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做冤大头

这半个月,玉莲如坐针毡,握着手机却不敢打电话询问,女儿要真出个啥事,她后半生就全完了呀,女儿可是她押在程少楠身上的宝,有了她,她才能锦衣玉食,才能过她女皇般的奢靡生活。
  她一生最得意的一件作品,就是怀上念清,因有念清,程少楠的钱源源不断流入她口袋,她挥金如土,她挥得一点都不心疼,程少楠就是她的银行,不,是国库,程念清就是国库那把钥匙,而这把钥匙完全由她掌控,如同皇帝赐予的腰牌,进进出出无人敢挡。
  都说程家是方园百里见识广博的大方之家,那又怎样,不照样替她养孩子,供她吃喝玩乐?如今再加上个孟小麦。是,你程少楠心尖上的女人又怎样,不也给我女儿当牛做马忙得团团转?而我,就是掌控全局的女皇!哪天惹毛了我,或老娘不想玩了,玩不动了,把程念清这枚原子弹往程家一扔,让你们和小日本广岛一样,片甲不留寸草不生。
  玉莲每天早上醒来,忍不住就会仰天大笑,或在花园里跳一段没有章法的广场舞泄喜,日子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你程少楠把我当棵草,自然有人把我当个宝,我用你的钱给小鲜肉买房买车,自然也是他们心尖上的人,把我伺候得舒服到骨头里。
  然而,令她措手不及的是,这枚原子弹过早爆炸了,打乱了她全盘计划。接下来程少楠会采取啥手段对付她,她真的不敢想像。断她财路是肯定的,她已残花败柳,没有钱,谁会来伺候她?问题是,她还没玩够,还想好好享受几年。问题是,清风舍的医院不知还会不会给不是他的她的女儿,医院可是赚大钱的机构啊。
  这些天早上醒来,玉莲不再仰天大笑,而是仰天长叹,连走路都没了章法,常常想去厨房,一抬头发现是卫生间。玉莲真正感觉到了报应,原来传说中的报应是真真存在的,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这世上真没秘密可言,她隐藏得够深够好了,深到自己都忘记还有这个秘密,好到自己都深信程念清就是你程少楠亲生女儿。怎会想到女儿一根手指,捅破了这个惊天秘密。
  半个月了,没消息来说明女儿有救,说明程少楠还是把她当女儿全力以赴救她。女儿身上流的虽然不是他的血,但女儿对他的亲远远超过她,而她要的这就是这个效果,不然怎么可能心甘尽愿意把他前半生打拚下来的半壁江山全部奉送给她们娘俩。她假装和他抢女儿,实则是抢他的战果,她又赢了,当然她也失落,他把孟小麦看得比江山重。所以,当李丽来挑唆她时,她去了,权当去撒些胡椒粉,哪知又笨又傻的孟小麦会中招,差点丢了性命。虽然她玉莲识的字没她多,论计谋论狠毒,再加一百个孟小麦也不是她对手,除非上毒妇肚里来个轮回。
  忽然女儿发来短信:“我已回清水港,很好,勿念。”
  玉莲一阵惊喜,女儿性命无碍了?回了清水港?他们还认她还要她呀,上帝保佑,只要程少楠还认这个女儿,她是不是就可以继续高枕无忧?转而又不满,叫声妈会死啊,你是我的女儿好不好?
  玉莲确实属于精明一类的女人,要想不劳而获,必须学精明不是?最好成精。
  知道女儿出院回清水港,她开始出动了,迟则生变,她怕程少楠冻结她的银行卡,她必须提前作准备,把卡里的钱全部领出来,虽然女儿那部分没有女儿出面她动不了,好在已从女儿手里以莫须有的名目转移了不少,比如车坏了要换,比如买高额保险,比如整修院子,比如看上哪哪商铺,比如做个投资,美其名是为女儿积累资产,她又带不走。她吃定女儿不耐烦她的纠缠不休,一来二往,骗局成功。就这部分,足够她锦衣玉食到百年。因要领取的现金数目大,她必须预约,并分期领取。
  然而,她才领了一百万,银行告知卡被冻结,玉莲气坏了,真冻结了?心思单纯的女儿肯定还没转过这个弯,除了程少楠还有谁?她早已不是他老婆,按例他是冻结不了的,银行这么做是违规操作,只要她上告,银行定吃不了兜着走。可玉莲却不敢,她若一告,彻底是个穷光蛋,包括这幢豪宅。程少楠料定她不敢才敢和银行违规操作。好啊程少楠,你来狠的,别怪我来毒的。
  玉莲编了一条短信:“如果不想你父母和念清知道这个秘密,乖乖解冻。”
  “无所谓,正愁没法开口,正好把你女儿名正言顺还给你。”
  玉莲发起呆来,还给她?还“你女儿”?这个还字,说明一旦世人皆知程念清不是他女儿,她什么都捞不到,捞到的那些也会被他收回,像冻结她的卡一样,把给女儿的股份都冻结了。天那,从此以后再玩不了他了?怎么办怎么办,说了什么都没有,不说他说不定顾及老人和女儿,能像往日一样待念清。
  再一想,只是属于她的被收回,只要女儿的股份在,女儿不会不管她,毕竟是她亲生女儿,零用钱不会少,只是不能和往日一样挥霍了。好在领了一百万,过段时间再以莫须有的名目问女儿要上几百万,余生还能奢靡奢靡。
  玉莲见威胁不到程少楠,只好保持沉默静观其变。接下来,她开始想办法怎样向女儿索取更多,那些莫须有的名目,该作个统计才是。
  而程少楠真是这么想的,他不能再让玉莲用这事来要挟他,不能再像傻子一样被她玩于股掌当冤大头。从现在开始,她别想用到他一分钱,女儿的股份他会帮她打理,如果她想公布这个秘密,他不会阻止,但他料定她不敢公开,她不会不为女儿的以后考虑,跟着他,该女儿的他一分不会少,跟着她,虽然他会让女儿衣食无忧,但不可能是全部了,他会更多考虑小麦和禾风。
  在回廊上,程少楠把玉莲的短信给小麦看,小麦看见他的回复不禁脸呈忧色:“她真说出来怎么办?”
  “说出来就还给她。”
  “还?清儿又不是东西。”
  “不想再受她要挟,不想再做冤大头,再做下去我会疯掉。我了解她,你越怕事她越来事,而且更加变本加利。我若不怕,她便怕。”
  “她要是狗急跳墙呢?”
  “量她不敢跳。”
  “为什么?”
  “她一说,意味着失去一切,她不傻。”
  小麦一脸迷茫,“怎么有点乱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乱。”
  说实话,心思纯良的小麦跟不上这节奏。
  程少楠把她搂在怀里,经过这一变故,他更珍惜怀里善良的人儿。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拨乱反正,宝贝,不用担心,一切有我,我知道怎么做。”
  小麦仰起脸来:“拨乱反正?你想怎么拨乱反正?我担心清儿。”
  “她不为女儿想,我们做啥都没用。”
  “少楠,你真冻结了她的银行卡?”
  “必须治她。”
  “可是,你没权利冻结啊,她早不是你老婆了。”
  “我想做的事,没有做不了。”
  “我担心她和钟伟一样,会缠住清儿。这叫什么事,两个可怜的孩子。”
  “我给她留了一百万,足够她养老。本来一分都不想给,就是怕她缠上清儿。”
  小麦哦了一声,一百万,好像也足够养老了吧?但愿她能消停些,别再给女儿添堵。
  “可是少楠,清儿还是很消瘦,怎么办?”小麦环抱住丈夫的腰,又向丈夫仰起她柔情似水的脸。这段日子,只要和程少楠在一起,她就会用肢体、用眼神去温暖他。
  “别着急,清儿指标一切正常,慢慢来,在你精心调理下会胖起来的。只是,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忙前忙后,疼完这个疼那个,都瘦了,我到是被你养胖了。”程少楠捧住小麦的脸,歉疚又心疼地说。
  小麦向他妩媚一笑:“只要你们好,我就好。”
  “我的宝贝,只要你在,我就好。”
  “真的?”小麦笑得像狐狸。
  “别笑得这般撩人。”程少楠一下子把小麦抱了起来。
  少楠调皮的言语放肆的行为宽慰了小麦,便故意紧了紧衣襟,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嘛,知暖和欢儿在楼下坐着呢。”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赞美一下你的笑靥都不行?”程少楠果然没识破她,惊讶地说。
  “我的笑靥还需赞美?”小麦哼了一声,“放我下来,我下去看看孩子们。”
  “就不。”程少楠的脑袋直往小麦胸前拱,“孩子们有孩子们话题,你下去干嘛。”
  “不早了,清儿得休息。”
  “难得她兴趣高,让他们聊会。”
  小麦记着晓光的话呢,她必须把程少楠的注意力引到她身上,尽量让他时刻围着她转,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那我们,也说说话?理一理?”
  程少楠抱着小麦在椅子上坐下,“好,我们说说话,这段时间你都没在回廊上静心坐过。”
  “这段时间你就没好好陪我坐过。”小麦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少楠的眉,“这儿,时不时会皱在一起,还有这儿,”小麦抚摸到他太阳穴,“是不是经常百团大战?”
  程少楠一听笑了,他握住小麦的手:“有你在身边,就休战。”
  “真会?”
   “这回我可算是明白了,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什么麻烦都觉得欢喜,什么磨难都可以承受。”
   “我也是。”小麦更紧地贴在丈夫胸前。
  “小麦,你太善良了,明知道清儿不是我亲生的,还这般悉心爱她。”
  “清儿的身世太令人心疼了,我们若再不爱,就更可怜了。”小麦捧住少楠脸,她的丈夫是强大的,如果心理素质不强大,早熬晕了。
  小麦理性地开始整理这段时间的乱,为丈夫,也为自己。事儿发生了,也改变不了了,只能接受不是?
  “亲爱的,我们都不胡思乱想,清儿就是我们的女儿,你养育了二十四年的女儿,日后你若对她心存嫌隙我可不答应。”
  “我不会。只是,一想起做了二十多年冤大头,心里憋屈得疯狂,这憋屈和清儿无关。”
  “我知道,我也憋屈,你刚才不说了,这正是她要的结果,我们越憋屈她越得意,我们不在意,她就难受,那我们何不和清儿好好生活,让她难受。”
  程少楠动情地搂紧小麦:“身边有你,夫复何求。你才是我的宝。”
  “你也是。”
  “亲爱的,这个心结,我会慢慢解开,容我偶尔愤怒一下,软弱一下,好吗?”
  小麦心痛地搂住他脖子:“好,批准了。”说完在他唇上盖了个章:“偶尔可以,时不时要不得。”
  “我的宝贝,我的世界没有你才是末日。”
  “我也一样,所以,你一定要从这团阴影里走出来。”
  “嗯。”
  因身边有小麦,痛苦不堪的程少楠才没有倒下,每当他伤心得没有力气,就靠在小麦怀里,那些力气,又会源源不断回来。
  程少楠偶尔的软弱更令小麦心痛,曾是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此刻偎依着她从她这里获取能量。他是个事业心强大的男人,唯有让他忙于工作,或许是变强大最好的途径。可她又不敢把他支到清风舍去,怕他和陈雨父亲撞到一起,只要他一见着他,定能在他脸上寻找到清儿基因,这个基因太强大了。
  小麦揣着这个秘密,宛如揣着一颗炸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怎么能让他往清风舍跑?这不加快引爆速度吗?能摁则摁能瞒则瞒吧,怎么也得错开些时日,这样的打击怎么可以接着来啊。
  所以,目前,要想办法把他困在清水港,可是,怎样才能困住他让他一步不离呢?
  小麦忐忑离开少楠怀抱,外表平静内里波涛汹涌,来回在回廊上踌躇。
  程少楠不明就里,也站起来,一步不离跟着她。
  小麦一边想着办法,一边回头嗔怪:“你跟着我干嘛?”
  “你走来走去干嘛?”
  小麦望着原野忽然说:“我,我总觉得这里少些什么。”
  “少什么?”
  这次不忽然了,小麦心里已有主意:“少了些新鲜感,来这里的熟客那么多,我怕他们看久了眼疲劳。”
  程少楠果真眼神一闪来了精神:“宝贝,又有想法了?快说来听听。”
  小麦故作心疼,犹豫不决:“老公,我怕你累着你。”
  “累不怕,怕的是你也眼疲劳。”程少楠果然上当,老婆大人若眼疲劳才是他最大的罪过。
  “那好,明天开始你去四处走走,看看从哪里入手,我们建一处新景点。”
  “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比如露台。”
  “清水港又没千年樟树,建哪?”
  “不一定要真树啊。”
  “假树?那不行,我的字典里没有假这个字。”话落,程少楠一阵沮丧,没有吗?女儿都是假的,还有比这更假?谁还能假过它?
  小麦装没看出,心里却针扎一般。
  “真景里来一处假的假亦成真。你先看看合不合适,到时候再定,哪都不合适,那就不建。”
  小麦知道等于没说,但她了解少楠,只要她说,他必会重视并认真对待,她必须让他忙碌起来,哪怕瞎忙碌,忙碌了,他才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
  程少楠恢复常态,圈住小麦问道:“你是不是想芙蓉台了?可清水港不能复制清风舍的景点啊。你若想芙蓉台,我陪你去清风舍,明天就可以去。”
  小麦想起怀里揣着的那颗炸弹,心里一慌:“不去,清风舍是孩子们的,这里才是我们的。你也不许去。”
  “你不去我自然不去,没有你的地方再好都无法让我驻足。”
  “当真?”
  “孟小麦,你对我还有所怀疑?”
  “不是怀疑,是怕你忍不住又跑去。”
  “要去也是一起去。毕竟,清风舍还有很多事。”
  “不是有禾风吗?”
  “好好好,都交给儿子。我呀,就在清水港陪你。”
  小麦满足地眺望着美好的家乡,幸福地依进少楠怀里,并勾住丈夫的脖子,说一句话印一个吻:“亲爱的,余生,我哪都不想去,只想在清水港,守护我们的爱情,守护我们的度假村。”
  “好,只守护你这片花海。”程少楠当然得热烈回印。
  “什么都不理会,什么都不在乎。”小麦印得更浓烈。
  “好,只在乎你这片云彩。”程少楠回印得更激烈。
  小麦几乎是在哼哼了:“择清水港终老。”
  这句话时,只有程少楠听懂。
  程少楠也在哼哼:“和孟小麦白首。”
  这句话,也只有小麦听得懂,俩人的嘴唇粘在一起再也分不开,只能哼哼。
  不好,程少楠的双脚在向房间移动,孩子们可还在楼下呢,小麦清醒过来,她推开程少楠,并向他嘻笑:“老公,那我想要的露台-----”
  程少楠几个意思一跺脚,说:“那有什么难的,老婆大人等着,我一定给你个和清风舍不一样的芙蓉台。”
  见丈夫终于也掉一回她设计的陷阱,小麦宽慰地勾起了唇。
  然而,心思单纯的小麦,哪能识破程少楠的精明,程少楠知道老婆想分散他的心神,见她一脸的肆意欢喜,纵身跳入她挖的爱心陷阱里去。
  只要她欢喜,他便义无反顾。
  还有就是,这段日子,他矜持的老婆无须他开发调教就能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时不时心性跳脱几下,比如时不时柔情蜜意唤他老公,比如时不时宠物般往他身上噌,比如时不时撒撒娇让他伺候一番,比如-----比如-----比如。他很享受,更喜欢如此真性情的孟小麦,这样的人儿如何不让他爱到骨子里去?唯一令他啼笑又黯然的是,他努力开发了十年,却让女儿开发了出来。
  所以,时不时,他还装一下软弱,让变化更大些,更猛烈一些吧。
这半个月,玉莲如坐针毡,握着手机却不敢打电话询问,女儿要真出个啥事,她后半生就全完了呀,女儿可是她押在程少楠身上的宝,有了她,她才能锦衣玉食,才能过她女皇般的奢靡生活。
  她一生最得意的一件作品,就是怀上念清,因有念清,程少楠的钱源源不断流入她口袋,她挥金如土,她挥得一点都不心疼,程少楠就是她的银行,不,是国库,程念清就是国库那把钥匙,而这把钥匙完全由她掌控,如同皇帝赐予的腰牌,进进出出无人敢挡。
  都说程家是方园百里见识广博的大方之家,那又怎样,不照样替她养孩子,供她吃喝玩乐?如今再加上个孟小麦。是,你程少楠心尖上的女人又怎样,不也给我女儿当牛做马忙得团团转?而我,就是掌控全局的女皇!哪天惹毛了我,或老娘不想玩了,玩不动了,把程念清这枚原子弹往程家一扔,让你们和小日本广岛一样,片甲不留寸草不生。
  玉莲每天早上醒来,忍不住就会仰天大笑,或在花园里跳一段没有章法的广场舞泄喜,日子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你程少楠把我当棵草,自然有人把我当个宝,我用你的钱给小鲜肉买房买车,自然也是他们心尖上的人,把我伺候得舒服到骨头里。
  然而,令她措手不及的是,这枚原子弹过早爆炸了,打乱了她全盘计划。接下来程少楠会采取啥手段对付她,她真的不敢想像。断她财路是肯定的,她已残花败柳,没有钱,谁会来伺候她?问题是,她还没玩够,还想好好享受几年。问题是,清风舍的医院不知还会不会给不是他的她的女儿,医院可是赚大钱的机构啊。
  这些天早上醒来,玉莲不再仰天大笑,而是仰天长叹,连走路都没了章法,常常想去厨房,一抬头发现是卫生间。玉莲真正感觉到了报应,原来传说中的报应是真真存在的,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这世上真没秘密可言,她隐藏得够深够好了,深到自己都忘记还有这个秘密,好到自己都深信程念清就是你程少楠亲生女儿。怎会想到女儿一根手指,捅破了这个惊天秘密。
  半个月了,没消息来说明女儿有救,说明程少楠还是把她当女儿全力以赴救她。女儿身上流的虽然不是他的血,但女儿对他的亲远远超过她,而她要的这就是这个效果,不然怎么可能心甘尽愿意把他前半生打拚下来的半壁江山全部奉送给她们娘俩。她假装和他抢女儿,实则是抢他的战果,她又赢了,当然她也失落,他把孟小麦看得比江山重。所以,当李丽来挑唆她时,她去了,权当去撒些胡椒粉,哪知又笨又傻的孟小麦会中招,差点丢了性命。虽然她玉莲识的字没她多,论计谋论狠毒,再加一百个孟小麦也不是她对手,除非上毒妇肚里来个轮回。
  忽然女儿发来短信:“我已回清水港,很好,勿念。”
  玉莲一阵惊喜,女儿性命无碍了?回了清水港?他们还认她还要她呀,上帝保佑,只要程少楠还认这个女儿,她是不是就可以继续高枕无忧?转而又不满,叫声妈会死啊,你是我的女儿好不好?
  玉莲确实属于精明一类的女人,要想不劳而获,必须学精明不是?最好成精。
  知道女儿出院回清水港,她开始出动了,迟则生变,她怕程少楠冻结她的银行卡,她必须提前作准备,把卡里的钱全部领出来,虽然女儿那部分没有女儿出面她动不了,好在已从女儿手里以莫须有的名目转移了不少,比如车坏了要换,比如买高额保险,比如整修院子,比如看上哪哪商铺,比如做个投资,美其名是为女儿积累资产,她又带不走。她吃定女儿不耐烦她的纠缠不休,一来二往,骗局成功。就这部分,足够她锦衣玉食到百年。因要领取的现金数目大,她必须预约,并分期领取。
  然而,她才领了一百万,银行告知卡被冻结,玉莲气坏了,真冻结了?心思单纯的女儿肯定还没转过这个弯,除了程少楠还有谁?她早已不是他老婆,按例他是冻结不了的,银行这么做是违规操作,只要她上告,银行定吃不了兜着走。可玉莲却不敢,她若一告,彻底是个穷光蛋,包括这幢豪宅。程少楠料定她不敢才敢和银行违规操作。好啊程少楠,你来狠的,别怪我来毒的。
  玉莲编了一条短信:“如果不想你父母和念清知道这个秘密,乖乖解冻。”
  “无所谓,正愁没法开口,正好把你女儿名正言顺还给你。”
  玉莲发起呆来,还给她?还“你女儿”?这个还字,说明一旦世人皆知程念清不是他女儿,她什么都捞不到,捞到的那些也会被他收回,像冻结她的卡一样,把给女儿的股份都冻结了。天那,从此以后再玩不了他了?怎么办怎么办,说了什么都没有,不说他说不定顾及老人和女儿,能像往日一样待念清。
  再一想,只是属于她的被收回,只要女儿的股份在,女儿不会不管她,毕竟是她亲生女儿,零用钱不会少,只是不能和往日一样挥霍了。好在领了一百万,过段时间再以莫须有的名目问女儿要上几百万,余生还能奢靡奢靡。
  玉莲见威胁不到程少楠,只好保持沉默静观其变。接下来,她开始想办法怎样向女儿索取更多,那些莫须有的名目,该作个统计才是。
  而程少楠真是这么想的,他不能再让玉莲用这事来要挟他,不能再像傻子一样被她玩于股掌当冤大头。从现在开始,她别想用到他一分钱,女儿的股份他会帮她打理,如果她想公布这个秘密,他不会阻止,但他料定她不敢公开,她不会不为女儿的以后考虑,跟着他,该女儿的他一分不会少,跟着她,虽然他会让女儿衣食无忧,但不可能是全部了,他会更多考虑小麦和禾风。
  在回廊上,程少楠把玉莲的短信给小麦看,小麦看见他的回复不禁脸呈忧色:“她真说出来怎么办?”
  “说出来就还给她。”
  “还?清儿又不是东西。”
  “不想再受她要挟,不想再做冤大头,再做下去我会疯掉。我了解她,你越怕事她越来事,而且更加变本加利。我若不怕,她便怕。”
  “她要是狗急跳墙呢?”
  “量她不敢跳。”
  “为什么?”
  “她一说,意味着失去一切,她不傻。”
  小麦一脸迷茫,“怎么有点乱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乱。”
  说实话,心思纯良的小麦跟不上这节奏。
  程少楠把她搂在怀里,经过这一变故,他更珍惜怀里善良的人儿。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拨乱反正,宝贝,不用担心,一切有我,我知道怎么做。”
  小麦仰起脸来:“拨乱反正?你想怎么拨乱反正?我担心清儿。”
  “她不为女儿想,我们做啥都没用。”
  “少楠,你真冻结了她的银行卡?”
  “必须治她。”
  “可是,你没权利冻结啊,她早不是你老婆了。”
  “我想做的事,没有做不了。”
  “我担心她和钟伟一样,会缠住清儿。这叫什么事,两个可怜的孩子。”
  “我给她留了一百万,足够她养老。本来一分都不想给,就是怕她缠上清儿。”
  小麦哦了一声,一百万,好像也足够养老了吧?但愿她能消停些,别再给女儿添堵。
  “可是少楠,清儿还是很消瘦,怎么办?”小麦环抱住丈夫的腰,又向丈夫仰起她柔情似水的脸。这段日子,只要和程少楠在一起,她就会用肢体、用眼神去温暖他。
  “别着急,清儿指标一切正常,慢慢来,在你精心调理下会胖起来的。只是,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忙前忙后,疼完这个疼那个,都瘦了,我到是被你养胖了。”程少楠捧住小麦的脸,歉疚又心疼地说。
  小麦向他妩媚一笑:“只要你们好,我就好。”
  “我的宝贝,只要你在,我就好。”
  “真的?”小麦笑得像狐狸。
  “别笑得这般撩人。”程少楠一下子把小麦抱了起来。
  少楠调皮的言语放肆的行为宽慰了小麦,便故意紧了紧衣襟,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嘛,知暖和欢儿在楼下坐着呢。”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赞美一下你的笑靥都不行?”程少楠果然没识破她,惊讶地说。
  “我的笑靥还需赞美?”小麦哼了一声,“放我下来,我下去看看孩子们。”
  “就不。”程少楠的脑袋直往小麦胸前拱,“孩子们有孩子们话题,你下去干嘛。”
  “不早了,清儿得休息。”
  “难得她兴趣高,让他们聊会。”
  小麦记着晓光的话呢,她必须把程少楠的注意力引到她身上,尽量让他时刻围着她转,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那我们,也说说话?理一理?”
  程少楠抱着小麦在椅子上坐下,“好,我们说说话,这段时间你都没在回廊上静心坐过。”
  “这段时间你就没好好陪我坐过。”小麦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少楠的眉,“这儿,时不时会皱在一起,还有这儿,”小麦抚摸到他太阳穴,“是不是经常百团大战?”
  程少楠一听笑了,他握住小麦的手:“有你在身边,就休战。”
  “真会?”
   “这回我可算是明白了,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什么麻烦都觉得欢喜,什么磨难都可以承受。”
   “我也是。”小麦更紧地贴在丈夫胸前。
  “小麦,你太善良了,明知道清儿不是我亲生的,还这般悉心爱她。”
  “清儿的身世太令人心疼了,我们若再不爱,就更可怜了。”小麦捧住少楠脸,她的丈夫是强大的,如果心理素质不强大,早熬晕了。
  小麦理性地开始整理这段时间的乱,为丈夫,也为自己。事儿发生了,也改变不了了,只能接受不是?
  “亲爱的,我们都不胡思乱想,清儿就是我们的女儿,你养育了二十四年的女儿,日后你若对她心存嫌隙我可不答应。”
  “我不会。只是,一想起做了二十多年冤大头,心里憋屈得疯狂,这憋屈和清儿无关。”
  “我知道,我也憋屈,你刚才不说了,这正是她要的结果,我们越憋屈她越得意,我们不在意,她就难受,那我们何不和清儿好好生活,让她难受。”
  程少楠动情地搂紧小麦:“身边有你,夫复何求。你才是我的宝。”
  “你也是。”
  “亲爱的,这个心结,我会慢慢解开,容我偶尔愤怒一下,软弱一下,好吗?”
  小麦心痛地搂住他脖子:“好,批准了。”说完在他唇上盖了个章:“偶尔可以,时不时要不得。”
  “我的宝贝,我的世界没有你才是末日。”
  “我也一样,所以,你一定要从这团阴影里走出来。”
  “嗯。”
  因身边有小麦,痛苦不堪的程少楠才没有倒下,每当他伤心得没有力气,就靠在小麦怀里,那些力气,又会源源不断回来。
  程少楠偶尔的软弱更令小麦心痛,曾是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此刻偎依着她从她这里获取能量。他是个事业心强大的男人,唯有让他忙于工作,或许是变强大最好的途径。可她又不敢把他支到清风舍去,怕他和陈雨父亲撞到一起,只要他一见着他,定能在他脸上寻找到清儿基因,这个基因太强大了。
  小麦揣着这个秘密,宛如揣着一颗炸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怎么能让他往清风舍跑?这不加快引爆速度吗?能摁则摁能瞒则瞒吧,怎么也得错开些时日,这样的打击怎么可以接着来啊。
  所以,目前,要想办法把他困在清水港,可是,怎样才能困住他让他一步不离呢?
  小麦忐忑离开少楠怀抱,外表平静内里波涛汹涌,来回在回廊上踌躇。
  程少楠不明就里,也站起来,一步不离跟着她。
  小麦一边想着办法,一边回头嗔怪:“你跟着我干嘛?”
  “你走来走去干嘛?”
  小麦望着原野忽然说:“我,我总觉得这里少些什么。”
  “少什么?”
  这次不忽然了,小麦心里已有主意:“少了些新鲜感,来这里的熟客那么多,我怕他们看久了眼疲劳。”
  程少楠果真眼神一闪来了精神:“宝贝,又有想法了?快说来听听。”
  小麦故作心疼,犹豫不决:“老公,我怕你累着你。”
  “累不怕,怕的是你也眼疲劳。”程少楠果然上当,老婆大人若眼疲劳才是他最大的罪过。
  “那好,明天开始你去四处走走,看看从哪里入手,我们建一处新景点。”
  “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比如露台。”
  “清水港又没千年樟树,建哪?”
  “不一定要真树啊。”
  “假树?那不行,我的字典里没有假这个字。”话落,程少楠一阵沮丧,没有吗?女儿都是假的,还有比这更假?谁还能假过它?
  小麦装没看出,心里却针扎一般。
  “真景里来一处假的假亦成真。你先看看合不合适,到时候再定,哪都不合适,那就不建。”
  小麦知道等于没说,但她了解少楠,只要她说,他必会重视并认真对待,她必须让他忙碌起来,哪怕瞎忙碌,忙碌了,他才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
  程少楠恢复常态,圈住小麦问道:“你是不是想芙蓉台了?可清水港不能复制清风舍的景点啊。你若想芙蓉台,我陪你去清风舍,明天就可以去。”
  小麦想起怀里揣着的那颗炸弹,心里一慌:“不去,清风舍是孩子们的,这里才是我们的。你也不许去。”
  “你不去我自然不去,没有你的地方再好都无法让我驻足。”
  “当真?”
  “孟小麦,你对我还有所怀疑?”
  “不是怀疑,是怕你忍不住又跑去。”
  “要去也是一起去。毕竟,清风舍还有很多事。”
  “不是有禾风吗?”
  “好好好,都交给儿子。我呀,就在清水港陪你。”
  小麦满足地眺望着美好的家乡,幸福地依进少楠怀里,并勾住丈夫的脖子,说一句话印一个吻:“亲爱的,余生,我哪都不想去,只想在清水港,守护我们的爱情,守护我们的度假村。”
  “好,只守护你这片花海。”程少楠当然得热烈回印。
  “什么都不理会,什么都不在乎。”小麦印得更浓烈。
  “好,只在乎你这片云彩。”程少楠回印得更激烈。
  小麦几乎是在哼哼了:“择清水港终老。”
  这句话时,只有程少楠听懂。
  程少楠也在哼哼:“和孟小麦白首。”
  这句话,也只有小麦听得懂,俩人的嘴唇粘在一起再也分不开,只能哼哼。
  不好,程少楠的双脚在向房间移动,孩子们可还在楼下呢,小麦清醒过来,她推开程少楠,并向他嘻笑:“老公,那我想要的露台-----”
  程少楠几个意思一跺脚,说:“那有什么难的,老婆大人等着,我一定给你个和清风舍不一样的芙蓉台。”
  见丈夫终于也掉一回她设计的陷阱,小麦宽慰地勾起了唇。
  然而,心思单纯的小麦,哪能识破程少楠的精明,程少楠知道老婆想分散他的心神,见她一脸的肆意欢喜,纵身跳入她挖的爱心陷阱里去。
  只要她欢喜,他便义无反顾。
  还有就是,这段日子,他矜持的老婆无须他开发调教就能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时不时心性跳脱几下,比如时不时柔情蜜意唤他老公,比如时不时宠物般往他身上噌,比如时不时撒撒娇让他伺候一番,比如-----比如-----比如。他很享受,更喜欢如此真性情的孟小麦,这样的人儿如何不让他爱到骨子里去?唯一令他啼笑又黯然的是,他努力开发了十年,却让女儿开发了出来。
  所以,时不时,他还装一下软弱,让变化更大些,更猛烈一些吧。
这半个月,玉莲如坐针毡,握着手机却不敢打电话询问,女儿要真出个啥事,她后半生就全完了呀,女儿可是她押在程少楠身上的宝,有了她,她才能锦衣玉食,才能过她女皇般的奢靡生活。
  她一生最得意的一件作品,就是怀上念清,因有念清,程少楠的钱源源不断流入她口袋,她挥金如土,她挥得一点都不心疼,程少楠就是她的银行,不,是国库,程念清就是国库那把钥匙,而这把钥匙完全由她掌控,如同皇帝赐予的腰牌,进进出出无人敢挡。
  都说程家是方园百里见识广博的大方之家,那又怎样,不照样替她养孩子,供她吃喝玩乐?如今再加上个孟小麦。是,你程少楠心尖上的女人又怎样,不也给我女儿当牛做马忙得团团转?而我,就是掌控全局的女皇!哪天惹毛了我,或老娘不想玩了,玩不动了,把程念清这枚原子弹往程家一扔,让你们和小日本广岛一样,片甲不留寸草不生。
  玉莲每天早上醒来,忍不住就会仰天大笑,或在花园里跳一段没有章法的广场舞泄喜,日子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你程少楠把我当棵草,自然有人把我当个宝,我用你的钱给小鲜肉买房买车,自然也是他们心尖上的人,把我伺候得舒服到骨头里。
  然而,令她措手不及的是,这枚原子弹过早爆炸了,打乱了她全盘计划。接下来程少楠会采取啥手段对付她,她真的不敢想像。断她财路是肯定的,她已残花败柳,没有钱,谁会来伺候她?问题是,她还没玩够,还想好好享受几年。问题是,清风舍的医院不知还会不会给不是他的她的女儿,医院可是赚大钱的机构啊。
  这些天早上醒来,玉莲不再仰天大笑,而是仰天长叹,连走路都没了章法,常常想去厨房,一抬头发现是卫生间。玉莲真正感觉到了报应,原来传说中的报应是真真存在的,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这世上真没秘密可言,她隐藏得够深够好了,深到自己都忘记还有这个秘密,好到自己都深信程念清就是你程少楠亲生女儿。怎会想到女儿一根手指,捅破了这个惊天秘密。
  半个月了,没消息来说明女儿有救,说明程少楠还是把她当女儿全力以赴救她。女儿身上流的虽然不是他的血,但女儿对他的亲远远超过她,而她要的这就是这个效果,不然怎么可能心甘尽愿意把他前半生打拚下来的半壁江山全部奉送给她们娘俩。她假装和他抢女儿,实则是抢他的战果,她又赢了,当然她也失落,他把孟小麦看得比江山重。所以,当李丽来挑唆她时,她去了,权当去撒些胡椒粉,哪知又笨又傻的孟小麦会中招,差点丢了性命。虽然她玉莲识的字没她多,论计谋论狠毒,再加一百个孟小麦也不是她对手,除非上毒妇肚里来个轮回。
  忽然女儿发来短信:“我已回清水港,很好,勿念。”
  玉莲一阵惊喜,女儿性命无碍了?回了清水港?他们还认她还要她呀,上帝保佑,只要程少楠还认这个女儿,她是不是就可以继续高枕无忧?转而又不满,叫声妈会死啊,你是我的女儿好不好?
  玉莲确实属于精明一类的女人,要想不劳而获,必须学精明不是?最好成精。
  知道女儿出院回清水港,她开始出动了,迟则生变,她怕程少楠冻结她的银行卡,她必须提前作准备,把卡里的钱全部领出来,虽然女儿那部分没有女儿出面她动不了,好在已从女儿手里以莫须有的名目转移了不少,比如车坏了要换,比如买高额保险,比如整修院子,比如看上哪哪商铺,比如做个投资,美其名是为女儿积累资产,她又带不走。她吃定女儿不耐烦她的纠缠不休,一来二往,骗局成功。就这部分,足够她锦衣玉食到百年。因要领取的现金数目大,她必须预约,并分期领取。
  然而,她才领了一百万,银行告知卡被冻结,玉莲气坏了,真冻结了?心思单纯的女儿肯定还没转过这个弯,除了程少楠还有谁?她早已不是他老婆,按例他是冻结不了的,银行这么做是违规操作,只要她上告,银行定吃不了兜着走。可玉莲却不敢,她若一告,彻底是个穷光蛋,包括这幢豪宅。程少楠料定她不敢才敢和银行违规操作。好啊程少楠,你来狠的,别怪我来毒的。
  玉莲编了一条短信:“如果不想你父母和念清知道这个秘密,乖乖解冻。”
  “无所谓,正愁没法开口,正好把你女儿名正言顺还给你。”
  玉莲发起呆来,还给她?还“你女儿”?这个还字,说明一旦世人皆知程念清不是他女儿,她什么都捞不到,捞到的那些也会被他收回,像冻结她的卡一样,把给女儿的股份都冻结了。天那,从此以后再玩不了他了?怎么办怎么办,说了什么都没有,不说他说不定顾及老人和女儿,能像往日一样待念清。
  再一想,只是属于她的被收回,只要女儿的股份在,女儿不会不管她,毕竟是她亲生女儿,零用钱不会少,只是不能和往日一样挥霍了。好在领了一百万,过段时间再以莫须有的名目问女儿要上几百万,余生还能奢靡奢靡。
  玉莲见威胁不到程少楠,只好保持沉默静观其变。接下来,她开始想办法怎样向女儿索取更多,那些莫须有的名目,该作个统计才是。
  而程少楠真是这么想的,他不能再让玉莲用这事来要挟他,不能再像傻子一样被她玩于股掌当冤大头。从现在开始,她别想用到他一分钱,女儿的股份他会帮她打理,如果她想公布这个秘密,他不会阻止,但他料定她不敢公开,她不会不为女儿的以后考虑,跟着他,该女儿的他一分不会少,跟着她,虽然他会让女儿衣食无忧,但不可能是全部了,他会更多考虑小麦和禾风。
  在回廊上,程少楠把玉莲的短信给小麦看,小麦看见他的回复不禁脸呈忧色:“她真说出来怎么办?”
  “说出来就还给她。”
  “还?清儿又不是东西。”
  “不想再受她要挟,不想再做冤大头,再做下去我会疯掉。我了解她,你越怕事她越来事,而且更加变本加利。我若不怕,她便怕。”
  “她要是狗急跳墙呢?”
  “量她不敢跳。”
  “为什么?”
  “她一说,意味着失去一切,她不傻。”
  小麦一脸迷茫,“怎么有点乱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乱。”
  说实话,心思纯良的小麦跟不上这节奏。
  程少楠把她搂在怀里,经过这一变故,他更珍惜怀里善良的人儿。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拨乱反正,宝贝,不用担心,一切有我,我知道怎么做。”
  小麦仰起脸来:“拨乱反正?你想怎么拨乱反正?我担心清儿。”
  “她不为女儿想,我们做啥都没用。”
  “少楠,你真冻结了她的银行卡?”
  “必须治她。”
  “可是,你没权利冻结啊,她早不是你老婆了。”
  “我想做的事,没有做不了。”
  “我担心她和钟伟一样,会缠住清儿。这叫什么事,两个可怜的孩子。”
  “我给她留了一百万,足够她养老。本来一分都不想给,就是怕她缠上清儿。”
  小麦哦了一声,一百万,好像也足够养老了吧?但愿她能消停些,别再给女儿添堵。
  “可是少楠,清儿还是很消瘦,怎么办?”小麦环抱住丈夫的腰,又向丈夫仰起她柔情似水的脸。这段日子,只要和程少楠在一起,她就会用肢体、用眼神去温暖他。
  “别着急,清儿指标一切正常,慢慢来,在你精心调理下会胖起来的。只是,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忙前忙后,疼完这个疼那个,都瘦了,我到是被你养胖了。”程少楠捧住小麦的脸,歉疚又心疼地说。
  小麦向他妩媚一笑:“只要你们好,我就好。”
  “我的宝贝,只要你在,我就好。”
  “真的?”小麦笑得像狐狸。
  “别笑得这般撩人。”程少楠一下子把小麦抱了起来。
  少楠调皮的言语放肆的行为宽慰了小麦,便故意紧了紧衣襟,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嘛,知暖和欢儿在楼下坐着呢。”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赞美一下你的笑靥都不行?”程少楠果然没识破她,惊讶地说。
  “我的笑靥还需赞美?”小麦哼了一声,“放我下来,我下去看看孩子们。”
  “就不。”程少楠的脑袋直往小麦胸前拱,“孩子们有孩子们话题,你下去干嘛。”
  “不早了,清儿得休息。”
  “难得她兴趣高,让他们聊会。”
  小麦记着晓光的话呢,她必须把程少楠的注意力引到她身上,尽量让他时刻围着她转,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那我们,也说说话?理一理?”
  程少楠抱着小麦在椅子上坐下,“好,我们说说话,这段时间你都没在回廊上静心坐过。”
  “这段时间你就没好好陪我坐过。”小麦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少楠的眉,“这儿,时不时会皱在一起,还有这儿,”小麦抚摸到他太阳穴,“是不是经常百团大战?”
  程少楠一听笑了,他握住小麦的手:“有你在身边,就休战。”
  “真会?”
   “这回我可算是明白了,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什么麻烦都觉得欢喜,什么磨难都可以承受。”
   “我也是。”小麦更紧地贴在丈夫胸前。
  “小麦,你太善良了,明知道清儿不是我亲生的,还这般悉心爱她。”
  “清儿的身世太令人心疼了,我们若再不爱,就更可怜了。”小麦捧住少楠脸,她的丈夫是强大的,如果心理素质不强大,早熬晕了。
  小麦理性地开始整理这段时间的乱,为丈夫,也为自己。事儿发生了,也改变不了了,只能接受不是?
  “亲爱的,我们都不胡思乱想,清儿就是我们的女儿,你养育了二十四年的女儿,日后你若对她心存嫌隙我可不答应。”
  “我不会。只是,一想起做了二十多年冤大头,心里憋屈得疯狂,这憋屈和清儿无关。”
  “我知道,我也憋屈,你刚才不说了,这正是她要的结果,我们越憋屈她越得意,我们不在意,她就难受,那我们何不和清儿好好生活,让她难受。”
  程少楠动情地搂紧小麦:“身边有你,夫复何求。你才是我的宝。”
  “你也是。”
  “亲爱的,这个心结,我会慢慢解开,容我偶尔愤怒一下,软弱一下,好吗?”
  小麦心痛地搂住他脖子:“好,批准了。”说完在他唇上盖了个章:“偶尔可以,时不时要不得。”
  “我的宝贝,我的世界没有你才是末日。”
  “我也一样,所以,你一定要从这团阴影里走出来。”
  “嗯。”
  因身边有小麦,痛苦不堪的程少楠才没有倒下,每当他伤心得没有力气,就靠在小麦怀里,那些力气,又会源源不断回来。
  程少楠偶尔的软弱更令小麦心痛,曾是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此刻偎依着她从她这里获取能量。他是个事业心强大的男人,唯有让他忙于工作,或许是变强大最好的途径。可她又不敢把他支到清风舍去,怕他和陈雨父亲撞到一起,只要他一见着他,定能在他脸上寻找到清儿基因,这个基因太强大了。
  小麦揣着这个秘密,宛如揣着一颗炸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怎么能让他往清风舍跑?这不加快引爆速度吗?能摁则摁能瞒则瞒吧,怎么也得错开些时日,这样的打击怎么可以接着来啊。
  所以,目前,要想办法把他困在清水港,可是,怎样才能困住他让他一步不离呢?
  小麦忐忑离开少楠怀抱,外表平静内里波涛汹涌,来回在回廊上踌躇。
  程少楠不明就里,也站起来,一步不离跟着她。
  小麦一边想着办法,一边回头嗔怪:“你跟着我干嘛?”
  “你走来走去干嘛?”
  小麦望着原野忽然说:“我,我总觉得这里少些什么。”
  “少什么?”
  这次不忽然了,小麦心里已有主意:“少了些新鲜感,来这里的熟客那么多,我怕他们看久了眼疲劳。”
  程少楠果真眼神一闪来了精神:“宝贝,又有想法了?快说来听听。”
  小麦故作心疼,犹豫不决:“老公,我怕你累着你。”
  “累不怕,怕的是你也眼疲劳。”程少楠果然上当,老婆大人若眼疲劳才是他最大的罪过。
  “那好,明天开始你去四处走走,看看从哪里入手,我们建一处新景点。”
  “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比如露台。”
  “清水港又没千年樟树,建哪?”
  “不一定要真树啊。”
  “假树?那不行,我的字典里没有假这个字。”话落,程少楠一阵沮丧,没有吗?女儿都是假的,还有比这更假?谁还能假过它?
  小麦装没看出,心里却针扎一般。
  “真景里来一处假的假亦成真。你先看看合不合适,到时候再定,哪都不合适,那就不建。”
  小麦知道等于没说,但她了解少楠,只要她说,他必会重视并认真对待,她必须让他忙碌起来,哪怕瞎忙碌,忙碌了,他才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
  程少楠恢复常态,圈住小麦问道:“你是不是想芙蓉台了?可清水港不能复制清风舍的景点啊。你若想芙蓉台,我陪你去清风舍,明天就可以去。”
  小麦想起怀里揣着的那颗炸弹,心里一慌:“不去,清风舍是孩子们的,这里才是我们的。你也不许去。”
  “你不去我自然不去,没有你的地方再好都无法让我驻足。”
  “当真?”
  “孟小麦,你对我还有所怀疑?”
  “不是怀疑,是怕你忍不住又跑去。”
  “要去也是一起去。毕竟,清风舍还有很多事。”
  “不是有禾风吗?”
  “好好好,都交给儿子。我呀,就在清水港陪你。”
  小麦满足地眺望着美好的家乡,幸福地依进少楠怀里,并勾住丈夫的脖子,说一句话印一个吻:“亲爱的,余生,我哪都不想去,只想在清水港,守护我们的爱情,守护我们的度假村。”
  “好,只守护你这片花海。”程少楠当然得热烈回印。
  “什么都不理会,什么都不在乎。”小麦印得更浓烈。
  “好,只在乎你这片云彩。”程少楠回印得更激烈。
  小麦几乎是在哼哼了:“择清水港终老。”
  这句话时,只有程少楠听懂。
  程少楠也在哼哼:“和孟小麦白首。”
  这句话,也只有小麦听得懂,俩人的嘴唇粘在一起再也分不开,只能哼哼。
  不好,程少楠的双脚在向房间移动,孩子们可还在楼下呢,小麦清醒过来,她推开程少楠,并向他嘻笑:“老公,那我想要的露台-----”
  程少楠几个意思一跺脚,说:“那有什么难的,老婆大人等着,我一定给你个和清风舍不一样的芙蓉台。”
  见丈夫终于也掉一回她设计的陷阱,小麦宽慰地勾起了唇。
  然而,心思单纯的小麦,哪能识破程少楠的精明,程少楠知道老婆想分散他的心神,见她一脸的肆意欢喜,纵身跳入她挖的爱心陷阱里去。
  只要她欢喜,他便义无反顾。
  还有就是,这段日子,他矜持的老婆无须他开发调教就能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时不时心性跳脱几下,比如时不时柔情蜜意唤他老公,比如时不时宠物般往他身上噌,比如时不时撒撒娇让他伺候一番,比如-----比如-----比如。他很享受,更喜欢如此真性情的孟小麦,这样的人儿如何不让他爱到骨子里去?唯一令他啼笑又黯然的是,他努力开发了十年,却让女儿开发了出来。
  所以,时不时,他还装一下软弱,让变化更大些,更猛烈一些吧。
这半个月,玉莲如坐针毡,握着手机却不敢打电话询问,女儿要真出个啥事,她后半生就全完了呀,女儿可是她押在程少楠身上的宝,有了她,她才能锦衣玉食,才能过她女皇般的奢靡生活。
  她一生最得意的一件作品,就是怀上念清,因有念清,程少楠的钱源源不断流入她口袋,她挥金如土,她挥得一点都不心疼,程少楠就是她的银行,不,是国库,程念清就是国库那把钥匙,而这把钥匙完全由她掌控,如同皇帝赐予的腰牌,进进出出无人敢挡。
  都说程家是方园百里见识广博的大方之家,那又怎样,不照样替她养孩子,供她吃喝玩乐?如今再加上个孟小麦。是,你程少楠心尖上的女人又怎样,不也给我女儿当牛做马忙得团团转?而我,就是掌控全局的女皇!哪天惹毛了我,或老娘不想玩了,玩不动了,把程念清这枚原子弹往程家一扔,让你们和小日本广岛一样,片甲不留寸草不生。
  玉莲每天早上醒来,忍不住就会仰天大笑,或在花园里跳一段没有章法的广场舞泄喜,日子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你程少楠把我当棵草,自然有人把我当个宝,我用你的钱给小鲜肉买房买车,自然也是他们心尖上的人,把我伺候得舒服到骨头里。
  然而,令她措手不及的是,这枚原子弹过早爆炸了,打乱了她全盘计划。接下来程少楠会采取啥手段对付她,她真的不敢想像。断她财路是肯定的,她已残花败柳,没有钱,谁会来伺候她?问题是,她还没玩够,还想好好享受几年。问题是,清风舍的医院不知还会不会给不是他的她的女儿,医院可是赚大钱的机构啊。
  这些天早上醒来,玉莲不再仰天大笑,而是仰天长叹,连走路都没了章法,常常想去厨房,一抬头发现是卫生间。玉莲真正感觉到了报应,原来传说中的报应是真真存在的,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这世上真没秘密可言,她隐藏得够深够好了,深到自己都忘记还有这个秘密,好到自己都深信程念清就是你程少楠亲生女儿。怎会想到女儿一根手指,捅破了这个惊天秘密。
  半个月了,没消息来说明女儿有救,说明程少楠还是把她当女儿全力以赴救她。女儿身上流的虽然不是他的血,但女儿对他的亲远远超过她,而她要的这就是这个效果,不然怎么可能心甘尽愿意把他前半生打拚下来的半壁江山全部奉送给她们娘俩。她假装和他抢女儿,实则是抢他的战果,她又赢了,当然她也失落,他把孟小麦看得比江山重。所以,当李丽来挑唆她时,她去了,权当去撒些胡椒粉,哪知又笨又傻的孟小麦会中招,差点丢了性命。虽然她玉莲识的字没她多,论计谋论狠毒,再加一百个孟小麦也不是她对手,除非上毒妇肚里来个轮回。
  忽然女儿发来短信:“我已回清水港,很好,勿念。”
  玉莲一阵惊喜,女儿性命无碍了?回了清水港?他们还认她还要她呀,上帝保佑,只要程少楠还认这个女儿,她是不是就可以继续高枕无忧?转而又不满,叫声妈会死啊,你是我的女儿好不好?
  玉莲确实属于精明一类的女人,要想不劳而获,必须学精明不是?最好成精。
  知道女儿出院回清水港,她开始出动了,迟则生变,她怕程少楠冻结她的银行卡,她必须提前作准备,把卡里的钱全部领出来,虽然女儿那部分没有女儿出面她动不了,好在已从女儿手里以莫须有的名目转移了不少,比如车坏了要换,比如买高额保险,比如整修院子,比如看上哪哪商铺,比如做个投资,美其名是为女儿积累资产,她又带不走。她吃定女儿不耐烦她的纠缠不休,一来二往,骗局成功。就这部分,足够她锦衣玉食到百年。因要领取的现金数目大,她必须预约,并分期领取。
  然而,她才领了一百万,银行告知卡被冻结,玉莲气坏了,真冻结了?心思单纯的女儿肯定还没转过这个弯,除了程少楠还有谁?她早已不是他老婆,按例他是冻结不了的,银行这么做是违规操作,只要她上告,银行定吃不了兜着走。可玉莲却不敢,她若一告,彻底是个穷光蛋,包括这幢豪宅。程少楠料定她不敢才敢和银行违规操作。好啊程少楠,你来狠的,别怪我来毒的。
  玉莲编了一条短信:“如果不想你父母和念清知道这个秘密,乖乖解冻。”
  “无所谓,正愁没法开口,正好把你女儿名正言顺还给你。”
  玉莲发起呆来,还给她?还“你女儿”?这个还字,说明一旦世人皆知程念清不是他女儿,她什么都捞不到,捞到的那些也会被他收回,像冻结她的卡一样,把给女儿的股份都冻结了。天那,从此以后再玩不了他了?怎么办怎么办,说了什么都没有,不说他说不定顾及老人和女儿,能像往日一样待念清。
  再一想,只是属于她的被收回,只要女儿的股份在,女儿不会不管她,毕竟是她亲生女儿,零用钱不会少,只是不能和往日一样挥霍了。好在领了一百万,过段时间再以莫须有的名目问女儿要上几百万,余生还能奢靡奢靡。
  玉莲见威胁不到程少楠,只好保持沉默静观其变。接下来,她开始想办法怎样向女儿索取更多,那些莫须有的名目,该作个统计才是。
  而程少楠真是这么想的,他不能再让玉莲用这事来要挟他,不能再像傻子一样被她玩于股掌当冤大头。从现在开始,她别想用到他一分钱,女儿的股份他会帮她打理,如果她想公布这个秘密,他不会阻止,但他料定她不敢公开,她不会不为女儿的以后考虑,跟着他,该女儿的他一分不会少,跟着她,虽然他会让女儿衣食无忧,但不可能是全部了,他会更多考虑小麦和禾风。
  在回廊上,程少楠把玉莲的短信给小麦看,小麦看见他的回复不禁脸呈忧色:“她真说出来怎么办?”
  “说出来就还给她。”
  “还?清儿又不是东西。”
  “不想再受她要挟,不想再做冤大头,再做下去我会疯掉。我了解她,你越怕事她越来事,而且更加变本加利。我若不怕,她便怕。”
  “她要是狗急跳墙呢?”
  “量她不敢跳。”
  “为什么?”
  “她一说,意味着失去一切,她不傻。”
  小麦一脸迷茫,“怎么有点乱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乱。”
  说实话,心思纯良的小麦跟不上这节奏。
  程少楠把她搂在怀里,经过这一变故,他更珍惜怀里善良的人儿。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拨乱反正,宝贝,不用担心,一切有我,我知道怎么做。”
  小麦仰起脸来:“拨乱反正?你想怎么拨乱反正?我担心清儿。”
  “她不为女儿想,我们做啥都没用。”
  “少楠,你真冻结了她的银行卡?”
  “必须治她。”
  “可是,你没权利冻结啊,她早不是你老婆了。”
  “我想做的事,没有做不了。”
  “我担心她和钟伟一样,会缠住清儿。这叫什么事,两个可怜的孩子。”
  “我给她留了一百万,足够她养老。本来一分都不想给,就是怕她缠上清儿。”
  小麦哦了一声,一百万,好像也足够养老了吧?但愿她能消停些,别再给女儿添堵。
  “可是少楠,清儿还是很消瘦,怎么办?”小麦环抱住丈夫的腰,又向丈夫仰起她柔情似水的脸。这段日子,只要和程少楠在一起,她就会用肢体、用眼神去温暖他。
  “别着急,清儿指标一切正常,慢慢来,在你精心调理下会胖起来的。只是,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忙前忙后,疼完这个疼那个,都瘦了,我到是被你养胖了。”程少楠捧住小麦的脸,歉疚又心疼地说。
  小麦向他妩媚一笑:“只要你们好,我就好。”
  “我的宝贝,只要你在,我就好。”
  “真的?”小麦笑得像狐狸。
  “别笑得这般撩人。”程少楠一下子把小麦抱了起来。
  少楠调皮的言语放肆的行为宽慰了小麦,便故意紧了紧衣襟,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嘛,知暖和欢儿在楼下坐着呢。”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赞美一下你的笑靥都不行?”程少楠果然没识破她,惊讶地说。
  “我的笑靥还需赞美?”小麦哼了一声,“放我下来,我下去看看孩子们。”
  “就不。”程少楠的脑袋直往小麦胸前拱,“孩子们有孩子们话题,你下去干嘛。”
  “不早了,清儿得休息。”
  “难得她兴趣高,让他们聊会。”
  小麦记着晓光的话呢,她必须把程少楠的注意力引到她身上,尽量让他时刻围着她转,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那我们,也说说话?理一理?”
  程少楠抱着小麦在椅子上坐下,“好,我们说说话,这段时间你都没在回廊上静心坐过。”
  “这段时间你就没好好陪我坐过。”小麦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少楠的眉,“这儿,时不时会皱在一起,还有这儿,”小麦抚摸到他太阳穴,“是不是经常百团大战?”
  程少楠一听笑了,他握住小麦的手:“有你在身边,就休战。”
  “真会?”
   “这回我可算是明白了,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什么麻烦都觉得欢喜,什么磨难都可以承受。”
   “我也是。”小麦更紧地贴在丈夫胸前。
  “小麦,你太善良了,明知道清儿不是我亲生的,还这般悉心爱她。”
  “清儿的身世太令人心疼了,我们若再不爱,就更可怜了。”小麦捧住少楠脸,她的丈夫是强大的,如果心理素质不强大,早熬晕了。
  小麦理性地开始整理这段时间的乱,为丈夫,也为自己。事儿发生了,也改变不了了,只能接受不是?
  “亲爱的,我们都不胡思乱想,清儿就是我们的女儿,你养育了二十四年的女儿,日后你若对她心存嫌隙我可不答应。”
  “我不会。只是,一想起做了二十多年冤大头,心里憋屈得疯狂,这憋屈和清儿无关。”
  “我知道,我也憋屈,你刚才不说了,这正是她要的结果,我们越憋屈她越得意,我们不在意,她就难受,那我们何不和清儿好好生活,让她难受。”
  程少楠动情地搂紧小麦:“身边有你,夫复何求。你才是我的宝。”
  “你也是。”
  “亲爱的,这个心结,我会慢慢解开,容我偶尔愤怒一下,软弱一下,好吗?”
  小麦心痛地搂住他脖子:“好,批准了。”说完在他唇上盖了个章:“偶尔可以,时不时要不得。”
  “我的宝贝,我的世界没有你才是末日。”
  “我也一样,所以,你一定要从这团阴影里走出来。”
  “嗯。”
  因身边有小麦,痛苦不堪的程少楠才没有倒下,每当他伤心得没有力气,就靠在小麦怀里,那些力气,又会源源不断回来。
  程少楠偶尔的软弱更令小麦心痛,曾是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此刻偎依着她从她这里获取能量。他是个事业心强大的男人,唯有让他忙于工作,或许是变强大最好的途径。可她又不敢把他支到清风舍去,怕他和陈雨父亲撞到一起,只要他一见着他,定能在他脸上寻找到清儿基因,这个基因太强大了。
  小麦揣着这个秘密,宛如揣着一颗炸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怎么能让他往清风舍跑?这不加快引爆速度吗?能摁则摁能瞒则瞒吧,怎么也得错开些时日,这样的打击怎么可以接着来啊。
  所以,目前,要想办法把他困在清水港,可是,怎样才能困住他让他一步不离呢?
  小麦忐忑离开少楠怀抱,外表平静内里波涛汹涌,来回在回廊上踌躇。
  程少楠不明就里,也站起来,一步不离跟着她。
  小麦一边想着办法,一边回头嗔怪:“你跟着我干嘛?”
  “你走来走去干嘛?”
  小麦望着原野忽然说:“我,我总觉得这里少些什么。”
  “少什么?”
  这次不忽然了,小麦心里已有主意:“少了些新鲜感,来这里的熟客那么多,我怕他们看久了眼疲劳。”
  程少楠果真眼神一闪来了精神:“宝贝,又有想法了?快说来听听。”
  小麦故作心疼,犹豫不决:“老公,我怕你累着你。”
  “累不怕,怕的是你也眼疲劳。”程少楠果然上当,老婆大人若眼疲劳才是他最大的罪过。
  “那好,明天开始你去四处走走,看看从哪里入手,我们建一处新景点。”
  “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比如露台。”
  “清水港又没千年樟树,建哪?”
  “不一定要真树啊。”
  “假树?那不行,我的字典里没有假这个字。”话落,程少楠一阵沮丧,没有吗?女儿都是假的,还有比这更假?谁还能假过它?
  小麦装没看出,心里却针扎一般。
  “真景里来一处假的假亦成真。你先看看合不合适,到时候再定,哪都不合适,那就不建。”
  小麦知道等于没说,但她了解少楠,只要她说,他必会重视并认真对待,她必须让他忙碌起来,哪怕瞎忙碌,忙碌了,他才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
  程少楠恢复常态,圈住小麦问道:“你是不是想芙蓉台了?可清水港不能复制清风舍的景点啊。你若想芙蓉台,我陪你去清风舍,明天就可以去。”
  小麦想起怀里揣着的那颗炸弹,心里一慌:“不去,清风舍是孩子们的,这里才是我们的。你也不许去。”
  “你不去我自然不去,没有你的地方再好都无法让我驻足。”
  “当真?”
  “孟小麦,你对我还有所怀疑?”
  “不是怀疑,是怕你忍不住又跑去。”
  “要去也是一起去。毕竟,清风舍还有很多事。”
  “不是有禾风吗?”
  “好好好,都交给儿子。我呀,就在清水港陪你。”
  小麦满足地眺望着美好的家乡,幸福地依进少楠怀里,并勾住丈夫的脖子,说一句话印一个吻:“亲爱的,余生,我哪都不想去,只想在清水港,守护我们的爱情,守护我们的度假村。”
  “好,只守护你这片花海。”程少楠当然得热烈回印。
  “什么都不理会,什么都不在乎。”小麦印得更浓烈。
  “好,只在乎你这片云彩。”程少楠回印得更激烈。
  小麦几乎是在哼哼了:“择清水港终老。”
  这句话时,只有程少楠听懂。
  程少楠也在哼哼:“和孟小麦白首。”
  这句话,也只有小麦听得懂,俩人的嘴唇粘在一起再也分不开,只能哼哼。
  不好,程少楠的双脚在向房间移动,孩子们可还在楼下呢,小麦清醒过来,她推开程少楠,并向他嘻笑:“老公,那我想要的露台-----”
  程少楠几个意思一跺脚,说:“那有什么难的,老婆大人等着,我一定给你个和清风舍不一样的芙蓉台。”
  见丈夫终于也掉一回她设计的陷阱,小麦宽慰地勾起了唇。
  然而,心思单纯的小麦,哪能识破程少楠的精明,程少楠知道老婆想分散他的心神,见她一脸的肆意欢喜,纵身跳入她挖的爱心陷阱里去。
  只要她欢喜,他便义无反顾。
  还有就是,这段日子,他矜持的老婆无须他开发调教就能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时不时心性跳脱几下,比如时不时柔情蜜意唤他老公,比如时不时宠物般往他身上噌,比如时不时撒撒娇让他伺候一番,比如-----比如-----比如。他很享受,更喜欢如此真性情的孟小麦,这样的人儿如何不让他爱到骨子里去?唯一令他啼笑又黯然的是,他努力开发了十年,却让女儿开发了出来。
  所以,时不时,他还装一下软弱,让变化更大些,更猛烈一些吧。
这半个月,玉莲如坐针毡,握着手机却不敢打电话询问,女儿要真出个啥事,她后半生就全完了呀,女儿可是她押在程少楠身上的宝,有了她,她才能锦衣玉食,才能过她女皇般的奢靡生活。
  她一生最得意的一件作品,就是怀上念清,因有念清,程少楠的钱源源不断流入她口袋,她挥金如土,她挥得一点都不心疼,程少楠就是她的银行,不,是国库,程念清就是国库那把钥匙,而这把钥匙完全由她掌控,如同皇帝赐予的腰牌,进进出出无人敢挡。
  都说程家是方园百里见识广博的大方之家,那又怎样,不照样替她养孩子,供她吃喝玩乐?如今再加上个孟小麦。是,你程少楠心尖上的女人又怎样,不也给我女儿当牛做马忙得团团转?而我,就是掌控全局的女皇!哪天惹毛了我,或老娘不想玩了,玩不动了,把程念清这枚原子弹往程家一扔,让你们和小日本广岛一样,片甲不留寸草不生。
  玉莲每天早上醒来,忍不住就会仰天大笑,或在花园里跳一段没有章法的广场舞泄喜,日子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你程少楠把我当棵草,自然有人把我当个宝,我用你的钱给小鲜肉买房买车,自然也是他们心尖上的人,把我伺候得舒服到骨头里。
  然而,令她措手不及的是,这枚原子弹过早爆炸了,打乱了她全盘计划。接下来程少楠会采取啥手段对付她,她真的不敢想像。断她财路是肯定的,她已残花败柳,没有钱,谁会来伺候她?问题是,她还没玩够,还想好好享受几年。问题是,清风舍的医院不知还会不会给不是他的她的女儿,医院可是赚大钱的机构啊。
  这些天早上醒来,玉莲不再仰天大笑,而是仰天长叹,连走路都没了章法,常常想去厨房,一抬头发现是卫生间。玉莲真正感觉到了报应,原来传说中的报应是真真存在的,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这世上真没秘密可言,她隐藏得够深够好了,深到自己都忘记还有这个秘密,好到自己都深信程念清就是你程少楠亲生女儿。怎会想到女儿一根手指,捅破了这个惊天秘密。
  半个月了,没消息来说明女儿有救,说明程少楠还是把她当女儿全力以赴救她。女儿身上流的虽然不是他的血,但女儿对他的亲远远超过她,而她要的这就是这个效果,不然怎么可能心甘尽愿意把他前半生打拚下来的半壁江山全部奉送给她们娘俩。她假装和他抢女儿,实则是抢他的战果,她又赢了,当然她也失落,他把孟小麦看得比江山重。所以,当李丽来挑唆她时,她去了,权当去撒些胡椒粉,哪知又笨又傻的孟小麦会中招,差点丢了性命。虽然她玉莲识的字没她多,论计谋论狠毒,再加一百个孟小麦也不是她对手,除非上毒妇肚里来个轮回。
  忽然女儿发来短信:“我已回清水港,很好,勿念。”
  玉莲一阵惊喜,女儿性命无碍了?回了清水港?他们还认她还要她呀,上帝保佑,只要程少楠还认这个女儿,她是不是就可以继续高枕无忧?转而又不满,叫声妈会死啊,你是我的女儿好不好?
  玉莲确实属于精明一类的女人,要想不劳而获,必须学精明不是?最好成精。
  知道女儿出院回清水港,她开始出动了,迟则生变,她怕程少楠冻结她的银行卡,她必须提前作准备,把卡里的钱全部领出来,虽然女儿那部分没有女儿出面她动不了,好在已从女儿手里以莫须有的名目转移了不少,比如车坏了要换,比如买高额保险,比如整修院子,比如看上哪哪商铺,比如做个投资,美其名是为女儿积累资产,她又带不走。她吃定女儿不耐烦她的纠缠不休,一来二往,骗局成功。就这部分,足够她锦衣玉食到百年。因要领取的现金数目大,她必须预约,并分期领取。
  然而,她才领了一百万,银行告知卡被冻结,玉莲气坏了,真冻结了?心思单纯的女儿肯定还没转过这个弯,除了程少楠还有谁?她早已不是他老婆,按例他是冻结不了的,银行这么做是违规操作,只要她上告,银行定吃不了兜着走。可玉莲却不敢,她若一告,彻底是个穷光蛋,包括这幢豪宅。程少楠料定她不敢才敢和银行违规操作。好啊程少楠,你来狠的,别怪我来毒的。
  玉莲编了一条短信:“如果不想你父母和念清知道这个秘密,乖乖解冻。”
  “无所谓,正愁没法开口,正好把你女儿名正言顺还给你。”
  玉莲发起呆来,还给她?还“你女儿”?这个还字,说明一旦世人皆知程念清不是他女儿,她什么都捞不到,捞到的那些也会被他收回,像冻结她的卡一样,把给女儿的股份都冻结了。天那,从此以后再玩不了他了?怎么办怎么办,说了什么都没有,不说他说不定顾及老人和女儿,能像往日一样待念清。
  再一想,只是属于她的被收回,只要女儿的股份在,女儿不会不管她,毕竟是她亲生女儿,零用钱不会少,只是不能和往日一样挥霍了。好在领了一百万,过段时间再以莫须有的名目问女儿要上几百万,余生还能奢靡奢靡。
  玉莲见威胁不到程少楠,只好保持沉默静观其变。接下来,她开始想办法怎样向女儿索取更多,那些莫须有的名目,该作个统计才是。
  而程少楠真是这么想的,他不能再让玉莲用这事来要挟他,不能再像傻子一样被她玩于股掌当冤大头。从现在开始,她别想用到他一分钱,女儿的股份他会帮她打理,如果她想公布这个秘密,他不会阻止,但他料定她不敢公开,她不会不为女儿的以后考虑,跟着他,该女儿的他一分不会少,跟着她,虽然他会让女儿衣食无忧,但不可能是全部了,他会更多考虑小麦和禾风。
  在回廊上,程少楠把玉莲的短信给小麦看,小麦看见他的回复不禁脸呈忧色:“她真说出来怎么办?”
  “说出来就还给她。”
  “还?清儿又不是东西。”
  “不想再受她要挟,不想再做冤大头,再做下去我会疯掉。我了解她,你越怕事她越来事,而且更加变本加利。我若不怕,她便怕。”
  “她要是狗急跳墙呢?”
  “量她不敢跳。”
  “为什么?”
  “她一说,意味着失去一切,她不傻。”
  小麦一脸迷茫,“怎么有点乱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乱。”
  说实话,心思纯良的小麦跟不上这节奏。
  程少楠把她搂在怀里,经过这一变故,他更珍惜怀里善良的人儿。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拨乱反正,宝贝,不用担心,一切有我,我知道怎么做。”
  小麦仰起脸来:“拨乱反正?你想怎么拨乱反正?我担心清儿。”
  “她不为女儿想,我们做啥都没用。”
  “少楠,你真冻结了她的银行卡?”
  “必须治她。”
  “可是,你没权利冻结啊,她早不是你老婆了。”
  “我想做的事,没有做不了。”
  “我担心她和钟伟一样,会缠住清儿。这叫什么事,两个可怜的孩子。”
  “我给她留了一百万,足够她养老。本来一分都不想给,就是怕她缠上清儿。”
  小麦哦了一声,一百万,好像也足够养老了吧?但愿她能消停些,别再给女儿添堵。
  “可是少楠,清儿还是很消瘦,怎么办?”小麦环抱住丈夫的腰,又向丈夫仰起她柔情似水的脸。这段日子,只要和程少楠在一起,她就会用肢体、用眼神去温暖他。
  “别着急,清儿指标一切正常,慢慢来,在你精心调理下会胖起来的。只是,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忙前忙后,疼完这个疼那个,都瘦了,我到是被你养胖了。”程少楠捧住小麦的脸,歉疚又心疼地说。
  小麦向他妩媚一笑:“只要你们好,我就好。”
  “我的宝贝,只要你在,我就好。”
  “真的?”小麦笑得像狐狸。
  “别笑得这般撩人。”程少楠一下子把小麦抱了起来。
  少楠调皮的言语放肆的行为宽慰了小麦,便故意紧了紧衣襟,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嘛,知暖和欢儿在楼下坐着呢。”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赞美一下你的笑靥都不行?”程少楠果然没识破她,惊讶地说。
  “我的笑靥还需赞美?”小麦哼了一声,“放我下来,我下去看看孩子们。”
  “就不。”程少楠的脑袋直往小麦胸前拱,“孩子们有孩子们话题,你下去干嘛。”
  “不早了,清儿得休息。”
  “难得她兴趣高,让他们聊会。”
  小麦记着晓光的话呢,她必须把程少楠的注意力引到她身上,尽量让他时刻围着她转,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那我们,也说说话?理一理?”
  程少楠抱着小麦在椅子上坐下,“好,我们说说话,这段时间你都没在回廊上静心坐过。”
  “这段时间你就没好好陪我坐过。”小麦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少楠的眉,“这儿,时不时会皱在一起,还有这儿,”小麦抚摸到他太阳穴,“是不是经常百团大战?”
  程少楠一听笑了,他握住小麦的手:“有你在身边,就休战。”
  “真会?”
   “这回我可算是明白了,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什么麻烦都觉得欢喜,什么磨难都可以承受。”
   “我也是。”小麦更紧地贴在丈夫胸前。
  “小麦,你太善良了,明知道清儿不是我亲生的,还这般悉心爱她。”
  “清儿的身世太令人心疼了,我们若再不爱,就更可怜了。”小麦捧住少楠脸,她的丈夫是强大的,如果心理素质不强大,早熬晕了。
  小麦理性地开始整理这段时间的乱,为丈夫,也为自己。事儿发生了,也改变不了了,只能接受不是?
  “亲爱的,我们都不胡思乱想,清儿就是我们的女儿,你养育了二十四年的女儿,日后你若对她心存嫌隙我可不答应。”
  “我不会。只是,一想起做了二十多年冤大头,心里憋屈得疯狂,这憋屈和清儿无关。”
  “我知道,我也憋屈,你刚才不说了,这正是她要的结果,我们越憋屈她越得意,我们不在意,她就难受,那我们何不和清儿好好生活,让她难受。”
  程少楠动情地搂紧小麦:“身边有你,夫复何求。你才是我的宝。”
  “你也是。”
  “亲爱的,这个心结,我会慢慢解开,容我偶尔愤怒一下,软弱一下,好吗?”
  小麦心痛地搂住他脖子:“好,批准了。”说完在他唇上盖了个章:“偶尔可以,时不时要不得。”
  “我的宝贝,我的世界没有你才是末日。”
  “我也一样,所以,你一定要从这团阴影里走出来。”
  “嗯。”
  因身边有小麦,痛苦不堪的程少楠才没有倒下,每当他伤心得没有力气,就靠在小麦怀里,那些力气,又会源源不断回来。
  程少楠偶尔的软弱更令小麦心痛,曾是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此刻偎依着她从她这里获取能量。他是个事业心强大的男人,唯有让他忙于工作,或许是变强大最好的途径。可她又不敢把他支到清风舍去,怕他和陈雨父亲撞到一起,只要他一见着他,定能在他脸上寻找到清儿基因,这个基因太强大了。
  小麦揣着这个秘密,宛如揣着一颗炸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怎么能让他往清风舍跑?这不加快引爆速度吗?能摁则摁能瞒则瞒吧,怎么也得错开些时日,这样的打击怎么可以接着来啊。
  所以,目前,要想办法把他困在清水港,可是,怎样才能困住他让他一步不离呢?
  小麦忐忑离开少楠怀抱,外表平静内里波涛汹涌,来回在回廊上踌躇。
  程少楠不明就里,也站起来,一步不离跟着她。
  小麦一边想着办法,一边回头嗔怪:“你跟着我干嘛?”
  “你走来走去干嘛?”
  小麦望着原野忽然说:“我,我总觉得这里少些什么。”
  “少什么?”
  这次不忽然了,小麦心里已有主意:“少了些新鲜感,来这里的熟客那么多,我怕他们看久了眼疲劳。”
  程少楠果真眼神一闪来了精神:“宝贝,又有想法了?快说来听听。”
  小麦故作心疼,犹豫不决:“老公,我怕你累着你。”
  “累不怕,怕的是你也眼疲劳。”程少楠果然上当,老婆大人若眼疲劳才是他最大的罪过。
  “那好,明天开始你去四处走走,看看从哪里入手,我们建一处新景点。”
  “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比如露台。”
  “清水港又没千年樟树,建哪?”
  “不一定要真树啊。”
  “假树?那不行,我的字典里没有假这个字。”话落,程少楠一阵沮丧,没有吗?女儿都是假的,还有比这更假?谁还能假过它?
  小麦装没看出,心里却针扎一般。
  “真景里来一处假的假亦成真。你先看看合不合适,到时候再定,哪都不合适,那就不建。”
  小麦知道等于没说,但她了解少楠,只要她说,他必会重视并认真对待,她必须让他忙碌起来,哪怕瞎忙碌,忙碌了,他才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
  程少楠恢复常态,圈住小麦问道:“你是不是想芙蓉台了?可清水港不能复制清风舍的景点啊。你若想芙蓉台,我陪你去清风舍,明天就可以去。”
  小麦想起怀里揣着的那颗炸弹,心里一慌:“不去,清风舍是孩子们的,这里才是我们的。你也不许去。”
  “你不去我自然不去,没有你的地方再好都无法让我驻足。”
  “当真?”
  “孟小麦,你对我还有所怀疑?”
  “不是怀疑,是怕你忍不住又跑去。”
  “要去也是一起去。毕竟,清风舍还有很多事。”
  “不是有禾风吗?”
  “好好好,都交给儿子。我呀,就在清水港陪你。”
  小麦满足地眺望着美好的家乡,幸福地依进少楠怀里,并勾住丈夫的脖子,说一句话印一个吻:“亲爱的,余生,我哪都不想去,只想在清水港,守护我们的爱情,守护我们的度假村。”
  “好,只守护你这片花海。”程少楠当然得热烈回印。
  “什么都不理会,什么都不在乎。”小麦印得更浓烈。
  “好,只在乎你这片云彩。”程少楠回印得更激烈。
  小麦几乎是在哼哼了:“择清水港终老。”
  这句话时,只有程少楠听懂。
  程少楠也在哼哼:“和孟小麦白首。”
  这句话,也只有小麦听得懂,俩人的嘴唇粘在一起再也分不开,只能哼哼。
  不好,程少楠的双脚在向房间移动,孩子们可还在楼下呢,小麦清醒过来,她推开程少楠,并向他嘻笑:“老公,那我想要的露台-----”
  程少楠几个意思一跺脚,说:“那有什么难的,老婆大人等着,我一定给你个和清风舍不一样的芙蓉台。”
  见丈夫终于也掉一回她设计的陷阱,小麦宽慰地勾起了唇。
  然而,心思单纯的小麦,哪能识破程少楠的精明,程少楠知道老婆想分散他的心神,见她一脸的肆意欢喜,纵身跳入她挖的爱心陷阱里去。
  只要她欢喜,他便义无反顾。
  还有就是,这段日子,他矜持的老婆无须他开发调教就能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时不时心性跳脱几下,比如时不时柔情蜜意唤他老公,比如时不时宠物般往他身上噌,比如时不时撒撒娇让他伺候一番,比如-----比如-----比如。他很享受,更喜欢如此真性情的孟小麦,这样的人儿如何不让他爱到骨子里去?唯一令他啼笑又黯然的是,他努力开发了十年,却让女儿开发了出来。
  所以,时不时,他还装一下软弱,让变化更大些,更猛烈一些吧。
这半个月,玉莲如坐针毡,握着手机却不敢打电话询问,女儿要真出个啥事,她后半生就全完了呀,女儿可是她押在程少楠身上的宝,有了她,她才能锦衣玉食,才能过她女皇般的奢靡生活。
  她一生最得意的一件作品,就是怀上念清,因有念清,程少楠的钱源源不断流入她口袋,她挥金如土,她挥得一点都不心疼,程少楠就是她的银行,不,是国库,程念清就是国库那把钥匙,而这把钥匙完全由她掌控,如同皇帝赐予的腰牌,进进出出无人敢挡。
  都说程家是方园百里见识广博的大方之家,那又怎样,不照样替她养孩子,供她吃喝玩乐?如今再加上个孟小麦。是,你程少楠心尖上的女人又怎样,不也给我女儿当牛做马忙得团团转?而我,就是掌控全局的女皇!哪天惹毛了我,或老娘不想玩了,玩不动了,把程念清这枚原子弹往程家一扔,让你们和小日本广岛一样,片甲不留寸草不生。
  玉莲每天早上醒来,忍不住就会仰天大笑,或在花园里跳一段没有章法的广场舞泄喜,日子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你程少楠把我当棵草,自然有人把我当个宝,我用你的钱给小鲜肉买房买车,自然也是他们心尖上的人,把我伺候得舒服到骨头里。
  然而,令她措手不及的是,这枚原子弹过早爆炸了,打乱了她全盘计划。接下来程少楠会采取啥手段对付她,她真的不敢想像。断她财路是肯定的,她已残花败柳,没有钱,谁会来伺候她?问题是,她还没玩够,还想好好享受几年。问题是,清风舍的医院不知还会不会给不是他的她的女儿,医院可是赚大钱的机构啊。
  这些天早上醒来,玉莲不再仰天大笑,而是仰天长叹,连走路都没了章法,常常想去厨房,一抬头发现是卫生间。玉莲真正感觉到了报应,原来传说中的报应是真真存在的,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这世上真没秘密可言,她隐藏得够深够好了,深到自己都忘记还有这个秘密,好到自己都深信程念清就是你程少楠亲生女儿。怎会想到女儿一根手指,捅破了这个惊天秘密。
  半个月了,没消息来说明女儿有救,说明程少楠还是把她当女儿全力以赴救她。女儿身上流的虽然不是他的血,但女儿对他的亲远远超过她,而她要的这就是这个效果,不然怎么可能心甘尽愿意把他前半生打拚下来的半壁江山全部奉送给她们娘俩。她假装和他抢女儿,实则是抢他的战果,她又赢了,当然她也失落,他把孟小麦看得比江山重。所以,当李丽来挑唆她时,她去了,权当去撒些胡椒粉,哪知又笨又傻的孟小麦会中招,差点丢了性命。虽然她玉莲识的字没她多,论计谋论狠毒,再加一百个孟小麦也不是她对手,除非上毒妇肚里来个轮回。
  忽然女儿发来短信:“我已回清水港,很好,勿念。”
  玉莲一阵惊喜,女儿性命无碍了?回了清水港?他们还认她还要她呀,上帝保佑,只要程少楠还认这个女儿,她是不是就可以继续高枕无忧?转而又不满,叫声妈会死啊,你是我的女儿好不好?
  玉莲确实属于精明一类的女人,要想不劳而获,必须学精明不是?最好成精。
  知道女儿出院回清水港,她开始出动了,迟则生变,她怕程少楠冻结她的银行卡,她必须提前作准备,把卡里的钱全部领出来,虽然女儿那部分没有女儿出面她动不了,好在已从女儿手里以莫须有的名目转移了不少,比如车坏了要换,比如买高额保险,比如整修院子,比如看上哪哪商铺,比如做个投资,美其名是为女儿积累资产,她又带不走。她吃定女儿不耐烦她的纠缠不休,一来二往,骗局成功。就这部分,足够她锦衣玉食到百年。因要领取的现金数目大,她必须预约,并分期领取。
  然而,她才领了一百万,银行告知卡被冻结,玉莲气坏了,真冻结了?心思单纯的女儿肯定还没转过这个弯,除了程少楠还有谁?她早已不是他老婆,按例他是冻结不了的,银行这么做是违规操作,只要她上告,银行定吃不了兜着走。可玉莲却不敢,她若一告,彻底是个穷光蛋,包括这幢豪宅。程少楠料定她不敢才敢和银行违规操作。好啊程少楠,你来狠的,别怪我来毒的。
  玉莲编了一条短信:“如果不想你父母和念清知道这个秘密,乖乖解冻。”
  “无所谓,正愁没法开口,正好把你女儿名正言顺还给你。”
  玉莲发起呆来,还给她?还“你女儿”?这个还字,说明一旦世人皆知程念清不是他女儿,她什么都捞不到,捞到的那些也会被他收回,像冻结她的卡一样,把给女儿的股份都冻结了。天那,从此以后再玩不了他了?怎么办怎么办,说了什么都没有,不说他说不定顾及老人和女儿,能像往日一样待念清。
  再一想,只是属于她的被收回,只要女儿的股份在,女儿不会不管她,毕竟是她亲生女儿,零用钱不会少,只是不能和往日一样挥霍了。好在领了一百万,过段时间再以莫须有的名目问女儿要上几百万,余生还能奢靡奢靡。
  玉莲见威胁不到程少楠,只好保持沉默静观其变。接下来,她开始想办法怎样向女儿索取更多,那些莫须有的名目,该作个统计才是。
  而程少楠真是这么想的,他不能再让玉莲用这事来要挟他,不能再像傻子一样被她玩于股掌当冤大头。从现在开始,她别想用到他一分钱,女儿的股份他会帮她打理,如果她想公布这个秘密,他不会阻止,但他料定她不敢公开,她不会不为女儿的以后考虑,跟着他,该女儿的他一分不会少,跟着她,虽然他会让女儿衣食无忧,但不可能是全部了,他会更多考虑小麦和禾风。
  在回廊上,程少楠把玉莲的短信给小麦看,小麦看见他的回复不禁脸呈忧色:“她真说出来怎么办?”
  “说出来就还给她。”
  “还?清儿又不是东西。”
  “不想再受她要挟,不想再做冤大头,再做下去我会疯掉。我了解她,你越怕事她越来事,而且更加变本加利。我若不怕,她便怕。”
  “她要是狗急跳墙呢?”
  “量她不敢跳。”
  “为什么?”
  “她一说,意味着失去一切,她不傻。”
  小麦一脸迷茫,“怎么有点乱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乱。”
  说实话,心思纯良的小麦跟不上这节奏。
  程少楠把她搂在怀里,经过这一变故,他更珍惜怀里善良的人儿。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拨乱反正,宝贝,不用担心,一切有我,我知道怎么做。”
  小麦仰起脸来:“拨乱反正?你想怎么拨乱反正?我担心清儿。”
  “她不为女儿想,我们做啥都没用。”
  “少楠,你真冻结了她的银行卡?”
  “必须治她。”
  “可是,你没权利冻结啊,她早不是你老婆了。”
  “我想做的事,没有做不了。”
  “我担心她和钟伟一样,会缠住清儿。这叫什么事,两个可怜的孩子。”
  “我给她留了一百万,足够她养老。本来一分都不想给,就是怕她缠上清儿。”
  小麦哦了一声,一百万,好像也足够养老了吧?但愿她能消停些,别再给女儿添堵。
  “可是少楠,清儿还是很消瘦,怎么办?”小麦环抱住丈夫的腰,又向丈夫仰起她柔情似水的脸。这段日子,只要和程少楠在一起,她就会用肢体、用眼神去温暖他。
  “别着急,清儿指标一切正常,慢慢来,在你精心调理下会胖起来的。只是,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忙前忙后,疼完这个疼那个,都瘦了,我到是被你养胖了。”程少楠捧住小麦的脸,歉疚又心疼地说。
  小麦向他妩媚一笑:“只要你们好,我就好。”
  “我的宝贝,只要你在,我就好。”
  “真的?”小麦笑得像狐狸。
  “别笑得这般撩人。”程少楠一下子把小麦抱了起来。
  少楠调皮的言语放肆的行为宽慰了小麦,便故意紧了紧衣襟,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嘛,知暖和欢儿在楼下坐着呢。”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赞美一下你的笑靥都不行?”程少楠果然没识破她,惊讶地说。
  “我的笑靥还需赞美?”小麦哼了一声,“放我下来,我下去看看孩子们。”
  “就不。”程少楠的脑袋直往小麦胸前拱,“孩子们有孩子们话题,你下去干嘛。”
  “不早了,清儿得休息。”
  “难得她兴趣高,让他们聊会。”
  小麦记着晓光的话呢,她必须把程少楠的注意力引到她身上,尽量让他时刻围着她转,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那我们,也说说话?理一理?”
  程少楠抱着小麦在椅子上坐下,“好,我们说说话,这段时间你都没在回廊上静心坐过。”
  “这段时间你就没好好陪我坐过。”小麦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少楠的眉,“这儿,时不时会皱在一起,还有这儿,”小麦抚摸到他太阳穴,“是不是经常百团大战?”
  程少楠一听笑了,他握住小麦的手:“有你在身边,就休战。”
  “真会?”
   “这回我可算是明白了,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什么麻烦都觉得欢喜,什么磨难都可以承受。”
   “我也是。”小麦更紧地贴在丈夫胸前。
  “小麦,你太善良了,明知道清儿不是我亲生的,还这般悉心爱她。”
  “清儿的身世太令人心疼了,我们若再不爱,就更可怜了。”小麦捧住少楠脸,她的丈夫是强大的,如果心理素质不强大,早熬晕了。
  小麦理性地开始整理这段时间的乱,为丈夫,也为自己。事儿发生了,也改变不了了,只能接受不是?
  “亲爱的,我们都不胡思乱想,清儿就是我们的女儿,你养育了二十四年的女儿,日后你若对她心存嫌隙我可不答应。”
  “我不会。只是,一想起做了二十多年冤大头,心里憋屈得疯狂,这憋屈和清儿无关。”
  “我知道,我也憋屈,你刚才不说了,这正是她要的结果,我们越憋屈她越得意,我们不在意,她就难受,那我们何不和清儿好好生活,让她难受。”
  程少楠动情地搂紧小麦:“身边有你,夫复何求。你才是我的宝。”
  “你也是。”
  “亲爱的,这个心结,我会慢慢解开,容我偶尔愤怒一下,软弱一下,好吗?”
  小麦心痛地搂住他脖子:“好,批准了。”说完在他唇上盖了个章:“偶尔可以,时不时要不得。”
  “我的宝贝,我的世界没有你才是末日。”
  “我也一样,所以,你一定要从这团阴影里走出来。”
  “嗯。”
  因身边有小麦,痛苦不堪的程少楠才没有倒下,每当他伤心得没有力气,就靠在小麦怀里,那些力气,又会源源不断回来。
  程少楠偶尔的软弱更令小麦心痛,曾是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此刻偎依着她从她这里获取能量。他是个事业心强大的男人,唯有让他忙于工作,或许是变强大最好的途径。可她又不敢把他支到清风舍去,怕他和陈雨父亲撞到一起,只要他一见着他,定能在他脸上寻找到清儿基因,这个基因太强大了。
  小麦揣着这个秘密,宛如揣着一颗炸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怎么能让他往清风舍跑?这不加快引爆速度吗?能摁则摁能瞒则瞒吧,怎么也得错开些时日,这样的打击怎么可以接着来啊。
  所以,目前,要想办法把他困在清水港,可是,怎样才能困住他让他一步不离呢?
  小麦忐忑离开少楠怀抱,外表平静内里波涛汹涌,来回在回廊上踌躇。
  程少楠不明就里,也站起来,一步不离跟着她。
  小麦一边想着办法,一边回头嗔怪:“你跟着我干嘛?”
  “你走来走去干嘛?”
  小麦望着原野忽然说:“我,我总觉得这里少些什么。”
  “少什么?”
  这次不忽然了,小麦心里已有主意:“少了些新鲜感,来这里的熟客那么多,我怕他们看久了眼疲劳。”
  程少楠果真眼神一闪来了精神:“宝贝,又有想法了?快说来听听。”
  小麦故作心疼,犹豫不决:“老公,我怕你累着你。”
  “累不怕,怕的是你也眼疲劳。”程少楠果然上当,老婆大人若眼疲劳才是他最大的罪过。
  “那好,明天开始你去四处走走,看看从哪里入手,我们建一处新景点。”
  “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比如露台。”
  “清水港又没千年樟树,建哪?”
  “不一定要真树啊。”
  “假树?那不行,我的字典里没有假这个字。”话落,程少楠一阵沮丧,没有吗?女儿都是假的,还有比这更假?谁还能假过它?
  小麦装没看出,心里却针扎一般。
  “真景里来一处假的假亦成真。你先看看合不合适,到时候再定,哪都不合适,那就不建。”
  小麦知道等于没说,但她了解少楠,只要她说,他必会重视并认真对待,她必须让他忙碌起来,哪怕瞎忙碌,忙碌了,他才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
  程少楠恢复常态,圈住小麦问道:“你是不是想芙蓉台了?可清水港不能复制清风舍的景点啊。你若想芙蓉台,我陪你去清风舍,明天就可以去。”
  小麦想起怀里揣着的那颗炸弹,心里一慌:“不去,清风舍是孩子们的,这里才是我们的。你也不许去。”
  “你不去我自然不去,没有你的地方再好都无法让我驻足。”
  “当真?”
  “孟小麦,你对我还有所怀疑?”
  “不是怀疑,是怕你忍不住又跑去。”
  “要去也是一起去。毕竟,清风舍还有很多事。”
  “不是有禾风吗?”
  “好好好,都交给儿子。我呀,就在清水港陪你。”
  小麦满足地眺望着美好的家乡,幸福地依进少楠怀里,并勾住丈夫的脖子,说一句话印一个吻:“亲爱的,余生,我哪都不想去,只想在清水港,守护我们的爱情,守护我们的度假村。”
  “好,只守护你这片花海。”程少楠当然得热烈回印。
  “什么都不理会,什么都不在乎。”小麦印得更浓烈。
  “好,只在乎你这片云彩。”程少楠回印得更激烈。
  小麦几乎是在哼哼了:“择清水港终老。”
  这句话时,只有程少楠听懂。
  程少楠也在哼哼:“和孟小麦白首。”
  这句话,也只有小麦听得懂,俩人的嘴唇粘在一起再也分不开,只能哼哼。
  不好,程少楠的双脚在向房间移动,孩子们可还在楼下呢,小麦清醒过来,她推开程少楠,并向他嘻笑:“老公,那我想要的露台-----”
  程少楠几个意思一跺脚,说:“那有什么难的,老婆大人等着,我一定给你个和清风舍不一样的芙蓉台。”
  见丈夫终于也掉一回她设计的陷阱,小麦宽慰地勾起了唇。
  然而,心思单纯的小麦,哪能识破程少楠的精明,程少楠知道老婆想分散他的心神,见她一脸的肆意欢喜,纵身跳入她挖的爱心陷阱里去。
  只要她欢喜,他便义无反顾。
  还有就是,这段日子,他矜持的老婆无须他开发调教就能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时不时心性跳脱几下,比如时不时柔情蜜意唤他老公,比如时不时宠物般往他身上噌,比如时不时撒撒娇让他伺候一番,比如-----比如-----比如。他很享受,更喜欢如此真性情的孟小麦,这样的人儿如何不让他爱到骨子里去?唯一令他啼笑又黯然的是,他努力开发了十年,却让女儿开发了出来。
  所以,时不时,他还装一下软弱,让变化更大些,更猛烈一些吧。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密察令
下一篇:父亲的继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