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那年-半夏(1)

我一直在想,陌上花开与陌上舞雪。是花比较孤单呢还是雪比较孤独。后来才知道,陌上花开后便是可缓缓归矣,应该是幸福的等待。而陌上舞雪,最终是雪融化成水冷了自己。

------题名

还记得,那年高考完。整个夏天都快过去了,该开学的也都开学了。还有些人儿在这夏天的尾巴煎熬又不舍的等待着新学期的到来。原来,就可以脱离掉大人们的束缚,奔往梦想中的天堂。

可一切,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美好。由于只是考个二本,也只能在省内上个中等的大学,妈妈又不让出省读大学。虽然如此,可是内心的那份兴奋却也是掩盖不住的。随着火车声的声响,慢慢远离家乡的言一,踏上即将在那生活四年的另一个城市。由于妈妈晕车,只能爸爸跟哥哥陪着去报道,跟妈妈挥手的瞬间,看到老妈湿润的双眼,言一遮掩住自己的不舍。

由于那年家乡与读书城市还未开通动车,只能上市区去转火车,那会动车也还没普及到言一所在城市。所以去大学这条路走了一夜,第二天到大学城市,出了火车站学校的便已派车到火车站接新生,一路到学校门口又有学长接新生。学长帮忙提行李到宿舍。言一是最后一个到的,床铺就只能选被人剩下的下铺。宿舍是个重组宿舍,因为本专业本班只有4个女生,与同系另外三个班的女生合并一个宿舍。一间宿舍住8个人。一下子,言一心里觉着:这个大学为什么会如此low,那个校门很小(由于当时是走学校的小门到宿舍比较近)宿舍还这么破住8个人,没来大学之前,想象过大学的宿舍应该是4个人一间,上床下桌,还有空调。就这样,言一大学毕业都没住过4人一间的宿舍,大二虽搬新宿舍也是6个人一间。

整理完宿舍,已经是傍晚,下午爸爸和哥哥吃完午饭逛一圈后已经上了回家的火车。而此刻,自己一个人才更觉孤独。长这么大没离开过家,和舍友一起去食堂吃完晚饭,学校一起逛了一圈,互相介绍认识聊天,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大家都不热络,躺在床上的言一异常思念爸妈。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孤独的根号三
下一篇:请你言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