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莲花一样的爱

一、
   林梦,一个跟了我七年多的女子,在一个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午后,从我们一起租来的房子里搬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我在空荡荡的房屋里,似一只失去重心的陀螺,东倒西歪,找不到立足点。酒入愁肠,剩下手中的空瓶与我一起跳着醉酒的探戈。
  一天、两天,三天……手机里零点的闹钟响了三十次,林梦还是没出现,恍若梦幻泡影。我迷失在没有林梦的世界里,衣冠不整、胡子拉碴,发如蓬草,洗脸台上的镜子都不认得站在它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
  “林梦真的离开我了!”一个月、两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真正意识到这点,那个跟我有“七年之约”的女人终于绝望地离开了我,而且是那么的突然与决绝,离开了工作的单位,关了手机,拉黑了我的微信,没给我一点迂回的空间。
  林梦的离开再次验证了我对爱情的看法:爱情是一场绮丽的梦,见不得现实的光!
  我用时间的舌头舔着心灵的伤口,整整半年。终于在一个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的日子里,我把如杂草纷披的头发理短,迎风飘扬的髯须刮净,把所有关于林梦的东西,都装进了一个箱子里,然后对着箱子说:沙扬娜拉,我的水莲花!”水莲花,世界级濒临绝种的植物。我喜欢水莲花,喜欢它清纯的心,不胜凉风的娇羞,喜欢它的寓意;灵魂的解脱和美好生命的重生。曾经林梦要求我买一盆的水莲花送给她,而我却说那花太娇贵了,难养,也养不起。其实我知道林梦的意思,也知道水莲花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表示自己会倾尽一切给对方呵护和关爱。可我给不起林梦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此我拒绝了她的要求!
  
   二、
   “林梦离开我了。”当我打电话给我大学唯一的同窗好友时,他听了,破口大骂我:“你,范剑,就是犯贱,活该。”
  是的,我叫范剑,因与“犯贱”谐音,因此,从小到大,我没被人少嘲笑过。只是这点小伤害,对身经百折的我,简直不值一提,因此这名字没给我带来太多的困扰,反而让我成了学校的名人。
  我十八岁之前,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学校里的蓝球场上总会看见我矫健的身影。带球、箭步、旋转、跳跃,投篮,我每完成一系列“范剑式”的投蓝动作,准会让在场观看的女生们集体尖叫,喊哑了嗓子:“范剑真帅!”“范剑酷毙了!”
  那叫喊声似浮云,托着我飘呀飘,飘到了九霄云外!我的优越感被淋漓尽致地激发了出来。一个人一旦有了自信,他会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天才,什么都会精通一些,当然读书也不会太差。女学生因此常麻烦我。“范剑,我的手机怎么老卡,帮我看看!”“范剑,这道数学题怎么解?”“范剑……!”求助声不绝于耳。我天生乐于助人,总是有求必应,不过有一件的事从不轻易答应。“范剑,我们交往吧!”不知多少的女生向我射来丘比特之箭,我都一一潇洒地挡住,并且十分感激地说:“谢谢各位厚爱,鄙人已经名草有主了!”当时,这句话让不少的女生黯然伤神了好几天,因为她们不知道,我都是胡扯。那时候,我的草心从不轻易地去靠近任何一朵花心,因为我觉得有女朋友是挺麻烦的事,加上我对“爱情”这两个字充满了鄙夷!
  爱情是什么,得不到,相思入骨;得到了,万劫不复。林梦跟着我时,我对她这么说过,她却鄙视地看着我:“你不是很享受我给你带来的爱情时光。”我耸耸肩,无语。说真的,我一直在心中否认林梦给我的是爱情,否则我会落荒而逃,我把她给我的爱,想像成一份的亲情,一种两人相处久了,习惯成自然的亲情,因为这样的感情会更持久。可林梦却不这么想,她要的是爱情,我给不了的一种感情,所以她离开了!
  哎,真是傻女人!她难道不知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三、
   我的父母范强与花青就是因为爱情而结婚,但他们以离婚收场。
  据说两人未婚前,是十指相扣,日日良辰美景、月月花好月圆,于是他们去民政局领了婚姻的合约,谁能想到,一对相亲相爱,活泼泼的鸳鸯被钉在了一张婚纸上,会渐渐走向四目相对,索然无味,一言不合,针锋相对的境地。我七岁时,事业小有成就的他们,已经到了水火不容,非离婚不可的地步,但为了我这个他们曾经视如珍宝的爱情结晶,范强与花青又在同一屋檐下分分合合地生活了三年时间。在我十岁那年,他们签下了离婚协议书:一起生活可以,但互不干涉个人的私生活。
  “为什么不干脆些离婚?”那时我对范强与花青的婚姻已不抱任何的希望,于是问花青。花青说等我再长大些。
  十二岁的那天,已有一米七个头的我,一边切着生日蛋糕,一边故作轻松地对着父母说:“范强、花青,为了我,你们这么辛苦地生活在一起,真是难为你们了!谢谢你们给我生命,把我带到这世上,现在我宣布,从明天起,你们各走各的路吧,至于我跟谁生活,我都可以,你们决定!”我放连珠炮似的一口气把练习了许久的话说完,我怕我一停顿就没勇气说下去了。
  说完,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我连忙将手中切好的蛋糕,恭恭敬敬地送到范强和花青的面前,而范强和花青被我直呼其名,显得极其的不自然,两人都崩着一张脸看着我送上的蛋糕。
  “你们离婚吧,这样毫无感情地生活在一起,反而会影响我的身心健康,更不利于我的成长!”我抱握双拳,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谢谢你们,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也趁着我还正常,赶紧离婚吧!” 我的这番话,说得范强和花青脸上都红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的,变幻莫测了好一会儿的时间,但两人都没有说些什么,因为他们之间再也无话可说,而我也不需要他们画蛇添足式的解释。
  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不知道是不是这理由让范强与花青可以如获释重地甩下我这个沉重的包袱!总之我十二岁的第二天,他们终于名正言顺地离婚了。花青欢欢喜喜搬走了,十分大方地把她与范强一起打拼购买的小别墅留给了我和范强。
  那天,阴雨绵绵,恰似我的心情。我没有下楼送花青,而是躲在别墅的小阁楼上,吃着昨夜剩下的蛋糕,吃得直打饱嗝!
  那张限制着范强与花青自由的婚纸终于把爱情给彻底撕票了,两只钉在婚纸上的鸳鸯又活泼泼地飞了起来,飞向各自的天空,从此都不再待见彼此。
  花青搬走后,就没踏进过这幢别墅的大门。没过多久,范强就带回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子,听说曾经是他的女助理,两人暗渡陈仓,已有一定的历史了。难怪花青离开后,与范强老死不相往来,原来是他“红杏出墙”在先。
  切,真老套,言情小说看多了,范强的爱情戏路与小说里的如出一辙:某某离了婚,与女助理好上了;或某某为了女助理,抛弃了妻儿。
  为了从范强那里安稳地获得一份的口粮,十二岁的我成了真正的“饭贱”,卑微地夹在范强和他的女助理中间,讨巧卖乖地活着。那个女助理一开始对我倒没什么坏心思,而且挺会讨好我的,总是“剑剑、剑剑”地叫着,叫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她对“钱”却十分的敏感!有时候,范强给我钱,她远远地瞟了一眼,便能数出有多少张。我想,那女人是不是每数一张她的心就痛一下,因为我每花一笔的钱,她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孩子就少了一笔!而我就偏偏喜欢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喜欢看着范强为难的样子:该拿多少?因为这钱的多少在那女人眼里没有定数。有时候,范强明明拿了不少的钱给我,而那女人又会拿了一张百元钞票塞到我手里,并假情假义地对范强说:“是你的儿,还这么小气!”有时候,没拿几毛钱,她却绕着范强不依不挠了起来:“真惯你的儿子,惯坏了,别说我没提醒你!”说完便挺着胸,甩着一张自以为很美的脸,扭着屁股,在一幢近五百平方的别墅里,摆来扭去的,让范强这个半老的男人为她神魂颠倒!尽管范强那时已是一家上市公司董事之一,也算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物,但在这个小他十多岁的女人面前,他总是一筹莫展。
  我弄不清楚范强对那个小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们之间真的有爱吗?
  管他呢!只要不影响我的成长。
  周末,我打完球,会去花青家,吃她煮的菜。这样我不好也不坏地渡过了三年的年少时光。
  
   四、
  三年的时光,范强与女助理也有了个女儿,于是他也没太多的时间管我,女助理在我面前也不再惺惺作态了,因为她已是名正言顺的范太太,可以名正言顺地在范强面前管教我,不过我并不把她当一回事,依然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让她心痛不已!
  三年的时光,给了我一个一米八的个头。十五岁的我,依然会在周末去看花青,与她相聚一段的小时光。我很庆幸范强和花青离婚后,花青依然是我成长中的阳光和雨露,所以我成长的还算茁壮与快乐!
   一天,我发现花青的脸变得丰盈水润了起来,不似一位年过不惑的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她又恋爱了,原来是被爱情滋润的!
  唉,这女人真是天真,撞了一回南墙,心还不死,
  “花妈妈,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与范强当年那么相爱,结果呢?现在,你还相信爱情?”十五岁的我一本正经地对一脸甜蜜蜜的花青说。
  “他是个学者,温文尔雅,不似你父亲,有了钱忘了糟糠,用一身的铜臭味去捕获女人的心!”看着花青说她心中的学者时一脸的幸福,我有些不忍直视,怕这幸福又会被她所谓的爱情击个粉碎。
  “好吧!只要你幸福!”我耸耸肩。
  后来花青真的与那个学者结婚了,但我没去参加她的婚礼。那一天,我正好十八岁,到酒吧喝酒,并吐了一地。
  十八岁的那天,我没有收到任何的生日礼物,范强陪着他的娇妻、女儿旅游去了,花青沉浸在她与那位学者新婚的甜蜜中,而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孤独的男孩!
  十八岁的那天,我意识到范强与花青彻底把我给抛弃了。也许他们认为我已经十八岁了,不需要再管我。
  酒一杯一杯地落肚,我的人晕沉沉地,似乎落入一个无底的黑洞中,一直在下坠、下坠……
  
   五、
  “范剑,醒醒,酒吧要打烊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眼前拼命叫我的女孩!
  “你是谁,你叫我干嘛!”我一把推开她,她向后趔趄了几步,不过她稍稍站稳后,又摇摇晃晃地走上来试图把我从吧台上拉起来,结果我们一起摔到了地上。那一摔把我摔醒了,迷糊的眼渐渐有了聚焦点,眼前女孩的脸也渐渐清晰了起来: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嘟嘟的小嘴,如同卡通娃娃般可爱。
  “林梦,你怎么在这里!”我终于看清了圆脸女孩,她是我的同班女同学,十分诧异地问到。
  林梦的脸蛋红扑扑的,好像也喝了酒。“我爸结婚了,我没参加他的婚礼,去夜读了,回家时,看见你走进酒吧,所以就跟进来了,看见你喝酒,挺痛快的,所以我也喝了一小杯,仅仅只喝了一小杯,便醉了,不敢喝了!”林梦叨叨地说了那么多的话,不似平日里腼腆矜持的她,看来她也有些醉了。
  “哦……”原来是同病相怜的人,但我没告诉林梦,我的老妈也结婚了,因为我的心经过一番泪水的洗礼,已经冲涮掉了所有关于范强与花青的过往。
  “走,我送你回家吧!”我爬了起来,把林梦扶起,小小的她站在我面前,才高过我的肩膀一点。那么娇小的一个女生,刚才却想把我架出酒吧,那一瞬间我的内心有些激荡,但却装着一脸漠然的样子扶着林梦,一起踉踉跄跄地走出了酒吧。
  十八岁的第二天,我义无反顾,计不旋踵地搬出了范强的家,拿着他给的钱租房子开始了独居生活!从此,与范强花青咫尺天涯,拒不相见。
  从那以后,我的性情大变,变得不拘言笑,变得阴郁沉闷,球场上,再也见不到我活跃的身影,女生们也不再喜欢我,但林梦例外,因为她一直在暗暗的关注着我,有了酒吧的相遇后,她对我更好了。
  十八岁的那年,我正读高三,心情阴郁的我没考上985、211学校,只进了一所普通的大学,于是更加心灰意冷。整个暑期,我如同一只蜗牛,一天到晚躲在出租屋里,不想与任何人来往,林梦找了我几次,都被我拒之门外!
  
   六、
  大学四年,是没有朝气的四年,我独来独往,成了同学眼中孤癖的人。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远走他乡,远离了范强与花青居住的城市。当我准备孤身流浪天涯时,林梦却追我而来,默默地跟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我对林梦是有爱的,但对她总是若即若离的,因为我不敢去碰触心中那根爱的神经,于是我以七年为约:如果,七年的时间,我们还没分手,那我们就结婚。
  后来七年时间已过,我们也没分手,但我还是没有结婚的意思,以至于一向好脾气的林梦终于爆发了,对我大嚷大叫:“范剑,你到底想怎么样,七年之约已过,现在你又要以什么为借口,恐怕你这辈子是不想与我结婚吧!”而我却不以为然地说:“梦,我们之间的感情,还在乎那张婚纸吗?”我的话刚落音,一只枕头突然向我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我还未回过神来,接着一只拖鞋又向我飞了过来,夹带着林梦的竭斯底里:“去你的,你叫犯贱,我可不叫犯贱,这是法制国家,我们这是非法同居,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不在乎,是你以为吃定我了,告诉你,我林梦没有你一样活的很好!“说完,她躲进卫生间,接着我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和呜呜的哭声交织在一起,十分的凄厉。我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呆呆地望着卫生间的门,门上挂着一只浅蓝色的小海豚。一、
   林梦,一个跟了我七年多的女子,在一个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午后,从我们一起租来的房子里搬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我在空荡荡的房屋里,似一只失去重心的陀螺,东倒西歪,找不到立足点。酒入愁肠,剩下手中的空瓶与我一起跳着醉酒的探戈。
  一天、两天,三天……手机里零点的闹钟响了三十次,林梦还是没出现,恍若梦幻泡影。我迷失在没有林梦的世界里,衣冠不整、胡子拉碴,发如蓬草,洗脸台上的镜子都不认得站在它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
  “林梦真的离开我了!”一个月、两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真正意识到这点,那个跟我有“七年之约”的女人终于绝望地离开了我,而且是那么的突然与决绝,离开了工作的单位,关了手机,拉黑了我的微信,没给我一点迂回的空间。
  林梦的离开再次验证了我对爱情的看法:爱情是一场绮丽的梦,见不得现实的光!
  我用时间的舌头舔着心灵的伤口,整整半年。终于在一个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的日子里,我把如杂草纷披的头发理短,迎风飘扬的髯须刮净,把所有关于林梦的东西,都装进了一个箱子里,然后对着箱子说:沙扬娜拉,我的水莲花!”水莲花,世界级濒临绝种的植物。我喜欢水莲花,喜欢它清纯的心,不胜凉风的娇羞,喜欢它的寓意;灵魂的解脱和美好生命的重生。曾经林梦要求我买一盆的水莲花送给她,而我却说那花太娇贵了,难养,也养不起。其实我知道林梦的意思,也知道水莲花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表示自己会倾尽一切给对方呵护和关爱。可我给不起林梦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此我拒绝了她的要求!
  
   二、
   “林梦离开我了。”当我打电话给我大学唯一的同窗好友时,他听了,破口大骂我:“你,范剑,就是犯贱,活该。”
  是的,我叫范剑,因与“犯贱”谐音,因此,从小到大,我没被人少嘲笑过。只是这点小伤害,对身经百折的我,简直不值一提,因此这名字没给我带来太多的困扰,反而让我成了学校的名人。
  我十八岁之前,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学校里的蓝球场上总会看见我矫健的身影。带球、箭步、旋转、跳跃,投篮,我每完成一系列“范剑式”的投蓝动作,准会让在场观看的女生们集体尖叫,喊哑了嗓子:“范剑真帅!”“范剑酷毙了!”
  那叫喊声似浮云,托着我飘呀飘,飘到了九霄云外!我的优越感被淋漓尽致地激发了出来。一个人一旦有了自信,他会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天才,什么都会精通一些,当然读书也不会太差。女学生因此常麻烦我。“范剑,我的手机怎么老卡,帮我看看!”“范剑,这道数学题怎么解?”“范剑……!”求助声不绝于耳。我天生乐于助人,总是有求必应,不过有一件的事从不轻易答应。“范剑,我们交往吧!”不知多少的女生向我射来丘比特之箭,我都一一潇洒地挡住,并且十分感激地说:“谢谢各位厚爱,鄙人已经名草有主了!”当时,这句话让不少的女生黯然伤神了好几天,因为她们不知道,我都是胡扯。那时候,我的草心从不轻易地去靠近任何一朵花心,因为我觉得有女朋友是挺麻烦的事,加上我对“爱情”这两个字充满了鄙夷!
  爱情是什么,得不到,相思入骨;得到了,万劫不复。林梦跟着我时,我对她这么说过,她却鄙视地看着我:“你不是很享受我给你带来的爱情时光。”我耸耸肩,无语。说真的,我一直在心中否认林梦给我的是爱情,否则我会落荒而逃,我把她给我的爱,想像成一份的亲情,一种两人相处久了,习惯成自然的亲情,因为这样的感情会更持久。可林梦却不这么想,她要的是爱情,我给不了的一种感情,所以她离开了!
  哎,真是傻女人!她难道不知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三、
   我的父母范强与花青就是因为爱情而结婚,但他们以离婚收场。
  据说两人未婚前,是十指相扣,日日良辰美景、月月花好月圆,于是他们去民政局领了婚姻的合约,谁能想到,一对相亲相爱,活泼泼的鸳鸯被钉在了一张婚纸上,会渐渐走向四目相对,索然无味,一言不合,针锋相对的境地。我七岁时,事业小有成就的他们,已经到了水火不容,非离婚不可的地步,但为了我这个他们曾经视如珍宝的爱情结晶,范强与花青又在同一屋檐下分分合合地生活了三年时间。在我十岁那年,他们签下了离婚协议书:一起生活可以,但互不干涉个人的私生活。
  “为什么不干脆些离婚?”那时我对范强与花青的婚姻已不抱任何的希望,于是问花青。花青说等我再长大些。
  十二岁的那天,已有一米七个头的我,一边切着生日蛋糕,一边故作轻松地对着父母说:“范强、花青,为了我,你们这么辛苦地生活在一起,真是难为你们了!谢谢你们给我生命,把我带到这世上,现在我宣布,从明天起,你们各走各的路吧,至于我跟谁生活,我都可以,你们决定!”我放连珠炮似的一口气把练习了许久的话说完,我怕我一停顿就没勇气说下去了。
  说完,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我连忙将手中切好的蛋糕,恭恭敬敬地送到范强和花青的面前,而范强和花青被我直呼其名,显得极其的不自然,两人都崩着一张脸看着我送上的蛋糕。
  “你们离婚吧,这样毫无感情地生活在一起,反而会影响我的身心健康,更不利于我的成长!”我抱握双拳,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谢谢你们,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也趁着我还正常,赶紧离婚吧!” 我的这番话,说得范强和花青脸上都红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的,变幻莫测了好一会儿的时间,但两人都没有说些什么,因为他们之间再也无话可说,而我也不需要他们画蛇添足式的解释。
  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不知道是不是这理由让范强与花青可以如获释重地甩下我这个沉重的包袱!总之我十二岁的第二天,他们终于名正言顺地离婚了。花青欢欢喜喜搬走了,十分大方地把她与范强一起打拼购买的小别墅留给了我和范强。
  那天,阴雨绵绵,恰似我的心情。我没有下楼送花青,而是躲在别墅的小阁楼上,吃着昨夜剩下的蛋糕,吃得直打饱嗝!
  那张限制着范强与花青自由的婚纸终于把爱情给彻底撕票了,两只钉在婚纸上的鸳鸯又活泼泼地飞了起来,飞向各自的天空,从此都不再待见彼此。
  花青搬走后,就没踏进过这幢别墅的大门。没过多久,范强就带回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子,听说曾经是他的女助理,两人暗渡陈仓,已有一定的历史了。难怪花青离开后,与范强老死不相往来,原来是他“红杏出墙”在先。
  切,真老套,言情小说看多了,范强的爱情戏路与小说里的如出一辙:某某离了婚,与女助理好上了;或某某为了女助理,抛弃了妻儿。
  为了从范强那里安稳地获得一份的口粮,十二岁的我成了真正的“饭贱”,卑微地夹在范强和他的女助理中间,讨巧卖乖地活着。那个女助理一开始对我倒没什么坏心思,而且挺会讨好我的,总是“剑剑、剑剑”地叫着,叫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她对“钱”却十分的敏感!有时候,范强给我钱,她远远地瞟了一眼,便能数出有多少张。我想,那女人是不是每数一张她的心就痛一下,因为我每花一笔的钱,她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孩子就少了一笔!而我就偏偏喜欢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喜欢看着范强为难的样子:该拿多少?因为这钱的多少在那女人眼里没有定数。有时候,范强明明拿了不少的钱给我,而那女人又会拿了一张百元钞票塞到我手里,并假情假义地对范强说:“是你的儿,还这么小气!”有时候,没拿几毛钱,她却绕着范强不依不挠了起来:“真惯你的儿子,惯坏了,别说我没提醒你!”说完便挺着胸,甩着一张自以为很美的脸,扭着屁股,在一幢近五百平方的别墅里,摆来扭去的,让范强这个半老的男人为她神魂颠倒!尽管范强那时已是一家上市公司董事之一,也算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物,但在这个小他十多岁的女人面前,他总是一筹莫展。
  我弄不清楚范强对那个小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们之间真的有爱吗?
  管他呢!只要不影响我的成长。
  周末,我打完球,会去花青家,吃她煮的菜。这样我不好也不坏地渡过了三年的年少时光。
  
   四、
  三年的时光,范强与女助理也有了个女儿,于是他也没太多的时间管我,女助理在我面前也不再惺惺作态了,因为她已是名正言顺的范太太,可以名正言顺地在范强面前管教我,不过我并不把她当一回事,依然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让她心痛不已!
  三年的时光,给了我一个一米八的个头。十五岁的我,依然会在周末去看花青,与她相聚一段的小时光。我很庆幸范强和花青离婚后,花青依然是我成长中的阳光和雨露,所以我成长的还算茁壮与快乐!
   一天,我发现花青的脸变得丰盈水润了起来,不似一位年过不惑的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她又恋爱了,原来是被爱情滋润的!
  唉,这女人真是天真,撞了一回南墙,心还不死,
  “花妈妈,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与范强当年那么相爱,结果呢?现在,你还相信爱情?”十五岁的我一本正经地对一脸甜蜜蜜的花青说。
  “他是个学者,温文尔雅,不似你父亲,有了钱忘了糟糠,用一身的铜臭味去捕获女人的心!”看着花青说她心中的学者时一脸的幸福,我有些不忍直视,怕这幸福又会被她所谓的爱情击个粉碎。
  “好吧!只要你幸福!”我耸耸肩。
  后来花青真的与那个学者结婚了,但我没去参加她的婚礼。那一天,我正好十八岁,到酒吧喝酒,并吐了一地。
  十八岁的那天,我没有收到任何的生日礼物,范强陪着他的娇妻、女儿旅游去了,花青沉浸在她与那位学者新婚的甜蜜中,而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孤独的男孩!
  十八岁的那天,我意识到范强与花青彻底把我给抛弃了。也许他们认为我已经十八岁了,不需要再管我。
  酒一杯一杯地落肚,我的人晕沉沉地,似乎落入一个无底的黑洞中,一直在下坠、下坠……
  
   五、
  “范剑,醒醒,酒吧要打烊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眼前拼命叫我的女孩!
  “你是谁,你叫我干嘛!”我一把推开她,她向后趔趄了几步,不过她稍稍站稳后,又摇摇晃晃地走上来试图把我从吧台上拉起来,结果我们一起摔到了地上。那一摔把我摔醒了,迷糊的眼渐渐有了聚焦点,眼前女孩的脸也渐渐清晰了起来: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嘟嘟的小嘴,如同卡通娃娃般可爱。
  “林梦,你怎么在这里!”我终于看清了圆脸女孩,她是我的同班女同学,十分诧异地问到。
  林梦的脸蛋红扑扑的,好像也喝了酒。“我爸结婚了,我没参加他的婚礼,去夜读了,回家时,看见你走进酒吧,所以就跟进来了,看见你喝酒,挺痛快的,所以我也喝了一小杯,仅仅只喝了一小杯,便醉了,不敢喝了!”林梦叨叨地说了那么多的话,不似平日里腼腆矜持的她,看来她也有些醉了。
  “哦……”原来是同病相怜的人,但我没告诉林梦,我的老妈也结婚了,因为我的心经过一番泪水的洗礼,已经冲涮掉了所有关于范强与花青的过往。
  “走,我送你回家吧!”我爬了起来,把林梦扶起,小小的她站在我面前,才高过我的肩膀一点。那么娇小的一个女生,刚才却想把我架出酒吧,那一瞬间我的内心有些激荡,但却装着一脸漠然的样子扶着林梦,一起踉踉跄跄地走出了酒吧。
  十八岁的第二天,我义无反顾,计不旋踵地搬出了范强的家,拿着他给的钱租房子开始了独居生活!从此,与范强花青咫尺天涯,拒不相见。
  从那以后,我的性情大变,变得不拘言笑,变得阴郁沉闷,球场上,再也见不到我活跃的身影,女生们也不再喜欢我,但林梦例外,因为她一直在暗暗的关注着我,有了酒吧的相遇后,她对我更好了。
  十八岁的那年,我正读高三,心情阴郁的我没考上985、211学校,只进了一所普通的大学,于是更加心灰意冷。整个暑期,我如同一只蜗牛,一天到晚躲在出租屋里,不想与任何人来往,林梦找了我几次,都被我拒之门外!
  
   六、
  大学四年,是没有朝气的四年,我独来独往,成了同学眼中孤癖的人。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远走他乡,远离了范强与花青居住的城市。当我准备孤身流浪天涯时,林梦却追我而来,默默地跟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我对林梦是有爱的,但对她总是若即若离的,因为我不敢去碰触心中那根爱的神经,于是我以七年为约:如果,七年的时间,我们还没分手,那我们就结婚。
  后来七年时间已过,我们也没分手,但我还是没有结婚的意思,以至于一向好脾气的林梦终于爆发了,对我大嚷大叫:“范剑,你到底想怎么样,七年之约已过,现在你又要以什么为借口,恐怕你这辈子是不想与我结婚吧!”而我却不以为然地说:“梦,我们之间的感情,还在乎那张婚纸吗?”我的话刚落音,一只枕头突然向我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我还未回过神来,接着一只拖鞋又向我飞了过来,夹带着林梦的竭斯底里:“去你的,你叫犯贱,我可不叫犯贱,这是法制国家,我们这是非法同居,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不在乎,是你以为吃定我了,告诉你,我林梦没有你一样活的很好!“说完,她躲进卫生间,接着我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和呜呜的哭声交织在一起,十分的凄厉。我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呆呆地望着卫生间的门,门上挂着一只浅蓝色的小海豚。
  林梦有海豚情结。据说她的母亲离开她时,带她去海洋公园看了一场海豚表演,从此她就迷上了海豚。相处了七年多,我没见过林梦的父母,她从没提起过她的父母,而我也绝口不提范强与花青。
  我环视着租来的小小窝居,目光所及之处,都会碰到一两只小海豚玩意儿,它们或立、或卧、或做腾飞状,三三两两地散布在这不足五十平方米的窝居里。望着这些海豚玩具,我觉得我都有些得了“海豚恐惧症”。
  “林梦,你再买海豚回来,恐怕我就要退位让贤了!”半年前的一天,我站在门口对着抱着一只陶瓷海豚回来的林梦,语气僵硬地说到。
  我和林梦相伴相随了七年多的时光,却从没斗过嘴、吵过架,因为我拒绝与她吵架,但我有些无法忍受这些海豚了。
  “范剑,终于肯与我吵架了,这是好现象呀!”林梦听了非但不怒反而将手中的陶瓷海豚塞给我,我双手一挡,拒收,结果,陶瓷海豚碎了一地。瞬间,林梦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了起来,她似乎要晕厥过去了,我吓得一把抱住她……
  “医生,她刚才晕了,现在没事了!”我打120,医护人员来时,林梦却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懒懒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没事了,就好!”医生怀疑地看了林梦一眼,“真的晕倒了?"
  “嗯!”林梦一边坐了起来一边点头。
  “经常这样吗?”医生问。
  “不经常这样!”林梦低下了头,她似乎在躲避医生投向她的眼光。
  “哦,那要检查一下吗?”医生一边拿着听诊器站在我和林梦之间,一边问,他也朝我看了一眼。
  “不,不用了!”林梦连连摇头说。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正在回想林梦刚才晕倒的样子:不像假装的?
  我送走了医护人员后,想走近林梦安慰她一下,而她却像弹簧似的跳了起来,冲进卧室,“呯”地一声把门关上,门上“小海豚”挂件左右晃动着,把我的头都晃晕了。
  
  七、
   一只破碎的陶瓷海豚,彻底打破我与林梦从不吵架的生活模式,而我又在第二天的早上,不小心把她的一只蓝色的塑料海豚踩破,于是她彻底爆发了冲着我大嚷大叫了起来!
  “我是有意挑衅吗?我明明可以僻开那只塑料海豚的,但我偏偏踩上去了!”我看着卫生间门上的那只绒布海豚,听着卫生间里淋浴喷头哗哗的水声,和渐渐低下去的哭声,心里略略放松了下来,便拿起我的公文包出门了。
  等我回来时,窝居里的所有的海豚都不见了,林梦也不见了。我在那空荡荡的房间里,无所适从了半年多,才渐渐地适应了没有林梦的生活。
  林梦的离开,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的解脱,也许我潜意识里希望她离我而去,这样我就不再担心自己会辜负了谁!
  过去了,都让它去吧!于是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退租,我要离开这个我与林梦共同生活七年多的城市。试着给林梦发了个短信:“我要退租了,你的东西我已整理好了,你要就来拿吧!”句子显得有些冷冰冰的,不知林梦看到了没有,不过我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也许她已经换了手机,根本没看到。我望着我所有的家当:一箱的衣服和一箱的杂碎的东西。这就是我十八岁以来所有的家当了。
  如今,我已三十而立了,还是一无所有。突然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从心头袭来,遍布全身:难道我要这样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那一瞬间我好想有个温暖的家!
  曾经,林梦给过我一个温暖的家,而我却把这个家给砸碎了。这样的我与范强和花青有什么两样呢?这让我想起了范強和花青,那两个把我带到这世界上,却抛弃我的两个人。
  
   八、
  从十八岁起,我就不再见范强和花青了,尽管他们偶有来电嘘寒问暖的,都说要来,但我以死抗拒,所以他们怕了。又也许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来看我,只是口头上的客套话而已,而我以死抗拒只是为他们不来找理由而已,其实我更害怕他们说来了又不来,所以我也给我自己一个决绝的理由:没有希望就不会有绝望!
  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前,我决定去街上走走逛逛。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虽然我来这座城市已经七年多了,但对它还是极其的陌生。我是个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人,这些年,除了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偶尔与林梦亲热一下,生活如同一滩死水。有时候,我挺佩服林梦能够容忍我一个无趣的男人这么久的时间。
  “原来的范剑不是这样子的,高中时,他很阳光的!”曾经林梦故意在我的面前,对着她的大学同学说。我知道她是有意提醒我,但十八岁的那天起,我就把那个阳光的范剑给关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善言笑的范剑。
  我走进了一个街心花园,找了个长椅坐下,我摸了摸口袋,想吸根烟,发现没烟了,于是长叹了一口气,便半躺在椅子上假寐。
  “爸,范剑他有恐婚症,所以,一直都不想结婚,但我不能再跟他这么耗下去了,我想有个安稳的家。”我分明听到林梦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她怎么也在这里,不过我没有睁开眼睛,继续假寐着,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既然他无意要与你结婚,那离开了也好!”一个男人的声音,一定是林梦的父亲。我以为林梦在给她父亲打电话呢,不想她跟她父亲在一起,这让我十分的好奇,朝声音的方向望去,见林梦与一个头发斑白的男人,背对着我坐在离我不远处的一条长椅上。
  那一刻,我觉得“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话真是太经典了!于是我用帽子盖在脸上,继续半躺在长椅上,想听听那对父女还会再说什么?
  “爸爸,对不起,当年我反对你再婚,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你再婚的对象就是范剑的妈妈!”林梦的话如同五雷轰顶,震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真是造化弄人,无巧不成书呀!
  “梦梦,都过去了,不提它了,等下,范剑的妈妈也会过来,她昨天便与我一起来了,不敢冒昧见你,叫我先来,你如果同意,我便叫她来!”
  “好,我也想见见阿姨!”林梦回答得很干脆!
  花青要来,我有些慌了,心想着要离开要躲起来但我的身体却僵在了长椅上,那些叫眼泪的东西模糊了我的双眼。
  时间在缓慢地流逝,我的心在急剧地跳动……终于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屏住了呼吸。
  “阿姨,您来了!”林梦亲妮的声音。
  “嗯,梦梦,我昨天就来了,不敢去找剑剑,所以想先见见你!”花青的声音显得苍老了许多,“一直都不知道剑剑的女朋友就是你,前几天你爸才告诉我!听说你们已经分手半年多了?”
  “阿姨,范剑他不想结婚,而我也不想与他再耗下去了,免得大家都痛苦!”林梦的声音很低,但还是一字一句地传入我的耳朵。
  “唉,他是个要强的孩子,十多年了,我和他爸都无法靠近他!”花青叹着气说,声音十分的无奈与沮丧。
  “你也不要太难过,范剑也老大不小了,还这么不成熟,没有担当!”林梦父亲的声音,声音里既有安慰,又含有对我的愤怒。
  “阿姨,对不起,当年我不懂事,还口出恶言骂您,今天我向您道歉,希望您原谅我!”
  “你这孩子,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我透过椅子靠背的缝隙看见花青的脸,她变得老了许多。十二年了,我整整十二年没见到她了。
  “其实我的再婚,对范剑的打击也特别大,那时你也不知道我与范剑的关系!听你爸说一年前,你是看见剑剑箱子里藏着我的相片才知道的?”花青一边说一边朝我躺的椅子方向看了过来,我的心如小鹿乱撞了起来:“都说母子连心,难道她感应到我就在附近?”
  “是的,范剑经常背着我对着你和叔叔的合照发呆,一年前,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你的相片!”还好林梦的话转移了花青的注意力。
  “你一开始也不肯接受我,离家出走了那么多年,当你知道了我是范剑的母亲,才渐渐地接受了我!可见你多爱范剑!这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呀!”花青说着,一把把瘦小的林梦揽入怀中。
  “梦梦,最近还有惊恐发作吗?”林梦的父亲突然冒出一句话,我的心咯噔一下。
  “半年前,范剑把瓷海豚打碎了,我发作了一次!”
  惊恐发作,原来林梦前次晕倒是惊恐发作!
  “梦梦怎么会这样呢?”花青的语气透着无限的关爱。
  “她五岁时,她妈妈带她去看海豚表演,回家了路上她买了个陶瓷海豚,过马路时,一辆大货车失控了冲了过来,她妈妈推开了她,自己却卷入车底,从此就没有醒来了!从此她一看见陶瓷破碎就会出现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的症状!”
  原来如此,林梦的内心深处有这么大的一个创伤,而我从不知道,只任由着自己一颗受创的心肆虐着自己的生活,伤害着身边的人。
  “梦梦,谢谢你照顾了剑剑这么多年,他一直拒绝结婚,是我与他父亲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你的心也这么难过,却还要关照剑剑的心情!真是太为难你了。”花青继续揉着林梦,话音有些哽咽,“你真的不想给他机会了吗?”
  “不是的,阿姨,我与范剑相识十余年了,又跟他一起生活的七年多,这份感情怎能说断就断呢?但他无意结婚,我只能选择离开!”林梦万般无奈地说
  听了林梦的话,我心中又愧疚又温暖,好想走上前去,学着《大话西游》中的一段经典台词,对她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但我没有,而是悄悄地退出街心花园,回到了出租屋。
  
  九、
  我决定不退租了,在这里,我等林梦回来,我要与她结婚,用我的后半生去守护她,不让她再受伤害!于是,我把房间整理了一翻,去花鸟市场买了一瓷钵的水莲花回来,养在露天阳台上,然后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看着微信上一个萌萌的海豚头像,发了一会儿的呆……不知林梦把我从黑名单中解除了没有?我小心翼翼地点开了海豚头像,在对话框里写下:“梦,我买了水莲花,如果你还没嫁人,就回来吧,我要送你一朵水莲花,给你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为,我终于明白,只有像水莲花一样的林梦,才能把我那个桎梏在错误认知中的灵魂解救出来,让我重生。
  写好了信息,然后我心儿戚戚地点击发送。
  “叮”地一声,那一段话,毫无障碍地发出去了……
一、
   林梦,一个跟了我七年多的女子,在一个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午后,从我们一起租来的房子里搬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我在空荡荡的房屋里,似一只失去重心的陀螺,东倒西歪,找不到立足点。酒入愁肠,剩下手中的空瓶与我一起跳着醉酒的探戈。
  一天、两天,三天……手机里零点的闹钟响了三十次,林梦还是没出现,恍若梦幻泡影。我迷失在没有林梦的世界里,衣冠不整、胡子拉碴,发如蓬草,洗脸台上的镜子都不认得站在它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
  “林梦真的离开我了!”一个月、两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真正意识到这点,那个跟我有“七年之约”的女人终于绝望地离开了我,而且是那么的突然与决绝,离开了工作的单位,关了手机,拉黑了我的微信,没给我一点迂回的空间。
  林梦的离开再次验证了我对爱情的看法:爱情是一场绮丽的梦,见不得现实的光!
  我用时间的舌头舔着心灵的伤口,整整半年。终于在一个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的日子里,我把如杂草纷披的头发理短,迎风飘扬的髯须刮净,把所有关于林梦的东西,都装进了一个箱子里,然后对着箱子说:沙扬娜拉,我的水莲花!”水莲花,世界级濒临绝种的植物。我喜欢水莲花,喜欢它清纯的心,不胜凉风的娇羞,喜欢它的寓意;灵魂的解脱和美好生命的重生。曾经林梦要求我买一盆的水莲花送给她,而我却说那花太娇贵了,难养,也养不起。其实我知道林梦的意思,也知道水莲花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表示自己会倾尽一切给对方呵护和关爱。可我给不起林梦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此我拒绝了她的要求!
  
   二、
   “林梦离开我了。”当我打电话给我大学唯一的同窗好友时,他听了,破口大骂我:“你,范剑,就是犯贱,活该。”
  是的,我叫范剑,因与“犯贱”谐音,因此,从小到大,我没被人少嘲笑过。只是这点小伤害,对身经百折的我,简直不值一提,因此这名字没给我带来太多的困扰,反而让我成了学校的名人。
  我十八岁之前,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学校里的蓝球场上总会看见我矫健的身影。带球、箭步、旋转、跳跃,投篮,我每完成一系列“范剑式”的投蓝动作,准会让在场观看的女生们集体尖叫,喊哑了嗓子:“范剑真帅!”“范剑酷毙了!”
  那叫喊声似浮云,托着我飘呀飘,飘到了九霄云外!我的优越感被淋漓尽致地激发了出来。一个人一旦有了自信,他会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天才,什么都会精通一些,当然读书也不会太差。女学生因此常麻烦我。“范剑,我的手机怎么老卡,帮我看看!”“范剑,这道数学题怎么解?”“范剑……!”求助声不绝于耳。我天生乐于助人,总是有求必应,不过有一件的事从不轻易答应。“范剑,我们交往吧!”不知多少的女生向我射来丘比特之箭,我都一一潇洒地挡住,并且十分感激地说:“谢谢各位厚爱,鄙人已经名草有主了!”当时,这句话让不少的女生黯然伤神了好几天,因为她们不知道,我都是胡扯。那时候,我的草心从不轻易地去靠近任何一朵花心,因为我觉得有女朋友是挺麻烦的事,加上我对“爱情”这两个字充满了鄙夷!
  爱情是什么,得不到,相思入骨;得到了,万劫不复。林梦跟着我时,我对她这么说过,她却鄙视地看着我:“你不是很享受我给你带来的爱情时光。”我耸耸肩,无语。说真的,我一直在心中否认林梦给我的是爱情,否则我会落荒而逃,我把她给我的爱,想像成一份的亲情,一种两人相处久了,习惯成自然的亲情,因为这样的感情会更持久。可林梦却不这么想,她要的是爱情,我给不了的一种感情,所以她离开了!
  哎,真是傻女人!她难道不知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三、
   我的父母范强与花青就是因为爱情而结婚,但他们以离婚收场。
  据说两人未婚前,是十指相扣,日日良辰美景、月月花好月圆,于是他们去民政局领了婚姻的合约,谁能想到,一对相亲相爱,活泼泼的鸳鸯被钉在了一张婚纸上,会渐渐走向四目相对,索然无味,一言不合,针锋相对的境地。我七岁时,事业小有成就的他们,已经到了水火不容,非离婚不可的地步,但为了我这个他们曾经视如珍宝的爱情结晶,范强与花青又在同一屋檐下分分合合地生活了三年时间。在我十岁那年,他们签下了离婚协议书:一起生活可以,但互不干涉个人的私生活。
  “为什么不干脆些离婚?”那时我对范强与花青的婚姻已不抱任何的希望,于是问花青。花青说等我再长大些。
  十二岁的那天,已有一米七个头的我,一边切着生日蛋糕,一边故作轻松地对着父母说:“范强、花青,为了我,你们这么辛苦地生活在一起,真是难为你们了!谢谢你们给我生命,把我带到这世上,现在我宣布,从明天起,你们各走各的路吧,至于我跟谁生活,我都可以,你们决定!”我放连珠炮似的一口气把练习了许久的话说完,我怕我一停顿就没勇气说下去了。
  说完,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我连忙将手中切好的蛋糕,恭恭敬敬地送到范强和花青的面前,而范强和花青被我直呼其名,显得极其的不自然,两人都崩着一张脸看着我送上的蛋糕。
  “你们离婚吧,这样毫无感情地生活在一起,反而会影响我的身心健康,更不利于我的成长!”我抱握双拳,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谢谢你们,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也趁着我还正常,赶紧离婚吧!” 我的这番话,说得范强和花青脸上都红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的,变幻莫测了好一会儿的时间,但两人都没有说些什么,因为他们之间再也无话可说,而我也不需要他们画蛇添足式的解释。
  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不知道是不是这理由让范强与花青可以如获释重地甩下我这个沉重的包袱!总之我十二岁的第二天,他们终于名正言顺地离婚了。花青欢欢喜喜搬走了,十分大方地把她与范强一起打拼购买的小别墅留给了我和范强。
  那天,阴雨绵绵,恰似我的心情。我没有下楼送花青,而是躲在别墅的小阁楼上,吃着昨夜剩下的蛋糕,吃得直打饱嗝!
  那张限制着范强与花青自由的婚纸终于把爱情给彻底撕票了,两只钉在婚纸上的鸳鸯又活泼泼地飞了起来,飞向各自的天空,从此都不再待见彼此。
  花青搬走后,就没踏进过这幢别墅的大门。没过多久,范强就带回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子,听说曾经是他的女助理,两人暗渡陈仓,已有一定的历史了。难怪花青离开后,与范强老死不相往来,原来是他“红杏出墙”在先。
  切,真老套,言情小说看多了,范强的爱情戏路与小说里的如出一辙:某某离了婚,与女助理好上了;或某某为了女助理,抛弃了妻儿。
  为了从范强那里安稳地获得一份的口粮,十二岁的我成了真正的“饭贱”,卑微地夹在范强和他的女助理中间,讨巧卖乖地活着。那个女助理一开始对我倒没什么坏心思,而且挺会讨好我的,总是“剑剑、剑剑”地叫着,叫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她对“钱”却十分的敏感!有时候,范强给我钱,她远远地瞟了一眼,便能数出有多少张。我想,那女人是不是每数一张她的心就痛一下,因为我每花一笔的钱,她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孩子就少了一笔!而我就偏偏喜欢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喜欢看着范强为难的样子:该拿多少?因为这钱的多少在那女人眼里没有定数。有时候,范强明明拿了不少的钱给我,而那女人又会拿了一张百元钞票塞到我手里,并假情假义地对范强说:“是你的儿,还这么小气!”有时候,没拿几毛钱,她却绕着范强不依不挠了起来:“真惯你的儿子,惯坏了,别说我没提醒你!”说完便挺着胸,甩着一张自以为很美的脸,扭着屁股,在一幢近五百平方的别墅里,摆来扭去的,让范强这个半老的男人为她神魂颠倒!尽管范强那时已是一家上市公司董事之一,也算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物,但在这个小他十多岁的女人面前,他总是一筹莫展。
  我弄不清楚范强对那个小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们之间真的有爱吗?
  管他呢!只要不影响我的成长。
  周末,我打完球,会去花青家,吃她煮的菜。这样我不好也不坏地渡过了三年的年少时光。
  
   四、
  三年的时光,范强与女助理也有了个女儿,于是他也没太多的时间管我,女助理在我面前也不再惺惺作态了,因为她已是名正言顺的范太太,可以名正言顺地在范强面前管教我,不过我并不把她当一回事,依然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让她心痛不已!
  三年的时光,给了我一个一米八的个头。十五岁的我,依然会在周末去看花青,与她相聚一段的小时光。我很庆幸范强和花青离婚后,花青依然是我成长中的阳光和雨露,所以我成长的还算茁壮与快乐!
   一天,我发现花青的脸变得丰盈水润了起来,不似一位年过不惑的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她又恋爱了,原来是被爱情滋润的!
  唉,这女人真是天真,撞了一回南墙,心还不死,
  “花妈妈,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与范强当年那么相爱,结果呢?现在,你还相信爱情?”十五岁的我一本正经地对一脸甜蜜蜜的花青说。
  “他是个学者,温文尔雅,不似你父亲,有了钱忘了糟糠,用一身的铜臭味去捕获女人的心!”看着花青说她心中的学者时一脸的幸福,我有些不忍直视,怕这幸福又会被她所谓的爱情击个粉碎。
  “好吧!只要你幸福!”我耸耸肩。
  后来花青真的与那个学者结婚了,但我没去参加她的婚礼。那一天,我正好十八岁,到酒吧喝酒,并吐了一地。
  十八岁的那天,我没有收到任何的生日礼物,范强陪着他的娇妻、女儿旅游去了,花青沉浸在她与那位学者新婚的甜蜜中,而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孤独的男孩!
  十八岁的那天,我意识到范强与花青彻底把我给抛弃了。也许他们认为我已经十八岁了,不需要再管我。
  酒一杯一杯地落肚,我的人晕沉沉地,似乎落入一个无底的黑洞中,一直在下坠、下坠……
  
   五、
  “范剑,醒醒,酒吧要打烊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眼前拼命叫我的女孩!
  “你是谁,你叫我干嘛!”我一把推开她,她向后趔趄了几步,不过她稍稍站稳后,又摇摇晃晃地走上来试图把我从吧台上拉起来,结果我们一起摔到了地上。那一摔把我摔醒了,迷糊的眼渐渐有了聚焦点,眼前女孩的脸也渐渐清晰了起来: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嘟嘟的小嘴,如同卡通娃娃般可爱。
  “林梦,你怎么在这里!”我终于看清了圆脸女孩,她是我的同班女同学,十分诧异地问到。
  林梦的脸蛋红扑扑的,好像也喝了酒。“我爸结婚了,我没参加他的婚礼,去夜读了,回家时,看见你走进酒吧,所以就跟进来了,看见你喝酒,挺痛快的,所以我也喝了一小杯,仅仅只喝了一小杯,便醉了,不敢喝了!”林梦叨叨地说了那么多的话,不似平日里腼腆矜持的她,看来她也有些醉了。
  “哦……”原来是同病相怜的人,但我没告诉林梦,我的老妈也结婚了,因为我的心经过一番泪水的洗礼,已经冲涮掉了所有关于范强与花青的过往。
  “走,我送你回家吧!”我爬了起来,把林梦扶起,小小的她站在我面前,才高过我的肩膀一点。那么娇小的一个女生,刚才却想把我架出酒吧,那一瞬间我的内心有些激荡,但却装着一脸漠然的样子扶着林梦,一起踉踉跄跄地走出了酒吧。
  十八岁的第二天,我义无反顾,计不旋踵地搬出了范强的家,拿着他给的钱租房子开始了独居生活!从此,与范强花青咫尺天涯,拒不相见。
  从那以后,我的性情大变,变得不拘言笑,变得阴郁沉闷,球场上,再也见不到我活跃的身影,女生们也不再喜欢我,但林梦例外,因为她一直在暗暗的关注着我,有了酒吧的相遇后,她对我更好了。
  十八岁的那年,我正读高三,心情阴郁的我没考上985、211学校,只进了一所普通的大学,于是更加心灰意冷。整个暑期,我如同一只蜗牛,一天到晚躲在出租屋里,不想与任何人来往,林梦找了我几次,都被我拒之门外!
  
   六、
  大学四年,是没有朝气的四年,我独来独往,成了同学眼中孤癖的人。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远走他乡,远离了范强与花青居住的城市。当我准备孤身流浪天涯时,林梦却追我而来,默默地跟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我对林梦是有爱的,但对她总是若即若离的,因为我不敢去碰触心中那根爱的神经,于是我以七年为约:如果,七年的时间,我们还没分手,那我们就结婚。
  后来七年时间已过,我们也没分手,但我还是没有结婚的意思,以至于一向好脾气的林梦终于爆发了,对我大嚷大叫:“范剑,你到底想怎么样,七年之约已过,现在你又要以什么为借口,恐怕你这辈子是不想与我结婚吧!”而我却不以为然地说:“梦,我们之间的感情,还在乎那张婚纸吗?”我的话刚落音,一只枕头突然向我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我还未回过神来,接着一只拖鞋又向我飞了过来,夹带着林梦的竭斯底里:“去你的,你叫犯贱,我可不叫犯贱,这是法制国家,我们这是非法同居,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不在乎,是你以为吃定我了,告诉你,我林梦没有你一样活的很好!“说完,她躲进卫生间,接着我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和呜呜的哭声交织在一起,十分的凄厉。我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呆呆地望着卫生间的门,门上挂着一只浅蓝色的小海豚。
  林梦有海豚情结。据说她的母亲离开她时,带她去海洋公园看了一场海豚表演,从此她就迷上了海豚。相处了七年多,我没见过林梦的父母,她从没提起过她的父母,而我也绝口不提范强与花青。
  我环视着租来的小小窝居,目光所及之处,都会碰到一两只小海豚玩意儿,它们或立、或卧、或做腾飞状,三三两两地散布在这不足五十平方米的窝居里。望着这些海豚玩具,我觉得我都有些得了“海豚恐惧症”。
  “林梦,你再买海豚回来,恐怕我就要退位让贤了!”半年前的一天,我站在门口对着抱着一只陶瓷海豚回来的林梦,语气僵硬地说到。
  我和林梦相伴相随了七年多的时光,却从没斗过嘴、吵过架,因为我拒绝与她吵架,但我有些无法忍受这些海豚了。
  “范剑,终于肯与我吵架了,这是好现象呀!”林梦听了非但不怒反而将手中的陶瓷海豚塞给我,我双手一挡,拒收,结果,陶瓷海豚碎了一地。瞬间,林梦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了起来,她似乎要晕厥过去了,我吓得一把抱住她……
  “医生,她刚才晕了,现在没事了!”我打120,医护人员来时,林梦却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懒懒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没事了,就好!”医生怀疑地看了林梦一眼,“真的晕倒了?"
  “嗯!”林梦一边坐了起来一边点头。
  “经常这样吗?”医生问。
  “不经常这样!”林梦低下了头,她似乎在躲避医生投向她的眼光。
  “哦,那要检查一下吗?”医生一边拿着听诊器站在我和林梦之间,一边问,他也朝我看了一眼。
  “不,不用了!”林梦连连摇头说。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正在回想林梦刚才晕倒的样子:不像假装的?
  我送走了医护人员后,想走近林梦安慰她一下,而她却像弹簧似的跳了起来,冲进卧室,“呯”地一声把门关上,门上“小海豚”挂件左右晃动着,把我的头都晃晕了。
  
  七、
   一只破碎的陶瓷海豚,彻底打破我与林梦从不吵架的生活模式,而我又在第二天的早上,不小心把她的一只蓝色的塑料海豚踩破,于是她彻底爆发了冲着我大嚷大叫了起来!
  “我是有意挑衅吗?我明明可以僻开那只塑料海豚的,但我偏偏踩上去了!”我看着卫生间门上的那只绒布海豚,听着卫生间里淋浴喷头哗哗的水声,和渐渐低下去的哭声,心里略略放松了下来,便拿起我的公文包出门了。
  等我回来时,窝居里的所有的海豚都不见了,林梦也不见了。我在那空荡荡的房间里,无所适从了半年多,才渐渐地适应了没有林梦的生活。
  林梦的离开,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的解脱,也许我潜意识里希望她离我而去,这样我就不再担心自己会辜负了谁!
  过去了,都让它去吧!于是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退租,我要离开这个我与林梦共同生活七年多的城市。试着给林梦发了个短信:“我要退租了,你的东西我已整理好了,你要就来拿吧!”句子显得有些冷冰冰的,不知林梦看到了没有,不过我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也许她已经换了手机,根本没看到。我望着我所有的家当:一箱的衣服和一箱的杂碎的东西。这就是我十八岁以来所有的家当了。
  如今,我已三十而立了,还是一无所有。突然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从心头袭来,遍布全身:难道我要这样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那一瞬间我好想有个温暖的家!
  曾经,林梦给过我一个温暖的家,而我却把这个家给砸碎了。这样的我与范强和花青有什么两样呢?这让我想起了范強和花青,那两个把我带到这世界上,却抛弃我的两个人。
  
   八、
  从十八岁起,我就不再见范强和花青了,尽管他们偶有来电嘘寒问暖的,都说要来,但我以死抗拒,所以他们怕了。又也许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来看我,只是口头上的客套话而已,而我以死抗拒只是为他们不来找理由而已,其实我更害怕他们说来了又不来,所以我也给我自己一个决绝的理由:没有希望就不会有绝望!
  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前,我决定去街上走走逛逛。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虽然我来这座城市已经七年多了,但对它还是极其的陌生。我是个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人,这些年,除了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偶尔与林梦亲热一下,生活如同一滩死水。有时候,我挺佩服林梦能够容忍我一个无趣的男人这么久的时间。
  “原来的范剑不是这样子的,高中时,他很阳光的!”曾经林梦故意在我的面前,对着她的大学同学说。我知道她是有意提醒我,但十八岁的那天起,我就把那个阳光的范剑给关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善言笑的范剑。
  我走进了一个街心花园,找了个长椅坐下,我摸了摸口袋,想吸根烟,发现没烟了,于是长叹了一口气,便半躺在椅子上假寐。
  “爸,范剑他有恐婚症,所以,一直都不想结婚,但我不能再跟他这么耗下去了,我想有个安稳的家。”我分明听到林梦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她怎么也在这里,不过我没有睁开眼睛,继续假寐着,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既然他无意要与你结婚,那离开了也好!”一个男人的声音,一定是林梦的父亲。我以为林梦在给她父亲打电话呢,不想她跟她父亲在一起,这让我十分的好奇,朝声音的方向望去,见林梦与一个头发斑白的男人,背对着我坐在离我不远处的一条长椅上。
  那一刻,我觉得“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话真是太经典了!于是我用帽子盖在脸上,继续半躺在长椅上,想听听那对父女还会再说什么?
  “爸爸,对不起,当年我反对你再婚,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你再婚的对象就是范剑的妈妈!”林梦的话如同五雷轰顶,震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真是造化弄人,无巧不成书呀!
  “梦梦,都过去了,不提它了,等下,范剑的妈妈也会过来,她昨天便与我一起来了,不敢冒昧见你,叫我先来,你如果同意,我便叫她来!”
  “好,我也想见见阿姨!”林梦回答得很干脆!
  花青要来,我有些慌了,心想着要离开要躲起来但我的身体却僵在了长椅上,那些叫眼泪的东西模糊了我的双眼。
  时间在缓慢地流逝,我的心在急剧地跳动……终于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屏住了呼吸。
  “阿姨,您来了!”林梦亲妮的声音。
  “嗯,梦梦,我昨天就来了,不敢去找剑剑,所以想先见见你!”花青的声音显得苍老了许多,“一直都不知道剑剑的女朋友就是你,前几天你爸才告诉我!听说你们已经分手半年多了?”
  “阿姨,范剑他不想结婚,而我也不想与他再耗下去了,免得大家都痛苦!”林梦的声音很低,但还是一字一句地传入我的耳朵。
  “唉,他是个要强的孩子,十多年了,我和他爸都无法靠近他!”花青叹着气说,声音十分的无奈与沮丧。
  “你也不要太难过,范剑也老大不小了,还这么不成熟,没有担当!”林梦父亲的声音,声音里既有安慰,又含有对我的愤怒。
  “阿姨,对不起,当年我不懂事,还口出恶言骂您,今天我向您道歉,希望您原谅我!”
  “你这孩子,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我透过椅子靠背的缝隙看见花青的脸,她变得老了许多。十二年了,我整整十二年没见到她了。
  “其实我的再婚,对范剑的打击也特别大,那时你也不知道我与范剑的关系!听你爸说一年前,你是看见剑剑箱子里藏着我的相片才知道的?”花青一边说一边朝我躺的椅子方向看了过来,我的心如小鹿乱撞了起来:“都说母子连心,难道她感应到我就在附近?”
  “是的,范剑经常背着我对着你和叔叔的合照发呆,一年前,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你的相片!”还好林梦的话转移了花青的注意力。
  “你一开始也不肯接受我,离家出走了那么多年,当你知道了我是范剑的母亲,才渐渐地接受了我!可见你多爱范剑!这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呀!”花青说着,一把把瘦小的林梦揽入怀中。
  “梦梦,最近还有惊恐发作吗?”林梦的父亲突然冒出一句话,我的心咯噔一下。
  “半年前,范剑把瓷海豚打碎了,我发作了一次!”
  惊恐发作,原来林梦前次晕倒是惊恐发作!
  “梦梦怎么会这样呢?”花青的语气透着无限的关爱。
  “她五岁时,她妈妈带她去看海豚表演,回家了路上她买了个陶瓷海豚,过马路时,一辆大货车失控了冲了过来,她妈妈推开了她,自己却卷入车底,从此就没有醒来了!从此她一看见陶瓷破碎就会出现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的症状!”
  原来如此,林梦的内心深处有这么大的一个创伤,而我从不知道,只任由着自己一颗受创的心肆虐着自己的生活,伤害着身边的人。
  “梦梦,谢谢你照顾了剑剑这么多年,他一直拒绝结婚,是我与他父亲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你的心也这么难过,却还要关照剑剑的心情!真是太为难你了。”花青继续揉着林梦,话音有些哽咽,“你真的不想给他机会了吗?”
  “不是的,阿姨,我与范剑相识十余年了,又跟他一起生活的七年多,这份感情怎能说断就断呢?但他无意结婚,我只能选择离开!”林梦万般无奈地说
  听了林梦的话,我心中又愧疚又温暖,好想走上前去,学着《大话西游》中的一段经典台词,对她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但我没有,而是悄悄地退出街心花园,回到了出租屋。
  
  九、
  我决定不退租了,在这里,我等林梦回来,我要与她结婚,用我的后半生去守护她,不让她再受伤害!于是,我把房间整理了一翻,去花鸟市场买了一瓷钵的水莲花回来,养在露天阳台上,然后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看着微信上一个萌萌的海豚头像,发了一会儿的呆……不知林梦把我从黑名单中解除了没有?我小心翼翼地点开了海豚头像,在对话框里写下:“梦,我买了水莲花,如果你还没嫁人,就回来吧,我要送你一朵水莲花,给你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为,我终于明白,只有像水莲花一样的林梦,才能把我那个桎梏在错误认知中的灵魂解救出来,让我重生。
  写好了信息,然后我心儿戚戚地点击发送。
  “叮”地一声,那一段话,毫无障碍地发出去了……
一、
   林梦,一个跟了我七年多的女子,在一个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午后,从我们一起租来的房子里搬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我在空荡荡的房屋里,似一只失去重心的陀螺,东倒西歪,找不到立足点。酒入愁肠,剩下手中的空瓶与我一起跳着醉酒的探戈。
  一天、两天,三天……手机里零点的闹钟响了三十次,林梦还是没出现,恍若梦幻泡影。我迷失在没有林梦的世界里,衣冠不整、胡子拉碴,发如蓬草,洗脸台上的镜子都不认得站在它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
  “林梦真的离开我了!”一个月、两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真正意识到这点,那个跟我有“七年之约”的女人终于绝望地离开了我,而且是那么的突然与决绝,离开了工作的单位,关了手机,拉黑了我的微信,没给我一点迂回的空间。
  林梦的离开再次验证了我对爱情的看法:爱情是一场绮丽的梦,见不得现实的光!
  我用时间的舌头舔着心灵的伤口,整整半年。终于在一个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的日子里,我把如杂草纷披的头发理短,迎风飘扬的髯须刮净,把所有关于林梦的东西,都装进了一个箱子里,然后对着箱子说:沙扬娜拉,我的水莲花!”水莲花,世界级濒临绝种的植物。我喜欢水莲花,喜欢它清纯的心,不胜凉风的娇羞,喜欢它的寓意;灵魂的解脱和美好生命的重生。曾经林梦要求我买一盆的水莲花送给她,而我却说那花太娇贵了,难养,也养不起。其实我知道林梦的意思,也知道水莲花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表示自己会倾尽一切给对方呵护和关爱。可我给不起林梦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此我拒绝了她的要求!
  
   二、
   “林梦离开我了。”当我打电话给我大学唯一的同窗好友时,他听了,破口大骂我:“你,范剑,就是犯贱,活该。”
  是的,我叫范剑,因与“犯贱”谐音,因此,从小到大,我没被人少嘲笑过。只是这点小伤害,对身经百折的我,简直不值一提,因此这名字没给我带来太多的困扰,反而让我成了学校的名人。
  我十八岁之前,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学校里的蓝球场上总会看见我矫健的身影。带球、箭步、旋转、跳跃,投篮,我每完成一系列“范剑式”的投蓝动作,准会让在场观看的女生们集体尖叫,喊哑了嗓子:“范剑真帅!”“范剑酷毙了!”
  那叫喊声似浮云,托着我飘呀飘,飘到了九霄云外!我的优越感被淋漓尽致地激发了出来。一个人一旦有了自信,他会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天才,什么都会精通一些,当然读书也不会太差。女学生因此常麻烦我。“范剑,我的手机怎么老卡,帮我看看!”“范剑,这道数学题怎么解?”“范剑……!”求助声不绝于耳。我天生乐于助人,总是有求必应,不过有一件的事从不轻易答应。“范剑,我们交往吧!”不知多少的女生向我射来丘比特之箭,我都一一潇洒地挡住,并且十分感激地说:“谢谢各位厚爱,鄙人已经名草有主了!”当时,这句话让不少的女生黯然伤神了好几天,因为她们不知道,我都是胡扯。那时候,我的草心从不轻易地去靠近任何一朵花心,因为我觉得有女朋友是挺麻烦的事,加上我对“爱情”这两个字充满了鄙夷!
  爱情是什么,得不到,相思入骨;得到了,万劫不复。林梦跟着我时,我对她这么说过,她却鄙视地看着我:“你不是很享受我给你带来的爱情时光。”我耸耸肩,无语。说真的,我一直在心中否认林梦给我的是爱情,否则我会落荒而逃,我把她给我的爱,想像成一份的亲情,一种两人相处久了,习惯成自然的亲情,因为这样的感情会更持久。可林梦却不这么想,她要的是爱情,我给不了的一种感情,所以她离开了!
  哎,真是傻女人!她难道不知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三、
   我的父母范强与花青就是因为爱情而结婚,但他们以离婚收场。
  据说两人未婚前,是十指相扣,日日良辰美景、月月花好月圆,于是他们去民政局领了婚姻的合约,谁能想到,一对相亲相爱,活泼泼的鸳鸯被钉在了一张婚纸上,会渐渐走向四目相对,索然无味,一言不合,针锋相对的境地。我七岁时,事业小有成就的他们,已经到了水火不容,非离婚不可的地步,但为了我这个他们曾经视如珍宝的爱情结晶,范强与花青又在同一屋檐下分分合合地生活了三年时间。在我十岁那年,他们签下了离婚协议书:一起生活可以,但互不干涉个人的私生活。
  “为什么不干脆些离婚?”那时我对范强与花青的婚姻已不抱任何的希望,于是问花青。花青说等我再长大些。
  十二岁的那天,已有一米七个头的我,一边切着生日蛋糕,一边故作轻松地对着父母说:“范强、花青,为了我,你们这么辛苦地生活在一起,真是难为你们了!谢谢你们给我生命,把我带到这世上,现在我宣布,从明天起,你们各走各的路吧,至于我跟谁生活,我都可以,你们决定!”我放连珠炮似的一口气把练习了许久的话说完,我怕我一停顿就没勇气说下去了。
  说完,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我连忙将手中切好的蛋糕,恭恭敬敬地送到范强和花青的面前,而范强和花青被我直呼其名,显得极其的不自然,两人都崩着一张脸看着我送上的蛋糕。
  “你们离婚吧,这样毫无感情地生活在一起,反而会影响我的身心健康,更不利于我的成长!”我抱握双拳,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谢谢你们,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也趁着我还正常,赶紧离婚吧!” 我的这番话,说得范强和花青脸上都红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的,变幻莫测了好一会儿的时间,但两人都没有说些什么,因为他们之间再也无话可说,而我也不需要他们画蛇添足式的解释。
  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不知道是不是这理由让范强与花青可以如获释重地甩下我这个沉重的包袱!总之我十二岁的第二天,他们终于名正言顺地离婚了。花青欢欢喜喜搬走了,十分大方地把她与范强一起打拼购买的小别墅留给了我和范强。
  那天,阴雨绵绵,恰似我的心情。我没有下楼送花青,而是躲在别墅的小阁楼上,吃着昨夜剩下的蛋糕,吃得直打饱嗝!
  那张限制着范强与花青自由的婚纸终于把爱情给彻底撕票了,两只钉在婚纸上的鸳鸯又活泼泼地飞了起来,飞向各自的天空,从此都不再待见彼此。
  花青搬走后,就没踏进过这幢别墅的大门。没过多久,范强就带回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子,听说曾经是他的女助理,两人暗渡陈仓,已有一定的历史了。难怪花青离开后,与范强老死不相往来,原来是他“红杏出墙”在先。
  切,真老套,言情小说看多了,范强的爱情戏路与小说里的如出一辙:某某离了婚,与女助理好上了;或某某为了女助理,抛弃了妻儿。
  为了从范强那里安稳地获得一份的口粮,十二岁的我成了真正的“饭贱”,卑微地夹在范强和他的女助理中间,讨巧卖乖地活着。那个女助理一开始对我倒没什么坏心思,而且挺会讨好我的,总是“剑剑、剑剑”地叫着,叫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她对“钱”却十分的敏感!有时候,范强给我钱,她远远地瞟了一眼,便能数出有多少张。我想,那女人是不是每数一张她的心就痛一下,因为我每花一笔的钱,她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孩子就少了一笔!而我就偏偏喜欢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喜欢看着范强为难的样子:该拿多少?因为这钱的多少在那女人眼里没有定数。有时候,范强明明拿了不少的钱给我,而那女人又会拿了一张百元钞票塞到我手里,并假情假义地对范强说:“是你的儿,还这么小气!”有时候,没拿几毛钱,她却绕着范强不依不挠了起来:“真惯你的儿子,惯坏了,别说我没提醒你!”说完便挺着胸,甩着一张自以为很美的脸,扭着屁股,在一幢近五百平方的别墅里,摆来扭去的,让范强这个半老的男人为她神魂颠倒!尽管范强那时已是一家上市公司董事之一,也算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物,但在这个小他十多岁的女人面前,他总是一筹莫展。
  我弄不清楚范强对那个小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们之间真的有爱吗?
  管他呢!只要不影响我的成长。
  周末,我打完球,会去花青家,吃她煮的菜。这样我不好也不坏地渡过了三年的年少时光。
  
   四、
  三年的时光,范强与女助理也有了个女儿,于是他也没太多的时间管我,女助理在我面前也不再惺惺作态了,因为她已是名正言顺的范太太,可以名正言顺地在范强面前管教我,不过我并不把她当一回事,依然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让她心痛不已!
  三年的时光,给了我一个一米八的个头。十五岁的我,依然会在周末去看花青,与她相聚一段的小时光。我很庆幸范强和花青离婚后,花青依然是我成长中的阳光和雨露,所以我成长的还算茁壮与快乐!
   一天,我发现花青的脸变得丰盈水润了起来,不似一位年过不惑的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她又恋爱了,原来是被爱情滋润的!
  唉,这女人真是天真,撞了一回南墙,心还不死,
  “花妈妈,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与范强当年那么相爱,结果呢?现在,你还相信爱情?”十五岁的我一本正经地对一脸甜蜜蜜的花青说。
  “他是个学者,温文尔雅,不似你父亲,有了钱忘了糟糠,用一身的铜臭味去捕获女人的心!”看着花青说她心中的学者时一脸的幸福,我有些不忍直视,怕这幸福又会被她所谓的爱情击个粉碎。
  “好吧!只要你幸福!”我耸耸肩。
  后来花青真的与那个学者结婚了,但我没去参加她的婚礼。那一天,我正好十八岁,到酒吧喝酒,并吐了一地。
  十八岁的那天,我没有收到任何的生日礼物,范强陪着他的娇妻、女儿旅游去了,花青沉浸在她与那位学者新婚的甜蜜中,而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孤独的男孩!
  十八岁的那天,我意识到范强与花青彻底把我给抛弃了。也许他们认为我已经十八岁了,不需要再管我。
  酒一杯一杯地落肚,我的人晕沉沉地,似乎落入一个无底的黑洞中,一直在下坠、下坠……
  
   五、
  “范剑,醒醒,酒吧要打烊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眼前拼命叫我的女孩!
  “你是谁,你叫我干嘛!”我一把推开她,她向后趔趄了几步,不过她稍稍站稳后,又摇摇晃晃地走上来试图把我从吧台上拉起来,结果我们一起摔到了地上。那一摔把我摔醒了,迷糊的眼渐渐有了聚焦点,眼前女孩的脸也渐渐清晰了起来: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嘟嘟的小嘴,如同卡通娃娃般可爱。
  “林梦,你怎么在这里!”我终于看清了圆脸女孩,她是我的同班女同学,十分诧异地问到。
  林梦的脸蛋红扑扑的,好像也喝了酒。“我爸结婚了,我没参加他的婚礼,去夜读了,回家时,看见你走进酒吧,所以就跟进来了,看见你喝酒,挺痛快的,所以我也喝了一小杯,仅仅只喝了一小杯,便醉了,不敢喝了!”林梦叨叨地说了那么多的话,不似平日里腼腆矜持的她,看来她也有些醉了。
  “哦……”原来是同病相怜的人,但我没告诉林梦,我的老妈也结婚了,因为我的心经过一番泪水的洗礼,已经冲涮掉了所有关于范强与花青的过往。
  “走,我送你回家吧!”我爬了起来,把林梦扶起,小小的她站在我面前,才高过我的肩膀一点。那么娇小的一个女生,刚才却想把我架出酒吧,那一瞬间我的内心有些激荡,但却装着一脸漠然的样子扶着林梦,一起踉踉跄跄地走出了酒吧。
  十八岁的第二天,我义无反顾,计不旋踵地搬出了范强的家,拿着他给的钱租房子开始了独居生活!从此,与范强花青咫尺天涯,拒不相见。
  从那以后,我的性情大变,变得不拘言笑,变得阴郁沉闷,球场上,再也见不到我活跃的身影,女生们也不再喜欢我,但林梦例外,因为她一直在暗暗的关注着我,有了酒吧的相遇后,她对我更好了。
  十八岁的那年,我正读高三,心情阴郁的我没考上985、211学校,只进了一所普通的大学,于是更加心灰意冷。整个暑期,我如同一只蜗牛,一天到晚躲在出租屋里,不想与任何人来往,林梦找了我几次,都被我拒之门外!
  
   六、
  大学四年,是没有朝气的四年,我独来独往,成了同学眼中孤癖的人。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远走他乡,远离了范强与花青居住的城市。当我准备孤身流浪天涯时,林梦却追我而来,默默地跟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我对林梦是有爱的,但对她总是若即若离的,因为我不敢去碰触心中那根爱的神经,于是我以七年为约:如果,七年的时间,我们还没分手,那我们就结婚。
  后来七年时间已过,我们也没分手,但我还是没有结婚的意思,以至于一向好脾气的林梦终于爆发了,对我大嚷大叫:“范剑,你到底想怎么样,七年之约已过,现在你又要以什么为借口,恐怕你这辈子是不想与我结婚吧!”而我却不以为然地说:“梦,我们之间的感情,还在乎那张婚纸吗?”我的话刚落音,一只枕头突然向我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我还未回过神来,接着一只拖鞋又向我飞了过来,夹带着林梦的竭斯底里:“去你的,你叫犯贱,我可不叫犯贱,这是法制国家,我们这是非法同居,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不在乎,是你以为吃定我了,告诉你,我林梦没有你一样活的很好!“说完,她躲进卫生间,接着我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和呜呜的哭声交织在一起,十分的凄厉。我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呆呆地望着卫生间的门,门上挂着一只浅蓝色的小海豚。
  林梦有海豚情结。据说她的母亲离开她时,带她去海洋公园看了一场海豚表演,从此她就迷上了海豚。相处了七年多,我没见过林梦的父母,她从没提起过她的父母,而我也绝口不提范强与花青。
  我环视着租来的小小窝居,目光所及之处,都会碰到一两只小海豚玩意儿,它们或立、或卧、或做腾飞状,三三两两地散布在这不足五十平方米的窝居里。望着这些海豚玩具,我觉得我都有些得了“海豚恐惧症”。
  “林梦,你再买海豚回来,恐怕我就要退位让贤了!”半年前的一天,我站在门口对着抱着一只陶瓷海豚回来的林梦,语气僵硬地说到。
  我和林梦相伴相随了七年多的时光,却从没斗过嘴、吵过架,因为我拒绝与她吵架,但我有些无法忍受这些海豚了。
  “范剑,终于肯与我吵架了,这是好现象呀!”林梦听了非但不怒反而将手中的陶瓷海豚塞给我,我双手一挡,拒收,结果,陶瓷海豚碎了一地。瞬间,林梦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了起来,她似乎要晕厥过去了,我吓得一把抱住她……
  “医生,她刚才晕了,现在没事了!”我打120,医护人员来时,林梦却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懒懒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没事了,就好!”医生怀疑地看了林梦一眼,“真的晕倒了?"
  “嗯!”林梦一边坐了起来一边点头。
  “经常这样吗?”医生问。
  “不经常这样!”林梦低下了头,她似乎在躲避医生投向她的眼光。
  “哦,那要检查一下吗?”医生一边拿着听诊器站在我和林梦之间,一边问,他也朝我看了一眼。
  “不,不用了!”林梦连连摇头说。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正在回想林梦刚才晕倒的样子:不像假装的?
  我送走了医护人员后,想走近林梦安慰她一下,而她却像弹簧似的跳了起来,冲进卧室,“呯”地一声把门关上,门上“小海豚”挂件左右晃动着,把我的头都晃晕了。
  
  七、
   一只破碎的陶瓷海豚,彻底打破我与林梦从不吵架的生活模式,而我又在第二天的早上,不小心把她的一只蓝色的塑料海豚踩破,于是她彻底爆发了冲着我大嚷大叫了起来!
  “我是有意挑衅吗?我明明可以僻开那只塑料海豚的,但我偏偏踩上去了!”我看着卫生间门上的那只绒布海豚,听着卫生间里淋浴喷头哗哗的水声,和渐渐低下去的哭声,心里略略放松了下来,便拿起我的公文包出门了。
  等我回来时,窝居里的所有的海豚都不见了,林梦也不见了。我在那空荡荡的房间里,无所适从了半年多,才渐渐地适应了没有林梦的生活。
  林梦的离开,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的解脱,也许我潜意识里希望她离我而去,这样我就不再担心自己会辜负了谁!
  过去了,都让它去吧!于是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退租,我要离开这个我与林梦共同生活七年多的城市。试着给林梦发了个短信:“我要退租了,你的东西我已整理好了,你要就来拿吧!”句子显得有些冷冰冰的,不知林梦看到了没有,不过我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也许她已经换了手机,根本没看到。我望着我所有的家当:一箱的衣服和一箱的杂碎的东西。这就是我十八岁以来所有的家当了。
  如今,我已三十而立了,还是一无所有。突然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从心头袭来,遍布全身:难道我要这样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那一瞬间我好想有个温暖的家!
  曾经,林梦给过我一个温暖的家,而我却把这个家给砸碎了。这样的我与范强和花青有什么两样呢?这让我想起了范強和花青,那两个把我带到这世界上,却抛弃我的两个人。
  
   八、
  从十八岁起,我就不再见范强和花青了,尽管他们偶有来电嘘寒问暖的,都说要来,但我以死抗拒,所以他们怕了。又也许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来看我,只是口头上的客套话而已,而我以死抗拒只是为他们不来找理由而已,其实我更害怕他们说来了又不来,所以我也给我自己一个决绝的理由:没有希望就不会有绝望!
  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前,我决定去街上走走逛逛。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虽然我来这座城市已经七年多了,但对它还是极其的陌生。我是个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人,这些年,除了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偶尔与林梦亲热一下,生活如同一滩死水。有时候,我挺佩服林梦能够容忍我一个无趣的男人这么久的时间。
  “原来的范剑不是这样子的,高中时,他很阳光的!”曾经林梦故意在我的面前,对着她的大学同学说。我知道她是有意提醒我,但十八岁的那天起,我就把那个阳光的范剑给关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善言笑的范剑。
  我走进了一个街心花园,找了个长椅坐下,我摸了摸口袋,想吸根烟,发现没烟了,于是长叹了一口气,便半躺在椅子上假寐。
  “爸,范剑他有恐婚症,所以,一直都不想结婚,但我不能再跟他这么耗下去了,我想有个安稳的家。”我分明听到林梦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她怎么也在这里,不过我没有睁开眼睛,继续假寐着,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既然他无意要与你结婚,那离开了也好!”一个男人的声音,一定是林梦的父亲。我以为林梦在给她父亲打电话呢,不想她跟她父亲在一起,这让我十分的好奇,朝声音的方向望去,见林梦与一个头发斑白的男人,背对着我坐在离我不远处的一条长椅上。
  那一刻,我觉得“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话真是太经典了!于是我用帽子盖在脸上,继续半躺在长椅上,想听听那对父女还会再说什么?
  “爸爸,对不起,当年我反对你再婚,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你再婚的对象就是范剑的妈妈!”林梦的话如同五雷轰顶,震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真是造化弄人,无巧不成书呀!
  “梦梦,都过去了,不提它了,等下,范剑的妈妈也会过来,她昨天便与我一起来了,不敢冒昧见你,叫我先来,你如果同意,我便叫她来!”
  “好,我也想见见阿姨!”林梦回答得很干脆!
  花青要来,我有些慌了,心想着要离开要躲起来但我的身体却僵在了长椅上,那些叫眼泪的东西模糊了我的双眼。
  时间在缓慢地流逝,我的心在急剧地跳动……终于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屏住了呼吸。
  “阿姨,您来了!”林梦亲妮的声音。
  “嗯,梦梦,我昨天就来了,不敢去找剑剑,所以想先见见你!”花青的声音显得苍老了许多,“一直都不知道剑剑的女朋友就是你,前几天你爸才告诉我!听说你们已经分手半年多了?”
  “阿姨,范剑他不想结婚,而我也不想与他再耗下去了,免得大家都痛苦!”林梦的声音很低,但还是一字一句地传入我的耳朵。
  “唉,他是个要强的孩子,十多年了,我和他爸都无法靠近他!”花青叹着气说,声音十分的无奈与沮丧。
  “你也不要太难过,范剑也老大不小了,还这么不成熟,没有担当!”林梦父亲的声音,声音里既有安慰,又含有对我的愤怒。
  “阿姨,对不起,当年我不懂事,还口出恶言骂您,今天我向您道歉,希望您原谅我!”
  “你这孩子,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我透过椅子靠背的缝隙看见花青的脸,她变得老了许多。十二年了,我整整十二年没见到她了。
  “其实我的再婚,对范剑的打击也特别大,那时你也不知道我与范剑的关系!听你爸说一年前,你是看见剑剑箱子里藏着我的相片才知道的?”花青一边说一边朝我躺的椅子方向看了过来,我的心如小鹿乱撞了起来:“都说母子连心,难道她感应到我就在附近?”
  “是的,范剑经常背着我对着你和叔叔的合照发呆,一年前,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你的相片!”还好林梦的话转移了花青的注意力。
  “你一开始也不肯接受我,离家出走了那么多年,当你知道了我是范剑的母亲,才渐渐地接受了我!可见你多爱范剑!这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呀!”花青说着,一把把瘦小的林梦揽入怀中。
  “梦梦,最近还有惊恐发作吗?”林梦的父亲突然冒出一句话,我的心咯噔一下。
  “半年前,范剑把瓷海豚打碎了,我发作了一次!”
  惊恐发作,原来林梦前次晕倒是惊恐发作!
  “梦梦怎么会这样呢?”花青的语气透着无限的关爱。
  “她五岁时,她妈妈带她去看海豚表演,回家了路上她买了个陶瓷海豚,过马路时,一辆大货车失控了冲了过来,她妈妈推开了她,自己却卷入车底,从此就没有醒来了!从此她一看见陶瓷破碎就会出现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的症状!”
  原来如此,林梦的内心深处有这么大的一个创伤,而我从不知道,只任由着自己一颗受创的心肆虐着自己的生活,伤害着身边的人。
  “梦梦,谢谢你照顾了剑剑这么多年,他一直拒绝结婚,是我与他父亲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你的心也这么难过,却还要关照剑剑的心情!真是太为难你了。”花青继续揉着林梦,话音有些哽咽,“你真的不想给他机会了吗?”
  “不是的,阿姨,我与范剑相识十余年了,又跟他一起生活的七年多,这份感情怎能说断就断呢?但他无意结婚,我只能选择离开!”林梦万般无奈地说
  听了林梦的话,我心中又愧疚又温暖,好想走上前去,学着《大话西游》中的一段经典台词,对她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但我没有,而是悄悄地退出街心花园,回到了出租屋。
  
  九、
  我决定不退租了,在这里,我等林梦回来,我要与她结婚,用我的后半生去守护她,不让她再受伤害!于是,我把房间整理了一翻,去花鸟市场买了一瓷钵的水莲花回来,养在露天阳台上,然后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看着微信上一个萌萌的海豚头像,发了一会儿的呆……不知林梦把我从黑名单中解除了没有?我小心翼翼地点开了海豚头像,在对话框里写下:“梦,我买了水莲花,如果你还没嫁人,就回来吧,我要送你一朵水莲花,给你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为,我终于明白,只有像水莲花一样的林梦,才能把我那个桎梏在错误认知中的灵魂解救出来,让我重生。
  写好了信息,然后我心儿戚戚地点击发送。
  “叮”地一声,那一段话,毫无障碍地发出去了……
一、
   林梦,一个跟了我七年多的女子,在一个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午后,从我们一起租来的房子里搬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我在空荡荡的房屋里,似一只失去重心的陀螺,东倒西歪,找不到立足点。酒入愁肠,剩下手中的空瓶与我一起跳着醉酒的探戈。
  一天、两天,三天……手机里零点的闹钟响了三十次,林梦还是没出现,恍若梦幻泡影。我迷失在没有林梦的世界里,衣冠不整、胡子拉碴,发如蓬草,洗脸台上的镜子都不认得站在它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
  “林梦真的离开我了!”一个月、两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真正意识到这点,那个跟我有“七年之约”的女人终于绝望地离开了我,而且是那么的突然与决绝,离开了工作的单位,关了手机,拉黑了我的微信,没给我一点迂回的空间。
  林梦的离开再次验证了我对爱情的看法:爱情是一场绮丽的梦,见不得现实的光!
  我用时间的舌头舔着心灵的伤口,整整半年。终于在一个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的日子里,我把如杂草纷披的头发理短,迎风飘扬的髯须刮净,把所有关于林梦的东西,都装进了一个箱子里,然后对着箱子说:沙扬娜拉,我的水莲花!”水莲花,世界级濒临绝种的植物。我喜欢水莲花,喜欢它清纯的心,不胜凉风的娇羞,喜欢它的寓意;灵魂的解脱和美好生命的重生。曾经林梦要求我买一盆的水莲花送给她,而我却说那花太娇贵了,难养,也养不起。其实我知道林梦的意思,也知道水莲花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表示自己会倾尽一切给对方呵护和关爱。可我给不起林梦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此我拒绝了她的要求!
  
   二、
   “林梦离开我了。”当我打电话给我大学唯一的同窗好友时,他听了,破口大骂我:“你,范剑,就是犯贱,活该。”
  是的,我叫范剑,因与“犯贱”谐音,因此,从小到大,我没被人少嘲笑过。只是这点小伤害,对身经百折的我,简直不值一提,因此这名字没给我带来太多的困扰,反而让我成了学校的名人。
  我十八岁之前,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学校里的蓝球场上总会看见我矫健的身影。带球、箭步、旋转、跳跃,投篮,我每完成一系列“范剑式”的投蓝动作,准会让在场观看的女生们集体尖叫,喊哑了嗓子:“范剑真帅!”“范剑酷毙了!”
  那叫喊声似浮云,托着我飘呀飘,飘到了九霄云外!我的优越感被淋漓尽致地激发了出来。一个人一旦有了自信,他会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天才,什么都会精通一些,当然读书也不会太差。女学生因此常麻烦我。“范剑,我的手机怎么老卡,帮我看看!”“范剑,这道数学题怎么解?”“范剑……!”求助声不绝于耳。我天生乐于助人,总是有求必应,不过有一件的事从不轻易答应。“范剑,我们交往吧!”不知多少的女生向我射来丘比特之箭,我都一一潇洒地挡住,并且十分感激地说:“谢谢各位厚爱,鄙人已经名草有主了!”当时,这句话让不少的女生黯然伤神了好几天,因为她们不知道,我都是胡扯。那时候,我的草心从不轻易地去靠近任何一朵花心,因为我觉得有女朋友是挺麻烦的事,加上我对“爱情”这两个字充满了鄙夷!
  爱情是什么,得不到,相思入骨;得到了,万劫不复。林梦跟着我时,我对她这么说过,她却鄙视地看着我:“你不是很享受我给你带来的爱情时光。”我耸耸肩,无语。说真的,我一直在心中否认林梦给我的是爱情,否则我会落荒而逃,我把她给我的爱,想像成一份的亲情,一种两人相处久了,习惯成自然的亲情,因为这样的感情会更持久。可林梦却不这么想,她要的是爱情,我给不了的一种感情,所以她离开了!
  哎,真是傻女人!她难道不知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三、
   我的父母范强与花青就是因为爱情而结婚,但他们以离婚收场。
  据说两人未婚前,是十指相扣,日日良辰美景、月月花好月圆,于是他们去民政局领了婚姻的合约,谁能想到,一对相亲相爱,活泼泼的鸳鸯被钉在了一张婚纸上,会渐渐走向四目相对,索然无味,一言不合,针锋相对的境地。我七岁时,事业小有成就的他们,已经到了水火不容,非离婚不可的地步,但为了我这个他们曾经视如珍宝的爱情结晶,范强与花青又在同一屋檐下分分合合地生活了三年时间。在我十岁那年,他们签下了离婚协议书:一起生活可以,但互不干涉个人的私生活。
  “为什么不干脆些离婚?”那时我对范强与花青的婚姻已不抱任何的希望,于是问花青。花青说等我再长大些。
  十二岁的那天,已有一米七个头的我,一边切着生日蛋糕,一边故作轻松地对着父母说:“范强、花青,为了我,你们这么辛苦地生活在一起,真是难为你们了!谢谢你们给我生命,把我带到这世上,现在我宣布,从明天起,你们各走各的路吧,至于我跟谁生活,我都可以,你们决定!”我放连珠炮似的一口气把练习了许久的话说完,我怕我一停顿就没勇气说下去了。
  说完,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我连忙将手中切好的蛋糕,恭恭敬敬地送到范强和花青的面前,而范强和花青被我直呼其名,显得极其的不自然,两人都崩着一张脸看着我送上的蛋糕。
  “你们离婚吧,这样毫无感情地生活在一起,反而会影响我的身心健康,更不利于我的成长!”我抱握双拳,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谢谢你们,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也趁着我还正常,赶紧离婚吧!” 我的这番话,说得范强和花青脸上都红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的,变幻莫测了好一会儿的时间,但两人都没有说些什么,因为他们之间再也无话可说,而我也不需要他们画蛇添足式的解释。
  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不知道是不是这理由让范强与花青可以如获释重地甩下我这个沉重的包袱!总之我十二岁的第二天,他们终于名正言顺地离婚了。花青欢欢喜喜搬走了,十分大方地把她与范强一起打拼购买的小别墅留给了我和范强。
  那天,阴雨绵绵,恰似我的心情。我没有下楼送花青,而是躲在别墅的小阁楼上,吃着昨夜剩下的蛋糕,吃得直打饱嗝!
  那张限制着范强与花青自由的婚纸终于把爱情给彻底撕票了,两只钉在婚纸上的鸳鸯又活泼泼地飞了起来,飞向各自的天空,从此都不再待见彼此。
  花青搬走后,就没踏进过这幢别墅的大门。没过多久,范强就带回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子,听说曾经是他的女助理,两人暗渡陈仓,已有一定的历史了。难怪花青离开后,与范强老死不相往来,原来是他“红杏出墙”在先。
  切,真老套,言情小说看多了,范强的爱情戏路与小说里的如出一辙:某某离了婚,与女助理好上了;或某某为了女助理,抛弃了妻儿。
  为了从范强那里安稳地获得一份的口粮,十二岁的我成了真正的“饭贱”,卑微地夹在范强和他的女助理中间,讨巧卖乖地活着。那个女助理一开始对我倒没什么坏心思,而且挺会讨好我的,总是“剑剑、剑剑”地叫着,叫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她对“钱”却十分的敏感!有时候,范强给我钱,她远远地瞟了一眼,便能数出有多少张。我想,那女人是不是每数一张她的心就痛一下,因为我每花一笔的钱,她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孩子就少了一笔!而我就偏偏喜欢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喜欢看着范强为难的样子:该拿多少?因为这钱的多少在那女人眼里没有定数。有时候,范强明明拿了不少的钱给我,而那女人又会拿了一张百元钞票塞到我手里,并假情假义地对范强说:“是你的儿,还这么小气!”有时候,没拿几毛钱,她却绕着范强不依不挠了起来:“真惯你的儿子,惯坏了,别说我没提醒你!”说完便挺着胸,甩着一张自以为很美的脸,扭着屁股,在一幢近五百平方的别墅里,摆来扭去的,让范强这个半老的男人为她神魂颠倒!尽管范强那时已是一家上市公司董事之一,也算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物,但在这个小他十多岁的女人面前,他总是一筹莫展。
  我弄不清楚范强对那个小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们之间真的有爱吗?
  管他呢!只要不影响我的成长。
  周末,我打完球,会去花青家,吃她煮的菜。这样我不好也不坏地渡过了三年的年少时光。
  
   四、
  三年的时光,范强与女助理也有了个女儿,于是他也没太多的时间管我,女助理在我面前也不再惺惺作态了,因为她已是名正言顺的范太太,可以名正言顺地在范强面前管教我,不过我并不把她当一回事,依然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让她心痛不已!
  三年的时光,给了我一个一米八的个头。十五岁的我,依然会在周末去看花青,与她相聚一段的小时光。我很庆幸范强和花青离婚后,花青依然是我成长中的阳光和雨露,所以我成长的还算茁壮与快乐!
   一天,我发现花青的脸变得丰盈水润了起来,不似一位年过不惑的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她又恋爱了,原来是被爱情滋润的!
  唉,这女人真是天真,撞了一回南墙,心还不死,
  “花妈妈,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与范强当年那么相爱,结果呢?现在,你还相信爱情?”十五岁的我一本正经地对一脸甜蜜蜜的花青说。
  “他是个学者,温文尔雅,不似你父亲,有了钱忘了糟糠,用一身的铜臭味去捕获女人的心!”看着花青说她心中的学者时一脸的幸福,我有些不忍直视,怕这幸福又会被她所谓的爱情击个粉碎。
  “好吧!只要你幸福!”我耸耸肩。
  后来花青真的与那个学者结婚了,但我没去参加她的婚礼。那一天,我正好十八岁,到酒吧喝酒,并吐了一地。
  十八岁的那天,我没有收到任何的生日礼物,范强陪着他的娇妻、女儿旅游去了,花青沉浸在她与那位学者新婚的甜蜜中,而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孤独的男孩!
  十八岁的那天,我意识到范强与花青彻底把我给抛弃了。也许他们认为我已经十八岁了,不需要再管我。
  酒一杯一杯地落肚,我的人晕沉沉地,似乎落入一个无底的黑洞中,一直在下坠、下坠……
  
   五、
  “范剑,醒醒,酒吧要打烊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眼前拼命叫我的女孩!
  “你是谁,你叫我干嘛!”我一把推开她,她向后趔趄了几步,不过她稍稍站稳后,又摇摇晃晃地走上来试图把我从吧台上拉起来,结果我们一起摔到了地上。那一摔把我摔醒了,迷糊的眼渐渐有了聚焦点,眼前女孩的脸也渐渐清晰了起来: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嘟嘟的小嘴,如同卡通娃娃般可爱。
  “林梦,你怎么在这里!”我终于看清了圆脸女孩,她是我的同班女同学,十分诧异地问到。
  林梦的脸蛋红扑扑的,好像也喝了酒。“我爸结婚了,我没参加他的婚礼,去夜读了,回家时,看见你走进酒吧,所以就跟进来了,看见你喝酒,挺痛快的,所以我也喝了一小杯,仅仅只喝了一小杯,便醉了,不敢喝了!”林梦叨叨地说了那么多的话,不似平日里腼腆矜持的她,看来她也有些醉了。
  “哦……”原来是同病相怜的人,但我没告诉林梦,我的老妈也结婚了,因为我的心经过一番泪水的洗礼,已经冲涮掉了所有关于范强与花青的过往。
  “走,我送你回家吧!”我爬了起来,把林梦扶起,小小的她站在我面前,才高过我的肩膀一点。那么娇小的一个女生,刚才却想把我架出酒吧,那一瞬间我的内心有些激荡,但却装着一脸漠然的样子扶着林梦,一起踉踉跄跄地走出了酒吧。
  十八岁的第二天,我义无反顾,计不旋踵地搬出了范强的家,拿着他给的钱租房子开始了独居生活!从此,与范强花青咫尺天涯,拒不相见。
  从那以后,我的性情大变,变得不拘言笑,变得阴郁沉闷,球场上,再也见不到我活跃的身影,女生们也不再喜欢我,但林梦例外,因为她一直在暗暗的关注着我,有了酒吧的相遇后,她对我更好了。
  十八岁的那年,我正读高三,心情阴郁的我没考上985、211学校,只进了一所普通的大学,于是更加心灰意冷。整个暑期,我如同一只蜗牛,一天到晚躲在出租屋里,不想与任何人来往,林梦找了我几次,都被我拒之门外!
  
   六、
  大学四年,是没有朝气的四年,我独来独往,成了同学眼中孤癖的人。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远走他乡,远离了范强与花青居住的城市。当我准备孤身流浪天涯时,林梦却追我而来,默默地跟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我对林梦是有爱的,但对她总是若即若离的,因为我不敢去碰触心中那根爱的神经,于是我以七年为约:如果,七年的时间,我们还没分手,那我们就结婚。
  后来七年时间已过,我们也没分手,但我还是没有结婚的意思,以至于一向好脾气的林梦终于爆发了,对我大嚷大叫:“范剑,你到底想怎么样,七年之约已过,现在你又要以什么为借口,恐怕你这辈子是不想与我结婚吧!”而我却不以为然地说:“梦,我们之间的感情,还在乎那张婚纸吗?”我的话刚落音,一只枕头突然向我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我还未回过神来,接着一只拖鞋又向我飞了过来,夹带着林梦的竭斯底里:“去你的,你叫犯贱,我可不叫犯贱,这是法制国家,我们这是非法同居,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不在乎,是你以为吃定我了,告诉你,我林梦没有你一样活的很好!“说完,她躲进卫生间,接着我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和呜呜的哭声交织在一起,十分的凄厉。我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呆呆地望着卫生间的门,门上挂着一只浅蓝色的小海豚。
  林梦有海豚情结。据说她的母亲离开她时,带她去海洋公园看了一场海豚表演,从此她就迷上了海豚。相处了七年多,我没见过林梦的父母,她从没提起过她的父母,而我也绝口不提范强与花青。
  我环视着租来的小小窝居,目光所及之处,都会碰到一两只小海豚玩意儿,它们或立、或卧、或做腾飞状,三三两两地散布在这不足五十平方米的窝居里。望着这些海豚玩具,我觉得我都有些得了“海豚恐惧症”。
  “林梦,你再买海豚回来,恐怕我就要退位让贤了!”半年前的一天,我站在门口对着抱着一只陶瓷海豚回来的林梦,语气僵硬地说到。
  我和林梦相伴相随了七年多的时光,却从没斗过嘴、吵过架,因为我拒绝与她吵架,但我有些无法忍受这些海豚了。
  “范剑,终于肯与我吵架了,这是好现象呀!”林梦听了非但不怒反而将手中的陶瓷海豚塞给我,我双手一挡,拒收,结果,陶瓷海豚碎了一地。瞬间,林梦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了起来,她似乎要晕厥过去了,我吓得一把抱住她……
  “医生,她刚才晕了,现在没事了!”我打120,医护人员来时,林梦却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懒懒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没事了,就好!”医生怀疑地看了林梦一眼,“真的晕倒了?"
  “嗯!”林梦一边坐了起来一边点头。
  “经常这样吗?”医生问。
  “不经常这样!”林梦低下了头,她似乎在躲避医生投向她的眼光。
  “哦,那要检查一下吗?”医生一边拿着听诊器站在我和林梦之间,一边问,他也朝我看了一眼。
  “不,不用了!”林梦连连摇头说。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正在回想林梦刚才晕倒的样子:不像假装的?
  我送走了医护人员后,想走近林梦安慰她一下,而她却像弹簧似的跳了起来,冲进卧室,“呯”地一声把门关上,门上“小海豚”挂件左右晃动着,把我的头都晃晕了。
  
  七、
   一只破碎的陶瓷海豚,彻底打破我与林梦从不吵架的生活模式,而我又在第二天的早上,不小心把她的一只蓝色的塑料海豚踩破,于是她彻底爆发了冲着我大嚷大叫了起来!
  “我是有意挑衅吗?我明明可以僻开那只塑料海豚的,但我偏偏踩上去了!”我看着卫生间门上的那只绒布海豚,听着卫生间里淋浴喷头哗哗的水声,和渐渐低下去的哭声,心里略略放松了下来,便拿起我的公文包出门了。
  等我回来时,窝居里的所有的海豚都不见了,林梦也不见了。我在那空荡荡的房间里,无所适从了半年多,才渐渐地适应了没有林梦的生活。
  林梦的离开,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的解脱,也许我潜意识里希望她离我而去,这样我就不再担心自己会辜负了谁!
  过去了,都让它去吧!于是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退租,我要离开这个我与林梦共同生活七年多的城市。试着给林梦发了个短信:“我要退租了,你的东西我已整理好了,你要就来拿吧!”句子显得有些冷冰冰的,不知林梦看到了没有,不过我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也许她已经换了手机,根本没看到。我望着我所有的家当:一箱的衣服和一箱的杂碎的东西。这就是我十八岁以来所有的家当了。
  如今,我已三十而立了,还是一无所有。突然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从心头袭来,遍布全身:难道我要这样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那一瞬间我好想有个温暖的家!
  曾经,林梦给过我一个温暖的家,而我却把这个家给砸碎了。这样的我与范强和花青有什么两样呢?这让我想起了范強和花青,那两个把我带到这世界上,却抛弃我的两个人。
  
   八、
  从十八岁起,我就不再见范强和花青了,尽管他们偶有来电嘘寒问暖的,都说要来,但我以死抗拒,所以他们怕了。又也许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来看我,只是口头上的客套话而已,而我以死抗拒只是为他们不来找理由而已,其实我更害怕他们说来了又不来,所以我也给我自己一个决绝的理由:没有希望就不会有绝望!
  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前,我决定去街上走走逛逛。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虽然我来这座城市已经七年多了,但对它还是极其的陌生。我是个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人,这些年,除了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偶尔与林梦亲热一下,生活如同一滩死水。有时候,我挺佩服林梦能够容忍我一个无趣的男人这么久的时间。
  “原来的范剑不是这样子的,高中时,他很阳光的!”曾经林梦故意在我的面前,对着她的大学同学说。我知道她是有意提醒我,但十八岁的那天起,我就把那个阳光的范剑给关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善言笑的范剑。
  我走进了一个街心花园,找了个长椅坐下,我摸了摸口袋,想吸根烟,发现没烟了,于是长叹了一口气,便半躺在椅子上假寐。
  “爸,范剑他有恐婚症,所以,一直都不想结婚,但我不能再跟他这么耗下去了,我想有个安稳的家。”我分明听到林梦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她怎么也在这里,不过我没有睁开眼睛,继续假寐着,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既然他无意要与你结婚,那离开了也好!”一个男人的声音,一定是林梦的父亲。我以为林梦在给她父亲打电话呢,不想她跟她父亲在一起,这让我十分的好奇,朝声音的方向望去,见林梦与一个头发斑白的男人,背对着我坐在离我不远处的一条长椅上。
  那一刻,我觉得“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话真是太经典了!于是我用帽子盖在脸上,继续半躺在长椅上,想听听那对父女还会再说什么?
  “爸爸,对不起,当年我反对你再婚,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你再婚的对象就是范剑的妈妈!”林梦的话如同五雷轰顶,震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真是造化弄人,无巧不成书呀!
  “梦梦,都过去了,不提它了,等下,范剑的妈妈也会过来,她昨天便与我一起来了,不敢冒昧见你,叫我先来,你如果同意,我便叫她来!”
  “好,我也想见见阿姨!”林梦回答得很干脆!
  花青要来,我有些慌了,心想着要离开要躲起来但我的身体却僵在了长椅上,那些叫眼泪的东西模糊了我的双眼。
  时间在缓慢地流逝,我的心在急剧地跳动……终于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屏住了呼吸。
  “阿姨,您来了!”林梦亲妮的声音。
  “嗯,梦梦,我昨天就来了,不敢去找剑剑,所以想先见见你!”花青的声音显得苍老了许多,“一直都不知道剑剑的女朋友就是你,前几天你爸才告诉我!听说你们已经分手半年多了?”
  “阿姨,范剑他不想结婚,而我也不想与他再耗下去了,免得大家都痛苦!”林梦的声音很低,但还是一字一句地传入我的耳朵。
  “唉,他是个要强的孩子,十多年了,我和他爸都无法靠近他!”花青叹着气说,声音十分的无奈与沮丧。
  “你也不要太难过,范剑也老大不小了,还这么不成熟,没有担当!”林梦父亲的声音,声音里既有安慰,又含有对我的愤怒。
  “阿姨,对不起,当年我不懂事,还口出恶言骂您,今天我向您道歉,希望您原谅我!”
  “你这孩子,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我透过椅子靠背的缝隙看见花青的脸,她变得老了许多。十二年了,我整整十二年没见到她了。
  “其实我的再婚,对范剑的打击也特别大,那时你也不知道我与范剑的关系!听你爸说一年前,你是看见剑剑箱子里藏着我的相片才知道的?”花青一边说一边朝我躺的椅子方向看了过来,我的心如小鹿乱撞了起来:“都说母子连心,难道她感应到我就在附近?”
  “是的,范剑经常背着我对着你和叔叔的合照发呆,一年前,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你的相片!”还好林梦的话转移了花青的注意力。
  “你一开始也不肯接受我,离家出走了那么多年,当你知道了我是范剑的母亲,才渐渐地接受了我!可见你多爱范剑!这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呀!”花青说着,一把把瘦小的林梦揽入怀中。
  “梦梦,最近还有惊恐发作吗?”林梦的父亲突然冒出一句话,我的心咯噔一下。
  “半年前,范剑把瓷海豚打碎了,我发作了一次!”
  惊恐发作,原来林梦前次晕倒是惊恐发作!
  “梦梦怎么会这样呢?”花青的语气透着无限的关爱。
  “她五岁时,她妈妈带她去看海豚表演,回家了路上她买了个陶瓷海豚,过马路时,一辆大货车失控了冲了过来,她妈妈推开了她,自己却卷入车底,从此就没有醒来了!从此她一看见陶瓷破碎就会出现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的症状!”
  原来如此,林梦的内心深处有这么大的一个创伤,而我从不知道,只任由着自己一颗受创的心肆虐着自己的生活,伤害着身边的人。
  “梦梦,谢谢你照顾了剑剑这么多年,他一直拒绝结婚,是我与他父亲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你的心也这么难过,却还要关照剑剑的心情!真是太为难你了。”花青继续揉着林梦,话音有些哽咽,“你真的不想给他机会了吗?”
  “不是的,阿姨,我与范剑相识十余年了,又跟他一起生活的七年多,这份感情怎能说断就断呢?但他无意结婚,我只能选择离开!”林梦万般无奈地说
  听了林梦的话,我心中又愧疚又温暖,好想走上前去,学着《大话西游》中的一段经典台词,对她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但我没有,而是悄悄地退出街心花园,回到了出租屋。
  
  九、
  我决定不退租了,在这里,我等林梦回来,我要与她结婚,用我的后半生去守护她,不让她再受伤害!于是,我把房间整理了一翻,去花鸟市场买了一瓷钵的水莲花回来,养在露天阳台上,然后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看着微信上一个萌萌的海豚头像,发了一会儿的呆……不知林梦把我从黑名单中解除了没有?我小心翼翼地点开了海豚头像,在对话框里写下:“梦,我买了水莲花,如果你还没嫁人,就回来吧,我要送你一朵水莲花,给你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为,我终于明白,只有像水莲花一样的林梦,才能把我那个桎梏在错误认知中的灵魂解救出来,让我重生。
  写好了信息,然后我心儿戚戚地点击发送。
  “叮”地一声,那一段话,毫无障碍地发出去了……
一、
   林梦,一个跟了我七年多的女子,在一个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午后,从我们一起租来的房子里搬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我在空荡荡的房屋里,似一只失去重心的陀螺,东倒西歪,找不到立足点。酒入愁肠,剩下手中的空瓶与我一起跳着醉酒的探戈。
  一天、两天,三天……手机里零点的闹钟响了三十次,林梦还是没出现,恍若梦幻泡影。我迷失在没有林梦的世界里,衣冠不整、胡子拉碴,发如蓬草,洗脸台上的镜子都不认得站在它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
  “林梦真的离开我了!”一个月、两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真正意识到这点,那个跟我有“七年之约”的女人终于绝望地离开了我,而且是那么的突然与决绝,离开了工作的单位,关了手机,拉黑了我的微信,没给我一点迂回的空间。
  林梦的离开再次验证了我对爱情的看法:爱情是一场绮丽的梦,见不得现实的光!
  我用时间的舌头舔着心灵的伤口,整整半年。终于在一个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的日子里,我把如杂草纷披的头发理短,迎风飘扬的髯须刮净,把所有关于林梦的东西,都装进了一个箱子里,然后对着箱子说:沙扬娜拉,我的水莲花!”水莲花,世界级濒临绝种的植物。我喜欢水莲花,喜欢它清纯的心,不胜凉风的娇羞,喜欢它的寓意;灵魂的解脱和美好生命的重生。曾经林梦要求我买一盆的水莲花送给她,而我却说那花太娇贵了,难养,也养不起。其实我知道林梦的意思,也知道水莲花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表示自己会倾尽一切给对方呵护和关爱。可我给不起林梦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此我拒绝了她的要求!
  
   二、
   “林梦离开我了。”当我打电话给我大学唯一的同窗好友时,他听了,破口大骂我:“你,范剑,就是犯贱,活该。”
  是的,我叫范剑,因与“犯贱”谐音,因此,从小到大,我没被人少嘲笑过。只是这点小伤害,对身经百折的我,简直不值一提,因此这名字没给我带来太多的困扰,反而让我成了学校的名人。
  我十八岁之前,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学校里的蓝球场上总会看见我矫健的身影。带球、箭步、旋转、跳跃,投篮,我每完成一系列“范剑式”的投蓝动作,准会让在场观看的女生们集体尖叫,喊哑了嗓子:“范剑真帅!”“范剑酷毙了!”
  那叫喊声似浮云,托着我飘呀飘,飘到了九霄云外!我的优越感被淋漓尽致地激发了出来。一个人一旦有了自信,他会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天才,什么都会精通一些,当然读书也不会太差。女学生因此常麻烦我。“范剑,我的手机怎么老卡,帮我看看!”“范剑,这道数学题怎么解?”“范剑……!”求助声不绝于耳。我天生乐于助人,总是有求必应,不过有一件的事从不轻易答应。“范剑,我们交往吧!”不知多少的女生向我射来丘比特之箭,我都一一潇洒地挡住,并且十分感激地说:“谢谢各位厚爱,鄙人已经名草有主了!”当时,这句话让不少的女生黯然伤神了好几天,因为她们不知道,我都是胡扯。那时候,我的草心从不轻易地去靠近任何一朵花心,因为我觉得有女朋友是挺麻烦的事,加上我对“爱情”这两个字充满了鄙夷!
  爱情是什么,得不到,相思入骨;得到了,万劫不复。林梦跟着我时,我对她这么说过,她却鄙视地看着我:“你不是很享受我给你带来的爱情时光。”我耸耸肩,无语。说真的,我一直在心中否认林梦给我的是爱情,否则我会落荒而逃,我把她给我的爱,想像成一份的亲情,一种两人相处久了,习惯成自然的亲情,因为这样的感情会更持久。可林梦却不这么想,她要的是爱情,我给不了的一种感情,所以她离开了!
  哎,真是傻女人!她难道不知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三、
   我的父母范强与花青就是因为爱情而结婚,但他们以离婚收场。
  据说两人未婚前,是十指相扣,日日良辰美景、月月花好月圆,于是他们去民政局领了婚姻的合约,谁能想到,一对相亲相爱,活泼泼的鸳鸯被钉在了一张婚纸上,会渐渐走向四目相对,索然无味,一言不合,针锋相对的境地。我七岁时,事业小有成就的他们,已经到了水火不容,非离婚不可的地步,但为了我这个他们曾经视如珍宝的爱情结晶,范强与花青又在同一屋檐下分分合合地生活了三年时间。在我十岁那年,他们签下了离婚协议书:一起生活可以,但互不干涉个人的私生活。
  “为什么不干脆些离婚?”那时我对范强与花青的婚姻已不抱任何的希望,于是问花青。花青说等我再长大些。
  十二岁的那天,已有一米七个头的我,一边切着生日蛋糕,一边故作轻松地对着父母说:“范强、花青,为了我,你们这么辛苦地生活在一起,真是难为你们了!谢谢你们给我生命,把我带到这世上,现在我宣布,从明天起,你们各走各的路吧,至于我跟谁生活,我都可以,你们决定!”我放连珠炮似的一口气把练习了许久的话说完,我怕我一停顿就没勇气说下去了。
  说完,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我连忙将手中切好的蛋糕,恭恭敬敬地送到范强和花青的面前,而范强和花青被我直呼其名,显得极其的不自然,两人都崩着一张脸看着我送上的蛋糕。
  “你们离婚吧,这样毫无感情地生活在一起,反而会影响我的身心健康,更不利于我的成长!”我抱握双拳,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谢谢你们,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也趁着我还正常,赶紧离婚吧!” 我的这番话,说得范强和花青脸上都红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的,变幻莫测了好一会儿的时间,但两人都没有说些什么,因为他们之间再也无话可说,而我也不需要他们画蛇添足式的解释。
  为了我更好的成长,不知道是不是这理由让范强与花青可以如获释重地甩下我这个沉重的包袱!总之我十二岁的第二天,他们终于名正言顺地离婚了。花青欢欢喜喜搬走了,十分大方地把她与范强一起打拼购买的小别墅留给了我和范强。
  那天,阴雨绵绵,恰似我的心情。我没有下楼送花青,而是躲在别墅的小阁楼上,吃着昨夜剩下的蛋糕,吃得直打饱嗝!
  那张限制着范强与花青自由的婚纸终于把爱情给彻底撕票了,两只钉在婚纸上的鸳鸯又活泼泼地飞了起来,飞向各自的天空,从此都不再待见彼此。
  花青搬走后,就没踏进过这幢别墅的大门。没过多久,范强就带回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子,听说曾经是他的女助理,两人暗渡陈仓,已有一定的历史了。难怪花青离开后,与范强老死不相往来,原来是他“红杏出墙”在先。
  切,真老套,言情小说看多了,范强的爱情戏路与小说里的如出一辙:某某离了婚,与女助理好上了;或某某为了女助理,抛弃了妻儿。
  为了从范强那里安稳地获得一份的口粮,十二岁的我成了真正的“饭贱”,卑微地夹在范强和他的女助理中间,讨巧卖乖地活着。那个女助理一开始对我倒没什么坏心思,而且挺会讨好我的,总是“剑剑、剑剑”地叫着,叫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她对“钱”却十分的敏感!有时候,范强给我钱,她远远地瞟了一眼,便能数出有多少张。我想,那女人是不是每数一张她的心就痛一下,因为我每花一笔的钱,她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孩子就少了一笔!而我就偏偏喜欢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喜欢看着范强为难的样子:该拿多少?因为这钱的多少在那女人眼里没有定数。有时候,范强明明拿了不少的钱给我,而那女人又会拿了一张百元钞票塞到我手里,并假情假义地对范强说:“是你的儿,还这么小气!”有时候,没拿几毛钱,她却绕着范强不依不挠了起来:“真惯你的儿子,惯坏了,别说我没提醒你!”说完便挺着胸,甩着一张自以为很美的脸,扭着屁股,在一幢近五百平方的别墅里,摆来扭去的,让范强这个半老的男人为她神魂颠倒!尽管范强那时已是一家上市公司董事之一,也算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物,但在这个小他十多岁的女人面前,他总是一筹莫展。
  我弄不清楚范强对那个小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他们之间真的有爱吗?
  管他呢!只要不影响我的成长。
  周末,我打完球,会去花青家,吃她煮的菜。这样我不好也不坏地渡过了三年的年少时光。
  
   四、
  三年的时光,范强与女助理也有了个女儿,于是他也没太多的时间管我,女助理在我面前也不再惺惺作态了,因为她已是名正言顺的范太太,可以名正言顺地在范强面前管教我,不过我并不把她当一回事,依然在她面前向范强要钱,让她心痛不已!
  三年的时光,给了我一个一米八的个头。十五岁的我,依然会在周末去看花青,与她相聚一段的小时光。我很庆幸范强和花青离婚后,花青依然是我成长中的阳光和雨露,所以我成长的还算茁壮与快乐!
   一天,我发现花青的脸变得丰盈水润了起来,不似一位年过不惑的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她又恋爱了,原来是被爱情滋润的!
  唉,这女人真是天真,撞了一回南墙,心还不死,
  “花妈妈,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与范强当年那么相爱,结果呢?现在,你还相信爱情?”十五岁的我一本正经地对一脸甜蜜蜜的花青说。
  “他是个学者,温文尔雅,不似你父亲,有了钱忘了糟糠,用一身的铜臭味去捕获女人的心!”看着花青说她心中的学者时一脸的幸福,我有些不忍直视,怕这幸福又会被她所谓的爱情击个粉碎。
  “好吧!只要你幸福!”我耸耸肩。
  后来花青真的与那个学者结婚了,但我没去参加她的婚礼。那一天,我正好十八岁,到酒吧喝酒,并吐了一地。
  十八岁的那天,我没有收到任何的生日礼物,范强陪着他的娇妻、女儿旅游去了,花青沉浸在她与那位学者新婚的甜蜜中,而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孤独的男孩!
  十八岁的那天,我意识到范强与花青彻底把我给抛弃了。也许他们认为我已经十八岁了,不需要再管我。
  酒一杯一杯地落肚,我的人晕沉沉地,似乎落入一个无底的黑洞中,一直在下坠、下坠……
  
   五、
  “范剑,醒醒,酒吧要打烊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眼前拼命叫我的女孩!
  “你是谁,你叫我干嘛!”我一把推开她,她向后趔趄了几步,不过她稍稍站稳后,又摇摇晃晃地走上来试图把我从吧台上拉起来,结果我们一起摔到了地上。那一摔把我摔醒了,迷糊的眼渐渐有了聚焦点,眼前女孩的脸也渐渐清晰了起来: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嘟嘟的小嘴,如同卡通娃娃般可爱。
  “林梦,你怎么在这里!”我终于看清了圆脸女孩,她是我的同班女同学,十分诧异地问到。
  林梦的脸蛋红扑扑的,好像也喝了酒。“我爸结婚了,我没参加他的婚礼,去夜读了,回家时,看见你走进酒吧,所以就跟进来了,看见你喝酒,挺痛快的,所以我也喝了一小杯,仅仅只喝了一小杯,便醉了,不敢喝了!”林梦叨叨地说了那么多的话,不似平日里腼腆矜持的她,看来她也有些醉了。
  “哦……”原来是同病相怜的人,但我没告诉林梦,我的老妈也结婚了,因为我的心经过一番泪水的洗礼,已经冲涮掉了所有关于范强与花青的过往。
  “走,我送你回家吧!”我爬了起来,把林梦扶起,小小的她站在我面前,才高过我的肩膀一点。那么娇小的一个女生,刚才却想把我架出酒吧,那一瞬间我的内心有些激荡,但却装着一脸漠然的样子扶着林梦,一起踉踉跄跄地走出了酒吧。
  十八岁的第二天,我义无反顾,计不旋踵地搬出了范强的家,拿着他给的钱租房子开始了独居生活!从此,与范强花青咫尺天涯,拒不相见。
  从那以后,我的性情大变,变得不拘言笑,变得阴郁沉闷,球场上,再也见不到我活跃的身影,女生们也不再喜欢我,但林梦例外,因为她一直在暗暗的关注着我,有了酒吧的相遇后,她对我更好了。
  十八岁的那年,我正读高三,心情阴郁的我没考上985、211学校,只进了一所普通的大学,于是更加心灰意冷。整个暑期,我如同一只蜗牛,一天到晚躲在出租屋里,不想与任何人来往,林梦找了我几次,都被我拒之门外!
  
   六、
  大学四年,是没有朝气的四年,我独来独往,成了同学眼中孤癖的人。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远走他乡,远离了范强与花青居住的城市。当我准备孤身流浪天涯时,林梦却追我而来,默默地跟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
  我对林梦是有爱的,但对她总是若即若离的,因为我不敢去碰触心中那根爱的神经,于是我以七年为约:如果,七年的时间,我们还没分手,那我们就结婚。
  后来七年时间已过,我们也没分手,但我还是没有结婚的意思,以至于一向好脾气的林梦终于爆发了,对我大嚷大叫:“范剑,你到底想怎么样,七年之约已过,现在你又要以什么为借口,恐怕你这辈子是不想与我结婚吧!”而我却不以为然地说:“梦,我们之间的感情,还在乎那张婚纸吗?”我的话刚落音,一只枕头突然向我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我还未回过神来,接着一只拖鞋又向我飞了过来,夹带着林梦的竭斯底里:“去你的,你叫犯贱,我可不叫犯贱,这是法制国家,我们这是非法同居,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不在乎,是你以为吃定我了,告诉你,我林梦没有你一样活的很好!“说完,她躲进卫生间,接着我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和呜呜的哭声交织在一起,十分的凄厉。我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呆呆地望着卫生间的门,门上挂着一只浅蓝色的小海豚。
  林梦有海豚情结。据说她的母亲离开她时,带她去海洋公园看了一场海豚表演,从此她就迷上了海豚。相处了七年多,我没见过林梦的父母,她从没提起过她的父母,而我也绝口不提范强与花青。
  我环视着租来的小小窝居,目光所及之处,都会碰到一两只小海豚玩意儿,它们或立、或卧、或做腾飞状,三三两两地散布在这不足五十平方米的窝居里。望着这些海豚玩具,我觉得我都有些得了“海豚恐惧症”。
  “林梦,你再买海豚回来,恐怕我就要退位让贤了!”半年前的一天,我站在门口对着抱着一只陶瓷海豚回来的林梦,语气僵硬地说到。
  我和林梦相伴相随了七年多的时光,却从没斗过嘴、吵过架,因为我拒绝与她吵架,但我有些无法忍受这些海豚了。
  “范剑,终于肯与我吵架了,这是好现象呀!”林梦听了非但不怒反而将手中的陶瓷海豚塞给我,我双手一挡,拒收,结果,陶瓷海豚碎了一地。瞬间,林梦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了起来,她似乎要晕厥过去了,我吓得一把抱住她……
  “医生,她刚才晕了,现在没事了!”我打120,医护人员来时,林梦却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懒懒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没事了,就好!”医生怀疑地看了林梦一眼,“真的晕倒了?"
  “嗯!”林梦一边坐了起来一边点头。
  “经常这样吗?”医生问。
  “不经常这样!”林梦低下了头,她似乎在躲避医生投向她的眼光。
  “哦,那要检查一下吗?”医生一边拿着听诊器站在我和林梦之间,一边问,他也朝我看了一眼。
  “不,不用了!”林梦连连摇头说。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正在回想林梦刚才晕倒的样子:不像假装的?
  我送走了医护人员后,想走近林梦安慰她一下,而她却像弹簧似的跳了起来,冲进卧室,“呯”地一声把门关上,门上“小海豚”挂件左右晃动着,把我的头都晃晕了。
  
  七、
   一只破碎的陶瓷海豚,彻底打破我与林梦从不吵架的生活模式,而我又在第二天的早上,不小心把她的一只蓝色的塑料海豚踩破,于是她彻底爆发了冲着我大嚷大叫了起来!
  “我是有意挑衅吗?我明明可以僻开那只塑料海豚的,但我偏偏踩上去了!”我看着卫生间门上的那只绒布海豚,听着卫生间里淋浴喷头哗哗的水声,和渐渐低下去的哭声,心里略略放松了下来,便拿起我的公文包出门了。
  等我回来时,窝居里的所有的海豚都不见了,林梦也不见了。我在那空荡荡的房间里,无所适从了半年多,才渐渐地适应了没有林梦的生活。
  林梦的离开,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的解脱,也许我潜意识里希望她离我而去,这样我就不再担心自己会辜负了谁!
  过去了,都让它去吧!于是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退租,我要离开这个我与林梦共同生活七年多的城市。试着给林梦发了个短信:“我要退租了,你的东西我已整理好了,你要就来拿吧!”句子显得有些冷冰冰的,不知林梦看到了没有,不过我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也许她已经换了手机,根本没看到。我望着我所有的家当:一箱的衣服和一箱的杂碎的东西。这就是我十八岁以来所有的家当了。
  如今,我已三十而立了,还是一无所有。突然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从心头袭来,遍布全身:难道我要这样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那一瞬间我好想有个温暖的家!
  曾经,林梦给过我一个温暖的家,而我却把这个家给砸碎了。这样的我与范强和花青有什么两样呢?这让我想起了范強和花青,那两个把我带到这世界上,却抛弃我的两个人。
  
   八、
  从十八岁起,我就不再见范强和花青了,尽管他们偶有来电嘘寒问暖的,都说要来,但我以死抗拒,所以他们怕了。又也许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来看我,只是口头上的客套话而已,而我以死抗拒只是为他们不来找理由而已,其实我更害怕他们说来了又不来,所以我也给我自己一个决绝的理由:没有希望就不会有绝望!
  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前,我决定去街上走走逛逛。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虽然我来这座城市已经七年多了,但对它还是极其的陌生。我是个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人,这些年,除了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偶尔与林梦亲热一下,生活如同一滩死水。有时候,我挺佩服林梦能够容忍我一个无趣的男人这么久的时间。
  “原来的范剑不是这样子的,高中时,他很阳光的!”曾经林梦故意在我的面前,对着她的大学同学说。我知道她是有意提醒我,但十八岁的那天起,我就把那个阳光的范剑给关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善言笑的范剑。
  我走进了一个街心花园,找了个长椅坐下,我摸了摸口袋,想吸根烟,发现没烟了,于是长叹了一口气,便半躺在椅子上假寐。
  “爸,范剑他有恐婚症,所以,一直都不想结婚,但我不能再跟他这么耗下去了,我想有个安稳的家。”我分明听到林梦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她怎么也在这里,不过我没有睁开眼睛,继续假寐着,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既然他无意要与你结婚,那离开了也好!”一个男人的声音,一定是林梦的父亲。我以为林梦在给她父亲打电话呢,不想她跟她父亲在一起,这让我十分的好奇,朝声音的方向望去,见林梦与一个头发斑白的男人,背对着我坐在离我不远处的一条长椅上。
  那一刻,我觉得“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话真是太经典了!于是我用帽子盖在脸上,继续半躺在长椅上,想听听那对父女还会再说什么?
  “爸爸,对不起,当年我反对你再婚,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你再婚的对象就是范剑的妈妈!”林梦的话如同五雷轰顶,震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真是造化弄人,无巧不成书呀!
  “梦梦,都过去了,不提它了,等下,范剑的妈妈也会过来,她昨天便与我一起来了,不敢冒昧见你,叫我先来,你如果同意,我便叫她来!”
  “好,我也想见见阿姨!”林梦回答得很干脆!
  花青要来,我有些慌了,心想着要离开要躲起来但我的身体却僵在了长椅上,那些叫眼泪的东西模糊了我的双眼。
  时间在缓慢地流逝,我的心在急剧地跳动……终于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屏住了呼吸。
  “阿姨,您来了!”林梦亲妮的声音。
  “嗯,梦梦,我昨天就来了,不敢去找剑剑,所以想先见见你!”花青的声音显得苍老了许多,“一直都不知道剑剑的女朋友就是你,前几天你爸才告诉我!听说你们已经分手半年多了?”
  “阿姨,范剑他不想结婚,而我也不想与他再耗下去了,免得大家都痛苦!”林梦的声音很低,但还是一字一句地传入我的耳朵。
  “唉,他是个要强的孩子,十多年了,我和他爸都无法靠近他!”花青叹着气说,声音十分的无奈与沮丧。
  “你也不要太难过,范剑也老大不小了,还这么不成熟,没有担当!”林梦父亲的声音,声音里既有安慰,又含有对我的愤怒。
  “阿姨,对不起,当年我不懂事,还口出恶言骂您,今天我向您道歉,希望您原谅我!”
  “你这孩子,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提它做什么!”我透过椅子靠背的缝隙看见花青的脸,她变得老了许多。十二年了,我整整十二年没见到她了。
  “其实我的再婚,对范剑的打击也特别大,那时你也不知道我与范剑的关系!听你爸说一年前,你是看见剑剑箱子里藏着我的相片才知道的?”花青一边说一边朝我躺的椅子方向看了过来,我的心如小鹿乱撞了起来:“都说母子连心,难道她感应到我就在附近?”
  “是的,范剑经常背着我对着你和叔叔的合照发呆,一年前,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你的相片!”还好林梦的话转移了花青的注意力。
  “你一开始也不肯接受我,离家出走了那么多年,当你知道了我是范剑的母亲,才渐渐地接受了我!可见你多爱范剑!这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呀!”花青说着,一把把瘦小的林梦揽入怀中。
  “梦梦,最近还有惊恐发作吗?”林梦的父亲突然冒出一句话,我的心咯噔一下。
  “半年前,范剑把瓷海豚打碎了,我发作了一次!”
  惊恐发作,原来林梦前次晕倒是惊恐发作!
  “梦梦怎么会这样呢?”花青的语气透着无限的关爱。
  “她五岁时,她妈妈带她去看海豚表演,回家了路上她买了个陶瓷海豚,过马路时,一辆大货车失控了冲了过来,她妈妈推开了她,自己却卷入车底,从此就没有醒来了!从此她一看见陶瓷破碎就会出现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的症状!”
  原来如此,林梦的内心深处有这么大的一个创伤,而我从不知道,只任由着自己一颗受创的心肆虐着自己的生活,伤害着身边的人。
  “梦梦,谢谢你照顾了剑剑这么多年,他一直拒绝结婚,是我与他父亲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你的心也这么难过,却还要关照剑剑的心情!真是太为难你了。”花青继续揉着林梦,话音有些哽咽,“你真的不想给他机会了吗?”
  “不是的,阿姨,我与范剑相识十余年了,又跟他一起生活的七年多,这份感情怎能说断就断呢?但他无意结婚,我只能选择离开!”林梦万般无奈地说
  听了林梦的话,我心中又愧疚又温暖,好想走上前去,学着《大话西游》中的一段经典台词,对她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但我没有,而是悄悄地退出街心花园,回到了出租屋。
  
  九、
  我决定不退租了,在这里,我等林梦回来,我要与她结婚,用我的后半生去守护她,不让她再受伤害!于是,我把房间整理了一翻,去花鸟市场买了一瓷钵的水莲花回来,养在露天阳台上,然后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看着微信上一个萌萌的海豚头像,发了一会儿的呆……不知林梦把我从黑名单中解除了没有?我小心翼翼地点开了海豚头像,在对话框里写下:“梦,我买了水莲花,如果你还没嫁人,就回来吧,我要送你一朵水莲花,给你一个水莲花一样的爱。”因为,我终于明白,只有像水莲花一样的林梦,才能把我那个桎梏在错误认知中的灵魂解救出来,让我重生。
  写好了信息,然后我心儿戚戚地点击发送。
  “叮”地一声,那一段话,毫无障碍地发出去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梨花颂
下一篇:诌半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