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外甥儿情未了


  她要寻找失散多年的大哥,为儿子寻找一个好大舅。有一句老话,是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意思是人从他小时候,就可以看出来他长大了以后是什么样的人,三五岁就可以看出来他到老了是什么情况了。
  承承小时候聪明伶俐,承承母亲常夸自己的儿子承承长大了有好命,是享福的人。
  承承在本村上小学时,还是很努力学习的。虽然学习不太好,但是他每一次测试,老师都会说他是中等以上的学习成绩,还想靠努力学习去上一个初中的,甚至推荐去上高中,将来推荐上大学,一毕业就可以有一个工作,拿上一份工资,就可以跳农门了。
  母亲经常教育他,一定要努力学习。母亲内心深处有一个秘密,就是想寻找那一个20多年没有任何消息的大哥哥,那是一个曾经在北平上大学的哥哥,比她大8岁。有人说,她的那一个哥哥多年不见了,有文化却没有写信回家,也没有叫哪一个人捎回口信,什么信息也没有,说不定在打仗的时候早就不在人世了。
  有熟人说:可能去了海外,说不定到了台湾当了什么大官呢。承承的母亲爱听这样的话,承承母亲说:父母亲快要去世的时候,都在挂念着失散20年的大哥,她自己也梦见过几次大哥,大哥一定还活着,一定还能回来为父母亲上坟烧纸的。有人听了她这样的话,就说她想她的大哥,走火入魔快要神经病了。
  有一次承承在河边为自己的兔子拔草时看到了一张台湾的传单。老师在教室里曾经叫同学们看过这样的台湾传单,老师说那是反动派的胡说八道,那上边说了蒋家王朝在台湾召开的什么会议,如果哪一个同学看到了这样的传单,一定要交给老师。
  承承拾到了这样的传单,想先拿回家给母亲看,母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上“初小”三年,后来就没有再去上“高小”,真不认识多少字的,但是母亲想看看传单上的照片。承承把台湾的传单拿给母亲看,母亲看了就说:那传单上边的人,不是他舅舅。
  承承完成了母亲想看传单的愿望,就高兴地拿着传单上学去,高年级的师哥看了看说:上边的人是蒋介石。承承来到学校就把这一张传单交给了老师,老师说:宝岛台湾是我们的领土,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老师还表扬了承承。承承没有说自己有一个舅舅可能在台湾的。他真不知道,他的舅舅是不是在台湾,他的母亲也不知道她大哥到底在什么地方的。
  承承如愿上了初中,中学离家三里多地,五个同学一起上中学,他们每一天都是跑着去学校,那时候家里穷买不起自行车的,虽然辛苦,但是还是很开心的。
  初中老师告诉同学们说:“现在政策好了,今后的初中毕业生每一年都可以考小中专、考高中、考大学了。初中毕业就可以直接考小中专了,一个小中专毕业了,就可以当老师,领工资了。有了工资,就不需要去农田地里出力流汗了。你们要有志气,今年考不上,就复读,明年继续考试,我就不相信,复读几年还考不上一个小中专!现在的政策25岁还叫考大学,现在你们十几岁,考七八次,总应该考上中专吧?有的同学决心大了,考三五次,就考上了。今后是一辈子光宗耀祖的事情,也是自己一辈子的铁饭碗。”
  有的老师说:“同学们从小一定要树立远大目标,将来一定要当科学家。初中毕业了考一个小中专,没有什么意思,一定要考上高中,高中毕业后将来坚决考大学,长大后一定要当科学家。”
  这一天承承回到家,就看见母亲很高兴,母亲说:“承承,我想去问一下你舅舅的同学,他们是一块在北平上大学的,你舅的同学从台湾回来了,给家里的兄弟姐妹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带来了好多的好东西,人家在台湾有很多的钱。我想去问一问情况,看看他知道不知道你舅舅的什么情况。”
  承承当然开心,如果找到了这一个舅舅,说不定舅舅也是大款,或者是大官,一定会有很多的钱,将来一定会有惊喜呢。承承母亲不会骑自行车,就叫承承到邻居家借一辆自行车,带着母亲去寻找舅舅的同学。
  承承先后到五家邻居家里借自行车,人家都是借口有事,不借给他。承承母亲一看这情况,就亲自出马去借自行车,邻居说:
  “好吧,你的哥哥说不定在台湾当大官了,到时候别忘了是我家的自行车载着你找到他大舅的呀。”
  “那怎么能忘了呢?我去问一下,就放心了。人家的哥哥从台湾回来了,我的哥哥说不定也会回来的。”
  星期天,承承穿上了新衣服,母亲也穿上了新衣服,承承骑着借来的自行车载着他的母亲就高高兴兴地出发了。三十多里地,承承骑着自行车带着母亲,累得满头流汗,母亲在后边坐着也是不轻松的,也是提心吊胆满脸流汗,中午时分他们母子俩就见到了承承舅舅的同学,他们一说话,就有了一个好消息。
  “老妹子,你放心吧。我前几个月还见到你大哥了,他现在正在日本的大学里给日本的大学生讲学。几个月很快就要回台湾的,老妹子你把你们四个姐妹兄弟的全家照片,准备好给我,我坐飞机走的时候带回台湾给他老婆孩子看看,家里还有这么多亲人,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承承也高兴了,母亲也高兴了,他们母子两人骑着自行车回到家时已是晚上,这消息把几个兄弟姐妹高兴了好几天,这几天时间他们家家都到照相馆来照相,个个眉开眼笑,承承拿回二十多张照片,就自己骑着自行车送去了。
  承承母亲开心多了,逢人就说:“我说要去找我大哥哥,大家都不同意,嫌我多找余事。啥是余事?多说这一句话算是余事?这一句话一问,就真是找到我的大哥哥了。大哥哥真是在台湾,真是一个大学教授,前十几年说是要回来,就没有心事在台湾找对象,想回来咱们家再找一个对象的,没有想到等了十多年,三十大几了还是不能回到咱们老家来,台湾的领导也不让大哥写信告诉家里有什么情况,家里人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样了,就在台湾找了一个小对象,比我大哥哥小十六岁的,他们的小孩也很小,比我们承承还小十岁呢。”
  承承在学校,非常高兴的告诉同学这一个好消息,他的大舅舅就在宝岛台湾,还是一个大学的教授,工资是很高的,大舅舅很快就会回来的,一定会拿回来不少钱的。
  老师也知道了这一个情况,也是很开心的。有的同学说:“你承承就不用考中专了,将来去台湾,你的舅舅就可以教你了,或者给你找一个好工作。”
  三个月之后,承承的舅舅就来信了。信中说:在日本讲学,几个月就会回到台湾。同学带来的照片,虽然看不到,但是知道家里有二十多口人,父母虽然不在了,兄弟姊妹都成了家,先给家里邮寄6万元吧。两个弟弟3万元,两个妹妹3万元。等几个月回到台湾后,再邮寄一点钱。
  承承开心了,母亲更是高兴。六万元,就是六个万元户,那时候“万元户”在一个公社几十个大队,也是没有几个的。承承自己的村里,二舅三舅的村里,姨家的村里,这三个村里都是没有一个万元户的。承承高兴了,说:“自己的大舅舅一下就邮寄给家里6万元,在家的二舅三舅分三万元,就都是万元户了,自己母亲和姨两姐妹也分三万元,自己家就是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了。”
  承承母亲一高兴,就说给了好几个邻居,邻居也是四处宣传。马上就有好几个媒婆登门提亲了。
  第一次登门提亲的媒婆说了女方比承承大六岁,就被承承母亲拒绝了。
  “大6岁?我不同意。”
  “大六岁,你说什么不同意?你看看人家老财主的小儿子,六岁就找了一个大八岁的媳妇。你去看看人家姑娘,长得好看,你要是不同意,人家姑娘也不是嫁不出去,现在登门提亲的人多着呢。现在你不同意,我恐怕你将来是会后悔吧。”
  “后悔什么?我就是不同意。承承今年才15岁,姑娘就21岁了,过几年承承要是去台湾上大学了……”
  “你就这一个儿子,他去台湾上大学,将来再找一个台湾媳妇?将来你老了,谁照顾你呀。家里这两个女孩,女婿才顶半个儿,你不要犯糊涂呀。”
  “这一个姑娘年龄太大了,不行。”承承母亲回绝了。
  几天之后,这一个媒婆又来了,介绍了一个比承承大三岁的姑娘。正在说情况的时候,又来了三个媒婆。
  承承说的是15岁,实际年龄才13周岁。他是冬季11月出生的,一出生就说一岁了,春节一过,大家就说承承两岁了。现在承承才过了13岁的生日。就赶上了春节介绍对象的高峰期,春节农闲,走亲访友小青年结婚,家庭条件好的中学生就有人登门来介绍对象了。
  承承在这一个春节,就被介绍对象12次。承承母亲盼着大哥邮寄的6万元早一点来到家,兄弟姊妹分钱,都成了“万元户”,叫大家看看自己过得怎么样?
  承承大舅说到做到,邮寄的钱已经到了,承承母亲并不开心。因为6万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才几百元,买四辆自行车就花完了。承承的两个舅,一看大哥邮寄来的钱这么少,就说:“承承都花了吧。”
  承承的姨夫、姨也说:“承承,都是你母亲在操心,都是你跑腿送的照片,你马上就应该找对象了,这几百元都给你吧,你先买一辆自行车,今后就不用借谁家的自行车了,剩余的钱,买砖买瓦,准备盖房子吧。”
  这样的情况,让大家吃惊不小。登门的媒婆,马上就知道了。媒婆是奔着“万元户”来介绍对象的,现在承承家不是万元户了,就是要按照现在他的真实身份来给他介绍对象的。
  承承母亲叫有文化的人帮助写信,告诉大哥:邮寄来的钱,能买四辆自行车,在家的兄弟姊妹一家一辆自行车,承承已经15岁了,还没有钱盖房子,娶媳妇就麻烦了。人家在台湾的大哥回家来了,给兄弟姊妹的钱不少的,谁家的钱都能盖新房子了,侄儿、外甥都是“万元户”了,登门提亲的媒婆接二连三的,看看你外甥承承,开始媒婆来了不少,一听说大舅邮寄来的钱,才能买四辆自行车,就不给承承提亲了。家里知道你在外边也不容易,这一次邮寄的钱不多,下一次能多邮寄一点,就多邮寄一点吧。
     
  二
  台湾的教授舅舅寄钱来,承承母亲终于找到了在海外的哥哥,那是一位已经当教授的成功人士。二十多年前就没有音讯了,兵荒马乱不知道是死是活,现在两岸可以通信了,承承母亲就找到了大哥的同学家,于是就联系到了大哥。邮寄了全家的照片,大哥就邮寄来6万日元。承承母亲很高兴,大哥在外多年,终于有消息了,而且还邮寄来这么多钱,家里的姊妹四个,一人分一万五千元,大家就都是“万元户”了。
  但是邮寄来的钱,等拿到手才发现只能换咱们的人民币几百元,姊妹四人每家只能买一辆自行车的。于是就有一些失望了。
  有的人还不知道承承的大舅邮寄回来的钱根本就不够当“万元户”的,于是上门来借钱的人,就登场了。这是承承的小学同学大成。说的是小学同学,大成是从二年级开始和承承同班同学的,这时候大成已经是班里的年龄最大的学生了,他留级三次,学习仍然不太好,老师把他安排在最后一排。
  大成比承承大四岁,这一次登门找承承的目的是借钱,为自己找对象做准备的。
  “承承,你有一个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大舅舅,真是有福气呀。你记得在学校我帮助你打架的事情吗?那一次还被老师批评了一次。”
  “当然记得。那一次,有一个人欺负我,打我了,我打不过他,我生气了就哭了。你真够朋友,听说我被欺负了,你问了几句,一拳就把那家伙打翻在地了。好几个同学说我交了一个好朋友,今后谁也不敢欺负我了。”承承很开心的说。
  “老师批评我了,还告诉我父亲说了,坚决不想让我在学校上学了,想开除我这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我的父亲、我的爷爷都给老师说好话,赔不是,最后还同意老师打我,才让我继续上学的。”
  “你这个人真够朋友,你今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吧。我一定帮助你的。”承承来了仗义脾气。
  “好的。我比你大四岁,家里穷,找对象需要盖起来一座好房子,盖好房子没有钱不行呀。你在台湾的大舅,就是我的大舅。现在你先借给我一千元钱吧。我盖房子急着用钱,找对象今后结婚了,夫妻两个努力干活挣钱一定会还你钱的。你是咱们村的第一个万元户,我借你一千元不多吧?”大成认为借一千元是小事。
  “你大成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吧?好几个媒婆都知道了,我家不是万元户呀。他大舅邮寄来说的是六万元,不是中国的钱,是日本的钱。换成咱们的钱人民币,才拿回来400多元钱,我们姊妹四个,买四辆自行车还不够呀。你张口借一千元,这四百元全给你还不够的,谁再借六百元给我,才能凑够一千元呀。”承承母亲十分生气的说了情况。
  大成还不相信,看着承承的眼睛继续问道:“是真的吗?六万元换四百元人民币?”
  “我的母亲说的是真的。我借给你一千日元吧。一千日元,才能换几块钱咱们的人民币。”承承无奈的看着大成,加重了语气说:
  “我借给你10块钱的人民币吧!”
  “10块钱人民币?那能干什么呀,我就不借了。”大成半信半疑的摇了摇头走了。一
  她要寻找失散多年的大哥,为儿子寻找一个好大舅。有一句老话,是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意思是人从他小时候,就可以看出来他长大了以后是什么样的人,三五岁就可以看出来他到老了是什么情况了。
  承承小时候聪明伶俐,承承母亲常夸自己的儿子承承长大了有好命,是享福的人。
  承承在本村上小学时,还是很努力学习的。虽然学习不太好,但是他每一次测试,老师都会说他是中等以上的学习成绩,还想靠努力学习去上一个初中的,甚至推荐去上高中,将来推荐上大学,一毕业就可以有一个工作,拿上一份工资,就可以跳农门了。
  母亲经常教育他,一定要努力学习。母亲内心深处有一个秘密,就是想寻找那一个20多年没有任何消息的大哥哥,那是一个曾经在北平上大学的哥哥,比她大8岁。有人说,她的那一个哥哥多年不见了,有文化却没有写信回家,也没有叫哪一个人捎回口信,什么信息也没有,说不定在打仗的时候早就不在人世了。
  有熟人说:可能去了海外,说不定到了台湾当了什么大官呢。承承的母亲爱听这样的话,承承母亲说:父母亲快要去世的时候,都在挂念着失散20年的大哥,她自己也梦见过几次大哥,大哥一定还活着,一定还能回来为父母亲上坟烧纸的。有人听了她这样的话,就说她想她的大哥,走火入魔快要神经病了。
  有一次承承在河边为自己的兔子拔草时看到了一张台湾的传单。老师在教室里曾经叫同学们看过这样的台湾传单,老师说那是反动派的胡说八道,那上边说了蒋家王朝在台湾召开的什么会议,如果哪一个同学看到了这样的传单,一定要交给老师。
  承承拾到了这样的传单,想先拿回家给母亲看,母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上“初小”三年,后来就没有再去上“高小”,真不认识多少字的,但是母亲想看看传单上的照片。承承把台湾的传单拿给母亲看,母亲看了就说:那传单上边的人,不是他舅舅。
  承承完成了母亲想看传单的愿望,就高兴地拿着传单上学去,高年级的师哥看了看说:上边的人是蒋介石。承承来到学校就把这一张传单交给了老师,老师说:宝岛台湾是我们的领土,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老师还表扬了承承。承承没有说自己有一个舅舅可能在台湾的。他真不知道,他的舅舅是不是在台湾,他的母亲也不知道她大哥到底在什么地方的。
  承承如愿上了初中,中学离家三里多地,五个同学一起上中学,他们每一天都是跑着去学校,那时候家里穷买不起自行车的,虽然辛苦,但是还是很开心的。
  初中老师告诉同学们说:“现在政策好了,今后的初中毕业生每一年都可以考小中专、考高中、考大学了。初中毕业就可以直接考小中专了,一个小中专毕业了,就可以当老师,领工资了。有了工资,就不需要去农田地里出力流汗了。你们要有志气,今年考不上,就复读,明年继续考试,我就不相信,复读几年还考不上一个小中专!现在的政策25岁还叫考大学,现在你们十几岁,考七八次,总应该考上中专吧?有的同学决心大了,考三五次,就考上了。今后是一辈子光宗耀祖的事情,也是自己一辈子的铁饭碗。”
  有的老师说:“同学们从小一定要树立远大目标,将来一定要当科学家。初中毕业了考一个小中专,没有什么意思,一定要考上高中,高中毕业后将来坚决考大学,长大后一定要当科学家。”
  这一天承承回到家,就看见母亲很高兴,母亲说:“承承,我想去问一下你舅舅的同学,他们是一块在北平上大学的,你舅的同学从台湾回来了,给家里的兄弟姐妹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带来了好多的好东西,人家在台湾有很多的钱。我想去问一问情况,看看他知道不知道你舅舅的什么情况。”
  承承当然开心,如果找到了这一个舅舅,说不定舅舅也是大款,或者是大官,一定会有很多的钱,将来一定会有惊喜呢。承承母亲不会骑自行车,就叫承承到邻居家借一辆自行车,带着母亲去寻找舅舅的同学。
  承承先后到五家邻居家里借自行车,人家都是借口有事,不借给他。承承母亲一看这情况,就亲自出马去借自行车,邻居说:
  “好吧,你的哥哥说不定在台湾当大官了,到时候别忘了是我家的自行车载着你找到他大舅的呀。”
  “那怎么能忘了呢?我去问一下,就放心了。人家的哥哥从台湾回来了,我的哥哥说不定也会回来的。”
  星期天,承承穿上了新衣服,母亲也穿上了新衣服,承承骑着借来的自行车载着他的母亲就高高兴兴地出发了。三十多里地,承承骑着自行车带着母亲,累得满头流汗,母亲在后边坐着也是不轻松的,也是提心吊胆满脸流汗,中午时分他们母子俩就见到了承承舅舅的同学,他们一说话,就有了一个好消息。
  “老妹子,你放心吧。我前几个月还见到你大哥了,他现在正在日本的大学里给日本的大学生讲学。几个月很快就要回台湾的,老妹子你把你们四个姐妹兄弟的全家照片,准备好给我,我坐飞机走的时候带回台湾给他老婆孩子看看,家里还有这么多亲人,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承承也高兴了,母亲也高兴了,他们母子两人骑着自行车回到家时已是晚上,这消息把几个兄弟姐妹高兴了好几天,这几天时间他们家家都到照相馆来照相,个个眉开眼笑,承承拿回二十多张照片,就自己骑着自行车送去了。
  承承母亲开心多了,逢人就说:“我说要去找我大哥哥,大家都不同意,嫌我多找余事。啥是余事?多说这一句话算是余事?这一句话一问,就真是找到我的大哥哥了。大哥哥真是在台湾,真是一个大学教授,前十几年说是要回来,就没有心事在台湾找对象,想回来咱们家再找一个对象的,没有想到等了十多年,三十大几了还是不能回到咱们老家来,台湾的领导也不让大哥写信告诉家里有什么情况,家里人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样了,就在台湾找了一个小对象,比我大哥哥小十六岁的,他们的小孩也很小,比我们承承还小十岁呢。”
  承承在学校,非常高兴的告诉同学这一个好消息,他的大舅舅就在宝岛台湾,还是一个大学的教授,工资是很高的,大舅舅很快就会回来的,一定会拿回来不少钱的。
  老师也知道了这一个情况,也是很开心的。有的同学说:“你承承就不用考中专了,将来去台湾,你的舅舅就可以教你了,或者给你找一个好工作。”
  三个月之后,承承的舅舅就来信了。信中说:在日本讲学,几个月就会回到台湾。同学带来的照片,虽然看不到,但是知道家里有二十多口人,父母虽然不在了,兄弟姊妹都成了家,先给家里邮寄6万元吧。两个弟弟3万元,两个妹妹3万元。等几个月回到台湾后,再邮寄一点钱。
  承承开心了,母亲更是高兴。六万元,就是六个万元户,那时候“万元户”在一个公社几十个大队,也是没有几个的。承承自己的村里,二舅三舅的村里,姨家的村里,这三个村里都是没有一个万元户的。承承高兴了,说:“自己的大舅舅一下就邮寄给家里6万元,在家的二舅三舅分三万元,就都是万元户了,自己母亲和姨两姐妹也分三万元,自己家就是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了。”
  承承母亲一高兴,就说给了好几个邻居,邻居也是四处宣传。马上就有好几个媒婆登门提亲了。
  第一次登门提亲的媒婆说了女方比承承大六岁,就被承承母亲拒绝了。
  “大6岁?我不同意。”
  “大六岁,你说什么不同意?你看看人家老财主的小儿子,六岁就找了一个大八岁的媳妇。你去看看人家姑娘,长得好看,你要是不同意,人家姑娘也不是嫁不出去,现在登门提亲的人多着呢。现在你不同意,我恐怕你将来是会后悔吧。”
  “后悔什么?我就是不同意。承承今年才15岁,姑娘就21岁了,过几年承承要是去台湾上大学了……”
  “你就这一个儿子,他去台湾上大学,将来再找一个台湾媳妇?将来你老了,谁照顾你呀。家里这两个女孩,女婿才顶半个儿,你不要犯糊涂呀。”
  “这一个姑娘年龄太大了,不行。”承承母亲回绝了。
  几天之后,这一个媒婆又来了,介绍了一个比承承大三岁的姑娘。正在说情况的时候,又来了三个媒婆。
  承承说的是15岁,实际年龄才13周岁。他是冬季11月出生的,一出生就说一岁了,春节一过,大家就说承承两岁了。现在承承才过了13岁的生日。就赶上了春节介绍对象的高峰期,春节农闲,走亲访友小青年结婚,家庭条件好的中学生就有人登门来介绍对象了。
  承承在这一个春节,就被介绍对象12次。承承母亲盼着大哥邮寄的6万元早一点来到家,兄弟姊妹分钱,都成了“万元户”,叫大家看看自己过得怎么样?
  承承大舅说到做到,邮寄的钱已经到了,承承母亲并不开心。因为6万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才几百元,买四辆自行车就花完了。承承的两个舅,一看大哥邮寄来的钱这么少,就说:“承承都花了吧。”
  承承的姨夫、姨也说:“承承,都是你母亲在操心,都是你跑腿送的照片,你马上就应该找对象了,这几百元都给你吧,你先买一辆自行车,今后就不用借谁家的自行车了,剩余的钱,买砖买瓦,准备盖房子吧。”
  这样的情况,让大家吃惊不小。登门的媒婆,马上就知道了。媒婆是奔着“万元户”来介绍对象的,现在承承家不是万元户了,就是要按照现在他的真实身份来给他介绍对象的。
  承承母亲叫有文化的人帮助写信,告诉大哥:邮寄来的钱,能买四辆自行车,在家的兄弟姊妹一家一辆自行车,承承已经15岁了,还没有钱盖房子,娶媳妇就麻烦了。人家在台湾的大哥回家来了,给兄弟姊妹的钱不少的,谁家的钱都能盖新房子了,侄儿、外甥都是“万元户”了,登门提亲的媒婆接二连三的,看看你外甥承承,开始媒婆来了不少,一听说大舅邮寄来的钱,才能买四辆自行车,就不给承承提亲了。家里知道你在外边也不容易,这一次邮寄的钱不多,下一次能多邮寄一点,就多邮寄一点吧。
     
  二
  台湾的教授舅舅寄钱来,承承母亲终于找到了在海外的哥哥,那是一位已经当教授的成功人士。二十多年前就没有音讯了,兵荒马乱不知道是死是活,现在两岸可以通信了,承承母亲就找到了大哥的同学家,于是就联系到了大哥。邮寄了全家的照片,大哥就邮寄来6万日元。承承母亲很高兴,大哥在外多年,终于有消息了,而且还邮寄来这么多钱,家里的姊妹四个,一人分一万五千元,大家就都是“万元户”了。
  但是邮寄来的钱,等拿到手才发现只能换咱们的人民币几百元,姊妹四人每家只能买一辆自行车的。于是就有一些失望了。
  有的人还不知道承承的大舅邮寄回来的钱根本就不够当“万元户”的,于是上门来借钱的人,就登场了。这是承承的小学同学大成。说的是小学同学,大成是从二年级开始和承承同班同学的,这时候大成已经是班里的年龄最大的学生了,他留级三次,学习仍然不太好,老师把他安排在最后一排。
  大成比承承大四岁,这一次登门找承承的目的是借钱,为自己找对象做准备的。
  “承承,你有一个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大舅舅,真是有福气呀。你记得在学校我帮助你打架的事情吗?那一次还被老师批评了一次。”
  “当然记得。那一次,有一个人欺负我,打我了,我打不过他,我生气了就哭了。你真够朋友,听说我被欺负了,你问了几句,一拳就把那家伙打翻在地了。好几个同学说我交了一个好朋友,今后谁也不敢欺负我了。”承承很开心的说。
  “老师批评我了,还告诉我父亲说了,坚决不想让我在学校上学了,想开除我这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我的父亲、我的爷爷都给老师说好话,赔不是,最后还同意老师打我,才让我继续上学的。”
  “你这个人真够朋友,你今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吧。我一定帮助你的。”承承来了仗义脾气。
  “好的。我比你大四岁,家里穷,找对象需要盖起来一座好房子,盖好房子没有钱不行呀。你在台湾的大舅,就是我的大舅。现在你先借给我一千元钱吧。我盖房子急着用钱,找对象今后结婚了,夫妻两个努力干活挣钱一定会还你钱的。你是咱们村的第一个万元户,我借你一千元不多吧?”大成认为借一千元是小事。
  “你大成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吧?好几个媒婆都知道了,我家不是万元户呀。他大舅邮寄来说的是六万元,不是中国的钱,是日本的钱。换成咱们的钱人民币,才拿回来400多元钱,我们姊妹四个,买四辆自行车还不够呀。你张口借一千元,这四百元全给你还不够的,谁再借六百元给我,才能凑够一千元呀。”承承母亲十分生气的说了情况。
  大成还不相信,看着承承的眼睛继续问道:“是真的吗?六万元换四百元人民币?”
  “我的母亲说的是真的。我借给你一千日元吧。一千日元,才能换几块钱咱们的人民币。”承承无奈的看着大成,加重了语气说:
  “我借给你10块钱的人民币吧!”
  “10块钱人民币?那能干什么呀,我就不借了。”大成半信半疑的摇了摇头走了。
  “你不借钱,正好。你大成现在已经不上学了,能挣钱了。我家承承还在上学,不挣钱。借钱给你,也不是他自己挣的钱,是他父亲挣的钱,是他大舅邮寄来的钱。”承承母亲马上说出自己的观点。
  大成是承承的铁哥们儿,但是铁哥们开口借钱,就出现了这一个麻烦事。大成看着承承的诚恳态度,就相信了。相信了,说出去的结果就有一个不太好的影响。大成出门就说了承承在台湾的大舅,的确邮寄来6万元,但是不是人民币,是日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就少了,才400元。所以,好兄弟不借钱,是不能有意见的。
  大成的这一个宣传作用,对于全村的人,以及周边的村里人,知道的人就更多了。一向老实不多说话的承承的父亲,听到了这样的话,也表态了。他回到家就和承承的母亲说了:
  “再不要说你大哥在台湾当大学教师的事情了。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了,开始听说是六万元,都来给承承提亲,现在知道才几百块钱,就说承承的大舅,真是会开玩笑的。今后就不要再吹牛了吧。”
  承承母亲一听就不高兴了,说:“人家的大哥,在台湾当大学教授回家来,拿了很多的钱,两个兄弟,一人一万元,小妹子给了一万三千元的。他们是同学,工资一样多,都是大学教授,我大哥给家邮寄三万三千元也说得过去的。邮寄三万三千元,平分一下,我也应该分八千多元吧?这不是第二封信又写了叫他多邮寄钱吗?我的宝贝儿子承承要找对象结婚,就依靠他这一个在台湾的大舅呢。不邮寄钱,他自己就不好意思了。你就等着吧。”
  “好好好,我就等着看吧。他大舅邮寄来钱,给咱家儿子盖好新房子了,再说吧。别先吹牛在前边,来家里的媒婆,就在咱们家等着看咱们的笑话呢。”承承父亲也没有办法了,只是提醒自己的老婆说话办事多想一想。
  “我怕她们看笑话?我才不怕呢。现在咱们分了六亩多地,你的身体不好,干不动重活,我一个家庭妇女,累死累活也干不成什么活的。承承才初中,两个姑娘才上小学,我容易吗?你要是有本事,你要是身体好,我就不找台湾的大哥了。”承承母亲说起自己的委屈,就想流泪了。
  这时承承回家正好听到了父母亲这样的对话,就说:“我马上就毕业了,考高中,估计是考不上的。分田了,单干了,我回家干活,地里的农活,我也干得好。”
  “能上高中,就去继续上高中。”承承父亲马上说出自己的想法。
  “能上学,就上学,不能上学到地里干活,农民都是在地里干活的,累一点也死不了人。全国都分田单干了,就是看看谁有本事呢。承承不是受罪的命,找到他大舅,就是要依靠有本事的大舅,这一次看看邮寄多少钱来。承承把信邮寄走几天了?”母亲问承承。
  “才十五天时间,等着吧。几千里地,邮寄信要几个月时间,大舅看到信,再邮寄钱,估计也得半年吧。”
  “上一次是多少时间?叫你大舅的同学带走了照片,没有三个月时间吧?”
  “那一次带走照片,人家坐飞机,快得很,邮寄信回来三个月,邮寄钱来,半个月,总共三个多月时间。等着吧,不要着急了。”承承劝着母亲。
  承承初中毕业真的没有考上高中,全学校的初中生只有八个初中学生考上高中了,没有考上高中的学生就有五十多人。
  承承母亲说:“承承平时学习不错,考不上高中的学生有五十多人,比一比心里也踏实了。”
  几天之后有人说:承承说有的题他会做,就是不做,他心里的想法就是不想考上高中的,因为父亲身体不好,他就是要回家在自家责任田里帮助父母亲干活的。
  有人不相信,就问了承承的母亲。承承母亲回家问了承承,承承说:“是呀,我就是不想考上高中的。上高中有什么意思?你看看那几个上高中的人,一个一个都是书呆子,将来和我比一比,看看谁有本事?”
  承承母亲就高兴了,说:“承承知道帮助父母亲在责任田里干活,真懂事,将来就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当然,承承的老师说了一个情况:“按照承承平时的学习成绩,他真的是考不上高中的。要是他真不想去上高中,就不应该去参加考试的,不去考试,还节省报名费呀。”
  考上高中的几个同学,听了老师的话,就说了自己的看法:“承承的大舅在台湾,邮寄来六万元的,根本就不在乎那几块钱的报名费呀。”
  于是大家就又一次议论起来:承承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大舅是不是会第二次邮寄来钱?到底是多少钱?
  正当大家私下议论的时候,承承的大舅真的第二次邮寄钱来了。信上说:邮寄四千美元吧。这到底能换成人民币多少钱?大家说法不一。
  有的人说:六万日元,换成人民币才四百元,四千美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应该能换五百多元?有的人说:估计换人民币一万多元的。有的人说:换人民币八万元的。
  承承母亲也问了几个人,那一个大哥的同学不是回家给钱了吗?他的弟弟,就说了“一美元可以换八元人民币,四千美元就可以换三万两千元人民币的。”
  承承母亲又一次高兴起来了,回到家就告诉承承的父亲说:“我开始想着大哥邮寄来三万三千元,这一次大哥邮寄来的四千美元,正好能换成人民币三万两千元,加上先邮寄来的四百元,不到三万三千元,也才少六百元。说不定下一次大哥回来,就带着几万元来到家了。你就等着吧。”
  高中学校很快就开学了,那几个考上高中的学生走进高中学校大门的时候,承承的大舅邮寄来的四千美元就来到了。承承和二舅三舅一起来到邮局,换成人民币,真是三万多元的。
  承承母亲很开心地想左邻右舍宣传说:“这一次我的宝贝儿子承承真是一个万元户了。”
  承承早已买来了一辆新自行车,这一次他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带着母亲在周边几十里地的村庄看风景,目的是看谁家的房子漂亮,就照着谁家的好房子样子盖新房了。
  于是消息灵通的许多媒婆又一次真心实意地为承承物色对象了,承承母亲又一次开心了,她说:“我的宝贝儿子承承要找的对象,一定要选一个好的,房子一定要盖好,这几天我们骑着自行车走遍了方圆三十里的村,都看了一遍了,盖新房子就是要超过他们万元户家的好房子的。”
  于是,许多人的笑脸,许多人的恭维话,就让承承家充满了欢声笑语。有了足够多的钱,就是好办事的。承承的两个舅舅一个姨都来到他家,帮助承承盖新房子的。拉土垫新房子的地基,忙活了五天,九层地基,即使是发大水,因为房子地基很高,房子里进不去水。建房子买了五间房子的蓝砖,一砖到顶,不像其他人没有那么多钱买砖,窗户台以上,就不用砖了。大梁买来了三架,檩条买来了又大又直的二十五根,门和窗户又大又好,外边都是有钢筋棍保险的,瓦房很高,院墙很高也是全部用蓝砖建好的,临街房虽说是陪房,也是蓝砖,很是气派。承承母亲买了新衣服,自己穿了漂亮衣服在大街上走几圈,也是洋洋自得。承承和两个妹妹也是新衣服新鞋子,走路的姿势就是和过去不一样了。据说承承的母亲为他父亲也买来了新帽子新衣服新鞋子,承承父亲不穿,说是等着过春节再穿的。“人靠衣服马靠鞍”,承承家里的新气象,就证明了一个事实,本村第一个“万元户”已经产生了。据媒婆们的宣传,给承承介绍的女朋友已经有八个了,这八个女青年都是要长相有长相,要嫁妆有嫁妆,人才是一表人才,家庭是富贵不缺钱的,就是条件最差的女青年和承承结婚了,也是本村第一家庭,十里八村的也没有几户超过承承的。
  大成这时已经结婚了,因为家里没有多少钱,找对象的条件也是很一般,听说了承承的事情,就感慨地说:“承承真是多亏有一个好大舅,要是我有一个在台湾的舅舅,那是怎么样的情况呀。”
  于是,许多人就笑了。是呀,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好大舅,不是谁想有,就会有的。大家看着周边的村庄,听说那里有了在台湾的亲人,就羡慕人家从台湾邮寄来的钱。这一位牛老师说:
  “老蒋逃跑的时候,把咱们银行的黄金、白银、宝贝都用飞机拉到台湾了,去台湾的老兵、青年学生都是发了不少钱的,他们工资高了,想回来认亲,给家里的兄弟姊妹几万元钱也是应该的。”
  有人说这一位牛老师,原来是右派,懂得多,过去挨批斗时,排在第一位,主席台的领导说:批判牛鬼蛇神,姓牛的老师是右派,排在第一位最合适的。所以,承承听说了,就想再多向舅舅要几万元钱。他找到了牛老师,牛老师就说:“我帮助你写信,把你家里穷写清楚了,舅舅才能可怜你,才能多邮寄钱来的。我帮助好好写一下吧。你要感谢我呀。”
  承承很高兴,当晚就请老师到大酒店吃了一次。承承母亲说:“承承要多向牛老师学习,牛老师帮助写信,教书先生很不容易,写一次信,最少也要给老师100元。”
  承承真的拿出来100元给了牛老师,牛老师客气了一下,还是收下了。公办老师的每月工资还没有100元,写一封信就得到了100元,这一个消息就让很多的人高兴地议论了很长时间的。
  
   三
  青年大款建新房相亲记录了一个美丽的故事。承承盖起了新房子,在方圆三十里地的村庄,不能说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排名在前几名,谁也不会反对的。
  承承母亲的兴高采烈,就自然去四处宣传,并且每一次都为自己的儿子承承相亲把关。最后决定要重点考察的女青年有三人,谁是最后的胜选者,嫁过来成为承承母亲的儿媳,还是比较引人注目的。
  有文化的人找对象,男方要选女方,现在的女青年也是有主见的。过去的男女授受不亲,结婚之前男女双方不见面,造成了许多的悲剧,有一部喜剧叫《上错花轿嫁对郎》,那是很幸运的事情。如果不是上错花轿,怎么会嫁对郎呢?承承骑着自家的自行车,带着母亲在相亲的时候,就有不少女青年注意他了。
  俗话说:花无百日红。承承的新房子盖好了,正在满心欢喜地跟着媒婆东南西北四处相亲的时候,一个不好的现实问题就摆在了他的面前。他的父亲面黄肌瘦,开始大家以为是盖房子劳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谁知道休息了一段时间,仍然不见好。到医院一检查,是患病肝炎晚期,有的大夫直接说是“肝癌”,那是需要花很多钱的“富贵病”。
  有的女青年为了自己嫁一个好青年,千方百计地去深入男方村里了解情况。她们大多数不会相信那一些媒婆们的一面之词,她们亲自来到承承的村里,看看承承家的新房子,了解一下承承的家庭情况,了解情况的渠道是很多的,女青年有很多同学朋友,这一些人的什么亲人,比如表姐、表姑,或者朋友就是和承承村里的什么人是亲戚,那时候没有计划生育的,亲兄弟姐妹就是好几个,表兄弟姐妹就是好几十个,甚至超过百人了,这几十个上百人的亲戚朋友就更多了,于是关系网就大得多了,哪一个说几句实话,就可以让有文化的女青年了解承承父亲的肝炎病。这一种“富贵病”,许多人知道是需要花很多钱的。
  承承的新房子谁都可以看见,一般情况谁有多少钱的外债是不一定对外宣传的,但是村里人都不相信承承盖新房子会有外债的;承承的母亲自从找到了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哥哥收到了哥哥邮寄来的钱,成了“万元户”自然是很高兴,她为人怎么样?有的人就说了“承承母亲自从找到了在台湾的大哥,大哥邮寄来那么多钱,就感到自己是天生的富贵命,过去看不起承承的父亲,现在就更看不起承承的父亲了。”这是什么情况?有的女青年就想:这样的婆婆看不起人,今后婆媳关系就是一个大问题。
  “天生的好命?看看承承的父亲现在得的那一个肝癌病,恐怕卖了房子,也不一定能治疗好的。”这个情况,又是一个难题。谁家的姑娘愿意找这样一个家庭,谁家的大人乐意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肝癌家庭”?
  牛老师又一次找到了承承,想再帮助承承写一封信,告诉他在台湾的大舅舅,自己的父亲已经患了肝癌,还需要更多的钱,希望大舅再一次邮寄钱来。
  “那一封信,邮寄走四个月还没有回信,这一次写信有什么作用吗?”承承表示怀疑了。
  “那一次写信没有说你的父亲有困难的,当时你的父亲,还没有发现肝癌病呀。这一次说说你父亲的这一个肝癌病,你的大舅一定会再一次邮寄一万元的。”牛老师真是挖空心思,想帮助承承向他大舅要钱的。
  “他父亲有肝癌病,恐怕要不来钱的。要是我有肝癌病,他大舅一定会邮寄一万元的。我是他亲妹子,大哥一定要关心我,一定会给我邮寄一万元钱的。”承承母亲说出来自己的观点。
  “我不要他大舅的钱。我现在也死不了,就是死了,也知足了。有几个比我小几岁的人,都死了好几年了。现在我不怕死,感谢牛老师来关心,牛老师今天就不要走了,就在我们家吃饭吧。”承承父亲看着牛老师说。
  “要不,就写母亲得病了,写一封信邮寄给大舅?”牛老师看着承承母亲说。
  “不要写我的母亲得病,你盼着我母亲得病吗?”承承的妹妹马上反对。
  “信上写母亲得病,就是盼着母亲得病吗?写谁得病,谁就得病,那老师的权力就超过天上的阎王爷了。那要是牛老师对谁有意见了,一写他有病,他马上就得病,看看谁还敢得罪老师?”承承母亲看着牛老师说。
  “我就是一个孩子王,一个教书匠,一辈子也不会超过阎王爷的,我只是会帮助谁写写信,认几个字,想帮助承承写信的……”老师看着承承的父母亲几秒钟,然后又看着承承说:
  “好吧,今天我就走吧。今后你要是需要写信,说一声,我马上就来帮助你写信的……”牛老师说着就站起来想走。
  “承承,马上给牛老师50块钱吧。牛老师心里老是记挂着帮助咱家写信,牛老师真是一个好心人,真是很不容易的。”承承母亲看着承承说。
  承承马上回到房子里,拿出来50元人民币,给牛老师,牛老师坚决不要,最后牛老师收下了20元钱。
  承承妹妹看着牛老师走了,就说:“他这是想来要钱的,给他50块钱干什么?上一次写信,给他100元,太多了,全学校的人全村的人都在议论呢。这一次20元钱也不应该给他,这20元去为父亲买药,还是比给了他好。”
  “不要这样说了,不能得罪牛老师的。要不,就给大舅写信,说我得病,肝癌病。看看能不能邮寄一万元钱?”承承母亲好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承承说:“再等一等,要是这样写信,还得叫牛老师帮助写信的。其他老师不会这样写信的。”
  “你们母子两个就这样胡说八道吧,真是要回来钱,我也不花你们的钱治病的。我花这样的钱,心里不踏实……”承承父亲已经明显的表现出来不开心了。
  “要是大舅邮寄回来钱了,也应该分给我一份,我拿着这一份钱给你治病,我是当女儿的,为父亲治病是应该的。”承承妹妹看着父亲说。
  几天之后,承承在台湾的大舅就来信了,说:自己在台湾,也病了,花钱不少,等一等自己还想回来到父母坟上祭拜一下,看看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和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们,看看小时候的同学朋友,老朋友都是三十多年不见了,很想看看大家的。说了很多的话,就是这一次就不能邮寄钱了,但是等到回家时就多带一些钱,还能节省邮寄费的。
  牛老师看了承承大舅的来信,就给承承的母亲说了。因为承承大舅写信,是繁体字,承承不认识的。承承上学就学习了简体字,牛老师是右派,懂得多,上学时就学会了很多繁体字的,可以说牛老师和承承的大舅是同龄人的。
  “好了。他大舅从台湾回来,那一定是光宗耀祖,祭拜祖宗一定要大气。到时候,我一定要拜访一下老教授的。”
  “那是应该的。到时候我大舅回来了,我一定告诉你的。”承承看着牛老师高兴地说。
  “那是,你们都是有文化的人,你们说话还是很有缘分的,到时候还能忘记牛老师的功劳?承承,一定记得告诉牛老师。”承承母亲也开心了。
  “紧三个月,慢八个月,不紧不慢十三个月。”老百姓总结了癌症病人的死亡期限。
  承承父亲的肝癌病,从发现计算,也就活了十三个月多几天时间。承承父亲坚决不去医院住院,坚决不同意花承承大舅的钱,真是熬过来一年多时间,才闭上眼睛走了。终年41岁,算是中年伤命吧。
  这一年多时间,媒婆几次说“承承马上结婚,就可以为父亲冲喜的。”但是几个女青年都不同意这么急急忙忙地嫁给承承的。所以,承承父亲临死也没有看到他这一个儿子结婚。承承大舅,定好了回家的日子,承承父亲就是没有等到他这一位大舅哥到来的这一天。
  承承父亲临死前说:“自己一辈子只有一个儿子,却没有本事为儿子盖新房子,幸亏有一个当大学教授的大舅,我也算是烧了高香了。一辈子有长有短,死也不怕,就是没有见到儿子结婚,心里不舒服。死了不要大办,不要花他大舅的钱,能省一点,就省一点。”
  承承父亲死了,买来的大棺材还是很不错的。承承母亲说:“咱们家是万元户,不能叫大家看笑话,棺材不好,就是对不起他爹的。”
  承承也舍得花钱,买了好棺材,请人放了投影、唱了大戏,请大家吃饭也是很好的,总之是隆重排场地为他父亲举办了葬礼。安葬了父亲,承承就满二十周岁了,其他同龄人有的正上高中,等着考大学,有的已经当兵当班长了,有的已经考上军校了,在家务农的只好拼命在责任田里劳作,有的正在外地打工努力赚钱,正在为自己结婚的婚房发愁呢。
  一般情况下,人生的悲剧有一个是少年伤父,留下孤儿寡母,就会有很多问题的。但是承承也应该算是“少年伤父”了,但是他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早盖好了方圆几十里数得着的好房子。
  承承母亲就等着大哥回来,看看能不能再给万儿八千的,也好为承承的婚礼增加排场的资金支持。承承也是不断和牛老师联系,希望牛老师多出主意,写什么信的内容才能从大舅手里多要一些钱来。
  耐心等待几个月,承承就见到了他在台湾大学里当教授的大舅。承承母亲更是高兴,来到娘家,陪着大哥,带着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以及孙辈一大家几十口人来到祖坟钱,为先辈祭拜,为父母亲烧纸送钱。承承在他表兄弟姊妹之中算是年龄最大的了,大舅对他自然是给予更多的关照。他跟着大舅也认识了县里的统战部的领导,也认识了县公安局的领导,还有乡政府里的领导。
  台湾同胞,又是教授,见多识广,本地的领导都想招商引资,希望教授给指点致富门路的。
  承承的大舅很是见多识广,大舅教授说:“没有想到老家里的地方官员是这样的,你们真是太穷了,确实需要发展经济造福一方的。”教授准备给一个项目,需要政府批一块地,建厂用地30亩吧。
  市县领导马上就研究了,在承承的村里划出来30亩地。承承就是这个厂的参与人“副厂长”,其实就是具体负责的厂长,乡领导是厂长,也是挂一名,没有时间来负责具体事情的。
  县领导、乡领导都说了,一旦机器来了,承承就是负责看机器的人,承承母亲就是老板了,将来承承结婚了,找一个有文化的妻子,妻子就是厂里的会计。
  值得提一下的是,承承大舅这一次回来又给了承承八千元人民币。承承母亲高兴了,承承结婚的钱已经足够了。
  厂子的院墙建好了,里边的门房也很漂亮,住房也很宽敞,母亲来看了看,说:“亲戚来了,住在这里也是很方便的。”
  承承21岁,还不够结婚年龄,就结婚了,其他人不够年龄结婚,是需要罚款的,县乡领导看着承承大舅的面子,为了招商引资,就没有来找承承罚款的。承承的对象和承承同岁,的确有文化,比承承学习好,比承承有心计。承承22岁就有了一个儿子,其他人不够年龄生孩子也是需要交罚款的,承承没有交罚款。有人说,管计划生育的人说了,女方够年龄了,就不用交罚款了。但是其他人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早婚早育罚款可以说是真不少的。
  许多人也看出来了,这原因还是因为承承有一个在海外的教授大舅,有了这样的大舅,就是不一样的。
  
   四
  人靠衣裳马靠鞍,有的人有钱了,马上买来新衣服,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承承的母亲为他找到了在台湾当教授的大舅,先后给几万元钱,承承过上了不一样的生活。
  承承这一次光顾鑫源大厦,来到卖男装的柜台前。他看着本村的同辈兄弟大林说:
  “老弟,你在大厦,工资太低了吧?”
  “大哥呀。我的工资肯定没有你的钱多的。你大舅从台湾一次邮寄几万元,比我三十年的工资还多呀。”大林知道承承的大舅在台湾当教授,也知道承承因为他的大舅邮来几千美元,让承承摇身一变成了远近闻名的暴发户,让他娶妻生子过上了许多人十分羡慕的幸福生活。
  “什么时间我给你的领导说一下,叫他给你涨工资。他要是不给你涨工资,你就辞职和我一起做生意吧?”
  “要是你给我领导说一下,给我涨工资了,我就感谢你了。你要我辞职给你一起做生意,我还真下不了决心的。”大林是接班来的,父亲在供销社干了几十年,退休之后才让他大林接班当了工人。
  “你这思想,就不会发大财。要不,你找领导要求承包开元大厦吧?一承包马上就赚大钱了……”承承正想接着说,就被大林拉住了。
  “领导好。这时我本村的哥哥承承。”
  “好,欢迎光临,欢迎欢迎。”鑫源大厦的部门经理看着承承说。
  “你是领导,你看我的弟弟怎么样?很老实的,你给我的弟弟涨工资吧?工资太低了。”承承不忘为大林弟弟要求涨工资的事情。
  “好的。很快我们也要改革了,基本工资不变,谁卖出去的商品多,就多给谁增加一份奖金的。”
  “那好。我回家动员我的朋友都来买东西,你就等着给我弟弟发奖金吧。”承承信心满满地说。
  “好,你们接着聊吧。”经理说了就到其他服务员的柜台查看了。
  “看看我够意思吧?我给你的经理说了,他不给你涨工资,我动员我的朋友都来你这柜台买东西,你的奖金肯定就超过你的工资了。你也动员你的亲戚朋友同学,都来买你的东西。看看怎么样?”承承眉飞色舞十分开心。
  “谢谢哥的好意。我给亲戚朋友说了,人家不来开元大厦买衣服,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大林也是很无奈的。
  “那还是亲戚朋友吗?我的亲戚朋友肯定来你这里买东西的。我今天就买几件男装,看看我够意思吧?”承承说着就拿出三张100元的人民币,指着几件男装,说了号码大小。
  大林一看这三张百元大钞,就感觉不对劲了,估计是假钞。他想着怎么应付这一个本村的大款。
  “赶快给我打包,我今天中午就不用你请我吃饭了。下一次我带几个朋友来买你的男装,你多拿了奖金,一定要请我的朋友吃饭呀。”
  “你先等一等。我们经理有交代,凡是收到100元的钞票,一定要交给经理,他会拿着验钞机来过一遍。”大林看着本村的承承说出了这一个规定。
  “你还不相信我呀?过什么验钞机呢。”
  “我很相信你,咱们都是自家兄弟。可经理是胆小怕事的人,买了验钞机,就是不放心现在社会上出现的百元大钞的。”
  “好吧,我还有事,忙得很呀。再见吧。”承承拿着三张百元大钞装入自己的衣服口袋,马上离开鑫源大厦走人了。
  大林的同事马上给他说:“你这一个本村哥,三张钞票绝对有一张是假钞吧?”
  “说不定三张百元大钞都是假钞的。”另一个同事也说出了自己的猜测结果。
  “人走了,咱们也不能强迫他回来,再叫他去验证三张钞票真假吧?”大林无奈的看着同事。
  “老百姓一看,就知道他承承就是一个老江湖了,人家比咱们潇洒多了,拿着百元大钞,穿着名牌,戴着名表……”
  承承在鑫源大厦没有如愿,就来到了百倍商店。
  “大姐你还在这里上班?你还没有退休呀?我记得你应该退休的,要不,你提前退休吧,和我一起干,每月给你发工资,绝对超过你现在的工资。”承承来到百倍商店,看着本村的一个新叶姐姐又一番套“近乎”。
  “大兄弟来了。我给你倒一杯开水吧?”被称为大姐的售货员名叫新叶,比承承大八岁,在本村也是同姓平辈。
  “大姐,你不要客气了,你给你领导说一下吧,办理一个提前退休手续,咱们出去闯世界,我保证每一个月给你五百元,比你的工资多吧?”承承亲切地叫着大姐,把新叶高兴地满面笑容。
  “这是我本家的大兄弟承承,他有一个大舅在台湾大学里边当教授,一个月的工资比咱们几年的工资还多的。”新叶十分高兴得向同事们介绍承承的大舅。
  “台湾的教授真有钱,我们村也有一个在台湾当教授的人,也给家里的兄弟姐妹不少钱的。”新叶的同事也知道台湾的人很有钱。
  “大姐,我今天还有事,急着上汽车,你能不能给我换这一张100元的钱?换成十块五块的零钱就行。”
  承承拿出一张“百元大钞”。
  新叶一点也没有犹豫,一看自己柜台里真有200多元的,马上拿出八张10元的四张5元的给了承承,承承给了新叶一张百元大钞。
  下午下班前,新叶把柜台里的钱给会计交账,会计说:“这一张百元大钞,真是一张假钱。你是从哪里收来的,还退还给他吧。”
  新叶马上想起来本村的承承,他上午换100元零钱的事情,这一张假钱,就是承承的。她和丈夫说了这一件事,丈夫的工资也不高,对于这100元的假钱,也为难了。去找承承,他不承认怎么办?
  新叶的弟弟听说了这一件事,马上骑着摩托车拿着100元假钱,直接找到承承的家里了。
  承承的妹妹说:“谁知道你的这钱是从哪里拿来的?”
  承承母亲说:“等承承回来了,我问一问他,看看是不是他的,要是他的,叫他给你真钱,咱们都是本村的,不能干这样的事情。”
  “我的姐姐每月的工资才200多元,一天才收这一张100元的,她能忘记是谁给的?我姐姐气坏了,我的姐夫也是很不高兴的。要是我的姐姐气出毛病了,我就不客气了。”
  这时看热闹的人就有了几十个,承承的叔叔也来到他们的面前了,他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看四邻男女老少有二十多人在这里看热闹,就说:“我看这100元的钱不是假钱,你不是想要换成零钱吗?我给你10张10元的怎么样?”
  “你说真钱,你就拿走吧,你给我10张10元的钱,我就放心了。”
  承承叔叔拿来了10张10元的人民币,给了新叶的弟弟,众人马上散去了。人是散去了,但是议论并没有停止,今后小心上当吧。
  新叶看到自己弟弟拿回来的100元钱,不放心地说:“咱再给他叔叔退回去10元钱吧?免得将来承承再来找咱们的麻烦。”
  “他叔叔说那一张100元的就是真钱,咱给他退10元钱干什么?要是公安局的人把他抓住了,就得判他的刑。”
  “咱们千万不能这样办事。其他人给公安局报案,咱们管不了;咱们是本村的,千万不能去报案的。他大舅在台湾大学当教授,认识咱们县里的领导,他这样有后台的人,咱们是得罪不起的。”新叶很担心弟弟得罪承承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有钱又在外村结拜十几个弟兄,结交了许多白道黑道的人。
  “他吹牛说的结拜弟兄有十几个,都是骗人的。真正看上他敢为他两肋插刀的人,就是没有几个的。不要怕他了,你越害怕他,他就越是张狂。”
  “咱们不要得罪人,免得今后惹麻烦的。”新叶还是害怕弟弟得罪恶人,对于今后的生活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农村只有在新年的春节前后,外出打工的人才能回到村里来的,有的年轻人在外面赚钱不少,除了走亲访友,打麻将就成了一项娱乐活动。有的赌资比较大,一天也能输掉几百元的,有的赌资小,一天输不了一百元钱。
  承承自然也参与打麻将,但是他拿出的百元大钞,无人敢要,都是说:“百元大钞买东西无人敢收,所以还是拿零钱吧。”
  有的人不想和承承打麻将,但是又不敢得罪他,于是有的人故意找一个借口,就离开麻将场了。
  这一天在一个麻将桌上,几个人就发生了争吵,就是因为一张百元大钞。谁都不承认自己拿出来的是百元大钞。有人生气地把麻将桌子拍得很响,几乎要骂娘了。这一次打麻将不欢而散。
  几天之后,大家就理清了思路,推断出来了,是承承和本村的一个青年人共同倒卖的百元大钞,并且邻村还有几个也参与了承承的贩卖假钞团伙的不法活动。
  春节之后许多村民感觉好几天已经不见承承了,有的人就传了小道消息,说承承被公安局叫走了。特别是元宵节过了,仍然不见承承回家,他的老婆就和他的母亲吵了一架,回娘家了。有人说,承承母亲叫一个人给承承在台湾的大舅写了一封信,简单说了一些情况,需要花钱找关系,让承承尽快出来。
  这一次承承大舅很快就汇款八千元人民币。承承很快就出来了,只是被抓走一个多月时间,和承承一起被抓走的人,就没有承承幸运了,住监狱一年多时间才被放出来了。
  承承出来之后,有人建议他到台湾找他大舅去,在台湾找一份工作,赚钱还是比较容易的。承承也到县城找到了一些部门,想办理去台湾的手续。有人给他出主意,花钱买关系,请客吃饭花钱不少,也没有办理好去台湾的出境手续。
  在一次吃饭时,就遇见了一个去过台湾的人,说是申请办手续,叫母亲去台湾看大哥,母亲在路上坐飞机、坐火车、坐轮船买票不方便,承承需要陪同母亲前去台湾,就可以很容易办下来出境去台湾的手续了。
  承承深受启发,回家马上给母亲说了,他的母亲开始就是不同意,主要是害怕花钱,害怕飞机出事,害怕到台湾听不懂人家的话。承承动员了母亲的几个好朋友,都来劝说:
  “有一个大哥在台湾,不去看看,死了就太冤了。”
  “花钱,大哥会给钱的,又不是花自己的钱。”
  “坐飞机也不会出事的,一辈子不坐一次飞机,也太冤了。”
  “你是有福不会享,我们是没有福气,坐飞机才是白想的,想了也坐不上的。”
  经过大家几天的劝说,承承母亲终于同意去台湾看望自己的大哥了。承承也就顺利地办下来陪护母亲去台湾的出境手续。签证时间是三个月时间,承承母亲很开心,在台湾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风景。承承却不一样,他的目的是在台湾找一份工作,他没有文凭,他的大舅也没有给他找到什么合适的工作,三个月时间到期之后,台湾就有人给他下了最后通知,必须如期离开台湾。
  承承母亲回到家见到邻居就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在台湾的见闻,最大的变化,就是承承母亲在家花白的头发,三个月从台湾回来就全部变成白发了。
  邻居给她开玩笑说,她是“白毛女”。电影《白毛女》可以说是承承母亲同龄人都看过的电影。
  她却说:“我不是白毛女,我自己就是一个白毛老太婆,台湾的老年人都是把花白头发染成全白头发的。台湾的年轻人看见白头发的老人,都是很照顾的,尊老的人很好的。”
  她还拿出来一条台湾大哥给她买的红领带,花衣服,真是让邻居们开了眼界。特别是在台湾的旅游景点的合影照片,更是值得拿出来供大家传看的。
  承承母亲高兴的日子没有延续三个月,承承又一次因为贩卖百元假钞,被公安局抓走了。这一次承承母亲请人给台湾的大哥写信,却等来了她娘家侄儿的来信,信中说了一些很无奈的话,劝姑姑保重身体,并且希望表哥好好改造,将来重新做人。承承母亲希望大哥这一次继续邮寄几千元钱来支持,但是令她失望了,大哥没有给邮寄一分钱来。
  
  五
  承承母亲头上的花白头发又发生了变化,黑头发好像又多了一些。她没有去理发店花钱染发,全部染成白色头发也是花钱不少的。在台湾是她大哥给理发店算账给她染白发的,现在她已经满60岁了,承承已经刑满释放了,两个女儿也已经嫁人了。
  承承母亲说:过去皇帝说的60岁活埋,现在自己也活够了。
  几个邻居也来劝承承母亲: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超过七十岁的人多了,超过八十岁的人也是不少的,咱们村已经有人超过九十岁了,她们还活得好好的,你是有福气的人,超过九十岁也是应该的。
  劝说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承承母亲是见过世面的人,去过台湾坐过飞机,很快她就想明白了。人活一辈子,不容易的。如果找不到在台湾的大哥,没有人给几万元钱,自己也是过一辈子,穷人也是很多的;如果找到了在台湾的大哥,大哥没有钱,自己还会想办法给大哥一些钱,兄妹好好活者也是过一辈子的;现在收到了侄儿从台湾邮寄来的信,知道大哥在家有老婆孩子,侄儿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也不能老是给外甥钱了,知足常乐吧。
  承承母亲于是就不再悲观了,每一天乐呵呵的,一头花白的头发干干净净,邻居说了,看样子她真想明白了,活到九十九岁是没有一点儿问题的。
  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有了钱,高水平的教授就是万能的吗?一切皆有可能,钱真的不是万能的。一
  她要寻找失散多年的大哥,为儿子寻找一个好大舅。有一句老话,是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意思是人从他小时候,就可以看出来他长大了以后是什么样的人,三五岁就可以看出来他到老了是什么情况了。
  承承小时候聪明伶俐,承承母亲常夸自己的儿子承承长大了有好命,是享福的人。
  承承在本村上小学时,还是很努力学习的。虽然学习不太好,但是他每一次测试,老师都会说他是中等以上的学习成绩,还想靠努力学习去上一个初中的,甚至推荐去上高中,将来推荐上大学,一毕业就可以有一个工作,拿上一份工资,就可以跳农门了。
  母亲经常教育他,一定要努力学习。母亲内心深处有一个秘密,就是想寻找那一个20多年没有任何消息的大哥哥,那是一个曾经在北平上大学的哥哥,比她大8岁。有人说,她的那一个哥哥多年不见了,有文化却没有写信回家,也没有叫哪一个人捎回口信,什么信息也没有,说不定在打仗的时候早就不在人世了。
  有熟人说:可能去了海外,说不定到了台湾当了什么大官呢。承承的母亲爱听这样的话,承承母亲说:父母亲快要去世的时候,都在挂念着失散20年的大哥,她自己也梦见过几次大哥,大哥一定还活着,一定还能回来为父母亲上坟烧纸的。有人听了她这样的话,就说她想她的大哥,走火入魔快要神经病了。
  有一次承承在河边为自己的兔子拔草时看到了一张台湾的传单。老师在教室里曾经叫同学们看过这样的台湾传单,老师说那是反动派的胡说八道,那上边说了蒋家王朝在台湾召开的什么会议,如果哪一个同学看到了这样的传单,一定要交给老师。
  承承拾到了这样的传单,想先拿回家给母亲看,母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上“初小”三年,后来就没有再去上“高小”,真不认识多少字的,但是母亲想看看传单上的照片。承承把台湾的传单拿给母亲看,母亲看了就说:那传单上边的人,不是他舅舅。
  承承完成了母亲想看传单的愿望,就高兴地拿着传单上学去,高年级的师哥看了看说:上边的人是蒋介石。承承来到学校就把这一张传单交给了老师,老师说:宝岛台湾是我们的领土,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老师还表扬了承承。承承没有说自己有一个舅舅可能在台湾的。他真不知道,他的舅舅是不是在台湾,他的母亲也不知道她大哥到底在什么地方的。
  承承如愿上了初中,中学离家三里多地,五个同学一起上中学,他们每一天都是跑着去学校,那时候家里穷买不起自行车的,虽然辛苦,但是还是很开心的。
  初中老师告诉同学们说:“现在政策好了,今后的初中毕业生每一年都可以考小中专、考高中、考大学了。初中毕业就可以直接考小中专了,一个小中专毕业了,就可以当老师,领工资了。有了工资,就不需要去农田地里出力流汗了。你们要有志气,今年考不上,就复读,明年继续考试,我就不相信,复读几年还考不上一个小中专!现在的政策25岁还叫考大学,现在你们十几岁,考七八次,总应该考上中专吧?有的同学决心大了,考三五次,就考上了。今后是一辈子光宗耀祖的事情,也是自己一辈子的铁饭碗。”
  有的老师说:“同学们从小一定要树立远大目标,将来一定要当科学家。初中毕业了考一个小中专,没有什么意思,一定要考上高中,高中毕业后将来坚决考大学,长大后一定要当科学家。”
  这一天承承回到家,就看见母亲很高兴,母亲说:“承承,我想去问一下你舅舅的同学,他们是一块在北平上大学的,你舅的同学从台湾回来了,给家里的兄弟姐妹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带来了好多的好东西,人家在台湾有很多的钱。我想去问一问情况,看看他知道不知道你舅舅的什么情况。”
  承承当然开心,如果找到了这一个舅舅,说不定舅舅也是大款,或者是大官,一定会有很多的钱,将来一定会有惊喜呢。承承母亲不会骑自行车,就叫承承到邻居家借一辆自行车,带着母亲去寻找舅舅的同学。
  承承先后到五家邻居家里借自行车,人家都是借口有事,不借给他。承承母亲一看这情况,就亲自出马去借自行车,邻居说:
  “好吧,你的哥哥说不定在台湾当大官了,到时候别忘了是我家的自行车载着你找到他大舅的呀。”
  “那怎么能忘了呢?我去问一下,就放心了。人家的哥哥从台湾回来了,我的哥哥说不定也会回来的。”
  星期天,承承穿上了新衣服,母亲也穿上了新衣服,承承骑着借来的自行车载着他的母亲就高高兴兴地出发了。三十多里地,承承骑着自行车带着母亲,累得满头流汗,母亲在后边坐着也是不轻松的,也是提心吊胆满脸流汗,中午时分他们母子俩就见到了承承舅舅的同学,他们一说话,就有了一个好消息。
  “老妹子,你放心吧。我前几个月还见到你大哥了,他现在正在日本的大学里给日本的大学生讲学。几个月很快就要回台湾的,老妹子你把你们四个姐妹兄弟的全家照片,准备好给我,我坐飞机走的时候带回台湾给他老婆孩子看看,家里还有这么多亲人,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承承也高兴了,母亲也高兴了,他们母子两人骑着自行车回到家时已是晚上,这消息把几个兄弟姐妹高兴了好几天,这几天时间他们家家都到照相馆来照相,个个眉开眼笑,承承拿回二十多张照片,就自己骑着自行车送去了。
  承承母亲开心多了,逢人就说:“我说要去找我大哥哥,大家都不同意,嫌我多找余事。啥是余事?多说这一句话算是余事?这一句话一问,就真是找到我的大哥哥了。大哥哥真是在台湾,真是一个大学教授,前十几年说是要回来,就没有心事在台湾找对象,想回来咱们家再找一个对象的,没有想到等了十多年,三十大几了还是不能回到咱们老家来,台湾的领导也不让大哥写信告诉家里有什么情况,家里人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样了,就在台湾找了一个小对象,比我大哥哥小十六岁的,他们的小孩也很小,比我们承承还小十岁呢。”
  承承在学校,非常高兴的告诉同学这一个好消息,他的大舅舅就在宝岛台湾,还是一个大学的教授,工资是很高的,大舅舅很快就会回来的,一定会拿回来不少钱的。
  老师也知道了这一个情况,也是很开心的。有的同学说:“你承承就不用考中专了,将来去台湾,你的舅舅就可以教你了,或者给你找一个好工作。”
  三个月之后,承承的舅舅就来信了。信中说:在日本讲学,几个月就会回到台湾。同学带来的照片,虽然看不到,但是知道家里有二十多口人,父母虽然不在了,兄弟姊妹都成了家,先给家里邮寄6万元吧。两个弟弟3万元,两个妹妹3万元。等几个月回到台湾后,再邮寄一点钱。
  承承开心了,母亲更是高兴。六万元,就是六个万元户,那时候“万元户”在一个公社几十个大队,也是没有几个的。承承自己的村里,二舅三舅的村里,姨家的村里,这三个村里都是没有一个万元户的。承承高兴了,说:“自己的大舅舅一下就邮寄给家里6万元,在家的二舅三舅分三万元,就都是万元户了,自己母亲和姨两姐妹也分三万元,自己家就是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了。”
  承承母亲一高兴,就说给了好几个邻居,邻居也是四处宣传。马上就有好几个媒婆登门提亲了。
  第一次登门提亲的媒婆说了女方比承承大六岁,就被承承母亲拒绝了。
  “大6岁?我不同意。”
  “大六岁,你说什么不同意?你看看人家老财主的小儿子,六岁就找了一个大八岁的媳妇。你去看看人家姑娘,长得好看,你要是不同意,人家姑娘也不是嫁不出去,现在登门提亲的人多着呢。现在你不同意,我恐怕你将来是会后悔吧。”
  “后悔什么?我就是不同意。承承今年才15岁,姑娘就21岁了,过几年承承要是去台湾上大学了……”
  “你就这一个儿子,他去台湾上大学,将来再找一个台湾媳妇?将来你老了,谁照顾你呀。家里这两个女孩,女婿才顶半个儿,你不要犯糊涂呀。”
  “这一个姑娘年龄太大了,不行。”承承母亲回绝了。
  几天之后,这一个媒婆又来了,介绍了一个比承承大三岁的姑娘。正在说情况的时候,又来了三个媒婆。
  承承说的是15岁,实际年龄才13周岁。他是冬季11月出生的,一出生就说一岁了,春节一过,大家就说承承两岁了。现在承承才过了13岁的生日。就赶上了春节介绍对象的高峰期,春节农闲,走亲访友小青年结婚,家庭条件好的中学生就有人登门来介绍对象了。
  承承在这一个春节,就被介绍对象12次。承承母亲盼着大哥邮寄的6万元早一点来到家,兄弟姊妹分钱,都成了“万元户”,叫大家看看自己过得怎么样?
  承承大舅说到做到,邮寄的钱已经到了,承承母亲并不开心。因为6万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才几百元,买四辆自行车就花完了。承承的两个舅,一看大哥邮寄来的钱这么少,就说:“承承都花了吧。”
  承承的姨夫、姨也说:“承承,都是你母亲在操心,都是你跑腿送的照片,你马上就应该找对象了,这几百元都给你吧,你先买一辆自行车,今后就不用借谁家的自行车了,剩余的钱,买砖买瓦,准备盖房子吧。”
  这样的情况,让大家吃惊不小。登门的媒婆,马上就知道了。媒婆是奔着“万元户”来介绍对象的,现在承承家不是万元户了,就是要按照现在他的真实身份来给他介绍对象的。
  承承母亲叫有文化的人帮助写信,告诉大哥:邮寄来的钱,能买四辆自行车,在家的兄弟姊妹一家一辆自行车,承承已经15岁了,还没有钱盖房子,娶媳妇就麻烦了。人家在台湾的大哥回家来了,给兄弟姊妹的钱不少的,谁家的钱都能盖新房子了,侄儿、外甥都是“万元户”了,登门提亲的媒婆接二连三的,看看你外甥承承,开始媒婆来了不少,一听说大舅邮寄来的钱,才能买四辆自行车,就不给承承提亲了。家里知道你在外边也不容易,这一次邮寄的钱不多,下一次能多邮寄一点,就多邮寄一点吧。
     
  二
  台湾的教授舅舅寄钱来,承承母亲终于找到了在海外的哥哥,那是一位已经当教授的成功人士。二十多年前就没有音讯了,兵荒马乱不知道是死是活,现在两岸可以通信了,承承母亲就找到了大哥的同学家,于是就联系到了大哥。邮寄了全家的照片,大哥就邮寄来6万日元。承承母亲很高兴,大哥在外多年,终于有消息了,而且还邮寄来这么多钱,家里的姊妹四个,一人分一万五千元,大家就都是“万元户”了。
  但是邮寄来的钱,等拿到手才发现只能换咱们的人民币几百元,姊妹四人每家只能买一辆自行车的。于是就有一些失望了。
  有的人还不知道承承的大舅邮寄回来的钱根本就不够当“万元户”的,于是上门来借钱的人,就登场了。这是承承的小学同学大成。说的是小学同学,大成是从二年级开始和承承同班同学的,这时候大成已经是班里的年龄最大的学生了,他留级三次,学习仍然不太好,老师把他安排在最后一排。
  大成比承承大四岁,这一次登门找承承的目的是借钱,为自己找对象做准备的。
  “承承,你有一个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大舅舅,真是有福气呀。你记得在学校我帮助你打架的事情吗?那一次还被老师批评了一次。”
  “当然记得。那一次,有一个人欺负我,打我了,我打不过他,我生气了就哭了。你真够朋友,听说我被欺负了,你问了几句,一拳就把那家伙打翻在地了。好几个同学说我交了一个好朋友,今后谁也不敢欺负我了。”承承很开心的说。
  “老师批评我了,还告诉我父亲说了,坚决不想让我在学校上学了,想开除我这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我的父亲、我的爷爷都给老师说好话,赔不是,最后还同意老师打我,才让我继续上学的。”
  “你这个人真够朋友,你今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吧。我一定帮助你的。”承承来了仗义脾气。
  “好的。我比你大四岁,家里穷,找对象需要盖起来一座好房子,盖好房子没有钱不行呀。你在台湾的大舅,就是我的大舅。现在你先借给我一千元钱吧。我盖房子急着用钱,找对象今后结婚了,夫妻两个努力干活挣钱一定会还你钱的。你是咱们村的第一个万元户,我借你一千元不多吧?”大成认为借一千元是小事。
  “你大成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吧?好几个媒婆都知道了,我家不是万元户呀。他大舅邮寄来说的是六万元,不是中国的钱,是日本的钱。换成咱们的钱人民币,才拿回来400多元钱,我们姊妹四个,买四辆自行车还不够呀。你张口借一千元,这四百元全给你还不够的,谁再借六百元给我,才能凑够一千元呀。”承承母亲十分生气的说了情况。
  大成还不相信,看着承承的眼睛继续问道:“是真的吗?六万元换四百元人民币?”
  “我的母亲说的是真的。我借给你一千日元吧。一千日元,才能换几块钱咱们的人民币。”承承无奈的看着大成,加重了语气说:
  “我借给你10块钱的人民币吧!”
  “10块钱人民币?那能干什么呀,我就不借了。”大成半信半疑的摇了摇头走了。
  “你不借钱,正好。你大成现在已经不上学了,能挣钱了。我家承承还在上学,不挣钱。借钱给你,也不是他自己挣的钱,是他父亲挣的钱,是他大舅邮寄来的钱。”承承母亲马上说出自己的观点。
  大成是承承的铁哥们儿,但是铁哥们开口借钱,就出现了这一个麻烦事。大成看着承承的诚恳态度,就相信了。相信了,说出去的结果就有一个不太好的影响。大成出门就说了承承在台湾的大舅,的确邮寄来6万元,但是不是人民币,是日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就少了,才400元。所以,好兄弟不借钱,是不能有意见的。
  大成的这一个宣传作用,对于全村的人,以及周边的村里人,知道的人就更多了。一向老实不多说话的承承的父亲,听到了这样的话,也表态了。他回到家就和承承的母亲说了:
  “再不要说你大哥在台湾当大学教师的事情了。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了,开始听说是六万元,都来给承承提亲,现在知道才几百块钱,就说承承的大舅,真是会开玩笑的。今后就不要再吹牛了吧。”
  承承母亲一听就不高兴了,说:“人家的大哥,在台湾当大学教授回家来,拿了很多的钱,两个兄弟,一人一万元,小妹子给了一万三千元的。他们是同学,工资一样多,都是大学教授,我大哥给家邮寄三万三千元也说得过去的。邮寄三万三千元,平分一下,我也应该分八千多元吧?这不是第二封信又写了叫他多邮寄钱吗?我的宝贝儿子承承要找对象结婚,就依靠他这一个在台湾的大舅呢。不邮寄钱,他自己就不好意思了。你就等着吧。”
  “好好好,我就等着看吧。他大舅邮寄来钱,给咱家儿子盖好新房子了,再说吧。别先吹牛在前边,来家里的媒婆,就在咱们家等着看咱们的笑话呢。”承承父亲也没有办法了,只是提醒自己的老婆说话办事多想一想。
  “我怕她们看笑话?我才不怕呢。现在咱们分了六亩多地,你的身体不好,干不动重活,我一个家庭妇女,累死累活也干不成什么活的。承承才初中,两个姑娘才上小学,我容易吗?你要是有本事,你要是身体好,我就不找台湾的大哥了。”承承母亲说起自己的委屈,就想流泪了。
  这时承承回家正好听到了父母亲这样的对话,就说:“我马上就毕业了,考高中,估计是考不上的。分田了,单干了,我回家干活,地里的农活,我也干得好。”
  “能上高中,就去继续上高中。”承承父亲马上说出自己的想法。
  “能上学,就上学,不能上学到地里干活,农民都是在地里干活的,累一点也死不了人。全国都分田单干了,就是看看谁有本事呢。承承不是受罪的命,找到他大舅,就是要依靠有本事的大舅,这一次看看邮寄多少钱来。承承把信邮寄走几天了?”母亲问承承。
  “才十五天时间,等着吧。几千里地,邮寄信要几个月时间,大舅看到信,再邮寄钱,估计也得半年吧。”
  “上一次是多少时间?叫你大舅的同学带走了照片,没有三个月时间吧?”
  “那一次带走照片,人家坐飞机,快得很,邮寄信回来三个月,邮寄钱来,半个月,总共三个多月时间。等着吧,不要着急了。”承承劝着母亲。
  承承初中毕业真的没有考上高中,全学校的初中生只有八个初中学生考上高中了,没有考上高中的学生就有五十多人。
  承承母亲说:“承承平时学习不错,考不上高中的学生有五十多人,比一比心里也踏实了。”
  几天之后有人说:承承说有的题他会做,就是不做,他心里的想法就是不想考上高中的,因为父亲身体不好,他就是要回家在自家责任田里帮助父母亲干活的。
  有人不相信,就问了承承的母亲。承承母亲回家问了承承,承承说:“是呀,我就是不想考上高中的。上高中有什么意思?你看看那几个上高中的人,一个一个都是书呆子,将来和我比一比,看看谁有本事?”
  承承母亲就高兴了,说:“承承知道帮助父母亲在责任田里干活,真懂事,将来就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当然,承承的老师说了一个情况:“按照承承平时的学习成绩,他真的是考不上高中的。要是他真不想去上高中,就不应该去参加考试的,不去考试,还节省报名费呀。”
  考上高中的几个同学,听了老师的话,就说了自己的看法:“承承的大舅在台湾,邮寄来六万元的,根本就不在乎那几块钱的报名费呀。”
  于是大家就又一次议论起来:承承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大舅是不是会第二次邮寄来钱?到底是多少钱?
  正当大家私下议论的时候,承承的大舅真的第二次邮寄钱来了。信上说:邮寄四千美元吧。这到底能换成人民币多少钱?大家说法不一。
  有的人说:六万日元,换成人民币才四百元,四千美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应该能换五百多元?有的人说:估计换人民币一万多元的。有的人说:换人民币八万元的。
  承承母亲也问了几个人,那一个大哥的同学不是回家给钱了吗?他的弟弟,就说了“一美元可以换八元人民币,四千美元就可以换三万两千元人民币的。”
  承承母亲又一次高兴起来了,回到家就告诉承承的父亲说:“我开始想着大哥邮寄来三万三千元,这一次大哥邮寄来的四千美元,正好能换成人民币三万两千元,加上先邮寄来的四百元,不到三万三千元,也才少六百元。说不定下一次大哥回来,就带着几万元来到家了。你就等着吧。”
  高中学校很快就开学了,那几个考上高中的学生走进高中学校大门的时候,承承的大舅邮寄来的四千美元就来到了。承承和二舅三舅一起来到邮局,换成人民币,真是三万多元的。
  承承母亲很开心地想左邻右舍宣传说:“这一次我的宝贝儿子承承真是一个万元户了。”
  承承早已买来了一辆新自行车,这一次他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带着母亲在周边几十里地的村庄看风景,目的是看谁家的房子漂亮,就照着谁家的好房子样子盖新房了。
  于是消息灵通的许多媒婆又一次真心实意地为承承物色对象了,承承母亲又一次开心了,她说:“我的宝贝儿子承承要找的对象,一定要选一个好的,房子一定要盖好,这几天我们骑着自行车走遍了方圆三十里的村,都看了一遍了,盖新房子就是要超过他们万元户家的好房子的。”
  于是,许多人的笑脸,许多人的恭维话,就让承承家充满了欢声笑语。有了足够多的钱,就是好办事的。承承的两个舅舅一个姨都来到他家,帮助承承盖新房子的。拉土垫新房子的地基,忙活了五天,九层地基,即使是发大水,因为房子地基很高,房子里进不去水。建房子买了五间房子的蓝砖,一砖到顶,不像其他人没有那么多钱买砖,窗户台以上,就不用砖了。大梁买来了三架,檩条买来了又大又直的二十五根,门和窗户又大又好,外边都是有钢筋棍保险的,瓦房很高,院墙很高也是全部用蓝砖建好的,临街房虽说是陪房,也是蓝砖,很是气派。承承母亲买了新衣服,自己穿了漂亮衣服在大街上走几圈,也是洋洋自得。承承和两个妹妹也是新衣服新鞋子,走路的姿势就是和过去不一样了。据说承承的母亲为他父亲也买来了新帽子新衣服新鞋子,承承父亲不穿,说是等着过春节再穿的。“人靠衣服马靠鞍”,承承家里的新气象,就证明了一个事实,本村第一个“万元户”已经产生了。据媒婆们的宣传,给承承介绍的女朋友已经有八个了,这八个女青年都是要长相有长相,要嫁妆有嫁妆,人才是一表人才,家庭是富贵不缺钱的,就是条件最差的女青年和承承结婚了,也是本村第一家庭,十里八村的也没有几户超过承承的。
  大成这时已经结婚了,因为家里没有多少钱,找对象的条件也是很一般,听说了承承的事情,就感慨地说:“承承真是多亏有一个好大舅,要是我有一个在台湾的舅舅,那是怎么样的情况呀。”
  于是,许多人就笑了。是呀,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好大舅,不是谁想有,就会有的。大家看着周边的村庄,听说那里有了在台湾的亲人,就羡慕人家从台湾邮寄来的钱。这一位牛老师说:
  “老蒋逃跑的时候,把咱们银行的黄金、白银、宝贝都用飞机拉到台湾了,去台湾的老兵、青年学生都是发了不少钱的,他们工资高了,想回来认亲,给家里的兄弟姊妹几万元钱也是应该的。”
  有人说这一位牛老师,原来是右派,懂得多,过去挨批斗时,排在第一位,主席台的领导说:批判牛鬼蛇神,姓牛的老师是右派,排在第一位最合适的。所以,承承听说了,就想再多向舅舅要几万元钱。他找到了牛老师,牛老师就说:“我帮助你写信,把你家里穷写清楚了,舅舅才能可怜你,才能多邮寄钱来的。我帮助好好写一下吧。你要感谢我呀。”
  承承很高兴,当晚就请老师到大酒店吃了一次。承承母亲说:“承承要多向牛老师学习,牛老师帮助写信,教书先生很不容易,写一次信,最少也要给老师100元。”
  承承真的拿出来100元给了牛老师,牛老师客气了一下,还是收下了。公办老师的每月工资还没有100元,写一封信就得到了100元,这一个消息就让很多的人高兴地议论了很长时间的。
  
   三
  青年大款建新房相亲记录了一个美丽的故事。承承盖起了新房子,在方圆三十里地的村庄,不能说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排名在前几名,谁也不会反对的。
  承承母亲的兴高采烈,就自然去四处宣传,并且每一次都为自己的儿子承承相亲把关。最后决定要重点考察的女青年有三人,谁是最后的胜选者,嫁过来成为承承母亲的儿媳,还是比较引人注目的。
  有文化的人找对象,男方要选女方,现在的女青年也是有主见的。过去的男女授受不亲,结婚之前男女双方不见面,造成了许多的悲剧,有一部喜剧叫《上错花轿嫁对郎》,那是很幸运的事情。如果不是上错花轿,怎么会嫁对郎呢?承承骑着自家的自行车,带着母亲在相亲的时候,就有不少女青年注意他了。
  俗话说:花无百日红。承承的新房子盖好了,正在满心欢喜地跟着媒婆东南西北四处相亲的时候,一个不好的现实问题就摆在了他的面前。他的父亲面黄肌瘦,开始大家以为是盖房子劳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谁知道休息了一段时间,仍然不见好。到医院一检查,是患病肝炎晚期,有的大夫直接说是“肝癌”,那是需要花很多钱的“富贵病”。
  有的女青年为了自己嫁一个好青年,千方百计地去深入男方村里了解情况。她们大多数不会相信那一些媒婆们的一面之词,她们亲自来到承承的村里,看看承承家的新房子,了解一下承承的家庭情况,了解情况的渠道是很多的,女青年有很多同学朋友,这一些人的什么亲人,比如表姐、表姑,或者朋友就是和承承村里的什么人是亲戚,那时候没有计划生育的,亲兄弟姐妹就是好几个,表兄弟姐妹就是好几十个,甚至超过百人了,这几十个上百人的亲戚朋友就更多了,于是关系网就大得多了,哪一个说几句实话,就可以让有文化的女青年了解承承父亲的肝炎病。这一种“富贵病”,许多人知道是需要花很多钱的。
  承承的新房子谁都可以看见,一般情况谁有多少钱的外债是不一定对外宣传的,但是村里人都不相信承承盖新房子会有外债的;承承的母亲自从找到了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哥哥收到了哥哥邮寄来的钱,成了“万元户”自然是很高兴,她为人怎么样?有的人就说了“承承母亲自从找到了在台湾的大哥,大哥邮寄来那么多钱,就感到自己是天生的富贵命,过去看不起承承的父亲,现在就更看不起承承的父亲了。”这是什么情况?有的女青年就想:这样的婆婆看不起人,今后婆媳关系就是一个大问题。
  “天生的好命?看看承承的父亲现在得的那一个肝癌病,恐怕卖了房子,也不一定能治疗好的。”这个情况,又是一个难题。谁家的姑娘愿意找这样一个家庭,谁家的大人乐意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肝癌家庭”?
  牛老师又一次找到了承承,想再帮助承承写一封信,告诉他在台湾的大舅舅,自己的父亲已经患了肝癌,还需要更多的钱,希望大舅再一次邮寄钱来。
  “那一封信,邮寄走四个月还没有回信,这一次写信有什么作用吗?”承承表示怀疑了。
  “那一次写信没有说你的父亲有困难的,当时你的父亲,还没有发现肝癌病呀。这一次说说你父亲的这一个肝癌病,你的大舅一定会再一次邮寄一万元的。”牛老师真是挖空心思,想帮助承承向他大舅要钱的。
  “他父亲有肝癌病,恐怕要不来钱的。要是我有肝癌病,他大舅一定会邮寄一万元的。我是他亲妹子,大哥一定要关心我,一定会给我邮寄一万元钱的。”承承母亲说出来自己的观点。
  “我不要他大舅的钱。我现在也死不了,就是死了,也知足了。有几个比我小几岁的人,都死了好几年了。现在我不怕死,感谢牛老师来关心,牛老师今天就不要走了,就在我们家吃饭吧。”承承父亲看着牛老师说。
  “要不,就写母亲得病了,写一封信邮寄给大舅?”牛老师看着承承母亲说。
  “不要写我的母亲得病,你盼着我母亲得病吗?”承承的妹妹马上反对。
  “信上写母亲得病,就是盼着母亲得病吗?写谁得病,谁就得病,那老师的权力就超过天上的阎王爷了。那要是牛老师对谁有意见了,一写他有病,他马上就得病,看看谁还敢得罪老师?”承承母亲看着牛老师说。
  “我就是一个孩子王,一个教书匠,一辈子也不会超过阎王爷的,我只是会帮助谁写写信,认几个字,想帮助承承写信的……”老师看着承承的父母亲几秒钟,然后又看着承承说:
  “好吧,今天我就走吧。今后你要是需要写信,说一声,我马上就来帮助你写信的……”牛老师说着就站起来想走。
  “承承,马上给牛老师50块钱吧。牛老师心里老是记挂着帮助咱家写信,牛老师真是一个好心人,真是很不容易的。”承承母亲看着承承说。
  承承马上回到房子里,拿出来50元人民币,给牛老师,牛老师坚决不要,最后牛老师收下了20元钱。
  承承妹妹看着牛老师走了,就说:“他这是想来要钱的,给他50块钱干什么?上一次写信,给他100元,太多了,全学校的人全村的人都在议论呢。这一次20元钱也不应该给他,这20元去为父亲买药,还是比给了他好。”
  “不要这样说了,不能得罪牛老师的。要不,就给大舅写信,说我得病,肝癌病。看看能不能邮寄一万元钱?”承承母亲好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承承说:“再等一等,要是这样写信,还得叫牛老师帮助写信的。其他老师不会这样写信的。”
  “你们母子两个就这样胡说八道吧,真是要回来钱,我也不花你们的钱治病的。我花这样的钱,心里不踏实……”承承父亲已经明显的表现出来不开心了。
  “要是大舅邮寄回来钱了,也应该分给我一份,我拿着这一份钱给你治病,我是当女儿的,为父亲治病是应该的。”承承妹妹看着父亲说。
  几天之后,承承在台湾的大舅就来信了,说:自己在台湾,也病了,花钱不少,等一等自己还想回来到父母坟上祭拜一下,看看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和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们,看看小时候的同学朋友,老朋友都是三十多年不见了,很想看看大家的。说了很多的话,就是这一次就不能邮寄钱了,但是等到回家时就多带一些钱,还能节省邮寄费的。
  牛老师看了承承大舅的来信,就给承承的母亲说了。因为承承大舅写信,是繁体字,承承不认识的。承承上学就学习了简体字,牛老师是右派,懂得多,上学时就学会了很多繁体字的,可以说牛老师和承承的大舅是同龄人的。
  “好了。他大舅从台湾回来,那一定是光宗耀祖,祭拜祖宗一定要大气。到时候,我一定要拜访一下老教授的。”
  “那是应该的。到时候我大舅回来了,我一定告诉你的。”承承看着牛老师高兴地说。
  “那是,你们都是有文化的人,你们说话还是很有缘分的,到时候还能忘记牛老师的功劳?承承,一定记得告诉牛老师。”承承母亲也开心了。
  “紧三个月,慢八个月,不紧不慢十三个月。”老百姓总结了癌症病人的死亡期限。
  承承父亲的肝癌病,从发现计算,也就活了十三个月多几天时间。承承父亲坚决不去医院住院,坚决不同意花承承大舅的钱,真是熬过来一年多时间,才闭上眼睛走了。终年41岁,算是中年伤命吧。
  这一年多时间,媒婆几次说“承承马上结婚,就可以为父亲冲喜的。”但是几个女青年都不同意这么急急忙忙地嫁给承承的。所以,承承父亲临死也没有看到他这一个儿子结婚。承承大舅,定好了回家的日子,承承父亲就是没有等到他这一位大舅哥到来的这一天。
  承承父亲临死前说:“自己一辈子只有一个儿子,却没有本事为儿子盖新房子,幸亏有一个当大学教授的大舅,我也算是烧了高香了。一辈子有长有短,死也不怕,就是没有见到儿子结婚,心里不舒服。死了不要大办,不要花他大舅的钱,能省一点,就省一点。”
  承承父亲死了,买来的大棺材还是很不错的。承承母亲说:“咱们家是万元户,不能叫大家看笑话,棺材不好,就是对不起他爹的。”
  承承也舍得花钱,买了好棺材,请人放了投影、唱了大戏,请大家吃饭也是很好的,总之是隆重排场地为他父亲举办了葬礼。安葬了父亲,承承就满二十周岁了,其他同龄人有的正上高中,等着考大学,有的已经当兵当班长了,有的已经考上军校了,在家务农的只好拼命在责任田里劳作,有的正在外地打工努力赚钱,正在为自己结婚的婚房发愁呢。
  一般情况下,人生的悲剧有一个是少年伤父,留下孤儿寡母,就会有很多问题的。但是承承也应该算是“少年伤父”了,但是他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早盖好了方圆几十里数得着的好房子。
  承承母亲就等着大哥回来,看看能不能再给万儿八千的,也好为承承的婚礼增加排场的资金支持。承承也是不断和牛老师联系,希望牛老师多出主意,写什么信的内容才能从大舅手里多要一些钱来。
  耐心等待几个月,承承就见到了他在台湾大学里当教授的大舅。承承母亲更是高兴,来到娘家,陪着大哥,带着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以及孙辈一大家几十口人来到祖坟钱,为先辈祭拜,为父母亲烧纸送钱。承承在他表兄弟姊妹之中算是年龄最大的了,大舅对他自然是给予更多的关照。他跟着大舅也认识了县里的统战部的领导,也认识了县公安局的领导,还有乡政府里的领导。
  台湾同胞,又是教授,见多识广,本地的领导都想招商引资,希望教授给指点致富门路的。
  承承的大舅很是见多识广,大舅教授说:“没有想到老家里的地方官员是这样的,你们真是太穷了,确实需要发展经济造福一方的。”教授准备给一个项目,需要政府批一块地,建厂用地30亩吧。
  市县领导马上就研究了,在承承的村里划出来30亩地。承承就是这个厂的参与人“副厂长”,其实就是具体负责的厂长,乡领导是厂长,也是挂一名,没有时间来负责具体事情的。
  县领导、乡领导都说了,一旦机器来了,承承就是负责看机器的人,承承母亲就是老板了,将来承承结婚了,找一个有文化的妻子,妻子就是厂里的会计。
  值得提一下的是,承承大舅这一次回来又给了承承八千元人民币。承承母亲高兴了,承承结婚的钱已经足够了。
  厂子的院墙建好了,里边的门房也很漂亮,住房也很宽敞,母亲来看了看,说:“亲戚来了,住在这里也是很方便的。”
  承承21岁,还不够结婚年龄,就结婚了,其他人不够年龄结婚,是需要罚款的,县乡领导看着承承大舅的面子,为了招商引资,就没有来找承承罚款的。承承的对象和承承同岁,的确有文化,比承承学习好,比承承有心计。承承22岁就有了一个儿子,其他人不够年龄生孩子也是需要交罚款的,承承没有交罚款。有人说,管计划生育的人说了,女方够年龄了,就不用交罚款了。但是其他人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早婚早育罚款可以说是真不少的。
  许多人也看出来了,这原因还是因为承承有一个在海外的教授大舅,有了这样的大舅,就是不一样的。
  
   四
  人靠衣裳马靠鞍,有的人有钱了,马上买来新衣服,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承承的母亲为他找到了在台湾当教授的大舅,先后给几万元钱,承承过上了不一样的生活。
  承承这一次光顾鑫源大厦,来到卖男装的柜台前。他看着本村的同辈兄弟大林说:
  “老弟,你在大厦,工资太低了吧?”
  “大哥呀。我的工资肯定没有你的钱多的。你大舅从台湾一次邮寄几万元,比我三十年的工资还多呀。”大林知道承承的大舅在台湾当教授,也知道承承因为他的大舅邮来几千美元,让承承摇身一变成了远近闻名的暴发户,让他娶妻生子过上了许多人十分羡慕的幸福生活。
  “什么时间我给你的领导说一下,叫他给你涨工资。他要是不给你涨工资,你就辞职和我一起做生意吧?”
  “要是你给我领导说一下,给我涨工资了,我就感谢你了。你要我辞职给你一起做生意,我还真下不了决心的。”大林是接班来的,父亲在供销社干了几十年,退休之后才让他大林接班当了工人。
  “你这思想,就不会发大财。要不,你找领导要求承包开元大厦吧?一承包马上就赚大钱了……”承承正想接着说,就被大林拉住了。
  “领导好。这时我本村的哥哥承承。”
  “好,欢迎光临,欢迎欢迎。”鑫源大厦的部门经理看着承承说。
  “你是领导,你看我的弟弟怎么样?很老实的,你给我的弟弟涨工资吧?工资太低了。”承承不忘为大林弟弟要求涨工资的事情。
  “好的。很快我们也要改革了,基本工资不变,谁卖出去的商品多,就多给谁增加一份奖金的。”
  “那好。我回家动员我的朋友都来买东西,你就等着给我弟弟发奖金吧。”承承信心满满地说。
  “好,你们接着聊吧。”经理说了就到其他服务员的柜台查看了。
  “看看我够意思吧?我给你的经理说了,他不给你涨工资,我动员我的朋友都来你这柜台买东西,你的奖金肯定就超过你的工资了。你也动员你的亲戚朋友同学,都来买你的东西。看看怎么样?”承承眉飞色舞十分开心。
  “谢谢哥的好意。我给亲戚朋友说了,人家不来开元大厦买衣服,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大林也是很无奈的。
  “那还是亲戚朋友吗?我的亲戚朋友肯定来你这里买东西的。我今天就买几件男装,看看我够意思吧?”承承说着就拿出三张100元的人民币,指着几件男装,说了号码大小。
  大林一看这三张百元大钞,就感觉不对劲了,估计是假钞。他想着怎么应付这一个本村的大款。
  “赶快给我打包,我今天中午就不用你请我吃饭了。下一次我带几个朋友来买你的男装,你多拿了奖金,一定要请我的朋友吃饭呀。”
  “你先等一等。我们经理有交代,凡是收到100元的钞票,一定要交给经理,他会拿着验钞机来过一遍。”大林看着本村的承承说出了这一个规定。
  “你还不相信我呀?过什么验钞机呢。”
  “我很相信你,咱们都是自家兄弟。可经理是胆小怕事的人,买了验钞机,就是不放心现在社会上出现的百元大钞的。”
  “好吧,我还有事,忙得很呀。再见吧。”承承拿着三张百元大钞装入自己的衣服口袋,马上离开鑫源大厦走人了。
  大林的同事马上给他说:“你这一个本村哥,三张钞票绝对有一张是假钞吧?”
  “说不定三张百元大钞都是假钞的。”另一个同事也说出了自己的猜测结果。
  “人走了,咱们也不能强迫他回来,再叫他去验证三张钞票真假吧?”大林无奈的看着同事。
  “老百姓一看,就知道他承承就是一个老江湖了,人家比咱们潇洒多了,拿着百元大钞,穿着名牌,戴着名表……”
  承承在鑫源大厦没有如愿,就来到了百倍商店。
  “大姐你还在这里上班?你还没有退休呀?我记得你应该退休的,要不,你提前退休吧,和我一起干,每月给你发工资,绝对超过你现在的工资。”承承来到百倍商店,看着本村的一个新叶姐姐又一番套“近乎”。
  “大兄弟来了。我给你倒一杯开水吧?”被称为大姐的售货员名叫新叶,比承承大八岁,在本村也是同姓平辈。
  “大姐,你不要客气了,你给你领导说一下吧,办理一个提前退休手续,咱们出去闯世界,我保证每一个月给你五百元,比你的工资多吧?”承承亲切地叫着大姐,把新叶高兴地满面笑容。
  “这是我本家的大兄弟承承,他有一个大舅在台湾大学里边当教授,一个月的工资比咱们几年的工资还多的。”新叶十分高兴得向同事们介绍承承的大舅。
  “台湾的教授真有钱,我们村也有一个在台湾当教授的人,也给家里的兄弟姐妹不少钱的。”新叶的同事也知道台湾的人很有钱。
  “大姐,我今天还有事,急着上汽车,你能不能给我换这一张100元的钱?换成十块五块的零钱就行。”
  承承拿出一张“百元大钞”。
  新叶一点也没有犹豫,一看自己柜台里真有200多元的,马上拿出八张10元的四张5元的给了承承,承承给了新叶一张百元大钞。
  下午下班前,新叶把柜台里的钱给会计交账,会计说:“这一张百元大钞,真是一张假钱。你是从哪里收来的,还退还给他吧。”
  新叶马上想起来本村的承承,他上午换100元零钱的事情,这一张假钱,就是承承的。她和丈夫说了这一件事,丈夫的工资也不高,对于这100元的假钱,也为难了。去找承承,他不承认怎么办?
  新叶的弟弟听说了这一件事,马上骑着摩托车拿着100元假钱,直接找到承承的家里了。
  承承的妹妹说:“谁知道你的这钱是从哪里拿来的?”
  承承母亲说:“等承承回来了,我问一问他,看看是不是他的,要是他的,叫他给你真钱,咱们都是本村的,不能干这样的事情。”
  “我的姐姐每月的工资才200多元,一天才收这一张100元的,她能忘记是谁给的?我姐姐气坏了,我的姐夫也是很不高兴的。要是我的姐姐气出毛病了,我就不客气了。”
  这时看热闹的人就有了几十个,承承的叔叔也来到他们的面前了,他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看四邻男女老少有二十多人在这里看热闹,就说:“我看这100元的钱不是假钱,你不是想要换成零钱吗?我给你10张10元的怎么样?”
  “你说真钱,你就拿走吧,你给我10张10元的钱,我就放心了。”
  承承叔叔拿来了10张10元的人民币,给了新叶的弟弟,众人马上散去了。人是散去了,但是议论并没有停止,今后小心上当吧。
  新叶看到自己弟弟拿回来的100元钱,不放心地说:“咱再给他叔叔退回去10元钱吧?免得将来承承再来找咱们的麻烦。”
  “他叔叔说那一张100元的就是真钱,咱给他退10元钱干什么?要是公安局的人把他抓住了,就得判他的刑。”
  “咱们千万不能这样办事。其他人给公安局报案,咱们管不了;咱们是本村的,千万不能去报案的。他大舅在台湾大学当教授,认识咱们县里的领导,他这样有后台的人,咱们是得罪不起的。”新叶很担心弟弟得罪承承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有钱又在外村结拜十几个弟兄,结交了许多白道黑道的人。
  “他吹牛说的结拜弟兄有十几个,都是骗人的。真正看上他敢为他两肋插刀的人,就是没有几个的。不要怕他了,你越害怕他,他就越是张狂。”
  “咱们不要得罪人,免得今后惹麻烦的。”新叶还是害怕弟弟得罪恶人,对于今后的生活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农村只有在新年的春节前后,外出打工的人才能回到村里来的,有的年轻人在外面赚钱不少,除了走亲访友,打麻将就成了一项娱乐活动。有的赌资比较大,一天也能输掉几百元的,有的赌资小,一天输不了一百元钱。
  承承自然也参与打麻将,但是他拿出的百元大钞,无人敢要,都是说:“百元大钞买东西无人敢收,所以还是拿零钱吧。”
  有的人不想和承承打麻将,但是又不敢得罪他,于是有的人故意找一个借口,就离开麻将场了。
  这一天在一个麻将桌上,几个人就发生了争吵,就是因为一张百元大钞。谁都不承认自己拿出来的是百元大钞。有人生气地把麻将桌子拍得很响,几乎要骂娘了。这一次打麻将不欢而散。
  几天之后,大家就理清了思路,推断出来了,是承承和本村的一个青年人共同倒卖的百元大钞,并且邻村还有几个也参与了承承的贩卖假钞团伙的不法活动。
  春节之后许多村民感觉好几天已经不见承承了,有的人就传了小道消息,说承承被公安局叫走了。特别是元宵节过了,仍然不见承承回家,他的老婆就和他的母亲吵了一架,回娘家了。有人说,承承母亲叫一个人给承承在台湾的大舅写了一封信,简单说了一些情况,需要花钱找关系,让承承尽快出来。
  这一次承承大舅很快就汇款八千元人民币。承承很快就出来了,只是被抓走一个多月时间,和承承一起被抓走的人,就没有承承幸运了,住监狱一年多时间才被放出来了。
  承承出来之后,有人建议他到台湾找他大舅去,在台湾找一份工作,赚钱还是比较容易的。承承也到县城找到了一些部门,想办理去台湾的手续。有人给他出主意,花钱买关系,请客吃饭花钱不少,也没有办理好去台湾的出境手续。
  在一次吃饭时,就遇见了一个去过台湾的人,说是申请办手续,叫母亲去台湾看大哥,母亲在路上坐飞机、坐火车、坐轮船买票不方便,承承需要陪同母亲前去台湾,就可以很容易办下来出境去台湾的手续了。
  承承深受启发,回家马上给母亲说了,他的母亲开始就是不同意,主要是害怕花钱,害怕飞机出事,害怕到台湾听不懂人家的话。承承动员了母亲的几个好朋友,都来劝说:
  “有一个大哥在台湾,不去看看,死了就太冤了。”
  “花钱,大哥会给钱的,又不是花自己的钱。”
  “坐飞机也不会出事的,一辈子不坐一次飞机,也太冤了。”
  “你是有福不会享,我们是没有福气,坐飞机才是白想的,想了也坐不上的。”
  经过大家几天的劝说,承承母亲终于同意去台湾看望自己的大哥了。承承也就顺利地办下来陪护母亲去台湾的出境手续。签证时间是三个月时间,承承母亲很开心,在台湾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风景。承承却不一样,他的目的是在台湾找一份工作,他没有文凭,他的大舅也没有给他找到什么合适的工作,三个月时间到期之后,台湾就有人给他下了最后通知,必须如期离开台湾。
  承承母亲回到家见到邻居就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在台湾的见闻,最大的变化,就是承承母亲在家花白的头发,三个月从台湾回来就全部变成白发了。
  邻居给她开玩笑说,她是“白毛女”。电影《白毛女》可以说是承承母亲同龄人都看过的电影。
  她却说:“我不是白毛女,我自己就是一个白毛老太婆,台湾的老年人都是把花白头发染成全白头发的。台湾的年轻人看见白头发的老人,都是很照顾的,尊老的人很好的。”
  她还拿出来一条台湾大哥给她买的红领带,花衣服,真是让邻居们开了眼界。特别是在台湾的旅游景点的合影照片,更是值得拿出来供大家传看的。
  承承母亲高兴的日子没有延续三个月,承承又一次因为贩卖百元假钞,被公安局抓走了。这一次承承母亲请人给台湾的大哥写信,却等来了她娘家侄儿的来信,信中说了一些很无奈的话,劝姑姑保重身体,并且希望表哥好好改造,将来重新做人。承承母亲希望大哥这一次继续邮寄几千元钱来支持,但是令她失望了,大哥没有给邮寄一分钱来。
  
  五
  承承母亲头上的花白头发又发生了变化,黑头发好像又多了一些。她没有去理发店花钱染发,全部染成白色头发也是花钱不少的。在台湾是她大哥给理发店算账给她染白发的,现在她已经满60岁了,承承已经刑满释放了,两个女儿也已经嫁人了。
  承承母亲说:过去皇帝说的60岁活埋,现在自己也活够了。
  几个邻居也来劝承承母亲: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超过七十岁的人多了,超过八十岁的人也是不少的,咱们村已经有人超过九十岁了,她们还活得好好的,你是有福气的人,超过九十岁也是应该的。
  劝说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承承母亲是见过世面的人,去过台湾坐过飞机,很快她就想明白了。人活一辈子,不容易的。如果找不到在台湾的大哥,没有人给几万元钱,自己也是过一辈子,穷人也是很多的;如果找到了在台湾的大哥,大哥没有钱,自己还会想办法给大哥一些钱,兄妹好好活者也是过一辈子的;现在收到了侄儿从台湾邮寄来的信,知道大哥在家有老婆孩子,侄儿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也不能老是给外甥钱了,知足常乐吧。
  承承母亲于是就不再悲观了,每一天乐呵呵的,一头花白的头发干干净净,邻居说了,看样子她真想明白了,活到九十九岁是没有一点儿问题的。
  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有了钱,高水平的教授就是万能的吗?一切皆有可能,钱真的不是万能的。一
  她要寻找失散多年的大哥,为儿子寻找一个好大舅。有一句老话,是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意思是人从他小时候,就可以看出来他长大了以后是什么样的人,三五岁就可以看出来他到老了是什么情况了。
  承承小时候聪明伶俐,承承母亲常夸自己的儿子承承长大了有好命,是享福的人。
  承承在本村上小学时,还是很努力学习的。虽然学习不太好,但是他每一次测试,老师都会说他是中等以上的学习成绩,还想靠努力学习去上一个初中的,甚至推荐去上高中,将来推荐上大学,一毕业就可以有一个工作,拿上一份工资,就可以跳农门了。
  母亲经常教育他,一定要努力学习。母亲内心深处有一个秘密,就是想寻找那一个20多年没有任何消息的大哥哥,那是一个曾经在北平上大学的哥哥,比她大8岁。有人说,她的那一个哥哥多年不见了,有文化却没有写信回家,也没有叫哪一个人捎回口信,什么信息也没有,说不定在打仗的时候早就不在人世了。
  有熟人说:可能去了海外,说不定到了台湾当了什么大官呢。承承的母亲爱听这样的话,承承母亲说:父母亲快要去世的时候,都在挂念着失散20年的大哥,她自己也梦见过几次大哥,大哥一定还活着,一定还能回来为父母亲上坟烧纸的。有人听了她这样的话,就说她想她的大哥,走火入魔快要神经病了。
  有一次承承在河边为自己的兔子拔草时看到了一张台湾的传单。老师在教室里曾经叫同学们看过这样的台湾传单,老师说那是反动派的胡说八道,那上边说了蒋家王朝在台湾召开的什么会议,如果哪一个同学看到了这样的传单,一定要交给老师。
  承承拾到了这样的传单,想先拿回家给母亲看,母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上“初小”三年,后来就没有再去上“高小”,真不认识多少字的,但是母亲想看看传单上的照片。承承把台湾的传单拿给母亲看,母亲看了就说:那传单上边的人,不是他舅舅。
  承承完成了母亲想看传单的愿望,就高兴地拿着传单上学去,高年级的师哥看了看说:上边的人是蒋介石。承承来到学校就把这一张传单交给了老师,老师说:宝岛台湾是我们的领土,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老师还表扬了承承。承承没有说自己有一个舅舅可能在台湾的。他真不知道,他的舅舅是不是在台湾,他的母亲也不知道她大哥到底在什么地方的。
  承承如愿上了初中,中学离家三里多地,五个同学一起上中学,他们每一天都是跑着去学校,那时候家里穷买不起自行车的,虽然辛苦,但是还是很开心的。
  初中老师告诉同学们说:“现在政策好了,今后的初中毕业生每一年都可以考小中专、考高中、考大学了。初中毕业就可以直接考小中专了,一个小中专毕业了,就可以当老师,领工资了。有了工资,就不需要去农田地里出力流汗了。你们要有志气,今年考不上,就复读,明年继续考试,我就不相信,复读几年还考不上一个小中专!现在的政策25岁还叫考大学,现在你们十几岁,考七八次,总应该考上中专吧?有的同学决心大了,考三五次,就考上了。今后是一辈子光宗耀祖的事情,也是自己一辈子的铁饭碗。”
  有的老师说:“同学们从小一定要树立远大目标,将来一定要当科学家。初中毕业了考一个小中专,没有什么意思,一定要考上高中,高中毕业后将来坚决考大学,长大后一定要当科学家。”
  这一天承承回到家,就看见母亲很高兴,母亲说:“承承,我想去问一下你舅舅的同学,他们是一块在北平上大学的,你舅的同学从台湾回来了,给家里的兄弟姐妹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带来了好多的好东西,人家在台湾有很多的钱。我想去问一问情况,看看他知道不知道你舅舅的什么情况。”
  承承当然开心,如果找到了这一个舅舅,说不定舅舅也是大款,或者是大官,一定会有很多的钱,将来一定会有惊喜呢。承承母亲不会骑自行车,就叫承承到邻居家借一辆自行车,带着母亲去寻找舅舅的同学。
  承承先后到五家邻居家里借自行车,人家都是借口有事,不借给他。承承母亲一看这情况,就亲自出马去借自行车,邻居说:
  “好吧,你的哥哥说不定在台湾当大官了,到时候别忘了是我家的自行车载着你找到他大舅的呀。”
  “那怎么能忘了呢?我去问一下,就放心了。人家的哥哥从台湾回来了,我的哥哥说不定也会回来的。”
  星期天,承承穿上了新衣服,母亲也穿上了新衣服,承承骑着借来的自行车载着他的母亲就高高兴兴地出发了。三十多里地,承承骑着自行车带着母亲,累得满头流汗,母亲在后边坐着也是不轻松的,也是提心吊胆满脸流汗,中午时分他们母子俩就见到了承承舅舅的同学,他们一说话,就有了一个好消息。
  “老妹子,你放心吧。我前几个月还见到你大哥了,他现在正在日本的大学里给日本的大学生讲学。几个月很快就要回台湾的,老妹子你把你们四个姐妹兄弟的全家照片,准备好给我,我坐飞机走的时候带回台湾给他老婆孩子看看,家里还有这么多亲人,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承承也高兴了,母亲也高兴了,他们母子两人骑着自行车回到家时已是晚上,这消息把几个兄弟姐妹高兴了好几天,这几天时间他们家家都到照相馆来照相,个个眉开眼笑,承承拿回二十多张照片,就自己骑着自行车送去了。
  承承母亲开心多了,逢人就说:“我说要去找我大哥哥,大家都不同意,嫌我多找余事。啥是余事?多说这一句话算是余事?这一句话一问,就真是找到我的大哥哥了。大哥哥真是在台湾,真是一个大学教授,前十几年说是要回来,就没有心事在台湾找对象,想回来咱们家再找一个对象的,没有想到等了十多年,三十大几了还是不能回到咱们老家来,台湾的领导也不让大哥写信告诉家里有什么情况,家里人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样了,就在台湾找了一个小对象,比我大哥哥小十六岁的,他们的小孩也很小,比我们承承还小十岁呢。”
  承承在学校,非常高兴的告诉同学这一个好消息,他的大舅舅就在宝岛台湾,还是一个大学的教授,工资是很高的,大舅舅很快就会回来的,一定会拿回来不少钱的。
  老师也知道了这一个情况,也是很开心的。有的同学说:“你承承就不用考中专了,将来去台湾,你的舅舅就可以教你了,或者给你找一个好工作。”
  三个月之后,承承的舅舅就来信了。信中说:在日本讲学,几个月就会回到台湾。同学带来的照片,虽然看不到,但是知道家里有二十多口人,父母虽然不在了,兄弟姊妹都成了家,先给家里邮寄6万元吧。两个弟弟3万元,两个妹妹3万元。等几个月回到台湾后,再邮寄一点钱。
  承承开心了,母亲更是高兴。六万元,就是六个万元户,那时候“万元户”在一个公社几十个大队,也是没有几个的。承承自己的村里,二舅三舅的村里,姨家的村里,这三个村里都是没有一个万元户的。承承高兴了,说:“自己的大舅舅一下就邮寄给家里6万元,在家的二舅三舅分三万元,就都是万元户了,自己母亲和姨两姐妹也分三万元,自己家就是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了。”
  承承母亲一高兴,就说给了好几个邻居,邻居也是四处宣传。马上就有好几个媒婆登门提亲了。
  第一次登门提亲的媒婆说了女方比承承大六岁,就被承承母亲拒绝了。
  “大6岁?我不同意。”
  “大六岁,你说什么不同意?你看看人家老财主的小儿子,六岁就找了一个大八岁的媳妇。你去看看人家姑娘,长得好看,你要是不同意,人家姑娘也不是嫁不出去,现在登门提亲的人多着呢。现在你不同意,我恐怕你将来是会后悔吧。”
  “后悔什么?我就是不同意。承承今年才15岁,姑娘就21岁了,过几年承承要是去台湾上大学了……”
  “你就这一个儿子,他去台湾上大学,将来再找一个台湾媳妇?将来你老了,谁照顾你呀。家里这两个女孩,女婿才顶半个儿,你不要犯糊涂呀。”
  “这一个姑娘年龄太大了,不行。”承承母亲回绝了。
  几天之后,这一个媒婆又来了,介绍了一个比承承大三岁的姑娘。正在说情况的时候,又来了三个媒婆。
  承承说的是15岁,实际年龄才13周岁。他是冬季11月出生的,一出生就说一岁了,春节一过,大家就说承承两岁了。现在承承才过了13岁的生日。就赶上了春节介绍对象的高峰期,春节农闲,走亲访友小青年结婚,家庭条件好的中学生就有人登门来介绍对象了。
  承承在这一个春节,就被介绍对象12次。承承母亲盼着大哥邮寄的6万元早一点来到家,兄弟姊妹分钱,都成了“万元户”,叫大家看看自己过得怎么样?
  承承大舅说到做到,邮寄的钱已经到了,承承母亲并不开心。因为6万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才几百元,买四辆自行车就花完了。承承的两个舅,一看大哥邮寄来的钱这么少,就说:“承承都花了吧。”
  承承的姨夫、姨也说:“承承,都是你母亲在操心,都是你跑腿送的照片,你马上就应该找对象了,这几百元都给你吧,你先买一辆自行车,今后就不用借谁家的自行车了,剩余的钱,买砖买瓦,准备盖房子吧。”
  这样的情况,让大家吃惊不小。登门的媒婆,马上就知道了。媒婆是奔着“万元户”来介绍对象的,现在承承家不是万元户了,就是要按照现在他的真实身份来给他介绍对象的。
  承承母亲叫有文化的人帮助写信,告诉大哥:邮寄来的钱,能买四辆自行车,在家的兄弟姊妹一家一辆自行车,承承已经15岁了,还没有钱盖房子,娶媳妇就麻烦了。人家在台湾的大哥回家来了,给兄弟姊妹的钱不少的,谁家的钱都能盖新房子了,侄儿、外甥都是“万元户”了,登门提亲的媒婆接二连三的,看看你外甥承承,开始媒婆来了不少,一听说大舅邮寄来的钱,才能买四辆自行车,就不给承承提亲了。家里知道你在外边也不容易,这一次邮寄的钱不多,下一次能多邮寄一点,就多邮寄一点吧。
     
  二
  台湾的教授舅舅寄钱来,承承母亲终于找到了在海外的哥哥,那是一位已经当教授的成功人士。二十多年前就没有音讯了,兵荒马乱不知道是死是活,现在两岸可以通信了,承承母亲就找到了大哥的同学家,于是就联系到了大哥。邮寄了全家的照片,大哥就邮寄来6万日元。承承母亲很高兴,大哥在外多年,终于有消息了,而且还邮寄来这么多钱,家里的姊妹四个,一人分一万五千元,大家就都是“万元户”了。
  但是邮寄来的钱,等拿到手才发现只能换咱们的人民币几百元,姊妹四人每家只能买一辆自行车的。于是就有一些失望了。
  有的人还不知道承承的大舅邮寄回来的钱根本就不够当“万元户”的,于是上门来借钱的人,就登场了。这是承承的小学同学大成。说的是小学同学,大成是从二年级开始和承承同班同学的,这时候大成已经是班里的年龄最大的学生了,他留级三次,学习仍然不太好,老师把他安排在最后一排。
  大成比承承大四岁,这一次登门找承承的目的是借钱,为自己找对象做准备的。
  “承承,你有一个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大舅舅,真是有福气呀。你记得在学校我帮助你打架的事情吗?那一次还被老师批评了一次。”
  “当然记得。那一次,有一个人欺负我,打我了,我打不过他,我生气了就哭了。你真够朋友,听说我被欺负了,你问了几句,一拳就把那家伙打翻在地了。好几个同学说我交了一个好朋友,今后谁也不敢欺负我了。”承承很开心的说。
  “老师批评我了,还告诉我父亲说了,坚决不想让我在学校上学了,想开除我这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我的父亲、我的爷爷都给老师说好话,赔不是,最后还同意老师打我,才让我继续上学的。”
  “你这个人真够朋友,你今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吧。我一定帮助你的。”承承来了仗义脾气。
  “好的。我比你大四岁,家里穷,找对象需要盖起来一座好房子,盖好房子没有钱不行呀。你在台湾的大舅,就是我的大舅。现在你先借给我一千元钱吧。我盖房子急着用钱,找对象今后结婚了,夫妻两个努力干活挣钱一定会还你钱的。你是咱们村的第一个万元户,我借你一千元不多吧?”大成认为借一千元是小事。
  “你大成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吧?好几个媒婆都知道了,我家不是万元户呀。他大舅邮寄来说的是六万元,不是中国的钱,是日本的钱。换成咱们的钱人民币,才拿回来400多元钱,我们姊妹四个,买四辆自行车还不够呀。你张口借一千元,这四百元全给你还不够的,谁再借六百元给我,才能凑够一千元呀。”承承母亲十分生气的说了情况。
  大成还不相信,看着承承的眼睛继续问道:“是真的吗?六万元换四百元人民币?”
  “我的母亲说的是真的。我借给你一千日元吧。一千日元,才能换几块钱咱们的人民币。”承承无奈的看着大成,加重了语气说:
  “我借给你10块钱的人民币吧!”
  “10块钱人民币?那能干什么呀,我就不借了。”大成半信半疑的摇了摇头走了。
  “你不借钱,正好。你大成现在已经不上学了,能挣钱了。我家承承还在上学,不挣钱。借钱给你,也不是他自己挣的钱,是他父亲挣的钱,是他大舅邮寄来的钱。”承承母亲马上说出自己的观点。
  大成是承承的铁哥们儿,但是铁哥们开口借钱,就出现了这一个麻烦事。大成看着承承的诚恳态度,就相信了。相信了,说出去的结果就有一个不太好的影响。大成出门就说了承承在台湾的大舅,的确邮寄来6万元,但是不是人民币,是日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就少了,才400元。所以,好兄弟不借钱,是不能有意见的。
  大成的这一个宣传作用,对于全村的人,以及周边的村里人,知道的人就更多了。一向老实不多说话的承承的父亲,听到了这样的话,也表态了。他回到家就和承承的母亲说了:
  “再不要说你大哥在台湾当大学教师的事情了。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了,开始听说是六万元,都来给承承提亲,现在知道才几百块钱,就说承承的大舅,真是会开玩笑的。今后就不要再吹牛了吧。”
  承承母亲一听就不高兴了,说:“人家的大哥,在台湾当大学教授回家来,拿了很多的钱,两个兄弟,一人一万元,小妹子给了一万三千元的。他们是同学,工资一样多,都是大学教授,我大哥给家邮寄三万三千元也说得过去的。邮寄三万三千元,平分一下,我也应该分八千多元吧?这不是第二封信又写了叫他多邮寄钱吗?我的宝贝儿子承承要找对象结婚,就依靠他这一个在台湾的大舅呢。不邮寄钱,他自己就不好意思了。你就等着吧。”
  “好好好,我就等着看吧。他大舅邮寄来钱,给咱家儿子盖好新房子了,再说吧。别先吹牛在前边,来家里的媒婆,就在咱们家等着看咱们的笑话呢。”承承父亲也没有办法了,只是提醒自己的老婆说话办事多想一想。
  “我怕她们看笑话?我才不怕呢。现在咱们分了六亩多地,你的身体不好,干不动重活,我一个家庭妇女,累死累活也干不成什么活的。承承才初中,两个姑娘才上小学,我容易吗?你要是有本事,你要是身体好,我就不找台湾的大哥了。”承承母亲说起自己的委屈,就想流泪了。
  这时承承回家正好听到了父母亲这样的对话,就说:“我马上就毕业了,考高中,估计是考不上的。分田了,单干了,我回家干活,地里的农活,我也干得好。”
  “能上高中,就去继续上高中。”承承父亲马上说出自己的想法。
  “能上学,就上学,不能上学到地里干活,农民都是在地里干活的,累一点也死不了人。全国都分田单干了,就是看看谁有本事呢。承承不是受罪的命,找到他大舅,就是要依靠有本事的大舅,这一次看看邮寄多少钱来。承承把信邮寄走几天了?”母亲问承承。
  “才十五天时间,等着吧。几千里地,邮寄信要几个月时间,大舅看到信,再邮寄钱,估计也得半年吧。”
  “上一次是多少时间?叫你大舅的同学带走了照片,没有三个月时间吧?”
  “那一次带走照片,人家坐飞机,快得很,邮寄信回来三个月,邮寄钱来,半个月,总共三个多月时间。等着吧,不要着急了。”承承劝着母亲。
  承承初中毕业真的没有考上高中,全学校的初中生只有八个初中学生考上高中了,没有考上高中的学生就有五十多人。
  承承母亲说:“承承平时学习不错,考不上高中的学生有五十多人,比一比心里也踏实了。”
  几天之后有人说:承承说有的题他会做,就是不做,他心里的想法就是不想考上高中的,因为父亲身体不好,他就是要回家在自家责任田里帮助父母亲干活的。
  有人不相信,就问了承承的母亲。承承母亲回家问了承承,承承说:“是呀,我就是不想考上高中的。上高中有什么意思?你看看那几个上高中的人,一个一个都是书呆子,将来和我比一比,看看谁有本事?”
  承承母亲就高兴了,说:“承承知道帮助父母亲在责任田里干活,真懂事,将来就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当然,承承的老师说了一个情况:“按照承承平时的学习成绩,他真的是考不上高中的。要是他真不想去上高中,就不应该去参加考试的,不去考试,还节省报名费呀。”
  考上高中的几个同学,听了老师的话,就说了自己的看法:“承承的大舅在台湾,邮寄来六万元的,根本就不在乎那几块钱的报名费呀。”
  于是大家就又一次议论起来:承承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大舅是不是会第二次邮寄来钱?到底是多少钱?
  正当大家私下议论的时候,承承的大舅真的第二次邮寄钱来了。信上说:邮寄四千美元吧。这到底能换成人民币多少钱?大家说法不一。
  有的人说:六万日元,换成人民币才四百元,四千美元,换成咱们的人民币应该能换五百多元?有的人说:估计换人民币一万多元的。有的人说:换人民币八万元的。
  承承母亲也问了几个人,那一个大哥的同学不是回家给钱了吗?他的弟弟,就说了“一美元可以换八元人民币,四千美元就可以换三万两千元人民币的。”
  承承母亲又一次高兴起来了,回到家就告诉承承的父亲说:“我开始想着大哥邮寄来三万三千元,这一次大哥邮寄来的四千美元,正好能换成人民币三万两千元,加上先邮寄来的四百元,不到三万三千元,也才少六百元。说不定下一次大哥回来,就带着几万元来到家了。你就等着吧。”
  高中学校很快就开学了,那几个考上高中的学生走进高中学校大门的时候,承承的大舅邮寄来的四千美元就来到了。承承和二舅三舅一起来到邮局,换成人民币,真是三万多元的。
  承承母亲很开心地想左邻右舍宣传说:“这一次我的宝贝儿子承承真是一个万元户了。”
  承承早已买来了一辆新自行车,这一次他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带着母亲在周边几十里地的村庄看风景,目的是看谁家的房子漂亮,就照着谁家的好房子样子盖新房了。
  于是消息灵通的许多媒婆又一次真心实意地为承承物色对象了,承承母亲又一次开心了,她说:“我的宝贝儿子承承要找的对象,一定要选一个好的,房子一定要盖好,这几天我们骑着自行车走遍了方圆三十里的村,都看了一遍了,盖新房子就是要超过他们万元户家的好房子的。”
  于是,许多人的笑脸,许多人的恭维话,就让承承家充满了欢声笑语。有了足够多的钱,就是好办事的。承承的两个舅舅一个姨都来到他家,帮助承承盖新房子的。拉土垫新房子的地基,忙活了五天,九层地基,即使是发大水,因为房子地基很高,房子里进不去水。建房子买了五间房子的蓝砖,一砖到顶,不像其他人没有那么多钱买砖,窗户台以上,就不用砖了。大梁买来了三架,檩条买来了又大又直的二十五根,门和窗户又大又好,外边都是有钢筋棍保险的,瓦房很高,院墙很高也是全部用蓝砖建好的,临街房虽说是陪房,也是蓝砖,很是气派。承承母亲买了新衣服,自己穿了漂亮衣服在大街上走几圈,也是洋洋自得。承承和两个妹妹也是新衣服新鞋子,走路的姿势就是和过去不一样了。据说承承的母亲为他父亲也买来了新帽子新衣服新鞋子,承承父亲不穿,说是等着过春节再穿的。“人靠衣服马靠鞍”,承承家里的新气象,就证明了一个事实,本村第一个“万元户”已经产生了。据媒婆们的宣传,给承承介绍的女朋友已经有八个了,这八个女青年都是要长相有长相,要嫁妆有嫁妆,人才是一表人才,家庭是富贵不缺钱的,就是条件最差的女青年和承承结婚了,也是本村第一家庭,十里八村的也没有几户超过承承的。
  大成这时已经结婚了,因为家里没有多少钱,找对象的条件也是很一般,听说了承承的事情,就感慨地说:“承承真是多亏有一个好大舅,要是我有一个在台湾的舅舅,那是怎么样的情况呀。”
  于是,许多人就笑了。是呀,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好大舅,不是谁想有,就会有的。大家看着周边的村庄,听说那里有了在台湾的亲人,就羡慕人家从台湾邮寄来的钱。这一位牛老师说:
  “老蒋逃跑的时候,把咱们银行的黄金、白银、宝贝都用飞机拉到台湾了,去台湾的老兵、青年学生都是发了不少钱的,他们工资高了,想回来认亲,给家里的兄弟姊妹几万元钱也是应该的。”
  有人说这一位牛老师,原来是右派,懂得多,过去挨批斗时,排在第一位,主席台的领导说:批判牛鬼蛇神,姓牛的老师是右派,排在第一位最合适的。所以,承承听说了,就想再多向舅舅要几万元钱。他找到了牛老师,牛老师就说:“我帮助你写信,把你家里穷写清楚了,舅舅才能可怜你,才能多邮寄钱来的。我帮助好好写一下吧。你要感谢我呀。”
  承承很高兴,当晚就请老师到大酒店吃了一次。承承母亲说:“承承要多向牛老师学习,牛老师帮助写信,教书先生很不容易,写一次信,最少也要给老师100元。”
  承承真的拿出来100元给了牛老师,牛老师客气了一下,还是收下了。公办老师的每月工资还没有100元,写一封信就得到了100元,这一个消息就让很多的人高兴地议论了很长时间的。
  
   三
  青年大款建新房相亲记录了一个美丽的故事。承承盖起了新房子,在方圆三十里地的村庄,不能说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排名在前几名,谁也不会反对的。
  承承母亲的兴高采烈,就自然去四处宣传,并且每一次都为自己的儿子承承相亲把关。最后决定要重点考察的女青年有三人,谁是最后的胜选者,嫁过来成为承承母亲的儿媳,还是比较引人注目的。
  有文化的人找对象,男方要选女方,现在的女青年也是有主见的。过去的男女授受不亲,结婚之前男女双方不见面,造成了许多的悲剧,有一部喜剧叫《上错花轿嫁对郎》,那是很幸运的事情。如果不是上错花轿,怎么会嫁对郎呢?承承骑着自家的自行车,带着母亲在相亲的时候,就有不少女青年注意他了。
  俗话说:花无百日红。承承的新房子盖好了,正在满心欢喜地跟着媒婆东南西北四处相亲的时候,一个不好的现实问题就摆在了他的面前。他的父亲面黄肌瘦,开始大家以为是盖房子劳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谁知道休息了一段时间,仍然不见好。到医院一检查,是患病肝炎晚期,有的大夫直接说是“肝癌”,那是需要花很多钱的“富贵病”。
  有的女青年为了自己嫁一个好青年,千方百计地去深入男方村里了解情况。她们大多数不会相信那一些媒婆们的一面之词,她们亲自来到承承的村里,看看承承家的新房子,了解一下承承的家庭情况,了解情况的渠道是很多的,女青年有很多同学朋友,这一些人的什么亲人,比如表姐、表姑,或者朋友就是和承承村里的什么人是亲戚,那时候没有计划生育的,亲兄弟姐妹就是好几个,表兄弟姐妹就是好几十个,甚至超过百人了,这几十个上百人的亲戚朋友就更多了,于是关系网就大得多了,哪一个说几句实话,就可以让有文化的女青年了解承承父亲的肝炎病。这一种“富贵病”,许多人知道是需要花很多钱的。
  承承的新房子谁都可以看见,一般情况谁有多少钱的外债是不一定对外宣传的,但是村里人都不相信承承盖新房子会有外债的;承承的母亲自从找到了在台湾当大学教授的哥哥收到了哥哥邮寄来的钱,成了“万元户”自然是很高兴,她为人怎么样?有的人就说了“承承母亲自从找到了在台湾的大哥,大哥邮寄来那么多钱,就感到自己是天生的富贵命,过去看不起承承的父亲,现在就更看不起承承的父亲了。”这是什么情况?有的女青年就想:这样的婆婆看不起人,今后婆媳关系就是一个大问题。
  “天生的好命?看看承承的父亲现在得的那一个肝癌病,恐怕卖了房子,也不一定能治疗好的。”这个情况,又是一个难题。谁家的姑娘愿意找这样一个家庭,谁家的大人乐意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肝癌家庭”?
  牛老师又一次找到了承承,想再帮助承承写一封信,告诉他在台湾的大舅舅,自己的父亲已经患了肝癌,还需要更多的钱,希望大舅再一次邮寄钱来。
  “那一封信,邮寄走四个月还没有回信,这一次写信有什么作用吗?”承承表示怀疑了。
  “那一次写信没有说你的父亲有困难的,当时你的父亲,还没有发现肝癌病呀。这一次说说你父亲的这一个肝癌病,你的大舅一定会再一次邮寄一万元的。”牛老师真是挖空心思,想帮助承承向他大舅要钱的。
  “他父亲有肝癌病,恐怕要不来钱的。要是我有肝癌病,他大舅一定会邮寄一万元的。我是他亲妹子,大哥一定要关心我,一定会给我邮寄一万元钱的。”承承母亲说出来自己的观点。
  “我不要他大舅的钱。我现在也死不了,就是死了,也知足了。有几个比我小几岁的人,都死了好几年了。现在我不怕死,感谢牛老师来关心,牛老师今天就不要走了,就在我们家吃饭吧。”承承父亲看着牛老师说。
  “要不,就写母亲得病了,写一封信邮寄给大舅?”牛老师看着承承母亲说。
  “不要写我的母亲得病,你盼着我母亲得病吗?”承承的妹妹马上反对。
  “信上写母亲得病,就是盼着母亲得病吗?写谁得病,谁就得病,那老师的权力就超过天上的阎王爷了。那要是牛老师对谁有意见了,一写他有病,他马上就得病,看看谁还敢得罪老师?”承承母亲看着牛老师说。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矮脚猫
下一篇:在这无尽的爱中,死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