生,安排病房,安排手术,很快解决李晓平的问题。不久,李晓平痊愈回家,经过休息后,正常上班。他们两家关系,经过这样的磨难后,变得更加亲近。经常两对夫妇一起打牌,搓麻将,出去旅游。双方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韩文滨也知道他现在发展得不错。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李晓平现在好像想开了,头脑灵活了许多,把许多关系都利用起来,搞到好几套房子,他个人名下,他妻子名下,夫妻共同财产名下,他父亲名下,他在小学读书的儿子名下,都有一套房子。当然,他也终于出了事。俗话说,茅坑边上走多了,总会掉进坑里去。终于,赵紫的丈夫举报了他,赵紫掌握李晓平的许多秘密,在奸情被她老公发现后,稍加逼迫,就如竹筒倒水。为讨好老公,她还添油加醋,挖空心思,额外报告许多他没有掌握的情况。李晓平被县纪委带进去,坐了半个多月,坦白了一些情况,退赔出许多钱,才放出来上班,职位是没有了。他身边围着的朋友们,看他出事,都谨慎许多,纷纷作鸟兽散。只有韩文滨是他最坚强的盟友,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惜韩文滨只是个生意人,在晓平仕途上起不了作用,他能做的只有默默陪伴。李晓平的政治前途已经灰暗一片,很有些灰心,心思逐渐转向做生意,做官商勾结的生意。他说:“我现在想想,只有钱握在手里,才最稳当,其他都是空的。”
  韩文滨是生意人,当然表示赞同。李晓平问他:“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做?”
  韩文滨说:“当然。我很羡慕你呢,我们关系这么好,什么时候,也照顾我这个个体户。你做了官,我们少年朋友,到现在还没沾什么光呢。”
  李晓平说:“有的,眼前就有一个机会。原来的县房管局局长张福明,是我好朋友,前几年下海创业,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他现在有个项目,你有兴趣,我给你张罗。你跟我一起炒房子,是个来钱很快的生意。你生意上的朋友多,钱先背过来,投进去,很快就能转出来,一本万利的生意。即使万一砸在手里,一时卖不掉,也是豪宅,亏不到哪里去。房子谁还怕多?”张福明可是县城一霸,叱咤风云,当年他是改革先锋,青年突击手,培养对象。他自己还是放弃了进步机会,走上了创业之路。许多领导,想在他手里拿到房子,可是要费九牛二虎之力的。韩文滨这样的小小企业主,哪能有机会认识这样的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被时光遗忘的祖母
下一篇:桃仙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