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爱的呼唤

爱的呼唤


  一
  夏季,中午,骄阳似火。厦门,橡树湾三期。
  两个小孩从海港餐厅出来。一男,一女,都在十三四岁左右。
  女孩:“我回去了。”
  男孩:“好,我也回去了。”
  女孩一笑,打了个手势:“拜!”
  男孩也一笑,也打个手势:“拜!”
  然后,各自朝相反方向走去。
  小男孩边走边吹口哨边打响指,头有节奏地一摇一晃的。
  小女孩连蹦带跳地走着。刚一拐弯,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叫她:“小姑娘。”
  小女孩回头一看,见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女性,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是谁,便问:“你是……”
  “我是云飞的妈妈,我叫兰蕊。”中年妇女说,“一个星期前,你来我家里,你离开的时候,我刚好从外面回来,在门口碰过一次面。当时云飞没介绍,我也没问。他也没告诉你我是谁,是吗?”
  “没有。”小女孩说。
  兰蕊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见她眉毛和口红都涂得浓浓的,脸上透出稚气,手臂上纹了只蝴蝶。穿一件黑花纹短袖衫,下摆扎进短裤脚牛仔裤里,两边膝盖处各有一个洞,穿一双凉鞋,手指甲脚趾甲都染成了粉红色。
  兰蕊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小小年纪,那样浓妆艳抹的干什么,外表再美,如果心眼坏了,就更是糟糕,整容不如整心啊。她在心里叹惜道:“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女孩,不能就这样毁了啊!”
  “我想找你谈谈。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对面有个咖啡馆。”兰蕊说着,指了指杏北路对面的春江郦城。
  “我刚吃饱,不想再吃什么,我想走走。”小女孩说。
  “那我就陪你走一段吧。”兰蕊笑着说,语气柔和而坚定,不容拒绝。
  
  二
  杏北路人行道上。
  兰蕊与小女孩边走边聊。
  “你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兰蕊问。
  “冰梦,冰雪的冰,美梦的梦。”小女孩答道。
  “有点女侠的味道,是真实名字吗?”兰蕊笑着问。
  “不是真实名字,这是一个游戏里的女侠的名字,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叫我冰梦吧,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冰梦说。
  看来这个女孩也沉迷到游戏里去了,兰蕊想。然后说道:“能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吗?”
  冰梦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说道:“我爸也是包工头,外面有好多女人。开始时,我妈一天都在家里哭,我叫我妈跟他离婚,我妈又不跟他离。”
  兰蕊听出了“我爸也是包工头”里“也”字的意思。她于是说:“云飞把我们家的情况都告诉你了,是吗?”
  冰梦嗯了一声,点点头,又怯怯地侧头看了兰蕊一眼。
  “云飞的爸爸也像你爸爸一样。我也没跟他离婚,我担心离婚会对云飞心理上有影响。但是,他爸爸去年因为车祸去世了,现在,离和不离,都一样。”兰蕊顿了顿,又说:“云飞现在已经彻底毁了,他迷上了手机和网络,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去上学了。我骂过,也打过,把他无可奈何。他给我下了最后通碟,如果再打他,他要还手了,并说绝不手软。他如果真的要跟我打,我可能还打不过他。现在他也不理我。所以那天我跟你碰面时,他没有介绍,也在情理之中。”
  “哦。”冰梦应了一声,又说:“他没上学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现在,云飞已经完了,他害了自己,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又去害别人,我不能让他也害了你。”兰蕊一字一顿地说。她在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与无奈。
  “他没有害我啊!云飞游戏打得好,还通过打游戏赚了很多钱,我来就是要向他学学怎么打游戏赚钱的。他也肯教我,今天他还请我吃饭,他很好啊!我现在就是想要自己能够赚钱,能够独立,才能帮我妈摆脱我爸。我妈不愿跟我爸离婚,就是因为经济不能独立。我能赚钱了,就不需要靠他了。”冰梦又侧过头看了看兰蕊,说。
  看来这小孩的初心还不错,还不算坏。兰蕊心里想着,说:“但是,你们现在这个年龄应该好好读书啊。我今天回来的时侯,看见你和云飞走出小区,就在后面跟着你们,目的就是要找机会单独和你谈谈,千万不要荒废了学业,也请你劝劝云飞,让他重新回到课堂上去。”
  “我爸现在这个样子,我也读不下去,就算在学校,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我要赚钱。不过,我可以劝劝云飞,他听不听,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很难,我自己也不想读了,劝他也可能没用。”冰梦执拗地说。
  兰蕊见说不服她,又无计可施,便用强硬的口气说:“总之,你也不能再跟云飞来往,不能让他害了你。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三
  在小吃店胡乱吃点东西后,兰蕊回到家里。
  云飞卧室的门关着,说明云飞在里面。“我门关着的时候,你不能进来打扰我。”这是云飞给她下的命令。
  想到这句话,兰蕊又看了云飞卧室的门一眼。她现在管不了他,也不想管他了。以前,兰蕊还会去打扫一下云飞的卧室,现在也懒得去打扫。云飞自己几天都不会打扫,快餐盒、纸巾、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得满屋都是,乱糟糟的,臭熏熏的。
  她很累,她已心力交瘁,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刚一坐下,云飞就开门出来,拿了张字条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冷冷地看了看她,并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在纸条上重重地点了点。
  字条上写道:“请闭上你的乌鸦嘴。你我之间,从此一刀两断,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不想再跟你说话,所以写这张纸条给你,请你知趣一点。”
  显然,冰梦已把刚才的事告诉给了云飞。虽然,她本已想放弃云飞,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一样,但看到这张字条,依然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过去,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她轻轻地拉上门,走了出去。
  
  四
  兰蕊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曾经无数次抚摸着云飞小时候获得的各种奖状及穿着博士装的照片,无数次地欣喜,又无数次地掉泪。现在,这些奖状和照片,又浮现在她眼前。
  突然起风了,地上的落叶一片片飞起来,乌云从远处迅速地朝她的头顶飘来,天暗了下来。闪电,吐着火舌,发疯一般一阵阵把乌云撕开一道道口子。雷声轰隆隆轰隆隆地,一会儿从天边向头顶滚来,一会儿从头顶向天边滚去。
  行人都慌慌忙忙地跑着寻找躲雨的地方,兰蕊却依然不紧不慢地走着。她想淋淋雨,她想让雨冲一冲她烦乱的思绪。
  先是有几颗大雨点打在她脸上,紧接着瓢泼般的大雨瞬间便湿透了她的全身。雨水遮住了她的眼晴,她干脆停下脚步,仰起脸,闭上眼,让雨任意冲打。
  她很久没哭过了,她真想好好地哭一场,但她不能哭出声来,她只在心里默默地哭。她感到泪水也滚出来了,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她想,那些雨水,是不是苍天的眼泪,是不是苍天也在为她的不幸遭遇而悲伤哭泣。想到苍天也在陪她一起哭,她的心里平静了许多。
  一会儿之后,雨可能是累了,小了一些。她又抹抹头发和脸,然后睁开了眼晴。
  街上,除了她之外,早已没了一个人影。
  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边,车上下来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中年女性,是她的好友宁静。宁静的丈夫也随着从驾驶室出来。
  “快上车,这么大的雨在这里干什么?到我家去。”宁静不由分说,便把兰蕊往车上拉。
  “我一身都是水。”兰蕊说。
  “不要多说,赶快上车。”宁静夫妇连推带拉把兰蕊拽上了车。宁静与兰蕊都坐在后排。
  “又有好久不见了!”宁静说道。
  “是啊,快一年了吧。”兰蕊应道。
  “刚才我老远就看着像你,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吗?”宁静问道。
  兰蕊的很多事,都会对宁静说,这次也不例外,兰蕊也不隐瞒,便把小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五
  说话间,已到了宁静家里。
  宁静让兰蕊去洗了个澡,又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兰蕊换上。她丈夫去厨房准备晚餐,她给兰蕊倒了杯茶,然后说道:“其实我的小孩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也迷上了网络和手机,他老爸还差点和他打架。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要打我陪你,看看谁打得过谁?把他老爸气得眼睛直瞪。”
  “那现在呢?”兰蕊没想到宁静的小孩儿也是这样。
  宁静笑着说:“现在好了,已改过来了,学习成绩也不错,很稳定。”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宁静的孩子能改变,就一定有方法,有了方法,她的孩子也一定能够改变。兰蕊心里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其实那时,我们也感到很绝望。”宁静剥了瓣橘子递给兰蕊,继续说道,“幸运的是,遇到一个朋友,他在学习传统文化,他给我们讲了很多运用传统文化来解决家庭教育问题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于是我们夫妇俩也去参加了学习。通过学习,我们悟到了一个道理,一切问题,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孟子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已。孩子的问题,其实都是我们家长自己的问题,要么是家长没做好榜样,要么就是方法不当。但方法又不能一概而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性,我们要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相应的办法。后来,我们根据孩子的性格特征,改变了方法,完全接受孩子的现状,孩子在玩手机玩电脑的时候,我们也不阻止他,我们俩夫妇就坐在一旁看书,有时是一起,有时是一个人。孩子玩到什么时候,我们就陪到什么时候,孩子玩到凌晨三四点,我们也陪到凌晨三四点。这样,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孩子终于自己改过来了。”
  兰蕊听得入神,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宁静,没有插一句话。
  这时,宁静的丈夫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说:“来来来,边吃边聊。因为要赶时间,就没准备什么菜,随便吃一下。”
  “今天晚上有个分享会,吃完饭去刚好合适,你也一起去听听。现在,全国都掀起了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潮,我强烈建议你也去学习学习,你一定能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包括个人心性问题、孩子教育问题、夫妻之间的问题、人际关系的问题,等等。”宁静说道。
  “好,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好像已经悟到一些了,我的孩子有救了,我也有救了,谢谢!”
  
  六
  杏林的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处。大家围着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坐下来,男男女女都有。兰蕊默默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多人。
  分享过程中,掌声不断,眼泪不止。掌声,又越过玻璃窗,把这动人的一刻到处传扬。眼泪,分享人在流,听的人也在流,有悲伤的眼泪,也有高兴的眼泪,但不管是谁的眼泪,不管是哪一种眼泪,都是因为心灵受到震撼而流淌出来的。
  有一个学员谈到,以前,她和她丈夫关系不好,差一点离婚。她丈夫经常在外面玩女人,经常夜不归家。开始时,她和他吵,但越吵越糟糕,伤害最大的还是她自己。后来,经过传统文化学习,她找到了办法。她丈夫的父母,也就是她的公公婆婆,到厦门来玩的时候,她尽心竭力的孝敬他们,带着孩子一起,为他们洗脚捶背揉肩,带他们去游玩,生病时,又带他们去医院,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不过,她没有把她丈夫在外面玩女人的事情告诉公公婆婆。但时间久了,她的公公婆婆发现了一些端倪,便旁敲侧击,最后,终于让她丈夫的心回到了家庭。
  她丈夫也终于说出让她泪流满面的话,他说:“我对不起你,我很愧疚,我现在说多的也没用,以后,我只能用实际行动来报答你,感谢你对我父母的精心照顾。”
  她丈夫边说边跪了下去,眼睛里溢出了泪水。她看得出,那绝不是在演戏,那是真情的流露,她的眼泪,哗的一下夺眶而出。她轻轻扶起他,哽咽着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不去谈了,让那一切都永远成为过去吧!”
  另一个学员,她的孩子经常顶撞她,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她怎么说,孩子都不听,几次以后,她就骂他,还打了他,孩子更不听。后来,她改变了方法。她当着孩子的面,对公公婆婆说,对不起,请原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说着向公公婆婆鞠了三个躬。然后又对孩子说,你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顶撞爸爸妈妈,这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对不起,请原谅。又向孩子鞠了三个躬。然后又说,来,我们一起向爷爷奶奶道个歉。她孩子怎么也不肯,她就独自向公公婆婆鞠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这样反复二三十次以后,孩子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走过来,向他们鞠了三个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那一刻,她的眼泪也哗的一下流了出来,公公婆婆也流出了眼泪,祖孙三代都流着眼泪。然后她又说,好了好了,我们都不要哭了。孩子,你进步了,我们太高兴了。然后,她又带孩子一起去向老师认错。
  学员们还谈了很多类似案例,都非常感人。分享会结束后,很多旁听的都纷份要求参加传统文化学习。兰蕊也流了好几次眼泪,也报了名。她反复琢磨着学员们的分享,从中寻找着一些奥妙。
  
  七
  兰蕊回到家里,已是深夜,云飞卧室的门依然关着。她轻轻走到门边,听见里面还有游戏的声音。她很想进去,也对云飞说:“孩子,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教好你。”然后给孩子鞠躬,然后,她又听到孩子对她说:“妈,我错了。”然后,孩子又向她鞠躬。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微微地笑了笑。
  一
  夏季,中午,骄阳似火。厦门,橡树湾三期。
  两个小孩从海港餐厅出来。一男,一女,都在十三四岁左右。
  女孩:“我回去了。”
  男孩:“好,我也回去了。”
  女孩一笑,打了个手势:“拜!”
  男孩也一笑,也打个手势:“拜!”
  然后,各自朝相反方向走去。
  小男孩边走边吹口哨边打响指,头有节奏地一摇一晃的。
  小女孩连蹦带跳地走着。刚一拐弯,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叫她:“小姑娘。”
  小女孩回头一看,见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女性,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是谁,便问:“你是……”
  “我是云飞的妈妈,我叫兰蕊。”中年妇女说,“一个星期前,你来我家里,你离开的时候,我刚好从外面回来,在门口碰过一次面。当时云飞没介绍,我也没问。他也没告诉你我是谁,是吗?”
  “没有。”小女孩说。
  兰蕊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见她眉毛和口红都涂得浓浓的,脸上透出稚气,手臂上纹了只蝴蝶。穿一件黑花纹短袖衫,下摆扎进短裤脚牛仔裤里,两边膝盖处各有一个洞,穿一双凉鞋,手指甲脚趾甲都染成了粉红色。
  兰蕊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小小年纪,那样浓妆艳抹的干什么,外表再美,如果心眼坏了,就更是糟糕,整容不如整心啊。她在心里叹惜道:“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女孩,不能就这样毁了啊!”
  “我想找你谈谈。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对面有个咖啡馆。”兰蕊说着,指了指杏北路对面的春江郦城。
  “我刚吃饱,不想再吃什么,我想走走。”小女孩说。
  “那我就陪你走一段吧。”兰蕊笑着说,语气柔和而坚定,不容拒绝。
  
  二
  杏北路人行道上。
  兰蕊与小女孩边走边聊。
  “你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兰蕊问。
  “冰梦,冰雪的冰,美梦的梦。”小女孩答道。
  “有点女侠的味道,是真实名字吗?”兰蕊笑着问。
  “不是真实名字,这是一个游戏里的女侠的名字,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叫我冰梦吧,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冰梦说。
  看来这个女孩也沉迷到游戏里去了,兰蕊想。然后说道:“能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吗?”
  冰梦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说道:“我爸也是包工头,外面有好多女人。开始时,我妈一天都在家里哭,我叫我妈跟他离婚,我妈又不跟他离。”
  兰蕊听出了“我爸也是包工头”里“也”字的意思。她于是说:“云飞把我们家的情况都告诉你了,是吗?”
  冰梦嗯了一声,点点头,又怯怯地侧头看了兰蕊一眼。
  “云飞的爸爸也像你爸爸一样。我也没跟他离婚,我担心离婚会对云飞心理上有影响。但是,他爸爸去年因为车祸去世了,现在,离和不离,都一样。”兰蕊顿了顿,又说:“云飞现在已经彻底毁了,他迷上了手机和网络,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去上学了。我骂过,也打过,把他无可奈何。他给我下了最后通碟,如果再打他,他要还手了,并说绝不手软。他如果真的要跟我打,我可能还打不过他。现在他也不理我。所以那天我跟你碰面时,他没有介绍,也在情理之中。”
  “哦。”冰梦应了一声,又说:“他没上学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现在,云飞已经完了,他害了自己,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又去害别人,我不能让他也害了你。”兰蕊一字一顿地说。她在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与无奈。
  “他没有害我啊!云飞游戏打得好,还通过打游戏赚了很多钱,我来就是要向他学学怎么打游戏赚钱的。他也肯教我,今天他还请我吃饭,他很好啊!我现在就是想要自己能够赚钱,能够独立,才能帮我妈摆脱我爸。我妈不愿跟我爸离婚,就是因为经济不能独立。我能赚钱了,就不需要靠他了。”冰梦又侧过头看了看兰蕊,说。
  看来这小孩的初心还不错,还不算坏。兰蕊心里想着,说:“但是,你们现在这个年龄应该好好读书啊。我今天回来的时侯,看见你和云飞走出小区,就在后面跟着你们,目的就是要找机会单独和你谈谈,千万不要荒废了学业,也请你劝劝云飞,让他重新回到课堂上去。”
  “我爸现在这个样子,我也读不下去,就算在学校,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我要赚钱。不过,我可以劝劝云飞,他听不听,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很难,我自己也不想读了,劝他也可能没用。”冰梦执拗地说。
  兰蕊见说不服她,又无计可施,便用强硬的口气说:“总之,你也不能再跟云飞来往,不能让他害了你。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三
  在小吃店胡乱吃点东西后,兰蕊回到家里。
  云飞卧室的门关着,说明云飞在里面。“我门关着的时候,你不能进来打扰我。”这是云飞给她下的命令。
  想到这句话,兰蕊又看了云飞卧室的门一眼。她现在管不了他,也不想管他了。以前,兰蕊还会去打扫一下云飞的卧室,现在也懒得去打扫。云飞自己几天都不会打扫,快餐盒、纸巾、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得满屋都是,乱糟糟的,臭熏熏的。
  她很累,她已心力交瘁,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刚一坐下,云飞就开门出来,拿了张字条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冷冷地看了看她,并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在纸条上重重地点了点。
  字条上写道:“请闭上你的乌鸦嘴。你我之间,从此一刀两断,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不想再跟你说话,所以写这张纸条给你,请你知趣一点。”
  显然,冰梦已把刚才的事告诉给了云飞。虽然,她本已想放弃云飞,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一样,但看到这张字条,依然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过去,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她轻轻地拉上门,走了出去。
  
  四
  兰蕊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曾经无数次抚摸着云飞小时候获得的各种奖状及穿着博士装的照片,无数次地欣喜,又无数次地掉泪。现在,这些奖状和照片,又浮现在她眼前。
  突然起风了,地上的落叶一片片飞起来,乌云从远处迅速地朝她的头顶飘来,天暗了下来。闪电,吐着火舌,发疯一般一阵阵把乌云撕开一道道口子。雷声轰隆隆轰隆隆地,一会儿从天边向头顶滚来,一会儿从头顶向天边滚去。
  行人都慌慌忙忙地跑着寻找躲雨的地方,兰蕊却依然不紧不慢地走着。她想淋淋雨,她想让雨冲一冲她烦乱的思绪。
  先是有几颗大雨点打在她脸上,紧接着瓢泼般的大雨瞬间便湿透了她的全身。雨水遮住了她的眼晴,她干脆停下脚步,仰起脸,闭上眼,让雨任意冲打。
  她很久没哭过了,她真想好好地哭一场,但她不能哭出声来,她只在心里默默地哭。她感到泪水也滚出来了,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她想,那些雨水,是不是苍天的眼泪,是不是苍天也在为她的不幸遭遇而悲伤哭泣。想到苍天也在陪她一起哭,她的心里平静了许多。
  一会儿之后,雨可能是累了,小了一些。她又抹抹头发和脸,然后睁开了眼晴。
  街上,除了她之外,早已没了一个人影。
  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边,车上下来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中年女性,是她的好友宁静。宁静的丈夫也随着从驾驶室出来。
  “快上车,这么大的雨在这里干什么?到我家去。”宁静不由分说,便把兰蕊往车上拉。
  “我一身都是水。”兰蕊说。
  “不要多说,赶快上车。”宁静夫妇连推带拉把兰蕊拽上了车。宁静与兰蕊都坐在后排。
  “又有好久不见了!”宁静说道。
  “是啊,快一年了吧。”兰蕊应道。
  “刚才我老远就看着像你,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吗?”宁静问道。
  兰蕊的很多事,都会对宁静说,这次也不例外,兰蕊也不隐瞒,便把小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五
  说话间,已到了宁静家里。
  宁静让兰蕊去洗了个澡,又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兰蕊换上。她丈夫去厨房准备晚餐,她给兰蕊倒了杯茶,然后说道:“其实我的小孩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也迷上了网络和手机,他老爸还差点和他打架。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要打我陪你,看看谁打得过谁?把他老爸气得眼睛直瞪。”
  “那现在呢?”兰蕊没想到宁静的小孩儿也是这样。
  宁静笑着说:“现在好了,已改过来了,学习成绩也不错,很稳定。”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宁静的孩子能改变,就一定有方法,有了方法,她的孩子也一定能够改变。兰蕊心里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其实那时,我们也感到很绝望。”宁静剥了瓣橘子递给兰蕊,继续说道,“幸运的是,遇到一个朋友,他在学习传统文化,他给我们讲了很多运用传统文化来解决家庭教育问题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于是我们夫妇俩也去参加了学习。通过学习,我们悟到了一个道理,一切问题,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孟子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已。孩子的问题,其实都是我们家长自己的问题,要么是家长没做好榜样,要么就是方法不当。但方法又不能一概而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性,我们要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相应的办法。后来,我们根据孩子的性格特征,改变了方法,完全接受孩子的现状,孩子在玩手机玩电脑的时候,我们也不阻止他,我们俩夫妇就坐在一旁看书,有时是一起,有时是一个人。孩子玩到什么时候,我们就陪到什么时候,孩子玩到凌晨三四点,我们也陪到凌晨三四点。这样,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孩子终于自己改过来了。”
  兰蕊听得入神,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宁静,没有插一句话。
  这时,宁静的丈夫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说:“来来来,边吃边聊。因为要赶时间,就没准备什么菜,随便吃一下。”
  “今天晚上有个分享会,吃完饭去刚好合适,你也一起去听听。现在,全国都掀起了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潮,我强烈建议你也去学习学习,你一定能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包括个人心性问题、孩子教育问题、夫妻之间的问题、人际关系的问题,等等。”宁静说道。
  “好,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好像已经悟到一些了,我的孩子有救了,我也有救了,谢谢!”
  
  六
  杏林的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处。大家围着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坐下来,男男女女都有。兰蕊默默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多人。
  分享过程中,掌声不断,眼泪不止。掌声,又越过玻璃窗,把这动人的一刻到处传扬。眼泪,分享人在流,听的人也在流,有悲伤的眼泪,也有高兴的眼泪,但不管是谁的眼泪,不管是哪一种眼泪,都是因为心灵受到震撼而流淌出来的。
  有一个学员谈到,以前,她和她丈夫关系不好,差一点离婚。她丈夫经常在外面玩女人,经常夜不归家。开始时,她和他吵,但越吵越糟糕,伤害最大的还是她自己。后来,经过传统文化学习,她找到了办法。她丈夫的父母,也就是她的公公婆婆,到厦门来玩的时候,她尽心竭力的孝敬他们,带着孩子一起,为他们洗脚捶背揉肩,带他们去游玩,生病时,又带他们去医院,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不过,她没有把她丈夫在外面玩女人的事情告诉公公婆婆。但时间久了,她的公公婆婆发现了一些端倪,便旁敲侧击,最后,终于让她丈夫的心回到了家庭。
  她丈夫也终于说出让她泪流满面的话,他说:“我对不起你,我很愧疚,我现在说多的也没用,以后,我只能用实际行动来报答你,感谢你对我父母的精心照顾。”
  她丈夫边说边跪了下去,眼睛里溢出了泪水。她看得出,那绝不是在演戏,那是真情的流露,她的眼泪,哗的一下夺眶而出。她轻轻扶起他,哽咽着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不去谈了,让那一切都永远成为过去吧!”
  另一个学员,她的孩子经常顶撞她,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她怎么说,孩子都不听,几次以后,她就骂他,还打了他,孩子更不听。后来,她改变了方法。她当着孩子的面,对公公婆婆说,对不起,请原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说着向公公婆婆鞠了三个躬。然后又对孩子说,你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顶撞爸爸妈妈,这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对不起,请原谅。又向孩子鞠了三个躬。然后又说,来,我们一起向爷爷奶奶道个歉。她孩子怎么也不肯,她就独自向公公婆婆鞠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这样反复二三十次以后,孩子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走过来,向他们鞠了三个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那一刻,她的眼泪也哗的一下流了出来,公公婆婆也流出了眼泪,祖孙三代都流着眼泪。然后她又说,好了好了,我们都不要哭了。孩子,你进步了,我们太高兴了。然后,她又带孩子一起去向老师认错。
  学员们还谈了很多类似案例,都非常感人。分享会结束后,很多旁听的都纷份要求参加传统文化学习。兰蕊也流了好几次眼泪,也报了名。她反复琢磨着学员们的分享,从中寻找着一些奥妙。
  
  七
  兰蕊回到家里,已是深夜,云飞卧室的门依然关着。她轻轻走到门边,听见里面还有游戏的声音。她很想进去,也对云飞说:“孩子,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教好你。”然后给孩子鞠躬,然后,她又听到孩子对她说:“妈,我错了。”然后,孩子又向她鞠躬。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微微地笑了笑。
  她几次举起手,想敲门,但又放了下来。进去?还是不进去?她犹豫着,在心里反复念叨着,又来回踱了几步,最后,她终于做出一个伟大决定,进去。于是敲响了云飞卧室的门。
  她轻轻地、慢慢地敲了三下,然后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没有反应。她又轻轻地、慢慢地敲三下,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这时云飞猛地砸出一句话来:“你烦不烦啦!你进来干什么!我正在忙!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不忙了,我们再谈吧。”兰蕊强压住怒火,轻声说道。最初,她本想直接开门进去,但幸好没有这样,否则,云飞以后很可能就会把门反锁起来,她就更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早晨,兰蕊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了,这时,鸟鸣的声音刚刚扣打门窗,太阳还没把窗户擦亮。她看了几篇宁静送给她的传统文化方面的书。
  估计云飞快要起床的时侯,她便把云飞平常爱吃的麻辣小面煮好。
  云飞开门出来,兰蕊指着桌上的面说:“快趁热吃了,我刚煮好的。”
  云飞刮她一眼,说道:“我不吃你的。”便径直开门出去,只听门砰的一声。
  这也在兰蕊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只煮了一碗面,如果云飞不吃,她就自己吃掉。
  中午,兰蕊炒了两个菜,煮了一个汤和一点饭。云飞还是没吃,自己跑到外面去吃。晚上,云飞便通过外卖点餐。
  中午的时候,云飞一出去往往就是两三个小时。兰蕊去跟踪过几次,看见他一个人从海港餐厅出来后,便去中航城后面的湖边转了转,有时在亭子里躺一会。然后,便又回到卧室去玩他的游戏。这基本上已经形成了规律。
  从这些现象来看,云飞还没有滑得很远,只是很自闭、很叛逆,云飞还有救。兰蕊又感到很欣慰。于是,兰蕊就趁云飞中午出去的这段时间,去收拾云飞的卧室,又把他换的衣服拿来洗了。
  因为现在基本上没有办法与云飞沟通,兰蕊便每天都很工整地写一张字条,除了每天的时间不同以外,别的字句都是一样的:“云飞,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然后又按时间顺序把这些字条粘贴在一起,贴在云飞卧室外面的易于让他看到的门边。
  
  八
  每次和云飞碰面的时候,她都主动打招呼,你回来了?你又要出去?或微微一笑。开始云飞也不理她,一个多月后,一次,兰蕊收拾好云飞的卧室,出去扔垃圾,在小区的走廊上碰到云飞,她依然说道:“云飞,你回来了?”
  不料云飞却伸出手来,轻声说道:“妈,我来提吧!”
  兰蕊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她相信会有这么一刻,但这一刻却来得那么突然。她的泪水禁不住滚滚而出,这是激动的泪水,这是高兴的泪水。她一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云飞递给她两张纸巾,说道:“妈,对不起,我错了。”他的眼里也噙着泪花,可见他的内心也经过无数次挣扎。
  自此,那块封冻多日的坚冰,终于破了。母子俩开始说话了,开始在一起吃饭了。
  一个很轻松的氛围,兰蕊抓住时机,劝云飞重新回去上学。
  云飞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说:“我已停学两个多月,成绩又不好,我还赶得上吗?学校还要我吗?老师和同学又会怎么看我?”
  “你完全能赶得上,你不笨,你的智商很高,你以前拿了那么多奖状,还获得过小博士奖。”说着,兰蕊从箱子里拿出云飞以前的奖状,一张一张地摆在云飞面前,又说,“你看看,这些妈妈都给你收得好好的。”然后又拿出他的小博士服。
  云飞默默地翻看着,眼睛又湿润了。
  “你的游戏也打得那么好,少有人能与你相比,这也说明,你很聪明。只是因为你把精力都花到游戏上去了,才导致成绩下降。如果你能把精力重新投入到学习上来,一定会很快赶上去的。至于学校和老师那里,你不用担心,我去说。如果同学有什么言语,你不用去管他,也不需要去解释什么,你的实际行动就是最好的解释。”
  云飞望着远方,目光深邃,似欲穿透墙壁。他显然是在思考。一会儿之后,便说:“那好吧。”
  “你跟冰梦还在联系吗?”兰蕊问道。
  “妈,你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冰梦不是坏女孩,她还在上学。”云飞略显委屈地说。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想,看能不能通过她跟她妈妈联系上,让她妈妈也去学习传统文化,你妈妈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是得益于传统文化的学习。”兰蕊说。
  云飞说道:“我明白了,妈,其实都是我的错,感谢你的慈爱和包容。冰梦那里,我先跟她谈谈,我相信她妈妈会去的。”
  一
  夏季,中午,骄阳似火。厦门,橡树湾三期。
  两个小孩从海港餐厅出来。一男,一女,都在十三四岁左右。
  女孩:“我回去了。”
  男孩:“好,我也回去了。”
  女孩一笑,打了个手势:“拜!”
  男孩也一笑,也打个手势:“拜!”
  然后,各自朝相反方向走去。
  小男孩边走边吹口哨边打响指,头有节奏地一摇一晃的。
  小女孩连蹦带跳地走着。刚一拐弯,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叫她:“小姑娘。”
  小女孩回头一看,见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女性,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是谁,便问:“你是……”
  “我是云飞的妈妈,我叫兰蕊。”中年妇女说,“一个星期前,你来我家里,你离开的时候,我刚好从外面回来,在门口碰过一次面。当时云飞没介绍,我也没问。他也没告诉你我是谁,是吗?”
  “没有。”小女孩说。
  兰蕊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见她眉毛和口红都涂得浓浓的,脸上透出稚气,手臂上纹了只蝴蝶。穿一件黑花纹短袖衫,下摆扎进短裤脚牛仔裤里,两边膝盖处各有一个洞,穿一双凉鞋,手指甲脚趾甲都染成了粉红色。
  兰蕊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小小年纪,那样浓妆艳抹的干什么,外表再美,如果心眼坏了,就更是糟糕,整容不如整心啊。她在心里叹惜道:“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女孩,不能就这样毁了啊!”
  “我想找你谈谈。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对面有个咖啡馆。”兰蕊说着,指了指杏北路对面的春江郦城。
  “我刚吃饱,不想再吃什么,我想走走。”小女孩说。
  “那我就陪你走一段吧。”兰蕊笑着说,语气柔和而坚定,不容拒绝。
  
  二
  杏北路人行道上。
  兰蕊与小女孩边走边聊。
  “你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兰蕊问。
  “冰梦,冰雪的冰,美梦的梦。”小女孩答道。
  “有点女侠的味道,是真实名字吗?”兰蕊笑着问。
  “不是真实名字,这是一个游戏里的女侠的名字,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叫我冰梦吧,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冰梦说。
  看来这个女孩也沉迷到游戏里去了,兰蕊想。然后说道:“能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吗?”
  冰梦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说道:“我爸也是包工头,外面有好多女人。开始时,我妈一天都在家里哭,我叫我妈跟他离婚,我妈又不跟他离。”
  兰蕊听出了“我爸也是包工头”里“也”字的意思。她于是说:“云飞把我们家的情况都告诉你了,是吗?”
  冰梦嗯了一声,点点头,又怯怯地侧头看了兰蕊一眼。
  “云飞的爸爸也像你爸爸一样。我也没跟他离婚,我担心离婚会对云飞心理上有影响。但是,他爸爸去年因为车祸去世了,现在,离和不离,都一样。”兰蕊顿了顿,又说:“云飞现在已经彻底毁了,他迷上了手机和网络,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去上学了。我骂过,也打过,把他无可奈何。他给我下了最后通碟,如果再打他,他要还手了,并说绝不手软。他如果真的要跟我打,我可能还打不过他。现在他也不理我。所以那天我跟你碰面时,他没有介绍,也在情理之中。”
  “哦。”冰梦应了一声,又说:“他没上学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现在,云飞已经完了,他害了自己,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又去害别人,我不能让他也害了你。”兰蕊一字一顿地说。她在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与无奈。
  “他没有害我啊!云飞游戏打得好,还通过打游戏赚了很多钱,我来就是要向他学学怎么打游戏赚钱的。他也肯教我,今天他还请我吃饭,他很好啊!我现在就是想要自己能够赚钱,能够独立,才能帮我妈摆脱我爸。我妈不愿跟我爸离婚,就是因为经济不能独立。我能赚钱了,就不需要靠他了。”冰梦又侧过头看了看兰蕊,说。
  看来这小孩的初心还不错,还不算坏。兰蕊心里想着,说:“但是,你们现在这个年龄应该好好读书啊。我今天回来的时侯,看见你和云飞走出小区,就在后面跟着你们,目的就是要找机会单独和你谈谈,千万不要荒废了学业,也请你劝劝云飞,让他重新回到课堂上去。”
  “我爸现在这个样子,我也读不下去,就算在学校,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我要赚钱。不过,我可以劝劝云飞,他听不听,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很难,我自己也不想读了,劝他也可能没用。”冰梦执拗地说。
  兰蕊见说不服她,又无计可施,便用强硬的口气说:“总之,你也不能再跟云飞来往,不能让他害了你。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三
  在小吃店胡乱吃点东西后,兰蕊回到家里。
  云飞卧室的门关着,说明云飞在里面。“我门关着的时候,你不能进来打扰我。”这是云飞给她下的命令。
  想到这句话,兰蕊又看了云飞卧室的门一眼。她现在管不了他,也不想管他了。以前,兰蕊还会去打扫一下云飞的卧室,现在也懒得去打扫。云飞自己几天都不会打扫,快餐盒、纸巾、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得满屋都是,乱糟糟的,臭熏熏的。
  她很累,她已心力交瘁,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刚一坐下,云飞就开门出来,拿了张字条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冷冷地看了看她,并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在纸条上重重地点了点。
  字条上写道:“请闭上你的乌鸦嘴。你我之间,从此一刀两断,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不想再跟你说话,所以写这张纸条给你,请你知趣一点。”
  显然,冰梦已把刚才的事告诉给了云飞。虽然,她本已想放弃云飞,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一样,但看到这张字条,依然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过去,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她轻轻地拉上门,走了出去。
  
  四
  兰蕊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曾经无数次抚摸着云飞小时候获得的各种奖状及穿着博士装的照片,无数次地欣喜,又无数次地掉泪。现在,这些奖状和照片,又浮现在她眼前。
  突然起风了,地上的落叶一片片飞起来,乌云从远处迅速地朝她的头顶飘来,天暗了下来。闪电,吐着火舌,发疯一般一阵阵把乌云撕开一道道口子。雷声轰隆隆轰隆隆地,一会儿从天边向头顶滚来,一会儿从头顶向天边滚去。
  行人都慌慌忙忙地跑着寻找躲雨的地方,兰蕊却依然不紧不慢地走着。她想淋淋雨,她想让雨冲一冲她烦乱的思绪。
  先是有几颗大雨点打在她脸上,紧接着瓢泼般的大雨瞬间便湿透了她的全身。雨水遮住了她的眼晴,她干脆停下脚步,仰起脸,闭上眼,让雨任意冲打。
  她很久没哭过了,她真想好好地哭一场,但她不能哭出声来,她只在心里默默地哭。她感到泪水也滚出来了,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她想,那些雨水,是不是苍天的眼泪,是不是苍天也在为她的不幸遭遇而悲伤哭泣。想到苍天也在陪她一起哭,她的心里平静了许多。
  一会儿之后,雨可能是累了,小了一些。她又抹抹头发和脸,然后睁开了眼晴。
  街上,除了她之外,早已没了一个人影。
  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边,车上下来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中年女性,是她的好友宁静。宁静的丈夫也随着从驾驶室出来。
  “快上车,这么大的雨在这里干什么?到我家去。”宁静不由分说,便把兰蕊往车上拉。
  “我一身都是水。”兰蕊说。
  “不要多说,赶快上车。”宁静夫妇连推带拉把兰蕊拽上了车。宁静与兰蕊都坐在后排。
  “又有好久不见了!”宁静说道。
  “是啊,快一年了吧。”兰蕊应道。
  “刚才我老远就看着像你,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吗?”宁静问道。
  兰蕊的很多事,都会对宁静说,这次也不例外,兰蕊也不隐瞒,便把小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五
  说话间,已到了宁静家里。
  宁静让兰蕊去洗了个澡,又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兰蕊换上。她丈夫去厨房准备晚餐,她给兰蕊倒了杯茶,然后说道:“其实我的小孩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也迷上了网络和手机,他老爸还差点和他打架。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要打我陪你,看看谁打得过谁?把他老爸气得眼睛直瞪。”
  “那现在呢?”兰蕊没想到宁静的小孩儿也是这样。
  宁静笑着说:“现在好了,已改过来了,学习成绩也不错,很稳定。”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宁静的孩子能改变,就一定有方法,有了方法,她的孩子也一定能够改变。兰蕊心里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其实那时,我们也感到很绝望。”宁静剥了瓣橘子递给兰蕊,继续说道,“幸运的是,遇到一个朋友,他在学习传统文化,他给我们讲了很多运用传统文化来解决家庭教育问题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于是我们夫妇俩也去参加了学习。通过学习,我们悟到了一个道理,一切问题,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孟子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已。孩子的问题,其实都是我们家长自己的问题,要么是家长没做好榜样,要么就是方法不当。但方法又不能一概而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性,我们要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相应的办法。后来,我们根据孩子的性格特征,改变了方法,完全接受孩子的现状,孩子在玩手机玩电脑的时候,我们也不阻止他,我们俩夫妇就坐在一旁看书,有时是一起,有时是一个人。孩子玩到什么时候,我们就陪到什么时候,孩子玩到凌晨三四点,我们也陪到凌晨三四点。这样,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孩子终于自己改过来了。”
  兰蕊听得入神,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宁静,没有插一句话。
  这时,宁静的丈夫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说:“来来来,边吃边聊。因为要赶时间,就没准备什么菜,随便吃一下。”
  “今天晚上有个分享会,吃完饭去刚好合适,你也一起去听听。现在,全国都掀起了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潮,我强烈建议你也去学习学习,你一定能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包括个人心性问题、孩子教育问题、夫妻之间的问题、人际关系的问题,等等。”宁静说道。
  “好,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好像已经悟到一些了,我的孩子有救了,我也有救了,谢谢!”
  
  六
  杏林的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处。大家围着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坐下来,男男女女都有。兰蕊默默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多人。
  分享过程中,掌声不断,眼泪不止。掌声,又越过玻璃窗,把这动人的一刻到处传扬。眼泪,分享人在流,听的人也在流,有悲伤的眼泪,也有高兴的眼泪,但不管是谁的眼泪,不管是哪一种眼泪,都是因为心灵受到震撼而流淌出来的。
  有一个学员谈到,以前,她和她丈夫关系不好,差一点离婚。她丈夫经常在外面玩女人,经常夜不归家。开始时,她和他吵,但越吵越糟糕,伤害最大的还是她自己。后来,经过传统文化学习,她找到了办法。她丈夫的父母,也就是她的公公婆婆,到厦门来玩的时候,她尽心竭力的孝敬他们,带着孩子一起,为他们洗脚捶背揉肩,带他们去游玩,生病时,又带他们去医院,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不过,她没有把她丈夫在外面玩女人的事情告诉公公婆婆。但时间久了,她的公公婆婆发现了一些端倪,便旁敲侧击,最后,终于让她丈夫的心回到了家庭。
  她丈夫也终于说出让她泪流满面的话,他说:“我对不起你,我很愧疚,我现在说多的也没用,以后,我只能用实际行动来报答你,感谢你对我父母的精心照顾。”
  她丈夫边说边跪了下去,眼睛里溢出了泪水。她看得出,那绝不是在演戏,那是真情的流露,她的眼泪,哗的一下夺眶而出。她轻轻扶起他,哽咽着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不去谈了,让那一切都永远成为过去吧!”
  另一个学员,她的孩子经常顶撞她,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她怎么说,孩子都不听,几次以后,她就骂他,还打了他,孩子更不听。后来,她改变了方法。她当着孩子的面,对公公婆婆说,对不起,请原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说着向公公婆婆鞠了三个躬。然后又对孩子说,你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顶撞爸爸妈妈,这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对不起,请原谅。又向孩子鞠了三个躬。然后又说,来,我们一起向爷爷奶奶道个歉。她孩子怎么也不肯,她就独自向公公婆婆鞠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这样反复二三十次以后,孩子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走过来,向他们鞠了三个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那一刻,她的眼泪也哗的一下流了出来,公公婆婆也流出了眼泪,祖孙三代都流着眼泪。然后她又说,好了好了,我们都不要哭了。孩子,你进步了,我们太高兴了。然后,她又带孩子一起去向老师认错。
  学员们还谈了很多类似案例,都非常感人。分享会结束后,很多旁听的都纷份要求参加传统文化学习。兰蕊也流了好几次眼泪,也报了名。她反复琢磨着学员们的分享,从中寻找着一些奥妙。
  
  七
  兰蕊回到家里,已是深夜,云飞卧室的门依然关着。她轻轻走到门边,听见里面还有游戏的声音。她很想进去,也对云飞说:“孩子,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教好你。”然后给孩子鞠躬,然后,她又听到孩子对她说:“妈,我错了。”然后,孩子又向她鞠躬。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微微地笑了笑。
  她几次举起手,想敲门,但又放了下来。进去?还是不进去?她犹豫着,在心里反复念叨着,又来回踱了几步,最后,她终于做出一个伟大决定,进去。于是敲响了云飞卧室的门。
  她轻轻地、慢慢地敲了三下,然后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没有反应。她又轻轻地、慢慢地敲三下,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这时云飞猛地砸出一句话来:“你烦不烦啦!你进来干什么!我正在忙!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不忙了,我们再谈吧。”兰蕊强压住怒火,轻声说道。最初,她本想直接开门进去,但幸好没有这样,否则,云飞以后很可能就会把门反锁起来,她就更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早晨,兰蕊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了,这时,鸟鸣的声音刚刚扣打门窗,太阳还没把窗户擦亮。她看了几篇宁静送给她的传统文化方面的书。
  估计云飞快要起床的时侯,她便把云飞平常爱吃的麻辣小面煮好。
  云飞开门出来,兰蕊指着桌上的面说:“快趁热吃了,我刚煮好的。”
  云飞刮她一眼,说道:“我不吃你的。”便径直开门出去,只听门砰的一声。
  这也在兰蕊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只煮了一碗面,如果云飞不吃,她就自己吃掉。
  中午,兰蕊炒了两个菜,煮了一个汤和一点饭。云飞还是没吃,自己跑到外面去吃。晚上,云飞便通过外卖点餐。
  中午的时候,云飞一出去往往就是两三个小时。兰蕊去跟踪过几次,看见他一个人从海港餐厅出来后,便去中航城后面的湖边转了转,有时在亭子里躺一会。然后,便又回到卧室去玩他的游戏。这基本上已经形成了规律。
  从这些现象来看,云飞还没有滑得很远,只是很自闭、很叛逆,云飞还有救。兰蕊又感到很欣慰。于是,兰蕊就趁云飞中午出去的这段时间,去收拾云飞的卧室,又把他换的衣服拿来洗了。
  因为现在基本上没有办法与云飞沟通,兰蕊便每天都很工整地写一张字条,除了每天的时间不同以外,别的字句都是一样的:“云飞,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然后又按时间顺序把这些字条粘贴在一起,贴在云飞卧室外面的易于让他看到的门边。
  
  八
  每次和云飞碰面的时候,她都主动打招呼,你回来了?你又要出去?或微微一笑。开始云飞也不理她,一个多月后,一次,兰蕊收拾好云飞的卧室,出去扔垃圾,在小区的走廊上碰到云飞,她依然说道:“云飞,你回来了?”
  不料云飞却伸出手来,轻声说道:“妈,我来提吧!”
  兰蕊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她相信会有这么一刻,但这一刻却来得那么突然。她的泪水禁不住滚滚而出,这是激动的泪水,这是高兴的泪水。她一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云飞递给她两张纸巾,说道:“妈,对不起,我错了。”他的眼里也噙着泪花,可见他的内心也经过无数次挣扎。
  自此,那块封冻多日的坚冰,终于破了。母子俩开始说话了,开始在一起吃饭了。
  一个很轻松的氛围,兰蕊抓住时机,劝云飞重新回去上学。
  云飞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说:“我已停学两个多月,成绩又不好,我还赶得上吗?学校还要我吗?老师和同学又会怎么看我?”
  “你完全能赶得上,你不笨,你的智商很高,你以前拿了那么多奖状,还获得过小博士奖。”说着,兰蕊从箱子里拿出云飞以前的奖状,一张一张地摆在云飞面前,又说,“你看看,这些妈妈都给你收得好好的。”然后又拿出他的小博士服。
  云飞默默地翻看着,眼睛又湿润了。
  “你的游戏也打得那么好,少有人能与你相比,这也说明,你很聪明。只是因为你把精力都花到游戏上去了,才导致成绩下降。如果你能把精力重新投入到学习上来,一定会很快赶上去的。至于学校和老师那里,你不用担心,我去说。如果同学有什么言语,你不用去管他,也不需要去解释什么,你的实际行动就是最好的解释。”
  云飞望着远方,目光深邃,似欲穿透墙壁。他显然是在思考。一会儿之后,便说:“那好吧。”
  “你跟冰梦还在联系吗?”兰蕊问道。
  “妈,你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冰梦不是坏女孩,她还在上学。”云飞略显委屈地说。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想,看能不能通过她跟她妈妈联系上,让她妈妈也去学习传统文化,你妈妈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是得益于传统文化的学习。”兰蕊说。
  云飞说道:“我明白了,妈,其实都是我的错,感谢你的慈爱和包容。冰梦那里,我先跟她谈谈,我相信她妈妈会去的。”
  一
  夏季,中午,骄阳似火。厦门,橡树湾三期。
  两个小孩从海港餐厅出来。一男,一女,都在十三四岁左右。
  女孩:“我回去了。”
  男孩:“好,我也回去了。”
  女孩一笑,打了个手势:“拜!”
  男孩也一笑,也打个手势:“拜!”
  然后,各自朝相反方向走去。
  小男孩边走边吹口哨边打响指,头有节奏地一摇一晃的。
  小女孩连蹦带跳地走着。刚一拐弯,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叫她:“小姑娘。”
  小女孩回头一看,见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女性,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是谁,便问:“你是……”
  “我是云飞的妈妈,我叫兰蕊。”中年妇女说,“一个星期前,你来我家里,你离开的时候,我刚好从外面回来,在门口碰过一次面。当时云飞没介绍,我也没问。他也没告诉你我是谁,是吗?”
  “没有。”小女孩说。
  兰蕊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见她眉毛和口红都涂得浓浓的,脸上透出稚气,手臂上纹了只蝴蝶。穿一件黑花纹短袖衫,下摆扎进短裤脚牛仔裤里,两边膝盖处各有一个洞,穿一双凉鞋,手指甲脚趾甲都染成了粉红色。
  兰蕊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小小年纪,那样浓妆艳抹的干什么,外表再美,如果心眼坏了,就更是糟糕,整容不如整心啊。她在心里叹惜道:“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女孩,不能就这样毁了啊!”
  “我想找你谈谈。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对面有个咖啡馆。”兰蕊说着,指了指杏北路对面的春江郦城。
  “我刚吃饱,不想再吃什么,我想走走。”小女孩说。
  “那我就陪你走一段吧。”兰蕊笑着说,语气柔和而坚定,不容拒绝。
  
  二
  杏北路人行道上。
  兰蕊与小女孩边走边聊。
  “你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兰蕊问。
  “冰梦,冰雪的冰,美梦的梦。”小女孩答道。
  “有点女侠的味道,是真实名字吗?”兰蕊笑着问。
  “不是真实名字,这是一个游戏里的女侠的名字,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叫我冰梦吧,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冰梦说。
  看来这个女孩也沉迷到游戏里去了,兰蕊想。然后说道:“能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吗?”
  冰梦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说道:“我爸也是包工头,外面有好多女人。开始时,我妈一天都在家里哭,我叫我妈跟他离婚,我妈又不跟他离。”
  兰蕊听出了“我爸也是包工头”里“也”字的意思。她于是说:“云飞把我们家的情况都告诉你了,是吗?”
  冰梦嗯了一声,点点头,又怯怯地侧头看了兰蕊一眼。
  “云飞的爸爸也像你爸爸一样。我也没跟他离婚,我担心离婚会对云飞心理上有影响。但是,他爸爸去年因为车祸去世了,现在,离和不离,都一样。”兰蕊顿了顿,又说:“云飞现在已经彻底毁了,他迷上了手机和网络,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去上学了。我骂过,也打过,把他无可奈何。他给我下了最后通碟,如果再打他,他要还手了,并说绝不手软。他如果真的要跟我打,我可能还打不过他。现在他也不理我。所以那天我跟你碰面时,他没有介绍,也在情理之中。”
  “哦。”冰梦应了一声,又说:“他没上学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现在,云飞已经完了,他害了自己,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又去害别人,我不能让他也害了你。”兰蕊一字一顿地说。她在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与无奈。
  “他没有害我啊!云飞游戏打得好,还通过打游戏赚了很多钱,我来就是要向他学学怎么打游戏赚钱的。他也肯教我,今天他还请我吃饭,他很好啊!我现在就是想要自己能够赚钱,能够独立,才能帮我妈摆脱我爸。我妈不愿跟我爸离婚,就是因为经济不能独立。我能赚钱了,就不需要靠他了。”冰梦又侧过头看了看兰蕊,说。
  看来这小孩的初心还不错,还不算坏。兰蕊心里想着,说:“但是,你们现在这个年龄应该好好读书啊。我今天回来的时侯,看见你和云飞走出小区,就在后面跟着你们,目的就是要找机会单独和你谈谈,千万不要荒废了学业,也请你劝劝云飞,让他重新回到课堂上去。”
  “我爸现在这个样子,我也读不下去,就算在学校,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我要赚钱。不过,我可以劝劝云飞,他听不听,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很难,我自己也不想读了,劝他也可能没用。”冰梦执拗地说。
  兰蕊见说不服她,又无计可施,便用强硬的口气说:“总之,你也不能再跟云飞来往,不能让他害了你。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三
  在小吃店胡乱吃点东西后,兰蕊回到家里。
  云飞卧室的门关着,说明云飞在里面。“我门关着的时候,你不能进来打扰我。”这是云飞给她下的命令。
  想到这句话,兰蕊又看了云飞卧室的门一眼。她现在管不了他,也不想管他了。以前,兰蕊还会去打扫一下云飞的卧室,现在也懒得去打扫。云飞自己几天都不会打扫,快餐盒、纸巾、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得满屋都是,乱糟糟的,臭熏熏的。
  她很累,她已心力交瘁,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刚一坐下,云飞就开门出来,拿了张字条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冷冷地看了看她,并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在纸条上重重地点了点。
  字条上写道:“请闭上你的乌鸦嘴。你我之间,从此一刀两断,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不想再跟你说话,所以写这张纸条给你,请你知趣一点。”
  显然,冰梦已把刚才的事告诉给了云飞。虽然,她本已想放弃云飞,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一样,但看到这张字条,依然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过去,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她轻轻地拉上门,走了出去。
  
  四
  兰蕊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曾经无数次抚摸着云飞小时候获得的各种奖状及穿着博士装的照片,无数次地欣喜,又无数次地掉泪。现在,这些奖状和照片,又浮现在她眼前。
  突然起风了,地上的落叶一片片飞起来,乌云从远处迅速地朝她的头顶飘来,天暗了下来。闪电,吐着火舌,发疯一般一阵阵把乌云撕开一道道口子。雷声轰隆隆轰隆隆地,一会儿从天边向头顶滚来,一会儿从头顶向天边滚去。
  行人都慌慌忙忙地跑着寻找躲雨的地方,兰蕊却依然不紧不慢地走着。她想淋淋雨,她想让雨冲一冲她烦乱的思绪。
  先是有几颗大雨点打在她脸上,紧接着瓢泼般的大雨瞬间便湿透了她的全身。雨水遮住了她的眼晴,她干脆停下脚步,仰起脸,闭上眼,让雨任意冲打。
  她很久没哭过了,她真想好好地哭一场,但她不能哭出声来,她只在心里默默地哭。她感到泪水也滚出来了,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她想,那些雨水,是不是苍天的眼泪,是不是苍天也在为她的不幸遭遇而悲伤哭泣。想到苍天也在陪她一起哭,她的心里平静了许多。
  一会儿之后,雨可能是累了,小了一些。她又抹抹头发和脸,然后睁开了眼晴。
  街上,除了她之外,早已没了一个人影。
  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边,车上下来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中年女性,是她的好友宁静。宁静的丈夫也随着从驾驶室出来。
  “快上车,这么大的雨在这里干什么?到我家去。”宁静不由分说,便把兰蕊往车上拉。
  “我一身都是水。”兰蕊说。
  “不要多说,赶快上车。”宁静夫妇连推带拉把兰蕊拽上了车。宁静与兰蕊都坐在后排。
  “又有好久不见了!”宁静说道。
  “是啊,快一年了吧。”兰蕊应道。
  “刚才我老远就看着像你,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吗?”宁静问道。
  兰蕊的很多事,都会对宁静说,这次也不例外,兰蕊也不隐瞒,便把小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五
  说话间,已到了宁静家里。
  宁静让兰蕊去洗了个澡,又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兰蕊换上。她丈夫去厨房准备晚餐,她给兰蕊倒了杯茶,然后说道:“其实我的小孩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也迷上了网络和手机,他老爸还差点和他打架。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要打我陪你,看看谁打得过谁?把他老爸气得眼睛直瞪。”
  “那现在呢?”兰蕊没想到宁静的小孩儿也是这样。
  宁静笑着说:“现在好了,已改过来了,学习成绩也不错,很稳定。”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宁静的孩子能改变,就一定有方法,有了方法,她的孩子也一定能够改变。兰蕊心里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其实那时,我们也感到很绝望。”宁静剥了瓣橘子递给兰蕊,继续说道,“幸运的是,遇到一个朋友,他在学习传统文化,他给我们讲了很多运用传统文化来解决家庭教育问题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于是我们夫妇俩也去参加了学习。通过学习,我们悟到了一个道理,一切问题,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孟子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已。孩子的问题,其实都是我们家长自己的问题,要么是家长没做好榜样,要么就是方法不当。但方法又不能一概而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性,我们要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相应的办法。后来,我们根据孩子的性格特征,改变了方法,完全接受孩子的现状,孩子在玩手机玩电脑的时候,我们也不阻止他,我们俩夫妇就坐在一旁看书,有时是一起,有时是一个人。孩子玩到什么时候,我们就陪到什么时候,孩子玩到凌晨三四点,我们也陪到凌晨三四点。这样,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孩子终于自己改过来了。”
  兰蕊听得入神,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宁静,没有插一句话。
  这时,宁静的丈夫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说:“来来来,边吃边聊。因为要赶时间,就没准备什么菜,随便吃一下。”
  “今天晚上有个分享会,吃完饭去刚好合适,你也一起去听听。现在,全国都掀起了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潮,我强烈建议你也去学习学习,你一定能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包括个人心性问题、孩子教育问题、夫妻之间的问题、人际关系的问题,等等。”宁静说道。
  “好,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好像已经悟到一些了,我的孩子有救了,我也有救了,谢谢!”
  
  六
  杏林的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处。大家围着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坐下来,男男女女都有。兰蕊默默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多人。
  分享过程中,掌声不断,眼泪不止。掌声,又越过玻璃窗,把这动人的一刻到处传扬。眼泪,分享人在流,听的人也在流,有悲伤的眼泪,也有高兴的眼泪,但不管是谁的眼泪,不管是哪一种眼泪,都是因为心灵受到震撼而流淌出来的。
  有一个学员谈到,以前,她和她丈夫关系不好,差一点离婚。她丈夫经常在外面玩女人,经常夜不归家。开始时,她和他吵,但越吵越糟糕,伤害最大的还是她自己。后来,经过传统文化学习,她找到了办法。她丈夫的父母,也就是她的公公婆婆,到厦门来玩的时候,她尽心竭力的孝敬他们,带着孩子一起,为他们洗脚捶背揉肩,带他们去游玩,生病时,又带他们去医院,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不过,她没有把她丈夫在外面玩女人的事情告诉公公婆婆。但时间久了,她的公公婆婆发现了一些端倪,便旁敲侧击,最后,终于让她丈夫的心回到了家庭。
  她丈夫也终于说出让她泪流满面的话,他说:“我对不起你,我很愧疚,我现在说多的也没用,以后,我只能用实际行动来报答你,感谢你对我父母的精心照顾。”
  她丈夫边说边跪了下去,眼睛里溢出了泪水。她看得出,那绝不是在演戏,那是真情的流露,她的眼泪,哗的一下夺眶而出。她轻轻扶起他,哽咽着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不去谈了,让那一切都永远成为过去吧!”
  另一个学员,她的孩子经常顶撞她,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她怎么说,孩子都不听,几次以后,她就骂他,还打了他,孩子更不听。后来,她改变了方法。她当着孩子的面,对公公婆婆说,对不起,请原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说着向公公婆婆鞠了三个躬。然后又对孩子说,你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顶撞爸爸妈妈,这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对不起,请原谅。又向孩子鞠了三个躬。然后又说,来,我们一起向爷爷奶奶道个歉。她孩子怎么也不肯,她就独自向公公婆婆鞠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这样反复二三十次以后,孩子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走过来,向他们鞠了三个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那一刻,她的眼泪也哗的一下流了出来,公公婆婆也流出了眼泪,祖孙三代都流着眼泪。然后她又说,好了好了,我们都不要哭了。孩子,你进步了,我们太高兴了。然后,她又带孩子一起去向老师认错。
  学员们还谈了很多类似案例,都非常感人。分享会结束后,很多旁听的都纷份要求参加传统文化学习。兰蕊也流了好几次眼泪,也报了名。她反复琢磨着学员们的分享,从中寻找着一些奥妙。
  
  七
  兰蕊回到家里,已是深夜,云飞卧室的门依然关着。她轻轻走到门边,听见里面还有游戏的声音。她很想进去,也对云飞说:“孩子,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教好你。”然后给孩子鞠躬,然后,她又听到孩子对她说:“妈,我错了。”然后,孩子又向她鞠躬。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微微地笑了笑。
  她几次举起手,想敲门,但又放了下来。进去?还是不进去?她犹豫着,在心里反复念叨着,又来回踱了几步,最后,她终于做出一个伟大决定,进去。于是敲响了云飞卧室的门。
  她轻轻地、慢慢地敲了三下,然后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没有反应。她又轻轻地、慢慢地敲三下,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这时云飞猛地砸出一句话来:“你烦不烦啦!你进来干什么!我正在忙!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不忙了,我们再谈吧。”兰蕊强压住怒火,轻声说道。最初,她本想直接开门进去,但幸好没有这样,否则,云飞以后很可能就会把门反锁起来,她就更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早晨,兰蕊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了,这时,鸟鸣的声音刚刚扣打门窗,太阳还没把窗户擦亮。她看了几篇宁静送给她的传统文化方面的书。
  估计云飞快要起床的时侯,她便把云飞平常爱吃的麻辣小面煮好。
  云飞开门出来,兰蕊指着桌上的面说:“快趁热吃了,我刚煮好的。”
  云飞刮她一眼,说道:“我不吃你的。”便径直开门出去,只听门砰的一声。
  这也在兰蕊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只煮了一碗面,如果云飞不吃,她就自己吃掉。
  中午,兰蕊炒了两个菜,煮了一个汤和一点饭。云飞还是没吃,自己跑到外面去吃。晚上,云飞便通过外卖点餐。
  中午的时候,云飞一出去往往就是两三个小时。兰蕊去跟踪过几次,看见他一个人从海港餐厅出来后,便去中航城后面的湖边转了转,有时在亭子里躺一会。然后,便又回到卧室去玩他的游戏。这基本上已经形成了规律。
  从这些现象来看,云飞还没有滑得很远,只是很自闭、很叛逆,云飞还有救。兰蕊又感到很欣慰。于是,兰蕊就趁云飞中午出去的这段时间,去收拾云飞的卧室,又把他换的衣服拿来洗了。
  因为现在基本上没有办法与云飞沟通,兰蕊便每天都很工整地写一张字条,除了每天的时间不同以外,别的字句都是一样的:“云飞,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然后又按时间顺序把这些字条粘贴在一起,贴在云飞卧室外面的易于让他看到的门边。
  
  八
  每次和云飞碰面的时候,她都主动打招呼,你回来了?你又要出去?或微微一笑。开始云飞也不理她,一个多月后,一次,兰蕊收拾好云飞的卧室,出去扔垃圾,在小区的走廊上碰到云飞,她依然说道:“云飞,你回来了?”
  不料云飞却伸出手来,轻声说道:“妈,我来提吧!”
  兰蕊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她相信会有这么一刻,但这一刻却来得那么突然。她的泪水禁不住滚滚而出,这是激动的泪水,这是高兴的泪水。她一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云飞递给她两张纸巾,说道:“妈,对不起,我错了。”他的眼里也噙着泪花,可见他的内心也经过无数次挣扎。
  自此,那块封冻多日的坚冰,终于破了。母子俩开始说话了,开始在一起吃饭了。
  一个很轻松的氛围,兰蕊抓住时机,劝云飞重新回去上学。
  云飞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说:“我已停学两个多月,成绩又不好,我还赶得上吗?学校还要我吗?老师和同学又会怎么看我?”
  “你完全能赶得上,你不笨,你的智商很高,你以前拿了那么多奖状,还获得过小博士奖。”说着,兰蕊从箱子里拿出云飞以前的奖状,一张一张地摆在云飞面前,又说,“你看看,这些妈妈都给你收得好好的。”然后又拿出他的小博士服。
  云飞默默地翻看着,眼睛又湿润了。
  “你的游戏也打得那么好,少有人能与你相比,这也说明,你很聪明。只是因为你把精力都花到游戏上去了,才导致成绩下降。如果你能把精力重新投入到学习上来,一定会很快赶上去的。至于学校和老师那里,你不用担心,我去说。如果同学有什么言语,你不用去管他,也不需要去解释什么,你的实际行动就是最好的解释。”
  云飞望着远方,目光深邃,似欲穿透墙壁。他显然是在思考。一会儿之后,便说:“那好吧。”
  “你跟冰梦还在联系吗?”兰蕊问道。
  “妈,你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冰梦不是坏女孩,她还在上学。”云飞略显委屈地说。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想,看能不能通过她跟她妈妈联系上,让她妈妈也去学习传统文化,你妈妈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是得益于传统文化的学习。”兰蕊说。
  云飞说道:“我明白了,妈,其实都是我的错,感谢你的慈爱和包容。冰梦那里,我先跟她谈谈,我相信她妈妈会去的。”
  一
  夏季,中午,骄阳似火。厦门,橡树湾三期。
  两个小孩从海港餐厅出来。一男,一女,都在十三四岁左右。
  女孩:“我回去了。”
  男孩:“好,我也回去了。”
  女孩一笑,打了个手势:“拜!”
  男孩也一笑,也打个手势:“拜!”
  然后,各自朝相反方向走去。
  小男孩边走边吹口哨边打响指,头有节奏地一摇一晃的。
  小女孩连蹦带跳地走着。刚一拐弯,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叫她:“小姑娘。”
  小女孩回头一看,见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女性,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是谁,便问:“你是……”
  “我是云飞的妈妈,我叫兰蕊。”中年妇女说,“一个星期前,你来我家里,你离开的时候,我刚好从外面回来,在门口碰过一次面。当时云飞没介绍,我也没问。他也没告诉你我是谁,是吗?”
  “没有。”小女孩说。
  兰蕊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见她眉毛和口红都涂得浓浓的,脸上透出稚气,手臂上纹了只蝴蝶。穿一件黑花纹短袖衫,下摆扎进短裤脚牛仔裤里,两边膝盖处各有一个洞,穿一双凉鞋,手指甲脚趾甲都染成了粉红色。
  兰蕊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小小年纪,那样浓妆艳抹的干什么,外表再美,如果心眼坏了,就更是糟糕,整容不如整心啊。她在心里叹惜道:“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女孩,不能就这样毁了啊!”
  “我想找你谈谈。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对面有个咖啡馆。”兰蕊说着,指了指杏北路对面的春江郦城。
  “我刚吃饱,不想再吃什么,我想走走。”小女孩说。
  “那我就陪你走一段吧。”兰蕊笑着说,语气柔和而坚定,不容拒绝。
  
  二
  杏北路人行道上。
  兰蕊与小女孩边走边聊。
  “你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兰蕊问。
  “冰梦,冰雪的冰,美梦的梦。”小女孩答道。
  “有点女侠的味道,是真实名字吗?”兰蕊笑着问。
  “不是真实名字,这是一个游戏里的女侠的名字,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叫我冰梦吧,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冰梦说。
  看来这个女孩也沉迷到游戏里去了,兰蕊想。然后说道:“能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吗?”
  冰梦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说道:“我爸也是包工头,外面有好多女人。开始时,我妈一天都在家里哭,我叫我妈跟他离婚,我妈又不跟他离。”
  兰蕊听出了“我爸也是包工头”里“也”字的意思。她于是说:“云飞把我们家的情况都告诉你了,是吗?”
  冰梦嗯了一声,点点头,又怯怯地侧头看了兰蕊一眼。
  “云飞的爸爸也像你爸爸一样。我也没跟他离婚,我担心离婚会对云飞心理上有影响。但是,他爸爸去年因为车祸去世了,现在,离和不离,都一样。”兰蕊顿了顿,又说:“云飞现在已经彻底毁了,他迷上了手机和网络,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去上学了。我骂过,也打过,把他无可奈何。他给我下了最后通碟,如果再打他,他要还手了,并说绝不手软。他如果真的要跟我打,我可能还打不过他。现在他也不理我。所以那天我跟你碰面时,他没有介绍,也在情理之中。”
  “哦。”冰梦应了一声,又说:“他没上学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现在,云飞已经完了,他害了自己,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又去害别人,我不能让他也害了你。”兰蕊一字一顿地说。她在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与无奈。
  “他没有害我啊!云飞游戏打得好,还通过打游戏赚了很多钱,我来就是要向他学学怎么打游戏赚钱的。他也肯教我,今天他还请我吃饭,他很好啊!我现在就是想要自己能够赚钱,能够独立,才能帮我妈摆脱我爸。我妈不愿跟我爸离婚,就是因为经济不能独立。我能赚钱了,就不需要靠他了。”冰梦又侧过头看了看兰蕊,说。
  看来这小孩的初心还不错,还不算坏。兰蕊心里想着,说:“但是,你们现在这个年龄应该好好读书啊。我今天回来的时侯,看见你和云飞走出小区,就在后面跟着你们,目的就是要找机会单独和你谈谈,千万不要荒废了学业,也请你劝劝云飞,让他重新回到课堂上去。”
  “我爸现在这个样子,我也读不下去,就算在学校,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我要赚钱。不过,我可以劝劝云飞,他听不听,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很难,我自己也不想读了,劝他也可能没用。”冰梦执拗地说。
  兰蕊见说不服她,又无计可施,便用强硬的口气说:“总之,你也不能再跟云飞来往,不能让他害了你。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三
  在小吃店胡乱吃点东西后,兰蕊回到家里。
  云飞卧室的门关着,说明云飞在里面。“我门关着的时候,你不能进来打扰我。”这是云飞给她下的命令。
  想到这句话,兰蕊又看了云飞卧室的门一眼。她现在管不了他,也不想管他了。以前,兰蕊还会去打扫一下云飞的卧室,现在也懒得去打扫。云飞自己几天都不会打扫,快餐盒、纸巾、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得满屋都是,乱糟糟的,臭熏熏的。
  她很累,她已心力交瘁,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刚一坐下,云飞就开门出来,拿了张字条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冷冷地看了看她,并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在纸条上重重地点了点。
  字条上写道:“请闭上你的乌鸦嘴。你我之间,从此一刀两断,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不想再跟你说话,所以写这张纸条给你,请你知趣一点。”
  显然,冰梦已把刚才的事告诉给了云飞。虽然,她本已想放弃云飞,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一样,但看到这张字条,依然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过去,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她轻轻地拉上门,走了出去。
  
  四
  兰蕊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曾经无数次抚摸着云飞小时候获得的各种奖状及穿着博士装的照片,无数次地欣喜,又无数次地掉泪。现在,这些奖状和照片,又浮现在她眼前。
  突然起风了,地上的落叶一片片飞起来,乌云从远处迅速地朝她的头顶飘来,天暗了下来。闪电,吐着火舌,发疯一般一阵阵把乌云撕开一道道口子。雷声轰隆隆轰隆隆地,一会儿从天边向头顶滚来,一会儿从头顶向天边滚去。
  行人都慌慌忙忙地跑着寻找躲雨的地方,兰蕊却依然不紧不慢地走着。她想淋淋雨,她想让雨冲一冲她烦乱的思绪。
  先是有几颗大雨点打在她脸上,紧接着瓢泼般的大雨瞬间便湿透了她的全身。雨水遮住了她的眼晴,她干脆停下脚步,仰起脸,闭上眼,让雨任意冲打。
  她很久没哭过了,她真想好好地哭一场,但她不能哭出声来,她只在心里默默地哭。她感到泪水也滚出来了,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她想,那些雨水,是不是苍天的眼泪,是不是苍天也在为她的不幸遭遇而悲伤哭泣。想到苍天也在陪她一起哭,她的心里平静了许多。
  一会儿之后,雨可能是累了,小了一些。她又抹抹头发和脸,然后睁开了眼晴。
  街上,除了她之外,早已没了一个人影。
  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边,车上下来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中年女性,是她的好友宁静。宁静的丈夫也随着从驾驶室出来。
  “快上车,这么大的雨在这里干什么?到我家去。”宁静不由分说,便把兰蕊往车上拉。
  “我一身都是水。”兰蕊说。
  “不要多说,赶快上车。”宁静夫妇连推带拉把兰蕊拽上了车。宁静与兰蕊都坐在后排。
  “又有好久不见了!”宁静说道。
  “是啊,快一年了吧。”兰蕊应道。
  “刚才我老远就看着像你,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吗?”宁静问道。
  兰蕊的很多事,都会对宁静说,这次也不例外,兰蕊也不隐瞒,便把小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五
  说话间,已到了宁静家里。
  宁静让兰蕊去洗了个澡,又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兰蕊换上。她丈夫去厨房准备晚餐,她给兰蕊倒了杯茶,然后说道:“其实我的小孩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也迷上了网络和手机,他老爸还差点和他打架。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要打我陪你,看看谁打得过谁?把他老爸气得眼睛直瞪。”
  “那现在呢?”兰蕊没想到宁静的小孩儿也是这样。
  宁静笑着说:“现在好了,已改过来了,学习成绩也不错,很稳定。”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宁静的孩子能改变,就一定有方法,有了方法,她的孩子也一定能够改变。兰蕊心里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其实那时,我们也感到很绝望。”宁静剥了瓣橘子递给兰蕊,继续说道,“幸运的是,遇到一个朋友,他在学习传统文化,他给我们讲了很多运用传统文化来解决家庭教育问题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于是我们夫妇俩也去参加了学习。通过学习,我们悟到了一个道理,一切问题,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孟子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已。孩子的问题,其实都是我们家长自己的问题,要么是家长没做好榜样,要么就是方法不当。但方法又不能一概而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性,我们要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相应的办法。后来,我们根据孩子的性格特征,改变了方法,完全接受孩子的现状,孩子在玩手机玩电脑的时候,我们也不阻止他,我们俩夫妇就坐在一旁看书,有时是一起,有时是一个人。孩子玩到什么时候,我们就陪到什么时候,孩子玩到凌晨三四点,我们也陪到凌晨三四点。这样,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孩子终于自己改过来了。”
  兰蕊听得入神,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宁静,没有插一句话。
  这时,宁静的丈夫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说:“来来来,边吃边聊。因为要赶时间,就没准备什么菜,随便吃一下。”
  “今天晚上有个分享会,吃完饭去刚好合适,你也一起去听听。现在,全国都掀起了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潮,我强烈建议你也去学习学习,你一定能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包括个人心性问题、孩子教育问题、夫妻之间的问题、人际关系的问题,等等。”宁静说道。
  “好,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好像已经悟到一些了,我的孩子有救了,我也有救了,谢谢!”
  
  六
  杏林的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处。大家围着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坐下来,男男女女都有。兰蕊默默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多人。
  分享过程中,掌声不断,眼泪不止。掌声,又越过玻璃窗,把这动人的一刻到处传扬。眼泪,分享人在流,听的人也在流,有悲伤的眼泪,也有高兴的眼泪,但不管是谁的眼泪,不管是哪一种眼泪,都是因为心灵受到震撼而流淌出来的。
  有一个学员谈到,以前,她和她丈夫关系不好,差一点离婚。她丈夫经常在外面玩女人,经常夜不归家。开始时,她和他吵,但越吵越糟糕,伤害最大的还是她自己。后来,经过传统文化学习,她找到了办法。她丈夫的父母,也就是她的公公婆婆,到厦门来玩的时候,她尽心竭力的孝敬他们,带着孩子一起,为他们洗脚捶背揉肩,带他们去游玩,生病时,又带他们去医院,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不过,她没有把她丈夫在外面玩女人的事情告诉公公婆婆。但时间久了,她的公公婆婆发现了一些端倪,便旁敲侧击,最后,终于让她丈夫的心回到了家庭。
  她丈夫也终于说出让她泪流满面的话,他说:“我对不起你,我很愧疚,我现在说多的也没用,以后,我只能用实际行动来报答你,感谢你对我父母的精心照顾。”
  她丈夫边说边跪了下去,眼睛里溢出了泪水。她看得出,那绝不是在演戏,那是真情的流露,她的眼泪,哗的一下夺眶而出。她轻轻扶起他,哽咽着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不去谈了,让那一切都永远成为过去吧!”
  另一个学员,她的孩子经常顶撞她,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她怎么说,孩子都不听,几次以后,她就骂他,还打了他,孩子更不听。后来,她改变了方法。她当着孩子的面,对公公婆婆说,对不起,请原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说着向公公婆婆鞠了三个躬。然后又对孩子说,你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顶撞爸爸妈妈,这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对不起,请原谅。又向孩子鞠了三个躬。然后又说,来,我们一起向爷爷奶奶道个歉。她孩子怎么也不肯,她就独自向公公婆婆鞠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这样反复二三十次以后,孩子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走过来,向他们鞠了三个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那一刻,她的眼泪也哗的一下流了出来,公公婆婆也流出了眼泪,祖孙三代都流着眼泪。然后她又说,好了好了,我们都不要哭了。孩子,你进步了,我们太高兴了。然后,她又带孩子一起去向老师认错。
  学员们还谈了很多类似案例,都非常感人。分享会结束后,很多旁听的都纷份要求参加传统文化学习。兰蕊也流了好几次眼泪,也报了名。她反复琢磨着学员们的分享,从中寻找着一些奥妙。
  
  七
  兰蕊回到家里,已是深夜,云飞卧室的门依然关着。她轻轻走到门边,听见里面还有游戏的声音。她很想进去,也对云飞说:“孩子,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教好你。”然后给孩子鞠躬,然后,她又听到孩子对她说:“妈,我错了。”然后,孩子又向她鞠躬。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微微地笑了笑。
  她几次举起手,想敲门,但又放了下来。进去?还是不进去?她犹豫着,在心里反复念叨着,又来回踱了几步,最后,她终于做出一个伟大决定,进去。于是敲响了云飞卧室的门。
  她轻轻地、慢慢地敲了三下,然后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没有反应。她又轻轻地、慢慢地敲三下,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这时云飞猛地砸出一句话来:“你烦不烦啦!你进来干什么!我正在忙!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不忙了,我们再谈吧。”兰蕊强压住怒火,轻声说道。最初,她本想直接开门进去,但幸好没有这样,否则,云飞以后很可能就会把门反锁起来,她就更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早晨,兰蕊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了,这时,鸟鸣的声音刚刚扣打门窗,太阳还没把窗户擦亮。她看了几篇宁静送给她的传统文化方面的书。
  估计云飞快要起床的时侯,她便把云飞平常爱吃的麻辣小面煮好。
  云飞开门出来,兰蕊指着桌上的面说:“快趁热吃了,我刚煮好的。”
  云飞刮她一眼,说道:“我不吃你的。”便径直开门出去,只听门砰的一声。
  这也在兰蕊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只煮了一碗面,如果云飞不吃,她就自己吃掉。
  中午,兰蕊炒了两个菜,煮了一个汤和一点饭。云飞还是没吃,自己跑到外面去吃。晚上,云飞便通过外卖点餐。
  中午的时候,云飞一出去往往就是两三个小时。兰蕊去跟踪过几次,看见他一个人从海港餐厅出来后,便去中航城后面的湖边转了转,有时在亭子里躺一会。然后,便又回到卧室去玩他的游戏。这基本上已经形成了规律。
  从这些现象来看,云飞还没有滑得很远,只是很自闭、很叛逆,云飞还有救。兰蕊又感到很欣慰。于是,兰蕊就趁云飞中午出去的这段时间,去收拾云飞的卧室,又把他换的衣服拿来洗了。
  因为现在基本上没有办法与云飞沟通,兰蕊便每天都很工整地写一张字条,除了每天的时间不同以外,别的字句都是一样的:“云飞,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然后又按时间顺序把这些字条粘贴在一起,贴在云飞卧室外面的易于让他看到的门边。
  
  八
  每次和云飞碰面的时候,她都主动打招呼,你回来了?你又要出去?或微微一笑。开始云飞也不理她,一个多月后,一次,兰蕊收拾好云飞的卧室,出去扔垃圾,在小区的走廊上碰到云飞,她依然说道:“云飞,你回来了?”
  不料云飞却伸出手来,轻声说道:“妈,我来提吧!”
  兰蕊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她相信会有这么一刻,但这一刻却来得那么突然。她的泪水禁不住滚滚而出,这是激动的泪水,这是高兴的泪水。她一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云飞递给她两张纸巾,说道:“妈,对不起,我错了。”他的眼里也噙着泪花,可见他的内心也经过无数次挣扎。
  自此,那块封冻多日的坚冰,终于破了。母子俩开始说话了,开始在一起吃饭了。
  一个很轻松的氛围,兰蕊抓住时机,劝云飞重新回去上学。
  云飞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说:“我已停学两个多月,成绩又不好,我还赶得上吗?学校还要我吗?老师和同学又会怎么看我?”
  “你完全能赶得上,你不笨,你的智商很高,你以前拿了那么多奖状,还获得过小博士奖。”说着,兰蕊从箱子里拿出云飞以前的奖状,一张一张地摆在云飞面前,又说,“你看看,这些妈妈都给你收得好好的。”然后又拿出他的小博士服。
  云飞默默地翻看着,眼睛又湿润了。
  “你的游戏也打得那么好,少有人能与你相比,这也说明,你很聪明。只是因为你把精力都花到游戏上去了,才导致成绩下降。如果你能把精力重新投入到学习上来,一定会很快赶上去的。至于学校和老师那里,你不用担心,我去说。如果同学有什么言语,你不用去管他,也不需要去解释什么,你的实际行动就是最好的解释。”
  云飞望着远方,目光深邃,似欲穿透墙壁。他显然是在思考。一会儿之后,便说:“那好吧。”
  “你跟冰梦还在联系吗?”兰蕊问道。
  “妈,你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冰梦不是坏女孩,她还在上学。”云飞略显委屈地说。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想,看能不能通过她跟她妈妈联系上,让她妈妈也去学习传统文化,你妈妈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是得益于传统文化的学习。”兰蕊说。
  云飞说道:“我明白了,妈,其实都是我的错,感谢你的慈爱和包容。冰梦那里,我先跟她谈谈,我相信她妈妈会去的。”
  一
  夏季,中午,骄阳似火。厦门,橡树湾三期。
  两个小孩从海港餐厅出来。一男,一女,都在十三四岁左右。
  女孩:“我回去了。”
  男孩:“好,我也回去了。”
  女孩一笑,打了个手势:“拜!”
  男孩也一笑,也打个手势:“拜!”
  然后,各自朝相反方向走去。
  小男孩边走边吹口哨边打响指,头有节奏地一摇一晃的。
  小女孩连蹦带跳地走着。刚一拐弯,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叫她:“小姑娘。”
  小女孩回头一看,见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女性,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是谁,便问:“你是……”
  “我是云飞的妈妈,我叫兰蕊。”中年妇女说,“一个星期前,你来我家里,你离开的时候,我刚好从外面回来,在门口碰过一次面。当时云飞没介绍,我也没问。他也没告诉你我是谁,是吗?”
  “没有。”小女孩说。
  兰蕊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见她眉毛和口红都涂得浓浓的,脸上透出稚气,手臂上纹了只蝴蝶。穿一件黑花纹短袖衫,下摆扎进短裤脚牛仔裤里,两边膝盖处各有一个洞,穿一双凉鞋,手指甲脚趾甲都染成了粉红色。
  兰蕊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小小年纪,那样浓妆艳抹的干什么,外表再美,如果心眼坏了,就更是糟糕,整容不如整心啊。她在心里叹惜道:“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女孩,不能就这样毁了啊!”
  “我想找你谈谈。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对面有个咖啡馆。”兰蕊说着,指了指杏北路对面的春江郦城。
  “我刚吃饱,不想再吃什么,我想走走。”小女孩说。
  “那我就陪你走一段吧。”兰蕊笑着说,语气柔和而坚定,不容拒绝。
  
  二
  杏北路人行道上。
  兰蕊与小女孩边走边聊。
  “你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兰蕊问。
  “冰梦,冰雪的冰,美梦的梦。”小女孩答道。
  “有点女侠的味道,是真实名字吗?”兰蕊笑着问。
  “不是真实名字,这是一个游戏里的女侠的名字,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叫我冰梦吧,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冰梦说。
  看来这个女孩也沉迷到游戏里去了,兰蕊想。然后说道:“能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吗?”
  冰梦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说道:“我爸也是包工头,外面有好多女人。开始时,我妈一天都在家里哭,我叫我妈跟他离婚,我妈又不跟他离。”
  兰蕊听出了“我爸也是包工头”里“也”字的意思。她于是说:“云飞把我们家的情况都告诉你了,是吗?”
  冰梦嗯了一声,点点头,又怯怯地侧头看了兰蕊一眼。
  “云飞的爸爸也像你爸爸一样。我也没跟他离婚,我担心离婚会对云飞心理上有影响。但是,他爸爸去年因为车祸去世了,现在,离和不离,都一样。”兰蕊顿了顿,又说:“云飞现在已经彻底毁了,他迷上了手机和网络,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去上学了。我骂过,也打过,把他无可奈何。他给我下了最后通碟,如果再打他,他要还手了,并说绝不手软。他如果真的要跟我打,我可能还打不过他。现在他也不理我。所以那天我跟你碰面时,他没有介绍,也在情理之中。”
  “哦。”冰梦应了一声,又说:“他没上学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现在,云飞已经完了,他害了自己,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又去害别人,我不能让他也害了你。”兰蕊一字一顿地说。她在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与无奈。
  “他没有害我啊!云飞游戏打得好,还通过打游戏赚了很多钱,我来就是要向他学学怎么打游戏赚钱的。他也肯教我,今天他还请我吃饭,他很好啊!我现在就是想要自己能够赚钱,能够独立,才能帮我妈摆脱我爸。我妈不愿跟我爸离婚,就是因为经济不能独立。我能赚钱了,就不需要靠他了。”冰梦又侧过头看了看兰蕊,说。
  看来这小孩的初心还不错,还不算坏。兰蕊心里想着,说:“但是,你们现在这个年龄应该好好读书啊。我今天回来的时侯,看见你和云飞走出小区,就在后面跟着你们,目的就是要找机会单独和你谈谈,千万不要荒废了学业,也请你劝劝云飞,让他重新回到课堂上去。”
  “我爸现在这个样子,我也读不下去,就算在学校,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我要赚钱。不过,我可以劝劝云飞,他听不听,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很难,我自己也不想读了,劝他也可能没用。”冰梦执拗地说。
  兰蕊见说不服她,又无计可施,便用强硬的口气说:“总之,你也不能再跟云飞来往,不能让他害了你。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三
  在小吃店胡乱吃点东西后,兰蕊回到家里。
  云飞卧室的门关着,说明云飞在里面。“我门关着的时候,你不能进来打扰我。”这是云飞给她下的命令。
  想到这句话,兰蕊又看了云飞卧室的门一眼。她现在管不了他,也不想管他了。以前,兰蕊还会去打扫一下云飞的卧室,现在也懒得去打扫。云飞自己几天都不会打扫,快餐盒、纸巾、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得满屋都是,乱糟糟的,臭熏熏的。
  她很累,她已心力交瘁,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刚一坐下,云飞就开门出来,拿了张字条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冷冷地看了看她,并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在纸条上重重地点了点。
  字条上写道:“请闭上你的乌鸦嘴。你我之间,从此一刀两断,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不想再跟你说话,所以写这张纸条给你,请你知趣一点。”
  显然,冰梦已把刚才的事告诉给了云飞。虽然,她本已想放弃云飞,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一样,但看到这张字条,依然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过去,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她轻轻地拉上门,走了出去。
  
  四
  兰蕊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曾经无数次抚摸着云飞小时候获得的各种奖状及穿着博士装的照片,无数次地欣喜,又无数次地掉泪。现在,这些奖状和照片,又浮现在她眼前。
  突然起风了,地上的落叶一片片飞起来,乌云从远处迅速地朝她的头顶飘来,天暗了下来。闪电,吐着火舌,发疯一般一阵阵把乌云撕开一道道口子。雷声轰隆隆轰隆隆地,一会儿从天边向头顶滚来,一会儿从头顶向天边滚去。
  行人都慌慌忙忙地跑着寻找躲雨的地方,兰蕊却依然不紧不慢地走着。她想淋淋雨,她想让雨冲一冲她烦乱的思绪。
  先是有几颗大雨点打在她脸上,紧接着瓢泼般的大雨瞬间便湿透了她的全身。雨水遮住了她的眼晴,她干脆停下脚步,仰起脸,闭上眼,让雨任意冲打。
  她很久没哭过了,她真想好好地哭一场,但她不能哭出声来,她只在心里默默地哭。她感到泪水也滚出来了,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她想,那些雨水,是不是苍天的眼泪,是不是苍天也在为她的不幸遭遇而悲伤哭泣。想到苍天也在陪她一起哭,她的心里平静了许多。
  一会儿之后,雨可能是累了,小了一些。她又抹抹头发和脸,然后睁开了眼晴。
  街上,除了她之外,早已没了一个人影。
  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边,车上下来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中年女性,是她的好友宁静。宁静的丈夫也随着从驾驶室出来。
  “快上车,这么大的雨在这里干什么?到我家去。”宁静不由分说,便把兰蕊往车上拉。
  “我一身都是水。”兰蕊说。
  “不要多说,赶快上车。”宁静夫妇连推带拉把兰蕊拽上了车。宁静与兰蕊都坐在后排。
  “又有好久不见了!”宁静说道。
  “是啊,快一年了吧。”兰蕊应道。
  “刚才我老远就看着像你,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吗?”宁静问道。
  兰蕊的很多事,都会对宁静说,这次也不例外,兰蕊也不隐瞒,便把小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五
  说话间,已到了宁静家里。
  宁静让兰蕊去洗了个澡,又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兰蕊换上。她丈夫去厨房准备晚餐,她给兰蕊倒了杯茶,然后说道:“其实我的小孩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也迷上了网络和手机,他老爸还差点和他打架。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要打我陪你,看看谁打得过谁?把他老爸气得眼睛直瞪。”
  “那现在呢?”兰蕊没想到宁静的小孩儿也是这样。
  宁静笑着说:“现在好了,已改过来了,学习成绩也不错,很稳定。”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宁静的孩子能改变,就一定有方法,有了方法,她的孩子也一定能够改变。兰蕊心里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其实那时,我们也感到很绝望。”宁静剥了瓣橘子递给兰蕊,继续说道,“幸运的是,遇到一个朋友,他在学习传统文化,他给我们讲了很多运用传统文化来解决家庭教育问题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于是我们夫妇俩也去参加了学习。通过学习,我们悟到了一个道理,一切问题,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孟子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已。孩子的问题,其实都是我们家长自己的问题,要么是家长没做好榜样,要么就是方法不当。但方法又不能一概而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性,我们要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相应的办法。后来,我们根据孩子的性格特征,改变了方法,完全接受孩子的现状,孩子在玩手机玩电脑的时候,我们也不阻止他,我们俩夫妇就坐在一旁看书,有时是一起,有时是一个人。孩子玩到什么时候,我们就陪到什么时候,孩子玩到凌晨三四点,我们也陪到凌晨三四点。这样,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孩子终于自己改过来了。”
  兰蕊听得入神,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宁静,没有插一句话。
  这时,宁静的丈夫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说:“来来来,边吃边聊。因为要赶时间,就没准备什么菜,随便吃一下。”
  “今天晚上有个分享会,吃完饭去刚好合适,你也一起去听听。现在,全国都掀起了学习传统文化的热潮,我强烈建议你也去学习学习,你一定能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包括个人心性问题、孩子教育问题、夫妻之间的问题、人际关系的问题,等等。”宁静说道。
  “好,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好像已经悟到一些了,我的孩子有救了,我也有救了,谢谢!”
  
  六
  杏林的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处。大家围着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坐下来,男男女女都有。兰蕊默默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多人。
  分享过程中,掌声不断,眼泪不止。掌声,又越过玻璃窗,把这动人的一刻到处传扬。眼泪,分享人在流,听的人也在流,有悲伤的眼泪,也有高兴的眼泪,但不管是谁的眼泪,不管是哪一种眼泪,都是因为心灵受到震撼而流淌出来的。
  有一个学员谈到,以前,她和她丈夫关系不好,差一点离婚。她丈夫经常在外面玩女人,经常夜不归家。开始时,她和他吵,但越吵越糟糕,伤害最大的还是她自己。后来,经过传统文化学习,她找到了办法。她丈夫的父母,也就是她的公公婆婆,到厦门来玩的时候,她尽心竭力的孝敬他们,带着孩子一起,为他们洗脚捶背揉肩,带他们去游玩,生病时,又带他们去医院,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不过,她没有把她丈夫在外面玩女人的事情告诉公公婆婆。但时间久了,她的公公婆婆发现了一些端倪,便旁敲侧击,最后,终于让她丈夫的心回到了家庭。
  她丈夫也终于说出让她泪流满面的话,他说:“我对不起你,我很愧疚,我现在说多的也没用,以后,我只能用实际行动来报答你,感谢你对我父母的精心照顾。”
  她丈夫边说边跪了下去,眼睛里溢出了泪水。她看得出,那绝不是在演戏,那是真情的流露,她的眼泪,哗的一下夺眶而出。她轻轻扶起他,哽咽着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不去谈了,让那一切都永远成为过去吧!”
  另一个学员,她的孩子经常顶撞她,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她怎么说,孩子都不听,几次以后,她就骂他,还打了他,孩子更不听。后来,她改变了方法。她当着孩子的面,对公公婆婆说,对不起,请原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育好孩子,说着向公公婆婆鞠了三个躬。然后又对孩子说,你顶撞爷爷奶奶,顶撞老师,顶撞爸爸妈妈,这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对不起,请原谅。又向孩子鞠了三个躬。然后又说,来,我们一起向爷爷奶奶道个歉。她孩子怎么也不肯,她就独自向公公婆婆鞠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这样反复二三十次以后,孩子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走过来,向他们鞠了三个躬,说,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那一刻,她的眼泪也哗的一下流了出来,公公婆婆也流出了眼泪,祖孙三代都流着眼泪。然后她又说,好了好了,我们都不要哭了。孩子,你进步了,我们太高兴了。然后,她又带孩子一起去向老师认错。
  学员们还谈了很多类似案例,都非常感人。分享会结束后,很多旁听的都纷份要求参加传统文化学习。兰蕊也流了好几次眼泪,也报了名。她反复琢磨着学员们的分享,从中寻找着一些奥妙。
  
  七
  兰蕊回到家里,已是深夜,云飞卧室的门依然关着。她轻轻走到门边,听见里面还有游戏的声音。她很想进去,也对云飞说:“孩子,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教好你。”然后给孩子鞠躬,然后,她又听到孩子对她说:“妈,我错了。”然后,孩子又向她鞠躬。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微微地笑了笑。
  她几次举起手,想敲门,但又放了下来。进去?还是不进去?她犹豫着,在心里反复念叨着,又来回踱了几步,最后,她终于做出一个伟大决定,进去。于是敲响了云飞卧室的门。
  她轻轻地、慢慢地敲了三下,然后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没有反应。她又轻轻地、慢慢地敲三下,说道:“云飞,妈妈想给你谈点事,让我进去一下,好吗?”
  这时云飞猛地砸出一句话来:“你烦不烦啦!你进来干什么!我正在忙!我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不忙了,我们再谈吧。”兰蕊强压住怒火,轻声说道。最初,她本想直接开门进去,但幸好没有这样,否则,云飞以后很可能就会把门反锁起来,她就更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早晨,兰蕊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了,这时,鸟鸣的声音刚刚扣打门窗,太阳还没把窗户擦亮。她看了几篇宁静送给她的传统文化方面的书。
  估计云飞快要起床的时侯,她便把云飞平常爱吃的麻辣小面煮好。
  云飞开门出来,兰蕊指着桌上的面说:“快趁热吃了,我刚煮好的。”
  云飞刮她一眼,说道:“我不吃你的。”便径直开门出去,只听门砰的一声。
  这也在兰蕊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只煮了一碗面,如果云飞不吃,她就自己吃掉。
  中午,兰蕊炒了两个菜,煮了一个汤和一点饭。云飞还是没吃,自己跑到外面去吃。晚上,云飞便通过外卖点餐。
  中午的时候,云飞一出去往往就是两三个小时。兰蕊去跟踪过几次,看见他一个人从海港餐厅出来后,便去中航城后面的湖边转了转,有时在亭子里躺一会。然后,便又回到卧室去玩他的游戏。这基本上已经形成了规律。
  从这些现象来看,云飞还没有滑得很远,只是很自闭、很叛逆,云飞还有救。兰蕊又感到很欣慰。于是,兰蕊就趁云飞中午出去的这段时间,去收拾云飞的卧室,又把他换的衣服拿来洗了。
  因为现在基本上没有办法与云飞沟通,兰蕊便每天都很工整地写一张字条,除了每天的时间不同以外,别的字句都是一样的:“云飞,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妈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没有教好你。”然后又按时间顺序把这些字条粘贴在一起,贴在云飞卧室外面的易于让他看到的门边。
  
  八
  每次和云飞碰面的时候,她都主动打招呼,你回来了?你又要出去?或微微一笑。开始云飞也不理她,一个多月后,一次,兰蕊收拾好云飞的卧室,出去扔垃圾,在小区的走廊上碰到云飞,她依然说道:“云飞,你回来了?”
  不料云飞却伸出手来,轻声说道:“妈,我来提吧!”
  兰蕊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她相信会有这么一刻,但这一刻却来得那么突然。她的泪水禁不住滚滚而出,这是激动的泪水,这是高兴的泪水。她一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云飞递给她两张纸巾,说道:“妈,对不起,我错了。”他的眼里也噙着泪花,可见他的内心也经过无数次挣扎。
  自此,那块封冻多日的坚冰,终于破了。母子俩开始说话了,开始在一起吃饭了。
  一个很轻松的氛围,兰蕊抓住时机,劝云飞重新回去上学。
  云飞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说:“我已停学两个多月,成绩又不好,我还赶得上吗?学校还要我吗?老师和同学又会怎么看我?”
  “你完全能赶得上,你不笨,你的智商很高,你以前拿了那么多奖状,还获得过小博士奖。”说着,兰蕊从箱子里拿出云飞以前的奖状,一张一张地摆在云飞面前,又说,“你看看,这些妈妈都给你收得好好的。”然后又拿出他的小博士服。
  云飞默默地翻看着,眼睛又湿润了。
  “你的游戏也打得那么好,少有人能与你相比,这也说明,你很聪明。只是因为你把精力都花到游戏上去了,才导致成绩下降。如果你能把精力重新投入到学习上来,一定会很快赶上去的。至于学校和老师那里,你不用担心,我去说。如果同学有什么言语,你不用去管他,也不需要去解释什么,你的实际行动就是最好的解释。”
  云飞望着远方,目光深邃,似欲穿透墙壁。他显然是在思考。一会儿之后,便说:“那好吧。”
  “你跟冰梦还在联系吗?”兰蕊问道。
  “妈,你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冰梦不是坏女孩,她还在上学。”云飞略显委屈地说。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想,看能不能通过她跟她妈妈联系上,让她妈妈也去学习传统文化,你妈妈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是得益于传统文化的学习。”兰蕊说。
  云飞说道:“我明白了,妈,其实都是我的错,感谢你的慈爱和包容。冰梦那里,我先跟她谈谈,我相信她妈妈会去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桥魂
下一篇:弥留之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