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云的思绪

云的思绪


  是炊烟牵动了云的思绪么?那突然暗下来的天际,用一种绝望的灰黑捂紧了嘴。胸口的压抑,一阵接一阵地袭来。豆大的汗水砸在地上,让大地都疼得皱眉。雷鸣挑衅着,一句高过一句。那隔着窗帘划过的带着嘲讽的狠厉,一点一点摧毁着她的毅力。就快要忍不住了么?风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雨终于渐渐地小了,仿佛谁隐忍地抽泣。
  小华在一片漆黑里摸索着,摸索着,“妈妈!妈妈!”她好像听到了小月亮的呼唤,那是她可爱的女儿,还不满周岁的哭泣。她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想为女儿擦一擦泪,可是突然就没了生息,她一阵慌乱。
  “不——”她终于抓住了女儿的手臂,可是为什么女儿没有笑,也不再哭泣?“莫非我这是真的死了?”小华皱了皱眉,在心里不甘着“终究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么?”突然,是什么刺痛了她的眼睛,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眼前越来越清晰。
  “醒啦,醒啦……”七嘴八舌的声音传入小华的耳朵。
  “小,小华你终于醒了。”小魏一边皱着眉把手放在她的手上轻拍着,一边激动地说。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抓住的并不是女儿的胳膊而是小魏的手。那是她们化验室的二班班长。一个黑黑的小胖墩儿说话总是结结巴巴的。
  “姐姐,姐姐,你吓死小梅了。”往日里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笑闹个不停的小梅,此时哭得像个泪人“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呜呜。”
  小华松开抓着小魏的手,想抬起胳膊擦擦小梅脸上的泪水。“我这是?”她动了一下,头有点疼。脸上还有一点火烧的感觉,辣辣的,像谁拿着一排排针同时刺扎。
  “主任让你去库房领硫酸,配测试液,谁知道你抱着硫酸瓶刚放到化验桌上,瓶塞就自动飞了出来,还飞你一脸硫酸,我和魏组长就赶紧把你摁到洗手池上给你冲洗,结果我回头想找蒸馏水给你洗眼睛的时候,你就滑倒了,还晕了过去,吓死小梅了。”小梅说着又哭了起来。
  “哭,哭包,你,你能不能停,停一会儿,先跟我把,把她扶到椅子上坐着?”魏组长一边揽着华的头,一边皱着眉头说。“幸,幸亏在硫酸上头还有,有一层油,要,要不然今天你,你可真毁容了。”
  “哦哦。”
  小华一边在小魏和小梅的搀扶下坐在椅子上,一边看了看自己刚才躺下的水泥地板和眼前石桌上摆放的天平、蒸馏水桶、各种溶液、还有一瓶开口的浓硫酸。她记得自己明明是掉进了揭井里,她拼命地呼救,可是井盖在她掉下去的一瞬又盖得死死的,她好不容易把井盖弄开,可是下了三天还在连绵不绝的雨,让她的呼救声淹没在了匆忙的流水里。直到她筋疲力竭的时候,突然感到头上有一片阴影正一点点笼罩,她努力把手伸出去,好不容易摸到了,是一只停下的脚,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最后呼救,却再一次掉进了井里,就这样擦着死亡的边缘,借着闪电划过那稍纵即逝的光,她看清那一张笑着放大的脸,那是张奎张调度,她永远不会忘记,她那所谓的本家叔公和善的外表下那张坑坑洼洼布满陷阱的脸。她慢慢闭上了充满恨意的眼,她不甘,一点都不甘心,她发誓,如果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绝不会放过那人面兽心的家伙。她用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诅咒着。现在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呐喊么?一切都回到了她刚进厂的样子。
  三年前的六月十三,那一声惊雷,震碎了她所有的美好。窗外的雨像疯了一样宣泄着,小华抱着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女儿来回走着哄着,今夜也不知是怎么了,往常下午六点老公就下班了,现在都十点了。他还是没有回来,桌上的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往日哪怕他加班也总会给家里打个电话的,何况他明知道月嫂今天有事请假了。他早上走的时候还说了今天无论如何不加班,一定早早回来的。可是到现在,人没回来,电话也不接,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爸爸说话不算话,从下午七点哭到现在,整整三个小时了,不睡也不吃。真怕把她的嗓子哭坏了。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突然手机响了,小华赶忙用一只手抱着女儿,用另一只手按下接听键。这是老公的专用铃声,“哼,”她怨气地哼一声,正准备数落几句。
  “是强子媳妇么?”一个男人紧张又焦急地问。小华一听不是老公的声音。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头惊到脚。
  她哆嗦着“你,你是……”此时女儿好像也哭累了,声音小了下去。
  “我是化工厂的调度,张奎,强子他叔,我们马上到你家门口了,你收拾一下跟我们去医院。”
  “去,去,去医院?”不等小华问为什么,电话就挂了。女儿此时却安静了下来,好像睡着了,屋里的灯闪了两下,一点点暗了下去,只是没有熄灭。隐影中她好像看到了丈夫小强紧闭着双眼,难受地呻吟着。她浑身瘫软着,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可是浑身哆嗦着,差一点把怀里的孩子掉地上。
  半个小时后,她用雨衣把女儿包好,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医院太平间里那个泛着一阵阵难闻的气味,虽然经过了处理,但还在呲呲冒着泡的是早上跟女儿说晚上回来给她妈妈做乌鸡汤的那个深爱着她们的强子。
  这一刻,她仿佛忘了哭,看着眼前一群穿白大褂的,还有这一群穿着蓝耐酸服的,她像疯了一样揪住眼前那个上来拍了拍她肩膀,想要安慰她几句的自称是强子他叔的男人“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大半夜让我们娘两个来这里就是为了吓唬我们是不是?你说,你说啊?”
  “强子媳妇,强子媳妇,你听我说。”张奎尽量小声地安抚,以为这样小华就能平静。
  “送我回去,送我回去,”小华甩开张奎放到她肩上的手,“我老公该下班了,对,下班了,我的女儿,我女儿呢?”她四下里找着。
  “在这,在这儿。”张奎拍了拍小华怀里安静的睡着了的小家伙。
  “乖女儿,乖女儿,我们回家找爸爸,不怕啊。”小华摸摸女儿的小脸,又用自己的衣服把女儿往严实地裹了裹,冲进了黑暗里,像失了魂的云在风中跌跌撞撞。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再一次感觉到悲伤的时候是女儿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喊“哇——”像一道惊雷炸响了夜空,打破了这个山沟的宁静,接着东一声西一声,全村的狗都开始狂喊,这样的嘶吼在风雨中穿梭着,是那样的诡异。
  小华看着明明满屋子的人,却空荡荡的。那种绝望的恨让她忍不住想要把眼前的一切摧毁,可是襁褓中的女儿努着小嘴满眼含泪的祈求着。她的心乱了,乱的像那窗外纷扰的雨丝。慢慢地她抬起头,张了张嘴,又咬紧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怕惊了好不容易安静的雷声么?此时的雨默默地啜泣着。
  “强子媳妇,对不起。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吧!我们尽量满足你。”张奎身边一个微胖的女人递上一块儿手绢为小华擦着泪。她知道,那是销售科的科长,张奎的相好。
  强子是在快下班的时候帮着卸硫酸,结果刚登上罐顶,突然脚下一滑摔了下来,硫酸流了一地,送货的司机甚至来不及呼救,傻傻的,直到强子最后的惨叫惊动了整个厂区。110、120在大雨中就像穿梭的闪电,打捞着绝望和黑暗。
  此后的阴雨中,十万,就十万,贱卖了小华和女儿余生的甜蜜。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那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说是血亲的族人像雨砸在地上溅起的水花,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屋子,他们像小丑一样叫嚣着。血染的人民币刺痛了小华的双眼。她再也挺不住了,那些族人像极了六零年投胎的饿鬼,敲打着锅碗瓢盆。他们美其名曰说是照顾她的一日三餐,为她声张正义,为了保护她。她已经无力去想,自己脆弱的就像今夜的最后一朵乌云,一阵风就能吹散,却迟迟等不来一缕微风,就那样凌迟着。
  “十万就十万吧,与任何人没有关系,这只是他的丧葬费。”小华咬着唇在处理协议上签了字。
  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有要停的意思了,黑暗里透着一层灰蒙蒙的光。小华去城里买了最好的西装包裹着那个分不清什么是什么的还有一点点腐败的味道,却不再冒泡的蜷缩的物体下葬了。除了灵车,空荡荡的只有她抱着比任何时候都安静的女儿。
  雨似乎也怕这离别的痛打扰了女儿来不及长大的梦,轻悄悄地滴在她的身上,滑落到女儿脸上,像极了老公把手指放到女儿唇边逗女儿的模样。女儿闭着眼睛用小嫩舌舔着唇边,偶尔“哇”的一声,跟着身体一哆嗦,眨巴眨巴嘴,又睡了过去。心上的疼被连日来的雨水冲刷到四肢百骸,长时间的浸泡,凉了,也麻了。
  尽管孩子还太小,可是为了生活小华不得不把女儿托付给继母,她必须去上班。小华本来就是化工厂的化验员。她和强子就是在化工厂认识的,那时候他们是同一批来的,她被分配在化验室,强子在成品车间。一个父母早亡,一个爸爸常年在外打工,跟着继母生活。她每班都要去成品车间取样,有时候他也会送过来,这样他们慢慢的熟悉,话渐渐的多了起来,他们恋爱了,不顾继母的反对结婚了,他们过的很幸福,尽管强子的条件没有继母托人给她介绍的供销社那个人的条件好。他们从家徒四壁结婚到现在,三年的时间,凭着两人的双手,下班后自己打石头、捡砖头、捡炉渣,盖起了小二楼。村里的人都开始看红了眼,从来不来往,哪怕强子父母去世都没见过的张奎张调度,第一次在下班的时候找到了强子和小华,说他是他们的叔叔,让他们有事找他。说强子爸妈不在了,他会代替爸妈照顾他们……
  时间就是一把磋磨人的钝刀。
  小华再次上班后的第二天,雨彻底停了,阳光凉凉的,她还没有从强子的离去中走出来,她总是忘了孩子放在继母那里。抱着硫酸的一刹那,突然觉得女儿该睡了,摇晃着拍了拍。
  上一世,就是这段时间,张奎看她总是想孩子想的精神恍惚,就建议她把孩子安排在了厂区托儿所,在厂后门不过百米的地方。说这样即使上班,得空她也可以去看看,下班再抱回家。而且从强子不在了,张奎有事没事就在她身边晃悠着,偶尔也往托儿所跑。小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的时候,张奎就忙着给她介绍对象,都是他们家亲戚,有丧偶的、有离异的、也有年龄大的、条件不怎么样的,说是她还年轻,孩子那么小,一个人太辛苦了,不如招一个进门。还有几次甚至跟她说他丈人家那边有个远方的亲戚没孩子,想领养个女儿。小华拒绝了几次以后,他不提了,倒是他那傻儿子(其实也不是实傻,就是脑子不够用的那种)连几天都在下班的路上纠缠她,有一次她不得不报警。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慢慢地,小华终于从强子离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对于别的她从来不用心去想。有一天张奎家那傻儿子又拦住她,她拿出手机就要报警,那傻子却说“别给脸不要脸,等你嫁给了我,再把那小扫帚一送人,你和你那死鬼的卖命钱还有那小二楼就都是我的。”小华气的用石头把他搥走了。那天张傻实实在在的被他开了瓢。
  上一世,也就是那件事之后,张奎的狠厉,让她来不及防范,就和女儿在他们的设计中去找强子团聚了,闭眼的一瞬,她听着张奎说她的女儿是他让托儿所的人在大冷天开了一天窗户大扫除,才使得小月亮高烧不退没救的,厂里的托儿所代管的都是两三岁的孩子,几个月大的也只有她孩。她也是他在那天销售科长,就是之前那个去过她家的胖女人家暖房时在她喝的可乐里加了味精,她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然后他的傻儿子顺利地跟她生米煮成熟饭,气的她爸和继母跟她从此断绝关系,而她不得不为了名声和张傻子结婚。别看那傻子脑子不够用,却仗着他爸是厂里调度,四处霍霍还天天赌博,而且常赌常输,欠了一屁股债。所以她死后,他们卖了她的房子连同那十万块钱全都给张傻还了赌债。
  小华回想着,那天销售科长家暖房,晚上下班后大家都去随礼,席间小华喝了一杯就有点头晕,张奎让胖女人给她摘了个街门口的桃子吃,说是解酒。别说那桃子还真的很甜,只是她还没吃完头就感觉更晕了,她以为是近来又上班又带孩子,没吃好休息好贫血了,后来张奎说送她回家,张奎一向待厂里的人都很和善,大家并不知道他有多坏,何况他逢人就说自己是强子的叔叔,强子不在了,多照顾小华和孩子也是应该的。大家继续吃着喝着,路过小卖部的时候张奎还给她买了一瓶可乐。小华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和那张傻子躺在一起,赤身裸体的,她咬着牙不敢声张,“寡妇门前是非多”。她攥紧了拳,她想杀了他,可是张傻拎着小月亮阴恻恻地笑着。她妥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张奎一家的无耻她翻遍了整个中华大辞典都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形容。张奎找了她的爸妈,她能想象到他都说了什么,才让爸爸连解释都不听就跟她断绝了关系。
  她忍气吞声的嫁给了张傻,可是,他们要的从来都不是她,哪怕她真的是厂里的厂花,他们要的只是财产,强子唯一留给孤儿寡母的那点财产。
  还好天可怜见,她重生了,这一次她决不能让他们得逞。小华眨了眨眼睛,她知道上一世,这件事后虽然没有被毁容,但毕竟是硫酸熏了眼睛,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太好,视力开始下降。可是,这一世,她看得清清楚楚。“谢谢,谢谢你们。”小华由衷的感激着。她知道明天张奎就会建议她把女儿送到厂托儿所,她绝不会再被他的花言巧语蛊惑。
  是炊烟牵动了云的思绪么?那突然暗下来的天际,用一种绝望的灰黑捂紧了嘴。胸口的压抑,一阵接一阵地袭来。豆大的汗水砸在地上,让大地都疼得皱眉。雷鸣挑衅着,一句高过一句。那隔着窗帘划过的带着嘲讽的狠厉,一点一点摧毁着她的毅力。就快要忍不住了么?风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雨终于渐渐地小了,仿佛谁隐忍地抽泣。
  小华在一片漆黑里摸索着,摸索着,“妈妈!妈妈!”她好像听到了小月亮的呼唤,那是她可爱的女儿,还不满周岁的哭泣。她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想为女儿擦一擦泪,可是突然就没了生息,她一阵慌乱。
  “不——”她终于抓住了女儿的手臂,可是为什么女儿没有笑,也不再哭泣?“莫非我这是真的死了?”小华皱了皱眉,在心里不甘着“终究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么?”突然,是什么刺痛了她的眼睛,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眼前越来越清晰。
  “醒啦,醒啦……”七嘴八舌的声音传入小华的耳朵。
  “小,小华你终于醒了。”小魏一边皱着眉把手放在她的手上轻拍着,一边激动地说。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抓住的并不是女儿的胳膊而是小魏的手。那是她们化验室的二班班长。一个黑黑的小胖墩儿说话总是结结巴巴的。
  “姐姐,姐姐,你吓死小梅了。”往日里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笑闹个不停的小梅,此时哭得像个泪人“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呜呜。”
  小华松开抓着小魏的手,想抬起胳膊擦擦小梅脸上的泪水。“我这是?”她动了一下,头有点疼。脸上还有一点火烧的感觉,辣辣的,像谁拿着一排排针同时刺扎。
  “主任让你去库房领硫酸,配测试液,谁知道你抱着硫酸瓶刚放到化验桌上,瓶塞就自动飞了出来,还飞你一脸硫酸,我和魏组长就赶紧把你摁到洗手池上给你冲洗,结果我回头想找蒸馏水给你洗眼睛的时候,你就滑倒了,还晕了过去,吓死小梅了。”小梅说着又哭了起来。
  “哭,哭包,你,你能不能停,停一会儿,先跟我把,把她扶到椅子上坐着?”魏组长一边揽着华的头,一边皱着眉头说。“幸,幸亏在硫酸上头还有,有一层油,要,要不然今天你,你可真毁容了。”
  “哦哦。”
  小华一边在小魏和小梅的搀扶下坐在椅子上,一边看了看自己刚才躺下的水泥地板和眼前石桌上摆放的天平、蒸馏水桶、各种溶液、还有一瓶开口的浓硫酸。她记得自己明明是掉进了揭井里,她拼命地呼救,可是井盖在她掉下去的一瞬又盖得死死的,她好不容易把井盖弄开,可是下了三天还在连绵不绝的雨,让她的呼救声淹没在了匆忙的流水里。直到她筋疲力竭的时候,突然感到头上有一片阴影正一点点笼罩,她努力把手伸出去,好不容易摸到了,是一只停下的脚,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最后呼救,却再一次掉进了井里,就这样擦着死亡的边缘,借着闪电划过那稍纵即逝的光,她看清那一张笑着放大的脸,那是张奎张调度,她永远不会忘记,她那所谓的本家叔公和善的外表下那张坑坑洼洼布满陷阱的脸。她慢慢闭上了充满恨意的眼,她不甘,一点都不甘心,她发誓,如果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绝不会放过那人面兽心的家伙。她用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诅咒着。现在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呐喊么?一切都回到了她刚进厂的样子。
  三年前的六月十三,那一声惊雷,震碎了她所有的美好。窗外的雨像疯了一样宣泄着,小华抱着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女儿来回走着哄着,今夜也不知是怎么了,往常下午六点老公就下班了,现在都十点了。他还是没有回来,桌上的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往日哪怕他加班也总会给家里打个电话的,何况他明知道月嫂今天有事请假了。他早上走的时候还说了今天无论如何不加班,一定早早回来的。可是到现在,人没回来,电话也不接,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爸爸说话不算话,从下午七点哭到现在,整整三个小时了,不睡也不吃。真怕把她的嗓子哭坏了。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突然手机响了,小华赶忙用一只手抱着女儿,用另一只手按下接听键。这是老公的专用铃声,“哼,”她怨气地哼一声,正准备数落几句。
  “是强子媳妇么?”一个男人紧张又焦急地问。小华一听不是老公的声音。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头惊到脚。
  她哆嗦着“你,你是……”此时女儿好像也哭累了,声音小了下去。
  “我是化工厂的调度,张奎,强子他叔,我们马上到你家门口了,你收拾一下跟我们去医院。”
  “去,去,去医院?”不等小华问为什么,电话就挂了。女儿此时却安静了下来,好像睡着了,屋里的灯闪了两下,一点点暗了下去,只是没有熄灭。隐影中她好像看到了丈夫小强紧闭着双眼,难受地呻吟着。她浑身瘫软着,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可是浑身哆嗦着,差一点把怀里的孩子掉地上。
  半个小时后,她用雨衣把女儿包好,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医院太平间里那个泛着一阵阵难闻的气味,虽然经过了处理,但还在呲呲冒着泡的是早上跟女儿说晚上回来给她妈妈做乌鸡汤的那个深爱着她们的强子。
  这一刻,她仿佛忘了哭,看着眼前一群穿白大褂的,还有这一群穿着蓝耐酸服的,她像疯了一样揪住眼前那个上来拍了拍她肩膀,想要安慰她几句的自称是强子他叔的男人“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大半夜让我们娘两个来这里就是为了吓唬我们是不是?你说,你说啊?”
  “强子媳妇,强子媳妇,你听我说。”张奎尽量小声地安抚,以为这样小华就能平静。
  “送我回去,送我回去,”小华甩开张奎放到她肩上的手,“我老公该下班了,对,下班了,我的女儿,我女儿呢?”她四下里找着。
  “在这,在这儿。”张奎拍了拍小华怀里安静的睡着了的小家伙。
  “乖女儿,乖女儿,我们回家找爸爸,不怕啊。”小华摸摸女儿的小脸,又用自己的衣服把女儿往严实地裹了裹,冲进了黑暗里,像失了魂的云在风中跌跌撞撞。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再一次感觉到悲伤的时候是女儿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喊“哇——”像一道惊雷炸响了夜空,打破了这个山沟的宁静,接着东一声西一声,全村的狗都开始狂喊,这样的嘶吼在风雨中穿梭着,是那样的诡异。
  小华看着明明满屋子的人,却空荡荡的。那种绝望的恨让她忍不住想要把眼前的一切摧毁,可是襁褓中的女儿努着小嘴满眼含泪的祈求着。她的心乱了,乱的像那窗外纷扰的雨丝。慢慢地她抬起头,张了张嘴,又咬紧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怕惊了好不容易安静的雷声么?此时的雨默默地啜泣着。
  “强子媳妇,对不起。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吧!我们尽量满足你。”张奎身边一个微胖的女人递上一块儿手绢为小华擦着泪。她知道,那是销售科的科长,张奎的相好。
  强子是在快下班的时候帮着卸硫酸,结果刚登上罐顶,突然脚下一滑摔了下来,硫酸流了一地,送货的司机甚至来不及呼救,傻傻的,直到强子最后的惨叫惊动了整个厂区。110、120在大雨中就像穿梭的闪电,打捞着绝望和黑暗。
  此后的阴雨中,十万,就十万,贱卖了小华和女儿余生的甜蜜。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那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说是血亲的族人像雨砸在地上溅起的水花,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屋子,他们像小丑一样叫嚣着。血染的人民币刺痛了小华的双眼。她再也挺不住了,那些族人像极了六零年投胎的饿鬼,敲打着锅碗瓢盆。他们美其名曰说是照顾她的一日三餐,为她声张正义,为了保护她。她已经无力去想,自己脆弱的就像今夜的最后一朵乌云,一阵风就能吹散,却迟迟等不来一缕微风,就那样凌迟着。
  “十万就十万吧,与任何人没有关系,这只是他的丧葬费。”小华咬着唇在处理协议上签了字。
  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有要停的意思了,黑暗里透着一层灰蒙蒙的光。小华去城里买了最好的西装包裹着那个分不清什么是什么的还有一点点腐败的味道,却不再冒泡的蜷缩的物体下葬了。除了灵车,空荡荡的只有她抱着比任何时候都安静的女儿。
  雨似乎也怕这离别的痛打扰了女儿来不及长大的梦,轻悄悄地滴在她的身上,滑落到女儿脸上,像极了老公把手指放到女儿唇边逗女儿的模样。女儿闭着眼睛用小嫩舌舔着唇边,偶尔“哇”的一声,跟着身体一哆嗦,眨巴眨巴嘴,又睡了过去。心上的疼被连日来的雨水冲刷到四肢百骸,长时间的浸泡,凉了,也麻了。
  尽管孩子还太小,可是为了生活小华不得不把女儿托付给继母,她必须去上班。小华本来就是化工厂的化验员。她和强子就是在化工厂认识的,那时候他们是同一批来的,她被分配在化验室,强子在成品车间。一个父母早亡,一个爸爸常年在外打工,跟着继母生活。她每班都要去成品车间取样,有时候他也会送过来,这样他们慢慢的熟悉,话渐渐的多了起来,他们恋爱了,不顾继母的反对结婚了,他们过的很幸福,尽管强子的条件没有继母托人给她介绍的供销社那个人的条件好。他们从家徒四壁结婚到现在,三年的时间,凭着两人的双手,下班后自己打石头、捡砖头、捡炉渣,盖起了小二楼。村里的人都开始看红了眼,从来不来往,哪怕强子父母去世都没见过的张奎张调度,第一次在下班的时候找到了强子和小华,说他是他们的叔叔,让他们有事找他。说强子爸妈不在了,他会代替爸妈照顾他们……
  时间就是一把磋磨人的钝刀。
  小华再次上班后的第二天,雨彻底停了,阳光凉凉的,她还没有从强子的离去中走出来,她总是忘了孩子放在继母那里。抱着硫酸的一刹那,突然觉得女儿该睡了,摇晃着拍了拍。
  上一世,就是这段时间,张奎看她总是想孩子想的精神恍惚,就建议她把孩子安排在了厂区托儿所,在厂后门不过百米的地方。说这样即使上班,得空她也可以去看看,下班再抱回家。而且从强子不在了,张奎有事没事就在她身边晃悠着,偶尔也往托儿所跑。小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的时候,张奎就忙着给她介绍对象,都是他们家亲戚,有丧偶的、有离异的、也有年龄大的、条件不怎么样的,说是她还年轻,孩子那么小,一个人太辛苦了,不如招一个进门。还有几次甚至跟她说他丈人家那边有个远方的亲戚没孩子,想领养个女儿。小华拒绝了几次以后,他不提了,倒是他那傻儿子(其实也不是实傻,就是脑子不够用的那种)连几天都在下班的路上纠缠她,有一次她不得不报警。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慢慢地,小华终于从强子离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对于别的她从来不用心去想。有一天张奎家那傻儿子又拦住她,她拿出手机就要报警,那傻子却说“别给脸不要脸,等你嫁给了我,再把那小扫帚一送人,你和你那死鬼的卖命钱还有那小二楼就都是我的。”小华气的用石头把他搥走了。那天张傻实实在在的被他开了瓢。
  上一世,也就是那件事之后,张奎的狠厉,让她来不及防范,就和女儿在他们的设计中去找强子团聚了,闭眼的一瞬,她听着张奎说她的女儿是他让托儿所的人在大冷天开了一天窗户大扫除,才使得小月亮高烧不退没救的,厂里的托儿所代管的都是两三岁的孩子,几个月大的也只有她孩。她也是他在那天销售科长,就是之前那个去过她家的胖女人家暖房时在她喝的可乐里加了味精,她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然后他的傻儿子顺利地跟她生米煮成熟饭,气的她爸和继母跟她从此断绝关系,而她不得不为了名声和张傻子结婚。别看那傻子脑子不够用,却仗着他爸是厂里调度,四处霍霍还天天赌博,而且常赌常输,欠了一屁股债。所以她死后,他们卖了她的房子连同那十万块钱全都给张傻还了赌债。
  小华回想着,那天销售科长家暖房,晚上下班后大家都去随礼,席间小华喝了一杯就有点头晕,张奎让胖女人给她摘了个街门口的桃子吃,说是解酒。别说那桃子还真的很甜,只是她还没吃完头就感觉更晕了,她以为是近来又上班又带孩子,没吃好休息好贫血了,后来张奎说送她回家,张奎一向待厂里的人都很和善,大家并不知道他有多坏,何况他逢人就说自己是强子的叔叔,强子不在了,多照顾小华和孩子也是应该的。大家继续吃着喝着,路过小卖部的时候张奎还给她买了一瓶可乐。小华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和那张傻子躺在一起,赤身裸体的,她咬着牙不敢声张,“寡妇门前是非多”。她攥紧了拳,她想杀了他,可是张傻拎着小月亮阴恻恻地笑着。她妥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张奎一家的无耻她翻遍了整个中华大辞典都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形容。张奎找了她的爸妈,她能想象到他都说了什么,才让爸爸连解释都不听就跟她断绝了关系。
  她忍气吞声的嫁给了张傻,可是,他们要的从来都不是她,哪怕她真的是厂里的厂花,他们要的只是财产,强子唯一留给孤儿寡母的那点财产。
  还好天可怜见,她重生了,这一次她决不能让他们得逞。小华眨了眨眼睛,她知道上一世,这件事后虽然没有被毁容,但毕竟是硫酸熏了眼睛,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太好,视力开始下降。可是,这一世,她看得清清楚楚。“谢谢,谢谢你们。”小华由衷的感激着。她知道明天张奎就会建议她把女儿送到厂托儿所,她绝不会再被他的花言巧语蛊惑。
  “不客气,你,你现在醒了,那,那这件事可不可以不,不要上报了?要不,昨,昨天刚开了安全生产会,我这个月……”
  “好,只是,我以后想上半天班啊,一边带孩子一边上班,我真的有点力不从心。”小华不等小魏说完就疲惫的说。
  “我,我知道,你,你很辛苦,我,我这里,没,没问题的。只,只是,这得经,经过主,主任批准才行,或,或者厂长,放话更好,那样,别人都,都不能说什么,毕竟咱这,上的,都是全班。”小魏结巴着说。
  小华整理了一下有点湿的衣衫,站起来缓了缓,朝厂长室走去,今下午正好厂长也在。
  “你怎么湿漉漉的?”厂长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问。
  “哦,刚才在洗手池那摔了一跤。”小华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尴尬的说。
  “有没有伤到哪,要不要去医务室让她们给看看?”厂长是强子同学的爸爸,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对强子很好的,当初她们结婚,还是厂长做的她和强子的媒人。
  “不要紧的,我是,想求您一件事,”小华犹豫着。
  “什么事你说。”
  “我的现状您也知道,孩子还那么小,我一天不在身边实在是不放心,您看,我……能不能,上半天班,工资减半,或者少点都行,成么?”
  “是这个事啊,正好厨房冯姐她家老爷子病了需要长休照顾,我正考虑调谁呢,要不你去厨房帮忙吧,只是这样你得上夜班,不过每餐两个小时,你只要做完饭收拾了就可以回家,不用在这里整天待着,这样你还是全天的工资,还能多个夜班补助,你看怎么样?”
  “这样也行,我回去跟我妈商量商量,晚上就住她那。那,谢谢您。”之后小华每月给继母五百,她和女儿就住到了继母家。这一世张傻子也纠缠她,不过她提前在网上买了各种防狼器材,张傻子也不敢靠她太近。张奎每次的故意接近,也被她巧妙地躲开,她还把那十万块钱存了自己的名字,放到继母那里,其实继母嫁进她家的时候她只有三岁,继母也只生了一个儿子,小她五岁,对她还是不错的。
  这天上班的时候,来了几个派出所的,说是托儿所背后的山顶上那个废弃电工房里的电机丢了一台,上一世是没有这些的,这一世因为她的重生,还从化验室到了后厨房,一切似乎都变了。那几个民警去那里勘察了现场,可是一无所获。开饭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他晚上出去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一个白影一闪而过,有的说去年下雪他还在雪地上看到过类似三寸金莲的小脚印。看电工房的小土说他晚上在那睡觉从来不出来,可是出事的那天早上,他一觉醒来是睡在门外的地上的,而且他晚上撒尿用的那个破壶就拿在手里,壶里空空的,他自己满嘴尿骚味,老辈说那山上曾经住着狐仙,他吓得说什么也不干了,更别说去看那电工房了。后来电工房没人看,不过由于大家都说那上面闹鬼,剩下的两台废电机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丢。
  小华是不信这些的,她说神鬼都是自己作的。上学那会儿,谁若惹她,她还曾恶作剧的编鬼故事吓唬人。后来她听说小土看电工房的时候总喜欢喝点小酒,再在电工房边上那株桃树上摘几个桃子压酒,他个小,每次都连树枝一起拽下来,吃完了说是能安安稳稳的睡着,什么都不怕。
  有一次小华无意在一张报纸上看到,相生相克的食物,说是桃子遇酒精能让人短暂昏迷。
  再有一次,小华做完夜班餐,收拾了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正往电工房方向走去,那企鹅一样,左摇右晃地背影像极了张奎家那烂赌的傻球儿子。于是小华拿了防狼神器,偷偷地跟在后面,那天正下着雨,路过后门那个揭井的时候,她看了看那井盖有一半已经破了,不知道被谁凿了里面的钢筋,另一半也快坚持不住了,她抱了一块儿石头放上去一压,那井盖就晃悠着仿佛下一刻就彻底歇菜。小华绕过托儿所,从侧面抢到了那个黑影前面,用手捂住手电,让光从指缝间漏出,然后正对着脸,直直的眼睛,学着聊斋里的声音“呜呜呜——”
  “妈呀——”那黑影撒腿就往回跑,跌跌撞撞地,小华继续着,一声高过一声。
  “啊!”等她走到揭井那儿的时候黑影彻底看不到了,连同小华抱上去的那块儿石头,那半边井盖不再晃悠,从中间塌了下去。
  几天后雨停了,揭井下嗡嗡的苍蝇不断飞出,后来那个揭井被厂里彻底填了,那本来就是个没用的废井。人们说张傻子不知道怎么想不开,大概是欠的赌债多了,吓得跳井了,捞上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人样。
  发丧的那天下着雷雨。小华抱着女儿远远地看着。一阵风吹过,天边的灰暗带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腐烂的臭味慢慢地褪去,雨丝在风中感慨着,摇摇头,随彩虹的出现,一点点走远……
  是炊烟牵动了云的思绪么?那突然暗下来的天际,用一种绝望的灰黑捂紧了嘴。胸口的压抑,一阵接一阵地袭来。豆大的汗水砸在地上,让大地都疼得皱眉。雷鸣挑衅着,一句高过一句。那隔着窗帘划过的带着嘲讽的狠厉,一点一点摧毁着她的毅力。就快要忍不住了么?风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雨终于渐渐地小了,仿佛谁隐忍地抽泣。
  小华在一片漆黑里摸索着,摸索着,“妈妈!妈妈!”她好像听到了小月亮的呼唤,那是她可爱的女儿,还不满周岁的哭泣。她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想为女儿擦一擦泪,可是突然就没了生息,她一阵慌乱。
  “不——”她终于抓住了女儿的手臂,可是为什么女儿没有笑,也不再哭泣?“莫非我这是真的死了?”小华皱了皱眉,在心里不甘着“终究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么?”突然,是什么刺痛了她的眼睛,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眼前越来越清晰。
  “醒啦,醒啦……”七嘴八舌的声音传入小华的耳朵。
  “小,小华你终于醒了。”小魏一边皱着眉把手放在她的手上轻拍着,一边激动地说。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抓住的并不是女儿的胳膊而是小魏的手。那是她们化验室的二班班长。一个黑黑的小胖墩儿说话总是结结巴巴的。
  “姐姐,姐姐,你吓死小梅了。”往日里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笑闹个不停的小梅,此时哭得像个泪人“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呜呜。”
  小华松开抓着小魏的手,想抬起胳膊擦擦小梅脸上的泪水。“我这是?”她动了一下,头有点疼。脸上还有一点火烧的感觉,辣辣的,像谁拿着一排排针同时刺扎。
  “主任让你去库房领硫酸,配测试液,谁知道你抱着硫酸瓶刚放到化验桌上,瓶塞就自动飞了出来,还飞你一脸硫酸,我和魏组长就赶紧把你摁到洗手池上给你冲洗,结果我回头想找蒸馏水给你洗眼睛的时候,你就滑倒了,还晕了过去,吓死小梅了。”小梅说着又哭了起来。
  “哭,哭包,你,你能不能停,停一会儿,先跟我把,把她扶到椅子上坐着?”魏组长一边揽着华的头,一边皱着眉头说。“幸,幸亏在硫酸上头还有,有一层油,要,要不然今天你,你可真毁容了。”
  “哦哦。”
  小华一边在小魏和小梅的搀扶下坐在椅子上,一边看了看自己刚才躺下的水泥地板和眼前石桌上摆放的天平、蒸馏水桶、各种溶液、还有一瓶开口的浓硫酸。她记得自己明明是掉进了揭井里,她拼命地呼救,可是井盖在她掉下去的一瞬又盖得死死的,她好不容易把井盖弄开,可是下了三天还在连绵不绝的雨,让她的呼救声淹没在了匆忙的流水里。直到她筋疲力竭的时候,突然感到头上有一片阴影正一点点笼罩,她努力把手伸出去,好不容易摸到了,是一只停下的脚,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最后呼救,却再一次掉进了井里,就这样擦着死亡的边缘,借着闪电划过那稍纵即逝的光,她看清那一张笑着放大的脸,那是张奎张调度,她永远不会忘记,她那所谓的本家叔公和善的外表下那张坑坑洼洼布满陷阱的脸。她慢慢闭上了充满恨意的眼,她不甘,一点都不甘心,她发誓,如果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绝不会放过那人面兽心的家伙。她用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诅咒着。现在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呐喊么?一切都回到了她刚进厂的样子。
  三年前的六月十三,那一声惊雷,震碎了她所有的美好。窗外的雨像疯了一样宣泄着,小华抱着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女儿来回走着哄着,今夜也不知是怎么了,往常下午六点老公就下班了,现在都十点了。他还是没有回来,桌上的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往日哪怕他加班也总会给家里打个电话的,何况他明知道月嫂今天有事请假了。他早上走的时候还说了今天无论如何不加班,一定早早回来的。可是到现在,人没回来,电话也不接,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爸爸说话不算话,从下午七点哭到现在,整整三个小时了,不睡也不吃。真怕把她的嗓子哭坏了。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突然手机响了,小华赶忙用一只手抱着女儿,用另一只手按下接听键。这是老公的专用铃声,“哼,”她怨气地哼一声,正准备数落几句。
  “是强子媳妇么?”一个男人紧张又焦急地问。小华一听不是老公的声音。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头惊到脚。
  她哆嗦着“你,你是……”此时女儿好像也哭累了,声音小了下去。
  “我是化工厂的调度,张奎,强子他叔,我们马上到你家门口了,你收拾一下跟我们去医院。”
  “去,去,去医院?”不等小华问为什么,电话就挂了。女儿此时却安静了下来,好像睡着了,屋里的灯闪了两下,一点点暗了下去,只是没有熄灭。隐影中她好像看到了丈夫小强紧闭着双眼,难受地呻吟着。她浑身瘫软着,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可是浑身哆嗦着,差一点把怀里的孩子掉地上。
  半个小时后,她用雨衣把女儿包好,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医院太平间里那个泛着一阵阵难闻的气味,虽然经过了处理,但还在呲呲冒着泡的是早上跟女儿说晚上回来给她妈妈做乌鸡汤的那个深爱着她们的强子。
  这一刻,她仿佛忘了哭,看着眼前一群穿白大褂的,还有这一群穿着蓝耐酸服的,她像疯了一样揪住眼前那个上来拍了拍她肩膀,想要安慰她几句的自称是强子他叔的男人“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大半夜让我们娘两个来这里就是为了吓唬我们是不是?你说,你说啊?”
  “强子媳妇,强子媳妇,你听我说。”张奎尽量小声地安抚,以为这样小华就能平静。
  “送我回去,送我回去,”小华甩开张奎放到她肩上的手,“我老公该下班了,对,下班了,我的女儿,我女儿呢?”她四下里找着。
  “在这,在这儿。”张奎拍了拍小华怀里安静的睡着了的小家伙。
  “乖女儿,乖女儿,我们回家找爸爸,不怕啊。”小华摸摸女儿的小脸,又用自己的衣服把女儿往严实地裹了裹,冲进了黑暗里,像失了魂的云在风中跌跌撞撞。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再一次感觉到悲伤的时候是女儿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喊“哇——”像一道惊雷炸响了夜空,打破了这个山沟的宁静,接着东一声西一声,全村的狗都开始狂喊,这样的嘶吼在风雨中穿梭着,是那样的诡异。
  小华看着明明满屋子的人,却空荡荡的。那种绝望的恨让她忍不住想要把眼前的一切摧毁,可是襁褓中的女儿努着小嘴满眼含泪的祈求着。她的心乱了,乱的像那窗外纷扰的雨丝。慢慢地她抬起头,张了张嘴,又咬紧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怕惊了好不容易安静的雷声么?此时的雨默默地啜泣着。
  “强子媳妇,对不起。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吧!我们尽量满足你。”张奎身边一个微胖的女人递上一块儿手绢为小华擦着泪。她知道,那是销售科的科长,张奎的相好。
  强子是在快下班的时候帮着卸硫酸,结果刚登上罐顶,突然脚下一滑摔了下来,硫酸流了一地,送货的司机甚至来不及呼救,傻傻的,直到强子最后的惨叫惊动了整个厂区。110、120在大雨中就像穿梭的闪电,打捞着绝望和黑暗。
  此后的阴雨中,十万,就十万,贱卖了小华和女儿余生的甜蜜。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那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说是血亲的族人像雨砸在地上溅起的水花,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屋子,他们像小丑一样叫嚣着。血染的人民币刺痛了小华的双眼。她再也挺不住了,那些族人像极了六零年投胎的饿鬼,敲打着锅碗瓢盆。他们美其名曰说是照顾她的一日三餐,为她声张正义,为了保护她。她已经无力去想,自己脆弱的就像今夜的最后一朵乌云,一阵风就能吹散,却迟迟等不来一缕微风,就那样凌迟着。
  “十万就十万吧,与任何人没有关系,这只是他的丧葬费。”小华咬着唇在处理协议上签了字。
  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有要停的意思了,黑暗里透着一层灰蒙蒙的光。小华去城里买了最好的西装包裹着那个分不清什么是什么的还有一点点腐败的味道,却不再冒泡的蜷缩的物体下葬了。除了灵车,空荡荡的只有她抱着比任何时候都安静的女儿。
  雨似乎也怕这离别的痛打扰了女儿来不及长大的梦,轻悄悄地滴在她的身上,滑落到女儿脸上,像极了老公把手指放到女儿唇边逗女儿的模样。女儿闭着眼睛用小嫩舌舔着唇边,偶尔“哇”的一声,跟着身体一哆嗦,眨巴眨巴嘴,又睡了过去。心上的疼被连日来的雨水冲刷到四肢百骸,长时间的浸泡,凉了,也麻了。
  尽管孩子还太小,可是为了生活小华不得不把女儿托付给继母,她必须去上班。小华本来就是化工厂的化验员。她和强子就是在化工厂认识的,那时候他们是同一批来的,她被分配在化验室,强子在成品车间。一个父母早亡,一个爸爸常年在外打工,跟着继母生活。她每班都要去成品车间取样,有时候他也会送过来,这样他们慢慢的熟悉,话渐渐的多了起来,他们恋爱了,不顾继母的反对结婚了,他们过的很幸福,尽管强子的条件没有继母托人给她介绍的供销社那个人的条件好。他们从家徒四壁结婚到现在,三年的时间,凭着两人的双手,下班后自己打石头、捡砖头、捡炉渣,盖起了小二楼。村里的人都开始看红了眼,从来不来往,哪怕强子父母去世都没见过的张奎张调度,第一次在下班的时候找到了强子和小华,说他是他们的叔叔,让他们有事找他。说强子爸妈不在了,他会代替爸妈照顾他们……
  时间就是一把磋磨人的钝刀。
  小华再次上班后的第二天,雨彻底停了,阳光凉凉的,她还没有从强子的离去中走出来,她总是忘了孩子放在继母那里。抱着硫酸的一刹那,突然觉得女儿该睡了,摇晃着拍了拍。
  上一世,就是这段时间,张奎看她总是想孩子想的精神恍惚,就建议她把孩子安排在了厂区托儿所,在厂后门不过百米的地方。说这样即使上班,得空她也可以去看看,下班再抱回家。而且从强子不在了,张奎有事没事就在她身边晃悠着,偶尔也往托儿所跑。小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的时候,张奎就忙着给她介绍对象,都是他们家亲戚,有丧偶的、有离异的、也有年龄大的、条件不怎么样的,说是她还年轻,孩子那么小,一个人太辛苦了,不如招一个进门。还有几次甚至跟她说他丈人家那边有个远方的亲戚没孩子,想领养个女儿。小华拒绝了几次以后,他不提了,倒是他那傻儿子(其实也不是实傻,就是脑子不够用的那种)连几天都在下班的路上纠缠她,有一次她不得不报警。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慢慢地,小华终于从强子离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对于别的她从来不用心去想。有一天张奎家那傻儿子又拦住她,她拿出手机就要报警,那傻子却说“别给脸不要脸,等你嫁给了我,再把那小扫帚一送人,你和你那死鬼的卖命钱还有那小二楼就都是我的。”小华气的用石头把他搥走了。那天张傻实实在在的被他开了瓢。
  上一世,也就是那件事之后,张奎的狠厉,让她来不及防范,就和女儿在他们的设计中去找强子团聚了,闭眼的一瞬,她听着张奎说她的女儿是他让托儿所的人在大冷天开了一天窗户大扫除,才使得小月亮高烧不退没救的,厂里的托儿所代管的都是两三岁的孩子,几个月大的也只有她孩。她也是他在那天销售科长,就是之前那个去过她家的胖女人家暖房时在她喝的可乐里加了味精,她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然后他的傻儿子顺利地跟她生米煮成熟饭,气的她爸和继母跟她从此断绝关系,而她不得不为了名声和张傻子结婚。别看那傻子脑子不够用,却仗着他爸是厂里调度,四处霍霍还天天赌博,而且常赌常输,欠了一屁股债。所以她死后,他们卖了她的房子连同那十万块钱全都给张傻还了赌债。
  小华回想着,那天销售科长家暖房,晚上下班后大家都去随礼,席间小华喝了一杯就有点头晕,张奎让胖女人给她摘了个街门口的桃子吃,说是解酒。别说那桃子还真的很甜,只是她还没吃完头就感觉更晕了,她以为是近来又上班又带孩子,没吃好休息好贫血了,后来张奎说送她回家,张奎一向待厂里的人都很和善,大家并不知道他有多坏,何况他逢人就说自己是强子的叔叔,强子不在了,多照顾小华和孩子也是应该的。大家继续吃着喝着,路过小卖部的时候张奎还给她买了一瓶可乐。小华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和那张傻子躺在一起,赤身裸体的,她咬着牙不敢声张,“寡妇门前是非多”。她攥紧了拳,她想杀了他,可是张傻拎着小月亮阴恻恻地笑着。她妥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张奎一家的无耻她翻遍了整个中华大辞典都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形容。张奎找了她的爸妈,她能想象到他都说了什么,才让爸爸连解释都不听就跟她断绝了关系。
  她忍气吞声的嫁给了张傻,可是,他们要的从来都不是她,哪怕她真的是厂里的厂花,他们要的只是财产,强子唯一留给孤儿寡母的那点财产。
  还好天可怜见,她重生了,这一次她决不能让他们得逞。小华眨了眨眼睛,她知道上一世,这件事后虽然没有被毁容,但毕竟是硫酸熏了眼睛,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太好,视力开始下降。可是,这一世,她看得清清楚楚。“谢谢,谢谢你们。”小华由衷的感激着。她知道明天张奎就会建议她把女儿送到厂托儿所,她绝不会再被他的花言巧语蛊惑。
  “不客气,你,你现在醒了,那,那这件事可不可以不,不要上报了?要不,昨,昨天刚开了安全生产会,我这个月……”
  “好,只是,我以后想上半天班啊,一边带孩子一边上班,我真的有点力不从心。”小华不等小魏说完就疲惫的说。
  “我,我知道,你,你很辛苦,我,我这里,没,没问题的。只,只是,这得经,经过主,主任批准才行,或,或者厂长,放话更好,那样,别人都,都不能说什么,毕竟咱这,上的,都是全班。”小魏结巴着说。
  小华整理了一下有点湿的衣衫,站起来缓了缓,朝厂长室走去,今下午正好厂长也在。
  “你怎么湿漉漉的?”厂长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问。
  “哦,刚才在洗手池那摔了一跤。”小华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尴尬的说。
  “有没有伤到哪,要不要去医务室让她们给看看?”厂长是强子同学的爸爸,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对强子很好的,当初她们结婚,还是厂长做的她和强子的媒人。
  “不要紧的,我是,想求您一件事,”小华犹豫着。
  “什么事你说。”
  “我的现状您也知道,孩子还那么小,我一天不在身边实在是不放心,您看,我……能不能,上半天班,工资减半,或者少点都行,成么?”
  “是这个事啊,正好厨房冯姐她家老爷子病了需要长休照顾,我正考虑调谁呢,要不你去厨房帮忙吧,只是这样你得上夜班,不过每餐两个小时,你只要做完饭收拾了就可以回家,不用在这里整天待着,这样你还是全天的工资,还能多个夜班补助,你看怎么样?”
  “这样也行,我回去跟我妈商量商量,晚上就住她那。那,谢谢您。”之后小华每月给继母五百,她和女儿就住到了继母家。这一世张傻子也纠缠她,不过她提前在网上买了各种防狼器材,张傻子也不敢靠她太近。张奎每次的故意接近,也被她巧妙地躲开,她还把那十万块钱存了自己的名字,放到继母那里,其实继母嫁进她家的时候她只有三岁,继母也只生了一个儿子,小她五岁,对她还是不错的。
  这天上班的时候,来了几个派出所的,说是托儿所背后的山顶上那个废弃电工房里的电机丢了一台,上一世是没有这些的,这一世因为她的重生,还从化验室到了后厨房,一切似乎都变了。那几个民警去那里勘察了现场,可是一无所获。开饭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他晚上出去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一个白影一闪而过,有的说去年下雪他还在雪地上看到过类似三寸金莲的小脚印。看电工房的小土说他晚上在那睡觉从来不出来,可是出事的那天早上,他一觉醒来是睡在门外的地上的,而且他晚上撒尿用的那个破壶就拿在手里,壶里空空的,他自己满嘴尿骚味,老辈说那山上曾经住着狐仙,他吓得说什么也不干了,更别说去看那电工房了。后来电工房没人看,不过由于大家都说那上面闹鬼,剩下的两台废电机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丢。
  小华是不信这些的,她说神鬼都是自己作的。上学那会儿,谁若惹她,她还曾恶作剧的编鬼故事吓唬人。后来她听说小土看电工房的时候总喜欢喝点小酒,再在电工房边上那株桃树上摘几个桃子压酒,他个小,每次都连树枝一起拽下来,吃完了说是能安安稳稳的睡着,什么都不怕。
  有一次小华无意在一张报纸上看到,相生相克的食物,说是桃子遇酒精能让人短暂昏迷。
  再有一次,小华做完夜班餐,收拾了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正往电工房方向走去,那企鹅一样,左摇右晃地背影像极了张奎家那烂赌的傻球儿子。于是小华拿了防狼神器,偷偷地跟在后面,那天正下着雨,路过后门那个揭井的时候,她看了看那井盖有一半已经破了,不知道被谁凿了里面的钢筋,另一半也快坚持不住了,她抱了一块儿石头放上去一压,那井盖就晃悠着仿佛下一刻就彻底歇菜。小华绕过托儿所,从侧面抢到了那个黑影前面,用手捂住手电,让光从指缝间漏出,然后正对着脸,直直的眼睛,学着聊斋里的声音“呜呜呜——”
  “妈呀——”那黑影撒腿就往回跑,跌跌撞撞地,小华继续着,一声高过一声。
  “啊!”等她走到揭井那儿的时候黑影彻底看不到了,连同小华抱上去的那块儿石头,那半边井盖不再晃悠,从中间塌了下去。
  几天后雨停了,揭井下嗡嗡的苍蝇不断飞出,后来那个揭井被厂里彻底填了,那本来就是个没用的废井。人们说张傻子不知道怎么想不开,大概是欠的赌债多了,吓得跳井了,捞上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人样。
  发丧的那天下着雷雨。小华抱着女儿远远地看着。一阵风吹过,天边的灰暗带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腐烂的臭味慢慢地褪去,雨丝在风中感慨着,摇摇头,随彩虹的出现,一点点走远……
  是炊烟牵动了云的思绪么?那突然暗下来的天际,用一种绝望的灰黑捂紧了嘴。胸口的压抑,一阵接一阵地袭来。豆大的汗水砸在地上,让大地都疼得皱眉。雷鸣挑衅着,一句高过一句。那隔着窗帘划过的带着嘲讽的狠厉,一点一点摧毁着她的毅力。就快要忍不住了么?风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雨终于渐渐地小了,仿佛谁隐忍地抽泣。
  小华在一片漆黑里摸索着,摸索着,“妈妈!妈妈!”她好像听到了小月亮的呼唤,那是她可爱的女儿,还不满周岁的哭泣。她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想为女儿擦一擦泪,可是突然就没了生息,她一阵慌乱。
  “不——”她终于抓住了女儿的手臂,可是为什么女儿没有笑,也不再哭泣?“莫非我这是真的死了?”小华皱了皱眉,在心里不甘着“终究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么?”突然,是什么刺痛了她的眼睛,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眼前越来越清晰。
  “醒啦,醒啦……”七嘴八舌的声音传入小华的耳朵。
  “小,小华你终于醒了。”小魏一边皱着眉把手放在她的手上轻拍着,一边激动地说。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抓住的并不是女儿的胳膊而是小魏的手。那是她们化验室的二班班长。一个黑黑的小胖墩儿说话总是结结巴巴的。
  “姐姐,姐姐,你吓死小梅了。”往日里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笑闹个不停的小梅,此时哭得像个泪人“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呜呜。”
  小华松开抓着小魏的手,想抬起胳膊擦擦小梅脸上的泪水。“我这是?”她动了一下,头有点疼。脸上还有一点火烧的感觉,辣辣的,像谁拿着一排排针同时刺扎。
  “主任让你去库房领硫酸,配测试液,谁知道你抱着硫酸瓶刚放到化验桌上,瓶塞就自动飞了出来,还飞你一脸硫酸,我和魏组长就赶紧把你摁到洗手池上给你冲洗,结果我回头想找蒸馏水给你洗眼睛的时候,你就滑倒了,还晕了过去,吓死小梅了。”小梅说着又哭了起来。
  “哭,哭包,你,你能不能停,停一会儿,先跟我把,把她扶到椅子上坐着?”魏组长一边揽着华的头,一边皱着眉头说。“幸,幸亏在硫酸上头还有,有一层油,要,要不然今天你,你可真毁容了。”
  “哦哦。”
  小华一边在小魏和小梅的搀扶下坐在椅子上,一边看了看自己刚才躺下的水泥地板和眼前石桌上摆放的天平、蒸馏水桶、各种溶液、还有一瓶开口的浓硫酸。她记得自己明明是掉进了揭井里,她拼命地呼救,可是井盖在她掉下去的一瞬又盖得死死的,她好不容易把井盖弄开,可是下了三天还在连绵不绝的雨,让她的呼救声淹没在了匆忙的流水里。直到她筋疲力竭的时候,突然感到头上有一片阴影正一点点笼罩,她努力把手伸出去,好不容易摸到了,是一只停下的脚,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最后呼救,却再一次掉进了井里,就这样擦着死亡的边缘,借着闪电划过那稍纵即逝的光,她看清那一张笑着放大的脸,那是张奎张调度,她永远不会忘记,她那所谓的本家叔公和善的外表下那张坑坑洼洼布满陷阱的脸。她慢慢闭上了充满恨意的眼,她不甘,一点都不甘心,她发誓,如果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绝不会放过那人面兽心的家伙。她用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诅咒着。现在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呐喊么?一切都回到了她刚进厂的样子。
  三年前的六月十三,那一声惊雷,震碎了她所有的美好。窗外的雨像疯了一样宣泄着,小华抱着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女儿来回走着哄着,今夜也不知是怎么了,往常下午六点老公就下班了,现在都十点了。他还是没有回来,桌上的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往日哪怕他加班也总会给家里打个电话的,何况他明知道月嫂今天有事请假了。他早上走的时候还说了今天无论如何不加班,一定早早回来的。可是到现在,人没回来,电话也不接,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爸爸说话不算话,从下午七点哭到现在,整整三个小时了,不睡也不吃。真怕把她的嗓子哭坏了。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突然手机响了,小华赶忙用一只手抱着女儿,用另一只手按下接听键。这是老公的专用铃声,“哼,”她怨气地哼一声,正准备数落几句。
  “是强子媳妇么?”一个男人紧张又焦急地问。小华一听不是老公的声音。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头惊到脚。
  她哆嗦着“你,你是……”此时女儿好像也哭累了,声音小了下去。
  “我是化工厂的调度,张奎,强子他叔,我们马上到你家门口了,你收拾一下跟我们去医院。”
  “去,去,去医院?”不等小华问为什么,电话就挂了。女儿此时却安静了下来,好像睡着了,屋里的灯闪了两下,一点点暗了下去,只是没有熄灭。隐影中她好像看到了丈夫小强紧闭着双眼,难受地呻吟着。她浑身瘫软着,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可是浑身哆嗦着,差一点把怀里的孩子掉地上。
  半个小时后,她用雨衣把女儿包好,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医院太平间里那个泛着一阵阵难闻的气味,虽然经过了处理,但还在呲呲冒着泡的是早上跟女儿说晚上回来给她妈妈做乌鸡汤的那个深爱着她们的强子。
  这一刻,她仿佛忘了哭,看着眼前一群穿白大褂的,还有这一群穿着蓝耐酸服的,她像疯了一样揪住眼前那个上来拍了拍她肩膀,想要安慰她几句的自称是强子他叔的男人“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大半夜让我们娘两个来这里就是为了吓唬我们是不是?你说,你说啊?”
  “强子媳妇,强子媳妇,你听我说。”张奎尽量小声地安抚,以为这样小华就能平静。
  “送我回去,送我回去,”小华甩开张奎放到她肩上的手,“我老公该下班了,对,下班了,我的女儿,我女儿呢?”她四下里找着。
  “在这,在这儿。”张奎拍了拍小华怀里安静的睡着了的小家伙。
  “乖女儿,乖女儿,我们回家找爸爸,不怕啊。”小华摸摸女儿的小脸,又用自己的衣服把女儿往严实地裹了裹,冲进了黑暗里,像失了魂的云在风中跌跌撞撞。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再一次感觉到悲伤的时候是女儿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喊“哇——”像一道惊雷炸响了夜空,打破了这个山沟的宁静,接着东一声西一声,全村的狗都开始狂喊,这样的嘶吼在风雨中穿梭着,是那样的诡异。
  小华看着明明满屋子的人,却空荡荡的。那种绝望的恨让她忍不住想要把眼前的一切摧毁,可是襁褓中的女儿努着小嘴满眼含泪的祈求着。她的心乱了,乱的像那窗外纷扰的雨丝。慢慢地她抬起头,张了张嘴,又咬紧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怕惊了好不容易安静的雷声么?此时的雨默默地啜泣着。
  “强子媳妇,对不起。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吧!我们尽量满足你。”张奎身边一个微胖的女人递上一块儿手绢为小华擦着泪。她知道,那是销售科的科长,张奎的相好。
  强子是在快下班的时候帮着卸硫酸,结果刚登上罐顶,突然脚下一滑摔了下来,硫酸流了一地,送货的司机甚至来不及呼救,傻傻的,直到强子最后的惨叫惊动了整个厂区。110、120在大雨中就像穿梭的闪电,打捞着绝望和黑暗。
  此后的阴雨中,十万,就十万,贱卖了小华和女儿余生的甜蜜。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那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说是血亲的族人像雨砸在地上溅起的水花,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屋子,他们像小丑一样叫嚣着。血染的人民币刺痛了小华的双眼。她再也挺不住了,那些族人像极了六零年投胎的饿鬼,敲打着锅碗瓢盆。他们美其名曰说是照顾她的一日三餐,为她声张正义,为了保护她。她已经无力去想,自己脆弱的就像今夜的最后一朵乌云,一阵风就能吹散,却迟迟等不来一缕微风,就那样凌迟着。
  “十万就十万吧,与任何人没有关系,这只是他的丧葬费。”小华咬着唇在处理协议上签了字。
  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有要停的意思了,黑暗里透着一层灰蒙蒙的光。小华去城里买了最好的西装包裹着那个分不清什么是什么的还有一点点腐败的味道,却不再冒泡的蜷缩的物体下葬了。除了灵车,空荡荡的只有她抱着比任何时候都安静的女儿。
  雨似乎也怕这离别的痛打扰了女儿来不及长大的梦,轻悄悄地滴在她的身上,滑落到女儿脸上,像极了老公把手指放到女儿唇边逗女儿的模样。女儿闭着眼睛用小嫩舌舔着唇边,偶尔“哇”的一声,跟着身体一哆嗦,眨巴眨巴嘴,又睡了过去。心上的疼被连日来的雨水冲刷到四肢百骸,长时间的浸泡,凉了,也麻了。
  尽管孩子还太小,可是为了生活小华不得不把女儿托付给继母,她必须去上班。小华本来就是化工厂的化验员。她和强子就是在化工厂认识的,那时候他们是同一批来的,她被分配在化验室,强子在成品车间。一个父母早亡,一个爸爸常年在外打工,跟着继母生活。她每班都要去成品车间取样,有时候他也会送过来,这样他们慢慢的熟悉,话渐渐的多了起来,他们恋爱了,不顾继母的反对结婚了,他们过的很幸福,尽管强子的条件没有继母托人给她介绍的供销社那个人的条件好。他们从家徒四壁结婚到现在,三年的时间,凭着两人的双手,下班后自己打石头、捡砖头、捡炉渣,盖起了小二楼。村里的人都开始看红了眼,从来不来往,哪怕强子父母去世都没见过的张奎张调度,第一次在下班的时候找到了强子和小华,说他是他们的叔叔,让他们有事找他。说强子爸妈不在了,他会代替爸妈照顾他们……
  时间就是一把磋磨人的钝刀。
  小华再次上班后的第二天,雨彻底停了,阳光凉凉的,她还没有从强子的离去中走出来,她总是忘了孩子放在继母那里。抱着硫酸的一刹那,突然觉得女儿该睡了,摇晃着拍了拍。
  上一世,就是这段时间,张奎看她总是想孩子想的精神恍惚,就建议她把孩子安排在了厂区托儿所,在厂后门不过百米的地方。说这样即使上班,得空她也可以去看看,下班再抱回家。而且从强子不在了,张奎有事没事就在她身边晃悠着,偶尔也往托儿所跑。小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的时候,张奎就忙着给她介绍对象,都是他们家亲戚,有丧偶的、有离异的、也有年龄大的、条件不怎么样的,说是她还年轻,孩子那么小,一个人太辛苦了,不如招一个进门。还有几次甚至跟她说他丈人家那边有个远方的亲戚没孩子,想领养个女儿。小华拒绝了几次以后,他不提了,倒是他那傻儿子(其实也不是实傻,就是脑子不够用的那种)连几天都在下班的路上纠缠她,有一次她不得不报警。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慢慢地,小华终于从强子离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对于别的她从来不用心去想。有一天张奎家那傻儿子又拦住她,她拿出手机就要报警,那傻子却说“别给脸不要脸,等你嫁给了我,再把那小扫帚一送人,你和你那死鬼的卖命钱还有那小二楼就都是我的。”小华气的用石头把他搥走了。那天张傻实实在在的被他开了瓢。
  上一世,也就是那件事之后,张奎的狠厉,让她来不及防范,就和女儿在他们的设计中去找强子团聚了,闭眼的一瞬,她听着张奎说她的女儿是他让托儿所的人在大冷天开了一天窗户大扫除,才使得小月亮高烧不退没救的,厂里的托儿所代管的都是两三岁的孩子,几个月大的也只有她孩。她也是他在那天销售科长,就是之前那个去过她家的胖女人家暖房时在她喝的可乐里加了味精,她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然后他的傻儿子顺利地跟她生米煮成熟饭,气的她爸和继母跟她从此断绝关系,而她不得不为了名声和张傻子结婚。别看那傻子脑子不够用,却仗着他爸是厂里调度,四处霍霍还天天赌博,而且常赌常输,欠了一屁股债。所以她死后,他们卖了她的房子连同那十万块钱全都给张傻还了赌债。
  小华回想着,那天销售科长家暖房,晚上下班后大家都去随礼,席间小华喝了一杯就有点头晕,张奎让胖女人给她摘了个街门口的桃子吃,说是解酒。别说那桃子还真的很甜,只是她还没吃完头就感觉更晕了,她以为是近来又上班又带孩子,没吃好休息好贫血了,后来张奎说送她回家,张奎一向待厂里的人都很和善,大家并不知道他有多坏,何况他逢人就说自己是强子的叔叔,强子不在了,多照顾小华和孩子也是应该的。大家继续吃着喝着,路过小卖部的时候张奎还给她买了一瓶可乐。小华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和那张傻子躺在一起,赤身裸体的,她咬着牙不敢声张,“寡妇门前是非多”。她攥紧了拳,她想杀了他,可是张傻拎着小月亮阴恻恻地笑着。她妥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张奎一家的无耻她翻遍了整个中华大辞典都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形容。张奎找了她的爸妈,她能想象到他都说了什么,才让爸爸连解释都不听就跟她断绝了关系。
  她忍气吞声的嫁给了张傻,可是,他们要的从来都不是她,哪怕她真的是厂里的厂花,他们要的只是财产,强子唯一留给孤儿寡母的那点财产。
  还好天可怜见,她重生了,这一次她决不能让他们得逞。小华眨了眨眼睛,她知道上一世,这件事后虽然没有被毁容,但毕竟是硫酸熏了眼睛,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太好,视力开始下降。可是,这一世,她看得清清楚楚。“谢谢,谢谢你们。”小华由衷的感激着。她知道明天张奎就会建议她把女儿送到厂托儿所,她绝不会再被他的花言巧语蛊惑。
  “不客气,你,你现在醒了,那,那这件事可不可以不,不要上报了?要不,昨,昨天刚开了安全生产会,我这个月……”
  “好,只是,我以后想上半天班啊,一边带孩子一边上班,我真的有点力不从心。”小华不等小魏说完就疲惫的说。
  “我,我知道,你,你很辛苦,我,我这里,没,没问题的。只,只是,这得经,经过主,主任批准才行,或,或者厂长,放话更好,那样,别人都,都不能说什么,毕竟咱这,上的,都是全班。”小魏结巴着说。
  小华整理了一下有点湿的衣衫,站起来缓了缓,朝厂长室走去,今下午正好厂长也在。
  “你怎么湿漉漉的?”厂长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问。
  “哦,刚才在洗手池那摔了一跤。”小华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尴尬的说。
  “有没有伤到哪,要不要去医务室让她们给看看?”厂长是强子同学的爸爸,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对强子很好的,当初她们结婚,还是厂长做的她和强子的媒人。
  “不要紧的,我是,想求您一件事,”小华犹豫着。
  “什么事你说。”
  “我的现状您也知道,孩子还那么小,我一天不在身边实在是不放心,您看,我……能不能,上半天班,工资减半,或者少点都行,成么?”
  “是这个事啊,正好厨房冯姐她家老爷子病了需要长休照顾,我正考虑调谁呢,要不你去厨房帮忙吧,只是这样你得上夜班,不过每餐两个小时,你只要做完饭收拾了就可以回家,不用在这里整天待着,这样你还是全天的工资,还能多个夜班补助,你看怎么样?”
  “这样也行,我回去跟我妈商量商量,晚上就住她那。那,谢谢您。”之后小华每月给继母五百,她和女儿就住到了继母家。这一世张傻子也纠缠她,不过她提前在网上买了各种防狼器材,张傻子也不敢靠她太近。张奎每次的故意接近,也被她巧妙地躲开,她还把那十万块钱存了自己的名字,放到继母那里,其实继母嫁进她家的时候她只有三岁,继母也只生了一个儿子,小她五岁,对她还是不错的。
  这天上班的时候,来了几个派出所的,说是托儿所背后的山顶上那个废弃电工房里的电机丢了一台,上一世是没有这些的,这一世因为她的重生,还从化验室到了后厨房,一切似乎都变了。那几个民警去那里勘察了现场,可是一无所获。开饭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他晚上出去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一个白影一闪而过,有的说去年下雪他还在雪地上看到过类似三寸金莲的小脚印。看电工房的小土说他晚上在那睡觉从来不出来,可是出事的那天早上,他一觉醒来是睡在门外的地上的,而且他晚上撒尿用的那个破壶就拿在手里,壶里空空的,他自己满嘴尿骚味,老辈说那山上曾经住着狐仙,他吓得说什么也不干了,更别说去看那电工房了。后来电工房没人看,不过由于大家都说那上面闹鬼,剩下的两台废电机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丢。
  小华是不信这些的,她说神鬼都是自己作的。上学那会儿,谁若惹她,她还曾恶作剧的编鬼故事吓唬人。后来她听说小土看电工房的时候总喜欢喝点小酒,再在电工房边上那株桃树上摘几个桃子压酒,他个小,每次都连树枝一起拽下来,吃完了说是能安安稳稳的睡着,什么都不怕。
  有一次小华无意在一张报纸上看到,相生相克的食物,说是桃子遇酒精能让人短暂昏迷。
  再有一次,小华做完夜班餐,收拾了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正往电工房方向走去,那企鹅一样,左摇右晃地背影像极了张奎家那烂赌的傻球儿子。于是小华拿了防狼神器,偷偷地跟在后面,那天正下着雨,路过后门那个揭井的时候,她看了看那井盖有一半已经破了,不知道被谁凿了里面的钢筋,另一半也快坚持不住了,她抱了一块儿石头放上去一压,那井盖就晃悠着仿佛下一刻就彻底歇菜。小华绕过托儿所,从侧面抢到了那个黑影前面,用手捂住手电,让光从指缝间漏出,然后正对着脸,直直的眼睛,学着聊斋里的声音“呜呜呜——”
  “妈呀——”那黑影撒腿就往回跑,跌跌撞撞地,小华继续着,一声高过一声。
  “啊!”等她走到揭井那儿的时候黑影彻底看不到了,连同小华抱上去的那块儿石头,那半边井盖不再晃悠,从中间塌了下去。
  几天后雨停了,揭井下嗡嗡的苍蝇不断飞出,后来那个揭井被厂里彻底填了,那本来就是个没用的废井。人们说张傻子不知道怎么想不开,大概是欠的赌债多了,吓得跳井了,捞上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人样。
  发丧的那天下着雷雨。小华抱着女儿远远地看着。一阵风吹过,天边的灰暗带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腐烂的臭味慢慢地褪去,雨丝在风中感慨着,摇摇头,随彩虹的出现,一点点走远……
  是炊烟牵动了云的思绪么?那突然暗下来的天际,用一种绝望的灰黑捂紧了嘴。胸口的压抑,一阵接一阵地袭来。豆大的汗水砸在地上,让大地都疼得皱眉。雷鸣挑衅着,一句高过一句。那隔着窗帘划过的带着嘲讽的狠厉,一点一点摧毁着她的毅力。就快要忍不住了么?风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雨终于渐渐地小了,仿佛谁隐忍地抽泣。
  小华在一片漆黑里摸索着,摸索着,“妈妈!妈妈!”她好像听到了小月亮的呼唤,那是她可爱的女儿,还不满周岁的哭泣。她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想为女儿擦一擦泪,可是突然就没了生息,她一阵慌乱。
  “不——”她终于抓住了女儿的手臂,可是为什么女儿没有笑,也不再哭泣?“莫非我这是真的死了?”小华皱了皱眉,在心里不甘着“终究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么?”突然,是什么刺痛了她的眼睛,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眼前越来越清晰。
  “醒啦,醒啦……”七嘴八舌的声音传入小华的耳朵。
  “小,小华你终于醒了。”小魏一边皱着眉把手放在她的手上轻拍着,一边激动地说。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抓住的并不是女儿的胳膊而是小魏的手。那是她们化验室的二班班长。一个黑黑的小胖墩儿说话总是结结巴巴的。
  “姐姐,姐姐,你吓死小梅了。”往日里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笑闹个不停的小梅,此时哭得像个泪人“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呜呜。”
  小华松开抓着小魏的手,想抬起胳膊擦擦小梅脸上的泪水。“我这是?”她动了一下,头有点疼。脸上还有一点火烧的感觉,辣辣的,像谁拿着一排排针同时刺扎。
  “主任让你去库房领硫酸,配测试液,谁知道你抱着硫酸瓶刚放到化验桌上,瓶塞就自动飞了出来,还飞你一脸硫酸,我和魏组长就赶紧把你摁到洗手池上给你冲洗,结果我回头想找蒸馏水给你洗眼睛的时候,你就滑倒了,还晕了过去,吓死小梅了。”小梅说着又哭了起来。
  “哭,哭包,你,你能不能停,停一会儿,先跟我把,把她扶到椅子上坐着?”魏组长一边揽着华的头,一边皱着眉头说。“幸,幸亏在硫酸上头还有,有一层油,要,要不然今天你,你可真毁容了。”
  “哦哦。”
  小华一边在小魏和小梅的搀扶下坐在椅子上,一边看了看自己刚才躺下的水泥地板和眼前石桌上摆放的天平、蒸馏水桶、各种溶液、还有一瓶开口的浓硫酸。她记得自己明明是掉进了揭井里,她拼命地呼救,可是井盖在她掉下去的一瞬又盖得死死的,她好不容易把井盖弄开,可是下了三天还在连绵不绝的雨,让她的呼救声淹没在了匆忙的流水里。直到她筋疲力竭的时候,突然感到头上有一片阴影正一点点笼罩,她努力把手伸出去,好不容易摸到了,是一只停下的脚,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最后呼救,却再一次掉进了井里,就这样擦着死亡的边缘,借着闪电划过那稍纵即逝的光,她看清那一张笑着放大的脸,那是张奎张调度,她永远不会忘记,她那所谓的本家叔公和善的外表下那张坑坑洼洼布满陷阱的脸。她慢慢闭上了充满恨意的眼,她不甘,一点都不甘心,她发誓,如果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绝不会放过那人面兽心的家伙。她用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诅咒着。现在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呐喊么?一切都回到了她刚进厂的样子。
  三年前的六月十三,那一声惊雷,震碎了她所有的美好。窗外的雨像疯了一样宣泄着,小华抱着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女儿来回走着哄着,今夜也不知是怎么了,往常下午六点老公就下班了,现在都十点了。他还是没有回来,桌上的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往日哪怕他加班也总会给家里打个电话的,何况他明知道月嫂今天有事请假了。他早上走的时候还说了今天无论如何不加班,一定早早回来的。可是到现在,人没回来,电话也不接,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爸爸说话不算话,从下午七点哭到现在,整整三个小时了,不睡也不吃。真怕把她的嗓子哭坏了。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突然手机响了,小华赶忙用一只手抱着女儿,用另一只手按下接听键。这是老公的专用铃声,“哼,”她怨气地哼一声,正准备数落几句。
  “是强子媳妇么?”一个男人紧张又焦急地问。小华一听不是老公的声音。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头惊到脚。
  她哆嗦着“你,你是……”此时女儿好像也哭累了,声音小了下去。
  “我是化工厂的调度,张奎,强子他叔,我们马上到你家门口了,你收拾一下跟我们去医院。”
  “去,去,去医院?”不等小华问为什么,电话就挂了。女儿此时却安静了下来,好像睡着了,屋里的灯闪了两下,一点点暗了下去,只是没有熄灭。隐影中她好像看到了丈夫小强紧闭着双眼,难受地呻吟着。她浑身瘫软着,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可是浑身哆嗦着,差一点把怀里的孩子掉地上。
  半个小时后,她用雨衣把女儿包好,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医院太平间里那个泛着一阵阵难闻的气味,虽然经过了处理,但还在呲呲冒着泡的是早上跟女儿说晚上回来给她妈妈做乌鸡汤的那个深爱着她们的强子。
  这一刻,她仿佛忘了哭,看着眼前一群穿白大褂的,还有这一群穿着蓝耐酸服的,她像疯了一样揪住眼前那个上来拍了拍她肩膀,想要安慰她几句的自称是强子他叔的男人“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大半夜让我们娘两个来这里就是为了吓唬我们是不是?你说,你说啊?”
  “强子媳妇,强子媳妇,你听我说。”张奎尽量小声地安抚,以为这样小华就能平静。
  “送我回去,送我回去,”小华甩开张奎放到她肩上的手,“我老公该下班了,对,下班了,我的女儿,我女儿呢?”她四下里找着。
  “在这,在这儿。”张奎拍了拍小华怀里安静的睡着了的小家伙。
  “乖女儿,乖女儿,我们回家找爸爸,不怕啊。”小华摸摸女儿的小脸,又用自己的衣服把女儿往严实地裹了裹,冲进了黑暗里,像失了魂的云在风中跌跌撞撞。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再一次感觉到悲伤的时候是女儿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喊“哇——”像一道惊雷炸响了夜空,打破了这个山沟的宁静,接着东一声西一声,全村的狗都开始狂喊,这样的嘶吼在风雨中穿梭着,是那样的诡异。
  小华看着明明满屋子的人,却空荡荡的。那种绝望的恨让她忍不住想要把眼前的一切摧毁,可是襁褓中的女儿努着小嘴满眼含泪的祈求着。她的心乱了,乱的像那窗外纷扰的雨丝。慢慢地她抬起头,张了张嘴,又咬紧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怕惊了好不容易安静的雷声么?此时的雨默默地啜泣着。
  “强子媳妇,对不起。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吧!我们尽量满足你。”张奎身边一个微胖的女人递上一块儿手绢为小华擦着泪。她知道,那是销售科的科长,张奎的相好。
  强子是在快下班的时候帮着卸硫酸,结果刚登上罐顶,突然脚下一滑摔了下来,硫酸流了一地,送货的司机甚至来不及呼救,傻傻的,直到强子最后的惨叫惊动了整个厂区。110、120在大雨中就像穿梭的闪电,打捞着绝望和黑暗。
  此后的阴雨中,十万,就十万,贱卖了小华和女儿余生的甜蜜。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那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说是血亲的族人像雨砸在地上溅起的水花,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屋子,他们像小丑一样叫嚣着。血染的人民币刺痛了小华的双眼。她再也挺不住了,那些族人像极了六零年投胎的饿鬼,敲打着锅碗瓢盆。他们美其名曰说是照顾她的一日三餐,为她声张正义,为了保护她。她已经无力去想,自己脆弱的就像今夜的最后一朵乌云,一阵风就能吹散,却迟迟等不来一缕微风,就那样凌迟着。
  “十万就十万吧,与任何人没有关系,这只是他的丧葬费。”小华咬着唇在处理协议上签了字。
  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有要停的意思了,黑暗里透着一层灰蒙蒙的光。小华去城里买了最好的西装包裹着那个分不清什么是什么的还有一点点腐败的味道,却不再冒泡的蜷缩的物体下葬了。除了灵车,空荡荡的只有她抱着比任何时候都安静的女儿。
  雨似乎也怕这离别的痛打扰了女儿来不及长大的梦,轻悄悄地滴在她的身上,滑落到女儿脸上,像极了老公把手指放到女儿唇边逗女儿的模样。女儿闭着眼睛用小嫩舌舔着唇边,偶尔“哇”的一声,跟着身体一哆嗦,眨巴眨巴嘴,又睡了过去。心上的疼被连日来的雨水冲刷到四肢百骸,长时间的浸泡,凉了,也麻了。
  尽管孩子还太小,可是为了生活小华不得不把女儿托付给继母,她必须去上班。小华本来就是化工厂的化验员。她和强子就是在化工厂认识的,那时候他们是同一批来的,她被分配在化验室,强子在成品车间。一个父母早亡,一个爸爸常年在外打工,跟着继母生活。她每班都要去成品车间取样,有时候他也会送过来,这样他们慢慢的熟悉,话渐渐的多了起来,他们恋爱了,不顾继母的反对结婚了,他们过的很幸福,尽管强子的条件没有继母托人给她介绍的供销社那个人的条件好。他们从家徒四壁结婚到现在,三年的时间,凭着两人的双手,下班后自己打石头、捡砖头、捡炉渣,盖起了小二楼。村里的人都开始看红了眼,从来不来往,哪怕强子父母去世都没见过的张奎张调度,第一次在下班的时候找到了强子和小华,说他是他们的叔叔,让他们有事找他。说强子爸妈不在了,他会代替爸妈照顾他们……
  时间就是一把磋磨人的钝刀。
  小华再次上班后的第二天,雨彻底停了,阳光凉凉的,她还没有从强子的离去中走出来,她总是忘了孩子放在继母那里。抱着硫酸的一刹那,突然觉得女儿该睡了,摇晃着拍了拍。
  上一世,就是这段时间,张奎看她总是想孩子想的精神恍惚,就建议她把孩子安排在了厂区托儿所,在厂后门不过百米的地方。说这样即使上班,得空她也可以去看看,下班再抱回家。而且从强子不在了,张奎有事没事就在她身边晃悠着,偶尔也往托儿所跑。小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的时候,张奎就忙着给她介绍对象,都是他们家亲戚,有丧偶的、有离异的、也有年龄大的、条件不怎么样的,说是她还年轻,孩子那么小,一个人太辛苦了,不如招一个进门。还有几次甚至跟她说他丈人家那边有个远方的亲戚没孩子,想领养个女儿。小华拒绝了几次以后,他不提了,倒是他那傻儿子(其实也不是实傻,就是脑子不够用的那种)连几天都在下班的路上纠缠她,有一次她不得不报警。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慢慢地,小华终于从强子离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对于别的她从来不用心去想。有一天张奎家那傻儿子又拦住她,她拿出手机就要报警,那傻子却说“别给脸不要脸,等你嫁给了我,再把那小扫帚一送人,你和你那死鬼的卖命钱还有那小二楼就都是我的。”小华气的用石头把他搥走了。那天张傻实实在在的被他开了瓢。
  上一世,也就是那件事之后,张奎的狠厉,让她来不及防范,就和女儿在他们的设计中去找强子团聚了,闭眼的一瞬,她听着张奎说她的女儿是他让托儿所的人在大冷天开了一天窗户大扫除,才使得小月亮高烧不退没救的,厂里的托儿所代管的都是两三岁的孩子,几个月大的也只有她孩。她也是他在那天销售科长,就是之前那个去过她家的胖女人家暖房时在她喝的可乐里加了味精,她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然后他的傻儿子顺利地跟她生米煮成熟饭,气的她爸和继母跟她从此断绝关系,而她不得不为了名声和张傻子结婚。别看那傻子脑子不够用,却仗着他爸是厂里调度,四处霍霍还天天赌博,而且常赌常输,欠了一屁股债。所以她死后,他们卖了她的房子连同那十万块钱全都给张傻还了赌债。
  小华回想着,那天销售科长家暖房,晚上下班后大家都去随礼,席间小华喝了一杯就有点头晕,张奎让胖女人给她摘了个街门口的桃子吃,说是解酒。别说那桃子还真的很甜,只是她还没吃完头就感觉更晕了,她以为是近来又上班又带孩子,没吃好休息好贫血了,后来张奎说送她回家,张奎一向待厂里的人都很和善,大家并不知道他有多坏,何况他逢人就说自己是强子的叔叔,强子不在了,多照顾小华和孩子也是应该的。大家继续吃着喝着,路过小卖部的时候张奎还给她买了一瓶可乐。小华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和那张傻子躺在一起,赤身裸体的,她咬着牙不敢声张,“寡妇门前是非多”。她攥紧了拳,她想杀了他,可是张傻拎着小月亮阴恻恻地笑着。她妥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张奎一家的无耻她翻遍了整个中华大辞典都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形容。张奎找了她的爸妈,她能想象到他都说了什么,才让爸爸连解释都不听就跟她断绝了关系。
  她忍气吞声的嫁给了张傻,可是,他们要的从来都不是她,哪怕她真的是厂里的厂花,他们要的只是财产,强子唯一留给孤儿寡母的那点财产。
  还好天可怜见,她重生了,这一次她决不能让他们得逞。小华眨了眨眼睛,她知道上一世,这件事后虽然没有被毁容,但毕竟是硫酸熏了眼睛,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太好,视力开始下降。可是,这一世,她看得清清楚楚。“谢谢,谢谢你们。”小华由衷的感激着。她知道明天张奎就会建议她把女儿送到厂托儿所,她绝不会再被他的花言巧语蛊惑。
  “不客气,你,你现在醒了,那,那这件事可不可以不,不要上报了?要不,昨,昨天刚开了安全生产会,我这个月……”
  “好,只是,我以后想上半天班啊,一边带孩子一边上班,我真的有点力不从心。”小华不等小魏说完就疲惫的说。
  “我,我知道,你,你很辛苦,我,我这里,没,没问题的。只,只是,这得经,经过主,主任批准才行,或,或者厂长,放话更好,那样,别人都,都不能说什么,毕竟咱这,上的,都是全班。”小魏结巴着说。
  小华整理了一下有点湿的衣衫,站起来缓了缓,朝厂长室走去,今下午正好厂长也在。
  “你怎么湿漉漉的?”厂长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问。
  “哦,刚才在洗手池那摔了一跤。”小华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尴尬的说。
  “有没有伤到哪,要不要去医务室让她们给看看?”厂长是强子同学的爸爸,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对强子很好的,当初她们结婚,还是厂长做的她和强子的媒人。
  “不要紧的,我是,想求您一件事,”小华犹豫着。
  “什么事你说。”
  “我的现状您也知道,孩子还那么小,我一天不在身边实在是不放心,您看,我……能不能,上半天班,工资减半,或者少点都行,成么?”
  “是这个事啊,正好厨房冯姐她家老爷子病了需要长休照顾,我正考虑调谁呢,要不你去厨房帮忙吧,只是这样你得上夜班,不过每餐两个小时,你只要做完饭收拾了就可以回家,不用在这里整天待着,这样你还是全天的工资,还能多个夜班补助,你看怎么样?”
  “这样也行,我回去跟我妈商量商量,晚上就住她那。那,谢谢您。”之后小华每月给继母五百,她和女儿就住到了继母家。这一世张傻子也纠缠她,不过她提前在网上买了各种防狼器材,张傻子也不敢靠她太近。张奎每次的故意接近,也被她巧妙地躲开,她还把那十万块钱存了自己的名字,放到继母那里,其实继母嫁进她家的时候她只有三岁,继母也只生了一个儿子,小她五岁,对她还是不错的。
  这天上班的时候,来了几个派出所的,说是托儿所背后的山顶上那个废弃电工房里的电机丢了一台,上一世是没有这些的,这一世因为她的重生,还从化验室到了后厨房,一切似乎都变了。那几个民警去那里勘察了现场,可是一无所获。开饭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他晚上出去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一个白影一闪而过,有的说去年下雪他还在雪地上看到过类似三寸金莲的小脚印。看电工房的小土说他晚上在那睡觉从来不出来,可是出事的那天早上,他一觉醒来是睡在门外的地上的,而且他晚上撒尿用的那个破壶就拿在手里,壶里空空的,他自己满嘴尿骚味,老辈说那山上曾经住着狐仙,他吓得说什么也不干了,更别说去看那电工房了。后来电工房没人看,不过由于大家都说那上面闹鬼,剩下的两台废电机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丢。
  小华是不信这些的,她说神鬼都是自己作的。上学那会儿,谁若惹她,她还曾恶作剧的编鬼故事吓唬人。后来她听说小土看电工房的时候总喜欢喝点小酒,再在电工房边上那株桃树上摘几个桃子压酒,他个小,每次都连树枝一起拽下来,吃完了说是能安安稳稳的睡着,什么都不怕。
  有一次小华无意在一张报纸上看到,相生相克的食物,说是桃子遇酒精能让人短暂昏迷。
  再有一次,小华做完夜班餐,收拾了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正往电工房方向走去,那企鹅一样,左摇右晃地背影像极了张奎家那烂赌的傻球儿子。于是小华拿了防狼神器,偷偷地跟在后面,那天正下着雨,路过后门那个揭井的时候,她看了看那井盖有一半已经破了,不知道被谁凿了里面的钢筋,另一半也快坚持不住了,她抱了一块儿石头放上去一压,那井盖就晃悠着仿佛下一刻就彻底歇菜。小华绕过托儿所,从侧面抢到了那个黑影前面,用手捂住手电,让光从指缝间漏出,然后正对着脸,直直的眼睛,学着聊斋里的声音“呜呜呜——”
  “妈呀——”那黑影撒腿就往回跑,跌跌撞撞地,小华继续着,一声高过一声。
  “啊!”等她走到揭井那儿的时候黑影彻底看不到了,连同小华抱上去的那块儿石头,那半边井盖不再晃悠,从中间塌了下去。
  几天后雨停了,揭井下嗡嗡的苍蝇不断飞出,后来那个揭井被厂里彻底填了,那本来就是个没用的废井。人们说张傻子不知道怎么想不开,大概是欠的赌债多了,吓得跳井了,捞上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人样。
  发丧的那天下着雷雨。小华抱着女儿远远地看着。一阵风吹过,天边的灰暗带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腐烂的臭味慢慢地褪去,雨丝在风中感慨着,摇摇头,随彩虹的出现,一点点走远……
  是炊烟牵动了云的思绪么?那突然暗下来的天际,用一种绝望的灰黑捂紧了嘴。胸口的压抑,一阵接一阵地袭来。豆大的汗水砸在地上,让大地都疼得皱眉。雷鸣挑衅着,一句高过一句。那隔着窗帘划过的带着嘲讽的狠厉,一点一点摧毁着她的毅力。就快要忍不住了么?风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雨终于渐渐地小了,仿佛谁隐忍地抽泣。
  小华在一片漆黑里摸索着,摸索着,“妈妈!妈妈!”她好像听到了小月亮的呼唤,那是她可爱的女儿,还不满周岁的哭泣。她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想为女儿擦一擦泪,可是突然就没了生息,她一阵慌乱。
  “不——”她终于抓住了女儿的手臂,可是为什么女儿没有笑,也不再哭泣?“莫非我这是真的死了?”小华皱了皱眉,在心里不甘着“终究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么?”突然,是什么刺痛了她的眼睛,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眼前越来越清晰。
  “醒啦,醒啦……”七嘴八舌的声音传入小华的耳朵。
  “小,小华你终于醒了。”小魏一边皱着眉把手放在她的手上轻拍着,一边激动地说。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抓住的并不是女儿的胳膊而是小魏的手。那是她们化验室的二班班长。一个黑黑的小胖墩儿说话总是结结巴巴的。
  “姐姐,姐姐,你吓死小梅了。”往日里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笑闹个不停的小梅,此时哭得像个泪人“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呜呜。”
  小华松开抓着小魏的手,想抬起胳膊擦擦小梅脸上的泪水。“我这是?”她动了一下,头有点疼。脸上还有一点火烧的感觉,辣辣的,像谁拿着一排排针同时刺扎。
  “主任让你去库房领硫酸,配测试液,谁知道你抱着硫酸瓶刚放到化验桌上,瓶塞就自动飞了出来,还飞你一脸硫酸,我和魏组长就赶紧把你摁到洗手池上给你冲洗,结果我回头想找蒸馏水给你洗眼睛的时候,你就滑倒了,还晕了过去,吓死小梅了。”小梅说着又哭了起来。
  “哭,哭包,你,你能不能停,停一会儿,先跟我把,把她扶到椅子上坐着?”魏组长一边揽着华的头,一边皱着眉头说。“幸,幸亏在硫酸上头还有,有一层油,要,要不然今天你,你可真毁容了。”
  “哦哦。”
  小华一边在小魏和小梅的搀扶下坐在椅子上,一边看了看自己刚才躺下的水泥地板和眼前石桌上摆放的天平、蒸馏水桶、各种溶液、还有一瓶开口的浓硫酸。她记得自己明明是掉进了揭井里,她拼命地呼救,可是井盖在她掉下去的一瞬又盖得死死的,她好不容易把井盖弄开,可是下了三天还在连绵不绝的雨,让她的呼救声淹没在了匆忙的流水里。直到她筋疲力竭的时候,突然感到头上有一片阴影正一点点笼罩,她努力把手伸出去,好不容易摸到了,是一只停下的脚,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最后呼救,却再一次掉进了井里,就这样擦着死亡的边缘,借着闪电划过那稍纵即逝的光,她看清那一张笑着放大的脸,那是张奎张调度,她永远不会忘记,她那所谓的本家叔公和善的外表下那张坑坑洼洼布满陷阱的脸。她慢慢闭上了充满恨意的眼,她不甘,一点都不甘心,她发誓,如果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绝不会放过那人面兽心的家伙。她用最后残留的一点意识诅咒着。现在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呐喊么?一切都回到了她刚进厂的样子。
  三年前的六月十三,那一声惊雷,震碎了她所有的美好。窗外的雨像疯了一样宣泄着,小华抱着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女儿来回走着哄着,今夜也不知是怎么了,往常下午六点老公就下班了,现在都十点了。他还是没有回来,桌上的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往日哪怕他加班也总会给家里打个电话的,何况他明知道月嫂今天有事请假了。他早上走的时候还说了今天无论如何不加班,一定早早回来的。可是到现在,人没回来,电话也不接,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爸爸说话不算话,从下午七点哭到现在,整整三个小时了,不睡也不吃。真怕把她的嗓子哭坏了。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突然手机响了,小华赶忙用一只手抱着女儿,用另一只手按下接听键。这是老公的专用铃声,“哼,”她怨气地哼一声,正准备数落几句。
  “是强子媳妇么?”一个男人紧张又焦急地问。小华一听不是老公的声音。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头惊到脚。
  她哆嗦着“你,你是……”此时女儿好像也哭累了,声音小了下去。
  “我是化工厂的调度,张奎,强子他叔,我们马上到你家门口了,你收拾一下跟我们去医院。”
  “去,去,去医院?”不等小华问为什么,电话就挂了。女儿此时却安静了下来,好像睡着了,屋里的灯闪了两下,一点点暗了下去,只是没有熄灭。隐影中她好像看到了丈夫小强紧闭着双眼,难受地呻吟着。她浑身瘫软着,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可是浑身哆嗦着,差一点把怀里的孩子掉地上。
  半个小时后,她用雨衣把女儿包好,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医院太平间里那个泛着一阵阵难闻的气味,虽然经过了处理,但还在呲呲冒着泡的是早上跟女儿说晚上回来给她妈妈做乌鸡汤的那个深爱着她们的强子。
  这一刻,她仿佛忘了哭,看着眼前一群穿白大褂的,还有这一群穿着蓝耐酸服的,她像疯了一样揪住眼前那个上来拍了拍她肩膀,想要安慰她几句的自称是强子他叔的男人“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大半夜让我们娘两个来这里就是为了吓唬我们是不是?你说,你说啊?”
  “强子媳妇,强子媳妇,你听我说。”张奎尽量小声地安抚,以为这样小华就能平静。
  “送我回去,送我回去,”小华甩开张奎放到她肩上的手,“我老公该下班了,对,下班了,我的女儿,我女儿呢?”她四下里找着。
  “在这,在这儿。”张奎拍了拍小华怀里安静的睡着了的小家伙。
  “乖女儿,乖女儿,我们回家找爸爸,不怕啊。”小华摸摸女儿的小脸,又用自己的衣服把女儿往严实地裹了裹,冲进了黑暗里,像失了魂的云在风中跌跌撞撞。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再一次感觉到悲伤的时候是女儿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喊“哇——”像一道惊雷炸响了夜空,打破了这个山沟的宁静,接着东一声西一声,全村的狗都开始狂喊,这样的嘶吼在风雨中穿梭着,是那样的诡异。
  小华看着明明满屋子的人,却空荡荡的。那种绝望的恨让她忍不住想要把眼前的一切摧毁,可是襁褓中的女儿努着小嘴满眼含泪的祈求着。她的心乱了,乱的像那窗外纷扰的雨丝。慢慢地她抬起头,张了张嘴,又咬紧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怕惊了好不容易安静的雷声么?此时的雨默默地啜泣着。
  “强子媳妇,对不起。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吧!我们尽量满足你。”张奎身边一个微胖的女人递上一块儿手绢为小华擦着泪。她知道,那是销售科的科长,张奎的相好。
  强子是在快下班的时候帮着卸硫酸,结果刚登上罐顶,突然脚下一滑摔了下来,硫酸流了一地,送货的司机甚至来不及呼救,傻傻的,直到强子最后的惨叫惊动了整个厂区。110、120在大雨中就像穿梭的闪电,打捞着绝望和黑暗。
  此后的阴雨中,十万,就十万,贱卖了小华和女儿余生的甜蜜。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那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说是血亲的族人像雨砸在地上溅起的水花,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屋子,他们像小丑一样叫嚣着。血染的人民币刺痛了小华的双眼。她再也挺不住了,那些族人像极了六零年投胎的饿鬼,敲打着锅碗瓢盆。他们美其名曰说是照顾她的一日三餐,为她声张正义,为了保护她。她已经无力去想,自己脆弱的就像今夜的最后一朵乌云,一阵风就能吹散,却迟迟等不来一缕微风,就那样凌迟着。
  “十万就十万吧,与任何人没有关系,这只是他的丧葬费。”小华咬着唇在处理协议上签了字。
  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有要停的意思了,黑暗里透着一层灰蒙蒙的光。小华去城里买了最好的西装包裹着那个分不清什么是什么的还有一点点腐败的味道,却不再冒泡的蜷缩的物体下葬了。除了灵车,空荡荡的只有她抱着比任何时候都安静的女儿。
  雨似乎也怕这离别的痛打扰了女儿来不及长大的梦,轻悄悄地滴在她的身上,滑落到女儿脸上,像极了老公把手指放到女儿唇边逗女儿的模样。女儿闭着眼睛用小嫩舌舔着唇边,偶尔“哇”的一声,跟着身体一哆嗦,眨巴眨巴嘴,又睡了过去。心上的疼被连日来的雨水冲刷到四肢百骸,长时间的浸泡,凉了,也麻了。
  尽管孩子还太小,可是为了生活小华不得不把女儿托付给继母,她必须去上班。小华本来就是化工厂的化验员。她和强子就是在化工厂认识的,那时候他们是同一批来的,她被分配在化验室,强子在成品车间。一个父母早亡,一个爸爸常年在外打工,跟着继母生活。她每班都要去成品车间取样,有时候他也会送过来,这样他们慢慢的熟悉,话渐渐的多了起来,他们恋爱了,不顾继母的反对结婚了,他们过的很幸福,尽管强子的条件没有继母托人给她介绍的供销社那个人的条件好。他们从家徒四壁结婚到现在,三年的时间,凭着两人的双手,下班后自己打石头、捡砖头、捡炉渣,盖起了小二楼。村里的人都开始看红了眼,从来不来往,哪怕强子父母去世都没见过的张奎张调度,第一次在下班的时候找到了强子和小华,说他是他们的叔叔,让他们有事找他。说强子爸妈不在了,他会代替爸妈照顾他们……
  时间就是一把磋磨人的钝刀。
  小华再次上班后的第二天,雨彻底停了,阳光凉凉的,她还没有从强子的离去中走出来,她总是忘了孩子放在继母那里。抱着硫酸的一刹那,突然觉得女儿该睡了,摇晃着拍了拍。
  上一世,就是这段时间,张奎看她总是想孩子想的精神恍惚,就建议她把孩子安排在了厂区托儿所,在厂后门不过百米的地方。说这样即使上班,得空她也可以去看看,下班再抱回家。而且从强子不在了,张奎有事没事就在她身边晃悠着,偶尔也往托儿所跑。小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的时候,张奎就忙着给她介绍对象,都是他们家亲戚,有丧偶的、有离异的、也有年龄大的、条件不怎么样的,说是她还年轻,孩子那么小,一个人太辛苦了,不如招一个进门。还有几次甚至跟她说他丈人家那边有个远方的亲戚没孩子,想领养个女儿。小华拒绝了几次以后,他不提了,倒是他那傻儿子(其实也不是实傻,就是脑子不够用的那种)连几天都在下班的路上纠缠她,有一次她不得不报警。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慢慢地,小华终于从强子离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对于别的她从来不用心去想。有一天张奎家那傻儿子又拦住她,她拿出手机就要报警,那傻子却说“别给脸不要脸,等你嫁给了我,再把那小扫帚一送人,你和你那死鬼的卖命钱还有那小二楼就都是我的。”小华气的用石头把他搥走了。那天张傻实实在在的被他开了瓢。
  上一世,也就是那件事之后,张奎的狠厉,让她来不及防范,就和女儿在他们的设计中去找强子团聚了,闭眼的一瞬,她听着张奎说她的女儿是他让托儿所的人在大冷天开了一天窗户大扫除,才使得小月亮高烧不退没救的,厂里的托儿所代管的都是两三岁的孩子,几个月大的也只有她孩。她也是他在那天销售科长,就是之前那个去过她家的胖女人家暖房时在她喝的可乐里加了味精,她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然后他的傻儿子顺利地跟她生米煮成熟饭,气的她爸和继母跟她从此断绝关系,而她不得不为了名声和张傻子结婚。别看那傻子脑子不够用,却仗着他爸是厂里调度,四处霍霍还天天赌博,而且常赌常输,欠了一屁股债。所以她死后,他们卖了她的房子连同那十万块钱全都给张傻还了赌债。
  小华回想着,那天销售科长家暖房,晚上下班后大家都去随礼,席间小华喝了一杯就有点头晕,张奎让胖女人给她摘了个街门口的桃子吃,说是解酒。别说那桃子还真的很甜,只是她还没吃完头就感觉更晕了,她以为是近来又上班又带孩子,没吃好休息好贫血了,后来张奎说送她回家,张奎一向待厂里的人都很和善,大家并不知道他有多坏,何况他逢人就说自己是强子的叔叔,强子不在了,多照顾小华和孩子也是应该的。大家继续吃着喝着,路过小卖部的时候张奎还给她买了一瓶可乐。小华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和那张傻子躺在一起,赤身裸体的,她咬着牙不敢声张,“寡妇门前是非多”。她攥紧了拳,她想杀了他,可是张傻拎着小月亮阴恻恻地笑着。她妥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张奎一家的无耻她翻遍了整个中华大辞典都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形容。张奎找了她的爸妈,她能想象到他都说了什么,才让爸爸连解释都不听就跟她断绝了关系。
  她忍气吞声的嫁给了张傻,可是,他们要的从来都不是她,哪怕她真的是厂里的厂花,他们要的只是财产,强子唯一留给孤儿寡母的那点财产。
  还好天可怜见,她重生了,这一次她决不能让他们得逞。小华眨了眨眼睛,她知道上一世,这件事后虽然没有被毁容,但毕竟是硫酸熏了眼睛,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太好,视力开始下降。可是,这一世,她看得清清楚楚。“谢谢,谢谢你们。”小华由衷的感激着。她知道明天张奎就会建议她把女儿送到厂托儿所,她绝不会再被他的花言巧语蛊惑。
  “不客气,你,你现在醒了,那,那这件事可不可以不,不要上报了?要不,昨,昨天刚开了安全生产会,我这个月……”
  “好,只是,我以后想上半天班啊,一边带孩子一边上班,我真的有点力不从心。”小华不等小魏说完就疲惫的说。
  “我,我知道,你,你很辛苦,我,我这里,没,没问题的。只,只是,这得经,经过主,主任批准才行,或,或者厂长,放话更好,那样,别人都,都不能说什么,毕竟咱这,上的,都是全班。”小魏结巴着说。
  小华整理了一下有点湿的衣衫,站起来缓了缓,朝厂长室走去,今下午正好厂长也在。
  “你怎么湿漉漉的?”厂长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问。
  “哦,刚才在洗手池那摔了一跤。”小华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尴尬的说。
  “有没有伤到哪,要不要去医务室让她们给看看?”厂长是强子同学的爸爸,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对强子很好的,当初她们结婚,还是厂长做的她和强子的媒人。
  “不要紧的,我是,想求您一件事,”小华犹豫着。
  “什么事你说。”
  “我的现状您也知道,孩子还那么小,我一天不在身边实在是不放心,您看,我……能不能,上半天班,工资减半,或者少点都行,成么?”
  “是这个事啊,正好厨房冯姐她家老爷子病了需要长休照顾,我正考虑调谁呢,要不你去厨房帮忙吧,只是这样你得上夜班,不过每餐两个小时,你只要做完饭收拾了就可以回家,不用在这里整天待着,这样你还是全天的工资,还能多个夜班补助,你看怎么样?”
  “这样也行,我回去跟我妈商量商量,晚上就住她那。那,谢谢您。”之后小华每月给继母五百,她和女儿就住到了继母家。这一世张傻子也纠缠她,不过她提前在网上买了各种防狼器材,张傻子也不敢靠她太近。张奎每次的故意接近,也被她巧妙地躲开,她还把那十万块钱存了自己的名字,放到继母那里,其实继母嫁进她家的时候她只有三岁,继母也只生了一个儿子,小她五岁,对她还是不错的。
  这天上班的时候,来了几个派出所的,说是托儿所背后的山顶上那个废弃电工房里的电机丢了一台,上一世是没有这些的,这一世因为她的重生,还从化验室到了后厨房,一切似乎都变了。那几个民警去那里勘察了现场,可是一无所获。开饭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他晚上出去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一个白影一闪而过,有的说去年下雪他还在雪地上看到过类似三寸金莲的小脚印。看电工房的小土说他晚上在那睡觉从来不出来,可是出事的那天早上,他一觉醒来是睡在门外的地上的,而且他晚上撒尿用的那个破壶就拿在手里,壶里空空的,他自己满嘴尿骚味,老辈说那山上曾经住着狐仙,他吓得说什么也不干了,更别说去看那电工房了。后来电工房没人看,不过由于大家都说那上面闹鬼,剩下的两台废电机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丢。
  小华是不信这些的,她说神鬼都是自己作的。上学那会儿,谁若惹她,她还曾恶作剧的编鬼故事吓唬人。后来她听说小土看电工房的时候总喜欢喝点小酒,再在电工房边上那株桃树上摘几个桃子压酒,他个小,每次都连树枝一起拽下来,吃完了说是能安安稳稳的睡着,什么都不怕。
  有一次小华无意在一张报纸上看到,相生相克的食物,说是桃子遇酒精能让人短暂昏迷。
  再有一次,小华做完夜班餐,收拾了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正往电工房方向走去,那企鹅一样,左摇右晃地背影像极了张奎家那烂赌的傻球儿子。于是小华拿了防狼神器,偷偷地跟在后面,那天正下着雨,路过后门那个揭井的时候,她看了看那井盖有一半已经破了,不知道被谁凿了里面的钢筋,另一半也快坚持不住了,她抱了一块儿石头放上去一压,那井盖就晃悠着仿佛下一刻就彻底歇菜。小华绕过托儿所,从侧面抢到了那个黑影前面,用手捂住手电,让光从指缝间漏出,然后正对着脸,直直的眼睛,学着聊斋里的声音“呜呜呜——”
  “妈呀——”那黑影撒腿就往回跑,跌跌撞撞地,小华继续着,一声高过一声。
  “啊!”等她走到揭井那儿的时候黑影彻底看不到了,连同小华抱上去的那块儿石头,那半边井盖不再晃悠,从中间塌了下去。
  几天后雨停了,揭井下嗡嗡的苍蝇不断飞出,后来那个揭井被厂里彻底填了,那本来就是个没用的废井。人们说张傻子不知道怎么想不开,大概是欠的赌债多了,吓得跳井了,捞上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人样。
  发丧的那天下着雷雨。小华抱着女儿远远地看着。一阵风吹过,天边的灰暗带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腐烂的臭味慢慢地褪去,雨丝在风中感慨着,摇摇头,随彩虹的出现,一点点走远……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桃仙嫂
下一篇:山虎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