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诌半仙

诌半仙


  那一夜村里的狗叫个不停,猫鼠都到处乱串,月亮蜷缩在云的背后,偶尔小心翼翼地瞄一眼,又迅速地躲了回去。直到快黎明时,一朵流星划破了夜空。村里的猫狗终于安静了下来,人们还来不及喘息,一声尖叫穿入云霄。
  “婆婆——”那一声泣血的嘶喊,一下子所有的窗户都亮了。
  不一会儿,山脚下的破院里挤满了人。
   “诌半仙成仙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没有人知道诌半仙来自哪里,妈妈说那年干旱村里人都逃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诌半仙就在山脚下搭一个小草屋住下了。也没有人知道她姓什么,大概是姓周,或者姓绉,也或者都不是。
  叫她半仙,是因为她总给人算命卜卦,也看个阴阳天气之类的,她就靠这个生活。村里人都说她看个天气选个吉日还行,要说算命纯粹就是胡诌。好几次我看到有外村人不明所以地找她算命卜卦,结果竭诚的来了,满怀信心的离,隔一天又气势汹汹的找回来。我曾一度以为她会挨揍,还为此担心了好久,求妈妈说诌半仙如果有事,一定要去救她。幸好,她虽平时不主动和人打交道,却真的是个“辩才”。一来二去,她的“诌半仙”之名就叫响了。
  爸妈一直忙于工作根本顾不上管我,每次诌半仙给人家看完吉日拿着好吃的回来,路过我家门口,看到我饿得耷拉着脑袋坐在那,总会分一些好吃的给我,看我吃完,问我饿不饿了,我说了不饿她才走。她家有一个小孩,好几岁了还不会走路,一直就爬着,那个孩子叫她“婆婆”,妈妈说那不是她女儿,是邻村茅锅家扔出来的残疾儿。村里的小孩总会有事没事去诌半仙家,不是去找她家的小孩玩,而是因为她家有好多好吃的,当然去也是偷偷去,否则大人知道了会打屁股。
   诌半仙家的窗户总是遮盖的严严实实的,他们都说诌半仙邪性。我有一次还真看见了她请神,她就坐在一块儿木板两条长凳支起的简易床上,房间里香雾缭绕的,嘴里念念有词。我当时只是好奇,并不觉得害怕。后来爸妈忙的时候我经常就去她家,不说话,就待在那里,我妈知道,也从来没阻止过我。妈妈说女人都不容易。
  村里人说她邪性,也因为几乎没人见过她黑纱下长发遮着的脸,但那一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眼,是真的美。有一次我磕破了额头,诌半仙抱着我处理伤口的时候,隔着面纱我见过她的一半脸很好看,被头发半遮掩着露在纱巾下,另一半脸在她抬头的时候我模糊地看到有很大一片伤疤。这应该也是待久了的村里人都怕她的原因。大一点了我问过她,她说那疤小时候就有,应该是烧伤。
  人就是奇怪的动物,一面不信,一面又存着侥幸。所以尽管叫她“诌半仙”,可还是时不时的找她占卜算命。
  我都到城里上初中了,星期天回去还是习惯要去她家吃好吃的。那个女孩也已经可以拄着一个凳子在院里晒太阳了,每次她都叫我瑜哥哥,我很喜欢她笑起来那两个小虎牙。
  上个月回家去诌半仙家的时候,只有小虎牙趴在凳子上切菜,诌半仙已经病入膏肓了,说是尿毒症,床头放着很多药,脸上的面纱已经不见了,头发掉了好多,再也遮不住脸了。人瘦的那半边美人脸也坑坑洼洼,都跟另一半一样恐怖了。
  那天,我一进门就听到小虎牙的哭求声和摔锅拣碗的乒乓声。原来,是前两天一直在下雨,眼看就耽误耕种了,邻村有个赖结巴,看着雨一停就耐不住了,想去镇上买种子,又怕走到半路淋雨了,就想先找诌半仙问问,接下来几天会不会还下雨。诌半仙告诉他“近期有雨不能种地”。赖结巴一听高兴地买了种子,还给诌半仙捎了二斤点心,只等撒晒一天地皮略干了,明天就播种,犁耧都准备好了,想着种进去,过个三五天就能发芽出苗。结果第二天又是瓢泼大雨,还一连几天。这不天一晃开,他就气势汹汹的来了。
   “诌半仙你就是个骗子,怪不得叫‘诌半仙’,明明就是胡诌,还半仙,我呸!”
  诌半仙气息奄奄的,小虎牙一边哭,一边说:“不要伤害婆婆。”
  我看不过去了,问了诌半仙的原话,“她没有骗你。”我壮着胆子,把小虎牙护在身后,梗着脖子说。
  “谁,谁家的小屁孩,鸡,鸡蛋壳都没破皮,你懂,懂个球,滚,滚一边去。”赖结巴一只手就扒拉了我个趔趄,小虎牙摔在地上。这一下我是真的气血上头了,把妈妈平时说不许惹事,不许管闲事的话都忘到了脑后,我把小虎牙扶起来,冲赖结巴瞪着眼。
  “你刚才说诌半仙骗了你,她怎么骗你了,你再说一遍。说不出来,你就是欺负人孤儿寡母,看我不找书记爷爷来跟你理论。”
  “说,说就说,她说‘近期有雨不,不能,耕,耕种’。”赖结巴看着门口不知何时围了一圈的村民,瞪着他那死牛眼结结巴巴地说。
  “对呀,诌半仙说的没错‘近期有雨,不能耕种’,你们说她说错了么?这确实是下了几天,这不是才停么,大家伙儿都知道你是结巴,说话不利索,说不明白,难道你耳朵也有问题,听不明白么?”
   我刚说完,大家伙儿还一愣一愣没反应过来,一抬头,就见我妈冲进来揪着我的耳朵就往家里拽。
  听说,后来赖结巴没闹成,走了。只是那一夜全村的猫狗都不安生,直到小虎牙那一声惊破黑暗的“婆婆”才归于消停。
  诌半仙走了,大概是真成仙了吧!村里人直到现在,说了大话,或者胡说,大家只说“氕、吹,蒙、拢大天”,再没有人说过“诌、胡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水莲花一样的爱
下一篇:周梅的朋友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