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密察令

密察令

史副市长一夜都没睡好觉。他经常睡不着觉,不过这夜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绞尽脑汁,夜不能寐。
  前几天,史副市长去基层视察调研,在田头乡一个叫“万国公园”的新建项目现场的门前停了下来。田头上彩旗飘扬,机声隆隆,县乡的各级领导陪着史副市长边走边看,在一块竖着丈把高的“万国公园”鸟瞰图旁,他们驻足观看。这时一个秀发披肩、身材袅娜、眉清目秀的女孩拿着话筒站了出来,带着柔和磁性的嗓音向调研视察的领导介绍“万国公园”的建设情况。
  史副市长一下子被眼前的美丽女孩惊呆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见几回,史副市长从局长一路走来,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从没见过有一个女孩长得这样的芭比伦娃娃似的美若天仙,那肤色就像剥了壳的鸡蛋皮。
  女孩介绍“万国公园”建设情况时,史副市长虽然眼看着绿水青山似的鸟瞰图,但余光却一直瞄在女孩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上。当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向他介绍“万国公园”发展的前景时,他竟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回来后,史副市长魂不守舍起来,开会眼睛常发呆,讲话时离题万里,从不越轨瞎想的他竟然胡思乱想起来,那个清新单纯楚楚动人的女孩总在他眼前晃动。
  有一天,史副市长把秘书处处长宋来叫来,悄悄的对宋来说:“你去给咱办一件事,这件事必须你一人知道。”然后对宋来耳语了几句。
  宋来连连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宋来临出去时,史副市长又严肃认真的对他说:“这件事你知咱知,必须秘密侦察,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必须的,必须的,请您一百个放心。”宋来赶忙表态。
  宋来是史副市长从田园县委办公室带过来的,可以说是嫡系中的嫡系,再见不得天的事只要交给他,那是皇上用太监,绝对放心。
  机灵的宋来这几天也看出了史副市长的心思,他跟随史副市长多年,对他来说,史副市长的生活空间基本就是透明的,他不仅佩服史副市长没有过一件绯闻轶事,更敬佩他豪迈质朴正派敢为的工作作风。
  史副市长下达密察令后,宋来也失眠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从不近女色的史副市长终于打起了女孩的主意,要知道一个副市长只要松一下口,还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投怀送抱,何况他身材魅悟相貌堂堂,一身阳刚之气。
  宋来想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史副市长决不是一个伪君子,而是一个真男人,古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那女孩确实美若天仙,不用说在咱市里难找,就是省城也找不出一个来,是男人咋会不动心呢?除非他不是男人。要是咱宋来能做到副市长,碰到“人间哪能几回见”的美女,不需要偷偷摸摸的秘密侦察,就是饭不吃觉不睡也要想法子去追到手。
  不过如何完成领导交办的秘密任务呢?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的把那个美丽女孩的基本情况搞到手,宋来心知肚明,他知道史副市长说的“基本情况”是什么,他觉得这是史副市长第一次交给他的神秘而又神圣的重大任务,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完成好,以报答史副市长对他的知遇之恩。
  宋来苦思冥想,那个美丽女孩在田头乡的项目现场做解说员,一定是田头乡的人了,可是他在田头乡无亲无友,怎么去了解呢,总不能一个电话打到田头乡去问。史副市长强调再三,这事绝对保密,要是公开去问,田头乡还不炸了锅,要是田头乡炸了锅,咱的饭碗估计也砸了。
  宋来感到任务重大,也开始魂不守舍起来,接电话常是答非所问,起草文件也时有条理不清,因此被李副秘书长批评了两次。
  那天宋来突发奇想,这算个屁事啊,这点小事都办不成,还能在领导身边混么?马上办,立即办。晚上加班后他连夜开车去了田园县,他要找田园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谷国。
  谷国是宋来的大学同学,在大学时两人好得就像是俩哑巴睡一头,没法说,毕业后两人又同时分配在一个县上。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宋来在县政府办给时任副县长的史副市长当秘书。宋来当上政府办主任后,谷国就来到政府办当了秘书,史副县长当上县委书记后,宋来自然也当了县委办主任,谷国自始也开始当了政府办秘书,宋来随史副市长去了市里后,谷国很快就坐到了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谷国的发展轨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为这事,谷国对老同学宋来是感激不尽。
  宋来对谷国的为人是深信不疑的。那年在大学读书,已经有了女朋友的宋来又爱上了低一个年级的女生小翠。小翠长得娇小玲珑,甜美可爱,宋来一见小翠就迷恋上了,在和女友打得火热的同时,又向小翠发起猛烈的进攻,终于在要毕业离校时拿下小翠这坐坚固的山头。
  可是毕业后由于工作的关系,宋来和小翠没能走到一起,仍然和同班的那个女友结了婚。宋来结婚前找到谷国,要求谷国千万不能把他和小翠的事说出去,他请谷国把小翠的事永远烂到肚子里去,今生也不要拿出来晒,宋来知道,要是谷国把这事说出来,他和老婆的关系就得完蛋。谷国对天发誓,要是哪个把这事说出来,走路遇见鬼,吃饭嗑掉牙。
  宋来深夜来访,让谷国吃了一惊。谷国知道,宋来给史副市长当处长,忙得是眉毛上失火没手拍。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他是不会亲自上门找他的,而且是深夜来访,肯定有重大事情。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急忙向政府办公室赶去。
  一见面,两个老同学热情相拥。宋来开门见山地对谷国说:“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请你帮忙,你可一定要帮咱摆平噢!”
  谷国笑着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是自家兄弟,你的事就是咱的事。”
  “其实你也不用亲自跑过来,给咱打个电话就行了。”谷国又说。
  宋来诡秘的说:“这可不是一般的事,要不然咱也不会专门来找你。”
  “只要咱能办得到,砸锅卖铁咱也帮你办到位,说吧,什么事?”谷国依然是那样的爽快干脆。
  宋来轻声而严肃地说:“不过你要向咱保证,这事你知咱知,必须保守秘密,如果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谷国肯定地说:“放心吧,在这个场子上混,咱也不是不懂规矩。”谷国说得是实话,他是很有“场面意识”的人,是经受过考验的。
  宋来把嘴处到谷国的耳朵旁,把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侦察田头乡那个女解说员的事跟他细说了一遍。谷国一听,笑着说:“咱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事根本就不是个事,放心吧,包在咱身上,要是办不好,你叫史副市长把咱给办了。”
  宋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到底是铁杆哥们,兄弟有难,拨刀相助啊!
  临走时,宋来再三拜托谷国说:“这件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别人知道了,咱的饭碗也没了。”
  谷国有点生气了:“怎么了?对咱也不放心?放心吧,天知地知,你知咱知!”
  宋来走后,谷国觉得宋来的悟性太不高了,这样的小事还要领导亲自交待吗?领导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动作,作为一个常在领导身边的贴身人员能不心领神会?要是这一点基本能力都没有,还怎么在领导身边混呢?当初史副市长在田头乡调研时,当那个美丽漂亮的女解说员向史副市长解说时,他难道就没发现史副市长有异样的表情?他难道就没有领会史副市长的心里想法?咱这个老同学啊,你的洞察理解能力怎么就这么差呢!他怀疑宋来是用什么方法在史副市长身边混了这么多年。
  谷国又觉得宋来太小题大作了,这样的事搞得神经兮兮的,要知道,这样的事越是神经兮兮神神秘秘越是容易拖出马脚露出破绽,必须镇定自如从容自若。
  “这也算个事!”谷国摇了摇头,笑着想。
  这确实不算个事。
  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时,经常陪教育局胡局长到学校去检查指导工作。谷国陪胡局长检查指导工作,除了帮胡局长拎提包端茶杯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为胡局长写讲话稿时收集材料。
  胡局长非常满意谷国的机智灵敏,他几乎想什么谷国就懂什么,就好像谷国是他肚里的蛔虫一样。有一次,谷国陪胡局长去乡下一个学校检查指导,在校长室刚一落坐,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老师过来给局长倒茶,美女老师那楚楚动人的身姿和高雅端庄的气质一下子就把胡局长吸引住了,瞬间的几个眼神,就让谷国捕捉到了。他当机立断改变了检查指导的议程,把原来定好的听老师座谈改为听老师讲课,尽管他事先没有征得胡局长的同意。
  校长问:“听什么课?”因为检查指导通知上没有这项内容。
  没等胡局长讲话,谷国随手朝倒茶的美女老师一指说:“就听听这位老师的吧。”
  事后,胡局长不仅没有批评谷国临时改变检查内容,还对谷国临时应变的能力大加赞赏,他甚至在班子会上严厉的批评班子成员,说有的班子成员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混的,脑子被浆糊灌过了,连办公室的小谷都不如。
  局长亲自听一个老师讲课,是这位老师的光荣,更是这个学校的光荣。在暑期选拔优秀老师进县城重点学校任教时,这位美女老师意想不到的进了梦寐以求的县城重点学校。美女老师意外地进了县城重点学校,但在那个学校的老师们看来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后来胡局长和这个进城任教的美女老师到底有没有关系,咱也不去多叙了,大家慢慢地去想像吧。
  谷国笑话宋来小题大作也不是没有道理,牵线搭桥投其所好是为官处世之道,这在聪明伶俐机智敏捷的人面前是小事一桩小茶一碟,在循规蹈矩老实本份的面前就显得愚笨了,不过在危急时刻帮助领导逢凶化吉那才是真本事硬功夫。
  谷国到县政府办当秘书后,主要服务于一个刚从乡里提拔上来的高副县长。高副县长在乡下当书记时,沾花惹草惯了,他的这个癖好在自己一上任之际就被习惯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谷国摸准了,他很快就发现高副县长对一个很有风姿的女副乡长有意思,就经常通知女副乡长来县上汇报工作,这样汇报就变成了投抱,很快高副县长与女副乡长就来了热度。
  “小谷啊,不能老麻烦基层同志大老远的跑来汇报,咱要多下去走走听听啊!”一次高副县长眯着眼睛对谷国说。
  谷国立即领会了高副县长的意思,女副镇长汇报得勤了,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县政府机关百十号人挤出一团,谁是谁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副镇长常往自己的办公室跑,这让高副县长情以何堪!
  谷国很快了解到女副镇长的丈夫是个搞运输的生意人,常在外奔波,于是他在陪高副县长下乡调研时安排去女副镇长家去喝茶,谷国想要是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他就借口有事,为高副县长创造空间。
  那天在女副镇长家喝茶时,谷国见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就借口说出去打电话,把高副县长一个人留在女副镇长的家里。女副镇长早已心领神会,她早就从高副县长炽热的眼睛里看出他的热情,要是和高副县长攀上关系,难道还愁没有发展前途?今天这个机会一定不能放过。没曾想,当她刚抬屁股想过去拉高副县长的手时,门锁一响,女副镇长的丈夫进来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本来要拉一车货跑长途的,还没上高速,车胎爆了,正找几个人修理呢,所以他又返回来,打算改天出发。女副镇长的丈夫一进门,见一个男人坐在家里,他先是一愣,然后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对高副县长说:“你是什么人?干嘛在咱家里?”
  高副县长和女副镇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懞了,两个人怎么也没想到女副镇长的丈夫在这个令人心跳的时刻破门而入,这不亚于在一盆熊熊燃烧的热火上猛地浇上一盆凉水。
  女副镇长羞愧无比,高副县长也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其实也无话可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一个大男人在人家老婆的屋子里,而且还关着门,能有什么好事呢。
  就在他们这样僵局着的时候,突然桌子被拍了一个响亮,谷国进来了,他冲女副镇长的丈夫吼着:“你嚷什么呢,为啥咱们就不能来你们家,你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
  “你们是什么人?”女副镇长的丈夫好像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吓懞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这一愣,谷国讲话的底气就上来了,他义正词严地对女副镇长的丈夫说:“咱们是县上的领导,是来检查指导工作的,到你们家喝杯茶是给你们家的面子。”
  女副镇长的丈夫一听是县领导,语气立即软了下来,赶忙倒茶递烟。高副县长哪有心思喝茶,趁谷国在教训女副镇长丈夫的时候,他迅速出了女副镇长的家门,钻进小车一溜烟跑了。估计高副县长就是到了家,小腿肚子还在抖个不停,好险啊!
  与谷国处理高副县长被人家堵在门里的事情比起来,宋来给史副市长秘密侦察女解说员的基本情况确实不算个事,不过史副市长不是高副县长,史副市长是市里领导,这样的事不可能明目张胆,秘密进行谨慎行事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宋来把这项秘密而神圣的任务交给了他,就等于是史副市长把任务交给了他,可是史副市长比不得高副县长,要是把事情搞砸了,一个电话下来,不见面就把你摆平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谷国也觉得肩上的担子沉重起来,这两天他也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要说调查一个人,确实是再小不过的事,一个电话就查清了,要是一个电话能查清的事,还能找到咱吗?宋来交待咱三遍都不止,一定要秘密侦察。史副市长一夜都没睡好觉。他经常睡不着觉,不过这夜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绞尽脑汁,夜不能寐。
  前几天,史副市长去基层视察调研,在田头乡一个叫“万国公园”的新建项目现场的门前停了下来。田头上彩旗飘扬,机声隆隆,县乡的各级领导陪着史副市长边走边看,在一块竖着丈把高的“万国公园”鸟瞰图旁,他们驻足观看。这时一个秀发披肩、身材袅娜、眉清目秀的女孩拿着话筒站了出来,带着柔和磁性的嗓音向调研视察的领导介绍“万国公园”的建设情况。
  史副市长一下子被眼前的美丽女孩惊呆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见几回,史副市长从局长一路走来,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从没见过有一个女孩长得这样的芭比伦娃娃似的美若天仙,那肤色就像剥了壳的鸡蛋皮。
  女孩介绍“万国公园”建设情况时,史副市长虽然眼看着绿水青山似的鸟瞰图,但余光却一直瞄在女孩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上。当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向他介绍“万国公园”发展的前景时,他竟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回来后,史副市长魂不守舍起来,开会眼睛常发呆,讲话时离题万里,从不越轨瞎想的他竟然胡思乱想起来,那个清新单纯楚楚动人的女孩总在他眼前晃动。
  有一天,史副市长把秘书处处长宋来叫来,悄悄的对宋来说:“你去给咱办一件事,这件事必须你一人知道。”然后对宋来耳语了几句。
  宋来连连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宋来临出去时,史副市长又严肃认真的对他说:“这件事你知咱知,必须秘密侦察,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必须的,必须的,请您一百个放心。”宋来赶忙表态。
  宋来是史副市长从田园县委办公室带过来的,可以说是嫡系中的嫡系,再见不得天的事只要交给他,那是皇上用太监,绝对放心。
  机灵的宋来这几天也看出了史副市长的心思,他跟随史副市长多年,对他来说,史副市长的生活空间基本就是透明的,他不仅佩服史副市长没有过一件绯闻轶事,更敬佩他豪迈质朴正派敢为的工作作风。
  史副市长下达密察令后,宋来也失眠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从不近女色的史副市长终于打起了女孩的主意,要知道一个副市长只要松一下口,还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投怀送抱,何况他身材魅悟相貌堂堂,一身阳刚之气。
  宋来想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史副市长决不是一个伪君子,而是一个真男人,古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那女孩确实美若天仙,不用说在咱市里难找,就是省城也找不出一个来,是男人咋会不动心呢?除非他不是男人。要是咱宋来能做到副市长,碰到“人间哪能几回见”的美女,不需要偷偷摸摸的秘密侦察,就是饭不吃觉不睡也要想法子去追到手。
  不过如何完成领导交办的秘密任务呢?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的把那个美丽女孩的基本情况搞到手,宋来心知肚明,他知道史副市长说的“基本情况”是什么,他觉得这是史副市长第一次交给他的神秘而又神圣的重大任务,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完成好,以报答史副市长对他的知遇之恩。
  宋来苦思冥想,那个美丽女孩在田头乡的项目现场做解说员,一定是田头乡的人了,可是他在田头乡无亲无友,怎么去了解呢,总不能一个电话打到田头乡去问。史副市长强调再三,这事绝对保密,要是公开去问,田头乡还不炸了锅,要是田头乡炸了锅,咱的饭碗估计也砸了。
  宋来感到任务重大,也开始魂不守舍起来,接电话常是答非所问,起草文件也时有条理不清,因此被李副秘书长批评了两次。
  那天宋来突发奇想,这算个屁事啊,这点小事都办不成,还能在领导身边混么?马上办,立即办。晚上加班后他连夜开车去了田园县,他要找田园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谷国。
  谷国是宋来的大学同学,在大学时两人好得就像是俩哑巴睡一头,没法说,毕业后两人又同时分配在一个县上。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宋来在县政府办给时任副县长的史副市长当秘书。宋来当上政府办主任后,谷国就来到政府办当了秘书,史副县长当上县委书记后,宋来自然也当了县委办主任,谷国自始也开始当了政府办秘书,宋来随史副市长去了市里后,谷国很快就坐到了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谷国的发展轨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为这事,谷国对老同学宋来是感激不尽。
  宋来对谷国的为人是深信不疑的。那年在大学读书,已经有了女朋友的宋来又爱上了低一个年级的女生小翠。小翠长得娇小玲珑,甜美可爱,宋来一见小翠就迷恋上了,在和女友打得火热的同时,又向小翠发起猛烈的进攻,终于在要毕业离校时拿下小翠这坐坚固的山头。
  可是毕业后由于工作的关系,宋来和小翠没能走到一起,仍然和同班的那个女友结了婚。宋来结婚前找到谷国,要求谷国千万不能把他和小翠的事说出去,他请谷国把小翠的事永远烂到肚子里去,今生也不要拿出来晒,宋来知道,要是谷国把这事说出来,他和老婆的关系就得完蛋。谷国对天发誓,要是哪个把这事说出来,走路遇见鬼,吃饭嗑掉牙。
  宋来深夜来访,让谷国吃了一惊。谷国知道,宋来给史副市长当处长,忙得是眉毛上失火没手拍。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他是不会亲自上门找他的,而且是深夜来访,肯定有重大事情。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急忙向政府办公室赶去。
  一见面,两个老同学热情相拥。宋来开门见山地对谷国说:“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请你帮忙,你可一定要帮咱摆平噢!”
  谷国笑着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是自家兄弟,你的事就是咱的事。”
  “其实你也不用亲自跑过来,给咱打个电话就行了。”谷国又说。
  宋来诡秘的说:“这可不是一般的事,要不然咱也不会专门来找你。”
  “只要咱能办得到,砸锅卖铁咱也帮你办到位,说吧,什么事?”谷国依然是那样的爽快干脆。
  宋来轻声而严肃地说:“不过你要向咱保证,这事你知咱知,必须保守秘密,如果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谷国肯定地说:“放心吧,在这个场子上混,咱也不是不懂规矩。”谷国说得是实话,他是很有“场面意识”的人,是经受过考验的。
  宋来把嘴处到谷国的耳朵旁,把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侦察田头乡那个女解说员的事跟他细说了一遍。谷国一听,笑着说:“咱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事根本就不是个事,放心吧,包在咱身上,要是办不好,你叫史副市长把咱给办了。”
  宋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到底是铁杆哥们,兄弟有难,拨刀相助啊!
  临走时,宋来再三拜托谷国说:“这件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别人知道了,咱的饭碗也没了。”
  谷国有点生气了:“怎么了?对咱也不放心?放心吧,天知地知,你知咱知!”
  宋来走后,谷国觉得宋来的悟性太不高了,这样的小事还要领导亲自交待吗?领导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动作,作为一个常在领导身边的贴身人员能不心领神会?要是这一点基本能力都没有,还怎么在领导身边混呢?当初史副市长在田头乡调研时,当那个美丽漂亮的女解说员向史副市长解说时,他难道就没发现史副市长有异样的表情?他难道就没有领会史副市长的心里想法?咱这个老同学啊,你的洞察理解能力怎么就这么差呢!他怀疑宋来是用什么方法在史副市长身边混了这么多年。
  谷国又觉得宋来太小题大作了,这样的事搞得神经兮兮的,要知道,这样的事越是神经兮兮神神秘秘越是容易拖出马脚露出破绽,必须镇定自如从容自若。
  “这也算个事!”谷国摇了摇头,笑着想。
  这确实不算个事。
  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时,经常陪教育局胡局长到学校去检查指导工作。谷国陪胡局长检查指导工作,除了帮胡局长拎提包端茶杯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为胡局长写讲话稿时收集材料。
  胡局长非常满意谷国的机智灵敏,他几乎想什么谷国就懂什么,就好像谷国是他肚里的蛔虫一样。有一次,谷国陪胡局长去乡下一个学校检查指导,在校长室刚一落坐,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老师过来给局长倒茶,美女老师那楚楚动人的身姿和高雅端庄的气质一下子就把胡局长吸引住了,瞬间的几个眼神,就让谷国捕捉到了。他当机立断改变了检查指导的议程,把原来定好的听老师座谈改为听老师讲课,尽管他事先没有征得胡局长的同意。
  校长问:“听什么课?”因为检查指导通知上没有这项内容。
  没等胡局长讲话,谷国随手朝倒茶的美女老师一指说:“就听听这位老师的吧。”
  事后,胡局长不仅没有批评谷国临时改变检查内容,还对谷国临时应变的能力大加赞赏,他甚至在班子会上严厉的批评班子成员,说有的班子成员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混的,脑子被浆糊灌过了,连办公室的小谷都不如。
  局长亲自听一个老师讲课,是这位老师的光荣,更是这个学校的光荣。在暑期选拔优秀老师进县城重点学校任教时,这位美女老师意想不到的进了梦寐以求的县城重点学校。美女老师意外地进了县城重点学校,但在那个学校的老师们看来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后来胡局长和这个进城任教的美女老师到底有没有关系,咱也不去多叙了,大家慢慢地去想像吧。
  谷国笑话宋来小题大作也不是没有道理,牵线搭桥投其所好是为官处世之道,这在聪明伶俐机智敏捷的人面前是小事一桩小茶一碟,在循规蹈矩老实本份的面前就显得愚笨了,不过在危急时刻帮助领导逢凶化吉那才是真本事硬功夫。
  谷国到县政府办当秘书后,主要服务于一个刚从乡里提拔上来的高副县长。高副县长在乡下当书记时,沾花惹草惯了,他的这个癖好在自己一上任之际就被习惯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谷国摸准了,他很快就发现高副县长对一个很有风姿的女副乡长有意思,就经常通知女副乡长来县上汇报工作,这样汇报就变成了投抱,很快高副县长与女副乡长就来了热度。
  “小谷啊,不能老麻烦基层同志大老远的跑来汇报,咱要多下去走走听听啊!”一次高副县长眯着眼睛对谷国说。
  谷国立即领会了高副县长的意思,女副镇长汇报得勤了,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县政府机关百十号人挤出一团,谁是谁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副镇长常往自己的办公室跑,这让高副县长情以何堪!
  谷国很快了解到女副镇长的丈夫是个搞运输的生意人,常在外奔波,于是他在陪高副县长下乡调研时安排去女副镇长家去喝茶,谷国想要是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他就借口有事,为高副县长创造空间。
  那天在女副镇长家喝茶时,谷国见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就借口说出去打电话,把高副县长一个人留在女副镇长的家里。女副镇长早已心领神会,她早就从高副县长炽热的眼睛里看出他的热情,要是和高副县长攀上关系,难道还愁没有发展前途?今天这个机会一定不能放过。没曾想,当她刚抬屁股想过去拉高副县长的手时,门锁一响,女副镇长的丈夫进来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本来要拉一车货跑长途的,还没上高速,车胎爆了,正找几个人修理呢,所以他又返回来,打算改天出发。女副镇长的丈夫一进门,见一个男人坐在家里,他先是一愣,然后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对高副县长说:“你是什么人?干嘛在咱家里?”
  高副县长和女副镇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懞了,两个人怎么也没想到女副镇长的丈夫在这个令人心跳的时刻破门而入,这不亚于在一盆熊熊燃烧的热火上猛地浇上一盆凉水。
  女副镇长羞愧无比,高副县长也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其实也无话可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一个大男人在人家老婆的屋子里,而且还关着门,能有什么好事呢。
  就在他们这样僵局着的时候,突然桌子被拍了一个响亮,谷国进来了,他冲女副镇长的丈夫吼着:“你嚷什么呢,为啥咱们就不能来你们家,你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
  “你们是什么人?”女副镇长的丈夫好像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吓懞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这一愣,谷国讲话的底气就上来了,他义正词严地对女副镇长的丈夫说:“咱们是县上的领导,是来检查指导工作的,到你们家喝杯茶是给你们家的面子。”
  女副镇长的丈夫一听是县领导,语气立即软了下来,赶忙倒茶递烟。高副县长哪有心思喝茶,趁谷国在教训女副镇长丈夫的时候,他迅速出了女副镇长的家门,钻进小车一溜烟跑了。估计高副县长就是到了家,小腿肚子还在抖个不停,好险啊!
  与谷国处理高副县长被人家堵在门里的事情比起来,宋来给史副市长秘密侦察女解说员的基本情况确实不算个事,不过史副市长不是高副县长,史副市长是市里领导,这样的事不可能明目张胆,秘密进行谨慎行事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宋来把这项秘密而神圣的任务交给了他,就等于是史副市长把任务交给了他,可是史副市长比不得高副县长,要是把事情搞砸了,一个电话下来,不见面就把你摆平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谷国也觉得肩上的担子沉重起来,这两天他也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要说调查一个人,确实是再小不过的事,一个电话就查清了,要是一个电话能查清的事,还能找到咱吗?宋来交待咱三遍都不止,一定要秘密侦察。
  谷国与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是好朋友,但他不敢打电话向田野了解女解说员的情况,他怕田野怀疑他想人家女孩的心思,要是田野的嘴不牢靠,这事不就砸了吗?要是传出去,在史副市长的眼里,咱不就是与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吗?那咱就冤枉了,就是给咱一百个胆子,咱也不敢跟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啊!
  于是他想到了田头乡分管工业的副乡长陆牧,陆牧是谷国的姐夫,前年从乡工业干事的位置上提拔当了副乡长,主要分管全乡的工业经济,“万国公园”项目是他和书记田野一起筹划建设的,接待市里领导视察调研也是他统筹安排的。对,找姐夫,那个美女解说员一定是姐夫安排的,于是他一个电话就把陆牧从乡下招了回来。
  “向你打听一个人,不过你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谷国认真的对姐夫说。
  “什么人这么神秘?”陆牧觉得小舅子神经兮兮的。
  因为是了解一个美丽的女孩,谷国觉得要把这事跟姐夫说清楚,要是不说清楚,姐夫也认为是他谷国在想人家女孩的心思。于是他把史副市长要求秘密侦查“万国公园”视察现场的女解说员的事跟姐夫说了一遍,并认真严肃的跟姐夫说:“这件事必须给咱保密,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姐夫临走时,他又啰嗦了一句,跟宋来交待他的一样:“你知咱知,要是有一个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要是在咱这放出去,你姐还不把咱吃了。”姐夫表态说。
  陆牧虽然表态说坚决不把史副市长了解女解说员的事告诉别人,但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他高兴得一夜没睡着觉,他觉得这件事在小小的田头乡就是个天大的事,史副市长看中了咱田头乡的女孩是咱田头乡人的骄傲,女解说员虽说是书记田野推荐的,但却是咱陆牧亲自安排的,就连女解说员的解说词都是咱亲自写的,要是女解说员成了史副市长的女人,兴许咱就能攀上市里的大领导,那还愁以后没有大官当啊!
  陆牧一上班就兴冲冲地走进书记田野的办公室,在汇报了有关工作后,悄悄地告诉田书记说:“你上次推荐当解说员的那个女孩运气真好!”
  “什么运气?”田书记问。
  “市里的史副市长看中了啊,听说有人正在为他们牵线搭桥呢。”陆牧小声的对田书记说。
  田书记听后愣住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两片嘴唇好久才合起来。他突然把手中的笔朝桌上一摔,冷着脸严肃地对陆牧说:“胡扯,瞎说,不准在外瞎说八道。”他把调门提得老高。
  陆牧见田书记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吓了一跳,但还是坚持他的观点:“千真万确,千真万确!”然后悄悄的退出门去。
  在他反身带门时,他听见田书记恶狠狠地朝着门说:“这件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要是哪个知道了,就是你王八蛋说的,妈的!”陆牧知道,田书记是在骂他,祸从口出啊!
  田书记和史副市长是多年的老战友,十年前从部队转役后,田书记在乡里当了副乡长,而史副市长在县上当了城管局长。十年中,田书记像是蜗牛一样好容易才爬上书记的位置上,而史副市长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不断地变动位置,从局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再到市里的副市长,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一路高歌,在战友们中,田书记最敬佩的就是史副市长,因为他正直正派,干净利落,工作上雷厉风行,生活上干干净净,是一个值得敬重学习的典范。
  陆牧的“小道消息”让田书记十分气愤,他虽然不相信战友会有这样的歪心邪念,但也疑心重重,毕竟时过境迁啊,官当大了,奉承的人肯定很多,哪有不变的啊,再说哪个男人不吃腥?他决定见见这个当了大官的老战友,要是陆牧的“小道消息”是假的,咱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要是真的,对不起啊,老战友,不怪咱不给面子,哼!
  听说老战友田野来访,史副市长非常高兴,推了几个重要的活动,专门在办公室接见了田书记。两位老战友天南海北的聊天,从部队聊到地方,又从地方聊到家庭,田书记问:“你家的史慧应该上班了吧?”史慧是史副市长的女儿,自小田书记就认识。
  “上班了,去年大学毕业后考的是市国土局。”史副市长对田书记说,接着他又问田书记:“田甜跟咱家史慧同龄,也应该毕业了吧?”田甜是田书记的女儿,小时候常和史慧在一起玩,史副市长再熟悉不过了。
  田书记说:“大学毕业了,单位没考上,待业在家呢。”
  史副市长关心的说:“没考上没关系,考单位的机会多呢,先找个班让孩子锻炼一下。”
  “咱让她在‘万国公园’当义工,她普通话讲得好,咱就叫她当个解说员,有客人参观时,咱让她给客人解说。”田书记说这话时,悄悄的瞄着史副市长的眼神。
  听说女讲解员是田书记的女儿,史副市长的脸“涮”的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再怎么镇静也掩饰不了他慌乱的心情,他觉得要是地上有个洞,他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不过他迅速又调整了过来,说:“你家田甜长得真好看,十年没见都认不出来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田书记在心里“哼”了一声,好看的女孩多了,眼睛看花了吧,再花也不能花到咱的女儿—你的大侄女头上来。史副市长一夜都没睡好觉。他经常睡不着觉,不过这夜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绞尽脑汁,夜不能寐。
  前几天,史副市长去基层视察调研,在田头乡一个叫“万国公园”的新建项目现场的门前停了下来。田头上彩旗飘扬,机声隆隆,县乡的各级领导陪着史副市长边走边看,在一块竖着丈把高的“万国公园”鸟瞰图旁,他们驻足观看。这时一个秀发披肩、身材袅娜、眉清目秀的女孩拿着话筒站了出来,带着柔和磁性的嗓音向调研视察的领导介绍“万国公园”的建设情况。
  史副市长一下子被眼前的美丽女孩惊呆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见几回,史副市长从局长一路走来,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从没见过有一个女孩长得这样的芭比伦娃娃似的美若天仙,那肤色就像剥了壳的鸡蛋皮。
  女孩介绍“万国公园”建设情况时,史副市长虽然眼看着绿水青山似的鸟瞰图,但余光却一直瞄在女孩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上。当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向他介绍“万国公园”发展的前景时,他竟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回来后,史副市长魂不守舍起来,开会眼睛常发呆,讲话时离题万里,从不越轨瞎想的他竟然胡思乱想起来,那个清新单纯楚楚动人的女孩总在他眼前晃动。
  有一天,史副市长把秘书处处长宋来叫来,悄悄的对宋来说:“你去给咱办一件事,这件事必须你一人知道。”然后对宋来耳语了几句。
  宋来连连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宋来临出去时,史副市长又严肃认真的对他说:“这件事你知咱知,必须秘密侦察,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必须的,必须的,请您一百个放心。”宋来赶忙表态。
  宋来是史副市长从田园县委办公室带过来的,可以说是嫡系中的嫡系,再见不得天的事只要交给他,那是皇上用太监,绝对放心。
  机灵的宋来这几天也看出了史副市长的心思,他跟随史副市长多年,对他来说,史副市长的生活空间基本就是透明的,他不仅佩服史副市长没有过一件绯闻轶事,更敬佩他豪迈质朴正派敢为的工作作风。
  史副市长下达密察令后,宋来也失眠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从不近女色的史副市长终于打起了女孩的主意,要知道一个副市长只要松一下口,还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投怀送抱,何况他身材魅悟相貌堂堂,一身阳刚之气。
  宋来想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史副市长决不是一个伪君子,而是一个真男人,古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那女孩确实美若天仙,不用说在咱市里难找,就是省城也找不出一个来,是男人咋会不动心呢?除非他不是男人。要是咱宋来能做到副市长,碰到“人间哪能几回见”的美女,不需要偷偷摸摸的秘密侦察,就是饭不吃觉不睡也要想法子去追到手。
  不过如何完成领导交办的秘密任务呢?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的把那个美丽女孩的基本情况搞到手,宋来心知肚明,他知道史副市长说的“基本情况”是什么,他觉得这是史副市长第一次交给他的神秘而又神圣的重大任务,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完成好,以报答史副市长对他的知遇之恩。
  宋来苦思冥想,那个美丽女孩在田头乡的项目现场做解说员,一定是田头乡的人了,可是他在田头乡无亲无友,怎么去了解呢,总不能一个电话打到田头乡去问。史副市长强调再三,这事绝对保密,要是公开去问,田头乡还不炸了锅,要是田头乡炸了锅,咱的饭碗估计也砸了。
  宋来感到任务重大,也开始魂不守舍起来,接电话常是答非所问,起草文件也时有条理不清,因此被李副秘书长批评了两次。
  那天宋来突发奇想,这算个屁事啊,这点小事都办不成,还能在领导身边混么?马上办,立即办。晚上加班后他连夜开车去了田园县,他要找田园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谷国。
  谷国是宋来的大学同学,在大学时两人好得就像是俩哑巴睡一头,没法说,毕业后两人又同时分配在一个县上。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宋来在县政府办给时任副县长的史副市长当秘书。宋来当上政府办主任后,谷国就来到政府办当了秘书,史副县长当上县委书记后,宋来自然也当了县委办主任,谷国自始也开始当了政府办秘书,宋来随史副市长去了市里后,谷国很快就坐到了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谷国的发展轨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为这事,谷国对老同学宋来是感激不尽。
  宋来对谷国的为人是深信不疑的。那年在大学读书,已经有了女朋友的宋来又爱上了低一个年级的女生小翠。小翠长得娇小玲珑,甜美可爱,宋来一见小翠就迷恋上了,在和女友打得火热的同时,又向小翠发起猛烈的进攻,终于在要毕业离校时拿下小翠这坐坚固的山头。
  可是毕业后由于工作的关系,宋来和小翠没能走到一起,仍然和同班的那个女友结了婚。宋来结婚前找到谷国,要求谷国千万不能把他和小翠的事说出去,他请谷国把小翠的事永远烂到肚子里去,今生也不要拿出来晒,宋来知道,要是谷国把这事说出来,他和老婆的关系就得完蛋。谷国对天发誓,要是哪个把这事说出来,走路遇见鬼,吃饭嗑掉牙。
  宋来深夜来访,让谷国吃了一惊。谷国知道,宋来给史副市长当处长,忙得是眉毛上失火没手拍。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他是不会亲自上门找他的,而且是深夜来访,肯定有重大事情。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急忙向政府办公室赶去。
  一见面,两个老同学热情相拥。宋来开门见山地对谷国说:“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请你帮忙,你可一定要帮咱摆平噢!”
  谷国笑着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是自家兄弟,你的事就是咱的事。”
  “其实你也不用亲自跑过来,给咱打个电话就行了。”谷国又说。
  宋来诡秘的说:“这可不是一般的事,要不然咱也不会专门来找你。”
  “只要咱能办得到,砸锅卖铁咱也帮你办到位,说吧,什么事?”谷国依然是那样的爽快干脆。
  宋来轻声而严肃地说:“不过你要向咱保证,这事你知咱知,必须保守秘密,如果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谷国肯定地说:“放心吧,在这个场子上混,咱也不是不懂规矩。”谷国说得是实话,他是很有“场面意识”的人,是经受过考验的。
  宋来把嘴处到谷国的耳朵旁,把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侦察田头乡那个女解说员的事跟他细说了一遍。谷国一听,笑着说:“咱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事根本就不是个事,放心吧,包在咱身上,要是办不好,你叫史副市长把咱给办了。”
  宋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到底是铁杆哥们,兄弟有难,拨刀相助啊!
  临走时,宋来再三拜托谷国说:“这件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别人知道了,咱的饭碗也没了。”
  谷国有点生气了:“怎么了?对咱也不放心?放心吧,天知地知,你知咱知!”
  宋来走后,谷国觉得宋来的悟性太不高了,这样的小事还要领导亲自交待吗?领导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动作,作为一个常在领导身边的贴身人员能不心领神会?要是这一点基本能力都没有,还怎么在领导身边混呢?当初史副市长在田头乡调研时,当那个美丽漂亮的女解说员向史副市长解说时,他难道就没发现史副市长有异样的表情?他难道就没有领会史副市长的心里想法?咱这个老同学啊,你的洞察理解能力怎么就这么差呢!他怀疑宋来是用什么方法在史副市长身边混了这么多年。
  谷国又觉得宋来太小题大作了,这样的事搞得神经兮兮的,要知道,这样的事越是神经兮兮神神秘秘越是容易拖出马脚露出破绽,必须镇定自如从容自若。
  “这也算个事!”谷国摇了摇头,笑着想。
  这确实不算个事。
  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时,经常陪教育局胡局长到学校去检查指导工作。谷国陪胡局长检查指导工作,除了帮胡局长拎提包端茶杯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为胡局长写讲话稿时收集材料。
  胡局长非常满意谷国的机智灵敏,他几乎想什么谷国就懂什么,就好像谷国是他肚里的蛔虫一样。有一次,谷国陪胡局长去乡下一个学校检查指导,在校长室刚一落坐,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老师过来给局长倒茶,美女老师那楚楚动人的身姿和高雅端庄的气质一下子就把胡局长吸引住了,瞬间的几个眼神,就让谷国捕捉到了。他当机立断改变了检查指导的议程,把原来定好的听老师座谈改为听老师讲课,尽管他事先没有征得胡局长的同意。
  校长问:“听什么课?”因为检查指导通知上没有这项内容。
  没等胡局长讲话,谷国随手朝倒茶的美女老师一指说:“就听听这位老师的吧。”
  事后,胡局长不仅没有批评谷国临时改变检查内容,还对谷国临时应变的能力大加赞赏,他甚至在班子会上严厉的批评班子成员,说有的班子成员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混的,脑子被浆糊灌过了,连办公室的小谷都不如。
  局长亲自听一个老师讲课,是这位老师的光荣,更是这个学校的光荣。在暑期选拔优秀老师进县城重点学校任教时,这位美女老师意想不到的进了梦寐以求的县城重点学校。美女老师意外地进了县城重点学校,但在那个学校的老师们看来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后来胡局长和这个进城任教的美女老师到底有没有关系,咱也不去多叙了,大家慢慢地去想像吧。
  谷国笑话宋来小题大作也不是没有道理,牵线搭桥投其所好是为官处世之道,这在聪明伶俐机智敏捷的人面前是小事一桩小茶一碟,在循规蹈矩老实本份的面前就显得愚笨了,不过在危急时刻帮助领导逢凶化吉那才是真本事硬功夫。
  谷国到县政府办当秘书后,主要服务于一个刚从乡里提拔上来的高副县长。高副县长在乡下当书记时,沾花惹草惯了,他的这个癖好在自己一上任之际就被习惯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谷国摸准了,他很快就发现高副县长对一个很有风姿的女副乡长有意思,就经常通知女副乡长来县上汇报工作,这样汇报就变成了投抱,很快高副县长与女副乡长就来了热度。
  “小谷啊,不能老麻烦基层同志大老远的跑来汇报,咱要多下去走走听听啊!”一次高副县长眯着眼睛对谷国说。
  谷国立即领会了高副县长的意思,女副镇长汇报得勤了,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县政府机关百十号人挤出一团,谁是谁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副镇长常往自己的办公室跑,这让高副县长情以何堪!
  谷国很快了解到女副镇长的丈夫是个搞运输的生意人,常在外奔波,于是他在陪高副县长下乡调研时安排去女副镇长家去喝茶,谷国想要是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他就借口有事,为高副县长创造空间。
  那天在女副镇长家喝茶时,谷国见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就借口说出去打电话,把高副县长一个人留在女副镇长的家里。女副镇长早已心领神会,她早就从高副县长炽热的眼睛里看出他的热情,要是和高副县长攀上关系,难道还愁没有发展前途?今天这个机会一定不能放过。没曾想,当她刚抬屁股想过去拉高副县长的手时,门锁一响,女副镇长的丈夫进来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本来要拉一车货跑长途的,还没上高速,车胎爆了,正找几个人修理呢,所以他又返回来,打算改天出发。女副镇长的丈夫一进门,见一个男人坐在家里,他先是一愣,然后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对高副县长说:“你是什么人?干嘛在咱家里?”
  高副县长和女副镇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懞了,两个人怎么也没想到女副镇长的丈夫在这个令人心跳的时刻破门而入,这不亚于在一盆熊熊燃烧的热火上猛地浇上一盆凉水。
  女副镇长羞愧无比,高副县长也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其实也无话可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一个大男人在人家老婆的屋子里,而且还关着门,能有什么好事呢。
  就在他们这样僵局着的时候,突然桌子被拍了一个响亮,谷国进来了,他冲女副镇长的丈夫吼着:“你嚷什么呢,为啥咱们就不能来你们家,你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
  “你们是什么人?”女副镇长的丈夫好像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吓懞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这一愣,谷国讲话的底气就上来了,他义正词严地对女副镇长的丈夫说:“咱们是县上的领导,是来检查指导工作的,到你们家喝杯茶是给你们家的面子。”
  女副镇长的丈夫一听是县领导,语气立即软了下来,赶忙倒茶递烟。高副县长哪有心思喝茶,趁谷国在教训女副镇长丈夫的时候,他迅速出了女副镇长的家门,钻进小车一溜烟跑了。估计高副县长就是到了家,小腿肚子还在抖个不停,好险啊!
  与谷国处理高副县长被人家堵在门里的事情比起来,宋来给史副市长秘密侦察女解说员的基本情况确实不算个事,不过史副市长不是高副县长,史副市长是市里领导,这样的事不可能明目张胆,秘密进行谨慎行事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宋来把这项秘密而神圣的任务交给了他,就等于是史副市长把任务交给了他,可是史副市长比不得高副县长,要是把事情搞砸了,一个电话下来,不见面就把你摆平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谷国也觉得肩上的担子沉重起来,这两天他也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要说调查一个人,确实是再小不过的事,一个电话就查清了,要是一个电话能查清的事,还能找到咱吗?宋来交待咱三遍都不止,一定要秘密侦察。
  谷国与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是好朋友,但他不敢打电话向田野了解女解说员的情况,他怕田野怀疑他想人家女孩的心思,要是田野的嘴不牢靠,这事不就砸了吗?要是传出去,在史副市长的眼里,咱不就是与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吗?那咱就冤枉了,就是给咱一百个胆子,咱也不敢跟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啊!
  于是他想到了田头乡分管工业的副乡长陆牧,陆牧是谷国的姐夫,前年从乡工业干事的位置上提拔当了副乡长,主要分管全乡的工业经济,“万国公园”项目是他和书记田野一起筹划建设的,接待市里领导视察调研也是他统筹安排的。对,找姐夫,那个美女解说员一定是姐夫安排的,于是他一个电话就把陆牧从乡下招了回来。
  “向你打听一个人,不过你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谷国认真的对姐夫说。
  “什么人这么神秘?”陆牧觉得小舅子神经兮兮的。
  因为是了解一个美丽的女孩,谷国觉得要把这事跟姐夫说清楚,要是不说清楚,姐夫也认为是他谷国在想人家女孩的心思。于是他把史副市长要求秘密侦查“万国公园”视察现场的女解说员的事跟姐夫说了一遍,并认真严肃的跟姐夫说:“这件事必须给咱保密,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姐夫临走时,他又啰嗦了一句,跟宋来交待他的一样:“你知咱知,要是有一个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要是在咱这放出去,你姐还不把咱吃了。”姐夫表态说。
  陆牧虽然表态说坚决不把史副市长了解女解说员的事告诉别人,但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他高兴得一夜没睡着觉,他觉得这件事在小小的田头乡就是个天大的事,史副市长看中了咱田头乡的女孩是咱田头乡人的骄傲,女解说员虽说是书记田野推荐的,但却是咱陆牧亲自安排的,就连女解说员的解说词都是咱亲自写的,要是女解说员成了史副市长的女人,兴许咱就能攀上市里的大领导,那还愁以后没有大官当啊!
  陆牧一上班就兴冲冲地走进书记田野的办公室,在汇报了有关工作后,悄悄地告诉田书记说:“你上次推荐当解说员的那个女孩运气真好!”
  “什么运气?”田书记问。
  “市里的史副市长看中了啊,听说有人正在为他们牵线搭桥呢。”陆牧小声的对田书记说。
  田书记听后愣住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两片嘴唇好久才合起来。他突然把手中的笔朝桌上一摔,冷着脸严肃地对陆牧说:“胡扯,瞎说,不准在外瞎说八道。”他把调门提得老高。
  陆牧见田书记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吓了一跳,但还是坚持他的观点:“千真万确,千真万确!”然后悄悄的退出门去。
  在他反身带门时,他听见田书记恶狠狠地朝着门说:“这件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要是哪个知道了,就是你王八蛋说的,妈的!”陆牧知道,田书记是在骂他,祸从口出啊!
  田书记和史副市长是多年的老战友,十年前从部队转役后,田书记在乡里当了副乡长,而史副市长在县上当了城管局长。十年中,田书记像是蜗牛一样好容易才爬上书记的位置上,而史副市长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不断地变动位置,从局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再到市里的副市长,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一路高歌,在战友们中,田书记最敬佩的就是史副市长,因为他正直正派,干净利落,工作上雷厉风行,生活上干干净净,是一个值得敬重学习的典范。
  陆牧的“小道消息”让田书记十分气愤,他虽然不相信战友会有这样的歪心邪念,但也疑心重重,毕竟时过境迁啊,官当大了,奉承的人肯定很多,哪有不变的啊,再说哪个男人不吃腥?他决定见见这个当了大官的老战友,要是陆牧的“小道消息”是假的,咱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要是真的,对不起啊,老战友,不怪咱不给面子,哼!
  听说老战友田野来访,史副市长非常高兴,推了几个重要的活动,专门在办公室接见了田书记。两位老战友天南海北的聊天,从部队聊到地方,又从地方聊到家庭,田书记问:“你家的史慧应该上班了吧?”史慧是史副市长的女儿,自小田书记就认识。
  “上班了,去年大学毕业后考的是市国土局。”史副市长对田书记说,接着他又问田书记:“田甜跟咱家史慧同龄,也应该毕业了吧?”田甜是田书记的女儿,小时候常和史慧在一起玩,史副市长再熟悉不过了。
  田书记说:“大学毕业了,单位没考上,待业在家呢。”
  史副市长关心的说:“没考上没关系,考单位的机会多呢,先找个班让孩子锻炼一下。”
  “咱让她在‘万国公园’当义工,她普通话讲得好,咱就叫她当个解说员,有客人参观时,咱让她给客人解说。”田书记说这话时,悄悄的瞄着史副市长的眼神。
  听说女讲解员是田书记的女儿,史副市长的脸“涮”的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再怎么镇静也掩饰不了他慌乱的心情,他觉得要是地上有个洞,他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不过他迅速又调整了过来,说:“你家田甜长得真好看,十年没见都认不出来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田书记在心里“哼”了一声,好看的女孩多了,眼睛看花了吧,再花也不能花到咱的女儿—你的大侄女头上来。史副市长一夜都没睡好觉。他经常睡不着觉,不过这夜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绞尽脑汁,夜不能寐。
  前几天,史副市长去基层视察调研,在田头乡一个叫“万国公园”的新建项目现场的门前停了下来。田头上彩旗飘扬,机声隆隆,县乡的各级领导陪着史副市长边走边看,在一块竖着丈把高的“万国公园”鸟瞰图旁,他们驻足观看。这时一个秀发披肩、身材袅娜、眉清目秀的女孩拿着话筒站了出来,带着柔和磁性的嗓音向调研视察的领导介绍“万国公园”的建设情况。
  史副市长一下子被眼前的美丽女孩惊呆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见几回,史副市长从局长一路走来,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从没见过有一个女孩长得这样的芭比伦娃娃似的美若天仙,那肤色就像剥了壳的鸡蛋皮。
  女孩介绍“万国公园”建设情况时,史副市长虽然眼看着绿水青山似的鸟瞰图,但余光却一直瞄在女孩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上。当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向他介绍“万国公园”发展的前景时,他竟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回来后,史副市长魂不守舍起来,开会眼睛常发呆,讲话时离题万里,从不越轨瞎想的他竟然胡思乱想起来,那个清新单纯楚楚动人的女孩总在他眼前晃动。
  有一天,史副市长把秘书处处长宋来叫来,悄悄的对宋来说:“你去给咱办一件事,这件事必须你一人知道。”然后对宋来耳语了几句。
  宋来连连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宋来临出去时,史副市长又严肃认真的对他说:“这件事你知咱知,必须秘密侦察,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必须的,必须的,请您一百个放心。”宋来赶忙表态。
  宋来是史副市长从田园县委办公室带过来的,可以说是嫡系中的嫡系,再见不得天的事只要交给他,那是皇上用太监,绝对放心。
  机灵的宋来这几天也看出了史副市长的心思,他跟随史副市长多年,对他来说,史副市长的生活空间基本就是透明的,他不仅佩服史副市长没有过一件绯闻轶事,更敬佩他豪迈质朴正派敢为的工作作风。
  史副市长下达密察令后,宋来也失眠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从不近女色的史副市长终于打起了女孩的主意,要知道一个副市长只要松一下口,还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投怀送抱,何况他身材魅悟相貌堂堂,一身阳刚之气。
  宋来想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史副市长决不是一个伪君子,而是一个真男人,古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那女孩确实美若天仙,不用说在咱市里难找,就是省城也找不出一个来,是男人咋会不动心呢?除非他不是男人。要是咱宋来能做到副市长,碰到“人间哪能几回见”的美女,不需要偷偷摸摸的秘密侦察,就是饭不吃觉不睡也要想法子去追到手。
  不过如何完成领导交办的秘密任务呢?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的把那个美丽女孩的基本情况搞到手,宋来心知肚明,他知道史副市长说的“基本情况”是什么,他觉得这是史副市长第一次交给他的神秘而又神圣的重大任务,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完成好,以报答史副市长对他的知遇之恩。
  宋来苦思冥想,那个美丽女孩在田头乡的项目现场做解说员,一定是田头乡的人了,可是他在田头乡无亲无友,怎么去了解呢,总不能一个电话打到田头乡去问。史副市长强调再三,这事绝对保密,要是公开去问,田头乡还不炸了锅,要是田头乡炸了锅,咱的饭碗估计也砸了。
  宋来感到任务重大,也开始魂不守舍起来,接电话常是答非所问,起草文件也时有条理不清,因此被李副秘书长批评了两次。
  那天宋来突发奇想,这算个屁事啊,这点小事都办不成,还能在领导身边混么?马上办,立即办。晚上加班后他连夜开车去了田园县,他要找田园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谷国。
  谷国是宋来的大学同学,在大学时两人好得就像是俩哑巴睡一头,没法说,毕业后两人又同时分配在一个县上。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宋来在县政府办给时任副县长的史副市长当秘书。宋来当上政府办主任后,谷国就来到政府办当了秘书,史副县长当上县委书记后,宋来自然也当了县委办主任,谷国自始也开始当了政府办秘书,宋来随史副市长去了市里后,谷国很快就坐到了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谷国的发展轨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为这事,谷国对老同学宋来是感激不尽。
  宋来对谷国的为人是深信不疑的。那年在大学读书,已经有了女朋友的宋来又爱上了低一个年级的女生小翠。小翠长得娇小玲珑,甜美可爱,宋来一见小翠就迷恋上了,在和女友打得火热的同时,又向小翠发起猛烈的进攻,终于在要毕业离校时拿下小翠这坐坚固的山头。
  可是毕业后由于工作的关系,宋来和小翠没能走到一起,仍然和同班的那个女友结了婚。宋来结婚前找到谷国,要求谷国千万不能把他和小翠的事说出去,他请谷国把小翠的事永远烂到肚子里去,今生也不要拿出来晒,宋来知道,要是谷国把这事说出来,他和老婆的关系就得完蛋。谷国对天发誓,要是哪个把这事说出来,走路遇见鬼,吃饭嗑掉牙。
  宋来深夜来访,让谷国吃了一惊。谷国知道,宋来给史副市长当处长,忙得是眉毛上失火没手拍。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他是不会亲自上门找他的,而且是深夜来访,肯定有重大事情。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急忙向政府办公室赶去。
  一见面,两个老同学热情相拥。宋来开门见山地对谷国说:“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请你帮忙,你可一定要帮咱摆平噢!”
  谷国笑着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是自家兄弟,你的事就是咱的事。”
  “其实你也不用亲自跑过来,给咱打个电话就行了。”谷国又说。
  宋来诡秘的说:“这可不是一般的事,要不然咱也不会专门来找你。”
  “只要咱能办得到,砸锅卖铁咱也帮你办到位,说吧,什么事?”谷国依然是那样的爽快干脆。
  宋来轻声而严肃地说:“不过你要向咱保证,这事你知咱知,必须保守秘密,如果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谷国肯定地说:“放心吧,在这个场子上混,咱也不是不懂规矩。”谷国说得是实话,他是很有“场面意识”的人,是经受过考验的。
  宋来把嘴处到谷国的耳朵旁,把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侦察田头乡那个女解说员的事跟他细说了一遍。谷国一听,笑着说:“咱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事根本就不是个事,放心吧,包在咱身上,要是办不好,你叫史副市长把咱给办了。”
  宋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到底是铁杆哥们,兄弟有难,拨刀相助啊!
  临走时,宋来再三拜托谷国说:“这件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别人知道了,咱的饭碗也没了。”
  谷国有点生气了:“怎么了?对咱也不放心?放心吧,天知地知,你知咱知!”
  宋来走后,谷国觉得宋来的悟性太不高了,这样的小事还要领导亲自交待吗?领导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动作,作为一个常在领导身边的贴身人员能不心领神会?要是这一点基本能力都没有,还怎么在领导身边混呢?当初史副市长在田头乡调研时,当那个美丽漂亮的女解说员向史副市长解说时,他难道就没发现史副市长有异样的表情?他难道就没有领会史副市长的心里想法?咱这个老同学啊,你的洞察理解能力怎么就这么差呢!他怀疑宋来是用什么方法在史副市长身边混了这么多年。
  谷国又觉得宋来太小题大作了,这样的事搞得神经兮兮的,要知道,这样的事越是神经兮兮神神秘秘越是容易拖出马脚露出破绽,必须镇定自如从容自若。
  “这也算个事!”谷国摇了摇头,笑着想。
  这确实不算个事。
  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时,经常陪教育局胡局长到学校去检查指导工作。谷国陪胡局长检查指导工作,除了帮胡局长拎提包端茶杯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为胡局长写讲话稿时收集材料。
  胡局长非常满意谷国的机智灵敏,他几乎想什么谷国就懂什么,就好像谷国是他肚里的蛔虫一样。有一次,谷国陪胡局长去乡下一个学校检查指导,在校长室刚一落坐,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老师过来给局长倒茶,美女老师那楚楚动人的身姿和高雅端庄的气质一下子就把胡局长吸引住了,瞬间的几个眼神,就让谷国捕捉到了。他当机立断改变了检查指导的议程,把原来定好的听老师座谈改为听老师讲课,尽管他事先没有征得胡局长的同意。
  校长问:“听什么课?”因为检查指导通知上没有这项内容。
  没等胡局长讲话,谷国随手朝倒茶的美女老师一指说:“就听听这位老师的吧。”
  事后,胡局长不仅没有批评谷国临时改变检查内容,还对谷国临时应变的能力大加赞赏,他甚至在班子会上严厉的批评班子成员,说有的班子成员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混的,脑子被浆糊灌过了,连办公室的小谷都不如。
  局长亲自听一个老师讲课,是这位老师的光荣,更是这个学校的光荣。在暑期选拔优秀老师进县城重点学校任教时,这位美女老师意想不到的进了梦寐以求的县城重点学校。美女老师意外地进了县城重点学校,但在那个学校的老师们看来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后来胡局长和这个进城任教的美女老师到底有没有关系,咱也不去多叙了,大家慢慢地去想像吧。
  谷国笑话宋来小题大作也不是没有道理,牵线搭桥投其所好是为官处世之道,这在聪明伶俐机智敏捷的人面前是小事一桩小茶一碟,在循规蹈矩老实本份的面前就显得愚笨了,不过在危急时刻帮助领导逢凶化吉那才是真本事硬功夫。
  谷国到县政府办当秘书后,主要服务于一个刚从乡里提拔上来的高副县长。高副县长在乡下当书记时,沾花惹草惯了,他的这个癖好在自己一上任之际就被习惯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谷国摸准了,他很快就发现高副县长对一个很有风姿的女副乡长有意思,就经常通知女副乡长来县上汇报工作,这样汇报就变成了投抱,很快高副县长与女副乡长就来了热度。
  “小谷啊,不能老麻烦基层同志大老远的跑来汇报,咱要多下去走走听听啊!”一次高副县长眯着眼睛对谷国说。
  谷国立即领会了高副县长的意思,女副镇长汇报得勤了,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县政府机关百十号人挤出一团,谁是谁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副镇长常往自己的办公室跑,这让高副县长情以何堪!
  谷国很快了解到女副镇长的丈夫是个搞运输的生意人,常在外奔波,于是他在陪高副县长下乡调研时安排去女副镇长家去喝茶,谷国想要是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他就借口有事,为高副县长创造空间。
  那天在女副镇长家喝茶时,谷国见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就借口说出去打电话,把高副县长一个人留在女副镇长的家里。女副镇长早已心领神会,她早就从高副县长炽热的眼睛里看出他的热情,要是和高副县长攀上关系,难道还愁没有发展前途?今天这个机会一定不能放过。没曾想,当她刚抬屁股想过去拉高副县长的手时,门锁一响,女副镇长的丈夫进来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本来要拉一车货跑长途的,还没上高速,车胎爆了,正找几个人修理呢,所以他又返回来,打算改天出发。女副镇长的丈夫一进门,见一个男人坐在家里,他先是一愣,然后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对高副县长说:“你是什么人?干嘛在咱家里?”
  高副县长和女副镇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懞了,两个人怎么也没想到女副镇长的丈夫在这个令人心跳的时刻破门而入,这不亚于在一盆熊熊燃烧的热火上猛地浇上一盆凉水。
  女副镇长羞愧无比,高副县长也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其实也无话可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一个大男人在人家老婆的屋子里,而且还关着门,能有什么好事呢。
  就在他们这样僵局着的时候,突然桌子被拍了一个响亮,谷国进来了,他冲女副镇长的丈夫吼着:“你嚷什么呢,为啥咱们就不能来你们家,你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
  “你们是什么人?”女副镇长的丈夫好像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吓懞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这一愣,谷国讲话的底气就上来了,他义正词严地对女副镇长的丈夫说:“咱们是县上的领导,是来检查指导工作的,到你们家喝杯茶是给你们家的面子。”
  女副镇长的丈夫一听是县领导,语气立即软了下来,赶忙倒茶递烟。高副县长哪有心思喝茶,趁谷国在教训女副镇长丈夫的时候,他迅速出了女副镇长的家门,钻进小车一溜烟跑了。估计高副县长就是到了家,小腿肚子还在抖个不停,好险啊!
  与谷国处理高副县长被人家堵在门里的事情比起来,宋来给史副市长秘密侦察女解说员的基本情况确实不算个事,不过史副市长不是高副县长,史副市长是市里领导,这样的事不可能明目张胆,秘密进行谨慎行事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宋来把这项秘密而神圣的任务交给了他,就等于是史副市长把任务交给了他,可是史副市长比不得高副县长,要是把事情搞砸了,一个电话下来,不见面就把你摆平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谷国也觉得肩上的担子沉重起来,这两天他也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要说调查一个人,确实是再小不过的事,一个电话就查清了,要是一个电话能查清的事,还能找到咱吗?宋来交待咱三遍都不止,一定要秘密侦察。
  谷国与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是好朋友,但他不敢打电话向田野了解女解说员的情况,他怕田野怀疑他想人家女孩的心思,要是田野的嘴不牢靠,这事不就砸了吗?要是传出去,在史副市长的眼里,咱不就是与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吗?那咱就冤枉了,就是给咱一百个胆子,咱也不敢跟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啊!
  于是他想到了田头乡分管工业的副乡长陆牧,陆牧是谷国的姐夫,前年从乡工业干事的位置上提拔当了副乡长,主要分管全乡的工业经济,“万国公园”项目是他和书记田野一起筹划建设的,接待市里领导视察调研也是他统筹安排的。对,找姐夫,那个美女解说员一定是姐夫安排的,于是他一个电话就把陆牧从乡下招了回来。
  “向你打听一个人,不过你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谷国认真的对姐夫说。
  “什么人这么神秘?”陆牧觉得小舅子神经兮兮的。
  因为是了解一个美丽的女孩,谷国觉得要把这事跟姐夫说清楚,要是不说清楚,姐夫也认为是他谷国在想人家女孩的心思。于是他把史副市长要求秘密侦查“万国公园”视察现场的女解说员的事跟姐夫说了一遍,并认真严肃的跟姐夫说:“这件事必须给咱保密,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姐夫临走时,他又啰嗦了一句,跟宋来交待他的一样:“你知咱知,要是有一个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要是在咱这放出去,你姐还不把咱吃了。”姐夫表态说。
  陆牧虽然表态说坚决不把史副市长了解女解说员的事告诉别人,但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他高兴得一夜没睡着觉,他觉得这件事在小小的田头乡就是个天大的事,史副市长看中了咱田头乡的女孩是咱田头乡人的骄傲,女解说员虽说是书记田野推荐的,但却是咱陆牧亲自安排的,就连女解说员的解说词都是咱亲自写的,要是女解说员成了史副市长的女人,兴许咱就能攀上市里的大领导,那还愁以后没有大官当啊!
  陆牧一上班就兴冲冲地走进书记田野的办公室,在汇报了有关工作后,悄悄地告诉田书记说:“你上次推荐当解说员的那个女孩运气真好!”
  “什么运气?”田书记问。
  “市里的史副市长看中了啊,听说有人正在为他们牵线搭桥呢。”陆牧小声的对田书记说。
  田书记听后愣住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两片嘴唇好久才合起来。他突然把手中的笔朝桌上一摔,冷着脸严肃地对陆牧说:“胡扯,瞎说,不准在外瞎说八道。”他把调门提得老高。
  陆牧见田书记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吓了一跳,但还是坚持他的观点:“千真万确,千真万确!”然后悄悄的退出门去。
  在他反身带门时,他听见田书记恶狠狠地朝着门说:“这件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要是哪个知道了,就是你王八蛋说的,妈的!”陆牧知道,田书记是在骂他,祸从口出啊!
  田书记和史副市长是多年的老战友,十年前从部队转役后,田书记在乡里当了副乡长,而史副市长在县上当了城管局长。十年中,田书记像是蜗牛一样好容易才爬上书记的位置上,而史副市长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不断地变动位置,从局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再到市里的副市长,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一路高歌,在战友们中,田书记最敬佩的就是史副市长,因为他正直正派,干净利落,工作上雷厉风行,生活上干干净净,是一个值得敬重学习的典范。
  陆牧的“小道消息”让田书记十分气愤,他虽然不相信战友会有这样的歪心邪念,但也疑心重重,毕竟时过境迁啊,官当大了,奉承的人肯定很多,哪有不变的啊,再说哪个男人不吃腥?他决定见见这个当了大官的老战友,要是陆牧的“小道消息”是假的,咱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要是真的,对不起啊,老战友,不怪咱不给面子,哼!
  听说老战友田野来访,史副市长非常高兴,推了几个重要的活动,专门在办公室接见了田书记。两位老战友天南海北的聊天,从部队聊到地方,又从地方聊到家庭,田书记问:“你家的史慧应该上班了吧?”史慧是史副市长的女儿,自小田书记就认识。
  “上班了,去年大学毕业后考的是市国土局。”史副市长对田书记说,接着他又问田书记:“田甜跟咱家史慧同龄,也应该毕业了吧?”田甜是田书记的女儿,小时候常和史慧在一起玩,史副市长再熟悉不过了。
  田书记说:“大学毕业了,单位没考上,待业在家呢。”
  史副市长关心的说:“没考上没关系,考单位的机会多呢,先找个班让孩子锻炼一下。”
  “咱让她在‘万国公园’当义工,她普通话讲得好,咱就叫她当个解说员,有客人参观时,咱让她给客人解说。”田书记说这话时,悄悄的瞄着史副市长的眼神。
  听说女讲解员是田书记的女儿,史副市长的脸“涮”的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再怎么镇静也掩饰不了他慌乱的心情,他觉得要是地上有个洞,他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不过他迅速又调整了过来,说:“你家田甜长得真好看,十年没见都认不出来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田书记在心里“哼”了一声,好看的女孩多了,眼睛看花了吧,再花也不能花到咱的女儿—你的大侄女头上来。史副市长一夜都没睡好觉。他经常睡不着觉,不过这夜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绞尽脑汁,夜不能寐。
  前几天,史副市长去基层视察调研,在田头乡一个叫“万国公园”的新建项目现场的门前停了下来。田头上彩旗飘扬,机声隆隆,县乡的各级领导陪着史副市长边走边看,在一块竖着丈把高的“万国公园”鸟瞰图旁,他们驻足观看。这时一个秀发披肩、身材袅娜、眉清目秀的女孩拿着话筒站了出来,带着柔和磁性的嗓音向调研视察的领导介绍“万国公园”的建设情况。
  史副市长一下子被眼前的美丽女孩惊呆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见几回,史副市长从局长一路走来,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从没见过有一个女孩长得这样的芭比伦娃娃似的美若天仙,那肤色就像剥了壳的鸡蛋皮。
  女孩介绍“万国公园”建设情况时,史副市长虽然眼看着绿水青山似的鸟瞰图,但余光却一直瞄在女孩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上。当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向他介绍“万国公园”发展的前景时,他竟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回来后,史副市长魂不守舍起来,开会眼睛常发呆,讲话时离题万里,从不越轨瞎想的他竟然胡思乱想起来,那个清新单纯楚楚动人的女孩总在他眼前晃动。
  有一天,史副市长把秘书处处长宋来叫来,悄悄的对宋来说:“你去给咱办一件事,这件事必须你一人知道。”然后对宋来耳语了几句。
  宋来连连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宋来临出去时,史副市长又严肃认真的对他说:“这件事你知咱知,必须秘密侦察,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必须的,必须的,请您一百个放心。”宋来赶忙表态。
  宋来是史副市长从田园县委办公室带过来的,可以说是嫡系中的嫡系,再见不得天的事只要交给他,那是皇上用太监,绝对放心。
  机灵的宋来这几天也看出了史副市长的心思,他跟随史副市长多年,对他来说,史副市长的生活空间基本就是透明的,他不仅佩服史副市长没有过一件绯闻轶事,更敬佩他豪迈质朴正派敢为的工作作风。
  史副市长下达密察令后,宋来也失眠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从不近女色的史副市长终于打起了女孩的主意,要知道一个副市长只要松一下口,还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投怀送抱,何况他身材魅悟相貌堂堂,一身阳刚之气。
  宋来想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史副市长决不是一个伪君子,而是一个真男人,古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那女孩确实美若天仙,不用说在咱市里难找,就是省城也找不出一个来,是男人咋会不动心呢?除非他不是男人。要是咱宋来能做到副市长,碰到“人间哪能几回见”的美女,不需要偷偷摸摸的秘密侦察,就是饭不吃觉不睡也要想法子去追到手。
  不过如何完成领导交办的秘密任务呢?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的把那个美丽女孩的基本情况搞到手,宋来心知肚明,他知道史副市长说的“基本情况”是什么,他觉得这是史副市长第一次交给他的神秘而又神圣的重大任务,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完成好,以报答史副市长对他的知遇之恩。
  宋来苦思冥想,那个美丽女孩在田头乡的项目现场做解说员,一定是田头乡的人了,可是他在田头乡无亲无友,怎么去了解呢,总不能一个电话打到田头乡去问。史副市长强调再三,这事绝对保密,要是公开去问,田头乡还不炸了锅,要是田头乡炸了锅,咱的饭碗估计也砸了。
  宋来感到任务重大,也开始魂不守舍起来,接电话常是答非所问,起草文件也时有条理不清,因此被李副秘书长批评了两次。
  那天宋来突发奇想,这算个屁事啊,这点小事都办不成,还能在领导身边混么?马上办,立即办。晚上加班后他连夜开车去了田园县,他要找田园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谷国。
  谷国是宋来的大学同学,在大学时两人好得就像是俩哑巴睡一头,没法说,毕业后两人又同时分配在一个县上。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宋来在县政府办给时任副县长的史副市长当秘书。宋来当上政府办主任后,谷国就来到政府办当了秘书,史副县长当上县委书记后,宋来自然也当了县委办主任,谷国自始也开始当了政府办秘书,宋来随史副市长去了市里后,谷国很快就坐到了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谷国的发展轨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为这事,谷国对老同学宋来是感激不尽。
  宋来对谷国的为人是深信不疑的。那年在大学读书,已经有了女朋友的宋来又爱上了低一个年级的女生小翠。小翠长得娇小玲珑,甜美可爱,宋来一见小翠就迷恋上了,在和女友打得火热的同时,又向小翠发起猛烈的进攻,终于在要毕业离校时拿下小翠这坐坚固的山头。
  可是毕业后由于工作的关系,宋来和小翠没能走到一起,仍然和同班的那个女友结了婚。宋来结婚前找到谷国,要求谷国千万不能把他和小翠的事说出去,他请谷国把小翠的事永远烂到肚子里去,今生也不要拿出来晒,宋来知道,要是谷国把这事说出来,他和老婆的关系就得完蛋。谷国对天发誓,要是哪个把这事说出来,走路遇见鬼,吃饭嗑掉牙。
  宋来深夜来访,让谷国吃了一惊。谷国知道,宋来给史副市长当处长,忙得是眉毛上失火没手拍。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他是不会亲自上门找他的,而且是深夜来访,肯定有重大事情。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急忙向政府办公室赶去。
  一见面,两个老同学热情相拥。宋来开门见山地对谷国说:“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请你帮忙,你可一定要帮咱摆平噢!”
  谷国笑着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是自家兄弟,你的事就是咱的事。”
  “其实你也不用亲自跑过来,给咱打个电话就行了。”谷国又说。
  宋来诡秘的说:“这可不是一般的事,要不然咱也不会专门来找你。”
  “只要咱能办得到,砸锅卖铁咱也帮你办到位,说吧,什么事?”谷国依然是那样的爽快干脆。
  宋来轻声而严肃地说:“不过你要向咱保证,这事你知咱知,必须保守秘密,如果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谷国肯定地说:“放心吧,在这个场子上混,咱也不是不懂规矩。”谷国说得是实话,他是很有“场面意识”的人,是经受过考验的。
  宋来把嘴处到谷国的耳朵旁,把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侦察田头乡那个女解说员的事跟他细说了一遍。谷国一听,笑着说:“咱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事根本就不是个事,放心吧,包在咱身上,要是办不好,你叫史副市长把咱给办了。”
  宋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到底是铁杆哥们,兄弟有难,拨刀相助啊!
  临走时,宋来再三拜托谷国说:“这件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别人知道了,咱的饭碗也没了。”
  谷国有点生气了:“怎么了?对咱也不放心?放心吧,天知地知,你知咱知!”
  宋来走后,谷国觉得宋来的悟性太不高了,这样的小事还要领导亲自交待吗?领导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动作,作为一个常在领导身边的贴身人员能不心领神会?要是这一点基本能力都没有,还怎么在领导身边混呢?当初史副市长在田头乡调研时,当那个美丽漂亮的女解说员向史副市长解说时,他难道就没发现史副市长有异样的表情?他难道就没有领会史副市长的心里想法?咱这个老同学啊,你的洞察理解能力怎么就这么差呢!他怀疑宋来是用什么方法在史副市长身边混了这么多年。
  谷国又觉得宋来太小题大作了,这样的事搞得神经兮兮的,要知道,这样的事越是神经兮兮神神秘秘越是容易拖出马脚露出破绽,必须镇定自如从容自若。
  “这也算个事!”谷国摇了摇头,笑着想。
  这确实不算个事。
  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时,经常陪教育局胡局长到学校去检查指导工作。谷国陪胡局长检查指导工作,除了帮胡局长拎提包端茶杯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为胡局长写讲话稿时收集材料。
  胡局长非常满意谷国的机智灵敏,他几乎想什么谷国就懂什么,就好像谷国是他肚里的蛔虫一样。有一次,谷国陪胡局长去乡下一个学校检查指导,在校长室刚一落坐,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老师过来给局长倒茶,美女老师那楚楚动人的身姿和高雅端庄的气质一下子就把胡局长吸引住了,瞬间的几个眼神,就让谷国捕捉到了。他当机立断改变了检查指导的议程,把原来定好的听老师座谈改为听老师讲课,尽管他事先没有征得胡局长的同意。
  校长问:“听什么课?”因为检查指导通知上没有这项内容。
  没等胡局长讲话,谷国随手朝倒茶的美女老师一指说:“就听听这位老师的吧。”
  事后,胡局长不仅没有批评谷国临时改变检查内容,还对谷国临时应变的能力大加赞赏,他甚至在班子会上严厉的批评班子成员,说有的班子成员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混的,脑子被浆糊灌过了,连办公室的小谷都不如。
  局长亲自听一个老师讲课,是这位老师的光荣,更是这个学校的光荣。在暑期选拔优秀老师进县城重点学校任教时,这位美女老师意想不到的进了梦寐以求的县城重点学校。美女老师意外地进了县城重点学校,但在那个学校的老师们看来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后来胡局长和这个进城任教的美女老师到底有没有关系,咱也不去多叙了,大家慢慢地去想像吧。
  谷国笑话宋来小题大作也不是没有道理,牵线搭桥投其所好是为官处世之道,这在聪明伶俐机智敏捷的人面前是小事一桩小茶一碟,在循规蹈矩老实本份的面前就显得愚笨了,不过在危急时刻帮助领导逢凶化吉那才是真本事硬功夫。
  谷国到县政府办当秘书后,主要服务于一个刚从乡里提拔上来的高副县长。高副县长在乡下当书记时,沾花惹草惯了,他的这个癖好在自己一上任之际就被习惯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谷国摸准了,他很快就发现高副县长对一个很有风姿的女副乡长有意思,就经常通知女副乡长来县上汇报工作,这样汇报就变成了投抱,很快高副县长与女副乡长就来了热度。
  “小谷啊,不能老麻烦基层同志大老远的跑来汇报,咱要多下去走走听听啊!”一次高副县长眯着眼睛对谷国说。
  谷国立即领会了高副县长的意思,女副镇长汇报得勤了,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县政府机关百十号人挤出一团,谁是谁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副镇长常往自己的办公室跑,这让高副县长情以何堪!
  谷国很快了解到女副镇长的丈夫是个搞运输的生意人,常在外奔波,于是他在陪高副县长下乡调研时安排去女副镇长家去喝茶,谷国想要是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他就借口有事,为高副县长创造空间。
  那天在女副镇长家喝茶时,谷国见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就借口说出去打电话,把高副县长一个人留在女副镇长的家里。女副镇长早已心领神会,她早就从高副县长炽热的眼睛里看出他的热情,要是和高副县长攀上关系,难道还愁没有发展前途?今天这个机会一定不能放过。没曾想,当她刚抬屁股想过去拉高副县长的手时,门锁一响,女副镇长的丈夫进来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本来要拉一车货跑长途的,还没上高速,车胎爆了,正找几个人修理呢,所以他又返回来,打算改天出发。女副镇长的丈夫一进门,见一个男人坐在家里,他先是一愣,然后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对高副县长说:“你是什么人?干嘛在咱家里?”
  高副县长和女副镇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懞了,两个人怎么也没想到女副镇长的丈夫在这个令人心跳的时刻破门而入,这不亚于在一盆熊熊燃烧的热火上猛地浇上一盆凉水。
  女副镇长羞愧无比,高副县长也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其实也无话可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一个大男人在人家老婆的屋子里,而且还关着门,能有什么好事呢。
  就在他们这样僵局着的时候,突然桌子被拍了一个响亮,谷国进来了,他冲女副镇长的丈夫吼着:“你嚷什么呢,为啥咱们就不能来你们家,你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
  “你们是什么人?”女副镇长的丈夫好像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吓懞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这一愣,谷国讲话的底气就上来了,他义正词严地对女副镇长的丈夫说:“咱们是县上的领导,是来检查指导工作的,到你们家喝杯茶是给你们家的面子。”
  女副镇长的丈夫一听是县领导,语气立即软了下来,赶忙倒茶递烟。高副县长哪有心思喝茶,趁谷国在教训女副镇长丈夫的时候,他迅速出了女副镇长的家门,钻进小车一溜烟跑了。估计高副县长就是到了家,小腿肚子还在抖个不停,好险啊!
  与谷国处理高副县长被人家堵在门里的事情比起来,宋来给史副市长秘密侦察女解说员的基本情况确实不算个事,不过史副市长不是高副县长,史副市长是市里领导,这样的事不可能明目张胆,秘密进行谨慎行事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宋来把这项秘密而神圣的任务交给了他,就等于是史副市长把任务交给了他,可是史副市长比不得高副县长,要是把事情搞砸了,一个电话下来,不见面就把你摆平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谷国也觉得肩上的担子沉重起来,这两天他也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要说调查一个人,确实是再小不过的事,一个电话就查清了,要是一个电话能查清的事,还能找到咱吗?宋来交待咱三遍都不止,一定要秘密侦察。
  谷国与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是好朋友,但他不敢打电话向田野了解女解说员的情况,他怕田野怀疑他想人家女孩的心思,要是田野的嘴不牢靠,这事不就砸了吗?要是传出去,在史副市长的眼里,咱不就是与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吗?那咱就冤枉了,就是给咱一百个胆子,咱也不敢跟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啊!
  于是他想到了田头乡分管工业的副乡长陆牧,陆牧是谷国的姐夫,前年从乡工业干事的位置上提拔当了副乡长,主要分管全乡的工业经济,“万国公园”项目是他和书记田野一起筹划建设的,接待市里领导视察调研也是他统筹安排的。对,找姐夫,那个美女解说员一定是姐夫安排的,于是他一个电话就把陆牧从乡下招了回来。
  “向你打听一个人,不过你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谷国认真的对姐夫说。
  “什么人这么神秘?”陆牧觉得小舅子神经兮兮的。
  因为是了解一个美丽的女孩,谷国觉得要把这事跟姐夫说清楚,要是不说清楚,姐夫也认为是他谷国在想人家女孩的心思。于是他把史副市长要求秘密侦查“万国公园”视察现场的女解说员的事跟姐夫说了一遍,并认真严肃的跟姐夫说:“这件事必须给咱保密,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姐夫临走时,他又啰嗦了一句,跟宋来交待他的一样:“你知咱知,要是有一个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要是在咱这放出去,你姐还不把咱吃了。”姐夫表态说。
  陆牧虽然表态说坚决不把史副市长了解女解说员的事告诉别人,但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他高兴得一夜没睡着觉,他觉得这件事在小小的田头乡就是个天大的事,史副市长看中了咱田头乡的女孩是咱田头乡人的骄傲,女解说员虽说是书记田野推荐的,但却是咱陆牧亲自安排的,就连女解说员的解说词都是咱亲自写的,要是女解说员成了史副市长的女人,兴许咱就能攀上市里的大领导,那还愁以后没有大官当啊!
  陆牧一上班就兴冲冲地走进书记田野的办公室,在汇报了有关工作后,悄悄地告诉田书记说:“你上次推荐当解说员的那个女孩运气真好!”
  “什么运气?”田书记问。
  “市里的史副市长看中了啊,听说有人正在为他们牵线搭桥呢。”陆牧小声的对田书记说。
  田书记听后愣住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两片嘴唇好久才合起来。他突然把手中的笔朝桌上一摔,冷着脸严肃地对陆牧说:“胡扯,瞎说,不准在外瞎说八道。”他把调门提得老高。
  陆牧见田书记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吓了一跳,但还是坚持他的观点:“千真万确,千真万确!”然后悄悄的退出门去。
  在他反身带门时,他听见田书记恶狠狠地朝着门说:“这件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要是哪个知道了,就是你王八蛋说的,妈的!”陆牧知道,田书记是在骂他,祸从口出啊!
  田书记和史副市长是多年的老战友,十年前从部队转役后,田书记在乡里当了副乡长,而史副市长在县上当了城管局长。十年中,田书记像是蜗牛一样好容易才爬上书记的位置上,而史副市长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不断地变动位置,从局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再到市里的副市长,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一路高歌,在战友们中,田书记最敬佩的就是史副市长,因为他正直正派,干净利落,工作上雷厉风行,生活上干干净净,是一个值得敬重学习的典范。
  陆牧的“小道消息”让田书记十分气愤,他虽然不相信战友会有这样的歪心邪念,但也疑心重重,毕竟时过境迁啊,官当大了,奉承的人肯定很多,哪有不变的啊,再说哪个男人不吃腥?他决定见见这个当了大官的老战友,要是陆牧的“小道消息”是假的,咱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要是真的,对不起啊,老战友,不怪咱不给面子,哼!
  听说老战友田野来访,史副市长非常高兴,推了几个重要的活动,专门在办公室接见了田书记。两位老战友天南海北的聊天,从部队聊到地方,又从地方聊到家庭,田书记问:“你家的史慧应该上班了吧?”史慧是史副市长的女儿,自小田书记就认识。
  “上班了,去年大学毕业后考的是市国土局。”史副市长对田书记说,接着他又问田书记:“田甜跟咱家史慧同龄,也应该毕业了吧?”田甜是田书记的女儿,小时候常和史慧在一起玩,史副市长再熟悉不过了。
  田书记说:“大学毕业了,单位没考上,待业在家呢。”
  史副市长关心的说:“没考上没关系,考单位的机会多呢,先找个班让孩子锻炼一下。”
  “咱让她在‘万国公园’当义工,她普通话讲得好,咱就叫她当个解说员,有客人参观时,咱让她给客人解说。”田书记说这话时,悄悄的瞄着史副市长的眼神。
  听说女讲解员是田书记的女儿,史副市长的脸“涮”的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再怎么镇静也掩饰不了他慌乱的心情,他觉得要是地上有个洞,他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不过他迅速又调整了过来,说:“你家田甜长得真好看,十年没见都认不出来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田书记在心里“哼”了一声,好看的女孩多了,眼睛看花了吧,再花也不能花到咱的女儿—你的大侄女头上来。史副市长一夜都没睡好觉。他经常睡不着觉,不过这夜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绞尽脑汁,夜不能寐。
  前几天,史副市长去基层视察调研,在田头乡一个叫“万国公园”的新建项目现场的门前停了下来。田头上彩旗飘扬,机声隆隆,县乡的各级领导陪着史副市长边走边看,在一块竖着丈把高的“万国公园”鸟瞰图旁,他们驻足观看。这时一个秀发披肩、身材袅娜、眉清目秀的女孩拿着话筒站了出来,带着柔和磁性的嗓音向调研视察的领导介绍“万国公园”的建设情况。
  史副市长一下子被眼前的美丽女孩惊呆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见几回,史副市长从局长一路走来,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从没见过有一个女孩长得这样的芭比伦娃娃似的美若天仙,那肤色就像剥了壳的鸡蛋皮。
  女孩介绍“万国公园”建设情况时,史副市长虽然眼看着绿水青山似的鸟瞰图,但余光却一直瞄在女孩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上。当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向他介绍“万国公园”发展的前景时,他竟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回来后,史副市长魂不守舍起来,开会眼睛常发呆,讲话时离题万里,从不越轨瞎想的他竟然胡思乱想起来,那个清新单纯楚楚动人的女孩总在他眼前晃动。
  有一天,史副市长把秘书处处长宋来叫来,悄悄的对宋来说:“你去给咱办一件事,这件事必须你一人知道。”然后对宋来耳语了几句。
  宋来连连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宋来临出去时,史副市长又严肃认真的对他说:“这件事你知咱知,必须秘密侦察,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必须的,必须的,请您一百个放心。”宋来赶忙表态。
  宋来是史副市长从田园县委办公室带过来的,可以说是嫡系中的嫡系,再见不得天的事只要交给他,那是皇上用太监,绝对放心。
  机灵的宋来这几天也看出了史副市长的心思,他跟随史副市长多年,对他来说,史副市长的生活空间基本就是透明的,他不仅佩服史副市长没有过一件绯闻轶事,更敬佩他豪迈质朴正派敢为的工作作风。
  史副市长下达密察令后,宋来也失眠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从不近女色的史副市长终于打起了女孩的主意,要知道一个副市长只要松一下口,还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投怀送抱,何况他身材魅悟相貌堂堂,一身阳刚之气。
  宋来想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史副市长决不是一个伪君子,而是一个真男人,古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那女孩确实美若天仙,不用说在咱市里难找,就是省城也找不出一个来,是男人咋会不动心呢?除非他不是男人。要是咱宋来能做到副市长,碰到“人间哪能几回见”的美女,不需要偷偷摸摸的秘密侦察,就是饭不吃觉不睡也要想法子去追到手。
  不过如何完成领导交办的秘密任务呢?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的把那个美丽女孩的基本情况搞到手,宋来心知肚明,他知道史副市长说的“基本情况”是什么,他觉得这是史副市长第一次交给他的神秘而又神圣的重大任务,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完成好,以报答史副市长对他的知遇之恩。
  宋来苦思冥想,那个美丽女孩在田头乡的项目现场做解说员,一定是田头乡的人了,可是他在田头乡无亲无友,怎么去了解呢,总不能一个电话打到田头乡去问。史副市长强调再三,这事绝对保密,要是公开去问,田头乡还不炸了锅,要是田头乡炸了锅,咱的饭碗估计也砸了。
  宋来感到任务重大,也开始魂不守舍起来,接电话常是答非所问,起草文件也时有条理不清,因此被李副秘书长批评了两次。
  那天宋来突发奇想,这算个屁事啊,这点小事都办不成,还能在领导身边混么?马上办,立即办。晚上加班后他连夜开车去了田园县,他要找田园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谷国。
  谷国是宋来的大学同学,在大学时两人好得就像是俩哑巴睡一头,没法说,毕业后两人又同时分配在一个县上。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宋来在县政府办给时任副县长的史副市长当秘书。宋来当上政府办主任后,谷国就来到政府办当了秘书,史副县长当上县委书记后,宋来自然也当了县委办主任,谷国自始也开始当了政府办秘书,宋来随史副市长去了市里后,谷国很快就坐到了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谷国的发展轨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为这事,谷国对老同学宋来是感激不尽。
  宋来对谷国的为人是深信不疑的。那年在大学读书,已经有了女朋友的宋来又爱上了低一个年级的女生小翠。小翠长得娇小玲珑,甜美可爱,宋来一见小翠就迷恋上了,在和女友打得火热的同时,又向小翠发起猛烈的进攻,终于在要毕业离校时拿下小翠这坐坚固的山头。
  可是毕业后由于工作的关系,宋来和小翠没能走到一起,仍然和同班的那个女友结了婚。宋来结婚前找到谷国,要求谷国千万不能把他和小翠的事说出去,他请谷国把小翠的事永远烂到肚子里去,今生也不要拿出来晒,宋来知道,要是谷国把这事说出来,他和老婆的关系就得完蛋。谷国对天发誓,要是哪个把这事说出来,走路遇见鬼,吃饭嗑掉牙。
  宋来深夜来访,让谷国吃了一惊。谷国知道,宋来给史副市长当处长,忙得是眉毛上失火没手拍。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他是不会亲自上门找他的,而且是深夜来访,肯定有重大事情。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急忙向政府办公室赶去。
  一见面,两个老同学热情相拥。宋来开门见山地对谷国说:“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请你帮忙,你可一定要帮咱摆平噢!”
  谷国笑着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是自家兄弟,你的事就是咱的事。”
  “其实你也不用亲自跑过来,给咱打个电话就行了。”谷国又说。
  宋来诡秘的说:“这可不是一般的事,要不然咱也不会专门来找你。”
  “只要咱能办得到,砸锅卖铁咱也帮你办到位,说吧,什么事?”谷国依然是那样的爽快干脆。
  宋来轻声而严肃地说:“不过你要向咱保证,这事你知咱知,必须保守秘密,如果有一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谷国肯定地说:“放心吧,在这个场子上混,咱也不是不懂规矩。”谷国说得是实话,他是很有“场面意识”的人,是经受过考验的。
  宋来把嘴处到谷国的耳朵旁,把史副市长要求他秘密侦察田头乡那个女解说员的事跟他细说了一遍。谷国一听,笑着说:“咱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事根本就不是个事,放心吧,包在咱身上,要是办不好,你叫史副市长把咱给办了。”
  宋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到底是铁杆哥们,兄弟有难,拨刀相助啊!
  临走时,宋来再三拜托谷国说:“这件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别人知道了,咱的饭碗也没了。”
  谷国有点生气了:“怎么了?对咱也不放心?放心吧,天知地知,你知咱知!”
  宋来走后,谷国觉得宋来的悟性太不高了,这样的小事还要领导亲自交待吗?领导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动作,作为一个常在领导身边的贴身人员能不心领神会?要是这一点基本能力都没有,还怎么在领导身边混呢?当初史副市长在田头乡调研时,当那个美丽漂亮的女解说员向史副市长解说时,他难道就没发现史副市长有异样的表情?他难道就没有领会史副市长的心里想法?咱这个老同学啊,你的洞察理解能力怎么就这么差呢!他怀疑宋来是用什么方法在史副市长身边混了这么多年。
  谷国又觉得宋来太小题大作了,这样的事搞得神经兮兮的,要知道,这样的事越是神经兮兮神神秘秘越是容易拖出马脚露出破绽,必须镇定自如从容自若。
  “这也算个事!”谷国摇了摇头,笑着想。
  这确实不算个事。
  谷国在县教育局当秘书时,经常陪教育局胡局长到学校去检查指导工作。谷国陪胡局长检查指导工作,除了帮胡局长拎提包端茶杯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为胡局长写讲话稿时收集材料。
  胡局长非常满意谷国的机智灵敏,他几乎想什么谷国就懂什么,就好像谷国是他肚里的蛔虫一样。有一次,谷国陪胡局长去乡下一个学校检查指导,在校长室刚一落坐,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老师过来给局长倒茶,美女老师那楚楚动人的身姿和高雅端庄的气质一下子就把胡局长吸引住了,瞬间的几个眼神,就让谷国捕捉到了。他当机立断改变了检查指导的议程,把原来定好的听老师座谈改为听老师讲课,尽管他事先没有征得胡局长的同意。
  校长问:“听什么课?”因为检查指导通知上没有这项内容。
  没等胡局长讲话,谷国随手朝倒茶的美女老师一指说:“就听听这位老师的吧。”
  事后,胡局长不仅没有批评谷国临时改变检查内容,还对谷国临时应变的能力大加赞赏,他甚至在班子会上严厉的批评班子成员,说有的班子成员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混的,脑子被浆糊灌过了,连办公室的小谷都不如。
  局长亲自听一个老师讲课,是这位老师的光荣,更是这个学校的光荣。在暑期选拔优秀老师进县城重点学校任教时,这位美女老师意想不到的进了梦寐以求的县城重点学校。美女老师意外地进了县城重点学校,但在那个学校的老师们看来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后来胡局长和这个进城任教的美女老师到底有没有关系,咱也不去多叙了,大家慢慢地去想像吧。
  谷国笑话宋来小题大作也不是没有道理,牵线搭桥投其所好是为官处世之道,这在聪明伶俐机智敏捷的人面前是小事一桩小茶一碟,在循规蹈矩老实本份的面前就显得愚笨了,不过在危急时刻帮助领导逢凶化吉那才是真本事硬功夫。
  谷国到县政府办当秘书后,主要服务于一个刚从乡里提拔上来的高副县长。高副县长在乡下当书记时,沾花惹草惯了,他的这个癖好在自己一上任之际就被习惯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谷国摸准了,他很快就发现高副县长对一个很有风姿的女副乡长有意思,就经常通知女副乡长来县上汇报工作,这样汇报就变成了投抱,很快高副县长与女副乡长就来了热度。
  “小谷啊,不能老麻烦基层同志大老远的跑来汇报,咱要多下去走走听听啊!”一次高副县长眯着眼睛对谷国说。
  谷国立即领会了高副县长的意思,女副镇长汇报得勤了,连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县政府机关百十号人挤出一团,谁是谁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女副镇长常往自己的办公室跑,这让高副县长情以何堪!
  谷国很快了解到女副镇长的丈夫是个搞运输的生意人,常在外奔波,于是他在陪高副县长下乡调研时安排去女副镇长家去喝茶,谷国想要是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他就借口有事,为高副县长创造空间。
  那天在女副镇长家喝茶时,谷国见女副镇长的丈夫不在家,就借口说出去打电话,把高副县长一个人留在女副镇长的家里。女副镇长早已心领神会,她早就从高副县长炽热的眼睛里看出他的热情,要是和高副县长攀上关系,难道还愁没有发展前途?今天这个机会一定不能放过。没曾想,当她刚抬屁股想过去拉高副县长的手时,门锁一响,女副镇长的丈夫进来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本来要拉一车货跑长途的,还没上高速,车胎爆了,正找几个人修理呢,所以他又返回来,打算改天出发。女副镇长的丈夫一进门,见一个男人坐在家里,他先是一愣,然后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对高副县长说:“你是什么人?干嘛在咱家里?”
  高副县长和女副镇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懞了,两个人怎么也没想到女副镇长的丈夫在这个令人心跳的时刻破门而入,这不亚于在一盆熊熊燃烧的热火上猛地浇上一盆凉水。
  女副镇长羞愧无比,高副县长也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其实也无话可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一个大男人在人家老婆的屋子里,而且还关着门,能有什么好事呢。
  就在他们这样僵局着的时候,突然桌子被拍了一个响亮,谷国进来了,他冲女副镇长的丈夫吼着:“你嚷什么呢,为啥咱们就不能来你们家,你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
  “你们是什么人?”女副镇长的丈夫好像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吓懞了。
  女副镇长的丈夫这一愣,谷国讲话的底气就上来了,他义正词严地对女副镇长的丈夫说:“咱们是县上的领导,是来检查指导工作的,到你们家喝杯茶是给你们家的面子。”
  女副镇长的丈夫一听是县领导,语气立即软了下来,赶忙倒茶递烟。高副县长哪有心思喝茶,趁谷国在教训女副镇长丈夫的时候,他迅速出了女副镇长的家门,钻进小车一溜烟跑了。估计高副县长就是到了家,小腿肚子还在抖个不停,好险啊!
  与谷国处理高副县长被人家堵在门里的事情比起来,宋来给史副市长秘密侦察女解说员的基本情况确实不算个事,不过史副市长不是高副县长,史副市长是市里领导,这样的事不可能明目张胆,秘密进行谨慎行事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宋来把这项秘密而神圣的任务交给了他,就等于是史副市长把任务交给了他,可是史副市长比不得高副县长,要是把事情搞砸了,一个电话下来,不见面就把你摆平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谷国也觉得肩上的担子沉重起来,这两天他也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要说调查一个人,确实是再小不过的事,一个电话就查清了,要是一个电话能查清的事,还能找到咱吗?宋来交待咱三遍都不止,一定要秘密侦察。
  谷国与田头乡党委书记田野是好朋友,但他不敢打电话向田野了解女解说员的情况,他怕田野怀疑他想人家女孩的心思,要是田野的嘴不牢靠,这事不就砸了吗?要是传出去,在史副市长的眼里,咱不就是与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吗?那咱就冤枉了,就是给咱一百个胆子,咱也不敢跟市里领导争花夺草啊!
  于是他想到了田头乡分管工业的副乡长陆牧,陆牧是谷国的姐夫,前年从乡工业干事的位置上提拔当了副乡长,主要分管全乡的工业经济,“万国公园”项目是他和书记田野一起筹划建设的,接待市里领导视察调研也是他统筹安排的。对,找姐夫,那个美女解说员一定是姐夫安排的,于是他一个电话就把陆牧从乡下招了回来。
  “向你打听一个人,不过你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谷国认真的对姐夫说。
  “什么人这么神秘?”陆牧觉得小舅子神经兮兮的。
  因为是了解一个美丽的女孩,谷国觉得要把这事跟姐夫说清楚,要是不说清楚,姐夫也认为是他谷国在想人家女孩的心思。于是他把史副市长要求秘密侦查“万国公园”视察现场的女解说员的事跟姐夫说了一遍,并认真严肃的跟姐夫说:“这件事必须给咱保密,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姐夫临走时,他又啰嗦了一句,跟宋来交待他的一样:“你知咱知,要是有一个人知道就是你说的。”
  “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要是在咱这放出去,你姐还不把咱吃了。”姐夫表态说。
  陆牧虽然表态说坚决不把史副市长了解女解说员的事告诉别人,但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他高兴得一夜没睡着觉,他觉得这件事在小小的田头乡就是个天大的事,史副市长看中了咱田头乡的女孩是咱田头乡人的骄傲,女解说员虽说是书记田野推荐的,但却是咱陆牧亲自安排的,就连女解说员的解说词都是咱亲自写的,要是女解说员成了史副市长的女人,兴许咱就能攀上市里的大领导,那还愁以后没有大官当啊!
  陆牧一上班就兴冲冲地走进书记田野的办公室,在汇报了有关工作后,悄悄地告诉田书记说:“你上次推荐当解说员的那个女孩运气真好!”
  “什么运气?”田书记问。
  “市里的史副市长看中了啊,听说有人正在为他们牵线搭桥呢。”陆牧小声的对田书记说。
  田书记听后愣住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两片嘴唇好久才合起来。他突然把手中的笔朝桌上一摔,冷着脸严肃地对陆牧说:“胡扯,瞎说,不准在外瞎说八道。”他把调门提得老高。
  陆牧见田书记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吓了一跳,但还是坚持他的观点:“千真万确,千真万确!”然后悄悄的退出门去。
  在他反身带门时,他听见田书记恶狠狠地朝着门说:“这件事不准让任何人知道,要是哪个知道了,就是你王八蛋说的,妈的!”陆牧知道,田书记是在骂他,祸从口出啊!
  田书记和史副市长是多年的老战友,十年前从部队转役后,田书记在乡里当了副乡长,而史副市长在县上当了城管局长。十年中,田书记像是蜗牛一样好容易才爬上书记的位置上,而史副市长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不断地变动位置,从局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再到市里的副市长,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一路高歌,在战友们中,田书记最敬佩的就是史副市长,因为他正直正派,干净利落,工作上雷厉风行,生活上干干净净,是一个值得敬重学习的典范。
  陆牧的“小道消息”让田书记十分气愤,他虽然不相信战友会有这样的歪心邪念,但也疑心重重,毕竟时过境迁啊,官当大了,奉承的人肯定很多,哪有不变的啊,再说哪个男人不吃腥?他决定见见这个当了大官的老战友,要是陆牧的“小道消息”是假的,咱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要是真的,对不起啊,老战友,不怪咱不给面子,哼!
  听说老战友田野来访,史副市长非常高兴,推了几个重要的活动,专门在办公室接见了田书记。两位老战友天南海北的聊天,从部队聊到地方,又从地方聊到家庭,田书记问:“你家的史慧应该上班了吧?”史慧是史副市长的女儿,自小田书记就认识。
  “上班了,去年大学毕业后考的是市国土局。”史副市长对田书记说,接着他又问田书记:“田甜跟咱家史慧同龄,也应该毕业了吧?”田甜是田书记的女儿,小时候常和史慧在一起玩,史副市长再熟悉不过了。
  田书记说:“大学毕业了,单位没考上,待业在家呢。”
  史副市长关心的说:“没考上没关系,考单位的机会多呢,先找个班让孩子锻炼一下。”
  “咱让她在‘万国公园’当义工,她普通话讲得好,咱就叫她当个解说员,有客人参观时,咱让她给客人解说。”田书记说这话时,悄悄的瞄着史副市长的眼神。
  听说女讲解员是田书记的女儿,史副市长的脸“涮”的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再怎么镇静也掩饰不了他慌乱的心情,他觉得要是地上有个洞,他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不过他迅速又调整了过来,说:“你家田甜长得真好看,十年没见都认不出来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田书记在心里“哼”了一声,好看的女孩多了,眼睛看花了吧,再花也不能花到咱的女儿—你的大侄女头上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心泉
下一篇: 再不做冤大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