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错位时空

错位时空

(1)奇怪的信
  “何姐,你的信。”
  忙了一上午,何蓉蓉刚把电脑关掉,准备收拾一下去食堂吃饭,总务办的小贾就进门来,递给她一封信。
  何蓉蓉接过信还没看,小贾就在一边喊着:“好奇怪,这年头还有人写信啊。谁给你写的啊?还有,我平时拿了报纸就是堆角落里,看都不看。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翻了下,才看到有你的信。不然啊,过些天就卖废品卖掉了。”
  小贾负责总务办文件的收发工作。这些年,随着网络和移动通信的发展,报纸、信件都是稀罕物了。单位的报纸是上级主管部门要求订的,但是没人看,也就只有卖废品的价值了。
  何蓉蓉心里也觉得奇怪,看了看手上的信封。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白色信封,收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木棉大道324号”,收信人“何蓉蓉”,寄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长寿路19号”。手写的字迹笔走龙蛇,这么好看的字现在也很少见了。人们都习惯用电脑打字,不擅长书写了。
  “这个地址不对啊。我们单位地址不是木棉道326号吗?这个是324号的,会不会送错了?单位名称也没有写。”何蓉蓉想,这可能不是自己的信呢,幸好没有随便拆开。
  “邮递员也说奇怪,他说324号是木棉商场的门牌号。去问过了,没有叫何蓉蓉的。商场有个服务员认得你,又在同一条街上,就让邮递员送到我们单位来了。可能是门牌号数字写错了。”小贾解释道。
  何蓉蓉还是疑惑得很,不知道该不该拆这封信。万一不是自己的呢?
  两人对着信封琢磨着,何蓉蓉又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
  “你看,这个邮票也很奇怪,怎么才8分钱呢?现在寄个快递最少也要十块钱啊。咦?这个邮戳怎么是198…9年4月几号?看不清楚了。”
  小贾也凑过来仔细看着,“是啊,好像真是1989年。真是太奇怪了。现在都2021年了。哇,快30年了哦。”
  两人都被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小贾撺掇着说:“要不你拆了看下,说不定能知道更多的信息呢?说不定可以找到真正的收信人呢?拆嘛,拆嘛。”
  犹豫了一会儿,何蓉蓉把信拆开了。
  
  (2)如果知道会这样
  蓉儿:
  你现在还好吗?我很担心你。
  3月15日下午,我听王瑜说你家那幢房子着火了,你们一家都被送到了医院。放学后,我去了医院,看到了你爸妈,他们已经没事了,你还在昏迷中。16日我再去医院,医生说你爸妈送你到锦城去治疗了。
  这段时间,我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你们那幢楼的人都因为火灾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你们家的情况。我每天都揪着心,担心着你的安危。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每天祈求老天保佑你,让你尽早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学校来。那样,我就又可以每天看到你了。
  今天张老师说,你爸妈来给你办了转学手续,还说你经过治疗已经醒过来了,因为后续还要在锦城治疗和定期复查,所以,你以后就在锦城读书生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你已经平安了,难过的是我们就这样分开了。
  如果知道会这样,3月12日那天下午,我们在滨江公园玩,我就应该勇敢地对你说出我的心里话来。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悔恨不已了。这也是我决定今天写这封信的原因,我要把想说的话都告诉你。
  蓉儿,我们从初中就是同班同学了。你漂亮、大方、优秀,同学们都很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可是我知道,我的喜欢和别人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其它人了,只能看到你。每次听到你说话,我都感觉你的声音从我的耳朵进来,然后落到我的心湖里,心波荡漾。每次听到你的名字,我都感觉我的心会突然跳空一拍,敏锐地关注和你相关的事情。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我不懂,我只知道一想到你,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傻笑。我不懂,我只知道总是想追寻你的身影。你一定不相信,每天早锻炼的时间,哪怕操场上满满的都是人,我总能一眼就找到你。这可能就是心灵感应吧。
  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看到你的名字出现在光荣榜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英姿飒爽打乒乓球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和同学们笑着聊天的时候;也许是在校车上看到你打瞌睡的时候……你在我的心田里,已经生了根发了芽了。
  3月11日周六下午大扫除,我和你分在一组,去打扫大楼梯片区。大楼梯上就我们两个人,你扫右边我扫左边。我们同步一级一级往下扫,扫帚在台阶的中间会相遇。有几次我故意用扫帚压住你的扫帚,你气得怪我“你干嘛呀”,我却偷着乐。后来,你一边扫一边唱歌。你唱的是齐秦的《大约在冬季》。你唱得真好听,我不敢唱出来,就在心里和你一起唱。我们干完活以后,收拾了扫帚、撮箕往教室走。你看到路边的草叶上挂着的雨滴,说亮晶晶的真好看。我小心翼翼摘了一片挂着雨滴的草叶给你,说是送你的珍珠。你笑我幼稚,却小心地接过了草叶。可惜,那颗雨滴还是掉到地上了。然后我约你周日下午到滨江公园玩,你一开始不答应,我又问了你两遍,你才笑着答应了。
  你知道吗,听到你答应单独和我去滨江公园玩,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11日晚上我激动得一夜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见面后要不要和你说“我喜欢你”。12日下午我早早就到滨江公园了。那天你没有穿校服,穿了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前额刘海上有一条白色的发带,真是太漂亮了。看到你,我的心又乱跳不停。后来我们走在滨江公园的栈道上,聊各自的爱好、一起喂公园里的小鱼,后来我们还一起坐了游乐区的蹦蹦车。你笑得像花儿一样。那时,我觉得全世界都是美好的,我们的未来都是美好的。
  只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对你说出“我喜欢你”。我以为以后会有很多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才过了两天,老天就给了我一个致命打击。14日只是全城电路故障停电而已,为什么你家那幢楼会失火,还让你陷入了昏迷?为什么老天让你遭遇这样的不幸?为什么老天让我遭遇这样的不幸!老天实在太残忍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你终于没事了。只是不知道你在锦城的地址,我只有把信寄到你家,希望你爸妈能把信带给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封信,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只有期盼着,我们都好好地保重,等待相见的那一天。
  盼回信,给我一些你的消息,以让我心安。
   王晓飞
   1989.4.10深夜
  
  (3)不记得了
  何蓉蓉看完信,摇着头说:“这是一个中学生的情书,写信的人叫王晓飞。我不认识。”
  小贾刚才也凑近了在看信,可是看得不是很全,便把信拿过去,又浏览了一遍,然后笑着说:“年轻人就是有激情,爱得死去活来的,好笑得很。”
  “我倒觉得这个王晓飞挺深情的。就是寄错人了。”何蓉蓉把信塞到了包里,收拾了一下桌面,和小贾去食堂吃饭了。
  午休的时间很短,要赶紧吃好饭再休息一会儿,不然下午又是一堆的工作要处理,精力要支撑不了了。
  小贾一边走一边说:“何姐,刚才那封信是89年3月写的,那时候你多大?是不是也在读中学?”
  何蓉蓉算了下,点头说:“89年,3月啊……应该是高一。”
  1989年,好遥远的年份,遥远到何蓉蓉只有一些很模糊的记忆了。何蓉蓉总是觉得自己记性不好,过去的事情忘记了很多。就像一幅残缺的拼图,记忆里有很多黑洞。
  小贾眨巴着眼睛说:“何姐,你那时候有没有谈恋爱?来,说说嘛。”
  何蓉蓉说:“我读书的时候很单纯的,就只知道读书考试。”
  小贾有些失望:“不是吧,何姐,你这么漂亮,在学校里肯定追求的人很多,怎么可能没有故事啊。”
  何蓉蓉拍了小贾一下说:“真的没有嘛。总不能为了八卦,我编一个给你吧。来,说说你的故事。”
  小贾眉飞色舞地开始讲她的“艳遇”。
  何蓉蓉笑着听着,心里却有些走神。何蓉蓉很想知道王晓飞和蓉儿后来怎样了。可是现在,这封信阴差阳错到了自己这里,蓉儿是不可能知道王晓飞的一片心意了。
  “老天实在太残忍了。”何蓉蓉想起了信里的一句话,不禁叹了口气。
  
  (4)你吹过的风
  中午休息的时候,何蓉蓉总是感到一阵阵的头疼,也没有休息好。下午刚上班,领导来了个电话,让何蓉蓉赶紧把一份材料送到总局去。
  何蓉蓉忙不迭地用手机从网上叫了辆出租车,拿了材料赶去总局。往常和总局进行材料交接很麻烦,基本都要花费三、四个小时。没想到这一次材料交接很顺利,两个小时就弄好了。何蓉蓉从总局出来,想着再回单位也比较折腾,就打算直接回爸妈家休息了。老公孩子出去旅游了,最近何蓉蓉都住在爸妈家。
  总局出来不远的路口,何蓉蓉看到了一个路牌,路牌上有一个箭头,箭头后面写着“滨江公园”四个字。
  何蓉蓉心念一动,想起那封信中提到了滨江公园,便临时决定去公园里转转。
  滨江公园建在金沙江边。在沿江的浅水区和岸边,用围墙围了一片区域做了市民公园。公园里种满高大的树木,林间是蜿蜒的木栈道,连通戏鱼池、植物区、游乐区。滨江公园不大,是渡口市较老的公园,设施都有些老旧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来玩了。
  何蓉蓉走在安静的公园里,脚下的木栈道不时发出“嘎吱”的声音。一阵阵江风吹来,凉爽湿润。树梢在江风中摇摆,发出“哗哗”的声音。
  何蓉蓉吹着风,听着风声起伏,仿佛听到了来自遥远时空的两个年轻人的笑声和说话声。
  “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喜欢紫色。”
  “你看那条小鱼像不像你?脸蛋圆鼓鼓的。”
  “哼!你这是说我丑吗?”
  “哎~~转弯!转弯!你别撞我啊……”
  “哈哈,你逃不掉的!”
  何蓉蓉觉得一阵剧烈的头痛,强忍着痛打了车回家了。
  
  (5)如梦初醒
  回到家,何蓉蓉爸妈正在准备晚饭,看到她有点吃惊。平日里,何蓉蓉总是要加班晚点才会回来,今天破天荒地早回了。
  何蓉蓉进门把鞋一换、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到自己小屋去换家居服了。
  妈妈唠叨着说:“每次都这样,东西乱丢。”然后妈妈把何蓉蓉的鞋在鞋架上摆好,又去沙发上拿了何蓉蓉的包准备挂到门后去,突然发现包里有东西掉到沙发地上了。
  妈妈继续唠叨着:“叫你包的拉链要拉上,你看,东西都掉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嘛?”妈妈弯腰捡起来一看:“是一封信啊。”
  何蓉蓉从屋里出来,嬉皮笑脸地应着:“知道啦,以后保证改正。您老人家就少唠叨两句啦。”
  然后何蓉蓉走到妈妈身边,说:“这封信哦,可奇怪了。不知道是谁寄错了,收信人和我一样的名字。不过呢,除了名字对得上,其它都不对。还有啊,你们看,这信竟然是89年4月寄出的。奇怪吧?”
  爸爸听了,马上过来,和妈妈一起盯着信封看,然后两人互相看了几眼,似乎欲言又止。
  过了会儿,妈妈犹豫地说:“蓉蓉,你最近还有头疼吗?”
  何蓉蓉笑着说:“你们放心吧,我已经很久没有头疼了。”何蓉蓉不想让爸妈担心,没有说今天两次头疼的情况。
  妈妈松了口气说:“没有就好。”
  何蓉蓉感觉爸妈的神色不对,似乎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她,于是追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吗?说来听听。”
  何蓉蓉抱着妈妈的胳膊,又催问了两遍。
  爸爸说:“我看孩子已经好了,就告诉她吧。”
  过了一会儿,妈妈小心翼翼地说:“蓉蓉,这封信上的收件人门牌号,是咱们以前那个家的地址。”然后爸妈一起看着何蓉蓉,怕她有什么激烈反应。
  何蓉蓉听了愣了一下:“什么意思?那里不是商场吗?怎么会是咱们以前的家?”
  妈妈继续说:“蓉蓉,是这样的。1989年3月14日之前,我们家是住在木棉道234号的。3月14日这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楼房着火了,我和你爸拉着你逃了出来。可是你被烟火呛昏迷了。后来我们带你去锦城治疗,你才慢慢恢复了。只是,好像你的脑子受到了些损伤,经常头疼,而且很多事情想不起了。为了不刺激你,我们也不敢提以前的事情。我和你爸爸为了给你看病,就搬家到锦城了。我们那幢楼烧坏了,后来就拆了建了商场。”
  何蓉蓉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爸妈没有看过信的内容,可是讲的事情却和信里的故事一样。
  自己就是那个蓉儿?
  何蓉蓉被爸妈的话震惊了。想说不是真的,又深知爸妈绝不会骗自己。想说是真的,可是自己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何蓉蓉只觉得头更疼了,吃过饭便早早躺下睡觉了。
  可是何蓉蓉根本睡不着,她的脑海里,不停地出现一段段中学时的画面,她脑海里的拼图在慢慢完整起来。(1)奇怪的信
  “何姐,你的信。”
  忙了一上午,何蓉蓉刚把电脑关掉,准备收拾一下去食堂吃饭,总务办的小贾就进门来,递给她一封信。
  何蓉蓉接过信还没看,小贾就在一边喊着:“好奇怪,这年头还有人写信啊。谁给你写的啊?还有,我平时拿了报纸就是堆角落里,看都不看。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翻了下,才看到有你的信。不然啊,过些天就卖废品卖掉了。”
  小贾负责总务办文件的收发工作。这些年,随着网络和移动通信的发展,报纸、信件都是稀罕物了。单位的报纸是上级主管部门要求订的,但是没人看,也就只有卖废品的价值了。
  何蓉蓉心里也觉得奇怪,看了看手上的信封。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白色信封,收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木棉大道324号”,收信人“何蓉蓉”,寄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长寿路19号”。手写的字迹笔走龙蛇,这么好看的字现在也很少见了。人们都习惯用电脑打字,不擅长书写了。
  “这个地址不对啊。我们单位地址不是木棉道326号吗?这个是324号的,会不会送错了?单位名称也没有写。”何蓉蓉想,这可能不是自己的信呢,幸好没有随便拆开。
  “邮递员也说奇怪,他说324号是木棉商场的门牌号。去问过了,没有叫何蓉蓉的。商场有个服务员认得你,又在同一条街上,就让邮递员送到我们单位来了。可能是门牌号数字写错了。”小贾解释道。
  何蓉蓉还是疑惑得很,不知道该不该拆这封信。万一不是自己的呢?
  两人对着信封琢磨着,何蓉蓉又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
  “你看,这个邮票也很奇怪,怎么才8分钱呢?现在寄个快递最少也要十块钱啊。咦?这个邮戳怎么是198…9年4月几号?看不清楚了。”
  小贾也凑过来仔细看着,“是啊,好像真是1989年。真是太奇怪了。现在都2021年了。哇,快30年了哦。”
  两人都被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小贾撺掇着说:“要不你拆了看下,说不定能知道更多的信息呢?说不定可以找到真正的收信人呢?拆嘛,拆嘛。”
  犹豫了一会儿,何蓉蓉把信拆开了。
  
  (2)如果知道会这样
  蓉儿:
  你现在还好吗?我很担心你。
  3月15日下午,我听王瑜说你家那幢房子着火了,你们一家都被送到了医院。放学后,我去了医院,看到了你爸妈,他们已经没事了,你还在昏迷中。16日我再去医院,医生说你爸妈送你到锦城去治疗了。
  这段时间,我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你们那幢楼的人都因为火灾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你们家的情况。我每天都揪着心,担心着你的安危。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每天祈求老天保佑你,让你尽早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学校来。那样,我就又可以每天看到你了。
  今天张老师说,你爸妈来给你办了转学手续,还说你经过治疗已经醒过来了,因为后续还要在锦城治疗和定期复查,所以,你以后就在锦城读书生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你已经平安了,难过的是我们就这样分开了。
  如果知道会这样,3月12日那天下午,我们在滨江公园玩,我就应该勇敢地对你说出我的心里话来。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悔恨不已了。这也是我决定今天写这封信的原因,我要把想说的话都告诉你。
  蓉儿,我们从初中就是同班同学了。你漂亮、大方、优秀,同学们都很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可是我知道,我的喜欢和别人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其它人了,只能看到你。每次听到你说话,我都感觉你的声音从我的耳朵进来,然后落到我的心湖里,心波荡漾。每次听到你的名字,我都感觉我的心会突然跳空一拍,敏锐地关注和你相关的事情。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我不懂,我只知道一想到你,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傻笑。我不懂,我只知道总是想追寻你的身影。你一定不相信,每天早锻炼的时间,哪怕操场上满满的都是人,我总能一眼就找到你。这可能就是心灵感应吧。
  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看到你的名字出现在光荣榜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英姿飒爽打乒乓球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和同学们笑着聊天的时候;也许是在校车上看到你打瞌睡的时候……你在我的心田里,已经生了根发了芽了。
  3月11日周六下午大扫除,我和你分在一组,去打扫大楼梯片区。大楼梯上就我们两个人,你扫右边我扫左边。我们同步一级一级往下扫,扫帚在台阶的中间会相遇。有几次我故意用扫帚压住你的扫帚,你气得怪我“你干嘛呀”,我却偷着乐。后来,你一边扫一边唱歌。你唱的是齐秦的《大约在冬季》。你唱得真好听,我不敢唱出来,就在心里和你一起唱。我们干完活以后,收拾了扫帚、撮箕往教室走。你看到路边的草叶上挂着的雨滴,说亮晶晶的真好看。我小心翼翼摘了一片挂着雨滴的草叶给你,说是送你的珍珠。你笑我幼稚,却小心地接过了草叶。可惜,那颗雨滴还是掉到地上了。然后我约你周日下午到滨江公园玩,你一开始不答应,我又问了你两遍,你才笑着答应了。
  你知道吗,听到你答应单独和我去滨江公园玩,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11日晚上我激动得一夜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见面后要不要和你说“我喜欢你”。12日下午我早早就到滨江公园了。那天你没有穿校服,穿了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前额刘海上有一条白色的发带,真是太漂亮了。看到你,我的心又乱跳不停。后来我们走在滨江公园的栈道上,聊各自的爱好、一起喂公园里的小鱼,后来我们还一起坐了游乐区的蹦蹦车。你笑得像花儿一样。那时,我觉得全世界都是美好的,我们的未来都是美好的。
  只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对你说出“我喜欢你”。我以为以后会有很多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才过了两天,老天就给了我一个致命打击。14日只是全城电路故障停电而已,为什么你家那幢楼会失火,还让你陷入了昏迷?为什么老天让你遭遇这样的不幸?为什么老天让我遭遇这样的不幸!老天实在太残忍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你终于没事了。只是不知道你在锦城的地址,我只有把信寄到你家,希望你爸妈能把信带给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封信,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只有期盼着,我们都好好地保重,等待相见的那一天。
  盼回信,给我一些你的消息,以让我心安。
   王晓飞
   1989.4.10深夜
  
  (3)不记得了
  何蓉蓉看完信,摇着头说:“这是一个中学生的情书,写信的人叫王晓飞。我不认识。”
  小贾刚才也凑近了在看信,可是看得不是很全,便把信拿过去,又浏览了一遍,然后笑着说:“年轻人就是有激情,爱得死去活来的,好笑得很。”
  “我倒觉得这个王晓飞挺深情的。就是寄错人了。”何蓉蓉把信塞到了包里,收拾了一下桌面,和小贾去食堂吃饭了。
  午休的时间很短,要赶紧吃好饭再休息一会儿,不然下午又是一堆的工作要处理,精力要支撑不了了。
  小贾一边走一边说:“何姐,刚才那封信是89年3月写的,那时候你多大?是不是也在读中学?”
  何蓉蓉算了下,点头说:“89年,3月啊……应该是高一。”
  1989年,好遥远的年份,遥远到何蓉蓉只有一些很模糊的记忆了。何蓉蓉总是觉得自己记性不好,过去的事情忘记了很多。就像一幅残缺的拼图,记忆里有很多黑洞。
  小贾眨巴着眼睛说:“何姐,你那时候有没有谈恋爱?来,说说嘛。”
  何蓉蓉说:“我读书的时候很单纯的,就只知道读书考试。”
  小贾有些失望:“不是吧,何姐,你这么漂亮,在学校里肯定追求的人很多,怎么可能没有故事啊。”
  何蓉蓉拍了小贾一下说:“真的没有嘛。总不能为了八卦,我编一个给你吧。来,说说你的故事。”
  小贾眉飞色舞地开始讲她的“艳遇”。
  何蓉蓉笑着听着,心里却有些走神。何蓉蓉很想知道王晓飞和蓉儿后来怎样了。可是现在,这封信阴差阳错到了自己这里,蓉儿是不可能知道王晓飞的一片心意了。
  “老天实在太残忍了。”何蓉蓉想起了信里的一句话,不禁叹了口气。
  
  (4)你吹过的风
  中午休息的时候,何蓉蓉总是感到一阵阵的头疼,也没有休息好。下午刚上班,领导来了个电话,让何蓉蓉赶紧把一份材料送到总局去。
  何蓉蓉忙不迭地用手机从网上叫了辆出租车,拿了材料赶去总局。往常和总局进行材料交接很麻烦,基本都要花费三、四个小时。没想到这一次材料交接很顺利,两个小时就弄好了。何蓉蓉从总局出来,想着再回单位也比较折腾,就打算直接回爸妈家休息了。老公孩子出去旅游了,最近何蓉蓉都住在爸妈家。
  总局出来不远的路口,何蓉蓉看到了一个路牌,路牌上有一个箭头,箭头后面写着“滨江公园”四个字。
  何蓉蓉心念一动,想起那封信中提到了滨江公园,便临时决定去公园里转转。
  滨江公园建在金沙江边。在沿江的浅水区和岸边,用围墙围了一片区域做了市民公园。公园里种满高大的树木,林间是蜿蜒的木栈道,连通戏鱼池、植物区、游乐区。滨江公园不大,是渡口市较老的公园,设施都有些老旧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来玩了。
  何蓉蓉走在安静的公园里,脚下的木栈道不时发出“嘎吱”的声音。一阵阵江风吹来,凉爽湿润。树梢在江风中摇摆,发出“哗哗”的声音。
  何蓉蓉吹着风,听着风声起伏,仿佛听到了来自遥远时空的两个年轻人的笑声和说话声。
  “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喜欢紫色。”
  “你看那条小鱼像不像你?脸蛋圆鼓鼓的。”
  “哼!你这是说我丑吗?”
  “哎~~转弯!转弯!你别撞我啊……”
  “哈哈,你逃不掉的!”
  何蓉蓉觉得一阵剧烈的头痛,强忍着痛打了车回家了。
  
  (5)如梦初醒
  回到家,何蓉蓉爸妈正在准备晚饭,看到她有点吃惊。平日里,何蓉蓉总是要加班晚点才会回来,今天破天荒地早回了。
  何蓉蓉进门把鞋一换、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到自己小屋去换家居服了。
  妈妈唠叨着说:“每次都这样,东西乱丢。”然后妈妈把何蓉蓉的鞋在鞋架上摆好,又去沙发上拿了何蓉蓉的包准备挂到门后去,突然发现包里有东西掉到沙发地上了。
  妈妈继续唠叨着:“叫你包的拉链要拉上,你看,东西都掉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嘛?”妈妈弯腰捡起来一看:“是一封信啊。”
  何蓉蓉从屋里出来,嬉皮笑脸地应着:“知道啦,以后保证改正。您老人家就少唠叨两句啦。”
  然后何蓉蓉走到妈妈身边,说:“这封信哦,可奇怪了。不知道是谁寄错了,收信人和我一样的名字。不过呢,除了名字对得上,其它都不对。还有啊,你们看,这信竟然是89年4月寄出的。奇怪吧?”
  爸爸听了,马上过来,和妈妈一起盯着信封看,然后两人互相看了几眼,似乎欲言又止。
  过了会儿,妈妈犹豫地说:“蓉蓉,你最近还有头疼吗?”
  何蓉蓉笑着说:“你们放心吧,我已经很久没有头疼了。”何蓉蓉不想让爸妈担心,没有说今天两次头疼的情况。
  妈妈松了口气说:“没有就好。”
  何蓉蓉感觉爸妈的神色不对,似乎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她,于是追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吗?说来听听。”
  何蓉蓉抱着妈妈的胳膊,又催问了两遍。
  爸爸说:“我看孩子已经好了,就告诉她吧。”
  过了一会儿,妈妈小心翼翼地说:“蓉蓉,这封信上的收件人门牌号,是咱们以前那个家的地址。”然后爸妈一起看着何蓉蓉,怕她有什么激烈反应。
  何蓉蓉听了愣了一下:“什么意思?那里不是商场吗?怎么会是咱们以前的家?”
  妈妈继续说:“蓉蓉,是这样的。1989年3月14日之前,我们家是住在木棉道234号的。3月14日这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楼房着火了,我和你爸拉着你逃了出来。可是你被烟火呛昏迷了。后来我们带你去锦城治疗,你才慢慢恢复了。只是,好像你的脑子受到了些损伤,经常头疼,而且很多事情想不起了。为了不刺激你,我们也不敢提以前的事情。我和你爸爸为了给你看病,就搬家到锦城了。我们那幢楼烧坏了,后来就拆了建了商场。”
  何蓉蓉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爸妈没有看过信的内容,可是讲的事情却和信里的故事一样。
  自己就是那个蓉儿?
  何蓉蓉被爸妈的话震惊了。想说不是真的,又深知爸妈绝不会骗自己。想说是真的,可是自己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何蓉蓉只觉得头更疼了,吃过饭便早早躺下睡觉了。
  可是何蓉蓉根本睡不着,她的脑海里,不停地出现一段段中学时的画面,她脑海里的拼图在慢慢完整起来。
  她看到了那个叫王晓飞的男孩,在笑着叫她的名字。
  
  (6)不速之客
  何蓉蓉正在忙着工作,领导带着个瘦老头进门来。
  领导严肃地对何蓉蓉说:“何蓉蓉,你把手上的工作放一下。这是国安部的吴处长,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吴处长走到何蓉蓉身边,压低了声音问:“听说你收到一封来自1989年的信?”
  何蓉蓉迷茫地点头说:“是的。”
  吴处长立马严厉地说:“你马上带上信跟我走!”
  何蓉蓉看着两人的严肃表情,心里也紧张起来了。难道那封信牵涉到什么犯罪活动了?
  何蓉蓉拿了包,跟着吴处长上了单位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
  一关上车门,吴处长就让何蓉蓉把信交给他。
  何蓉蓉捂住包说:“我的信,干嘛给你?”
  吴处长皱着眉头说:“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你接到信以后,是不是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
  何蓉蓉想着这两天自己的头都要炸裂了,于是将信将疑地把信递给了吴处长。
  吴处长接过去马上把信放入了一个亮蹭蹭的金属箱子里,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汽车一路往前开,车内无人说话,气氛很是压抑。
  看着车子慢慢开出市区,向着大黑山方向的山路开去,何蓉蓉实在忍不住,声音发抖地问:“我们这是去哪里?我犯了什么罪吗?”
  坐在副驾驶的吴处长回头对何蓉蓉说:“啊,你不用紧张,你也没犯罪。等会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他的声音比之前缓和多了。
  车子开到了大黑山顶,在一座两层小楼前停下了。这座小楼楼顶有个高高的铁塔,四周有高高的围墙,围墙上缠绕着一圈铁丝网,门口还有站岗的警卫。
  吴处长带着何蓉蓉走进楼里,穿过走廊,来到一个警卫守护的电梯旁。吴处长拿出一个金属牌子,朝着电梯上的一个摄像头示意了一下,电梯门开了。吴处长和何蓉蓉进入电梯,电梯里没有楼层按板,直接开始下坠。
  电梯下坠一瞬间的失重,吓得何蓉蓉“啊”地尖叫起来。
  终于电梯停了,门一开,何蓉蓉就逃了出去。刚迈出两步,何蓉蓉又停住了脚。
  
  (7)原来如此
  何蓉蓉的眼前是一个开阔的大空间,有着发亮的圆穹顶,正中间一个玻璃圆柱,周边靠墙摆着一些巨大的电子设备和计算机,计算机屏幕上的图案和数字在不停变化着。
  吴处长把何蓉蓉带到一个像椅子的设备前,对目瞪口呆的何蓉蓉说:“你现在赶紧坐到这个椅子上。”
  何蓉蓉一坐上椅子,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马上过来,用一个大玻璃罩将何蓉蓉罩住,然后在椅子设备边上一通操作,连了很多的线路,然后吴处长按下了一个红色按钮。
  何蓉蓉感觉玻璃罩里有一股旋转的气流,越来越强,一股力量裹挟着她的身体。何蓉蓉觉得自己就像洗衣机里一件正在被脱水的衣服,被拉扯着、撕裂着。
  终于,吴处长又按下设备边的绿色按钮,渐渐地玻璃罩内的气流消失了。
  何蓉蓉从椅子上下来,有种要虚脱的感觉,好像全身被抽空了一样。
  工作人员扶着何蓉蓉坐到了一个沙发上,吴处长坐到了何蓉蓉对面的椅子上。
  吴处长笑着说:“好了,现在你已经没事了。”
  看到何蓉蓉动了嘴唇想说话,吴处长举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说:“你不用着急,下面,我会把事情给你讲明白。”
  吴处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讲起来。
  “1989年3月14日下午15点,天文学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出现了历史上的最大磁暴。地磁暴发生时,地磁场的快速变化会引发地球空间环境的扰动,尤其是卫星、导航、电力系统。渡口市的电力系统就遭到了惨重破坏,发生了全城的大停电,有的地方还发生了火灾。你家所在的木棉道234号,也发生了火灾,对吧?”
  何蓉蓉点了点头。
  “我是国安部特情处的,是负责处理国内各类超自然事件的部门。我们有一个设备是用来检测城市宇宙能量分布的。”吴处长指着一台巨大的设备说:“就是那台机器,通过外面楼顶的铁塔连通高空电离层。”何蓉蓉看到那台设备像个圆球悬挂在空中,上面布满了一条条长长的天线。
  “大磁暴还会将地球上的一些东西强磁化,使其具有巨大的宇宙能量。我们这台设备监测到木棉道地区的能量特别强,经过两个月的搜寻,我们终于找到了能量聚集的地方,就是这个邮筒。”吴处长指着屋子中间的那个大玻璃圆柱。何蓉蓉这才看清楚,玻璃圆柱里是一个老式的绿色邮筒。
  “宇宙能量的威力巨大,甚至可以扭曲、穿越时空线。你知道多维时空吧?”吴处长不等何蓉蓉回答,继续接着说:“这个聚集了宇宙能量的邮筒,就像科幻故事里的时光门,邮筒中的东西会被送到不同的时空去。当然了,由于是随机的,所以会被送到哪个时空,没人知道。这些年,我们已经发现了六封时空错位的信。不过,这些错位时空的东西会带着残留的能量,对目的地时空的事物产生破坏。
  何蓉蓉已经听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的意思,我收到的信件上有残留的能量?”
  吴处长点头说:“是的。你是不是接到信以后身体不舒服了?那就是受到了信上的能量干扰。我们用矽钢片做的金属屏蔽箱子放信,可以把上面残留的能量屏蔽。刚才,我们用设备收集了你身上多余的能量。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何蓉蓉这才明白,这两天的头痛和记忆恢复,是因为信件上能量的影响。
  何蓉蓉好奇地问:“那你们现在用这些宇宙能量做什么?”
  吴处长充满豪情地说:“我们在研究能量对时空的影响方向和力度,希望未来可以造出时空控制机,控制这些能量,实现时空穿越。也就是说,把任意的事物送到我们想去的目的地时空。”
  
  (8)我想告诉你
  何蓉蓉开着车回到了弄弄沟一中,她曾经读了三年初中和一年高中的学校。
  校园里的教学楼、宿舍楼、操场、食堂,都和她刚找回的记忆里的情景吻合了。
  她看到了王晓飞缠着她学旋球的乒乓球台。她看到了操场边王晓飞给她买棒冰的小卖部。她看到了王晓飞要给她买小炒的食堂。她看到了王晓飞坐过的座位……
  何蓉蓉找到学校档案室,查到王晓飞高中毕业后考上了锦城的大学。那所大学离何蓉蓉在锦城的家特别近,只隔了两个街区。可是两人却从没遇到过。
  何蓉蓉心中不胜唏嘘。
  然后,何蓉蓉来到了长寿路19号,这里是王晓飞家以前的住址。
  长寿路是老城区,还保留着原始模样,街道两边基本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
  何蓉蓉一个个门牌号看过去,终于在一个上坡路的岔道边,看到了贴着“19”的一幢楼房。
  这是一幢80年代的红砖房,楼高五层,每层楼有一个长廊,连着四户人家。
  何蓉蓉站在楼前张望了一会儿,看到一楼一户人家的窗户里有个老太太在浇花。
  何蓉蓉走过去问:“阿姨,请问,这幢楼有叫王晓飞的吗?”
  老太太眯缝着眼瞅着何蓉蓉,说:“王晓飞啊?有啊,他家住三楼。不过啊,他08年的时候在锦城工作,然后去地震灾区救援,遇上塌方,人就没得啰。”
  何蓉蓉顿时心口一堵,眼泪涌了上来。
  错过的时空,终究是错过了。
  何蓉蓉看向天空,傍晚的天空是墨蓝墨蓝的,像蒙着一块布,天边隐约有些星星在闪烁。
  何蓉蓉望着天空最亮的星星,在心里说:“王晓飞,我收到你的信了,我想告诉你,我也喜欢你。”
(1)奇怪的信
  “何姐,你的信。”
  忙了一上午,何蓉蓉刚把电脑关掉,准备收拾一下去食堂吃饭,总务办的小贾就进门来,递给她一封信。
  何蓉蓉接过信还没看,小贾就在一边喊着:“好奇怪,这年头还有人写信啊。谁给你写的啊?还有,我平时拿了报纸就是堆角落里,看都不看。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翻了下,才看到有你的信。不然啊,过些天就卖废品卖掉了。”
  小贾负责总务办文件的收发工作。这些年,随着网络和移动通信的发展,报纸、信件都是稀罕物了。单位的报纸是上级主管部门要求订的,但是没人看,也就只有卖废品的价值了。
  何蓉蓉心里也觉得奇怪,看了看手上的信封。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白色信封,收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木棉大道324号”,收信人“何蓉蓉”,寄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长寿路19号”。手写的字迹笔走龙蛇,这么好看的字现在也很少见了。人们都习惯用电脑打字,不擅长书写了。
  “这个地址不对啊。我们单位地址不是木棉道326号吗?这个是324号的,会不会送错了?单位名称也没有写。”何蓉蓉想,这可能不是自己的信呢,幸好没有随便拆开。
  “邮递员也说奇怪,他说324号是木棉商场的门牌号。去问过了,没有叫何蓉蓉的。商场有个服务员认得你,又在同一条街上,就让邮递员送到我们单位来了。可能是门牌号数字写错了。”小贾解释道。
  何蓉蓉还是疑惑得很,不知道该不该拆这封信。万一不是自己的呢?
  两人对着信封琢磨着,何蓉蓉又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
  “你看,这个邮票也很奇怪,怎么才8分钱呢?现在寄个快递最少也要十块钱啊。咦?这个邮戳怎么是198…9年4月几号?看不清楚了。”
  小贾也凑过来仔细看着,“是啊,好像真是1989年。真是太奇怪了。现在都2021年了。哇,快30年了哦。”
  两人都被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小贾撺掇着说:“要不你拆了看下,说不定能知道更多的信息呢?说不定可以找到真正的收信人呢?拆嘛,拆嘛。”
  犹豫了一会儿,何蓉蓉把信拆开了。
  
  (2)如果知道会这样
  蓉儿:
  你现在还好吗?我很担心你。
  3月15日下午,我听王瑜说你家那幢房子着火了,你们一家都被送到了医院。放学后,我去了医院,看到了你爸妈,他们已经没事了,你还在昏迷中。16日我再去医院,医生说你爸妈送你到锦城去治疗了。
  这段时间,我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你们那幢楼的人都因为火灾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你们家的情况。我每天都揪着心,担心着你的安危。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每天祈求老天保佑你,让你尽早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学校来。那样,我就又可以每天看到你了。
  今天张老师说,你爸妈来给你办了转学手续,还说你经过治疗已经醒过来了,因为后续还要在锦城治疗和定期复查,所以,你以后就在锦城读书生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你已经平安了,难过的是我们就这样分开了。
  如果知道会这样,3月12日那天下午,我们在滨江公园玩,我就应该勇敢地对你说出我的心里话来。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悔恨不已了。这也是我决定今天写这封信的原因,我要把想说的话都告诉你。
  蓉儿,我们从初中就是同班同学了。你漂亮、大方、优秀,同学们都很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可是我知道,我的喜欢和别人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其它人了,只能看到你。每次听到你说话,我都感觉你的声音从我的耳朵进来,然后落到我的心湖里,心波荡漾。每次听到你的名字,我都感觉我的心会突然跳空一拍,敏锐地关注和你相关的事情。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我不懂,我只知道一想到你,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傻笑。我不懂,我只知道总是想追寻你的身影。你一定不相信,每天早锻炼的时间,哪怕操场上满满的都是人,我总能一眼就找到你。这可能就是心灵感应吧。
  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看到你的名字出现在光荣榜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英姿飒爽打乒乓球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和同学们笑着聊天的时候;也许是在校车上看到你打瞌睡的时候……你在我的心田里,已经生了根发了芽了。
  3月11日周六下午大扫除,我和你分在一组,去打扫大楼梯片区。大楼梯上就我们两个人,你扫右边我扫左边。我们同步一级一级往下扫,扫帚在台阶的中间会相遇。有几次我故意用扫帚压住你的扫帚,你气得怪我“你干嘛呀”,我却偷着乐。后来,你一边扫一边唱歌。你唱的是齐秦的《大约在冬季》。你唱得真好听,我不敢唱出来,就在心里和你一起唱。我们干完活以后,收拾了扫帚、撮箕往教室走。你看到路边的草叶上挂着的雨滴,说亮晶晶的真好看。我小心翼翼摘了一片挂着雨滴的草叶给你,说是送你的珍珠。你笑我幼稚,却小心地接过了草叶。可惜,那颗雨滴还是掉到地上了。然后我约你周日下午到滨江公园玩,你一开始不答应,我又问了你两遍,你才笑着答应了。
  你知道吗,听到你答应单独和我去滨江公园玩,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11日晚上我激动得一夜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见面后要不要和你说“我喜欢你”。12日下午我早早就到滨江公园了。那天你没有穿校服,穿了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前额刘海上有一条白色的发带,真是太漂亮了。看到你,我的心又乱跳不停。后来我们走在滨江公园的栈道上,聊各自的爱好、一起喂公园里的小鱼,后来我们还一起坐了游乐区的蹦蹦车。你笑得像花儿一样。那时,我觉得全世界都是美好的,我们的未来都是美好的。
  只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对你说出“我喜欢你”。我以为以后会有很多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才过了两天,老天就给了我一个致命打击。14日只是全城电路故障停电而已,为什么你家那幢楼会失火,还让你陷入了昏迷?为什么老天让你遭遇这样的不幸?为什么老天让我遭遇这样的不幸!老天实在太残忍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你终于没事了。只是不知道你在锦城的地址,我只有把信寄到你家,希望你爸妈能把信带给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封信,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只有期盼着,我们都好好地保重,等待相见的那一天。
  盼回信,给我一些你的消息,以让我心安。
   王晓飞
   1989.4.10深夜
  
  (3)不记得了
  何蓉蓉看完信,摇着头说:“这是一个中学生的情书,写信的人叫王晓飞。我不认识。”
  小贾刚才也凑近了在看信,可是看得不是很全,便把信拿过去,又浏览了一遍,然后笑着说:“年轻人就是有激情,爱得死去活来的,好笑得很。”
  “我倒觉得这个王晓飞挺深情的。就是寄错人了。”何蓉蓉把信塞到了包里,收拾了一下桌面,和小贾去食堂吃饭了。
  午休的时间很短,要赶紧吃好饭再休息一会儿,不然下午又是一堆的工作要处理,精力要支撑不了了。
  小贾一边走一边说:“何姐,刚才那封信是89年3月写的,那时候你多大?是不是也在读中学?”
  何蓉蓉算了下,点头说:“89年,3月啊……应该是高一。”
  1989年,好遥远的年份,遥远到何蓉蓉只有一些很模糊的记忆了。何蓉蓉总是觉得自己记性不好,过去的事情忘记了很多。就像一幅残缺的拼图,记忆里有很多黑洞。
  小贾眨巴着眼睛说:“何姐,你那时候有没有谈恋爱?来,说说嘛。”
  何蓉蓉说:“我读书的时候很单纯的,就只知道读书考试。”
  小贾有些失望:“不是吧,何姐,你这么漂亮,在学校里肯定追求的人很多,怎么可能没有故事啊。”
  何蓉蓉拍了小贾一下说:“真的没有嘛。总不能为了八卦,我编一个给你吧。来,说说你的故事。”
  小贾眉飞色舞地开始讲她的“艳遇”。
  何蓉蓉笑着听着,心里却有些走神。何蓉蓉很想知道王晓飞和蓉儿后来怎样了。可是现在,这封信阴差阳错到了自己这里,蓉儿是不可能知道王晓飞的一片心意了。
  “老天实在太残忍了。”何蓉蓉想起了信里的一句话,不禁叹了口气。
  
  (4)你吹过的风
  中午休息的时候,何蓉蓉总是感到一阵阵的头疼,也没有休息好。下午刚上班,领导来了个电话,让何蓉蓉赶紧把一份材料送到总局去。
  何蓉蓉忙不迭地用手机从网上叫了辆出租车,拿了材料赶去总局。往常和总局进行材料交接很麻烦,基本都要花费三、四个小时。没想到这一次材料交接很顺利,两个小时就弄好了。何蓉蓉从总局出来,想着再回单位也比较折腾,就打算直接回爸妈家休息了。老公孩子出去旅游了,最近何蓉蓉都住在爸妈家。
  总局出来不远的路口,何蓉蓉看到了一个路牌,路牌上有一个箭头,箭头后面写着“滨江公园”四个字。
  何蓉蓉心念一动,想起那封信中提到了滨江公园,便临时决定去公园里转转。
  滨江公园建在金沙江边。在沿江的浅水区和岸边,用围墙围了一片区域做了市民公园。公园里种满高大的树木,林间是蜿蜒的木栈道,连通戏鱼池、植物区、游乐区。滨江公园不大,是渡口市较老的公园,设施都有些老旧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来玩了。
  何蓉蓉走在安静的公园里,脚下的木栈道不时发出“嘎吱”的声音。一阵阵江风吹来,凉爽湿润。树梢在江风中摇摆,发出“哗哗”的声音。
  何蓉蓉吹着风,听着风声起伏,仿佛听到了来自遥远时空的两个年轻人的笑声和说话声。
  “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喜欢紫色。”
  “你看那条小鱼像不像你?脸蛋圆鼓鼓的。”
  “哼!你这是说我丑吗?”
  “哎~~转弯!转弯!你别撞我啊……”
  “哈哈,你逃不掉的!”
  何蓉蓉觉得一阵剧烈的头痛,强忍着痛打了车回家了。
  
  (5)如梦初醒
  回到家,何蓉蓉爸妈正在准备晚饭,看到她有点吃惊。平日里,何蓉蓉总是要加班晚点才会回来,今天破天荒地早回了。
  何蓉蓉进门把鞋一换、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到自己小屋去换家居服了。
  妈妈唠叨着说:“每次都这样,东西乱丢。”然后妈妈把何蓉蓉的鞋在鞋架上摆好,又去沙发上拿了何蓉蓉的包准备挂到门后去,突然发现包里有东西掉到沙发地上了。
  妈妈继续唠叨着:“叫你包的拉链要拉上,你看,东西都掉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嘛?”妈妈弯腰捡起来一看:“是一封信啊。”
  何蓉蓉从屋里出来,嬉皮笑脸地应着:“知道啦,以后保证改正。您老人家就少唠叨两句啦。”
  然后何蓉蓉走到妈妈身边,说:“这封信哦,可奇怪了。不知道是谁寄错了,收信人和我一样的名字。不过呢,除了名字对得上,其它都不对。还有啊,你们看,这信竟然是89年4月寄出的。奇怪吧?”
  爸爸听了,马上过来,和妈妈一起盯着信封看,然后两人互相看了几眼,似乎欲言又止。
  过了会儿,妈妈犹豫地说:“蓉蓉,你最近还有头疼吗?”
  何蓉蓉笑着说:“你们放心吧,我已经很久没有头疼了。”何蓉蓉不想让爸妈担心,没有说今天两次头疼的情况。
  妈妈松了口气说:“没有就好。”
  何蓉蓉感觉爸妈的神色不对,似乎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她,于是追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吗?说来听听。”
  何蓉蓉抱着妈妈的胳膊,又催问了两遍。
  爸爸说:“我看孩子已经好了,就告诉她吧。”
  过了一会儿,妈妈小心翼翼地说:“蓉蓉,这封信上的收件人门牌号,是咱们以前那个家的地址。”然后爸妈一起看着何蓉蓉,怕她有什么激烈反应。
  何蓉蓉听了愣了一下:“什么意思?那里不是商场吗?怎么会是咱们以前的家?”
  妈妈继续说:“蓉蓉,是这样的。1989年3月14日之前,我们家是住在木棉道234号的。3月14日这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楼房着火了,我和你爸拉着你逃了出来。可是你被烟火呛昏迷了。后来我们带你去锦城治疗,你才慢慢恢复了。只是,好像你的脑子受到了些损伤,经常头疼,而且很多事情想不起了。为了不刺激你,我们也不敢提以前的事情。我和你爸爸为了给你看病,就搬家到锦城了。我们那幢楼烧坏了,后来就拆了建了商场。”
  何蓉蓉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爸妈没有看过信的内容,可是讲的事情却和信里的故事一样。
  自己就是那个蓉儿?
  何蓉蓉被爸妈的话震惊了。想说不是真的,又深知爸妈绝不会骗自己。想说是真的,可是自己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何蓉蓉只觉得头更疼了,吃过饭便早早躺下睡觉了。
  可是何蓉蓉根本睡不着,她的脑海里,不停地出现一段段中学时的画面,她脑海里的拼图在慢慢完整起来。
  她看到了那个叫王晓飞的男孩,在笑着叫她的名字。
  
  (6)不速之客
  何蓉蓉正在忙着工作,领导带着个瘦老头进门来。
  领导严肃地对何蓉蓉说:“何蓉蓉,你把手上的工作放一下。这是国安部的吴处长,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吴处长走到何蓉蓉身边,压低了声音问:“听说你收到一封来自1989年的信?”
  何蓉蓉迷茫地点头说:“是的。”
  吴处长立马严厉地说:“你马上带上信跟我走!”
  何蓉蓉看着两人的严肃表情,心里也紧张起来了。难道那封信牵涉到什么犯罪活动了?
  何蓉蓉拿了包,跟着吴处长上了单位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
  一关上车门,吴处长就让何蓉蓉把信交给他。
  何蓉蓉捂住包说:“我的信,干嘛给你?”
  吴处长皱着眉头说:“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你接到信以后,是不是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
  何蓉蓉想着这两天自己的头都要炸裂了,于是将信将疑地把信递给了吴处长。
  吴处长接过去马上把信放入了一个亮蹭蹭的金属箱子里,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汽车一路往前开,车内无人说话,气氛很是压抑。
  看着车子慢慢开出市区,向着大黑山方向的山路开去,何蓉蓉实在忍不住,声音发抖地问:“我们这是去哪里?我犯了什么罪吗?”
  坐在副驾驶的吴处长回头对何蓉蓉说:“啊,你不用紧张,你也没犯罪。等会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他的声音比之前缓和多了。
  车子开到了大黑山顶,在一座两层小楼前停下了。这座小楼楼顶有个高高的铁塔,四周有高高的围墙,围墙上缠绕着一圈铁丝网,门口还有站岗的警卫。
  吴处长带着何蓉蓉走进楼里,穿过走廊,来到一个警卫守护的电梯旁。吴处长拿出一个金属牌子,朝着电梯上的一个摄像头示意了一下,电梯门开了。吴处长和何蓉蓉进入电梯,电梯里没有楼层按板,直接开始下坠。
  电梯下坠一瞬间的失重,吓得何蓉蓉“啊”地尖叫起来。
  终于电梯停了,门一开,何蓉蓉就逃了出去。刚迈出两步,何蓉蓉又停住了脚。
  
  (7)原来如此
  何蓉蓉的眼前是一个开阔的大空间,有着发亮的圆穹顶,正中间一个玻璃圆柱,周边靠墙摆着一些巨大的电子设备和计算机,计算机屏幕上的图案和数字在不停变化着。
  吴处长把何蓉蓉带到一个像椅子的设备前,对目瞪口呆的何蓉蓉说:“你现在赶紧坐到这个椅子上。”
  何蓉蓉一坐上椅子,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马上过来,用一个大玻璃罩将何蓉蓉罩住,然后在椅子设备边上一通操作,连了很多的线路,然后吴处长按下了一个红色按钮。
  何蓉蓉感觉玻璃罩里有一股旋转的气流,越来越强,一股力量裹挟着她的身体。何蓉蓉觉得自己就像洗衣机里一件正在被脱水的衣服,被拉扯着、撕裂着。
  终于,吴处长又按下设备边的绿色按钮,渐渐地玻璃罩内的气流消失了。
  何蓉蓉从椅子上下来,有种要虚脱的感觉,好像全身被抽空了一样。
  工作人员扶着何蓉蓉坐到了一个沙发上,吴处长坐到了何蓉蓉对面的椅子上。
  吴处长笑着说:“好了,现在你已经没事了。”
  看到何蓉蓉动了嘴唇想说话,吴处长举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说:“你不用着急,下面,我会把事情给你讲明白。”
  吴处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讲起来。
  “1989年3月14日下午15点,天文学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出现了历史上的最大磁暴。地磁暴发生时,地磁场的快速变化会引发地球空间环境的扰动,尤其是卫星、导航、电力系统。渡口市的电力系统就遭到了惨重破坏,发生了全城的大停电,有的地方还发生了火灾。你家所在的木棉道234号,也发生了火灾,对吧?”
  何蓉蓉点了点头。
  “我是国安部特情处的,是负责处理国内各类超自然事件的部门。我们有一个设备是用来检测城市宇宙能量分布的。”吴处长指着一台巨大的设备说:“就是那台机器,通过外面楼顶的铁塔连通高空电离层。”何蓉蓉看到那台设备像个圆球悬挂在空中,上面布满了一条条长长的天线。
  “大磁暴还会将地球上的一些东西强磁化,使其具有巨大的宇宙能量。我们这台设备监测到木棉道地区的能量特别强,经过两个月的搜寻,我们终于找到了能量聚集的地方,就是这个邮筒。”吴处长指着屋子中间的那个大玻璃圆柱。何蓉蓉这才看清楚,玻璃圆柱里是一个老式的绿色邮筒。
  “宇宙能量的威力巨大,甚至可以扭曲、穿越时空线。你知道多维时空吧?”吴处长不等何蓉蓉回答,继续接着说:“这个聚集了宇宙能量的邮筒,就像科幻故事里的时光门,邮筒中的东西会被送到不同的时空去。当然了,由于是随机的,所以会被送到哪个时空,没人知道。这些年,我们已经发现了六封时空错位的信。不过,这些错位时空的东西会带着残留的能量,对目的地时空的事物产生破坏。
  何蓉蓉已经听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的意思,我收到的信件上有残留的能量?”
  吴处长点头说:“是的。你是不是接到信以后身体不舒服了?那就是受到了信上的能量干扰。我们用矽钢片做的金属屏蔽箱子放信,可以把上面残留的能量屏蔽。刚才,我们用设备收集了你身上多余的能量。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何蓉蓉这才明白,这两天的头痛和记忆恢复,是因为信件上能量的影响。
  何蓉蓉好奇地问:“那你们现在用这些宇宙能量做什么?”
  吴处长充满豪情地说:“我们在研究能量对时空的影响方向和力度,希望未来可以造出时空控制机,控制这些能量,实现时空穿越。也就是说,把任意的事物送到我们想去的目的地时空。”
  
  (8)我想告诉你
  何蓉蓉开着车回到了弄弄沟一中,她曾经读了三年初中和一年高中的学校。
  校园里的教学楼、宿舍楼、操场、食堂,都和她刚找回的记忆里的情景吻合了。
  她看到了王晓飞缠着她学旋球的乒乓球台。她看到了操场边王晓飞给她买棒冰的小卖部。她看到了王晓飞要给她买小炒的食堂。她看到了王晓飞坐过的座位……
  何蓉蓉找到学校档案室,查到王晓飞高中毕业后考上了锦城的大学。那所大学离何蓉蓉在锦城的家特别近,只隔了两个街区。可是两人却从没遇到过。
  何蓉蓉心中不胜唏嘘。
  然后,何蓉蓉来到了长寿路19号,这里是王晓飞家以前的住址。
  长寿路是老城区,还保留着原始模样,街道两边基本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
  何蓉蓉一个个门牌号看过去,终于在一个上坡路的岔道边,看到了贴着“19”的一幢楼房。
  这是一幢80年代的红砖房,楼高五层,每层楼有一个长廊,连着四户人家。
  何蓉蓉站在楼前张望了一会儿,看到一楼一户人家的窗户里有个老太太在浇花。
  何蓉蓉走过去问:“阿姨,请问,这幢楼有叫王晓飞的吗?”
  老太太眯缝着眼瞅着何蓉蓉,说:“王晓飞啊?有啊,他家住三楼。不过啊,他08年的时候在锦城工作,然后去地震灾区救援,遇上塌方,人就没得啰。”
  何蓉蓉顿时心口一堵,眼泪涌了上来。
  错过的时空,终究是错过了。
  何蓉蓉看向天空,傍晚的天空是墨蓝墨蓝的,像蒙着一块布,天边隐约有些星星在闪烁。
  何蓉蓉望着天空最亮的星星,在心里说:“王晓飞,我收到你的信了,我想告诉你,我也喜欢你。”
(1)奇怪的信
  “何姐,你的信。”
  忙了一上午,何蓉蓉刚把电脑关掉,准备收拾一下去食堂吃饭,总务办的小贾就进门来,递给她一封信。
  何蓉蓉接过信还没看,小贾就在一边喊着:“好奇怪,这年头还有人写信啊。谁给你写的啊?还有,我平时拿了报纸就是堆角落里,看都不看。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翻了下,才看到有你的信。不然啊,过些天就卖废品卖掉了。”
  小贾负责总务办文件的收发工作。这些年,随着网络和移动通信的发展,报纸、信件都是稀罕物了。单位的报纸是上级主管部门要求订的,但是没人看,也就只有卖废品的价值了。
  何蓉蓉心里也觉得奇怪,看了看手上的信封。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白色信封,收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木棉大道324号”,收信人“何蓉蓉”,寄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长寿路19号”。手写的字迹笔走龙蛇,这么好看的字现在也很少见了。人们都习惯用电脑打字,不擅长书写了。
  “这个地址不对啊。我们单位地址不是木棉道326号吗?这个是324号的,会不会送错了?单位名称也没有写。”何蓉蓉想,这可能不是自己的信呢,幸好没有随便拆开。
  “邮递员也说奇怪,他说324号是木棉商场的门牌号。去问过了,没有叫何蓉蓉的。商场有个服务员认得你,又在同一条街上,就让邮递员送到我们单位来了。可能是门牌号数字写错了。”小贾解释道。
  何蓉蓉还是疑惑得很,不知道该不该拆这封信。万一不是自己的呢?
  两人对着信封琢磨着,何蓉蓉又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
  “你看,这个邮票也很奇怪,怎么才8分钱呢?现在寄个快递最少也要十块钱啊。咦?这个邮戳怎么是198…9年4月几号?看不清楚了。”
  小贾也凑过来仔细看着,“是啊,好像真是1989年。真是太奇怪了。现在都2021年了。哇,快30年了哦。”
  两人都被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小贾撺掇着说:“要不你拆了看下,说不定能知道更多的信息呢?说不定可以找到真正的收信人呢?拆嘛,拆嘛。”
  犹豫了一会儿,何蓉蓉把信拆开了。
  
  (2)如果知道会这样
  蓉儿:
  你现在还好吗?我很担心你。
  3月15日下午,我听王瑜说你家那幢房子着火了,你们一家都被送到了医院。放学后,我去了医院,看到了你爸妈,他们已经没事了,你还在昏迷中。16日我再去医院,医生说你爸妈送你到锦城去治疗了。
  这段时间,我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你们那幢楼的人都因为火灾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你们家的情况。我每天都揪着心,担心着你的安危。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每天祈求老天保佑你,让你尽早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学校来。那样,我就又可以每天看到你了。
  今天张老师说,你爸妈来给你办了转学手续,还说你经过治疗已经醒过来了,因为后续还要在锦城治疗和定期复查,所以,你以后就在锦城读书生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你已经平安了,难过的是我们就这样分开了。
  如果知道会这样,3月12日那天下午,我们在滨江公园玩,我就应该勇敢地对你说出我的心里话来。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悔恨不已了。这也是我决定今天写这封信的原因,我要把想说的话都告诉你。
  蓉儿,我们从初中就是同班同学了。你漂亮、大方、优秀,同学们都很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可是我知道,我的喜欢和别人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其它人了,只能看到你。每次听到你说话,我都感觉你的声音从我的耳朵进来,然后落到我的心湖里,心波荡漾。每次听到你的名字,我都感觉我的心会突然跳空一拍,敏锐地关注和你相关的事情。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我不懂,我只知道一想到你,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傻笑。我不懂,我只知道总是想追寻你的身影。你一定不相信,每天早锻炼的时间,哪怕操场上满满的都是人,我总能一眼就找到你。这可能就是心灵感应吧。
  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看到你的名字出现在光荣榜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英姿飒爽打乒乓球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和同学们笑着聊天的时候;也许是在校车上看到你打瞌睡的时候……你在我的心田里,已经生了根发了芽了。
  3月11日周六下午大扫除,我和你分在一组,去打扫大楼梯片区。大楼梯上就我们两个人,你扫右边我扫左边。我们同步一级一级往下扫,扫帚在台阶的中间会相遇。有几次我故意用扫帚压住你的扫帚,你气得怪我“你干嘛呀”,我却偷着乐。后来,你一边扫一边唱歌。你唱的是齐秦的《大约在冬季》。你唱得真好听,我不敢唱出来,就在心里和你一起唱。我们干完活以后,收拾了扫帚、撮箕往教室走。你看到路边的草叶上挂着的雨滴,说亮晶晶的真好看。我小心翼翼摘了一片挂着雨滴的草叶给你,说是送你的珍珠。你笑我幼稚,却小心地接过了草叶。可惜,那颗雨滴还是掉到地上了。然后我约你周日下午到滨江公园玩,你一开始不答应,我又问了你两遍,你才笑着答应了。
  你知道吗,听到你答应单独和我去滨江公园玩,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11日晚上我激动得一夜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见面后要不要和你说“我喜欢你”。12日下午我早早就到滨江公园了。那天你没有穿校服,穿了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前额刘海上有一条白色的发带,真是太漂亮了。看到你,我的心又乱跳不停。后来我们走在滨江公园的栈道上,聊各自的爱好、一起喂公园里的小鱼,后来我们还一起坐了游乐区的蹦蹦车。你笑得像花儿一样。那时,我觉得全世界都是美好的,我们的未来都是美好的。
  只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对你说出“我喜欢你”。我以为以后会有很多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才过了两天,老天就给了我一个致命打击。14日只是全城电路故障停电而已,为什么你家那幢楼会失火,还让你陷入了昏迷?为什么老天让你遭遇这样的不幸?为什么老天让我遭遇这样的不幸!老天实在太残忍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你终于没事了。只是不知道你在锦城的地址,我只有把信寄到你家,希望你爸妈能把信带给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封信,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只有期盼着,我们都好好地保重,等待相见的那一天。
  盼回信,给我一些你的消息,以让我心安。
   王晓飞
   1989.4.10深夜
  
  (3)不记得了
  何蓉蓉看完信,摇着头说:“这是一个中学生的情书,写信的人叫王晓飞。我不认识。”
  小贾刚才也凑近了在看信,可是看得不是很全,便把信拿过去,又浏览了一遍,然后笑着说:“年轻人就是有激情,爱得死去活来的,好笑得很。”
  “我倒觉得这个王晓飞挺深情的。就是寄错人了。”何蓉蓉把信塞到了包里,收拾了一下桌面,和小贾去食堂吃饭了。
  午休的时间很短,要赶紧吃好饭再休息一会儿,不然下午又是一堆的工作要处理,精力要支撑不了了。
  小贾一边走一边说:“何姐,刚才那封信是89年3月写的,那时候你多大?是不是也在读中学?”
  何蓉蓉算了下,点头说:“89年,3月啊……应该是高一。”
  1989年,好遥远的年份,遥远到何蓉蓉只有一些很模糊的记忆了。何蓉蓉总是觉得自己记性不好,过去的事情忘记了很多。就像一幅残缺的拼图,记忆里有很多黑洞。
  小贾眨巴着眼睛说:“何姐,你那时候有没有谈恋爱?来,说说嘛。”
  何蓉蓉说:“我读书的时候很单纯的,就只知道读书考试。”
  小贾有些失望:“不是吧,何姐,你这么漂亮,在学校里肯定追求的人很多,怎么可能没有故事啊。”
  何蓉蓉拍了小贾一下说:“真的没有嘛。总不能为了八卦,我编一个给你吧。来,说说你的故事。”
  小贾眉飞色舞地开始讲她的“艳遇”。
  何蓉蓉笑着听着,心里却有些走神。何蓉蓉很想知道王晓飞和蓉儿后来怎样了。可是现在,这封信阴差阳错到了自己这里,蓉儿是不可能知道王晓飞的一片心意了。
  “老天实在太残忍了。”何蓉蓉想起了信里的一句话,不禁叹了口气。
  
  (4)你吹过的风
  中午休息的时候,何蓉蓉总是感到一阵阵的头疼,也没有休息好。下午刚上班,领导来了个电话,让何蓉蓉赶紧把一份材料送到总局去。
  何蓉蓉忙不迭地用手机从网上叫了辆出租车,拿了材料赶去总局。往常和总局进行材料交接很麻烦,基本都要花费三、四个小时。没想到这一次材料交接很顺利,两个小时就弄好了。何蓉蓉从总局出来,想着再回单位也比较折腾,就打算直接回爸妈家休息了。老公孩子出去旅游了,最近何蓉蓉都住在爸妈家。
  总局出来不远的路口,何蓉蓉看到了一个路牌,路牌上有一个箭头,箭头后面写着“滨江公园”四个字。
  何蓉蓉心念一动,想起那封信中提到了滨江公园,便临时决定去公园里转转。
  滨江公园建在金沙江边。在沿江的浅水区和岸边,用围墙围了一片区域做了市民公园。公园里种满高大的树木,林间是蜿蜒的木栈道,连通戏鱼池、植物区、游乐区。滨江公园不大,是渡口市较老的公园,设施都有些老旧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来玩了。
  何蓉蓉走在安静的公园里,脚下的木栈道不时发出“嘎吱”的声音。一阵阵江风吹来,凉爽湿润。树梢在江风中摇摆,发出“哗哗”的声音。
  何蓉蓉吹着风,听着风声起伏,仿佛听到了来自遥远时空的两个年轻人的笑声和说话声。
  “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喜欢紫色。”
  “你看那条小鱼像不像你?脸蛋圆鼓鼓的。”
  “哼!你这是说我丑吗?”
  “哎~~转弯!转弯!你别撞我啊……”
  “哈哈,你逃不掉的!”
  何蓉蓉觉得一阵剧烈的头痛,强忍着痛打了车回家了。
  
  (5)如梦初醒
  回到家,何蓉蓉爸妈正在准备晚饭,看到她有点吃惊。平日里,何蓉蓉总是要加班晚点才会回来,今天破天荒地早回了。
  何蓉蓉进门把鞋一换、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到自己小屋去换家居服了。
  妈妈唠叨着说:“每次都这样,东西乱丢。”然后妈妈把何蓉蓉的鞋在鞋架上摆好,又去沙发上拿了何蓉蓉的包准备挂到门后去,突然发现包里有东西掉到沙发地上了。
  妈妈继续唠叨着:“叫你包的拉链要拉上,你看,东西都掉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嘛?”妈妈弯腰捡起来一看:“是一封信啊。”
  何蓉蓉从屋里出来,嬉皮笑脸地应着:“知道啦,以后保证改正。您老人家就少唠叨两句啦。”
  然后何蓉蓉走到妈妈身边,说:“这封信哦,可奇怪了。不知道是谁寄错了,收信人和我一样的名字。不过呢,除了名字对得上,其它都不对。还有啊,你们看,这信竟然是89年4月寄出的。奇怪吧?”
  爸爸听了,马上过来,和妈妈一起盯着信封看,然后两人互相看了几眼,似乎欲言又止。
  过了会儿,妈妈犹豫地说:“蓉蓉,你最近还有头疼吗?”
  何蓉蓉笑着说:“你们放心吧,我已经很久没有头疼了。”何蓉蓉不想让爸妈担心,没有说今天两次头疼的情况。
  妈妈松了口气说:“没有就好。”
  何蓉蓉感觉爸妈的神色不对,似乎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她,于是追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吗?说来听听。”
  何蓉蓉抱着妈妈的胳膊,又催问了两遍。
  爸爸说:“我看孩子已经好了,就告诉她吧。”
  过了一会儿,妈妈小心翼翼地说:“蓉蓉,这封信上的收件人门牌号,是咱们以前那个家的地址。”然后爸妈一起看着何蓉蓉,怕她有什么激烈反应。
  何蓉蓉听了愣了一下:“什么意思?那里不是商场吗?怎么会是咱们以前的家?”
  妈妈继续说:“蓉蓉,是这样的。1989年3月14日之前,我们家是住在木棉道234号的。3月14日这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楼房着火了,我和你爸拉着你逃了出来。可是你被烟火呛昏迷了。后来我们带你去锦城治疗,你才慢慢恢复了。只是,好像你的脑子受到了些损伤,经常头疼,而且很多事情想不起了。为了不刺激你,我们也不敢提以前的事情。我和你爸爸为了给你看病,就搬家到锦城了。我们那幢楼烧坏了,后来就拆了建了商场。”
  何蓉蓉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爸妈没有看过信的内容,可是讲的事情却和信里的故事一样。
  自己就是那个蓉儿?
  何蓉蓉被爸妈的话震惊了。想说不是真的,又深知爸妈绝不会骗自己。想说是真的,可是自己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何蓉蓉只觉得头更疼了,吃过饭便早早躺下睡觉了。
  可是何蓉蓉根本睡不着,她的脑海里,不停地出现一段段中学时的画面,她脑海里的拼图在慢慢完整起来。
  她看到了那个叫王晓飞的男孩,在笑着叫她的名字。
  
  (6)不速之客
  何蓉蓉正在忙着工作,领导带着个瘦老头进门来。
  领导严肃地对何蓉蓉说:“何蓉蓉,你把手上的工作放一下。这是国安部的吴处长,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吴处长走到何蓉蓉身边,压低了声音问:“听说你收到一封来自1989年的信?”
  何蓉蓉迷茫地点头说:“是的。”
  吴处长立马严厉地说:“你马上带上信跟我走!”
  何蓉蓉看着两人的严肃表情,心里也紧张起来了。难道那封信牵涉到什么犯罪活动了?
  何蓉蓉拿了包,跟着吴处长上了单位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
  一关上车门,吴处长就让何蓉蓉把信交给他。
  何蓉蓉捂住包说:“我的信,干嘛给你?”
  吴处长皱着眉头说:“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你接到信以后,是不是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
  何蓉蓉想着这两天自己的头都要炸裂了,于是将信将疑地把信递给了吴处长。
  吴处长接过去马上把信放入了一个亮蹭蹭的金属箱子里,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汽车一路往前开,车内无人说话,气氛很是压抑。
  看着车子慢慢开出市区,向着大黑山方向的山路开去,何蓉蓉实在忍不住,声音发抖地问:“我们这是去哪里?我犯了什么罪吗?”
  坐在副驾驶的吴处长回头对何蓉蓉说:“啊,你不用紧张,你也没犯罪。等会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他的声音比之前缓和多了。
  车子开到了大黑山顶,在一座两层小楼前停下了。这座小楼楼顶有个高高的铁塔,四周有高高的围墙,围墙上缠绕着一圈铁丝网,门口还有站岗的警卫。
  吴处长带着何蓉蓉走进楼里,穿过走廊,来到一个警卫守护的电梯旁。吴处长拿出一个金属牌子,朝着电梯上的一个摄像头示意了一下,电梯门开了。吴处长和何蓉蓉进入电梯,电梯里没有楼层按板,直接开始下坠。
  电梯下坠一瞬间的失重,吓得何蓉蓉“啊”地尖叫起来。
  终于电梯停了,门一开,何蓉蓉就逃了出去。刚迈出两步,何蓉蓉又停住了脚。
  
  (7)原来如此
  何蓉蓉的眼前是一个开阔的大空间,有着发亮的圆穹顶,正中间一个玻璃圆柱,周边靠墙摆着一些巨大的电子设备和计算机,计算机屏幕上的图案和数字在不停变化着。
  吴处长把何蓉蓉带到一个像椅子的设备前,对目瞪口呆的何蓉蓉说:“你现在赶紧坐到这个椅子上。”
  何蓉蓉一坐上椅子,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马上过来,用一个大玻璃罩将何蓉蓉罩住,然后在椅子设备边上一通操作,连了很多的线路,然后吴处长按下了一个红色按钮。
  何蓉蓉感觉玻璃罩里有一股旋转的气流,越来越强,一股力量裹挟着她的身体。何蓉蓉觉得自己就像洗衣机里一件正在被脱水的衣服,被拉扯着、撕裂着。
  终于,吴处长又按下设备边的绿色按钮,渐渐地玻璃罩内的气流消失了。
  何蓉蓉从椅子上下来,有种要虚脱的感觉,好像全身被抽空了一样。
  工作人员扶着何蓉蓉坐到了一个沙发上,吴处长坐到了何蓉蓉对面的椅子上。
  吴处长笑着说:“好了,现在你已经没事了。”
  看到何蓉蓉动了嘴唇想说话,吴处长举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说:“你不用着急,下面,我会把事情给你讲明白。”
  吴处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讲起来。
  “1989年3月14日下午15点,天文学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出现了历史上的最大磁暴。地磁暴发生时,地磁场的快速变化会引发地球空间环境的扰动,尤其是卫星、导航、电力系统。渡口市的电力系统就遭到了惨重破坏,发生了全城的大停电,有的地方还发生了火灾。你家所在的木棉道234号,也发生了火灾,对吧?”
  何蓉蓉点了点头。
  “我是国安部特情处的,是负责处理国内各类超自然事件的部门。我们有一个设备是用来检测城市宇宙能量分布的。”吴处长指着一台巨大的设备说:“就是那台机器,通过外面楼顶的铁塔连通高空电离层。”何蓉蓉看到那台设备像个圆球悬挂在空中,上面布满了一条条长长的天线。
  “大磁暴还会将地球上的一些东西强磁化,使其具有巨大的宇宙能量。我们这台设备监测到木棉道地区的能量特别强,经过两个月的搜寻,我们终于找到了能量聚集的地方,就是这个邮筒。”吴处长指着屋子中间的那个大玻璃圆柱。何蓉蓉这才看清楚,玻璃圆柱里是一个老式的绿色邮筒。
  “宇宙能量的威力巨大,甚至可以扭曲、穿越时空线。你知道多维时空吧?”吴处长不等何蓉蓉回答,继续接着说:“这个聚集了宇宙能量的邮筒,就像科幻故事里的时光门,邮筒中的东西会被送到不同的时空去。当然了,由于是随机的,所以会被送到哪个时空,没人知道。这些年,我们已经发现了六封时空错位的信。不过,这些错位时空的东西会带着残留的能量,对目的地时空的事物产生破坏。
  何蓉蓉已经听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的意思,我收到的信件上有残留的能量?”
  吴处长点头说:“是的。你是不是接到信以后身体不舒服了?那就是受到了信上的能量干扰。我们用矽钢片做的金属屏蔽箱子放信,可以把上面残留的能量屏蔽。刚才,我们用设备收集了你身上多余的能量。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何蓉蓉这才明白,这两天的头痛和记忆恢复,是因为信件上能量的影响。
  何蓉蓉好奇地问:“那你们现在用这些宇宙能量做什么?”
  吴处长充满豪情地说:“我们在研究能量对时空的影响方向和力度,希望未来可以造出时空控制机,控制这些能量,实现时空穿越。也就是说,把任意的事物送到我们想去的目的地时空。”
  
  (8)我想告诉你
  何蓉蓉开着车回到了弄弄沟一中,她曾经读了三年初中和一年高中的学校。
  校园里的教学楼、宿舍楼、操场、食堂,都和她刚找回的记忆里的情景吻合了。
  她看到了王晓飞缠着她学旋球的乒乓球台。她看到了操场边王晓飞给她买棒冰的小卖部。她看到了王晓飞要给她买小炒的食堂。她看到了王晓飞坐过的座位……
  何蓉蓉找到学校档案室,查到王晓飞高中毕业后考上了锦城的大学。那所大学离何蓉蓉在锦城的家特别近,只隔了两个街区。可是两人却从没遇到过。
  何蓉蓉心中不胜唏嘘。
  然后,何蓉蓉来到了长寿路19号,这里是王晓飞家以前的住址。
  长寿路是老城区,还保留着原始模样,街道两边基本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
  何蓉蓉一个个门牌号看过去,终于在一个上坡路的岔道边,看到了贴着“19”的一幢楼房。
  这是一幢80年代的红砖房,楼高五层,每层楼有一个长廊,连着四户人家。
  何蓉蓉站在楼前张望了一会儿,看到一楼一户人家的窗户里有个老太太在浇花。
  何蓉蓉走过去问:“阿姨,请问,这幢楼有叫王晓飞的吗?”
  老太太眯缝着眼瞅着何蓉蓉,说:“王晓飞啊?有啊,他家住三楼。不过啊,他08年的时候在锦城工作,然后去地震灾区救援,遇上塌方,人就没得啰。”
  何蓉蓉顿时心口一堵,眼泪涌了上来。
  错过的时空,终究是错过了。
  何蓉蓉看向天空,傍晚的天空是墨蓝墨蓝的,像蒙着一块布,天边隐约有些星星在闪烁。
  何蓉蓉望着天空最亮的星星,在心里说:“王晓飞,我收到你的信了,我想告诉你,我也喜欢你。”
(1)奇怪的信
  “何姐,你的信。”
  忙了一上午,何蓉蓉刚把电脑关掉,准备收拾一下去食堂吃饭,总务办的小贾就进门来,递给她一封信。
  何蓉蓉接过信还没看,小贾就在一边喊着:“好奇怪,这年头还有人写信啊。谁给你写的啊?还有,我平时拿了报纸就是堆角落里,看都不看。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翻了下,才看到有你的信。不然啊,过些天就卖废品卖掉了。”
  小贾负责总务办文件的收发工作。这些年,随着网络和移动通信的发展,报纸、信件都是稀罕物了。单位的报纸是上级主管部门要求订的,但是没人看,也就只有卖废品的价值了。
  何蓉蓉心里也觉得奇怪,看了看手上的信封。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白色信封,收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木棉大道324号”,收信人“何蓉蓉”,寄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长寿路19号”。手写的字迹笔走龙蛇,这么好看的字现在也很少见了。人们都习惯用电脑打字,不擅长书写了。
  “这个地址不对啊。我们单位地址不是木棉道326号吗?这个是324号的,会不会送错了?单位名称也没有写。”何蓉蓉想,这可能不是自己的信呢,幸好没有随便拆开。
  “邮递员也说奇怪,他说324号是木棉商场的门牌号。去问过了,没有叫何蓉蓉的。商场有个服务员认得你,又在同一条街上,就让邮递员送到我们单位来了。可能是门牌号数字写错了。”小贾解释道。
  何蓉蓉还是疑惑得很,不知道该不该拆这封信。万一不是自己的呢?
  两人对着信封琢磨着,何蓉蓉又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
  “你看,这个邮票也很奇怪,怎么才8分钱呢?现在寄个快递最少也要十块钱啊。咦?这个邮戳怎么是198…9年4月几号?看不清楚了。”
  小贾也凑过来仔细看着,“是啊,好像真是1989年。真是太奇怪了。现在都2021年了。哇,快30年了哦。”
  两人都被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小贾撺掇着说:“要不你拆了看下,说不定能知道更多的信息呢?说不定可以找到真正的收信人呢?拆嘛,拆嘛。”
  犹豫了一会儿,何蓉蓉把信拆开了。
  
  (2)如果知道会这样
  蓉儿:
  你现在还好吗?我很担心你。
  3月15日下午,我听王瑜说你家那幢房子着火了,你们一家都被送到了医院。放学后,我去了医院,看到了你爸妈,他们已经没事了,你还在昏迷中。16日我再去医院,医生说你爸妈送你到锦城去治疗了。
  这段时间,我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你们那幢楼的人都因为火灾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你们家的情况。我每天都揪着心,担心着你的安危。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每天祈求老天保佑你,让你尽早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学校来。那样,我就又可以每天看到你了。
  今天张老师说,你爸妈来给你办了转学手续,还说你经过治疗已经醒过来了,因为后续还要在锦城治疗和定期复查,所以,你以后就在锦城读书生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你已经平安了,难过的是我们就这样分开了。
  如果知道会这样,3月12日那天下午,我们在滨江公园玩,我就应该勇敢地对你说出我的心里话来。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悔恨不已了。这也是我决定今天写这封信的原因,我要把想说的话都告诉你。
  蓉儿,我们从初中就是同班同学了。你漂亮、大方、优秀,同学们都很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可是我知道,我的喜欢和别人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其它人了,只能看到你。每次听到你说话,我都感觉你的声音从我的耳朵进来,然后落到我的心湖里,心波荡漾。每次听到你的名字,我都感觉我的心会突然跳空一拍,敏锐地关注和你相关的事情。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我不懂,我只知道一想到你,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傻笑。我不懂,我只知道总是想追寻你的身影。你一定不相信,每天早锻炼的时间,哪怕操场上满满的都是人,我总能一眼就找到你。这可能就是心灵感应吧。
  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看到你的名字出现在光荣榜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英姿飒爽打乒乓球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和同学们笑着聊天的时候;也许是在校车上看到你打瞌睡的时候……你在我的心田里,已经生了根发了芽了。
  3月11日周六下午大扫除,我和你分在一组,去打扫大楼梯片区。大楼梯上就我们两个人,你扫右边我扫左边。我们同步一级一级往下扫,扫帚在台阶的中间会相遇。有几次我故意用扫帚压住你的扫帚,你气得怪我“你干嘛呀”,我却偷着乐。后来,你一边扫一边唱歌。你唱的是齐秦的《大约在冬季》。你唱得真好听,我不敢唱出来,就在心里和你一起唱。我们干完活以后,收拾了扫帚、撮箕往教室走。你看到路边的草叶上挂着的雨滴,说亮晶晶的真好看。我小心翼翼摘了一片挂着雨滴的草叶给你,说是送你的珍珠。你笑我幼稚,却小心地接过了草叶。可惜,那颗雨滴还是掉到地上了。然后我约你周日下午到滨江公园玩,你一开始不答应,我又问了你两遍,你才笑着答应了。
  你知道吗,听到你答应单独和我去滨江公园玩,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11日晚上我激动得一夜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见面后要不要和你说“我喜欢你”。12日下午我早早就到滨江公园了。那天你没有穿校服,穿了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前额刘海上有一条白色的发带,真是太漂亮了。看到你,我的心又乱跳不停。后来我们走在滨江公园的栈道上,聊各自的爱好、一起喂公园里的小鱼,后来我们还一起坐了游乐区的蹦蹦车。你笑得像花儿一样。那时,我觉得全世界都是美好的,我们的未来都是美好的。
  只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对你说出“我喜欢你”。我以为以后会有很多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才过了两天,老天就给了我一个致命打击。14日只是全城电路故障停电而已,为什么你家那幢楼会失火,还让你陷入了昏迷?为什么老天让你遭遇这样的不幸?为什么老天让我遭遇这样的不幸!老天实在太残忍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你终于没事了。只是不知道你在锦城的地址,我只有把信寄到你家,希望你爸妈能把信带给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封信,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只有期盼着,我们都好好地保重,等待相见的那一天。
  盼回信,给我一些你的消息,以让我心安。
   王晓飞
   1989.4.10深夜
  
  (3)不记得了
  何蓉蓉看完信,摇着头说:“这是一个中学生的情书,写信的人叫王晓飞。我不认识。”
  小贾刚才也凑近了在看信,可是看得不是很全,便把信拿过去,又浏览了一遍,然后笑着说:“年轻人就是有激情,爱得死去活来的,好笑得很。”
  “我倒觉得这个王晓飞挺深情的。就是寄错人了。”何蓉蓉把信塞到了包里,收拾了一下桌面,和小贾去食堂吃饭了。
  午休的时间很短,要赶紧吃好饭再休息一会儿,不然下午又是一堆的工作要处理,精力要支撑不了了。
  小贾一边走一边说:“何姐,刚才那封信是89年3月写的,那时候你多大?是不是也在读中学?”
  何蓉蓉算了下,点头说:“89年,3月啊……应该是高一。”
  1989年,好遥远的年份,遥远到何蓉蓉只有一些很模糊的记忆了。何蓉蓉总是觉得自己记性不好,过去的事情忘记了很多。就像一幅残缺的拼图,记忆里有很多黑洞。
  小贾眨巴着眼睛说:“何姐,你那时候有没有谈恋爱?来,说说嘛。”
  何蓉蓉说:“我读书的时候很单纯的,就只知道读书考试。”
  小贾有些失望:“不是吧,何姐,你这么漂亮,在学校里肯定追求的人很多,怎么可能没有故事啊。”
  何蓉蓉拍了小贾一下说:“真的没有嘛。总不能为了八卦,我编一个给你吧。来,说说你的故事。”
  小贾眉飞色舞地开始讲她的“艳遇”。
  何蓉蓉笑着听着,心里却有些走神。何蓉蓉很想知道王晓飞和蓉儿后来怎样了。可是现在,这封信阴差阳错到了自己这里,蓉儿是不可能知道王晓飞的一片心意了。
  “老天实在太残忍了。”何蓉蓉想起了信里的一句话,不禁叹了口气。
  
  (4)你吹过的风
  中午休息的时候,何蓉蓉总是感到一阵阵的头疼,也没有休息好。下午刚上班,领导来了个电话,让何蓉蓉赶紧把一份材料送到总局去。
  何蓉蓉忙不迭地用手机从网上叫了辆出租车,拿了材料赶去总局。往常和总局进行材料交接很麻烦,基本都要花费三、四个小时。没想到这一次材料交接很顺利,两个小时就弄好了。何蓉蓉从总局出来,想着再回单位也比较折腾,就打算直接回爸妈家休息了。老公孩子出去旅游了,最近何蓉蓉都住在爸妈家。
  总局出来不远的路口,何蓉蓉看到了一个路牌,路牌上有一个箭头,箭头后面写着“滨江公园”四个字。
  何蓉蓉心念一动,想起那封信中提到了滨江公园,便临时决定去公园里转转。
  滨江公园建在金沙江边。在沿江的浅水区和岸边,用围墙围了一片区域做了市民公园。公园里种满高大的树木,林间是蜿蜒的木栈道,连通戏鱼池、植物区、游乐区。滨江公园不大,是渡口市较老的公园,设施都有些老旧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来玩了。
  何蓉蓉走在安静的公园里,脚下的木栈道不时发出“嘎吱”的声音。一阵阵江风吹来,凉爽湿润。树梢在江风中摇摆,发出“哗哗”的声音。
  何蓉蓉吹着风,听着风声起伏,仿佛听到了来自遥远时空的两个年轻人的笑声和说话声。
  “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喜欢紫色。”
  “你看那条小鱼像不像你?脸蛋圆鼓鼓的。”
  “哼!你这是说我丑吗?”
  “哎~~转弯!转弯!你别撞我啊……”
  “哈哈,你逃不掉的!”
  何蓉蓉觉得一阵剧烈的头痛,强忍着痛打了车回家了。
  
  (5)如梦初醒
  回到家,何蓉蓉爸妈正在准备晚饭,看到她有点吃惊。平日里,何蓉蓉总是要加班晚点才会回来,今天破天荒地早回了。
  何蓉蓉进门把鞋一换、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到自己小屋去换家居服了。
  妈妈唠叨着说:“每次都这样,东西乱丢。”然后妈妈把何蓉蓉的鞋在鞋架上摆好,又去沙发上拿了何蓉蓉的包准备挂到门后去,突然发现包里有东西掉到沙发地上了。
  妈妈继续唠叨着:“叫你包的拉链要拉上,你看,东西都掉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嘛?”妈妈弯腰捡起来一看:“是一封信啊。”
  何蓉蓉从屋里出来,嬉皮笑脸地应着:“知道啦,以后保证改正。您老人家就少唠叨两句啦。”
  然后何蓉蓉走到妈妈身边,说:“这封信哦,可奇怪了。不知道是谁寄错了,收信人和我一样的名字。不过呢,除了名字对得上,其它都不对。还有啊,你们看,这信竟然是89年4月寄出的。奇怪吧?”
  爸爸听了,马上过来,和妈妈一起盯着信封看,然后两人互相看了几眼,似乎欲言又止。
  过了会儿,妈妈犹豫地说:“蓉蓉,你最近还有头疼吗?”
  何蓉蓉笑着说:“你们放心吧,我已经很久没有头疼了。”何蓉蓉不想让爸妈担心,没有说今天两次头疼的情况。
  妈妈松了口气说:“没有就好。”
  何蓉蓉感觉爸妈的神色不对,似乎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她,于是追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吗?说来听听。”
  何蓉蓉抱着妈妈的胳膊,又催问了两遍。
  爸爸说:“我看孩子已经好了,就告诉她吧。”
  过了一会儿,妈妈小心翼翼地说:“蓉蓉,这封信上的收件人门牌号,是咱们以前那个家的地址。”然后爸妈一起看着何蓉蓉,怕她有什么激烈反应。
  何蓉蓉听了愣了一下:“什么意思?那里不是商场吗?怎么会是咱们以前的家?”
  妈妈继续说:“蓉蓉,是这样的。1989年3月14日之前,我们家是住在木棉道234号的。3月14日这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楼房着火了,我和你爸拉着你逃了出来。可是你被烟火呛昏迷了。后来我们带你去锦城治疗,你才慢慢恢复了。只是,好像你的脑子受到了些损伤,经常头疼,而且很多事情想不起了。为了不刺激你,我们也不敢提以前的事情。我和你爸爸为了给你看病,就搬家到锦城了。我们那幢楼烧坏了,后来就拆了建了商场。”
  何蓉蓉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爸妈没有看过信的内容,可是讲的事情却和信里的故事一样。
  自己就是那个蓉儿?
  何蓉蓉被爸妈的话震惊了。想说不是真的,又深知爸妈绝不会骗自己。想说是真的,可是自己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何蓉蓉只觉得头更疼了,吃过饭便早早躺下睡觉了。
  可是何蓉蓉根本睡不着,她的脑海里,不停地出现一段段中学时的画面,她脑海里的拼图在慢慢完整起来。
  她看到了那个叫王晓飞的男孩,在笑着叫她的名字。
  
  (6)不速之客
  何蓉蓉正在忙着工作,领导带着个瘦老头进门来。
  领导严肃地对何蓉蓉说:“何蓉蓉,你把手上的工作放一下。这是国安部的吴处长,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吴处长走到何蓉蓉身边,压低了声音问:“听说你收到一封来自1989年的信?”
  何蓉蓉迷茫地点头说:“是的。”
  吴处长立马严厉地说:“你马上带上信跟我走!”
  何蓉蓉看着两人的严肃表情,心里也紧张起来了。难道那封信牵涉到什么犯罪活动了?
  何蓉蓉拿了包,跟着吴处长上了单位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
  一关上车门,吴处长就让何蓉蓉把信交给他。
  何蓉蓉捂住包说:“我的信,干嘛给你?”
  吴处长皱着眉头说:“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你接到信以后,是不是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
  何蓉蓉想着这两天自己的头都要炸裂了,于是将信将疑地把信递给了吴处长。
  吴处长接过去马上把信放入了一个亮蹭蹭的金属箱子里,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汽车一路往前开,车内无人说话,气氛很是压抑。
  看着车子慢慢开出市区,向着大黑山方向的山路开去,何蓉蓉实在忍不住,声音发抖地问:“我们这是去哪里?我犯了什么罪吗?”
  坐在副驾驶的吴处长回头对何蓉蓉说:“啊,你不用紧张,你也没犯罪。等会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他的声音比之前缓和多了。
  车子开到了大黑山顶,在一座两层小楼前停下了。这座小楼楼顶有个高高的铁塔,四周有高高的围墙,围墙上缠绕着一圈铁丝网,门口还有站岗的警卫。
  吴处长带着何蓉蓉走进楼里,穿过走廊,来到一个警卫守护的电梯旁。吴处长拿出一个金属牌子,朝着电梯上的一个摄像头示意了一下,电梯门开了。吴处长和何蓉蓉进入电梯,电梯里没有楼层按板,直接开始下坠。
  电梯下坠一瞬间的失重,吓得何蓉蓉“啊”地尖叫起来。
  终于电梯停了,门一开,何蓉蓉就逃了出去。刚迈出两步,何蓉蓉又停住了脚。
  
  (7)原来如此
  何蓉蓉的眼前是一个开阔的大空间,有着发亮的圆穹顶,正中间一个玻璃圆柱,周边靠墙摆着一些巨大的电子设备和计算机,计算机屏幕上的图案和数字在不停变化着。
  吴处长把何蓉蓉带到一个像椅子的设备前,对目瞪口呆的何蓉蓉说:“你现在赶紧坐到这个椅子上。”
  何蓉蓉一坐上椅子,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马上过来,用一个大玻璃罩将何蓉蓉罩住,然后在椅子设备边上一通操作,连了很多的线路,然后吴处长按下了一个红色按钮。
  何蓉蓉感觉玻璃罩里有一股旋转的气流,越来越强,一股力量裹挟着她的身体。何蓉蓉觉得自己就像洗衣机里一件正在被脱水的衣服,被拉扯着、撕裂着。
  终于,吴处长又按下设备边的绿色按钮,渐渐地玻璃罩内的气流消失了。
  何蓉蓉从椅子上下来,有种要虚脱的感觉,好像全身被抽空了一样。
  工作人员扶着何蓉蓉坐到了一个沙发上,吴处长坐到了何蓉蓉对面的椅子上。
  吴处长笑着说:“好了,现在你已经没事了。”
  看到何蓉蓉动了嘴唇想说话,吴处长举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说:“你不用着急,下面,我会把事情给你讲明白。”
  吴处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讲起来。
  “1989年3月14日下午15点,天文学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出现了历史上的最大磁暴。地磁暴发生时,地磁场的快速变化会引发地球空间环境的扰动,尤其是卫星、导航、电力系统。渡口市的电力系统就遭到了惨重破坏,发生了全城的大停电,有的地方还发生了火灾。你家所在的木棉道234号,也发生了火灾,对吧?”
  何蓉蓉点了点头。
  “我是国安部特情处的,是负责处理国内各类超自然事件的部门。我们有一个设备是用来检测城市宇宙能量分布的。”吴处长指着一台巨大的设备说:“就是那台机器,通过外面楼顶的铁塔连通高空电离层。”何蓉蓉看到那台设备像个圆球悬挂在空中,上面布满了一条条长长的天线。
  “大磁暴还会将地球上的一些东西强磁化,使其具有巨大的宇宙能量。我们这台设备监测到木棉道地区的能量特别强,经过两个月的搜寻,我们终于找到了能量聚集的地方,就是这个邮筒。”吴处长指着屋子中间的那个大玻璃圆柱。何蓉蓉这才看清楚,玻璃圆柱里是一个老式的绿色邮筒。
  “宇宙能量的威力巨大,甚至可以扭曲、穿越时空线。你知道多维时空吧?”吴处长不等何蓉蓉回答,继续接着说:“这个聚集了宇宙能量的邮筒,就像科幻故事里的时光门,邮筒中的东西会被送到不同的时空去。当然了,由于是随机的,所以会被送到哪个时空,没人知道。这些年,我们已经发现了六封时空错位的信。不过,这些错位时空的东西会带着残留的能量,对目的地时空的事物产生破坏。
  何蓉蓉已经听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的意思,我收到的信件上有残留的能量?”
  吴处长点头说:“是的。你是不是接到信以后身体不舒服了?那就是受到了信上的能量干扰。我们用矽钢片做的金属屏蔽箱子放信,可以把上面残留的能量屏蔽。刚才,我们用设备收集了你身上多余的能量。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何蓉蓉这才明白,这两天的头痛和记忆恢复,是因为信件上能量的影响。
  何蓉蓉好奇地问:“那你们现在用这些宇宙能量做什么?”
  吴处长充满豪情地说:“我们在研究能量对时空的影响方向和力度,希望未来可以造出时空控制机,控制这些能量,实现时空穿越。也就是说,把任意的事物送到我们想去的目的地时空。”
  
  (8)我想告诉你
  何蓉蓉开着车回到了弄弄沟一中,她曾经读了三年初中和一年高中的学校。
  校园里的教学楼、宿舍楼、操场、食堂,都和她刚找回的记忆里的情景吻合了。
  她看到了王晓飞缠着她学旋球的乒乓球台。她看到了操场边王晓飞给她买棒冰的小卖部。她看到了王晓飞要给她买小炒的食堂。她看到了王晓飞坐过的座位……
  何蓉蓉找到学校档案室,查到王晓飞高中毕业后考上了锦城的大学。那所大学离何蓉蓉在锦城的家特别近,只隔了两个街区。可是两人却从没遇到过。
  何蓉蓉心中不胜唏嘘。
  然后,何蓉蓉来到了长寿路19号,这里是王晓飞家以前的住址。
  长寿路是老城区,还保留着原始模样,街道两边基本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
  何蓉蓉一个个门牌号看过去,终于在一个上坡路的岔道边,看到了贴着“19”的一幢楼房。
  这是一幢80年代的红砖房,楼高五层,每层楼有一个长廊,连着四户人家。
  何蓉蓉站在楼前张望了一会儿,看到一楼一户人家的窗户里有个老太太在浇花。
  何蓉蓉走过去问:“阿姨,请问,这幢楼有叫王晓飞的吗?”
  老太太眯缝着眼瞅着何蓉蓉,说:“王晓飞啊?有啊,他家住三楼。不过啊,他08年的时候在锦城工作,然后去地震灾区救援,遇上塌方,人就没得啰。”
  何蓉蓉顿时心口一堵,眼泪涌了上来。
  错过的时空,终究是错过了。
  何蓉蓉看向天空,傍晚的天空是墨蓝墨蓝的,像蒙着一块布,天边隐约有些星星在闪烁。
  何蓉蓉望着天空最亮的星星,在心里说:“王晓飞,我收到你的信了,我想告诉你,我也喜欢你。”
(1)奇怪的信
  “何姐,你的信。”
  忙了一上午,何蓉蓉刚把电脑关掉,准备收拾一下去食堂吃饭,总务办的小贾就进门来,递给她一封信。
  何蓉蓉接过信还没看,小贾就在一边喊着:“好奇怪,这年头还有人写信啊。谁给你写的啊?还有,我平时拿了报纸就是堆角落里,看都不看。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翻了下,才看到有你的信。不然啊,过些天就卖废品卖掉了。”
  小贾负责总务办文件的收发工作。这些年,随着网络和移动通信的发展,报纸、信件都是稀罕物了。单位的报纸是上级主管部门要求订的,但是没人看,也就只有卖废品的价值了。
  何蓉蓉心里也觉得奇怪,看了看手上的信封。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白色信封,收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木棉大道324号”,收信人“何蓉蓉”,寄信人地址栏写着“渡口市长寿路19号”。手写的字迹笔走龙蛇,这么好看的字现在也很少见了。人们都习惯用电脑打字,不擅长书写了。
  “这个地址不对啊。我们单位地址不是木棉道326号吗?这个是324号的,会不会送错了?单位名称也没有写。”何蓉蓉想,这可能不是自己的信呢,幸好没有随便拆开。
  “邮递员也说奇怪,他说324号是木棉商场的门牌号。去问过了,没有叫何蓉蓉的。商场有个服务员认得你,又在同一条街上,就让邮递员送到我们单位来了。可能是门牌号数字写错了。”小贾解释道。
  何蓉蓉还是疑惑得很,不知道该不该拆这封信。万一不是自己的呢?
  两人对着信封琢磨着,何蓉蓉又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
  “你看,这个邮票也很奇怪,怎么才8分钱呢?现在寄个快递最少也要十块钱啊。咦?这个邮戳怎么是198…9年4月几号?看不清楚了。”
  小贾也凑过来仔细看着,“是啊,好像真是1989年。真是太奇怪了。现在都2021年了。哇,快30年了哦。”
  两人都被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小贾撺掇着说:“要不你拆了看下,说不定能知道更多的信息呢?说不定可以找到真正的收信人呢?拆嘛,拆嘛。”
  犹豫了一会儿,何蓉蓉把信拆开了。
  
  (2)如果知道会这样
  蓉儿:
  你现在还好吗?我很担心你。
  3月15日下午,我听王瑜说你家那幢房子着火了,你们一家都被送到了医院。放学后,我去了医院,看到了你爸妈,他们已经没事了,你还在昏迷中。16日我再去医院,医生说你爸妈送你到锦城去治疗了。
  这段时间,我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你们那幢楼的人都因为火灾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你们家的情况。我每天都揪着心,担心着你的安危。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每天祈求老天保佑你,让你尽早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学校来。那样,我就又可以每天看到你了。
  今天张老师说,你爸妈来给你办了转学手续,还说你经过治疗已经醒过来了,因为后续还要在锦城治疗和定期复查,所以,你以后就在锦城读书生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你已经平安了,难过的是我们就这样分开了。
  如果知道会这样,3月12日那天下午,我们在滨江公园玩,我就应该勇敢地对你说出我的心里话来。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悔恨不已了。这也是我决定今天写这封信的原因,我要把想说的话都告诉你。
  蓉儿,我们从初中就是同班同学了。你漂亮、大方、优秀,同学们都很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可是我知道,我的喜欢和别人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其它人了,只能看到你。每次听到你说话,我都感觉你的声音从我的耳朵进来,然后落到我的心湖里,心波荡漾。每次听到你的名字,我都感觉我的心会突然跳空一拍,敏锐地关注和你相关的事情。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啊。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我不懂,我只知道一想到你,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傻笑。我不懂,我只知道总是想追寻你的身影。你一定不相信,每天早锻炼的时间,哪怕操场上满满的都是人,我总能一眼就找到你。这可能就是心灵感应吧。
  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看到你的名字出现在光荣榜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英姿飒爽打乒乓球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你和同学们笑着聊天的时候;也许是在校车上看到你打瞌睡的时候……你在我的心田里,已经生了根发了芽了。
  3月11日周六下午大扫除,我和你分在一组,去打扫大楼梯片区。大楼梯上就我们两个人,你扫右边我扫左边。我们同步一级一级往下扫,扫帚在台阶的中间会相遇。有几次我故意用扫帚压住你的扫帚,你气得怪我“你干嘛呀”,我却偷着乐。后来,你一边扫一边唱歌。你唱的是齐秦的《大约在冬季》。你唱得真好听,我不敢唱出来,就在心里和你一起唱。我们干完活以后,收拾了扫帚、撮箕往教室走。你看到路边的草叶上挂着的雨滴,说亮晶晶的真好看。我小心翼翼摘了一片挂着雨滴的草叶给你,说是送你的珍珠。你笑我幼稚,却小心地接过了草叶。可惜,那颗雨滴还是掉到地上了。然后我约你周日下午到滨江公园玩,你一开始不答应,我又问了你两遍,你才笑着答应了。
  你知道吗,听到你答应单独和我去滨江公园玩,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11日晚上我激动得一夜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见面后要不要和你说“我喜欢你”。12日下午我早早就到滨江公园了。那天你没有穿校服,穿了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前额刘海上有一条白色的发带,真是太漂亮了。看到你,我的心又乱跳不停。后来我们走在滨江公园的栈道上,聊各自的爱好、一起喂公园里的小鱼,后来我们还一起坐了游乐区的蹦蹦车。你笑得像花儿一样。那时,我觉得全世界都是美好的,我们的未来都是美好的。
  只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对你说出“我喜欢你”。我以为以后会有很多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才过了两天,老天就给了我一个致命打击。14日只是全城电路故障停电而已,为什么你家那幢楼会失火,还让你陷入了昏迷?为什么老天让你遭遇这样的不幸?为什么老天让我遭遇这样的不幸!老天实在太残忍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你终于没事了。只是不知道你在锦城的地址,我只有把信寄到你家,希望你爸妈能把信带给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这封信,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只有期盼着,我们都好好地保重,等待相见的那一天。
  盼回信,给我一些你的消息,以让我心安。
   王晓飞
   1989.4.10深夜
  
  (3)不记得了
  何蓉蓉看完信,摇着头说:“这是一个中学生的情书,写信的人叫王晓飞。我不认识。”
  小贾刚才也凑近了在看信,可是看得不是很全,便把信拿过去,又浏览了一遍,然后笑着说:“年轻人就是有激情,爱得死去活来的,好笑得很。”
  “我倒觉得这个王晓飞挺深情的。就是寄错人了。”何蓉蓉把信塞到了包里,收拾了一下桌面,和小贾去食堂吃饭了。
  午休的时间很短,要赶紧吃好饭再休息一会儿,不然下午又是一堆的工作要处理,精力要支撑不了了。
  小贾一边走一边说:“何姐,刚才那封信是89年3月写的,那时候你多大?是不是也在读中学?”
  何蓉蓉算了下,点头说:“89年,3月啊……应该是高一。”
  1989年,好遥远的年份,遥远到何蓉蓉只有一些很模糊的记忆了。何蓉蓉总是觉得自己记性不好,过去的事情忘记了很多。就像一幅残缺的拼图,记忆里有很多黑洞。
  小贾眨巴着眼睛说:“何姐,你那时候有没有谈恋爱?来,说说嘛。”
  何蓉蓉说:“我读书的时候很单纯的,就只知道读书考试。”
  小贾有些失望:“不是吧,何姐,你这么漂亮,在学校里肯定追求的人很多,怎么可能没有故事啊。”
  何蓉蓉拍了小贾一下说:“真的没有嘛。总不能为了八卦,我编一个给你吧。来,说说你的故事。”
  小贾眉飞色舞地开始讲她的“艳遇”。
  何蓉蓉笑着听着,心里却有些走神。何蓉蓉很想知道王晓飞和蓉儿后来怎样了。可是现在,这封信阴差阳错到了自己这里,蓉儿是不可能知道王晓飞的一片心意了。
  “老天实在太残忍了。”何蓉蓉想起了信里的一句话,不禁叹了口气。
  
  (4)你吹过的风
  中午休息的时候,何蓉蓉总是感到一阵阵的头疼,也没有休息好。下午刚上班,领导来了个电话,让何蓉蓉赶紧把一份材料送到总局去。
  何蓉蓉忙不迭地用手机从网上叫了辆出租车,拿了材料赶去总局。往常和总局进行材料交接很麻烦,基本都要花费三、四个小时。没想到这一次材料交接很顺利,两个小时就弄好了。何蓉蓉从总局出来,想着再回单位也比较折腾,就打算直接回爸妈家休息了。老公孩子出去旅游了,最近何蓉蓉都住在爸妈家。
  总局出来不远的路口,何蓉蓉看到了一个路牌,路牌上有一个箭头,箭头后面写着“滨江公园”四个字。
  何蓉蓉心念一动,想起那封信中提到了滨江公园,便临时决定去公园里转转。
  滨江公园建在金沙江边。在沿江的浅水区和岸边,用围墙围了一片区域做了市民公园。公园里种满高大的树木,林间是蜿蜒的木栈道,连通戏鱼池、植物区、游乐区。滨江公园不大,是渡口市较老的公园,设施都有些老旧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来玩了。
  何蓉蓉走在安静的公园里,脚下的木栈道不时发出“嘎吱”的声音。一阵阵江风吹来,凉爽湿润。树梢在江风中摇摆,发出“哗哗”的声音。
  何蓉蓉吹着风,听着风声起伏,仿佛听到了来自遥远时空的两个年轻人的笑声和说话声。
  “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喜欢紫色。”
  “你看那条小鱼像不像你?脸蛋圆鼓鼓的。”
  “哼!你这是说我丑吗?”
  “哎~~转弯!转弯!你别撞我啊……”
  “哈哈,你逃不掉的!”
  何蓉蓉觉得一阵剧烈的头痛,强忍着痛打了车回家了。
  
  (5)如梦初醒
  回到家,何蓉蓉爸妈正在准备晚饭,看到她有点吃惊。平日里,何蓉蓉总是要加班晚点才会回来,今天破天荒地早回了。
  何蓉蓉进门把鞋一换、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到自己小屋去换家居服了。
  妈妈唠叨着说:“每次都这样,东西乱丢。”然后妈妈把何蓉蓉的鞋在鞋架上摆好,又去沙发上拿了何蓉蓉的包准备挂到门后去,突然发现包里有东西掉到沙发地上了。
  妈妈继续唠叨着:“叫你包的拉链要拉上,你看,东西都掉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嘛?”妈妈弯腰捡起来一看:“是一封信啊。”
  何蓉蓉从屋里出来,嬉皮笑脸地应着:“知道啦,以后保证改正。您老人家就少唠叨两句啦。”
  然后何蓉蓉走到妈妈身边,说:“这封信哦,可奇怪了。不知道是谁寄错了,收信人和我一样的名字。不过呢,除了名字对得上,其它都不对。还有啊,你们看,这信竟然是89年4月寄出的。奇怪吧?”
  爸爸听了,马上过来,和妈妈一起盯着信封看,然后两人互相看了几眼,似乎欲言又止。
  过了会儿,妈妈犹豫地说:“蓉蓉,你最近还有头疼吗?”
  何蓉蓉笑着说:“你们放心吧,我已经很久没有头疼了。”何蓉蓉不想让爸妈担心,没有说今天两次头疼的情况。
  妈妈松了口气说:“没有就好。”
  何蓉蓉感觉爸妈的神色不对,似乎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她,于是追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吗?说来听听。”
  何蓉蓉抱着妈妈的胳膊,又催问了两遍。
  爸爸说:“我看孩子已经好了,就告诉她吧。”
  过了一会儿,妈妈小心翼翼地说:“蓉蓉,这封信上的收件人门牌号,是咱们以前那个家的地址。”然后爸妈一起看着何蓉蓉,怕她有什么激烈反应。
  何蓉蓉听了愣了一下:“什么意思?那里不是商场吗?怎么会是咱们以前的家?”
  妈妈继续说:“蓉蓉,是这样的。1989年3月14日之前,我们家是住在木棉道234号的。3月14日这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楼房着火了,我和你爸拉着你逃了出来。可是你被烟火呛昏迷了。后来我们带你去锦城治疗,你才慢慢恢复了。只是,好像你的脑子受到了些损伤,经常头疼,而且很多事情想不起了。为了不刺激你,我们也不敢提以前的事情。我和你爸爸为了给你看病,就搬家到锦城了。我们那幢楼烧坏了,后来就拆了建了商场。”
  何蓉蓉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爸妈没有看过信的内容,可是讲的事情却和信里的故事一样。
  自己就是那个蓉儿?
  何蓉蓉被爸妈的话震惊了。想说不是真的,又深知爸妈绝不会骗自己。想说是真的,可是自己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何蓉蓉只觉得头更疼了,吃过饭便早早躺下睡觉了。
  可是何蓉蓉根本睡不着,她的脑海里,不停地出现一段段中学时的画面,她脑海里的拼图在慢慢完整起来。
  她看到了那个叫王晓飞的男孩,在笑着叫她的名字。
  
  (6)不速之客
  何蓉蓉正在忙着工作,领导带着个瘦老头进门来。
  领导严肃地对何蓉蓉说:“何蓉蓉,你把手上的工作放一下。这是国安部的吴处长,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吴处长走到何蓉蓉身边,压低了声音问:“听说你收到一封来自1989年的信?”
  何蓉蓉迷茫地点头说:“是的。”
  吴处长立马严厉地说:“你马上带上信跟我走!”
  何蓉蓉看着两人的严肃表情,心里也紧张起来了。难道那封信牵涉到什么犯罪活动了?
  何蓉蓉拿了包,跟着吴处长上了单位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
  一关上车门,吴处长就让何蓉蓉把信交给他。
  何蓉蓉捂住包说:“我的信,干嘛给你?”
  吴处长皱着眉头说:“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你接到信以后,是不是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
  何蓉蓉想着这两天自己的头都要炸裂了,于是将信将疑地把信递给了吴处长。
  吴处长接过去马上把信放入了一个亮蹭蹭的金属箱子里,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汽车一路往前开,车内无人说话,气氛很是压抑。
  看着车子慢慢开出市区,向着大黑山方向的山路开去,何蓉蓉实在忍不住,声音发抖地问:“我们这是去哪里?我犯了什么罪吗?”
  坐在副驾驶的吴处长回头对何蓉蓉说:“啊,你不用紧张,你也没犯罪。等会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他的声音比之前缓和多了。
  车子开到了大黑山顶,在一座两层小楼前停下了。这座小楼楼顶有个高高的铁塔,四周有高高的围墙,围墙上缠绕着一圈铁丝网,门口还有站岗的警卫。
  吴处长带着何蓉蓉走进楼里,穿过走廊,来到一个警卫守护的电梯旁。吴处长拿出一个金属牌子,朝着电梯上的一个摄像头示意了一下,电梯门开了。吴处长和何蓉蓉进入电梯,电梯里没有楼层按板,直接开始下坠。
  电梯下坠一瞬间的失重,吓得何蓉蓉“啊”地尖叫起来。
  终于电梯停了,门一开,何蓉蓉就逃了出去。刚迈出两步,何蓉蓉又停住了脚。
  
  (7)原来如此
  何蓉蓉的眼前是一个开阔的大空间,有着发亮的圆穹顶,正中间一个玻璃圆柱,周边靠墙摆着一些巨大的电子设备和计算机,计算机屏幕上的图案和数字在不停变化着。
  吴处长把何蓉蓉带到一个像椅子的设备前,对目瞪口呆的何蓉蓉说:“你现在赶紧坐到这个椅子上。”
  何蓉蓉一坐上椅子,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马上过来,用一个大玻璃罩将何蓉蓉罩住,然后在椅子设备边上一通操作,连了很多的线路,然后吴处长按下了一个红色按钮。
  何蓉蓉感觉玻璃罩里有一股旋转的气流,越来越强,一股力量裹挟着她的身体。何蓉蓉觉得自己就像洗衣机里一件正在被脱水的衣服,被拉扯着、撕裂着。
  终于,吴处长又按下设备边的绿色按钮,渐渐地玻璃罩内的气流消失了。
  何蓉蓉从椅子上下来,有种要虚脱的感觉,好像全身被抽空了一样。
  工作人员扶着何蓉蓉坐到了一个沙发上,吴处长坐到了何蓉蓉对面的椅子上。
  吴处长笑着说:“好了,现在你已经没事了。”
  看到何蓉蓉动了嘴唇想说话,吴处长举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说:“你不用着急,下面,我会把事情给你讲明白。”
  吴处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讲起来。
  “1989年3月14日下午15点,天文学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出现了历史上的最大磁暴。地磁暴发生时,地磁场的快速变化会引发地球空间环境的扰动,尤其是卫星、导航、电力系统。渡口市的电力系统就遭到了惨重破坏,发生了全城的大停电,有的地方还发生了火灾。你家所在的木棉道234号,也发生了火灾,对吧?”
  何蓉蓉点了点头。
  “我是国安部特情处的,是负责处理国内各类超自然事件的部门。我们有一个设备是用来检测城市宇宙能量分布的。”吴处长指着一台巨大的设备说:“就是那台机器,通过外面楼顶的铁塔连通高空电离层。”何蓉蓉看到那台设备像个圆球悬挂在空中,上面布满了一条条长长的天线。
  “大磁暴还会将地球上的一些东西强磁化,使其具有巨大的宇宙能量。我们这台设备监测到木棉道地区的能量特别强,经过两个月的搜寻,我们终于找到了能量聚集的地方,就是这个邮筒。”吴处长指着屋子中间的那个大玻璃圆柱。何蓉蓉这才看清楚,玻璃圆柱里是一个老式的绿色邮筒。
  “宇宙能量的威力巨大,甚至可以扭曲、穿越时空线。你知道多维时空吧?”吴处长不等何蓉蓉回答,继续接着说:“这个聚集了宇宙能量的邮筒,就像科幻故事里的时光门,邮筒中的东西会被送到不同的时空去。当然了,由于是随机的,所以会被送到哪个时空,没人知道。这些年,我们已经发现了六封时空错位的信。不过,这些错位时空的东西会带着残留的能量,对目的地时空的事物产生破坏。
  何蓉蓉已经听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的意思,我收到的信件上有残留的能量?”
  吴处长点头说:“是的。你是不是接到信以后身体不舒服了?那就是受到了信上的能量干扰。我们用矽钢片做的金属屏蔽箱子放信,可以把上面残留的能量屏蔽。刚才,我们用设备收集了你身上多余的能量。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何蓉蓉这才明白,这两天的头痛和记忆恢复,是因为信件上能量的影响。
  何蓉蓉好奇地问:“那你们现在用这些宇宙能量做什么?”
  吴处长充满豪情地说:“我们在研究能量对时空的影响方向和力度,希望未来可以造出时空控制机,控制这些能量,实现时空穿越。也就是说,把任意的事物送到我们想去的目的地时空。”
  
  (8)我想告诉你
  何蓉蓉开着车回到了弄弄沟一中,她曾经读了三年初中和一年高中的学校。
  校园里的教学楼、宿舍楼、操场、食堂,都和她刚找回的记忆里的情景吻合了。
  她看到了王晓飞缠着她学旋球的乒乓球台。她看到了操场边王晓飞给她买棒冰的小卖部。她看到了王晓飞要给她买小炒的食堂。她看到了王晓飞坐过的座位……
  何蓉蓉找到学校档案室,查到王晓飞高中毕业后考上了锦城的大学。那所大学离何蓉蓉在锦城的家特别近,只隔了两个街区。可是两人却从没遇到过。
  何蓉蓉心中不胜唏嘘。
  然后,何蓉蓉来到了长寿路19号,这里是王晓飞家以前的住址。
  长寿路是老城区,还保留着原始模样,街道两边基本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
  何蓉蓉一个个门牌号看过去,终于在一个上坡路的岔道边,看到了贴着“19”的一幢楼房。
  这是一幢80年代的红砖房,楼高五层,每层楼有一个长廊,连着四户人家。
  何蓉蓉站在楼前张望了一会儿,看到一楼一户人家的窗户里有个老太太在浇花。
  何蓉蓉走过去问:“阿姨,请问,这幢楼有叫王晓飞的吗?”
  老太太眯缝着眼瞅着何蓉蓉,说:“王晓飞啊?有啊,他家住三楼。不过啊,他08年的时候在锦城工作,然后去地震灾区救援,遇上塌方,人就没得啰。”
  何蓉蓉顿时心口一堵,眼泪涌了上来。
  错过的时空,终究是错过了。
  何蓉蓉看向天空,傍晚的天空是墨蓝墨蓝的,像蒙着一块布,天边隐约有些星星在闪烁。
  何蓉蓉望着天空最亮的星星,在心里说:“王晓飞,我收到你的信了,我想告诉你,我也喜欢你。”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山虎哥
下一篇:走江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