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重光

重光


  一份电子版晋升的红头文件让庄华平高兴得不知道哪儿痒,哪儿痛,不听使唤地抓耳挠腮。他使劲掐了一下大腿,还挺痛,才确定不是在做梦。邻家的音乐响起,他差点儿循着声音蹁跹起舞。
  他想升迁,一直想到梦里头。他每一年都为升迁的事做足了功课,每一天早早地来上班,最后一个离开单位。只要是关于工作上的事,亲力亲为。他说,针眼大的窟窿,进斗大的风,是公认的排头兵。可是,他身边的同事一个个都风光无限,调动的调动,晋职的晋职,自己的运气却背得几乎龟缩到逼仄的空间里。
  今年,他效仿世故,给上司送了一份“大礼”。他贪图便宜,被无良奸商调了包,送出去的一大箱子包装精美的海参,里面却是涂上黑漆的胡萝卜。这一摆乌龙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街头巷尾里几乎尽人皆知。
  本来,送礼是丑事,见不得阳光,只有送礼和收礼的人知道,而且都心照不宣。可这件蹊跷的事情还是传出去了,捧腹的笑声一直飘到离巷子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以为今年的心愿又黄了,却不料上司大发善心,反其道而行之,让他梦想成真了。
  十年了,这十年里,小树参了天。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可以荒芜在等待中,又有多少个十年可以重新来过?
  其实,这么多年单位里人事调动没有他的份,他知道病灶在哪里,因为他酷爱文学,上司对他有成见。
  他的这种爱好可以追溯到上学时候,哪怕在厕所里发现作为手纸的文化报上有精美的文字,都会收藏起来。步入社会,走向工作岗位,他的这种爱好有增无减。无论工作多么辛苦,只要回到家里一想起文学,就像打鸡血一样精神倍增。写作就是他的魂,是他生活的动力,尤其是遇见江山文学网之后,更是如此。
  江山文学网是他灵魂的家园,那里面很多老师和他共同交流写作经验,共同成长,共同进步,让他如痴如醉。
   他的领导不然,他最反感的就是那些在文字里故弄玄虚,耍笔杆子的人。用他的话说,除了墨守成规的书呆子一枚,别的一无是处。
  庄华平不以为意。而他的顶头上司却以为意,从心里认为庄华平耽误了工作,虽然他从未因此而在工作上产生任何的差池。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有一次,他与发小倒苦水时,发小给他这样说。
  “反求诸己?”他咬文嚼字,知道诸暨所在,决定占卜命运去一趟,或许他的话是英明预见,更或者到了那儿有高人能给他指出一条了然不惑的路。
  行至尽处,就是诸暨的狮岩禅寺。它坐落于群山鳞次之间,远远望去,像雄伟的大殿高高耸起。他随着络绎不绝的香客进入里面,依次焚上一柱香。
  他不相信迷信,更不相信浮士德的学说。他要的是慰藉,心理疗伤的慰藉。他东施效颦一样,仿照着他们虔诚地跪拜,默默地闭上眼睛,祈祷愿望的实现。很快,他所在的地方又被其他人占领。他们很是霸道地焚上香,跪拜祈祷,嘴里还念念有词。他只好随着人群慢慢走出狮岩禅寺。也就在这时候,他看见同行人群里有一个女主在手机上欣赏着江山文学网里的文章。她看得入了迷,以至于踩掉了他的鞋子还全然不知。
  “你也喜欢江山文学网里的文章?”庄华平如同遇到久别的知己,提上鞋子,欣喜地问。
  “是呀!不只是喜欢,还经常写一些不成体统的文字发表在上面呢!”那女主也如茶马古道偶遇挚友一样地高兴,“难道你也是?”
  “嗯!我也经常在上面发表一些歪诗熟话,使人喷饭供酒。”庄华平无不幽默地回答道。
  缘分是一个摸不着看不到的东西,很是奇妙,不经意间一个擦肩而过的动作,一个会意的眼神或许就能点燃爱情的火花。他们谈文学,谈古今,心灵如天女散花般的烂漫,许多不明白的道理经两人智慧的大脑抽丝剥茧般地剖析,竟能洞察秋毫。他们互留微信,互相勉励,不多久就结为伉俪,成就“江山红娘”的一段佳话。
  他们的写作之路如绵长的岁月,流淌着,继续着。他们有灵感,有激情,哪怕挽手踩在夕阳里,都能惹得文思如泉。不多久,他们爱情的结晶——儿子诞生了。庄华平因在江山文学网上的学习不断进步,终于在纸媒发表了第一篇小说。他很欣慰,仿佛也是一个小生命,经过多年的孕育,终于盼来了他的问世。他仿佛听到了像他儿子降临一样清脆的啼哭声。回想坎坷的文学路,跌跌撞撞地走来和付出的汗水,不觉然,他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打在印着他文章的报刊上。
  他们似乎心有灵犀,他爱人的文章也相继在纸媒上发表了。他们但凡发表在江山文学网上的文章几乎是一连串的红(获得精品)。在江山文学网上,他们都成了签约作家。不几年,他们在市区圈子里文学界已是小有名气的夫妻作家。
  日子还要过,运气还要碰,他开始学着送礼。于是,就发生了买海参被流动摊贩调包的事。
  “唉!看来,今年升迁的事又泡汤了。靠山山倒,靠河河干;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都不是咱们能主宰的。一副带王炸的牌让我打个稀烂,你嫁了一个无能的老公,后悔了吗?”庄华平将爱人日常的勤劳看在眼里,心疼地掬着她的脸,愧疚地问。
  “后什么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的爱人无不诙谐地答道。
  “你认为我是鸡呢,还是狗呢?”庄华平接着问道,不无嘲谑之意。
  “你呀!”她顿了顿,权作思索,“鸡狗不如。”她说完,噗嗤笑了起来。
  本来是一桩严肃的事情,被他的妻子机智化解,屋子里的气氛被一阵笑声弥漫得无比欢快。庄华平的心情也轻松许多,一阵春潮涌动,水到渠成地说:“那咱们就来个鸡狗相会吧!”他说完,开始在卧室里追着打闹。他们嬉笑着,谈笑间,把所有的不快都逐到九霄云外。
  “别闹了,咱们正事还没干呢!”他的爱人突然一本正经起来,“社团的征文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咱们也要有点锦上添花的动作。东山的老虎吃人,西山的老虎也不吃素,都威风着呢!其他社团可没有闲着,万一咱们社团落后了,怕是八强不保。这个社团里的擎天玉柱一个个怕是也没有了颜面。权且死马当活马医,你再回家一趟,国家给庄胜东他老人家的待遇不薄,看看他能不能松口,完成你征文活动临界点的小文。作品精与不精都没关系,咱们反正尽力了。”
  “你在故意转移话题。”庄华平狗“咬鸡,满天飞”的游戏意犹未尽,坏坏地笑。少顷,他又认真地说,“好吧!为了咱们的社团,暂时放过你。
  
  二
  庄胜东已是耄耋之年。是庄华平的曾三爷。他辈分高,也成了村里的官三爷。他的腿受过伤,加上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只能坐在轮椅里。除了腿脚不灵活,身子骨硬朗着呢!精神头也很好,眼里发出炯炯的光。
  庄胜东老伴去世多年,现在政府有偿性派街坊邻居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除了每月按时领足够他生活的养老金,逢节按令还能领食用油、大米等不菲的礼品。不仅如此,政府还给他免费建了钢筋混凝土的房子,让他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垂暮余年。他逢人就夸,还是党的政策好,对于他当年的叛逆不仅不计前嫌,还这么礼遇厚待,如果有来生,定当肝脑涂地,沥胆想报。
  庄胜东阅历非常复杂,他极像一根藤蔓,时刻缠绕着时代变迁的这棵大树。不是一句“三姓家奴”就能解释得清。汉武大帝时,霍去病八岁帅军直捣黄龙。庄胜东干大马子那会儿,已经十岁。他好勇斗狠,招募一群混混,拉起枪杆子就干。
  山东的响马是出了名的“恶”,打家劫舍,奸淫盗抢。这儿毗邻山东,南接安徽,北濒河南,东连大海,既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又是交通要塞,土匪流寇非常猖獗。
  庄胜东独树一帜,准备攻城略地的第一天就开始训话,要他的兵丁们做到六亲不认。
  一眼望不到头的是不老河,摆渡的是姚老黑。他是见利忘义的主,常泊船在河心宰客,不管黑道白道,也不管强势弱势,一视同仁。他们要到河的对岸去抢劫,姚老黑碰见黑吃黑,拳头终抵不过枪杆子,跳河跑了。他们都不精通撑船,好不容易才将船靠了岸。
  村口有一个老头,穿着一件打满的补丁上又烂了几个窟窿的绛紫色棉袄,灰不溜秋的棉絮外露。他半依在柴草堆上,蓬乱的头发沾满了枯草叶,见他们一群大马子扛着长枪过来,嘴里就嘟囔开了:“谁看见俺家的孙子不?我们家银元多得花不了,钱箱子里也放不下,只能放到外面,他这个败家子只要看见,就拿着打水漂。”
  那老头是庄胜东远房舅舅,他认识,更了解他连家里的耗子都饿得流着泪出走的穷困潦倒状。其他那些大马子进村时都认识他,不理不睬。而庄胜东却不,要雁过拔毛,这是他训过的话。他怕上行下效,于是走过去把他的破棉袄扒了下来,任凭那老头指名道姓地骂他是犯上,大逆不道,比大马子还大马子。
  他们一群人把方圆百十里地的村子闹腾个鸡飞狗跳,几年后,局势动荡,大马子的营生干不成了。
  枪在手上打得过瘾。不管跟谁干,只要有枪就行,他们这些人一不做,二不休,转行给日本鬼子擦屁股去了。他们上身穿着白汗衫,超大没膝黑色标牌的丝绸汉奸服往身上一套,黑白分明。王八盒子往腰间一挎,日本兵特赐锃亮的自行车胯下一骑,没事时就在日本兵修建的钉子里转悠,有调遣的命令,汉奸们就攒动起来,自行车一个比一个骑得歪歪扭扭。
  两个月后,八路军来拔寨,在距钉子不远的梨园里筑上壕沟,向钉子的哨楼里打枪,庄胜东也率领一群汉奸往壕沟里打枪,子弹来回飞梭。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的腿被八路军的子弹打伤了。
  钉子被八路军掀翻了,日本兵也给赶出了中国。覆巢底下无完卵,庄胜东他们迷茫了,像行尸走肉一样又加入了国民党。
  一个月后的一次战役让解放军把他所在的部队打得找不着北,庄胜东只好率部投降。
  庄胜东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归降不久与国民党部队的那一仗。那最是他光辉的历程,一战封神。说起来狗血,但也足够他吹上一辈子,嘴上却只字不提。
  那时候,部队得到前哨消息,大概有一个连的国民党部队绕近路过来,想将大部队给包抄了。战事紧迫,人马都有遣用,他临危受命,率领一个排去抵御。
  敌人是辎重装备,欲以远程炮火饱和式覆盖,层层推进,达到以使我军全军覆没的战略目的。而庄胜东他们都是短枪,敌人完胜于他。但敌人欠思量,如果遇到短兵相接,就只有撅着屁股挨揍的份。庄胜东毕竟是投降而来,还没有国恨家仇的概念。他知道无论是人数,还是火力配置都不在一个等级上,肯定会让他们吊起来打。只与敌人打个照面,他们就举白旗。这个国民党的长官吃硬不吃软,呵斥他们是墙头草,感叹着说,他最反感的就是墙头草,不打上一阵子,俘获他们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庄胜东和几个生死弟兄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开了枪,用看家底的两挺机枪作火力掩护,还没等发起冲锋,就把他们打趴窝了。
  兵败如山倒,白花花的旗子举过掩体,求饶的尖叫声一个比一个积极。
  号称长官的家伙此刻耷拉着脑袋,任由庄胜东睚眦必报地奚落。那人可能从没有这样憋屈过,咬牙切齿地骂道:“他妈的,这些王八羔子,只给老子成箱子堆积如山的炮弹,不给撬棍,这仗打得窝囊。”
  庄胜东金戈铁马里晃荡了几年才幡然醒悟,应该成个家室,有个后。于是,就回家草草结婚。多年以后,才结了个秋葫芦。不过,在大时代混乱中给弄丢了。从此,他媳妇再没有开过怀。
  混乱时期,他又倒戈国民党。得民心者得天下,一次战役,被人民军队又把他们所在的部队打回原形,建制和番号也被老蒋取消了。直到国民党逃到台湾,人民群众当了主人,五十六个民族载歌载舞,他才看清了路……
  他的故事像一个神话,随便提起哪一桩都能写一本厚厚的书。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那些貌似蛰居,猎奇的触角伺机而动,然后于纸媒或互联网上爆出猛料的神人无处不在。有一天,一个嗅觉灵敏的记者出现在他的家里,意欲采访。不知道三爷是故意而为之,还是真的想明白了,竟然点头同意了。那冠以记者头衔的人见他龙颜大悦,就开篇第一句问道:“老爷子,您高寿了?”
  “咦!这熊孩子,亏你还是喝过几瓶子墨水的文化人,吃得牙黄了吧?信不信我要是还有当年勇,就拿机关枪嘟嘟了你。我坐在轮椅里这么多年,哪儿好受了?”庄胜东气得差点儿站了起来,一根根青筋像蚯蚓一样肆无忌惮地在脸上浮动着。良久,他的气才消下去。
  他抬头望向天空,天上的白云像峰峦,像丛林,层层叠叠,在广袤无垠的苍穹中形成了密实的云疙瘩,很是浮躁不安地或聚或散。
  那个人整理好的思路和准备采访的一些问题都被他一嗓子吼得思维大乱。有了这个梗,再后来采访就进行不下去。那人没有获得实质性的干货,只好惋惜地说了几句道歉的客套话草草收兵。
  “哼!小样,我跟曾孙子都不透露,会透露给你?做梦去吧!”
  他说没说这句话,没人知道。邻里相传,他说过。说时还眯着半只眼睛。
  既然邻里相传,必有原因,无风是不起浪的。他遮遮掩掩着,内疚着,矛盾着。他的生平不想讲出来,一直遮到棺材里,然后随时间的流逝灰飞烟灭。一
  一份电子版晋升的红头文件让庄华平高兴得不知道哪儿痒,哪儿痛,不听使唤地抓耳挠腮。他使劲掐了一下大腿,还挺痛,才确定不是在做梦。邻家的音乐响起,他差点儿循着声音蹁跹起舞。
  他想升迁,一直想到梦里头。他每一年都为升迁的事做足了功课,每一天早早地来上班,最后一个离开单位。只要是关于工作上的事,亲力亲为。他说,针眼大的窟窿,进斗大的风,是公认的排头兵。可是,他身边的同事一个个都风光无限,调动的调动,晋职的晋职,自己的运气却背得几乎龟缩到逼仄的空间里。
  今年,他效仿世故,给上司送了一份“大礼”。他贪图便宜,被无良奸商调了包,送出去的一大箱子包装精美的海参,里面却是涂上黑漆的胡萝卜。这一摆乌龙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街头巷尾里几乎尽人皆知。
  本来,送礼是丑事,见不得阳光,只有送礼和收礼的人知道,而且都心照不宣。可这件蹊跷的事情还是传出去了,捧腹的笑声一直飘到离巷子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以为今年的心愿又黄了,却不料上司大发善心,反其道而行之,让他梦想成真了。
  十年了,这十年里,小树参了天。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可以荒芜在等待中,又有多少个十年可以重新来过?
  其实,这么多年单位里人事调动没有他的份,他知道病灶在哪里,因为他酷爱文学,上司对他有成见。
  他的这种爱好可以追溯到上学时候,哪怕在厕所里发现作为手纸的文化报上有精美的文字,都会收藏起来。步入社会,走向工作岗位,他的这种爱好有增无减。无论工作多么辛苦,只要回到家里一想起文学,就像打鸡血一样精神倍增。写作就是他的魂,是他生活的动力,尤其是遇见江山文学网之后,更是如此。
  江山文学网是他灵魂的家园,那里面很多老师和他共同交流写作经验,共同成长,共同进步,让他如痴如醉。
   他的领导不然,他最反感的就是那些在文字里故弄玄虚,耍笔杆子的人。用他的话说,除了墨守成规的书呆子一枚,别的一无是处。
  庄华平不以为意。而他的顶头上司却以为意,从心里认为庄华平耽误了工作,虽然他从未因此而在工作上产生任何的差池。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有一次,他与发小倒苦水时,发小给他这样说。
  “反求诸己?”他咬文嚼字,知道诸暨所在,决定占卜命运去一趟,或许他的话是英明预见,更或者到了那儿有高人能给他指出一条了然不惑的路。
  行至尽处,就是诸暨的狮岩禅寺。它坐落于群山鳞次之间,远远望去,像雄伟的大殿高高耸起。他随着络绎不绝的香客进入里面,依次焚上一柱香。
  他不相信迷信,更不相信浮士德的学说。他要的是慰藉,心理疗伤的慰藉。他东施效颦一样,仿照着他们虔诚地跪拜,默默地闭上眼睛,祈祷愿望的实现。很快,他所在的地方又被其他人占领。他们很是霸道地焚上香,跪拜祈祷,嘴里还念念有词。他只好随着人群慢慢走出狮岩禅寺。也就在这时候,他看见同行人群里有一个女主在手机上欣赏着江山文学网里的文章。她看得入了迷,以至于踩掉了他的鞋子还全然不知。
  “你也喜欢江山文学网里的文章?”庄华平如同遇到久别的知己,提上鞋子,欣喜地问。
  “是呀!不只是喜欢,还经常写一些不成体统的文字发表在上面呢!”那女主也如茶马古道偶遇挚友一样地高兴,“难道你也是?”
  “嗯!我也经常在上面发表一些歪诗熟话,使人喷饭供酒。”庄华平无不幽默地回答道。
  缘分是一个摸不着看不到的东西,很是奇妙,不经意间一个擦肩而过的动作,一个会意的眼神或许就能点燃爱情的火花。他们谈文学,谈古今,心灵如天女散花般的烂漫,许多不明白的道理经两人智慧的大脑抽丝剥茧般地剖析,竟能洞察秋毫。他们互留微信,互相勉励,不多久就结为伉俪,成就“江山红娘”的一段佳话。
  他们的写作之路如绵长的岁月,流淌着,继续着。他们有灵感,有激情,哪怕挽手踩在夕阳里,都能惹得文思如泉。不多久,他们爱情的结晶——儿子诞生了。庄华平因在江山文学网上的学习不断进步,终于在纸媒发表了第一篇小说。他很欣慰,仿佛也是一个小生命,经过多年的孕育,终于盼来了他的问世。他仿佛听到了像他儿子降临一样清脆的啼哭声。回想坎坷的文学路,跌跌撞撞地走来和付出的汗水,不觉然,他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打在印着他文章的报刊上。
  他们似乎心有灵犀,他爱人的文章也相继在纸媒上发表了。他们但凡发表在江山文学网上的文章几乎是一连串的红(获得精品)。在江山文学网上,他们都成了签约作家。不几年,他们在市区圈子里文学界已是小有名气的夫妻作家。
  日子还要过,运气还要碰,他开始学着送礼。于是,就发生了买海参被流动摊贩调包的事。
  “唉!看来,今年升迁的事又泡汤了。靠山山倒,靠河河干;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都不是咱们能主宰的。一副带王炸的牌让我打个稀烂,你嫁了一个无能的老公,后悔了吗?”庄华平将爱人日常的勤劳看在眼里,心疼地掬着她的脸,愧疚地问。
  “后什么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的爱人无不诙谐地答道。
  “你认为我是鸡呢,还是狗呢?”庄华平接着问道,不无嘲谑之意。
  “你呀!”她顿了顿,权作思索,“鸡狗不如。”她说完,噗嗤笑了起来。
  本来是一桩严肃的事情,被他的妻子机智化解,屋子里的气氛被一阵笑声弥漫得无比欢快。庄华平的心情也轻松许多,一阵春潮涌动,水到渠成地说:“那咱们就来个鸡狗相会吧!”他说完,开始在卧室里追着打闹。他们嬉笑着,谈笑间,把所有的不快都逐到九霄云外。
  “别闹了,咱们正事还没干呢!”他的爱人突然一本正经起来,“社团的征文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咱们也要有点锦上添花的动作。东山的老虎吃人,西山的老虎也不吃素,都威风着呢!其他社团可没有闲着,万一咱们社团落后了,怕是八强不保。这个社团里的擎天玉柱一个个怕是也没有了颜面。权且死马当活马医,你再回家一趟,国家给庄胜东他老人家的待遇不薄,看看他能不能松口,完成你征文活动临界点的小文。作品精与不精都没关系,咱们反正尽力了。”
  “你在故意转移话题。”庄华平狗“咬鸡,满天飞”的游戏意犹未尽,坏坏地笑。少顷,他又认真地说,“好吧!为了咱们的社团,暂时放过你。
  
  二
  庄胜东已是耄耋之年。是庄华平的曾三爷。他辈分高,也成了村里的官三爷。他的腿受过伤,加上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只能坐在轮椅里。除了腿脚不灵活,身子骨硬朗着呢!精神头也很好,眼里发出炯炯的光。
  庄胜东老伴去世多年,现在政府有偿性派街坊邻居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除了每月按时领足够他生活的养老金,逢节按令还能领食用油、大米等不菲的礼品。不仅如此,政府还给他免费建了钢筋混凝土的房子,让他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垂暮余年。他逢人就夸,还是党的政策好,对于他当年的叛逆不仅不计前嫌,还这么礼遇厚待,如果有来生,定当肝脑涂地,沥胆想报。
  庄胜东阅历非常复杂,他极像一根藤蔓,时刻缠绕着时代变迁的这棵大树。不是一句“三姓家奴”就能解释得清。汉武大帝时,霍去病八岁帅军直捣黄龙。庄胜东干大马子那会儿,已经十岁。他好勇斗狠,招募一群混混,拉起枪杆子就干。
  山东的响马是出了名的“恶”,打家劫舍,奸淫盗抢。这儿毗邻山东,南接安徽,北濒河南,东连大海,既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又是交通要塞,土匪流寇非常猖獗。
  庄胜东独树一帜,准备攻城略地的第一天就开始训话,要他的兵丁们做到六亲不认。
  一眼望不到头的是不老河,摆渡的是姚老黑。他是见利忘义的主,常泊船在河心宰客,不管黑道白道,也不管强势弱势,一视同仁。他们要到河的对岸去抢劫,姚老黑碰见黑吃黑,拳头终抵不过枪杆子,跳河跑了。他们都不精通撑船,好不容易才将船靠了岸。
  村口有一个老头,穿着一件打满的补丁上又烂了几个窟窿的绛紫色棉袄,灰不溜秋的棉絮外露。他半依在柴草堆上,蓬乱的头发沾满了枯草叶,见他们一群大马子扛着长枪过来,嘴里就嘟囔开了:“谁看见俺家的孙子不?我们家银元多得花不了,钱箱子里也放不下,只能放到外面,他这个败家子只要看见,就拿着打水漂。”
  那老头是庄胜东远房舅舅,他认识,更了解他连家里的耗子都饿得流着泪出走的穷困潦倒状。其他那些大马子进村时都认识他,不理不睬。而庄胜东却不,要雁过拔毛,这是他训过的话。他怕上行下效,于是走过去把他的破棉袄扒了下来,任凭那老头指名道姓地骂他是犯上,大逆不道,比大马子还大马子。
  他们一群人把方圆百十里地的村子闹腾个鸡飞狗跳,几年后,局势动荡,大马子的营生干不成了。
  枪在手上打得过瘾。不管跟谁干,只要有枪就行,他们这些人一不做,二不休,转行给日本鬼子擦屁股去了。他们上身穿着白汗衫,超大没膝黑色标牌的丝绸汉奸服往身上一套,黑白分明。王八盒子往腰间一挎,日本兵特赐锃亮的自行车胯下一骑,没事时就在日本兵修建的钉子里转悠,有调遣的命令,汉奸们就攒动起来,自行车一个比一个骑得歪歪扭扭。
  两个月后,八路军来拔寨,在距钉子不远的梨园里筑上壕沟,向钉子的哨楼里打枪,庄胜东也率领一群汉奸往壕沟里打枪,子弹来回飞梭。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的腿被八路军的子弹打伤了。
  钉子被八路军掀翻了,日本兵也给赶出了中国。覆巢底下无完卵,庄胜东他们迷茫了,像行尸走肉一样又加入了国民党。
  一个月后的一次战役让解放军把他所在的部队打得找不着北,庄胜东只好率部投降。
  庄胜东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归降不久与国民党部队的那一仗。那最是他光辉的历程,一战封神。说起来狗血,但也足够他吹上一辈子,嘴上却只字不提。
  那时候,部队得到前哨消息,大概有一个连的国民党部队绕近路过来,想将大部队给包抄了。战事紧迫,人马都有遣用,他临危受命,率领一个排去抵御。
  敌人是辎重装备,欲以远程炮火饱和式覆盖,层层推进,达到以使我军全军覆没的战略目的。而庄胜东他们都是短枪,敌人完胜于他。但敌人欠思量,如果遇到短兵相接,就只有撅着屁股挨揍的份。庄胜东毕竟是投降而来,还没有国恨家仇的概念。他知道无论是人数,还是火力配置都不在一个等级上,肯定会让他们吊起来打。只与敌人打个照面,他们就举白旗。这个国民党的长官吃硬不吃软,呵斥他们是墙头草,感叹着说,他最反感的就是墙头草,不打上一阵子,俘获他们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庄胜东和几个生死弟兄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开了枪,用看家底的两挺机枪作火力掩护,还没等发起冲锋,就把他们打趴窝了。
  兵败如山倒,白花花的旗子举过掩体,求饶的尖叫声一个比一个积极。
  号称长官的家伙此刻耷拉着脑袋,任由庄胜东睚眦必报地奚落。那人可能从没有这样憋屈过,咬牙切齿地骂道:“他妈的,这些王八羔子,只给老子成箱子堆积如山的炮弹,不给撬棍,这仗打得窝囊。”
  庄胜东金戈铁马里晃荡了几年才幡然醒悟,应该成个家室,有个后。于是,就回家草草结婚。多年以后,才结了个秋葫芦。不过,在大时代混乱中给弄丢了。从此,他媳妇再没有开过怀。
  混乱时期,他又倒戈国民党。得民心者得天下,一次战役,被人民军队又把他们所在的部队打回原形,建制和番号也被老蒋取消了。直到国民党逃到台湾,人民群众当了主人,五十六个民族载歌载舞,他才看清了路……
  他的故事像一个神话,随便提起哪一桩都能写一本厚厚的书。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那些貌似蛰居,猎奇的触角伺机而动,然后于纸媒或互联网上爆出猛料的神人无处不在。有一天,一个嗅觉灵敏的记者出现在他的家里,意欲采访。不知道三爷是故意而为之,还是真的想明白了,竟然点头同意了。那冠以记者头衔的人见他龙颜大悦,就开篇第一句问道:“老爷子,您高寿了?”
  “咦!这熊孩子,亏你还是喝过几瓶子墨水的文化人,吃得牙黄了吧?信不信我要是还有当年勇,就拿机关枪嘟嘟了你。我坐在轮椅里这么多年,哪儿好受了?”庄胜东气得差点儿站了起来,一根根青筋像蚯蚓一样肆无忌惮地在脸上浮动着。良久,他的气才消下去。
  他抬头望向天空,天上的白云像峰峦,像丛林,层层叠叠,在广袤无垠的苍穹中形成了密实的云疙瘩,很是浮躁不安地或聚或散。
  那个人整理好的思路和准备采访的一些问题都被他一嗓子吼得思维大乱。有了这个梗,再后来采访就进行不下去。那人没有获得实质性的干货,只好惋惜地说了几句道歉的客套话草草收兵。
  “哼!小样,我跟曾孙子都不透露,会透露给你?做梦去吧!”
  他说没说这句话,没人知道。邻里相传,他说过。说时还眯着半只眼睛。
  既然邻里相传,必有原因,无风是不起浪的。他遮遮掩掩着,内疚着,矛盾着。他的生平不想讲出来,一直遮到棺材里,然后随时间的流逝灰飞烟灭。
  
  三
  午后,天气凉凉的,三爷萎缩在院子的轮椅里。他瘦骨嶙峋,个头萎缩,再也找不出当年雄壮的身躯。
  “三爷,您就讲出来吧,现在改革开放的事都成了老黄历了,文化大革命更是流水落花,您还怕什么呢?莫不是羞于颜面?”庄华平急得围着他转圈圈。
  本来,为讨他的欢心,庄华平已经推着他绕村子转了一圈,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在城市里呆习惯了,没有出过重力,庄华平身子骨未免变得娇宠,此刻,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入夜时分,庄胜东半开着的窗子里吹进微微的风,蒙上一层灰尘的蚊帐随风轻漾。外面刚下过一阵雨,空气是潮湿的。深秋的天,本该是秋雨连绵,这会儿下得急,停得也急。苍穹似一口边沿宽广的大锅,笼罩着神秘和潜移默化着的世间万物,看上去灰蒙蒙一片,灯火与相映成趣的星星一样闪闪发亮。天上有几片的云,在恍恍惚惚的半玄月周围涌动,如梦如幻。庄胜东凝望着,几滴浊泪滚滚而下。他似乎是在忏悔些什么。
  庄华平没有完成自己的写作规划。征文活动眼看着就到期限,那么多人都参与其中,热火得像冷不丁注射了兴奋剂一样踊跃,一个个争先恐后。拨弄文字的大神们似乎都不服输,攒足了劲,不遗余力地冲刺到最后一息。庄华平预计把这篇小说的素材整理成文,也几乎是这一次征文活动的掩卷、杀青之作。既然三爷不愿意说出来,也不能勉强。毕竟,千人千思想,万人万模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对于长辈放荡一生的过往又不能随便造次。这样有失公允,无论功与过,都是对长辈和事实的极大不敬。
  日、月是两个神秘的怪物,反复轮回着,世间万物也千变万化,于是又产生云,产生雾,产生雨、雪,产生春秋四季,弄得人眼花缭乱。上一秒的经历还气喘吁吁,下一秒却已成了过眼的云烟。不经意间,人就变老了,它像一种看不见的速度,隐隐约约,让你似懂非懂。庄华平心思不属地游移着,惆怅地喘了口粗气。
  专为此事而来,在家里逗留了两日,由于工作的关系,庄华平不得不收拾行李,踏上去远方的归程。他沮丧地拉开行李箱,把刚洗了没多久,还未晾晒干的卫衣等折叠起来,还有各种零乱的手稿一页页整理好了,一并放在里面。这是他的随行信物。他写作着迷,妻子戏谑他,江山文学网就是他放飞心灵的乐园,除了工作,写作就是他的第一需要,连她也被打入冷宫了。的确如此,他想,不反驳地默认着。江山文学网上有给他指点迷津的老师,有互相学习的研友,还有他高山流水般的情怀。他拉上拉链,抽出拉杆,又环顾一下屋子、院子。这儿寄托着他从小到大听惯了也无法了却的乡音和过往里感知的乡情,还有依稀浮现在眼前的发小、伙伴,此时此刻,有太多的交集和恋恋不舍。他眼望着妈妈,感怀颇深。
  妈妈是他的牵挂,虽已上了年纪,也不愿意离开家,随他去远行。这里是她的守望,是她一生的安乐窝,这里赋予了她一生的记忆。他每一次的归巢,带来的是相见时短暂的喜悦之情和分别时默默无语的离伤。这一切静悄悄地发生,又有谁能理解他一颗漂泊的心。
  在院子一角被他妈妈整理的小菜园里,豆角已经收了,枯藤在园子不显眼的地方,继而种了的白菜业已吐露新绿。他还记得,上一次像候鸟一样归来的时候是初春,还帮忙将肥料撒下,土壤用铁锹一下一下整松软了,一粒粒种子种下,仿佛就在眼前。他感叹着,时间过得真快啊!
  他不能停留,也不回头,只轻轻地道别。他怕妈妈流眼泪,更怕自己触景生情,禁不住泪水横流。不仅仅是难舍的亲情,还有着渗透其中远方的孤独和遥望无边仕途堪忧的前程。他的耳朵里萦绕着一曲千回百转的歌谣:“喝上一壶老酒,让我回回头/回头呀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一次我离家走/妈妈送我出家门口/每一次我离家走/一步三回头……”
  “孩子,留住步吧!本来,三爷我是想带进棺材里去的,让他们盖棺定论,现在我想通了,国家对我那么好,将人心比自心,纵使铁石心肠也能被融化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我就和盘托出,让你的文字点缀江山去吧!”庄华平刚走出院门,顶头碰见三爷坐着轮椅,由邻居推着缓缓向他驶来。
  三爷说完这句话,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犹如修行数年的愚钝武者突然间心领神会,打通了任督二脉。这一口气使他荡气回肠,却也是用尽毕生的精力。他说着,再一次抬头望天,此刻,浩浩云河一碧万顷。
  经过一夜的筹稿,批阅数时,增删五次,终于完成了心愿。他很疲倦,困意袭来,瞌睡虫开始一点点啃嚼他清醒的神志。
  是的,他已疲惫,应该好好睡一觉了。他走到床沿,准备脱下衣服,这时候,手机的QQ在呼唤。他知道这不定是哪个群里的人在冒泡,没有在意,继续脱完衣服,往床上趴,准备做上一场无拘无束的春秋大梦。
  晋级了!升迁了!头上的光环无限,他时刻都想做这样的梦。
  手机里的QQ声不依不饶。他下意识掏出来看看,是公司群主,也就是他顶头上司发的晋升令。仅瞟了一眼,他激动得差点儿把手机摔了。啊呀!天上的馅饼拐着弯地掉家里来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像好雨知时节一样地发生,而且恰如其分!他惊诧着这个被“聪明”耽误了的鬼才终于可以咸鱼翻身了。
  他翻开手机再看,是上司留下幽默的小文:“对不起,如果早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就不困住你的手脚了,我不是不喜欢文学,我不喜欢的是那些附庸风雅,打着文学幌子的伪文学。我也跃跃欲试,想在江山文学网舞台上走秀一场,可否拉我进群?”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暂且不理他,圈圈他的性。他愉快得像是腾云驾雾,一阵心血来潮,在床上打了一个滚,激动地唱了起来。一
  一份电子版晋升的红头文件让庄华平高兴得不知道哪儿痒,哪儿痛,不听使唤地抓耳挠腮。他使劲掐了一下大腿,还挺痛,才确定不是在做梦。邻家的音乐响起,他差点儿循着声音蹁跹起舞。
  他想升迁,一直想到梦里头。他每一年都为升迁的事做足了功课,每一天早早地来上班,最后一个离开单位。只要是关于工作上的事,亲力亲为。他说,针眼大的窟窿,进斗大的风,是公认的排头兵。可是,他身边的同事一个个都风光无限,调动的调动,晋职的晋职,自己的运气却背得几乎龟缩到逼仄的空间里。
  今年,他效仿世故,给上司送了一份“大礼”。他贪图便宜,被无良奸商调了包,送出去的一大箱子包装精美的海参,里面却是涂上黑漆的胡萝卜。这一摆乌龙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街头巷尾里几乎尽人皆知。
  本来,送礼是丑事,见不得阳光,只有送礼和收礼的人知道,而且都心照不宣。可这件蹊跷的事情还是传出去了,捧腹的笑声一直飘到离巷子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以为今年的心愿又黄了,却不料上司大发善心,反其道而行之,让他梦想成真了。
  十年了,这十年里,小树参了天。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可以荒芜在等待中,又有多少个十年可以重新来过?
  其实,这么多年单位里人事调动没有他的份,他知道病灶在哪里,因为他酷爱文学,上司对他有成见。
  他的这种爱好可以追溯到上学时候,哪怕在厕所里发现作为手纸的文化报上有精美的文字,都会收藏起来。步入社会,走向工作岗位,他的这种爱好有增无减。无论工作多么辛苦,只要回到家里一想起文学,就像打鸡血一样精神倍增。写作就是他的魂,是他生活的动力,尤其是遇见江山文学网之后,更是如此。
  江山文学网是他灵魂的家园,那里面很多老师和他共同交流写作经验,共同成长,共同进步,让他如痴如醉。
   他的领导不然,他最反感的就是那些在文字里故弄玄虚,耍笔杆子的人。用他的话说,除了墨守成规的书呆子一枚,别的一无是处。
  庄华平不以为意。而他的顶头上司却以为意,从心里认为庄华平耽误了工作,虽然他从未因此而在工作上产生任何的差池。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有一次,他与发小倒苦水时,发小给他这样说。
  “反求诸己?”他咬文嚼字,知道诸暨所在,决定占卜命运去一趟,或许他的话是英明预见,更或者到了那儿有高人能给他指出一条了然不惑的路。
  行至尽处,就是诸暨的狮岩禅寺。它坐落于群山鳞次之间,远远望去,像雄伟的大殿高高耸起。他随着络绎不绝的香客进入里面,依次焚上一柱香。
  他不相信迷信,更不相信浮士德的学说。他要的是慰藉,心理疗伤的慰藉。他东施效颦一样,仿照着他们虔诚地跪拜,默默地闭上眼睛,祈祷愿望的实现。很快,他所在的地方又被其他人占领。他们很是霸道地焚上香,跪拜祈祷,嘴里还念念有词。他只好随着人群慢慢走出狮岩禅寺。也就在这时候,他看见同行人群里有一个女主在手机上欣赏着江山文学网里的文章。她看得入了迷,以至于踩掉了他的鞋子还全然不知。
  “你也喜欢江山文学网里的文章?”庄华平如同遇到久别的知己,提上鞋子,欣喜地问。
  “是呀!不只是喜欢,还经常写一些不成体统的文字发表在上面呢!”那女主也如茶马古道偶遇挚友一样地高兴,“难道你也是?”
  “嗯!我也经常在上面发表一些歪诗熟话,使人喷饭供酒。”庄华平无不幽默地回答道。
  缘分是一个摸不着看不到的东西,很是奇妙,不经意间一个擦肩而过的动作,一个会意的眼神或许就能点燃爱情的火花。他们谈文学,谈古今,心灵如天女散花般的烂漫,许多不明白的道理经两人智慧的大脑抽丝剥茧般地剖析,竟能洞察秋毫。他们互留微信,互相勉励,不多久就结为伉俪,成就“江山红娘”的一段佳话。
  他们的写作之路如绵长的岁月,流淌着,继续着。他们有灵感,有激情,哪怕挽手踩在夕阳里,都能惹得文思如泉。不多久,他们爱情的结晶——儿子诞生了。庄华平因在江山文学网上的学习不断进步,终于在纸媒发表了第一篇小说。他很欣慰,仿佛也是一个小生命,经过多年的孕育,终于盼来了他的问世。他仿佛听到了像他儿子降临一样清脆的啼哭声。回想坎坷的文学路,跌跌撞撞地走来和付出的汗水,不觉然,他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打在印着他文章的报刊上。
  他们似乎心有灵犀,他爱人的文章也相继在纸媒上发表了。他们但凡发表在江山文学网上的文章几乎是一连串的红(获得精品)。在江山文学网上,他们都成了签约作家。不几年,他们在市区圈子里文学界已是小有名气的夫妻作家。
  日子还要过,运气还要碰,他开始学着送礼。于是,就发生了买海参被流动摊贩调包的事。
  “唉!看来,今年升迁的事又泡汤了。靠山山倒,靠河河干;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都不是咱们能主宰的。一副带王炸的牌让我打个稀烂,你嫁了一个无能的老公,后悔了吗?”庄华平将爱人日常的勤劳看在眼里,心疼地掬着她的脸,愧疚地问。
  “后什么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的爱人无不诙谐地答道。
  “你认为我是鸡呢,还是狗呢?”庄华平接着问道,不无嘲谑之意。
  “你呀!”她顿了顿,权作思索,“鸡狗不如。”她说完,噗嗤笑了起来。
  本来是一桩严肃的事情,被他的妻子机智化解,屋子里的气氛被一阵笑声弥漫得无比欢快。庄华平的心情也轻松许多,一阵春潮涌动,水到渠成地说:“那咱们就来个鸡狗相会吧!”他说完,开始在卧室里追着打闹。他们嬉笑着,谈笑间,把所有的不快都逐到九霄云外。
  “别闹了,咱们正事还没干呢!”他的爱人突然一本正经起来,“社团的征文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咱们也要有点锦上添花的动作。东山的老虎吃人,西山的老虎也不吃素,都威风着呢!其他社团可没有闲着,万一咱们社团落后了,怕是八强不保。这个社团里的擎天玉柱一个个怕是也没有了颜面。权且死马当活马医,你再回家一趟,国家给庄胜东他老人家的待遇不薄,看看他能不能松口,完成你征文活动临界点的小文。作品精与不精都没关系,咱们反正尽力了。”
  “你在故意转移话题。”庄华平狗“咬鸡,满天飞”的游戏意犹未尽,坏坏地笑。少顷,他又认真地说,“好吧!为了咱们的社团,暂时放过你。
  
  二
  庄胜东已是耄耋之年。是庄华平的曾三爷。他辈分高,也成了村里的官三爷。他的腿受过伤,加上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只能坐在轮椅里。除了腿脚不灵活,身子骨硬朗着呢!精神头也很好,眼里发出炯炯的光。
  庄胜东老伴去世多年,现在政府有偿性派街坊邻居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除了每月按时领足够他生活的养老金,逢节按令还能领食用油、大米等不菲的礼品。不仅如此,政府还给他免费建了钢筋混凝土的房子,让他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垂暮余年。他逢人就夸,还是党的政策好,对于他当年的叛逆不仅不计前嫌,还这么礼遇厚待,如果有来生,定当肝脑涂地,沥胆想报。
  庄胜东阅历非常复杂,他极像一根藤蔓,时刻缠绕着时代变迁的这棵大树。不是一句“三姓家奴”就能解释得清。汉武大帝时,霍去病八岁帅军直捣黄龙。庄胜东干大马子那会儿,已经十岁。他好勇斗狠,招募一群混混,拉起枪杆子就干。
  山东的响马是出了名的“恶”,打家劫舍,奸淫盗抢。这儿毗邻山东,南接安徽,北濒河南,东连大海,既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又是交通要塞,土匪流寇非常猖獗。
  庄胜东独树一帜,准备攻城略地的第一天就开始训话,要他的兵丁们做到六亲不认。
  一眼望不到头的是不老河,摆渡的是姚老黑。他是见利忘义的主,常泊船在河心宰客,不管黑道白道,也不管强势弱势,一视同仁。他们要到河的对岸去抢劫,姚老黑碰见黑吃黑,拳头终抵不过枪杆子,跳河跑了。他们都不精通撑船,好不容易才将船靠了岸。
  村口有一个老头,穿着一件打满的补丁上又烂了几个窟窿的绛紫色棉袄,灰不溜秋的棉絮外露。他半依在柴草堆上,蓬乱的头发沾满了枯草叶,见他们一群大马子扛着长枪过来,嘴里就嘟囔开了:“谁看见俺家的孙子不?我们家银元多得花不了,钱箱子里也放不下,只能放到外面,他这个败家子只要看见,就拿着打水漂。”
  那老头是庄胜东远房舅舅,他认识,更了解他连家里的耗子都饿得流着泪出走的穷困潦倒状。其他那些大马子进村时都认识他,不理不睬。而庄胜东却不,要雁过拔毛,这是他训过的话。他怕上行下效,于是走过去把他的破棉袄扒了下来,任凭那老头指名道姓地骂他是犯上,大逆不道,比大马子还大马子。
  他们一群人把方圆百十里地的村子闹腾个鸡飞狗跳,几年后,局势动荡,大马子的营生干不成了。
  枪在手上打得过瘾。不管跟谁干,只要有枪就行,他们这些人一不做,二不休,转行给日本鬼子擦屁股去了。他们上身穿着白汗衫,超大没膝黑色标牌的丝绸汉奸服往身上一套,黑白分明。王八盒子往腰间一挎,日本兵特赐锃亮的自行车胯下一骑,没事时就在日本兵修建的钉子里转悠,有调遣的命令,汉奸们就攒动起来,自行车一个比一个骑得歪歪扭扭。
  两个月后,八路军来拔寨,在距钉子不远的梨园里筑上壕沟,向钉子的哨楼里打枪,庄胜东也率领一群汉奸往壕沟里打枪,子弹来回飞梭。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的腿被八路军的子弹打伤了。
  钉子被八路军掀翻了,日本兵也给赶出了中国。覆巢底下无完卵,庄胜东他们迷茫了,像行尸走肉一样又加入了国民党。
  一个月后的一次战役让解放军把他所在的部队打得找不着北,庄胜东只好率部投降。
  庄胜东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归降不久与国民党部队的那一仗。那最是他光辉的历程,一战封神。说起来狗血,但也足够他吹上一辈子,嘴上却只字不提。
  那时候,部队得到前哨消息,大概有一个连的国民党部队绕近路过来,想将大部队给包抄了。战事紧迫,人马都有遣用,他临危受命,率领一个排去抵御。
  敌人是辎重装备,欲以远程炮火饱和式覆盖,层层推进,达到以使我军全军覆没的战略目的。而庄胜东他们都是短枪,敌人完胜于他。但敌人欠思量,如果遇到短兵相接,就只有撅着屁股挨揍的份。庄胜东毕竟是投降而来,还没有国恨家仇的概念。他知道无论是人数,还是火力配置都不在一个等级上,肯定会让他们吊起来打。只与敌人打个照面,他们就举白旗。这个国民党的长官吃硬不吃软,呵斥他们是墙头草,感叹着说,他最反感的就是墙头草,不打上一阵子,俘获他们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庄胜东和几个生死弟兄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开了枪,用看家底的两挺机枪作火力掩护,还没等发起冲锋,就把他们打趴窝了。
  兵败如山倒,白花花的旗子举过掩体,求饶的尖叫声一个比一个积极。
  号称长官的家伙此刻耷拉着脑袋,任由庄胜东睚眦必报地奚落。那人可能从没有这样憋屈过,咬牙切齿地骂道:“他妈的,这些王八羔子,只给老子成箱子堆积如山的炮弹,不给撬棍,这仗打得窝囊。”
  庄胜东金戈铁马里晃荡了几年才幡然醒悟,应该成个家室,有个后。于是,就回家草草结婚。多年以后,才结了个秋葫芦。不过,在大时代混乱中给弄丢了。从此,他媳妇再没有开过怀。
  混乱时期,他又倒戈国民党。得民心者得天下,一次战役,被人民军队又把他们所在的部队打回原形,建制和番号也被老蒋取消了。直到国民党逃到台湾,人民群众当了主人,五十六个民族载歌载舞,他才看清了路……
  他的故事像一个神话,随便提起哪一桩都能写一本厚厚的书。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那些貌似蛰居,猎奇的触角伺机而动,然后于纸媒或互联网上爆出猛料的神人无处不在。有一天,一个嗅觉灵敏的记者出现在他的家里,意欲采访。不知道三爷是故意而为之,还是真的想明白了,竟然点头同意了。那冠以记者头衔的人见他龙颜大悦,就开篇第一句问道:“老爷子,您高寿了?”
  “咦!这熊孩子,亏你还是喝过几瓶子墨水的文化人,吃得牙黄了吧?信不信我要是还有当年勇,就拿机关枪嘟嘟了你。我坐在轮椅里这么多年,哪儿好受了?”庄胜东气得差点儿站了起来,一根根青筋像蚯蚓一样肆无忌惮地在脸上浮动着。良久,他的气才消下去。
  他抬头望向天空,天上的白云像峰峦,像丛林,层层叠叠,在广袤无垠的苍穹中形成了密实的云疙瘩,很是浮躁不安地或聚或散。
  那个人整理好的思路和准备采访的一些问题都被他一嗓子吼得思维大乱。有了这个梗,再后来采访就进行不下去。那人没有获得实质性的干货,只好惋惜地说了几句道歉的客套话草草收兵。
  “哼!小样,我跟曾孙子都不透露,会透露给你?做梦去吧!”
  他说没说这句话,没人知道。邻里相传,他说过。说时还眯着半只眼睛。
  既然邻里相传,必有原因,无风是不起浪的。他遮遮掩掩着,内疚着,矛盾着。他的生平不想讲出来,一直遮到棺材里,然后随时间的流逝灰飞烟灭。
  
  三
  午后,天气凉凉的,三爷萎缩在院子的轮椅里。他瘦骨嶙峋,个头萎缩,再也找不出当年雄壮的身躯。
  “三爷,您就讲出来吧,现在改革开放的事都成了老黄历了,文化大革命更是流水落花,您还怕什么呢?莫不是羞于颜面?”庄华平急得围着他转圈圈。
  本来,为讨他的欢心,庄华平已经推着他绕村子转了一圈,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在城市里呆习惯了,没有出过重力,庄华平身子骨未免变得娇宠,此刻,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入夜时分,庄胜东半开着的窗子里吹进微微的风,蒙上一层灰尘的蚊帐随风轻漾。外面刚下过一阵雨,空气是潮湿的。深秋的天,本该是秋雨连绵,这会儿下得急,停得也急。苍穹似一口边沿宽广的大锅,笼罩着神秘和潜移默化着的世间万物,看上去灰蒙蒙一片,灯火与相映成趣的星星一样闪闪发亮。天上有几片的云,在恍恍惚惚的半玄月周围涌动,如梦如幻。庄胜东凝望着,几滴浊泪滚滚而下。他似乎是在忏悔些什么。
  庄华平没有完成自己的写作规划。征文活动眼看着就到期限,那么多人都参与其中,热火得像冷不丁注射了兴奋剂一样踊跃,一个个争先恐后。拨弄文字的大神们似乎都不服输,攒足了劲,不遗余力地冲刺到最后一息。庄华平预计把这篇小说的素材整理成文,也几乎是这一次征文活动的掩卷、杀青之作。既然三爷不愿意说出来,也不能勉强。毕竟,千人千思想,万人万模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对于长辈放荡一生的过往又不能随便造次。这样有失公允,无论功与过,都是对长辈和事实的极大不敬。
  日、月是两个神秘的怪物,反复轮回着,世间万物也千变万化,于是又产生云,产生雾,产生雨、雪,产生春秋四季,弄得人眼花缭乱。上一秒的经历还气喘吁吁,下一秒却已成了过眼的云烟。不经意间,人就变老了,它像一种看不见的速度,隐隐约约,让你似懂非懂。庄华平心思不属地游移着,惆怅地喘了口粗气。
  专为此事而来,在家里逗留了两日,由于工作的关系,庄华平不得不收拾行李,踏上去远方的归程。他沮丧地拉开行李箱,把刚洗了没多久,还未晾晒干的卫衣等折叠起来,还有各种零乱的手稿一页页整理好了,一并放在里面。这是他的随行信物。他写作着迷,妻子戏谑他,江山文学网就是他放飞心灵的乐园,除了工作,写作就是他的第一需要,连她也被打入冷宫了。的确如此,他想,不反驳地默认着。江山文学网上有给他指点迷津的老师,有互相学习的研友,还有他高山流水般的情怀。他拉上拉链,抽出拉杆,又环顾一下屋子、院子。这儿寄托着他从小到大听惯了也无法了却的乡音和过往里感知的乡情,还有依稀浮现在眼前的发小、伙伴,此时此刻,有太多的交集和恋恋不舍。他眼望着妈妈,感怀颇深。
  妈妈是他的牵挂,虽已上了年纪,也不愿意离开家,随他去远行。这里是她的守望,是她一生的安乐窝,这里赋予了她一生的记忆。他每一次的归巢,带来的是相见时短暂的喜悦之情和分别时默默无语的离伤。这一切静悄悄地发生,又有谁能理解他一颗漂泊的心。
  在院子一角被他妈妈整理的小菜园里,豆角已经收了,枯藤在园子不显眼的地方,继而种了的白菜业已吐露新绿。他还记得,上一次像候鸟一样归来的时候是初春,还帮忙将肥料撒下,土壤用铁锹一下一下整松软了,一粒粒种子种下,仿佛就在眼前。他感叹着,时间过得真快啊!
  他不能停留,也不回头,只轻轻地道别。他怕妈妈流眼泪,更怕自己触景生情,禁不住泪水横流。不仅仅是难舍的亲情,还有着渗透其中远方的孤独和遥望无边仕途堪忧的前程。他的耳朵里萦绕着一曲千回百转的歌谣:“喝上一壶老酒,让我回回头/回头呀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一次我离家走/妈妈送我出家门口/每一次我离家走/一步三回头……”
  “孩子,留住步吧!本来,三爷我是想带进棺材里去的,让他们盖棺定论,现在我想通了,国家对我那么好,将人心比自心,纵使铁石心肠也能被融化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我就和盘托出,让你的文字点缀江山去吧!”庄华平刚走出院门,顶头碰见三爷坐着轮椅,由邻居推着缓缓向他驶来。
  三爷说完这句话,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犹如修行数年的愚钝武者突然间心领神会,打通了任督二脉。这一口气使他荡气回肠,却也是用尽毕生的精力。他说着,再一次抬头望天,此刻,浩浩云河一碧万顷。
  经过一夜的筹稿,批阅数时,增删五次,终于完成了心愿。他很疲倦,困意袭来,瞌睡虫开始一点点啃嚼他清醒的神志。
  是的,他已疲惫,应该好好睡一觉了。他走到床沿,准备脱下衣服,这时候,手机的QQ在呼唤。他知道这不定是哪个群里的人在冒泡,没有在意,继续脱完衣服,往床上趴,准备做上一场无拘无束的春秋大梦。
  晋级了!升迁了!头上的光环无限,他时刻都想做这样的梦。
  手机里的QQ声不依不饶。他下意识掏出来看看,是公司群主,也就是他顶头上司发的晋升令。仅瞟了一眼,他激动得差点儿把手机摔了。啊呀!天上的馅饼拐着弯地掉家里来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像好雨知时节一样地发生,而且恰如其分!他惊诧着这个被“聪明”耽误了的鬼才终于可以咸鱼翻身了。
  他翻开手机再看,是上司留下幽默的小文:“对不起,如果早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就不困住你的手脚了,我不是不喜欢文学,我不喜欢的是那些附庸风雅,打着文学幌子的伪文学。我也跃跃欲试,想在江山文学网舞台上走秀一场,可否拉我进群?”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暂且不理他,圈圈他的性。他愉快得像是腾云驾雾,一阵心血来潮,在床上打了一个滚,激动地唱了起来。一
  一份电子版晋升的红头文件让庄华平高兴得不知道哪儿痒,哪儿痛,不听使唤地抓耳挠腮。他使劲掐了一下大腿,还挺痛,才确定不是在做梦。邻家的音乐响起,他差点儿循着声音蹁跹起舞。
  他想升迁,一直想到梦里头。他每一年都为升迁的事做足了功课,每一天早早地来上班,最后一个离开单位。只要是关于工作上的事,亲力亲为。他说,针眼大的窟窿,进斗大的风,是公认的排头兵。可是,他身边的同事一个个都风光无限,调动的调动,晋职的晋职,自己的运气却背得几乎龟缩到逼仄的空间里。
  今年,他效仿世故,给上司送了一份“大礼”。他贪图便宜,被无良奸商调了包,送出去的一大箱子包装精美的海参,里面却是涂上黑漆的胡萝卜。这一摆乌龙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街头巷尾里几乎尽人皆知。
  本来,送礼是丑事,见不得阳光,只有送礼和收礼的人知道,而且都心照不宣。可这件蹊跷的事情还是传出去了,捧腹的笑声一直飘到离巷子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以为今年的心愿又黄了,却不料上司大发善心,反其道而行之,让他梦想成真了。
  十年了,这十年里,小树参了天。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可以荒芜在等待中,又有多少个十年可以重新来过?
  其实,这么多年单位里人事调动没有他的份,他知道病灶在哪里,因为他酷爱文学,上司对他有成见。
  他的这种爱好可以追溯到上学时候,哪怕在厕所里发现作为手纸的文化报上有精美的文字,都会收藏起来。步入社会,走向工作岗位,他的这种爱好有增无减。无论工作多么辛苦,只要回到家里一想起文学,就像打鸡血一样精神倍增。写作就是他的魂,是他生活的动力,尤其是遇见江山文学网之后,更是如此。
  江山文学网是他灵魂的家园,那里面很多老师和他共同交流写作经验,共同成长,共同进步,让他如痴如醉。
   他的领导不然,他最反感的就是那些在文字里故弄玄虚,耍笔杆子的人。用他的话说,除了墨守成规的书呆子一枚,别的一无是处。
  庄华平不以为意。而他的顶头上司却以为意,从心里认为庄华平耽误了工作,虽然他从未因此而在工作上产生任何的差池。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有一次,他与发小倒苦水时,发小给他这样说。
  “反求诸己?”他咬文嚼字,知道诸暨所在,决定占卜命运去一趟,或许他的话是英明预见,更或者到了那儿有高人能给他指出一条了然不惑的路。
  行至尽处,就是诸暨的狮岩禅寺。它坐落于群山鳞次之间,远远望去,像雄伟的大殿高高耸起。他随着络绎不绝的香客进入里面,依次焚上一柱香。
  他不相信迷信,更不相信浮士德的学说。他要的是慰藉,心理疗伤的慰藉。他东施效颦一样,仿照着他们虔诚地跪拜,默默地闭上眼睛,祈祷愿望的实现。很快,他所在的地方又被其他人占领。他们很是霸道地焚上香,跪拜祈祷,嘴里还念念有词。他只好随着人群慢慢走出狮岩禅寺。也就在这时候,他看见同行人群里有一个女主在手机上欣赏着江山文学网里的文章。她看得入了迷,以至于踩掉了他的鞋子还全然不知。
  “你也喜欢江山文学网里的文章?”庄华平如同遇到久别的知己,提上鞋子,欣喜地问。
  “是呀!不只是喜欢,还经常写一些不成体统的文字发表在上面呢!”那女主也如茶马古道偶遇挚友一样地高兴,“难道你也是?”
  “嗯!我也经常在上面发表一些歪诗熟话,使人喷饭供酒。”庄华平无不幽默地回答道。
  缘分是一个摸不着看不到的东西,很是奇妙,不经意间一个擦肩而过的动作,一个会意的眼神或许就能点燃爱情的火花。他们谈文学,谈古今,心灵如天女散花般的烂漫,许多不明白的道理经两人智慧的大脑抽丝剥茧般地剖析,竟能洞察秋毫。他们互留微信,互相勉励,不多久就结为伉俪,成就“江山红娘”的一段佳话。
  他们的写作之路如绵长的岁月,流淌着,继续着。他们有灵感,有激情,哪怕挽手踩在夕阳里,都能惹得文思如泉。不多久,他们爱情的结晶——儿子诞生了。庄华平因在江山文学网上的学习不断进步,终于在纸媒发表了第一篇小说。他很欣慰,仿佛也是一个小生命,经过多年的孕育,终于盼来了他的问世。他仿佛听到了像他儿子降临一样清脆的啼哭声。回想坎坷的文学路,跌跌撞撞地走来和付出的汗水,不觉然,他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打在印着他文章的报刊上。
  他们似乎心有灵犀,他爱人的文章也相继在纸媒上发表了。他们但凡发表在江山文学网上的文章几乎是一连串的红(获得精品)。在江山文学网上,他们都成了签约作家。不几年,他们在市区圈子里文学界已是小有名气的夫妻作家。
  日子还要过,运气还要碰,他开始学着送礼。于是,就发生了买海参被流动摊贩调包的事。
  “唉!看来,今年升迁的事又泡汤了。靠山山倒,靠河河干;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都不是咱们能主宰的。一副带王炸的牌让我打个稀烂,你嫁了一个无能的老公,后悔了吗?”庄华平将爱人日常的勤劳看在眼里,心疼地掬着她的脸,愧疚地问。
  “后什么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的爱人无不诙谐地答道。
  “你认为我是鸡呢,还是狗呢?”庄华平接着问道,不无嘲谑之意。
  “你呀!”她顿了顿,权作思索,“鸡狗不如。”她说完,噗嗤笑了起来。
  本来是一桩严肃的事情,被他的妻子机智化解,屋子里的气氛被一阵笑声弥漫得无比欢快。庄华平的心情也轻松许多,一阵春潮涌动,水到渠成地说:“那咱们就来个鸡狗相会吧!”他说完,开始在卧室里追着打闹。他们嬉笑着,谈笑间,把所有的不快都逐到九霄云外。
  “别闹了,咱们正事还没干呢!”他的爱人突然一本正经起来,“社团的征文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咱们也要有点锦上添花的动作。东山的老虎吃人,西山的老虎也不吃素,都威风着呢!其他社团可没有闲着,万一咱们社团落后了,怕是八强不保。这个社团里的擎天玉柱一个个怕是也没有了颜面。权且死马当活马医,你再回家一趟,国家给庄胜东他老人家的待遇不薄,看看他能不能松口,完成你征文活动临界点的小文。作品精与不精都没关系,咱们反正尽力了。”
  “你在故意转移话题。”庄华平狗“咬鸡,满天飞”的游戏意犹未尽,坏坏地笑。少顷,他又认真地说,“好吧!为了咱们的社团,暂时放过你。
  
  二
  庄胜东已是耄耋之年。是庄华平的曾三爷。他辈分高,也成了村里的官三爷。他的腿受过伤,加上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只能坐在轮椅里。除了腿脚不灵活,身子骨硬朗着呢!精神头也很好,眼里发出炯炯的光。
  庄胜东老伴去世多年,现在政府有偿性派街坊邻居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除了每月按时领足够他生活的养老金,逢节按令还能领食用油、大米等不菲的礼品。不仅如此,政府还给他免费建了钢筋混凝土的房子,让他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垂暮余年。他逢人就夸,还是党的政策好,对于他当年的叛逆不仅不计前嫌,还这么礼遇厚待,如果有来生,定当肝脑涂地,沥胆想报。
  庄胜东阅历非常复杂,他极像一根藤蔓,时刻缠绕着时代变迁的这棵大树。不是一句“三姓家奴”就能解释得清。汉武大帝时,霍去病八岁帅军直捣黄龙。庄胜东干大马子那会儿,已经十岁。他好勇斗狠,招募一群混混,拉起枪杆子就干。
  山东的响马是出了名的“恶”,打家劫舍,奸淫盗抢。这儿毗邻山东,南接安徽,北濒河南,东连大海,既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又是交通要塞,土匪流寇非常猖獗。
  庄胜东独树一帜,准备攻城略地的第一天就开始训话,要他的兵丁们做到六亲不认。
  一眼望不到头的是不老河,摆渡的是姚老黑。他是见利忘义的主,常泊船在河心宰客,不管黑道白道,也不管强势弱势,一视同仁。他们要到河的对岸去抢劫,姚老黑碰见黑吃黑,拳头终抵不过枪杆子,跳河跑了。他们都不精通撑船,好不容易才将船靠了岸。
  村口有一个老头,穿着一件打满的补丁上又烂了几个窟窿的绛紫色棉袄,灰不溜秋的棉絮外露。他半依在柴草堆上,蓬乱的头发沾满了枯草叶,见他们一群大马子扛着长枪过来,嘴里就嘟囔开了:“谁看见俺家的孙子不?我们家银元多得花不了,钱箱子里也放不下,只能放到外面,他这个败家子只要看见,就拿着打水漂。”
  那老头是庄胜东远房舅舅,他认识,更了解他连家里的耗子都饿得流着泪出走的穷困潦倒状。其他那些大马子进村时都认识他,不理不睬。而庄胜东却不,要雁过拔毛,这是他训过的话。他怕上行下效,于是走过去把他的破棉袄扒了下来,任凭那老头指名道姓地骂他是犯上,大逆不道,比大马子还大马子。
  他们一群人把方圆百十里地的村子闹腾个鸡飞狗跳,几年后,局势动荡,大马子的营生干不成了。
  枪在手上打得过瘾。不管跟谁干,只要有枪就行,他们这些人一不做,二不休,转行给日本鬼子擦屁股去了。他们上身穿着白汗衫,超大没膝黑色标牌的丝绸汉奸服往身上一套,黑白分明。王八盒子往腰间一挎,日本兵特赐锃亮的自行车胯下一骑,没事时就在日本兵修建的钉子里转悠,有调遣的命令,汉奸们就攒动起来,自行车一个比一个骑得歪歪扭扭。
  两个月后,八路军来拔寨,在距钉子不远的梨园里筑上壕沟,向钉子的哨楼里打枪,庄胜东也率领一群汉奸往壕沟里打枪,子弹来回飞梭。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的腿被八路军的子弹打伤了。
  钉子被八路军掀翻了,日本兵也给赶出了中国。覆巢底下无完卵,庄胜东他们迷茫了,像行尸走肉一样又加入了国民党。
  一个月后的一次战役让解放军把他所在的部队打得找不着北,庄胜东只好率部投降。
  庄胜东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归降不久与国民党部队的那一仗。那最是他光辉的历程,一战封神。说起来狗血,但也足够他吹上一辈子,嘴上却只字不提。
  那时候,部队得到前哨消息,大概有一个连的国民党部队绕近路过来,想将大部队给包抄了。战事紧迫,人马都有遣用,他临危受命,率领一个排去抵御。
  敌人是辎重装备,欲以远程炮火饱和式覆盖,层层推进,达到以使我军全军覆没的战略目的。而庄胜东他们都是短枪,敌人完胜于他。但敌人欠思量,如果遇到短兵相接,就只有撅着屁股挨揍的份。庄胜东毕竟是投降而来,还没有国恨家仇的概念。他知道无论是人数,还是火力配置都不在一个等级上,肯定会让他们吊起来打。只与敌人打个照面,他们就举白旗。这个国民党的长官吃硬不吃软,呵斥他们是墙头草,感叹着说,他最反感的就是墙头草,不打上一阵子,俘获他们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庄胜东和几个生死弟兄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开了枪,用看家底的两挺机枪作火力掩护,还没等发起冲锋,就把他们打趴窝了。
  兵败如山倒,白花花的旗子举过掩体,求饶的尖叫声一个比一个积极。
  号称长官的家伙此刻耷拉着脑袋,任由庄胜东睚眦必报地奚落。那人可能从没有这样憋屈过,咬牙切齿地骂道:“他妈的,这些王八羔子,只给老子成箱子堆积如山的炮弹,不给撬棍,这仗打得窝囊。”
  庄胜东金戈铁马里晃荡了几年才幡然醒悟,应该成个家室,有个后。于是,就回家草草结婚。多年以后,才结了个秋葫芦。不过,在大时代混乱中给弄丢了。从此,他媳妇再没有开过怀。
  混乱时期,他又倒戈国民党。得民心者得天下,一次战役,被人民军队又把他们所在的部队打回原形,建制和番号也被老蒋取消了。直到国民党逃到台湾,人民群众当了主人,五十六个民族载歌载舞,他才看清了路……
  他的故事像一个神话,随便提起哪一桩都能写一本厚厚的书。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那些貌似蛰居,猎奇的触角伺机而动,然后于纸媒或互联网上爆出猛料的神人无处不在。有一天,一个嗅觉灵敏的记者出现在他的家里,意欲采访。不知道三爷是故意而为之,还是真的想明白了,竟然点头同意了。那冠以记者头衔的人见他龙颜大悦,就开篇第一句问道:“老爷子,您高寿了?”
  “咦!这熊孩子,亏你还是喝过几瓶子墨水的文化人,吃得牙黄了吧?信不信我要是还有当年勇,就拿机关枪嘟嘟了你。我坐在轮椅里这么多年,哪儿好受了?”庄胜东气得差点儿站了起来,一根根青筋像蚯蚓一样肆无忌惮地在脸上浮动着。良久,他的气才消下去。
  他抬头望向天空,天上的白云像峰峦,像丛林,层层叠叠,在广袤无垠的苍穹中形成了密实的云疙瘩,很是浮躁不安地或聚或散。
  那个人整理好的思路和准备采访的一些问题都被他一嗓子吼得思维大乱。有了这个梗,再后来采访就进行不下去。那人没有获得实质性的干货,只好惋惜地说了几句道歉的客套话草草收兵。
  “哼!小样,我跟曾孙子都不透露,会透露给你?做梦去吧!”
  他说没说这句话,没人知道。邻里相传,他说过。说时还眯着半只眼睛。
  既然邻里相传,必有原因,无风是不起浪的。他遮遮掩掩着,内疚着,矛盾着。他的生平不想讲出来,一直遮到棺材里,然后随时间的流逝灰飞烟灭。
  
  三
  午后,天气凉凉的,三爷萎缩在院子的轮椅里。他瘦骨嶙峋,个头萎缩,再也找不出当年雄壮的身躯。
  “三爷,您就讲出来吧,现在改革开放的事都成了老黄历了,文化大革命更是流水落花,您还怕什么呢?莫不是羞于颜面?”庄华平急得围着他转圈圈。
  本来,为讨他的欢心,庄华平已经推着他绕村子转了一圈,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在城市里呆习惯了,没有出过重力,庄华平身子骨未免变得娇宠,此刻,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入夜时分,庄胜东半开着的窗子里吹进微微的风,蒙上一层灰尘的蚊帐随风轻漾。外面刚下过一阵雨,空气是潮湿的。深秋的天,本该是秋雨连绵,这会儿下得急,停得也急。苍穹似一口边沿宽广的大锅,笼罩着神秘和潜移默化着的世间万物,看上去灰蒙蒙一片,灯火与相映成趣的星星一样闪闪发亮。天上有几片的云,在恍恍惚惚的半玄月周围涌动,如梦如幻。庄胜东凝望着,几滴浊泪滚滚而下。他似乎是在忏悔些什么。
  庄华平没有完成自己的写作规划。征文活动眼看着就到期限,那么多人都参与其中,热火得像冷不丁注射了兴奋剂一样踊跃,一个个争先恐后。拨弄文字的大神们似乎都不服输,攒足了劲,不遗余力地冲刺到最后一息。庄华平预计把这篇小说的素材整理成文,也几乎是这一次征文活动的掩卷、杀青之作。既然三爷不愿意说出来,也不能勉强。毕竟,千人千思想,万人万模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对于长辈放荡一生的过往又不能随便造次。这样有失公允,无论功与过,都是对长辈和事实的极大不敬。
  日、月是两个神秘的怪物,反复轮回着,世间万物也千变万化,于是又产生云,产生雾,产生雨、雪,产生春秋四季,弄得人眼花缭乱。上一秒的经历还气喘吁吁,下一秒却已成了过眼的云烟。不经意间,人就变老了,它像一种看不见的速度,隐隐约约,让你似懂非懂。庄华平心思不属地游移着,惆怅地喘了口粗气。
  专为此事而来,在家里逗留了两日,由于工作的关系,庄华平不得不收拾行李,踏上去远方的归程。他沮丧地拉开行李箱,把刚洗了没多久,还未晾晒干的卫衣等折叠起来,还有各种零乱的手稿一页页整理好了,一并放在里面。这是他的随行信物。他写作着迷,妻子戏谑他,江山文学网就是他放飞心灵的乐园,除了工作,写作就是他的第一需要,连她也被打入冷宫了。的确如此,他想,不反驳地默认着。江山文学网上有给他指点迷津的老师,有互相学习的研友,还有他高山流水般的情怀。他拉上拉链,抽出拉杆,又环顾一下屋子、院子。这儿寄托着他从小到大听惯了也无法了却的乡音和过往里感知的乡情,还有依稀浮现在眼前的发小、伙伴,此时此刻,有太多的交集和恋恋不舍。他眼望着妈妈,感怀颇深。
  妈妈是他的牵挂,虽已上了年纪,也不愿意离开家,随他去远行。这里是她的守望,是她一生的安乐窝,这里赋予了她一生的记忆。他每一次的归巢,带来的是相见时短暂的喜悦之情和分别时默默无语的离伤。这一切静悄悄地发生,又有谁能理解他一颗漂泊的心。
  在院子一角被他妈妈整理的小菜园里,豆角已经收了,枯藤在园子不显眼的地方,继而种了的白菜业已吐露新绿。他还记得,上一次像候鸟一样归来的时候是初春,还帮忙将肥料撒下,土壤用铁锹一下一下整松软了,一粒粒种子种下,仿佛就在眼前。他感叹着,时间过得真快啊!
  他不能停留,也不回头,只轻轻地道别。他怕妈妈流眼泪,更怕自己触景生情,禁不住泪水横流。不仅仅是难舍的亲情,还有着渗透其中远方的孤独和遥望无边仕途堪忧的前程。他的耳朵里萦绕着一曲千回百转的歌谣:“喝上一壶老酒,让我回回头/回头呀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一次我离家走/妈妈送我出家门口/每一次我离家走/一步三回头……”
  “孩子,留住步吧!本来,三爷我是想带进棺材里去的,让他们盖棺定论,现在我想通了,国家对我那么好,将人心比自心,纵使铁石心肠也能被融化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我就和盘托出,让你的文字点缀江山去吧!”庄华平刚走出院门,顶头碰见三爷坐着轮椅,由邻居推着缓缓向他驶来。
  三爷说完这句话,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犹如修行数年的愚钝武者突然间心领神会,打通了任督二脉。这一口气使他荡气回肠,却也是用尽毕生的精力。他说着,再一次抬头望天,此刻,浩浩云河一碧万顷。
  经过一夜的筹稿,批阅数时,增删五次,终于完成了心愿。他很疲倦,困意袭来,瞌睡虫开始一点点啃嚼他清醒的神志。
  是的,他已疲惫,应该好好睡一觉了。他走到床沿,准备脱下衣服,这时候,手机的QQ在呼唤。他知道这不定是哪个群里的人在冒泡,没有在意,继续脱完衣服,往床上趴,准备做上一场无拘无束的春秋大梦。
  晋级了!升迁了!头上的光环无限,他时刻都想做这样的梦。
  手机里的QQ声不依不饶。他下意识掏出来看看,是公司群主,也就是他顶头上司发的晋升令。仅瞟了一眼,他激动得差点儿把手机摔了。啊呀!天上的馅饼拐着弯地掉家里来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像好雨知时节一样地发生,而且恰如其分!他惊诧着这个被“聪明”耽误了的鬼才终于可以咸鱼翻身了。
  他翻开手机再看,是上司留下幽默的小文:“对不起,如果早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就不困住你的手脚了,我不是不喜欢文学,我不喜欢的是那些附庸风雅,打着文学幌子的伪文学。我也跃跃欲试,想在江山文学网舞台上走秀一场,可否拉我进群?”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暂且不理他,圈圈他的性。他愉快得像是腾云驾雾,一阵心血来潮,在床上打了一个滚,激动地唱了起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黄河对岸
下一篇:天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