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迟到的爱情

迟到的爱情

迟到的爱情
  一
  八十年代初期,在一个极其普通的乡村小街路两旁,唯有一幢供销合作社,还有几家烟酒百货店,一家照相兼理发店。另外还有一家电焊修理铺,坐落在小街的尽西头,它坐北向南,三件红砖青瓦的大房子,门上方的红漆铁牌上,用黑漆分明地写着“包永吉电焊修理铺”字样。
  这是一个天气阴沉的背集的日子,看不出天气早晚。满街泥泞,一个五十七八岁的农家老汉来到包永吉电焊修理铺门前站住。他的身上背着一条绿色复合肥鱼鳞袋皮,里面装着少许行李,此人朝铁匠铺里探望,欲言又止,看似满腹心事的样子。随即,一个相貌端庄秀丽的女子急忙热情地从屋子里迎出来。
  “爸爸,你来了!”
  “小白,你这鬼丫头,害我千里迢迢来找你……”
  白姑娘拉着父亲的手进屋。包永吉拿下电焊避光镜说:“白大爷,早知你来,我也应该去火车站接你呀!”
  白大爷说:“我下了火车,是搭这村上一辆三轮车来到的。”
  包永吉掏出一把碎钱给小白,吩咐她:“去供销社里,买点酒菜,贵客临门,我们爷俩好好聊聊。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来你的青姐家一趟。”
  青姐面有喜色,口里含糊不清地支吾:“……舅……”
  同天下午,云开雾散,眼看太阳昃西。
  包永吉的电焊铺里,电风扇慢悠悠地旋转。白大爷酣然入睡。
  包永吉正在焊接一个拖车箱斗。
  时间老人漫步出现在大挂钟的玻璃屏镜里,毫不犹豫地举起铜锤,在钟铃上连敲了三下。
  白大爷爬起来,抄水洗面。
  白姑娘在一角耳房里收拾行礼,等到父亲进来,她将一包红旗香烟递给父亲:“这给你在路上抽。”
  白大爷说:“酒足饭饱,我们可要动身了。”包永吉将几张“大团结”装进白大爷的衣包说:“这是白表妹这么多天服侍她表姐的一点报酬,请收下。白大爷,以后闲时再带表妹来我们家一起做客。亲戚不来往,那还有什么意思呢?彼此路途遥远,以后要常通信,有事用的着我的地方,不要客气。……”
  白姑娘一狂一笑说:“就怕爸爸以后再也不放我出来了,前日家里来信叫我回家,我没有照办,此番妈妈不会饶了我的。”
  这时不远处的小街转弯处,一辆三轮车停在路边,白大爷急忙招呼女儿搭车。步行不远,青姐忽然从家里跑出来,上去拖住白姑娘。
  白大爷猜测说:“你青姐多年没有回家,她是不是也想同我们一起回家?那就不妨跟我们一齐回家过十朝半月的。”
  青姐摇一下头。
  白姑娘无可奈何说:“姐,别抓住我不放,我回家过一段日子再回来探望你。你在这儿生活很好,我衷心祝福你们……”包永吉深有感触说:“你的傻姐不忍心你离开我家,她是多么希望你能够同她生活在一起,跟她相依为伴。”
  “也是啊”白大爷说:“这姐妹俩自小亲密无间。我家这丫头,别看她口,心地善良,对她表姐处处体贴关怀。”包永吉不好意思拉一下小青说:“别这样缠住人家,你玩这模样,亲戚以后还敢不敢再来了。放心让她走呗,你表妹要翻脸了。”
  小青来了傻劲儿,一声不吭地把白姑娘往回拖。白姑娘被她拖进了那间耳房,欲要锁门,姐妹俩气喘呼呼,争执不下。
  白大爷,包永吉以及路过观众数人,楞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白姑娘双手合放在胸前,恭敬地说:“表姐,别把我关禁闭,松开手,不得到你的允许,我就不走,我当你的护身符。”
  小青退到大门下,喘息,微笑。
  白大爷问:“小白,你真不走啦,恋人家的油锅台啦?”
  白姑娘说:“我不想伤表姐的心,她真心实意挽留我。”
  包永吉出面请求:“大爷,眼下还未到收麦季节,家中无事,等再过几天,我亲自开三轮车,送表妹回家。”
  白大爷低声询问:“她姐夫,这里面我怀疑有弯弯……(说着,伸手拉包永吉一把,凑近耳语)你是不是帮助小白握色了一个对象……不过,婚姻是儿女终身大事,父母不免要过问的。”白姑娘摆手示意白大爷:“爸爸,你别在那里疑神疑鬼。”
  包永吉目光转向小青说:“你放心,表妹不走了,缸里没有水了,你去挑水,晚饭做几碗鸡蛋面汤……表妹,你切菜做饭吧。”小青信以为真挑水桶出了门去。
  白姑娘真真假假地说:“爸爸,假如我真的不跟你回家——”
  白大爷手拍铁砧,气昂昂地发誓说:“我现在就脑袋开花给你看。”
  “表妹,你别让他老人家担心了。”包永吉一席话提醒了父女俩,急忙沿着街旁的小树阴凉朝前溜走了,直到小街尽头,白姑娘习惯地慕然回首,望一眼西天的太阳,爬上三轮车。
  
  二.
  
  一个星期之后,包永吉家的修理铺里,时间老人再次举起他的铜锤,擂起他那铿锵有力的钟声告诉人们:现在是上午十点。
  一辆三轮车骤然在电焊铺前面停下,从车上跳下来两个青年。
  包永吉停下手中的铁锤,虎视这两个不速之客。
  两个青年心怀叵测地在电焊铺里巡视一遭,然后行成崎角之势站在包永吉面前,其中一位年纪大些的青年气势汹汹地直呼其名:“你就是包永吉?”
  包永吉正面回答:“不错,本人正是,你们二位好像来捉拿逃犯?”
  青年甲:“我们来找白姐姐,她是几时回到你这儿来的?”
  包永吉冷静回答:“白姑娘她已经被他父亲带走,她叶根也没有回来过,你们想在我这儿找到,真是莫名其妙!”
  青年乙说:“别装疯卖傻,快把人叫出来,出棵好豆子!”
  包永吉说:“你们二位兄弟,应该好好调查一番,别冤枉好人。”
  青年甲:“喔,原来你还会是个好人,天底下难找。我姐来你家,服侍傻姐。想不到你包永吉起了歹心,心怀不良,坑害我白姐。”
  包永吉感到大惑不解:“我们是姐妹之间的友爱,不可以乱疑猜的。”
  青年乙:“呸!你这模样也配爱我姐,尿泡尿照照自己的影子吧!”
  包永吉反唇相讥说:“我为什么不可以爱上她?”
  青年甲:“你有老婆,想要坐牢先把头剃光吧!”
  青年乙:“多亏我们的傻姐将就了你。”
  包永把手里的铁锤扔到了地上,一字一顿说:“我爱上了你们的傻姐,她不会做饭,更不会做衣服所以,那不属于夫妻之爱。几年前,傻姐带着她的弟弟讨饭来到我的门上,是我收留了他们,给他们安家落户,他们无依无靠,丧失了劳动能力,是我供养姐弟俩。后来,我又为她的弟弟带上媳妇,盖上房子,成家立业,可是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建立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呢?为什么?”
  青年甲:“你胡子拉碴,比我姐大了十多岁,我们一家都不承认这门亲事。”
  青年乙威胁说:“限你三日之内,交出我的姐姐,否则,我们就要去控告你!”
  包永吉说:“可惜你们抓不住一点真凭实据,我却要控告你们,无中生有!”
  青年甲打手势招呼青年乙,彼此相互秘密耳语一番。
  青年甲:“走,我们挨个商店看看去!回头还要再来吃饭,白吃。包永吉,为我们操办一桌丰盛的酒宴!”
  包永吉一语双关说:“但愿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喔!”
  曹三官匆匆赶来,嘴里哼着一支颠三倒四的歌:“啊……野花,把她采回家……”
  包永吉收拾器械,准备做晌饭。”
  曹三官一到这儿就开口说:“还供他们酒饭呢,要是我,尿都不让他们喝。”
  包永吉说:“谁叫咱们是亲戚?”
  曹三官冷笑道:“我看哪,你包永吉要走桃花运了!到时候,可别忘了咱穷哥们,呣,好好办菜,过一会儿,我也来赴宴。”
  “欢迎!”
  曹三官翘首朝街上望去:“我这就去找找他们——”
  一支烟功夫,曹三官带领弟兄甲乙一同归来,入宴。彼此相互客套着:
  “请,请,请。”
  “坐,坐,坐。”
  酒过数巡,青年甲离开宴席,到电焊铺东侧小夹巷尿尿。
  曹三官尾随而来。
  青年甲掖上裤子,准备回屋里。冷不防曹三官一把抓住甲的胸口,右手照准甲的脸上扇了一巴掌,跟着又一拳将甲打翻在地。
  甲从地上爬起来,拍打身上泥土,说:“老弟,你喝醉了!”
  曹三官说:“我酒醉心不醉,哼!”又上去抓住甲的胸襟,厉声质问:“你以后来不来找你姐姐?”青年甲因为恐惧扑愣着白眼:“好兄弟,我再也不来了,敬请原谅今日的冒犯。”曹三官抡起胳臂说:“再来,我叫你尝尝它的滋味。光棍儿天不怕地不怕的!”
  包永吉急忙赶来扯开曹三官的胳臂,说:“三兄弟,这是我们两家的事情,你在中间说和,我不反对,可不兴动武,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曹三官自豪地微笑说:“我今日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说完,恶狠狠仇视了青年甲一眼,然后慢慢离去,口里唱着那支斩头去尾的歌:“……啊……野花,把她才回家……”
  
  三.
  
  又逢小街集日。
  天还未晌,小街上的人渐渐稀朗。有一个开着三轮车的本地农民,来到包永吉的电焊铺前停下,悄声对包永吉耳语几句话,然后才纵声说:“该在不破财,转转又回来。”
  原来,白姑娘被父亲带回家以后,又逃了出来,这些日子,就一直落脚在镇农试站里插秧当雇工。现在稻秧已经栽插完毕,带信叫包永吉把她接回家。
  包永吉在镇农试站与白姑娘再次见面。
  白姑娘责备他:“为什么不早几天来看我?”
  包永吉说:“我哪里知道你在这儿?想不到我们还有见面之日。”
  包姑娘试探问:“难道不欢迎吗?”
  包永吉说:“当然欢迎,分别这段日子,我有时在梦中思念你呢!”
  “梦中?”白姑娘嘻嘻一笑:“又是老生常谈。”
  包永吉说:“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梦境,你有青姐领着,来到我家,青姐已经不傻,她一手馋着我,一手馋着你,你身着一身红衣裳,把我们俩引进洞房,你一下钻进红锦帐里,青姐退了出去。我小心翼翼揭开锦被一看,里面睡着的,却不是你,而是青姐!”
  白姑娘笑哈哈地说:“那你就把我当成青姐好了……我就是青姐,青姐就是我,彼此难分难辨,难分难离。”无意中,白姑娘发现几个男职工在花墙那面的绿阴里交头接耳,指手画脚。她急忙跳上自行车后座,离开了农科站。
  铁匠铺里,弟弟包帮吉买铁回来,仿佛心事重重。他把车上的铁货卸下之后,没有一点离去的意思,他在电焊铺里徘徊了一会儿,然后穿过街道,在路边给的一个蓝色伞亭里坐下,掏出烟来慢悠悠地抽起来。
  包永吉越过街道,在弟弟身边坐下。
  包帮吉正为包永吉担惊受怕:“哥哥,我为你……”
  包永吉说:“世上的事情,少见多怪。”
  包帮吉尽量把事情朝坏处着想:“你的罪名重婚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包永吉辩解:“青姐是我们家庭里的一个伙伴,但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结婚登记,我们互敬互爱。”
  包帮吉提出反驳:“这种事情,就怕你浑身长嘴也说不清。大庭广众之下,人言可畏。”
  包永吉表示妥协地争取弟弟的建议说:“那么,假如有一天,有个女人缠着你,她死心塌地地跟随你,你会怎么选择?”
  包帮吉急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锦囊妙计:“哥,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把青姐嫁出去,来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反正,村上光棍儿有的是,还落得个人情。”
  包永吉问:“你想把青姐嫁给谁?”
  包帮吉真以为哥哥上了他的圈套:“你看曹三官怎样?”
  “奥!”包永吉火冒三丈,高声说道:“刚刚曹三官来到我家,莫非是为了这事?你说,我没有在家时,那个曹三官是不是干出了侮辱了青姐的坏事?”
  包帮吉也坐不住了:“我说大哥啊,你别大喊大叫,要冷静头脑,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也是做到做兄弟的本分,期盼你做事朝远处看。”
  包永吉说:“那曹三官是什么东西?吃喝嫖赌又耍无赖,你是想把青姐往火坑里送?从今以后,不准你再提起这件事。”
  包帮吉自讨无趣说:“今日就当我说这话等于放屁,你把她们都揽在家中,我可不愿意替你当牛做马……等着,你那八千元贷款要再还不清,到时候会来传票!”
  包永吉如择重负地站起来:“如今你的翅膀硬了,去远走高飞吧!”
  电焊铺里不见了包帮吉,生意也还似以前那样兴隆,客户来来往往,车来车往。
  明天就是包永吉与白姑娘订婚的日子。白姑娘特意为自己买了一件红衬衣,穿在身上炫耀自己,妩媚地问包永吉:“美不美?”
  “好漂亮!”他把目光停留在她左胸那一小丛精巧的图案上,用赞赏的口吻说:“你就是我们家的白牡丹!”
  白姑娘回答的话语象似愁云掠过晴朗的天空:“我想我似乎象白娘子……象白娘子……我也许会踏白娘子的后尘……
  
  四.
  
  不久县法院果然发下来一张传票,将包永吉传去了。当时,小街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经过几天的拘留,又把包永吉放回来了。包永吉挂了一个黑牌字在门旁,上面写着:
  告急启示
  凡是欠我电焊修理铺修理费用的同志,请把钱送还。谢谢合作!迟到的爱情
  一
  八十年代初期,在一个极其普通的乡村小街路两旁,唯有一幢供销合作社,还有几家烟酒百货店,一家照相兼理发店。另外还有一家电焊修理铺,坐落在小街的尽西头,它坐北向南,三件红砖青瓦的大房子,门上方的红漆铁牌上,用黑漆分明地写着“包永吉电焊修理铺”字样。
  这是一个天气阴沉的背集的日子,看不出天气早晚。满街泥泞,一个五十七八岁的农家老汉来到包永吉电焊修理铺门前站住。他的身上背着一条绿色复合肥鱼鳞袋皮,里面装着少许行李,此人朝铁匠铺里探望,欲言又止,看似满腹心事的样子。随即,一个相貌端庄秀丽的女子急忙热情地从屋子里迎出来。
  “爸爸,你来了!”
  “小白,你这鬼丫头,害我千里迢迢来找你……”
  白姑娘拉着父亲的手进屋。包永吉拿下电焊避光镜说:“白大爷,早知你来,我也应该去火车站接你呀!”
  白大爷说:“我下了火车,是搭这村上一辆三轮车来到的。”
  包永吉掏出一把碎钱给小白,吩咐她:“去供销社里,买点酒菜,贵客临门,我们爷俩好好聊聊。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来你的青姐家一趟。”
  青姐面有喜色,口里含糊不清地支吾:“……舅……”
  同天下午,云开雾散,眼看太阳昃西。
  包永吉的电焊铺里,电风扇慢悠悠地旋转。白大爷酣然入睡。
  包永吉正在焊接一个拖车箱斗。
  时间老人漫步出现在大挂钟的玻璃屏镜里,毫不犹豫地举起铜锤,在钟铃上连敲了三下。
  白大爷爬起来,抄水洗面。
  白姑娘在一角耳房里收拾行礼,等到父亲进来,她将一包红旗香烟递给父亲:“这给你在路上抽。”
  白大爷说:“酒足饭饱,我们可要动身了。”包永吉将几张“大团结”装进白大爷的衣包说:“这是白表妹这么多天服侍她表姐的一点报酬,请收下。白大爷,以后闲时再带表妹来我们家一起做客。亲戚不来往,那还有什么意思呢?彼此路途遥远,以后要常通信,有事用的着我的地方,不要客气。……”
  白姑娘一狂一笑说:“就怕爸爸以后再也不放我出来了,前日家里来信叫我回家,我没有照办,此番妈妈不会饶了我的。”
  这时不远处的小街转弯处,一辆三轮车停在路边,白大爷急忙招呼女儿搭车。步行不远,青姐忽然从家里跑出来,上去拖住白姑娘。
  白大爷猜测说:“你青姐多年没有回家,她是不是也想同我们一起回家?那就不妨跟我们一齐回家过十朝半月的。”
  青姐摇一下头。
  白姑娘无可奈何说:“姐,别抓住我不放,我回家过一段日子再回来探望你。你在这儿生活很好,我衷心祝福你们……”包永吉深有感触说:“你的傻姐不忍心你离开我家,她是多么希望你能够同她生活在一起,跟她相依为伴。”
  “也是啊”白大爷说:“这姐妹俩自小亲密无间。我家这丫头,别看她口,心地善良,对她表姐处处体贴关怀。”包永吉不好意思拉一下小青说:“别这样缠住人家,你玩这模样,亲戚以后还敢不敢再来了。放心让她走呗,你表妹要翻脸了。”
  小青来了傻劲儿,一声不吭地把白姑娘往回拖。白姑娘被她拖进了那间耳房,欲要锁门,姐妹俩气喘呼呼,争执不下。
  白大爷,包永吉以及路过观众数人,楞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白姑娘双手合放在胸前,恭敬地说:“表姐,别把我关禁闭,松开手,不得到你的允许,我就不走,我当你的护身符。”
  小青退到大门下,喘息,微笑。
  白大爷问:“小白,你真不走啦,恋人家的油锅台啦?”
  白姑娘说:“我不想伤表姐的心,她真心实意挽留我。”
  包永吉出面请求:“大爷,眼下还未到收麦季节,家中无事,等再过几天,我亲自开三轮车,送表妹回家。”
  白大爷低声询问:“她姐夫,这里面我怀疑有弯弯……(说着,伸手拉包永吉一把,凑近耳语)你是不是帮助小白握色了一个对象……不过,婚姻是儿女终身大事,父母不免要过问的。”白姑娘摆手示意白大爷:“爸爸,你别在那里疑神疑鬼。”
  包永吉目光转向小青说:“你放心,表妹不走了,缸里没有水了,你去挑水,晚饭做几碗鸡蛋面汤……表妹,你切菜做饭吧。”小青信以为真挑水桶出了门去。
  白姑娘真真假假地说:“爸爸,假如我真的不跟你回家——”
  白大爷手拍铁砧,气昂昂地发誓说:“我现在就脑袋开花给你看。”
  “表妹,你别让他老人家担心了。”包永吉一席话提醒了父女俩,急忙沿着街旁的小树阴凉朝前溜走了,直到小街尽头,白姑娘习惯地慕然回首,望一眼西天的太阳,爬上三轮车。
  
  二.
  
  一个星期之后,包永吉家的修理铺里,时间老人再次举起他的铜锤,擂起他那铿锵有力的钟声告诉人们:现在是上午十点。
  一辆三轮车骤然在电焊铺前面停下,从车上跳下来两个青年。
  包永吉停下手中的铁锤,虎视这两个不速之客。
  两个青年心怀叵测地在电焊铺里巡视一遭,然后行成崎角之势站在包永吉面前,其中一位年纪大些的青年气势汹汹地直呼其名:“你就是包永吉?”
  包永吉正面回答:“不错,本人正是,你们二位好像来捉拿逃犯?”
  青年甲:“我们来找白姐姐,她是几时回到你这儿来的?”
  包永吉冷静回答:“白姑娘她已经被他父亲带走,她叶根也没有回来过,你们想在我这儿找到,真是莫名其妙!”
  青年乙说:“别装疯卖傻,快把人叫出来,出棵好豆子!”
  包永吉说:“你们二位兄弟,应该好好调查一番,别冤枉好人。”
  青年甲:“喔,原来你还会是个好人,天底下难找。我姐来你家,服侍傻姐。想不到你包永吉起了歹心,心怀不良,坑害我白姐。”
  包永吉感到大惑不解:“我们是姐妹之间的友爱,不可以乱疑猜的。”
  青年乙:“呸!你这模样也配爱我姐,尿泡尿照照自己的影子吧!”
  包永吉反唇相讥说:“我为什么不可以爱上她?”
  青年甲:“你有老婆,想要坐牢先把头剃光吧!”
  青年乙:“多亏我们的傻姐将就了你。”
  包永把手里的铁锤扔到了地上,一字一顿说:“我爱上了你们的傻姐,她不会做饭,更不会做衣服所以,那不属于夫妻之爱。几年前,傻姐带着她的弟弟讨饭来到我的门上,是我收留了他们,给他们安家落户,他们无依无靠,丧失了劳动能力,是我供养姐弟俩。后来,我又为她的弟弟带上媳妇,盖上房子,成家立业,可是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建立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呢?为什么?”
  青年甲:“你胡子拉碴,比我姐大了十多岁,我们一家都不承认这门亲事。”
  青年乙威胁说:“限你三日之内,交出我的姐姐,否则,我们就要去控告你!”
  包永吉说:“可惜你们抓不住一点真凭实据,我却要控告你们,无中生有!”
  青年甲打手势招呼青年乙,彼此相互秘密耳语一番。
  青年甲:“走,我们挨个商店看看去!回头还要再来吃饭,白吃。包永吉,为我们操办一桌丰盛的酒宴!”
  包永吉一语双关说:“但愿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喔!”
  曹三官匆匆赶来,嘴里哼着一支颠三倒四的歌:“啊……野花,把她采回家……”
  包永吉收拾器械,准备做晌饭。”
  曹三官一到这儿就开口说:“还供他们酒饭呢,要是我,尿都不让他们喝。”
  包永吉说:“谁叫咱们是亲戚?”
  曹三官冷笑道:“我看哪,你包永吉要走桃花运了!到时候,可别忘了咱穷哥们,呣,好好办菜,过一会儿,我也来赴宴。”
  “欢迎!”
  曹三官翘首朝街上望去:“我这就去找找他们——”
  一支烟功夫,曹三官带领弟兄甲乙一同归来,入宴。彼此相互客套着:
  “请,请,请。”
  “坐,坐,坐。”
  酒过数巡,青年甲离开宴席,到电焊铺东侧小夹巷尿尿。
  曹三官尾随而来。
  青年甲掖上裤子,准备回屋里。冷不防曹三官一把抓住甲的胸口,右手照准甲的脸上扇了一巴掌,跟着又一拳将甲打翻在地。
  甲从地上爬起来,拍打身上泥土,说:“老弟,你喝醉了!”
  曹三官说:“我酒醉心不醉,哼!”又上去抓住甲的胸襟,厉声质问:“你以后来不来找你姐姐?”青年甲因为恐惧扑愣着白眼:“好兄弟,我再也不来了,敬请原谅今日的冒犯。”曹三官抡起胳臂说:“再来,我叫你尝尝它的滋味。光棍儿天不怕地不怕的!”
  包永吉急忙赶来扯开曹三官的胳臂,说:“三兄弟,这是我们两家的事情,你在中间说和,我不反对,可不兴动武,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曹三官自豪地微笑说:“我今日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说完,恶狠狠仇视了青年甲一眼,然后慢慢离去,口里唱着那支斩头去尾的歌:“……啊……野花,把她才回家……”
  
  三.
  
  又逢小街集日。
  天还未晌,小街上的人渐渐稀朗。有一个开着三轮车的本地农民,来到包永吉的电焊铺前停下,悄声对包永吉耳语几句话,然后才纵声说:“该在不破财,转转又回来。”
  原来,白姑娘被父亲带回家以后,又逃了出来,这些日子,就一直落脚在镇农试站里插秧当雇工。现在稻秧已经栽插完毕,带信叫包永吉把她接回家。
  包永吉在镇农试站与白姑娘再次见面。
  白姑娘责备他:“为什么不早几天来看我?”
  包永吉说:“我哪里知道你在这儿?想不到我们还有见面之日。”
  包姑娘试探问:“难道不欢迎吗?”
  包永吉说:“当然欢迎,分别这段日子,我有时在梦中思念你呢!”
  “梦中?”白姑娘嘻嘻一笑:“又是老生常谈。”
  包永吉说:“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梦境,你有青姐领着,来到我家,青姐已经不傻,她一手馋着我,一手馋着你,你身着一身红衣裳,把我们俩引进洞房,你一下钻进红锦帐里,青姐退了出去。我小心翼翼揭开锦被一看,里面睡着的,却不是你,而是青姐!”
  白姑娘笑哈哈地说:“那你就把我当成青姐好了……我就是青姐,青姐就是我,彼此难分难辨,难分难离。”无意中,白姑娘发现几个男职工在花墙那面的绿阴里交头接耳,指手画脚。她急忙跳上自行车后座,离开了农科站。
  铁匠铺里,弟弟包帮吉买铁回来,仿佛心事重重。他把车上的铁货卸下之后,没有一点离去的意思,他在电焊铺里徘徊了一会儿,然后穿过街道,在路边给的一个蓝色伞亭里坐下,掏出烟来慢悠悠地抽起来。
  包永吉越过街道,在弟弟身边坐下。
  包帮吉正为包永吉担惊受怕:“哥哥,我为你……”
  包永吉说:“世上的事情,少见多怪。”
  包帮吉尽量把事情朝坏处着想:“你的罪名重婚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包永吉辩解:“青姐是我们家庭里的一个伙伴,但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结婚登记,我们互敬互爱。”
  包帮吉提出反驳:“这种事情,就怕你浑身长嘴也说不清。大庭广众之下,人言可畏。”
  包永吉表示妥协地争取弟弟的建议说:“那么,假如有一天,有个女人缠着你,她死心塌地地跟随你,你会怎么选择?”
  包帮吉急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锦囊妙计:“哥,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把青姐嫁出去,来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反正,村上光棍儿有的是,还落得个人情。”
  包永吉问:“你想把青姐嫁给谁?”
  包帮吉真以为哥哥上了他的圈套:“你看曹三官怎样?”
  “奥!”包永吉火冒三丈,高声说道:“刚刚曹三官来到我家,莫非是为了这事?你说,我没有在家时,那个曹三官是不是干出了侮辱了青姐的坏事?”
  包帮吉也坐不住了:“我说大哥啊,你别大喊大叫,要冷静头脑,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也是做到做兄弟的本分,期盼你做事朝远处看。”
  包永吉说:“那曹三官是什么东西?吃喝嫖赌又耍无赖,你是想把青姐往火坑里送?从今以后,不准你再提起这件事。”
  包帮吉自讨无趣说:“今日就当我说这话等于放屁,你把她们都揽在家中,我可不愿意替你当牛做马……等着,你那八千元贷款要再还不清,到时候会来传票!”
  包永吉如择重负地站起来:“如今你的翅膀硬了,去远走高飞吧!”
  电焊铺里不见了包帮吉,生意也还似以前那样兴隆,客户来来往往,车来车往。
  明天就是包永吉与白姑娘订婚的日子。白姑娘特意为自己买了一件红衬衣,穿在身上炫耀自己,妩媚地问包永吉:“美不美?”
  “好漂亮!”他把目光停留在她左胸那一小丛精巧的图案上,用赞赏的口吻说:“你就是我们家的白牡丹!”
  白姑娘回答的话语象似愁云掠过晴朗的天空:“我想我似乎象白娘子……象白娘子……我也许会踏白娘子的后尘……
  
  四.
  
  不久县法院果然发下来一张传票,将包永吉传去了。当时,小街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经过几天的拘留,又把包永吉放回来了。包永吉挂了一个黑牌字在门旁,上面写着:
  告急启示
  凡是欠我电焊修理铺修理费用的同志,请把钱送还。谢谢合作!
  原来,在上个年度,包永吉在乡农业银行贷了一万元贷款,兴办电焊修理铺,现已到期,银行提起申诉。包永吉从法院回家,用了两天功夫,凑了四千元现金,交还农业银行,把剩下的贷款余额转到了下个年度。
  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白姑娘的父亲闻风吸气,本以为有机可乘,他直接来到村民委员会,恰巧遇到刘乡长在村上住队,白大爷哭哭啼啼诉苦一番,讲述包永吉如何霸占他的女儿。这位刘乡长名字叫刘青,自称刘青天,他发誓要来个除暴安良,为民伸冤。
  清早,修理铺对面的村部铁门慢慢敞开,看门的肖生直径走进修理铺,包永吉一家人都在场。
  肖生手指白姑娘问包永吉:“这是你家什么亲戚?”
  包永吉问:“什么事?”
  肖生说:“她的父亲现在在村部,来带他回家。让我来转告一声。”
  白姑娘说:“我暂且不回家……还有几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我要与包永吉要去登记,到时候恭请你去喝喜酒。”
  肖生立刻提出警告:“你父母拼命反对这门亲事。乡政府的刘乡长现在我们村上驻队,他决定插手这事。现在,白姑娘与包永吉马上到村部,等候处理。”
  肖生离去。
  村支书的办公室里,刘乡长端坐主席台,副村长坐在台下的轮椅上。白姑娘与包永吉相继进入办公室。
  村副招呼一声:“坐。”
  包永吉拿出“红杉树”香烟,每人发给一支。
  刘乡长抬头看一眼白姑娘,神色色一惊:“哈吆,这就是白姑娘,人长得秀气,酷似十五的月亮,那包永吉要有五十好几岁了吧?看你胡子拉碴,身上有什么爱人毛?”
  包永吉庄严用而又带有几分礼的貌的态度抗议:“请刘乡长说话讲点文明!”
  白姑娘冷冷地对刘乡长说:“刘乡长,你看错人了,包永吉为人心胸豁达,在家中,他是老大,从小父母双亡,留下兄弟三人,包永吉将他们带大成人,又为两个弟弟娶上媳妇,自己耽搁大了……凡此种种,我爱这样的男子汉……”
  “丫头,你现在年纪还小,你被他的甜言密语哄了。”刘乡长操起官腔:“世界上的事情怕就怕认真二字,我们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你与包永吉结合,违反了婚姻法,根据我们乡里的土政策规定,私自结婚罚款四千元,重婚犯罚款六千元,共计——”
  包永吉急忙争辩:“刘乡长,我们之间虽然有那点意思,但是还没有做出越轨的事情来。”
  刘乡长正言厉色道:“不许狡辩,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小白丫头,我让你考虑考虑,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跟你父亲回家,另一条,你跟包永吉,午饭以后,必须去乡医院,做手术,上环子,执行计划生育!”
  村副乘机烧了一把火:“更何况包永吉欠了那么多的贷款……”
  白姑娘不接思索地选择了自己的道路:“我与包永吉欲结下不解之缘……我就是执迷不悟到底。”
  刘乡长哈哈一笑:“可我刘青天,非要把你们拆散不可,不相信就走着瞧。实不相瞒,我今天是受你父亲委托,来干涉这段婚姻。我在这里断言:你们的婚姻不会圆满!”
  白姑娘说:“说:“小包坐牢我也跟他去。”
  刘乡长说:“就怕你没用那种决心!”
  白姑娘欲要离去,刘乡长念念不忘好言相劝:“你父亲千里迢迢而来,现在我的寝室里,你去见见他吧!”
  白姑娘直摇头:“相见时难别亦难,来日方长,总会有见面的那一天。”
  村支书没有做出任何处理意见,但紧张的空气已经弥漫在几间电焊修理铺里。
  白姑娘说:“我说什么也不跟他们去乡医院!我想要躲一躲。”
  包永吉深思熟虑说:“刘乡长他故意要找我们的麻烦!”
  白姑娘说:“他能够把我们怎么样?”
  “哼,”包永吉猜测说:“刘乡长要借题发挥,把我们的事情硬朝计划生育上联系,借口我们违反计划生育,不择手段,你最好去计划,才能够平息这场风波。”
  “车到山前必有路,”白姑娘自己安慰自己一番:“我去躲躲再说。”
  包永吉从后门送走了白姑娘。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望着路上的过往行人。
  今日生意清冷,怪呀。
  忽然响起一阵剧烈的马达声响,紧接着,村支部家院的大门敞开了,一台东方红拖拉机怒吼着,奔驰而出,刘乡长与白大爷,还有肖生跟在机后面。拖拉机在电焊修理铺前面的路上停下。司机从驾驶室里跳下,哭丧着面孔。
  刘乡长对向他迎上来的包永吉说:“时间已到,叫人去医院。”
  包永吉说:“人走啦!”
  刘乡长说:“你去找来!”
  包永吉说:“何去何从,都有他自己,你我都不能够强迫她。”
  刘乡长对肖生下达命令:“肖生,套索。”
  几根带有拉钩的油丝绳铁索分别扣在电焊铺的房梁,窗户,以及走廊柱子上。
  刘乡长命令驾驶员:“吉贤忠,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吉贤忠恳求说:“等等,还是让包永吉去找找人吧!”
  刘乡长骂了一句妈的:“你等什么?你想等你家的房子一同推平,咹?”
  男女老幼几十人围拢上来看热闹。
  刘乡长说:你不愿意干?有没有其他人愿意干?有没有毛遂自荐的?谁报上名来,拖拉机手以后就是他的!”
  无人应声。
  刘乡长喋喋不休说:“真没有人?现成的便宜无人拣,怪哉!真没有人?……”
  包永吉缓步来到吉贤忠的面前,说:“兄弟,别客气了,勇敢地履行你的职责吧!我不会怪罪你的。”
  吉贤忠忍不住含泪说:“人心都是肉做的。我说什么也不愿意破坏一个家庭的安宁。你,当初一个要饭花子,冰天雪地里,一家人住在玉米秸秆丛里。历经苦难,苦心经营了好一些年,才挣得这点家业,眼看好日子要开头了,是我亲手毁了它,全村人都会诅咒我,我会死有余辜!”
  “罢了,”包永吉说:“刘乡长,你也不用难为司机了,今日我亲自驾驶拖拉机,我会听从你的指挥!”
  “听得司机的美言,你个包永吉原来还是一个一腔正义的富有血性的刚强铁汉!”刘乡长说:“那好,我刘青天今日倒是想见识见识!”
  包永吉进入驾驶室,让肖生挂好了通到拖拉机上的拉钩。
  拖拉机原地不动,喷吐着黑烟,猛然怒吼,等待刘乡长一声令下。人群一阵骚动,只见白姑娘从小街上那头飞奔而来。她气喘呼呼地站立在拖拉机前头,举起手臂阻止拖拉机前行。
  包永吉从驾驶室里跳下,举手向观众致敬一下,奔向白姑娘,双双拥抱在一起。白大爷气急败坏垂头丧气地望着这对恋人。
  刘乡长来到白大爷身边,主动拉过对方的手,感到无奈说:“老哥,这一出戏只能够演绎到这里了!”
  “……”白大爷手捂面容,终于吐出卡在喉咙里的话语:“我……自找难看了。”
  五.
  包永吉午休醒来,时间老人再次举起铜锤,毫不犹豫地敲响了它的钟声。白姑娘不知哪里去了,连同家中的那辆飞鸽牌自行车也不翼而飞。他找遍小街上的家家户户,谁家也没有留下她的芳踪。包永吉站在街头,向远方久久凝望,一往深情地默念:“白姑娘,我的表妹,你在哪里?”
  (原创首发)
  
  
  
  
  
  
  
  
  
  
  
  
  
  
  
  
  
  
  
  
  
  
  
  
  
  
  
  
  
  
  
  
  
  
  
  
迟到的爱情
  一
  八十年代初期,在一个极其普通的乡村小街路两旁,唯有一幢供销合作社,还有几家烟酒百货店,一家照相兼理发店。另外还有一家电焊修理铺,坐落在小街的尽西头,它坐北向南,三件红砖青瓦的大房子,门上方的红漆铁牌上,用黑漆分明地写着“包永吉电焊修理铺”字样。
  这是一个天气阴沉的背集的日子,看不出天气早晚。满街泥泞,一个五十七八岁的农家老汉来到包永吉电焊修理铺门前站住。他的身上背着一条绿色复合肥鱼鳞袋皮,里面装着少许行李,此人朝铁匠铺里探望,欲言又止,看似满腹心事的样子。随即,一个相貌端庄秀丽的女子急忙热情地从屋子里迎出来。
  “爸爸,你来了!”
  “小白,你这鬼丫头,害我千里迢迢来找你……”
  白姑娘拉着父亲的手进屋。包永吉拿下电焊避光镜说:“白大爷,早知你来,我也应该去火车站接你呀!”
  白大爷说:“我下了火车,是搭这村上一辆三轮车来到的。”
  包永吉掏出一把碎钱给小白,吩咐她:“去供销社里,买点酒菜,贵客临门,我们爷俩好好聊聊。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来你的青姐家一趟。”
  青姐面有喜色,口里含糊不清地支吾:“……舅……”
  同天下午,云开雾散,眼看太阳昃西。
  包永吉的电焊铺里,电风扇慢悠悠地旋转。白大爷酣然入睡。
  包永吉正在焊接一个拖车箱斗。
  时间老人漫步出现在大挂钟的玻璃屏镜里,毫不犹豫地举起铜锤,在钟铃上连敲了三下。
  白大爷爬起来,抄水洗面。
  白姑娘在一角耳房里收拾行礼,等到父亲进来,她将一包红旗香烟递给父亲:“这给你在路上抽。”
  白大爷说:“酒足饭饱,我们可要动身了。”包永吉将几张“大团结”装进白大爷的衣包说:“这是白表妹这么多天服侍她表姐的一点报酬,请收下。白大爷,以后闲时再带表妹来我们家一起做客。亲戚不来往,那还有什么意思呢?彼此路途遥远,以后要常通信,有事用的着我的地方,不要客气。……”
  白姑娘一狂一笑说:“就怕爸爸以后再也不放我出来了,前日家里来信叫我回家,我没有照办,此番妈妈不会饶了我的。”
  这时不远处的小街转弯处,一辆三轮车停在路边,白大爷急忙招呼女儿搭车。步行不远,青姐忽然从家里跑出来,上去拖住白姑娘。
  白大爷猜测说:“你青姐多年没有回家,她是不是也想同我们一起回家?那就不妨跟我们一齐回家过十朝半月的。”
  青姐摇一下头。
  白姑娘无可奈何说:“姐,别抓住我不放,我回家过一段日子再回来探望你。你在这儿生活很好,我衷心祝福你们……”包永吉深有感触说:“你的傻姐不忍心你离开我家,她是多么希望你能够同她生活在一起,跟她相依为伴。”
  “也是啊”白大爷说:“这姐妹俩自小亲密无间。我家这丫头,别看她口,心地善良,对她表姐处处体贴关怀。”包永吉不好意思拉一下小青说:“别这样缠住人家,你玩这模样,亲戚以后还敢不敢再来了。放心让她走呗,你表妹要翻脸了。”
  小青来了傻劲儿,一声不吭地把白姑娘往回拖。白姑娘被她拖进了那间耳房,欲要锁门,姐妹俩气喘呼呼,争执不下。
  白大爷,包永吉以及路过观众数人,楞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白姑娘双手合放在胸前,恭敬地说:“表姐,别把我关禁闭,松开手,不得到你的允许,我就不走,我当你的护身符。”
  小青退到大门下,喘息,微笑。
  白大爷问:“小白,你真不走啦,恋人家的油锅台啦?”
  白姑娘说:“我不想伤表姐的心,她真心实意挽留我。”
  包永吉出面请求:“大爷,眼下还未到收麦季节,家中无事,等再过几天,我亲自开三轮车,送表妹回家。”
  白大爷低声询问:“她姐夫,这里面我怀疑有弯弯……(说着,伸手拉包永吉一把,凑近耳语)你是不是帮助小白握色了一个对象……不过,婚姻是儿女终身大事,父母不免要过问的。”白姑娘摆手示意白大爷:“爸爸,你别在那里疑神疑鬼。”
  包永吉目光转向小青说:“你放心,表妹不走了,缸里没有水了,你去挑水,晚饭做几碗鸡蛋面汤……表妹,你切菜做饭吧。”小青信以为真挑水桶出了门去。
  白姑娘真真假假地说:“爸爸,假如我真的不跟你回家——”
  白大爷手拍铁砧,气昂昂地发誓说:“我现在就脑袋开花给你看。”
  “表妹,你别让他老人家担心了。”包永吉一席话提醒了父女俩,急忙沿着街旁的小树阴凉朝前溜走了,直到小街尽头,白姑娘习惯地慕然回首,望一眼西天的太阳,爬上三轮车。
  
  二.
  
  一个星期之后,包永吉家的修理铺里,时间老人再次举起他的铜锤,擂起他那铿锵有力的钟声告诉人们:现在是上午十点。
  一辆三轮车骤然在电焊铺前面停下,从车上跳下来两个青年。
  包永吉停下手中的铁锤,虎视这两个不速之客。
  两个青年心怀叵测地在电焊铺里巡视一遭,然后行成崎角之势站在包永吉面前,其中一位年纪大些的青年气势汹汹地直呼其名:“你就是包永吉?”
  包永吉正面回答:“不错,本人正是,你们二位好像来捉拿逃犯?”
  青年甲:“我们来找白姐姐,她是几时回到你这儿来的?”
  包永吉冷静回答:“白姑娘她已经被他父亲带走,她叶根也没有回来过,你们想在我这儿找到,真是莫名其妙!”
  青年乙说:“别装疯卖傻,快把人叫出来,出棵好豆子!”
  包永吉说:“你们二位兄弟,应该好好调查一番,别冤枉好人。”
  青年甲:“喔,原来你还会是个好人,天底下难找。我姐来你家,服侍傻姐。想不到你包永吉起了歹心,心怀不良,坑害我白姐。”
  包永吉感到大惑不解:“我们是姐妹之间的友爱,不可以乱疑猜的。”
  青年乙:“呸!你这模样也配爱我姐,尿泡尿照照自己的影子吧!”
  包永吉反唇相讥说:“我为什么不可以爱上她?”
  青年甲:“你有老婆,想要坐牢先把头剃光吧!”
  青年乙:“多亏我们的傻姐将就了你。”
  包永把手里的铁锤扔到了地上,一字一顿说:“我爱上了你们的傻姐,她不会做饭,更不会做衣服所以,那不属于夫妻之爱。几年前,傻姐带着她的弟弟讨饭来到我的门上,是我收留了他们,给他们安家落户,他们无依无靠,丧失了劳动能力,是我供养姐弟俩。后来,我又为她的弟弟带上媳妇,盖上房子,成家立业,可是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建立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呢?为什么?”
  青年甲:“你胡子拉碴,比我姐大了十多岁,我们一家都不承认这门亲事。”
  青年乙威胁说:“限你三日之内,交出我的姐姐,否则,我们就要去控告你!”
  包永吉说:“可惜你们抓不住一点真凭实据,我却要控告你们,无中生有!”
  青年甲打手势招呼青年乙,彼此相互秘密耳语一番。
  青年甲:“走,我们挨个商店看看去!回头还要再来吃饭,白吃。包永吉,为我们操办一桌丰盛的酒宴!”
  包永吉一语双关说:“但愿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喔!”
  曹三官匆匆赶来,嘴里哼着一支颠三倒四的歌:“啊……野花,把她采回家……”
  包永吉收拾器械,准备做晌饭。”
  曹三官一到这儿就开口说:“还供他们酒饭呢,要是我,尿都不让他们喝。”
  包永吉说:“谁叫咱们是亲戚?”
  曹三官冷笑道:“我看哪,你包永吉要走桃花运了!到时候,可别忘了咱穷哥们,呣,好好办菜,过一会儿,我也来赴宴。”
  “欢迎!”
  曹三官翘首朝街上望去:“我这就去找找他们——”
  一支烟功夫,曹三官带领弟兄甲乙一同归来,入宴。彼此相互客套着:
  “请,请,请。”
  “坐,坐,坐。”
  酒过数巡,青年甲离开宴席,到电焊铺东侧小夹巷尿尿。
  曹三官尾随而来。
  青年甲掖上裤子,准备回屋里。冷不防曹三官一把抓住甲的胸口,右手照准甲的脸上扇了一巴掌,跟着又一拳将甲打翻在地。
  甲从地上爬起来,拍打身上泥土,说:“老弟,你喝醉了!”
  曹三官说:“我酒醉心不醉,哼!”又上去抓住甲的胸襟,厉声质问:“你以后来不来找你姐姐?”青年甲因为恐惧扑愣着白眼:“好兄弟,我再也不来了,敬请原谅今日的冒犯。”曹三官抡起胳臂说:“再来,我叫你尝尝它的滋味。光棍儿天不怕地不怕的!”
  包永吉急忙赶来扯开曹三官的胳臂,说:“三兄弟,这是我们两家的事情,你在中间说和,我不反对,可不兴动武,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曹三官自豪地微笑说:“我今日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说完,恶狠狠仇视了青年甲一眼,然后慢慢离去,口里唱着那支斩头去尾的歌:“……啊……野花,把她才回家……”
  
  三.
  
  又逢小街集日。
  天还未晌,小街上的人渐渐稀朗。有一个开着三轮车的本地农民,来到包永吉的电焊铺前停下,悄声对包永吉耳语几句话,然后才纵声说:“该在不破财,转转又回来。”
  原来,白姑娘被父亲带回家以后,又逃了出来,这些日子,就一直落脚在镇农试站里插秧当雇工。现在稻秧已经栽插完毕,带信叫包永吉把她接回家。
  包永吉在镇农试站与白姑娘再次见面。
  白姑娘责备他:“为什么不早几天来看我?”
  包永吉说:“我哪里知道你在这儿?想不到我们还有见面之日。”
  包姑娘试探问:“难道不欢迎吗?”
  包永吉说:“当然欢迎,分别这段日子,我有时在梦中思念你呢!”
  “梦中?”白姑娘嘻嘻一笑:“又是老生常谈。”
  包永吉说:“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梦境,你有青姐领着,来到我家,青姐已经不傻,她一手馋着我,一手馋着你,你身着一身红衣裳,把我们俩引进洞房,你一下钻进红锦帐里,青姐退了出去。我小心翼翼揭开锦被一看,里面睡着的,却不是你,而是青姐!”
  白姑娘笑哈哈地说:“那你就把我当成青姐好了……我就是青姐,青姐就是我,彼此难分难辨,难分难离。”无意中,白姑娘发现几个男职工在花墙那面的绿阴里交头接耳,指手画脚。她急忙跳上自行车后座,离开了农科站。
  铁匠铺里,弟弟包帮吉买铁回来,仿佛心事重重。他把车上的铁货卸下之后,没有一点离去的意思,他在电焊铺里徘徊了一会儿,然后穿过街道,在路边给的一个蓝色伞亭里坐下,掏出烟来慢悠悠地抽起来。
  包永吉越过街道,在弟弟身边坐下。
  包帮吉正为包永吉担惊受怕:“哥哥,我为你……”
  包永吉说:“世上的事情,少见多怪。”
  包帮吉尽量把事情朝坏处着想:“你的罪名重婚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包永吉辩解:“青姐是我们家庭里的一个伙伴,但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结婚登记,我们互敬互爱。”
  包帮吉提出反驳:“这种事情,就怕你浑身长嘴也说不清。大庭广众之下,人言可畏。”
  包永吉表示妥协地争取弟弟的建议说:“那么,假如有一天,有个女人缠着你,她死心塌地地跟随你,你会怎么选择?”
  包帮吉急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锦囊妙计:“哥,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把青姐嫁出去,来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反正,村上光棍儿有的是,还落得个人情。”
  包永吉问:“你想把青姐嫁给谁?”
  包帮吉真以为哥哥上了他的圈套:“你看曹三官怎样?”
  “奥!”包永吉火冒三丈,高声说道:“刚刚曹三官来到我家,莫非是为了这事?你说,我没有在家时,那个曹三官是不是干出了侮辱了青姐的坏事?”
  包帮吉也坐不住了:“我说大哥啊,你别大喊大叫,要冷静头脑,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也是做到做兄弟的本分,期盼你做事朝远处看。”
  包永吉说:“那曹三官是什么东西?吃喝嫖赌又耍无赖,你是想把青姐往火坑里送?从今以后,不准你再提起这件事。”
  包帮吉自讨无趣说:“今日就当我说这话等于放屁,你把她们都揽在家中,我可不愿意替你当牛做马……等着,你那八千元贷款要再还不清,到时候会来传票!”
  包永吉如择重负地站起来:“如今你的翅膀硬了,去远走高飞吧!”
  电焊铺里不见了包帮吉,生意也还似以前那样兴隆,客户来来往往,车来车往。
  明天就是包永吉与白姑娘订婚的日子。白姑娘特意为自己买了一件红衬衣,穿在身上炫耀自己,妩媚地问包永吉:“美不美?”
  “好漂亮!”他把目光停留在她左胸那一小丛精巧的图案上,用赞赏的口吻说:“你就是我们家的白牡丹!”
  白姑娘回答的话语象似愁云掠过晴朗的天空:“我想我似乎象白娘子……象白娘子……我也许会踏白娘子的后尘……
  
  四.
  
  不久县法院果然发下来一张传票,将包永吉传去了。当时,小街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经过几天的拘留,又把包永吉放回来了。包永吉挂了一个黑牌字在门旁,上面写着:
  告急启示
  凡是欠我电焊修理铺修理费用的同志,请把钱送还。谢谢合作!
  原来,在上个年度,包永吉在乡农业银行贷了一万元贷款,兴办电焊修理铺,现已到期,银行提起申诉。包永吉从法院回家,用了两天功夫,凑了四千元现金,交还农业银行,把剩下的贷款余额转到了下个年度。
  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白姑娘的父亲闻风吸气,本以为有机可乘,他直接来到村民委员会,恰巧遇到刘乡长在村上住队,白大爷哭哭啼啼诉苦一番,讲述包永吉如何霸占他的女儿。这位刘乡长名字叫刘青,自称刘青天,他发誓要来个除暴安良,为民伸冤。
  清早,修理铺对面的村部铁门慢慢敞开,看门的肖生直径走进修理铺,包永吉一家人都在场。
  肖生手指白姑娘问包永吉:“这是你家什么亲戚?”
  包永吉问:“什么事?”
  肖生说:“她的父亲现在在村部,来带他回家。让我来转告一声。”
  白姑娘说:“我暂且不回家……还有几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我要与包永吉要去登记,到时候恭请你去喝喜酒。”
  肖生立刻提出警告:“你父母拼命反对这门亲事。乡政府的刘乡长现在我们村上驻队,他决定插手这事。现在,白姑娘与包永吉马上到村部,等候处理。”
  肖生离去。
  村支书的办公室里,刘乡长端坐主席台,副村长坐在台下的轮椅上。白姑娘与包永吉相继进入办公室。
  村副招呼一声:“坐。”
  包永吉拿出“红杉树”香烟,每人发给一支。
  刘乡长抬头看一眼白姑娘,神色色一惊:“哈吆,这就是白姑娘,人长得秀气,酷似十五的月亮,那包永吉要有五十好几岁了吧?看你胡子拉碴,身上有什么爱人毛?”
  包永吉庄严用而又带有几分礼的貌的态度抗议:“请刘乡长说话讲点文明!”
  白姑娘冷冷地对刘乡长说:“刘乡长,你看错人了,包永吉为人心胸豁达,在家中,他是老大,从小父母双亡,留下兄弟三人,包永吉将他们带大成人,又为两个弟弟娶上媳妇,自己耽搁大了……凡此种种,我爱这样的男子汉……”
  “丫头,你现在年纪还小,你被他的甜言密语哄了。”刘乡长操起官腔:“世界上的事情怕就怕认真二字,我们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你与包永吉结合,违反了婚姻法,根据我们乡里的土政策规定,私自结婚罚款四千元,重婚犯罚款六千元,共计——”
  包永吉急忙争辩:“刘乡长,我们之间虽然有那点意思,但是还没有做出越轨的事情来。”
  刘乡长正言厉色道:“不许狡辩,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小白丫头,我让你考虑考虑,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跟你父亲回家,另一条,你跟包永吉,午饭以后,必须去乡医院,做手术,上环子,执行计划生育!”
  村副乘机烧了一把火:“更何况包永吉欠了那么多的贷款……”
  白姑娘不接思索地选择了自己的道路:“我与包永吉欲结下不解之缘……我就是执迷不悟到底。”
  刘乡长哈哈一笑:“可我刘青天,非要把你们拆散不可,不相信就走着瞧。实不相瞒,我今天是受你父亲委托,来干涉这段婚姻。我在这里断言:你们的婚姻不会圆满!”
  白姑娘说:“说:“小包坐牢我也跟他去。”
  刘乡长说:“就怕你没用那种决心!”
  白姑娘欲要离去,刘乡长念念不忘好言相劝:“你父亲千里迢迢而来,现在我的寝室里,你去见见他吧!”
  白姑娘直摇头:“相见时难别亦难,来日方长,总会有见面的那一天。”
  村支书没有做出任何处理意见,但紧张的空气已经弥漫在几间电焊修理铺里。
  白姑娘说:“我说什么也不跟他们去乡医院!我想要躲一躲。”
  包永吉深思熟虑说:“刘乡长他故意要找我们的麻烦!”
  白姑娘说:“他能够把我们怎么样?”
  “哼,”包永吉猜测说:“刘乡长要借题发挥,把我们的事情硬朝计划生育上联系,借口我们违反计划生育,不择手段,你最好去计划,才能够平息这场风波。”
  “车到山前必有路,”白姑娘自己安慰自己一番:“我去躲躲再说。”
  包永吉从后门送走了白姑娘。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望着路上的过往行人。
  今日生意清冷,怪呀。
  忽然响起一阵剧烈的马达声响,紧接着,村支部家院的大门敞开了,一台东方红拖拉机怒吼着,奔驰而出,刘乡长与白大爷,还有肖生跟在机后面。拖拉机在电焊修理铺前面的路上停下。司机从驾驶室里跳下,哭丧着面孔。
  刘乡长对向他迎上来的包永吉说:“时间已到,叫人去医院。”
  包永吉说:“人走啦!”
  刘乡长说:“你去找来!”
  包永吉说:“何去何从,都有他自己,你我都不能够强迫她。”
  刘乡长对肖生下达命令:“肖生,套索。”
  几根带有拉钩的油丝绳铁索分别扣在电焊铺的房梁,窗户,以及走廊柱子上。
  刘乡长命令驾驶员:“吉贤忠,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吉贤忠恳求说:“等等,还是让包永吉去找找人吧!”
  刘乡长骂了一句妈的:“你等什么?你想等你家的房子一同推平,咹?”
  男女老幼几十人围拢上来看热闹。
  刘乡长说:你不愿意干?有没有其他人愿意干?有没有毛遂自荐的?谁报上名来,拖拉机手以后就是他的!”
  无人应声。
  刘乡长喋喋不休说:“真没有人?现成的便宜无人拣,怪哉!真没有人?……”
  包永吉缓步来到吉贤忠的面前,说:“兄弟,别客气了,勇敢地履行你的职责吧!我不会怪罪你的。”
  吉贤忠忍不住含泪说:“人心都是肉做的。我说什么也不愿意破坏一个家庭的安宁。你,当初一个要饭花子,冰天雪地里,一家人住在玉米秸秆丛里。历经苦难,苦心经营了好一些年,才挣得这点家业,眼看好日子要开头了,是我亲手毁了它,全村人都会诅咒我,我会死有余辜!”
  “罢了,”包永吉说:“刘乡长,你也不用难为司机了,今日我亲自驾驶拖拉机,我会听从你的指挥!”
  “听得司机的美言,你个包永吉原来还是一个一腔正义的富有血性的刚强铁汉!”刘乡长说:“那好,我刘青天今日倒是想见识见识!”
  包永吉进入驾驶室,让肖生挂好了通到拖拉机上的拉钩。
  拖拉机原地不动,喷吐着黑烟,猛然怒吼,等待刘乡长一声令下。人群一阵骚动,只见白姑娘从小街上那头飞奔而来。她气喘呼呼地站立在拖拉机前头,举起手臂阻止拖拉机前行。
  包永吉从驾驶室里跳下,举手向观众致敬一下,奔向白姑娘,双双拥抱在一起。白大爷气急败坏垂头丧气地望着这对恋人。
  刘乡长来到白大爷身边,主动拉过对方的手,感到无奈说:“老哥,这一出戏只能够演绎到这里了!”
  “……”白大爷手捂面容,终于吐出卡在喉咙里的话语:“我……自找难看了。”
  五.
  包永吉午休醒来,时间老人再次举起铜锤,毫不犹豫地敲响了它的钟声。白姑娘不知哪里去了,连同家中的那辆飞鸽牌自行车也不翼而飞。他找遍小街上的家家户户,谁家也没有留下她的芳踪。包永吉站在街头,向远方久久凝望,一往深情地默念:“白姑娘,我的表妹,你在哪里?”
  (原创首发)
  
  
  
  
  
  
  
  
  
  
  
  
  
  
  
  
  
  
  
  
  
  
  
  
  
  
  
  
  
  
  
  
  
  
  
  
迟到的爱情
  一
  八十年代初期,在一个极其普通的乡村小街路两旁,唯有一幢供销合作社,还有几家烟酒百货店,一家照相兼理发店。另外还有一家电焊修理铺,坐落在小街的尽西头,它坐北向南,三件红砖青瓦的大房子,门上方的红漆铁牌上,用黑漆分明地写着“包永吉电焊修理铺”字样。
  这是一个天气阴沉的背集的日子,看不出天气早晚。满街泥泞,一个五十七八岁的农家老汉来到包永吉电焊修理铺门前站住。他的身上背着一条绿色复合肥鱼鳞袋皮,里面装着少许行李,此人朝铁匠铺里探望,欲言又止,看似满腹心事的样子。随即,一个相貌端庄秀丽的女子急忙热情地从屋子里迎出来。
  “爸爸,你来了!”
  “小白,你这鬼丫头,害我千里迢迢来找你……”
  白姑娘拉着父亲的手进屋。包永吉拿下电焊避光镜说:“白大爷,早知你来,我也应该去火车站接你呀!”
  白大爷说:“我下了火车,是搭这村上一辆三轮车来到的。”
  包永吉掏出一把碎钱给小白,吩咐她:“去供销社里,买点酒菜,贵客临门,我们爷俩好好聊聊。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来你的青姐家一趟。”
  青姐面有喜色,口里含糊不清地支吾:“……舅……”
  同天下午,云开雾散,眼看太阳昃西。
  包永吉的电焊铺里,电风扇慢悠悠地旋转。白大爷酣然入睡。
  包永吉正在焊接一个拖车箱斗。
  时间老人漫步出现在大挂钟的玻璃屏镜里,毫不犹豫地举起铜锤,在钟铃上连敲了三下。
  白大爷爬起来,抄水洗面。
  白姑娘在一角耳房里收拾行礼,等到父亲进来,她将一包红旗香烟递给父亲:“这给你在路上抽。”
  白大爷说:“酒足饭饱,我们可要动身了。”包永吉将几张“大团结”装进白大爷的衣包说:“这是白表妹这么多天服侍她表姐的一点报酬,请收下。白大爷,以后闲时再带表妹来我们家一起做客。亲戚不来往,那还有什么意思呢?彼此路途遥远,以后要常通信,有事用的着我的地方,不要客气。……”
  白姑娘一狂一笑说:“就怕爸爸以后再也不放我出来了,前日家里来信叫我回家,我没有照办,此番妈妈不会饶了我的。”
  这时不远处的小街转弯处,一辆三轮车停在路边,白大爷急忙招呼女儿搭车。步行不远,青姐忽然从家里跑出来,上去拖住白姑娘。
  白大爷猜测说:“你青姐多年没有回家,她是不是也想同我们一起回家?那就不妨跟我们一齐回家过十朝半月的。”
  青姐摇一下头。
  白姑娘无可奈何说:“姐,别抓住我不放,我回家过一段日子再回来探望你。你在这儿生活很好,我衷心祝福你们……”包永吉深有感触说:“你的傻姐不忍心你离开我家,她是多么希望你能够同她生活在一起,跟她相依为伴。”
  “也是啊”白大爷说:“这姐妹俩自小亲密无间。我家这丫头,别看她口,心地善良,对她表姐处处体贴关怀。”包永吉不好意思拉一下小青说:“别这样缠住人家,你玩这模样,亲戚以后还敢不敢再来了。放心让她走呗,你表妹要翻脸了。”
  小青来了傻劲儿,一声不吭地把白姑娘往回拖。白姑娘被她拖进了那间耳房,欲要锁门,姐妹俩气喘呼呼,争执不下。
  白大爷,包永吉以及路过观众数人,楞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白姑娘双手合放在胸前,恭敬地说:“表姐,别把我关禁闭,松开手,不得到你的允许,我就不走,我当你的护身符。”
  小青退到大门下,喘息,微笑。
  白大爷问:“小白,你真不走啦,恋人家的油锅台啦?”
  白姑娘说:“我不想伤表姐的心,她真心实意挽留我。”
  包永吉出面请求:“大爷,眼下还未到收麦季节,家中无事,等再过几天,我亲自开三轮车,送表妹回家。”
  白大爷低声询问:“她姐夫,这里面我怀疑有弯弯……(说着,伸手拉包永吉一把,凑近耳语)你是不是帮助小白握色了一个对象……不过,婚姻是儿女终身大事,父母不免要过问的。”白姑娘摆手示意白大爷:“爸爸,你别在那里疑神疑鬼。”
  包永吉目光转向小青说:“你放心,表妹不走了,缸里没有水了,你去挑水,晚饭做几碗鸡蛋面汤……表妹,你切菜做饭吧。”小青信以为真挑水桶出了门去。
  白姑娘真真假假地说:“爸爸,假如我真的不跟你回家——”
  白大爷手拍铁砧,气昂昂地发誓说:“我现在就脑袋开花给你看。”
  “表妹,你别让他老人家担心了。”包永吉一席话提醒了父女俩,急忙沿着街旁的小树阴凉朝前溜走了,直到小街尽头,白姑娘习惯地慕然回首,望一眼西天的太阳,爬上三轮车。
  
  二.
  
  一个星期之后,包永吉家的修理铺里,时间老人再次举起他的铜锤,擂起他那铿锵有力的钟声告诉人们:现在是上午十点。
  一辆三轮车骤然在电焊铺前面停下,从车上跳下来两个青年。
  包永吉停下手中的铁锤,虎视这两个不速之客。
  两个青年心怀叵测地在电焊铺里巡视一遭,然后行成崎角之势站在包永吉面前,其中一位年纪大些的青年气势汹汹地直呼其名:“你就是包永吉?”
  包永吉正面回答:“不错,本人正是,你们二位好像来捉拿逃犯?”
  青年甲:“我们来找白姐姐,她是几时回到你这儿来的?”
  包永吉冷静回答:“白姑娘她已经被他父亲带走,她叶根也没有回来过,你们想在我这儿找到,真是莫名其妙!”
  青年乙说:“别装疯卖傻,快把人叫出来,出棵好豆子!”
  包永吉说:“你们二位兄弟,应该好好调查一番,别冤枉好人。”
  青年甲:“喔,原来你还会是个好人,天底下难找。我姐来你家,服侍傻姐。想不到你包永吉起了歹心,心怀不良,坑害我白姐。”
  包永吉感到大惑不解:“我们是姐妹之间的友爱,不可以乱疑猜的。”
  青年乙:“呸!你这模样也配爱我姐,尿泡尿照照自己的影子吧!”
  包永吉反唇相讥说:“我为什么不可以爱上她?”
  青年甲:“你有老婆,想要坐牢先把头剃光吧!”
  青年乙:“多亏我们的傻姐将就了你。”
  包永把手里的铁锤扔到了地上,一字一顿说:“我爱上了你们的傻姐,她不会做饭,更不会做衣服所以,那不属于夫妻之爱。几年前,傻姐带着她的弟弟讨饭来到我的门上,是我收留了他们,给他们安家落户,他们无依无靠,丧失了劳动能力,是我供养姐弟俩。后来,我又为她的弟弟带上媳妇,盖上房子,成家立业,可是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建立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呢?为什么?”
  青年甲:“你胡子拉碴,比我姐大了十多岁,我们一家都不承认这门亲事。”
  青年乙威胁说:“限你三日之内,交出我的姐姐,否则,我们就要去控告你!”
  包永吉说:“可惜你们抓不住一点真凭实据,我却要控告你们,无中生有!”
  青年甲打手势招呼青年乙,彼此相互秘密耳语一番。
  青年甲:“走,我们挨个商店看看去!回头还要再来吃饭,白吃。包永吉,为我们操办一桌丰盛的酒宴!”
  包永吉一语双关说:“但愿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喔!”
  曹三官匆匆赶来,嘴里哼着一支颠三倒四的歌:“啊……野花,把她采回家……”
  包永吉收拾器械,准备做晌饭。”
  曹三官一到这儿就开口说:“还供他们酒饭呢,要是我,尿都不让他们喝。”
  包永吉说:“谁叫咱们是亲戚?”
  曹三官冷笑道:“我看哪,你包永吉要走桃花运了!到时候,可别忘了咱穷哥们,呣,好好办菜,过一会儿,我也来赴宴。”
  “欢迎!”
  曹三官翘首朝街上望去:“我这就去找找他们——”
  一支烟功夫,曹三官带领弟兄甲乙一同归来,入宴。彼此相互客套着:
  “请,请,请。”
  “坐,坐,坐。”
  酒过数巡,青年甲离开宴席,到电焊铺东侧小夹巷尿尿。
  曹三官尾随而来。
  青年甲掖上裤子,准备回屋里。冷不防曹三官一把抓住甲的胸口,右手照准甲的脸上扇了一巴掌,跟着又一拳将甲打翻在地。
  甲从地上爬起来,拍打身上泥土,说:“老弟,你喝醉了!”
  曹三官说:“我酒醉心不醉,哼!”又上去抓住甲的胸襟,厉声质问:“你以后来不来找你姐姐?”青年甲因为恐惧扑愣着白眼:“好兄弟,我再也不来了,敬请原谅今日的冒犯。”曹三官抡起胳臂说:“再来,我叫你尝尝它的滋味。光棍儿天不怕地不怕的!”
  包永吉急忙赶来扯开曹三官的胳臂,说:“三兄弟,这是我们两家的事情,你在中间说和,我不反对,可不兴动武,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曹三官自豪地微笑说:“我今日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说完,恶狠狠仇视了青年甲一眼,然后慢慢离去,口里唱着那支斩头去尾的歌:“……啊……野花,把她才回家……”
  
  三.
  
  又逢小街集日。
  天还未晌,小街上的人渐渐稀朗。有一个开着三轮车的本地农民,来到包永吉的电焊铺前停下,悄声对包永吉耳语几句话,然后才纵声说:“该在不破财,转转又回来。”
  原来,白姑娘被父亲带回家以后,又逃了出来,这些日子,就一直落脚在镇农试站里插秧当雇工。现在稻秧已经栽插完毕,带信叫包永吉把她接回家。
  包永吉在镇农试站与白姑娘再次见面。
  白姑娘责备他:“为什么不早几天来看我?”
  包永吉说:“我哪里知道你在这儿?想不到我们还有见面之日。”
  包姑娘试探问:“难道不欢迎吗?”
  包永吉说:“当然欢迎,分别这段日子,我有时在梦中思念你呢!”
  “梦中?”白姑娘嘻嘻一笑:“又是老生常谈。”
  包永吉说:“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梦境,你有青姐领着,来到我家,青姐已经不傻,她一手馋着我,一手馋着你,你身着一身红衣裳,把我们俩引进洞房,你一下钻进红锦帐里,青姐退了出去。我小心翼翼揭开锦被一看,里面睡着的,却不是你,而是青姐!”
  白姑娘笑哈哈地说:“那你就把我当成青姐好了……我就是青姐,青姐就是我,彼此难分难辨,难分难离。”无意中,白姑娘发现几个男职工在花墙那面的绿阴里交头接耳,指手画脚。她急忙跳上自行车后座,离开了农科站。
  铁匠铺里,弟弟包帮吉买铁回来,仿佛心事重重。他把车上的铁货卸下之后,没有一点离去的意思,他在电焊铺里徘徊了一会儿,然后穿过街道,在路边给的一个蓝色伞亭里坐下,掏出烟来慢悠悠地抽起来。
  包永吉越过街道,在弟弟身边坐下。
  包帮吉正为包永吉担惊受怕:“哥哥,我为你……”
  包永吉说:“世上的事情,少见多怪。”
  包帮吉尽量把事情朝坏处着想:“你的罪名重婚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包永吉辩解:“青姐是我们家庭里的一个伙伴,但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结婚登记,我们互敬互爱。”
  包帮吉提出反驳:“这种事情,就怕你浑身长嘴也说不清。大庭广众之下,人言可畏。”
  包永吉表示妥协地争取弟弟的建议说:“那么,假如有一天,有个女人缠着你,她死心塌地地跟随你,你会怎么选择?”
  包帮吉急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锦囊妙计:“哥,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把青姐嫁出去,来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反正,村上光棍儿有的是,还落得个人情。”
  包永吉问:“你想把青姐嫁给谁?”
  包帮吉真以为哥哥上了他的圈套:“你看曹三官怎样?”
  “奥!”包永吉火冒三丈,高声说道:“刚刚曹三官来到我家,莫非是为了这事?你说,我没有在家时,那个曹三官是不是干出了侮辱了青姐的坏事?”
  包帮吉也坐不住了:“我说大哥啊,你别大喊大叫,要冷静头脑,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也是做到做兄弟的本分,期盼你做事朝远处看。”
  包永吉说:“那曹三官是什么东西?吃喝嫖赌又耍无赖,你是想把青姐往火坑里送?从今以后,不准你再提起这件事。”
  包帮吉自讨无趣说:“今日就当我说这话等于放屁,你把她们都揽在家中,我可不愿意替你当牛做马……等着,你那八千元贷款要再还不清,到时候会来传票!”
  包永吉如择重负地站起来:“如今你的翅膀硬了,去远走高飞吧!”
  电焊铺里不见了包帮吉,生意也还似以前那样兴隆,客户来来往往,车来车往。
  明天就是包永吉与白姑娘订婚的日子。白姑娘特意为自己买了一件红衬衣,穿在身上炫耀自己,妩媚地问包永吉:“美不美?”
  “好漂亮!”他把目光停留在她左胸那一小丛精巧的图案上,用赞赏的口吻说:“你就是我们家的白牡丹!”
  白姑娘回答的话语象似愁云掠过晴朗的天空:“我想我似乎象白娘子……象白娘子……我也许会踏白娘子的后尘……
  
  四.
  
  不久县法院果然发下来一张传票,将包永吉传去了。当时,小街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经过几天的拘留,又把包永吉放回来了。包永吉挂了一个黑牌字在门旁,上面写着:
  告急启示
  凡是欠我电焊修理铺修理费用的同志,请把钱送还。谢谢合作!
  原来,在上个年度,包永吉在乡农业银行贷了一万元贷款,兴办电焊修理铺,现已到期,银行提起申诉。包永吉从法院回家,用了两天功夫,凑了四千元现金,交还农业银行,把剩下的贷款余额转到了下个年度。
  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白姑娘的父亲闻风吸气,本以为有机可乘,他直接来到村民委员会,恰巧遇到刘乡长在村上住队,白大爷哭哭啼啼诉苦一番,讲述包永吉如何霸占他的女儿。这位刘乡长名字叫刘青,自称刘青天,他发誓要来个除暴安良,为民伸冤。
  清早,修理铺对面的村部铁门慢慢敞开,看门的肖生直径走进修理铺,包永吉一家人都在场。
  肖生手指白姑娘问包永吉:“这是你家什么亲戚?”
  包永吉问:“什么事?”
  肖生说:“她的父亲现在在村部,来带他回家。让我来转告一声。”
  白姑娘说:“我暂且不回家……还有几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我要与包永吉要去登记,到时候恭请你去喝喜酒。”
  肖生立刻提出警告:“你父母拼命反对这门亲事。乡政府的刘乡长现在我们村上驻队,他决定插手这事。现在,白姑娘与包永吉马上到村部,等候处理。”
  肖生离去。
  村支书的办公室里,刘乡长端坐主席台,副村长坐在台下的轮椅上。白姑娘与包永吉相继进入办公室。
  村副招呼一声:“坐。”
  包永吉拿出“红杉树”香烟,每人发给一支。
  刘乡长抬头看一眼白姑娘,神色色一惊:“哈吆,这就是白姑娘,人长得秀气,酷似十五的月亮,那包永吉要有五十好几岁了吧?看你胡子拉碴,身上有什么爱人毛?”
  包永吉庄严用而又带有几分礼的貌的态度抗议:“请刘乡长说话讲点文明!”
  白姑娘冷冷地对刘乡长说:“刘乡长,你看错人了,包永吉为人心胸豁达,在家中,他是老大,从小父母双亡,留下兄弟三人,包永吉将他们带大成人,又为两个弟弟娶上媳妇,自己耽搁大了……凡此种种,我爱这样的男子汉……”
  “丫头,你现在年纪还小,你被他的甜言密语哄了。”刘乡长操起官腔:“世界上的事情怕就怕认真二字,我们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你与包永吉结合,违反了婚姻法,根据我们乡里的土政策规定,私自结婚罚款四千元,重婚犯罚款六千元,共计——”
  包永吉急忙争辩:“刘乡长,我们之间虽然有那点意思,但是还没有做出越轨的事情来。”
  刘乡长正言厉色道:“不许狡辩,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小白丫头,我让你考虑考虑,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跟你父亲回家,另一条,你跟包永吉,午饭以后,必须去乡医院,做手术,上环子,执行计划生育!”
  村副乘机烧了一把火:“更何况包永吉欠了那么多的贷款……”
  白姑娘不接思索地选择了自己的道路:“我与包永吉欲结下不解之缘……我就是执迷不悟到底。”
  刘乡长哈哈一笑:“可我刘青天,非要把你们拆散不可,不相信就走着瞧。实不相瞒,我今天是受你父亲委托,来干涉这段婚姻。我在这里断言:你们的婚姻不会圆满!”
  白姑娘说:“说:“小包坐牢我也跟他去。”
  刘乡长说:“就怕你没用那种决心!”
  白姑娘欲要离去,刘乡长念念不忘好言相劝:“你父亲千里迢迢而来,现在我的寝室里,你去见见他吧!”
  白姑娘直摇头:“相见时难别亦难,来日方长,总会有见面的那一天。”
  村支书没有做出任何处理意见,但紧张的空气已经弥漫在几间电焊修理铺里。
  白姑娘说:“我说什么也不跟他们去乡医院!我想要躲一躲。”
  包永吉深思熟虑说:“刘乡长他故意要找我们的麻烦!”
  白姑娘说:“他能够把我们怎么样?”
  “哼,”包永吉猜测说:“刘乡长要借题发挥,把我们的事情硬朝计划生育上联系,借口我们违反计划生育,不择手段,你最好去计划,才能够平息这场风波。”
  “车到山前必有路,”白姑娘自己安慰自己一番:“我去躲躲再说。”
  包永吉从后门送走了白姑娘。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望着路上的过往行人。
  今日生意清冷,怪呀。
  忽然响起一阵剧烈的马达声响,紧接着,村支部家院的大门敞开了,一台东方红拖拉机怒吼着,奔驰而出,刘乡长与白大爷,还有肖生跟在机后面。拖拉机在电焊修理铺前面的路上停下。司机从驾驶室里跳下,哭丧着面孔。
  刘乡长对向他迎上来的包永吉说:“时间已到,叫人去医院。”
  包永吉说:“人走啦!”
  刘乡长说:“你去找来!”
  包永吉说:“何去何从,都有他自己,你我都不能够强迫她。”
  刘乡长对肖生下达命令:“肖生,套索。”
  几根带有拉钩的油丝绳铁索分别扣在电焊铺的房梁,窗户,以及走廊柱子上。
  刘乡长命令驾驶员:“吉贤忠,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吉贤忠恳求说:“等等,还是让包永吉去找找人吧!”
  刘乡长骂了一句妈的:“你等什么?你想等你家的房子一同推平,咹?”
  男女老幼几十人围拢上来看热闹。
  刘乡长说:你不愿意干?有没有其他人愿意干?有没有毛遂自荐的?谁报上名来,拖拉机手以后就是他的!”
  无人应声。
  刘乡长喋喋不休说:“真没有人?现成的便宜无人拣,怪哉!真没有人?……”
  包永吉缓步来到吉贤忠的面前,说:“兄弟,别客气了,勇敢地履行你的职责吧!我不会怪罪你的。”
  吉贤忠忍不住含泪说:“人心都是肉做的。我说什么也不愿意破坏一个家庭的安宁。你,当初一个要饭花子,冰天雪地里,一家人住在玉米秸秆丛里。历经苦难,苦心经营了好一些年,才挣得这点家业,眼看好日子要开头了,是我亲手毁了它,全村人都会诅咒我,我会死有余辜!”
  “罢了,”包永吉说:“刘乡长,你也不用难为司机了,今日我亲自驾驶拖拉机,我会听从你的指挥!”
  “听得司机的美言,你个包永吉原来还是一个一腔正义的富有血性的刚强铁汉!”刘乡长说:“那好,我刘青天今日倒是想见识见识!”
  包永吉进入驾驶室,让肖生挂好了通到拖拉机上的拉钩。
  拖拉机原地不动,喷吐着黑烟,猛然怒吼,等待刘乡长一声令下。人群一阵骚动,只见白姑娘从小街上那头飞奔而来。她气喘呼呼地站立在拖拉机前头,举起手臂阻止拖拉机前行。
  包永吉从驾驶室里跳下,举手向观众致敬一下,奔向白姑娘,双双拥抱在一起。白大爷气急败坏垂头丧气地望着这对恋人。
  刘乡长来到白大爷身边,主动拉过对方的手,感到无奈说:“老哥,这一出戏只能够演绎到这里了!”
  “……”白大爷手捂面容,终于吐出卡在喉咙里的话语:“我……自找难看了。”
  五.
  包永吉午休醒来,时间老人再次举起铜锤,毫不犹豫地敲响了它的钟声。白姑娘不知哪里去了,连同家中的那辆飞鸽牌自行车也不翼而飞。他找遍小街上的家家户户,谁家也没有留下她的芳踪。包永吉站在街头,向远方久久凝望,一往深情地默念:“白姑娘,我的表妹,你在哪里?”
  (原创首发)
  
  
  
  
  
  
  
  
  
  
  
  
  
  
  
  
  
  
  
  
  
  
  
  
  
  
  
  
  
  
  
  
  
  
  
  
迟到的爱情
  一
  八十年代初期,在一个极其普通的乡村小街路两旁,唯有一幢供销合作社,还有几家烟酒百货店,一家照相兼理发店。另外还有一家电焊修理铺,坐落在小街的尽西头,它坐北向南,三件红砖青瓦的大房子,门上方的红漆铁牌上,用黑漆分明地写着“包永吉电焊修理铺”字样。
  这是一个天气阴沉的背集的日子,看不出天气早晚。满街泥泞,一个五十七八岁的农家老汉来到包永吉电焊修理铺门前站住。他的身上背着一条绿色复合肥鱼鳞袋皮,里面装着少许行李,此人朝铁匠铺里探望,欲言又止,看似满腹心事的样子。随即,一个相貌端庄秀丽的女子急忙热情地从屋子里迎出来。
  “爸爸,你来了!”
  “小白,你这鬼丫头,害我千里迢迢来找你……”
  白姑娘拉着父亲的手进屋。包永吉拿下电焊避光镜说:“白大爷,早知你来,我也应该去火车站接你呀!”
  白大爷说:“我下了火车,是搭这村上一辆三轮车来到的。”
  包永吉掏出一把碎钱给小白,吩咐她:“去供销社里,买点酒菜,贵客临门,我们爷俩好好聊聊。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来你的青姐家一趟。”
  青姐面有喜色,口里含糊不清地支吾:“……舅……”
  同天下午,云开雾散,眼看太阳昃西。
  包永吉的电焊铺里,电风扇慢悠悠地旋转。白大爷酣然入睡。
  包永吉正在焊接一个拖车箱斗。
  时间老人漫步出现在大挂钟的玻璃屏镜里,毫不犹豫地举起铜锤,在钟铃上连敲了三下。
  白大爷爬起来,抄水洗面。
  白姑娘在一角耳房里收拾行礼,等到父亲进来,她将一包红旗香烟递给父亲:“这给你在路上抽。”
  白大爷说:“酒足饭饱,我们可要动身了。”包永吉将几张“大团结”装进白大爷的衣包说:“这是白表妹这么多天服侍她表姐的一点报酬,请收下。白大爷,以后闲时再带表妹来我们家一起做客。亲戚不来往,那还有什么意思呢?彼此路途遥远,以后要常通信,有事用的着我的地方,不要客气。……”
  白姑娘一狂一笑说:“就怕爸爸以后再也不放我出来了,前日家里来信叫我回家,我没有照办,此番妈妈不会饶了我的。”
  这时不远处的小街转弯处,一辆三轮车停在路边,白大爷急忙招呼女儿搭车。步行不远,青姐忽然从家里跑出来,上去拖住白姑娘。
  白大爷猜测说:“你青姐多年没有回家,她是不是也想同我们一起回家?那就不妨跟我们一齐回家过十朝半月的。”
  青姐摇一下头。
  白姑娘无可奈何说:“姐,别抓住我不放,我回家过一段日子再回来探望你。你在这儿生活很好,我衷心祝福你们……”包永吉深有感触说:“你的傻姐不忍心你离开我家,她是多么希望你能够同她生活在一起,跟她相依为伴。”
  “也是啊”白大爷说:“这姐妹俩自小亲密无间。我家这丫头,别看她口,心地善良,对她表姐处处体贴关怀。”包永吉不好意思拉一下小青说:“别这样缠住人家,你玩这模样,亲戚以后还敢不敢再来了。放心让她走呗,你表妹要翻脸了。”
  小青来了傻劲儿,一声不吭地把白姑娘往回拖。白姑娘被她拖进了那间耳房,欲要锁门,姐妹俩气喘呼呼,争执不下。
  白大爷,包永吉以及路过观众数人,楞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白姑娘双手合放在胸前,恭敬地说:“表姐,别把我关禁闭,松开手,不得到你的允许,我就不走,我当你的护身符。”
  小青退到大门下,喘息,微笑。
  白大爷问:“小白,你真不走啦,恋人家的油锅台啦?”
  白姑娘说:“我不想伤表姐的心,她真心实意挽留我。”
  包永吉出面请求:“大爷,眼下还未到收麦季节,家中无事,等再过几天,我亲自开三轮车,送表妹回家。”
  白大爷低声询问:“她姐夫,这里面我怀疑有弯弯……(说着,伸手拉包永吉一把,凑近耳语)你是不是帮助小白握色了一个对象……不过,婚姻是儿女终身大事,父母不免要过问的。”白姑娘摆手示意白大爷:“爸爸,你别在那里疑神疑鬼。”
  包永吉目光转向小青说:“你放心,表妹不走了,缸里没有水了,你去挑水,晚饭做几碗鸡蛋面汤……表妹,你切菜做饭吧。”小青信以为真挑水桶出了门去。
  白姑娘真真假假地说:“爸爸,假如我真的不跟你回家——”
  白大爷手拍铁砧,气昂昂地发誓说:“我现在就脑袋开花给你看。”
  “表妹,你别让他老人家担心了。”包永吉一席话提醒了父女俩,急忙沿着街旁的小树阴凉朝前溜走了,直到小街尽头,白姑娘习惯地慕然回首,望一眼西天的太阳,爬上三轮车。
  
  二.
  
  一个星期之后,包永吉家的修理铺里,时间老人再次举起他的铜锤,擂起他那铿锵有力的钟声告诉人们:现在是上午十点。
  一辆三轮车骤然在电焊铺前面停下,从车上跳下来两个青年。
  包永吉停下手中的铁锤,虎视这两个不速之客。
  两个青年心怀叵测地在电焊铺里巡视一遭,然后行成崎角之势站在包永吉面前,其中一位年纪大些的青年气势汹汹地直呼其名:“你就是包永吉?”
  包永吉正面回答:“不错,本人正是,你们二位好像来捉拿逃犯?”
  青年甲:“我们来找白姐姐,她是几时回到你这儿来的?”
  包永吉冷静回答:“白姑娘她已经被他父亲带走,她叶根也没有回来过,你们想在我这儿找到,真是莫名其妙!”
  青年乙说:“别装疯卖傻,快把人叫出来,出棵好豆子!”
  包永吉说:“你们二位兄弟,应该好好调查一番,别冤枉好人。”
  青年甲:“喔,原来你还会是个好人,天底下难找。我姐来你家,服侍傻姐。想不到你包永吉起了歹心,心怀不良,坑害我白姐。”
  包永吉感到大惑不解:“我们是姐妹之间的友爱,不可以乱疑猜的。”
  青年乙:“呸!你这模样也配爱我姐,尿泡尿照照自己的影子吧!”
  包永吉反唇相讥说:“我为什么不可以爱上她?”
  青年甲:“你有老婆,想要坐牢先把头剃光吧!”
  青年乙:“多亏我们的傻姐将就了你。”
  包永把手里的铁锤扔到了地上,一字一顿说:“我爱上了你们的傻姐,她不会做饭,更不会做衣服所以,那不属于夫妻之爱。几年前,傻姐带着她的弟弟讨饭来到我的门上,是我收留了他们,给他们安家落户,他们无依无靠,丧失了劳动能力,是我供养姐弟俩。后来,我又为她的弟弟带上媳妇,盖上房子,成家立业,可是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建立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呢?为什么?”
  青年甲:“你胡子拉碴,比我姐大了十多岁,我们一家都不承认这门亲事。”
  青年乙威胁说:“限你三日之内,交出我的姐姐,否则,我们就要去控告你!”
  包永吉说:“可惜你们抓不住一点真凭实据,我却要控告你们,无中生有!”
  青年甲打手势招呼青年乙,彼此相互秘密耳语一番。
  青年甲:“走,我们挨个商店看看去!回头还要再来吃饭,白吃。包永吉,为我们操办一桌丰盛的酒宴!”
  包永吉一语双关说:“但愿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喔!”
  曹三官匆匆赶来,嘴里哼着一支颠三倒四的歌:“啊……野花,把她采回家……”
  包永吉收拾器械,准备做晌饭。”
  曹三官一到这儿就开口说:“还供他们酒饭呢,要是我,尿都不让他们喝。”
  包永吉说:“谁叫咱们是亲戚?”
  曹三官冷笑道:“我看哪,你包永吉要走桃花运了!到时候,可别忘了咱穷哥们,呣,好好办菜,过一会儿,我也来赴宴。”
  “欢迎!”
  曹三官翘首朝街上望去:“我这就去找找他们——”
  一支烟功夫,曹三官带领弟兄甲乙一同归来,入宴。彼此相互客套着:
  “请,请,请。”
  “坐,坐,坐。”
  酒过数巡,青年甲离开宴席,到电焊铺东侧小夹巷尿尿。
  曹三官尾随而来。
  青年甲掖上裤子,准备回屋里。冷不防曹三官一把抓住甲的胸口,右手照准甲的脸上扇了一巴掌,跟着又一拳将甲打翻在地。
  甲从地上爬起来,拍打身上泥土,说:“老弟,你喝醉了!”
  曹三官说:“我酒醉心不醉,哼!”又上去抓住甲的胸襟,厉声质问:“你以后来不来找你姐姐?”青年甲因为恐惧扑愣着白眼:“好兄弟,我再也不来了,敬请原谅今日的冒犯。”曹三官抡起胳臂说:“再来,我叫你尝尝它的滋味。光棍儿天不怕地不怕的!”
  包永吉急忙赶来扯开曹三官的胳臂,说:“三兄弟,这是我们两家的事情,你在中间说和,我不反对,可不兴动武,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曹三官自豪地微笑说:“我今日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说完,恶狠狠仇视了青年甲一眼,然后慢慢离去,口里唱着那支斩头去尾的歌:“……啊……野花,把她才回家……”
  
  三.
  
  又逢小街集日。
  天还未晌,小街上的人渐渐稀朗。有一个开着三轮车的本地农民,来到包永吉的电焊铺前停下,悄声对包永吉耳语几句话,然后才纵声说:“该在不破财,转转又回来。”
  原来,白姑娘被父亲带回家以后,又逃了出来,这些日子,就一直落脚在镇农试站里插秧当雇工。现在稻秧已经栽插完毕,带信叫包永吉把她接回家。
  包永吉在镇农试站与白姑娘再次见面。
  白姑娘责备他:“为什么不早几天来看我?”
  包永吉说:“我哪里知道你在这儿?想不到我们还有见面之日。”
  包姑娘试探问:“难道不欢迎吗?”
  包永吉说:“当然欢迎,分别这段日子,我有时在梦中思念你呢!”
  “梦中?”白姑娘嘻嘻一笑:“又是老生常谈。”
  包永吉说:“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梦境,你有青姐领着,来到我家,青姐已经不傻,她一手馋着我,一手馋着你,你身着一身红衣裳,把我们俩引进洞房,你一下钻进红锦帐里,青姐退了出去。我小心翼翼揭开锦被一看,里面睡着的,却不是你,而是青姐!”
  白姑娘笑哈哈地说:“那你就把我当成青姐好了……我就是青姐,青姐就是我,彼此难分难辨,难分难离。”无意中,白姑娘发现几个男职工在花墙那面的绿阴里交头接耳,指手画脚。她急忙跳上自行车后座,离开了农科站。
  铁匠铺里,弟弟包帮吉买铁回来,仿佛心事重重。他把车上的铁货卸下之后,没有一点离去的意思,他在电焊铺里徘徊了一会儿,然后穿过街道,在路边给的一个蓝色伞亭里坐下,掏出烟来慢悠悠地抽起来。
  包永吉越过街道,在弟弟身边坐下。
  包帮吉正为包永吉担惊受怕:“哥哥,我为你……”
  包永吉说:“世上的事情,少见多怪。”
  包帮吉尽量把事情朝坏处着想:“你的罪名重婚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包永吉辩解:“青姐是我们家庭里的一个伙伴,但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结婚登记,我们互敬互爱。”
  包帮吉提出反驳:“这种事情,就怕你浑身长嘴也说不清。大庭广众之下,人言可畏。”
  包永吉表示妥协地争取弟弟的建议说:“那么,假如有一天,有个女人缠着你,她死心塌地地跟随你,你会怎么选择?”
  包帮吉急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锦囊妙计:“哥,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把青姐嫁出去,来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反正,村上光棍儿有的是,还落得个人情。”
  包永吉问:“你想把青姐嫁给谁?”
  包帮吉真以为哥哥上了他的圈套:“你看曹三官怎样?”
  “奥!”包永吉火冒三丈,高声说道:“刚刚曹三官来到我家,莫非是为了这事?你说,我没有在家时,那个曹三官是不是干出了侮辱了青姐的坏事?”
  包帮吉也坐不住了:“我说大哥啊,你别大喊大叫,要冷静头脑,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也是做到做兄弟的本分,期盼你做事朝远处看。”
  包永吉说:“那曹三官是什么东西?吃喝嫖赌又耍无赖,你是想把青姐往火坑里送?从今以后,不准你再提起这件事。”
  包帮吉自讨无趣说:“今日就当我说这话等于放屁,你把她们都揽在家中,我可不愿意替你当牛做马……等着,你那八千元贷款要再还不清,到时候会来传票!”
  包永吉如择重负地站起来:“如今你的翅膀硬了,去远走高飞吧!”
  电焊铺里不见了包帮吉,生意也还似以前那样兴隆,客户来来往往,车来车往。
  明天就是包永吉与白姑娘订婚的日子。白姑娘特意为自己买了一件红衬衣,穿在身上炫耀自己,妩媚地问包永吉:“美不美?”
  “好漂亮!”他把目光停留在她左胸那一小丛精巧的图案上,用赞赏的口吻说:“你就是我们家的白牡丹!”
  白姑娘回答的话语象似愁云掠过晴朗的天空:“我想我似乎象白娘子……象白娘子……我也许会踏白娘子的后尘……
  
  四.
  
  不久县法院果然发下来一张传票,将包永吉传去了。当时,小街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经过几天的拘留,又把包永吉放回来了。包永吉挂了一个黑牌字在门旁,上面写着:
  告急启示
  凡是欠我电焊修理铺修理费用的同志,请把钱送还。谢谢合作!
  原来,在上个年度,包永吉在乡农业银行贷了一万元贷款,兴办电焊修理铺,现已到期,银行提起申诉。包永吉从法院回家,用了两天功夫,凑了四千元现金,交还农业银行,把剩下的贷款余额转到了下个年度。
  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白姑娘的父亲闻风吸气,本以为有机可乘,他直接来到村民委员会,恰巧遇到刘乡长在村上住队,白大爷哭哭啼啼诉苦一番,讲述包永吉如何霸占他的女儿。这位刘乡长名字叫刘青,自称刘青天,他发誓要来个除暴安良,为民伸冤。
  清早,修理铺对面的村部铁门慢慢敞开,看门的肖生直径走进修理铺,包永吉一家人都在场。
  肖生手指白姑娘问包永吉:“这是你家什么亲戚?”
  包永吉问:“什么事?”
  肖生说:“她的父亲现在在村部,来带他回家。让我来转告一声。”
  白姑娘说:“我暂且不回家……还有几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我要与包永吉要去登记,到时候恭请你去喝喜酒。”
  肖生立刻提出警告:“你父母拼命反对这门亲事。乡政府的刘乡长现在我们村上驻队,他决定插手这事。现在,白姑娘与包永吉马上到村部,等候处理。”
  肖生离去。
  村支书的办公室里,刘乡长端坐主席台,副村长坐在台下的轮椅上。白姑娘与包永吉相继进入办公室。
  村副招呼一声:“坐。”
  包永吉拿出“红杉树”香烟,每人发给一支。
  刘乡长抬头看一眼白姑娘,神色色一惊:“哈吆,这就是白姑娘,人长得秀气,酷似十五的月亮,那包永吉要有五十好几岁了吧?看你胡子拉碴,身上有什么爱人毛?”
  包永吉庄严用而又带有几分礼的貌的态度抗议:“请刘乡长说话讲点文明!”
  白姑娘冷冷地对刘乡长说:“刘乡长,你看错人了,包永吉为人心胸豁达,在家中,他是老大,从小父母双亡,留下兄弟三人,包永吉将他们带大成人,又为两个弟弟娶上媳妇,自己耽搁大了……凡此种种,我爱这样的男子汉……”
  “丫头,你现在年纪还小,你被他的甜言密语哄了。”刘乡长操起官腔:“世界上的事情怕就怕认真二字,我们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你与包永吉结合,违反了婚姻法,根据我们乡里的土政策规定,私自结婚罚款四千元,重婚犯罚款六千元,共计——”
  包永吉急忙争辩:“刘乡长,我们之间虽然有那点意思,但是还没有做出越轨的事情来。”
  刘乡长正言厉色道:“不许狡辩,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小白丫头,我让你考虑考虑,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跟你父亲回家,另一条,你跟包永吉,午饭以后,必须去乡医院,做手术,上环子,执行计划生育!”
  村副乘机烧了一把火:“更何况包永吉欠了那么多的贷款……”
  白姑娘不接思索地选择了自己的道路:“我与包永吉欲结下不解之缘……我就是执迷不悟到底。”
  刘乡长哈哈一笑:“可我刘青天,非要把你们拆散不可,不相信就走着瞧。实不相瞒,我今天是受你父亲委托,来干涉这段婚姻。我在这里断言:你们的婚姻不会圆满!”
  白姑娘说:“说:“小包坐牢我也跟他去。”
  刘乡长说:“就怕你没用那种决心!”
  白姑娘欲要离去,刘乡长念念不忘好言相劝:“你父亲千里迢迢而来,现在我的寝室里,你去见见他吧!”
  白姑娘直摇头:“相见时难别亦难,来日方长,总会有见面的那一天。”
  村支书没有做出任何处理意见,但紧张的空气已经弥漫在几间电焊修理铺里。
  白姑娘说:“我说什么也不跟他们去乡医院!我想要躲一躲。”
  包永吉深思熟虑说:“刘乡长他故意要找我们的麻烦!”
  白姑娘说:“他能够把我们怎么样?”
  “哼,”包永吉猜测说:“刘乡长要借题发挥,把我们的事情硬朝计划生育上联系,借口我们违反计划生育,不择手段,你最好去计划,才能够平息这场风波。”
  “车到山前必有路,”白姑娘自己安慰自己一番:“我去躲躲再说。”
  包永吉从后门送走了白姑娘。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望着路上的过往行人。
  今日生意清冷,怪呀。
  忽然响起一阵剧烈的马达声响,紧接着,村支部家院的大门敞开了,一台东方红拖拉机怒吼着,奔驰而出,刘乡长与白大爷,还有肖生跟在机后面。拖拉机在电焊修理铺前面的路上停下。司机从驾驶室里跳下,哭丧着面孔。
  刘乡长对向他迎上来的包永吉说:“时间已到,叫人去医院。”
  包永吉说:“人走啦!”
  刘乡长说:“你去找来!”
  包永吉说:“何去何从,都有他自己,你我都不能够强迫她。”
  刘乡长对肖生下达命令:“肖生,套索。”
  几根带有拉钩的油丝绳铁索分别扣在电焊铺的房梁,窗户,以及走廊柱子上。
  刘乡长命令驾驶员:“吉贤忠,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吉贤忠恳求说:“等等,还是让包永吉去找找人吧!”
  刘乡长骂了一句妈的:“你等什么?你想等你家的房子一同推平,咹?”
  男女老幼几十人围拢上来看热闹。
  刘乡长说:你不愿意干?有没有其他人愿意干?有没有毛遂自荐的?谁报上名来,拖拉机手以后就是他的!”
  无人应声。
  刘乡长喋喋不休说:“真没有人?现成的便宜无人拣,怪哉!真没有人?……”
  包永吉缓步来到吉贤忠的面前,说:“兄弟,别客气了,勇敢地履行你的职责吧!我不会怪罪你的。”
  吉贤忠忍不住含泪说:“人心都是肉做的。我说什么也不愿意破坏一个家庭的安宁。你,当初一个要饭花子,冰天雪地里,一家人住在玉米秸秆丛里。历经苦难,苦心经营了好一些年,才挣得这点家业,眼看好日子要开头了,是我亲手毁了它,全村人都会诅咒我,我会死有余辜!”
  “罢了,”包永吉说:“刘乡长,你也不用难为司机了,今日我亲自驾驶拖拉机,我会听从你的指挥!”
  “听得司机的美言,你个包永吉原来还是一个一腔正义的富有血性的刚强铁汉!”刘乡长说:“那好,我刘青天今日倒是想见识见识!”
  包永吉进入驾驶室,让肖生挂好了通到拖拉机上的拉钩。
  拖拉机原地不动,喷吐着黑烟,猛然怒吼,等待刘乡长一声令下。人群一阵骚动,只见白姑娘从小街上那头飞奔而来。她气喘呼呼地站立在拖拉机前头,举起手臂阻止拖拉机前行。
  包永吉从驾驶室里跳下,举手向观众致敬一下,奔向白姑娘,双双拥抱在一起。白大爷气急败坏垂头丧气地望着这对恋人。
  刘乡长来到白大爷身边,主动拉过对方的手,感到无奈说:“老哥,这一出戏只能够演绎到这里了!”
  “……”白大爷手捂面容,终于吐出卡在喉咙里的话语:“我……自找难看了。”
  五.
  包永吉午休醒来,时间老人再次举起铜锤,毫不犹豫地敲响了它的钟声。白姑娘不知哪里去了,连同家中的那辆飞鸽牌自行车也不翼而飞。他找遍小街上的家家户户,谁家也没有留下她的芳踪。包永吉站在街头,向远方久久凝望,一往深情地默念:“白姑娘,我的表妹,你在哪里?”
  (原创首发)
  
  
  
  
  
  
  
  
  
  
  
  
  
  
  
  
  
  
  
  
  
  
  
  
  
  
  
  
  
  
  
  
  
  
  
  
迟到的爱情
  一
  八十年代初期,在一个极其普通的乡村小街路两旁,唯有一幢供销合作社,还有几家烟酒百货店,一家照相兼理发店。另外还有一家电焊修理铺,坐落在小街的尽西头,它坐北向南,三件红砖青瓦的大房子,门上方的红漆铁牌上,用黑漆分明地写着“包永吉电焊修理铺”字样。
  这是一个天气阴沉的背集的日子,看不出天气早晚。满街泥泞,一个五十七八岁的农家老汉来到包永吉电焊修理铺门前站住。他的身上背着一条绿色复合肥鱼鳞袋皮,里面装着少许行李,此人朝铁匠铺里探望,欲言又止,看似满腹心事的样子。随即,一个相貌端庄秀丽的女子急忙热情地从屋子里迎出来。
  “爸爸,你来了!”
  “小白,你这鬼丫头,害我千里迢迢来找你……”
  白姑娘拉着父亲的手进屋。包永吉拿下电焊避光镜说:“白大爷,早知你来,我也应该去火车站接你呀!”
  白大爷说:“我下了火车,是搭这村上一辆三轮车来到的。”
  包永吉掏出一把碎钱给小白,吩咐她:“去供销社里,买点酒菜,贵客临门,我们爷俩好好聊聊。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来你的青姐家一趟。”
  青姐面有喜色,口里含糊不清地支吾:“……舅……”
  同天下午,云开雾散,眼看太阳昃西。
  包永吉的电焊铺里,电风扇慢悠悠地旋转。白大爷酣然入睡。
  包永吉正在焊接一个拖车箱斗。
  时间老人漫步出现在大挂钟的玻璃屏镜里,毫不犹豫地举起铜锤,在钟铃上连敲了三下。
  白大爷爬起来,抄水洗面。
  白姑娘在一角耳房里收拾行礼,等到父亲进来,她将一包红旗香烟递给父亲:“这给你在路上抽。”
  白大爷说:“酒足饭饱,我们可要动身了。”包永吉将几张“大团结”装进白大爷的衣包说:“这是白表妹这么多天服侍她表姐的一点报酬,请收下。白大爷,以后闲时再带表妹来我们家一起做客。亲戚不来往,那还有什么意思呢?彼此路途遥远,以后要常通信,有事用的着我的地方,不要客气。……”
  白姑娘一狂一笑说:“就怕爸爸以后再也不放我出来了,前日家里来信叫我回家,我没有照办,此番妈妈不会饶了我的。”
  这时不远处的小街转弯处,一辆三轮车停在路边,白大爷急忙招呼女儿搭车。步行不远,青姐忽然从家里跑出来,上去拖住白姑娘。
  白大爷猜测说:“你青姐多年没有回家,她是不是也想同我们一起回家?那就不妨跟我们一齐回家过十朝半月的。”
  青姐摇一下头。
  白姑娘无可奈何说:“姐,别抓住我不放,我回家过一段日子再回来探望你。你在这儿生活很好,我衷心祝福你们……”包永吉深有感触说:“你的傻姐不忍心你离开我家,她是多么希望你能够同她生活在一起,跟她相依为伴。”
  “也是啊”白大爷说:“这姐妹俩自小亲密无间。我家这丫头,别看她口,心地善良,对她表姐处处体贴关怀。”包永吉不好意思拉一下小青说:“别这样缠住人家,你玩这模样,亲戚以后还敢不敢再来了。放心让她走呗,你表妹要翻脸了。”
  小青来了傻劲儿,一声不吭地把白姑娘往回拖。白姑娘被她拖进了那间耳房,欲要锁门,姐妹俩气喘呼呼,争执不下。
  白大爷,包永吉以及路过观众数人,楞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白姑娘双手合放在胸前,恭敬地说:“表姐,别把我关禁闭,松开手,不得到你的允许,我就不走,我当你的护身符。”
  小青退到大门下,喘息,微笑。
  白大爷问:“小白,你真不走啦,恋人家的油锅台啦?”
  白姑娘说:“我不想伤表姐的心,她真心实意挽留我。”
  包永吉出面请求:“大爷,眼下还未到收麦季节,家中无事,等再过几天,我亲自开三轮车,送表妹回家。”
  白大爷低声询问:“她姐夫,这里面我怀疑有弯弯……(说着,伸手拉包永吉一把,凑近耳语)你是不是帮助小白握色了一个对象……不过,婚姻是儿女终身大事,父母不免要过问的。”白姑娘摆手示意白大爷:“爸爸,你别在那里疑神疑鬼。”
  包永吉目光转向小青说:“你放心,表妹不走了,缸里没有水了,你去挑水,晚饭做几碗鸡蛋面汤……表妹,你切菜做饭吧。”小青信以为真挑水桶出了门去。
  白姑娘真真假假地说:“爸爸,假如我真的不跟你回家——”
  白大爷手拍铁砧,气昂昂地发誓说:“我现在就脑袋开花给你看。”
  “表妹,你别让他老人家担心了。”包永吉一席话提醒了父女俩,急忙沿着街旁的小树阴凉朝前溜走了,直到小街尽头,白姑娘习惯地慕然回首,望一眼西天的太阳,爬上三轮车。
  
  二.
  
  一个星期之后,包永吉家的修理铺里,时间老人再次举起他的铜锤,擂起他那铿锵有力的钟声告诉人们:现在是上午十点。
  一辆三轮车骤然在电焊铺前面停下,从车上跳下来两个青年。
  包永吉停下手中的铁锤,虎视这两个不速之客。
  两个青年心怀叵测地在电焊铺里巡视一遭,然后行成崎角之势站在包永吉面前,其中一位年纪大些的青年气势汹汹地直呼其名:“你就是包永吉?”
  包永吉正面回答:“不错,本人正是,你们二位好像来捉拿逃犯?”
  青年甲:“我们来找白姐姐,她是几时回到你这儿来的?”
  包永吉冷静回答:“白姑娘她已经被他父亲带走,她叶根也没有回来过,你们想在我这儿找到,真是莫名其妙!”
  青年乙说:“别装疯卖傻,快把人叫出来,出棵好豆子!”
  包永吉说:“你们二位兄弟,应该好好调查一番,别冤枉好人。”
  青年甲:“喔,原来你还会是个好人,天底下难找。我姐来你家,服侍傻姐。想不到你包永吉起了歹心,心怀不良,坑害我白姐。”
  包永吉感到大惑不解:“我们是姐妹之间的友爱,不可以乱疑猜的。”
  青年乙:“呸!你这模样也配爱我姐,尿泡尿照照自己的影子吧!”
  包永吉反唇相讥说:“我为什么不可以爱上她?”
  青年甲:“你有老婆,想要坐牢先把头剃光吧!”
  青年乙:“多亏我们的傻姐将就了你。”
  包永把手里的铁锤扔到了地上,一字一顿说:“我爱上了你们的傻姐,她不会做饭,更不会做衣服所以,那不属于夫妻之爱。几年前,傻姐带着她的弟弟讨饭来到我的门上,是我收留了他们,给他们安家落户,他们无依无靠,丧失了劳动能力,是我供养姐弟俩。后来,我又为她的弟弟带上媳妇,盖上房子,成家立业,可是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建立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呢?为什么?”
  青年甲:“你胡子拉碴,比我姐大了十多岁,我们一家都不承认这门亲事。”
  青年乙威胁说:“限你三日之内,交出我的姐姐,否则,我们就要去控告你!”
  包永吉说:“可惜你们抓不住一点真凭实据,我却要控告你们,无中生有!”
  青年甲打手势招呼青年乙,彼此相互秘密耳语一番。
  青年甲:“走,我们挨个商店看看去!回头还要再来吃饭,白吃。包永吉,为我们操办一桌丰盛的酒宴!”
  包永吉一语双关说:“但愿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喔!”
  曹三官匆匆赶来,嘴里哼着一支颠三倒四的歌:“啊……野花,把她采回家……”
  包永吉收拾器械,准备做晌饭。”
  曹三官一到这儿就开口说:“还供他们酒饭呢,要是我,尿都不让他们喝。”
  包永吉说:“谁叫咱们是亲戚?”
  曹三官冷笑道:“我看哪,你包永吉要走桃花运了!到时候,可别忘了咱穷哥们,呣,好好办菜,过一会儿,我也来赴宴。”
  “欢迎!”
  曹三官翘首朝街上望去:“我这就去找找他们——”
  一支烟功夫,曹三官带领弟兄甲乙一同归来,入宴。彼此相互客套着:
  “请,请,请。”
  “坐,坐,坐。”
  酒过数巡,青年甲离开宴席,到电焊铺东侧小夹巷尿尿。
  曹三官尾随而来。
  青年甲掖上裤子,准备回屋里。冷不防曹三官一把抓住甲的胸口,右手照准甲的脸上扇了一巴掌,跟着又一拳将甲打翻在地。
  甲从地上爬起来,拍打身上泥土,说:“老弟,你喝醉了!”
  曹三官说:“我酒醉心不醉,哼!”又上去抓住甲的胸襟,厉声质问:“你以后来不来找你姐姐?”青年甲因为恐惧扑愣着白眼:“好兄弟,我再也不来了,敬请原谅今日的冒犯。”曹三官抡起胳臂说:“再来,我叫你尝尝它的滋味。光棍儿天不怕地不怕的!”
  包永吉急忙赶来扯开曹三官的胳臂,说:“三兄弟,这是我们两家的事情,你在中间说和,我不反对,可不兴动武,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曹三官自豪地微笑说:“我今日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说完,恶狠狠仇视了青年甲一眼,然后慢慢离去,口里唱着那支斩头去尾的歌:“……啊……野花,把她才回家……”
  
  三.
  
  又逢小街集日。
  天还未晌,小街上的人渐渐稀朗。有一个开着三轮车的本地农民,来到包永吉的电焊铺前停下,悄声对包永吉耳语几句话,然后才纵声说:“该在不破财,转转又回来。”
  原来,白姑娘被父亲带回家以后,又逃了出来,这些日子,就一直落脚在镇农试站里插秧当雇工。现在稻秧已经栽插完毕,带信叫包永吉把她接回家。
  包永吉在镇农试站与白姑娘再次见面。
  白姑娘责备他:“为什么不早几天来看我?”
  包永吉说:“我哪里知道你在这儿?想不到我们还有见面之日。”
  包姑娘试探问:“难道不欢迎吗?”
  包永吉说:“当然欢迎,分别这段日子,我有时在梦中思念你呢!”
  “梦中?”白姑娘嘻嘻一笑:“又是老生常谈。”
  包永吉说:“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梦境,你有青姐领着,来到我家,青姐已经不傻,她一手馋着我,一手馋着你,你身着一身红衣裳,把我们俩引进洞房,你一下钻进红锦帐里,青姐退了出去。我小心翼翼揭开锦被一看,里面睡着的,却不是你,而是青姐!”
  白姑娘笑哈哈地说:“那你就把我当成青姐好了……我就是青姐,青姐就是我,彼此难分难辨,难分难离。”无意中,白姑娘发现几个男职工在花墙那面的绿阴里交头接耳,指手画脚。她急忙跳上自行车后座,离开了农科站。
  铁匠铺里,弟弟包帮吉买铁回来,仿佛心事重重。他把车上的铁货卸下之后,没有一点离去的意思,他在电焊铺里徘徊了一会儿,然后穿过街道,在路边给的一个蓝色伞亭里坐下,掏出烟来慢悠悠地抽起来。
  包永吉越过街道,在弟弟身边坐下。
  包帮吉正为包永吉担惊受怕:“哥哥,我为你……”
  包永吉说:“世上的事情,少见多怪。”
  包帮吉尽量把事情朝坏处着想:“你的罪名重婚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包永吉辩解:“青姐是我们家庭里的一个伙伴,但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结婚登记,我们互敬互爱。”
  包帮吉提出反驳:“这种事情,就怕你浑身长嘴也说不清。大庭广众之下,人言可畏。”
  包永吉表示妥协地争取弟弟的建议说:“那么,假如有一天,有个女人缠着你,她死心塌地地跟随你,你会怎么选择?”
  包帮吉急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锦囊妙计:“哥,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把青姐嫁出去,来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反正,村上光棍儿有的是,还落得个人情。”
  包永吉问:“你想把青姐嫁给谁?”
  包帮吉真以为哥哥上了他的圈套:“你看曹三官怎样?”
  “奥!”包永吉火冒三丈,高声说道:“刚刚曹三官来到我家,莫非是为了这事?你说,我没有在家时,那个曹三官是不是干出了侮辱了青姐的坏事?”
  包帮吉也坐不住了:“我说大哥啊,你别大喊大叫,要冷静头脑,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也是做到做兄弟的本分,期盼你做事朝远处看。”
  包永吉说:“那曹三官是什么东西?吃喝嫖赌又耍无赖,你是想把青姐往火坑里送?从今以后,不准你再提起这件事。”
  包帮吉自讨无趣说:“今日就当我说这话等于放屁,你把她们都揽在家中,我可不愿意替你当牛做马……等着,你那八千元贷款要再还不清,到时候会来传票!”
  包永吉如择重负地站起来:“如今你的翅膀硬了,去远走高飞吧!”
  电焊铺里不见了包帮吉,生意也还似以前那样兴隆,客户来来往往,车来车往。
  明天就是包永吉与白姑娘订婚的日子。白姑娘特意为自己买了一件红衬衣,穿在身上炫耀自己,妩媚地问包永吉:“美不美?”
  “好漂亮!”他把目光停留在她左胸那一小丛精巧的图案上,用赞赏的口吻说:“你就是我们家的白牡丹!”
  白姑娘回答的话语象似愁云掠过晴朗的天空:“我想我似乎象白娘子……象白娘子……我也许会踏白娘子的后尘……
  
  四.
  
  不久县法院果然发下来一张传票,将包永吉传去了。当时,小街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经过几天的拘留,又把包永吉放回来了。包永吉挂了一个黑牌字在门旁,上面写着:
  告急启示
  凡是欠我电焊修理铺修理费用的同志,请把钱送还。谢谢合作!
  原来,在上个年度,包永吉在乡农业银行贷了一万元贷款,兴办电焊修理铺,现已到期,银行提起申诉。包永吉从法院回家,用了两天功夫,凑了四千元现金,交还农业银行,把剩下的贷款余额转到了下个年度。
  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白姑娘的父亲闻风吸气,本以为有机可乘,他直接来到村民委员会,恰巧遇到刘乡长在村上住队,白大爷哭哭啼啼诉苦一番,讲述包永吉如何霸占他的女儿。这位刘乡长名字叫刘青,自称刘青天,他发誓要来个除暴安良,为民伸冤。
  清早,修理铺对面的村部铁门慢慢敞开,看门的肖生直径走进修理铺,包永吉一家人都在场。
  肖生手指白姑娘问包永吉:“这是你家什么亲戚?”
  包永吉问:“什么事?”
  肖生说:“她的父亲现在在村部,来带他回家。让我来转告一声。”
  白姑娘说:“我暂且不回家……还有几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我要与包永吉要去登记,到时候恭请你去喝喜酒。”
  肖生立刻提出警告:“你父母拼命反对这门亲事。乡政府的刘乡长现在我们村上驻队,他决定插手这事。现在,白姑娘与包永吉马上到村部,等候处理。”
  肖生离去。
  村支书的办公室里,刘乡长端坐主席台,副村长坐在台下的轮椅上。白姑娘与包永吉相继进入办公室。
  村副招呼一声:“坐。”
  包永吉拿出“红杉树”香烟,每人发给一支。
  刘乡长抬头看一眼白姑娘,神色色一惊:“哈吆,这就是白姑娘,人长得秀气,酷似十五的月亮,那包永吉要有五十好几岁了吧?看你胡子拉碴,身上有什么爱人毛?”
  包永吉庄严用而又带有几分礼的貌的态度抗议:“请刘乡长说话讲点文明!”
  白姑娘冷冷地对刘乡长说:“刘乡长,你看错人了,包永吉为人心胸豁达,在家中,他是老大,从小父母双亡,留下兄弟三人,包永吉将他们带大成人,又为两个弟弟娶上媳妇,自己耽搁大了……凡此种种,我爱这样的男子汉……”
  “丫头,你现在年纪还小,你被他的甜言密语哄了。”刘乡长操起官腔:“世界上的事情怕就怕认真二字,我们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你与包永吉结合,违反了婚姻法,根据我们乡里的土政策规定,私自结婚罚款四千元,重婚犯罚款六千元,共计——”
  包永吉急忙争辩:“刘乡长,我们之间虽然有那点意思,但是还没有做出越轨的事情来。”
  刘乡长正言厉色道:“不许狡辩,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小白丫头,我让你考虑考虑,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跟你父亲回家,另一条,你跟包永吉,午饭以后,必须去乡医院,做手术,上环子,执行计划生育!”
  村副乘机烧了一把火:“更何况包永吉欠了那么多的贷款……”
  白姑娘不接思索地选择了自己的道路:“我与包永吉欲结下不解之缘……我就是执迷不悟到底。”
  刘乡长哈哈一笑:“可我刘青天,非要把你们拆散不可,不相信就走着瞧。实不相瞒,我今天是受你父亲委托,来干涉这段婚姻。我在这里断言:你们的婚姻不会圆满!”
  白姑娘说:“说:“小包坐牢我也跟他去。”
  刘乡长说:“就怕你没用那种决心!”
  白姑娘欲要离去,刘乡长念念不忘好言相劝:“你父亲千里迢迢而来,现在我的寝室里,你去见见他吧!”
  白姑娘直摇头:“相见时难别亦难,来日方长,总会有见面的那一天。”
  村支书没有做出任何处理意见,但紧张的空气已经弥漫在几间电焊修理铺里。
  白姑娘说:“我说什么也不跟他们去乡医院!我想要躲一躲。”
  包永吉深思熟虑说:“刘乡长他故意要找我们的麻烦!”
  白姑娘说:“他能够把我们怎么样?”
  “哼,”包永吉猜测说:“刘乡长要借题发挥,把我们的事情硬朝计划生育上联系,借口我们违反计划生育,不择手段,你最好去计划,才能够平息这场风波。”
  “车到山前必有路,”白姑娘自己安慰自己一番:“我去躲躲再说。”
  包永吉从后门送走了白姑娘。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望着路上的过往行人。
  今日生意清冷,怪呀。
  忽然响起一阵剧烈的马达声响,紧接着,村支部家院的大门敞开了,一台东方红拖拉机怒吼着,奔驰而出,刘乡长与白大爷,还有肖生跟在机后面。拖拉机在电焊修理铺前面的路上停下。司机从驾驶室里跳下,哭丧着面孔。
  刘乡长对向他迎上来的包永吉说:“时间已到,叫人去医院。”
  包永吉说:“人走啦!”
  刘乡长说:“你去找来!”
  包永吉说:“何去何从,都有他自己,你我都不能够强迫她。”
  刘乡长对肖生下达命令:“肖生,套索。”
  几根带有拉钩的油丝绳铁索分别扣在电焊铺的房梁,窗户,以及走廊柱子上。
  刘乡长命令驾驶员:“吉贤忠,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吉贤忠恳求说:“等等,还是让包永吉去找找人吧!”
  刘乡长骂了一句妈的:“你等什么?你想等你家的房子一同推平,咹?”
  男女老幼几十人围拢上来看热闹。
  刘乡长说:你不愿意干?有没有其他人愿意干?有没有毛遂自荐的?谁报上名来,拖拉机手以后就是他的!”
  无人应声。
  刘乡长喋喋不休说:“真没有人?现成的便宜无人拣,怪哉!真没有人?……”
  包永吉缓步来到吉贤忠的面前,说:“兄弟,别客气了,勇敢地履行你的职责吧!我不会怪罪你的。”
  吉贤忠忍不住含泪说:“人心都是肉做的。我说什么也不愿意破坏一个家庭的安宁。你,当初一个要饭花子,冰天雪地里,一家人住在玉米秸秆丛里。历经苦难,苦心经营了好一些年,才挣得这点家业,眼看好日子要开头了,是我亲手毁了它,全村人都会诅咒我,我会死有余辜!”
  “罢了,”包永吉说:“刘乡长,你也不用难为司机了,今日我亲自驾驶拖拉机,我会听从你的指挥!”
  “听得司机的美言,你个包永吉原来还是一个一腔正义的富有血性的刚强铁汉!”刘乡长说:“那好,我刘青天今日倒是想见识见识!”
  包永吉进入驾驶室,让肖生挂好了通到拖拉机上的拉钩。
  拖拉机原地不动,喷吐着黑烟,猛然怒吼,等待刘乡长一声令下。人群一阵骚动,只见白姑娘从小街上那头飞奔而来。她气喘呼呼地站立在拖拉机前头,举起手臂阻止拖拉机前行。
  包永吉从驾驶室里跳下,举手向观众致敬一下,奔向白姑娘,双双拥抱在一起。白大爷气急败坏垂头丧气地望着这对恋人。
  刘乡长来到白大爷身边,主动拉过对方的手,感到无奈说:“老哥,这一出戏只能够演绎到这里了!”
  “……”白大爷手捂面容,终于吐出卡在喉咙里的话语:“我……自找难看了。”
  五.
  包永吉午休醒来,时间老人再次举起铜锤,毫不犹豫地敲响了它的钟声。白姑娘不知哪里去了,连同家中的那辆飞鸽牌自行车也不翼而飞。他找遍小街上的家家户户,谁家也没有留下她的芳踪。包永吉站在街头,向远方久久凝望,一往深情地默念:“白姑娘,我的表妹,你在哪里?”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