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山与小江山


  “嗖”,一本书从二楼窗户丢了下来,在空中翻着白浪花。正好砸到了李老汉的脚上。虽说不疼也怪吓人的,如果这是一块石头,那还不把脚背砸出一个大窟窿?
  屋里同时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就是你!”
  “就不是我!”
  ……
  李老汉抬头一看,是张家。看样子,张家两兄弟又在吵嘴、打架。这里属于山区,虽没有什么名山大岳,但也是群山亘亘,大大小小,绵延千里。这里山多,所以父亲给两个孩子分别取名“张大山”和“张小山”。
  李老汉摇摇头,正欲离开,一个铁盒子张开嘴巴从天而降,各种铅笔、钢笔、橡皮等纷纷散落,如同天女散花。老汉想:这两个孩子太不像话了。他当了大半辈子生产队队长,从二十岁一直当到七十岁。以前在大集体时,张家爷辈与其它姓氏的社员也会因为小事而发生争吵,他都以队长的身份巧妙地化解了矛盾。如今孙辈也爱吵架,仿佛他生来就是张家的调解员。
  他想上楼劝阻,可是出门时,老伴再三叮嘱:今天女儿女婿回家,务必多买点鱼肉回来。眼看已经半上午了,去迟了恐怕买不到。这两个小孩可能是闹着玩的,应该不会出大事。老汉这样想着,便迅速离开现场。“嗖、嗖、嗖”,屋里玻璃杯接连往外扔,摔到屋前的水泥地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听得人心惊肉跳。不行,他得赶紧上去劝劝,否则会出大事的。老汉心里一阵激灵,便飞奔上楼。别看他已经七十多岁,人长得清瘦,腿脚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推门一看,嗬!好家伙!一个小枕头正好结结实实地砸在老汉的脸上,顿时两眼一抹黑。枕头完成使命后,掉了下去。老汉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感觉火辣辣的疼。
  “住手!”老汉像一头发怒的豹子,通红的眼珠子似乎要暴跳出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吃饱了没事干吧!”
  李老汉面对不可控制的打架场面,经常采用这一招,很管用。打架的双方,一时吓懵,都会暂时搁置争议,百忙之中抽空来瞄一眼这位横插一杠的“第三者”。
  张大山、张小山两兄弟被老汉的气势给镇住了,俩人抱在一起,像两名正在参加奥运比赛的古典式摔跤选手。张大山的一只手已经伸了出去,停在了床上。刚才是扔枕头,若不是老汉的一声断喝,这下扔的就是倒在床上的台灯了。
  这是兄弟俩的书房兼卧室。此时屋里一片狼藉,书本散落一地,椅子掀翻在地,纸折的飞机被撕扯得粉身碎骨……
  “打呀,接着打呀!怎么不打了?想造反,是吧!?”李老汉发起脾气来,就连村里的大人都畏惧三分,这点两兄弟早有耳闻。当然,他是一位正直无私的人,发脾气是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上,绝不是为了他自己,当然没有人敢反抗。张大山与张小山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今年只有10岁,才读五年级,在一个班。张大山只比张小山早出生十分钟,所以当了哥哥,对此,张小山一吵起架来就不服气。
  此时,面对着暴怒的李爷爷,张大山吓得松开了手,张小山也松开了手,站在床边看着这位德高望重的李爷爷,不敢乱动,更不敢顶嘴。滚到床上的台灯此时正亮着呢,电线被拖得老长。停顿二十几秒钟后,张小山开始收拾屋里的东西,张大山仍呆立不动。
  “谁先动的手啊?”
  “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李老汉眨了眨眼睛,上前几步,将被指的这个孩子拉近了,上瞧,下瞧。再看看另一个,俩人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区分。
  “呵呵!”兄弟俩捂着嘴不禁笑起来。
  “哦……我忘记了,快点说。”老汉有点尴尬,从怀里掏出一块糖来,他在鼓励兄弟俩抢答。何止是他,就连他们老师、同学也时常弄错,这个世界上最清楚他们长相区别的只有他们的母亲。
  大山的下巴下有一颗小黑痣,偏右,非常小,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小山的右下巴也有一颗小黑痣,偏左,也非常小,如果不注意也看不出来。关键是它们的位置略有不同,平常人很给发现其中的秘密。
  “报告李爷爷,我叫张大山,是个军迷。我这里有颗黑痣。”大山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便接过糖果。
  “我是张小山,是个文学迷。我这里也有颗黑痣。”小山也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也伸手要了一个糖果。
  ……
  就这样,兄弟俩轮流分享老汉的糖果。一场激烈的争吵想不到竟这样戏剧性地化解了。
  “到底谁先动手的?”老汉头被他俩搞晕了,眼看着身上的糖果越来越少,他有点着急了。本来是准备给小外孙吃的,这下倒好,全被这俩小子给吃了。
  “是他偷了我的文稿用来折纸飞机。我找他理论,他死不认账。所以就打起来了。”张小山一提起此事就来气。
  这篇文稿上写了一篇有趣的童话,名叫《小狗流浪记》,总共四章,九千多字。这是张小山呕心沥血之作,单构思就花了两天,写了三天,修改花了四天。这几天他瘦了一圈,上课时总感觉要睡觉,老师还找他谈过话。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他每天除了完成作业,还要挤时间从事文学创作,确实非常辛苦,经常写到半夜,总是被妈妈逼着上床睡觉。
  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张小山在江山文学网投稿,如今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精品不断,就连绝也有一篇。张小山写作水平很高,名气很大,县市文化界许多文化名人都知道这个小孩。可是现在9天的努力白费了,又要重写,有些细节根本没有办法还原。这样的“坏事”,张大山不止做过一次,以前就干过一次。那次证据确凿,被张小山逮个正着,“人赃俱获”。张大山无话可说,只得低头“认罪”。这次他却死不“认罪”,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这次真的不是我。我可以对天发誓。”
  “你的发誓跟刮风、下雨一样平常,哪次有用?”
  “要真是你干的,就承认了。将文稿交出来,弟弟也不容易。你要是交出来,这里的糖果全是你的。”老汉一改之前恶狠狠的态度。
  “我以前是做过这样的事,可那也是个误会。我以为那是我的草稿纸,没仔细看。这次真的没有。你瞧,他把我的纸飞机全撕了,找到证据没有?”
  老汉从地上捡起碎纸,乜斜着眼睛,瞧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他小学毕业,可能在今天的人看来属于文盲,但是一些简单的字还是认得的。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效的证据。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他也不好搅这潭浑水,所以他决定离开,买菜去,否则等会儿又要挨老伴的骂了。
  “我还有事,你们俩的事,回头由你们爸爸来解决吧。记住,不要再吵架了啊。”
  老汉走后,兄弟俩看着混乱的屋子,不禁有点后怕起来。爸爸从不打人,可是妈妈要是知道今天的事,不管谁有理,只要打架都没理,都要受到惩罚,她打起人来比谁都凶,非要扒层皮不可。
  今天是星期天,父亲去了学校,妈妈去了外婆家,等他们回家看到屋里这么乱,不知道会怎么想。
  两兄弟不再争吵,达成默契,开始收拾东西。一个收拾屋里,一个收拾屋外。最关键的是要将屋外水泥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不能留下任何证据。只要没有损坏东西,即使妈妈知道了打架这件事,惩罚也会轻许多。
  
  二
  收拾东西时,兄弟俩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们在回忆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在反思今天的行为。
  父亲张兴伟是一名热爱文学的退伍军人,退伍后在村里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不久由于在江山文学网发表了一部长篇小说《长河落日》,被一位知名的剧作家看中,写成剧本,后被又电影公司看中,拍成电视剧。从此张兴伟成了县作协主席,不久又成为省市作协会员。但为了乡村的孩子们,他一直坚守三尺讲台,写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张兴伟是个老江山,2008年注册江山文学网会员,至今已经有十三个年头。十三年下来,发表了不少小说、诗歌、散文、剧本等,总共400多篇,两百多万字。
  在兄弟俩五岁的时候,张兴伟就问过兄弟俩将来干什么(理想)。张大山说要像爸爸一样当兵保家卫国,张小山说要当作家。家里墙壁上挂满了父亲喜爱的照片,其中包括他当兵时训练的照片和现代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小时候老大最喜欢的是各种玩具枪,这些玩具枪经常被他拆得七零八落。张小山则喜欢看漫画书,家里的漫画书堆得有两三尺高。
  有一天,兄弟俩在家里比赛,看谁的(比玩具和书)多,结果张小山输了。赖在地上死活不起来。没办法,爸爸只好向同事借,同事家的书也不多,而且那些仅有的几本书张小山都看过。没办法,同事翻箱倒柜,最终从旮旯里找到了一本最陈旧的小人书,名叫《风波亭》。此书图文并茂,言简意赅,通过一幅幅生动的图画和每页几句简单的介绍,向读者讲述了爱国英雄岳飞父子被奸人秦桧吊死在风波亭的事。上面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而且书页发黄,书角卷起,有几页还被虫蛀了。没想到这样的旧书成了张小山的最爱。一有空就打开看,父亲走遍了全县各个角落,搜集了几十本这样的小人书。
  不但如此,兄弟俩经常为看电视争吵,一个要看军事频道,一个要看文艺频道。没办法,通常是在父亲的建议下采用抓阄的形式解决矛盾,这次争吵矛盾升级了,闹得这么严重。
  “咚咚咚”,一阵急速的脚步声。张兴伟上楼来了。此时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少了两个玻璃杯,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两兄弟开始各做各的事情,一个在继续研究坦克玩具,一个在埋头写稿,张小山想要恢复那篇童话原稿,这实在太难了。九千多字,怎么可能一字不差地默出来?
  “小山,你的那篇稿子《小狗流浪记》,我打成电子稿发给江山总编看了,她非常欣赏这篇童话。说你有很大的潜力,将来可以当专业作家。”父亲兴奋地说。他可能根本不知道刚才家里发生的大战。
  “啊?真的吗?我还以为……”张小山不敢相信眼前一切。先看了看父亲,然后看了看哥哥,深感内疚。
  “爸爸,是你拿走的啊?你把我害惨了,弟弟刚才冤枉我偷了他的文稿,说我用来折纸飞机了。”张大山感到非常委屈,眼泪汪汪,就差掉下来。
  “对不起,哥哥。是我错了。”张小山向哥哥道歉。
  “都怪我没有跟小山说一声就拿走了。”张兴伟有点不好意思。
  张大山擦干眼泪,被弟弟一把拽到父亲的书房,这里只有书和电脑。小山迫不及待地让父亲打开电脑,他希望父亲马上将这篇文章发到江山文学网上。父亲遮挡着小键盘输入四位数密码。妈妈规定:电脑不准孩子碰,这一点张兴伟想反对也不行。所以,每次张小山都是先写纸质稿,写好后主动交给父亲修改,最后由父亲打成电子稿发到网上。
  现在张兴伟当着两个儿子面将这篇文章发到了江山文学网萌芽社团的后台。张小山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非常期待作品的发表并获得精品。
  
  三
  发完文章,张兴伟轻轻地抚摸着两个儿子的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显得愁眉苦脸。
  “爸爸,你怎么啦?”张小山好奇地问道。
  “为迎接党的百岁华诞,6月30日晚,县里要举行文艺会演,我校参赛节目是话剧《大江山与小江山》,缺少两个演员。本来想请你俩参加,可是你们俩总是吵嘴,心不往一处使,这怎么行呢?”
  “不是我不想跟哥哥合作,他实在太调皮了。经常动我的东西。哪有一点像哥哥的样子?”
  “我本来就跟你一样大,仅大十分钟而已。”
  “爸爸,你瞧,这样的心胸将来还当将军保家卫国呢!我看连军都参不了。”
  “你也不是好东西,经常不经过我的同意,拿我的玩具把玩。”
  “我那是寻找写作灵感。”
  ……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要不是有父亲在,可能又要打起来。
  “停,不要吵了!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兄弟俩立刻安静了下来,竖起耳朵听着。
  “今天我来给你们讲《将相和》的故事吧。”
  “切,老故事了。我早就听我们老师讲过了。爸爸,你能不能讲点新的?”张大山笑道。
  “好啊,既然这样,那就请你来说说这个故事吧。”张兴伟翻了大儿子一眼。
  “我不会说,还是让弟弟讲吧。”
  张小山懂事,表示让父亲讲。张兴伟又绘声绘色地将这个故事讲了一遍。跟以前老师讲的情节差不多,但是父亲加入了精彩的描写,非常生动。兄弟俩听得入了神。
  “发什么呆啊!说说听了这个故事,你们有什么启发。”
  “我知道。”张大山抢着回答。
  “说。”
  “秦国不敢攻打赵国,是因为武有廉颇,文有蔺相如。”
  “小山你也说说。”
  “因为廉颇和蔺相如开始不团结,后来团结了,就变得强大了。”张小山答道。
  “是的,团结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屈辱的历史,就是因为中国人不团结,所以深受帝国主义列强欺凌。大到国家,小到个人也一样。你们兄弟俩也不例外。凡事不要总是斤斤计较,不要老想着对方的错,要多想想自己的不足。现在的中国正在高速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可是世界并不安宁,中国面临诸多挑战,国际环境复杂。我们热爱和平,但是和平不是靠祈求得来的,是靠实力说话的。我希望你们将来能为国家做出贡献。希望大山参军,用你的英勇和智谋拒敌于国门之外,这就是‘大江山’;小山继续在江山文学网发文,宣传中国文化精神,凝聚民族力量,为中国文化的软实力做出贡献,这就是‘小江山’。这次话剧剧本就是我写的。由你俩来表演最合适。你们明白吗?”
  “嗯!明白了!”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
  “喏,这就是剧本。”张兴伟将包里的剧本拿出来放到了书桌上。
  兄弟俩头碰头挤在一起仔细阅读……
  张兴伟会心地笑了。一
  “嗖”,一本书从二楼窗户丢了下来,在空中翻着白浪花。正好砸到了李老汉的脚上。虽说不疼也怪吓人的,如果这是一块石头,那还不把脚背砸出一个大窟窿?
  屋里同时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就是你!”
  “就不是我!”
  ……
  李老汉抬头一看,是张家。看样子,张家两兄弟又在吵嘴、打架。这里属于山区,虽没有什么名山大岳,但也是群山亘亘,大大小小,绵延千里。这里山多,所以父亲给两个孩子分别取名“张大山”和“张小山”。
  李老汉摇摇头,正欲离开,一个铁盒子张开嘴巴从天而降,各种铅笔、钢笔、橡皮等纷纷散落,如同天女散花。老汉想:这两个孩子太不像话了。他当了大半辈子生产队队长,从二十岁一直当到七十岁。以前在大集体时,张家爷辈与其它姓氏的社员也会因为小事而发生争吵,他都以队长的身份巧妙地化解了矛盾。如今孙辈也爱吵架,仿佛他生来就是张家的调解员。
  他想上楼劝阻,可是出门时,老伴再三叮嘱:今天女儿女婿回家,务必多买点鱼肉回来。眼看已经半上午了,去迟了恐怕买不到。这两个小孩可能是闹着玩的,应该不会出大事。老汉这样想着,便迅速离开现场。“嗖、嗖、嗖”,屋里玻璃杯接连往外扔,摔到屋前的水泥地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听得人心惊肉跳。不行,他得赶紧上去劝劝,否则会出大事的。老汉心里一阵激灵,便飞奔上楼。别看他已经七十多岁,人长得清瘦,腿脚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推门一看,嗬!好家伙!一个小枕头正好结结实实地砸在老汉的脸上,顿时两眼一抹黑。枕头完成使命后,掉了下去。老汉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感觉火辣辣的疼。
  “住手!”老汉像一头发怒的豹子,通红的眼珠子似乎要暴跳出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吃饱了没事干吧!”
  李老汉面对不可控制的打架场面,经常采用这一招,很管用。打架的双方,一时吓懵,都会暂时搁置争议,百忙之中抽空来瞄一眼这位横插一杠的“第三者”。
  张大山、张小山两兄弟被老汉的气势给镇住了,俩人抱在一起,像两名正在参加奥运比赛的古典式摔跤选手。张大山的一只手已经伸了出去,停在了床上。刚才是扔枕头,若不是老汉的一声断喝,这下扔的就是倒在床上的台灯了。
  这是兄弟俩的书房兼卧室。此时屋里一片狼藉,书本散落一地,椅子掀翻在地,纸折的飞机被撕扯得粉身碎骨……
  “打呀,接着打呀!怎么不打了?想造反,是吧!?”李老汉发起脾气来,就连村里的大人都畏惧三分,这点两兄弟早有耳闻。当然,他是一位正直无私的人,发脾气是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上,绝不是为了他自己,当然没有人敢反抗。张大山与张小山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今年只有10岁,才读五年级,在一个班。张大山只比张小山早出生十分钟,所以当了哥哥,对此,张小山一吵起架来就不服气。
  此时,面对着暴怒的李爷爷,张大山吓得松开了手,张小山也松开了手,站在床边看着这位德高望重的李爷爷,不敢乱动,更不敢顶嘴。滚到床上的台灯此时正亮着呢,电线被拖得老长。停顿二十几秒钟后,张小山开始收拾屋里的东西,张大山仍呆立不动。
  “谁先动的手啊?”
  “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李老汉眨了眨眼睛,上前几步,将被指的这个孩子拉近了,上瞧,下瞧。再看看另一个,俩人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区分。
  “呵呵!”兄弟俩捂着嘴不禁笑起来。
  “哦……我忘记了,快点说。”老汉有点尴尬,从怀里掏出一块糖来,他在鼓励兄弟俩抢答。何止是他,就连他们老师、同学也时常弄错,这个世界上最清楚他们长相区别的只有他们的母亲。
  大山的下巴下有一颗小黑痣,偏右,非常小,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小山的右下巴也有一颗小黑痣,偏左,也非常小,如果不注意也看不出来。关键是它们的位置略有不同,平常人很给发现其中的秘密。
  “报告李爷爷,我叫张大山,是个军迷。我这里有颗黑痣。”大山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便接过糖果。
  “我是张小山,是个文学迷。我这里也有颗黑痣。”小山也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也伸手要了一个糖果。
  ……
  就这样,兄弟俩轮流分享老汉的糖果。一场激烈的争吵想不到竟这样戏剧性地化解了。
  “到底谁先动手的?”老汉头被他俩搞晕了,眼看着身上的糖果越来越少,他有点着急了。本来是准备给小外孙吃的,这下倒好,全被这俩小子给吃了。
  “是他偷了我的文稿用来折纸飞机。我找他理论,他死不认账。所以就打起来了。”张小山一提起此事就来气。
  这篇文稿上写了一篇有趣的童话,名叫《小狗流浪记》,总共四章,九千多字。这是张小山呕心沥血之作,单构思就花了两天,写了三天,修改花了四天。这几天他瘦了一圈,上课时总感觉要睡觉,老师还找他谈过话。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他每天除了完成作业,还要挤时间从事文学创作,确实非常辛苦,经常写到半夜,总是被妈妈逼着上床睡觉。
  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张小山在江山文学网投稿,如今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精品不断,就连绝也有一篇。张小山写作水平很高,名气很大,县市文化界许多文化名人都知道这个小孩。可是现在9天的努力白费了,又要重写,有些细节根本没有办法还原。这样的“坏事”,张大山不止做过一次,以前就干过一次。那次证据确凿,被张小山逮个正着,“人赃俱获”。张大山无话可说,只得低头“认罪”。这次他却死不“认罪”,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这次真的不是我。我可以对天发誓。”
  “你的发誓跟刮风、下雨一样平常,哪次有用?”
  “要真是你干的,就承认了。将文稿交出来,弟弟也不容易。你要是交出来,这里的糖果全是你的。”老汉一改之前恶狠狠的态度。
  “我以前是做过这样的事,可那也是个误会。我以为那是我的草稿纸,没仔细看。这次真的没有。你瞧,他把我的纸飞机全撕了,找到证据没有?”
  老汉从地上捡起碎纸,乜斜着眼睛,瞧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他小学毕业,可能在今天的人看来属于文盲,但是一些简单的字还是认得的。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效的证据。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他也不好搅这潭浑水,所以他决定离开,买菜去,否则等会儿又要挨老伴的骂了。
  “我还有事,你们俩的事,回头由你们爸爸来解决吧。记住,不要再吵架了啊。”
  老汉走后,兄弟俩看着混乱的屋子,不禁有点后怕起来。爸爸从不打人,可是妈妈要是知道今天的事,不管谁有理,只要打架都没理,都要受到惩罚,她打起人来比谁都凶,非要扒层皮不可。
  今天是星期天,父亲去了学校,妈妈去了外婆家,等他们回家看到屋里这么乱,不知道会怎么想。
  两兄弟不再争吵,达成默契,开始收拾东西。一个收拾屋里,一个收拾屋外。最关键的是要将屋外水泥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不能留下任何证据。只要没有损坏东西,即使妈妈知道了打架这件事,惩罚也会轻许多。
  
  二
  收拾东西时,兄弟俩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们在回忆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在反思今天的行为。
  父亲张兴伟是一名热爱文学的退伍军人,退伍后在村里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不久由于在江山文学网发表了一部长篇小说《长河落日》,被一位知名的剧作家看中,写成剧本,后被又电影公司看中,拍成电视剧。从此张兴伟成了县作协主席,不久又成为省市作协会员。但为了乡村的孩子们,他一直坚守三尺讲台,写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张兴伟是个老江山,2008年注册江山文学网会员,至今已经有十三个年头。十三年下来,发表了不少小说、诗歌、散文、剧本等,总共400多篇,两百多万字。
  在兄弟俩五岁的时候,张兴伟就问过兄弟俩将来干什么(理想)。张大山说要像爸爸一样当兵保家卫国,张小山说要当作家。家里墙壁上挂满了父亲喜爱的照片,其中包括他当兵时训练的照片和现代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小时候老大最喜欢的是各种玩具枪,这些玩具枪经常被他拆得七零八落。张小山则喜欢看漫画书,家里的漫画书堆得有两三尺高。
  有一天,兄弟俩在家里比赛,看谁的(比玩具和书)多,结果张小山输了。赖在地上死活不起来。没办法,爸爸只好向同事借,同事家的书也不多,而且那些仅有的几本书张小山都看过。没办法,同事翻箱倒柜,最终从旮旯里找到了一本最陈旧的小人书,名叫《风波亭》。此书图文并茂,言简意赅,通过一幅幅生动的图画和每页几句简单的介绍,向读者讲述了爱国英雄岳飞父子被奸人秦桧吊死在风波亭的事。上面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而且书页发黄,书角卷起,有几页还被虫蛀了。没想到这样的旧书成了张小山的最爱。一有空就打开看,父亲走遍了全县各个角落,搜集了几十本这样的小人书。
  不但如此,兄弟俩经常为看电视争吵,一个要看军事频道,一个要看文艺频道。没办法,通常是在父亲的建议下采用抓阄的形式解决矛盾,这次争吵矛盾升级了,闹得这么严重。
  “咚咚咚”,一阵急速的脚步声。张兴伟上楼来了。此时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少了两个玻璃杯,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两兄弟开始各做各的事情,一个在继续研究坦克玩具,一个在埋头写稿,张小山想要恢复那篇童话原稿,这实在太难了。九千多字,怎么可能一字不差地默出来?
  “小山,你的那篇稿子《小狗流浪记》,我打成电子稿发给江山总编看了,她非常欣赏这篇童话。说你有很大的潜力,将来可以当专业作家。”父亲兴奋地说。他可能根本不知道刚才家里发生的大战。
  “啊?真的吗?我还以为……”张小山不敢相信眼前一切。先看了看父亲,然后看了看哥哥,深感内疚。
  “爸爸,是你拿走的啊?你把我害惨了,弟弟刚才冤枉我偷了他的文稿,说我用来折纸飞机了。”张大山感到非常委屈,眼泪汪汪,就差掉下来。
  “对不起,哥哥。是我错了。”张小山向哥哥道歉。
  “都怪我没有跟小山说一声就拿走了。”张兴伟有点不好意思。
  张大山擦干眼泪,被弟弟一把拽到父亲的书房,这里只有书和电脑。小山迫不及待地让父亲打开电脑,他希望父亲马上将这篇文章发到江山文学网上。父亲遮挡着小键盘输入四位数密码。妈妈规定:电脑不准孩子碰,这一点张兴伟想反对也不行。所以,每次张小山都是先写纸质稿,写好后主动交给父亲修改,最后由父亲打成电子稿发到网上。
  现在张兴伟当着两个儿子面将这篇文章发到了江山文学网萌芽社团的后台。张小山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非常期待作品的发表并获得精品。
  
  三
  发完文章,张兴伟轻轻地抚摸着两个儿子的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显得愁眉苦脸。
  “爸爸,你怎么啦?”张小山好奇地问道。
  “为迎接党的百岁华诞,6月30日晚,县里要举行文艺会演,我校参赛节目是话剧《大江山与小江山》,缺少两个演员。本来想请你俩参加,可是你们俩总是吵嘴,心不往一处使,这怎么行呢?”
  “不是我不想跟哥哥合作,他实在太调皮了。经常动我的东西。哪有一点像哥哥的样子?”
  “我本来就跟你一样大,仅大十分钟而已。”
  “爸爸,你瞧,这样的心胸将来还当将军保家卫国呢!我看连军都参不了。”
  “你也不是好东西,经常不经过我的同意,拿我的玩具把玩。”
  “我那是寻找写作灵感。”
  ……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要不是有父亲在,可能又要打起来。
  “停,不要吵了!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兄弟俩立刻安静了下来,竖起耳朵听着。
  “今天我来给你们讲《将相和》的故事吧。”
  “切,老故事了。我早就听我们老师讲过了。爸爸,你能不能讲点新的?”张大山笑道。
  “好啊,既然这样,那就请你来说说这个故事吧。”张兴伟翻了大儿子一眼。
  “我不会说,还是让弟弟讲吧。”
  张小山懂事,表示让父亲讲。张兴伟又绘声绘色地将这个故事讲了一遍。跟以前老师讲的情节差不多,但是父亲加入了精彩的描写,非常生动。兄弟俩听得入了神。
  “发什么呆啊!说说听了这个故事,你们有什么启发。”
  “我知道。”张大山抢着回答。
  “说。”
  “秦国不敢攻打赵国,是因为武有廉颇,文有蔺相如。”
  “小山你也说说。”
  “因为廉颇和蔺相如开始不团结,后来团结了,就变得强大了。”张小山答道。
  “是的,团结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屈辱的历史,就是因为中国人不团结,所以深受帝国主义列强欺凌。大到国家,小到个人也一样。你们兄弟俩也不例外。凡事不要总是斤斤计较,不要老想着对方的错,要多想想自己的不足。现在的中国正在高速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可是世界并不安宁,中国面临诸多挑战,国际环境复杂。我们热爱和平,但是和平不是靠祈求得来的,是靠实力说话的。我希望你们将来能为国家做出贡献。希望大山参军,用你的英勇和智谋拒敌于国门之外,这就是‘大江山’;小山继续在江山文学网发文,宣传中国文化精神,凝聚民族力量,为中国文化的软实力做出贡献,这就是‘小江山’。这次话剧剧本就是我写的。由你俩来表演最合适。你们明白吗?”
  “嗯!明白了!”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
  “喏,这就是剧本。”张兴伟将包里的剧本拿出来放到了书桌上。
  兄弟俩头碰头挤在一起仔细阅读……
  张兴伟会心地笑了。一
  “嗖”,一本书从二楼窗户丢了下来,在空中翻着白浪花。正好砸到了李老汉的脚上。虽说不疼也怪吓人的,如果这是一块石头,那还不把脚背砸出一个大窟窿?
  屋里同时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就是你!”
  “就不是我!”
  ……
  李老汉抬头一看,是张家。看样子,张家两兄弟又在吵嘴、打架。这里属于山区,虽没有什么名山大岳,但也是群山亘亘,大大小小,绵延千里。这里山多,所以父亲给两个孩子分别取名“张大山”和“张小山”。
  李老汉摇摇头,正欲离开,一个铁盒子张开嘴巴从天而降,各种铅笔、钢笔、橡皮等纷纷散落,如同天女散花。老汉想:这两个孩子太不像话了。他当了大半辈子生产队队长,从二十岁一直当到七十岁。以前在大集体时,张家爷辈与其它姓氏的社员也会因为小事而发生争吵,他都以队长的身份巧妙地化解了矛盾。如今孙辈也爱吵架,仿佛他生来就是张家的调解员。
  他想上楼劝阻,可是出门时,老伴再三叮嘱:今天女儿女婿回家,务必多买点鱼肉回来。眼看已经半上午了,去迟了恐怕买不到。这两个小孩可能是闹着玩的,应该不会出大事。老汉这样想着,便迅速离开现场。“嗖、嗖、嗖”,屋里玻璃杯接连往外扔,摔到屋前的水泥地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听得人心惊肉跳。不行,他得赶紧上去劝劝,否则会出大事的。老汉心里一阵激灵,便飞奔上楼。别看他已经七十多岁,人长得清瘦,腿脚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推门一看,嗬!好家伙!一个小枕头正好结结实实地砸在老汉的脸上,顿时两眼一抹黑。枕头完成使命后,掉了下去。老汉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感觉火辣辣的疼。
  “住手!”老汉像一头发怒的豹子,通红的眼珠子似乎要暴跳出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吃饱了没事干吧!”
  李老汉面对不可控制的打架场面,经常采用这一招,很管用。打架的双方,一时吓懵,都会暂时搁置争议,百忙之中抽空来瞄一眼这位横插一杠的“第三者”。
  张大山、张小山两兄弟被老汉的气势给镇住了,俩人抱在一起,像两名正在参加奥运比赛的古典式摔跤选手。张大山的一只手已经伸了出去,停在了床上。刚才是扔枕头,若不是老汉的一声断喝,这下扔的就是倒在床上的台灯了。
  这是兄弟俩的书房兼卧室。此时屋里一片狼藉,书本散落一地,椅子掀翻在地,纸折的飞机被撕扯得粉身碎骨……
  “打呀,接着打呀!怎么不打了?想造反,是吧!?”李老汉发起脾气来,就连村里的大人都畏惧三分,这点两兄弟早有耳闻。当然,他是一位正直无私的人,发脾气是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上,绝不是为了他自己,当然没有人敢反抗。张大山与张小山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今年只有10岁,才读五年级,在一个班。张大山只比张小山早出生十分钟,所以当了哥哥,对此,张小山一吵起架来就不服气。
  此时,面对着暴怒的李爷爷,张大山吓得松开了手,张小山也松开了手,站在床边看着这位德高望重的李爷爷,不敢乱动,更不敢顶嘴。滚到床上的台灯此时正亮着呢,电线被拖得老长。停顿二十几秒钟后,张小山开始收拾屋里的东西,张大山仍呆立不动。
  “谁先动的手啊?”
  “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李老汉眨了眨眼睛,上前几步,将被指的这个孩子拉近了,上瞧,下瞧。再看看另一个,俩人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区分。
  “呵呵!”兄弟俩捂着嘴不禁笑起来。
  “哦……我忘记了,快点说。”老汉有点尴尬,从怀里掏出一块糖来,他在鼓励兄弟俩抢答。何止是他,就连他们老师、同学也时常弄错,这个世界上最清楚他们长相区别的只有他们的母亲。
  大山的下巴下有一颗小黑痣,偏右,非常小,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小山的右下巴也有一颗小黑痣,偏左,也非常小,如果不注意也看不出来。关键是它们的位置略有不同,平常人很给发现其中的秘密。
  “报告李爷爷,我叫张大山,是个军迷。我这里有颗黑痣。”大山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便接过糖果。
  “我是张小山,是个文学迷。我这里也有颗黑痣。”小山也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也伸手要了一个糖果。
  ……
  就这样,兄弟俩轮流分享老汉的糖果。一场激烈的争吵想不到竟这样戏剧性地化解了。
  “到底谁先动手的?”老汉头被他俩搞晕了,眼看着身上的糖果越来越少,他有点着急了。本来是准备给小外孙吃的,这下倒好,全被这俩小子给吃了。
  “是他偷了我的文稿用来折纸飞机。我找他理论,他死不认账。所以就打起来了。”张小山一提起此事就来气。
  这篇文稿上写了一篇有趣的童话,名叫《小狗流浪记》,总共四章,九千多字。这是张小山呕心沥血之作,单构思就花了两天,写了三天,修改花了四天。这几天他瘦了一圈,上课时总感觉要睡觉,老师还找他谈过话。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他每天除了完成作业,还要挤时间从事文学创作,确实非常辛苦,经常写到半夜,总是被妈妈逼着上床睡觉。
  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张小山在江山文学网投稿,如今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精品不断,就连绝也有一篇。张小山写作水平很高,名气很大,县市文化界许多文化名人都知道这个小孩。可是现在9天的努力白费了,又要重写,有些细节根本没有办法还原。这样的“坏事”,张大山不止做过一次,以前就干过一次。那次证据确凿,被张小山逮个正着,“人赃俱获”。张大山无话可说,只得低头“认罪”。这次他却死不“认罪”,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这次真的不是我。我可以对天发誓。”
  “你的发誓跟刮风、下雨一样平常,哪次有用?”
  “要真是你干的,就承认了。将文稿交出来,弟弟也不容易。你要是交出来,这里的糖果全是你的。”老汉一改之前恶狠狠的态度。
  “我以前是做过这样的事,可那也是个误会。我以为那是我的草稿纸,没仔细看。这次真的没有。你瞧,他把我的纸飞机全撕了,找到证据没有?”
  老汉从地上捡起碎纸,乜斜着眼睛,瞧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他小学毕业,可能在今天的人看来属于文盲,但是一些简单的字还是认得的。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效的证据。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他也不好搅这潭浑水,所以他决定离开,买菜去,否则等会儿又要挨老伴的骂了。
  “我还有事,你们俩的事,回头由你们爸爸来解决吧。记住,不要再吵架了啊。”
  老汉走后,兄弟俩看着混乱的屋子,不禁有点后怕起来。爸爸从不打人,可是妈妈要是知道今天的事,不管谁有理,只要打架都没理,都要受到惩罚,她打起人来比谁都凶,非要扒层皮不可。
  今天是星期天,父亲去了学校,妈妈去了外婆家,等他们回家看到屋里这么乱,不知道会怎么想。
  两兄弟不再争吵,达成默契,开始收拾东西。一个收拾屋里,一个收拾屋外。最关键的是要将屋外水泥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不能留下任何证据。只要没有损坏东西,即使妈妈知道了打架这件事,惩罚也会轻许多。
  
  二
  收拾东西时,兄弟俩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们在回忆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在反思今天的行为。
  父亲张兴伟是一名热爱文学的退伍军人,退伍后在村里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不久由于在江山文学网发表了一部长篇小说《长河落日》,被一位知名的剧作家看中,写成剧本,后被又电影公司看中,拍成电视剧。从此张兴伟成了县作协主席,不久又成为省市作协会员。但为了乡村的孩子们,他一直坚守三尺讲台,写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张兴伟是个老江山,2008年注册江山文学网会员,至今已经有十三个年头。十三年下来,发表了不少小说、诗歌、散文、剧本等,总共400多篇,两百多万字。
  在兄弟俩五岁的时候,张兴伟就问过兄弟俩将来干什么(理想)。张大山说要像爸爸一样当兵保家卫国,张小山说要当作家。家里墙壁上挂满了父亲喜爱的照片,其中包括他当兵时训练的照片和现代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小时候老大最喜欢的是各种玩具枪,这些玩具枪经常被他拆得七零八落。张小山则喜欢看漫画书,家里的漫画书堆得有两三尺高。
  有一天,兄弟俩在家里比赛,看谁的(比玩具和书)多,结果张小山输了。赖在地上死活不起来。没办法,爸爸只好向同事借,同事家的书也不多,而且那些仅有的几本书张小山都看过。没办法,同事翻箱倒柜,最终从旮旯里找到了一本最陈旧的小人书,名叫《风波亭》。此书图文并茂,言简意赅,通过一幅幅生动的图画和每页几句简单的介绍,向读者讲述了爱国英雄岳飞父子被奸人秦桧吊死在风波亭的事。上面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而且书页发黄,书角卷起,有几页还被虫蛀了。没想到这样的旧书成了张小山的最爱。一有空就打开看,父亲走遍了全县各个角落,搜集了几十本这样的小人书。
  不但如此,兄弟俩经常为看电视争吵,一个要看军事频道,一个要看文艺频道。没办法,通常是在父亲的建议下采用抓阄的形式解决矛盾,这次争吵矛盾升级了,闹得这么严重。
  “咚咚咚”,一阵急速的脚步声。张兴伟上楼来了。此时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少了两个玻璃杯,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两兄弟开始各做各的事情,一个在继续研究坦克玩具,一个在埋头写稿,张小山想要恢复那篇童话原稿,这实在太难了。九千多字,怎么可能一字不差地默出来?
  “小山,你的那篇稿子《小狗流浪记》,我打成电子稿发给江山总编看了,她非常欣赏这篇童话。说你有很大的潜力,将来可以当专业作家。”父亲兴奋地说。他可能根本不知道刚才家里发生的大战。
  “啊?真的吗?我还以为……”张小山不敢相信眼前一切。先看了看父亲,然后看了看哥哥,深感内疚。
  “爸爸,是你拿走的啊?你把我害惨了,弟弟刚才冤枉我偷了他的文稿,说我用来折纸飞机了。”张大山感到非常委屈,眼泪汪汪,就差掉下来。
  “对不起,哥哥。是我错了。”张小山向哥哥道歉。
  “都怪我没有跟小山说一声就拿走了。”张兴伟有点不好意思。
  张大山擦干眼泪,被弟弟一把拽到父亲的书房,这里只有书和电脑。小山迫不及待地让父亲打开电脑,他希望父亲马上将这篇文章发到江山文学网上。父亲遮挡着小键盘输入四位数密码。妈妈规定:电脑不准孩子碰,这一点张兴伟想反对也不行。所以,每次张小山都是先写纸质稿,写好后主动交给父亲修改,最后由父亲打成电子稿发到网上。
  现在张兴伟当着两个儿子面将这篇文章发到了江山文学网萌芽社团的后台。张小山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非常期待作品的发表并获得精品。
  
  三
  发完文章,张兴伟轻轻地抚摸着两个儿子的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显得愁眉苦脸。
  “爸爸,你怎么啦?”张小山好奇地问道。
  “为迎接党的百岁华诞,6月30日晚,县里要举行文艺会演,我校参赛节目是话剧《大江山与小江山》,缺少两个演员。本来想请你俩参加,可是你们俩总是吵嘴,心不往一处使,这怎么行呢?”
  “不是我不想跟哥哥合作,他实在太调皮了。经常动我的东西。哪有一点像哥哥的样子?”
  “我本来就跟你一样大,仅大十分钟而已。”
  “爸爸,你瞧,这样的心胸将来还当将军保家卫国呢!我看连军都参不了。”
  “你也不是好东西,经常不经过我的同意,拿我的玩具把玩。”
  “我那是寻找写作灵感。”
  ……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要不是有父亲在,可能又要打起来。
  “停,不要吵了!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兄弟俩立刻安静了下来,竖起耳朵听着。
  “今天我来给你们讲《将相和》的故事吧。”
  “切,老故事了。我早就听我们老师讲过了。爸爸,你能不能讲点新的?”张大山笑道。
  “好啊,既然这样,那就请你来说说这个故事吧。”张兴伟翻了大儿子一眼。
  “我不会说,还是让弟弟讲吧。”
  张小山懂事,表示让父亲讲。张兴伟又绘声绘色地将这个故事讲了一遍。跟以前老师讲的情节差不多,但是父亲加入了精彩的描写,非常生动。兄弟俩听得入了神。
  “发什么呆啊!说说听了这个故事,你们有什么启发。”
  “我知道。”张大山抢着回答。
  “说。”
  “秦国不敢攻打赵国,是因为武有廉颇,文有蔺相如。”
  “小山你也说说。”
  “因为廉颇和蔺相如开始不团结,后来团结了,就变得强大了。”张小山答道。
  “是的,团结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屈辱的历史,就是因为中国人不团结,所以深受帝国主义列强欺凌。大到国家,小到个人也一样。你们兄弟俩也不例外。凡事不要总是斤斤计较,不要老想着对方的错,要多想想自己的不足。现在的中国正在高速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可是世界并不安宁,中国面临诸多挑战,国际环境复杂。我们热爱和平,但是和平不是靠祈求得来的,是靠实力说话的。我希望你们将来能为国家做出贡献。希望大山参军,用你的英勇和智谋拒敌于国门之外,这就是‘大江山’;小山继续在江山文学网发文,宣传中国文化精神,凝聚民族力量,为中国文化的软实力做出贡献,这就是‘小江山’。这次话剧剧本就是我写的。由你俩来表演最合适。你们明白吗?”
  “嗯!明白了!”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
  “喏,这就是剧本。”张兴伟将包里的剧本拿出来放到了书桌上。
  兄弟俩头碰头挤在一起仔细阅读……
  张兴伟会心地笑了。一
  “嗖”,一本书从二楼窗户丢了下来,在空中翻着白浪花。正好砸到了李老汉的脚上。虽说不疼也怪吓人的,如果这是一块石头,那还不把脚背砸出一个大窟窿?
  屋里同时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就是你!”
  “就不是我!”
  ……
  李老汉抬头一看,是张家。看样子,张家两兄弟又在吵嘴、打架。这里属于山区,虽没有什么名山大岳,但也是群山亘亘,大大小小,绵延千里。这里山多,所以父亲给两个孩子分别取名“张大山”和“张小山”。
  李老汉摇摇头,正欲离开,一个铁盒子张开嘴巴从天而降,各种铅笔、钢笔、橡皮等纷纷散落,如同天女散花。老汉想:这两个孩子太不像话了。他当了大半辈子生产队队长,从二十岁一直当到七十岁。以前在大集体时,张家爷辈与其它姓氏的社员也会因为小事而发生争吵,他都以队长的身份巧妙地化解了矛盾。如今孙辈也爱吵架,仿佛他生来就是张家的调解员。
  他想上楼劝阻,可是出门时,老伴再三叮嘱:今天女儿女婿回家,务必多买点鱼肉回来。眼看已经半上午了,去迟了恐怕买不到。这两个小孩可能是闹着玩的,应该不会出大事。老汉这样想着,便迅速离开现场。“嗖、嗖、嗖”,屋里玻璃杯接连往外扔,摔到屋前的水泥地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听得人心惊肉跳。不行,他得赶紧上去劝劝,否则会出大事的。老汉心里一阵激灵,便飞奔上楼。别看他已经七十多岁,人长得清瘦,腿脚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推门一看,嗬!好家伙!一个小枕头正好结结实实地砸在老汉的脸上,顿时两眼一抹黑。枕头完成使命后,掉了下去。老汉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感觉火辣辣的疼。
  “住手!”老汉像一头发怒的豹子,通红的眼珠子似乎要暴跳出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吃饱了没事干吧!”
  李老汉面对不可控制的打架场面,经常采用这一招,很管用。打架的双方,一时吓懵,都会暂时搁置争议,百忙之中抽空来瞄一眼这位横插一杠的“第三者”。
  张大山、张小山两兄弟被老汉的气势给镇住了,俩人抱在一起,像两名正在参加奥运比赛的古典式摔跤选手。张大山的一只手已经伸了出去,停在了床上。刚才是扔枕头,若不是老汉的一声断喝,这下扔的就是倒在床上的台灯了。
  这是兄弟俩的书房兼卧室。此时屋里一片狼藉,书本散落一地,椅子掀翻在地,纸折的飞机被撕扯得粉身碎骨……
  “打呀,接着打呀!怎么不打了?想造反,是吧!?”李老汉发起脾气来,就连村里的大人都畏惧三分,这点两兄弟早有耳闻。当然,他是一位正直无私的人,发脾气是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上,绝不是为了他自己,当然没有人敢反抗。张大山与张小山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今年只有10岁,才读五年级,在一个班。张大山只比张小山早出生十分钟,所以当了哥哥,对此,张小山一吵起架来就不服气。
  此时,面对着暴怒的李爷爷,张大山吓得松开了手,张小山也松开了手,站在床边看着这位德高望重的李爷爷,不敢乱动,更不敢顶嘴。滚到床上的台灯此时正亮着呢,电线被拖得老长。停顿二十几秒钟后,张小山开始收拾屋里的东西,张大山仍呆立不动。
  “谁先动的手啊?”
  “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李老汉眨了眨眼睛,上前几步,将被指的这个孩子拉近了,上瞧,下瞧。再看看另一个,俩人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区分。
  “呵呵!”兄弟俩捂着嘴不禁笑起来。
  “哦……我忘记了,快点说。”老汉有点尴尬,从怀里掏出一块糖来,他在鼓励兄弟俩抢答。何止是他,就连他们老师、同学也时常弄错,这个世界上最清楚他们长相区别的只有他们的母亲。
  大山的下巴下有一颗小黑痣,偏右,非常小,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小山的右下巴也有一颗小黑痣,偏左,也非常小,如果不注意也看不出来。关键是它们的位置略有不同,平常人很给发现其中的秘密。
  “报告李爷爷,我叫张大山,是个军迷。我这里有颗黑痣。”大山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便接过糖果。
  “我是张小山,是个文学迷。我这里也有颗黑痣。”小山也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也伸手要了一个糖果。
  ……
  就这样,兄弟俩轮流分享老汉的糖果。一场激烈的争吵想不到竟这样戏剧性地化解了。
  “到底谁先动手的?”老汉头被他俩搞晕了,眼看着身上的糖果越来越少,他有点着急了。本来是准备给小外孙吃的,这下倒好,全被这俩小子给吃了。
  “是他偷了我的文稿用来折纸飞机。我找他理论,他死不认账。所以就打起来了。”张小山一提起此事就来气。
  这篇文稿上写了一篇有趣的童话,名叫《小狗流浪记》,总共四章,九千多字。这是张小山呕心沥血之作,单构思就花了两天,写了三天,修改花了四天。这几天他瘦了一圈,上课时总感觉要睡觉,老师还找他谈过话。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他每天除了完成作业,还要挤时间从事文学创作,确实非常辛苦,经常写到半夜,总是被妈妈逼着上床睡觉。
  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张小山在江山文学网投稿,如今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精品不断,就连绝也有一篇。张小山写作水平很高,名气很大,县市文化界许多文化名人都知道这个小孩。可是现在9天的努力白费了,又要重写,有些细节根本没有办法还原。这样的“坏事”,张大山不止做过一次,以前就干过一次。那次证据确凿,被张小山逮个正着,“人赃俱获”。张大山无话可说,只得低头“认罪”。这次他却死不“认罪”,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这次真的不是我。我可以对天发誓。”
  “你的发誓跟刮风、下雨一样平常,哪次有用?”
  “要真是你干的,就承认了。将文稿交出来,弟弟也不容易。你要是交出来,这里的糖果全是你的。”老汉一改之前恶狠狠的态度。
  “我以前是做过这样的事,可那也是个误会。我以为那是我的草稿纸,没仔细看。这次真的没有。你瞧,他把我的纸飞机全撕了,找到证据没有?”
  老汉从地上捡起碎纸,乜斜着眼睛,瞧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他小学毕业,可能在今天的人看来属于文盲,但是一些简单的字还是认得的。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效的证据。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他也不好搅这潭浑水,所以他决定离开,买菜去,否则等会儿又要挨老伴的骂了。
  “我还有事,你们俩的事,回头由你们爸爸来解决吧。记住,不要再吵架了啊。”
  老汉走后,兄弟俩看着混乱的屋子,不禁有点后怕起来。爸爸从不打人,可是妈妈要是知道今天的事,不管谁有理,只要打架都没理,都要受到惩罚,她打起人来比谁都凶,非要扒层皮不可。
  今天是星期天,父亲去了学校,妈妈去了外婆家,等他们回家看到屋里这么乱,不知道会怎么想。
  两兄弟不再争吵,达成默契,开始收拾东西。一个收拾屋里,一个收拾屋外。最关键的是要将屋外水泥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不能留下任何证据。只要没有损坏东西,即使妈妈知道了打架这件事,惩罚也会轻许多。
  
  二
  收拾东西时,兄弟俩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们在回忆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在反思今天的行为。
  父亲张兴伟是一名热爱文学的退伍军人,退伍后在村里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不久由于在江山文学网发表了一部长篇小说《长河落日》,被一位知名的剧作家看中,写成剧本,后被又电影公司看中,拍成电视剧。从此张兴伟成了县作协主席,不久又成为省市作协会员。但为了乡村的孩子们,他一直坚守三尺讲台,写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张兴伟是个老江山,2008年注册江山文学网会员,至今已经有十三个年头。十三年下来,发表了不少小说、诗歌、散文、剧本等,总共400多篇,两百多万字。
  在兄弟俩五岁的时候,张兴伟就问过兄弟俩将来干什么(理想)。张大山说要像爸爸一样当兵保家卫国,张小山说要当作家。家里墙壁上挂满了父亲喜爱的照片,其中包括他当兵时训练的照片和现代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小时候老大最喜欢的是各种玩具枪,这些玩具枪经常被他拆得七零八落。张小山则喜欢看漫画书,家里的漫画书堆得有两三尺高。
  有一天,兄弟俩在家里比赛,看谁的(比玩具和书)多,结果张小山输了。赖在地上死活不起来。没办法,爸爸只好向同事借,同事家的书也不多,而且那些仅有的几本书张小山都看过。没办法,同事翻箱倒柜,最终从旮旯里找到了一本最陈旧的小人书,名叫《风波亭》。此书图文并茂,言简意赅,通过一幅幅生动的图画和每页几句简单的介绍,向读者讲述了爱国英雄岳飞父子被奸人秦桧吊死在风波亭的事。上面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而且书页发黄,书角卷起,有几页还被虫蛀了。没想到这样的旧书成了张小山的最爱。一有空就打开看,父亲走遍了全县各个角落,搜集了几十本这样的小人书。
  不但如此,兄弟俩经常为看电视争吵,一个要看军事频道,一个要看文艺频道。没办法,通常是在父亲的建议下采用抓阄的形式解决矛盾,这次争吵矛盾升级了,闹得这么严重。
  “咚咚咚”,一阵急速的脚步声。张兴伟上楼来了。此时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少了两个玻璃杯,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两兄弟开始各做各的事情,一个在继续研究坦克玩具,一个在埋头写稿,张小山想要恢复那篇童话原稿,这实在太难了。九千多字,怎么可能一字不差地默出来?
  “小山,你的那篇稿子《小狗流浪记》,我打成电子稿发给江山总编看了,她非常欣赏这篇童话。说你有很大的潜力,将来可以当专业作家。”父亲兴奋地说。他可能根本不知道刚才家里发生的大战。
  “啊?真的吗?我还以为……”张小山不敢相信眼前一切。先看了看父亲,然后看了看哥哥,深感内疚。
  “爸爸,是你拿走的啊?你把我害惨了,弟弟刚才冤枉我偷了他的文稿,说我用来折纸飞机了。”张大山感到非常委屈,眼泪汪汪,就差掉下来。
  “对不起,哥哥。是我错了。”张小山向哥哥道歉。
  “都怪我没有跟小山说一声就拿走了。”张兴伟有点不好意思。
  张大山擦干眼泪,被弟弟一把拽到父亲的书房,这里只有书和电脑。小山迫不及待地让父亲打开电脑,他希望父亲马上将这篇文章发到江山文学网上。父亲遮挡着小键盘输入四位数密码。妈妈规定:电脑不准孩子碰,这一点张兴伟想反对也不行。所以,每次张小山都是先写纸质稿,写好后主动交给父亲修改,最后由父亲打成电子稿发到网上。
  现在张兴伟当着两个儿子面将这篇文章发到了江山文学网萌芽社团的后台。张小山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非常期待作品的发表并获得精品。
  
  三
  发完文章,张兴伟轻轻地抚摸着两个儿子的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显得愁眉苦脸。
  “爸爸,你怎么啦?”张小山好奇地问道。
  “为迎接党的百岁华诞,6月30日晚,县里要举行文艺会演,我校参赛节目是话剧《大江山与小江山》,缺少两个演员。本来想请你俩参加,可是你们俩总是吵嘴,心不往一处使,这怎么行呢?”
  “不是我不想跟哥哥合作,他实在太调皮了。经常动我的东西。哪有一点像哥哥的样子?”
  “我本来就跟你一样大,仅大十分钟而已。”
  “爸爸,你瞧,这样的心胸将来还当将军保家卫国呢!我看连军都参不了。”
  “你也不是好东西,经常不经过我的同意,拿我的玩具把玩。”
  “我那是寻找写作灵感。”
  ……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要不是有父亲在,可能又要打起来。
  “停,不要吵了!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兄弟俩立刻安静了下来,竖起耳朵听着。
  “今天我来给你们讲《将相和》的故事吧。”
  “切,老故事了。我早就听我们老师讲过了。爸爸,你能不能讲点新的?”张大山笑道。
  “好啊,既然这样,那就请你来说说这个故事吧。”张兴伟翻了大儿子一眼。
  “我不会说,还是让弟弟讲吧。”
  张小山懂事,表示让父亲讲。张兴伟又绘声绘色地将这个故事讲了一遍。跟以前老师讲的情节差不多,但是父亲加入了精彩的描写,非常生动。兄弟俩听得入了神。
  “发什么呆啊!说说听了这个故事,你们有什么启发。”
  “我知道。”张大山抢着回答。
  “说。”
  “秦国不敢攻打赵国,是因为武有廉颇,文有蔺相如。”
  “小山你也说说。”
  “因为廉颇和蔺相如开始不团结,后来团结了,就变得强大了。”张小山答道。
  “是的,团结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屈辱的历史,就是因为中国人不团结,所以深受帝国主义列强欺凌。大到国家,小到个人也一样。你们兄弟俩也不例外。凡事不要总是斤斤计较,不要老想着对方的错,要多想想自己的不足。现在的中国正在高速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可是世界并不安宁,中国面临诸多挑战,国际环境复杂。我们热爱和平,但是和平不是靠祈求得来的,是靠实力说话的。我希望你们将来能为国家做出贡献。希望大山参军,用你的英勇和智谋拒敌于国门之外,这就是‘大江山’;小山继续在江山文学网发文,宣传中国文化精神,凝聚民族力量,为中国文化的软实力做出贡献,这就是‘小江山’。这次话剧剧本就是我写的。由你俩来表演最合适。你们明白吗?”
  “嗯!明白了!”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
  “喏,这就是剧本。”张兴伟将包里的剧本拿出来放到了书桌上。
  兄弟俩头碰头挤在一起仔细阅读……
  张兴伟会心地笑了。一
  “嗖”,一本书从二楼窗户丢了下来,在空中翻着白浪花。正好砸到了李老汉的脚上。虽说不疼也怪吓人的,如果这是一块石头,那还不把脚背砸出一个大窟窿?
  屋里同时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就是你!”
  “就不是我!”
  ……
  李老汉抬头一看,是张家。看样子,张家两兄弟又在吵嘴、打架。这里属于山区,虽没有什么名山大岳,但也是群山亘亘,大大小小,绵延千里。这里山多,所以父亲给两个孩子分别取名“张大山”和“张小山”。
  李老汉摇摇头,正欲离开,一个铁盒子张开嘴巴从天而降,各种铅笔、钢笔、橡皮等纷纷散落,如同天女散花。老汉想:这两个孩子太不像话了。他当了大半辈子生产队队长,从二十岁一直当到七十岁。以前在大集体时,张家爷辈与其它姓氏的社员也会因为小事而发生争吵,他都以队长的身份巧妙地化解了矛盾。如今孙辈也爱吵架,仿佛他生来就是张家的调解员。
  他想上楼劝阻,可是出门时,老伴再三叮嘱:今天女儿女婿回家,务必多买点鱼肉回来。眼看已经半上午了,去迟了恐怕买不到。这两个小孩可能是闹着玩的,应该不会出大事。老汉这样想着,便迅速离开现场。“嗖、嗖、嗖”,屋里玻璃杯接连往外扔,摔到屋前的水泥地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听得人心惊肉跳。不行,他得赶紧上去劝劝,否则会出大事的。老汉心里一阵激灵,便飞奔上楼。别看他已经七十多岁,人长得清瘦,腿脚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推门一看,嗬!好家伙!一个小枕头正好结结实实地砸在老汉的脸上,顿时两眼一抹黑。枕头完成使命后,掉了下去。老汉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感觉火辣辣的疼。
  “住手!”老汉像一头发怒的豹子,通红的眼珠子似乎要暴跳出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吃饱了没事干吧!”
  李老汉面对不可控制的打架场面,经常采用这一招,很管用。打架的双方,一时吓懵,都会暂时搁置争议,百忙之中抽空来瞄一眼这位横插一杠的“第三者”。
  张大山、张小山两兄弟被老汉的气势给镇住了,俩人抱在一起,像两名正在参加奥运比赛的古典式摔跤选手。张大山的一只手已经伸了出去,停在了床上。刚才是扔枕头,若不是老汉的一声断喝,这下扔的就是倒在床上的台灯了。
  这是兄弟俩的书房兼卧室。此时屋里一片狼藉,书本散落一地,椅子掀翻在地,纸折的飞机被撕扯得粉身碎骨……
  “打呀,接着打呀!怎么不打了?想造反,是吧!?”李老汉发起脾气来,就连村里的大人都畏惧三分,这点两兄弟早有耳闻。当然,他是一位正直无私的人,发脾气是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上,绝不是为了他自己,当然没有人敢反抗。张大山与张小山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今年只有10岁,才读五年级,在一个班。张大山只比张小山早出生十分钟,所以当了哥哥,对此,张小山一吵起架来就不服气。
  此时,面对着暴怒的李爷爷,张大山吓得松开了手,张小山也松开了手,站在床边看着这位德高望重的李爷爷,不敢乱动,更不敢顶嘴。滚到床上的台灯此时正亮着呢,电线被拖得老长。停顿二十几秒钟后,张小山开始收拾屋里的东西,张大山仍呆立不动。
  “谁先动的手啊?”
  “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李老汉眨了眨眼睛,上前几步,将被指的这个孩子拉近了,上瞧,下瞧。再看看另一个,俩人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区分。
  “呵呵!”兄弟俩捂着嘴不禁笑起来。
  “哦……我忘记了,快点说。”老汉有点尴尬,从怀里掏出一块糖来,他在鼓励兄弟俩抢答。何止是他,就连他们老师、同学也时常弄错,这个世界上最清楚他们长相区别的只有他们的母亲。
  大山的下巴下有一颗小黑痣,偏右,非常小,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小山的右下巴也有一颗小黑痣,偏左,也非常小,如果不注意也看不出来。关键是它们的位置略有不同,平常人很给发现其中的秘密。
  “报告李爷爷,我叫张大山,是个军迷。我这里有颗黑痣。”大山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便接过糖果。
  “我是张小山,是个文学迷。我这里也有颗黑痣。”小山也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也伸手要了一个糖果。
  ……
  就这样,兄弟俩轮流分享老汉的糖果。一场激烈的争吵想不到竟这样戏剧性地化解了。
  “到底谁先动手的?”老汉头被他俩搞晕了,眼看着身上的糖果越来越少,他有点着急了。本来是准备给小外孙吃的,这下倒好,全被这俩小子给吃了。
  “是他偷了我的文稿用来折纸飞机。我找他理论,他死不认账。所以就打起来了。”张小山一提起此事就来气。
  这篇文稿上写了一篇有趣的童话,名叫《小狗流浪记》,总共四章,九千多字。这是张小山呕心沥血之作,单构思就花了两天,写了三天,修改花了四天。这几天他瘦了一圈,上课时总感觉要睡觉,老师还找他谈过话。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他每天除了完成作业,还要挤时间从事文学创作,确实非常辛苦,经常写到半夜,总是被妈妈逼着上床睡觉。
  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张小山在江山文学网投稿,如今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精品不断,就连绝也有一篇。张小山写作水平很高,名气很大,县市文化界许多文化名人都知道这个小孩。可是现在9天的努力白费了,又要重写,有些细节根本没有办法还原。这样的“坏事”,张大山不止做过一次,以前就干过一次。那次证据确凿,被张小山逮个正着,“人赃俱获”。张大山无话可说,只得低头“认罪”。这次他却死不“认罪”,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这次真的不是我。我可以对天发誓。”
  “你的发誓跟刮风、下雨一样平常,哪次有用?”
  “要真是你干的,就承认了。将文稿交出来,弟弟也不容易。你要是交出来,这里的糖果全是你的。”老汉一改之前恶狠狠的态度。
  “我以前是做过这样的事,可那也是个误会。我以为那是我的草稿纸,没仔细看。这次真的没有。你瞧,他把我的纸飞机全撕了,找到证据没有?”
  老汉从地上捡起碎纸,乜斜着眼睛,瞧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他小学毕业,可能在今天的人看来属于文盲,但是一些简单的字还是认得的。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效的证据。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他也不好搅这潭浑水,所以他决定离开,买菜去,否则等会儿又要挨老伴的骂了。
  “我还有事,你们俩的事,回头由你们爸爸来解决吧。记住,不要再吵架了啊。”
  老汉走后,兄弟俩看着混乱的屋子,不禁有点后怕起来。爸爸从不打人,可是妈妈要是知道今天的事,不管谁有理,只要打架都没理,都要受到惩罚,她打起人来比谁都凶,非要扒层皮不可。
  今天是星期天,父亲去了学校,妈妈去了外婆家,等他们回家看到屋里这么乱,不知道会怎么想。
  两兄弟不再争吵,达成默契,开始收拾东西。一个收拾屋里,一个收拾屋外。最关键的是要将屋外水泥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不能留下任何证据。只要没有损坏东西,即使妈妈知道了打架这件事,惩罚也会轻许多。
  
  二
  收拾东西时,兄弟俩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们在回忆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在反思今天的行为。
  父亲张兴伟是一名热爱文学的退伍军人,退伍后在村里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不久由于在江山文学网发表了一部长篇小说《长河落日》,被一位知名的剧作家看中,写成剧本,后被又电影公司看中,拍成电视剧。从此张兴伟成了县作协主席,不久又成为省市作协会员。但为了乡村的孩子们,他一直坚守三尺讲台,写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张兴伟是个老江山,2008年注册江山文学网会员,至今已经有十三个年头。十三年下来,发表了不少小说、诗歌、散文、剧本等,总共400多篇,两百多万字。
  在兄弟俩五岁的时候,张兴伟就问过兄弟俩将来干什么(理想)。张大山说要像爸爸一样当兵保家卫国,张小山说要当作家。家里墙壁上挂满了父亲喜爱的照片,其中包括他当兵时训练的照片和现代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小时候老大最喜欢的是各种玩具枪,这些玩具枪经常被他拆得七零八落。张小山则喜欢看漫画书,家里的漫画书堆得有两三尺高。
  有一天,兄弟俩在家里比赛,看谁的(比玩具和书)多,结果张小山输了。赖在地上死活不起来。没办法,爸爸只好向同事借,同事家的书也不多,而且那些仅有的几本书张小山都看过。没办法,同事翻箱倒柜,最终从旮旯里找到了一本最陈旧的小人书,名叫《风波亭》。此书图文并茂,言简意赅,通过一幅幅生动的图画和每页几句简单的介绍,向读者讲述了爱国英雄岳飞父子被奸人秦桧吊死在风波亭的事。上面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而且书页发黄,书角卷起,有几页还被虫蛀了。没想到这样的旧书成了张小山的最爱。一有空就打开看,父亲走遍了全县各个角落,搜集了几十本这样的小人书。
  不但如此,兄弟俩经常为看电视争吵,一个要看军事频道,一个要看文艺频道。没办法,通常是在父亲的建议下采用抓阄的形式解决矛盾,这次争吵矛盾升级了,闹得这么严重。
  “咚咚咚”,一阵急速的脚步声。张兴伟上楼来了。此时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少了两个玻璃杯,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两兄弟开始各做各的事情,一个在继续研究坦克玩具,一个在埋头写稿,张小山想要恢复那篇童话原稿,这实在太难了。九千多字,怎么可能一字不差地默出来?
  “小山,你的那篇稿子《小狗流浪记》,我打成电子稿发给江山总编看了,她非常欣赏这篇童话。说你有很大的潜力,将来可以当专业作家。”父亲兴奋地说。他可能根本不知道刚才家里发生的大战。
  “啊?真的吗?我还以为……”张小山不敢相信眼前一切。先看了看父亲,然后看了看哥哥,深感内疚。
  “爸爸,是你拿走的啊?你把我害惨了,弟弟刚才冤枉我偷了他的文稿,说我用来折纸飞机了。”张大山感到非常委屈,眼泪汪汪,就差掉下来。
  “对不起,哥哥。是我错了。”张小山向哥哥道歉。
  “都怪我没有跟小山说一声就拿走了。”张兴伟有点不好意思。
  张大山擦干眼泪,被弟弟一把拽到父亲的书房,这里只有书和电脑。小山迫不及待地让父亲打开电脑,他希望父亲马上将这篇文章发到江山文学网上。父亲遮挡着小键盘输入四位数密码。妈妈规定:电脑不准孩子碰,这一点张兴伟想反对也不行。所以,每次张小山都是先写纸质稿,写好后主动交给父亲修改,最后由父亲打成电子稿发到网上。
  现在张兴伟当着两个儿子面将这篇文章发到了江山文学网萌芽社团的后台。张小山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非常期待作品的发表并获得精品。
  
  三
  发完文章,张兴伟轻轻地抚摸着两个儿子的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显得愁眉苦脸。
  “爸爸,你怎么啦?”张小山好奇地问道。
  “为迎接党的百岁华诞,6月30日晚,县里要举行文艺会演,我校参赛节目是话剧《大江山与小江山》,缺少两个演员。本来想请你俩参加,可是你们俩总是吵嘴,心不往一处使,这怎么行呢?”
  “不是我不想跟哥哥合作,他实在太调皮了。经常动我的东西。哪有一点像哥哥的样子?”
  “我本来就跟你一样大,仅大十分钟而已。”
  “爸爸,你瞧,这样的心胸将来还当将军保家卫国呢!我看连军都参不了。”
  “你也不是好东西,经常不经过我的同意,拿我的玩具把玩。”
  “我那是寻找写作灵感。”
  ……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要不是有父亲在,可能又要打起来。
  “停,不要吵了!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兄弟俩立刻安静了下来,竖起耳朵听着。
  “今天我来给你们讲《将相和》的故事吧。”
  “切,老故事了。我早就听我们老师讲过了。爸爸,你能不能讲点新的?”张大山笑道。
  “好啊,既然这样,那就请你来说说这个故事吧。”张兴伟翻了大儿子一眼。
  “我不会说,还是让弟弟讲吧。”
  张小山懂事,表示让父亲讲。张兴伟又绘声绘色地将这个故事讲了一遍。跟以前老师讲的情节差不多,但是父亲加入了精彩的描写,非常生动。兄弟俩听得入了神。
  “发什么呆啊!说说听了这个故事,你们有什么启发。”
  “我知道。”张大山抢着回答。
  “说。”
  “秦国不敢攻打赵国,是因为武有廉颇,文有蔺相如。”
  “小山你也说说。”
  “因为廉颇和蔺相如开始不团结,后来团结了,就变得强大了。”张小山答道。
  “是的,团结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屈辱的历史,就是因为中国人不团结,所以深受帝国主义列强欺凌。大到国家,小到个人也一样。你们兄弟俩也不例外。凡事不要总是斤斤计较,不要老想着对方的错,要多想想自己的不足。现在的中国正在高速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可是世界并不安宁,中国面临诸多挑战,国际环境复杂。我们热爱和平,但是和平不是靠祈求得来的,是靠实力说话的。我希望你们将来能为国家做出贡献。希望大山参军,用你的英勇和智谋拒敌于国门之外,这就是‘大江山’;小山继续在江山文学网发文,宣传中国文化精神,凝聚民族力量,为中国文化的软实力做出贡献,这就是‘小江山’。这次话剧剧本就是我写的。由你俩来表演最合适。你们明白吗?”
  “嗯!明白了!”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
  “喏,这就是剧本。”张兴伟将包里的剧本拿出来放到了书桌上。
  兄弟俩头碰头挤在一起仔细阅读……
  张兴伟会心地笑了。一
  “嗖”,一本书从二楼窗户丢了下来,在空中翻着白浪花。正好砸到了李老汉的脚上。虽说不疼也怪吓人的,如果这是一块石头,那还不把脚背砸出一个大窟窿?
  屋里同时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就是你!”
  “就不是我!”
  ……
  李老汉抬头一看,是张家。看样子,张家两兄弟又在吵嘴、打架。这里属于山区,虽没有什么名山大岳,但也是群山亘亘,大大小小,绵延千里。这里山多,所以父亲给两个孩子分别取名“张大山”和“张小山”。
  李老汉摇摇头,正欲离开,一个铁盒子张开嘴巴从天而降,各种铅笔、钢笔、橡皮等纷纷散落,如同天女散花。老汉想:这两个孩子太不像话了。他当了大半辈子生产队队长,从二十岁一直当到七十岁。以前在大集体时,张家爷辈与其它姓氏的社员也会因为小事而发生争吵,他都以队长的身份巧妙地化解了矛盾。如今孙辈也爱吵架,仿佛他生来就是张家的调解员。
  他想上楼劝阻,可是出门时,老伴再三叮嘱:今天女儿女婿回家,务必多买点鱼肉回来。眼看已经半上午了,去迟了恐怕买不到。这两个小孩可能是闹着玩的,应该不会出大事。老汉这样想着,便迅速离开现场。“嗖、嗖、嗖”,屋里玻璃杯接连往外扔,摔到屋前的水泥地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听得人心惊肉跳。不行,他得赶紧上去劝劝,否则会出大事的。老汉心里一阵激灵,便飞奔上楼。别看他已经七十多岁,人长得清瘦,腿脚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推门一看,嗬!好家伙!一个小枕头正好结结实实地砸在老汉的脸上,顿时两眼一抹黑。枕头完成使命后,掉了下去。老汉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感觉火辣辣的疼。
  “住手!”老汉像一头发怒的豹子,通红的眼珠子似乎要暴跳出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吃饱了没事干吧!”
  李老汉面对不可控制的打架场面,经常采用这一招,很管用。打架的双方,一时吓懵,都会暂时搁置争议,百忙之中抽空来瞄一眼这位横插一杠的“第三者”。
  张大山、张小山两兄弟被老汉的气势给镇住了,俩人抱在一起,像两名正在参加奥运比赛的古典式摔跤选手。张大山的一只手已经伸了出去,停在了床上。刚才是扔枕头,若不是老汉的一声断喝,这下扔的就是倒在床上的台灯了。
  这是兄弟俩的书房兼卧室。此时屋里一片狼藉,书本散落一地,椅子掀翻在地,纸折的飞机被撕扯得粉身碎骨……
  “打呀,接着打呀!怎么不打了?想造反,是吧!?”李老汉发起脾气来,就连村里的大人都畏惧三分,这点两兄弟早有耳闻。当然,他是一位正直无私的人,发脾气是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上,绝不是为了他自己,当然没有人敢反抗。张大山与张小山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今年只有10岁,才读五年级,在一个班。张大山只比张小山早出生十分钟,所以当了哥哥,对此,张小山一吵起架来就不服气。
  此时,面对着暴怒的李爷爷,张大山吓得松开了手,张小山也松开了手,站在床边看着这位德高望重的李爷爷,不敢乱动,更不敢顶嘴。滚到床上的台灯此时正亮着呢,电线被拖得老长。停顿二十几秒钟后,张小山开始收拾屋里的东西,张大山仍呆立不动。
  “谁先动的手啊?”
  “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李老汉眨了眨眼睛,上前几步,将被指的这个孩子拉近了,上瞧,下瞧。再看看另一个,俩人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区分。
  “呵呵!”兄弟俩捂着嘴不禁笑起来。
  “哦……我忘记了,快点说。”老汉有点尴尬,从怀里掏出一块糖来,他在鼓励兄弟俩抢答。何止是他,就连他们老师、同学也时常弄错,这个世界上最清楚他们长相区别的只有他们的母亲。
  大山的下巴下有一颗小黑痣,偏右,非常小,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小山的右下巴也有一颗小黑痣,偏左,也非常小,如果不注意也看不出来。关键是它们的位置略有不同,平常人很给发现其中的秘密。
  “报告李爷爷,我叫张大山,是个军迷。我这里有颗黑痣。”大山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便接过糖果。
  “我是张小山,是个文学迷。我这里也有颗黑痣。”小山也用手指了指下巴,说完也伸手要了一个糖果。
  ……
  就这样,兄弟俩轮流分享老汉的糖果。一场激烈的争吵想不到竟这样戏剧性地化解了。
  “到底谁先动手的?”老汉头被他俩搞晕了,眼看着身上的糖果越来越少,他有点着急了。本来是准备给小外孙吃的,这下倒好,全被这俩小子给吃了。
  “是他偷了我的文稿用来折纸飞机。我找他理论,他死不认账。所以就打起来了。”张小山一提起此事就来气。
  这篇文稿上写了一篇有趣的童话,名叫《小狗流浪记》,总共四章,九千多字。这是张小山呕心沥血之作,单构思就花了两天,写了三天,修改花了四天。这几天他瘦了一圈,上课时总感觉要睡觉,老师还找他谈过话。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他每天除了完成作业,还要挤时间从事文学创作,确实非常辛苦,经常写到半夜,总是被妈妈逼着上床睡觉。
  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张小山在江山文学网投稿,如今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精品不断,就连绝也有一篇。张小山写作水平很高,名气很大,县市文化界许多文化名人都知道这个小孩。可是现在9天的努力白费了,又要重写,有些细节根本没有办法还原。这样的“坏事”,张大山不止做过一次,以前就干过一次。那次证据确凿,被张小山逮个正着,“人赃俱获”。张大山无话可说,只得低头“认罪”。这次他却死不“认罪”,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这次真的不是我。我可以对天发誓。”
  “你的发誓跟刮风、下雨一样平常,哪次有用?”
  “要真是你干的,就承认了。将文稿交出来,弟弟也不容易。你要是交出来,这里的糖果全是你的。”老汉一改之前恶狠狠的态度。
  “我以前是做过这样的事,可那也是个误会。我以为那是我的草稿纸,没仔细看。这次真的没有。你瞧,他把我的纸飞机全撕了,找到证据没有?”
  老汉从地上捡起碎纸,乜斜着眼睛,瞧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他小学毕业,可能在今天的人看来属于文盲,但是一些简单的字还是认得的。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效的证据。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他也不好搅这潭浑水,所以他决定离开,买菜去,否则等会儿又要挨老伴的骂了。
  “我还有事,你们俩的事,回头由你们爸爸来解决吧。记住,不要再吵架了啊。”
  老汉走后,兄弟俩看着混乱的屋子,不禁有点后怕起来。爸爸从不打人,可是妈妈要是知道今天的事,不管谁有理,只要打架都没理,都要受到惩罚,她打起人来比谁都凶,非要扒层皮不可。
  今天是星期天,父亲去了学校,妈妈去了外婆家,等他们回家看到屋里这么乱,不知道会怎么想。
  两兄弟不再争吵,达成默契,开始收拾东西。一个收拾屋里,一个收拾屋外。最关键的是要将屋外水泥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不能留下任何证据。只要没有损坏东西,即使妈妈知道了打架这件事,惩罚也会轻许多。
  
  二
  收拾东西时,兄弟俩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们在回忆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在反思今天的行为。
  父亲张兴伟是一名热爱文学的退伍军人,退伍后在村里当了一名代课老师。不久由于在江山文学网发表了一部长篇小说《长河落日》,被一位知名的剧作家看中,写成剧本,后被又电影公司看中,拍成电视剧。从此张兴伟成了县作协主席,不久又成为省市作协会员。但为了乡村的孩子们,他一直坚守三尺讲台,写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张兴伟是个老江山,2008年注册江山文学网会员,至今已经有十三个年头。十三年下来,发表了不少小说、诗歌、散文、剧本等,总共400多篇,两百多万字。
  在兄弟俩五岁的时候,张兴伟就问过兄弟俩将来干什么(理想)。张大山说要像爸爸一样当兵保家卫国,张小山说要当作家。家里墙壁上挂满了父亲喜爱的照片,其中包括他当兵时训练的照片和现代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小时候老大最喜欢的是各种玩具枪,这些玩具枪经常被他拆得七零八落。张小山则喜欢看漫画书,家里的漫画书堆得有两三尺高。
  有一天,兄弟俩在家里比赛,看谁的(比玩具和书)多,结果张小山输了。赖在地上死活不起来。没办法,爸爸只好向同事借,同事家的书也不多,而且那些仅有的几本书张小山都看过。没办法,同事翻箱倒柜,最终从旮旯里找到了一本最陈旧的小人书,名叫《风波亭》。此书图文并茂,言简意赅,通过一幅幅生动的图画和每页几句简单的介绍,向读者讲述了爱国英雄岳飞父子被奸人秦桧吊死在风波亭的事。上面了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而且书页发黄,书角卷起,有几页还被虫蛀了。没想到这样的旧书成了张小山的最爱。一有空就打开看,父亲走遍了全县各个角落,搜集了几十本这样的小人书。
  不但如此,兄弟俩经常为看电视争吵,一个要看军事频道,一个要看文艺频道。没办法,通常是在父亲的建议下采用抓阄的形式解决矛盾,这次争吵矛盾升级了,闹得这么严重。
  “咚咚咚”,一阵急速的脚步声。张兴伟上楼来了。此时房间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少了两个玻璃杯,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两兄弟开始各做各的事情,一个在继续研究坦克玩具,一个在埋头写稿,张小山想要恢复那篇童话原稿,这实在太难了。九千多字,怎么可能一字不差地默出来?
  “小山,你的那篇稿子《小狗流浪记》,我打成电子稿发给江山总编看了,她非常欣赏这篇童话。说你有很大的潜力,将来可以当专业作家。”父亲兴奋地说。他可能根本不知道刚才家里发生的大战。
  “啊?真的吗?我还以为……”张小山不敢相信眼前一切。先看了看父亲,然后看了看哥哥,深感内疚。
  “爸爸,是你拿走的啊?你把我害惨了,弟弟刚才冤枉我偷了他的文稿,说我用来折纸飞机了。”张大山感到非常委屈,眼泪汪汪,就差掉下来。
  “对不起,哥哥。是我错了。”张小山向哥哥道歉。
  “都怪我没有跟小山说一声就拿走了。”张兴伟有点不好意思。
  张大山擦干眼泪,被弟弟一把拽到父亲的书房,这里只有书和电脑。小山迫不及待地让父亲打开电脑,他希望父亲马上将这篇文章发到江山文学网上。父亲遮挡着小键盘输入四位数密码。妈妈规定:电脑不准孩子碰,这一点张兴伟想反对也不行。所以,每次张小山都是先写纸质稿,写好后主动交给父亲修改,最后由父亲打成电子稿发到网上。
  现在张兴伟当着两个儿子面将这篇文章发到了江山文学网萌芽社团的后台。张小山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非常期待作品的发表并获得精品。
  
  三
  发完文章,张兴伟轻轻地抚摸着两个儿子的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显得愁眉苦脸。
  “爸爸,你怎么啦?”张小山好奇地问道。
  “为迎接党的百岁华诞,6月30日晚,县里要举行文艺会演,我校参赛节目是话剧《大江山与小江山》,缺少两个演员。本来想请你俩参加,可是你们俩总是吵嘴,心不往一处使,这怎么行呢?”
  “不是我不想跟哥哥合作,他实在太调皮了。经常动我的东西。哪有一点像哥哥的样子?”
  “我本来就跟你一样大,仅大十分钟而已。”
  “爸爸,你瞧,这样的心胸将来还当将军保家卫国呢!我看连军都参不了。”
  “你也不是好东西,经常不经过我的同意,拿我的玩具把玩。”
  “我那是寻找写作灵感。”
  ……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要不是有父亲在,可能又要打起来。
  “停,不要吵了!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兄弟俩立刻安静了下来,竖起耳朵听着。
  “今天我来给你们讲《将相和》的故事吧。”
  “切,老故事了。我早就听我们老师讲过了。爸爸,你能不能讲点新的?”张大山笑道。
  “好啊,既然这样,那就请你来说说这个故事吧。”张兴伟翻了大儿子一眼。
  “我不会说,还是让弟弟讲吧。”
  张小山懂事,表示让父亲讲。张兴伟又绘声绘色地将这个故事讲了一遍。跟以前老师讲的情节差不多,但是父亲加入了精彩的描写,非常生动。兄弟俩听得入了神。
  “发什么呆啊!说说听了这个故事,你们有什么启发。”
  “我知道。”张大山抢着回答。
  “说。”
  “秦国不敢攻打赵国,是因为武有廉颇,文有蔺相如。”
  “小山你也说说。”
  “因为廉颇和蔺相如开始不团结,后来团结了,就变得强大了。”张小山答道。
  “是的,团结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民族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屈辱的历史,就是因为中国人不团结,所以深受帝国主义列强欺凌。大到国家,小到个人也一样。你们兄弟俩也不例外。凡事不要总是斤斤计较,不要老想着对方的错,要多想想自己的不足。现在的中国正在高速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可是世界并不安宁,中国面临诸多挑战,国际环境复杂。我们热爱和平,但是和平不是靠祈求得来的,是靠实力说话的。我希望你们将来能为国家做出贡献。希望大山参军,用你的英勇和智谋拒敌于国门之外,这就是‘大江山’;小山继续在江山文学网发文,宣传中国文化精神,凝聚民族力量,为中国文化的软实力做出贡献,这就是‘小江山’。这次话剧剧本就是我写的。由你俩来表演最合适。你们明白吗?”
  “嗯!明白了!”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
  “喏,这就是剧本。”张兴伟将包里的剧本拿出来放到了书桌上。
  兄弟俩头碰头挤在一起仔细阅读……
  张兴伟会心地笑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迟到的爱情
下一篇:流浪的绿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