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弥留之际

弥留之际

当肖伟推开门,看见蜷缩在病床上的父亲又小又瘦的身形和苍白的脸色,带着氧气正在输液,闭着眼睛,嗓子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他一阵心酸,彻底原谅了父亲。“爸……你哪里疼呢……”
  过了几秒钟,肖建国微微睁开眼睛,嘴唇蠕动了一下,“伟儿,我啥都不疼,就是胸口憋闷的很……”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他伸出手,示意把他扶起来。守在床边的老伴刘灵和肖伟把肖建国慢慢地扶了起来,将枕头垫起来,让他靠在床头上。
  “有啥话你给伟儿说吧。”老伴提醒肖建国。
  肖建国用手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肖伟,“这里有十万元,以后孩子上大学用,没让你读完初中,我对不住你,密码是你的生日。”歇了一会后,又断断续续的说:“以后把你妈照顾好,她辛苦了一辈子,现在是一身的病,你弟你妹在城里买了房子,老房子就留给你了,我就这么一点家产,虽然是土房子,但修的结实着呢。”说完后长出了一口气,示意让他重新躺下来。
  肖伟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了,“爸,我记住了”。
  肖伟对父亲的怨恨就是不让他读书开始的,那时候父亲肖建国还是民办老师,在肖家山村小学任教。六十年代肖家山村的孩子们都去康家营小学上学。肖家山村离康家营小学有六公里半路,为了肖家山村初上学的孩子们方便,肖家山村代办了一所村小学,只招收一二年级的学生。肖建国是肖家山村学校的第二任老师,因为山区条件不好,其它地方的老师不愿意来,他是本村人,初中毕业后就做了村办老师,一教就是三十多年,直到退休。
  肖建国尽管学历不高,又非专业学校毕业,但教学非常认真,又对学生特有爱心,每天学生没到校,他就到校了,放学的时候,看着学生全部安全走出校园,他才离开学校,中午也不回家吃饭,怕孩子们打架或玩耍的时候跌倒受伤,吃点干粮凑合,导致成了胃溃疡,经常出血。在不到五百人的肖家山村有口皆碑,肖建国老师是人们最敬重的人,村民们都很感恩肖老师,每到腊月里人们宰猪的时候,几乎家家都要请去吃肉,但都被他一一婉拒了,但有些家长会趁他上课的时候,把包好的肉块偷偷放在办公室里,他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只好收下。八十年代初,学区每年举行汇考,肖家山村小学在全学区拿过一等奖,锦旗直到现在仍然还在教室的墙壁上挂着。
  肖建国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学习成绩都很好,都是班上的尖子生,九十年代末,肖建国的父母已经干不动农活了,一家六口人要吃饭,靠他十八元八角钱的工资是维持不了全家生活的,父母和妻子都不想让他继续教书,要他回家种地养牲口,他也曾有过放弃教书的念头,但他知道,一旦他离开学校,外地老师是不肯来肖家山教书的,学校就得解散,孩子们就得失学,看着一双双求知的眼睛他犹豫了,好几个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最终他下定决心让正在上初中的大儿子肖伟辍学帮妻子劳动,他想过,肖伟放弃读书,只有一个人辍学,他放弃教书就是一大片孩子失去了读书的机会。
  肖伟虽然不敢不听父亲的话,但对父亲是一肚子的怨气,尤其是弟弟和妹妹考上大学参加工作后,看着他们日子过得滋润,自己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还过得紧紧巴巴的,对父亲的怨恨越来越深,恨父亲偏心,一年和父亲讲不上三句话,逢年过节也不来往,父亲给孩子们买的衣物学习用品也坚决不让要。
  肖伟和父亲的关系从去年一场车祸才得以缓解。
  去年春节过后他和妻子去县城打工,在加夜班的路上妻子被车撞了,右腿和胳膊都是粉碎性骨折,县医院做不了手术,必须的去省城骨科医院,肇事车辆逃走了,恰好那段路段没有监控,也没有行人,当时身上没钱,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在县城工作的肖建国的学生王晓琳知道后,便赶紧联系了其他几个肖建国的学生,筹钱的筹钱,联系医院的联系医院,把他和妻子送到省城,帮忙挂号做手术,另外一个学生又联系交警追查肇事车辆,最后将事故圆满处理。父亲通知弟弟和妹妹后,他们从外地赶来帮忙照顾妻子。自此,肖伟才对父亲改变了看法。
  肖伟把父亲放了下来,让他平躺在床上,刘灵给他盖好被子后问:“老头子,舒服着吗?”
  肖建国轻轻地点了点头。
  “再有啥要说的吗?”
  肖建国摇了摇头。过了几分钟他嘴唇又蠕动了一下,“村学里还有几个……几个娃娃……”
  “八个”怕父亲听不见,肖伟伸出八个指头。
  肖建国不再说话了,眼角里滚下来两颗晶莹的泪珠,口水也流了出来。
  忽然窗口里进来的风将化验单和票据吹落在了地上。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爱的呼唤
下一篇:不说错过
返回顶部