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慕容瘸子

慕容瘸子


  这是我20多年前遇到的人和事,也是一个谜题,三年后我才解开。
  那时我已经是年近天命了,头发开始花白,腰背开始弯曲,胃痛不断,还患有严重的脑供血不足……
  可是老天是不会可怜我们这些草根儿的。一个通知就把我弄到海拔1800米的高山,去那里教一个村小学。
  这高山村叫石林谷,有十几个孩子在村小学里读书。“你到那里教书,很安宁的。”有一个管教育的相关领导对我这样说。
  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没有说出来……在人家的屋檐下,不低头只能是带来更大的不幸……
  不必争辩,也不必多说。石林谷也是国家的领土,去,咱就去……
  一大早,我背着沉重的书箱,从家里起步,一个人走在弯弯的山路上,大约12点到达一个叫长庆的地方后,就开始爬陡坡,陡坡直上大约10里路,在横着走一段路才到学校。走远路,爬高山,我的腰痛起来,腿脚酸软起来……
  我捡起一根木棍拄着,慢慢地走着,直到太阳偏西时,我才到达石林谷学校。
  眼前的学校叫学校吗?几堵断壁土墙,教室里横竖着七八张高低不一,断腿折脚的座椅,一块露出千百个大小白点的破旧黑板,斜挂在土墙壁上。
  根本没有老师的安身的寝室。“我今晚在哪里歇息呢?我到哪里去找晚饭呢?”人在异乡,就是漂流的游子……
  在焦急间,来了一个矮笃笃的中年汉子,一见面就说:“你是来这里教书的老师吧,跟我走,我早已给你安排好了住的地方。”
  我跟着这个汉子向着一农户家走着。一边走一边谈话。汉子是村里的主任,姓甘。他说:“村里人都叫我甘主任,你以后有事也找我,我一定尽力解决,支持你把村里学生教好……”
  看得出,甘主任是个热情的好人。
  甘主任把我带进一个竹林掩映下的农家。对我说:“你就住这户人家,你学校很近的。吃住我都叫这家主人帮你。”接着甘主任就对着外面大声喊起来:“慕容!慕容……老师到家了,你安排一下,我还要到村里办事。”
  “好呢!我这就回来。”门口的地里冒出一个男人头,向着甘主任回答。甘主任交代几句就走了。
  “慕容,我开始以为是女人的名字,想不到这个男人的名字叫慕容……”
  那个男人提着一篮子胡萝卜,腿脚一瘸一瘸地回家来。
  到家门口,那个瘸腿男人把手里的胡萝卜篮子一扔,就给我接下书箱,接下被盖,热情地说:“平地里的人到我们高山来不容易,你放心,我会尽力照顾你的。”
  瘸腿男人把我的书箱和被盖放进一间小屋,屋里很干净,有一架木床,一个书桌,屋里有小窗,很适合我备课改作业。瘸腿男人又给我端来洗脸水。我洗脸之时,瘸腿男人又给我端来一杯热茶,“您先喝着,我去给你煮汤面。我左腿不大灵便,你不要急,我都能做好的。”看得出这个瘸腿男人还是真正热心的。
  我坐下来喝茶。很香,山里茶叶的清香味。瘸腿男人在灶间给我忙活……。
  我回忆着在路上甘主任告诉我的那些话:你住的这家人很好,心底正直,还参加过游击队,支援过渡江战役,腿上还留有敌人打来的弹片,你放心住在这里就是,只是一点,他至今55岁了还是个光棍汉……
  我吃着他做的面条。嗯。味道不错。“你名字叫慕容。姓什么?”
  瘸腿男人一听就“扑哧”一笑:‘亏你还是老师,慕容就是我的姓呀!百家姓里有,在复姓里找……’
  他一提起,我就记起来了,百家姓里就有“慕容”这个姓。“对不起!”我向他致歉。
  “那你的名呢?”我继续问。
  “没名,大家都叫我慕容,反正这个高山就我一个人姓这,不要名也行!”他回答很是爽快。
  “我也叫你慕容。”
  “行!”
  我吃过面条,慕容就收拾碗筷。我看了一会书,因为走路太累,就早早睡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慕容就对我说:“柴火安排好了,你自己做饭吃,蔬菜也有,自己做就是,我要到村里的几户人家帮忙干活,人家昨天都请我了。”我说:“你去吧。”
  这个叫慕容的瘸腿男人就是走路不利索,一颠一颠地,其他各方面都行,干农活还是一把好手。耕地时一手扶犁,一手扬鞭,牛快步如飞,耕地特快。山地栽菜,慕容一蹲就是一小时,一行行的菜栽得特好特正……一个星期住下来,我心里特别敬佩他。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吃完饭,就到学校附近散步转悠,看看高山的树林,看看高山村民的菜地,觉得在高山生活也很不错,并非人们说的那样寂寞冷清。
  路边的菜地里,有五六个妇女在劳动。几个妇女一边整理菜地,一边拉着闲话。甘主任也曾对我介绍过:这个村里女人少,男人多,男人大多是光棍。女人身边除丈夫外,总有几个围在身边转。这几年男人出门打工去了,家里的女人就爱找那些围着身边转的男人来“拉帮套”,帮忙干活,这样男人也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接近喜欢的女人。但是这事千万不能让女人的丈夫碰到,一旦碰到那就要流血流泪……
  菜地里的女人把话题拉到瘸腿男人身上了。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妇女说:“别看慕容是个瘸腿男人,他一样爱去拉帮套,他的腿是怎么瘸的,你们知道不?”
  “不知道,你谁来听听。”
  “有一回,慕容去给一个比他小18岁的女人去拉帮套,白天给女人挑粪,夜晚与女人亲热,不料女人的丈夫突然回来,眼看要把慕容逮个正着。慕容连短裤都没有来得及穿,飞快跃出房门,翻墙逃走。不料把左脚摔断了,一年多才治好,还留下一个瘸腿。”
  “真是不划算!”几个妇女听得哈哈大笑。
  我从听到这个话以后,也留心观察慕容起来。发现他每隔三五天都要说出去帮人干活,其实就是“拉帮套”。慕容瘸着个腿还老是黎明出去,要夜深才回来。第二天一起床就哼着小曲,脸色也特别好,还闪烁着红光,走路虽然一颠一颠,但是很有精神。慕容的瘸腿原来是这样得来的。
  有时半个月过去,我去一学生家里走访。走访完学生家长,我坐在一个四合院里看几个女人剁盐菜。女人们一边剁盐菜一边随便说话。自然也把话题说到了慕容这个瘸腿身上。
  “唉!慕容这个人还真好,是个难得的大好人。”一个穿蓝布衣衫的妇女说。
  “她一个瘸子,有哪些好呀?”一个穿红花衣服的女人问。把菜刀在盆里砍得乒乒乓乓。
  穿蓝布衣衫的妇女说:“你不知道啊,他那瘸腿是怎么得来的吗?那是他十来岁时,为了给一个老人寻找酸枣做药方,爬上悬崖的一棵酸枣树上摘酸枣,被突来的大风吹翻了枣树跌下来,才把腿摔坏的。”
  我听到这里,心里的悬念顿时解开。原来慕容的瘸腿是这样得来的。看来他就是个好人,不会干不光彩的事情。
  我在石林谷村教学三年,也在慕容家住了三年。虽然总是见慕容瘸着腿还是出门帮人“拉帮套”干活,但是再没有听到慕容与女人有染的闲话。
  领导发话要我下山到另一所学校。临别那天,我给慕容送了一套新棉被。慕容买来一瓶诗仙酒,又把他的公鸡宰了,给我办招待送我下山。小桌上,我俩一边喝酒一边谈心。慕容说:我们这个高山村真是山穷水尽,养育不出好人来。女人生的娃娃还大都有毛病,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说着慕容捞起裤腿,露出一双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一条腿粗,一条腿细,然后叹息地说:我的妈把我生下来,我就得了小儿麻痹症,为了给我治疗腿,年年处处都去给我求医找药,还要挣钱,爹妈都相继累死了……
  我听着慕容的话,不觉潸然泪下……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流浪的绿腰
下一篇:失落的村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