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周梅的朋友们

周梅的朋友们


  王芸找到工作了,李凤商店固定的牌桌便缺了一条腿(玩牌的四个人少了一个)。
  田妮正琢磨找谁来代替王芸,李凤不假思索地建议:“在对面楼上租房的花美就是最佳人选。她有钱有时间,跟我说过我好几次,三缺一时去喊她。”
  “她是干啥的?”田妮问。
  还没等李凤开口,周梅抢着说:“三陪,她倒是活得潇洒!”说话时,她的眼神怪怪的。
  “她的钱脏,摸到了会不不会得病哟!”田妮阴阳怪气地迎合着。
  “只要我们不跟她学坏就是了。这年头,干这种事的多得很。”李凤不以为然,“再说了,花美长得一般,胖胖的,恐怕赚的钱也不是很多。”
  正聊着,听见有人喊:“今天没打牌么?”大伙回头看,花美站在门口。
  “缺一个人。”李凤笑着起身。
  “我不是人?难道是鬼?”花美大方地进屋坐下,“先给我拿包烟。”
  周梅不想跟这种人打麻将,朝田妮呶呶嘴。田妮明白周梅的意思,也准备离开。
  “好不容易凑够手了,来,扳风。”李凤拉住周梅和田妮。
  花美坐下,笑着说:“这些天头有点晕,几位姐姐打慢点。”
  “身体是挣钱的本钱,你怎么不爱惜身体?”周梅嘲讽花美。
  花美当然听得出周梅在颠兑自己。她不生气,心想:干这行的并不是自己一人,只要有钱,肚子不饿,不欠债,太阳不晒雨不淋,多好。
  “你晚上还来不来?”田妮似乎话里有话。
  “我晚上要上班,不上班吃什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真不懂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人家白天上班晚上休息,你倒是白天休息晚上上班,世界都被你搞颠倒了。”周梅接着说。
  李凤有些替花美不服,心想,人家卖鸡卖鸭又没卖到你家去,损人家干嘛。并且这是在自己的家,不能让她们吵起来,说:“出牌出牌。生命是上帝创造的,工作也是上帝分摊好的。我们只不过是各人履行各人的职责罢了。对了,还没给你拿烟。”
  “老板娘说的对头。给我来一包五十元的烟。”接着说,“有钱多好,向别人借钱的滋味才叫难受。”
  周梅对花美的不知羞耻很是反感,问花美:“孩子多大了?”
  “九岁。”
  “想不想住在乡下的孩子?”田妮问。
  “无所谓想不想。在学校,她穿的比别人好;在家里,吃的不比别人差。这已经很好啦!”
  周梅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她希望花美是一个遭受生活压迫的女人。然而,她清楚花美干这行直接是为了享受,从花美的言行里丝毫找不出一丝贞良来。
  花美的确不知道什么是付出和高尚。她男人的腿是在偷摩托车时被人家打断的。男人偷车她放哨,她一直理怨男人是个笨蛋,翻那么矮的墙都会摔倒,不是她跑得快,恐怕也被逮住了。
  周梅叹口气说:“手机一响黄金万两,跟我们打这种小麻将,你不觉得累么?”
  花美说:“反正是混时间,小点也将就。”
  “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你这种招男人喜欢的女人,赌运不佳是必然的。小心你的荷包被我们掏空哟。”田妮打趣。
  周梅板着脸对田妮说:“你昨天欠我五元,今天在牌桌上除。”
  “五元钱你都弄得那么紧张真小气?”
  周梅指桑骂槐地说:“反正我这人要钱不要脸,你还是不还?”
  田妮说:“我还不是要钱不要脸,不还。不还就是不还。”
  花美心里暗骂:“死泼妇,有机会我整不死你们。”
  二
  回家的路上,田妮对周梅说,今天我输了三百多。回家丈夫查帐,我就说借了三百给你。如果他问你,你千万要说是真的。”
  周梅一怕欠钱,二怕欠情,心想:这个月你孩子上幼儿园的生活费都是我借给你的,你反倒要说我欠你的?
  田妮见周梅不高兴,解释道:“哪天你手气背,输了钱你就哄你老公说借钱给我了嘛。”
  “闭上你的乌鸦嘴,只有你才会天天输。”周梅有些烦躁。“昨夜在坡上阿依家,就发生了一件令我烦心的事。我本是去邀阿依星期日为孩子买儿童节演节目要穿的衣服。没想到,就为这件小事和阿依反目。唉!真后悔,我怎么咋夜就不能忍着点呢?”
  三
  阿依小周梅三岁。从小到大,甚至结婚生子,两个人一直很要好,无话不谈。阿依家的经济有些拮据,丈夫输了不少钱。平素里,周梅迁就着阿依。
  前几天,阿依告诉周梅,说她女儿要在“六一”的节目里演主角,须交五十元的服装费。阿依不给女儿交钱,还说没钱,那舞有什么跳法,衣柜里那么多衣服你还嫌少吗?当时,她女儿十分委屈地撇着嘴说,只好去骗老师,就说头晕不敢跳舞了。
  阿依告诉周梅这事的时候没有一点内疚,周梅反倒听得心里一阵难过,问阿依为什么不来找我,这钱可不可以补交?
  阿依说,管它的,都过去一星期了。她爹不交钱给我,这可不是我的错。
  昨夜周梅上坡去找阿依,想约阿依明日到街上去给两个孩子买裙子,钱由自己来付。上得坡,坡上的人说她在龙家打麻将。
  周梅把阿依叫出来:“你不是说没钱么?怎么又打麻将?
  “她们三缺一硬叫我上,我是跟田妮借的钱。”
  “多少?”周梅问。
  “五百,都输了一百五了。”
  周梅心寒:“打麻将一百两百你舍得,孩子要五十元你倒小器了,你这母亲是不是有些不称职?我在你家等你。”
  小狗阿随跟着周梅来的,阿随和阿依家的朵朵吵了起来。阿随是狮子狗,朵朵是狼狗,它敌不过朵朵,胆怯地缩到周梅身后。
  回到家,阿依输了钱本来就不舒服,心想:即便是好朋友,你也不能黑眉丧脸地把我从别家叫回来。你责备我不称职,咱俩换了老公来试试,看谁不称职。稀罕你有个不赌钱的老公,存着钱让你花,而我家男人“焖金花”那么凶。他赌得,我为什么赌不得?“一边去,别在这里吵,这里不是你的家。”阿依踢了朵朵一脚。朵朵是阿依邻居的狗,搬到贵阳后就把它送给了阿依。阿依的话未说完,周梅就明白阿依在抵触自己是多管闲事。
  “阿随,我们走。”周梅冒着倾盆大雨往坡下赶。闪电把天空撕成一个个大口子,雷雨急急地朝周梅扑面打来。阿随认得路,它完全可以一溜烟地跑回家去,但它没有,它总在四、五米远的地方等周梅。阿随的忠实让周梅高兴,人有时是比不上狗的,但狗却不可代替人,哎!
  和阿依的决裂让周梅头痛不已,明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的错,但心就是慌得要命,仿佛打皱衣物需要熨斗来烫平一般。周梅的脑里全是阿依,昔日的友情像波浪,一波波赶来。
  四
  回到家,周梅把这件事告诉丈夫尤立:“我不与阿依讲话了。”
  “你们女人像疯子,好的时候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不好的时候就巴不得对方立刻下地狱做鬼。无聊!”尤立满不在乎。
  “你老是这样!”周梅叫起来,“我们是夫妻,夫妻应当是无话不说的。你带朋友来家,我都笑着侍候;你工作不顺心,我给你出谋划策,为你解决困难。我心烦时,你教训我,你这是什么态度!”
  周梅害怕同尤立吵架,尤立的尖刻让她抵挡不住。然而今夜,周梅的情绪一反往常的懦弱,她准备同尤立大吵一场。阿依和尤立都是她视为至亲的人,任何的波动都无法让她安静。
  “小人,刻薄的小人。”周梅冲着尤立大喊。
  “我是小人。”尤立反唇讽刺,“我这样的小人供养着你那样的大人。你不缺吃不缺穿,就喜欢把精力放到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较真。”
  “你养我?我操持家务,带你姓尤的孩子,我就一点成绩也没有啦?做保姆一个月还有两文工资呢!你挣的十元钱当中起码有四元是我的。”
  “和你相处十几年的朋友你都待不了。何况我们结婚才三年。”
  尤立这一句话把周梅气得半死。
  第二天,周梅带着女儿到街上去逛,从街上带回一束月季花。
  尤立的母亲对周梅很好,她很喜欢周梅的贤惠,虽然她同儿子经常吵架,但大多都是尤立的错。不知怎的,原本好端端的一句话,从尤立的嘴里说出就变了味。因为年纪大了,好多事物接受不了,见周梅买花,说:“买东西可以吃,买衣服可穿,买花就是太浪费了。”
  周梅歉意地朝老人家笑了笑,说:“我喜欢这种感受。在宽敞的客厅里插上一瓶花,感到人很清爽。”
  尤立母亲迎合着说:“这倒是真的。”
  周梅很感激婆婆的大度,低头看到烟灰缸里有烟头,问:“家里是否来了客人?”
  “你不问,我倒忘了。张三来过,见你不在,说下午再来。”
  周梅低着头苦笑,她知道张三是来借钱的。以前,亲戚朋友多少都对周梅有所帮助,这份人情应该记得。可是,家里的钱是尤立挣的,若是按时归还也还罢了,偏偏有些人说话不算话,有钱也不主动还。一两百元的事情不可能拉下脸去要,更不可能去抬东西抵账。有一次,有个朋友借钱不还,周梅骗尤立说还了的,还说是自己输掉了。不想第二天那老兄遇见尤立,递了根烟给尤立,说身上方便,再借我一百元钱,下个星期我保证连以前的一百一起还。那这件害得周梅在尤立面前一个月抬不起头。
  晚上,尤立从小女儿的口中得知,周梅又借钱出去大发雷霆,问母亲:“借了多少出去?”
  母亲支吾说:“不晓得。”
  女儿在尤立的膝盖上稚声稚气地讲:“我晓得,全部是大钱,伯伯他们借了好多钱去买千千。”
  “买千千,怕是借的几大千?”尤立瞪着眼间看母亲。
  “你吼什么,人家又不是不还?”周梅承认借给别人三千元。
  “我们以前穷的时候,那些人对我们爱理不理的。现在你拿我的钱去做人情,你是我老婆还是这个家的间谍,专门挖我墙角?”
  尤立把烟灰缸砸到院子里,把女儿吓哭了。
  “别吵了,不提钱,不会死。”尤立的母亲和周梅同时跑到院子打扫。
  “没有钱你们吃屎。”尤立恨恨地骂,拧着身子又吼了一句,“以后哪个再拿我的钱借人,我把她的手剁断。”
  这句话,吓得周梅手里的扫把都掉到地上了。
  “你找死是不是?你以为吵起很好听是不是?”尤立的母亲捡了扫把追打儿子。
  五
  田妮又来约周梅去打麻将。周梅感叹:“麻将治百病,一坐上桌子,烦恼的事倒全忘了。”
  田妮告诉周梅,阿依把耳环当了,一千八的东西只当得一千二。
  田妮问周梅:“你同阿依最好,为什么她却不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还特别叮嘱不要告诉你呢?”
  “鬼才晓得她的。她还钱给你了么?”周梅没有多说。
  “当耳环那天就还了,李英说阿依有一天在她姐姐店里赊了一百元的烟酒,还没有给钱。”李英是李凤的亲妹妹。李凤男人的厂里招工,李凤便上班去了,让李英来帮她看商店。李英有个绰号“万事通”,就是那种喜欢打听小道消息又传播小道消息的长舌妇。
  周梅不想让李英把阿依欠一百元的事说给满村人听,她一走进商店就替阿依还了帐。
  李英和田妮觉得周梅对阿依太好了,都羡慕她们的友谊。她们不知道周梅这段的心在痛。
  李凤厢房的房客搬走了,花美立即搬了进来。每天下午,李英、田妮、周梅、花美四人都在一起打麻将。打牌时,经常都有一个被花美称为“王哥”的人打电话来找她,花美接电话的语调特别妩媚。她告诉李英,这个王哥每月付给她三千块,另外一个杨哥也是这样供养她,虽然两个男人老了点,但是脾气挺好的。
  李英说:“你在我们四个人当中最有钱的,你命真好。”
  田妮接下来说:“什么命好,是王哥好。”
  周梅嘲笑:“谁知是王哥好,还是王公公好。”
  田妮说:“周梅你真会讲。”
  周梅说:“本来就是只要有钱管他哥哥公公。”
  田妮和李英笑,要花美哪天也介绍有钱哥哥、公公给她们。
  花美若无其事地说:“哟——要跟我抢生意不是。”
  六
  不久,周梅的一个亲戚病死了,参加丧礼回来,鞭炮声哭泣声老是灌在周梅的头脑里赶不出来。夜里她睡不着,想: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间就不存在了,真令人辛酸。想着想着,周梅突然感到恐慌起来,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惧包围了她,像夜里的海水,凉溲溲的,死气沉沉。
  周梅想:生命这么脆弱,自己家里的几个生命不会有什么闪失吧!儿子和女儿是全家的宝贝,他们的出生,第一声啼哭第一个笑容都是绝版不能重复。如果她们不见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个家空荡荡的犹如纸做的风筝,风一吹四分五离;还有尤立的母亲,她的存在使这个家更具包容性和温暖。每次外出回来门是敞开的,屋子是干净的,饭菜也是摆到桌上。如果尤立的母亲不在,这个家将变得冰冷空洞,如果是这样,她同尤立吵架的力气也没有了。尤立,是这个家的核心,虽然周梅在很多事情上与他有分歧,但他对这个家的辛苦付出是最多的。尤立希望母亲吃饱穿暖不生病,希望妻子穿戴漂亮不受苦,希望孩子在学校不是乡巴佬,希望攒一笔钱供她读书。对于尤立,能够完成以上几项任务就是一种骄傲,而这种骄傲就是生活的幸福。上个月尤立去给一个少妇做装修,那个少妇的男人看上了别的女人,留给了少妇和儿子一笔钱、一幢楼就走了。那个少妇叫香,寂寞的她看上了尤立,而尤立不为所动,尤立对徒弟说在自己眼中母亲是最好的,妻子是最漂亮的,孩子也是最乖的,他不想去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家才能让他安心的生产,这个家的空气属于他,他像一条鱼,母亲、妻子、女儿的存在是水,他游得自在。周梅不相信尤立那么粗鲁的人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两个徒弟说是真的,那天师傅喝了酒,他指着酒席上的那锅酸汤鱼讲的。如果尤立不在了,周梅不敢再想下去,她打了自己一个耳光。一
  王芸找到工作了,李凤商店固定的牌桌便缺了一条腿(玩牌的四个人少了一个)。
  田妮正琢磨找谁来代替王芸,李凤不假思索地建议:“在对面楼上租房的花美就是最佳人选。她有钱有时间,跟我说过我好几次,三缺一时去喊她。”
  “她是干啥的?”田妮问。
  还没等李凤开口,周梅抢着说:“三陪,她倒是活得潇洒!”说话时,她的眼神怪怪的。
  “她的钱脏,摸到了会不不会得病哟!”田妮阴阳怪气地迎合着。
  “只要我们不跟她学坏就是了。这年头,干这种事的多得很。”李凤不以为然,“再说了,花美长得一般,胖胖的,恐怕赚的钱也不是很多。”
  正聊着,听见有人喊:“今天没打牌么?”大伙回头看,花美站在门口。
  “缺一个人。”李凤笑着起身。
  “我不是人?难道是鬼?”花美大方地进屋坐下,“先给我拿包烟。”
  周梅不想跟这种人打麻将,朝田妮呶呶嘴。田妮明白周梅的意思,也准备离开。
  “好不容易凑够手了,来,扳风。”李凤拉住周梅和田妮。
  花美坐下,笑着说:“这些天头有点晕,几位姐姐打慢点。”
  “身体是挣钱的本钱,你怎么不爱惜身体?”周梅嘲讽花美。
  花美当然听得出周梅在颠兑自己。她不生气,心想:干这行的并不是自己一人,只要有钱,肚子不饿,不欠债,太阳不晒雨不淋,多好。
  “你晚上还来不来?”田妮似乎话里有话。
  “我晚上要上班,不上班吃什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真不懂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人家白天上班晚上休息,你倒是白天休息晚上上班,世界都被你搞颠倒了。”周梅接着说。
  李凤有些替花美不服,心想,人家卖鸡卖鸭又没卖到你家去,损人家干嘛。并且这是在自己的家,不能让她们吵起来,说:“出牌出牌。生命是上帝创造的,工作也是上帝分摊好的。我们只不过是各人履行各人的职责罢了。对了,还没给你拿烟。”
  “老板娘说的对头。给我来一包五十元的烟。”接着说,“有钱多好,向别人借钱的滋味才叫难受。”
  周梅对花美的不知羞耻很是反感,问花美:“孩子多大了?”
  “九岁。”
  “想不想住在乡下的孩子?”田妮问。
  “无所谓想不想。在学校,她穿的比别人好;在家里,吃的不比别人差。这已经很好啦!”
  周梅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她希望花美是一个遭受生活压迫的女人。然而,她清楚花美干这行直接是为了享受,从花美的言行里丝毫找不出一丝贞良来。
  花美的确不知道什么是付出和高尚。她男人的腿是在偷摩托车时被人家打断的。男人偷车她放哨,她一直理怨男人是个笨蛋,翻那么矮的墙都会摔倒,不是她跑得快,恐怕也被逮住了。
  周梅叹口气说:“手机一响黄金万两,跟我们打这种小麻将,你不觉得累么?”
  花美说:“反正是混时间,小点也将就。”
  “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你这种招男人喜欢的女人,赌运不佳是必然的。小心你的荷包被我们掏空哟。”田妮打趣。
  周梅板着脸对田妮说:“你昨天欠我五元,今天在牌桌上除。”
  “五元钱你都弄得那么紧张真小气?”
  周梅指桑骂槐地说:“反正我这人要钱不要脸,你还是不还?”
  田妮说:“我还不是要钱不要脸,不还。不还就是不还。”
  花美心里暗骂:“死泼妇,有机会我整不死你们。”
  二
  回家的路上,田妮对周梅说,今天我输了三百多。回家丈夫查帐,我就说借了三百给你。如果他问你,你千万要说是真的。”
  周梅一怕欠钱,二怕欠情,心想:这个月你孩子上幼儿园的生活费都是我借给你的,你反倒要说我欠你的?
  田妮见周梅不高兴,解释道:“哪天你手气背,输了钱你就哄你老公说借钱给我了嘛。”
  “闭上你的乌鸦嘴,只有你才会天天输。”周梅有些烦躁。“昨夜在坡上阿依家,就发生了一件令我烦心的事。我本是去邀阿依星期日为孩子买儿童节演节目要穿的衣服。没想到,就为这件小事和阿依反目。唉!真后悔,我怎么咋夜就不能忍着点呢?”
  三
  阿依小周梅三岁。从小到大,甚至结婚生子,两个人一直很要好,无话不谈。阿依家的经济有些拮据,丈夫输了不少钱。平素里,周梅迁就着阿依。
  前几天,阿依告诉周梅,说她女儿要在“六一”的节目里演主角,须交五十元的服装费。阿依不给女儿交钱,还说没钱,那舞有什么跳法,衣柜里那么多衣服你还嫌少吗?当时,她女儿十分委屈地撇着嘴说,只好去骗老师,就说头晕不敢跳舞了。
  阿依告诉周梅这事的时候没有一点内疚,周梅反倒听得心里一阵难过,问阿依为什么不来找我,这钱可不可以补交?
  阿依说,管它的,都过去一星期了。她爹不交钱给我,这可不是我的错。
  昨夜周梅上坡去找阿依,想约阿依明日到街上去给两个孩子买裙子,钱由自己来付。上得坡,坡上的人说她在龙家打麻将。
  周梅把阿依叫出来:“你不是说没钱么?怎么又打麻将?
  “她们三缺一硬叫我上,我是跟田妮借的钱。”
  “多少?”周梅问。
  “五百,都输了一百五了。”
  周梅心寒:“打麻将一百两百你舍得,孩子要五十元你倒小器了,你这母亲是不是有些不称职?我在你家等你。”
  小狗阿随跟着周梅来的,阿随和阿依家的朵朵吵了起来。阿随是狮子狗,朵朵是狼狗,它敌不过朵朵,胆怯地缩到周梅身后。
  回到家,阿依输了钱本来就不舒服,心想:即便是好朋友,你也不能黑眉丧脸地把我从别家叫回来。你责备我不称职,咱俩换了老公来试试,看谁不称职。稀罕你有个不赌钱的老公,存着钱让你花,而我家男人“焖金花”那么凶。他赌得,我为什么赌不得?“一边去,别在这里吵,这里不是你的家。”阿依踢了朵朵一脚。朵朵是阿依邻居的狗,搬到贵阳后就把它送给了阿依。阿依的话未说完,周梅就明白阿依在抵触自己是多管闲事。
  “阿随,我们走。”周梅冒着倾盆大雨往坡下赶。闪电把天空撕成一个个大口子,雷雨急急地朝周梅扑面打来。阿随认得路,它完全可以一溜烟地跑回家去,但它没有,它总在四、五米远的地方等周梅。阿随的忠实让周梅高兴,人有时是比不上狗的,但狗却不可代替人,哎!
  和阿依的决裂让周梅头痛不已,明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的错,但心就是慌得要命,仿佛打皱衣物需要熨斗来烫平一般。周梅的脑里全是阿依,昔日的友情像波浪,一波波赶来。
  四
  回到家,周梅把这件事告诉丈夫尤立:“我不与阿依讲话了。”
  “你们女人像疯子,好的时候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不好的时候就巴不得对方立刻下地狱做鬼。无聊!”尤立满不在乎。
  “你老是这样!”周梅叫起来,“我们是夫妻,夫妻应当是无话不说的。你带朋友来家,我都笑着侍候;你工作不顺心,我给你出谋划策,为你解决困难。我心烦时,你教训我,你这是什么态度!”
  周梅害怕同尤立吵架,尤立的尖刻让她抵挡不住。然而今夜,周梅的情绪一反往常的懦弱,她准备同尤立大吵一场。阿依和尤立都是她视为至亲的人,任何的波动都无法让她安静。
  “小人,刻薄的小人。”周梅冲着尤立大喊。
  “我是小人。”尤立反唇讽刺,“我这样的小人供养着你那样的大人。你不缺吃不缺穿,就喜欢把精力放到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较真。”
  “你养我?我操持家务,带你姓尤的孩子,我就一点成绩也没有啦?做保姆一个月还有两文工资呢!你挣的十元钱当中起码有四元是我的。”
  “和你相处十几年的朋友你都待不了。何况我们结婚才三年。”
  尤立这一句话把周梅气得半死。
  第二天,周梅带着女儿到街上去逛,从街上带回一束月季花。
  尤立的母亲对周梅很好,她很喜欢周梅的贤惠,虽然她同儿子经常吵架,但大多都是尤立的错。不知怎的,原本好端端的一句话,从尤立的嘴里说出就变了味。因为年纪大了,好多事物接受不了,见周梅买花,说:“买东西可以吃,买衣服可穿,买花就是太浪费了。”
  周梅歉意地朝老人家笑了笑,说:“我喜欢这种感受。在宽敞的客厅里插上一瓶花,感到人很清爽。”
  尤立母亲迎合着说:“这倒是真的。”
  周梅很感激婆婆的大度,低头看到烟灰缸里有烟头,问:“家里是否来了客人?”
  “你不问,我倒忘了。张三来过,见你不在,说下午再来。”
  周梅低着头苦笑,她知道张三是来借钱的。以前,亲戚朋友多少都对周梅有所帮助,这份人情应该记得。可是,家里的钱是尤立挣的,若是按时归还也还罢了,偏偏有些人说话不算话,有钱也不主动还。一两百元的事情不可能拉下脸去要,更不可能去抬东西抵账。有一次,有个朋友借钱不还,周梅骗尤立说还了的,还说是自己输掉了。不想第二天那老兄遇见尤立,递了根烟给尤立,说身上方便,再借我一百元钱,下个星期我保证连以前的一百一起还。那这件害得周梅在尤立面前一个月抬不起头。
  晚上,尤立从小女儿的口中得知,周梅又借钱出去大发雷霆,问母亲:“借了多少出去?”
  母亲支吾说:“不晓得。”
  女儿在尤立的膝盖上稚声稚气地讲:“我晓得,全部是大钱,伯伯他们借了好多钱去买千千。”
  “买千千,怕是借的几大千?”尤立瞪着眼间看母亲。
  “你吼什么,人家又不是不还?”周梅承认借给别人三千元。
  “我们以前穷的时候,那些人对我们爱理不理的。现在你拿我的钱去做人情,你是我老婆还是这个家的间谍,专门挖我墙角?”
  尤立把烟灰缸砸到院子里,把女儿吓哭了。
  “别吵了,不提钱,不会死。”尤立的母亲和周梅同时跑到院子打扫。
  “没有钱你们吃屎。”尤立恨恨地骂,拧着身子又吼了一句,“以后哪个再拿我的钱借人,我把她的手剁断。”
  这句话,吓得周梅手里的扫把都掉到地上了。
  “你找死是不是?你以为吵起很好听是不是?”尤立的母亲捡了扫把追打儿子。
  五
  田妮又来约周梅去打麻将。周梅感叹:“麻将治百病,一坐上桌子,烦恼的事倒全忘了。”
  田妮告诉周梅,阿依把耳环当了,一千八的东西只当得一千二。
  田妮问周梅:“你同阿依最好,为什么她却不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还特别叮嘱不要告诉你呢?”
  “鬼才晓得她的。她还钱给你了么?”周梅没有多说。
  “当耳环那天就还了,李英说阿依有一天在她姐姐店里赊了一百元的烟酒,还没有给钱。”李英是李凤的亲妹妹。李凤男人的厂里招工,李凤便上班去了,让李英来帮她看商店。李英有个绰号“万事通”,就是那种喜欢打听小道消息又传播小道消息的长舌妇。
  周梅不想让李英把阿依欠一百元的事说给满村人听,她一走进商店就替阿依还了帐。
  李英和田妮觉得周梅对阿依太好了,都羡慕她们的友谊。她们不知道周梅这段的心在痛。
  李凤厢房的房客搬走了,花美立即搬了进来。每天下午,李英、田妮、周梅、花美四人都在一起打麻将。打牌时,经常都有一个被花美称为“王哥”的人打电话来找她,花美接电话的语调特别妩媚。她告诉李英,这个王哥每月付给她三千块,另外一个杨哥也是这样供养她,虽然两个男人老了点,但是脾气挺好的。
  李英说:“你在我们四个人当中最有钱的,你命真好。”
  田妮接下来说:“什么命好,是王哥好。”
  周梅嘲笑:“谁知是王哥好,还是王公公好。”
  田妮说:“周梅你真会讲。”
  周梅说:“本来就是只要有钱管他哥哥公公。”
  田妮和李英笑,要花美哪天也介绍有钱哥哥、公公给她们。
  花美若无其事地说:“哟——要跟我抢生意不是。”
  六
  不久,周梅的一个亲戚病死了,参加丧礼回来,鞭炮声哭泣声老是灌在周梅的头脑里赶不出来。夜里她睡不着,想: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间就不存在了,真令人辛酸。想着想着,周梅突然感到恐慌起来,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惧包围了她,像夜里的海水,凉溲溲的,死气沉沉。
  周梅想:生命这么脆弱,自己家里的几个生命不会有什么闪失吧!儿子和女儿是全家的宝贝,他们的出生,第一声啼哭第一个笑容都是绝版不能重复。如果她们不见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个家空荡荡的犹如纸做的风筝,风一吹四分五离;还有尤立的母亲,她的存在使这个家更具包容性和温暖。每次外出回来门是敞开的,屋子是干净的,饭菜也是摆到桌上。如果尤立的母亲不在,这个家将变得冰冷空洞,如果是这样,她同尤立吵架的力气也没有了。尤立,是这个家的核心,虽然周梅在很多事情上与他有分歧,但他对这个家的辛苦付出是最多的。尤立希望母亲吃饱穿暖不生病,希望妻子穿戴漂亮不受苦,希望孩子在学校不是乡巴佬,希望攒一笔钱供她读书。对于尤立,能够完成以上几项任务就是一种骄傲,而这种骄傲就是生活的幸福。上个月尤立去给一个少妇做装修,那个少妇的男人看上了别的女人,留给了少妇和儿子一笔钱、一幢楼就走了。那个少妇叫香,寂寞的她看上了尤立,而尤立不为所动,尤立对徒弟说在自己眼中母亲是最好的,妻子是最漂亮的,孩子也是最乖的,他不想去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家才能让他安心的生产,这个家的空气属于他,他像一条鱼,母亲、妻子、女儿的存在是水,他游得自在。周梅不相信尤立那么粗鲁的人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两个徒弟说是真的,那天师傅喝了酒,他指着酒席上的那锅酸汤鱼讲的。如果尤立不在了,周梅不敢再想下去,她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恍惚中,她想到了住在李凤隔壁的那家人。
  李凤的邻居是外地人,他们在这里做生意,十五年前买下了李凤隔壁的这幢小楼。
  七
  那家的小儿子陈贝从老家来时正好十三岁,同周梅一起念初一。刚开始的时候陈贝是个好孩子好学生、功课好又听话,升高中时陈贝和周梅还做了同桌。那时周梅和陈贝的关系很好,两人一同上学,一同放学,就像是两兄妹。高一下期班上转来一个在很前卫的女孩。这个叫吴薇的女孩在原先的学校是匹野马。她的功课也好,就是愛和老师顶撞,不参加班级的劳动,看不起贫穷的学生。周梅还清楚地记得吴薇高一写给陈贝的第一首情诗叫《无题》,起头那几句记不清,只记得最后几句:
  你是优秀的一个刽子手呀
  要我甘愿自刎在你的门前
  我的灵魂狂妄地想垄断你的小院……
  陈贝同吴薇好上后,周梅就不再同陈贝讲话,周梅认为吴薇会把陈贝给毁了。的确如此,他们开始逃课、打架,还跟街上的地痞流氓学会了吸白粉。周梅一见陈贝心就会咚咚地跳,都说吸毒的最会哄骗亲戚朋友借钱,甚至去偷去抢。周梅觉得陈贝过去在她心中也算亲人,他现在这样子让人恶心。周梅也怕突然有一天陈贝会向她借钱,她不知该怎样拒绝他。有一天晚上,周梅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同尤立吵架后在路上,陈贝从那边走来,递给周梅一支烟说抽了它什么烦恼都没有啦。周梅哆嗦着说不,陈贝就来拉周梅的手,周梅吓得直喊救命,尤立拿着一根棍子跑过来打在陈贝的头上,陈贝喊也没有喊一声就倒下了。
  花美和陈贝勾搭上了,她设计狠狠整周梅一次。
  花美说:“绑架她家一个孩子叫她拿二十万元钱来取。”
  “不行。小孩子最难伺候,事情容易败露。”陈贝反对。
  “人不为己,天诛天灭,得手后我们搬到邻县去住,谁会找到我们?”
  陈贝想法和花美不一样,“叫她吃药,让她乖乖拿钱给我们用,但是我想周梅不会上当的,她是我认识的人当口最聪明的一个。有时候你话未出口她就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像有预感似的。”
  “屁感,我看到周梅就不舒服。”花美骂。
  “要不找个人来勾引她?我知道她老爱同丈夫吵架,拍些照片勒索她。”陈贝讨好地说。
  “就这么定。”花美得意地奸笑起来。
  但是花美和陈贝的阴谋并未实施,一个月不到,两人一个卖淫被抓,一个吸毒过量死了。
  八
  田妮和周梅又去李凤的商店玩,李英赶紧把一百元递还给周梅,说是阿依还了那一百元了。
  周梅接过钱,心情又开始难受,阿依已经半年没有和她说话了。
  “阿依说的,她不稀罕你多管闲事。她今天早上买菜时在我这里坐了一会儿,说了你好多坏话。”李英一脸的幸灾乐祸。
  周梅的心要跳出来了,她不想知道答案,她害怕听到答案,但是这种情况下她又不能不追问。
  李英眉飞色舞:“阿依说的,你无非是嫁了一个会找钱的老公;但是就你家尤立的脸嘴,给她提鞋她都不要。”
  周梅脸迅速发烫,她不知道一个人翻脸比翻书快是这样卑鄙无耻。
  李英继续兴风作浪:“她说的,你这个人就喜欢自作多情,搞得你就像她妈一样,不是说她没有照顾好小孩就是说她不去找工作做。她说你这样的自以为是的人,这辈子就不可能会有真正的朋友。”
  周梅的脸一下去红到了耳根,尽管她有心理准备,李英的话还是让她猝不及防。
  “所以说你这种婆娘不逗人喜欢,”田妮开始骂李英:“早晚点你这张嘴要挨人家割下来你才舒服。”
  李英抵触:“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人家阿依就是这样说的好不好?”
  “说你家祖宗先人!”田妮骂起人来不论黄黑,“你眼睛瞎了?周梅对阿依的好,哪个看不到?她被车子撞,人家周梅给她垫付医药费,在医院照顾她;她家姑娘什么时候不在周梅家吃,在周梅家玩?”
  “关我什么事?是阿依说她不好,又不是我说她不好。”李英觉得很委屈。
  “不好就不好,有本事就一辈子不好!”爱面子的周梅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一
  王芸找到工作了,李凤商店固定的牌桌便缺了一条腿(玩牌的四个人少了一个)。
  田妮正琢磨找谁来代替王芸,李凤不假思索地建议:“在对面楼上租房的花美就是最佳人选。她有钱有时间,跟我说过我好几次,三缺一时去喊她。”
  “她是干啥的?”田妮问。
  还没等李凤开口,周梅抢着说:“三陪,她倒是活得潇洒!”说话时,她的眼神怪怪的。
  “她的钱脏,摸到了会不不会得病哟!”田妮阴阳怪气地迎合着。
  “只要我们不跟她学坏就是了。这年头,干这种事的多得很。”李凤不以为然,“再说了,花美长得一般,胖胖的,恐怕赚的钱也不是很多。”
  正聊着,听见有人喊:“今天没打牌么?”大伙回头看,花美站在门口。
  “缺一个人。”李凤笑着起身。
  “我不是人?难道是鬼?”花美大方地进屋坐下,“先给我拿包烟。”
  周梅不想跟这种人打麻将,朝田妮呶呶嘴。田妮明白周梅的意思,也准备离开。
  “好不容易凑够手了,来,扳风。”李凤拉住周梅和田妮。
  花美坐下,笑着说:“这些天头有点晕,几位姐姐打慢点。”
  “身体是挣钱的本钱,你怎么不爱惜身体?”周梅嘲讽花美。
  花美当然听得出周梅在颠兑自己。她不生气,心想:干这行的并不是自己一人,只要有钱,肚子不饿,不欠债,太阳不晒雨不淋,多好。
  “你晚上还来不来?”田妮似乎话里有话。
  “我晚上要上班,不上班吃什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真不懂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人家白天上班晚上休息,你倒是白天休息晚上上班,世界都被你搞颠倒了。”周梅接着说。
  李凤有些替花美不服,心想,人家卖鸡卖鸭又没卖到你家去,损人家干嘛。并且这是在自己的家,不能让她们吵起来,说:“出牌出牌。生命是上帝创造的,工作也是上帝分摊好的。我们只不过是各人履行各人的职责罢了。对了,还没给你拿烟。”
  “老板娘说的对头。给我来一包五十元的烟。”接着说,“有钱多好,向别人借钱的滋味才叫难受。”
  周梅对花美的不知羞耻很是反感,问花美:“孩子多大了?”
  “九岁。”
  “想不想住在乡下的孩子?”田妮问。
  “无所谓想不想。在学校,她穿的比别人好;在家里,吃的不比别人差。这已经很好啦!”
  周梅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她希望花美是一个遭受生活压迫的女人。然而,她清楚花美干这行直接是为了享受,从花美的言行里丝毫找不出一丝贞良来。
  花美的确不知道什么是付出和高尚。她男人的腿是在偷摩托车时被人家打断的。男人偷车她放哨,她一直理怨男人是个笨蛋,翻那么矮的墙都会摔倒,不是她跑得快,恐怕也被逮住了。
  周梅叹口气说:“手机一响黄金万两,跟我们打这种小麻将,你不觉得累么?”
  花美说:“反正是混时间,小点也将就。”
  “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你这种招男人喜欢的女人,赌运不佳是必然的。小心你的荷包被我们掏空哟。”田妮打趣。
  周梅板着脸对田妮说:“你昨天欠我五元,今天在牌桌上除。”
  “五元钱你都弄得那么紧张真小气?”
  周梅指桑骂槐地说:“反正我这人要钱不要脸,你还是不还?”
  田妮说:“我还不是要钱不要脸,不还。不还就是不还。”
  花美心里暗骂:“死泼妇,有机会我整不死你们。”
  二
  回家的路上,田妮对周梅说,今天我输了三百多。回家丈夫查帐,我就说借了三百给你。如果他问你,你千万要说是真的。”
  周梅一怕欠钱,二怕欠情,心想:这个月你孩子上幼儿园的生活费都是我借给你的,你反倒要说我欠你的?
  田妮见周梅不高兴,解释道:“哪天你手气背,输了钱你就哄你老公说借钱给我了嘛。”
  “闭上你的乌鸦嘴,只有你才会天天输。”周梅有些烦躁。“昨夜在坡上阿依家,就发生了一件令我烦心的事。我本是去邀阿依星期日为孩子买儿童节演节目要穿的衣服。没想到,就为这件小事和阿依反目。唉!真后悔,我怎么咋夜就不能忍着点呢?”
  三
  阿依小周梅三岁。从小到大,甚至结婚生子,两个人一直很要好,无话不谈。阿依家的经济有些拮据,丈夫输了不少钱。平素里,周梅迁就着阿依。
  前几天,阿依告诉周梅,说她女儿要在“六一”的节目里演主角,须交五十元的服装费。阿依不给女儿交钱,还说没钱,那舞有什么跳法,衣柜里那么多衣服你还嫌少吗?当时,她女儿十分委屈地撇着嘴说,只好去骗老师,就说头晕不敢跳舞了。
  阿依告诉周梅这事的时候没有一点内疚,周梅反倒听得心里一阵难过,问阿依为什么不来找我,这钱可不可以补交?
  阿依说,管它的,都过去一星期了。她爹不交钱给我,这可不是我的错。
  昨夜周梅上坡去找阿依,想约阿依明日到街上去给两个孩子买裙子,钱由自己来付。上得坡,坡上的人说她在龙家打麻将。
  周梅把阿依叫出来:“你不是说没钱么?怎么又打麻将?
  “她们三缺一硬叫我上,我是跟田妮借的钱。”
  “多少?”周梅问。
  “五百,都输了一百五了。”
  周梅心寒:“打麻将一百两百你舍得,孩子要五十元你倒小器了,你这母亲是不是有些不称职?我在你家等你。”
  小狗阿随跟着周梅来的,阿随和阿依家的朵朵吵了起来。阿随是狮子狗,朵朵是狼狗,它敌不过朵朵,胆怯地缩到周梅身后。
  回到家,阿依输了钱本来就不舒服,心想:即便是好朋友,你也不能黑眉丧脸地把我从别家叫回来。你责备我不称职,咱俩换了老公来试试,看谁不称职。稀罕你有个不赌钱的老公,存着钱让你花,而我家男人“焖金花”那么凶。他赌得,我为什么赌不得?“一边去,别在这里吵,这里不是你的家。”阿依踢了朵朵一脚。朵朵是阿依邻居的狗,搬到贵阳后就把它送给了阿依。阿依的话未说完,周梅就明白阿依在抵触自己是多管闲事。
  “阿随,我们走。”周梅冒着倾盆大雨往坡下赶。闪电把天空撕成一个个大口子,雷雨急急地朝周梅扑面打来。阿随认得路,它完全可以一溜烟地跑回家去,但它没有,它总在四、五米远的地方等周梅。阿随的忠实让周梅高兴,人有时是比不上狗的,但狗却不可代替人,哎!
  和阿依的决裂让周梅头痛不已,明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的错,但心就是慌得要命,仿佛打皱衣物需要熨斗来烫平一般。周梅的脑里全是阿依,昔日的友情像波浪,一波波赶来。
  四
  回到家,周梅把这件事告诉丈夫尤立:“我不与阿依讲话了。”
  “你们女人像疯子,好的时候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不好的时候就巴不得对方立刻下地狱做鬼。无聊!”尤立满不在乎。
  “你老是这样!”周梅叫起来,“我们是夫妻,夫妻应当是无话不说的。你带朋友来家,我都笑着侍候;你工作不顺心,我给你出谋划策,为你解决困难。我心烦时,你教训我,你这是什么态度!”
  周梅害怕同尤立吵架,尤立的尖刻让她抵挡不住。然而今夜,周梅的情绪一反往常的懦弱,她准备同尤立大吵一场。阿依和尤立都是她视为至亲的人,任何的波动都无法让她安静。
  “小人,刻薄的小人。”周梅冲着尤立大喊。
  “我是小人。”尤立反唇讽刺,“我这样的小人供养着你那样的大人。你不缺吃不缺穿,就喜欢把精力放到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较真。”
  “你养我?我操持家务,带你姓尤的孩子,我就一点成绩也没有啦?做保姆一个月还有两文工资呢!你挣的十元钱当中起码有四元是我的。”
  “和你相处十几年的朋友你都待不了。何况我们结婚才三年。”
  尤立这一句话把周梅气得半死。
  第二天,周梅带着女儿到街上去逛,从街上带回一束月季花。
  尤立的母亲对周梅很好,她很喜欢周梅的贤惠,虽然她同儿子经常吵架,但大多都是尤立的错。不知怎的,原本好端端的一句话,从尤立的嘴里说出就变了味。因为年纪大了,好多事物接受不了,见周梅买花,说:“买东西可以吃,买衣服可穿,买花就是太浪费了。”
  周梅歉意地朝老人家笑了笑,说:“我喜欢这种感受。在宽敞的客厅里插上一瓶花,感到人很清爽。”
  尤立母亲迎合着说:“这倒是真的。”
  周梅很感激婆婆的大度,低头看到烟灰缸里有烟头,问:“家里是否来了客人?”
  “你不问,我倒忘了。张三来过,见你不在,说下午再来。”
  周梅低着头苦笑,她知道张三是来借钱的。以前,亲戚朋友多少都对周梅有所帮助,这份人情应该记得。可是,家里的钱是尤立挣的,若是按时归还也还罢了,偏偏有些人说话不算话,有钱也不主动还。一两百元的事情不可能拉下脸去要,更不可能去抬东西抵账。有一次,有个朋友借钱不还,周梅骗尤立说还了的,还说是自己输掉了。不想第二天那老兄遇见尤立,递了根烟给尤立,说身上方便,再借我一百元钱,下个星期我保证连以前的一百一起还。那这件害得周梅在尤立面前一个月抬不起头。
  晚上,尤立从小女儿的口中得知,周梅又借钱出去大发雷霆,问母亲:“借了多少出去?”
  母亲支吾说:“不晓得。”
  女儿在尤立的膝盖上稚声稚气地讲:“我晓得,全部是大钱,伯伯他们借了好多钱去买千千。”
  “买千千,怕是借的几大千?”尤立瞪着眼间看母亲。
  “你吼什么,人家又不是不还?”周梅承认借给别人三千元。
  “我们以前穷的时候,那些人对我们爱理不理的。现在你拿我的钱去做人情,你是我老婆还是这个家的间谍,专门挖我墙角?”
  尤立把烟灰缸砸到院子里,把女儿吓哭了。
  “别吵了,不提钱,不会死。”尤立的母亲和周梅同时跑到院子打扫。
  “没有钱你们吃屎。”尤立恨恨地骂,拧着身子又吼了一句,“以后哪个再拿我的钱借人,我把她的手剁断。”
  这句话,吓得周梅手里的扫把都掉到地上了。
  “你找死是不是?你以为吵起很好听是不是?”尤立的母亲捡了扫把追打儿子。
  五
  田妮又来约周梅去打麻将。周梅感叹:“麻将治百病,一坐上桌子,烦恼的事倒全忘了。”
  田妮告诉周梅,阿依把耳环当了,一千八的东西只当得一千二。
  田妮问周梅:“你同阿依最好,为什么她却不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还特别叮嘱不要告诉你呢?”
  “鬼才晓得她的。她还钱给你了么?”周梅没有多说。
  “当耳环那天就还了,李英说阿依有一天在她姐姐店里赊了一百元的烟酒,还没有给钱。”李英是李凤的亲妹妹。李凤男人的厂里招工,李凤便上班去了,让李英来帮她看商店。李英有个绰号“万事通”,就是那种喜欢打听小道消息又传播小道消息的长舌妇。
  周梅不想让李英把阿依欠一百元的事说给满村人听,她一走进商店就替阿依还了帐。
  李英和田妮觉得周梅对阿依太好了,都羡慕她们的友谊。她们不知道周梅这段的心在痛。
  李凤厢房的房客搬走了,花美立即搬了进来。每天下午,李英、田妮、周梅、花美四人都在一起打麻将。打牌时,经常都有一个被花美称为“王哥”的人打电话来找她,花美接电话的语调特别妩媚。她告诉李英,这个王哥每月付给她三千块,另外一个杨哥也是这样供养她,虽然两个男人老了点,但是脾气挺好的。
  李英说:“你在我们四个人当中最有钱的,你命真好。”
  田妮接下来说:“什么命好,是王哥好。”
  周梅嘲笑:“谁知是王哥好,还是王公公好。”
  田妮说:“周梅你真会讲。”
  周梅说:“本来就是只要有钱管他哥哥公公。”
  田妮和李英笑,要花美哪天也介绍有钱哥哥、公公给她们。
  花美若无其事地说:“哟——要跟我抢生意不是。”
  六
  不久,周梅的一个亲戚病死了,参加丧礼回来,鞭炮声哭泣声老是灌在周梅的头脑里赶不出来。夜里她睡不着,想: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间就不存在了,真令人辛酸。想着想着,周梅突然感到恐慌起来,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惧包围了她,像夜里的海水,凉溲溲的,死气沉沉。
  周梅想:生命这么脆弱,自己家里的几个生命不会有什么闪失吧!儿子和女儿是全家的宝贝,他们的出生,第一声啼哭第一个笑容都是绝版不能重复。如果她们不见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个家空荡荡的犹如纸做的风筝,风一吹四分五离;还有尤立的母亲,她的存在使这个家更具包容性和温暖。每次外出回来门是敞开的,屋子是干净的,饭菜也是摆到桌上。如果尤立的母亲不在,这个家将变得冰冷空洞,如果是这样,她同尤立吵架的力气也没有了。尤立,是这个家的核心,虽然周梅在很多事情上与他有分歧,但他对这个家的辛苦付出是最多的。尤立希望母亲吃饱穿暖不生病,希望妻子穿戴漂亮不受苦,希望孩子在学校不是乡巴佬,希望攒一笔钱供她读书。对于尤立,能够完成以上几项任务就是一种骄傲,而这种骄傲就是生活的幸福。上个月尤立去给一个少妇做装修,那个少妇的男人看上了别的女人,留给了少妇和儿子一笔钱、一幢楼就走了。那个少妇叫香,寂寞的她看上了尤立,而尤立不为所动,尤立对徒弟说在自己眼中母亲是最好的,妻子是最漂亮的,孩子也是最乖的,他不想去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家才能让他安心的生产,这个家的空气属于他,他像一条鱼,母亲、妻子、女儿的存在是水,他游得自在。周梅不相信尤立那么粗鲁的人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两个徒弟说是真的,那天师傅喝了酒,他指着酒席上的那锅酸汤鱼讲的。如果尤立不在了,周梅不敢再想下去,她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恍惚中,她想到了住在李凤隔壁的那家人。
  李凤的邻居是外地人,他们在这里做生意,十五年前买下了李凤隔壁的这幢小楼。
  七
  那家的小儿子陈贝从老家来时正好十三岁,同周梅一起念初一。刚开始的时候陈贝是个好孩子好学生、功课好又听话,升高中时陈贝和周梅还做了同桌。那时周梅和陈贝的关系很好,两人一同上学,一同放学,就像是两兄妹。高一下期班上转来一个在很前卫的女孩。这个叫吴薇的女孩在原先的学校是匹野马。她的功课也好,就是愛和老师顶撞,不参加班级的劳动,看不起贫穷的学生。周梅还清楚地记得吴薇高一写给陈贝的第一首情诗叫《无题》,起头那几句记不清,只记得最后几句:
  你是优秀的一个刽子手呀
  要我甘愿自刎在你的门前
  我的灵魂狂妄地想垄断你的小院……
  陈贝同吴薇好上后,周梅就不再同陈贝讲话,周梅认为吴薇会把陈贝给毁了。的确如此,他们开始逃课、打架,还跟街上的地痞流氓学会了吸白粉。周梅一见陈贝心就会咚咚地跳,都说吸毒的最会哄骗亲戚朋友借钱,甚至去偷去抢。周梅觉得陈贝过去在她心中也算亲人,他现在这样子让人恶心。周梅也怕突然有一天陈贝会向她借钱,她不知该怎样拒绝他。有一天晚上,周梅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同尤立吵架后在路上,陈贝从那边走来,递给周梅一支烟说抽了它什么烦恼都没有啦。周梅哆嗦着说不,陈贝就来拉周梅的手,周梅吓得直喊救命,尤立拿着一根棍子跑过来打在陈贝的头上,陈贝喊也没有喊一声就倒下了。
  花美和陈贝勾搭上了,她设计狠狠整周梅一次。
  花美说:“绑架她家一个孩子叫她拿二十万元钱来取。”
  “不行。小孩子最难伺候,事情容易败露。”陈贝反对。
  “人不为己,天诛天灭,得手后我们搬到邻县去住,谁会找到我们?”
  陈贝想法和花美不一样,“叫她吃药,让她乖乖拿钱给我们用,但是我想周梅不会上当的,她是我认识的人当口最聪明的一个。有时候你话未出口她就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像有预感似的。”
  “屁感,我看到周梅就不舒服。”花美骂。
  “要不找个人来勾引她?我知道她老爱同丈夫吵架,拍些照片勒索她。”陈贝讨好地说。
  “就这么定。”花美得意地奸笑起来。
  但是花美和陈贝的阴谋并未实施,一个月不到,两人一个卖淫被抓,一个吸毒过量死了。
  八
  田妮和周梅又去李凤的商店玩,李英赶紧把一百元递还给周梅,说是阿依还了那一百元了。
  周梅接过钱,心情又开始难受,阿依已经半年没有和她说话了。
  “阿依说的,她不稀罕你多管闲事。她今天早上买菜时在我这里坐了一会儿,说了你好多坏话。”李英一脸的幸灾乐祸。
  周梅的心要跳出来了,她不想知道答案,她害怕听到答案,但是这种情况下她又不能不追问。
  李英眉飞色舞:“阿依说的,你无非是嫁了一个会找钱的老公;但是就你家尤立的脸嘴,给她提鞋她都不要。”
  周梅脸迅速发烫,她不知道一个人翻脸比翻书快是这样卑鄙无耻。
  李英继续兴风作浪:“她说的,你这个人就喜欢自作多情,搞得你就像她妈一样,不是说她没有照顾好小孩就是说她不去找工作做。她说你这样的自以为是的人,这辈子就不可能会有真正的朋友。”
  周梅的脸一下去红到了耳根,尽管她有心理准备,李英的话还是让她猝不及防。
  “所以说你这种婆娘不逗人喜欢,”田妮开始骂李英:“早晚点你这张嘴要挨人家割下来你才舒服。”
  李英抵触:“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人家阿依就是这样说的好不好?”
  “说你家祖宗先人!”田妮骂起人来不论黄黑,“你眼睛瞎了?周梅对阿依的好,哪个看不到?她被车子撞,人家周梅给她垫付医药费,在医院照顾她;她家姑娘什么时候不在周梅家吃,在周梅家玩?”
  “关我什么事?是阿依说她不好,又不是我说她不好。”李英觉得很委屈。
  “不好就不好,有本事就一辈子不好!”爱面子的周梅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一
  王芸找到工作了,李凤商店固定的牌桌便缺了一条腿(玩牌的四个人少了一个)。
  田妮正琢磨找谁来代替王芸,李凤不假思索地建议:“在对面楼上租房的花美就是最佳人选。她有钱有时间,跟我说过我好几次,三缺一时去喊她。”
  “她是干啥的?”田妮问。
  还没等李凤开口,周梅抢着说:“三陪,她倒是活得潇洒!”说话时,她的眼神怪怪的。
  “她的钱脏,摸到了会不不会得病哟!”田妮阴阳怪气地迎合着。
  “只要我们不跟她学坏就是了。这年头,干这种事的多得很。”李凤不以为然,“再说了,花美长得一般,胖胖的,恐怕赚的钱也不是很多。”
  正聊着,听见有人喊:“今天没打牌么?”大伙回头看,花美站在门口。
  “缺一个人。”李凤笑着起身。
  “我不是人?难道是鬼?”花美大方地进屋坐下,“先给我拿包烟。”
  周梅不想跟这种人打麻将,朝田妮呶呶嘴。田妮明白周梅的意思,也准备离开。
  “好不容易凑够手了,来,扳风。”李凤拉住周梅和田妮。
  花美坐下,笑着说:“这些天头有点晕,几位姐姐打慢点。”
  “身体是挣钱的本钱,你怎么不爱惜身体?”周梅嘲讽花美。
  花美当然听得出周梅在颠兑自己。她不生气,心想:干这行的并不是自己一人,只要有钱,肚子不饿,不欠债,太阳不晒雨不淋,多好。
  “你晚上还来不来?”田妮似乎话里有话。
  “我晚上要上班,不上班吃什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真不懂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人家白天上班晚上休息,你倒是白天休息晚上上班,世界都被你搞颠倒了。”周梅接着说。
  李凤有些替花美不服,心想,人家卖鸡卖鸭又没卖到你家去,损人家干嘛。并且这是在自己的家,不能让她们吵起来,说:“出牌出牌。生命是上帝创造的,工作也是上帝分摊好的。我们只不过是各人履行各人的职责罢了。对了,还没给你拿烟。”
  “老板娘说的对头。给我来一包五十元的烟。”接着说,“有钱多好,向别人借钱的滋味才叫难受。”
  周梅对花美的不知羞耻很是反感,问花美:“孩子多大了?”
  “九岁。”
  “想不想住在乡下的孩子?”田妮问。
  “无所谓想不想。在学校,她穿的比别人好;在家里,吃的不比别人差。这已经很好啦!”
  周梅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她希望花美是一个遭受生活压迫的女人。然而,她清楚花美干这行直接是为了享受,从花美的言行里丝毫找不出一丝贞良来。
  花美的确不知道什么是付出和高尚。她男人的腿是在偷摩托车时被人家打断的。男人偷车她放哨,她一直理怨男人是个笨蛋,翻那么矮的墙都会摔倒,不是她跑得快,恐怕也被逮住了。
  周梅叹口气说:“手机一响黄金万两,跟我们打这种小麻将,你不觉得累么?”
  花美说:“反正是混时间,小点也将就。”
  “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你这种招男人喜欢的女人,赌运不佳是必然的。小心你的荷包被我们掏空哟。”田妮打趣。
  周梅板着脸对田妮说:“你昨天欠我五元,今天在牌桌上除。”
  “五元钱你都弄得那么紧张真小气?”
  周梅指桑骂槐地说:“反正我这人要钱不要脸,你还是不还?”
  田妮说:“我还不是要钱不要脸,不还。不还就是不还。”
  花美心里暗骂:“死泼妇,有机会我整不死你们。”
  二
  回家的路上,田妮对周梅说,今天我输了三百多。回家丈夫查帐,我就说借了三百给你。如果他问你,你千万要说是真的。”
  周梅一怕欠钱,二怕欠情,心想:这个月你孩子上幼儿园的生活费都是我借给你的,你反倒要说我欠你的?
  田妮见周梅不高兴,解释道:“哪天你手气背,输了钱你就哄你老公说借钱给我了嘛。”
  “闭上你的乌鸦嘴,只有你才会天天输。”周梅有些烦躁。“昨夜在坡上阿依家,就发生了一件令我烦心的事。我本是去邀阿依星期日为孩子买儿童节演节目要穿的衣服。没想到,就为这件小事和阿依反目。唉!真后悔,我怎么咋夜就不能忍着点呢?”
  三
  阿依小周梅三岁。从小到大,甚至结婚生子,两个人一直很要好,无话不谈。阿依家的经济有些拮据,丈夫输了不少钱。平素里,周梅迁就着阿依。
  前几天,阿依告诉周梅,说她女儿要在“六一”的节目里演主角,须交五十元的服装费。阿依不给女儿交钱,还说没钱,那舞有什么跳法,衣柜里那么多衣服你还嫌少吗?当时,她女儿十分委屈地撇着嘴说,只好去骗老师,就说头晕不敢跳舞了。
  阿依告诉周梅这事的时候没有一点内疚,周梅反倒听得心里一阵难过,问阿依为什么不来找我,这钱可不可以补交?
  阿依说,管它的,都过去一星期了。她爹不交钱给我,这可不是我的错。
  昨夜周梅上坡去找阿依,想约阿依明日到街上去给两个孩子买裙子,钱由自己来付。上得坡,坡上的人说她在龙家打麻将。
  周梅把阿依叫出来:“你不是说没钱么?怎么又打麻将?
  “她们三缺一硬叫我上,我是跟田妮借的钱。”
  “多少?”周梅问。
  “五百,都输了一百五了。”
  周梅心寒:“打麻将一百两百你舍得,孩子要五十元你倒小器了,你这母亲是不是有些不称职?我在你家等你。”
  小狗阿随跟着周梅来的,阿随和阿依家的朵朵吵了起来。阿随是狮子狗,朵朵是狼狗,它敌不过朵朵,胆怯地缩到周梅身后。
  回到家,阿依输了钱本来就不舒服,心想:即便是好朋友,你也不能黑眉丧脸地把我从别家叫回来。你责备我不称职,咱俩换了老公来试试,看谁不称职。稀罕你有个不赌钱的老公,存着钱让你花,而我家男人“焖金花”那么凶。他赌得,我为什么赌不得?“一边去,别在这里吵,这里不是你的家。”阿依踢了朵朵一脚。朵朵是阿依邻居的狗,搬到贵阳后就把它送给了阿依。阿依的话未说完,周梅就明白阿依在抵触自己是多管闲事。
  “阿随,我们走。”周梅冒着倾盆大雨往坡下赶。闪电把天空撕成一个个大口子,雷雨急急地朝周梅扑面打来。阿随认得路,它完全可以一溜烟地跑回家去,但它没有,它总在四、五米远的地方等周梅。阿随的忠实让周梅高兴,人有时是比不上狗的,但狗却不可代替人,哎!
  和阿依的决裂让周梅头痛不已,明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的错,但心就是慌得要命,仿佛打皱衣物需要熨斗来烫平一般。周梅的脑里全是阿依,昔日的友情像波浪,一波波赶来。
  四
  回到家,周梅把这件事告诉丈夫尤立:“我不与阿依讲话了。”
  “你们女人像疯子,好的时候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不好的时候就巴不得对方立刻下地狱做鬼。无聊!”尤立满不在乎。
  “你老是这样!”周梅叫起来,“我们是夫妻,夫妻应当是无话不说的。你带朋友来家,我都笑着侍候;你工作不顺心,我给你出谋划策,为你解决困难。我心烦时,你教训我,你这是什么态度!”
  周梅害怕同尤立吵架,尤立的尖刻让她抵挡不住。然而今夜,周梅的情绪一反往常的懦弱,她准备同尤立大吵一场。阿依和尤立都是她视为至亲的人,任何的波动都无法让她安静。
  “小人,刻薄的小人。”周梅冲着尤立大喊。
  “我是小人。”尤立反唇讽刺,“我这样的小人供养着你那样的大人。你不缺吃不缺穿,就喜欢把精力放到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较真。”
  “你养我?我操持家务,带你姓尤的孩子,我就一点成绩也没有啦?做保姆一个月还有两文工资呢!你挣的十元钱当中起码有四元是我的。”
  “和你相处十几年的朋友你都待不了。何况我们结婚才三年。”
  尤立这一句话把周梅气得半死。
  第二天,周梅带着女儿到街上去逛,从街上带回一束月季花。
  尤立的母亲对周梅很好,她很喜欢周梅的贤惠,虽然她同儿子经常吵架,但大多都是尤立的错。不知怎的,原本好端端的一句话,从尤立的嘴里说出就变了味。因为年纪大了,好多事物接受不了,见周梅买花,说:“买东西可以吃,买衣服可穿,买花就是太浪费了。”
  周梅歉意地朝老人家笑了笑,说:“我喜欢这种感受。在宽敞的客厅里插上一瓶花,感到人很清爽。”
  尤立母亲迎合着说:“这倒是真的。”
  周梅很感激婆婆的大度,低头看到烟灰缸里有烟头,问:“家里是否来了客人?”
  “你不问,我倒忘了。张三来过,见你不在,说下午再来。”
  周梅低着头苦笑,她知道张三是来借钱的。以前,亲戚朋友多少都对周梅有所帮助,这份人情应该记得。可是,家里的钱是尤立挣的,若是按时归还也还罢了,偏偏有些人说话不算话,有钱也不主动还。一两百元的事情不可能拉下脸去要,更不可能去抬东西抵账。有一次,有个朋友借钱不还,周梅骗尤立说还了的,还说是自己输掉了。不想第二天那老兄遇见尤立,递了根烟给尤立,说身上方便,再借我一百元钱,下个星期我保证连以前的一百一起还。那这件害得周梅在尤立面前一个月抬不起头。
  晚上,尤立从小女儿的口中得知,周梅又借钱出去大发雷霆,问母亲:“借了多少出去?”
  母亲支吾说:“不晓得。”
  女儿在尤立的膝盖上稚声稚气地讲:“我晓得,全部是大钱,伯伯他们借了好多钱去买千千。”
  “买千千,怕是借的几大千?”尤立瞪着眼间看母亲。
  “你吼什么,人家又不是不还?”周梅承认借给别人三千元。
  “我们以前穷的时候,那些人对我们爱理不理的。现在你拿我的钱去做人情,你是我老婆还是这个家的间谍,专门挖我墙角?”
  尤立把烟灰缸砸到院子里,把女儿吓哭了。
  “别吵了,不提钱,不会死。”尤立的母亲和周梅同时跑到院子打扫。
  “没有钱你们吃屎。”尤立恨恨地骂,拧着身子又吼了一句,“以后哪个再拿我的钱借人,我把她的手剁断。”
  这句话,吓得周梅手里的扫把都掉到地上了。
  “你找死是不是?你以为吵起很好听是不是?”尤立的母亲捡了扫把追打儿子。
  五
  田妮又来约周梅去打麻将。周梅感叹:“麻将治百病,一坐上桌子,烦恼的事倒全忘了。”
  田妮告诉周梅,阿依把耳环当了,一千八的东西只当得一千二。
  田妮问周梅:“你同阿依最好,为什么她却不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还特别叮嘱不要告诉你呢?”
  “鬼才晓得她的。她还钱给你了么?”周梅没有多说。
  “当耳环那天就还了,李英说阿依有一天在她姐姐店里赊了一百元的烟酒,还没有给钱。”李英是李凤的亲妹妹。李凤男人的厂里招工,李凤便上班去了,让李英来帮她看商店。李英有个绰号“万事通”,就是那种喜欢打听小道消息又传播小道消息的长舌妇。
  周梅不想让李英把阿依欠一百元的事说给满村人听,她一走进商店就替阿依还了帐。
  李英和田妮觉得周梅对阿依太好了,都羡慕她们的友谊。她们不知道周梅这段的心在痛。
  李凤厢房的房客搬走了,花美立即搬了进来。每天下午,李英、田妮、周梅、花美四人都在一起打麻将。打牌时,经常都有一个被花美称为“王哥”的人打电话来找她,花美接电话的语调特别妩媚。她告诉李英,这个王哥每月付给她三千块,另外一个杨哥也是这样供养她,虽然两个男人老了点,但是脾气挺好的。
  李英说:“你在我们四个人当中最有钱的,你命真好。”
  田妮接下来说:“什么命好,是王哥好。”
  周梅嘲笑:“谁知是王哥好,还是王公公好。”
  田妮说:“周梅你真会讲。”
  周梅说:“本来就是只要有钱管他哥哥公公。”
  田妮和李英笑,要花美哪天也介绍有钱哥哥、公公给她们。
  花美若无其事地说:“哟——要跟我抢生意不是。”
  六
  不久,周梅的一个亲戚病死了,参加丧礼回来,鞭炮声哭泣声老是灌在周梅的头脑里赶不出来。夜里她睡不着,想: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间就不存在了,真令人辛酸。想着想着,周梅突然感到恐慌起来,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惧包围了她,像夜里的海水,凉溲溲的,死气沉沉。
  周梅想:生命这么脆弱,自己家里的几个生命不会有什么闪失吧!儿子和女儿是全家的宝贝,他们的出生,第一声啼哭第一个笑容都是绝版不能重复。如果她们不见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个家空荡荡的犹如纸做的风筝,风一吹四分五离;还有尤立的母亲,她的存在使这个家更具包容性和温暖。每次外出回来门是敞开的,屋子是干净的,饭菜也是摆到桌上。如果尤立的母亲不在,这个家将变得冰冷空洞,如果是这样,她同尤立吵架的力气也没有了。尤立,是这个家的核心,虽然周梅在很多事情上与他有分歧,但他对这个家的辛苦付出是最多的。尤立希望母亲吃饱穿暖不生病,希望妻子穿戴漂亮不受苦,希望孩子在学校不是乡巴佬,希望攒一笔钱供她读书。对于尤立,能够完成以上几项任务就是一种骄傲,而这种骄傲就是生活的幸福。上个月尤立去给一个少妇做装修,那个少妇的男人看上了别的女人,留给了少妇和儿子一笔钱、一幢楼就走了。那个少妇叫香,寂寞的她看上了尤立,而尤立不为所动,尤立对徒弟说在自己眼中母亲是最好的,妻子是最漂亮的,孩子也是最乖的,他不想去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家才能让他安心的生产,这个家的空气属于他,他像一条鱼,母亲、妻子、女儿的存在是水,他游得自在。周梅不相信尤立那么粗鲁的人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两个徒弟说是真的,那天师傅喝了酒,他指着酒席上的那锅酸汤鱼讲的。如果尤立不在了,周梅不敢再想下去,她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恍惚中,她想到了住在李凤隔壁的那家人。
  李凤的邻居是外地人,他们在这里做生意,十五年前买下了李凤隔壁的这幢小楼。
  七
  那家的小儿子陈贝从老家来时正好十三岁,同周梅一起念初一。刚开始的时候陈贝是个好孩子好学生、功课好又听话,升高中时陈贝和周梅还做了同桌。那时周梅和陈贝的关系很好,两人一同上学,一同放学,就像是两兄妹。高一下期班上转来一个在很前卫的女孩。这个叫吴薇的女孩在原先的学校是匹野马。她的功课也好,就是愛和老师顶撞,不参加班级的劳动,看不起贫穷的学生。周梅还清楚地记得吴薇高一写给陈贝的第一首情诗叫《无题》,起头那几句记不清,只记得最后几句:
  你是优秀的一个刽子手呀
  要我甘愿自刎在你的门前
  我的灵魂狂妄地想垄断你的小院……
  陈贝同吴薇好上后,周梅就不再同陈贝讲话,周梅认为吴薇会把陈贝给毁了。的确如此,他们开始逃课、打架,还跟街上的地痞流氓学会了吸白粉。周梅一见陈贝心就会咚咚地跳,都说吸毒的最会哄骗亲戚朋友借钱,甚至去偷去抢。周梅觉得陈贝过去在她心中也算亲人,他现在这样子让人恶心。周梅也怕突然有一天陈贝会向她借钱,她不知该怎样拒绝他。有一天晚上,周梅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同尤立吵架后在路上,陈贝从那边走来,递给周梅一支烟说抽了它什么烦恼都没有啦。周梅哆嗦着说不,陈贝就来拉周梅的手,周梅吓得直喊救命,尤立拿着一根棍子跑过来打在陈贝的头上,陈贝喊也没有喊一声就倒下了。
  花美和陈贝勾搭上了,她设计狠狠整周梅一次。
  花美说:“绑架她家一个孩子叫她拿二十万元钱来取。”
  “不行。小孩子最难伺候,事情容易败露。”陈贝反对。
  “人不为己,天诛天灭,得手后我们搬到邻县去住,谁会找到我们?”
  陈贝想法和花美不一样,“叫她吃药,让她乖乖拿钱给我们用,但是我想周梅不会上当的,她是我认识的人当口最聪明的一个。有时候你话未出口她就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像有预感似的。”
  “屁感,我看到周梅就不舒服。”花美骂。
  “要不找个人来勾引她?我知道她老爱同丈夫吵架,拍些照片勒索她。”陈贝讨好地说。
  “就这么定。”花美得意地奸笑起来。
  但是花美和陈贝的阴谋并未实施,一个月不到,两人一个卖淫被抓,一个吸毒过量死了。
  八
  田妮和周梅又去李凤的商店玩,李英赶紧把一百元递还给周梅,说是阿依还了那一百元了。
  周梅接过钱,心情又开始难受,阿依已经半年没有和她说话了。
  “阿依说的,她不稀罕你多管闲事。她今天早上买菜时在我这里坐了一会儿,说了你好多坏话。”李英一脸的幸灾乐祸。
  周梅的心要跳出来了,她不想知道答案,她害怕听到答案,但是这种情况下她又不能不追问。
  李英眉飞色舞:“阿依说的,你无非是嫁了一个会找钱的老公;但是就你家尤立的脸嘴,给她提鞋她都不要。”
  周梅脸迅速发烫,她不知道一个人翻脸比翻书快是这样卑鄙无耻。
  李英继续兴风作浪:“她说的,你这个人就喜欢自作多情,搞得你就像她妈一样,不是说她没有照顾好小孩就是说她不去找工作做。她说你这样的自以为是的人,这辈子就不可能会有真正的朋友。”
  周梅的脸一下去红到了耳根,尽管她有心理准备,李英的话还是让她猝不及防。
  “所以说你这种婆娘不逗人喜欢,”田妮开始骂李英:“早晚点你这张嘴要挨人家割下来你才舒服。”
  李英抵触:“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人家阿依就是这样说的好不好?”
  “说你家祖宗先人!”田妮骂起人来不论黄黑,“你眼睛瞎了?周梅对阿依的好,哪个看不到?她被车子撞,人家周梅给她垫付医药费,在医院照顾她;她家姑娘什么时候不在周梅家吃,在周梅家玩?”
  “关我什么事?是阿依说她不好,又不是我说她不好。”李英觉得很委屈。
  “不好就不好,有本事就一辈子不好!”爱面子的周梅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一
  王芸找到工作了,李凤商店固定的牌桌便缺了一条腿(玩牌的四个人少了一个)。
  田妮正琢磨找谁来代替王芸,李凤不假思索地建议:“在对面楼上租房的花美就是最佳人选。她有钱有时间,跟我说过我好几次,三缺一时去喊她。”
  “她是干啥的?”田妮问。
  还没等李凤开口,周梅抢着说:“三陪,她倒是活得潇洒!”说话时,她的眼神怪怪的。
  “她的钱脏,摸到了会不不会得病哟!”田妮阴阳怪气地迎合着。
  “只要我们不跟她学坏就是了。这年头,干这种事的多得很。”李凤不以为然,“再说了,花美长得一般,胖胖的,恐怕赚的钱也不是很多。”
  正聊着,听见有人喊:“今天没打牌么?”大伙回头看,花美站在门口。
  “缺一个人。”李凤笑着起身。
  “我不是人?难道是鬼?”花美大方地进屋坐下,“先给我拿包烟。”
  周梅不想跟这种人打麻将,朝田妮呶呶嘴。田妮明白周梅的意思,也准备离开。
  “好不容易凑够手了,来,扳风。”李凤拉住周梅和田妮。
  花美坐下,笑着说:“这些天头有点晕,几位姐姐打慢点。”
  “身体是挣钱的本钱,你怎么不爱惜身体?”周梅嘲讽花美。
  花美当然听得出周梅在颠兑自己。她不生气,心想:干这行的并不是自己一人,只要有钱,肚子不饿,不欠债,太阳不晒雨不淋,多好。
  “你晚上还来不来?”田妮似乎话里有话。
  “我晚上要上班,不上班吃什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真不懂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人家白天上班晚上休息,你倒是白天休息晚上上班,世界都被你搞颠倒了。”周梅接着说。
  李凤有些替花美不服,心想,人家卖鸡卖鸭又没卖到你家去,损人家干嘛。并且这是在自己的家,不能让她们吵起来,说:“出牌出牌。生命是上帝创造的,工作也是上帝分摊好的。我们只不过是各人履行各人的职责罢了。对了,还没给你拿烟。”
  “老板娘说的对头。给我来一包五十元的烟。”接着说,“有钱多好,向别人借钱的滋味才叫难受。”
  周梅对花美的不知羞耻很是反感,问花美:“孩子多大了?”
  “九岁。”
  “想不想住在乡下的孩子?”田妮问。
  “无所谓想不想。在学校,她穿的比别人好;在家里,吃的不比别人差。这已经很好啦!”
  周梅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她希望花美是一个遭受生活压迫的女人。然而,她清楚花美干这行直接是为了享受,从花美的言行里丝毫找不出一丝贞良来。
  花美的确不知道什么是付出和高尚。她男人的腿是在偷摩托车时被人家打断的。男人偷车她放哨,她一直理怨男人是个笨蛋,翻那么矮的墙都会摔倒,不是她跑得快,恐怕也被逮住了。
  周梅叹口气说:“手机一响黄金万两,跟我们打这种小麻将,你不觉得累么?”
  花美说:“反正是混时间,小点也将就。”
  “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你这种招男人喜欢的女人,赌运不佳是必然的。小心你的荷包被我们掏空哟。”田妮打趣。
  周梅板着脸对田妮说:“你昨天欠我五元,今天在牌桌上除。”
  “五元钱你都弄得那么紧张真小气?”
  周梅指桑骂槐地说:“反正我这人要钱不要脸,你还是不还?”
  田妮说:“我还不是要钱不要脸,不还。不还就是不还。”
  花美心里暗骂:“死泼妇,有机会我整不死你们。”
  二
  回家的路上,田妮对周梅说,今天我输了三百多。回家丈夫查帐,我就说借了三百给你。如果他问你,你千万要说是真的。”
  周梅一怕欠钱,二怕欠情,心想:这个月你孩子上幼儿园的生活费都是我借给你的,你反倒要说我欠你的?
  田妮见周梅不高兴,解释道:“哪天你手气背,输了钱你就哄你老公说借钱给我了嘛。”
  “闭上你的乌鸦嘴,只有你才会天天输。”周梅有些烦躁。“昨夜在坡上阿依家,就发生了一件令我烦心的事。我本是去邀阿依星期日为孩子买儿童节演节目要穿的衣服。没想到,就为这件小事和阿依反目。唉!真后悔,我怎么咋夜就不能忍着点呢?”
  三
  阿依小周梅三岁。从小到大,甚至结婚生子,两个人一直很要好,无话不谈。阿依家的经济有些拮据,丈夫输了不少钱。平素里,周梅迁就着阿依。
  前几天,阿依告诉周梅,说她女儿要在“六一”的节目里演主角,须交五十元的服装费。阿依不给女儿交钱,还说没钱,那舞有什么跳法,衣柜里那么多衣服你还嫌少吗?当时,她女儿十分委屈地撇着嘴说,只好去骗老师,就说头晕不敢跳舞了。
  阿依告诉周梅这事的时候没有一点内疚,周梅反倒听得心里一阵难过,问阿依为什么不来找我,这钱可不可以补交?
  阿依说,管它的,都过去一星期了。她爹不交钱给我,这可不是我的错。
  昨夜周梅上坡去找阿依,想约阿依明日到街上去给两个孩子买裙子,钱由自己来付。上得坡,坡上的人说她在龙家打麻将。
  周梅把阿依叫出来:“你不是说没钱么?怎么又打麻将?
  “她们三缺一硬叫我上,我是跟田妮借的钱。”
  “多少?”周梅问。
  “五百,都输了一百五了。”
  周梅心寒:“打麻将一百两百你舍得,孩子要五十元你倒小器了,你这母亲是不是有些不称职?我在你家等你。”
  小狗阿随跟着周梅来的,阿随和阿依家的朵朵吵了起来。阿随是狮子狗,朵朵是狼狗,它敌不过朵朵,胆怯地缩到周梅身后。
  回到家,阿依输了钱本来就不舒服,心想:即便是好朋友,你也不能黑眉丧脸地把我从别家叫回来。你责备我不称职,咱俩换了老公来试试,看谁不称职。稀罕你有个不赌钱的老公,存着钱让你花,而我家男人“焖金花”那么凶。他赌得,我为什么赌不得?“一边去,别在这里吵,这里不是你的家。”阿依踢了朵朵一脚。朵朵是阿依邻居的狗,搬到贵阳后就把它送给了阿依。阿依的话未说完,周梅就明白阿依在抵触自己是多管闲事。
  “阿随,我们走。”周梅冒着倾盆大雨往坡下赶。闪电把天空撕成一个个大口子,雷雨急急地朝周梅扑面打来。阿随认得路,它完全可以一溜烟地跑回家去,但它没有,它总在四、五米远的地方等周梅。阿随的忠实让周梅高兴,人有时是比不上狗的,但狗却不可代替人,哎!
  和阿依的决裂让周梅头痛不已,明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的错,但心就是慌得要命,仿佛打皱衣物需要熨斗来烫平一般。周梅的脑里全是阿依,昔日的友情像波浪,一波波赶来。
  四
  回到家,周梅把这件事告诉丈夫尤立:“我不与阿依讲话了。”
  “你们女人像疯子,好的时候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不好的时候就巴不得对方立刻下地狱做鬼。无聊!”尤立满不在乎。
  “你老是这样!”周梅叫起来,“我们是夫妻,夫妻应当是无话不说的。你带朋友来家,我都笑着侍候;你工作不顺心,我给你出谋划策,为你解决困难。我心烦时,你教训我,你这是什么态度!”
  周梅害怕同尤立吵架,尤立的尖刻让她抵挡不住。然而今夜,周梅的情绪一反往常的懦弱,她准备同尤立大吵一场。阿依和尤立都是她视为至亲的人,任何的波动都无法让她安静。
  “小人,刻薄的小人。”周梅冲着尤立大喊。
  “我是小人。”尤立反唇讽刺,“我这样的小人供养着你那样的大人。你不缺吃不缺穿,就喜欢把精力放到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较真。”
  “你养我?我操持家务,带你姓尤的孩子,我就一点成绩也没有啦?做保姆一个月还有两文工资呢!你挣的十元钱当中起码有四元是我的。”
  “和你相处十几年的朋友你都待不了。何况我们结婚才三年。”
  尤立这一句话把周梅气得半死。
  第二天,周梅带着女儿到街上去逛,从街上带回一束月季花。
  尤立的母亲对周梅很好,她很喜欢周梅的贤惠,虽然她同儿子经常吵架,但大多都是尤立的错。不知怎的,原本好端端的一句话,从尤立的嘴里说出就变了味。因为年纪大了,好多事物接受不了,见周梅买花,说:“买东西可以吃,买衣服可穿,买花就是太浪费了。”
  周梅歉意地朝老人家笑了笑,说:“我喜欢这种感受。在宽敞的客厅里插上一瓶花,感到人很清爽。”
  尤立母亲迎合着说:“这倒是真的。”
  周梅很感激婆婆的大度,低头看到烟灰缸里有烟头,问:“家里是否来了客人?”
  “你不问,我倒忘了。张三来过,见你不在,说下午再来。”
  周梅低着头苦笑,她知道张三是来借钱的。以前,亲戚朋友多少都对周梅有所帮助,这份人情应该记得。可是,家里的钱是尤立挣的,若是按时归还也还罢了,偏偏有些人说话不算话,有钱也不主动还。一两百元的事情不可能拉下脸去要,更不可能去抬东西抵账。有一次,有个朋友借钱不还,周梅骗尤立说还了的,还说是自己输掉了。不想第二天那老兄遇见尤立,递了根烟给尤立,说身上方便,再借我一百元钱,下个星期我保证连以前的一百一起还。那这件害得周梅在尤立面前一个月抬不起头。
  晚上,尤立从小女儿的口中得知,周梅又借钱出去大发雷霆,问母亲:“借了多少出去?”
  母亲支吾说:“不晓得。”
  女儿在尤立的膝盖上稚声稚气地讲:“我晓得,全部是大钱,伯伯他们借了好多钱去买千千。”
  “买千千,怕是借的几大千?”尤立瞪着眼间看母亲。
  “你吼什么,人家又不是不还?”周梅承认借给别人三千元。
  “我们以前穷的时候,那些人对我们爱理不理的。现在你拿我的钱去做人情,你是我老婆还是这个家的间谍,专门挖我墙角?”
  尤立把烟灰缸砸到院子里,把女儿吓哭了。
  “别吵了,不提钱,不会死。”尤立的母亲和周梅同时跑到院子打扫。
  “没有钱你们吃屎。”尤立恨恨地骂,拧着身子又吼了一句,“以后哪个再拿我的钱借人,我把她的手剁断。”
  这句话,吓得周梅手里的扫把都掉到地上了。
  “你找死是不是?你以为吵起很好听是不是?”尤立的母亲捡了扫把追打儿子。
  五
  田妮又来约周梅去打麻将。周梅感叹:“麻将治百病,一坐上桌子,烦恼的事倒全忘了。”
  田妮告诉周梅,阿依把耳环当了,一千八的东西只当得一千二。
  田妮问周梅:“你同阿依最好,为什么她却不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还特别叮嘱不要告诉你呢?”
  “鬼才晓得她的。她还钱给你了么?”周梅没有多说。
  “当耳环那天就还了,李英说阿依有一天在她姐姐店里赊了一百元的烟酒,还没有给钱。”李英是李凤的亲妹妹。李凤男人的厂里招工,李凤便上班去了,让李英来帮她看商店。李英有个绰号“万事通”,就是那种喜欢打听小道消息又传播小道消息的长舌妇。
  周梅不想让李英把阿依欠一百元的事说给满村人听,她一走进商店就替阿依还了帐。
  李英和田妮觉得周梅对阿依太好了,都羡慕她们的友谊。她们不知道周梅这段的心在痛。
  李凤厢房的房客搬走了,花美立即搬了进来。每天下午,李英、田妮、周梅、花美四人都在一起打麻将。打牌时,经常都有一个被花美称为“王哥”的人打电话来找她,花美接电话的语调特别妩媚。她告诉李英,这个王哥每月付给她三千块,另外一个杨哥也是这样供养她,虽然两个男人老了点,但是脾气挺好的。
  李英说:“你在我们四个人当中最有钱的,你命真好。”
  田妮接下来说:“什么命好,是王哥好。”
  周梅嘲笑:“谁知是王哥好,还是王公公好。”
  田妮说:“周梅你真会讲。”
  周梅说:“本来就是只要有钱管他哥哥公公。”
  田妮和李英笑,要花美哪天也介绍有钱哥哥、公公给她们。
  花美若无其事地说:“哟——要跟我抢生意不是。”
  六
  不久,周梅的一个亲戚病死了,参加丧礼回来,鞭炮声哭泣声老是灌在周梅的头脑里赶不出来。夜里她睡不着,想: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间就不存在了,真令人辛酸。想着想着,周梅突然感到恐慌起来,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惧包围了她,像夜里的海水,凉溲溲的,死气沉沉。
  周梅想:生命这么脆弱,自己家里的几个生命不会有什么闪失吧!儿子和女儿是全家的宝贝,他们的出生,第一声啼哭第一个笑容都是绝版不能重复。如果她们不见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个家空荡荡的犹如纸做的风筝,风一吹四分五离;还有尤立的母亲,她的存在使这个家更具包容性和温暖。每次外出回来门是敞开的,屋子是干净的,饭菜也是摆到桌上。如果尤立的母亲不在,这个家将变得冰冷空洞,如果是这样,她同尤立吵架的力气也没有了。尤立,是这个家的核心,虽然周梅在很多事情上与他有分歧,但他对这个家的辛苦付出是最多的。尤立希望母亲吃饱穿暖不生病,希望妻子穿戴漂亮不受苦,希望孩子在学校不是乡巴佬,希望攒一笔钱供她读书。对于尤立,能够完成以上几项任务就是一种骄傲,而这种骄傲就是生活的幸福。上个月尤立去给一个少妇做装修,那个少妇的男人看上了别的女人,留给了少妇和儿子一笔钱、一幢楼就走了。那个少妇叫香,寂寞的她看上了尤立,而尤立不为所动,尤立对徒弟说在自己眼中母亲是最好的,妻子是最漂亮的,孩子也是最乖的,他不想去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家才能让他安心的生产,这个家的空气属于他,他像一条鱼,母亲、妻子、女儿的存在是水,他游得自在。周梅不相信尤立那么粗鲁的人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两个徒弟说是真的,那天师傅喝了酒,他指着酒席上的那锅酸汤鱼讲的。如果尤立不在了,周梅不敢再想下去,她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恍惚中,她想到了住在李凤隔壁的那家人。
  李凤的邻居是外地人,他们在这里做生意,十五年前买下了李凤隔壁的这幢小楼。
  七
  那家的小儿子陈贝从老家来时正好十三岁,同周梅一起念初一。刚开始的时候陈贝是个好孩子好学生、功课好又听话,升高中时陈贝和周梅还做了同桌。那时周梅和陈贝的关系很好,两人一同上学,一同放学,就像是两兄妹。高一下期班上转来一个在很前卫的女孩。这个叫吴薇的女孩在原先的学校是匹野马。她的功课也好,就是愛和老师顶撞,不参加班级的劳动,看不起贫穷的学生。周梅还清楚地记得吴薇高一写给陈贝的第一首情诗叫《无题》,起头那几句记不清,只记得最后几句:
  你是优秀的一个刽子手呀
  要我甘愿自刎在你的门前
  我的灵魂狂妄地想垄断你的小院……
  陈贝同吴薇好上后,周梅就不再同陈贝讲话,周梅认为吴薇会把陈贝给毁了。的确如此,他们开始逃课、打架,还跟街上的地痞流氓学会了吸白粉。周梅一见陈贝心就会咚咚地跳,都说吸毒的最会哄骗亲戚朋友借钱,甚至去偷去抢。周梅觉得陈贝过去在她心中也算亲人,他现在这样子让人恶心。周梅也怕突然有一天陈贝会向她借钱,她不知该怎样拒绝他。有一天晚上,周梅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同尤立吵架后在路上,陈贝从那边走来,递给周梅一支烟说抽了它什么烦恼都没有啦。周梅哆嗦着说不,陈贝就来拉周梅的手,周梅吓得直喊救命,尤立拿着一根棍子跑过来打在陈贝的头上,陈贝喊也没有喊一声就倒下了。
  花美和陈贝勾搭上了,她设计狠狠整周梅一次。
  花美说:“绑架她家一个孩子叫她拿二十万元钱来取。”
  “不行。小孩子最难伺候,事情容易败露。”陈贝反对。
  “人不为己,天诛天灭,得手后我们搬到邻县去住,谁会找到我们?”
  陈贝想法和花美不一样,“叫她吃药,让她乖乖拿钱给我们用,但是我想周梅不会上当的,她是我认识的人当口最聪明的一个。有时候你话未出口她就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像有预感似的。”
  “屁感,我看到周梅就不舒服。”花美骂。
  “要不找个人来勾引她?我知道她老爱同丈夫吵架,拍些照片勒索她。”陈贝讨好地说。
  “就这么定。”花美得意地奸笑起来。
  但是花美和陈贝的阴谋并未实施,一个月不到,两人一个卖淫被抓,一个吸毒过量死了。
  八
  田妮和周梅又去李凤的商店玩,李英赶紧把一百元递还给周梅,说是阿依还了那一百元了。
  周梅接过钱,心情又开始难受,阿依已经半年没有和她说话了。
  “阿依说的,她不稀罕你多管闲事。她今天早上买菜时在我这里坐了一会儿,说了你好多坏话。”李英一脸的幸灾乐祸。
  周梅的心要跳出来了,她不想知道答案,她害怕听到答案,但是这种情况下她又不能不追问。
  李英眉飞色舞:“阿依说的,你无非是嫁了一个会找钱的老公;但是就你家尤立的脸嘴,给她提鞋她都不要。”
  周梅脸迅速发烫,她不知道一个人翻脸比翻书快是这样卑鄙无耻。
  李英继续兴风作浪:“她说的,你这个人就喜欢自作多情,搞得你就像她妈一样,不是说她没有照顾好小孩就是说她不去找工作做。她说你这样的自以为是的人,这辈子就不可能会有真正的朋友。”
  周梅的脸一下去红到了耳根,尽管她有心理准备,李英的话还是让她猝不及防。
  “所以说你这种婆娘不逗人喜欢,”田妮开始骂李英:“早晚点你这张嘴要挨人家割下来你才舒服。”
  李英抵触:“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人家阿依就是这样说的好不好?”
  “说你家祖宗先人!”田妮骂起人来不论黄黑,“你眼睛瞎了?周梅对阿依的好,哪个看不到?她被车子撞,人家周梅给她垫付医药费,在医院照顾她;她家姑娘什么时候不在周梅家吃,在周梅家玩?”
  “关我什么事?是阿依说她不好,又不是我说她不好。”李英觉得很委屈。
  “不好就不好,有本事就一辈子不好!”爱面子的周梅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一
  王芸找到工作了,李凤商店固定的牌桌便缺了一条腿(玩牌的四个人少了一个)。
  田妮正琢磨找谁来代替王芸,李凤不假思索地建议:“在对面楼上租房的花美就是最佳人选。她有钱有时间,跟我说过我好几次,三缺一时去喊她。”
  “她是干啥的?”田妮问。
  还没等李凤开口,周梅抢着说:“三陪,她倒是活得潇洒!”说话时,她的眼神怪怪的。
  “她的钱脏,摸到了会不不会得病哟!”田妮阴阳怪气地迎合着。
  “只要我们不跟她学坏就是了。这年头,干这种事的多得很。”李凤不以为然,“再说了,花美长得一般,胖胖的,恐怕赚的钱也不是很多。”
  正聊着,听见有人喊:“今天没打牌么?”大伙回头看,花美站在门口。
  “缺一个人。”李凤笑着起身。
  “我不是人?难道是鬼?”花美大方地进屋坐下,“先给我拿包烟。”
  周梅不想跟这种人打麻将,朝田妮呶呶嘴。田妮明白周梅的意思,也准备离开。
  “好不容易凑够手了,来,扳风。”李凤拉住周梅和田妮。
  花美坐下,笑着说:“这些天头有点晕,几位姐姐打慢点。”
  “身体是挣钱的本钱,你怎么不爱惜身体?”周梅嘲讽花美。
  花美当然听得出周梅在颠兑自己。她不生气,心想:干这行的并不是自己一人,只要有钱,肚子不饿,不欠债,太阳不晒雨不淋,多好。
  “你晚上还来不来?”田妮似乎话里有话。
  “我晚上要上班,不上班吃什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真不懂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人家白天上班晚上休息,你倒是白天休息晚上上班,世界都被你搞颠倒了。”周梅接着说。
  李凤有些替花美不服,心想,人家卖鸡卖鸭又没卖到你家去,损人家干嘛。并且这是在自己的家,不能让她们吵起来,说:“出牌出牌。生命是上帝创造的,工作也是上帝分摊好的。我们只不过是各人履行各人的职责罢了。对了,还没给你拿烟。”
  “老板娘说的对头。给我来一包五十元的烟。”接着说,“有钱多好,向别人借钱的滋味才叫难受。”
  周梅对花美的不知羞耻很是反感,问花美:“孩子多大了?”
  “九岁。”
  “想不想住在乡下的孩子?”田妮问。
  “无所谓想不想。在学校,她穿的比别人好;在家里,吃的不比别人差。这已经很好啦!”
  周梅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她希望花美是一个遭受生活压迫的女人。然而,她清楚花美干这行直接是为了享受,从花美的言行里丝毫找不出一丝贞良来。
  花美的确不知道什么是付出和高尚。她男人的腿是在偷摩托车时被人家打断的。男人偷车她放哨,她一直理怨男人是个笨蛋,翻那么矮的墙都会摔倒,不是她跑得快,恐怕也被逮住了。
  周梅叹口气说:“手机一响黄金万两,跟我们打这种小麻将,你不觉得累么?”
  花美说:“反正是混时间,小点也将就。”
  “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你这种招男人喜欢的女人,赌运不佳是必然的。小心你的荷包被我们掏空哟。”田妮打趣。
  周梅板着脸对田妮说:“你昨天欠我五元,今天在牌桌上除。”
  “五元钱你都弄得那么紧张真小气?”
  周梅指桑骂槐地说:“反正我这人要钱不要脸,你还是不还?”
  田妮说:“我还不是要钱不要脸,不还。不还就是不还。”
  花美心里暗骂:“死泼妇,有机会我整不死你们。”
  二
  回家的路上,田妮对周梅说,今天我输了三百多。回家丈夫查帐,我就说借了三百给你。如果他问你,你千万要说是真的。”
  周梅一怕欠钱,二怕欠情,心想:这个月你孩子上幼儿园的生活费都是我借给你的,你反倒要说我欠你的?
  田妮见周梅不高兴,解释道:“哪天你手气背,输了钱你就哄你老公说借钱给我了嘛。”
  “闭上你的乌鸦嘴,只有你才会天天输。”周梅有些烦躁。“昨夜在坡上阿依家,就发生了一件令我烦心的事。我本是去邀阿依星期日为孩子买儿童节演节目要穿的衣服。没想到,就为这件小事和阿依反目。唉!真后悔,我怎么咋夜就不能忍着点呢?”
  三
  阿依小周梅三岁。从小到大,甚至结婚生子,两个人一直很要好,无话不谈。阿依家的经济有些拮据,丈夫输了不少钱。平素里,周梅迁就着阿依。
  前几天,阿依告诉周梅,说她女儿要在“六一”的节目里演主角,须交五十元的服装费。阿依不给女儿交钱,还说没钱,那舞有什么跳法,衣柜里那么多衣服你还嫌少吗?当时,她女儿十分委屈地撇着嘴说,只好去骗老师,就说头晕不敢跳舞了。
  阿依告诉周梅这事的时候没有一点内疚,周梅反倒听得心里一阵难过,问阿依为什么不来找我,这钱可不可以补交?
  阿依说,管它的,都过去一星期了。她爹不交钱给我,这可不是我的错。
  昨夜周梅上坡去找阿依,想约阿依明日到街上去给两个孩子买裙子,钱由自己来付。上得坡,坡上的人说她在龙家打麻将。
  周梅把阿依叫出来:“你不是说没钱么?怎么又打麻将?
  “她们三缺一硬叫我上,我是跟田妮借的钱。”
  “多少?”周梅问。
  “五百,都输了一百五了。”
  周梅心寒:“打麻将一百两百你舍得,孩子要五十元你倒小器了,你这母亲是不是有些不称职?我在你家等你。”
  小狗阿随跟着周梅来的,阿随和阿依家的朵朵吵了起来。阿随是狮子狗,朵朵是狼狗,它敌不过朵朵,胆怯地缩到周梅身后。
  回到家,阿依输了钱本来就不舒服,心想:即便是好朋友,你也不能黑眉丧脸地把我从别家叫回来。你责备我不称职,咱俩换了老公来试试,看谁不称职。稀罕你有个不赌钱的老公,存着钱让你花,而我家男人“焖金花”那么凶。他赌得,我为什么赌不得?“一边去,别在这里吵,这里不是你的家。”阿依踢了朵朵一脚。朵朵是阿依邻居的狗,搬到贵阳后就把它送给了阿依。阿依的话未说完,周梅就明白阿依在抵触自己是多管闲事。
  “阿随,我们走。”周梅冒着倾盆大雨往坡下赶。闪电把天空撕成一个个大口子,雷雨急急地朝周梅扑面打来。阿随认得路,它完全可以一溜烟地跑回家去,但它没有,它总在四、五米远的地方等周梅。阿随的忠实让周梅高兴,人有时是比不上狗的,但狗却不可代替人,哎!
  和阿依的决裂让周梅头痛不已,明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的错,但心就是慌得要命,仿佛打皱衣物需要熨斗来烫平一般。周梅的脑里全是阿依,昔日的友情像波浪,一波波赶来。
  四
  回到家,周梅把这件事告诉丈夫尤立:“我不与阿依讲话了。”
  “你们女人像疯子,好的时候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不好的时候就巴不得对方立刻下地狱做鬼。无聊!”尤立满不在乎。
  “你老是这样!”周梅叫起来,“我们是夫妻,夫妻应当是无话不说的。你带朋友来家,我都笑着侍候;你工作不顺心,我给你出谋划策,为你解决困难。我心烦时,你教训我,你这是什么态度!”
  周梅害怕同尤立吵架,尤立的尖刻让她抵挡不住。然而今夜,周梅的情绪一反往常的懦弱,她准备同尤立大吵一场。阿依和尤立都是她视为至亲的人,任何的波动都无法让她安静。
  “小人,刻薄的小人。”周梅冲着尤立大喊。
  “我是小人。”尤立反唇讽刺,“我这样的小人供养着你那样的大人。你不缺吃不缺穿,就喜欢把精力放到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较真。”
  “你养我?我操持家务,带你姓尤的孩子,我就一点成绩也没有啦?做保姆一个月还有两文工资呢!你挣的十元钱当中起码有四元是我的。”
  “和你相处十几年的朋友你都待不了。何况我们结婚才三年。”
  尤立这一句话把周梅气得半死。
  第二天,周梅带着女儿到街上去逛,从街上带回一束月季花。
  尤立的母亲对周梅很好,她很喜欢周梅的贤惠,虽然她同儿子经常吵架,但大多都是尤立的错。不知怎的,原本好端端的一句话,从尤立的嘴里说出就变了味。因为年纪大了,好多事物接受不了,见周梅买花,说:“买东西可以吃,买衣服可穿,买花就是太浪费了。”
  周梅歉意地朝老人家笑了笑,说:“我喜欢这种感受。在宽敞的客厅里插上一瓶花,感到人很清爽。”
  尤立母亲迎合着说:“这倒是真的。”
  周梅很感激婆婆的大度,低头看到烟灰缸里有烟头,问:“家里是否来了客人?”
  “你不问,我倒忘了。张三来过,见你不在,说下午再来。”
  周梅低着头苦笑,她知道张三是来借钱的。以前,亲戚朋友多少都对周梅有所帮助,这份人情应该记得。可是,家里的钱是尤立挣的,若是按时归还也还罢了,偏偏有些人说话不算话,有钱也不主动还。一两百元的事情不可能拉下脸去要,更不可能去抬东西抵账。有一次,有个朋友借钱不还,周梅骗尤立说还了的,还说是自己输掉了。不想第二天那老兄遇见尤立,递了根烟给尤立,说身上方便,再借我一百元钱,下个星期我保证连以前的一百一起还。那这件害得周梅在尤立面前一个月抬不起头。
  晚上,尤立从小女儿的口中得知,周梅又借钱出去大发雷霆,问母亲:“借了多少出去?”
  母亲支吾说:“不晓得。”
  女儿在尤立的膝盖上稚声稚气地讲:“我晓得,全部是大钱,伯伯他们借了好多钱去买千千。”
  “买千千,怕是借的几大千?”尤立瞪着眼间看母亲。
  “你吼什么,人家又不是不还?”周梅承认借给别人三千元。
  “我们以前穷的时候,那些人对我们爱理不理的。现在你拿我的钱去做人情,你是我老婆还是这个家的间谍,专门挖我墙角?”
  尤立把烟灰缸砸到院子里,把女儿吓哭了。
  “别吵了,不提钱,不会死。”尤立的母亲和周梅同时跑到院子打扫。
  “没有钱你们吃屎。”尤立恨恨地骂,拧着身子又吼了一句,“以后哪个再拿我的钱借人,我把她的手剁断。”
  这句话,吓得周梅手里的扫把都掉到地上了。
  “你找死是不是?你以为吵起很好听是不是?”尤立的母亲捡了扫把追打儿子。
  五
  田妮又来约周梅去打麻将。周梅感叹:“麻将治百病,一坐上桌子,烦恼的事倒全忘了。”
  田妮告诉周梅,阿依把耳环当了,一千八的东西只当得一千二。
  田妮问周梅:“你同阿依最好,为什么她却不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还特别叮嘱不要告诉你呢?”
  “鬼才晓得她的。她还钱给你了么?”周梅没有多说。
  “当耳环那天就还了,李英说阿依有一天在她姐姐店里赊了一百元的烟酒,还没有给钱。”李英是李凤的亲妹妹。李凤男人的厂里招工,李凤便上班去了,让李英来帮她看商店。李英有个绰号“万事通”,就是那种喜欢打听小道消息又传播小道消息的长舌妇。
  周梅不想让李英把阿依欠一百元的事说给满村人听,她一走进商店就替阿依还了帐。
  李英和田妮觉得周梅对阿依太好了,都羡慕她们的友谊。她们不知道周梅这段的心在痛。
  李凤厢房的房客搬走了,花美立即搬了进来。每天下午,李英、田妮、周梅、花美四人都在一起打麻将。打牌时,经常都有一个被花美称为“王哥”的人打电话来找她,花美接电话的语调特别妩媚。她告诉李英,这个王哥每月付给她三千块,另外一个杨哥也是这样供养她,虽然两个男人老了点,但是脾气挺好的。
  李英说:“你在我们四个人当中最有钱的,你命真好。”
  田妮接下来说:“什么命好,是王哥好。”
  周梅嘲笑:“谁知是王哥好,还是王公公好。”
  田妮说:“周梅你真会讲。”
  周梅说:“本来就是只要有钱管他哥哥公公。”
  田妮和李英笑,要花美哪天也介绍有钱哥哥、公公给她们。
  花美若无其事地说:“哟——要跟我抢生意不是。”
  六
  不久,周梅的一个亲戚病死了,参加丧礼回来,鞭炮声哭泣声老是灌在周梅的头脑里赶不出来。夜里她睡不着,想: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间就不存在了,真令人辛酸。想着想着,周梅突然感到恐慌起来,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惧包围了她,像夜里的海水,凉溲溲的,死气沉沉。
  周梅想:生命这么脆弱,自己家里的几个生命不会有什么闪失吧!儿子和女儿是全家的宝贝,他们的出生,第一声啼哭第一个笑容都是绝版不能重复。如果她们不见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个家空荡荡的犹如纸做的风筝,风一吹四分五离;还有尤立的母亲,她的存在使这个家更具包容性和温暖。每次外出回来门是敞开的,屋子是干净的,饭菜也是摆到桌上。如果尤立的母亲不在,这个家将变得冰冷空洞,如果是这样,她同尤立吵架的力气也没有了。尤立,是这个家的核心,虽然周梅在很多事情上与他有分歧,但他对这个家的辛苦付出是最多的。尤立希望母亲吃饱穿暖不生病,希望妻子穿戴漂亮不受苦,希望孩子在学校不是乡巴佬,希望攒一笔钱供她读书。对于尤立,能够完成以上几项任务就是一种骄傲,而这种骄傲就是生活的幸福。上个月尤立去给一个少妇做装修,那个少妇的男人看上了别的女人,留给了少妇和儿子一笔钱、一幢楼就走了。那个少妇叫香,寂寞的她看上了尤立,而尤立不为所动,尤立对徒弟说在自己眼中母亲是最好的,妻子是最漂亮的,孩子也是最乖的,他不想去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家才能让他安心的生产,这个家的空气属于他,他像一条鱼,母亲、妻子、女儿的存在是水,他游得自在。周梅不相信尤立那么粗鲁的人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两个徒弟说是真的,那天师傅喝了酒,他指着酒席上的那锅酸汤鱼讲的。如果尤立不在了,周梅不敢再想下去,她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恍惚中,她想到了住在李凤隔壁的那家人。
  李凤的邻居是外地人,他们在这里做生意,十五年前买下了李凤隔壁的这幢小楼。
  七
  那家的小儿子陈贝从老家来时正好十三岁,同周梅一起念初一。刚开始的时候陈贝是个好孩子好学生、功课好又听话,升高中时陈贝和周梅还做了同桌。那时周梅和陈贝的关系很好,两人一同上学,一同放学,就像是两兄妹。高一下期班上转来一个在很前卫的女孩。这个叫吴薇的女孩在原先的学校是匹野马。她的功课也好,就是愛和老师顶撞,不参加班级的劳动,看不起贫穷的学生。周梅还清楚地记得吴薇高一写给陈贝的第一首情诗叫《无题》,起头那几句记不清,只记得最后几句:
  你是优秀的一个刽子手呀
  要我甘愿自刎在你的门前
  我的灵魂狂妄地想垄断你的小院……
  陈贝同吴薇好上后,周梅就不再同陈贝讲话,周梅认为吴薇会把陈贝给毁了。的确如此,他们开始逃课、打架,还跟街上的地痞流氓学会了吸白粉。周梅一见陈贝心就会咚咚地跳,都说吸毒的最会哄骗亲戚朋友借钱,甚至去偷去抢。周梅觉得陈贝过去在她心中也算亲人,他现在这样子让人恶心。周梅也怕突然有一天陈贝会向她借钱,她不知该怎样拒绝他。有一天晚上,周梅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同尤立吵架后在路上,陈贝从那边走来,递给周梅一支烟说抽了它什么烦恼都没有啦。周梅哆嗦着说不,陈贝就来拉周梅的手,周梅吓得直喊救命,尤立拿着一根棍子跑过来打在陈贝的头上,陈贝喊也没有喊一声就倒下了。
  花美和陈贝勾搭上了,她设计狠狠整周梅一次。
  花美说:“绑架她家一个孩子叫她拿二十万元钱来取。”
  “不行。小孩子最难伺候,事情容易败露。”陈贝反对。
  “人不为己,天诛天灭,得手后我们搬到邻县去住,谁会找到我们?”
  陈贝想法和花美不一样,“叫她吃药,让她乖乖拿钱给我们用,但是我想周梅不会上当的,她是我认识的人当口最聪明的一个。有时候你话未出口她就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像有预感似的。”
  “屁感,我看到周梅就不舒服。”花美骂。
  “要不找个人来勾引她?我知道她老爱同丈夫吵架,拍些照片勒索她。”陈贝讨好地说。
  “就这么定。”花美得意地奸笑起来。
  但是花美和陈贝的阴谋并未实施,一个月不到,两人一个卖淫被抓,一个吸毒过量死了。
  八
  田妮和周梅又去李凤的商店玩,李英赶紧把一百元递还给周梅,说是阿依还了那一百元了。
  周梅接过钱,心情又开始难受,阿依已经半年没有和她说话了。
  “阿依说的,她不稀罕你多管闲事。她今天早上买菜时在我这里坐了一会儿,说了你好多坏话。”李英一脸的幸灾乐祸。
  周梅的心要跳出来了,她不想知道答案,她害怕听到答案,但是这种情况下她又不能不追问。
  李英眉飞色舞:“阿依说的,你无非是嫁了一个会找钱的老公;但是就你家尤立的脸嘴,给她提鞋她都不要。”
  周梅脸迅速发烫,她不知道一个人翻脸比翻书快是这样卑鄙无耻。
  李英继续兴风作浪:“她说的,你这个人就喜欢自作多情,搞得你就像她妈一样,不是说她没有照顾好小孩就是说她不去找工作做。她说你这样的自以为是的人,这辈子就不可能会有真正的朋友。”
  周梅的脸一下去红到了耳根,尽管她有心理准备,李英的话还是让她猝不及防。
  “所以说你这种婆娘不逗人喜欢,”田妮开始骂李英:“早晚点你这张嘴要挨人家割下来你才舒服。”
  李英抵触:“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人家阿依就是这样说的好不好?”
  “说你家祖宗先人!”田妮骂起人来不论黄黑,“你眼睛瞎了?周梅对阿依的好,哪个看不到?她被车子撞,人家周梅给她垫付医药费,在医院照顾她;她家姑娘什么时候不在周梅家吃,在周梅家玩?”
  “关我什么事?是阿依说她不好,又不是我说她不好。”李英觉得很委屈。
  “不好就不好,有本事就一辈子不好!”爱面子的周梅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诌半仙
下一篇:书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