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红房子

红房子


  红房子,离着我们家要有一段路。说来,这红房子,与村子里灰秃秃的景色来比,它红红的墙角、屋顶与墙壁,在村子里格外显眼。
  可能完全是出于好奇吧,我同几个伙伴,总是去那里玩耍。
  想想,小小的山村也确实没有去处,除了山就是山,除了水就是水。还有房屋也都差不许多,灰瓦,青砖,草房,连着牛羊栏棚再就是猪圈、草垛、菜园子……
  那时小孩子呢,没有上学,几个孩子也快到了上学年龄,老师来家统计,问是不是该上学了。娘弯着腰正在喂猪,听了,摸一把脸,满脸花,一咧嘴:“嘿嘿,男娃子上学,女娃子就算了。”我和哥哥双胞胎,他叫大米,我叫小米,从小我们就不一个待遇。什么好吃的让给他吃,好穿好带给他,上学也是他去,我没资格。听了,心就烦,想反驳,想哇呀呀大喊,也只是想了想,咽了回去。
  让我欢喜的,是我有三个好伙伴,一个山娃、小栓还有一个招弟儿。他们三个都听我的,对我也好,好吃好玩的都让着我呢,我是他们的头儿。头不是选举的,是自然形成的,因为他们都胆小,我胆子比较大,什么毛毛虫我敢抓,上树摘野果子,我敢上,下河游泳,我敢去,上屋子掏鸟蛋,我敢去……娘说这都是沾染了大米的光,在娘肚子里,就学得像个男孩子了。我总是懒得和娘分辨,他们眼里,儿子就说厉害,女娃子就说无用的。
  再说我们几个,就连爱好也一样,都对红房子产生了浓厚兴趣儿。几乎每天都要去上几趟的,有时候连饭也忘记吃,守在那里,或是在附近玩耍。几乎每个早上,山娃背着篓子拿着镰刀,小栓拿着绳子、砍柴刀,我和招弟儿提着篮子,我们一起往野外走,我们几个每人先去把家里娘分派的活做完,然后再去红房子。
  红房子,其实一开始与普通的房屋差不多的,不过就是稍微高点,宽点大点,也是灰瓦青砖垒成的。后来那屋子也不知因为高点宽点大点的原因,还是咋了,屋子的檐下和墙壁开始有裂痕,村子里就开始修缮。也不知谁想出妙招奇想,竟然用红色土把屋子抹了一遍,这红色的土里据说很粘不渗水,村后河边常有,没人去弄这个。都觉得红色土抹房屋不太吉利,红房子属于村里的屋子,没人忌讳这个。
  
  二
  村里用来给村子里公用的,人来人往,纵有鬼神,也因人来人往,嘈杂,不敢出来做什么祟的。
  娘嘱咐我:“不许去,一个丫头,不许去那种地方,我知道了,还好,你爹知道了,砸断你的腿的。”
  爹总是闷闷的抽他的烟,再就是守在地头,看着他的秧苗,从小到大,再从青绿变黄,一会儿苗儿青青,一会儿苗儿绿绿,终于黄了,就收了。爹的脸色随着庄稼也在变化着,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忧愁,最大的喜好就是吸烟。而日子没有多大变化,还是照样吃的不够吃,穿也没得穿,生活得很紧张。娘总是苦着脸,问着爹:“今年收成咋样?够不够吃?”
  爹哪里有空闲来管我的闲事。我见了爹,爹看看我,叹气:“这老天也是的,一个儿子就中了,咋还搭上一个丫头也来了,上面两个丫头了,早不稀罕了,真多余。”
  三姐看着我,一种怜惜的目光。我知道大姐夭折了二姐早送人了。只有三姐病歪歪的,几次送人也没送出去。因为有病,成了红房子的常客,还有爷爷也是。再就是村里的樱子,我们差不多大,却很少在一起玩耍,樱子娘和爹几乎天天背着樱子去红房子,不是吃药就是打针。还是再说说我们几个吧。每次干完了活,背着的提着的,不是猪草就是烧柴,又累又热,再加上饥渴难耐,一起坐在路边树荫里歇歇。
  山娃采来一捧果子,说:“小米,你先吃,解解渴吧。”
  我捏起几棵野果子,红艳艳的,挺好看,就挨个都分了一下,说:“都点吧点吧哈,不仅解渴,也解饿呢,酸酸甜甜挺好吃的。”
  小栓说:“山娃,你家母羊死的时候,你哭了吗?”
  “他哭啥?又不是亲娘死了,真是的这话说的。”招弟儿出溜着一同鼻涕说。
  “你不晓得的,羊呀,那还真是他亲娘,你懂个啥?”
  “小栓,胡说什么呀?再说我恼了呀。”山娃耸耸肩膀,不高兴地说。
  “山娃,你恼什么恼?你说说,你是不是喝着你家母羊奶长的的吧?”
  山娃听了,不再说什么话,低下头去。用手抠着地上的一块硬土块,深深喘着气,呼哧呼哧好似老牛的喘息声。
  我赶紧岔开话头,说:“这有什么,记住了就行,以后见了母羊合手拜一拜就可以了。”
  
  三
  几个也说:“是,是,应该拜一拜的,羊就是你的祖宗了。”大家都说笑着,早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劳累。不知谁先说起了红房子,又来了精神头,一个个撒着欢儿往红房子跑去,好似红房子吐出独特的芬芳,好似它散发出某种不一样的气息,吸引着孩子们奔向它。
  一个个一窝蜂扑到红房子。每次我们来到红房子,都要站在高高的窗户下,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往里看的。好似那神秘,足够补充我们成长的钙,拔节的养分。
  我们把背篓提篮都掩藏在离红房子不远的路边上,这样有利于我们自由玩耍,一旦发生状况时,也便于迅速逃离。
  红房子后有大大的菜园子,是村里孤身一人的老倔头牛爷爷种的。他家离着最近,村里念他无儿无女,又做不了什么,就给他几块离家近的地儿,让他种些蔬菜、粮食的吃,牛爷爷就种上茄子辣椒西红柿不算,还种些萝卜土豆大白菜,又播上谷子、种上玉米,还栽上些果子树,什么李子、杏儿、花红果……最是小孩子喜欢的草莓、红菇娘、绿菇娘的。倒是齐全,好似花果山似的,庄稼、浆果还有果树在他手里被拾掇的不仅妖娆,果子还格外香甜又好吃。招惹的大人孩子更是拼着命地往这儿跑,冬季要萝卜吃,秋夏要果子吃。
  不用说了,我们几个自然都是常客,有时去帮着拔拔草,也帮着浇浇地什么的。最多的时候,就是帮倒忙,不是踩踏了韭菜畦子,就是拔错了玉米苗儿,因此,并不太受欢迎。牛爷爷总是说:不用帮忙干活,等着瓜菜果子下来,摘了给你们挨家挨户送着吃,好好等着就行了。
  今儿阳光不错,周围都是绿茵茵的草,环绕着红房子。我们一路来到红房子处,已经站在窗户台下。
  几个人在我身后,扶着我踩着摞起的砖头瓦块,我摇摇晃晃地隔着大大的玻璃窗,伸长了脖子往里看: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木床、白色的帘子呼呼被风吹得飘起,飘起……渐渐的,就看见樱子倚在椅子靠背上,她穿着碎花衣衫,头发凌乱,小辫子翘翘着。她有气无力的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没有丝毫血色,反而是,嘴角流着血,触目惊心的鲜红,刺眼,扎心。这让我心儿猛地一紧,好似被蜂子蜇了一下子,不敢再看,脚下一晃,险些从一摞砖头上摔了下来。
  
  四
  我深深呼吸一下,努力站的更稳些。然而,感觉还是不稳,左晃右歪的,脚底好似没跟儿一样,人还在惊恐状态,惊魂未定地从一摞歪歪扭扭的砖头下来,呼啦啦一摞子砖头突然散落一地,赶紧扶着墙边的树,我总算是站在地面上了,没有摔倒。
  “怎样?看见什么了?小米儿。”山娃问着我。招弟儿好奇地盯着我看,也不住地问:“到底咋啦?”我捂住胸口,拍了一下说:“吓死我了,快别问了,咱们还是回家吧。”
  山娃听了,就气呼呼地说:“我说让我看看,你偏要你看,结果看完了,又什么也不说,只说吓死人了,有什么可吓人的,快,来帮我摞起砖来,我看看。”山娃催促着我和小栓、招弟给他摞砖,里面人早被惊动了,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喊着:“哪里来的野孩子,快一边去玩去,不要捣乱,小心被我捉到,罚你们给我劈柴担水。”
  我们一听,都撒开腿快跑,怕被白大褂抓住,一个个往村庄跑。
  樱子那张煞白煞白的脸儿,留给我的记忆最深。我好几天都忘不下。她大口大口吐血,脸色异常傻白,没有丝毫血色。红房子的玻璃窗最下层是毛玻璃,看不清的,过了最底一层,是明净的玻璃,看得清里面的事情,有时候,会拉上薄薄的一层白窗帘,有时候忘记拉,可以一目了然往里看了。
  樱子越来病得越厉害了。她母亲哭得眼睛红红的,见了人就说樱子的病,怕是医不好了。她每天早晨由她爹背着去往红房子。我们几个孩子每天割完了猪草,就去红房子偷偷看樱子。又一次,我们背着猪草向红房子走去,山娃说:“知道吗?听说樱子不好了,要死了,她娘给她做了衣服,等着穿嘞。”
  “什么衣服?好看吗?”招弟问。
  “好看不好看,有用吗?穿着给谁看呀?”
  “妈呀,就是呢,给谁看呀?快别说了,头皮麻呢。”我说了句,忽然,感觉头皮酥酥发麻了。
  红房子就在眼前了,我们谁也不肯走过去,胆怯地站在通往红房子的小径上,既舍不得,又很恐惧。突然,听到了哭声,从红房子里传出来,是樱子娘在哭天抢地的放声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悲痛欲绝。我们几个伙伴,听着,也拨动了难过的心弦,一个个要流泪了。
  第一次听到死,还没有弄懂到底咋回事儿,山娃第一个抽泣起来,他哭了,接着栓子、招弟还有我都流下了眼泪。
  “再也见不到樱子了,呜呜——”这是我们几个共同的感受。咋会有死这一说呢?死到底咋回事呀?死了又去了哪里呢?一个个小小的脑袋瓜子,想破了,也不知咋回事儿。
  
  五
  我们第一次感觉红房子很丑陋,很讨厌,很诡秘,很遭人恨。从前对红房子的所有美好,都肥皂泡一样,消失了,破碎了。还有神奇的白大褂,那个村人都尊敬的医生,是他没有给樱子治好,没有留住樱子。想想之前,我们从牛爷爷那里得来好吃的瓜果,自己舍不得吃,也放在他的窗台上,歪歪扭扭写下:尊敬的大夫,送给你吃,给樱子治好病,让她和我们一起去上学,一起玩耍。
  那时,我们怀着多大的希望呀,因为我们每次看着樱子,她虽然不说话,可是,她的眼神告诉我们,她有多渴望,多渴望和我们一样,无忧无虑的玩耍、上学……
  招娣哭得最伤心。她是樱子的邻居,她每晚都无法入睡,因为樱子妈妈在夜晚里,总是哭着樱子,哭喊着:“樱子,回来睡觉了,樱子睡觉了……”
  我们甚至再也不想到红房子这儿来了,即便是路过,也要避开。牛爷爷那里就算是有人参果,我们也不愿意去了。我们讨厌红房子,连同那个美丽的花果山,也不在吸引我们了。
  山坡上,牛爷爷遇见我们,就问:“小米,栓子和招娣几个,咋不到我去了?”
  山娃说:“我们戒了,不吃红房子附近的瓜果了。”
  “哦,真能耐了,是红房子招你们惹你们了呀,我还以为我老头子招惹着你们了呢。”
  “没有,没有,哪能哪能呀,牛爷爷,大好人呀。嘿嘿。”栓子说着,牛爷爷割几捆草,就赶紧回去了,准备编草苫子,一早一晚盖菜畦用,因为天气转凉了,秋天就要到了。
  我背着猪草,回到家。娘见了我就问:“小米,去红房子了吗?听见什么了?”
  我说:“樱子死了。她娘在哭,我们都听见了。”
  娘拉我到她怀里,用手理着我的头发:“唉,樱子是可怜,樱子娘就更可怜呀,这可让她咋熬呀?不是有句话说嘛,娘想儿,长如江;儿想娘,扁担长嘞。剩下的日子樱子娘可咋过呀?”我感觉娘的身子在颤抖,从来没有看见娘这么难过过。娘说:“孩子再多,哪一个不是娘的心头肉呀,十个指头,咬咬哪个不疼呀。”
  我知道娘又在想大姐二姐了。也知道,其实娘很爱我的,不像爹那样讨厌我,重男轻女,我就紧紧地抱了娘一下说:“娘,放心吧,大了,我孝顺你,养你老呢。”娘流着泪却忒儿一下笑了:“指望不上嘞,迟早人家的人呢,去吧,一边玩去吧,娘做饭了。”娘拍了我屁股一下,洗手,做饭去了。
  
  六
  开始我还是天天想着樱子,我们也天天说着樱子。几乎满脑子都是樱子,大大的眼睛,蜡黄的脸儿,没有血色的嘴唇,单薄的身子,碎花的衣服,浅浅的微笑……后来慢慢淡忘了,不再说她的事儿了。只有看见樱子娘,才忽然想起樱子来。
  一天,也不知为什么,我们走着走着,竟然又走到了红房子。秋草很高了,泛着枯黄,树上的叶子也在飘零。牛爷爷的花果山变得越加好看,果子依然有的挂在树上,红的,黄的,鲜艳无比。远远的,仿佛又听见红房子里面有哭声,是婴孩的哭声,嘤嘤的,很动听,好似音乐一样在风里飘荡。什么也顾不得,篓子也扔了,篮子也抛了,鞋子都跑掉了。一个个争着来到红房子前,急急忙忙找来砖头瓦块摞起来,我站了上去,隔着玻璃窗望进去,望进去……
  看见一个小小婴儿,黏糊糊地满身,在哭闹着,白大褂的人抱着,很细心再给他清洗着,嘴了发出轻柔的声音:“宝宝,不哭不哭,不闹不闹,听话哦,叔叔抱,叔叔给你买花袄。”
  女人躺在床上,她是村后住着的刘家金子哥的媳妇金子嫂。此刻金子守在身边,金子娘也里里外外忙着。
  看她一副无力的样子,软软的卧在床上,惨白色的脸,嘴唇轻颤,笑着问:“男娃子呀?老刘家有后了,俺算是熬出来了,不再挨金子打骂嘞!”
  红房子,这么多年,初次感觉它的暖,它的美,还是它的可爱。必定一个新生儿,在里面降生了,或许是樱子回来了吧。默默地,我宁愿相信生死轮回,人会转世的说法。我心里这样暗自想着,却对谁也没有说。只是心底里洋溢起来一丝丝暖,很纯粹,很美丽。我招招手,示意伙伴们不要惊扰到红房子里的人们,轻轻地与他们悄悄走了。
  路上栓子、山娃,招娣一个个急着问我:“看见什么了?快说呀!”
  我微微笑着:“生命。”
  “小米,厉害了呀,生命都能看见?呵呵!”山娃大声笑着说。
  接着伙伴们都大笑起来,回头看着红房子,一个个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目光。

  红房子,离着我们家要有一段路。说来,这红房子,与村子里灰秃秃的景色来比,它红红的墙角、屋顶与墙壁,在村子里格外显眼。
  可能完全是出于好奇吧,我同几个伙伴,总是去那里玩耍。
  想想,小小的山村也确实没有去处,除了山就是山,除了水就是水。还有房屋也都差不许多,灰瓦,青砖,草房,连着牛羊栏棚再就是猪圈、草垛、菜园子……
  那时小孩子呢,没有上学,几个孩子也快到了上学年龄,老师来家统计,问是不是该上学了。娘弯着腰正在喂猪,听了,摸一把脸,满脸花,一咧嘴:“嘿嘿,男娃子上学,女娃子就算了。”我和哥哥双胞胎,他叫大米,我叫小米,从小我们就不一个待遇。什么好吃的让给他吃,好穿好带给他,上学也是他去,我没资格。听了,心就烦,想反驳,想哇呀呀大喊,也只是想了想,咽了回去。
  让我欢喜的,是我有三个好伙伴,一个山娃、小栓还有一个招弟儿。他们三个都听我的,对我也好,好吃好玩的都让着我呢,我是他们的头儿。头不是选举的,是自然形成的,因为他们都胆小,我胆子比较大,什么毛毛虫我敢抓,上树摘野果子,我敢上,下河游泳,我敢去,上屋子掏鸟蛋,我敢去……娘说这都是沾染了大米的光,在娘肚子里,就学得像个男孩子了。我总是懒得和娘分辨,他们眼里,儿子就说厉害,女娃子就说无用的。
  再说我们几个,就连爱好也一样,都对红房子产生了浓厚兴趣儿。几乎每天都要去上几趟的,有时候连饭也忘记吃,守在那里,或是在附近玩耍。几乎每个早上,山娃背着篓子拿着镰刀,小栓拿着绳子、砍柴刀,我和招弟儿提着篮子,我们一起往野外走,我们几个每人先去把家里娘分派的活做完,然后再去红房子。
  红房子,其实一开始与普通的房屋差不多的,不过就是稍微高点,宽点大点,也是灰瓦青砖垒成的。后来那屋子也不知因为高点宽点大点的原因,还是咋了,屋子的檐下和墙壁开始有裂痕,村子里就开始修缮。也不知谁想出妙招奇想,竟然用红色土把屋子抹了一遍,这红色的土里据说很粘不渗水,村后河边常有,没人去弄这个。都觉得红色土抹房屋不太吉利,红房子属于村里的屋子,没人忌讳这个。
  
  二
  村里用来给村子里公用的,人来人往,纵有鬼神,也因人来人往,嘈杂,不敢出来做什么祟的。
  娘嘱咐我:“不许去,一个丫头,不许去那种地方,我知道了,还好,你爹知道了,砸断你的腿的。”
  爹总是闷闷的抽他的烟,再就是守在地头,看着他的秧苗,从小到大,再从青绿变黄,一会儿苗儿青青,一会儿苗儿绿绿,终于黄了,就收了。爹的脸色随着庄稼也在变化着,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忧愁,最大的喜好就是吸烟。而日子没有多大变化,还是照样吃的不够吃,穿也没得穿,生活得很紧张。娘总是苦着脸,问着爹:“今年收成咋样?够不够吃?”
  爹哪里有空闲来管我的闲事。我见了爹,爹看看我,叹气:“这老天也是的,一个儿子就中了,咋还搭上一个丫头也来了,上面两个丫头了,早不稀罕了,真多余。”
  三姐看着我,一种怜惜的目光。我知道大姐夭折了二姐早送人了。只有三姐病歪歪的,几次送人也没送出去。因为有病,成了红房子的常客,还有爷爷也是。再就是村里的樱子,我们差不多大,却很少在一起玩耍,樱子娘和爹几乎天天背着樱子去红房子,不是吃药就是打针。还是再说说我们几个吧。每次干完了活,背着的提着的,不是猪草就是烧柴,又累又热,再加上饥渴难耐,一起坐在路边树荫里歇歇。
  山娃采来一捧果子,说:“小米,你先吃,解解渴吧。”
  我捏起几棵野果子,红艳艳的,挺好看,就挨个都分了一下,说:“都点吧点吧哈,不仅解渴,也解饿呢,酸酸甜甜挺好吃的。”
  小栓说:“山娃,你家母羊死的时候,你哭了吗?”
  “他哭啥?又不是亲娘死了,真是的这话说的。”招弟儿出溜着一同鼻涕说。
  “你不晓得的,羊呀,那还真是他亲娘,你懂个啥?”
  “小栓,胡说什么呀?再说我恼了呀。”山娃耸耸肩膀,不高兴地说。
  “山娃,你恼什么恼?你说说,你是不是喝着你家母羊奶长的的吧?”
  山娃听了,不再说什么话,低下头去。用手抠着地上的一块硬土块,深深喘着气,呼哧呼哧好似老牛的喘息声。
  我赶紧岔开话头,说:“这有什么,记住了就行,以后见了母羊合手拜一拜就可以了。”
  
  三
  几个也说:“是,是,应该拜一拜的,羊就是你的祖宗了。”大家都说笑着,早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劳累。不知谁先说起了红房子,又来了精神头,一个个撒着欢儿往红房子跑去,好似红房子吐出独特的芬芳,好似它散发出某种不一样的气息,吸引着孩子们奔向它。
  一个个一窝蜂扑到红房子。每次我们来到红房子,都要站在高高的窗户下,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往里看的。好似那神秘,足够补充我们成长的钙,拔节的养分。
  我们把背篓提篮都掩藏在离红房子不远的路边上,这样有利于我们自由玩耍,一旦发生状况时,也便于迅速逃离。
  红房子后有大大的菜园子,是村里孤身一人的老倔头牛爷爷种的。他家离着最近,村里念他无儿无女,又做不了什么,就给他几块离家近的地儿,让他种些蔬菜、粮食的吃,牛爷爷就种上茄子辣椒西红柿不算,还种些萝卜土豆大白菜,又播上谷子、种上玉米,还栽上些果子树,什么李子、杏儿、花红果……最是小孩子喜欢的草莓、红菇娘、绿菇娘的。倒是齐全,好似花果山似的,庄稼、浆果还有果树在他手里被拾掇的不仅妖娆,果子还格外香甜又好吃。招惹的大人孩子更是拼着命地往这儿跑,冬季要萝卜吃,秋夏要果子吃。
  不用说了,我们几个自然都是常客,有时去帮着拔拔草,也帮着浇浇地什么的。最多的时候,就是帮倒忙,不是踩踏了韭菜畦子,就是拔错了玉米苗儿,因此,并不太受欢迎。牛爷爷总是说:不用帮忙干活,等着瓜菜果子下来,摘了给你们挨家挨户送着吃,好好等着就行了。
  今儿阳光不错,周围都是绿茵茵的草,环绕着红房子。我们一路来到红房子处,已经站在窗户台下。
  几个人在我身后,扶着我踩着摞起的砖头瓦块,我摇摇晃晃地隔着大大的玻璃窗,伸长了脖子往里看: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木床、白色的帘子呼呼被风吹得飘起,飘起……渐渐的,就看见樱子倚在椅子靠背上,她穿着碎花衣衫,头发凌乱,小辫子翘翘着。她有气无力的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没有丝毫血色,反而是,嘴角流着血,触目惊心的鲜红,刺眼,扎心。这让我心儿猛地一紧,好似被蜂子蜇了一下子,不敢再看,脚下一晃,险些从一摞砖头上摔了下来。
  
  四
  我深深呼吸一下,努力站的更稳些。然而,感觉还是不稳,左晃右歪的,脚底好似没跟儿一样,人还在惊恐状态,惊魂未定地从一摞歪歪扭扭的砖头下来,呼啦啦一摞子砖头突然散落一地,赶紧扶着墙边的树,我总算是站在地面上了,没有摔倒。
  “怎样?看见什么了?小米儿。”山娃问着我。招弟儿好奇地盯着我看,也不住地问:“到底咋啦?”我捂住胸口,拍了一下说:“吓死我了,快别问了,咱们还是回家吧。”
  山娃听了,就气呼呼地说:“我说让我看看,你偏要你看,结果看完了,又什么也不说,只说吓死人了,有什么可吓人的,快,来帮我摞起砖来,我看看。”山娃催促着我和小栓、招弟给他摞砖,里面人早被惊动了,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喊着:“哪里来的野孩子,快一边去玩去,不要捣乱,小心被我捉到,罚你们给我劈柴担水。”
  我们一听,都撒开腿快跑,怕被白大褂抓住,一个个往村庄跑。
  樱子那张煞白煞白的脸儿,留给我的记忆最深。我好几天都忘不下。她大口大口吐血,脸色异常傻白,没有丝毫血色。红房子的玻璃窗最下层是毛玻璃,看不清的,过了最底一层,是明净的玻璃,看得清里面的事情,有时候,会拉上薄薄的一层白窗帘,有时候忘记拉,可以一目了然往里看了。
  樱子越来病得越厉害了。她母亲哭得眼睛红红的,见了人就说樱子的病,怕是医不好了。她每天早晨由她爹背着去往红房子。我们几个孩子每天割完了猪草,就去红房子偷偷看樱子。又一次,我们背着猪草向红房子走去,山娃说:“知道吗?听说樱子不好了,要死了,她娘给她做了衣服,等着穿嘞。”
  “什么衣服?好看吗?”招弟问。
  “好看不好看,有用吗?穿着给谁看呀?”
  “妈呀,就是呢,给谁看呀?快别说了,头皮麻呢。”我说了句,忽然,感觉头皮酥酥发麻了。
  红房子就在眼前了,我们谁也不肯走过去,胆怯地站在通往红房子的小径上,既舍不得,又很恐惧。突然,听到了哭声,从红房子里传出来,是樱子娘在哭天抢地的放声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悲痛欲绝。我们几个伙伴,听着,也拨动了难过的心弦,一个个要流泪了。
  第一次听到死,还没有弄懂到底咋回事儿,山娃第一个抽泣起来,他哭了,接着栓子、招弟还有我都流下了眼泪。
  “再也见不到樱子了,呜呜——”这是我们几个共同的感受。咋会有死这一说呢?死到底咋回事呀?死了又去了哪里呢?一个个小小的脑袋瓜子,想破了,也不知咋回事儿。
  
  五
  我们第一次感觉红房子很丑陋,很讨厌,很诡秘,很遭人恨。从前对红房子的所有美好,都肥皂泡一样,消失了,破碎了。还有神奇的白大褂,那个村人都尊敬的医生,是他没有给樱子治好,没有留住樱子。想想之前,我们从牛爷爷那里得来好吃的瓜果,自己舍不得吃,也放在他的窗台上,歪歪扭扭写下:尊敬的大夫,送给你吃,给樱子治好病,让她和我们一起去上学,一起玩耍。
  那时,我们怀着多大的希望呀,因为我们每次看着樱子,她虽然不说话,可是,她的眼神告诉我们,她有多渴望,多渴望和我们一样,无忧无虑的玩耍、上学……
  招娣哭得最伤心。她是樱子的邻居,她每晚都无法入睡,因为樱子妈妈在夜晚里,总是哭着樱子,哭喊着:“樱子,回来睡觉了,樱子睡觉了……”
  我们甚至再也不想到红房子这儿来了,即便是路过,也要避开。牛爷爷那里就算是有人参果,我们也不愿意去了。我们讨厌红房子,连同那个美丽的花果山,也不在吸引我们了。
  山坡上,牛爷爷遇见我们,就问:“小米,栓子和招娣几个,咋不到我去了?”
  山娃说:“我们戒了,不吃红房子附近的瓜果了。”
  “哦,真能耐了,是红房子招你们惹你们了呀,我还以为我老头子招惹着你们了呢。”
  “没有,没有,哪能哪能呀,牛爷爷,大好人呀。嘿嘿。”栓子说着,牛爷爷割几捆草,就赶紧回去了,准备编草苫子,一早一晚盖菜畦用,因为天气转凉了,秋天就要到了。
  我背着猪草,回到家。娘见了我就问:“小米,去红房子了吗?听见什么了?”
  我说:“樱子死了。她娘在哭,我们都听见了。”
  娘拉我到她怀里,用手理着我的头发:“唉,樱子是可怜,樱子娘就更可怜呀,这可让她咋熬呀?不是有句话说嘛,娘想儿,长如江;儿想娘,扁担长嘞。剩下的日子樱子娘可咋过呀?”我感觉娘的身子在颤抖,从来没有看见娘这么难过过。娘说:“孩子再多,哪一个不是娘的心头肉呀,十个指头,咬咬哪个不疼呀。”
  我知道娘又在想大姐二姐了。也知道,其实娘很爱我的,不像爹那样讨厌我,重男轻女,我就紧紧地抱了娘一下说:“娘,放心吧,大了,我孝顺你,养你老呢。”娘流着泪却忒儿一下笑了:“指望不上嘞,迟早人家的人呢,去吧,一边玩去吧,娘做饭了。”娘拍了我屁股一下,洗手,做饭去了。
  
  六
  开始我还是天天想着樱子,我们也天天说着樱子。几乎满脑子都是樱子,大大的眼睛,蜡黄的脸儿,没有血色的嘴唇,单薄的身子,碎花的衣服,浅浅的微笑……后来慢慢淡忘了,不再说她的事儿了。只有看见樱子娘,才忽然想起樱子来。
  一天,也不知为什么,我们走着走着,竟然又走到了红房子。秋草很高了,泛着枯黄,树上的叶子也在飘零。牛爷爷的花果山变得越加好看,果子依然有的挂在树上,红的,黄的,鲜艳无比。远远的,仿佛又听见红房子里面有哭声,是婴孩的哭声,嘤嘤的,很动听,好似音乐一样在风里飘荡。什么也顾不得,篓子也扔了,篮子也抛了,鞋子都跑掉了。一个个争着来到红房子前,急急忙忙找来砖头瓦块摞起来,我站了上去,隔着玻璃窗望进去,望进去……
  看见一个小小婴儿,黏糊糊地满身,在哭闹着,白大褂的人抱着,很细心再给他清洗着,嘴了发出轻柔的声音:“宝宝,不哭不哭,不闹不闹,听话哦,叔叔抱,叔叔给你买花袄。”
  女人躺在床上,她是村后住着的刘家金子哥的媳妇金子嫂。此刻金子守在身边,金子娘也里里外外忙着。
  看她一副无力的样子,软软的卧在床上,惨白色的脸,嘴唇轻颤,笑着问:“男娃子呀?老刘家有后了,俺算是熬出来了,不再挨金子打骂嘞!”
  红房子,这么多年,初次感觉它的暖,它的美,还是它的可爱。必定一个新生儿,在里面降生了,或许是樱子回来了吧。默默地,我宁愿相信生死轮回,人会转世的说法。我心里这样暗自想着,却对谁也没有说。只是心底里洋溢起来一丝丝暖,很纯粹,很美丽。我招招手,示意伙伴们不要惊扰到红房子里的人们,轻轻地与他们悄悄走了。
  路上栓子、山娃,招娣一个个急着问我:“看见什么了?快说呀!”
  我微微笑着:“生命。”
  “小米,厉害了呀,生命都能看见?呵呵!”山娃大声笑着说。
  接着伙伴们都大笑起来,回头看着红房子,一个个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目光。

  红房子,离着我们家要有一段路。说来,这红房子,与村子里灰秃秃的景色来比,它红红的墙角、屋顶与墙壁,在村子里格外显眼。
  可能完全是出于好奇吧,我同几个伙伴,总是去那里玩耍。
  想想,小小的山村也确实没有去处,除了山就是山,除了水就是水。还有房屋也都差不许多,灰瓦,青砖,草房,连着牛羊栏棚再就是猪圈、草垛、菜园子……
  那时小孩子呢,没有上学,几个孩子也快到了上学年龄,老师来家统计,问是不是该上学了。娘弯着腰正在喂猪,听了,摸一把脸,满脸花,一咧嘴:“嘿嘿,男娃子上学,女娃子就算了。”我和哥哥双胞胎,他叫大米,我叫小米,从小我们就不一个待遇。什么好吃的让给他吃,好穿好带给他,上学也是他去,我没资格。听了,心就烦,想反驳,想哇呀呀大喊,也只是想了想,咽了回去。
  让我欢喜的,是我有三个好伙伴,一个山娃、小栓还有一个招弟儿。他们三个都听我的,对我也好,好吃好玩的都让着我呢,我是他们的头儿。头不是选举的,是自然形成的,因为他们都胆小,我胆子比较大,什么毛毛虫我敢抓,上树摘野果子,我敢上,下河游泳,我敢去,上屋子掏鸟蛋,我敢去……娘说这都是沾染了大米的光,在娘肚子里,就学得像个男孩子了。我总是懒得和娘分辨,他们眼里,儿子就说厉害,女娃子就说无用的。
  再说我们几个,就连爱好也一样,都对红房子产生了浓厚兴趣儿。几乎每天都要去上几趟的,有时候连饭也忘记吃,守在那里,或是在附近玩耍。几乎每个早上,山娃背着篓子拿着镰刀,小栓拿着绳子、砍柴刀,我和招弟儿提着篮子,我们一起往野外走,我们几个每人先去把家里娘分派的活做完,然后再去红房子。
  红房子,其实一开始与普通的房屋差不多的,不过就是稍微高点,宽点大点,也是灰瓦青砖垒成的。后来那屋子也不知因为高点宽点大点的原因,还是咋了,屋子的檐下和墙壁开始有裂痕,村子里就开始修缮。也不知谁想出妙招奇想,竟然用红色土把屋子抹了一遍,这红色的土里据说很粘不渗水,村后河边常有,没人去弄这个。都觉得红色土抹房屋不太吉利,红房子属于村里的屋子,没人忌讳这个。
  
  二
  村里用来给村子里公用的,人来人往,纵有鬼神,也因人来人往,嘈杂,不敢出来做什么祟的。
  娘嘱咐我:“不许去,一个丫头,不许去那种地方,我知道了,还好,你爹知道了,砸断你的腿的。”
  爹总是闷闷的抽他的烟,再就是守在地头,看着他的秧苗,从小到大,再从青绿变黄,一会儿苗儿青青,一会儿苗儿绿绿,终于黄了,就收了。爹的脸色随着庄稼也在变化着,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忧愁,最大的喜好就是吸烟。而日子没有多大变化,还是照样吃的不够吃,穿也没得穿,生活得很紧张。娘总是苦着脸,问着爹:“今年收成咋样?够不够吃?”
  爹哪里有空闲来管我的闲事。我见了爹,爹看看我,叹气:“这老天也是的,一个儿子就中了,咋还搭上一个丫头也来了,上面两个丫头了,早不稀罕了,真多余。”
  三姐看着我,一种怜惜的目光。我知道大姐夭折了二姐早送人了。只有三姐病歪歪的,几次送人也没送出去。因为有病,成了红房子的常客,还有爷爷也是。再就是村里的樱子,我们差不多大,却很少在一起玩耍,樱子娘和爹几乎天天背着樱子去红房子,不是吃药就是打针。还是再说说我们几个吧。每次干完了活,背着的提着的,不是猪草就是烧柴,又累又热,再加上饥渴难耐,一起坐在路边树荫里歇歇。
  山娃采来一捧果子,说:“小米,你先吃,解解渴吧。”
  我捏起几棵野果子,红艳艳的,挺好看,就挨个都分了一下,说:“都点吧点吧哈,不仅解渴,也解饿呢,酸酸甜甜挺好吃的。”
  小栓说:“山娃,你家母羊死的时候,你哭了吗?”
  “他哭啥?又不是亲娘死了,真是的这话说的。”招弟儿出溜着一同鼻涕说。
  “你不晓得的,羊呀,那还真是他亲娘,你懂个啥?”
  “小栓,胡说什么呀?再说我恼了呀。”山娃耸耸肩膀,不高兴地说。
  “山娃,你恼什么恼?你说说,你是不是喝着你家母羊奶长的的吧?”
  山娃听了,不再说什么话,低下头去。用手抠着地上的一块硬土块,深深喘着气,呼哧呼哧好似老牛的喘息声。
  我赶紧岔开话头,说:“这有什么,记住了就行,以后见了母羊合手拜一拜就可以了。”
  
  三
  几个也说:“是,是,应该拜一拜的,羊就是你的祖宗了。”大家都说笑着,早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劳累。不知谁先说起了红房子,又来了精神头,一个个撒着欢儿往红房子跑去,好似红房子吐出独特的芬芳,好似它散发出某种不一样的气息,吸引着孩子们奔向它。
  一个个一窝蜂扑到红房子。每次我们来到红房子,都要站在高高的窗户下,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往里看的。好似那神秘,足够补充我们成长的钙,拔节的养分。
  我们把背篓提篮都掩藏在离红房子不远的路边上,这样有利于我们自由玩耍,一旦发生状况时,也便于迅速逃离。
  红房子后有大大的菜园子,是村里孤身一人的老倔头牛爷爷种的。他家离着最近,村里念他无儿无女,又做不了什么,就给他几块离家近的地儿,让他种些蔬菜、粮食的吃,牛爷爷就种上茄子辣椒西红柿不算,还种些萝卜土豆大白菜,又播上谷子、种上玉米,还栽上些果子树,什么李子、杏儿、花红果……最是小孩子喜欢的草莓、红菇娘、绿菇娘的。倒是齐全,好似花果山似的,庄稼、浆果还有果树在他手里被拾掇的不仅妖娆,果子还格外香甜又好吃。招惹的大人孩子更是拼着命地往这儿跑,冬季要萝卜吃,秋夏要果子吃。
  不用说了,我们几个自然都是常客,有时去帮着拔拔草,也帮着浇浇地什么的。最多的时候,就是帮倒忙,不是踩踏了韭菜畦子,就是拔错了玉米苗儿,因此,并不太受欢迎。牛爷爷总是说:不用帮忙干活,等着瓜菜果子下来,摘了给你们挨家挨户送着吃,好好等着就行了。
  今儿阳光不错,周围都是绿茵茵的草,环绕着红房子。我们一路来到红房子处,已经站在窗户台下。
  几个人在我身后,扶着我踩着摞起的砖头瓦块,我摇摇晃晃地隔着大大的玻璃窗,伸长了脖子往里看: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木床、白色的帘子呼呼被风吹得飘起,飘起……渐渐的,就看见樱子倚在椅子靠背上,她穿着碎花衣衫,头发凌乱,小辫子翘翘着。她有气无力的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没有丝毫血色,反而是,嘴角流着血,触目惊心的鲜红,刺眼,扎心。这让我心儿猛地一紧,好似被蜂子蜇了一下子,不敢再看,脚下一晃,险些从一摞砖头上摔了下来。
  
  四
  我深深呼吸一下,努力站的更稳些。然而,感觉还是不稳,左晃右歪的,脚底好似没跟儿一样,人还在惊恐状态,惊魂未定地从一摞歪歪扭扭的砖头下来,呼啦啦一摞子砖头突然散落一地,赶紧扶着墙边的树,我总算是站在地面上了,没有摔倒。
  “怎样?看见什么了?小米儿。”山娃问着我。招弟儿好奇地盯着我看,也不住地问:“到底咋啦?”我捂住胸口,拍了一下说:“吓死我了,快别问了,咱们还是回家吧。”
  山娃听了,就气呼呼地说:“我说让我看看,你偏要你看,结果看完了,又什么也不说,只说吓死人了,有什么可吓人的,快,来帮我摞起砖来,我看看。”山娃催促着我和小栓、招弟给他摞砖,里面人早被惊动了,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喊着:“哪里来的野孩子,快一边去玩去,不要捣乱,小心被我捉到,罚你们给我劈柴担水。”
  我们一听,都撒开腿快跑,怕被白大褂抓住,一个个往村庄跑。
  樱子那张煞白煞白的脸儿,留给我的记忆最深。我好几天都忘不下。她大口大口吐血,脸色异常傻白,没有丝毫血色。红房子的玻璃窗最下层是毛玻璃,看不清的,过了最底一层,是明净的玻璃,看得清里面的事情,有时候,会拉上薄薄的一层白窗帘,有时候忘记拉,可以一目了然往里看了。
  樱子越来病得越厉害了。她母亲哭得眼睛红红的,见了人就说樱子的病,怕是医不好了。她每天早晨由她爹背着去往红房子。我们几个孩子每天割完了猪草,就去红房子偷偷看樱子。又一次,我们背着猪草向红房子走去,山娃说:“知道吗?听说樱子不好了,要死了,她娘给她做了衣服,等着穿嘞。”
  “什么衣服?好看吗?”招弟问。
  “好看不好看,有用吗?穿着给谁看呀?”
  “妈呀,就是呢,给谁看呀?快别说了,头皮麻呢。”我说了句,忽然,感觉头皮酥酥发麻了。
  红房子就在眼前了,我们谁也不肯走过去,胆怯地站在通往红房子的小径上,既舍不得,又很恐惧。突然,听到了哭声,从红房子里传出来,是樱子娘在哭天抢地的放声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悲痛欲绝。我们几个伙伴,听着,也拨动了难过的心弦,一个个要流泪了。
  第一次听到死,还没有弄懂到底咋回事儿,山娃第一个抽泣起来,他哭了,接着栓子、招弟还有我都流下了眼泪。
  “再也见不到樱子了,呜呜——”这是我们几个共同的感受。咋会有死这一说呢?死到底咋回事呀?死了又去了哪里呢?一个个小小的脑袋瓜子,想破了,也不知咋回事儿。
  
  五
  我们第一次感觉红房子很丑陋,很讨厌,很诡秘,很遭人恨。从前对红房子的所有美好,都肥皂泡一样,消失了,破碎了。还有神奇的白大褂,那个村人都尊敬的医生,是他没有给樱子治好,没有留住樱子。想想之前,我们从牛爷爷那里得来好吃的瓜果,自己舍不得吃,也放在他的窗台上,歪歪扭扭写下:尊敬的大夫,送给你吃,给樱子治好病,让她和我们一起去上学,一起玩耍。
  那时,我们怀着多大的希望呀,因为我们每次看着樱子,她虽然不说话,可是,她的眼神告诉我们,她有多渴望,多渴望和我们一样,无忧无虑的玩耍、上学……
  招娣哭得最伤心。她是樱子的邻居,她每晚都无法入睡,因为樱子妈妈在夜晚里,总是哭着樱子,哭喊着:“樱子,回来睡觉了,樱子睡觉了……”
  我们甚至再也不想到红房子这儿来了,即便是路过,也要避开。牛爷爷那里就算是有人参果,我们也不愿意去了。我们讨厌红房子,连同那个美丽的花果山,也不在吸引我们了。
  山坡上,牛爷爷遇见我们,就问:“小米,栓子和招娣几个,咋不到我去了?”
  山娃说:“我们戒了,不吃红房子附近的瓜果了。”
  “哦,真能耐了,是红房子招你们惹你们了呀,我还以为我老头子招惹着你们了呢。”
  “没有,没有,哪能哪能呀,牛爷爷,大好人呀。嘿嘿。”栓子说着,牛爷爷割几捆草,就赶紧回去了,准备编草苫子,一早一晚盖菜畦用,因为天气转凉了,秋天就要到了。
  我背着猪草,回到家。娘见了我就问:“小米,去红房子了吗?听见什么了?”
  我说:“樱子死了。她娘在哭,我们都听见了。”
  娘拉我到她怀里,用手理着我的头发:“唉,樱子是可怜,樱子娘就更可怜呀,这可让她咋熬呀?不是有句话说嘛,娘想儿,长如江;儿想娘,扁担长嘞。剩下的日子樱子娘可咋过呀?”我感觉娘的身子在颤抖,从来没有看见娘这么难过过。娘说:“孩子再多,哪一个不是娘的心头肉呀,十个指头,咬咬哪个不疼呀。”
  我知道娘又在想大姐二姐了。也知道,其实娘很爱我的,不像爹那样讨厌我,重男轻女,我就紧紧地抱了娘一下说:“娘,放心吧,大了,我孝顺你,养你老呢。”娘流着泪却忒儿一下笑了:“指望不上嘞,迟早人家的人呢,去吧,一边玩去吧,娘做饭了。”娘拍了我屁股一下,洗手,做饭去了。
  
  六
  开始我还是天天想着樱子,我们也天天说着樱子。几乎满脑子都是樱子,大大的眼睛,蜡黄的脸儿,没有血色的嘴唇,单薄的身子,碎花的衣服,浅浅的微笑……后来慢慢淡忘了,不再说她的事儿了。只有看见樱子娘,才忽然想起樱子来。
  一天,也不知为什么,我们走着走着,竟然又走到了红房子。秋草很高了,泛着枯黄,树上的叶子也在飘零。牛爷爷的花果山变得越加好看,果子依然有的挂在树上,红的,黄的,鲜艳无比。远远的,仿佛又听见红房子里面有哭声,是婴孩的哭声,嘤嘤的,很动听,好似音乐一样在风里飘荡。什么也顾不得,篓子也扔了,篮子也抛了,鞋子都跑掉了。一个个争着来到红房子前,急急忙忙找来砖头瓦块摞起来,我站了上去,隔着玻璃窗望进去,望进去……
  看见一个小小婴儿,黏糊糊地满身,在哭闹着,白大褂的人抱着,很细心再给他清洗着,嘴了发出轻柔的声音:“宝宝,不哭不哭,不闹不闹,听话哦,叔叔抱,叔叔给你买花袄。”
  女人躺在床上,她是村后住着的刘家金子哥的媳妇金子嫂。此刻金子守在身边,金子娘也里里外外忙着。
  看她一副无力的样子,软软的卧在床上,惨白色的脸,嘴唇轻颤,笑着问:“男娃子呀?老刘家有后了,俺算是熬出来了,不再挨金子打骂嘞!”
  红房子,这么多年,初次感觉它的暖,它的美,还是它的可爱。必定一个新生儿,在里面降生了,或许是樱子回来了吧。默默地,我宁愿相信生死轮回,人会转世的说法。我心里这样暗自想着,却对谁也没有说。只是心底里洋溢起来一丝丝暖,很纯粹,很美丽。我招招手,示意伙伴们不要惊扰到红房子里的人们,轻轻地与他们悄悄走了。
  路上栓子、山娃,招娣一个个急着问我:“看见什么了?快说呀!”
  我微微笑着:“生命。”
  “小米,厉害了呀,生命都能看见?呵呵!”山娃大声笑着说。
  接着伙伴们都大笑起来,回头看着红房子,一个个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目光。

  红房子,离着我们家要有一段路。说来,这红房子,与村子里灰秃秃的景色来比,它红红的墙角、屋顶与墙壁,在村子里格外显眼。
  可能完全是出于好奇吧,我同几个伙伴,总是去那里玩耍。
  想想,小小的山村也确实没有去处,除了山就是山,除了水就是水。还有房屋也都差不许多,灰瓦,青砖,草房,连着牛羊栏棚再就是猪圈、草垛、菜园子……
  那时小孩子呢,没有上学,几个孩子也快到了上学年龄,老师来家统计,问是不是该上学了。娘弯着腰正在喂猪,听了,摸一把脸,满脸花,一咧嘴:“嘿嘿,男娃子上学,女娃子就算了。”我和哥哥双胞胎,他叫大米,我叫小米,从小我们就不一个待遇。什么好吃的让给他吃,好穿好带给他,上学也是他去,我没资格。听了,心就烦,想反驳,想哇呀呀大喊,也只是想了想,咽了回去。
  让我欢喜的,是我有三个好伙伴,一个山娃、小栓还有一个招弟儿。他们三个都听我的,对我也好,好吃好玩的都让着我呢,我是他们的头儿。头不是选举的,是自然形成的,因为他们都胆小,我胆子比较大,什么毛毛虫我敢抓,上树摘野果子,我敢上,下河游泳,我敢去,上屋子掏鸟蛋,我敢去……娘说这都是沾染了大米的光,在娘肚子里,就学得像个男孩子了。我总是懒得和娘分辨,他们眼里,儿子就说厉害,女娃子就说无用的。
  再说我们几个,就连爱好也一样,都对红房子产生了浓厚兴趣儿。几乎每天都要去上几趟的,有时候连饭也忘记吃,守在那里,或是在附近玩耍。几乎每个早上,山娃背着篓子拿着镰刀,小栓拿着绳子、砍柴刀,我和招弟儿提着篮子,我们一起往野外走,我们几个每人先去把家里娘分派的活做完,然后再去红房子。
  红房子,其实一开始与普通的房屋差不多的,不过就是稍微高点,宽点大点,也是灰瓦青砖垒成的。后来那屋子也不知因为高点宽点大点的原因,还是咋了,屋子的檐下和墙壁开始有裂痕,村子里就开始修缮。也不知谁想出妙招奇想,竟然用红色土把屋子抹了一遍,这红色的土里据说很粘不渗水,村后河边常有,没人去弄这个。都觉得红色土抹房屋不太吉利,红房子属于村里的屋子,没人忌讳这个。
  
  二
  村里用来给村子里公用的,人来人往,纵有鬼神,也因人来人往,嘈杂,不敢出来做什么祟的。
  娘嘱咐我:“不许去,一个丫头,不许去那种地方,我知道了,还好,你爹知道了,砸断你的腿的。”
  爹总是闷闷的抽他的烟,再就是守在地头,看着他的秧苗,从小到大,再从青绿变黄,一会儿苗儿青青,一会儿苗儿绿绿,终于黄了,就收了。爹的脸色随着庄稼也在变化着,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忧愁,最大的喜好就是吸烟。而日子没有多大变化,还是照样吃的不够吃,穿也没得穿,生活得很紧张。娘总是苦着脸,问着爹:“今年收成咋样?够不够吃?”
  爹哪里有空闲来管我的闲事。我见了爹,爹看看我,叹气:“这老天也是的,一个儿子就中了,咋还搭上一个丫头也来了,上面两个丫头了,早不稀罕了,真多余。”
  三姐看着我,一种怜惜的目光。我知道大姐夭折了二姐早送人了。只有三姐病歪歪的,几次送人也没送出去。因为有病,成了红房子的常客,还有爷爷也是。再就是村里的樱子,我们差不多大,却很少在一起玩耍,樱子娘和爹几乎天天背着樱子去红房子,不是吃药就是打针。还是再说说我们几个吧。每次干完了活,背着的提着的,不是猪草就是烧柴,又累又热,再加上饥渴难耐,一起坐在路边树荫里歇歇。
  山娃采来一捧果子,说:“小米,你先吃,解解渴吧。”
  我捏起几棵野果子,红艳艳的,挺好看,就挨个都分了一下,说:“都点吧点吧哈,不仅解渴,也解饿呢,酸酸甜甜挺好吃的。”
  小栓说:“山娃,你家母羊死的时候,你哭了吗?”
  “他哭啥?又不是亲娘死了,真是的这话说的。”招弟儿出溜着一同鼻涕说。
  “你不晓得的,羊呀,那还真是他亲娘,你懂个啥?”
  “小栓,胡说什么呀?再说我恼了呀。”山娃耸耸肩膀,不高兴地说。
  “山娃,你恼什么恼?你说说,你是不是喝着你家母羊奶长的的吧?”
  山娃听了,不再说什么话,低下头去。用手抠着地上的一块硬土块,深深喘着气,呼哧呼哧好似老牛的喘息声。
  我赶紧岔开话头,说:“这有什么,记住了就行,以后见了母羊合手拜一拜就可以了。”
  
  三
  几个也说:“是,是,应该拜一拜的,羊就是你的祖宗了。”大家都说笑着,早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劳累。不知谁先说起了红房子,又来了精神头,一个个撒着欢儿往红房子跑去,好似红房子吐出独特的芬芳,好似它散发出某种不一样的气息,吸引着孩子们奔向它。
  一个个一窝蜂扑到红房子。每次我们来到红房子,都要站在高高的窗户下,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往里看的。好似那神秘,足够补充我们成长的钙,拔节的养分。
  我们把背篓提篮都掩藏在离红房子不远的路边上,这样有利于我们自由玩耍,一旦发生状况时,也便于迅速逃离。
  红房子后有大大的菜园子,是村里孤身一人的老倔头牛爷爷种的。他家离着最近,村里念他无儿无女,又做不了什么,就给他几块离家近的地儿,让他种些蔬菜、粮食的吃,牛爷爷就种上茄子辣椒西红柿不算,还种些萝卜土豆大白菜,又播上谷子、种上玉米,还栽上些果子树,什么李子、杏儿、花红果……最是小孩子喜欢的草莓、红菇娘、绿菇娘的。倒是齐全,好似花果山似的,庄稼、浆果还有果树在他手里被拾掇的不仅妖娆,果子还格外香甜又好吃。招惹的大人孩子更是拼着命地往这儿跑,冬季要萝卜吃,秋夏要果子吃。
  不用说了,我们几个自然都是常客,有时去帮着拔拔草,也帮着浇浇地什么的。最多的时候,就是帮倒忙,不是踩踏了韭菜畦子,就是拔错了玉米苗儿,因此,并不太受欢迎。牛爷爷总是说:不用帮忙干活,等着瓜菜果子下来,摘了给你们挨家挨户送着吃,好好等着就行了。
  今儿阳光不错,周围都是绿茵茵的草,环绕着红房子。我们一路来到红房子处,已经站在窗户台下。
  几个人在我身后,扶着我踩着摞起的砖头瓦块,我摇摇晃晃地隔着大大的玻璃窗,伸长了脖子往里看: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木床、白色的帘子呼呼被风吹得飘起,飘起……渐渐的,就看见樱子倚在椅子靠背上,她穿着碎花衣衫,头发凌乱,小辫子翘翘着。她有气无力的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没有丝毫血色,反而是,嘴角流着血,触目惊心的鲜红,刺眼,扎心。这让我心儿猛地一紧,好似被蜂子蜇了一下子,不敢再看,脚下一晃,险些从一摞砖头上摔了下来。
  
  四
  我深深呼吸一下,努力站的更稳些。然而,感觉还是不稳,左晃右歪的,脚底好似没跟儿一样,人还在惊恐状态,惊魂未定地从一摞歪歪扭扭的砖头下来,呼啦啦一摞子砖头突然散落一地,赶紧扶着墙边的树,我总算是站在地面上了,没有摔倒。
  “怎样?看见什么了?小米儿。”山娃问着我。招弟儿好奇地盯着我看,也不住地问:“到底咋啦?”我捂住胸口,拍了一下说:“吓死我了,快别问了,咱们还是回家吧。”
  山娃听了,就气呼呼地说:“我说让我看看,你偏要你看,结果看完了,又什么也不说,只说吓死人了,有什么可吓人的,快,来帮我摞起砖来,我看看。”山娃催促着我和小栓、招弟给他摞砖,里面人早被惊动了,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喊着:“哪里来的野孩子,快一边去玩去,不要捣乱,小心被我捉到,罚你们给我劈柴担水。”
  我们一听,都撒开腿快跑,怕被白大褂抓住,一个个往村庄跑。
  樱子那张煞白煞白的脸儿,留给我的记忆最深。我好几天都忘不下。她大口大口吐血,脸色异常傻白,没有丝毫血色。红房子的玻璃窗最下层是毛玻璃,看不清的,过了最底一层,是明净的玻璃,看得清里面的事情,有时候,会拉上薄薄的一层白窗帘,有时候忘记拉,可以一目了然往里看了。
  樱子越来病得越厉害了。她母亲哭得眼睛红红的,见了人就说樱子的病,怕是医不好了。她每天早晨由她爹背着去往红房子。我们几个孩子每天割完了猪草,就去红房子偷偷看樱子。又一次,我们背着猪草向红房子走去,山娃说:“知道吗?听说樱子不好了,要死了,她娘给她做了衣服,等着穿嘞。”
  “什么衣服?好看吗?”招弟问。
  “好看不好看,有用吗?穿着给谁看呀?”
  “妈呀,就是呢,给谁看呀?快别说了,头皮麻呢。”我说了句,忽然,感觉头皮酥酥发麻了。
  红房子就在眼前了,我们谁也不肯走过去,胆怯地站在通往红房子的小径上,既舍不得,又很恐惧。突然,听到了哭声,从红房子里传出来,是樱子娘在哭天抢地的放声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悲痛欲绝。我们几个伙伴,听着,也拨动了难过的心弦,一个个要流泪了。
  第一次听到死,还没有弄懂到底咋回事儿,山娃第一个抽泣起来,他哭了,接着栓子、招弟还有我都流下了眼泪。
  “再也见不到樱子了,呜呜——”这是我们几个共同的感受。咋会有死这一说呢?死到底咋回事呀?死了又去了哪里呢?一个个小小的脑袋瓜子,想破了,也不知咋回事儿。
  
  五
  我们第一次感觉红房子很丑陋,很讨厌,很诡秘,很遭人恨。从前对红房子的所有美好,都肥皂泡一样,消失了,破碎了。还有神奇的白大褂,那个村人都尊敬的医生,是他没有给樱子治好,没有留住樱子。想想之前,我们从牛爷爷那里得来好吃的瓜果,自己舍不得吃,也放在他的窗台上,歪歪扭扭写下:尊敬的大夫,送给你吃,给樱子治好病,让她和我们一起去上学,一起玩耍。
  那时,我们怀着多大的希望呀,因为我们每次看着樱子,她虽然不说话,可是,她的眼神告诉我们,她有多渴望,多渴望和我们一样,无忧无虑的玩耍、上学……
  招娣哭得最伤心。她是樱子的邻居,她每晚都无法入睡,因为樱子妈妈在夜晚里,总是哭着樱子,哭喊着:“樱子,回来睡觉了,樱子睡觉了……”
  我们甚至再也不想到红房子这儿来了,即便是路过,也要避开。牛爷爷那里就算是有人参果,我们也不愿意去了。我们讨厌红房子,连同那个美丽的花果山,也不在吸引我们了。
  山坡上,牛爷爷遇见我们,就问:“小米,栓子和招娣几个,咋不到我去了?”
  山娃说:“我们戒了,不吃红房子附近的瓜果了。”
  “哦,真能耐了,是红房子招你们惹你们了呀,我还以为我老头子招惹着你们了呢。”
  “没有,没有,哪能哪能呀,牛爷爷,大好人呀。嘿嘿。”栓子说着,牛爷爷割几捆草,就赶紧回去了,准备编草苫子,一早一晚盖菜畦用,因为天气转凉了,秋天就要到了。
  我背着猪草,回到家。娘见了我就问:“小米,去红房子了吗?听见什么了?”
  我说:“樱子死了。她娘在哭,我们都听见了。”
  娘拉我到她怀里,用手理着我的头发:“唉,樱子是可怜,樱子娘就更可怜呀,这可让她咋熬呀?不是有句话说嘛,娘想儿,长如江;儿想娘,扁担长嘞。剩下的日子樱子娘可咋过呀?”我感觉娘的身子在颤抖,从来没有看见娘这么难过过。娘说:“孩子再多,哪一个不是娘的心头肉呀,十个指头,咬咬哪个不疼呀。”
  我知道娘又在想大姐二姐了。也知道,其实娘很爱我的,不像爹那样讨厌我,重男轻女,我就紧紧地抱了娘一下说:“娘,放心吧,大了,我孝顺你,养你老呢。”娘流着泪却忒儿一下笑了:“指望不上嘞,迟早人家的人呢,去吧,一边玩去吧,娘做饭了。”娘拍了我屁股一下,洗手,做饭去了。
  
  六
  开始我还是天天想着樱子,我们也天天说着樱子。几乎满脑子都是樱子,大大的眼睛,蜡黄的脸儿,没有血色的嘴唇,单薄的身子,碎花的衣服,浅浅的微笑……后来慢慢淡忘了,不再说她的事儿了。只有看见樱子娘,才忽然想起樱子来。
  一天,也不知为什么,我们走着走着,竟然又走到了红房子。秋草很高了,泛着枯黄,树上的叶子也在飘零。牛爷爷的花果山变得越加好看,果子依然有的挂在树上,红的,黄的,鲜艳无比。远远的,仿佛又听见红房子里面有哭声,是婴孩的哭声,嘤嘤的,很动听,好似音乐一样在风里飘荡。什么也顾不得,篓子也扔了,篮子也抛了,鞋子都跑掉了。一个个争着来到红房子前,急急忙忙找来砖头瓦块摞起来,我站了上去,隔着玻璃窗望进去,望进去……
  看见一个小小婴儿,黏糊糊地满身,在哭闹着,白大褂的人抱着,很细心再给他清洗着,嘴了发出轻柔的声音:“宝宝,不哭不哭,不闹不闹,听话哦,叔叔抱,叔叔给你买花袄。”
  女人躺在床上,她是村后住着的刘家金子哥的媳妇金子嫂。此刻金子守在身边,金子娘也里里外外忙着。
  看她一副无力的样子,软软的卧在床上,惨白色的脸,嘴唇轻颤,笑着问:“男娃子呀?老刘家有后了,俺算是熬出来了,不再挨金子打骂嘞!”
  红房子,这么多年,初次感觉它的暖,它的美,还是它的可爱。必定一个新生儿,在里面降生了,或许是樱子回来了吧。默默地,我宁愿相信生死轮回,人会转世的说法。我心里这样暗自想着,却对谁也没有说。只是心底里洋溢起来一丝丝暖,很纯粹,很美丽。我招招手,示意伙伴们不要惊扰到红房子里的人们,轻轻地与他们悄悄走了。
  路上栓子、山娃,招娣一个个急着问我:“看见什么了?快说呀!”
  我微微笑着:“生命。”
  “小米,厉害了呀,生命都能看见?呵呵!”山娃大声笑着说。
  接着伙伴们都大笑起来,回头看着红房子,一个个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目光。

  红房子,离着我们家要有一段路。说来,这红房子,与村子里灰秃秃的景色来比,它红红的墙角、屋顶与墙壁,在村子里格外显眼。
  可能完全是出于好奇吧,我同几个伙伴,总是去那里玩耍。
  想想,小小的山村也确实没有去处,除了山就是山,除了水就是水。还有房屋也都差不许多,灰瓦,青砖,草房,连着牛羊栏棚再就是猪圈、草垛、菜园子……
  那时小孩子呢,没有上学,几个孩子也快到了上学年龄,老师来家统计,问是不是该上学了。娘弯着腰正在喂猪,听了,摸一把脸,满脸花,一咧嘴:“嘿嘿,男娃子上学,女娃子就算了。”我和哥哥双胞胎,他叫大米,我叫小米,从小我们就不一个待遇。什么好吃的让给他吃,好穿好带给他,上学也是他去,我没资格。听了,心就烦,想反驳,想哇呀呀大喊,也只是想了想,咽了回去。
  让我欢喜的,是我有三个好伙伴,一个山娃、小栓还有一个招弟儿。他们三个都听我的,对我也好,好吃好玩的都让着我呢,我是他们的头儿。头不是选举的,是自然形成的,因为他们都胆小,我胆子比较大,什么毛毛虫我敢抓,上树摘野果子,我敢上,下河游泳,我敢去,上屋子掏鸟蛋,我敢去……娘说这都是沾染了大米的光,在娘肚子里,就学得像个男孩子了。我总是懒得和娘分辨,他们眼里,儿子就说厉害,女娃子就说无用的。
  再说我们几个,就连爱好也一样,都对红房子产生了浓厚兴趣儿。几乎每天都要去上几趟的,有时候连饭也忘记吃,守在那里,或是在附近玩耍。几乎每个早上,山娃背着篓子拿着镰刀,小栓拿着绳子、砍柴刀,我和招弟儿提着篮子,我们一起往野外走,我们几个每人先去把家里娘分派的活做完,然后再去红房子。
  红房子,其实一开始与普通的房屋差不多的,不过就是稍微高点,宽点大点,也是灰瓦青砖垒成的。后来那屋子也不知因为高点宽点大点的原因,还是咋了,屋子的檐下和墙壁开始有裂痕,村子里就开始修缮。也不知谁想出妙招奇想,竟然用红色土把屋子抹了一遍,这红色的土里据说很粘不渗水,村后河边常有,没人去弄这个。都觉得红色土抹房屋不太吉利,红房子属于村里的屋子,没人忌讳这个。
  
  二
  村里用来给村子里公用的,人来人往,纵有鬼神,也因人来人往,嘈杂,不敢出来做什么祟的。
  娘嘱咐我:“不许去,一个丫头,不许去那种地方,我知道了,还好,你爹知道了,砸断你的腿的。”
  爹总是闷闷的抽他的烟,再就是守在地头,看着他的秧苗,从小到大,再从青绿变黄,一会儿苗儿青青,一会儿苗儿绿绿,终于黄了,就收了。爹的脸色随着庄稼也在变化着,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忧愁,最大的喜好就是吸烟。而日子没有多大变化,还是照样吃的不够吃,穿也没得穿,生活得很紧张。娘总是苦着脸,问着爹:“今年收成咋样?够不够吃?”
  爹哪里有空闲来管我的闲事。我见了爹,爹看看我,叹气:“这老天也是的,一个儿子就中了,咋还搭上一个丫头也来了,上面两个丫头了,早不稀罕了,真多余。”
  三姐看着我,一种怜惜的目光。我知道大姐夭折了二姐早送人了。只有三姐病歪歪的,几次送人也没送出去。因为有病,成了红房子的常客,还有爷爷也是。再就是村里的樱子,我们差不多大,却很少在一起玩耍,樱子娘和爹几乎天天背着樱子去红房子,不是吃药就是打针。还是再说说我们几个吧。每次干完了活,背着的提着的,不是猪草就是烧柴,又累又热,再加上饥渴难耐,一起坐在路边树荫里歇歇。
  山娃采来一捧果子,说:“小米,你先吃,解解渴吧。”
  我捏起几棵野果子,红艳艳的,挺好看,就挨个都分了一下,说:“都点吧点吧哈,不仅解渴,也解饿呢,酸酸甜甜挺好吃的。”
  小栓说:“山娃,你家母羊死的时候,你哭了吗?”
  “他哭啥?又不是亲娘死了,真是的这话说的。”招弟儿出溜着一同鼻涕说。
  “你不晓得的,羊呀,那还真是他亲娘,你懂个啥?”
  “小栓,胡说什么呀?再说我恼了呀。”山娃耸耸肩膀,不高兴地说。
  “山娃,你恼什么恼?你说说,你是不是喝着你家母羊奶长的的吧?”
  山娃听了,不再说什么话,低下头去。用手抠着地上的一块硬土块,深深喘着气,呼哧呼哧好似老牛的喘息声。
  我赶紧岔开话头,说:“这有什么,记住了就行,以后见了母羊合手拜一拜就可以了。”
  
  三
  几个也说:“是,是,应该拜一拜的,羊就是你的祖宗了。”大家都说笑着,早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劳累。不知谁先说起了红房子,又来了精神头,一个个撒着欢儿往红房子跑去,好似红房子吐出独特的芬芳,好似它散发出某种不一样的气息,吸引着孩子们奔向它。
  一个个一窝蜂扑到红房子。每次我们来到红房子,都要站在高高的窗户下,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往里看的。好似那神秘,足够补充我们成长的钙,拔节的养分。
  我们把背篓提篮都掩藏在离红房子不远的路边上,这样有利于我们自由玩耍,一旦发生状况时,也便于迅速逃离。
  红房子后有大大的菜园子,是村里孤身一人的老倔头牛爷爷种的。他家离着最近,村里念他无儿无女,又做不了什么,就给他几块离家近的地儿,让他种些蔬菜、粮食的吃,牛爷爷就种上茄子辣椒西红柿不算,还种些萝卜土豆大白菜,又播上谷子、种上玉米,还栽上些果子树,什么李子、杏儿、花红果……最是小孩子喜欢的草莓、红菇娘、绿菇娘的。倒是齐全,好似花果山似的,庄稼、浆果还有果树在他手里被拾掇的不仅妖娆,果子还格外香甜又好吃。招惹的大人孩子更是拼着命地往这儿跑,冬季要萝卜吃,秋夏要果子吃。
  不用说了,我们几个自然都是常客,有时去帮着拔拔草,也帮着浇浇地什么的。最多的时候,就是帮倒忙,不是踩踏了韭菜畦子,就是拔错了玉米苗儿,因此,并不太受欢迎。牛爷爷总是说:不用帮忙干活,等着瓜菜果子下来,摘了给你们挨家挨户送着吃,好好等着就行了。
  今儿阳光不错,周围都是绿茵茵的草,环绕着红房子。我们一路来到红房子处,已经站在窗户台下。
  几个人在我身后,扶着我踩着摞起的砖头瓦块,我摇摇晃晃地隔着大大的玻璃窗,伸长了脖子往里看: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木床、白色的帘子呼呼被风吹得飘起,飘起……渐渐的,就看见樱子倚在椅子靠背上,她穿着碎花衣衫,头发凌乱,小辫子翘翘着。她有气无力的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没有丝毫血色,反而是,嘴角流着血,触目惊心的鲜红,刺眼,扎心。这让我心儿猛地一紧,好似被蜂子蜇了一下子,不敢再看,脚下一晃,险些从一摞砖头上摔了下来。
  
  四
  我深深呼吸一下,努力站的更稳些。然而,感觉还是不稳,左晃右歪的,脚底好似没跟儿一样,人还在惊恐状态,惊魂未定地从一摞歪歪扭扭的砖头下来,呼啦啦一摞子砖头突然散落一地,赶紧扶着墙边的树,我总算是站在地面上了,没有摔倒。
  “怎样?看见什么了?小米儿。”山娃问着我。招弟儿好奇地盯着我看,也不住地问:“到底咋啦?”我捂住胸口,拍了一下说:“吓死我了,快别问了,咱们还是回家吧。”
  山娃听了,就气呼呼地说:“我说让我看看,你偏要你看,结果看完了,又什么也不说,只说吓死人了,有什么可吓人的,快,来帮我摞起砖来,我看看。”山娃催促着我和小栓、招弟给他摞砖,里面人早被惊动了,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喊着:“哪里来的野孩子,快一边去玩去,不要捣乱,小心被我捉到,罚你们给我劈柴担水。”
  我们一听,都撒开腿快跑,怕被白大褂抓住,一个个往村庄跑。
  樱子那张煞白煞白的脸儿,留给我的记忆最深。我好几天都忘不下。她大口大口吐血,脸色异常傻白,没有丝毫血色。红房子的玻璃窗最下层是毛玻璃,看不清的,过了最底一层,是明净的玻璃,看得清里面的事情,有时候,会拉上薄薄的一层白窗帘,有时候忘记拉,可以一目了然往里看了。
  樱子越来病得越厉害了。她母亲哭得眼睛红红的,见了人就说樱子的病,怕是医不好了。她每天早晨由她爹背着去往红房子。我们几个孩子每天割完了猪草,就去红房子偷偷看樱子。又一次,我们背着猪草向红房子走去,山娃说:“知道吗?听说樱子不好了,要死了,她娘给她做了衣服,等着穿嘞。”
  “什么衣服?好看吗?”招弟问。
  “好看不好看,有用吗?穿着给谁看呀?”
  “妈呀,就是呢,给谁看呀?快别说了,头皮麻呢。”我说了句,忽然,感觉头皮酥酥发麻了。
  红房子就在眼前了,我们谁也不肯走过去,胆怯地站在通往红房子的小径上,既舍不得,又很恐惧。突然,听到了哭声,从红房子里传出来,是樱子娘在哭天抢地的放声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悲痛欲绝。我们几个伙伴,听着,也拨动了难过的心弦,一个个要流泪了。
  第一次听到死,还没有弄懂到底咋回事儿,山娃第一个抽泣起来,他哭了,接着栓子、招弟还有我都流下了眼泪。
  “再也见不到樱子了,呜呜——”这是我们几个共同的感受。咋会有死这一说呢?死到底咋回事呀?死了又去了哪里呢?一个个小小的脑袋瓜子,想破了,也不知咋回事儿。
  
  五
  我们第一次感觉红房子很丑陋,很讨厌,很诡秘,很遭人恨。从前对红房子的所有美好,都肥皂泡一样,消失了,破碎了。还有神奇的白大褂,那个村人都尊敬的医生,是他没有给樱子治好,没有留住樱子。想想之前,我们从牛爷爷那里得来好吃的瓜果,自己舍不得吃,也放在他的窗台上,歪歪扭扭写下:尊敬的大夫,送给你吃,给樱子治好病,让她和我们一起去上学,一起玩耍。
  那时,我们怀着多大的希望呀,因为我们每次看着樱子,她虽然不说话,可是,她的眼神告诉我们,她有多渴望,多渴望和我们一样,无忧无虑的玩耍、上学……
  招娣哭得最伤心。她是樱子的邻居,她每晚都无法入睡,因为樱子妈妈在夜晚里,总是哭着樱子,哭喊着:“樱子,回来睡觉了,樱子睡觉了……”
  我们甚至再也不想到红房子这儿来了,即便是路过,也要避开。牛爷爷那里就算是有人参果,我们也不愿意去了。我们讨厌红房子,连同那个美丽的花果山,也不在吸引我们了。
  山坡上,牛爷爷遇见我们,就问:“小米,栓子和招娣几个,咋不到我去了?”
  山娃说:“我们戒了,不吃红房子附近的瓜果了。”
  “哦,真能耐了,是红房子招你们惹你们了呀,我还以为我老头子招惹着你们了呢。”
  “没有,没有,哪能哪能呀,牛爷爷,大好人呀。嘿嘿。”栓子说着,牛爷爷割几捆草,就赶紧回去了,准备编草苫子,一早一晚盖菜畦用,因为天气转凉了,秋天就要到了。
  我背着猪草,回到家。娘见了我就问:“小米,去红房子了吗?听见什么了?”
  我说:“樱子死了。她娘在哭,我们都听见了。”
  娘拉我到她怀里,用手理着我的头发:“唉,樱子是可怜,樱子娘就更可怜呀,这可让她咋熬呀?不是有句话说嘛,娘想儿,长如江;儿想娘,扁担长嘞。剩下的日子樱子娘可咋过呀?”我感觉娘的身子在颤抖,从来没有看见娘这么难过过。娘说:“孩子再多,哪一个不是娘的心头肉呀,十个指头,咬咬哪个不疼呀。”
  我知道娘又在想大姐二姐了。也知道,其实娘很爱我的,不像爹那样讨厌我,重男轻女,我就紧紧地抱了娘一下说:“娘,放心吧,大了,我孝顺你,养你老呢。”娘流着泪却忒儿一下笑了:“指望不上嘞,迟早人家的人呢,去吧,一边玩去吧,娘做饭了。”娘拍了我屁股一下,洗手,做饭去了。
  
  六
  开始我还是天天想着樱子,我们也天天说着樱子。几乎满脑子都是樱子,大大的眼睛,蜡黄的脸儿,没有血色的嘴唇,单薄的身子,碎花的衣服,浅浅的微笑……后来慢慢淡忘了,不再说她的事儿了。只有看见樱子娘,才忽然想起樱子来。
  一天,也不知为什么,我们走着走着,竟然又走到了红房子。秋草很高了,泛着枯黄,树上的叶子也在飘零。牛爷爷的花果山变得越加好看,果子依然有的挂在树上,红的,黄的,鲜艳无比。远远的,仿佛又听见红房子里面有哭声,是婴孩的哭声,嘤嘤的,很动听,好似音乐一样在风里飘荡。什么也顾不得,篓子也扔了,篮子也抛了,鞋子都跑掉了。一个个争着来到红房子前,急急忙忙找来砖头瓦块摞起来,我站了上去,隔着玻璃窗望进去,望进去……
  看见一个小小婴儿,黏糊糊地满身,在哭闹着,白大褂的人抱着,很细心再给他清洗着,嘴了发出轻柔的声音:“宝宝,不哭不哭,不闹不闹,听话哦,叔叔抱,叔叔给你买花袄。”
  女人躺在床上,她是村后住着的刘家金子哥的媳妇金子嫂。此刻金子守在身边,金子娘也里里外外忙着。
  看她一副无力的样子,软软的卧在床上,惨白色的脸,嘴唇轻颤,笑着问:“男娃子呀?老刘家有后了,俺算是熬出来了,不再挨金子打骂嘞!”
  红房子,这么多年,初次感觉它的暖,它的美,还是它的可爱。必定一个新生儿,在里面降生了,或许是樱子回来了吧。默默地,我宁愿相信生死轮回,人会转世的说法。我心里这样暗自想着,却对谁也没有说。只是心底里洋溢起来一丝丝暖,很纯粹,很美丽。我招招手,示意伙伴们不要惊扰到红房子里的人们,轻轻地与他们悄悄走了。
  路上栓子、山娃,招娣一个个急着问我:“看见什么了?快说呀!”
  我微微笑着:“生命。”
  “小米,厉害了呀,生命都能看见?呵呵!”山娃大声笑着说。
  接着伙伴们都大笑起来,回头看着红房子,一个个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目光。

  红房子,离着我们家要有一段路。说来,这红房子,与村子里灰秃秃的景色来比,它红红的墙角、屋顶与墙壁,在村子里格外显眼。
  可能完全是出于好奇吧,我同几个伙伴,总是去那里玩耍。
  想想,小小的山村也确实没有去处,除了山就是山,除了水就是水。还有房屋也都差不许多,灰瓦,青砖,草房,连着牛羊栏棚再就是猪圈、草垛、菜园子……
  那时小孩子呢,没有上学,几个孩子也快到了上学年龄,老师来家统计,问是不是该上学了。娘弯着腰正在喂猪,听了,摸一把脸,满脸花,一咧嘴:“嘿嘿,男娃子上学,女娃子就算了。”我和哥哥双胞胎,他叫大米,我叫小米,从小我们就不一个待遇。什么好吃的让给他吃,好穿好带给他,上学也是他去,我没资格。听了,心就烦,想反驳,想哇呀呀大喊,也只是想了想,咽了回去。
  让我欢喜的,是我有三个好伙伴,一个山娃、小栓还有一个招弟儿。他们三个都听我的,对我也好,好吃好玩的都让着我呢,我是他们的头儿。头不是选举的,是自然形成的,因为他们都胆小,我胆子比较大,什么毛毛虫我敢抓,上树摘野果子,我敢上,下河游泳,我敢去,上屋子掏鸟蛋,我敢去……娘说这都是沾染了大米的光,在娘肚子里,就学得像个男孩子了。我总是懒得和娘分辨,他们眼里,儿子就说厉害,女娃子就说无用的。
  再说我们几个,就连爱好也一样,都对红房子产生了浓厚兴趣儿。几乎每天都要去上几趟的,有时候连饭也忘记吃,守在那里,或是在附近玩耍。几乎每个早上,山娃背着篓子拿着镰刀,小栓拿着绳子、砍柴刀,我和招弟儿提着篮子,我们一起往野外走,我们几个每人先去把家里娘分派的活做完,然后再去红房子。
  红房子,其实一开始与普通的房屋差不多的,不过就是稍微高点,宽点大点,也是灰瓦青砖垒成的。后来那屋子也不知因为高点宽点大点的原因,还是咋了,屋子的檐下和墙壁开始有裂痕,村子里就开始修缮。也不知谁想出妙招奇想,竟然用红色土把屋子抹了一遍,这红色的土里据说很粘不渗水,村后河边常有,没人去弄这个。都觉得红色土抹房屋不太吉利,红房子属于村里的屋子,没人忌讳这个。
  
  二
  村里用来给村子里公用的,人来人往,纵有鬼神,也因人来人往,嘈杂,不敢出来做什么祟的。
  娘嘱咐我:“不许去,一个丫头,不许去那种地方,我知道了,还好,你爹知道了,砸断你的腿的。”
  爹总是闷闷的抽他的烟,再就是守在地头,看着他的秧苗,从小到大,再从青绿变黄,一会儿苗儿青青,一会儿苗儿绿绿,终于黄了,就收了。爹的脸色随着庄稼也在变化着,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忧愁,最大的喜好就是吸烟。而日子没有多大变化,还是照样吃的不够吃,穿也没得穿,生活得很紧张。娘总是苦着脸,问着爹:“今年收成咋样?够不够吃?”
  爹哪里有空闲来管我的闲事。我见了爹,爹看看我,叹气:“这老天也是的,一个儿子就中了,咋还搭上一个丫头也来了,上面两个丫头了,早不稀罕了,真多余。”
  三姐看着我,一种怜惜的目光。我知道大姐夭折了二姐早送人了。只有三姐病歪歪的,几次送人也没送出去。因为有病,成了红房子的常客,还有爷爷也是。再就是村里的樱子,我们差不多大,却很少在一起玩耍,樱子娘和爹几乎天天背着樱子去红房子,不是吃药就是打针。还是再说说我们几个吧。每次干完了活,背着的提着的,不是猪草就是烧柴,又累又热,再加上饥渴难耐,一起坐在路边树荫里歇歇。
  山娃采来一捧果子,说:“小米,你先吃,解解渴吧。”
  我捏起几棵野果子,红艳艳的,挺好看,就挨个都分了一下,说:“都点吧点吧哈,不仅解渴,也解饿呢,酸酸甜甜挺好吃的。”
  小栓说:“山娃,你家母羊死的时候,你哭了吗?”
  “他哭啥?又不是亲娘死了,真是的这话说的。”招弟儿出溜着一同鼻涕说。
  “你不晓得的,羊呀,那还真是他亲娘,你懂个啥?”
  “小栓,胡说什么呀?再说我恼了呀。”山娃耸耸肩膀,不高兴地说。
  “山娃,你恼什么恼?你说说,你是不是喝着你家母羊奶长的的吧?”
  山娃听了,不再说什么话,低下头去。用手抠着地上的一块硬土块,深深喘着气,呼哧呼哧好似老牛的喘息声。
  我赶紧岔开话头,说:“这有什么,记住了就行,以后见了母羊合手拜一拜就可以了。”
  
  三
  几个也说:“是,是,应该拜一拜的,羊就是你的祖宗了。”大家都说笑着,早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劳累。不知谁先说起了红房子,又来了精神头,一个个撒着欢儿往红房子跑去,好似红房子吐出独特的芬芳,好似它散发出某种不一样的气息,吸引着孩子们奔向它。
  一个个一窝蜂扑到红房子。每次我们来到红房子,都要站在高高的窗户下,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往里看的。好似那神秘,足够补充我们成长的钙,拔节的养分。
  我们把背篓提篮都掩藏在离红房子不远的路边上,这样有利于我们自由玩耍,一旦发生状况时,也便于迅速逃离。
  红房子后有大大的菜园子,是村里孤身一人的老倔头牛爷爷种的。他家离着最近,村里念他无儿无女,又做不了什么,就给他几块离家近的地儿,让他种些蔬菜、粮食的吃,牛爷爷就种上茄子辣椒西红柿不算,还种些萝卜土豆大白菜,又播上谷子、种上玉米,还栽上些果子树,什么李子、杏儿、花红果……最是小孩子喜欢的草莓、红菇娘、绿菇娘的。倒是齐全,好似花果山似的,庄稼、浆果还有果树在他手里被拾掇的不仅妖娆,果子还格外香甜又好吃。招惹的大人孩子更是拼着命地往这儿跑,冬季要萝卜吃,秋夏要果子吃。
  不用说了,我们几个自然都是常客,有时去帮着拔拔草,也帮着浇浇地什么的。最多的时候,就是帮倒忙,不是踩踏了韭菜畦子,就是拔错了玉米苗儿,因此,并不太受欢迎。牛爷爷总是说:不用帮忙干活,等着瓜菜果子下来,摘了给你们挨家挨户送着吃,好好等着就行了。
  今儿阳光不错,周围都是绿茵茵的草,环绕着红房子。我们一路来到红房子处,已经站在窗户台下。
  几个人在我身后,扶着我踩着摞起的砖头瓦块,我摇摇晃晃地隔着大大的玻璃窗,伸长了脖子往里看: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木床、白色的帘子呼呼被风吹得飘起,飘起……渐渐的,就看见樱子倚在椅子靠背上,她穿着碎花衣衫,头发凌乱,小辫子翘翘着。她有气无力的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没有丝毫血色,反而是,嘴角流着血,触目惊心的鲜红,刺眼,扎心。这让我心儿猛地一紧,好似被蜂子蜇了一下子,不敢再看,脚下一晃,险些从一摞砖头上摔了下来。
  
  四
  我深深呼吸一下,努力站的更稳些。然而,感觉还是不稳,左晃右歪的,脚底好似没跟儿一样,人还在惊恐状态,惊魂未定地从一摞歪歪扭扭的砖头下来,呼啦啦一摞子砖头突然散落一地,赶紧扶着墙边的树,我总算是站在地面上了,没有摔倒。
  “怎样?看见什么了?小米儿。”山娃问着我。招弟儿好奇地盯着我看,也不住地问:“到底咋啦?”我捂住胸口,拍了一下说:“吓死我了,快别问了,咱们还是回家吧。”
  山娃听了,就气呼呼地说:“我说让我看看,你偏要你看,结果看完了,又什么也不说,只说吓死人了,有什么可吓人的,快,来帮我摞起砖来,我看看。”山娃催促着我和小栓、招弟给他摞砖,里面人早被惊动了,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喊着:“哪里来的野孩子,快一边去玩去,不要捣乱,小心被我捉到,罚你们给我劈柴担水。”
  我们一听,都撒开腿快跑,怕被白大褂抓住,一个个往村庄跑。
  樱子那张煞白煞白的脸儿,留给我的记忆最深。我好几天都忘不下。她大口大口吐血,脸色异常傻白,没有丝毫血色。红房子的玻璃窗最下层是毛玻璃,看不清的,过了最底一层,是明净的玻璃,看得清里面的事情,有时候,会拉上薄薄的一层白窗帘,有时候忘记拉,可以一目了然往里看了。
  樱子越来病得越厉害了。她母亲哭得眼睛红红的,见了人就说樱子的病,怕是医不好了。她每天早晨由她爹背着去往红房子。我们几个孩子每天割完了猪草,就去红房子偷偷看樱子。又一次,我们背着猪草向红房子走去,山娃说:“知道吗?听说樱子不好了,要死了,她娘给她做了衣服,等着穿嘞。”
  “什么衣服?好看吗?”招弟问。
  “好看不好看,有用吗?穿着给谁看呀?”
  “妈呀,就是呢,给谁看呀?快别说了,头皮麻呢。”我说了句,忽然,感觉头皮酥酥发麻了。
  红房子就在眼前了,我们谁也不肯走过去,胆怯地站在通往红房子的小径上,既舍不得,又很恐惧。突然,听到了哭声,从红房子里传出来,是樱子娘在哭天抢地的放声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悲痛欲绝。我们几个伙伴,听着,也拨动了难过的心弦,一个个要流泪了。
  第一次听到死,还没有弄懂到底咋回事儿,山娃第一个抽泣起来,他哭了,接着栓子、招弟还有我都流下了眼泪。
  “再也见不到樱子了,呜呜——”这是我们几个共同的感受。咋会有死这一说呢?死到底咋回事呀?死了又去了哪里呢?一个个小小的脑袋瓜子,想破了,也不知咋回事儿。
  
  五
  我们第一次感觉红房子很丑陋,很讨厌,很诡秘,很遭人恨。从前对红房子的所有美好,都肥皂泡一样,消失了,破碎了。还有神奇的白大褂,那个村人都尊敬的医生,是他没有给樱子治好,没有留住樱子。想想之前,我们从牛爷爷那里得来好吃的瓜果,自己舍不得吃,也放在他的窗台上,歪歪扭扭写下:尊敬的大夫,送给你吃,给樱子治好病,让她和我们一起去上学,一起玩耍。
  那时,我们怀着多大的希望呀,因为我们每次看着樱子,她虽然不说话,可是,她的眼神告诉我们,她有多渴望,多渴望和我们一样,无忧无虑的玩耍、上学……
  招娣哭得最伤心。她是樱子的邻居,她每晚都无法入睡,因为樱子妈妈在夜晚里,总是哭着樱子,哭喊着:“樱子,回来睡觉了,樱子睡觉了……”
  我们甚至再也不想到红房子这儿来了,即便是路过,也要避开。牛爷爷那里就算是有人参果,我们也不愿意去了。我们讨厌红房子,连同那个美丽的花果山,也不在吸引我们了。
  山坡上,牛爷爷遇见我们,就问:“小米,栓子和招娣几个,咋不到我去了?”
  山娃说:“我们戒了,不吃红房子附近的瓜果了。”
  “哦,真能耐了,是红房子招你们惹你们了呀,我还以为我老头子招惹着你们了呢。”
  “没有,没有,哪能哪能呀,牛爷爷,大好人呀。嘿嘿。”栓子说着,牛爷爷割几捆草,就赶紧回去了,准备编草苫子,一早一晚盖菜畦用,因为天气转凉了,秋天就要到了。
  我背着猪草,回到家。娘见了我就问:“小米,去红房子了吗?听见什么了?”
  我说:“樱子死了。她娘在哭,我们都听见了。”
  娘拉我到她怀里,用手理着我的头发:“唉,樱子是可怜,樱子娘就更可怜呀,这可让她咋熬呀?不是有句话说嘛,娘想儿,长如江;儿想娘,扁担长嘞。剩下的日子樱子娘可咋过呀?”我感觉娘的身子在颤抖,从来没有看见娘这么难过过。娘说:“孩子再多,哪一个不是娘的心头肉呀,十个指头,咬咬哪个不疼呀。”
  我知道娘又在想大姐二姐了。也知道,其实娘很爱我的,不像爹那样讨厌我,重男轻女,我就紧紧地抱了娘一下说:“娘,放心吧,大了,我孝顺你,养你老呢。”娘流着泪却忒儿一下笑了:“指望不上嘞,迟早人家的人呢,去吧,一边玩去吧,娘做饭了。”娘拍了我屁股一下,洗手,做饭去了。
  
  六
  开始我还是天天想着樱子,我们也天天说着樱子。几乎满脑子都是樱子,大大的眼睛,蜡黄的脸儿,没有血色的嘴唇,单薄的身子,碎花的衣服,浅浅的微笑……后来慢慢淡忘了,不再说她的事儿了。只有看见樱子娘,才忽然想起樱子来。
  一天,也不知为什么,我们走着走着,竟然又走到了红房子。秋草很高了,泛着枯黄,树上的叶子也在飘零。牛爷爷的花果山变得越加好看,果子依然有的挂在树上,红的,黄的,鲜艳无比。远远的,仿佛又听见红房子里面有哭声,是婴孩的哭声,嘤嘤的,很动听,好似音乐一样在风里飘荡。什么也顾不得,篓子也扔了,篮子也抛了,鞋子都跑掉了。一个个争着来到红房子前,急急忙忙找来砖头瓦块摞起来,我站了上去,隔着玻璃窗望进去,望进去……
  看见一个小小婴儿,黏糊糊地满身,在哭闹着,白大褂的人抱着,很细心再给他清洗着,嘴了发出轻柔的声音:“宝宝,不哭不哭,不闹不闹,听话哦,叔叔抱,叔叔给你买花袄。”
  女人躺在床上,她是村后住着的刘家金子哥的媳妇金子嫂。此刻金子守在身边,金子娘也里里外外忙着。
  看她一副无力的样子,软软的卧在床上,惨白色的脸,嘴唇轻颤,笑着问:“男娃子呀?老刘家有后了,俺算是熬出来了,不再挨金子打骂嘞!”
  红房子,这么多年,初次感觉它的暖,它的美,还是它的可爱。必定一个新生儿,在里面降生了,或许是樱子回来了吧。默默地,我宁愿相信生死轮回,人会转世的说法。我心里这样暗自想着,却对谁也没有说。只是心底里洋溢起来一丝丝暖,很纯粹,很美丽。我招招手,示意伙伴们不要惊扰到红房子里的人们,轻轻地与他们悄悄走了。
  路上栓子、山娃,招娣一个个急着问我:“看见什么了?快说呀!”
  我微微笑着:“生命。”
  “小米,厉害了呀,生命都能看见?呵呵!”山娃大声笑着说。
  接着伙伴们都大笑起来,回头看着红房子,一个个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目光。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书痴
下一篇:矮脚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