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院子

院子

国庆节假日就这样一闪而过,盼望了整整大半年,却感觉只是一转眼就过完了,消失的的那么快,假日结束后就是繁忙的工作,想到后面的复杂反复的工作心里又产生了抵触情绪。内心的愁绪也一波接一波的涌上来,感觉像是又一轮的逼迫再推着你向前跑。

回家时有多期盼,回来时就有多舍不得离开,一年才回家一趟的我,每次回家都想要像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就能看到父母。回到那个家看着昔日那熟悉的一草一木和小时候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小村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从没有过的放松感让自己卸下了身上的所有伪装和重担,那种自由的味道真的好极了。每次回到家我都会往后院站上很久很久,后院有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一草一木,在刚下坡的地方是一颗好多年的老桃树,在我读书的时候它已经在哪里生活了很多年了,那时候它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细胳膊细腿的显得若不惊风。虽然也是枝叶繁茂,但终显得单薄了几分,每次看到它都觉得它像是一个陪伴了我很多年的一个伙伴,不管我人在哪里,它都在哪里盼望着我的归来。现在的我越来越沧桑,而它却蓬勃发展的欣欣向荣,粗壮的枝桠已经很粗壮了,枝叶铺展开来像一把很大的伞一般,深绿色的叶子每一片都那么的精神,虽然有些倾斜但完全不影响它的挺拔和茁壮。后院里也只有这颗桃树是我最为熟悉的,其它的像是柿子树、葡萄树和其它的都是在后面陆陆续续的添加上去的,而我对它们却没有多少关注,因为它们是在我没什么印象中到来的。站在后院的高处往前看,如果是十一的话还能看到一片绿色,院子周围的杨树不知是品种问题还是北方的天气变化的太快的原因,它的叶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落的所剩无几了,只有零星的几片叶子在风中飒飒的发着响声,再配着北风的寒冷更显得落寞了几分。最西北角的厕所也让我记忆犹新,这个看起来快要坍塌的厕所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它就已经在了,当初在它的边上为了遮阳还种了一颗很小的槐树在旁边。当初它在我眼中显得很高很高,红色的砖砌成了高高的围墙着落在西北角,那时候我还埋怨过爸爸为什么要把厕所放那么远的位置。每次上厕所都感觉像是穿越了半个地球一般。我家光院子就有一千多平不止,再加上房屋显得非常的大,至少对于当时的我它是显得非常的大的。那时候还没有分开前院和后院,所以一眼看上去感觉特别的空旷。有时候我坐在东边的房檐下往西望,感觉特别的遥远。我经常会坐着坐着就会发起呆来,在想如果我有这么一个偌大的院子的话,我会怎样设置它的结构和装点。我想把它变成一个怎样的大院子呢?我总是幻想着这个偌大的院子在我的手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总喜欢改造它现在的样子,喜欢它要么鲜花灿烂,彩蝶飞舞,要么让它变得颓废,里面杂草丛生。总之不是美的极致就是败得颓废。

那时候总是很不喜欢待在那个小村落里,心心念念得是怎样离开那个地方,怎样离开父母得管制,可以自由得去做自己喜欢得事情。就连小时候最喜欢得院子也在某一天也完全得不在乎了。在离开的这些年里,留在我记忆最深处得就是那个大院子,哪里有我太多的幻想和设计了,也同样有我同年里最美好的回忆,也有我最喜欢得小伙伴送我得花草。

从前一直想要逃避得地方,如今再站在着里,感觉心有了归属、有了依靠一般,仿佛它一直在等着我归来,每次看到它们我感觉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而我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幻想着做着我的白日梦。不用每天都那么得委屈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得事情,每天都逼着自己去不断地学习新的技能去适应这个社会,在这个社会有一席之地。感觉特别得压抑和悲哀。只有回到那个地方回到那个大院子里,我才感觉压在身上的所有重担都一一卸下。我才是真正的我活过来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愿非所愿,得非所得
下一篇:机会来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