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小叔

小叔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小叔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几个年头了。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小叔的音容一直在我心中萦绕。每念于此,不由得让人心颤泪落。

1998年阳历五四青年节早上,尽管大家为了小叔的安全绞尽脑汁,小叔还是走上了服毒自尽的不归路,及时的被送往县医院抢救。接到电话后,我们风风火火赶到医院,此时的小叔已经是抢救无效而去世了。

小叔一生命运多舛,苦如黄连。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小叔还有四个哥哥,小叔排行老五,我们也叫他五叔,那个年代生活条件差,爷爷奶奶已经有了四个儿子,总想再要个闺女帮着奶奶操持家务,然而天不遂人愿,小叔又是个小子,爷爷奶奶一气之下就叫小叔臭,从此以后小叔的小名就叫臭了,小叔从小体弱多病。

那个时候家里人口多,底子薄,生活条件医疗条件都很差,看病甚似艰难。爷爷经常半夜三更从远道请来郎中、阴阳先生偷偷给小叔医治。就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好多年。十六、七岁时,好不容易熬出了一个好身板,那个年月,吃大锅饭的时代,农民累死累活的干一年,也只能勉强度日,与大多数农村家庭一样,爷爷奶奶家家也是吃了上顿无下顿,粗糠野菜基本上是一日三餐的主食。

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小叔时常出现便秘、便血,蹲到茅坑里半晌起不来。奶奶看到大哥痛苦的样子,急得团团转,有时仅用手从肛门里往外掏。极度清苦的日子实在难以煎熬,三叔四叔为了吃上一口饱饭同时去了黑龙江当了盲流。每当广播里传出东北抓盲流的消息,奶奶总会提心吊胆,以泪洗面。

小叔从小学习刻苦,读初小、高小和初中,一直是班里的优秀生。考上县城高中后,因家景贫寒,经济捉襟见肘,加之路途遥远,小叔只好辍学。跟着爷爷在村里务农,1981年春夏之交,奶奶得了胆结石病,这场病现在不算什么大病,可是当时的医疗条件太差了,这场病反反复复折腾了两个多月,医院给奶奶做了胆囊切除手术。小叔以他那瘦弱之躯为奶奶献了血。根据当时医生的说法奶奶最多还有两三年的寿命。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小叔一直陪伴奶奶左右,侍候奶奶病床起居。弄得同房医生患者们交口称赞,都说小叔跟女儿似的细心。

后来小叔幸运地特招到县粮食局乡镇粮所上班,从此端上了公家的“饭碗”。在单位,小叔不仅工作表现出色,为人勤快老实,很快就得到了领导重用。

小叔是家里的老小,长我尽十四岁,我们爷俩既是爷们又是朋友。小叔作为长辈,平时对我们兄弟姊妹爱护有加,关怀备至,从不舍得动一根手指头。我的孩提时代几乎与小叔形影不离,既使小叔下沟里挑水,也会一手扶着肩上的扁担,一手拉着幼小的我。每遇陡峭的小道不好走时,小叔先把我抱着送到平坦的地方,再返回去挑水。小叔工作后,几乎每次从单位回来,都会给我手里塞几块糖果或饼干,在我的记忆里,那糖果、饼干甜的沁心,我的小嘴笑的时常合不拢……

到了上学年龄,我生性好动,经常跳皮捣蛋,不好好做作业,还偶尔把作业本撕下来叠纸飞机。小叔不仅不责罚我,还会耐心地教我学习,还经常帮助解决我遇到的“麻烦”。

有一件事至今让我难以忘怀。我上中学的地方距家较远,每天要带午饭。那个时期家里十分困窘,每次吃饭时,再粗淡的饭菜,每天中午,小叔利用上班管饭的机会把自己省下来的大饼送给我吃。年少的我不懂事,常常是狼吞虎咽吃的一点不剩,后来才知道而小叔在单位里只能用开水冲一碗稀汤来充饥。却不让长身体的我饿着肚子。每每想起这些往事,让我内心俱焚,五味杂陈,酸楚满满……

小叔平时没有什么喜好,养狗、喝酒喝茶却是他一生中唯一的嗜好和享受。还记得小时候小叔经常领着一条大花狗,呵呵我都当做大马骑呢,参加工作以后,随着交际圈的不断扩展,小叔又热情好客,喝酒喝茶成了他的每天必修课。

小叔命苦,家里兄弟多,家底薄,为了爷爷奶奶少操心,小叔接受了他不幸的婚姻。这正是这段不幸的婚姻让小叔走上了不归路。随着小叔的婚礼顺利举行,爷爷也为了儿女操碎了心。终于在小叔结婚的第二年安然长逝。奶奶为了生活方便,拒绝了跟儿女住一起的请求,自己住在村头的老家里。小叔在工作时常牵挂自己单过的奶奶,每天上下班路过奶奶老家的时候总会去和奶奶坐一会,嘘寒问暖的看看奶奶有什么需要。每到这时候只要回家晚了我那泼妇小婶娘总会跟小叔大吵大闹,抄的兄弟四邻鸡犬不宁。更有甚者泼妇小婶娘竟然嫌小叔看看奶奶回来晚了,自己吃过的剩饭喂了猪都不给小叔留一点。泼妇的行为惹起了家族的众怒。然而小叔是个场面人,四邻八乡提到小叔的名字可以说是无人不知。为了自己的面子,更为了奶奶不再操心,小叔只能忍气吞声,跟哥哥嫂子们商议就将就着过吧。大家也能理解小叔的感情不好再说什么。

谁知道这更加剧了家属的嚣张气焰。加上后来有了两个闺女,小叔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话虽如此,为了奶奶小叔的生活还得继续。殊不知这样的家庭给小叔造成的精神压力也是巨大的,于是小叔学会了借酒浇愁,可以说是借酒浇愁愁更愁,天长日久,小叔的精神几乎崩溃了。终于有一天在小叔加夜班回家的时候出事了。

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和弟弟睡的迷迷糊糊的就被泼妇小婶娘叫醒了。说小叔刚躺下就昏迷不醒了。等我和弟弟到了小叔床前看到小叔面朝东侧躺着,鲜血从嘴角淌到枕头上的样子吓得我们弟兄俩一屁股坐在地下了。幸亏我父母赶过来指挥我们去找医生,那晚的我才知道腿跟灌了铅似的是什么滋味了,几路人马找来的医生却说无能为力。

老人们怀疑在路上碰了什么东西了,于是找来了阴阳先生,一晚上弄得一家人连哭带叫总算把小叔弄醒了,清醒了的小叔却什么都不知道,阴阳先生告诉父亲这些东西就是借助小叔心情郁闷,精神不振的情况趁虚而入。叫小叔注意身体,然而这样的家属还是我行我素吵吵闹闹,小叔在这样的环境里心情精神自然好不到哪去,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隔三差五的就会在小叔的身上转悠,所有的医院、阴阳先生都找便了也无济于事。

为了奶奶为了小叔,母亲几次三番的找泼妇谈话劝解,然而面对如此状况的小叔,泼妇还是不依不饶吵闹不休。就在小叔离世的前两个月还在吵闹不休,弄得我们叔侄也是忍无可忍,几次都想逼着小叔离婚,采取任何措施保护小叔周全,可是现在中国妇女高度解放社会搞的我们爷们缩手缩脚毫无办法。整整几年的时间小叔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着,最后的时间里弟弟当兵了,我作为小叔弟兄五个唯一在家的侄子一直陪伴左右,我们叔侄从小到大既是爷们又是朋友,他在我眼里从来没有长辈的架子。

九八年春节,我去给小叔拜年,看他精神还不错。小叔知道我和他一样喜欢喝茶,看我进门就笑呵呵的说:“你小子有口福,他们去年春天给我的头茬绿茶,我没舍得喝。就等着今年过年我们爷们自己尝尝。”我们爷俩边喝边聊好不快活。没想到这是我们爷们在一块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节后的小叔又犯了几次病,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终于借助开春大忙季节小叔把家属支走下地干活的时候服毒自尽而亡,等三叔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人刚送进医院就不行了。医生看着小叔瘦弱之躯再三询问泼妇小婶娘小叔早晨吃了什么?这女人伶牙俐齿的说小叔吃了什么营养品,吃了什么饭菜,可是经过医生的检查,小叔的胃里空空如也,哪怕半个鸡蛋渣都没有,我这才知道什么叫做最毒不过妇人心的含义了。

小叔走了,他一生极其悲怆,活得艰难,受尽折磨。但对待子女后辈、对待兄弟却情有独终。我感激小叔,感激他对我们兄妹的慈爱与呵护,更感激他教会我用一颗善良的心对待世上的人和事。

岁月悠悠,流年似水。回顾小叔的一生,尽管只是碎片的记忆,但也让我思绪绵绵,怆然泪下。小叔去世多少年了,中秋节的时候偶然相聚,一觉醒来原是南柯一梦,思来想去,我不知拿什么来祭慰小叔的在天之灵?我只有用这薄凉的文字,寄托一份深深地哀思,如果小叔泉下有知,一定不要责怪侄儿的薄情寡义!

小叔走的时候两个闺女一个六岁一个两岁,现在也都成家立业了,愿小叔在遥远的天国一切安好。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