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瓦房今尚在,绕怀稚子去何方

残门锈锁久不开,灰砖小径覆干苔。无名枯草侵满院,一股辛酸入喉来。忽忆当年高堂在,也曾灶头烧锅台。恍觉如今形影只,家中无人诉情怀。异乡漂泊几十载,再回故乡成外人。门后空留教子棍,已无叮嘱寒添衣。

——无名氏

偶然看到这首诗,不入韵,不合律,定然不是古人所作。说是顺口溜有些贬义,不尊重作者。原因是这首诗写得非常贴合实际,不能用其他词句形容,只能说好。读来心里酸酸的,别样滋味。你、我又何尝不是呢?

故乡是永恒不变的主题,是每个人心中最难忘的情怀。故乡的思念绝对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行渐远渐模糊,只会越来越浓。特别是老的时候,那种想法不是一句叶落归根就能遮掩得了的。

董卿说:故乡是我们年少时想要逃离的地方,是我们年老想回,可能已回不去的地方;故乡是清明的那柱香,是中秋的那轮月,是春运时的那张车票,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口音;故乡是屈原的秭归,那里是楚国宗祖,洞庭波兮木叶下;故乡是卡夫卡的布拉格,虚幻又现实,欲说还休;故乡是木心的乌镇,五十年未闻乡音,听起来麻痒痒的亲切感。而当我们终于不知疲倦,山一程,水一程,渐行渐远才发现,故乡是根本剪不断的脐带的血地,断了筋骨,连着血脉;故乡是起点,是终点,是即便永远回不去,也依然是故乡的那个地方。

出走半生,故乡总是那个最温暖的记忆。那里有我最在乎的人,那里有我最思念的味道,好想再回去品一品那里的春夏秋冬,潺潺流水、袅袅炊烟,然后慢慢老去。

故乡是诗和远方,几回回梦回故乡,故乡已成他乡,他乡不是故乡。也许我们思念的不是故乡,而是童年,就算景如故,而人已非。掺进了油盐酱醋,撒上了辛酸苦辣。诗变成了生活,思念变成了哀怨和醉酒。不是回不去的故乡而是故乡容不下我们的肉身和灵魂。

那微凉的晚风,随着落叶擦肩而过。今夜月圆,无眠。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