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的记者生涯

刘琦今年22岁了,毕业后被分配到龙山日報社记者部工作。年轻帅气的刘琦朝气蓬勃,满怀理想,滿怀激情,滿怀对未来的执着和希望,意气风发地走进了社会。
  接待刘琦的是记者部主任王含,刘琦进记者部的第一个月,是由老同志带领熟悉工作。主任王含亲自帮带,刘琦算是王含主任的入门弟子了,刘琦不禁欣喜若狂。第一天就由主任带领着走访了一个活动,第二天主任对刘琦写的一篇消息稍加修改,就签发到编辑部。第三天主任又带着刘琦去山区进行釆访,路途较远,中间隔着一座大山,刘琦年轻气盛,看着主任气喘吁吁的挪动着脚步,急忙过去搀扶着爬上了山顶。“真是年轻呵,精气神足,身体倍棒。”刘琦顿时高兴起来,自豪地讲起了自己在大学里的生活,弦耀地表演着自己健康的体魄,逗的主任哈哈大笑。
  第四天是周五,主任带刘琦釆访市委的一个重要会议,在刘琦面前,主任永远保持着那种高贵,而又富有教养的气貭。森严幽雅的市委常委会议室里,许多市委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和主任打招呼,显然主任是采访市委重要活动的资深记者。会议一直开到晚上六点才结束,会议刚结束,主任的新闻稿就已经写完了,并送交市委秘书长审核完毕后传至报社。之后,主任又向秘书长介绍了刘琦,刘琦顿时感到一阵温暖,周围的领导马上对刘琦热情不少。
  周一早晨,主任刚安排完一周的工作,就当着同事们的面对刘琦说,“今天你跟我去外县出差,我要了辆车,一会儿就出发。”刘琦心里一阵激动,能和主任在一起工作,这是最大的愿望。在外县采访的三天里,跟着主任学习到了不少的工作技巧,从选题到拟定采访提纲,从如何切入提问,到引导被采访者回答问题。刘琦学东西很快,第二天就能主导釆访一个企业家了。主任在旁边只听不插言,采访完毕后,主任高兴的说:你的悟性很高,接受新事物很快,是天生做记者的料。刘琦很感动,觉得主任身上有一种东西,让人着魔,而这种东西是过去从来没有见过的,具体是什么东西,却又说不明白。在和主任一起出差的三天时间里,刘琦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幸福感,还有不知所措和兴奋,不时还有几分忐忑。
  在随后的三个星期里,刘琦刻苦学习,勤于观察,多方借鋚,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掌握了撰写一般的新闻稿件,而且在主任的亲自指导下,独自写了一篇人物通讯,被报社编委会评为当月最佳新闻稿。刘琦的进步让主任很高兴,经常在全体人员会上表扬,指出刘琦的学习态度和勤奋的执着精神,是大家的学习榜样,惹得几个同事,总是用嫉妒的目光仇视着。又是一个周末下班前,主任把刘琦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刘琦拘谨地坐在主任的对面。“刘琦呵,祝贺你锻炼期已经结束了,这一个月,你的学习态度挺好,可以说是非常优秀,我很满意,下周开始你就可以单独活动了。”刘琦高兴极了,一再向主任表示感谢。“我觉得你是一个悟性和素质都很高的人,在同龄人中,你属于佼佼者。"刘琦心里一阵激动,不知说什么才能表达出对主任培养的谢意。
  由于主任出色的工作成绩,他被调到省宣传部去了。记者部原来的副主任于飞,接替了主任,主持了记者部的全面工作。
  刘琦觉得自己独自出去采访,心里总是有些发述,但还是顽强的控制自己,那些事件性新闻釆访完,都能及时交稿,对此新主任还是比较满意。
  从工作中,刘琦深刻体会到了,写稿真是个辛苦的工作,当时报纸由鉛印变成了胶印,但还沒有告別纸和笔,记者写稿都是用手写,统一的圆珠笔,统一的新闻纸制作的稿纸,编辑改稿子都是用红色的毛笔,然后再用手抄,写在统一的稿纸上。
  这一天,刘琦被于飞找到了办公室,“刘琦,我看了你今天发来的稿子,写得不错,语言简练,主题突出,层次分明,文笔流暢。"刘琦急忙谦虚的说“请主任多指点”。回到办公室后,就立即埋头于一篇新的稿子。
  突然间桌上的电话猛然间响了起来,“龙山日报社新闻编辑部刘琦,”这是老主任在任时强行规定的,接电话时必须首先说明,自己的单位及姓名,否则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刘琦,你好呀,我是王含呀”老主任来电话了,刘琦高兴极了,立即诚惶诚恐的回答,“老主任你好,谢谢你还想着我。”
  “你在忙什么呢?”刘琦急忙回答:“正在忙着写一釆访。”
  “呵,好呵,我沒事就是想和你唠唠工作中应该注意的事,”听到老主任的话,刘琦内心非常感动,主任都已经离开我了,还想着帮我。“我要告诉你的是,每天蹲在办公室的记者,不是好记者,好作品,好新闻都是跑出来的,你一定要记住,多抓鲜活的新闻,才能写出好作品,工作中一定要扎实,要沉下去,千万不可浮躁。”刘琦高兴极了,这都是老主任的多年工作经验,太宝贵了,他工作那么紧张,还不忘帮带我这个徒弟,
  “很多亊情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不能去做的,一定要远远的离开,但是心里一定要时刻提防,说话做事一定要有分寸。”激动的心呯呯直跳,老主任对我太好了,“报社里人事复杂,尔虞我诈,钩心斗角,你刚来,千万不要掺杂进去,任何一派你都不能靠拢,只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任何人都不能得罪,就走中庸之道好了!”刘琦急忙点头答应,心里很温暖,决心用自己的优异成绩,来报答老主任对自己的关心。第二天刘琦写完了昨天的采访新闻稿,马上去于飞主任的办公室交稿。主任的办公室里只有于飞主任一个人,他马上把刚写好的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简单的看了一下,就接着说:"你昨天写的那篇稿子我看了,写的不错,这一类的领导专访,一般都是按照模式化去写,往往落入俗套。我看了你的却是耳目一新,作为一个新人,能写到这个程度,出乎我的予料,我一个字也沒改,这篇文章很有老主任的语言风格,这篇文章社长要看。”刘琦非常开心,其实在老主任带领的这一个月里,刘琦几乎认真的看了他的所有稿子,不知不觉中,就模仿了他的文风和语言风格。于飞主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看你是个肯上进的人,在报社里和在机关坐办公室不同,报社是靠业务吃饭的,机关里主要是玩人。报社的记者,除了会玩人,还得学会玩文字。”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老主任的一句话:咱们做党报记者的,一定要讲政治,什么叫政治,领导满意就是最大的政治。当刘琦想到报社的社长,要亲自审阅自己的稿子,他顿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向自己袭来。回到办公室后,心神不宁地坐了半小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要他马上去社长办公室,他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社长召唤,可不一般,不知道社长对稿子是否满意。于是刘琦放下电话,急忙去社长办公室。
  推开社长办公室的门,社长正坐在高大的黑色皮转椅里,面前是象乒乓球桌那样大的一张老板桌。社长见刘琦进来,面无表情,目光深沉地看了他一眼。“社长你好…”,刘琦规规矩矩的站在社长面前,他被社长的威严震慑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社长接着低下了头,认真的看起了稿子,仿佛刘琦不存在似的,刘琦此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室内很静,静的只听见落地挂钟的摇摆声。社长很专注的看着稿子,手里拿着一支笔。老主任曾经说过,社长是从市委宣传部调过来的,现在还兼着宣传部副部长职务,文笔了得,很有思想的一个人,当年也是市委出名的一支笔。想到这里,刘琦头上的汗,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心里沒了底气,不知道社长会如何发落这篇稿子。一会儿,社长抬起了头,语气低沉的说话了。
  “刘琦,这篇稿子是你自己写的?”
  “是的,是我自己写的,”刘琦谎忙回答。
  “于飞帮你修改了沒有?”
  “沒有,于主任说他一个字也沒有动,”社长点燃了一支烟,往椅子后背上一靠,嘴里喷出一股烟,随之吐出两个字“还行。”
  呵,谢天谢地,刘琦松了一口气,社长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拿起稿子掂了掂说:“看来你和王含一个月沒白跟,很有收获,这稿子的语言和思路,很有王含的风格,"社长提到了王含,刘琦顿时很激动,“王含主任对我的帮助很大,亲自给我改稿子,亲自给我指点写文章的思路,”社长最后在稿子上签了字,将稿子交给刘琦,“你直接交给于飞,让他送总编室就行。”刘琦拿了稿子,发现上面沒有署作者的名字,于是刘琦工工整整的在作者那一栏写着:本报记者于飞,刘琦。这是报社的规矩,不管稿子是不是他写的,只要是领导和你一起去了,一般是要把领导的名字署上,而且是署在自己名字的前边,这也体现了执笔者对领导的尊重,于是把名字写好后交给了于飞。于飞接过稿子后,忽然兴致勃勃的大谈起来了:这一阶段咱们报纸上,总是不断的登载你的文章,还别说经常是大块头的稿子呢,有的还是头条,写的不错,文笔很流暢,文采很好,有的文章写得很有思想,很有深度,很有政治高度,看得出来,你很爱动脑筋,爱琢磨,刚参加工作就有这样的成绩,不错,好好干,我是很看重你的。
  于飞的鼓励让刘琦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了,虚荣心也有了一定的满足,他连忙谦虚的说了一通:主要还是自己不太成熟,还需要在实战中学习,于飞不禁又大加贊赏一番。从此以后,刘琦好象受到了魔法的催使,开始了疯狂的工作,不断受到于飞的夸奖和表扬。同时,刘琦的名字在报纸上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最多的一天,报纸的四个版,除了四版是广告,其余的三个版,都有刘琦的重头稿子,记者部的同事们,看他的眼光滿是佩服的。当然尊重来源于实力,持别是在报社的笔杆子里边出威望。不会写稿,在记者里边,根本就无法立足,也就沒有人把你放在眼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琦已经在报社工作一年了,同志间的友谊,已经愈发浓厚了,可是他却觉得,于飞主任见到他的时候,眼神总是有一种别样的意味,可是具体要说是什么意味,他也说不清,反正觉得很别扭,有时感觉于飞的眼珠,经常充滿了智慧和机敏,或者说是狡猾和灵动。这天刘琦刚刚拿起笔来,准备写一篇稿子,于飞就风风火火地跑来,社长让你马上随他去采访。对于记者,会经常遇到这种紧急采访的事情,自从上次刘琦写的一篇人物专访的文章,受到社长的好评之后,社长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专访任务,都要带着他,这让同事们和于飞都很羡慕。刘琦不敢怠慢,急忙收拾东西来到楼下,赶紧上车,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社长和办公室主任坐在后排。社长见刘琦上了车,急忙告诉司机快开车,随后对刘琦说,“刚接到市委宣传部通知,中央管宣传的一位领导,到我市做调研,省委宣传部领导陪同来的,在本市话动三天,你要全程陪同,搞一个釆访扎记。”刘琦用恭敬的目光,看着社长连连点头“好,好。”
  之后,社长就开始了闭目养神。刘琦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做工作时,进入角色快,适应性很强,当他拍马屁的时候,总是一幅很认真思考的模样,并说出自己附合的理由和见解,让对方知道这是心里经过一番论证,才理解了对方的想法和意图,才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才心悦诚服的赞扬。这样领导的心里会更受用,会觉得你在认真听他的讲话,在吸收,在理解,而不是敷衍塞责。
  到了座谈的会议室里,市委书记,市长,宣传部部长,都来了,刘琦急忙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找个位置坐下。抬眼悄悄的打量,突然看到老主任王含坐在对面,王含轻轻地对他笑了笑,于是开始认真的做记录,心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会后才知道新闻处的赵处长也来了,王含是随同赵处长来的。赵处长是一个温文而雅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白白净净的,言行举止都很沉稳,给人的印象很好,是一个很面善的领导。这时王含快步的向刘琦走来,并愉快的交谈起来了。
  下午,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要去下边的县里去调研,省里是赵处长和王含相陪,市里则是市委宣传部长、副部长,外加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陪同。这位中央的领导要去山区看看,于是,一行人陪着向山区行去。刘琦的任务是把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调研的事情,写一个通讯,要反映出中央对我市经济及社会各项事物发展的重视,以及这位领导说话中的语言闪光点。刘琦全力以赴的集中精力,开始了记录。在一起的二天时间里,刘琦时间很紧,精神也高度紧张。第三天下午,安排了爬山活动,宣传部长单独把刘琦留下了,要求在中央领导临走前,把稿子写出来,交中央领导审阅后,才可以在当地媒体上发表。这样刘琦的一个下午,都开始了紧张的爬格子,任务紧张,时间又紧廹,而且这次报导对文笔的要求也很高,大家走后刘琦使出浑身解数,趴在写字台上,打开釆访资料,开始了奋笔疾书。刘琦这一阶段养成了一个习惯,工作起来相当专心,全身心投入到写作当中。因为文章的架构和内容,早已经琢磨的差不多了,所以写的时候,就是把材料进行了整理,合理布局,並穿插进自己的一些观点,兩个小时后,刘琦长出一口气,把笔一丢:哈哈,写完了…。
  反复又看了一遍,确信沒有什么问题了,只等大家回来了就可以交稿了。到晚上五点钟,走廊里传来了同志们的说话声,刘琦急忙拿着稿子,给王含送去,王含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稿子,“这么快就写完了,那就随我一起给赵处长审阅,再给中央领导看。于是二人向赵处长的房间走去。赵处长待人很随和,看到王含领着刘琦进来,急忙热情地招呼起来。王含急忙把稿子交给赵处长:刘琦一下午就把稿子写出来了,请您审阅,赵处长二话沒说,接过稿子就认真看了起来。大约二十分钟,赵处长看完了稿子,抬起头,不看王含,却看着刘琦,“你叫刘琦,不错,很好的名字,文字功底不淺呐,参加工作几年了?”刘琦今年22岁了,毕业后被分配到龙山日報社记者部工作。年轻帅气的刘琦朝气蓬勃,满怀理想,滿怀激情,滿怀对未来的执着和希望,意气风发地走进了社会。
  接待刘琦的是记者部主任王含,刘琦进记者部的第一个月,是由老同志带领熟悉工作。主任王含亲自帮带,刘琦算是王含主任的入门弟子了,刘琦不禁欣喜若狂。第一天就由主任带领着走访了一个活动,第二天主任对刘琦写的一篇消息稍加修改,就签发到编辑部。第三天主任又带着刘琦去山区进行釆访,路途较远,中间隔着一座大山,刘琦年轻气盛,看着主任气喘吁吁的挪动着脚步,急忙过去搀扶着爬上了山顶。“真是年轻呵,精气神足,身体倍棒。”刘琦顿时高兴起来,自豪地讲起了自己在大学里的生活,弦耀地表演着自己健康的体魄,逗的主任哈哈大笑。
  第四天是周五,主任带刘琦釆访市委的一个重要会议,在刘琦面前,主任永远保持着那种高贵,而又富有教养的气貭。森严幽雅的市委常委会议室里,许多市委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和主任打招呼,显然主任是采访市委重要活动的资深记者。会议一直开到晚上六点才结束,会议刚结束,主任的新闻稿就已经写完了,并送交市委秘书长审核完毕后传至报社。之后,主任又向秘书长介绍了刘琦,刘琦顿时感到一阵温暖,周围的领导马上对刘琦热情不少。
  周一早晨,主任刚安排完一周的工作,就当着同事们的面对刘琦说,“今天你跟我去外县出差,我要了辆车,一会儿就出发。”刘琦心里一阵激动,能和主任在一起工作,这是最大的愿望。在外县采访的三天里,跟着主任学习到了不少的工作技巧,从选题到拟定采访提纲,从如何切入提问,到引导被采访者回答问题。刘琦学东西很快,第二天就能主导釆访一个企业家了。主任在旁边只听不插言,采访完毕后,主任高兴的说:你的悟性很高,接受新事物很快,是天生做记者的料。刘琦很感动,觉得主任身上有一种东西,让人着魔,而这种东西是过去从来没有见过的,具体是什么东西,却又说不明白。在和主任一起出差的三天时间里,刘琦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幸福感,还有不知所措和兴奋,不时还有几分忐忑。
  在随后的三个星期里,刘琦刻苦学习,勤于观察,多方借鋚,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掌握了撰写一般的新闻稿件,而且在主任的亲自指导下,独自写了一篇人物通讯,被报社编委会评为当月最佳新闻稿。刘琦的进步让主任很高兴,经常在全体人员会上表扬,指出刘琦的学习态度和勤奋的执着精神,是大家的学习榜样,惹得几个同事,总是用嫉妒的目光仇视着。又是一个周末下班前,主任把刘琦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刘琦拘谨地坐在主任的对面。“刘琦呵,祝贺你锻炼期已经结束了,这一个月,你的学习态度挺好,可以说是非常优秀,我很满意,下周开始你就可以单独活动了。”刘琦高兴极了,一再向主任表示感谢。“我觉得你是一个悟性和素质都很高的人,在同龄人中,你属于佼佼者。"刘琦心里一阵激动,不知说什么才能表达出对主任培养的谢意。
  由于主任出色的工作成绩,他被调到省宣传部去了。记者部原来的副主任于飞,接替了主任,主持了记者部的全面工作。
  刘琦觉得自己独自出去采访,心里总是有些发述,但还是顽强的控制自己,那些事件性新闻釆访完,都能及时交稿,对此新主任还是比较满意。
  从工作中,刘琦深刻体会到了,写稿真是个辛苦的工作,当时报纸由鉛印变成了胶印,但还沒有告別纸和笔,记者写稿都是用手写,统一的圆珠笔,统一的新闻纸制作的稿纸,编辑改稿子都是用红色的毛笔,然后再用手抄,写在统一的稿纸上。
  这一天,刘琦被于飞找到了办公室,“刘琦,我看了你今天发来的稿子,写得不错,语言简练,主题突出,层次分明,文笔流暢。"刘琦急忙谦虚的说“请主任多指点”。回到办公室后,就立即埋头于一篇新的稿子。
  突然间桌上的电话猛然间响了起来,“龙山日报社新闻编辑部刘琦,”这是老主任在任时强行规定的,接电话时必须首先说明,自己的单位及姓名,否则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刘琦,你好呀,我是王含呀”老主任来电话了,刘琦高兴极了,立即诚惶诚恐的回答,“老主任你好,谢谢你还想着我。”
  “你在忙什么呢?”刘琦急忙回答:“正在忙着写一釆访。”
  “呵,好呵,我沒事就是想和你唠唠工作中应该注意的事,”听到老主任的话,刘琦内心非常感动,主任都已经离开我了,还想着帮我。“我要告诉你的是,每天蹲在办公室的记者,不是好记者,好作品,好新闻都是跑出来的,你一定要记住,多抓鲜活的新闻,才能写出好作品,工作中一定要扎实,要沉下去,千万不可浮躁。”刘琦高兴极了,这都是老主任的多年工作经验,太宝贵了,他工作那么紧张,还不忘帮带我这个徒弟,
  “很多亊情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不能去做的,一定要远远的离开,但是心里一定要时刻提防,说话做事一定要有分寸。”激动的心呯呯直跳,老主任对我太好了,“报社里人事复杂,尔虞我诈,钩心斗角,你刚来,千万不要掺杂进去,任何一派你都不能靠拢,只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任何人都不能得罪,就走中庸之道好了!”刘琦急忙点头答应,心里很温暖,决心用自己的优异成绩,来报答老主任对自己的关心。第二天刘琦写完了昨天的采访新闻稿,马上去于飞主任的办公室交稿。主任的办公室里只有于飞主任一个人,他马上把刚写好的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简单的看了一下,就接着说:"你昨天写的那篇稿子我看了,写的不错,这一类的领导专访,一般都是按照模式化去写,往往落入俗套。我看了你的却是耳目一新,作为一个新人,能写到这个程度,出乎我的予料,我一个字也沒改,这篇文章很有老主任的语言风格,这篇文章社长要看。”刘琦非常开心,其实在老主任带领的这一个月里,刘琦几乎认真的看了他的所有稿子,不知不觉中,就模仿了他的文风和语言风格。于飞主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看你是个肯上进的人,在报社里和在机关坐办公室不同,报社是靠业务吃饭的,机关里主要是玩人。报社的记者,除了会玩人,还得学会玩文字。”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老主任的一句话:咱们做党报记者的,一定要讲政治,什么叫政治,领导满意就是最大的政治。当刘琦想到报社的社长,要亲自审阅自己的稿子,他顿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向自己袭来。回到办公室后,心神不宁地坐了半小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要他马上去社长办公室,他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社长召唤,可不一般,不知道社长对稿子是否满意。于是刘琦放下电话,急忙去社长办公室。
  推开社长办公室的门,社长正坐在高大的黑色皮转椅里,面前是象乒乓球桌那样大的一张老板桌。社长见刘琦进来,面无表情,目光深沉地看了他一眼。“社长你好…”,刘琦规规矩矩的站在社长面前,他被社长的威严震慑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社长接着低下了头,认真的看起了稿子,仿佛刘琦不存在似的,刘琦此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室内很静,静的只听见落地挂钟的摇摆声。社长很专注的看着稿子,手里拿着一支笔。老主任曾经说过,社长是从市委宣传部调过来的,现在还兼着宣传部副部长职务,文笔了得,很有思想的一个人,当年也是市委出名的一支笔。想到这里,刘琦头上的汗,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心里沒了底气,不知道社长会如何发落这篇稿子。一会儿,社长抬起了头,语气低沉的说话了。
  “刘琦,这篇稿子是你自己写的?”
  “是的,是我自己写的,”刘琦谎忙回答。
  “于飞帮你修改了沒有?”
  “沒有,于主任说他一个字也沒有动,”社长点燃了一支烟,往椅子后背上一靠,嘴里喷出一股烟,随之吐出两个字“还行。”
  呵,谢天谢地,刘琦松了一口气,社长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拿起稿子掂了掂说:“看来你和王含一个月沒白跟,很有收获,这稿子的语言和思路,很有王含的风格,"社长提到了王含,刘琦顿时很激动,“王含主任对我的帮助很大,亲自给我改稿子,亲自给我指点写文章的思路,”社长最后在稿子上签了字,将稿子交给刘琦,“你直接交给于飞,让他送总编室就行。”刘琦拿了稿子,发现上面沒有署作者的名字,于是刘琦工工整整的在作者那一栏写着:本报记者于飞,刘琦。这是报社的规矩,不管稿子是不是他写的,只要是领导和你一起去了,一般是要把领导的名字署上,而且是署在自己名字的前边,这也体现了执笔者对领导的尊重,于是把名字写好后交给了于飞。于飞接过稿子后,忽然兴致勃勃的大谈起来了:这一阶段咱们报纸上,总是不断的登载你的文章,还别说经常是大块头的稿子呢,有的还是头条,写的不错,文笔很流暢,文采很好,有的文章写得很有思想,很有深度,很有政治高度,看得出来,你很爱动脑筋,爱琢磨,刚参加工作就有这样的成绩,不错,好好干,我是很看重你的。
  于飞的鼓励让刘琦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了,虚荣心也有了一定的满足,他连忙谦虚的说了一通:主要还是自己不太成熟,还需要在实战中学习,于飞不禁又大加贊赏一番。从此以后,刘琦好象受到了魔法的催使,开始了疯狂的工作,不断受到于飞的夸奖和表扬。同时,刘琦的名字在报纸上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最多的一天,报纸的四个版,除了四版是广告,其余的三个版,都有刘琦的重头稿子,记者部的同事们,看他的眼光滿是佩服的。当然尊重来源于实力,持别是在报社的笔杆子里边出威望。不会写稿,在记者里边,根本就无法立足,也就沒有人把你放在眼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琦已经在报社工作一年了,同志间的友谊,已经愈发浓厚了,可是他却觉得,于飞主任见到他的时候,眼神总是有一种别样的意味,可是具体要说是什么意味,他也说不清,反正觉得很别扭,有时感觉于飞的眼珠,经常充滿了智慧和机敏,或者说是狡猾和灵动。这天刘琦刚刚拿起笔来,准备写一篇稿子,于飞就风风火火地跑来,社长让你马上随他去采访。对于记者,会经常遇到这种紧急采访的事情,自从上次刘琦写的一篇人物专访的文章,受到社长的好评之后,社长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专访任务,都要带着他,这让同事们和于飞都很羡慕。刘琦不敢怠慢,急忙收拾东西来到楼下,赶紧上车,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社长和办公室主任坐在后排。社长见刘琦上了车,急忙告诉司机快开车,随后对刘琦说,“刚接到市委宣传部通知,中央管宣传的一位领导,到我市做调研,省委宣传部领导陪同来的,在本市话动三天,你要全程陪同,搞一个釆访扎记。”刘琦用恭敬的目光,看着社长连连点头“好,好。”
  之后,社长就开始了闭目养神。刘琦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做工作时,进入角色快,适应性很强,当他拍马屁的时候,总是一幅很认真思考的模样,并说出自己附合的理由和见解,让对方知道这是心里经过一番论证,才理解了对方的想法和意图,才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才心悦诚服的赞扬。这样领导的心里会更受用,会觉得你在认真听他的讲话,在吸收,在理解,而不是敷衍塞责。
  到了座谈的会议室里,市委书记,市长,宣传部部长,都来了,刘琦急忙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找个位置坐下。抬眼悄悄的打量,突然看到老主任王含坐在对面,王含轻轻地对他笑了笑,于是开始认真的做记录,心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会后才知道新闻处的赵处长也来了,王含是随同赵处长来的。赵处长是一个温文而雅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白白净净的,言行举止都很沉稳,给人的印象很好,是一个很面善的领导。这时王含快步的向刘琦走来,并愉快的交谈起来了。
  下午,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要去下边的县里去调研,省里是赵处长和王含相陪,市里则是市委宣传部长、副部长,外加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陪同。这位中央的领导要去山区看看,于是,一行人陪着向山区行去。刘琦的任务是把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调研的事情,写一个通讯,要反映出中央对我市经济及社会各项事物发展的重视,以及这位领导说话中的语言闪光点。刘琦全力以赴的集中精力,开始了记录。在一起的二天时间里,刘琦时间很紧,精神也高度紧张。第三天下午,安排了爬山活动,宣传部长单独把刘琦留下了,要求在中央领导临走前,把稿子写出来,交中央领导审阅后,才可以在当地媒体上发表。这样刘琦的一个下午,都开始了紧张的爬格子,任务紧张,时间又紧廹,而且这次报导对文笔的要求也很高,大家走后刘琦使出浑身解数,趴在写字台上,打开釆访资料,开始了奋笔疾书。刘琦这一阶段养成了一个习惯,工作起来相当专心,全身心投入到写作当中。因为文章的架构和内容,早已经琢磨的差不多了,所以写的时候,就是把材料进行了整理,合理布局,並穿插进自己的一些观点,兩个小时后,刘琦长出一口气,把笔一丢:哈哈,写完了…。
  反复又看了一遍,确信沒有什么问题了,只等大家回来了就可以交稿了。到晚上五点钟,走廊里传来了同志们的说话声,刘琦急忙拿着稿子,给王含送去,王含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稿子,“这么快就写完了,那就随我一起给赵处长审阅,再给中央领导看。于是二人向赵处长的房间走去。赵处长待人很随和,看到王含领着刘琦进来,急忙热情地招呼起来。王含急忙把稿子交给赵处长:刘琦一下午就把稿子写出来了,请您审阅,赵处长二话沒说,接过稿子就认真看了起来。大约二十分钟,赵处长看完了稿子,抬起头,不看王含,却看着刘琦,“你叫刘琦,不错,很好的名字,文字功底不淺呐,参加工作几年了?”
  “刚刚一年,去年毕业的大学生,新闻专业的。”王含抢着回答。
  “入行虽短,道行却不淺,年轻有为,这篇稿子除了文字老辣,关键是主题抓的好,很紧凑,立意很高,反映的思想很深刻,符合中央首长的心情。”赵处长看着我高兴的夸着,然后把稿子递给王含,“你带着他给领导看看吧,”刘琦急忙伸出双手,热情地和赵处长握了手,告別了赵处长,二人又向中央领导的房间走去。不出所料,中央首长看了稿子很满意,还特意就写稿的思路和主题,交流了半天,随后痛快的在稿子上签了名字。
  回来后的一天下午,刘琦正伏在桌子上,忙着写稿,对面的陈凯突然间,说出了一番令人非常震惊的一些话,“在咱们编辑部里,你和于飞都是野心勃勃的人,”刘凯急忙回答,“话可不能这么说,于飞主任的能耐大了,我可不行,”
  “这个于飞写东西有点本事,他管理可不行,不过他最历害的地方不是业务,而在为人处世上。这个家伙玩人很有一套,你看他的眼睛,整天滴溜溜的净琢磨坏道道,”刘琦不禁笑了起来,“他只是把新闻业务作为一块往上爬的跳板,你以后可要对他小心点,”刘琦的心猛然就剧烈地跳了起来。
  办公室里每天走得最晚的是刘琦,记者部里交稿最多的是刘琦,被编委会评出好新闻最多的是刘琦,被社长在大会上公开表扬,号召大家学习的榜样,同样是刘琦,刘琦拼命的工作和取得的优异成绩,引起了同事们的嫉妒,甚至包括于飞主任的不安。但他仍然不理会这些,照旧我行我素,于飞对刘王奇也越来越客气了,说话内容总是浮于表面。最近几天,于飞交给刘琦的采访任务,突然间多了起来,有时候一天竟然有五个会议采访,几乎成了典型的会议记者。很快的刘琦就明白了,这是于飞利用职权,对他的钳制和警告,跑会议的记者是最沒有出息,最不能出好新闻的纪者。那能怎么办,只好忍着呗,这天下午,刘琦正在忙稿子,陈凯忙着自己的工作,记者小王突然敲门进来:于飞主任来电话,通知下午五点,陈凯去市委门口集合,采访市里领导的一个重要活动。刘琦奇怪的问道“市委书记的活动怎么这么晚呢?”
  “不知道,于飞主任就是这样通知我的。”沒奈何,陈凯推门走了出去。大约半小时了,陈凯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刘琦惊讶极了,“什么活动这么快?”陈静说“这下子可坏了,市委的活动定于两点,可是于飞却告诉我们是五点,调研活动早就结束了,”
  陈凯呆若木鸡,傻傻的站着,他完全被这件事情打蒙了。市委书记沒有讲话稿,是即席做指示,这个活动明天报纸上要上头条,调研都结束了,怎么办,怎么办?陈凯急的直跺脚。刘琦也是一阵惊惊慌,脑子迅速思考着,“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要赶快想办法,弥补过失。否则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可是怎么写这个稿子呢?”
  刘琦不理陈凯,凝神思考着,错过市委书记重要活动的新闻报道,记者这个身份肯定就保不住了。刘琦脑子突然间一闪,“对,有办法了,”刘琦拽着陈凯就向楼下跑去,拦着一辆出租车直奔晨光集团。到了晨光集团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晨光总部的门口,沒见到有市里的车辆,刘琦心里突然一机柃,难道市领导全走了?他急忙跑到门卫室,向门卫一打听,原来领导都去集团的歺厅用歺了,谢天谢地了,沒走就好,刘琦心里顿时感觉一阵轻松。来到歺厅门口,看到很多市里的车,还有几个认识的司机和秘书,在门口转悠。二人急忙奔向歺厅,很快就找到了晨光集团的宣教张处长,他为人很热情又随和,听二人把事情讲完,急忙把二人领到宣教处。
  市委书记亲自到晨光集团搞调研,集团领导高度重视,宣教处自然跑在最前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摄像,录音,做为珍贵资料,保存起来。“太好了!”陈凱乐的一个劲的叫好。在张处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宣教室,从文件柜里拿出一个录像带,放入录象机里,又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采访机。“所有的录象全在这里,从领导参观车间,到和工人交谈,和专家座谈,以及领导做的指示。”
  刘琦看了陈凯一眼,高兴的忙碌起来。刘琦忙着整理市委书记的讲话,陈凯看录像,大约半小时后,二人的工作就结束了。还有一个小时的写稿时间,刘琦对陈凯说“你写稿速度慢,还是我来写吧。”刘琦快速用脑,不到一个小时,稿子就出来了,二人都松了一口气,整理好稿子就奔歺厅而去。宣教处长站在门口,在耐心的等着他们。
  陈凯拿着稿子向赵处长招呼一下,就向歺厅内走去,时间不长就看到陈凱高兴的举着稿子向刘琦招呼:秘书长已经审完稿子并签了字,看到陈凯高兴的象个小孩子的样子,刘琦终于释怀了,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要不是有你,我就完了,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哪!”陈凱激动的语无伦次地说着。刘琦拽着陈凯就向一部出租车走去,到这时候忽然间想起来“这个该死的小王,差点就害死我了!”陈凯心有余悸地说。
  刘琦也觉得今天的事情很奇怪,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小王也不会弄錯呵。陈凱当即给小王打了电话,“今天下午五点,市委书记有重要活动的通知,是不是你接的电话?”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小王奇怪的说。
  “明明是下午二点,你怎么谎报下午五点呢?你差点害死我呀。”
  “不可能,我清楚的听于飞主任说的是五点,这绝对不会差,你可别寃枉我呀,不信你可以去问于飞主任呵。”刘琦不禁起了眉头,于飞不可能把时间说錯,放下电话,陈凯不禁大骂起来,“这个混蛋是成心害我呀,我一定要去告他,”“可是你怎么告他呀?有证据吗?谁给你作证?即使有证人,领导是相信你,还是柤信于飞?”陈凯楞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只剩下呼呼喘气。
  刘琦忽然想到,应该问一下社长的司机,这个司机人品挺好,忠厚老实,于是刘琦又给社长的司机打了个电话,随后拿出釆访机,打开开关,放在电话旁边准备录音。电话打通后,司机连孝虑都沒有,接过电话就说了起来。“于飞主任坐在我的车上,先去市委办公室,于飞主任上楼拿了通知,就回到了车上,由于时间比较紧,他在车上就给记者室打了个电话。”
  “于飞主任说的是几点在市委门口集合呀?”
  “我记得很清楚,他清楚的说下午五点在市委门口集合,但他马上就改口,说我刚才说错了,是下午二点,千万別搞错了,是下午二点。由于他先说错了时间,后来又即时承认错误,把时间肯定在下午二点。”“好,谢谢你了”。刘琦奇怪的看着陈凯,随即告诉陈凯:再给小王打电话,要问清楚时间。”陈凯马上又接通了小王的电话。“我向天发誓,于飞主任肯定说的是五点,绝对沒有承认说错了时间,”小王急的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刘琦又把录音机放了一遍,录音机立即放出了小王那哆哆嗦嗦微微上发颤的声音。陈凯放下了电话,呆呆傻傻的看着刘琦,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肯定是电话在搞鬼。”我反复琢磨小王和司机所说的话觉得于飞在电话上搞了鬼,刘琦的判断让陈凯很吃惊,先是于飞本可以在车外打电话通知的,为什么非要上车后当着司机的面打电话呢,就是故意找司机做为证人,把责任推给电话接听者。于飞给小王打电话时,先说了五点钟在市委门口集合,随后手机依然放在耳朶旁边,右手的手指趁机偷偷的按下结束键后,才开始说出时间说错了,而司机不知道于飞已经按动了结束键,所以司机听到了这段话,小王却没有听到这段话。陈凯听完刘琦的分析,觉得刘琦说的很对,马上明白了于飞的险恶用心。但为什么于飞要陷害陈凯呢?陈凯楞楞的看着刘琦:“肯定是你在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刘琦慢慢的说着,“那怎么办,难道就默默的受这份气?”刘琦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就吃这个哑巴亏吧,要知道领导不会柤信你的判断的。”陈凱无奈的点了点头。
  记者的工作就是非常紧张,一个稿子刚刚出手,新的任务紧跟着又来了。刘琦头天晚上整整忙了一宿,才把稿子搞定,早晨的早飯都沒时间去吃,就急急忙忙到于飞主任室去交稿子,这时的刘琦精力分散,心神不定,有些忙乱,在经过市委秘书长审核时,因秘书长在乡下,无法审核,只好把稿子交给于飞主任来审核。一般发稿程序,紧急稿件,主任若在,先由主任审核,然后送总编室,主任若是不在,记者可以把稿子直接送给总编室。这时候,于飞正在办公室里,刘琦当然先把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的两只小眼睛,发出内烁的光芒,他接过稿子就认真的看了起来。两只眼睛在飞快的转悠着,看完后,随手将稿子交给刘琦,"行,送总编室去吧。”刘琦今天太累,显得神情恍惚,心不在焉,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过程,那就是于飞沒有在发稿签上"主任”二字旁边签字,急忙送到总编室去了。
  第二天,刘琦刚一走进办公室,发现人们都不在,于飞主任的门也锁着,办公室里只有陈凯一个人。陈凯奇怪的看着刘琦,"今天大家全都出去采访了,于飞也走了,为什么他沒让你去呢?"刘琦闷声的答应着,坐在自己的坐位置上,随手拿过今天的报纸,观看着头版上自己的会议采访。突然,刘琦蹦了起来,"哎呀,我把领导的排序写错了,把人大常委会主任,写到市长的后面了。"刘琦顿时吓的惊叫起来,市里最近对市级班子进行调整,老资格的市委第一副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第二书记担任市长,按照党内和党外职务排序,人大常委会主任,应该排在市长前边。可是刘琦竞然将市长的名字,写在了前面。这可怎么办,刘琦一下子吓得呆住了,这可是最大的政治呵,陈凯过来一看也慌了,"你怎么能犯这样低级的錯误?"刘琦很懊丧,又很无助。"不过还不要紧,稿子上有市委秘书长的签名,又有于飞主任的签字。"刘琦这时候才想起来,于飞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以及他沒有在稿子上签字的事情,顿时明白了于飞看稿子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市领导名字排错了,所以故意不签字,今天还带大家出去釆访,有意的躲着刘琦,不知不觉,刘琦又被于飞坑了一把。这也怨不得別人,毕竟是自己的责任呵。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办公室主任在电话里通知刘琦,马上去社长办公室。刘琦马上意识到:事发了,等着报社的处分吧。到了社长办公室,他径直推门进去,进屋一看,值班的副总编辑,总编室主任都在,刘琦马上明白了,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室内的空气很紧张,大家都阴着脸,一言不发,办公室主任这时又走了进来,立刻向社长汇报,刘琦交稿时,于飞主任不在,当然也就沒有在发稿签字单上签字。"算了,不用找他了,"社长随口说了一句。到这时候刘琦才真正知道了于飞手段的高明,沒有于飞的签名,说明他肯定沒有看稿子,无论自己说什么,大家也不会相信。"这么重要的活动,为什么不让市委秘书长审阅,"社长阴沉着脸,盯着刘琦问道,“秘书长昨天去乡下晚上沒有回来,市委办公室的秘书告诉我,你认真些就可以了。”然后难过的说"社长,这都是我的错,我请求给我严厉的处分。"主编室主任马上接着说,“我是最终版面签付人,这件事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小刘年轻,不要处分他了,我请求党委给我处分。”白发苍苍的值班副总编说话了。听了白发苍苍的老报人的话,刘琦顿时热泪盈眶,感激的看着副总编辑。社长扳着脸,严肃的说,“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是如何向领导交待。”社长接着说"我刚才接到人大办公室的电话,人大主任让我立即去,你们就等着处理吧!"
  下午经党委研究,对刘琦的处分结果下来了。第一扣发一个月的工资,第二写出深刻的檢查,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公开檢查,第三调离记者工作岗位,到办公室去做普通的后勤工作。刘琦默默的听着,接受了党委的决定。但是心里还是很痛苦的,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新闻工作,无法想象自己离开了记者工作,会怎么样。
  二天后,市里下了个通知:各单位要组织扶贫工作组,下到山区去扶贫,一去两年。刘琦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即向社长提交去山区扶贫的请求,社长痛快的答应了刘琦的请求,刘琦简单的整理好自己的书籍和资料,平静的冲大家点点头,提着自己的东西,向楼下走去,临出记者部的门时,刘琦看见陈凱的眼里噙着沮花…。刘琦今年22岁了,毕业后被分配到龙山日報社记者部工作。年轻帅气的刘琦朝气蓬勃,满怀理想,滿怀激情,滿怀对未来的执着和希望,意气风发地走进了社会。
  接待刘琦的是记者部主任王含,刘琦进记者部的第一个月,是由老同志带领熟悉工作。主任王含亲自帮带,刘琦算是王含主任的入门弟子了,刘琦不禁欣喜若狂。第一天就由主任带领着走访了一个活动,第二天主任对刘琦写的一篇消息稍加修改,就签发到编辑部。第三天主任又带着刘琦去山区进行釆访,路途较远,中间隔着一座大山,刘琦年轻气盛,看着主任气喘吁吁的挪动着脚步,急忙过去搀扶着爬上了山顶。“真是年轻呵,精气神足,身体倍棒。”刘琦顿时高兴起来,自豪地讲起了自己在大学里的生活,弦耀地表演着自己健康的体魄,逗的主任哈哈大笑。
  第四天是周五,主任带刘琦釆访市委的一个重要会议,在刘琦面前,主任永远保持着那种高贵,而又富有教养的气貭。森严幽雅的市委常委会议室里,许多市委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和主任打招呼,显然主任是采访市委重要活动的资深记者。会议一直开到晚上六点才结束,会议刚结束,主任的新闻稿就已经写完了,并送交市委秘书长审核完毕后传至报社。之后,主任又向秘书长介绍了刘琦,刘琦顿时感到一阵温暖,周围的领导马上对刘琦热情不少。
  周一早晨,主任刚安排完一周的工作,就当着同事们的面对刘琦说,“今天你跟我去外县出差,我要了辆车,一会儿就出发。”刘琦心里一阵激动,能和主任在一起工作,这是最大的愿望。在外县采访的三天里,跟着主任学习到了不少的工作技巧,从选题到拟定采访提纲,从如何切入提问,到引导被采访者回答问题。刘琦学东西很快,第二天就能主导釆访一个企业家了。主任在旁边只听不插言,采访完毕后,主任高兴的说:你的悟性很高,接受新事物很快,是天生做记者的料。刘琦很感动,觉得主任身上有一种东西,让人着魔,而这种东西是过去从来没有见过的,具体是什么东西,却又说不明白。在和主任一起出差的三天时间里,刘琦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幸福感,还有不知所措和兴奋,不时还有几分忐忑。
  在随后的三个星期里,刘琦刻苦学习,勤于观察,多方借鋚,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掌握了撰写一般的新闻稿件,而且在主任的亲自指导下,独自写了一篇人物通讯,被报社编委会评为当月最佳新闻稿。刘琦的进步让主任很高兴,经常在全体人员会上表扬,指出刘琦的学习态度和勤奋的执着精神,是大家的学习榜样,惹得几个同事,总是用嫉妒的目光仇视着。又是一个周末下班前,主任把刘琦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刘琦拘谨地坐在主任的对面。“刘琦呵,祝贺你锻炼期已经结束了,这一个月,你的学习态度挺好,可以说是非常优秀,我很满意,下周开始你就可以单独活动了。”刘琦高兴极了,一再向主任表示感谢。“我觉得你是一个悟性和素质都很高的人,在同龄人中,你属于佼佼者。"刘琦心里一阵激动,不知说什么才能表达出对主任培养的谢意。
  由于主任出色的工作成绩,他被调到省宣传部去了。记者部原来的副主任于飞,接替了主任,主持了记者部的全面工作。
  刘琦觉得自己独自出去采访,心里总是有些发述,但还是顽强的控制自己,那些事件性新闻釆访完,都能及时交稿,对此新主任还是比较满意。
  从工作中,刘琦深刻体会到了,写稿真是个辛苦的工作,当时报纸由鉛印变成了胶印,但还沒有告別纸和笔,记者写稿都是用手写,统一的圆珠笔,统一的新闻纸制作的稿纸,编辑改稿子都是用红色的毛笔,然后再用手抄,写在统一的稿纸上。
  这一天,刘琦被于飞找到了办公室,“刘琦,我看了你今天发来的稿子,写得不错,语言简练,主题突出,层次分明,文笔流暢。"刘琦急忙谦虚的说“请主任多指点”。回到办公室后,就立即埋头于一篇新的稿子。
  突然间桌上的电话猛然间响了起来,“龙山日报社新闻编辑部刘琦,”这是老主任在任时强行规定的,接电话时必须首先说明,自己的单位及姓名,否则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刘琦,你好呀,我是王含呀”老主任来电话了,刘琦高兴极了,立即诚惶诚恐的回答,“老主任你好,谢谢你还想着我。”
  “你在忙什么呢?”刘琦急忙回答:“正在忙着写一釆访。”
  “呵,好呵,我沒事就是想和你唠唠工作中应该注意的事,”听到老主任的话,刘琦内心非常感动,主任都已经离开我了,还想着帮我。“我要告诉你的是,每天蹲在办公室的记者,不是好记者,好作品,好新闻都是跑出来的,你一定要记住,多抓鲜活的新闻,才能写出好作品,工作中一定要扎实,要沉下去,千万不可浮躁。”刘琦高兴极了,这都是老主任的多年工作经验,太宝贵了,他工作那么紧张,还不忘帮带我这个徒弟,
  “很多亊情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不能去做的,一定要远远的离开,但是心里一定要时刻提防,说话做事一定要有分寸。”激动的心呯呯直跳,老主任对我太好了,“报社里人事复杂,尔虞我诈,钩心斗角,你刚来,千万不要掺杂进去,任何一派你都不能靠拢,只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任何人都不能得罪,就走中庸之道好了!”刘琦急忙点头答应,心里很温暖,决心用自己的优异成绩,来报答老主任对自己的关心。第二天刘琦写完了昨天的采访新闻稿,马上去于飞主任的办公室交稿。主任的办公室里只有于飞主任一个人,他马上把刚写好的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简单的看了一下,就接着说:"你昨天写的那篇稿子我看了,写的不错,这一类的领导专访,一般都是按照模式化去写,往往落入俗套。我看了你的却是耳目一新,作为一个新人,能写到这个程度,出乎我的予料,我一个字也沒改,这篇文章很有老主任的语言风格,这篇文章社长要看。”刘琦非常开心,其实在老主任带领的这一个月里,刘琦几乎认真的看了他的所有稿子,不知不觉中,就模仿了他的文风和语言风格。于飞主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看你是个肯上进的人,在报社里和在机关坐办公室不同,报社是靠业务吃饭的,机关里主要是玩人。报社的记者,除了会玩人,还得学会玩文字。”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老主任的一句话:咱们做党报记者的,一定要讲政治,什么叫政治,领导满意就是最大的政治。当刘琦想到报社的社长,要亲自审阅自己的稿子,他顿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向自己袭来。回到办公室后,心神不宁地坐了半小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要他马上去社长办公室,他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社长召唤,可不一般,不知道社长对稿子是否满意。于是刘琦放下电话,急忙去社长办公室。
  推开社长办公室的门,社长正坐在高大的黑色皮转椅里,面前是象乒乓球桌那样大的一张老板桌。社长见刘琦进来,面无表情,目光深沉地看了他一眼。“社长你好…”,刘琦规规矩矩的站在社长面前,他被社长的威严震慑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社长接着低下了头,认真的看起了稿子,仿佛刘琦不存在似的,刘琦此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室内很静,静的只听见落地挂钟的摇摆声。社长很专注的看着稿子,手里拿着一支笔。老主任曾经说过,社长是从市委宣传部调过来的,现在还兼着宣传部副部长职务,文笔了得,很有思想的一个人,当年也是市委出名的一支笔。想到这里,刘琦头上的汗,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心里沒了底气,不知道社长会如何发落这篇稿子。一会儿,社长抬起了头,语气低沉的说话了。
  “刘琦,这篇稿子是你自己写的?”
  “是的,是我自己写的,”刘琦谎忙回答。
  “于飞帮你修改了沒有?”
  “沒有,于主任说他一个字也沒有动,”社长点燃了一支烟,往椅子后背上一靠,嘴里喷出一股烟,随之吐出两个字“还行。”
  呵,谢天谢地,刘琦松了一口气,社长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拿起稿子掂了掂说:“看来你和王含一个月沒白跟,很有收获,这稿子的语言和思路,很有王含的风格,"社长提到了王含,刘琦顿时很激动,“王含主任对我的帮助很大,亲自给我改稿子,亲自给我指点写文章的思路,”社长最后在稿子上签了字,将稿子交给刘琦,“你直接交给于飞,让他送总编室就行。”刘琦拿了稿子,发现上面沒有署作者的名字,于是刘琦工工整整的在作者那一栏写着:本报记者于飞,刘琦。这是报社的规矩,不管稿子是不是他写的,只要是领导和你一起去了,一般是要把领导的名字署上,而且是署在自己名字的前边,这也体现了执笔者对领导的尊重,于是把名字写好后交给了于飞。于飞接过稿子后,忽然兴致勃勃的大谈起来了:这一阶段咱们报纸上,总是不断的登载你的文章,还别说经常是大块头的稿子呢,有的还是头条,写的不错,文笔很流暢,文采很好,有的文章写得很有思想,很有深度,很有政治高度,看得出来,你很爱动脑筋,爱琢磨,刚参加工作就有这样的成绩,不错,好好干,我是很看重你的。
  于飞的鼓励让刘琦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了,虚荣心也有了一定的满足,他连忙谦虚的说了一通:主要还是自己不太成熟,还需要在实战中学习,于飞不禁又大加贊赏一番。从此以后,刘琦好象受到了魔法的催使,开始了疯狂的工作,不断受到于飞的夸奖和表扬。同时,刘琦的名字在报纸上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最多的一天,报纸的四个版,除了四版是广告,其余的三个版,都有刘琦的重头稿子,记者部的同事们,看他的眼光滿是佩服的。当然尊重来源于实力,持别是在报社的笔杆子里边出威望。不会写稿,在记者里边,根本就无法立足,也就沒有人把你放在眼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琦已经在报社工作一年了,同志间的友谊,已经愈发浓厚了,可是他却觉得,于飞主任见到他的时候,眼神总是有一种别样的意味,可是具体要说是什么意味,他也说不清,反正觉得很别扭,有时感觉于飞的眼珠,经常充滿了智慧和机敏,或者说是狡猾和灵动。这天刘琦刚刚拿起笔来,准备写一篇稿子,于飞就风风火火地跑来,社长让你马上随他去采访。对于记者,会经常遇到这种紧急采访的事情,自从上次刘琦写的一篇人物专访的文章,受到社长的好评之后,社长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专访任务,都要带着他,这让同事们和于飞都很羡慕。刘琦不敢怠慢,急忙收拾东西来到楼下,赶紧上车,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社长和办公室主任坐在后排。社长见刘琦上了车,急忙告诉司机快开车,随后对刘琦说,“刚接到市委宣传部通知,中央管宣传的一位领导,到我市做调研,省委宣传部领导陪同来的,在本市话动三天,你要全程陪同,搞一个釆访扎记。”刘琦用恭敬的目光,看着社长连连点头“好,好。”
  之后,社长就开始了闭目养神。刘琦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做工作时,进入角色快,适应性很强,当他拍马屁的时候,总是一幅很认真思考的模样,并说出自己附合的理由和见解,让对方知道这是心里经过一番论证,才理解了对方的想法和意图,才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才心悦诚服的赞扬。这样领导的心里会更受用,会觉得你在认真听他的讲话,在吸收,在理解,而不是敷衍塞责。
  到了座谈的会议室里,市委书记,市长,宣传部部长,都来了,刘琦急忙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找个位置坐下。抬眼悄悄的打量,突然看到老主任王含坐在对面,王含轻轻地对他笑了笑,于是开始认真的做记录,心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会后才知道新闻处的赵处长也来了,王含是随同赵处长来的。赵处长是一个温文而雅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白白净净的,言行举止都很沉稳,给人的印象很好,是一个很面善的领导。这时王含快步的向刘琦走来,并愉快的交谈起来了。
  下午,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要去下边的县里去调研,省里是赵处长和王含相陪,市里则是市委宣传部长、副部长,外加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陪同。这位中央的领导要去山区看看,于是,一行人陪着向山区行去。刘琦的任务是把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调研的事情,写一个通讯,要反映出中央对我市经济及社会各项事物发展的重视,以及这位领导说话中的语言闪光点。刘琦全力以赴的集中精力,开始了记录。在一起的二天时间里,刘琦时间很紧,精神也高度紧张。第三天下午,安排了爬山活动,宣传部长单独把刘琦留下了,要求在中央领导临走前,把稿子写出来,交中央领导审阅后,才可以在当地媒体上发表。这样刘琦的一个下午,都开始了紧张的爬格子,任务紧张,时间又紧廹,而且这次报导对文笔的要求也很高,大家走后刘琦使出浑身解数,趴在写字台上,打开釆访资料,开始了奋笔疾书。刘琦这一阶段养成了一个习惯,工作起来相当专心,全身心投入到写作当中。因为文章的架构和内容,早已经琢磨的差不多了,所以写的时候,就是把材料进行了整理,合理布局,並穿插进自己的一些观点,兩个小时后,刘琦长出一口气,把笔一丢:哈哈,写完了…。
  反复又看了一遍,确信沒有什么问题了,只等大家回来了就可以交稿了。到晚上五点钟,走廊里传来了同志们的说话声,刘琦急忙拿着稿子,给王含送去,王含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稿子,“这么快就写完了,那就随我一起给赵处长审阅,再给中央领导看。于是二人向赵处长的房间走去。赵处长待人很随和,看到王含领着刘琦进来,急忙热情地招呼起来。王含急忙把稿子交给赵处长:刘琦一下午就把稿子写出来了,请您审阅,赵处长二话沒说,接过稿子就认真看了起来。大约二十分钟,赵处长看完了稿子,抬起头,不看王含,却看着刘琦,“你叫刘琦,不错,很好的名字,文字功底不淺呐,参加工作几年了?”
  “刚刚一年,去年毕业的大学生,新闻专业的。”王含抢着回答。
  “入行虽短,道行却不淺,年轻有为,这篇稿子除了文字老辣,关键是主题抓的好,很紧凑,立意很高,反映的思想很深刻,符合中央首长的心情。”赵处长看着我高兴的夸着,然后把稿子递给王含,“你带着他给领导看看吧,”刘琦急忙伸出双手,热情地和赵处长握了手,告別了赵处长,二人又向中央领导的房间走去。不出所料,中央首长看了稿子很满意,还特意就写稿的思路和主题,交流了半天,随后痛快的在稿子上签了名字。
  回来后的一天下午,刘琦正伏在桌子上,忙着写稿,对面的陈凯突然间,说出了一番令人非常震惊的一些话,“在咱们编辑部里,你和于飞都是野心勃勃的人,”刘凯急忙回答,“话可不能这么说,于飞主任的能耐大了,我可不行,”
  “这个于飞写东西有点本事,他管理可不行,不过他最历害的地方不是业务,而在为人处世上。这个家伙玩人很有一套,你看他的眼睛,整天滴溜溜的净琢磨坏道道,”刘琦不禁笑了起来,“他只是把新闻业务作为一块往上爬的跳板,你以后可要对他小心点,”刘琦的心猛然就剧烈地跳了起来。
  办公室里每天走得最晚的是刘琦,记者部里交稿最多的是刘琦,被编委会评出好新闻最多的是刘琦,被社长在大会上公开表扬,号召大家学习的榜样,同样是刘琦,刘琦拼命的工作和取得的优异成绩,引起了同事们的嫉妒,甚至包括于飞主任的不安。但他仍然不理会这些,照旧我行我素,于飞对刘王奇也越来越客气了,说话内容总是浮于表面。最近几天,于飞交给刘琦的采访任务,突然间多了起来,有时候一天竟然有五个会议采访,几乎成了典型的会议记者。很快的刘琦就明白了,这是于飞利用职权,对他的钳制和警告,跑会议的记者是最沒有出息,最不能出好新闻的纪者。那能怎么办,只好忍着呗,这天下午,刘琦正在忙稿子,陈凯忙着自己的工作,记者小王突然敲门进来:于飞主任来电话,通知下午五点,陈凯去市委门口集合,采访市里领导的一个重要活动。刘琦奇怪的问道“市委书记的活动怎么这么晚呢?”
  “不知道,于飞主任就是这样通知我的。”沒奈何,陈凯推门走了出去。大约半小时了,陈凯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刘琦惊讶极了,“什么活动这么快?”陈静说“这下子可坏了,市委的活动定于两点,可是于飞却告诉我们是五点,调研活动早就结束了,”
  陈凯呆若木鸡,傻傻的站着,他完全被这件事情打蒙了。市委书记沒有讲话稿,是即席做指示,这个活动明天报纸上要上头条,调研都结束了,怎么办,怎么办?陈凯急的直跺脚。刘琦也是一阵惊惊慌,脑子迅速思考着,“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要赶快想办法,弥补过失。否则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可是怎么写这个稿子呢?”
  刘琦不理陈凯,凝神思考着,错过市委书记重要活动的新闻报道,记者这个身份肯定就保不住了。刘琦脑子突然间一闪,“对,有办法了,”刘琦拽着陈凯就向楼下跑去,拦着一辆出租车直奔晨光集团。到了晨光集团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晨光总部的门口,沒见到有市里的车辆,刘琦心里突然一机柃,难道市领导全走了?他急忙跑到门卫室,向门卫一打听,原来领导都去集团的歺厅用歺了,谢天谢地了,沒走就好,刘琦心里顿时感觉一阵轻松。来到歺厅门口,看到很多市里的车,还有几个认识的司机和秘书,在门口转悠。二人急忙奔向歺厅,很快就找到了晨光集团的宣教张处长,他为人很热情又随和,听二人把事情讲完,急忙把二人领到宣教处。
  市委书记亲自到晨光集团搞调研,集团领导高度重视,宣教处自然跑在最前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摄像,录音,做为珍贵资料,保存起来。“太好了!”陈凱乐的一个劲的叫好。在张处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宣教室,从文件柜里拿出一个录像带,放入录象机里,又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采访机。“所有的录象全在这里,从领导参观车间,到和工人交谈,和专家座谈,以及领导做的指示。”
  刘琦看了陈凯一眼,高兴的忙碌起来。刘琦忙着整理市委书记的讲话,陈凯看录像,大约半小时后,二人的工作就结束了。还有一个小时的写稿时间,刘琦对陈凯说“你写稿速度慢,还是我来写吧。”刘琦快速用脑,不到一个小时,稿子就出来了,二人都松了一口气,整理好稿子就奔歺厅而去。宣教处长站在门口,在耐心的等着他们。
  陈凯拿着稿子向赵处长招呼一下,就向歺厅内走去,时间不长就看到陈凱高兴的举着稿子向刘琦招呼:秘书长已经审完稿子并签了字,看到陈凯高兴的象个小孩子的样子,刘琦终于释怀了,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要不是有你,我就完了,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哪!”陈凱激动的语无伦次地说着。刘琦拽着陈凯就向一部出租车走去,到这时候忽然间想起来“这个该死的小王,差点就害死我了!”陈凯心有余悸地说。
  刘琦也觉得今天的事情很奇怪,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小王也不会弄錯呵。陈凱当即给小王打了电话,“今天下午五点,市委书记有重要活动的通知,是不是你接的电话?”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小王奇怪的说。
  “明明是下午二点,你怎么谎报下午五点呢?你差点害死我呀。”
  “不可能,我清楚的听于飞主任说的是五点,这绝对不会差,你可别寃枉我呀,不信你可以去问于飞主任呵。”刘琦不禁起了眉头,于飞不可能把时间说錯,放下电话,陈凯不禁大骂起来,“这个混蛋是成心害我呀,我一定要去告他,”“可是你怎么告他呀?有证据吗?谁给你作证?即使有证人,领导是相信你,还是柤信于飞?”陈凯楞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只剩下呼呼喘气。
  刘琦忽然想到,应该问一下社长的司机,这个司机人品挺好,忠厚老实,于是刘琦又给社长的司机打了个电话,随后拿出釆访机,打开开关,放在电话旁边准备录音。电话打通后,司机连孝虑都沒有,接过电话就说了起来。“于飞主任坐在我的车上,先去市委办公室,于飞主任上楼拿了通知,就回到了车上,由于时间比较紧,他在车上就给记者室打了个电话。”
  “于飞主任说的是几点在市委门口集合呀?”
  “我记得很清楚,他清楚的说下午五点在市委门口集合,但他马上就改口,说我刚才说错了,是下午二点,千万別搞错了,是下午二点。由于他先说错了时间,后来又即时承认错误,把时间肯定在下午二点。”“好,谢谢你了”。刘琦奇怪的看着陈凯,随即告诉陈凯:再给小王打电话,要问清楚时间。”陈凯马上又接通了小王的电话。“我向天发誓,于飞主任肯定说的是五点,绝对沒有承认说错了时间,”小王急的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刘琦又把录音机放了一遍,录音机立即放出了小王那哆哆嗦嗦微微上发颤的声音。陈凯放下了电话,呆呆傻傻的看着刘琦,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肯定是电话在搞鬼。”我反复琢磨小王和司机所说的话觉得于飞在电话上搞了鬼,刘琦的判断让陈凯很吃惊,先是于飞本可以在车外打电话通知的,为什么非要上车后当着司机的面打电话呢,就是故意找司机做为证人,把责任推给电话接听者。于飞给小王打电话时,先说了五点钟在市委门口集合,随后手机依然放在耳朶旁边,右手的手指趁机偷偷的按下结束键后,才开始说出时间说错了,而司机不知道于飞已经按动了结束键,所以司机听到了这段话,小王却没有听到这段话。陈凯听完刘琦的分析,觉得刘琦说的很对,马上明白了于飞的险恶用心。但为什么于飞要陷害陈凯呢?陈凯楞楞的看着刘琦:“肯定是你在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刘琦慢慢的说着,“那怎么办,难道就默默的受这份气?”刘琦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就吃这个哑巴亏吧,要知道领导不会柤信你的判断的。”陈凱无奈的点了点头。
  记者的工作就是非常紧张,一个稿子刚刚出手,新的任务紧跟着又来了。刘琦头天晚上整整忙了一宿,才把稿子搞定,早晨的早飯都沒时间去吃,就急急忙忙到于飞主任室去交稿子,这时的刘琦精力分散,心神不定,有些忙乱,在经过市委秘书长审核时,因秘书长在乡下,无法审核,只好把稿子交给于飞主任来审核。一般发稿程序,紧急稿件,主任若在,先由主任审核,然后送总编室,主任若是不在,记者可以把稿子直接送给总编室。这时候,于飞正在办公室里,刘琦当然先把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的两只小眼睛,发出内烁的光芒,他接过稿子就认真的看了起来。两只眼睛在飞快的转悠着,看完后,随手将稿子交给刘琦,"行,送总编室去吧。”刘琦今天太累,显得神情恍惚,心不在焉,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过程,那就是于飞沒有在发稿签上"主任”二字旁边签字,急忙送到总编室去了。
  第二天,刘琦刚一走进办公室,发现人们都不在,于飞主任的门也锁着,办公室里只有陈凯一个人。陈凯奇怪的看着刘琦,"今天大家全都出去采访了,于飞也走了,为什么他沒让你去呢?"刘琦闷声的答应着,坐在自己的坐位置上,随手拿过今天的报纸,观看着头版上自己的会议采访。突然,刘琦蹦了起来,"哎呀,我把领导的排序写错了,把人大常委会主任,写到市长的后面了。"刘琦顿时吓的惊叫起来,市里最近对市级班子进行调整,老资格的市委第一副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第二书记担任市长,按照党内和党外职务排序,人大常委会主任,应该排在市长前边。可是刘琦竞然将市长的名字,写在了前面。这可怎么办,刘琦一下子吓得呆住了,这可是最大的政治呵,陈凯过来一看也慌了,"你怎么能犯这样低级的錯误?"刘琦很懊丧,又很无助。"不过还不要紧,稿子上有市委秘书长的签名,又有于飞主任的签字。"刘琦这时候才想起来,于飞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以及他沒有在稿子上签字的事情,顿时明白了于飞看稿子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市领导名字排错了,所以故意不签字,今天还带大家出去釆访,有意的躲着刘琦,不知不觉,刘琦又被于飞坑了一把。这也怨不得別人,毕竟是自己的责任呵。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办公室主任在电话里通知刘琦,马上去社长办公室。刘琦马上意识到:事发了,等着报社的处分吧。到了社长办公室,他径直推门进去,进屋一看,值班的副总编辑,总编室主任都在,刘琦马上明白了,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室内的空气很紧张,大家都阴着脸,一言不发,办公室主任这时又走了进来,立刻向社长汇报,刘琦交稿时,于飞主任不在,当然也就沒有在发稿签字单上签字。"算了,不用找他了,"社长随口说了一句。到这时候刘琦才真正知道了于飞手段的高明,沒有于飞的签名,说明他肯定沒有看稿子,无论自己说什么,大家也不会相信。"这么重要的活动,为什么不让市委秘书长审阅,"社长阴沉着脸,盯着刘琦问道,“秘书长昨天去乡下晚上沒有回来,市委办公室的秘书告诉我,你认真些就可以了。”然后难过的说"社长,这都是我的错,我请求给我严厉的处分。"主编室主任马上接着说,“我是最终版面签付人,这件事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小刘年轻,不要处分他了,我请求党委给我处分。”白发苍苍的值班副总编说话了。听了白发苍苍的老报人的话,刘琦顿时热泪盈眶,感激的看着副总编辑。社长扳着脸,严肃的说,“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是如何向领导交待。”社长接着说"我刚才接到人大办公室的电话,人大主任让我立即去,你们就等着处理吧!"
  下午经党委研究,对刘琦的处分结果下来了。第一扣发一个月的工资,第二写出深刻的檢查,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公开檢查,第三调离记者工作岗位,到办公室去做普通的后勤工作。刘琦默默的听着,接受了党委的决定。但是心里还是很痛苦的,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新闻工作,无法想象自己离开了记者工作,会怎么样。
  二天后,市里下了个通知:各单位要组织扶贫工作组,下到山区去扶贫,一去两年。刘琦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即向社长提交去山区扶贫的请求,社长痛快的答应了刘琦的请求,刘琦简单的整理好自己的书籍和资料,平静的冲大家点点头,提着自己的东西,向楼下走去,临出记者部的门时,刘琦看见陈凱的眼里噙着沮花…。刘琦今年22岁了,毕业后被分配到龙山日報社记者部工作。年轻帅气的刘琦朝气蓬勃,满怀理想,滿怀激情,滿怀对未来的执着和希望,意气风发地走进了社会。
  接待刘琦的是记者部主任王含,刘琦进记者部的第一个月,是由老同志带领熟悉工作。主任王含亲自帮带,刘琦算是王含主任的入门弟子了,刘琦不禁欣喜若狂。第一天就由主任带领着走访了一个活动,第二天主任对刘琦写的一篇消息稍加修改,就签发到编辑部。第三天主任又带着刘琦去山区进行釆访,路途较远,中间隔着一座大山,刘琦年轻气盛,看着主任气喘吁吁的挪动着脚步,急忙过去搀扶着爬上了山顶。“真是年轻呵,精气神足,身体倍棒。”刘琦顿时高兴起来,自豪地讲起了自己在大学里的生活,弦耀地表演着自己健康的体魄,逗的主任哈哈大笑。
  第四天是周五,主任带刘琦釆访市委的一个重要会议,在刘琦面前,主任永远保持着那种高贵,而又富有教养的气貭。森严幽雅的市委常委会议室里,许多市委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和主任打招呼,显然主任是采访市委重要活动的资深记者。会议一直开到晚上六点才结束,会议刚结束,主任的新闻稿就已经写完了,并送交市委秘书长审核完毕后传至报社。之后,主任又向秘书长介绍了刘琦,刘琦顿时感到一阵温暖,周围的领导马上对刘琦热情不少。
  周一早晨,主任刚安排完一周的工作,就当着同事们的面对刘琦说,“今天你跟我去外县出差,我要了辆车,一会儿就出发。”刘琦心里一阵激动,能和主任在一起工作,这是最大的愿望。在外县采访的三天里,跟着主任学习到了不少的工作技巧,从选题到拟定采访提纲,从如何切入提问,到引导被采访者回答问题。刘琦学东西很快,第二天就能主导釆访一个企业家了。主任在旁边只听不插言,采访完毕后,主任高兴的说:你的悟性很高,接受新事物很快,是天生做记者的料。刘琦很感动,觉得主任身上有一种东西,让人着魔,而这种东西是过去从来没有见过的,具体是什么东西,却又说不明白。在和主任一起出差的三天时间里,刘琦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幸福感,还有不知所措和兴奋,不时还有几分忐忑。
  在随后的三个星期里,刘琦刻苦学习,勤于观察,多方借鋚,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掌握了撰写一般的新闻稿件,而且在主任的亲自指导下,独自写了一篇人物通讯,被报社编委会评为当月最佳新闻稿。刘琦的进步让主任很高兴,经常在全体人员会上表扬,指出刘琦的学习态度和勤奋的执着精神,是大家的学习榜样,惹得几个同事,总是用嫉妒的目光仇视着。又是一个周末下班前,主任把刘琦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刘琦拘谨地坐在主任的对面。“刘琦呵,祝贺你锻炼期已经结束了,这一个月,你的学习态度挺好,可以说是非常优秀,我很满意,下周开始你就可以单独活动了。”刘琦高兴极了,一再向主任表示感谢。“我觉得你是一个悟性和素质都很高的人,在同龄人中,你属于佼佼者。"刘琦心里一阵激动,不知说什么才能表达出对主任培养的谢意。
  由于主任出色的工作成绩,他被调到省宣传部去了。记者部原来的副主任于飞,接替了主任,主持了记者部的全面工作。
  刘琦觉得自己独自出去采访,心里总是有些发述,但还是顽强的控制自己,那些事件性新闻釆访完,都能及时交稿,对此新主任还是比较满意。
  从工作中,刘琦深刻体会到了,写稿真是个辛苦的工作,当时报纸由鉛印变成了胶印,但还沒有告別纸和笔,记者写稿都是用手写,统一的圆珠笔,统一的新闻纸制作的稿纸,编辑改稿子都是用红色的毛笔,然后再用手抄,写在统一的稿纸上。
  这一天,刘琦被于飞找到了办公室,“刘琦,我看了你今天发来的稿子,写得不错,语言简练,主题突出,层次分明,文笔流暢。"刘琦急忙谦虚的说“请主任多指点”。回到办公室后,就立即埋头于一篇新的稿子。
  突然间桌上的电话猛然间响了起来,“龙山日报社新闻编辑部刘琦,”这是老主任在任时强行规定的,接电话时必须首先说明,自己的单位及姓名,否则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刘琦,你好呀,我是王含呀”老主任来电话了,刘琦高兴极了,立即诚惶诚恐的回答,“老主任你好,谢谢你还想着我。”
  “你在忙什么呢?”刘琦急忙回答:“正在忙着写一釆访。”
  “呵,好呵,我沒事就是想和你唠唠工作中应该注意的事,”听到老主任的话,刘琦内心非常感动,主任都已经离开我了,还想着帮我。“我要告诉你的是,每天蹲在办公室的记者,不是好记者,好作品,好新闻都是跑出来的,你一定要记住,多抓鲜活的新闻,才能写出好作品,工作中一定要扎实,要沉下去,千万不可浮躁。”刘琦高兴极了,这都是老主任的多年工作经验,太宝贵了,他工作那么紧张,还不忘帮带我这个徒弟,
  “很多亊情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不能去做的,一定要远远的离开,但是心里一定要时刻提防,说话做事一定要有分寸。”激动的心呯呯直跳,老主任对我太好了,“报社里人事复杂,尔虞我诈,钩心斗角,你刚来,千万不要掺杂进去,任何一派你都不能靠拢,只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任何人都不能得罪,就走中庸之道好了!”刘琦急忙点头答应,心里很温暖,决心用自己的优异成绩,来报答老主任对自己的关心。第二天刘琦写完了昨天的采访新闻稿,马上去于飞主任的办公室交稿。主任的办公室里只有于飞主任一个人,他马上把刚写好的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简单的看了一下,就接着说:"你昨天写的那篇稿子我看了,写的不错,这一类的领导专访,一般都是按照模式化去写,往往落入俗套。我看了你的却是耳目一新,作为一个新人,能写到这个程度,出乎我的予料,我一个字也沒改,这篇文章很有老主任的语言风格,这篇文章社长要看。”刘琦非常开心,其实在老主任带领的这一个月里,刘琦几乎认真的看了他的所有稿子,不知不觉中,就模仿了他的文风和语言风格。于飞主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看你是个肯上进的人,在报社里和在机关坐办公室不同,报社是靠业务吃饭的,机关里主要是玩人。报社的记者,除了会玩人,还得学会玩文字。”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老主任的一句话:咱们做党报记者的,一定要讲政治,什么叫政治,领导满意就是最大的政治。当刘琦想到报社的社长,要亲自审阅自己的稿子,他顿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向自己袭来。回到办公室后,心神不宁地坐了半小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要他马上去社长办公室,他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社长召唤,可不一般,不知道社长对稿子是否满意。于是刘琦放下电话,急忙去社长办公室。
  推开社长办公室的门,社长正坐在高大的黑色皮转椅里,面前是象乒乓球桌那样大的一张老板桌。社长见刘琦进来,面无表情,目光深沉地看了他一眼。“社长你好…”,刘琦规规矩矩的站在社长面前,他被社长的威严震慑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社长接着低下了头,认真的看起了稿子,仿佛刘琦不存在似的,刘琦此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室内很静,静的只听见落地挂钟的摇摆声。社长很专注的看着稿子,手里拿着一支笔。老主任曾经说过,社长是从市委宣传部调过来的,现在还兼着宣传部副部长职务,文笔了得,很有思想的一个人,当年也是市委出名的一支笔。想到这里,刘琦头上的汗,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心里沒了底气,不知道社长会如何发落这篇稿子。一会儿,社长抬起了头,语气低沉的说话了。
  “刘琦,这篇稿子是你自己写的?”
  “是的,是我自己写的,”刘琦谎忙回答。
  “于飞帮你修改了沒有?”
  “沒有,于主任说他一个字也沒有动,”社长点燃了一支烟,往椅子后背上一靠,嘴里喷出一股烟,随之吐出两个字“还行。”
  呵,谢天谢地,刘琦松了一口气,社长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拿起稿子掂了掂说:“看来你和王含一个月沒白跟,很有收获,这稿子的语言和思路,很有王含的风格,"社长提到了王含,刘琦顿时很激动,“王含主任对我的帮助很大,亲自给我改稿子,亲自给我指点写文章的思路,”社长最后在稿子上签了字,将稿子交给刘琦,“你直接交给于飞,让他送总编室就行。”刘琦拿了稿子,发现上面沒有署作者的名字,于是刘琦工工整整的在作者那一栏写着:本报记者于飞,刘琦。这是报社的规矩,不管稿子是不是他写的,只要是领导和你一起去了,一般是要把领导的名字署上,而且是署在自己名字的前边,这也体现了执笔者对领导的尊重,于是把名字写好后交给了于飞。于飞接过稿子后,忽然兴致勃勃的大谈起来了:这一阶段咱们报纸上,总是不断的登载你的文章,还别说经常是大块头的稿子呢,有的还是头条,写的不错,文笔很流暢,文采很好,有的文章写得很有思想,很有深度,很有政治高度,看得出来,你很爱动脑筋,爱琢磨,刚参加工作就有这样的成绩,不错,好好干,我是很看重你的。
  于飞的鼓励让刘琦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了,虚荣心也有了一定的满足,他连忙谦虚的说了一通:主要还是自己不太成熟,还需要在实战中学习,于飞不禁又大加贊赏一番。从此以后,刘琦好象受到了魔法的催使,开始了疯狂的工作,不断受到于飞的夸奖和表扬。同时,刘琦的名字在报纸上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最多的一天,报纸的四个版,除了四版是广告,其余的三个版,都有刘琦的重头稿子,记者部的同事们,看他的眼光滿是佩服的。当然尊重来源于实力,持别是在报社的笔杆子里边出威望。不会写稿,在记者里边,根本就无法立足,也就沒有人把你放在眼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琦已经在报社工作一年了,同志间的友谊,已经愈发浓厚了,可是他却觉得,于飞主任见到他的时候,眼神总是有一种别样的意味,可是具体要说是什么意味,他也说不清,反正觉得很别扭,有时感觉于飞的眼珠,经常充滿了智慧和机敏,或者说是狡猾和灵动。这天刘琦刚刚拿起笔来,准备写一篇稿子,于飞就风风火火地跑来,社长让你马上随他去采访。对于记者,会经常遇到这种紧急采访的事情,自从上次刘琦写的一篇人物专访的文章,受到社长的好评之后,社长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专访任务,都要带着他,这让同事们和于飞都很羡慕。刘琦不敢怠慢,急忙收拾东西来到楼下,赶紧上车,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社长和办公室主任坐在后排。社长见刘琦上了车,急忙告诉司机快开车,随后对刘琦说,“刚接到市委宣传部通知,中央管宣传的一位领导,到我市做调研,省委宣传部领导陪同来的,在本市话动三天,你要全程陪同,搞一个釆访扎记。”刘琦用恭敬的目光,看着社长连连点头“好,好。”
  之后,社长就开始了闭目养神。刘琦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做工作时,进入角色快,适应性很强,当他拍马屁的时候,总是一幅很认真思考的模样,并说出自己附合的理由和见解,让对方知道这是心里经过一番论证,才理解了对方的想法和意图,才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才心悦诚服的赞扬。这样领导的心里会更受用,会觉得你在认真听他的讲话,在吸收,在理解,而不是敷衍塞责。
  到了座谈的会议室里,市委书记,市长,宣传部部长,都来了,刘琦急忙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找个位置坐下。抬眼悄悄的打量,突然看到老主任王含坐在对面,王含轻轻地对他笑了笑,于是开始认真的做记录,心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会后才知道新闻处的赵处长也来了,王含是随同赵处长来的。赵处长是一个温文而雅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白白净净的,言行举止都很沉稳,给人的印象很好,是一个很面善的领导。这时王含快步的向刘琦走来,并愉快的交谈起来了。
  下午,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要去下边的县里去调研,省里是赵处长和王含相陪,市里则是市委宣传部长、副部长,外加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陪同。这位中央的领导要去山区看看,于是,一行人陪着向山区行去。刘琦的任务是把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调研的事情,写一个通讯,要反映出中央对我市经济及社会各项事物发展的重视,以及这位领导说话中的语言闪光点。刘琦全力以赴的集中精力,开始了记录。在一起的二天时间里,刘琦时间很紧,精神也高度紧张。第三天下午,安排了爬山活动,宣传部长单独把刘琦留下了,要求在中央领导临走前,把稿子写出来,交中央领导审阅后,才可以在当地媒体上发表。这样刘琦的一个下午,都开始了紧张的爬格子,任务紧张,时间又紧廹,而且这次报导对文笔的要求也很高,大家走后刘琦使出浑身解数,趴在写字台上,打开釆访资料,开始了奋笔疾书。刘琦这一阶段养成了一个习惯,工作起来相当专心,全身心投入到写作当中。因为文章的架构和内容,早已经琢磨的差不多了,所以写的时候,就是把材料进行了整理,合理布局,並穿插进自己的一些观点,兩个小时后,刘琦长出一口气,把笔一丢:哈哈,写完了…。
  反复又看了一遍,确信沒有什么问题了,只等大家回来了就可以交稿了。到晚上五点钟,走廊里传来了同志们的说话声,刘琦急忙拿着稿子,给王含送去,王含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稿子,“这么快就写完了,那就随我一起给赵处长审阅,再给中央领导看。于是二人向赵处长的房间走去。赵处长待人很随和,看到王含领着刘琦进来,急忙热情地招呼起来。王含急忙把稿子交给赵处长:刘琦一下午就把稿子写出来了,请您审阅,赵处长二话沒说,接过稿子就认真看了起来。大约二十分钟,赵处长看完了稿子,抬起头,不看王含,却看着刘琦,“你叫刘琦,不错,很好的名字,文字功底不淺呐,参加工作几年了?”
  “刚刚一年,去年毕业的大学生,新闻专业的。”王含抢着回答。
  “入行虽短,道行却不淺,年轻有为,这篇稿子除了文字老辣,关键是主题抓的好,很紧凑,立意很高,反映的思想很深刻,符合中央首长的心情。”赵处长看着我高兴的夸着,然后把稿子递给王含,“你带着他给领导看看吧,”刘琦急忙伸出双手,热情地和赵处长握了手,告別了赵处长,二人又向中央领导的房间走去。不出所料,中央首长看了稿子很满意,还特意就写稿的思路和主题,交流了半天,随后痛快的在稿子上签了名字。
  回来后的一天下午,刘琦正伏在桌子上,忙着写稿,对面的陈凯突然间,说出了一番令人非常震惊的一些话,“在咱们编辑部里,你和于飞都是野心勃勃的人,”刘凯急忙回答,“话可不能这么说,于飞主任的能耐大了,我可不行,”
  “这个于飞写东西有点本事,他管理可不行,不过他最历害的地方不是业务,而在为人处世上。这个家伙玩人很有一套,你看他的眼睛,整天滴溜溜的净琢磨坏道道,”刘琦不禁笑了起来,“他只是把新闻业务作为一块往上爬的跳板,你以后可要对他小心点,”刘琦的心猛然就剧烈地跳了起来。
  办公室里每天走得最晚的是刘琦,记者部里交稿最多的是刘琦,被编委会评出好新闻最多的是刘琦,被社长在大会上公开表扬,号召大家学习的榜样,同样是刘琦,刘琦拼命的工作和取得的优异成绩,引起了同事们的嫉妒,甚至包括于飞主任的不安。但他仍然不理会这些,照旧我行我素,于飞对刘王奇也越来越客气了,说话内容总是浮于表面。最近几天,于飞交给刘琦的采访任务,突然间多了起来,有时候一天竟然有五个会议采访,几乎成了典型的会议记者。很快的刘琦就明白了,这是于飞利用职权,对他的钳制和警告,跑会议的记者是最沒有出息,最不能出好新闻的纪者。那能怎么办,只好忍着呗,这天下午,刘琦正在忙稿子,陈凯忙着自己的工作,记者小王突然敲门进来:于飞主任来电话,通知下午五点,陈凯去市委门口集合,采访市里领导的一个重要活动。刘琦奇怪的问道“市委书记的活动怎么这么晚呢?”
  “不知道,于飞主任就是这样通知我的。”沒奈何,陈凯推门走了出去。大约半小时了,陈凯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刘琦惊讶极了,“什么活动这么快?”陈静说“这下子可坏了,市委的活动定于两点,可是于飞却告诉我们是五点,调研活动早就结束了,”
  陈凯呆若木鸡,傻傻的站着,他完全被这件事情打蒙了。市委书记沒有讲话稿,是即席做指示,这个活动明天报纸上要上头条,调研都结束了,怎么办,怎么办?陈凯急的直跺脚。刘琦也是一阵惊惊慌,脑子迅速思考着,“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要赶快想办法,弥补过失。否则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可是怎么写这个稿子呢?”
  刘琦不理陈凯,凝神思考着,错过市委书记重要活动的新闻报道,记者这个身份肯定就保不住了。刘琦脑子突然间一闪,“对,有办法了,”刘琦拽着陈凯就向楼下跑去,拦着一辆出租车直奔晨光集团。到了晨光集团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晨光总部的门口,沒见到有市里的车辆,刘琦心里突然一机柃,难道市领导全走了?他急忙跑到门卫室,向门卫一打听,原来领导都去集团的歺厅用歺了,谢天谢地了,沒走就好,刘琦心里顿时感觉一阵轻松。来到歺厅门口,看到很多市里的车,还有几个认识的司机和秘书,在门口转悠。二人急忙奔向歺厅,很快就找到了晨光集团的宣教张处长,他为人很热情又随和,听二人把事情讲完,急忙把二人领到宣教处。
  市委书记亲自到晨光集团搞调研,集团领导高度重视,宣教处自然跑在最前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摄像,录音,做为珍贵资料,保存起来。“太好了!”陈凱乐的一个劲的叫好。在张处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宣教室,从文件柜里拿出一个录像带,放入录象机里,又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采访机。“所有的录象全在这里,从领导参观车间,到和工人交谈,和专家座谈,以及领导做的指示。”
  刘琦看了陈凯一眼,高兴的忙碌起来。刘琦忙着整理市委书记的讲话,陈凯看录像,大约半小时后,二人的工作就结束了。还有一个小时的写稿时间,刘琦对陈凯说“你写稿速度慢,还是我来写吧。”刘琦快速用脑,不到一个小时,稿子就出来了,二人都松了一口气,整理好稿子就奔歺厅而去。宣教处长站在门口,在耐心的等着他们。
  陈凯拿着稿子向赵处长招呼一下,就向歺厅内走去,时间不长就看到陈凱高兴的举着稿子向刘琦招呼:秘书长已经审完稿子并签了字,看到陈凯高兴的象个小孩子的样子,刘琦终于释怀了,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要不是有你,我就完了,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哪!”陈凱激动的语无伦次地说着。刘琦拽着陈凯就向一部出租车走去,到这时候忽然间想起来“这个该死的小王,差点就害死我了!”陈凯心有余悸地说。
  刘琦也觉得今天的事情很奇怪,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小王也不会弄錯呵。陈凱当即给小王打了电话,“今天下午五点,市委书记有重要活动的通知,是不是你接的电话?”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小王奇怪的说。
  “明明是下午二点,你怎么谎报下午五点呢?你差点害死我呀。”
  “不可能,我清楚的听于飞主任说的是五点,这绝对不会差,你可别寃枉我呀,不信你可以去问于飞主任呵。”刘琦不禁起了眉头,于飞不可能把时间说錯,放下电话,陈凯不禁大骂起来,“这个混蛋是成心害我呀,我一定要去告他,”“可是你怎么告他呀?有证据吗?谁给你作证?即使有证人,领导是相信你,还是柤信于飞?”陈凯楞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只剩下呼呼喘气。
  刘琦忽然想到,应该问一下社长的司机,这个司机人品挺好,忠厚老实,于是刘琦又给社长的司机打了个电话,随后拿出釆访机,打开开关,放在电话旁边准备录音。电话打通后,司机连孝虑都沒有,接过电话就说了起来。“于飞主任坐在我的车上,先去市委办公室,于飞主任上楼拿了通知,就回到了车上,由于时间比较紧,他在车上就给记者室打了个电话。”
  “于飞主任说的是几点在市委门口集合呀?”
  “我记得很清楚,他清楚的说下午五点在市委门口集合,但他马上就改口,说我刚才说错了,是下午二点,千万別搞错了,是下午二点。由于他先说错了时间,后来又即时承认错误,把时间肯定在下午二点。”“好,谢谢你了”。刘琦奇怪的看着陈凯,随即告诉陈凯:再给小王打电话,要问清楚时间。”陈凯马上又接通了小王的电话。“我向天发誓,于飞主任肯定说的是五点,绝对沒有承认说错了时间,”小王急的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刘琦又把录音机放了一遍,录音机立即放出了小王那哆哆嗦嗦微微上发颤的声音。陈凯放下了电话,呆呆傻傻的看着刘琦,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肯定是电话在搞鬼。”我反复琢磨小王和司机所说的话觉得于飞在电话上搞了鬼,刘琦的判断让陈凯很吃惊,先是于飞本可以在车外打电话通知的,为什么非要上车后当着司机的面打电话呢,就是故意找司机做为证人,把责任推给电话接听者。于飞给小王打电话时,先说了五点钟在市委门口集合,随后手机依然放在耳朶旁边,右手的手指趁机偷偷的按下结束键后,才开始说出时间说错了,而司机不知道于飞已经按动了结束键,所以司机听到了这段话,小王却没有听到这段话。陈凯听完刘琦的分析,觉得刘琦说的很对,马上明白了于飞的险恶用心。但为什么于飞要陷害陈凯呢?陈凯楞楞的看着刘琦:“肯定是你在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刘琦慢慢的说着,“那怎么办,难道就默默的受这份气?”刘琦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就吃这个哑巴亏吧,要知道领导不会柤信你的判断的。”陈凱无奈的点了点头。
  记者的工作就是非常紧张,一个稿子刚刚出手,新的任务紧跟着又来了。刘琦头天晚上整整忙了一宿,才把稿子搞定,早晨的早飯都沒时间去吃,就急急忙忙到于飞主任室去交稿子,这时的刘琦精力分散,心神不定,有些忙乱,在经过市委秘书长审核时,因秘书长在乡下,无法审核,只好把稿子交给于飞主任来审核。一般发稿程序,紧急稿件,主任若在,先由主任审核,然后送总编室,主任若是不在,记者可以把稿子直接送给总编室。这时候,于飞正在办公室里,刘琦当然先把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的两只小眼睛,发出内烁的光芒,他接过稿子就认真的看了起来。两只眼睛在飞快的转悠着,看完后,随手将稿子交给刘琦,"行,送总编室去吧。”刘琦今天太累,显得神情恍惚,心不在焉,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过程,那就是于飞沒有在发稿签上"主任”二字旁边签字,急忙送到总编室去了。
  第二天,刘琦刚一走进办公室,发现人们都不在,于飞主任的门也锁着,办公室里只有陈凯一个人。陈凯奇怪的看着刘琦,"今天大家全都出去采访了,于飞也走了,为什么他沒让你去呢?"刘琦闷声的答应着,坐在自己的坐位置上,随手拿过今天的报纸,观看着头版上自己的会议采访。突然,刘琦蹦了起来,"哎呀,我把领导的排序写错了,把人大常委会主任,写到市长的后面了。"刘琦顿时吓的惊叫起来,市里最近对市级班子进行调整,老资格的市委第一副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第二书记担任市长,按照党内和党外职务排序,人大常委会主任,应该排在市长前边。可是刘琦竞然将市长的名字,写在了前面。这可怎么办,刘琦一下子吓得呆住了,这可是最大的政治呵,陈凯过来一看也慌了,"你怎么能犯这样低级的錯误?"刘琦很懊丧,又很无助。"不过还不要紧,稿子上有市委秘书长的签名,又有于飞主任的签字。"刘琦这时候才想起来,于飞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以及他沒有在稿子上签字的事情,顿时明白了于飞看稿子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市领导名字排错了,所以故意不签字,今天还带大家出去釆访,有意的躲着刘琦,不知不觉,刘琦又被于飞坑了一把。这也怨不得別人,毕竟是自己的责任呵。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办公室主任在电话里通知刘琦,马上去社长办公室。刘琦马上意识到:事发了,等着报社的处分吧。到了社长办公室,他径直推门进去,进屋一看,值班的副总编辑,总编室主任都在,刘琦马上明白了,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室内的空气很紧张,大家都阴着脸,一言不发,办公室主任这时又走了进来,立刻向社长汇报,刘琦交稿时,于飞主任不在,当然也就沒有在发稿签字单上签字。"算了,不用找他了,"社长随口说了一句。到这时候刘琦才真正知道了于飞手段的高明,沒有于飞的签名,说明他肯定沒有看稿子,无论自己说什么,大家也不会相信。"这么重要的活动,为什么不让市委秘书长审阅,"社长阴沉着脸,盯着刘琦问道,“秘书长昨天去乡下晚上沒有回来,市委办公室的秘书告诉我,你认真些就可以了。”然后难过的说"社长,这都是我的错,我请求给我严厉的处分。"主编室主任马上接着说,“我是最终版面签付人,这件事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小刘年轻,不要处分他了,我请求党委给我处分。”白发苍苍的值班副总编说话了。听了白发苍苍的老报人的话,刘琦顿时热泪盈眶,感激的看着副总编辑。社长扳着脸,严肃的说,“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是如何向领导交待。”社长接着说"我刚才接到人大办公室的电话,人大主任让我立即去,你们就等着处理吧!"
  下午经党委研究,对刘琦的处分结果下来了。第一扣发一个月的工资,第二写出深刻的檢查,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公开檢查,第三调离记者工作岗位,到办公室去做普通的后勤工作。刘琦默默的听着,接受了党委的决定。但是心里还是很痛苦的,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新闻工作,无法想象自己离开了记者工作,会怎么样。
  二天后,市里下了个通知:各单位要组织扶贫工作组,下到山区去扶贫,一去两年。刘琦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即向社长提交去山区扶贫的请求,社长痛快的答应了刘琦的请求,刘琦简单的整理好自己的书籍和资料,平静的冲大家点点头,提着自己的东西,向楼下走去,临出记者部的门时,刘琦看见陈凱的眼里噙着沮花…。刘琦今年22岁了,毕业后被分配到龙山日報社记者部工作。年轻帅气的刘琦朝气蓬勃,满怀理想,滿怀激情,滿怀对未来的执着和希望,意气风发地走进了社会。
  接待刘琦的是记者部主任王含,刘琦进记者部的第一个月,是由老同志带领熟悉工作。主任王含亲自帮带,刘琦算是王含主任的入门弟子了,刘琦不禁欣喜若狂。第一天就由主任带领着走访了一个活动,第二天主任对刘琦写的一篇消息稍加修改,就签发到编辑部。第三天主任又带着刘琦去山区进行釆访,路途较远,中间隔着一座大山,刘琦年轻气盛,看着主任气喘吁吁的挪动着脚步,急忙过去搀扶着爬上了山顶。“真是年轻呵,精气神足,身体倍棒。”刘琦顿时高兴起来,自豪地讲起了自己在大学里的生活,弦耀地表演着自己健康的体魄,逗的主任哈哈大笑。
  第四天是周五,主任带刘琦釆访市委的一个重要会议,在刘琦面前,主任永远保持着那种高贵,而又富有教养的气貭。森严幽雅的市委常委会议室里,许多市委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和主任打招呼,显然主任是采访市委重要活动的资深记者。会议一直开到晚上六点才结束,会议刚结束,主任的新闻稿就已经写完了,并送交市委秘书长审核完毕后传至报社。之后,主任又向秘书长介绍了刘琦,刘琦顿时感到一阵温暖,周围的领导马上对刘琦热情不少。
  周一早晨,主任刚安排完一周的工作,就当着同事们的面对刘琦说,“今天你跟我去外县出差,我要了辆车,一会儿就出发。”刘琦心里一阵激动,能和主任在一起工作,这是最大的愿望。在外县采访的三天里,跟着主任学习到了不少的工作技巧,从选题到拟定采访提纲,从如何切入提问,到引导被采访者回答问题。刘琦学东西很快,第二天就能主导釆访一个企业家了。主任在旁边只听不插言,采访完毕后,主任高兴的说:你的悟性很高,接受新事物很快,是天生做记者的料。刘琦很感动,觉得主任身上有一种东西,让人着魔,而这种东西是过去从来没有见过的,具体是什么东西,却又说不明白。在和主任一起出差的三天时间里,刘琦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幸福感,还有不知所措和兴奋,不时还有几分忐忑。
  在随后的三个星期里,刘琦刻苦学习,勤于观察,多方借鋚,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掌握了撰写一般的新闻稿件,而且在主任的亲自指导下,独自写了一篇人物通讯,被报社编委会评为当月最佳新闻稿。刘琦的进步让主任很高兴,经常在全体人员会上表扬,指出刘琦的学习态度和勤奋的执着精神,是大家的学习榜样,惹得几个同事,总是用嫉妒的目光仇视着。又是一个周末下班前,主任把刘琦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刘琦拘谨地坐在主任的对面。“刘琦呵,祝贺你锻炼期已经结束了,这一个月,你的学习态度挺好,可以说是非常优秀,我很满意,下周开始你就可以单独活动了。”刘琦高兴极了,一再向主任表示感谢。“我觉得你是一个悟性和素质都很高的人,在同龄人中,你属于佼佼者。"刘琦心里一阵激动,不知说什么才能表达出对主任培养的谢意。
  由于主任出色的工作成绩,他被调到省宣传部去了。记者部原来的副主任于飞,接替了主任,主持了记者部的全面工作。
  刘琦觉得自己独自出去采访,心里总是有些发述,但还是顽强的控制自己,那些事件性新闻釆访完,都能及时交稿,对此新主任还是比较满意。
  从工作中,刘琦深刻体会到了,写稿真是个辛苦的工作,当时报纸由鉛印变成了胶印,但还沒有告別纸和笔,记者写稿都是用手写,统一的圆珠笔,统一的新闻纸制作的稿纸,编辑改稿子都是用红色的毛笔,然后再用手抄,写在统一的稿纸上。
  这一天,刘琦被于飞找到了办公室,“刘琦,我看了你今天发来的稿子,写得不错,语言简练,主题突出,层次分明,文笔流暢。"刘琦急忙谦虚的说“请主任多指点”。回到办公室后,就立即埋头于一篇新的稿子。
  突然间桌上的电话猛然间响了起来,“龙山日报社新闻编辑部刘琦,”这是老主任在任时强行规定的,接电话时必须首先说明,自己的单位及姓名,否则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刘琦,你好呀,我是王含呀”老主任来电话了,刘琦高兴极了,立即诚惶诚恐的回答,“老主任你好,谢谢你还想着我。”
  “你在忙什么呢?”刘琦急忙回答:“正在忙着写一釆访。”
  “呵,好呵,我沒事就是想和你唠唠工作中应该注意的事,”听到老主任的话,刘琦内心非常感动,主任都已经离开我了,还想着帮我。“我要告诉你的是,每天蹲在办公室的记者,不是好记者,好作品,好新闻都是跑出来的,你一定要记住,多抓鲜活的新闻,才能写出好作品,工作中一定要扎实,要沉下去,千万不可浮躁。”刘琦高兴极了,这都是老主任的多年工作经验,太宝贵了,他工作那么紧张,还不忘帮带我这个徒弟,
  “很多亊情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不能去做的,一定要远远的离开,但是心里一定要时刻提防,说话做事一定要有分寸。”激动的心呯呯直跳,老主任对我太好了,“报社里人事复杂,尔虞我诈,钩心斗角,你刚来,千万不要掺杂进去,任何一派你都不能靠拢,只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任何人都不能得罪,就走中庸之道好了!”刘琦急忙点头答应,心里很温暖,决心用自己的优异成绩,来报答老主任对自己的关心。第二天刘琦写完了昨天的采访新闻稿,马上去于飞主任的办公室交稿。主任的办公室里只有于飞主任一个人,他马上把刚写好的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简单的看了一下,就接着说:"你昨天写的那篇稿子我看了,写的不错,这一类的领导专访,一般都是按照模式化去写,往往落入俗套。我看了你的却是耳目一新,作为一个新人,能写到这个程度,出乎我的予料,我一个字也沒改,这篇文章很有老主任的语言风格,这篇文章社长要看。”刘琦非常开心,其实在老主任带领的这一个月里,刘琦几乎认真的看了他的所有稿子,不知不觉中,就模仿了他的文风和语言风格。于飞主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看你是个肯上进的人,在报社里和在机关坐办公室不同,报社是靠业务吃饭的,机关里主要是玩人。报社的记者,除了会玩人,还得学会玩文字。”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老主任的一句话:咱们做党报记者的,一定要讲政治,什么叫政治,领导满意就是最大的政治。当刘琦想到报社的社长,要亲自审阅自己的稿子,他顿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向自己袭来。回到办公室后,心神不宁地坐了半小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要他马上去社长办公室,他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社长召唤,可不一般,不知道社长对稿子是否满意。于是刘琦放下电话,急忙去社长办公室。
  推开社长办公室的门,社长正坐在高大的黑色皮转椅里,面前是象乒乓球桌那样大的一张老板桌。社长见刘琦进来,面无表情,目光深沉地看了他一眼。“社长你好…”,刘琦规规矩矩的站在社长面前,他被社长的威严震慑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社长接着低下了头,认真的看起了稿子,仿佛刘琦不存在似的,刘琦此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室内很静,静的只听见落地挂钟的摇摆声。社长很专注的看着稿子,手里拿着一支笔。老主任曾经说过,社长是从市委宣传部调过来的,现在还兼着宣传部副部长职务,文笔了得,很有思想的一个人,当年也是市委出名的一支笔。想到这里,刘琦头上的汗,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心里沒了底气,不知道社长会如何发落这篇稿子。一会儿,社长抬起了头,语气低沉的说话了。
  “刘琦,这篇稿子是你自己写的?”
  “是的,是我自己写的,”刘琦谎忙回答。
  “于飞帮你修改了沒有?”
  “沒有,于主任说他一个字也沒有动,”社长点燃了一支烟,往椅子后背上一靠,嘴里喷出一股烟,随之吐出两个字“还行。”
  呵,谢天谢地,刘琦松了一口气,社长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拿起稿子掂了掂说:“看来你和王含一个月沒白跟,很有收获,这稿子的语言和思路,很有王含的风格,"社长提到了王含,刘琦顿时很激动,“王含主任对我的帮助很大,亲自给我改稿子,亲自给我指点写文章的思路,”社长最后在稿子上签了字,将稿子交给刘琦,“你直接交给于飞,让他送总编室就行。”刘琦拿了稿子,发现上面沒有署作者的名字,于是刘琦工工整整的在作者那一栏写着:本报记者于飞,刘琦。这是报社的规矩,不管稿子是不是他写的,只要是领导和你一起去了,一般是要把领导的名字署上,而且是署在自己名字的前边,这也体现了执笔者对领导的尊重,于是把名字写好后交给了于飞。于飞接过稿子后,忽然兴致勃勃的大谈起来了:这一阶段咱们报纸上,总是不断的登载你的文章,还别说经常是大块头的稿子呢,有的还是头条,写的不错,文笔很流暢,文采很好,有的文章写得很有思想,很有深度,很有政治高度,看得出来,你很爱动脑筋,爱琢磨,刚参加工作就有这样的成绩,不错,好好干,我是很看重你的。
  于飞的鼓励让刘琦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了,虚荣心也有了一定的满足,他连忙谦虚的说了一通:主要还是自己不太成熟,还需要在实战中学习,于飞不禁又大加贊赏一番。从此以后,刘琦好象受到了魔法的催使,开始了疯狂的工作,不断受到于飞的夸奖和表扬。同时,刘琦的名字在报纸上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最多的一天,报纸的四个版,除了四版是广告,其余的三个版,都有刘琦的重头稿子,记者部的同事们,看他的眼光滿是佩服的。当然尊重来源于实力,持别是在报社的笔杆子里边出威望。不会写稿,在记者里边,根本就无法立足,也就沒有人把你放在眼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琦已经在报社工作一年了,同志间的友谊,已经愈发浓厚了,可是他却觉得,于飞主任见到他的时候,眼神总是有一种别样的意味,可是具体要说是什么意味,他也说不清,反正觉得很别扭,有时感觉于飞的眼珠,经常充滿了智慧和机敏,或者说是狡猾和灵动。这天刘琦刚刚拿起笔来,准备写一篇稿子,于飞就风风火火地跑来,社长让你马上随他去采访。对于记者,会经常遇到这种紧急采访的事情,自从上次刘琦写的一篇人物专访的文章,受到社长的好评之后,社长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专访任务,都要带着他,这让同事们和于飞都很羡慕。刘琦不敢怠慢,急忙收拾东西来到楼下,赶紧上车,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社长和办公室主任坐在后排。社长见刘琦上了车,急忙告诉司机快开车,随后对刘琦说,“刚接到市委宣传部通知,中央管宣传的一位领导,到我市做调研,省委宣传部领导陪同来的,在本市话动三天,你要全程陪同,搞一个釆访扎记。”刘琦用恭敬的目光,看着社长连连点头“好,好。”
  之后,社长就开始了闭目养神。刘琦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做工作时,进入角色快,适应性很强,当他拍马屁的时候,总是一幅很认真思考的模样,并说出自己附合的理由和见解,让对方知道这是心里经过一番论证,才理解了对方的想法和意图,才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才心悦诚服的赞扬。这样领导的心里会更受用,会觉得你在认真听他的讲话,在吸收,在理解,而不是敷衍塞责。
  到了座谈的会议室里,市委书记,市长,宣传部部长,都来了,刘琦急忙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找个位置坐下。抬眼悄悄的打量,突然看到老主任王含坐在对面,王含轻轻地对他笑了笑,于是开始认真的做记录,心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会后才知道新闻处的赵处长也来了,王含是随同赵处长来的。赵处长是一个温文而雅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白白净净的,言行举止都很沉稳,给人的印象很好,是一个很面善的领导。这时王含快步的向刘琦走来,并愉快的交谈起来了。
  下午,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要去下边的县里去调研,省里是赵处长和王含相陪,市里则是市委宣传部长、副部长,外加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陪同。这位中央的领导要去山区看看,于是,一行人陪着向山区行去。刘琦的任务是把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调研的事情,写一个通讯,要反映出中央对我市经济及社会各项事物发展的重视,以及这位领导说话中的语言闪光点。刘琦全力以赴的集中精力,开始了记录。在一起的二天时间里,刘琦时间很紧,精神也高度紧张。第三天下午,安排了爬山活动,宣传部长单独把刘琦留下了,要求在中央领导临走前,把稿子写出来,交中央领导审阅后,才可以在当地媒体上发表。这样刘琦的一个下午,都开始了紧张的爬格子,任务紧张,时间又紧廹,而且这次报导对文笔的要求也很高,大家走后刘琦使出浑身解数,趴在写字台上,打开釆访资料,开始了奋笔疾书。刘琦这一阶段养成了一个习惯,工作起来相当专心,全身心投入到写作当中。因为文章的架构和内容,早已经琢磨的差不多了,所以写的时候,就是把材料进行了整理,合理布局,並穿插进自己的一些观点,兩个小时后,刘琦长出一口气,把笔一丢:哈哈,写完了…。
  反复又看了一遍,确信沒有什么问题了,只等大家回来了就可以交稿了。到晚上五点钟,走廊里传来了同志们的说话声,刘琦急忙拿着稿子,给王含送去,王含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稿子,“这么快就写完了,那就随我一起给赵处长审阅,再给中央领导看。于是二人向赵处长的房间走去。赵处长待人很随和,看到王含领着刘琦进来,急忙热情地招呼起来。王含急忙把稿子交给赵处长:刘琦一下午就把稿子写出来了,请您审阅,赵处长二话沒说,接过稿子就认真看了起来。大约二十分钟,赵处长看完了稿子,抬起头,不看王含,却看着刘琦,“你叫刘琦,不错,很好的名字,文字功底不淺呐,参加工作几年了?”
  “刚刚一年,去年毕业的大学生,新闻专业的。”王含抢着回答。
  “入行虽短,道行却不淺,年轻有为,这篇稿子除了文字老辣,关键是主题抓的好,很紧凑,立意很高,反映的思想很深刻,符合中央首长的心情。”赵处长看着我高兴的夸着,然后把稿子递给王含,“你带着他给领导看看吧,”刘琦急忙伸出双手,热情地和赵处长握了手,告別了赵处长,二人又向中央领导的房间走去。不出所料,中央首长看了稿子很满意,还特意就写稿的思路和主题,交流了半天,随后痛快的在稿子上签了名字。
  回来后的一天下午,刘琦正伏在桌子上,忙着写稿,对面的陈凯突然间,说出了一番令人非常震惊的一些话,“在咱们编辑部里,你和于飞都是野心勃勃的人,”刘凯急忙回答,“话可不能这么说,于飞主任的能耐大了,我可不行,”
  “这个于飞写东西有点本事,他管理可不行,不过他最历害的地方不是业务,而在为人处世上。这个家伙玩人很有一套,你看他的眼睛,整天滴溜溜的净琢磨坏道道,”刘琦不禁笑了起来,“他只是把新闻业务作为一块往上爬的跳板,你以后可要对他小心点,”刘琦的心猛然就剧烈地跳了起来。
  办公室里每天走得最晚的是刘琦,记者部里交稿最多的是刘琦,被编委会评出好新闻最多的是刘琦,被社长在大会上公开表扬,号召大家学习的榜样,同样是刘琦,刘琦拼命的工作和取得的优异成绩,引起了同事们的嫉妒,甚至包括于飞主任的不安。但他仍然不理会这些,照旧我行我素,于飞对刘王奇也越来越客气了,说话内容总是浮于表面。最近几天,于飞交给刘琦的采访任务,突然间多了起来,有时候一天竟然有五个会议采访,几乎成了典型的会议记者。很快的刘琦就明白了,这是于飞利用职权,对他的钳制和警告,跑会议的记者是最沒有出息,最不能出好新闻的纪者。那能怎么办,只好忍着呗,这天下午,刘琦正在忙稿子,陈凯忙着自己的工作,记者小王突然敲门进来:于飞主任来电话,通知下午五点,陈凯去市委门口集合,采访市里领导的一个重要活动。刘琦奇怪的问道“市委书记的活动怎么这么晚呢?”
  “不知道,于飞主任就是这样通知我的。”沒奈何,陈凯推门走了出去。大约半小时了,陈凯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刘琦惊讶极了,“什么活动这么快?”陈静说“这下子可坏了,市委的活动定于两点,可是于飞却告诉我们是五点,调研活动早就结束了,”
  陈凯呆若木鸡,傻傻的站着,他完全被这件事情打蒙了。市委书记沒有讲话稿,是即席做指示,这个活动明天报纸上要上头条,调研都结束了,怎么办,怎么办?陈凯急的直跺脚。刘琦也是一阵惊惊慌,脑子迅速思考着,“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要赶快想办法,弥补过失。否则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可是怎么写这个稿子呢?”
  刘琦不理陈凯,凝神思考着,错过市委书记重要活动的新闻报道,记者这个身份肯定就保不住了。刘琦脑子突然间一闪,“对,有办法了,”刘琦拽着陈凯就向楼下跑去,拦着一辆出租车直奔晨光集团。到了晨光集团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晨光总部的门口,沒见到有市里的车辆,刘琦心里突然一机柃,难道市领导全走了?他急忙跑到门卫室,向门卫一打听,原来领导都去集团的歺厅用歺了,谢天谢地了,沒走就好,刘琦心里顿时感觉一阵轻松。来到歺厅门口,看到很多市里的车,还有几个认识的司机和秘书,在门口转悠。二人急忙奔向歺厅,很快就找到了晨光集团的宣教张处长,他为人很热情又随和,听二人把事情讲完,急忙把二人领到宣教处。
  市委书记亲自到晨光集团搞调研,集团领导高度重视,宣教处自然跑在最前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摄像,录音,做为珍贵资料,保存起来。“太好了!”陈凱乐的一个劲的叫好。在张处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宣教室,从文件柜里拿出一个录像带,放入录象机里,又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采访机。“所有的录象全在这里,从领导参观车间,到和工人交谈,和专家座谈,以及领导做的指示。”
  刘琦看了陈凯一眼,高兴的忙碌起来。刘琦忙着整理市委书记的讲话,陈凯看录像,大约半小时后,二人的工作就结束了。还有一个小时的写稿时间,刘琦对陈凯说“你写稿速度慢,还是我来写吧。”刘琦快速用脑,不到一个小时,稿子就出来了,二人都松了一口气,整理好稿子就奔歺厅而去。宣教处长站在门口,在耐心的等着他们。
  陈凯拿着稿子向赵处长招呼一下,就向歺厅内走去,时间不长就看到陈凱高兴的举着稿子向刘琦招呼:秘书长已经审完稿子并签了字,看到陈凯高兴的象个小孩子的样子,刘琦终于释怀了,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要不是有你,我就完了,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哪!”陈凱激动的语无伦次地说着。刘琦拽着陈凯就向一部出租车走去,到这时候忽然间想起来“这个该死的小王,差点就害死我了!”陈凯心有余悸地说。
  刘琦也觉得今天的事情很奇怪,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小王也不会弄錯呵。陈凱当即给小王打了电话,“今天下午五点,市委书记有重要活动的通知,是不是你接的电话?”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小王奇怪的说。
  “明明是下午二点,你怎么谎报下午五点呢?你差点害死我呀。”
  “不可能,我清楚的听于飞主任说的是五点,这绝对不会差,你可别寃枉我呀,不信你可以去问于飞主任呵。”刘琦不禁起了眉头,于飞不可能把时间说錯,放下电话,陈凯不禁大骂起来,“这个混蛋是成心害我呀,我一定要去告他,”“可是你怎么告他呀?有证据吗?谁给你作证?即使有证人,领导是相信你,还是柤信于飞?”陈凯楞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只剩下呼呼喘气。
  刘琦忽然想到,应该问一下社长的司机,这个司机人品挺好,忠厚老实,于是刘琦又给社长的司机打了个电话,随后拿出釆访机,打开开关,放在电话旁边准备录音。电话打通后,司机连孝虑都沒有,接过电话就说了起来。“于飞主任坐在我的车上,先去市委办公室,于飞主任上楼拿了通知,就回到了车上,由于时间比较紧,他在车上就给记者室打了个电话。”
  “于飞主任说的是几点在市委门口集合呀?”
  “我记得很清楚,他清楚的说下午五点在市委门口集合,但他马上就改口,说我刚才说错了,是下午二点,千万別搞错了,是下午二点。由于他先说错了时间,后来又即时承认错误,把时间肯定在下午二点。”“好,谢谢你了”。刘琦奇怪的看着陈凯,随即告诉陈凯:再给小王打电话,要问清楚时间。”陈凯马上又接通了小王的电话。“我向天发誓,于飞主任肯定说的是五点,绝对沒有承认说错了时间,”小王急的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刘琦又把录音机放了一遍,录音机立即放出了小王那哆哆嗦嗦微微上发颤的声音。陈凯放下了电话,呆呆傻傻的看着刘琦,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肯定是电话在搞鬼。”我反复琢磨小王和司机所说的话觉得于飞在电话上搞了鬼,刘琦的判断让陈凯很吃惊,先是于飞本可以在车外打电话通知的,为什么非要上车后当着司机的面打电话呢,就是故意找司机做为证人,把责任推给电话接听者。于飞给小王打电话时,先说了五点钟在市委门口集合,随后手机依然放在耳朶旁边,右手的手指趁机偷偷的按下结束键后,才开始说出时间说错了,而司机不知道于飞已经按动了结束键,所以司机听到了这段话,小王却没有听到这段话。陈凯听完刘琦的分析,觉得刘琦说的很对,马上明白了于飞的险恶用心。但为什么于飞要陷害陈凯呢?陈凯楞楞的看着刘琦:“肯定是你在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刘琦慢慢的说着,“那怎么办,难道就默默的受这份气?”刘琦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就吃这个哑巴亏吧,要知道领导不会柤信你的判断的。”陈凱无奈的点了点头。
  记者的工作就是非常紧张,一个稿子刚刚出手,新的任务紧跟着又来了。刘琦头天晚上整整忙了一宿,才把稿子搞定,早晨的早飯都沒时间去吃,就急急忙忙到于飞主任室去交稿子,这时的刘琦精力分散,心神不定,有些忙乱,在经过市委秘书长审核时,因秘书长在乡下,无法审核,只好把稿子交给于飞主任来审核。一般发稿程序,紧急稿件,主任若在,先由主任审核,然后送总编室,主任若是不在,记者可以把稿子直接送给总编室。这时候,于飞正在办公室里,刘琦当然先把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的两只小眼睛,发出内烁的光芒,他接过稿子就认真的看了起来。两只眼睛在飞快的转悠着,看完后,随手将稿子交给刘琦,"行,送总编室去吧。”刘琦今天太累,显得神情恍惚,心不在焉,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过程,那就是于飞沒有在发稿签上"主任”二字旁边签字,急忙送到总编室去了。
  第二天,刘琦刚一走进办公室,发现人们都不在,于飞主任的门也锁着,办公室里只有陈凯一个人。陈凯奇怪的看着刘琦,"今天大家全都出去采访了,于飞也走了,为什么他沒让你去呢?"刘琦闷声的答应着,坐在自己的坐位置上,随手拿过今天的报纸,观看着头版上自己的会议采访。突然,刘琦蹦了起来,"哎呀,我把领导的排序写错了,把人大常委会主任,写到市长的后面了。"刘琦顿时吓的惊叫起来,市里最近对市级班子进行调整,老资格的市委第一副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第二书记担任市长,按照党内和党外职务排序,人大常委会主任,应该排在市长前边。可是刘琦竞然将市长的名字,写在了前面。这可怎么办,刘琦一下子吓得呆住了,这可是最大的政治呵,陈凯过来一看也慌了,"你怎么能犯这样低级的錯误?"刘琦很懊丧,又很无助。"不过还不要紧,稿子上有市委秘书长的签名,又有于飞主任的签字。"刘琦这时候才想起来,于飞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以及他沒有在稿子上签字的事情,顿时明白了于飞看稿子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市领导名字排错了,所以故意不签字,今天还带大家出去釆访,有意的躲着刘琦,不知不觉,刘琦又被于飞坑了一把。这也怨不得別人,毕竟是自己的责任呵。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办公室主任在电话里通知刘琦,马上去社长办公室。刘琦马上意识到:事发了,等着报社的处分吧。到了社长办公室,他径直推门进去,进屋一看,值班的副总编辑,总编室主任都在,刘琦马上明白了,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室内的空气很紧张,大家都阴着脸,一言不发,办公室主任这时又走了进来,立刻向社长汇报,刘琦交稿时,于飞主任不在,当然也就沒有在发稿签字单上签字。"算了,不用找他了,"社长随口说了一句。到这时候刘琦才真正知道了于飞手段的高明,沒有于飞的签名,说明他肯定沒有看稿子,无论自己说什么,大家也不会相信。"这么重要的活动,为什么不让市委秘书长审阅,"社长阴沉着脸,盯着刘琦问道,“秘书长昨天去乡下晚上沒有回来,市委办公室的秘书告诉我,你认真些就可以了。”然后难过的说"社长,这都是我的错,我请求给我严厉的处分。"主编室主任马上接着说,“我是最终版面签付人,这件事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小刘年轻,不要处分他了,我请求党委给我处分。”白发苍苍的值班副总编说话了。听了白发苍苍的老报人的话,刘琦顿时热泪盈眶,感激的看着副总编辑。社长扳着脸,严肃的说,“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是如何向领导交待。”社长接着说"我刚才接到人大办公室的电话,人大主任让我立即去,你们就等着处理吧!"
  下午经党委研究,对刘琦的处分结果下来了。第一扣发一个月的工资,第二写出深刻的檢查,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公开檢查,第三调离记者工作岗位,到办公室去做普通的后勤工作。刘琦默默的听着,接受了党委的决定。但是心里还是很痛苦的,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新闻工作,无法想象自己离开了记者工作,会怎么样。
  二天后,市里下了个通知:各单位要组织扶贫工作组,下到山区去扶贫,一去两年。刘琦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即向社长提交去山区扶贫的请求,社长痛快的答应了刘琦的请求,刘琦简单的整理好自己的书籍和资料,平静的冲大家点点头,提着自己的东西,向楼下走去,临出记者部的门时,刘琦看见陈凱的眼里噙着沮花…。刘琦今年22岁了,毕业后被分配到龙山日報社记者部工作。年轻帅气的刘琦朝气蓬勃,满怀理想,滿怀激情,滿怀对未来的执着和希望,意气风发地走进了社会。
  接待刘琦的是记者部主任王含,刘琦进记者部的第一个月,是由老同志带领熟悉工作。主任王含亲自帮带,刘琦算是王含主任的入门弟子了,刘琦不禁欣喜若狂。第一天就由主任带领着走访了一个活动,第二天主任对刘琦写的一篇消息稍加修改,就签发到编辑部。第三天主任又带着刘琦去山区进行釆访,路途较远,中间隔着一座大山,刘琦年轻气盛,看着主任气喘吁吁的挪动着脚步,急忙过去搀扶着爬上了山顶。“真是年轻呵,精气神足,身体倍棒。”刘琦顿时高兴起来,自豪地讲起了自己在大学里的生活,弦耀地表演着自己健康的体魄,逗的主任哈哈大笑。
  第四天是周五,主任带刘琦釆访市委的一个重要会议,在刘琦面前,主任永远保持着那种高贵,而又富有教养的气貭。森严幽雅的市委常委会议室里,许多市委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和主任打招呼,显然主任是采访市委重要活动的资深记者。会议一直开到晚上六点才结束,会议刚结束,主任的新闻稿就已经写完了,并送交市委秘书长审核完毕后传至报社。之后,主任又向秘书长介绍了刘琦,刘琦顿时感到一阵温暖,周围的领导马上对刘琦热情不少。
  周一早晨,主任刚安排完一周的工作,就当着同事们的面对刘琦说,“今天你跟我去外县出差,我要了辆车,一会儿就出发。”刘琦心里一阵激动,能和主任在一起工作,这是最大的愿望。在外县采访的三天里,跟着主任学习到了不少的工作技巧,从选题到拟定采访提纲,从如何切入提问,到引导被采访者回答问题。刘琦学东西很快,第二天就能主导釆访一个企业家了。主任在旁边只听不插言,采访完毕后,主任高兴的说:你的悟性很高,接受新事物很快,是天生做记者的料。刘琦很感动,觉得主任身上有一种东西,让人着魔,而这种东西是过去从来没有见过的,具体是什么东西,却又说不明白。在和主任一起出差的三天时间里,刘琦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幸福感,还有不知所措和兴奋,不时还有几分忐忑。
  在随后的三个星期里,刘琦刻苦学习,勤于观察,多方借鋚,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掌握了撰写一般的新闻稿件,而且在主任的亲自指导下,独自写了一篇人物通讯,被报社编委会评为当月最佳新闻稿。刘琦的进步让主任很高兴,经常在全体人员会上表扬,指出刘琦的学习态度和勤奋的执着精神,是大家的学习榜样,惹得几个同事,总是用嫉妒的目光仇视着。又是一个周末下班前,主任把刘琦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刘琦拘谨地坐在主任的对面。“刘琦呵,祝贺你锻炼期已经结束了,这一个月,你的学习态度挺好,可以说是非常优秀,我很满意,下周开始你就可以单独活动了。”刘琦高兴极了,一再向主任表示感谢。“我觉得你是一个悟性和素质都很高的人,在同龄人中,你属于佼佼者。"刘琦心里一阵激动,不知说什么才能表达出对主任培养的谢意。
  由于主任出色的工作成绩,他被调到省宣传部去了。记者部原来的副主任于飞,接替了主任,主持了记者部的全面工作。
  刘琦觉得自己独自出去采访,心里总是有些发述,但还是顽强的控制自己,那些事件性新闻釆访完,都能及时交稿,对此新主任还是比较满意。
  从工作中,刘琦深刻体会到了,写稿真是个辛苦的工作,当时报纸由鉛印变成了胶印,但还沒有告別纸和笔,记者写稿都是用手写,统一的圆珠笔,统一的新闻纸制作的稿纸,编辑改稿子都是用红色的毛笔,然后再用手抄,写在统一的稿纸上。
  这一天,刘琦被于飞找到了办公室,“刘琦,我看了你今天发来的稿子,写得不错,语言简练,主题突出,层次分明,文笔流暢。"刘琦急忙谦虚的说“请主任多指点”。回到办公室后,就立即埋头于一篇新的稿子。
  突然间桌上的电话猛然间响了起来,“龙山日报社新闻编辑部刘琦,”这是老主任在任时强行规定的,接电话时必须首先说明,自己的单位及姓名,否则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刘琦,你好呀,我是王含呀”老主任来电话了,刘琦高兴极了,立即诚惶诚恐的回答,“老主任你好,谢谢你还想着我。”
  “你在忙什么呢?”刘琦急忙回答:“正在忙着写一釆访。”
  “呵,好呵,我沒事就是想和你唠唠工作中应该注意的事,”听到老主任的话,刘琦内心非常感动,主任都已经离开我了,还想着帮我。“我要告诉你的是,每天蹲在办公室的记者,不是好记者,好作品,好新闻都是跑出来的,你一定要记住,多抓鲜活的新闻,才能写出好作品,工作中一定要扎实,要沉下去,千万不可浮躁。”刘琦高兴极了,这都是老主任的多年工作经验,太宝贵了,他工作那么紧张,还不忘帮带我这个徒弟,
  “很多亊情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不能去做的,一定要远远的离开,但是心里一定要时刻提防,说话做事一定要有分寸。”激动的心呯呯直跳,老主任对我太好了,“报社里人事复杂,尔虞我诈,钩心斗角,你刚来,千万不要掺杂进去,任何一派你都不能靠拢,只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任何人都不能得罪,就走中庸之道好了!”刘琦急忙点头答应,心里很温暖,决心用自己的优异成绩,来报答老主任对自己的关心。第二天刘琦写完了昨天的采访新闻稿,马上去于飞主任的办公室交稿。主任的办公室里只有于飞主任一个人,他马上把刚写好的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简单的看了一下,就接着说:"你昨天写的那篇稿子我看了,写的不错,这一类的领导专访,一般都是按照模式化去写,往往落入俗套。我看了你的却是耳目一新,作为一个新人,能写到这个程度,出乎我的予料,我一个字也沒改,这篇文章很有老主任的语言风格,这篇文章社长要看。”刘琦非常开心,其实在老主任带领的这一个月里,刘琦几乎认真的看了他的所有稿子,不知不觉中,就模仿了他的文风和语言风格。于飞主任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看你是个肯上进的人,在报社里和在机关坐办公室不同,报社是靠业务吃饭的,机关里主要是玩人。报社的记者,除了会玩人,还得学会玩文字。”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老主任的一句话:咱们做党报记者的,一定要讲政治,什么叫政治,领导满意就是最大的政治。当刘琦想到报社的社长,要亲自审阅自己的稿子,他顿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向自己袭来。回到办公室后,心神不宁地坐了半小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要他马上去社长办公室,他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社长召唤,可不一般,不知道社长对稿子是否满意。于是刘琦放下电话,急忙去社长办公室。
  推开社长办公室的门,社长正坐在高大的黑色皮转椅里,面前是象乒乓球桌那样大的一张老板桌。社长见刘琦进来,面无表情,目光深沉地看了他一眼。“社长你好…”,刘琦规规矩矩的站在社长面前,他被社长的威严震慑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社长接着低下了头,认真的看起了稿子,仿佛刘琦不存在似的,刘琦此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室内很静,静的只听见落地挂钟的摇摆声。社长很专注的看着稿子,手里拿着一支笔。老主任曾经说过,社长是从市委宣传部调过来的,现在还兼着宣传部副部长职务,文笔了得,很有思想的一个人,当年也是市委出名的一支笔。想到这里,刘琦头上的汗,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心里沒了底气,不知道社长会如何发落这篇稿子。一会儿,社长抬起了头,语气低沉的说话了。
  “刘琦,这篇稿子是你自己写的?”
  “是的,是我自己写的,”刘琦谎忙回答。
  “于飞帮你修改了沒有?”
  “沒有,于主任说他一个字也沒有动,”社长点燃了一支烟,往椅子后背上一靠,嘴里喷出一股烟,随之吐出两个字“还行。”
  呵,谢天谢地,刘琦松了一口气,社长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拿起稿子掂了掂说:“看来你和王含一个月沒白跟,很有收获,这稿子的语言和思路,很有王含的风格,"社长提到了王含,刘琦顿时很激动,“王含主任对我的帮助很大,亲自给我改稿子,亲自给我指点写文章的思路,”社长最后在稿子上签了字,将稿子交给刘琦,“你直接交给于飞,让他送总编室就行。”刘琦拿了稿子,发现上面沒有署作者的名字,于是刘琦工工整整的在作者那一栏写着:本报记者于飞,刘琦。这是报社的规矩,不管稿子是不是他写的,只要是领导和你一起去了,一般是要把领导的名字署上,而且是署在自己名字的前边,这也体现了执笔者对领导的尊重,于是把名字写好后交给了于飞。于飞接过稿子后,忽然兴致勃勃的大谈起来了:这一阶段咱们报纸上,总是不断的登载你的文章,还别说经常是大块头的稿子呢,有的还是头条,写的不错,文笔很流暢,文采很好,有的文章写得很有思想,很有深度,很有政治高度,看得出来,你很爱动脑筋,爱琢磨,刚参加工作就有这样的成绩,不错,好好干,我是很看重你的。
  于飞的鼓励让刘琦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了,虚荣心也有了一定的满足,他连忙谦虚的说了一通:主要还是自己不太成熟,还需要在实战中学习,于飞不禁又大加贊赏一番。从此以后,刘琦好象受到了魔法的催使,开始了疯狂的工作,不断受到于飞的夸奖和表扬。同时,刘琦的名字在报纸上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最多的一天,报纸的四个版,除了四版是广告,其余的三个版,都有刘琦的重头稿子,记者部的同事们,看他的眼光滿是佩服的。当然尊重来源于实力,持别是在报社的笔杆子里边出威望。不会写稿,在记者里边,根本就无法立足,也就沒有人把你放在眼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琦已经在报社工作一年了,同志间的友谊,已经愈发浓厚了,可是他却觉得,于飞主任见到他的时候,眼神总是有一种别样的意味,可是具体要说是什么意味,他也说不清,反正觉得很别扭,有时感觉于飞的眼珠,经常充滿了智慧和机敏,或者说是狡猾和灵动。这天刘琦刚刚拿起笔来,准备写一篇稿子,于飞就风风火火地跑来,社长让你马上随他去采访。对于记者,会经常遇到这种紧急采访的事情,自从上次刘琦写的一篇人物专访的文章,受到社长的好评之后,社长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专访任务,都要带着他,这让同事们和于飞都很羡慕。刘琦不敢怠慢,急忙收拾东西来到楼下,赶紧上车,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社长和办公室主任坐在后排。社长见刘琦上了车,急忙告诉司机快开车,随后对刘琦说,“刚接到市委宣传部通知,中央管宣传的一位领导,到我市做调研,省委宣传部领导陪同来的,在本市话动三天,你要全程陪同,搞一个釆访扎记。”刘琦用恭敬的目光,看着社长连连点头“好,好。”
  之后,社长就开始了闭目养神。刘琦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做工作时,进入角色快,适应性很强,当他拍马屁的时候,总是一幅很认真思考的模样,并说出自己附合的理由和见解,让对方知道这是心里经过一番论证,才理解了对方的想法和意图,才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才心悦诚服的赞扬。这样领导的心里会更受用,会觉得你在认真听他的讲话,在吸收,在理解,而不是敷衍塞责。
  到了座谈的会议室里,市委书记,市长,宣传部部长,都来了,刘琦急忙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找个位置坐下。抬眼悄悄的打量,突然看到老主任王含坐在对面,王含轻轻地对他笑了笑,于是开始认真的做记录,心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会后才知道新闻处的赵处长也来了,王含是随同赵处长来的。赵处长是一个温文而雅的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白白净净的,言行举止都很沉稳,给人的印象很好,是一个很面善的领导。这时王含快步的向刘琦走来,并愉快的交谈起来了。
  下午,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要去下边的县里去调研,省里是赵处长和王含相陪,市里则是市委宣传部长、副部长,外加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陪同。这位中央的领导要去山区看看,于是,一行人陪着向山区行去。刘琦的任务是把中央管宣传的领导调研的事情,写一个通讯,要反映出中央对我市经济及社会各项事物发展的重视,以及这位领导说话中的语言闪光点。刘琦全力以赴的集中精力,开始了记录。在一起的二天时间里,刘琦时间很紧,精神也高度紧张。第三天下午,安排了爬山活动,宣传部长单独把刘琦留下了,要求在中央领导临走前,把稿子写出来,交中央领导审阅后,才可以在当地媒体上发表。这样刘琦的一个下午,都开始了紧张的爬格子,任务紧张,时间又紧廹,而且这次报导对文笔的要求也很高,大家走后刘琦使出浑身解数,趴在写字台上,打开釆访资料,开始了奋笔疾书。刘琦这一阶段养成了一个习惯,工作起来相当专心,全身心投入到写作当中。因为文章的架构和内容,早已经琢磨的差不多了,所以写的时候,就是把材料进行了整理,合理布局,並穿插进自己的一些观点,兩个小时后,刘琦长出一口气,把笔一丢:哈哈,写完了…。
  反复又看了一遍,确信沒有什么问题了,只等大家回来了就可以交稿了。到晚上五点钟,走廊里传来了同志们的说话声,刘琦急忙拿着稿子,给王含送去,王含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稿子,“这么快就写完了,那就随我一起给赵处长审阅,再给中央领导看。于是二人向赵处长的房间走去。赵处长待人很随和,看到王含领着刘琦进来,急忙热情地招呼起来。王含急忙把稿子交给赵处长:刘琦一下午就把稿子写出来了,请您审阅,赵处长二话沒说,接过稿子就认真看了起来。大约二十分钟,赵处长看完了稿子,抬起头,不看王含,却看着刘琦,“你叫刘琦,不错,很好的名字,文字功底不淺呐,参加工作几年了?”
  “刚刚一年,去年毕业的大学生,新闻专业的。”王含抢着回答。
  “入行虽短,道行却不淺,年轻有为,这篇稿子除了文字老辣,关键是主题抓的好,很紧凑,立意很高,反映的思想很深刻,符合中央首长的心情。”赵处长看着我高兴的夸着,然后把稿子递给王含,“你带着他给领导看看吧,”刘琦急忙伸出双手,热情地和赵处长握了手,告別了赵处长,二人又向中央领导的房间走去。不出所料,中央首长看了稿子很满意,还特意就写稿的思路和主题,交流了半天,随后痛快的在稿子上签了名字。
  回来后的一天下午,刘琦正伏在桌子上,忙着写稿,对面的陈凯突然间,说出了一番令人非常震惊的一些话,“在咱们编辑部里,你和于飞都是野心勃勃的人,”刘凯急忙回答,“话可不能这么说,于飞主任的能耐大了,我可不行,”
  “这个于飞写东西有点本事,他管理可不行,不过他最历害的地方不是业务,而在为人处世上。这个家伙玩人很有一套,你看他的眼睛,整天滴溜溜的净琢磨坏道道,”刘琦不禁笑了起来,“他只是把新闻业务作为一块往上爬的跳板,你以后可要对他小心点,”刘琦的心猛然就剧烈地跳了起来。
  办公室里每天走得最晚的是刘琦,记者部里交稿最多的是刘琦,被编委会评出好新闻最多的是刘琦,被社长在大会上公开表扬,号召大家学习的榜样,同样是刘琦,刘琦拼命的工作和取得的优异成绩,引起了同事们的嫉妒,甚至包括于飞主任的不安。但他仍然不理会这些,照旧我行我素,于飞对刘王奇也越来越客气了,说话内容总是浮于表面。最近几天,于飞交给刘琦的采访任务,突然间多了起来,有时候一天竟然有五个会议采访,几乎成了典型的会议记者。很快的刘琦就明白了,这是于飞利用职权,对他的钳制和警告,跑会议的记者是最沒有出息,最不能出好新闻的纪者。那能怎么办,只好忍着呗,这天下午,刘琦正在忙稿子,陈凯忙着自己的工作,记者小王突然敲门进来:于飞主任来电话,通知下午五点,陈凯去市委门口集合,采访市里领导的一个重要活动。刘琦奇怪的问道“市委书记的活动怎么这么晚呢?”
  “不知道,于飞主任就是这样通知我的。”沒奈何,陈凯推门走了出去。大约半小时了,陈凯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刘琦惊讶极了,“什么活动这么快?”陈静说“这下子可坏了,市委的活动定于两点,可是于飞却告诉我们是五点,调研活动早就结束了,”
  陈凯呆若木鸡,傻傻的站着,他完全被这件事情打蒙了。市委书记沒有讲话稿,是即席做指示,这个活动明天报纸上要上头条,调研都结束了,怎么办,怎么办?陈凯急的直跺脚。刘琦也是一阵惊惊慌,脑子迅速思考着,“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要赶快想办法,弥补过失。否则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可是怎么写这个稿子呢?”
  刘琦不理陈凯,凝神思考着,错过市委书记重要活动的新闻报道,记者这个身份肯定就保不住了。刘琦脑子突然间一闪,“对,有办法了,”刘琦拽着陈凯就向楼下跑去,拦着一辆出租车直奔晨光集团。到了晨光集团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晨光总部的门口,沒见到有市里的车辆,刘琦心里突然一机柃,难道市领导全走了?他急忙跑到门卫室,向门卫一打听,原来领导都去集团的歺厅用歺了,谢天谢地了,沒走就好,刘琦心里顿时感觉一阵轻松。来到歺厅门口,看到很多市里的车,还有几个认识的司机和秘书,在门口转悠。二人急忙奔向歺厅,很快就找到了晨光集团的宣教张处长,他为人很热情又随和,听二人把事情讲完,急忙把二人领到宣教处。
  市委书记亲自到晨光集团搞调研,集团领导高度重视,宣教处自然跑在最前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摄像,录音,做为珍贵资料,保存起来。“太好了!”陈凱乐的一个劲的叫好。在张处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宣教室,从文件柜里拿出一个录像带,放入录象机里,又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采访机。“所有的录象全在这里,从领导参观车间,到和工人交谈,和专家座谈,以及领导做的指示。”
  刘琦看了陈凯一眼,高兴的忙碌起来。刘琦忙着整理市委书记的讲话,陈凯看录像,大约半小时后,二人的工作就结束了。还有一个小时的写稿时间,刘琦对陈凯说“你写稿速度慢,还是我来写吧。”刘琦快速用脑,不到一个小时,稿子就出来了,二人都松了一口气,整理好稿子就奔歺厅而去。宣教处长站在门口,在耐心的等着他们。
  陈凯拿着稿子向赵处长招呼一下,就向歺厅内走去,时间不长就看到陈凱高兴的举着稿子向刘琦招呼:秘书长已经审完稿子并签了字,看到陈凯高兴的象个小孩子的样子,刘琦终于释怀了,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要不是有你,我就完了,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哪!”陈凱激动的语无伦次地说着。刘琦拽着陈凯就向一部出租车走去,到这时候忽然间想起来“这个该死的小王,差点就害死我了!”陈凯心有余悸地说。
  刘琦也觉得今天的事情很奇怪,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小王也不会弄錯呵。陈凱当即给小王打了电话,“今天下午五点,市委书记有重要活动的通知,是不是你接的电话?”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小王奇怪的说。
  “明明是下午二点,你怎么谎报下午五点呢?你差点害死我呀。”
  “不可能,我清楚的听于飞主任说的是五点,这绝对不会差,你可别寃枉我呀,不信你可以去问于飞主任呵。”刘琦不禁起了眉头,于飞不可能把时间说錯,放下电话,陈凯不禁大骂起来,“这个混蛋是成心害我呀,我一定要去告他,”“可是你怎么告他呀?有证据吗?谁给你作证?即使有证人,领导是相信你,还是柤信于飞?”陈凯楞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只剩下呼呼喘气。
  刘琦忽然想到,应该问一下社长的司机,这个司机人品挺好,忠厚老实,于是刘琦又给社长的司机打了个电话,随后拿出釆访机,打开开关,放在电话旁边准备录音。电话打通后,司机连孝虑都沒有,接过电话就说了起来。“于飞主任坐在我的车上,先去市委办公室,于飞主任上楼拿了通知,就回到了车上,由于时间比较紧,他在车上就给记者室打了个电话。”
  “于飞主任说的是几点在市委门口集合呀?”
  “我记得很清楚,他清楚的说下午五点在市委门口集合,但他马上就改口,说我刚才说错了,是下午二点,千万別搞错了,是下午二点。由于他先说错了时间,后来又即时承认错误,把时间肯定在下午二点。”“好,谢谢你了”。刘琦奇怪的看着陈凯,随即告诉陈凯:再给小王打电话,要问清楚时间。”陈凯马上又接通了小王的电话。“我向天发誓,于飞主任肯定说的是五点,绝对沒有承认说错了时间,”小王急的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刘琦又把录音机放了一遍,录音机立即放出了小王那哆哆嗦嗦微微上发颤的声音。陈凯放下了电话,呆呆傻傻的看着刘琦,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肯定是电话在搞鬼。”我反复琢磨小王和司机所说的话觉得于飞在电话上搞了鬼,刘琦的判断让陈凯很吃惊,先是于飞本可以在车外打电话通知的,为什么非要上车后当着司机的面打电话呢,就是故意找司机做为证人,把责任推给电话接听者。于飞给小王打电话时,先说了五点钟在市委门口集合,随后手机依然放在耳朶旁边,右手的手指趁机偷偷的按下结束键后,才开始说出时间说错了,而司机不知道于飞已经按动了结束键,所以司机听到了这段话,小王却没有听到这段话。陈凯听完刘琦的分析,觉得刘琦说的很对,马上明白了于飞的险恶用心。但为什么于飞要陷害陈凯呢?陈凯楞楞的看着刘琦:“肯定是你在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刘琦慢慢的说着,“那怎么办,难道就默默的受这份气?”刘琦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就吃这个哑巴亏吧,要知道领导不会柤信你的判断的。”陈凱无奈的点了点头。
  记者的工作就是非常紧张,一个稿子刚刚出手,新的任务紧跟着又来了。刘琦头天晚上整整忙了一宿,才把稿子搞定,早晨的早飯都沒时间去吃,就急急忙忙到于飞主任室去交稿子,这时的刘琦精力分散,心神不定,有些忙乱,在经过市委秘书长审核时,因秘书长在乡下,无法审核,只好把稿子交给于飞主任来审核。一般发稿程序,紧急稿件,主任若在,先由主任审核,然后送总编室,主任若是不在,记者可以把稿子直接送给总编室。这时候,于飞正在办公室里,刘琦当然先把稿子交给于飞。于飞的两只小眼睛,发出内烁的光芒,他接过稿子就认真的看了起来。两只眼睛在飞快的转悠着,看完后,随手将稿子交给刘琦,"行,送总编室去吧。”刘琦今天太累,显得神情恍惚,心不在焉,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过程,那就是于飞沒有在发稿签上"主任”二字旁边签字,急忙送到总编室去了。
  第二天,刘琦刚一走进办公室,发现人们都不在,于飞主任的门也锁着,办公室里只有陈凯一个人。陈凯奇怪的看着刘琦,"今天大家全都出去采访了,于飞也走了,为什么他沒让你去呢?"刘琦闷声的答应着,坐在自己的坐位置上,随手拿过今天的报纸,观看着头版上自己的会议采访。突然,刘琦蹦了起来,"哎呀,我把领导的排序写错了,把人大常委会主任,写到市长的后面了。"刘琦顿时吓的惊叫起来,市里最近对市级班子进行调整,老资格的市委第一副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第二书记担任市长,按照党内和党外职务排序,人大常委会主任,应该排在市长前边。可是刘琦竞然将市长的名字,写在了前面。这可怎么办,刘琦一下子吓得呆住了,这可是最大的政治呵,陈凯过来一看也慌了,"你怎么能犯这样低级的錯误?"刘琦很懊丧,又很无助。"不过还不要紧,稿子上有市委秘书长的签名,又有于飞主任的签字。"刘琦这时候才想起来,于飞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以及他沒有在稿子上签字的事情,顿时明白了于飞看稿子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市领导名字排错了,所以故意不签字,今天还带大家出去釆访,有意的躲着刘琦,不知不觉,刘琦又被于飞坑了一把。这也怨不得別人,毕竟是自己的责任呵。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办公室主任在电话里通知刘琦,马上去社长办公室。刘琦马上意识到:事发了,等着报社的处分吧。到了社长办公室,他径直推门进去,进屋一看,值班的副总编辑,总编室主任都在,刘琦马上明白了,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室内的空气很紧张,大家都阴着脸,一言不发,办公室主任这时又走了进来,立刻向社长汇报,刘琦交稿时,于飞主任不在,当然也就沒有在发稿签字单上签字。"算了,不用找他了,"社长随口说了一句。到这时候刘琦才真正知道了于飞手段的高明,沒有于飞的签名,说明他肯定沒有看稿子,无论自己说什么,大家也不会相信。"这么重要的活动,为什么不让市委秘书长审阅,"社长阴沉着脸,盯着刘琦问道,“秘书长昨天去乡下晚上沒有回来,市委办公室的秘书告诉我,你认真些就可以了。”然后难过的说"社长,这都是我的错,我请求给我严厉的处分。"主编室主任马上接着说,“我是最终版面签付人,这件事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小刘年轻,不要处分他了,我请求党委给我处分。”白发苍苍的值班副总编说话了。听了白发苍苍的老报人的话,刘琦顿时热泪盈眶,感激的看着副总编辑。社长扳着脸,严肃的说,“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是如何向领导交待。”社长接着说"我刚才接到人大办公室的电话,人大主任让我立即去,你们就等着处理吧!"
  下午经党委研究,对刘琦的处分结果下来了。第一扣发一个月的工资,第二写出深刻的檢查,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公开檢查,第三调离记者工作岗位,到办公室去做普通的后勤工作。刘琦默默的听着,接受了党委的决定。但是心里还是很痛苦的,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新闻工作,无法想象自己离开了记者工作,会怎么样。
  二天后,市里下了个通知:各单位要组织扶贫工作组,下到山区去扶贫,一去两年。刘琦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即向社长提交去山区扶贫的请求,社长痛快的答应了刘琦的请求,刘琦简单的整理好自己的书籍和资料,平静的冲大家点点头,提着自己的东西,向楼下走去,临出记者部的门时,刘琦看见陈凱的眼里噙着沮花…。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走江湖
下一篇:铜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