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母亲

母亲

每天上下班时,最后和第一个同我说话的就是我最爱的老母亲!

母亲今年八十七了,两鬓斑白,略微驼背,小腿部有部分溃疡多年。因此,步行基本靠扶墙和凳子,很少也很艰难出门。唯独那双布满皱纹的脸上眼睛炯炯有神。

母亲一生养育有三个男孩,我排行老二,父亲逝世多年,他老人家在世时的大半生都在外工作,很少回家,因此我们兄弟三个都是母亲带大的。

年轻时的母亲特别能干,一人在家身兼爹妈两职,可见她老人家身上持家的担子有多重,所以一生中给我印象深刻的事枚不胜举。

单说包产到户的时候,现在想起来真不知道老母亲是怎么熬过来的?可能是年轻的缘故吧!那时,家里有几亩旱地不说,水田也有五六亩,当时哥哥在部队当兵,弟弟还小,我在读书,田地的事也只有学着帮做一点,老母亲整天就是忙里忙外,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屁股落不了凳子,再加上她老人家做事一贯动作是很慢的,每日三餐总是在人家后面吃。因此,全家人都落下了胃病,老母亲当然也不例外。

记得一次在责任田里收割水稻,看看别人田里至少有两个人做,而我们家只有老母亲一个人,因为我年纪小,站在田边看着老母亲,当时母亲也有近四十岁,略微驼背的身影不停的在田里挥舞着镰刀,背部全被汗水浸湿透了,紧贴在背上。年少的我,无能为力,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夏末秋收的季节,正午时分,田边的小树上知了不停地叫着,烈日炙烤着大地,田野里劳着的人们基本上都回家吃中饭了,而老母亲为了赶着收割完水稻,忍着饥饿干渴硬是拼着命把田里的水稻收割完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老母亲为了撑起这个家真是殚精竭虑,功不可没!可现如今母亲老了,做不动了,到了享清福的时候了。但是,我们能给她老人家除了管饭,陪伴她老人家的时间少之又少,有时甚至还要让老人家受气。

汗颜啦!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